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儿

2322浏览    561参与
茜儿

继续搞邪教!

继画玩两人拟马后我出了他们俩正常人型

P2垃圾线稿

P3我们专区第一篇同人文!

最后菜鸡画手祝你们幸福

继续搞邪教!

继画玩两人拟马后我出了他们俩正常人型

P2垃圾线稿

P3我们专区第一篇同人文!

最后菜鸡画手祝你们幸福

冬夜深渊
我是长大后才发现贝儿有红色衣服...

我是长大后才发现贝儿有红色衣服的……

图源请戳 

我是长大后才发现贝儿有红色衣服的……

图源请戳 

药药呀哈

[基拉度X贝儿/双玫]玫瑰与诗

背景无时间和地区限制

@茜儿 这位姐妹的脑洞而写的(而且俺已经拖更超久)

💥是邪教远方拉郎!吃迪士尼官配勿入!

💥ooc预警,写的不好,剧情也老套

――――――――――――――――

1、玫瑰满屋

今天,贝儿拿了本泰戈尔诗集便出去了,连莫里斯先生都不知道她要去哪。

他这个女儿和其他女孩子不同,其他女孩子都喜欢弹琴吹笛,她偏偏就喜欢读书。

家里的书架已经快放不下了,贝儿却还是如饥如渴地购买书籍,可以说,她的零花钱都是花在购买书籍上面。

但莫里斯先生并不觉得这样不好,他喜欢贝儿读书。小时候,贝儿总是趴在他腿上,认真地听他讲故事,长大后,贝儿总喜欢坐在窗前,就着清晨的...

背景无时间和地区限制

@茜儿 这位姐妹的脑洞而写的(而且俺已经拖更超久)

💥是邪教远方拉郎!吃迪士尼官配勿入!

💥ooc预警,写的不好,剧情也老套

――――――――――――――――

1、玫瑰满屋

今天,贝儿拿了本泰戈尔诗集便出去了,连莫里斯先生都不知道她要去哪。

他这个女儿和其他女孩子不同,其他女孩子都喜欢弹琴吹笛,她偏偏就喜欢读书。

家里的书架已经快放不下了,贝儿却还是如饥如渴地购买书籍,可以说,她的零花钱都是花在购买书籍上面。

但莫里斯先生并不觉得这样不好,他喜欢贝儿读书。小时候,贝儿总是趴在他腿上,认真地听他讲故事,长大后,贝儿总喜欢坐在窗前,就着清晨的阳光,轻轻地读着诗。

他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听贝儿读诗更加美好的事情了。

而此时,贝儿正坐在一个台阶上,读着泰戈尔的诗,她旁边坐着许多孩子。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贝儿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啊?”一个小女孩懵懵懂懂地问道。

贝儿正要解释,却被一个妇人喝住。

“贝儿小姐,您又在这迷惑小孩了。”那妇人手叉着腰,一副唾唾逼人的样子。

“夫人,我没有迷惑小孩。”贝儿站起来说,“学习本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夫人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妈妈……”刚才一个小女孩怯生生说道,“我喜欢贝儿姐姐,我喜欢听她读诗。”

“你一个女孩子学那么多有用?”那妇人一把把小女孩拉到自己身边,“贝儿小姐,请您以后离我的孩子远点,也离其他小孩远点。”

围观的人看到这幕,也纷纷把自家小孩拉开。

这小镇里的人,都太迂腐。

贝儿拍了拍身上的灰,正准备离开。

“哦我美丽的贝儿小姐,是谁惹你秀眉禁皱?”一个肌肉男拿着一束花挡在贝儿前面,说道。

加斯顿……

贝儿用书拍了几下自己的额头,无言。

这个加斯顿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物,不知为何一直纠缠她,甚至向全镇的人宣布她要嫁给他。

贝儿最不喜欢没有脑子的人了,她现在只想着逃离。

“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贝儿低着头快速离开。

而被丢下的加斯顿则是在责怪旁人惹贝儿生气,害得贝儿不理他。

贝儿漫无目的地走着,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没有小镇上的人和加斯顿的地方好好读那本她已经读过无数次的泰戈尔诗集。

不知走了多久,贝儿突然闻到玫瑰的清香,她顺着这股清香,找到了一间房子。

房子前面的小院子栽满了玫瑰,它们争奇斗艳,仿佛竞相向路人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房门紧闭着,门上还有一块匾额,上面写着:“Gelato”

冰淇淋吗?

贝儿正想着这匾额的意思,大门恰巧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位穿黑色烫金衣服,戴黑色圆顶礼帽的男人。

“对不起,冒犯了。”贝儿吓得鞠了个躬,赶紧跑走了。

2、一间酒馆

“真是一位莫名其妙的女士呢。”那男人摇摇头,又关上了大门。

贝儿跑回了家里,心还怦怦直跳。

刚刚会不会太失礼了……

莫里斯先生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过来拍拍贝儿的肩:“小贝儿你怎么啦?”

“爸爸,我们这是不是有一个名叫‘Gelato’的房子啊?”贝儿把书放在书架上,问道。

“‘Gelato’?你去那了?”莫里斯先生皱着眉说,“那栋房子里一年前来了一个男人,他把那买下来了,但是这一年来他一直紧闭大门,小镇上的人几乎没见过他。”

“可是那个门开了呀。”贝儿回过头对莫里斯先生说,“那个男人还是一个亚洲男人呢。”

“亚洲男人?”莫里斯先生疑惑道。

……

次日,小镇里奔走相告,说一年前的房子已经被神秘男子装修成玫瑰酒馆,现在第一天开业。

此时的贝儿正在院子里修剪玫瑰新冒出来的枝叶,听到这个消息马上跑进家门。

“爸爸!那栋房子居然是一间酒馆。”贝儿眼里闪着光,“我想去看看,因为那里的玫瑰特别香。”

“去吧孩子,”莫里斯先生正擦拭着他的发明,“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不许喝酒。”

“知道啦。”贝儿笑着点点头。

酒馆内人声鼎沸,小镇上的居民大多都爱凑热闹。

好多人……

贝儿摸摸头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那个黑衣男人却向她走来。

“不进去看看吗?这位小姐。”男人微微鞠了个躬,“我叫基拉度,是这间酒馆的店主。”

“我叫贝儿。”贝儿笑着说。

“贝儿小姐昨天走得那么急,今天就赏我个脸进来坐坐吧。”基拉度对她眨眨眼。

“我…我不会喝酒……”贝儿回避他的眼神,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们酒馆也有咖啡和茶的。”基拉度说道。

“好……”贝儿点点头,跟着他走了进去。

“贝儿小姐,请坐。”虽然馆里人很多,但基拉度特地找了一个相对安静隐蔽的地方让贝儿坐下,“咖啡随后就到。”

“谢谢。”贝儿点点头。

等到基拉度离去之后,贝儿才得空观察这个酒馆。

酒馆里一直弥漫着一股酒香和玫瑰香,蜡烛的烛光使得整间房子都暖洋洋的,墙上还画着玫瑰图案,每块酒桌上都有一个插着红玫瑰的玻璃瓶。

看来基拉度先生也很喜欢玫瑰呢。

贝儿想着,却看到一个人她不愿意见到的人。

又是加斯顿……

贝儿赶紧低下头,不想让加斯顿认出她。

“还好基拉度先生找的位置算隐蔽……”贝儿小声嘀咕着。

“贝儿小姐,怎么了?”基拉度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见贝儿这副模样,笑着问。

“啊没事……”贝儿说道,“只是不想让讨厌的人认出我。”

“讨厌的人?”基拉度往人群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加斯顿这个大块头,他轻轻一笑,“放心,他看不到这的。”

“为什么?”贝儿疑惑道。

虽然这个位置隐蔽,但怎么说还是会被看见啊。

“因为……”基拉度突然靠近,“我有魔法。”

“……”贝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脸烫烫的。

“好了,不逗你了。”基拉度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支玫瑰,“呐,送给今天最可爱的贝儿小姐。”

“谢谢。”贝儿接过玫瑰花,笑着说,“啊对了,基拉度先生,您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基拉度与贝儿面对面坐下,说道,“一个很美丽的国家。”

“中国?”贝儿思考着,她在书上读过关于这个国家的文字。

那是一个神秘又庄重的东方国家,是富饶之国也是礼仪之邦。

“那不是离我们这很远吗?您怎么到这的?”贝儿抿一小口咖啡,问道。

来自亚洲的基拉度的确很奇怪,他会这里的语言,会这里的礼仪,也会做这里的东西。

“这个嘛……”基拉度笑着说道,“秘密。”

是宿命的牵引啊,我的贝儿小姐。

基拉度看着贝儿的脸,喝了一口咖啡。

3、私定终身

自从那天过后,贝儿就经常拿着书去基拉度的酒馆,就连莫里斯先生都怀疑他的宝贝女儿是不是恋爱了,因为每次贝儿回来脸颊都红红的。

“基拉度先生。”贝儿抱着书走进门。

今天的基拉度没有穿他的黑色衣服和戴帽子,他换了一身西装,整个人显得挺拔英俊。

“贝儿小姐,你来了?”基拉度抬头看了一眼贝儿,笑着上前拉住贝儿的手,“跟我来。”

“呃……基拉度先生?”贝儿红着脸低头看了一眼两人的手,又发现四周都没有人,“您今天没有营业吗?”

“我告诉他们我今天和贝儿小姐有个约会……”基拉度回头对贝儿眨眼,“所以他们都很识相地不来了~”

“啊?……”贝儿害羞的低下头,脸跟火烧似的更红了。

“当当~”基拉度把贝儿拉到里屋,抬头一看,里面挂着一条淡黄色的裙子,在烛火的照耀下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是?”贝儿被裙子惊艳到,又疑惑地看向基拉度。

“这是我请镇上最好的裁缝为你量身定做的,”基拉度满意地看着裙子,“你上次说过你最喜欢淡黄色。”

贝儿低头笑,她之前只是随口说说自己喜欢的颜色,没想到他居然记住了。

“我告诉裁缝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妻子嫁给我。”基拉度看着她,说道。

“……?”贝儿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他,却撞上他温柔的眼神。

“亲爱的贝儿小姐……”基拉度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大束的玫瑰和戒指,“您愿意嫁给我吗?”

“我……”贝儿被着突然而来的袭击吓到了,婚约大事,她必须问问莫里斯先生的意见,可看着基拉度真切的眼神,又想起这些天与他的相处,他们是多合得来啊!她为他读西方诗词,为他修剪玫瑰,他教她中国古诗,给她配制奶茶,教她跳西班牙弗朗明戈舞,她从来都没有遇见除了父亲以外的与她如此合拍的男人。

“好,我愿意。”贝儿坚定地点点头。

要是父亲听说了基拉度的事迹,他肯定也会很喜欢基拉度的。

贝儿是这么想的。

“好!”基拉度欣喜若狂地为她带上戒指,站起来把她搂在怀里亲了一口,“快去试试看裙子合不合身。”

“好……”贝儿红着脸点点头把裙子拿下来,走进洗手间。

等待片刻,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基拉度却呆了。

栗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显得柔软又顺滑,袖子的设计把她洁白的锁骨和肩露出,贴身的腰线显得她柳腰纤细,蓬松的裙摆更显温婉气质。

“怎么了吗?”贝儿看着他这痴呆的样子,“不好看吗?那我去换掉……”

“不,不用。”基拉度搂住贝儿的肩,“很好看。”

“那就好,”贝儿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不好看呢。”

“我基拉度的眼光什么时候错过?”基拉度搂着她,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嗯……”贝儿笑着低下头。

换回原来的衣服,两个人一起坐在庭院里的秋千上喝咖啡谈论过往,甚至还提到了婚礼要邀请谁,婚礼现场要如何布置。

“好了,今天耽搁太久了,我必须回去了。”贝儿站起来收拾东西。

“那么快就要走啦?”基拉度也站起来抱住她。

“晚回去我爸爸会担心的。”贝儿温柔地拍拍基拉度的背,“明天见。”

“明天见。”基拉度在贝儿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帮她收拾完东西,恋恋不舍地目送她离开。

今天真开心。

他在日记上写着。

4、一纸婚约

贝儿满心欢喜地回到家,却发现家里被搞得一团糟。

“这是……怎么了?”贝儿赶紧跑进门,却发现加斯顿绑着莫里斯先生。

“喂!你们干嘛呢!”贝儿皱着眉大叫。

“亲爱的贝儿,你回来了?”加斯顿看见贝儿,立刻眉开眼笑。

“放开我爸爸!”贝儿瞪着加斯顿,说。

“好好,”加斯顿笑着回头吩咐手下,“喂,你们没听你们嫂子说的吗?赶紧放开我岳父大人。”

“你又在胡说什么?”贝儿皱着眉看着他。

“呀贝儿,你可能还不知道。”加斯顿凑近贝儿,“你的父亲已经答应将你嫁给我了。”

“你胡说!”贝儿说,“我爸爸才不会让我嫁给你这种人!”

“贝儿……”莫里斯先生在后面无力地看着他。

“你看这是什么?”加斯顿得意洋洋地拿出一张纸摊开。

那是一张同意书,上面签着莫里斯先生的名字,印着莫里斯先生的手印。

“你!”贝儿看着他,气得直发抖。

“这是什么?”加斯顿这才注意到贝儿手里的花和衣服,“谁送的?”

“你不配知道。”贝儿咬牙切齿道。

“这些东西,我以后都会送你的。”加斯顿蛮横地夺走贝儿手里的东西,丢到庭院里,“别人都不许送你这些。”

“你这个疯子!”贝儿给了加斯顿一个耳光。

“无论如何你还是得嫁给我。”加斯顿捂着脸看了贝儿一眼,又吩咐两个手下道,“看好你们的嫂子。”

“是。”两个手下唯唯诺诺地点点头,跟着加斯顿退了下去,在庭院外守着。

“爸爸……”贝儿这时候才掉了眼泪,她扑到莫里斯先生的怀里,大哭起来,“我不想嫁给他……”

“我的宝贝女儿……”莫里斯先生绝望地拍着贝儿的肩,“要不是他强行拉着我签名和印手印,我怎么舍得让你嫁给他……”

“我该怎么办啊……”贝儿哭着说。

“我的孩子……”莫里斯先生拭去贝儿脸上的泪水,又发现她手上的戒指,“这是?”

“爸爸……”看到这戒指,贝儿泪水就止不住地流,“我今天,刚答应我喜欢的人的求婚……”

“啊?”莫里斯先生吃惊地睁大眼睛。

原来女儿有了喜欢的人,原来他亲手棒打了鸳鸯……

“孩子……”莫里斯先生哭着摸着贝儿的脸,“我对不起你啊……”

“不,爸爸,”贝儿擦干眼泪,“不怨你。”

贝儿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去庭院捡起了裙子和花。

基拉度……会有办法吗?

她拍拍裙子上的灰,对着门里的莫里斯先生说:“爸爸,我们会有办法的。我是说,他会有办法的。”

“他?”莫里斯先生疑惑道。

女儿喜欢的人究竟是谁,他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对付镇上的恶霸。

“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有什么办法……”莫里斯先生思索着,“不过我当初修键我们的小屋时,倒是留下了一个秘密通道,你可以等到晚上偷偷去找他商讨对策。”

“爸爸!”贝儿转悲为喜,扑到莫里斯先生的怀里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您太好了!”

“我应该鼓励自己的孩子勇敢追爱,”莫里斯先生捏捏贝儿的脸,“我当初也是勇敢了才追到你妈妈。”

“嗯!”贝儿点点头,把裙子和花拿进房间。

就等今晚了。

贝儿想着。

5、一起私奔

贝儿小小地浅眠一下,醒来时天已全黑。

“孩子,”莫里斯先生走来,“门口那两个混混真是好吃懒做,现在已经睡着,一时半会发现不了你不见的。”

“太好了!”贝儿已经披好黑色斗篷,就等着门口的人睡着。

“孩子,放心去吧。”莫里斯先生打开秘密通道,饱含泪水地看着贝儿。

“谢谢您,爸爸。”贝儿走进通道,对着他招手。

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啊……

莫里斯先生看着贝儿远去的背影,流下欣慰的泪水。

贝儿才刚逃离家里,便急急忙忙跑起来,还好去酒馆的路比较熟,不一会儿就到了。

“基拉度!”看见门虚掩着,贝儿便推开门跑了进去。

“才刚分开一会儿就想我了吗?”基拉度擦拭着被子,抬头看见贝儿狼狈的样子,马上放下杯子,“怎么了?”

“加斯顿,你知道他的,”贝儿脱下斗篷,“他逼着我爸爸签结婚同意书,强迫我嫁给他。”

“该死的!”基拉度往桌子上一拍,杯子被他震得铛铛作响,“卑鄙无耻的小人。”

“唉……”贝儿低下头叹了一口气,“我是想来问问你有什么办法的。”

“别但心,”基拉度走过去抱住贝儿,“我自有办法。”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贝儿忍着泪说道。

两人并肩走回家,贝儿想走秘密通道,可基拉度却拉住她,说不必了。

“必须得让他们睡得再熟一点呢~”基拉度拿出黑玫瑰,对着门口那两个睡着的混混,“kikikumiya。”

“什么?”贝儿歪着头,不解地看着他,“什么米呀?”

“我说过,”基拉度在她耳边轻轻说,“我有魔法。”

他温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耳朵上,她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红红的真可爱。”基拉度轻轻笑道,伸手想揉她的脸。

“哎呀你真无聊!”贝儿捂着脸跑走,“我要去叫我爸爸了。”

基拉度看着贝儿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跟了上去。

“贝儿,怎么样了?”贝儿刚进来,就被莫里斯先生拉住了手。

“我把他带来了,”贝儿笑着说,随后回头看基拉度,“爸爸,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酒馆老板基拉度。”

“原来你喜欢的人是他。”莫里斯先生看了看贝儿,又看了看基拉度,“您好,贝儿经常跟我提起您。”

基拉度意味深长地看了贝儿一眼,又笑着对莫里斯先生鞠了个躬:“岳父大人好。”

贝儿现在又羞又恼,只好摸摸头发,转移话题:“哎呀基拉度,你说你的办法是什么?”

“当然是一起私奔。”基拉度转着黑玫瑰,说道。

“私奔?”父女俩此刻很默契地看向他。

“可是我们没有逃跑工具。”莫里斯先生说着,“我一生发明了那么多东西,却没想着做一辆马车。”

“岳父大人,这你倒不用担心。”基拉度说,“我有办法。”

贝儿一拍手背,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可是,我们要跑到哪里去呢?”

莫里斯先生点点头,看着基拉度。

“海边,”基拉度抱着手臂,“我在海边有一个好朋友,他会收留我们的,而加斯顿他们保证也找不到我们。”

“这倒是个好地方,”莫里斯摸着下巴,“贝儿也常常和我说想去看海。”

而贝儿则是很期待地看着基拉度。

“老婆大人很期待呀~”基拉度走近贝儿,“那咱们就一起去看海了。”

贝儿红着脸低下头。

“咳咳……”莫里斯先生假装咳嗽,“那我们马上出发吧。”

这女婿还没过门就动手动脚的,我还在这呢。

莫里斯先生想着。

走出门,基拉度再念了一次在贝儿和莫里斯先生眼里很奇怪的咒语后,一辆马车出现在眼前。

“……”父女俩都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马车。

“上车吧,以后新奇的事情还多着呢。”基拉度说着,把两人扶进了马车,自己在前面充当马夫。

马车缓慢驶离了小镇,没有人会知道莫里斯父女俩和神秘的酒馆老板究竟去了哪里。

再见了。

贝儿看着车窗外乌黑寂静的小镇,在日记上写下这一句话。

戴枕头的企鹅菌

迪士尼 睡美人 白雪公主 贝儿

迪士尼 睡美人 白雪公主 贝儿

牧狼放

天…我爱死美女与野兽动画里的野兽了。

天…我爱死美女与野兽动画里的野兽了。

茜儿
是贝儿马马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许愿...

是贝儿马马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许愿下次想看哪位迪士尼公主拟马😘

是贝儿马马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许愿下次想看哪位迪士尼公主拟马😘

墨颜君

【多cp】关於失眠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着满地的水困惑的问。


「我们在玩水啊!爱洛也要一起吗?」爱丽儿兴奋的问。


「嗯……谢谢妳的好意,但我还是算了吧。」


「真的不需要吗?泡在海水很舒服的哦?」


「再次感谢妳的邀请莫娜,不过……还是当我没来过吧。」


爱洛尴尬的重新把门关上,把世界留给了喜欢玩水的她们,下一次她恐怕不会在天真的以为,在深夜的时候这两个小捣蛋会乖乖睡觉了。


第一次的投靠失败,她又走向木兰还有梅莉达的房间,同样的敲了门期待这次能成功,只是她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在木兰的一声请进而她打开门后,一支箭从她的脸颊旁边划过,正中了一片的靶心中央,吓得爱洛差一点跌在地上。


「爱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其实没什么…木兰妳们是在?」


「@*#$§¤%©^¥§¤!」一如既往的梅莉达还是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真好奇木兰都是怎么跟她交流的。


「她应该是想说我们在射箭,有时候晚上我们都会比赛。」


爱洛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其实她还真没见过几个贵族或皇族出生的女孩,会喜欢在空闲时间射箭比武的,不过既然这是她们相处的模式是这样,她还是会选择尊重的。婉拒木兰以及梅莉达的比赛邀约,爱洛沮丧的抱着枕头走到下一个房间前,她在心里想着也许乐佩跟仙杜瑞拉,会比前几房的人来得稳重。


然而她却在她们的房门前,听到了很像Anna、Elsa房里传来的声音,貌似是仙杜瑞拉在跟乐佩求饶?等等…那个非常社会砸玻璃鞋的仙杜瑞拉,才是被压在床上求饶的角色? !所以乐佩上次才会说不管她是不是"上位者"都无所谓?


爱洛在心里为仙杜瑞拉默哀后,无奈的走到最后一个房间敲了敲门,这一次打开门的是抱着一本书的贝儿,对方似乎很惊讶自己的突然到访。


「贝儿……我能在妳这儿睡一晚吗?」


「欸?可以是可以,但是怎么这么突然?」


「说来话长……」


看着爱洛满脸疲倦的样子,贝儿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把人领进了房间里面,在她躺好后告知对方自己再看一会儿书才睡,又翻开了手中的书籍阅读,最终得到了良好睡眠环境的爱洛,在贝儿温柔的朗读声中进入梦乡。


————————————————后记


最近Anna及Elsa发现她们的邻居爱洛常常跑去找贝儿睡觉,而且不论她们晚上吵不吵都一样,对此她们开了一个检讨会议。


「Elsa…我们是不是打扰她了?」


「或许是吧……这下妳还不收敛一点?」


就在Anna、Elsa感到有些愧疚的那一晚,爱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用了她典藏的书拐了贝儿回来,当天,爱洛用了实际行动告诉隔壁房间,她们晚上的声音有多扰民。


—————————————————


贝儿第一次知道爱洛晚上精神其实可以很好的隔天早上,是扶着自己的腰回去房间的,路上她遇到了正好出门的仙杜瑞拉,对方似乎一下就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留下一句"泡个热水澡腰会舒服一点的。"就离开了。


看起来……她也有这个困扰呢。


茜儿

是迪士尼公主的舞法天女au
(瞎画瞎写的,大家不要嫌弃)
脑洞来源于我一沙雕网友
演员表:
梅莉达    饰    真真
贝儿        饰   基拉度
爱丽儿    饰    枯龙
木兰        饰   里斯
(暂定这四个,...

是迪士尼公主的舞法天女au
(瞎画瞎写的,大家不要嫌弃)
脑洞来源于我一沙雕网友
演员表:
梅莉达    饰    真真
贝儿        饰   基拉度
爱丽儿    饰    枯龙
木兰        饰   里斯
(暂定这四个,剩下的以后再说)
(以后也许会出这四个的全身或者这四组的同人图(什么  )

A檬pomelo
其实她是贝儿……但是一兴奋就把...

其实她是贝儿……但是一兴奋就把头发画长了Σ(|||▽||| )

其实她是贝儿……但是一兴奋就把头发画长了Σ(|||▽|||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