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托鲁奇

231浏览    15参与
无用良品

陈丹青:严厉的意思就是进到殿下不容你胡思乱想,唯匍匐跪拜

犹如看陈丹青的《局部》

现在三个中国人站在黎明的街角,呆看蓝色清真寺。天色大亮了,海鸥在寺庙上空高低回旋,鸣声喑哑而清远。初到异国头一天、头半天,最是新鲜,各自房中收拾稍歇,大约八点九点,上五楼顶层早餐室,餐室连着阳台,一眼看见阳台下万瓦鳞次,民居连绵,拥着两座三座小型清真寺,由近及远,伸向海。海,展开,展开,停满大货轮,有如军舰,朝阳隔雾照临,海面浅淡,看不清海平线。这是陌生的海。我指的不是洋面的颜色,而是弥漫海空之间的耀眼的银灰——纽约、尼斯、旧金山、拿坡里、威海、普陀山、香港、厦门,海岸各异——此刻我所瞭望的,就是连接黑海的那片海湾吗?忽然想起《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想起托尔斯泰怎样描...

犹如看陈丹青的《局部》

现在三个中国人站在黎明的街角,呆看蓝色清真寺。天色大亮了,海鸥在寺庙上空高低回旋,鸣声喑哑而清远。初到异国头一天、头半天,最是新鲜,各自房中收拾稍歇,大约八点九点,上五楼顶层早餐室,餐室连着阳台,一眼看见阳台下万瓦鳞次,民居连绵,拥着两座三座小型清真寺,由近及远,伸向海。海,展开,展开,停满大货轮,有如军舰,朝阳隔雾照临,海面浅淡,看不清海平线。这是陌生的海。我指的不是洋面的颜色,而是弥漫海空之间的耀眼的银灰——纽约、尼斯、旧金山、拿坡里、威海、普陀山、香港、厦门,海岸各异——此刻我所瞭望的,就是连接黑海的那片海湾吗?忽然想起《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想起托尔斯泰怎样描述俄军战败,撤离炮台,从海上回望陷落的要塞,那就是中亚的海啊:将近四十年前的阅读,早经忘记,倏然记起了,仿佛很久很久前去过的地方,其实只是小说。此刻穿过锃亮的银雾,看着土耳其的海,竟想起俄罗斯文学。

现在我离俄国与希腊多么近啊,一在东北,一正西南,好像就能跨上自行车一路骑去——我喜欢记着熟知的国名,迟迟不去,也喜欢忽然到临陌生的国度,满怀无知。这是我第一次造访伊斯兰国家。土耳其的现代化,自不如西欧,比之伊拉克阿富汗,却是富足和平之邦。极目四望,伊斯坦布尔市容以西亚发展中国家的全部形态,密集展开,杂错的民居大致三五层高,或精或陋,五色斑斓,到处晾出洗过的衣服,街头巷尾是嬉戏的孩子或呆坐的闲人,半数妇女包着伊斯兰世界的花头巾,那掩饰性别的扮相,格外性感而良善。部分男子的面容与地中海沿岸种性十分相若,白皙精致,部分则接近我们看熟的新疆人。当年霍去病一路击溃的匈奴人就是他们的祖先吗?

我在人丛中随时撞见李公麟与赵孟頫笔下的“胡人”,满腮虬髯,长长的钩鼻,目眶深陷,暴凸的眼——我无法描述中东西亚的群体面相,由东亚人看来,他们的骨相和毛发与欧洲人多有相似,比之西欧诸国的现代群相,我又想起贝托鲁奇的准确描述:“那种前消费时代的淳朴的表情。”

我迷恋所有古寺的表情,不知如何解读,也不想解读。不必是任一宗教的信徒,多年来遍访艺术胜迹,唯宗教艺术,最是耐看。远来土耳其,我差不多是为瞻仰教堂:蓝色清真寺的起建,时在中国明代,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资格实在太老了,起建之初正当华夏的北魏末期,如今中国哪有半座北魏时期的寺庙而完整如昔啊——初到四五日,我决定哪儿也不去,就在两座老教堂附近镇日游荡,画速写。

由旅社所在走数百步,即是蓝色清真寺的围墙,墙外老树排列,高及寺腰,枝条纠结,春芽将绽。寺庙出入无须门票。我们到得早,全寺正在清晓的爽净中醒来,回廊与高柱间空无人迹,仰面眺望,旭辉隔雾映照大圆顶,巍然灿然。

伊斯兰庙堂处处空寂,神态清峻而严厉;天王或金刚的凶神恶煞,不是严厉;十字架上的耶稣望之惨痛,尤非严厉;东正教镶嵌画中的《圣经》人物,面相身姿十二分严厉,但那是艺术效果,用意倒是刚正而悲悯——伊斯兰教堂不设偶像,才真是严厉的,这一招,果然厉害:没有神主,没有祭坛,没有圣人,没有音乐,没有魔鬼和天使,没有经义的描绘与叙述进入殿堂,一律脱鞋:天光射下,四壁瓷蓝,纯净的阿拉伯蓝,以无数花枝绘作装饰,凝结为晶亮的瓷。我从未见过如此空旷无物的殿堂,不见人世,不使动念,没有一张桌椅或条凳,猩红大地毯供人成排跪拜,一位员工正在来回吸尘——每一座天主教教堂布满重重偶像,那偶像,于我即是人脸人身,是种种艺术的手法与表情,在那里,偶像环绕的中心,是祭坛,众目归趋十字架,管风琴的每根钢条指向上天:这一切设置都是语言,感召劝说,滔滔不绝;而清真寺殿堂的清旷,坚持无言

除了图解经书的细密画,伊斯兰文明没有西方意义的所谓艺术,没有艺术,即卸除了你的感官。我四处走动,仰看,数百年磨损擦洗的石柱与瓷面闪着圆润的微光,美极了,美极了,但是不恐惧,不震撼,不被吸引,不分神——这就是我所谓严厉,严厉的意思,就是进到殿下不容你胡思乱想,唯匍匐跪拜

草莓菲尔德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逝世一周年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逝世一周年

现代艺术商品目录
-Giorgio de Chi...

-Giorgio de Chirico


-The Conformist

-Giorgio de Chirico


-The Conformist

HGG雨果果
“最后,他只能买了张门票才能回...

“最后,他只能买了张门票才能回到那个当初想要逃离的家。”

片尾这一场真的无比唏嘘、

“最后,他只能买了张门票才能回到那个当初想要逃离的家。”

片尾这一场真的无比唏嘘、

疯癫蜥蜴王的窝

英国《每日邮报》近日报道,1972年剧情片《巴黎最后的探戈》导演贝托鲁奇2013年接受访问的视频近日才最终曝光。在《巴黎最后的探戈》中,马龙·白兰度饰演的角色使用沾着黄油的手指侵入玛利亚·施奈德的下身。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表示,“‘黄油’这个桥段的想法是我跟马龙在拍摄当天早上想到的。但某种程度上,我这样做对施奈德来说是很可怕的,因为我没有告诉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希望她的反应是一个女孩的,而非演员的。”他之后继续表示:“我希望她能够做出受到屈辱的反应。我想她是恨我跟马龙·白兰度的,因为我们没有告诉她会用黄油作为润滑剂这些细节。我对此深感...

英国《每日邮报》近日报道,1972年剧情片《巴黎最后的探戈》导演贝托鲁奇2013年接受访问的视频近日才最终曝光。在《巴黎最后的探戈》中,马龙·白兰度饰演的角色使用沾着黄油的手指侵入玛利亚·施奈德的下身。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表示,“‘黄油’这个桥段的想法是我跟马龙在拍摄当天早上想到的。但某种程度上,我这样做对施奈德来说是很可怕的,因为我没有告诉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希望她的反应是一个女孩的,而非演员的。”他之后继续表示:“我希望她能够做出受到屈辱的反应。我想她是恨我跟马龙·白兰度的,因为我们没有告诉她会用黄油作为润滑剂这些细节。我对此深感罪恶。”

施奈德2011年在巴黎过世。她在2007年告诉《每日邮报》说,“我应该请经纪人或律师到拍片现场,因为你不能强迫别人演出剧本没有的东西,但在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么多。马龙·白兰度对我说,玛利亚,不用担心,这只是电影而已。即便那个场景中,马龙·白兰度并没有真的强奸我,但我还是真的流泪了(But during the scene, even though what Marlon was doing wasn’t real, I was crying real tears)。说实话,我感觉受到了侮辱,感觉像是被强奸了,被马龙·白兰度和贝托鲁奇他们俩。拍了那个场景之后,马龙·白兰度也没有安慰我或者向我道歉。谢天谢地,那个镜头只拍了一次。”

断章取义式的舆论传播,后续的炒作、指责与谩骂共同制造了对《巴黎最后的探戈》乃至对导演贝托鲁奇本人和演员的伤害,事实上这更像是一幕由于未清晰地告知演员而拍摄的侵犯场景,从女主演本人的访谈回答中能看出,这一幕和真实的强暴似乎有着不同的本质区别。但必须承认的是,导演本人希望达到的艺术效果和真实世界的道德观念,二者的差异和它们带来的争议永远不会消解,攻击任何一个个体都没有多大意义,因此关于电影之外的各种评价,也没有直接回应的必要了。

Mood Indigo

再见了,贝托鲁奇

https://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69133020/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一口酒下去,从胃部,喉咙口涌起一股子暖意,那些液体灼烧着身体里的管道,缓缓流了下去。

总是说要写有关《同流者》的一篇文章,没成想一直因为懒惰,拖延而到了今天 --- 贝托鲁奇离开我们这个世界的这天。

时间过去挺久了,《同流者》的情节已在脑海里褪色,但留下的感受仍然存在,仍在今日回想起来得到了美感的滋养。就像贝托鲁奇的许许多多部作品一样,令人难以忘却:马龙·...

https://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69133020/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一口酒下去,从胃部,喉咙口涌起一股子暖意,那些液体灼烧着身体里的管道,缓缓流了下去。

总是说要写有关《同流者》的一篇文章,没成想一直因为懒惰,拖延而到了今天 --- 贝托鲁奇离开我们这个世界的这天。

时间过去挺久了,《同流者》的情节已在脑海里褪色,但留下的感受仍然存在,仍在今日回想起来得到了美感的滋养。就像贝托鲁奇的许许多多部作品一样,令人难以忘却:马龙·白兰度终于在巴黎响起最后一支探戈的时候,抛下所有过去的伤痛,转身勇敢追求爱情;溥仪在夕阳下的紫禁城里回忆起意义复杂的一生;伊娃和男人们在革命的风暴中享受热烈而充满死亡意味的性爱;马塞洛在丛林里举起的枪;衰老的德尼罗在火车铁轨上的笑容......

很少有电影导演一生中大部分作品都一以贯之地关注政治与爱情这个主题,那是贝托鲁奇对世界的裁剪方式,他认为那样的主题能足够宽广,足够表现出复杂而幽微的人性。

他的视野与格局是宏大的,从不拘泥某片小天地,就像是古罗马的建筑一般宏伟;同时他骨子里又流淌着敏感浪漫的血液,像是峭壁上的一枝玫瑰。政治、爱情,他从来没有顾此失彼,他将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迸发出了海浪击石的张力,和无与伦比的诗之美。贝托鲁奇之后,娄烨的那部不能提到名字的作品,倒是得到其一丝丝风韵。

好像什么类型的人物,他都可以驾轻就熟地加以表现,皇帝、农民、地主、小资产阶级、革命者、学生、作家、共产主义者等等。虽是同样的主题,却可以做出不同的戏来,像是变奏,再变奏,再变奏......论作品的深度和广度,谁都无法忽视21世纪,这位意大利导演所取得的成就。

今天贝托鲁奇去世了,这令人伤心,却不至于太过分悲痛,因为他还留下了那么多作品。作品的生命会比他短暂的肉身存在要久远许多,这样的觉悟,他作为艺术家,想必是清醒认识到的。可惜的只是,他为何不能像伍迪·艾伦一样再多坚持几年,能让人多看到一些作品罢了。

若是艺术家去世后,这世上仍有人,哪怕只有一个人,还惦记着他的作品,那也不枉此生了吧?


domo

谢谢你带来这么好的作品,一路走好

谢谢你带来这么好的作品,一路走好

现代艺术商品目录
RIP 糟糕的一年,我喜欢的导...

RIP


糟糕的一年,我喜欢的导演几乎都走了,疙瘩和瓦尔达你们两个一定要活得好好的啊!!!!!!!!!!!!

RIP



糟糕的一年,我喜欢的导演几乎都走了,疙瘩和瓦尔达你们两个一定要活得好好的啊!!!!!!!!!!!!

一句话影评
《戏梦巴黎》与青春 性和政治有...

《戏梦巴黎》
与青春 性和政治有关的日子
只有擅长罗列组合意图碰撞化学反应的贝托鲁奇才知道 他想借助影像真正表达些什么 经典影像与现实的无缝对接
才是影迷最为激动的地方

《戏梦巴黎》
与青春 性和政治有关的日子
只有擅长罗列组合意图碰撞化学反应的贝托鲁奇才知道 他想借助影像真正表达些什么 经典影像与现实的无缝对接
才是影迷最为激动的地方

一句话影评
《巴黎最后的探戈》贝托鲁奇评价...

《巴黎最后的探戈》
贝托鲁奇评价两极的作品 与左岸派找寻人类归属感 时间和记忆的主题达到了一定的契合
室内室外两重空间 人一直在逃避 记忆也总是在跳脱 飘摇不定的灵魂
让娜给了保罗解脱 拯救他回归母体的本源
这是是异乡客最安定的家

《巴黎最后的探戈》
贝托鲁奇评价两极的作品 与左岸派找寻人类归属感 时间和记忆的主题达到了一定的契合
室内室外两重空间 人一直在逃避 记忆也总是在跳脱 飘摇不定的灵魂
让娜给了保罗解脱 拯救他回归母体的本源
这是是异乡客最安定的家

梦旅人

戲夢巴黎--理想主義者的浮華之夢


    关于这部备受争议的作品网上已经有很多评论,我只谈我看到的和我理解的。

    贝托鲁奇的作品总是那么的浪漫和富有人文气息,那些迷离的光影和色彩,以及恍惚的镜头,总让我以为是在欣赏一场寂寞的烟花...

    巴黎被喻为欧洲最具有艺术气质的城市,不光是因为那里有卢浮宫,有圣母院,而是因为那里是全欧洲理想主义者的聚集地,这些人的行为和他们的思想一样具有艺术气质,他们热爱艺术,他们激进反叛,他们可以为理想献身。...


 

    关于这部备受争议的作品网上已经有很多评论,我只谈我看到的和我理解的。

    贝托鲁奇的作品总是那么的浪漫和富有人文气息,那些迷离的光影和色彩,以及恍惚的镜头,总让我以为是在欣赏一场寂寞的烟花...

    巴黎被喻为欧洲最具有艺术气质的城市,不光是因为那里有卢浮宫,有圣母院,而是因为那里是全欧洲理想主义者的聚集地,这些人的行为和他们的思想一样具有艺术气质,他们热爱艺术,他们激进反叛,他们可以为理想献身。

    六十年代的巴黎,那是风雨飘摇的年代,那也是浪漫的年代,在那个无政府主义,无所禁忌,无所约束的理想主义弥漫的疯狂年代,浪漫的法国青年人高举“不为面包,为蔷薇”“要做爱,不要作战”的反战旗号,纷纷涌上街头起义。

    他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一场游行示威中,她带着一顶红帽子,黑发长裙,冷漠绝美的脸庞,叼着一根香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是那么的卓尔不群,她让他帮自己把嘴里的烟拿下来,他羞涩的不知所措,烟火就从这里开始绽放。

                                             

 

    美国留学生马修邂逅了香榭丽舍出生的伊莎贝尔,也认识了她那英俊的宛如太阳神阿波罗一样的弟弟席奥,出于共同对电影的热爱,使他们很快就成了死党,导演借由他带我们走入了他们那奇异而又脆弱的世界....

    席奥与伊莎贝尔是一对孪生兄妹,从小到大亲密无间,都狂热得爱着电影,他们像共用一个灵魂的两个躯体。他们每晚赤身裸体的相对而卧,更像是躺在母亲体内的姿势。匪夷所思的兄妹乱伦之恋被蒙上了一层近乎纯洁的面纱。他们反叛,他们革命,他们的动机纯粹,但不免天真,他们是完美理想主义的化身。

    他们像天使一样爱惜自己纯洁的羽毛,不容它染上污垢,伊莎贝尔发现席奥对着墙上的女明星海报手淫,她认为这种因为是对他们之间柏拉图式恋爱的一种背叛,于是那场大胆的性游戏就成了一种惩罚的方式。 
     席奥和马修因为一次猜电影名,席奥输了,就当场在马修和伊莎贝尔面前手淫,当然席奥耶也甘示弱,又一次性游戏中伊莎贝尔输了,哥哥席奥罚她和马修在他面前做爱,虽然马修明明喜欢伊莎贝尔,却也被他们这种大胆的行为吓的不敢接受,伊莎贝尔却大胆的脱下衣服来诱惑马修,马修做爱后竟然发现伊莎贝尔还是个处女。

                                       

    马修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代表的是一种美国来的文化和一种理性的思考者,他无法理解为何两个人每天赤裸相对却没有发生关系,这已经超越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用席奥的话说:“我们的思想连着,我们是连体婴,我们是同一个人的两部分。”实际上这对天使一样的孪生兄妹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拒绝外面的世界,拒绝成长。

    导演让戏中的马修和席奥有多次关于电影关于革命关于战争的辩论,以此来表现两种文化之间的冲击....他们之间的差别也正是这场革命发生在法国而没有发生在美国的原因。

    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一直辉煌的艺术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廉价文化和平民艺术的冲击下显得暗淡了许多,欧洲文化对美国文化的反抗是无力的,因为它已经被无知无觉的渗透了,就像席奥房间里那幅德拉克洛瓦的名作“自由指引人民”,象征自由的女人已被贴上马丽莲·梦露的脸。

    席奥和伊莎贝尔的父亲是一位保守诗人,他代表的社会上一种守旧的力量,他认为姐弟俩的示威是无用功,这只是跳出这个世界静观其变的幼稚得可爱的孩子的游戏。这也代表当时老一辈对年轻人闹革命的态度,那就是不认可,但也不阻止,他们认为这只是一场年轻人的闹剧。而席奥却对父亲的明哲保身不屑一顾。

    影片中反抗无处不在,比如席奥和伊莎贝尔对父母的反抗,参加游行对不平等,暴力,杀戮的反抗,甚至伊莎贝尔对马修的爱情也是一种反抗,对自己的反抗,对自己深爱的弟弟席奥的反抗,以及欧洲文化对美国文化的反抗。 
     每个年轻人都是梦想家。因为年轻他们可以恣意挥洒而不用计较后果,因为年轻,三个主人公可以一起泡在浴缸里啜饮昂贵的红酒,热烈的讨论电影,艺术,哲学;因为年轻,他们允许并享受三人之间暧昧不清的有违伦理的性爱。                                       

   当面对提奥对毛泽东理论的无限敬仰时,马修让提奥看看窗外。窗外有人在战死,而我们却在喝酒,做爱,讨论毛泽东。

   敏感的伊莎贝尔看出了两人的矛盾,为了维护乌托邦的绝对稳定和纯洁,单纯的她选择了死杀来解决问题,三个人一起死去,可这时窗外响起了呐喊声,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风暴正式开始了......正是那年,法国学运,街上是游行的人群……于是他们打开了那扇棕色的门,门的外面就是现实的世界,他们走到了大街上,加入了游行的人群。

    
     最终马修的反暴力思想没能阻拦里奥,他亲吻这里奥和伊莎贝拉,喊着:“我们要的是这个(指的是亲吻代表的爱),而不是暴力。”其实里奥的最终目的和他一样,但是当时不可遏止的时代浪潮转变了这个同样痛恨暴力渴望自由和爱的青年,他使用了自己所厌恶的手段去追求自己渴望的理想,伊沙贝尔选择了席奥,这样马修又离开了席奥与伊沙贝而……这里也说不清谁抛弃了谁,理想主义者和理性思考者的分道扬镳是一种必然。

    电影没有结局,提奥拉着伊莎贝尔的手义无反顾的冲入暴动的人群,马修寂寥而恍然若失的脸消融在暗红色的火焰之中。

    如果说这部电影有什么缺陷的话,那唯一的缺陷就是它承载的东西太多了。这是一部试图说明很多问题的电影:自由,解放,脆弱,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无休无止的对艺术的探求;唯独,不是性爱,就像所有表象之下永远有人们无法触摸到的本质。

那些迷離曖昧的暖色調畫面,貝托魯奇運用的爐火純青

三個人的浴缸,那些泡沫就像理想主義者脆弱而易幻滅的理想.....

泡在浴缸里啜饮昂贵的红酒,热烈的讨论电影,艺术,哲学

我最喜歡的畫面之一,三人飛奔著穿越盧浮宮,激昂放肆的青春

三人之间暧昧不清的有违伦理的性爱,仿佛一幅最絕美的油畫


 背景
1968年,注定成为人类历史上不可抹去的一笔重彩。在西贡,“春节攻势”打垮了美国大兵;在路易士港,人民宣布民族独立;在伦敦,大游行涌向了美国使馆;在柏林,学生们包围了斯普林格;在纽约,学生们占领了哥大校园;在巴黎,学生们筑起了“街垒之夜”;在哈瓦那,切·格瓦拉的日记出版;在巴勒斯坦,人民渴望返回故土;在布拉格,市民走上街头抗议苏联;在墨西哥城,美国黑人运动员举拳致礼;在普里什蒂纳,阿族人喊出“科索沃独立”;在北京,毛泽东号召起“上山下乡”……
1986年的5月爆发了震惊世界的法国版文化大革命——巴黎五月风暴。在那个无政府主义,无所禁忌,无所约束的理想主义弥漫的疯狂年代,女权主义、反战运动、性解放、伍德斯托克摇滚音乐节、前卫艺术等等这一切彻底改变了西方现代社会的习俗,而“五月风暴”则是标志性的。浪漫的法国青年人高举“不为面包,为蔷薇”“要做爱,不要作战”的反战旗号,纷纷涌上街头起义。

 

马修和里奥讨论基顿和卓别林谁更伟大

 

两人討論关于越战的问题

马修:他们在战斗
 席奥:他们在杀死无辜百姓
 马修:可是他们在送死
 席奥:他们在残杀孩童,焚烧庄家
 马修:他们想去那,他们想死,他们想杀人
 席奥:你不该在越南吗
 马修:我不相信暴力
 席奥:你在哪儿,马修?你现在不是本该在那吗?
 马修:我很幸运,我进了大学,我有些朋友没能上大学,他们随时会被征召
 ......在美国,你都必须去,如果你不去,你会坐牢
 席奥:好吧,我宁愿坐牢,宁愿坐牢,也比去杀人好,马修,我宁愿坐牢,你不明白。

(这场激烈的辩论使席奥的形象丰满了起来,宁愿坐牢也不愿被征召而成为战争机器。体现了导演对越战的思考)

?

谈论信仰问题:

 席奥:你是个狂热的电影迷是吧,那你为何不认为毛泽东是个好导演,用上百万人做演员在拍部电影,所有那些红卫兵,想着未来进发,手里握着红宝书,用书本,而不是枪,用文化,而不是暴力,你看不出那会是部多精彩的史诗电影?
 马修:......不,听我说,红卫兵们,你所钦佩的他们,拿着同样的书,唱着同样的歌曲,喊着同样的口号,于是在这个伟大的史诗电影里,每个人都成了临时演员......如果你真的相信你所说的那些,你就不应该在这里了
 席奥:那我应该在哪里?
 马修:外面,大街上......而你却在这里喝着红酒,谈论着毛泽东,我不认为你真的信仰这些

 (这段台词极为精彩,真实体现了当时法国青年深受马泽东影响的事实。这段讨论也可以看作是乌托邦解体的导火索,马修的无心间接明确了里奥的信仰鼓舞了席奥将来的激进行为)


 精彩台词:

1.马修:我也是其中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有些人你总能看见坐在最靠近屏幕的地方。为什么我们要坐得这么近呢?也许是因为我们想第一个获得影像。当它们还是全新的还是新鲜的。在它们清理了我们身后的障碍。在它们被一排排传递下去,一个观众到一个观众,直到变旧,二手的,一张邮寄的邮票的尺寸,它变成了电影放映员的小屋。也许,屏幕也还是真实的屏幕。它遮住了我们...远离这个世界。

2.席奥:爸爸全是狗屎。

马修:我认为你很走运。我希望我的父母亲能有那么好。

伊莎贝尔:人总是认为别人的父母要比自己的好。而自己的祖父母却总是比别人的好

3.
 我在《电影笔记》读到的“电影人就像偷窥者,摄影机相当于父母房门的钥匙孔,偷窥后觉得恶心,有犯罪感,但不能罢休。电影有如罪行,导演有如犯罪,电影就像不合法的勾当。”

4.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他不能像书本,画作或刺绣那样被创作出来,他不会以优雅,安宁,精美的姿态展开或是甜美,和蔼,谦恭,克制或慷慨,一次革命就是一次起义,一次暴力的行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

5.伊莎贝尔:什么雕塑?

马修:我总是想和维纳斯做爱。

伊莎贝尔:我不能阻止你,我没有手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