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贱虫

902.4万浏览    26358参与
Nebel

【Spideypool授翻】Holding Back Chapter 9

Chapter Summary:本章有好多好多的亲亲。

前文和原文链接请走合集

本章依旧贴图或走Chapter 9

(虽然这几章都贴了图,还是希望各位如果喜欢可以点进链接点个kudo留个言,原作太太看得到哒

[图片]


看的时候:唉呀呀甜甜甜棒棒棒

翻的时候:这都啥玩意啊咋翻哪

我这辈子(寥寥无几)的语文素养完全不够用

Chapter Summary:本章有好多好多的亲亲。

前文和原文链接请走合集

本章依旧贴图或走Chapter 9

(虽然这几章都贴了图,还是希望各位如果喜欢可以点进链接点个kudo留个言,原作太太看得到哒




看的时候:唉呀呀甜甜甜棒棒棒

翻的时候:这都啥玩意啊咋翻哪

我这辈子(寥寥无几)的语文素养完全不够用

Bourbon.

复联旅游团(这名字还不改吗


是心动瓶!!


后几p是贱贱单独发过来的心动瓶,三个瓶子都是他的名字,还假设有一吨水(你故意的吧喂!!


太有贱贱的作风了

复联旅游团(这名字还不改吗


是心动瓶!!


后几p是贱贱单独发过来的心动瓶,三个瓶子都是他的名字,还假设有一吨水(你故意的吧喂!!


太有贱贱的作风了

Chloe
两只小可爱😜 Spidey-...

两只小可爱😜

Spidey-lamb & Wolfpool

两只小可爱😜

Spidey-lamb & Wolfpool

汲夜的补档号

炸号补档后一点点想说的话

因为发现了一键导入功能,所以今天终于把炸号的内容全部搬过来了,除了被和谐的十几篇,你们在主页能看见所有我画过的图,写过的文,出过的本。

小匹说,你当初就应该把号删空然后申请解封,这样号还能保下来。

我想说的是,粉丝和热度我都可以再从0开始,因为只要我还嗑CP,我就会产粮,我还会东山再起。但是当时创作每一篇图/文的心情,当时想说的话,当时大家给我的评论反馈,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删了就没有了。

所以我从没后悔过不妥协。

炸号以后,我还经常一个人回来翻翻这些被时间铭刻的记忆,虽然只有仅自己可见,但是想我一年后,十年后,三十年后,都还可以再来看这些青春时候洒下的热血,也挺值的。

四年,四...

因为发现了一键导入功能,所以今天终于把炸号的内容全部搬过来了,除了被和谐的十几篇,你们在主页能看见所有我画过的图,写过的文,出过的本。

小匹说,你当初就应该把号删空然后申请解封,这样号还能保下来。

我想说的是,粉丝和热度我都可以再从0开始,因为只要我还嗑CP,我就会产粮,我还会东山再起。但是当时创作每一篇图/文的心情,当时想说的话,当时大家给我的评论反馈,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删了就没有了。

所以我从没后悔过不妥协。

炸号以后,我还经常一个人回来翻翻这些被时间铭刻的记忆,虽然只有仅自己可见,但是想我一年后,十年后,三十年后,都还可以再来看这些青春时候洒下的热血,也挺值的。

四年,四百多篇,包含了漫威的盾冬、锤基、贱虫、虎狼、叉爹(?),DC的海王骨科,移动迷宫的Newtmas、dylmas,飞驰人生的瑜昉,流浪地球的启磊,等等等等……

当年是真的很爱他们,很爱很爱,但是现在既然已经爬墙了,也不会再产新的了,很感谢曾经陪伴的五千多个粉,也欢迎你们继续来吃我元与均棋的新安利。

这个子博客账号的内容将永远停留在2016.5.27-2020.2.19.

记录我这一小段无法重来的人生的一隅。

乌梅
不是语c群,是讨论群,是个杂食...

不是语c群,是讨论群,是个杂食【重点】

不是语c群,是讨论群,是个杂食【重点】

Cactus🌵

最近der

第二张是临摹!!!

最近der

第二张是临摹!!!

惘
搞了一晚上的小瓶子,逼死手癌患...

搞了一晚上的小瓶子,逼死手癌患者

空白的是俺还没入的坑

福华为啥是红的,因为福华绝!对!是!真!的!

毒埃为啥是黄的,因为毒埃文真的👍

不过双豹组,密林父子不配拥有小瓶子吗!!

好歹给阿毛整个也行

搞了一晚上的小瓶子,逼死手癌患者

空白的是俺还没入的坑

福华为啥是红的,因为福华绝!对!是!真!的!

毒埃为啥是黄的,因为毒埃文真的👍

不过双豹组,密林父子不配拥有小瓶子吗!!

好歹给阿毛整个也行

尽尘浮世
我真的是个杂食党,什么都吃来者...

我真的是个杂食党,什么都吃来者不拒(?)嗑得最上头的就是EC,你看都把心给他们了

我真的是个杂食党,什么都吃来者不拒(?)嗑得最上头的就是EC,你看都把心给他们了

人肺
我。。。真的被漫威逼得从专一到...

我。。。真的被漫威逼得从专一到杂食,但是cp不可拆不可逆

绿虫初代的托比和第二代我都嗑,第三代的荷兰弟铁虫贱虫都👌我只想看小虫被压哭唧唧的

说实话暴卡我也嗑。。。

我。。。真的被漫威逼得从专一到杂食,但是cp不可拆不可逆

绿虫初代的托比和第二代我都嗑,第三代的荷兰弟铁虫贱虫都👌我只想看小虫被压哭唧唧的

说实话暴卡我也嗑。。。

Heaven

哥就算是个O也不会做受


阳光明媚的一天,Peter如往常一样放学后穿着Stark先生给他的新战服去巡视纽约城,将书包背在背上,荡着蛛丝向远处去了。



“嘿,先生,不要以为在漆黑的小巷里就不会引人注意,要知道,正义的伙伴蜘蛛侠一直在保护着纽约城。”他对一个正在小巷里抢劫的抢劫犯说。


“哦,蜘蛛侠听你那软弱的声音,你不会是个女孩吧。”抢劫犯说着一拳打过来。


“我才不是女孩呢。”Peter射出蛛丝,一下子就将抢劫犯黏粘在了墙上。
那个被抢劫的人已经走了。


“蜘蛛侠,你只会卖弄你那黏糊糊的蛛网,是个男人就和我打一架吧,把我放下来。”那抢劫犯叫着。


他不是第一个说蜘蛛侠是女孩的人,Peter很在意这...


阳光明媚的一天,Peter如往常一样放学后穿着Stark先生给他的新战服去巡视纽约城,将书包背在背上,荡着蛛丝向远处去了。

 


“嘿,先生,不要以为在漆黑的小巷里就不会引人注意,要知道,正义的伙伴蜘蛛侠一直在保护着纽约城。”他对一个正在小巷里抢劫的抢劫犯说。


“哦,蜘蛛侠听你那软弱的声音,你不会是个女孩吧。”抢劫犯说着一拳打过来。


“我才不是女孩呢。”Peter射出蛛丝,一下子就将抢劫犯黏粘在了墙上。
那个被抢劫的人已经走了。


“蜘蛛侠,你只会卖弄你那黏糊糊的蛛网,是个男人就和我打一架吧,把我放下来。”那抢劫犯叫着。


他不是第一个说蜘蛛侠是女孩的人,Peter很在意这点,Stark先生说是因为他还没有分化,分化的时候,他会经历变声期,那时候他的声音就会改变,但是是往哪一方面的改变,那要看分化的性别。


“好我把你放下来,你和我打,但你可不要跑啊。”Peter将四周用蛛网围了起来,他并不是那种小气并且非要致人于死地的人,但是他想要证明他的能力,并不是靠Stark先生或是队长。


Peter三两下解决了那个抢劫犯,很容易,只用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他有蜘蛛力量呀。


然后打电话给警察,把这个抢劫犯带走了。


Peter感觉真爽,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打过架了,上次打架是在学校里,那时,自己是挨打的哪一方,而现在自己是打别人的哪一方。Peter开始觉得自己的思想有些不正常了,这样不行,这不是超级英雄该想的,他对自己洗脑道。

 


夜幕降临了,他准备开始最后一次巡逻,然后会总部,他和May婶已经搬去复仇者联盟总部去住了,毕竟这样比较方便,他巡逻出行,不容易暴露身份。


他发现了一团红色的东西在一条小巷子里,那种颜色也太显眼了吧,真是让我一下子就看到了。他荡着蛛丝吓到那条巷子里。


他认得那团红色的东西,那是死侍,Stake先生给他说过这个人,是个危险人物,叫他尽量不要靠近他,Peter认为那是因为Stark先生不相信他的能力,他还是走到了死侍跟前,“你是死侍吧。”


“是啊。”死侍看起来很痛苦,答道,“现在你可以逮捕我,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笑道。


“你怎么了,我可以帮你吗?”至少我不能在他虚弱的时候打败他来证明我自己。


“要帮我啊,如果你真的愿意帮我的话....”死侍说到,“嗯.....”
“能帮你干什么...你是怎么了?”Peter问道。


“Omega的发情期。”死侍随口说道,“去医院帮我买点抑制剂,我今天忘带了。”


“是什么抑制剂?”


 

“你就给那个该死医生说要Omega的抑制剂他懂的。哥现在耐受的快要死了,快点。”死侍本应该不相信这个本该是他死对头的人,但蜘蛛侠身上有一种能让他安心的气味,是Alpha的气味,但很淡,并不就像那些老油条那样浓烈,那气味让他暂时好受些了,他躺在小巷里等着蜘蛛侠给他买了抑制剂。

 


“你的药来了,要怎么用?”


“把包装打开,扎进我的肉里就行了。”死侍装作轻松地说到,他撕开自己颈部的衣服露出自己的腺体。


Peter闻到了好闻的奶油面包味,使他沉醉,他打开包装纸,“我没有经验,你忍着疼啊。”


“快点,哥快要不行了,嗯....”死侍发出来的奇怪声音让Peter楞住了,这就像是付费片里的声音。死侍并不像发出那样的声音,但他快忍不住了。
“我开始了。”Peter说着。


针头扎进死侍的脖子,他舒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拔掉针头坐了起来。
“谢了,纽约好邻居,下次好好谢谢你。”说完,死侍坐起来走了。


“下次一定要抓你。”


“下次吧,个要回去睡觉了,小朋友也是。”死侍装作很困的打了打哈气。

“我不是小孩子,我是个男人,男人,你懂吗。”

 

 

 

Peter到总部后就一直在想一件事,如果我是个Omega就会像死侍刚刚那样吗,倒在那种地方走不了吗。他觉得这得问问Stake先生,但他觉得这样会很尴尬,非常尴尬。


他只能去问Friday,毕竟一个AI因该不会让她觉得尴尬吧。


“Friday,Omega的发情期是什么?”


“Omega的发情期就是.......”


Friday讲着Peter的脸越来越红,最后说,“Friday,你别说了。”


“Peter,先生,我检测到您带有Alpha的信息素味,您的分化期正在进行。”


“你的意思是我会分化成一个Alpha?”


“是的。”

 

絨八
去年六月份的狼蛛现在太无聊拿出...

去年六月份的狼蛛现在太无聊拿出来填坑了【

去年六月份的狼蛛现在太无聊拿出来填坑了【

季轻依tt
占tag至歉 是新得不能再新的...

占tag至歉

是新得不能再新的群(只有我

欢迎进群唠嗑✨

占tag至歉

是新得不能再新的群(只有我

欢迎进群唠嗑✨

慕慕戏兮

还有好多我爱的cp,我爱安哥,安哥个人厨。p2原图。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搞这些东西,而不是正经产粮,别问,问就我懒😭😂😂

还有好多我爱的cp,我爱安哥,安哥个人厨。p2原图。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搞这些东西,而不是正经产粮,别问,问就我懒😭😂😂

尹开司(●—●)

【漫威】《东方快车谋杀案》AU

(二十八)华尔兹6

轻度CP向 全员OOC预警(其实也没有太严重啦)

摘要:证词小结和行李检查

……若是邪恶也有了立场……

……

山姆和罗斯两人坐在斯蒂芬对面,脸上都挂着不太明朗的神色,他们在尽力理清一个线团,找到直通案件迷宫中心的路。


两人眉头紧皱,闷声不吭。


就这样,整节餐车度过了漫长沉寂的十分钟,山姆最先忍不住出了声:


“嗯……我觉得这件事,如果有一种可能能够满足所有疑点、让所有的不合理变得顺理成章……那我想,还是有两个人,对!一定是这样,他们两个人互相配合!”


他开始侃侃而谈。


“但我不认同你怀疑罗曼诺夫小姐……毕竟,那样冷静、思维缜密...

(二十八)华尔兹6

轻度CP向 全员OOC预警(其实也没有太严重啦)

摘要:证词小结和行李检查

……若是邪恶也有了立场……

……

山姆和罗斯两人坐在斯蒂芬对面,脸上都挂着不太明朗的神色,他们在尽力理清一个线团,找到直通案件迷宫中心的路。


两人眉头紧皱,闷声不吭。


就这样,整节餐车度过了漫长沉寂的十分钟,山姆最先忍不住出了声:


“嗯……我觉得这件事,如果有一种可能能够满足所有疑点、让所有的不合理变得顺理成章……那我想,还是有两个人,对!一定是这样,他们两个人互相配合!”


他开始侃侃而谈。


“但我不认同你怀疑罗曼诺夫小姐……毕竟,那样冷静、思维缜密的英国人,他们更喜欢打官司,而且……她身体里还有苏联人的精神……我是说,更不会这样,你们懂吗?


“可能某个人看起来高大,但其实弱不禁风……也可能是韦德 温斯顿打仗时弄伤了手,毕竟他这个年纪的退役军人可不多见。


“那个彼得 帕克也有很大嫌疑,他就住在死者的隔壁,只要他想——用他精湛的演技来博取我们的信任!


“可是他怎么会做这种事——杀人?如果事情败露,美国人的牢狱可有他受的,伯尔尼和巴黎那边的警察应该也很厉害,他们趾高气昂,嗯……不是那么好惹的,他究竟有什么理由杀死劳菲森呢?这样的学生是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吧——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来看看别人——那些大人物还是先不用想……”


山姆 威尔逊先生说不下去了,很显然他还没有想出来这整件事究竟是什么情况。他摆了摆手,败下阵来。


罗斯也凑过来说了说自己的想法:“这件事的确不简单,这些人各有各的背景,著名的大企业和财团就牵扯进五个……这实在让人战栗。”


斯蒂芬点点头。


“所以我觉得在思考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想的再深一点,可我们知道的太少了——这让我们非常混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证词……我是说……让人真假难辨,没准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谎,这谁知道呢?


“要是只有一个致命的刀伤……或者没有这场大雪,又或者劳菲森是中枪身亡的——这样我们现在都会好受很多,一些化学药剂可以让他原形毕露。可这样的武器满大街都是,我们根本不能从上面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呃……我为什么在这里思考这个问题,我明明应该去前面车厢里——我自己的房间睡个好觉,这次晚餐吃的也很匆忙,这真是一次不愉快的旅行……”


斯蒂芬坐着咳嗽了两声,制止了他往自己身上偏离的倾向。


“哦,对了!说到我的车厢,我曾经在我的车厢里见过那个大个子,我想起来了!”罗斯医生惊呼。


“你见过谁?”斯蒂芬警觉起来,瞪大了双眼,身体不自觉地前倾。


身边的山姆也跟着好奇起来,眼睛闪光。


“就是那位奥丁森先生,在我上车的时候见过他,他从那我旁边的一号床铺的房间里出来,我现在记得很清楚——我以为他和我是一个车厢的旅客。”罗斯解释道,“可能奥丁森先生是去寻找什么人,我当时正好开门,挡了路,可他没和我说话。”


车厢再一次陷入沉默,就像不久前,斯蒂芬眼神晦暗,一动不动坐在暗棕色的沙发上,仿佛一尊石像。


过了大概只有五分钟,斯蒂芬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把对面的两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斯蒂芬?”山姆着急的问,“你想到了什么?”


“上帝啊,我忘记了老师最重要的嘱托!”斯蒂芬咕哝道。


“什么意思?”坐在对面的两人同时发问。


“你在出门谈生意的时候身上会带些什么东西?”


“文件?合同……还是……钱……”山姆有些犹豫地说,“我不是商人!”


“这些东西奥丁森先生的口袋里一个都没有!”斯蒂芬笑了笑,“这很奇怪,但我们先不管这件事。”


车厢再次陷入沉默,斯蒂芬的眼珠乱转,脑子里逐渐浮现出来一些画面。


“嗯……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有什么联系……”斯蒂芬自言自语,把视线定在了桌子上。


“我们从头开始,有一些我觉得很奇怪的地方,这些——我需要让你们知道。”


斯蒂芬露出和善的笑容,对面的两个人坐得笔直,专注的神情像是在等着自己赛马赌注的结果。


“的确是你们给了我启发,让我构想出一些吓人的故事,”斯蒂芬语气郑重,“山姆,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我们这节车厢的人——这些人来自各个阶级,拥有不同身份,却在此相聚,一起共度为期三天的旅行——这的确十分幸运……或者说幸运过头了!满人的卧铺车厢——在这个季节,甚至是一年当中都绝无仅有。”


山姆连连点头。


“被凶手撕掉的记事本页、还有那两封奇怪的威胁信——这都可以告诉我们,或者说让我们自觉地把思想靠拢过去——这整件事是一个阴谋,一个有关于'温迪'一案的、巨大的阴谋。”


两个人专注地看着他。


“我问我自己,我可以把这起案件定为凶手杀害劳菲森的动机吗?我的回答是——可以。所以在这辆车上一定有什么人和'温迪'一案有关系,而这又让我想起来那个本来应该在车上现在却没有出现的人。”


“是谁?!”山姆紧张地问。


“你忘记了?我的朋友,这节车厢之前是满人的,而我幸运地蹭了上来。”斯蒂芬咂咂嘴道,“这位没有出现的旅客——我隐约觉得,他十分重要!


“如果把这个人的缺席和他曾说过的话联系起来,这位胆小的教授先生,究竟犹豫着不想去做什么?哪些东西违背他的意愿——一个'英国'、'教授'的意愿。”


“你是说他原本应该是这起案件的参与者,可是却临阵逃脱了——因为他胆小的性格!”山姆在确认自己的想法。


“他有一颗聪明的大脑!”罗斯惊呼。


山姆赶紧从桌子上翻出那个破破烂烂的信封和从死者劳菲森先生的房间带出来的本子,上面的笔印清晰可见——“记,温迪  劳菲森。”


“我们要解释这些东西,这是我们之前没有说过的事情……”


“是你。”山姆翻了个白眼道。


“好,是我,”斯蒂芬笑了笑,“我先来解释这个信——你如果问我这只是两封威胁信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你如果问我它们算预告函吗?我想我的回答是否定的。那这样的信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斯蒂芬摊开手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让劳菲森感到害怕!”山姆抢先回答。


斯蒂芬点头说:“所以我接着想——一共有两封威胁信,这两封信给出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同,那么,它们的作用一样吗?


“所以我要来了史蒂夫的记录备忘事宜的本,然后我发现了很好玩的事情。”斯蒂芬笑着摊开本,指着其中一处给对面的两个人看,“我觉得他们最开始的行程中可能并没有这辆坦塔罗斯号列车。”


山姆和罗斯把脑袋凑过来,但他们发现斯蒂芬手指的方向并不是什么笔记,而是摊开的两页中被撕下的一张留下的痕迹。


“你是说劳菲森的助理参与了这件事?那封恐吓信是他送出来的——为了临时改变劳菲森先生的行程?!”罗斯惊讶道,“可是,这也有可能是巧合,不是吗?”


“当然有可能,这只是一个猜测。我翻阅了他的整个记录,这几个月来他们走过两三个个国家,最后来到了土耳其这边,他们在伊斯坦布尔没待几天。”


“所以你觉得他是因为收到了这封威胁信所以急着去另一个国家——为了躲避这个想要杀害他的人。”


“可以这么说!”


“那第二封信呢,纯粹为了让他害怕?这对凶手来说没什么好处吧!”山姆紧接着问。


“我丢失的烟斗通条、直接出现在餐车桌子上的凶器——这对凶手来说有什么好处?”


“我只能说这个凶手做这些可不太高明!”山姆说。


“最让我有启发的几点,我必须说明。这节车厢上的客人,每个人身上的可疑之处,比如 ,温斯顿先生给我的异样感——罗斯提醒了我——他未免太过于年轻了,还有史蒂夫 罗杰斯的性格——他真的是一个好记者吗?


“那位巴恩斯先生——他的身份很让人悲伤,还有查尔斯 泽维尔先生的态度、他的耳环,奥丁森先生的口袋、他在另一节车厢的朋友——这些都是令我放不下的问题。


“还有案件本身——被刻意被推迟的死亡时间、死者的特殊身份,这让我觉得,想要知道这起案件最终的答案,我们必须还要再知道点什么。”


山姆用充满敬佩的眼光看着他。


“还有管家贾维斯幼时的经历,这让我感觉太奇怪了——他的经历太令人熟悉了,我一下子就想起来早餐时山姆讲的那些话——他简直就像是'温迪'的翻版!”斯蒂芬皱着眉说出骇人的话。


“不可能,管家先生的年龄不对,他要比温迪大一些才对!”山姆指了指贾维斯的护照,“而且贾维斯的事不是秘密啊……”


“所以我需要……我想我们应该再去找一些人谈谈。”


安楚吟

【贱虫】Aphrodite Project

Note:是我迟了很多天的情人节贺文。灵感来源于我们学校真人真事!我看着太甜了于是决定写成文。犯罪心理学贱贱x生物科技虫,年龄是19和23。小虫大二,按照MCU设定他是从高中就开始做蜘蛛侠了,贱贱是普通人,在校研究生。RR/荷兰。可能有后续,是贱贱视角,也可能没有:D


“C'mon,Peter,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

Peter此时盯着电脑屏幕里映照出的红光,眉头紧锁,而身边不停加油助威的Ned更让他心烦意乱。“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Ned。”

“你明明题都答完了!”Ned慷慨激昂地说道,“你来这个学校都一年了——”

“一年零一个学期。”

“一年零一个学期,除了我...

Note:是我迟了很多天的情人节贺文。灵感来源于我们学校真人真事!我看着太甜了于是决定写成文。犯罪心理学贱贱x生物科技虫,年龄是19和23。小虫大二,按照MCU设定他是从高中就开始做蜘蛛侠了,贱贱是普通人,在校研究生。RR/荷兰。可能有后续,是贱贱视角,也可能没有:D

 

“C'mon,Peter,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

Peter此时盯着电脑屏幕里映照出的红光,眉头紧锁,而身边不停加油助威的Ned更让他心烦意乱。“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Ned。”

“你明明题都答完了!”Ned慷慨激昂地说道,“你来这个学校都一年了——”

“一年零一个学期。”

“一年零一个学期,除了我之外你甚至都没和其他人讲超过十句话!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能是你大学四年内唯一脱单的机会了!”

“我明明也有和别人讲话的……”Peter有气无力地反驳道。

“是吗,你是不是想说上次你问Mackenzie她的实验课怎么样,”Ned翻了个白眼,“但她其实是学社科的。”

曾经尴尬的回忆再次在Peter的脑海里鲜活了起来,他现在十分认真地思考起用蛛丝将Ned捆起来扔下楼的可能性。

“我敢保证,不论我匹配到了谁,他们只要见到我,这事肯定就崩了。”Peter颓废地摊在椅子里。

“你是认真的吗?”Ned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你每天有好好照镜子吗?还有你的腹肌——”

“好吧!好吧!我交还不行吗?”Peter视死如归地按下了提交键。

“这才对嘛!我写的程序怎么会害你呢。保证找到你的灵魂伴侣。”Ned心满意足地看着Peter屏幕上的“提交成功”,以及自己编译器上方的名字“AphroditeProject”,仿佛面前是一位金发红唇、身材妖娆的美人,而不是一堆冰冷的代码。

Aphrodite Project,正如其爱情女神之名,是Ned和隔壁另一所大学的学生一起开发的项目。

只需要你回答六十个问题,我们帮你找到你的灵魂伴侣!诸如此类的宣传词出现在两所学校的各个角落。Peter Parker从来都不相信网恋或者网上配对这种事情,当然不是说他对在现实里恋爱就有信心了……好吧,或许作为一个生物科技专业的学生,他上过的每一节编程课都让他更相信算法一些。

注册就注册吧,反正到最后对方不是觉得他太像书呆子,就是嫌弃他的穿衣品味。如果幸存过三次约会的话,事情往往也会因为自己无法解释的消失或者因为他一遍遍推迟约会而告吹。倒不是他故意要让对方难过,但是他的兼职工作之一,就是有红蓝色紧身衣参与的那一个,实在是太消耗时间和精力了,而且全年无休,二十四小时待命。

 

Peter Parker刚刚经历了他学业生涯中最让他抓狂的一周。今天是星期五——他上个周末不眠不休地交上了一份编程作业,星期三考了最让他痛苦的生物期中考,而今天,中午考了微积分,刚刚又考了统计学。他觉得自己真的快不行了,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赶快回家,陷进他可爱又松软的床铺里,好好睡上一觉。

他昏昏沉沉地走在路上,直到一声手机提示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一个Facebook好友申请,对方的名字是Wade Wilson。

这个名字有一点耳熟,但是Peter很确定他在这个学校不认识任何叫这个名字的人。他点开Wade的主页随意翻了翻,就发现他是本校的研究生。可是他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来加自己,一个没有社交圈也没有任何闪光点的大二学生?但是显然Peter此时是太困了,又或者他看见对方那双漂亮的褐色眼睛,于是他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Peter Parker不敢相信自己几小时前对今天下午的计划是睡觉。他刚刚洗了个澡,换上了自己为数不多几件没有任何美漫印花图案、不是格子或者条纹的衣服,套上平时的牛仔裤和板鞋,走在去见Wade Wilson的路上。

对方不仅仅在兴趣爱好方面和他出奇地一致——到底有多少星战粉发自内心地觉得最后的绝地武士是一部好电影?Rey Pelpatine这整个想法都不应该存在,魔戒拥有所有虚构作品中最完整的世界观,同人文当然拥有超越原作的潜力!

他好像第一次遇到和自己这么合拍的人,所以现在他甚至更紧张了,他不想搞砸这一次。Wade拥有那样一双梦幻般的眼睛,当然不能不提他完美的雕塑般的肌肉线条——他发誓自己没有翻完对方全部的照片。

 

他推开甜品店玻璃门,充足的暖气一扫美国北部冬末的寒意。

Wade已经在等他了。

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的目光从窗外街道转了回来,落在Peter身上,棕色的眼睛里跳动着喜悦的光。Peter看见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他对面坐了下来。

“Hey!”他朝Wade打了声招呼,换来的是对方更温柔的微笑。

原来真的有比照片上还好看十倍的人啊。

“听你说喜欢吃甜食,我就想到了这家店,”他将菜单递给Peter,“我从前在蒙特利尔吃过的,没想到纽约也有。”

Peter一边浏览着一道比一道诱人的甜品的名字,一边抬起头说道,“我一直很想去加拿大来着,可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多余的钱……”

“我倒是很愿意带你回蒙特利尔,”Wade无论是在听他讲话,还是在和他讲话的时候,都无比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睛,“只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太想见我的家人。”

Peter还没来得及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女服务生便挂着明亮的笑容走了过来,“请问您要点什么呢?”

他向Wade眨了眨眼示意他先点,对方告诉他自己已经点过了,他才开口道,“煎饼加巧克力榛果酱和草莓,谢谢。”

她接过Peter递过来的菜单,转身离开之后,Wade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早知道你要点煎饼的话,我就直接约在我家了。”

“啊?”Peter愣了一下,被Wade带回家这个念头让他瞬间红了脸。

Wade看着他迷茫又害羞的表情,嘴角的弧度更神气了,“哥可没有那个意思,当然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我……”Peter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脸上更烫了。

Wade一副看起来终于满足了的样子,“我只是想说,没有任何人做的煎饼能够超越哥做的,绝对没有。”

“也是,这本来就是加拿大煎饼嘛,我猜是你还在家的时候父母教的?”

空气中甜香的气息突然被放大了许多倍,二人的面前各被摆上了一道精致的甜点,面前的煎饼升腾着奶香和巧克力酱的甜腻气息,巧克力榛果酱在色泽金黄的煎饼上划出看似随意却不失美感的线条,白瓷盘的边缘撒着糖霜和奥利奥碎,每一片煎饼的中间都码着满满的新鲜草莓。

Peter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难以想象Wade能做出比这更棒的煎饼。

空气在美食面前安静了一秒。

松软甜香淹没了Peter的所有的感官。当他从可爱的煎饼里缓过神来的时候,对面Wade盘子里的法式薄饼已经少了一半。

他那份看起来也很好吃。

“想试试吗?”Wade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将自己的盘子推到了他面前。

Peter忍住不让自己的小兴奋显露在脸上,他举起刀叉,“那我就不客气啦。”

直到甜品吃完之前都没有人再讲话了。

 

“关于你刚刚的问题,”Wade开口道,“哥的煎饼是自己学着做的,我父母……可以说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教过我。如果说酗酒家暴不算的话。”

Peter显然没有预料到Wade的答案,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也不知道应不应该伸手握住他的手,最后只能轻声说了一句“我很抱歉”。

“这些都无所谓了,哥现在过得好得很。”Wade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卷毛,仿佛他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个人。

“Well,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我叔叔婶婶一直在照顾我。”Peter停顿了一下,“Ben叔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去世了,我不想让May一个人,所以我上大学之后也和她住在一起。”

听见May这个名字,Wade似乎想起了什么,思索的表情在他脸上停了一秒,“现在是你在照顾她了,不是吗?”

“我猜是吧。”

“我19岁一毕业就离家出走了,或许你会觉得我很自私,他们毕竟是我的家人之类的……”

Peter不容置疑地打断了他,“当然不会!你有权利选择你的家人,如果你的家人不把你当作他们最亲近、信任的人,那你完全可以再去寻找别人,真正因为你而珍视着、爱着你的人,这怎么会自私呢?”

Wade少见地没说话。

“应该没有很多人这么说吧?我猜?”

“事实上,你是第一个。哈!哥就知道选择你没错!你可真是个小天使。”

Peter又不争气地红了脸。

“不过这倒也不完全是件坏事——因为离家出走,我遇见了蜘蛛侠。”

“什么?”Peter现在感觉自己的蜘蛛感应嗡嗡作响,他霎时间心跳如鼓,他不知道Wade到底是被他救了的无数人中的之一,还是看见了他在某个小巷子里流血不止,又或者是某一个被他开导过的企图自杀的人?

“Yeah, pretty awesome, right?”Wade挑了挑眉,“我翘了课,趁着家里没人收拾好了行李,然后坐上了最近一班去纽约的火车。哥在纽约过了几天舒服日子,当然,几乎花光了我高中时期的所有积蓄,然后我那个倒霉老爹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我的位置,在街上把我揍了一顿。我发誓我当时离死只差那么一点了——然后蜘蛛侠救了我。我猜我爸现在可能还在蹲监狱,或者被送回加拿大蹲监狱。我在医院醒来,我不是不感谢蜘蛛侠,但是说真的,那份医疗账单我足足还了两年。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想念加拿大的医疗保险。”

Peter那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已经到了嘴边,可是他在Wade面前不是蜘蛛侠,也没办法向他道歉。更让他感到愧疚的是,他不太记得这件事了。他当时说不定只以为那是街头斗殴,没想到是家暴。

“我确信蜘蛛侠当时是好心的……”

“Of-the-fucking-course!他是哥见到过最甜、最善良的人之一了。他简直是个天使,就像你一样。”Wade面不改色地夸奖道。

Peter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倒不是他因此而感到尴尬,只是平时这么直白又热情地夸奖他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别告诉平时没什么人夸过你。”Wade换了一副正经的模样看着他。

“的确……没有……”

“Seriously? What the fuck is wrong with them? You're——”Wade伸出手在他身边划了几下,仿佛他是一件美术馆的艺术品,“You're fucking beautiful.”

Peter意识到Wade不是因为和他调情才这么说,他真的这么认为。于是他也回给他一个真诚的微笑,“谢谢。You're……beautiful, too.”

Wade突然大笑起来,“你是不是从来不讲脏话?天哪,你有没有任何,我是说任何带有反叛精神的爱好?”

“我……”Peter摸了摸鼻尖。

超级英雄算不算?

Wade站起身,走到他旁边拉住他的手,把他也从座位上扯了起来,“你不是准备在这里待一天吧?”

“我们还没付钱?”

“我付过了。”

“????”

“你来之前,我让他们扣了五十刀的信用卡预授权。”

Peter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我不喜欢欠别人钱。”

“你不欠我钱,我命都是你的。”Wade翻了个白眼,握紧对方的手走出了甜品店。

Peter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许从Wade牵起他的手开始他就处于宕机状态,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坐在Wade的车里的副驾驶位上。

“我晚上还要和May一起吃晚餐的……”Peter小声抗议道。

“你真的认为我把你拉上车是要带你去别的地方?”

Peter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了,于是他不自觉地将目光移到他的嘴唇上。

而Wade很显然不想搞“像初中生一样慢慢靠近对方”的那一套,他握住Peter的手臂将他扯了过来,侧过头吻住了他。

PeterParker此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不想暴露自己从来没有亲过别人的事实,不是说从来没有,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炽热又温柔、欲望与喜爱完美地混合在一起。他仿佛可以融化在一个吻里。

当二人终于分开的时候,Peter意识到他正抓着Wade的外套。

“我送你回家?”Wade提议。

身边的男孩儿点了点头。

车开到Peter家楼下的时候,他还在回想刚刚那个吻。

“There you go.”Wade停下车,转头看着他准备告别。

Peter解开安全带,他有一点点紧张,但还是越过中间的储物箱,攀着Wade的肩膀再次亲吻了他。

“我猜这代表我们还有下一次约会?”Wade望着男孩亮晶晶的眼睛,问道。

Peter轻笑了一声,“Definitely.”

 

Peter回到家之后,才终于有时间看一眼他的手机。

首先是Ned发给他的无数条短信。

“你收到邮件了吗?”

“你和那个人的匹配度是99.83%!”

“你倒是回我一下啊。”

“他联系你了吗?”

“你们俩出去约会了吗?”

AphroditeProject。Peter完全把这件事忘记了,今天的确是该出结果的日子。他一边打开邮箱,一边想着无论匹配到谁,都不会比Wade更好。他点开那封未读邮件,一下滑到底。

那里赫然写着他“灵魂伴侣”的名字:

Wade Winston Wilson

看来这个算法倒也没有那么离谱。

Nebel

【Spideypool授翻】Holding Back Chapter 8

前文和原文链接请走合集

本章依旧贴图或直接走Chapter 8

有请大家欣赏本章邪魅狂狷(bushi)的Wade

和在下翻完本章后安详的死状


[图片]


他们为什么要打架,为什么要温柔地亲亲,为什么要doi

我一点都不想翻这些东西

愁眉苦脸抽烟.jpg

前文和原文链接请走合集

本章依旧贴图或直接走Chapter 8

有请大家欣赏本章邪魅狂狷(bushi)的Wade

和在下翻完本章后安详的死状




他们为什么要打架,为什么要温柔地亲亲,为什么要doi

我一点都不想翻这些东西

愁眉苦脸抽烟.jpg

.

情人節的圖和給朋友的條漫😘

情人節的圖和給朋友的條漫😘

季轻依tt
占tag至歉 长期收:盾铁,福...

占tag至歉

长期收:盾铁,福华,德哈,锤基,贱虫周边以及同人本

太破旧的不收

自带价评论或私聊

谢谢!

(邮费可议,一般我出

占tag至歉

长期收:盾铁,福华,德哈,锤基,贱虫周边以及同人本

太破旧的不收

自带价评论或私聊

谢谢!

(邮费可议,一般我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