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1393浏览    65参与
MarcoStella_
擦 好难 动作有参考 老哈说这...

擦 好难 动作有参考

老哈说这是有MS味儿的典 耶

@老哈ZXN 我画完了!

擦 好难 动作有参考

老哈说这是有MS味儿的典 耶

@老哈ZXN 我画完了!

石泉槐火

【典芬】画家散记(前传)

贝瓦尔德是在报纸上得知提诺的死讯的。报纸难得的用了灰白的色调,刊登着提诺十九岁时意气风发的照片,他标志性的紫色眼眸被强行桎梏在报纸的阴晦中。

“芬兰青年画家失踪”的标题加粗到眼眶容不下他,提诺·维那莫依宁的一生在记者们言简意赅的哀痛中铺陈开来。窗外是蒸汽时代的轰鸣,瑞典没有逃脱工业的洗礼,烟囱与蒸汽机隆隆作响,全世界都在金钱下沉沦,北欧在大英帝国边缘的蛮荒地带挣扎着。

桌上摊着市政厅要求的设计稿,旁边堆着几幅画,是一些提诺不太满意的作品,画的是“伊甸园”——这是他的原话——一个停留在工业革命前的瑞典小岛。

“我画不出这里的美好。”提诺给他写信的时候曾经这么说过。而在他死亡之...

贝瓦尔德是在报纸上得知提诺的死讯的。报纸难得的用了灰白的色调,刊登着提诺十九岁时意气风发的照片,他标志性的紫色眼眸被强行桎梏在报纸的阴晦中。

“芬兰青年画家失踪”的标题加粗到眼眶容不下他,提诺·维那莫依宁的一生在记者们言简意赅的哀痛中铺陈开来。窗外是蒸汽时代的轰鸣,瑞典没有逃脱工业的洗礼,烟囱与蒸汽机隆隆作响,全世界都在金钱下沉沦,北欧在大英帝国边缘的蛮荒地带挣扎着。

桌上摊着市政厅要求的设计稿,旁边堆着几幅画,是一些提诺不太满意的作品,画的是“伊甸园”——这是他的原话——一个停留在工业革命前的瑞典小岛。

“我画不出这里的美好。”提诺给他写信的时候曾经这么说过。而在他死亡之前他是否仍然坚信那里是逃离了工业与铜臭味的天堂,贝瓦尔德就不得而知了。

他抖了抖手上的报纸,斯德哥尔摩的黄昏降临了,残阳隐隐绰绰地在烟雾中收裹起来,曼妙的珠灰色烟囱像铁栅栏一样割裂了它。

楼下的孩子们嬉笑而过。

在一个月前的一天,他梦到过这样的笑声。

“伊甸园”的孩子们欢呼着奔向向他们驶来的货船和其上排着浓浓黑烟的烟囱,人潮沸腾着蜂拥着去欢迎。船下的女人们花枝招展,向水手们流露出暧昧而大胆的笑意。人群像蝗虫一样席卷而过,推搡着身不由己的人往前去。

人们欢笑着传递着喜讯:这里即将被征用开发,所有民众都可以搬到首都斯德哥尔摩。时代卷起天边的海浪,工业和金钱在伊甸园的树上亟待采摘。

提诺·维那莫依宁站在高高的陡峭悬崖上,他俯瞰着他曾经那么珍视的地方,看着他教授过的孩子为了几块的津贴疯抢着要上船做活,看着他曾经和他互相扶持的朋友们带着狂喜的笑容不顾一切的向前挤着........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无可奈何的单恋。

这是他对“伊甸园”,对这个工业世界虚假的单恋。

梦里的贝瓦尔德惊惶地望向他,想拉住他的衣角。

然而在船只停泊,人潮涌动的那一刹那,提诺转过身,放任自己坠了下去。他仿佛听到了雪山顶上飘渺的歌唱,群鲸在他身下,连同孩提时的幻想,年少成名的荣誉与诋毁,一起从他的意识里奔向平静与寂然。

他张开双手迎接死亡。

亚苏_Arthii

【典爱】Backseat Driver

*很脏很lowkey的爽文,我看能撑多久


*会有一个阿十八后续如果我不坑


——————————————————————


爱德华扯着他的领子让他抬起头来,渔网袜在细瘦的腿上绷着,以及那双太抢眼的漆皮高跟鞋。他瞥了一眼其上缠着的繁复的绑带和银搭扣。

“别试探我。”


他被重重地摔回椅子里,看着爱德华的眼神不像一个来寻欢的男人看一个跳上桌面的舞者而是像个隐忍的复仇者看一个过分自负的敌人。他对面的那些乌合之众在为他仇敌的狂妄而高喊欢呼,钞票像废纸一样被丢弃。银色的搭扣显然是有意的设计,因为在他随着鼓点高抬起腿时白色的反光已经让贝瓦尔德足够目眩了,更不用说那些因为尖叫而头脑缺氧的...

*很脏很lowkey的爽文,我看能撑多久


*会有一个阿十八后续如果我不坑



——————————————————————


爱德华扯着他的领子让他抬起头来,渔网袜在细瘦的腿上绷着,以及那双太抢眼的漆皮高跟鞋。他瞥了一眼其上缠着的繁复的绑带和银搭扣。

“别试探我。”


他被重重地摔回椅子里,看着爱德华的眼神不像一个来寻欢的男人看一个跳上桌面的舞者而是像个隐忍的复仇者看一个过分自负的敌人。他对面的那些乌合之众在为他仇敌的狂妄而高喊欢呼,钞票像废纸一样被丢弃。银色的搭扣显然是有意的设计,因为在他随着鼓点高抬起腿时白色的反光已经让贝瓦尔德足够目眩了,更不用说那些因为尖叫而头脑缺氧的蠢货们。贝瓦尔德啐了一口,从女侍者的托盘里又拿了一杯伏特加。他透过烟雾浓重的空气看到女侍者脏乱的妆面和白晃晃的乳房。妈的,恶心。


但他走不开。埃里克笑嘻嘻地撞了他一下,“那是这城里最抢手的男钢管舞舞者。”他厌恶地避开埃里克的吞云吐雾,“你他妈真的很幸运。”不,完全不。埃里克身边的女人贴着至少十英寸假睫毛的眼睛对他抛了个媚眼……不完全不行。他一口灌下不知道第多少杯伏特加,酒液在他舌上已经失去了味道。爱德华把自己倒挂在半空中,几乎接近二层的地方,横叉开腿旋转。有点像空中的花样滑冰。贝瓦尔德意识到自己在正面地点评他,于是迅速移开视线,盯着手中喝空的子弹杯,但银搭扣的反光很快不讲理地射穿了它。这让他捏着杯子的手愤懑地紧了一下。不,你这婊子。他开始环视四周,发现他连平日引以为豪的观察他人的能力都失去了。那些面孔无一例外的丑恶、做作、令人作呕,就连埃里克此时仿佛也褪去了他平日让贝瓦尔德还有些心生敬意的光环。真是个泥潭,或许此时只有维持这种愤世嫉俗的暴躁才能让自己远离同样堕落的命运。贝瓦尔德如此为自己的刻薄辩解着,让下一个为他送酒的女侍者受了冷眼。那是一杯金棕色的液体,烟雾已经堵塞了他的嗅觉但他还是辨认出那是一杯白兰地。啊,在他十六岁第一次可以合法喝酒时,他父亲给他的第一杯酒就是白兰地。那是一瓶藏了很多年的轩尼诗XO,父亲宣称那是专门为了他“酒精”成年时这一隆重的仪式而在他出生那一年买的,随后便开怀大笑。少年时的贝瓦尔德没能笑出来,但这个不好笑的笑话是他对他那疏远的父亲极少数还算温暖的记忆。贝瓦尔德闭上眼睛,凑近杯子,让廉价白兰地冰冷的香气暂时替代烟雾进入他的鼻腔。


音乐的高潮告一段落,爱德华从钢管上落下来,来应答沿桌的客人对近距离观看他的要求。贝瓦尔德被踏上桌面的声音惊醒,埋怨地紧皱起眉。“城里最抢手的钢管舞者”比他少年的记忆更重要吗?他不想承认爱德华再次注意到了他,或是比他热情一百倍的埃里克,因为爱德华转过身来,在他们面前跪下来分开双腿做了一个漂亮的下腰。他看到埃里克怀里的那女人看着埃里克抽出的一叠欧元嫉妒得眉毛要扭掉下来。爱德华把纸钞插进裤腰后面,把视线转向了他。


那双海蓝宝石色的眼睛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太长了。


“没门。”贝瓦尔德低低地哼了一声。


爱德华笑了一下。那不是他习惯的那种诱人的假笑。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后贝瓦尔德从他的嘴唇的动作上读出了“well”这个词。他挑了挑眉毛,爱德华随着音乐气氛再次上升重新攀上了钢管。你只是个卖弄性感的婊子而已。或许尼尔斯都会觉得这不屑有些太过火了。但贝瓦尔德的眼睛没再离开他翻转的身形,他要找到自己异常剧烈的厌恶和因此而生的愠怒的证据。他果然比在座的所有鱼龙混杂都要丑陋么?他的皮肤没有被太阳过分晒过而还保持着某种脆弱的苍白,但在他双腿绕着钢管放开双手倒吊下来时,芭蕾舞演员一般流畅坚实的肌肉线条在他的手臂和胸腹上显露出来。男性舞者的钢管舞有时更有魅力在于男性比女性力量上的限制更小,因此可以驾驭更高难度的动作。贝瓦尔德好像可以听到爱德华的喘息声。他已经很累了,但还有源源不断的新客人在等他演出奇迹。埃里克又推了推贝瓦尔德,让他注意到爱德华的笑容。爱德华在看他。


那双眼睛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贝瓦尔德感觉一股异样的窃喜在心中升起,他骤然发现他已经胜利了。他的仇敌早都已经俯首称臣,那炙手可热的身体本来就是在为他舞动,他只需要抬起眼注视着他便值得他抖出所有最华丽的羽毛。轩尼诗XO比这更甘美么?他父亲在那之后几乎都没有跟他说过话。那是个愚蠢的酒鬼,跟这里所有的人一样,每天在虚无之中沾沾自喜烂醉如泥,再被警察拖到戒断中心去酒醒然后痛哭流涕。他恨他父亲就像恨所有自私的蠢货一样,目中无人,轻视规则和秩序,轻视情感和义务,轻视他。爱德华在不停地回头看他,颈部往后弯成漂亮的弧线。不,我根本不需要找到厌恶你的证据。贝瓦尔德的视线贪婪地扫过爱德华在聚光灯下洁白的身体,就好像渔夫的视线扫过甲板上挣扎跳跃的渔获。这快感也算是他今夜不得不屈居于这洞窟足够的补偿了。他转过脸第一次回应了埃里克,对他举起手中的白兰地。埃里克只是对他傻笑了几声,用自己手中的杯子与他撞了一下。他饮下半杯,味道真是糟糕,或许他值得从他出生起就存着的轩尼诗XO呢?他低下头,开始研究起杯中剩下的冰块和酒。


爱德华再次落到桌子上的踢踏声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人们的欢呼声太响,音乐鼓点太重了。埃里克抬着头,直到他不得不再次用轻拍提醒贝瓦尔德。


漆皮和银扣的反光闪过。贝瓦尔德在这可憎的泥潭中承载着所有幻梦的玻璃杯应声落地,清脆的破碎声,白兰地和冰块浸湿他的袖子并泼了一地。人群安静下来,只剩下音乐和自己的心跳还敲击着贝瓦尔德脆弱的鼓膜。他抬起头,爱德华站在他身前低着头望着他,屋顶的聚光灯晃得他一阵眩晕。




“你他妈……!”


酒精让他的行动远远超出思考。他确信那一拳直接打在了爱德华的胃部,让他直接倒在了桌上。他在人群的惊呼中无法站稳,和他状况差不多的埃里克正拖住他的手臂把他往后拉,另一个男人正要爬上桌子把爱德华扶起来,但那男孩比他想象得要坚强很多。他看到爱德华眼中与他无差的怒火,随后感到拳头砸在自己的颧骨上。男性钢管舞舞者通常比表面上看起来得强壮许多。他能够想象自己的脸颊上一定已经出现了一圈黑红,地上的酒和其他脏污粘住了他的头发。随后是重重的一脚,踢在他的横膈上,血腥味一下反进口腔。女人尖锐的笑声和男人的叫声,爱德华的身形在聚光灯下投出一个漆黑的影子。


他现在是全场的中心。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爱德华一脚踢在他的肘部,让他又重重地摔了回去。“招惹爱沙尼亚人……”他听到有人说……不,这不重要。爱德华踩着他的肩膀让他翻过身,聚光灯直直地刺进他的眼睛,他只得抬起手遮挡,才发现眼镜早已丢失在人群的脚下。“我说过别试探我。”他听到唯独爱德华冷静得让他脊背发凉的声音在所有模糊的嘈杂中最为清晰。他躺平在地面上,大口地喘息着,头昏脑胀,此时只想从所有令人困惑的闹剧中得到一点休息。


“你觉得你值得?”是因为爱德华此时与他凑得很近,他的声音几乎就在耳边。“不,完全不。”


他抬眼望向他。有人给爱德华的烟点了火,他的双腿差不多跨在已经因为饮酒过量而半昏过去的贝瓦尔德的眼前,一只脚用高高的水台点着地,膝盖往外开着,有点像马戏团演员最后谢幕的动作。贝瓦尔德模糊的双眼前开始出现他父亲在白兰地色的夕阳下有点僵硬的脸,默不作声地抽着烟,而十六岁的他捧着那个装着轩尼诗XO的杯子迟迟没有喝下去。一些什么东西在他胃里翻江倒海,让他没办法面对那杯昂贵的酒液。或许这世界太亏欠他以至于他总是那么有点儿不近人情。他在昏睡过去之前这么想到。他希望爱德华也这么想。



tbc

老哈ZXN

一部分鱼,给自己觉得能看的同人打了tag,P6—P9感谢帅哥MS屈尊出镜!

一部分鱼,给自己觉得能看的同人打了tag,P6—P9感谢帅哥MS屈尊出镜!

亚苏_Arthii

《他醒来的时候是阴天》


一个形式的实验 

Eduard as an experimental filmmaker

未完成

(我不想让lofter的审查算法成为实验的一部分,但它非要,那随便吧)

(我还要为关于审查算法的实验写个方法论和结果)

Method

首先统一发布,之后为了高效排查,将六个片段拆分为低风险组(1-2,绝对不包含敏感内容),中风险组(5-6,作者知道其包含敏感内容),高风险组(3-4,可能包含算法识别的敏感内容)进行发布,最后将出现问题的组拆分成单独片段发布,发现个体问题片段后完全涂除可能关键词后发布。

Result

我好困就不写全了,关键词是...

《他醒来的时候是阴天》


一个形式的实验 

Eduard as an experimental filmmaker

未完成

(我不想让lofter的审查算法成为实验的一部分,但它非要,那随便吧)

(我还要为关于审查算法的实验写个方法论和结果)

Method

首先统一发布,之后为了高效排查,将六个片段拆分为低风险组(1-2,绝对不包含敏感内容),中风险组(5-6,作者知道其包含敏感内容),高风险组(3-4,可能包含算法识别的敏感内容)进行发布,最后将出现问题的组拆分成单独片段发布,发现个体问题片段后完全涂除可能关键词后发布。

Result

我好困就不写全了,关键词是naked body

亚苏_Arthii
⚠️SCP基金会 paro 关...

⚠️SCP基金会 paro

关于基金会第一可爱的Dr. von Bock和Agent Oxenstierna在一次SCP-3301访问中一回合gg的测试记录


这是最近跑的一个SCP基金会paro的CoC团(!)的背景故事中的一段,大致是在玩SCP-3301基金会大游戏时研究员爱德华和特工贝瓦尔德组成了一队,决心要必胜的爱德华首轮抽卡抽出了黑卡SCP-••/•••••/••/•

啊朋友再见


SCP-3301SCP-••/•••••/••/•不属于我的创作,请点入超链接查看原作者。(感谢你们超级有趣和迷人的创作!)

⚠️SCP基金会 paro

关于基金会第一可爱的Dr. von Bock和Agent Oxenstierna在一次SCP-3301访问中一回合gg的测试记录


这是最近跑的一个SCP基金会paro的CoC团(!)的背景故事中的一段,大致是在玩SCP-3301基金会大游戏时研究员爱德华和特工贝瓦尔德组成了一队,决心要必胜的爱德华首轮抽卡抽出了黑卡SCP-••/•••••/••/•

啊朋友再见


SCP-3301SCP-••/•••••/••/•不属于我的创作,请点入超链接查看原作者。(感谢你们超级有趣和迷人的创作!)

亚苏_Arthii
今天也没有正经的Stockho...

今天也没有正经的Stockholm Politi x SCL UNRST更新(............(回家之后沉迷老婆(dbq下周应该也没有正经更新了(??喂))))

拿一直没发的老图来凑(露出了搞典爱的真面目)


The Affections.

KASS太好地利用了贝瓦尔德争强好胜又自尊过高的性格,让这位急于做出什么成绩的新警官以为自己抓住了一个暗网里供货非法交易的大头的狐狸尾巴。警官被要求必须独自赴约,而他照做了。他们沿着午夜的斯德哥尔摩222号公路狂飙追逐,那是爱德华二十一年的人生中做过最疯狂和浪漫的事情。贝瓦尔德在索尔斯丹的海岸森林边将爱德华逼停。“这就是结局了,KASS。”...

今天也没有正经的Stockholm Politi x SCL UNRST更新(............(回家之后沉迷老婆(dbq下周应该也没有正经更新了(??喂))))

拿一直没发的老图来凑(露出了搞典爱的真面目)


The Affections.

KASS太好地利用了贝瓦尔德争强好胜又自尊过高的性格,让这位急于做出什么成绩的新警官以为自己抓住了一个暗网里供货非法交易的大头的狐狸尾巴。警官被要求必须独自赴约,而他照做了。他们沿着午夜的斯德哥尔摩222号公路狂飙追逐,那是爱德华二十一年的人生中做过最疯狂和浪漫的事情。贝瓦尔德在索尔斯丹的海岸森林边将爱德华逼停。“这就是结局了,KASS。”他穿着警服从车里走出来。

“不,这只是开始。”爱德华说。

贝瓦尔德不知道为什么四五年的训练让他连浸满乙醚的手巾都无法反抗。他在一张审讯椅上醒来,浑身无力,几乎只有脖子可以活动。爱德华为他尝试了所有他能想象的道具,把他脱力的身体随意摆弄。他很确定对方还熟知精神折磨。“证据,你没有任何证据。”爱德华重复着。直到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头痛欲裂且不确定之前可怕的一切是否为幻梦时,那个兴奋的调笑的声音仍然对他重复着。

爱德华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贝瓦尔德清晰地意识到他就算向别人讲述他支离破碎的记忆,也会被认为是醉酒后不寻常的幻想。

创伤后应激式的厌恶和憎恨继续折磨着他。他想在他的同事面前显得正常,但伪装在其他三人之间显得太容易戳穿。他无法抵挡提诺关切的目光,于是在一次真正的醉酒后对提诺全盘托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提诺的眼中闪着压抑下的暴怒,这居然让他罪恶地感到宽慰和快乐,似乎之前经历的一切如果可以让提诺为他而如此情绪激动也算值得。当晚他前所未有地轻松入睡。第二天,他收到了一条匿名消息。

“我很抱歉我对你做的一切。KASS”

他不想原谅爱德华但他忽然觉得可以。只是他也不知道爱德华正在等一条回复。


(可能会扩写成文吧(簧文写手上线(咕咕咕

亚苏_Arthii

【典爱】【PWP】夏季秘密花园 the Summer's Secret Garden

七夕节快乐!我来发shai文了!(......

一篇(在飞机上昏天黑地写的)纯车,扩写自夏季花园基本不存在的车部分,探索了一点我流典爱的内核性的东西。点击此处上车

给大家顺便看一张植物学shai图:


七夕节快乐!我来发shai文了!(......

一篇(在飞机上昏天黑地写的)纯车,扩写自夏季花园基本不存在的车部分,探索了一点我流典爱的内核性的东西。点击此处上车

给大家顺便看一张植物学shai图:



亚苏_Arthii

Stockholm Politi SCL UNRST 一对(有时)同居的兄弟,以及新人的小心思

前篇爱德华和莱维斯的设定在此

前篇菲利克斯和托里斯的设定在此

不多人能够真正意识到斯德哥尔摩警署的提诺·维纳莫依宁警官和SCL UNRST的爱德华(·维纳莫依宁)是一对亲生兄弟,或许是因为爱德华时常用“冯·波克”的假名来做自己的姓,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不像了——提诺身段不高,身子结实,而爱德华身材高挑瘦长,那样子让人怀疑是否能举起提诺能拿起的一半重量的东西;提诺温顺可靠,正义感十足,而爱德华灵敏狡黠,几乎能抓住一切叛逆的机会...

Stockholm Politi SCL UNRST 一对(有时)同居的兄弟,以及新人的小心思

前篇爱德华和莱维斯的设定在此

前篇菲利克斯和托里斯的设定在此

不多人能够真正意识到斯德哥尔摩警署的提诺·维纳莫依宁警官和SCL UNRST的爱德华(·维纳莫依宁)是一对亲生兄弟,或许是因为爱德华时常用“冯·波克”的假名来做自己的姓,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太不像了——提诺身段不高,身子结实,而爱德华身材高挑瘦长,那样子让人怀疑是否能举起提诺能拿起的一半重量的东西;提诺温顺可靠,正义感十足,而爱德华灵敏狡黠,几乎能抓住一切叛逆的机会。如果了解过他们,不难想象出他们是如何成长的:这是一对富有爱心和责任感的哥哥,与被万千宠溺而变得任性同时也充满依赖性的弟弟。除了提诺有时会抱怨中午没有饭吃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亲密到令人嫉妒。爱德华常常以“公寓太远了”为理由蹭住在提诺离市中心较近的公寓里,而提诺倒也乐于允许,结果就是他的三明治老是失踪,且他的车会被开去各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并因为违章而遭受处罚。

p3 是一个脸被气缩起来的提诺和正在吃他的午餐三明治的爱德华(

p4 相比起来,所有人都能意识到新晋的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对提诺的好感......这甚至成为了埃里克和尼尔森有时的谈资。这个不擅表达自己心情的老是板着脸的年轻人有时会准备双份的三明治。

(对不起最后一发是拍照不是扫描哈哈哈,没来得及扫就去了一个没有扫描仪的地方(。

亚苏_Arthii

【典爱】夏季花园 the Summer's Garden【车】

我日你妈老福特。上车请点这里

充满象征和隐喻的一篇关于探知的东西。

最初的灵感来自于我们花园里前些天终于开了的百合花。通常切花都是去了花药的,但我觉得这些保留了花药的比较自然的状态更可爱一些。


我日你妈老福特。上车请点这里

充满象征和隐喻的一篇关于探知的东西。

最初的灵感来自于我们花园里前些天终于开了的百合花。通常切花都是去了花药的,但我觉得这些保留了花药的比较自然的状态更可爱一些。




亚苏_Arthii

Stockholm Politi x SCL UNRST 北欧警察squad!

是和老婆 @Finno 一起做的人设——

这里是前篇东欧问题少年的人设

下属斯德哥尔摩警察署的,由32岁的年轻警长埃里克(丁马克)带领的四人小队,成员为28岁的上级警官尼尔斯(诺)、26岁的上级警官提诺、和24岁的刚刚结束实习期的新晋警官贝瓦尔德,通常处理一些城里的次要犯罪或者治安问题,因而似乎成为了清理SCL UNRST带来的混乱的专业团队。

四人通常也会两两搭伴行动。埃里克因为不放心没经验且有些争强好胜的贝瓦尔德而一般和他在一辆警车里,提诺和尼尔斯开另一辆警车。

很少人知道SCL...

Stockholm Politi x SCL UNRST 北欧警察squad!

是和老婆 @Finno 一起做的人设——

这里是前篇东欧问题少年的人设

下属斯德哥尔摩警察署的,由32岁的年轻警长埃里克(丁马克)带领的四人小队,成员为28岁的上级警官尼尔斯(诺)、26岁的上级警官提诺、和24岁的刚刚结束实习期的新晋警官贝瓦尔德,通常处理一些城里的次要犯罪或者治安问题,因而似乎成为了清理SCL UNRST带来的混乱的专业团队。

四人通常也会两两搭伴行动。埃里克因为不放心没经验且有些争强好胜的贝瓦尔德而一般和他在一辆警车里,提诺和尼尔斯开另一辆警车。

很少人知道SCL UNRST中的爱德华其实是提诺的弟弟。他们甚至住在一间公寓里。这也是提诺从来都吃不到自己做的午餐三明治的原因

图二是废稿里截出来的一个屌人诺(?


亚苏_Arthii

海岛/未来【典芬/典诺/爱芬】

*基于一个梦。请先看上文。我居然把第二部分写出来了没坑真是奇迹


*提诺第一人称


*诺的名字是尼尔斯-Neils


*如前文一样不知所云的隐晦,所以欢迎猜设定。


*目前正在和老婆 @Finno 继续发展这个故事。


————————


我望着镜子,他从镜子里望向我。


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副奇怪的画。从第一天搬进这间公寓,我就注意到浴室的洗手池前没有镜子,而是挂着一副描绘月色中平静海面的画。或许这是贝瓦尔德失踪的前男友留下的遗物,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换掉,我想。于是我从来都没有开口问过。


但现在他的形象出现在了画中。这让我确信那不是一幅画,而确...

*基于一个梦。请先看上文。我居然把第二部分写出来了没坑真是奇迹


*提诺第一人称


*诺的名字是尼尔斯-Neils


*如前文一样不知所云的隐晦,所以欢迎猜设定。


*目前正在和老婆 @Finno 继续发展这个故事。


————————


我望着镜子,他从镜子里望向我。


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副奇怪的画。从第一天搬进这间公寓,我就注意到浴室的洗手池前没有镜子,而是挂着一副描绘月色中平静海面的画。或许这是贝瓦尔德失踪的前男友留下的遗物,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换掉,我想。于是我从来都没有开口问过。


但现在他的形象出现在了画中。这让我确信那不是一幅画,而确实是一面镜子,或者一扇窗。我看到他的金发在满月下熠熠生辉,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和贝瓦尔德描述得一模一样,如同他身后泛着粼粼波光的海般。“尼尔斯?”我这样试探地叫了一声。微风略过他的头发。


“我没有梦到过你。”我说。


尼尔斯闭了一下眼睛。


我皱起眉。我的梦对未来的记述一向如此精确,还细致得可怕。但尼尔斯从来没有出现在过我的梦中,甚至是这幅画(或者镜子或者别的什么)。这是那个搬进贝瓦尔德的公寓的梦中缺失的部分。


“为什么?”我问。


尼尔斯的脸上显出一丝悲伤的神情。我没有听到他说话,我没有听到海浪声,洗手池的水龙头一字一句地滴着水。


我质问地盯着那平静的海面。尼尔斯消失了。我将滴水的水龙头拧紧。


那天贝瓦尔德给了我另一面镜子。“他在镜子里看到了暗潮,”他说,“你看得到吗?或者你的耳中常充满海浪的刷刷声?”我捧着那面镜子,望着镜中自己疲倦的倒影。


若我真有看到暗潮的能力,那仅在梦中,我想这样回答他。但就算在梦中我看到的也仅是海面上起伏浪花的映像。无力感再次席卷了我。


“看不到。”我摇摇头。


贝瓦尔德把我揽进怀里。“我对爱德华的事感到很遗憾。”他说。


我靠在他的胸口。不必为已既成的过去和未来感到悲伤,我想。不必,不要,不要。泪水依旧像十年前那样涌出来。我看不到暗潮,我连他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尼尔斯会把他找回来的。”贝瓦尔德贴着我的耳朵说。


为什么?我问,他愿意把他找回来,为你?他用手拭去我的泪。尼尔斯站在海面上,我无法看透他的眼睛就像我从不曾看透那层海面。但他脸上闪过的神情,在我凡人的直觉中,居然像是在为自己稍有瑕疵的作品感到遗憾的工匠。你如此信任他还是只是想让我变得麻木?


我什么也没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情绪激烈过了。不必为已既成的过去和未来感到悲伤,我闭上眼睛。


映像便是不可触及的。


那一夜我觉得自己做了很多梦。我梦到第一次做梦的自己,那个预知了山雀将要在窗边停歇的自己。爱德华,我的双胞胎弟弟,站在我身边等待着奇迹的降临。他自此便认为我可以无所不知,那水汪汪的青色的眼睛满怀期待地望着我,等我讲出下一夜山雀归巢的准确时间。然后我梦到看到未来噩梦般疯狂的一切的我,关于他的死亡的不断重复的预言,灾难,十年来的每一次隐痛,在我终于无法忍耐时向他讲出实情时他颤抖却仍说出安慰之词的嘴唇。“如果我来帮提诺,一切就都不是不能改变的。”我看着他的笑容泣不成声。


映像是不可触及的呀,爱德华。


我们十八岁的夜晚,世界在身边分崩离析,天空开裂,燃着烈焰的洪水滚滚而下。我抓着他的双手,他双眼惊恐绝望地闪动着。不是你的错,我说,不是你的错。现实的裂口在他身边越张越大,我听到海潮声,月光粼粼地在他面颊上波动。


我在梦中窒息,身体仿佛被水底的淤泥紧紧裹住,口鼻溢满。


尼尔斯正站在我身前。


“来找我。”他说,“让贝瓦尔德来找我。”


“一定要这样吗?”我问,但我的嘴唇动都没有动。


我从床上醒来,晃眼的白色日光射进窗帘。我呆呆地望着那束光,它每天都会在同一时刻照射到地毯上的同一个位置,似乎就算是世界毁灭也不会动摇它周而复始的显现。房间里很安静,窗外的鸟轻声吱啁着。我望向贝瓦尔德,他仍在熟睡,睫毛在某种安恬的梦境里轻颤了一下。


“贝尔。”我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唤他。


他的鼻息变化了一下。我把手覆在他的额头上,用指尖挠了挠他的鬓角。


“尼尔斯在帷幕的另一端等你。”


他张开眼睛。他的眼睛和爱德华的眼睛忽然变得那么相像,那如同冻湖般青色的虹膜在日光下忽然闪现出绚丽的光华,就像多年前的那个男孩,我亲爱的弟弟,第一次听我讲梦和海潮的故事的时候。他伸出手抓住我颤抖的肩膀,把我拥进怀里。他的怀抱那么温暖,我冰冷的皮肤几乎要在他的紧拥下被灼伤。“去吧,”我在他耳边低语,“去找尼尔斯。把他带回来。他若这样说了,你便能穿透一切阻隔到他身边去。”我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坚定,但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崩解。他捧住我的脸颊,望着我的神情第一次如此热切,随后他顿了一下,吻住我的嘴唇。不必为已既成的过去和未来感到悲伤。我重复着。映像便是我不可触及的。所有这些梦,所有的痛苦和等待,都在这一刻被赋予了意义。我闭上眼睛,那片海出现在我的眼帘中。


贝瓦尔德看着我,手指压在我的颚线上。他眼中有着某种像纸一样薄的情绪。


“我很抱歉。”他说。


我知道尼尔斯的话是不可违抗的命令,因为未来就像过去一样不会被修改。


我在等着做下一个关于爱德华的梦。



-It Diverges Here-

雷蒙叔叔

随便摸摸,dover、爱丽舍、其他杂七杂八的有

随便摸摸,dover、爱丽舍、其他杂七杂八的有

亚苏_Arthii
Loving you is h...

Loving you is hard, being here is harder.

Loving you is hard, being here is hard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