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豆爸

2102浏览    35参与
超高校级的master
摸一下苍银的短发豆爸! 豆爸真...

摸一下苍银的短发豆爸!

豆爸真的太美了我好爱他!什么时候再出个高星马甲就好了,我抽爆!

摸一下苍银的短发豆爸!

豆爸真的太美了我好爱他!什么时候再出个高星马甲就好了,我抽爆!

赈晓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虽然有一段时间没看他了

帕拉真好看hhhhhh(沉迷)虽然有一段时间没看他了

反说伪人【暂退,会诈尸】
看新闻感想(脑子里蹦出一句“擅...

看新闻感想(脑子里蹦出一句“擅自诊断的患者”)

画的很草,描的很烂,p的很迷,过于ooc。

原梗请自行搜索(我不敢发)

看新闻感想(脑子里蹦出一句“擅自诊断的患者”)

画的很草,描的很烂,p的很迷,过于ooc。

原梗请自行搜索(我不敢发)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11)

  尴尬出新高度。

————————

残余魔力托举着我缓慢爬升到那银白色漩涡的顶端。魔术师精灵般纤细的情感瞬间凝固,露出裁决的神态。魔剑发出明亮的破空声,愉快地嗡鸣着,五种元素的剑芒闪耀其上。

  他的手腕在魔剑的重量下颤抖着,黑亮的发辫在漩涡带起的风中摇曳,像嘶嘶吐信的游蛇。

  几次躲闪下,我显露出疲倦。剑刁钻地刺入肋下,那痛就像整个身体被侵蚀了。

  已经顾不了那些了,我将匕首斜刺向他的腰际。此时数枚细小的风刃迎着匕首嵌进了皮肉。新鲜的伤口上有灼烧的痕迹,发出干燥的焦味。...


  尴尬出新高度。

————————

残余魔力托举着我缓慢爬升到那银白色漩涡的顶端。魔术师精灵般纤细的情感瞬间凝固,露出裁决的神态。魔剑发出明亮的破空声,愉快地嗡鸣着,五种元素的剑芒闪耀其上。

  他的手腕在魔剑的重量下颤抖着,黑亮的发辫在漩涡带起的风中摇曳,像嘶嘶吐信的游蛇。

  几次躲闪下,我显露出疲倦。剑刁钻地刺入肋下,那痛就像整个身体被侵蚀了。

  已经顾不了那些了,我将匕首斜刺向他的腰际。此时数枚细小的风刃迎着匕首嵌进了皮肉。新鲜的伤口上有灼烧的痕迹,发出干燥的焦味。

  怀着孤注一掷的意味,我换另一只手将匕首掷向心脏的位置。

  “用格兰德氏的血……”我扬起那带着伤口的手腕,“这回是真的!”

  我想看到结果,我不能下落。那魔力逐渐枯竭,心脏猛烈地收缩,肋下也迸出些血来。

  “魔术师,你失误了。”我蠕动着咬破的嘴唇,“你看起来像血淋淋的天鹅,呵呵……”

  他没有拔出匕首,低头看向长袍。

  “你信了啊……”我嗤笑着,再也使不出一丝魔力,随后幻想自己成了干瘪的豆荚掉了下去。当然匕首也没法继续维持形态。

  ……

  我再一次跑过教堂那逐渐收窄的拱顶门道。琴声也依然响着。

  忽然暗了下来,只有彩绘玻璃发着光。我摸到了柔软的衣料,随后是黏糊糊的血浆的质感。

  “格兰德……”急促的咳嗽夹杂着气声。

  “帕拉塞尔苏斯?”我碰到了那把剑,忽然意识到四周甜腥弥漫。

  黑暗里我看见了血淋淋的天鹅。

  “我应该被毁灭……”

 我缄默着,看着魔术师的眼瞳变成凝固的焦糖色。

  琴声停了,四周空荡而寂静。

  我讨厌安静。

  ……

  我恢复时,身体已经完整到能感知魔力了,只是意识还沉浸在噩梦中。

  破了的嘴唇已经结痂,肋下是紧绕的绷带,手臂更痛一些。

  睁开无比沉的眼皮,对面的墙上是厚厚的壁毯。有些像我曾经的卧房。

  “喂,没人吗?”我强忍牵拉血痂和伤口的疼痛。

  我试着活动四肢,跳下木雕床。这是斯克罗恩?

  卧室门锁着,外面隐隐有谈论声。我把耳朵贴在门缝。

  “这样的代价是和雷诺兹作对……”

  “新格兰尼特有强大的魔术师家族,战争不会因为死去了一人而避免。目前他们还在动乱中,不会顾及格兰德氏。若战斗,成长后的希尔•格兰德会是可靠的战力。”

  “霍恩海姆,这件事你从回拉姆斯盖特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吧……”

  “……抱歉。”

  “你从不愿意正面回答,不然就是保持沉默。”

  “我有权沉默。”

  “一味保持温和与中立可不会胜出。”

  “那我宁愿失败。”

  “你难道忘了加入其中那天他是怎样告诉我们的?”

  “我一直记得。您希望我现在复述一遍吗?”

  “无可救药。”

  ………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10)

  与日渐枯竭的灵感相反的是飙升的脂肪含量。……我不擅长写战斗。豆爸太吃素材了,不过单从卡面看是那么的良善与温和。

—————————

  古铜色的大门内,是怪诞而古老的建筑群。城堡式的建筑主体旁有三座由灰瓦片构建的高塔,塔顶分别是匕首、新月与天使形态的风标。

  “这风标象征……近战、控制与治愈?”

  “是的,洛拉小姐。”

  “魔术师,你属于哪一派?”

  “真是遗憾,我属于城堡内盟会的那派……不过曾经在匕首和新月两方。”

  “……看...

  与日渐枯竭的灵感相反的是飙升的脂肪含量。……我不擅长写战斗。豆爸太吃素材了,不过单从卡面看是那么的良善与温和。

—————————

  古铜色的大门内,是怪诞而古老的建筑群。城堡式的建筑主体旁有三座由灰瓦片构建的高塔,塔顶分别是匕首、新月与天使形态的风标。

  “这风标象征……近战、控制与治愈?”

  “是的,洛拉小姐。”

  “魔术师,你属于哪一派?”

  “真是遗憾,我属于城堡内盟会的那派……不过曾经在匕首和新月两方。”

  “……看来,你是分裂派。不过也就快告别了吧?给你捎带我逃出格兰尼特的报酬。我以后一定会闯进城堡里和你战斗,作为那

天你嘲笑我的报复。”

  我其实对这些辉石很不舍,但它们是身上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了。

  “如果您愿意战斗,不需要闯进那里。”他转过身来,“我们开始吧,魔剑与血统之间的交谈。根据你的实力来决定,你是否有资格留在斯克罗恩……”

  “哼。”

  “让我们……上升一点高度。”他站在那上升到半空的银色漩涡之上,白色魔术袍猎猎飘动着,宛如一弯锐利的新月撕裂夜空,“这样,你唤来的巨兽该怎么攀升呢?”

  在他开始咏唱之前,我决定了我的武器——飞龙。

  四周芬芳的泥土与草木,开始被扭曲成意念中的形态。

  “用格兰德的血使役你。”我抽干了体内所有力量去支持龙那双巨大的翅膀上升。

  他早已完成了咏唱,纤长的、带着黑色钩指手套的手虚空一握。

  龙的身体崩塌成泥土,被拢进那只手,滤为暗淡的细沙。

  究竟什么能够不受元素使的制约……

  我不断压榨诱引着体内的魔力,骨缝咯咯作响,像有长矛没入后背翻搅着鲜血做的热汤。

  魔力汇聚成黯淡的匕首,我特意没有让它变得光亮。

  精灵能握住光,却握不住暗色。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9)

  对之前谜之乱套剧情的梳理,前面没啥营养,也没粮。(我是越来越废了)

—————————

“格兰德小姐,昨天您是怎么识破那人的身份的?”出了教堂,他忽然问,“还有,那天格兰尼特的酒馆里,您为什么要跟我搭话?”

  “你的问题一向很少。”我撇了撇嘴,“我还认为你会更聪明呢,魔术师。”

  “那么我就一一为你解答吧。”

  “以时间先后来说吧。我出逃那天,是从密道跑的。当时我担心他们顺着地板上的血迹发现了密道,遗憾的是我发觉这件事时已经身在暗中,折返就可能被发现。我等了反叛军很久,他们最终没来。于是我断定他...

  对之前谜之乱套剧情的梳理,前面没啥营养,也没粮。(我是越来越废了)

—————————

“格兰德小姐,昨天您是怎么识破那人的身份的?”出了教堂,他忽然问,“还有,那天格兰尼特的酒馆里,您为什么要跟我搭话?”

  “你的问题一向很少。”我撇了撇嘴,“我还认为你会更聪明呢,魔术师。”

  “那么我就一一为你解答吧。”

  “以时间先后来说吧。我出逃那天,是从密道跑的。当时我担心他们顺着地板上的血迹发现了密道,遗憾的是我发觉这件事时已经身在暗中,折返就可能被发现。我等了反叛军很久,他们最终没来。于是我断定他们暂时不会肃清我。还有,那个唯一知道密道位置的女祭司已经在我眼皮底下被杀了。

  “我进了酒馆,你那身异乡魔术师的装扮不是一般的显眼。咳咳,况且我想找个地方避风头,格兰德氏的统治之残忍你也不是不清楚,我不能肯定没有仇家杀我,躲藏是必要的。补充一点,我发现自己有资质后就对魔术很感兴趣,所以异国魔术师的出现简直是救赎。这件事你可以纯粹理解为我希尔•格兰德的幸运和你的霉运。

  “至于那人的身份,那个家伙拥有强大的魔力并说了你的名字。再有一点,你警告我打不败他。你们知道对方底细,不是斯克罗恩盟会的同僚还能是什么?不过,说粗俗些,你仍然毫不客气地跟他干了一架,八成赢了。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今天第二次这样愉悦了。”我懒懒地把手迎向古堡那边吹来的山风,“春天将至,斯克罗恩要收录新人了呢。”

  “格兰德小姐,即使是天才也不能轻视在那里的第一场战斗……”

  “我当然知道有多么残酷,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就是一生的最后一次战斗……除了魔术医疗系之外。”

  不知道这位魔术师是不是缅怀起了自己在斯克罗恩的过去,他漆黑的睫毛随眨眼的动作飞舞着。

  离开这里后,沿途所见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在帕拉塞尔苏斯的名下没有出现其他阻拦。

  “格兰德小姐,斯克罗恩在您眼前。”他淡金色的眼瞳仿佛被点燃,“只不过在这里,您不能再用格兰德这个姓氏了。”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8)

  周边大范围的魔力被吸纳走了,显然是用来填补那场恶战后的魔力丧失。帕拉塞尔苏斯一定有成体系的魔术回路,而且附带强大的夺取能力。

  我的回路是残断不连通的,但现阶段,格兰德氏的血统能弥补这不足,只是消耗巨大。至于为什么无法继续成长……

  仍然很遗憾没能观战,好在我如愿以偿地多留了一天。

  我拿出他的咒术书,找到了隐藏气息的那条,施咒,朝教堂方向走去。

  后来,我想起自己忘把咒术书放进长袍了。不过我不愿意跑回去。

    教堂内传出恢宏的管...

  周边大范围的魔力被吸纳走了,显然是用来填补那场恶战后的魔力丧失。帕拉塞尔苏斯一定有成体系的魔术回路,而且附带强大的夺取能力。

  我的回路是残断不连通的,但现阶段,格兰德氏的血统能弥补这不足,只是消耗巨大。至于为什么无法继续成长……

  仍然很遗憾没能观战,好在我如愿以偿地多留了一天。

  我拿出他的咒术书,找到了隐藏气息的那条,施咒,朝教堂方向走去。

  后来,我想起自己忘把咒术书放进长袍了。不过我不愿意跑回去。

    教堂内传出恢宏的管风琴赋格,随着追逐般的复调,我奔跑着穿过收缩的门道,大理石雕像投下庄严的目光。仿佛能看见,内部的彩色镶嵌式玻璃都在颤动着。

  气流是无形的,留下强大的压迫感。我不受控制地奔向教堂的心脏。

  一排排无人的长凳之间,我挑了个位置坐下。座椅和脚下传来酥麻的感觉。

  当管风琴师演奏完毕,我听到身后轻轻的咳嗽声。

  “果然你会跟来,拉姆斯盖特的魔术师。”

  “抱歉,那场战斗消耗有些剧烈。”他停顿了一下,“精彩的演奏……”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教堂?”我有些狐疑。

  “这本应是废弃的教堂,也许有贵族在出资维护。”

  “是吗?出发前我想看看这里。”

  拱顶的天窗洒下柔和的光,映出魔术师淡金色的眼瞳。

  “和那边的飞棱穹窿一样,是金色的,”我感叹到,“你的眼睛。”

  “这……”他有些难堪地转过身。

  “看见这几座天使雕像,我也会想起来你昨天挡阳光的神态。你确实很美,所以我要为魔术师先生奉上格兰尼特式的赞扬。是不是感激到膝盖发软呢?”我绕到他面前,“作为你跟过来的感谢,呵呵……一定很高兴吧,帕拉塞尔苏斯?”

  “您……真是喜欢捉弄人。”

  我得逞地看着他的表情。毕竟平时欣赏不到这么丰富的变化。

  “真是一个美妙的上午。”我向正门走去,“出发吧,魔术师。”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7)

  很短

———————

“可恶的东西……魔术师盟会的……”体内汹涌的魔力冲撞着那不足以承受的胸膛,像猎物挣扎于森蚺的绞索间,“冯•霍恩海姆……也有你吗!”

  ……

  是啊,帕拉塞尔苏斯,怎么会没有你呢!

  像冬日的初阳闪耀在拉姆斯盖特边境的峡湾之上,精灵的元素使,Paracelsus。

  ……

  “魔术师先生……帕拉……塞尔…”

  我想起来自己受了伤。但是,魔术医疗绝不足以保留这么多的实力。

  魔术师倚...

  很短

———————

“可恶的东西……魔术师盟会的……”体内汹涌的魔力冲撞着那不足以承受的胸膛,像猎物挣扎于森蚺的绞索间,“冯•霍恩海姆……也有你吗!”

  ……

  是啊,帕拉塞尔苏斯,怎么会没有你呢!

  像冬日的初阳闪耀在拉姆斯盖特边境的峡湾之上,精灵的元素使,Paracelsus。

  ……

  “魔术师先生……帕拉……塞尔…”

  我想起来自己受了伤。但是,魔术医疗绝不足以保留这么多的实力。

  魔术师倚靠在床头,我发现自己抓着他黑色的,绳索一般长的发辫,像沉重的丝绢,整个手臂都绕不下。

  他罕见地入睡了,靴子也没有整齐地摆在床头。

  我几乎没有听见鼻息声。总是感觉,他很轻很轻。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6)

  我黎明就醒来了,帕拉塞尔苏斯正装点着行囊,昨日橙色的花液已经被混合成帕尔马的紫罗兰色。玫瑰金的朝霞层层晕染着峡湾之上的天,远处教堂的穹顶恢宏而壮美。

  “洛拉小姐,您似乎很喜欢这里。”他拿起一本咒术书,将一张羊皮信笺夹在其中。

  第一次见这种景象,我一时挪不开眼,“快看,那是什么!”

  “那是从科林斯方向来的候鸟,似乎比往年来得晚了些。”

  “你对这很熟悉啊,魔术师。”我兴奋地探向窗外,不忘回头使下眼色。

  不过也许是整晚看那本书的缘故,今天他有些疲惫...

  我黎明就醒来了,帕拉塞尔苏斯正装点着行囊,昨日橙色的花液已经被混合成帕尔马的紫罗兰色。玫瑰金的朝霞层层晕染着峡湾之上的天,远处教堂的穹顶恢宏而壮美。

  “洛拉小姐,您似乎很喜欢这里。”他拿起一本咒术书,将一张羊皮信笺夹在其中。

  第一次见这种景象,我一时挪不开眼,“快看,那是什么!”

  “那是从科林斯方向来的候鸟,似乎比往年来得晚了些。”

  “你对这很熟悉啊,魔术师。”我兴奋地探向窗外,不忘回头使下眼色。

  不过也许是整晚看那本书的缘故,今天他有些疲惫。

  一直到太阳完全从城堡那方升起,我才想起那份凉透的早餐以及今天的行程。

  “可以出发了,小姐。”魔术师将膝上的书收进长袍的夹层。

  “啊,那个……抱歉,我忘记了……”我两口吞下面包中夹着的熏肉,将银币收好,“帕拉塞尔,我会想念这里的食物的。”

  帕拉塞尔苏斯忍俊不禁:“这样可是支撑不到中午的。”

  我正要去马槽那边牵坐骑,忽然感知到了身后陌生的魔力。我知道,动荡终将在安逸后来临。

  “你是来找我的吧,狐狸崽子。”我没有回头,快速感知到了魔力源的位置,“那么,很高兴你能来。”

  “落魄的格兰德氏。”那东西的声音让我打了个颤。

  我决定动手。

  诸神的血脉,愿复生。

  格兰德氏魔术的咏唱内容是各魔术体系中最为简单的。

  我的操控下,房屋已经要崩塌并凝聚为巨兽。忽然,那东西的力量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随即是那晚操纵水源的魔术气息。

  “只能由我亲手打败!”我对重新隐藏面容的魔术师低声威吓。

  “您杀不了他,小姐。”

  “霍恩海姆,你为什么带着格兰德氏的末裔……”那东西又说。

  “希尔•格兰德小姐,”帕拉塞尔苏斯转向了我,“您和您的名字一样,是高贵星辰的闪耀。”

  血液似乎凝结,堵住每一条血管,筋与肉像冻干的橘络,带着寒冷塞满我的身体。

  那句话,是咒术。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5)

   越写越尬

—————————

旅舍的天花板上偶尔有滴漏的雨水,我用脑袋蹭了蹭亚麻枕头,感觉到里面柔软的绒状物。

  尽管已经是冬日,但南部的拉姆斯盖特仍然是温和而湿润的。帕拉塞尔苏斯似乎在炼制某些东西,他身上传出月桂和香茅草的气息。暖阳照在那清透的橙色花液中,再由透明试管折射到那同样明澈的眼睛里,魔术师又用手去挡阳光,可惜不够敏捷。

  “到这里来,帕拉塞尔。你这样子真让人难以集中精力。”

  我刚刚在练习驱使魔力去控制那葡萄纹印的盘子,正有些烦躁。

  “为什么您要...

   越写越尬

—————————

旅舍的天花板上偶尔有滴漏的雨水,我用脑袋蹭了蹭亚麻枕头,感觉到里面柔软的绒状物。

  尽管已经是冬日,但南部的拉姆斯盖特仍然是温和而湿润的。帕拉塞尔苏斯似乎在炼制某些东西,他身上传出月桂和香茅草的气息。暖阳照在那清透的橙色花液中,再由透明试管折射到那同样明澈的眼睛里,魔术师又用手去挡阳光,可惜不够敏捷。

  “到这里来,帕拉塞尔。你这样子真让人难以集中精力。”

  我刚刚在练习驱使魔力去控制那葡萄纹印的盘子,正有些烦躁。

  “为什么您要说到这里来,而不是到那边去?”

  “我……好奇那瓶子里是什么,而且你是受虐狂吗,宁愿被人赶走?”

  “那恭敬不如从命。”

  他仰躺在我身旁休息,一手举着试管放在阳光下,一手掌心朝上搭在左眼上,并慵懒地半蜷缩着手指。

  往日的卧房里从来没有仆人这么靠近过。这么一想,摆脱身份的桎梏确实美妙。

  所以,今天我也很满意。

  我给自己重新制作了行路用的羊皮短靴和吉莱特式的背心,好让我看起来更像一个拉姆斯盖特人,裙子、腰封之类的东西干脆想都别想。

  这是在这里的最后一晚上,我算了算,照这样,再过半个星期就可以到斯克罗恩了。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4)

  最后一支小调也演奏完了。

  “继续我们的旅途吧,小姐。”

  雪枭发出凄厉的嗥叫。琴声戛然,这附近再也没有什么让人提起兴趣的东西了。

  就这样,半个月后到了拉姆斯盖特边境。

  “这个格兰尼特的小矮子?”士兵很是刁钻地盘查着。

  “她是要被遣送到斯克罗恩的魔术师。”

  “有权力带魔术师入境的只有斯克罗恩盟会中的魔术师。”

  帕拉塞尔苏斯慢慢从剑鞘里抽出魔剑。

  “这是——”士兵的表情像...

  最后一支小调也演奏完了。

  “继续我们的旅途吧,小姐。”

  雪枭发出凄厉的嗥叫。琴声戛然,这附近再也没有什么让人提起兴趣的东西了。

  就这样,半个月后到了拉姆斯盖特边境。

  “这个格兰尼特的小矮子?”士兵很是刁钻地盘查着。

  “她是要被遣送到斯克罗恩的魔术师。”

  “有权力带魔术师入境的只有斯克罗恩盟会中的魔术师。”

  帕拉塞尔苏斯慢慢从剑鞘里抽出魔剑。

  “这是——”士兵的表情像凝固的蜜糖一样呆滞。

  “您不用继续说了,在下将带着她前往斯克罗恩。”

  他收回剑,用带着黑色钩指手套的手轻轻掸了一下他肩上的灰:“可惜您也不能知道更多了,祝您好运吧。”

  我狐假虎威地穿过士兵组成的夹道,路过重装铠甲下一具具发抖的身体。

  “真不痛快,想杀个干净……”我瞪向帕拉塞尔苏斯,“而且,为什么你会站在我旁边!害得我被说成矮子,你在笑什么!”

  “别忘了您是怎么到拉姆斯盖特的。接下来,如您所说,会更有意思……”黑发半掩下,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进了斯克罗恩,我要跟他战斗。

  或许他会很不屑吧,可是我拥有格兰德的骄傲与绝对的自信。

  我到前面那座塔内,将所有格兰尼特的金币换成了希尔顿氏小得可怜的、符文一样的钱币。

  可能是为了不引人注意,帕拉塞尔苏斯换下了魔术袍和带马刺的银靴。兜帽也彻底摘下来了。不过,这样最好。

  “你为什么会摘下兜帽呢,帕拉塞尔?”

  “魔术师盟会中,由于遮盖了真容,我们无法认出彼此,在去格兰尼特前,我一直在斯克罗恩,早就厌倦了面具之类的……”

  “你在格兰尼特一直带着兜帽,也就是说,上一次盟会是在格兰尼特……”我忽然有一种被扼住喉咙的感觉。

  “谨慎些,即使我告诉了您。”他收回魔力。

  “以后叫我洛拉就行。”

  边境小城的景象宁静而别致,错落的红砖农舍尽头,是依山而建的古堡。街道上散发着黑麦面包和熏火腿的香气。不同于格兰尼特,这里令人沉醉。

  “帕拉塞尔,这里有其他魔术师吗?”

  “也许吧。如果有,一定很会隐藏自己的魔力。”

  “总是那么模棱两可的回答。算了,总之先找客栈。”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3)

  魔术师的黑发不时拂过自己的脸颊,凛冬中,坐骑呼出蒸腾的白气。由于我害怕受伤的手在风中疼得剧烈,所以把手藏进了怀里。

  寒冷的溪涧映出破碎的新月,如锋利的兽齿。不知什么时候,他又重新带上了兜帽。不得不承认,侧坐很不舒服,而且不能抓着他的长袍。

  “小姐,”他的声音几乎融化在了夜里,“忽然想起来,您的手受了刀伤,需要停下来处理吗?”

  我很是吃惊,随即是突然的前倾和停顿。

  “不过我并不擅长魔术医疗。”

  “这么说来,在下也未涉足过这领域。”他跳下马,颀长...

  魔术师的黑发不时拂过自己的脸颊,凛冬中,坐骑呼出蒸腾的白气。由于我害怕受伤的手在风中疼得剧烈,所以把手藏进了怀里。

  寒冷的溪涧映出破碎的新月,如锋利的兽齿。不知什么时候,他又重新带上了兜帽。不得不承认,侧坐很不舒服,而且不能抓着他的长袍。

  “小姐,”他的声音几乎融化在了夜里,“忽然想起来,您的手受了刀伤,需要停下来处理吗?”

  我很是吃惊,随即是突然的前倾和停顿。

  “不过我并不擅长魔术医疗。”

  “这么说来,在下也未涉足过这领域。”他跳下马,颀长的手指摩挲着马背,“还是先简单处理吧……”

  “所以你也是擅长战斗的那一派吗?”

  “嗯,也可以这么说。”他兀自向溪流走去。

  流水在他手中似乎可以被随意操控,也许是一种细腻却强势的魔术。

  他甚至不用去刻意汲取水源,那些逆向流动的、花蕊般纤细的水柱缓缓汇聚于他掌心。

  清冷的溪水麻痹了痛觉,手被挟裹着魔力的水源浸没。

  “你从没有好奇过我的身份与来历吗?”

  “嗯。”

  突然觉得,故作神秘的是我才对,不过我也是迫不得已。

  “您是否在意休息片刻?”黑发的魔术师摘下兜帽,转向我。

  我摇了摇头,玩弄着恢复的手指。

  他从简单的行囊中拿出里拉琴,一言不发地演奏。我看着他娴熟地拨动着琴弦,偶尔借助魔力表现另一组旋律。

  一切空幻而美好,如吟游诗人口中的传说。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同人 帕拉塞尔苏斯篇(2)

  “小姐,如果想交谈,请来这边。”他的声音十分特别,先是咏唱般顿挫,话尾又疾转成令人愉悦的沉吟。像姜饼碎在牛奶里,前一秒的松脆被浸透成绵软。

  他几乎是不带任何声响地起身,长袍垂落到长靴筒口下。我注意到他佩了剑,剑鞘的纹路和他衣袖上的是相同的。

  他带我来到了廊柱后的一张桌子旁。我毫不拘束地坐下,尴尬不尽人意的是搭扣皮鞋只能在虚空中摇晃。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魔术师先生。”

  “在下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来自拉姆斯盖特,身份如您所说。”

  “真是...

  “小姐,如果想交谈,请来这边。”他的声音十分特别,先是咏唱般顿挫,话尾又疾转成令人愉悦的沉吟。像姜饼碎在牛奶里,前一秒的松脆被浸透成绵软。

  他几乎是不带任何声响地起身,长袍垂落到长靴筒口下。我注意到他佩了剑,剑鞘的纹路和他衣袖上的是相同的。

  他带我来到了廊柱后的一张桌子旁。我毫不拘束地坐下,尴尬不尽人意的是搭扣皮鞋只能在虚空中摇晃。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魔术师先生。”

  “在下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来自拉姆斯盖特,身份如您所说。”

  “真是痛快,就称呼您为帕拉塞尔吧,如果能摘下您的兜帽就更好了,魔术师先生。”我揶揄地笑着,“毕竟故作神秘会让人低估您的实力啊……”

  “如果您执意想要了解毫不重要的事……”

  “咳,这又是何苦,我好奇罢了。”

  不过下一秒的情节比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值得高兴,毕竟追逐美是格兰尼特人的本性。

  魔术师先生如我想象中的一样美好,这包括垂落的黑色长发和优美的颈项,以至于让我忘记了自己还在逃亡中。

  “今天的事算是谈妥了吧,兜帽先生,我要随您前往拉姆斯盖特,至于报酬,是亮晶晶的辉石和……对了,似乎还没了解您的计划……”

  他似乎在沉思,靴尖的起落声规律而平稳。但他回答了我。

  “嗯,不过在下就要动身回斯克罗恩了,您打算前往哪里呢……”

  “王家的炼金术士啊,这更好了,我也打算去斯克罗恩,不过目的地是那里的学院。”

  斯克罗恩是初代拉姆斯盖特王室所兴建的魔术圣地,包括魔术师(炼金术士)的强者的盟会以及一座学院。

  在那种隐蔽的地方待到成年,是我做过的最好的美梦,当然,是在实力的基础之上。

  “有趣,在下可真是闻所未闻。”

  “更有趣的会在后面呢,所以说,您肯定不会介意现在启程。帕拉塞尔也知道了吧,我是一个打乱别人计划的无礼之徒。”

  

  

  

  

  

  

  

  

 

  


  

20051205٩(๑^o^๑)۶

fgo帕拉塞尔苏斯同人篇

  开头很冗长。

————————

  格兰尼特内部的纷争。

  鲜血祭坛上,又有王族的血能为大理石花纹漆上红色了。那些篡夺者终止了格兰尼特王朝的残忍统治。而我是即将被屠杀的格兰尼特王族一员。

  我从帐幔下爬出,用磨透的指甲掀起地板,身体陷进了密道。

  我让地板恢复原样后,疼得呲牙咧嘴,毕竟挡下了那个女仆的一刀。我没料到过她是密探。

  我只是随身带了一些格兰德王室的金币,虽然不久后它们不会再流通了……唉,真是倒霉,我偏偏是这古老家族的一员,希尔•格兰德,前格...

  开头很冗长。

————————

  格兰尼特内部的纷争。

  鲜血祭坛上,又有王族的血能为大理石花纹漆上红色了。那些篡夺者终止了格兰尼特王朝的残忍统治。而我是即将被屠杀的格兰尼特王族一员。

  我从帐幔下爬出,用磨透的指甲掀起地板,身体陷进了密道。

  我让地板恢复原样后,疼得呲牙咧嘴,毕竟挡下了那个女仆的一刀。我没料到过她是密探。

  我只是随身带了一些格兰德王室的金币,虽然不久后它们不会再流通了……唉,真是倒霉,我偏偏是这古老家族的一员,希尔•格兰德,前格兰尼特王朝统治者的女儿。

  密道内部有古老魔术维持的蓝火,虽然年代久了些,石壁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斑驳的血迹。这些是王室纷争留下的。多数情况下,格兰德氏的男性都会带着各自的密谋者奔走,互相厮杀争夺王位,王族的女性会协助统治者管理整个格兰尼特。

  我未到能够干涉国政的年龄,但父亲指派过女祭来教导我。可惜我不是什么执政的正确人选。

  密道的尽头是破旧的街角,女祭司告诉过我。我幅度不大地掀开木板,腐烂的菜叶和动物内脏扑通扑通落下。

  我听见了人们的喧嚣。

  待黄昏,街角冷清下来,我胡乱扯下天鹅绒外套的扣子,抠去那上面的宝石塞进口袋,丢下一切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飞快跳出。

 眼前有一家小酒馆。我大摇大摆走进去,这种感觉很新鲜,就像在嘴里同时塞进了羊肚和李子。

  我打量着桌边每个人,平庸、真实、丑陋,以及……神秘。

 我看见了那白色魔术袍、带兜帽的人。他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的木纹,好像在念着召唤精灵的咒术。我窥见了兜帽下被手托着的、干净的下颚。

  “你是拉姆斯盖特的魔术师?”

  那暗光中的嘴唇抿起,就像他真的在打量我一样。

  

  

  

  

  

  



濒野
NO.123 冯&middot...

NO.123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

NO.123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

怮

p1 是中二帕帕
p2练习中的新画法
p3 p2的原版

p1 是中二帕帕
p2练习中的新画法
p3 p2的原版

江枢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原地去世)同样的画风丑陋。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原地去世)同样的画风丑陋。

怮
近期刚入坑的新手一枚,请多指教...

近期刚入坑的新手一枚,请多指教~(豆爸我爱你!!

近期刚入坑的新手一枚,请多指教~(豆爸我爱你!!

已换号
之前那个图我会找时间扫描的(昨...

之前那个图
我会找时间扫描的(昨天才看电脑调色到眼睛发红)

之前那个图
我会找时间扫描的(昨天才看电脑调色到眼睛发红)

约兰

豆爸一生推!!!
以及p2是非常魔性的起稿时的草图
慎点

豆爸一生推!!!
以及p2是非常魔性的起稿时的草图
慎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