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多芬

22852浏览    914参与
石切丸

新高度

虚构历史,高三🐶作文

新高度

午后温暖的阳光细细地飘进巨大的玻璃窗,我抬起头,望着炫目的太阳抖落下一粒粒金黄色的尘埃。我轻轻张开嘴,慵懒的空气像河流一样淌进我因为过度激动而近乎哽咽的喉咙,我深深地吸气,试图平复我紧张的心绪。我一遍遍用冰凉的手指摩挲着袖口的纽扣。这里是波恩最高的观景塔,这座不久前刚刚修建的新建筑,代表着整座城镇最高的高度,从这里,可以毫不费力地俯瞰四方。


我就在这里等他。法国革命军的新秀、摧毁德意志土地上的封建蠧虫的、新思潮的传播者,名声显赫的波拿巴将军。我看着塔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想,恐怕正要召见我的这位将军,将会是历史上的又一座高峰。


一阵脚步声打断...

虚构历史,高三🐶作文

新高度

午后温暖的阳光细细地飘进巨大的玻璃窗,我抬起头,望着炫目的太阳抖落下一粒粒金黄色的尘埃。我轻轻张开嘴,慵懒的空气像河流一样淌进我因为过度激动而近乎哽咽的喉咙,我深深地吸气,试图平复我紧张的心绪。我一遍遍用冰凉的手指摩挲着袖口的纽扣。这里是波恩最高的观景塔,这座不久前刚刚修建的新建筑,代表着整座城镇最高的高度,从这里,可以毫不费力地俯瞰四方。


我就在这里等他。法国革命军的新秀、摧毁德意志土地上的封建蠧虫的、新思潮的传播者,名声显赫的波拿巴将军。我看着塔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想,恐怕正要召见我的这位将军,将会是历史上的又一座高峰。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连忙站起,只见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人大踏步走进来,脚下的皮靴落在地面上,铿锵有力,身上蓝色的大衣绣着繁复的花纹,乌黑的头发下,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正视着我的目光。


“原谅我的迟到……军中还有点事情。我一直很想亲眼见一见您,德意志最伟大的音乐家——尊敬的贝多芬先生。”

“十分荣幸,将军。我一直仰慕您的英雄事迹。”

“那么……”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郑重,“您愿意为我作一支曲吗?”


“您说什么?您确定吗?”我手中紧紧攥着刚刚谱好的新作,朝着报童大声地喊道。大约是被我愤怒的反应吓呆了,男孩后退了好几步,结结巴巴地说:“拿……拿破仑称帝了……这有什么假的,整个巴黎都传遍了……就是昨天的事……”


我怔住了,一种难以抗拒的眩晕感击中了我,怀里的报纸散落在地上,手里却还死死地抓着稿纸,我扭过身,感觉整个大地都在向我迎面扑来,我勉强走了两步,腿上没有一丝知觉。称帝!我心里感到一阵阵的苦涩,我那做一直以来视为象征自由与平等的英雄、那座为了人民的利益无惧生死的高峰在顷刻之间四分五裂,分崩离析。倒塌了,破碎了!称帝!什么英雄,他也不过是一个为了私欲和权力不择手段、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匹夫罢了!


不知不觉中,我到了那座观景塔下。强烈的冲动驱使着我,我像疯了似的爬上楼梯,一步一步,迅速却有力。他背叛了革命!我咬着牙,泪水夺眶而出。人民的骗子!我爬上了一层,又一层,我看着塔下惊骇的人群,这些可怜的家伙,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是从一个君主手里,落到了另一个皇帝手里!


又一层,我爬上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我的心里突然掠过一丝讽刺。我笑了,所有的君主,还不都是一样,凯撒,亚历山大……他们都自以为自己是一座高峰,可他们到最后还不都是化为了尘土!向上!我朝着新的高度不断攀登……那是新的高峰!


终于走到了顶层,我推开门,大步前进,城镇的风光一览无余,尽收眼底。什么皇帝!我瞥了瞥手中的乐谱,看见扉页上的“献给波拿巴将军……”我伸手抓住扉页,愤怒地扯下,撕碎了,用力抛向空中……站在新的高度,我冷笑着望着四方,吼道——

“你们这些卑鄙的王侯将相,过去有成千上万个,现在还有成千上万个,将来也会有成千上万个,而我——贝多芬——只有一个!”


我斜靠在椅子上,望着壁炉里摇曳的火光。我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在脑海中凭着记忆描摹火焰燃烧的声响。

“您愿意为我作一支曲吗?”

这声音不知怎么,跳进了我的脑海。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但这声音如在耳畔。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热血的青年,心里跳动着热忱的梦想。这些年,我眼见着那些皇帝、国王、将军们像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眼见着共和国的梦想一次次破灭。无论是在德意志还是法兰西,那象征着平等、自由、博爱的三色旗,都从来没有真正升起。


“那是我的荣幸。”我回想着,那个问题的主人,不久前刚刚病死在大西洋的孤岛。这些年我看到民法典保护下得到土地的农民们,快乐得令人心疼的笑脸,想到他当年从地中海登岸,一句“法兰西,你们的皇帝回来了!”,无数人马立刻倒戈投降。也许,他比起那些专制的君主,要好得多……但无论怎样,他的梦想和我的梦想,还不都是一样破灭了。


此刻,我坐在高塔的最低层。那座高塔早已不是城镇里的最高峰了,新的高度,早已被竖起了太多太多。但我见过太多的辉煌终究倒塌,最后终于明白,原来真正的高度,在最谦逊的地方,新的高峰,在最切近土地的方向……


面前年轻的传记作家拘谨地坐着,从他紧张而兴奋的目光中,我竟看到了当年的我。

也许,我们这一代未竟的梦,要留给下一代,下一代人来完成吧。

接过他递来的纸条,那上面写着:“请问您著名的第三交响曲,传闻是为拿破仑创作的,请问是真的吗?”

我笑了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那么,您心目中那个交响曲的归属者,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看着他年轻的、充满生气的脸孔,心中升起了一种新的希望,新的高度。我看着他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

“他是一个英雄。”

asdfghjkl

悲怆奏鸣曲第三乐章结尾

悲怆奏鸣曲第三乐章结尾

唐暄
花盆儿大师点的图 看发型认人系...

花盆儿大师点的图 看发型认人系列

花盆儿大师点的图 看发型认人系列

zzzMu
巴赫 贝多芬 莫扎特

巴赫 贝多芬 莫扎特

巴赫 贝多芬 莫扎特

芜铭壬

Piano Sonata No. 32 in C Minor Op. 112

朋友啊,这是最后的告别,热泪盈眶。 


我聋了,像一匹战马没了腿,画家没了眼睛。 


你看啊,远在天边的无极正是我的王国,我将要到那儿去。 


不要为我悲伤,未来无限美好。 


朋友啊,我在星河上奔跑。每踩下一个脚印,便荡漾出一片水波。 


水面的倒影是我母亲的模样。 


孩子举起手指着天父,仁慈的天父静默地微笑。 


朋友啊,我用尽一生去爱你,在终末的时刻离你而去。 ...


 

朋友啊,这是最后的告别,热泪盈眶。 

 

我聋了,像一匹战马没了腿,画家没了眼睛。 

 

你看啊,远在天边的无极正是我的王国,我将要到那儿去。 

 

不要为我悲伤,未来无限美好。 

 

朋友啊,我在星河上奔跑。每踩下一个脚印,便荡漾出一片水波。 

 

水面的倒影是我母亲的模样。 

 

孩子举起手指着天父,仁慈的天父静默地微笑。 

 

朋友啊,我用尽一生去爱你,在终末的时刻离你而去。 

 

我老了,老得疾病缠身,头脑整日昏昏沉沉。 

 

你看啊,那十片发硬的木头,那痛得伸不直的关节,它们曾在音符上舞蹈。 

 

朋友啊,我杂念繁多,四十多年吐不尽我的心声。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无数星辰张开双臂迎接我。 

 

我念着基督的赞美诗,以凯旋的姿态面对撒旦的哀歌。 

 

凡人啊!你们终日沉迷于声色,你们不知道那远方的光芒——而我,我已经看到了。那是我的领地,永远属于我。 

 

我要去了。无惧于十字架,无惧于铁钉环,无惧于受难。 

 

我要去了。 

 

朋友啊,站起来罢,送我最后一程!这是无声的悲恸。让我用手杖敲出庄严的节奏,伴随我衰老的身躯,让他们高歌,然后让一切重归于寂静。 

 

朋友啊——我亲爱的朋友。这是最后的告别,热泪盈眶。

假面金茶

“就买这个品牌的咖啡豆啦……”


第一季22集的老贝买咖啡豆撒娇萌我一脸血。


“眼神的魅力!”


尝试用上色遮一下擦不掉的线稿的我


“就买这个品牌的咖啡豆啦……”


第一季22集的老贝买咖啡豆撒娇萌我一脸血。


“眼神的魅力!”


尝试用上色遮一下擦不掉的线稿的我


Maysola

有一种感动,只在音乐厅发生。

将音乐元素律动起来,表现出一种春天的盎然生机。

有一种感动,只在音乐厅发生。

将音乐元素律动起来,表现出一种春天的盎然生机。

吸——萨——好——棒
贝萨年第一天! 给安东梳了个发...

贝萨年第一天!

给安东梳了个发型!

贝萨年第一天!

给安东梳了个发型!

助攻鲸的旮旯底

【2019观演总结】音乐到底能带来什么?

猛然发现今年泡音乐厅泡得不算多,经常莫名其妙的忙、出差、意外、没抢到票……导致错过了很多演出。例如前几天28号的一场《天方夜谭》就因为流感未痊愈不想去坑害别人而没有去。夏天的时候因为台风而错过一场老贝的钢琴奏鸣曲专场,没有听到《悲怆》真的很“悲怆”了。

[图片]

于是先来年度最遗憾错过了的演出——11月份的一场柏辽兹歌剧《浮士德的沉沦》。我直接没买到票,这年头越是冷门少见的作曲家/曲目抢票越激烈。我是那种永远记得不开篇准点去买的人,回过头就已经售罄。但不买加价倒手的票是我的原则。反正只要活得够久,总还会有的。


年度最值演出——毫无疑问是于霍夫堡圣奥古斯丁教堂听的那场萨列里的《皇帝弥撒...

猛然发现今年泡音乐厅泡得不算多,经常莫名其妙的忙、出差、意外、没抢到票……导致错过了很多演出。例如前几天28号的一场《天方夜谭》就因为流感未痊愈不想去坑害别人而没有去。夏天的时候因为台风而错过一场老贝的钢琴奏鸣曲专场,没有听到《悲怆》真的很“悲怆”了。



于是先来年度最遗憾错过了的演出——11月份的一场柏辽兹歌剧《浮士德的沉沦》。我直接没买到票,这年头越是冷门少见的作曲家/曲目抢票越激烈。我是那种永远记得不开篇准点去买的人,回过头就已经售罄。但不买加价倒手的票是我的原则。反正只要活得够久,总还会有的。


年度最值演出——毫无疑问是于霍夫堡圣奥古斯丁教堂听的那场萨列里的《皇帝弥撒》。它甚至是免费的,不过出于礼貌、尊重与厨力我留下了一比“数额异常”的donation,搞得志愿者小哥拦住我问是不是看错纸币面值。然而这部作品在我内心的意义早已越过了音乐本身,可能它代表的期许与遗憾会永远让我听到第一个音符起便开始忧郁。所以请不要提醒我为了它专程飞维也纳的机票多少钱,谢谢合作


年度最印象深刻演出——上音歌剧院建成开幕演出的《魔笛》。看来某综艺给上音带来了挺多经费,特意把斯卡拉请过来一共就两部歌剧唱4场。那场《魔笛》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道具组真的过于耿直:开头的蛇就真的是一条巨大的遥控蛇,Monostatos等几位黑人奴仆真的把演员全都涂黑了(配合部分歌词看起来甚至政治很不正确的样子),给萨拉斯托拉车的动物就真的全是小朋友们演的动物。我总是忘记拍谢幕找个新闻图吧:



年度最困惑演出——俄罗斯钢琴大师普莱特涅夫演绎莫扎特&贝多芬。他的贝多芬奏鸣曲我没有什么特别想法。但是自由速度的莫扎特(尤其是K330)我不行,全程满脑子都是why?为什么要这样?第二主题忽然变速的时候我心情如玩喵里奥,就是那种走得好好的地板忽然塌下去的感觉。他用的音色也不是普遍弹莫扎特时的音色,不够明亮要沉闷有力一些。但听完我个人感受就是为了别出心裁而别出心裁了,让人摸不着头脑也get不到把莫扎特当肖邦弹的意义。


今年最冷门演出——蒙特威尔第的《圣母晚祷》。本来宗教曲目就演的少,还来个特别冷门的作曲者。我巴洛克音乐都听得不算多,这类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桥梁性质的作者就更少了。不过既然宗教曲目都安排上了,我什么时候配拥有拉赫玛尼诺夫的《彻夜祷》?



今年总体而言惊喜很多,圆满了不少演奏者和曲目。例如古尔达的大提琴协奏曲,例如听到了席夫的现场。总之是颇为高兴的一年。

想来更早些时候,我总怀疑自己搞的一些音乐分享与评论是不是有价值。毕竟我没任何音乐专业背景,无论是演奏还是乐理都一团糟。但后来我发现比起专业与否,我可能更讨厌刻意吊书袋要搞门槛的人。只要音乐厅没禁止不认识五线谱的观众入场,我就不赞成只有能完整做曲式分析的人有资格写乐评。晚点又听过不少专业搞教育的人的课,发现其实大师们讲起音乐来同样不会堆砌专业词汇让人不明觉厉然听不懂的。

于是我想把问题回归到音乐到底为何会吸引人?给人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我挺喜欢的一种论调是「音乐的本质是共情」——像是跟着节奏跳动是人类血液里的本能,我们的祖先就会敲敲打打围着篝火跳舞。而旋律则能带动一些情绪甚至诉说着一个故事(不管是不是作曲者有意为之)。

今天我听了年度最后一场音乐会,总被当年货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我想《欢乐颂》就是非常容易共情的典型例子。坐在我前面一排的小朋友从第三乐章开始就手舞足蹈了,他妈妈根本拦都拦不住。那旋律不需要任何解释就能令人感受到鼓舞与快乐。

因而经历了时光沉淀的古典音乐应该是不受限的,它可以跨国界跨文化夸时空地被欣赏。至于好听与否喜爱与否,只是对特定曲目能否共情又能共情多少的问题,没有必要拆分得特别“高深”。


(因为合唱团会架起来想要坐高一点,意外买到了直播小哥边上的座位😂)

芯慢谷 95304
欢乐颂弹了听了能不能欢乐点我不...

欢乐颂弹了听了能不能欢乐点我不没feel 到
反正绿袖子弹了听了很悲伤是真的~
(有那么刹那间,甚至泪崩的感觉都有)
🎹🎹🎹🎹🎹  🎶🎶  👗👘
so blue~

欢乐颂弹了听了能不能欢乐点我不没feel 到
反正绿袖子弹了听了很悲伤是真的~
(有那么刹那间,甚至泪崩的感觉都有)
🎹🎹🎹🎹🎹  🎶🎶  👗👘
so blue~

凌空小军宅
别问,问就是摸练习

别问,问就是摸练习

别问,问就是摸练习

吸——萨——好——棒

【贝萨/诗歌】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六年前他曾拿这事打趣

那时爱的火焰还未烧却

我们谈笑着略过了此事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岁月不曾从他身上流逝

即使他该停止灼热的爱

他幽默地骂了句该死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两年前他的音讯全失

熄灭火焰的是虚伪的言语

我堵上耳朵也无济于事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我随他的脚步踏入黑暗的墓穴

天堂的引渡人再次点亮了爱的火焰

他心中的爱从未烧却


﹌﹌﹌﹌﹌﹌﹌分割线﹌﹌﹌﹌﹌﹌﹌


玩了一些梗:


*萨列里68岁时写的诗


Sono ormai sessanta e otto,

Ser Antonio, gli anni vostri,


E mi dite che vi bollica...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六年前他曾拿这事打趣

那时爱的火焰还未烧却

我们谈笑着略过了此事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岁月不曾从他身上流逝

即使他该停止灼热的爱

他幽默地骂了句该死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两年前他的音讯全失

熄灭火焰的是虚伪的言语

我堵上耳朵也无济于事


我的老师先我死去

我随他的脚步踏入黑暗的墓穴

天堂的引渡人再次点亮了爱的火焰

他心中的爱从未烧却



﹌﹌﹌﹌﹌﹌﹌分割线﹌﹌﹌﹌﹌﹌﹌



玩了一些梗:


*萨列里68岁时写的诗


Sono ormai sessanta e otto,

Ser Antonio, gli anni vostri,


E mi dite che vi bollica

Spesso amore ancora in petto,

Eppur tempo mi parrebbe

Di dover finir, cospetto!

Che ne dice Ussignoria?


Risposta:

ha ragione, si podria.


**萨列里的歌曲In questa tomba oscura(《在这个黑暗的墓穴中》)


献给花哥哥 @维也纳腿肉商

祝花哥哥在即将到来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业顺利产粮更多,也感谢花哥哥这段时间不厌其烦地听我废话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