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252浏览    8参与
跗猴艾氏狨
贝瓦的发色越来越浅,岁月不饶人...

贝瓦的发色越来越浅,岁月不饶人呐——————————————————————————

看了av38260764之后吐槽一下贝瓦画风的变化了2333333333 

贝瓦的发色越来越浅,岁月不饶人呐——————————————————————————

看了av38260764之后吐槽一下贝瓦画风的变化了2333333333 

扫黑除恶。

典丁的恋爱练习三十题

2、冰箱上的留言
        “啊真的好无聊!没什么事干啊!”丁马克顶着一张老大不愿意的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贝瓦尔德在一边静静地沉默,他大概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贝瓦你出不出去啊?”
        “贝瓦你今天有事嘛?”
     ...

2、冰箱上的留言
        “啊真的好无聊!没什么事干啊!”丁马克顶着一张老大不愿意的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贝瓦尔德在一边静静地沉默,他大概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贝瓦你出不出去啊?”
        “贝瓦你今天有事嘛?”
        “贝瓦你看咱家用不用换掉什么?”
        “贝瓦把冰箱换掉吧里面全都是鲱鱼罐头那种东西真是讨厌死了换掉吧换掉吧!”
        “贝瓦……”
        真是吵死了。贝瓦尔德脸上浮现出阴云:“没事干你还不如睡觉去。”(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写啊?滑稽)
        “哦。”丁马克这种性子,对贝瓦尔德的话自然是……付诸实际行动啦……
        笨蛋。贝瓦尔德皱着眉头,看了看旁边的冰箱……
        说无聊倒还真是无聊,丁马克直到天黑才起来。
        丁马克走出卧室,厨房似乎有一丝光亮……
        然而吸引丁马克的并不是那个,他知道那是贝瓦尔德啦……只是……这个新冰箱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丁马克揉了揉眼睛,回到卧室里重新出来。
        嗯哼,我们的新冰箱君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丁马克看到上面粘了一张字条,于是扯下……
        哦……原来是贝瓦因为自己中午的话真的……又买了一个冰箱啊……也不是换掉,是分开装东西。
        “贝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喂喂老爷你把人家贝瓦尔德都不愿意用说话的方式而用纸条传达给你的心意这么大声地喊出来真的好?)

扫黑除恶。

典丁的恋爱练习三十题

大家好啊!没错又是我!我还是觉得一题一题更比较好(滚),不会弃的,放心,毕竟……这点责任感还是有的……
1、初次拜访
        丁马克和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是一对冤家,对,全校皆知的冤——家!两个人几乎是从小打到大,就算是不打架,也会打打嘴仗什么的,总之就是没有一个消停时候。当然了,事件的挑起者永远都不可能会是贝瓦尔德。
        “嘿!贝瓦尔德,怎么样?今天要来打一架吗?”一个很吵的声音传入正坐在自己座位上安静地看着书的贝瓦尔德耳中。...

大家好啊!没错又是我!我还是觉得一题一题更比较好(滚),不会弃的,放心,毕竟……这点责任感还是有的……
1、初次拜访
        丁马克和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是一对冤家,对,全校皆知的冤——家!两个人几乎是从小打到大,就算是不打架,也会打打嘴仗什么的,总之就是没有一个消停时候。当然了,事件的挑起者永远都不可能会是贝瓦尔德。
        “嘿!贝瓦尔德,怎么样?今天要来打一架吗?”一个很吵的声音传入正坐在自己座位上安静地看着书的贝瓦尔德耳中。
        “……”戴着眼镜且面无表情的维京人并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丁马克一眼。
        丁马克对于对方这种忽视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恼火,一把拽走贝瓦尔德手中的书就扔向了教室前面的垃圾桶,命中率高得吓人,那本书在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被完美地扔到了垃圾桶里。
        贝瓦尔德登时黑了脸,“腾”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连一句话也没有说,那散发着黑暗气场的万年冰山脸还是让整个教室里的人都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丁马克。
        下面就是两个人的打架日常外加贝瓦尔德把丁马克的书包整个都从窗户扔了出去。
        虽然这很像电视剧的狗血剧情,但当时校长大人出现得的确不是时候。结果可想而知,除了差点被开除学籍还有和平时打架后一样的请家长、罚站、写检讨之外,还有负责一个学期的整个学校的清洁工作。
        于是两个人消停了一阵子,只要从教学楼里透过窗户向操场上看一眼,就能看到两个身影“勤劳”地在一片洁白的操场上扫雪。虽然提诺、诺威和艾斯兰一有空就去帮他们两个,但两个人每天上课的时间仍是少得可怜。
        不过,只要是个正常人,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种看上去的“和平”是不可能会持续下去的。这不,才安分了三四天,两个人居然又在扫雪的时候打起雪仗来了,还好当时所有班级都在教室里上课,没有几个人看到,看到的人也只不过是不经意地往窗外看了一眼才看到的。
        比如说……诺威。他本来只是关一下窗户,因为自己亲爱的弟弟艾斯兰感觉有点冷,结果就看到了两个人不管不顾地打起雪仗的场面。
        “啧,那两个家伙啊……”诺威的面瘫脸丝毫没变,只是微微地皱了下眉头。
        本来只是一句无心的感慨,却被后座的提诺听到了,随机对方向窗外看去:“真的呢……他们两个居然又打起来了……”
        讲台上的老师听到了这里的窃窃私语声,立即一个眼刀飞过来,于是提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继续看书,而诺威则一脸面瘫地迎接老师凶狠的目光,自顾自地坐了下去,没有任何异样。
        于是老师什么也没说,继续讲课。
        丁马克和贝瓦尔德打了一个下午的雪仗,直到放学才发现衣服里都被对方塞满了雪,冻得两个人瑟瑟发抖,而丁马克一把扔下扫雪用的铁锹就飞奔出了校门。
        第二天,扫雪的就只剩下了贝瓦尔德。后来贝瓦尔德问了提诺才知道丁马克发烧了才请假没有来。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他,毕竟他发烧是因为你啊。”提诺这么说道。
        “……”贝瓦尔德什么也没说,像是在思考着对方说的话。
        于是,下午贝瓦尔德也请了假。
        贝瓦尔德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居然来拜访自己的死敌,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也就不用再在乎什么了,所以贝瓦尔德在按响丁马克家的门铃之前都是一种浑浑噩噩(自认为的)的状态。
        开门的是一脸虚弱,嘴里还叼着温度计的丁马克:“你来干嘛?如果是聊天的话,免了,如果是打架,那还是改天吧。”
        贝瓦尔德不等对方说完,就已经强硬地“闯”进了丁马克家,房子很大却又几分冷清:“你一个人住?”
        丁马克关上门,嘴里叼着温度计不满地哼哼了两声:“是啊,不过老爷我今天可没有心情跟你打架。”
        说完,丁马克看了看温度计上面的数字,自言自语道:“38.6℃……居然还在烧啊……”平时精神又帅气的翘着的金发此时则显得有些萎蔫:“喂,鲱鱼佬,要是想吃点什么的话就自己去冰箱里拿吧,老爷我可没有那兴致给你拿。”
        面无表情的维京人只是看着对方,什么也没说。
        丁马克感觉头疼得厉害,但还是一脸逞强的笑容:“有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吗,连话都不说一句,毕竟是初次拜访啊,还是……你觉得让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很有意思?”
        贝瓦尔德依旧什么也没说,于是丁马克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正要准备走开的时候突然被对方拽过来一把推倒在沙发上:“你干什么?!”丁马克看着笼罩在自己上方的贝瓦尔德,有些惊慌失措。
        贝瓦尔德仍旧不说话,不知怎的,他鬼使神差般地吻上了对方因发烧而有些微微发烫的唇。
        丁马克显然已经愣得不知所措了,大脑一片空白,连去思考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的脑细胞都腾不出来。直到贝瓦尔德一句匆匆的“对不起”和离去的背影才让他悄悄缓过神来,慢慢地用手肘将整个身子支起,愕然地用手碰了碰还带着那个人余温的唇。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贝瓦尔德和丁马克都想搞清楚这个问题。
        不过嘛,有的时候,不知道原因也是挺好的,真的,就这样打打闹闹下去,可能……总有一天会成熟的吧。
哦对了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瑞桑是因为昨天(不管啦就这么说了)打雪仗把大老爷搞得发烧了才道歉,不是因为强吻他道歉!!!(毕竟……这也是可能瑞桑的……不自主的意识?[手动滑稽])

扫黑除恶。

典丁……的日常码文……(不是玩意的玩意……)

日常码文三[典丁]
“啊哈贝瓦尔德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哦!”丁马克吵吵嚷嚷地说道,“明天才是你的生日。”
“怎么?想用事实证明你比我老?”贝瓦尔德看着书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罕见地回了一嘴,然后做好接受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控诉的准备。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顶多能够证明我的生日比你早嘛好讨厌啊你还有最重要的应该是……”丁马克一口气顺下来,都不带标点符号的,“这意味着你应该表示表示啊!”
“……”你真是无聊到一定程度了,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要什么表示啊。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呢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吗你不觉得很对不起我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回到诺子那里去啊!”丁马克说话依旧不带标点。...
日常码文三[典丁]
“啊哈贝瓦尔德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哦!”丁马克吵吵嚷嚷地说道,“明天才是你的生日。”
“怎么?想用事实证明你比我老?”贝瓦尔德看着书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罕见地回了一嘴,然后做好接受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控诉的准备。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顶多能够证明我的生日比你早嘛好讨厌啊你还有最重要的应该是……”丁马克一口气顺下来,都不带标点符号的,“这意味着你应该表示表示啊!”
“……”你真是无聊到一定程度了,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要什么表示啊。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呢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吗你不觉得很对不起我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回到诺子那里去啊!”丁马克说话依旧不带标点。
“哦那请便,”贝瓦尔德让出路来,“还有,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丁马克感觉自己的头顶上都在冒烟,如果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他的丈夫的话,他绝对有勇气给他一拳。
不对,揍不揍他和是不是丈夫没有关系吧!
然后丁马克一个拳头就挥了过去。
再然后……
“我靠贝瓦尔德你放手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丁马克的手腕被对方狠狠掰了过去。
“……”贝瓦尔德的面瘫脸依旧没变,但听声还是松了手。
丁马克抓住机会踢向对方的小腿……
“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槽?!”
然后我们可爱的北欧的王者就这样华丽丽地摔倒了……
结果就是贝瓦尔德得意地给对方来了个“地咚”。
“喂喂喂贝瓦尔德要做的话到床上去啊这里硌死了……唔唔唔!”唇被对方封住,无法说出话来。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丁马克看着对方用口型说出这句话,瞬间就炸了:“喂喂喂你没事我有事啊要是腰断了你赔我啊!”
好啊,那你,就来试试看吧。
好吧,我……早就不在乎了……(望天)
离人眼中血

一个雪夜

·无关历史梗 无关三次元 无关任何国家组织联盟 重要的事说三遍

BGM:The Right Path — Thomas Greenberg

 

一个雪夜既普通又是不普通的,那个雪夜即是如此。与那些纷纭过往里被大雪吹刮得回忆不清的夜晚,既相似却也大相径庭。

而在那个雪夜,诺威第一次、也是永远的,踏出了他在一个世纪以前怀着惴惴下掩藏着安心的心绪、与埃里克一起踏入过的大门。

门里的房间还燃着温暖的火光,铺着枣红色毛绒地毯的房间此时此刻也依然呈现出安静肃穆的姿态,它保持了百年来的静谧。在北欧一时最具影响力,曾能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围住的一隅...

·无关历史梗 无关三次元 无关任何国家组织联盟 重要的事说三遍

BGM:The Right Path — Thomas Greenberg

 

一个雪夜既普通又是不普通的,那个雪夜即是如此。与那些纷纭过往里被大雪吹刮得回忆不清的夜晚,既相似却也大相径庭。

而在那个雪夜,诺威第一次、也是永远的,踏出了他在一个世纪以前怀着惴惴下掩藏着安心的心绪、与埃里克一起踏入过的大门。

门里的房间还燃着温暖的火光,铺着枣红色毛绒地毯的房间此时此刻也依然呈现出安静肃穆的姿态,它保持了百年来的静谧。在北欧一时最具影响力,曾能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围住的一隅海峡掀起万丈波澜的这扇门,终于被诺威抛在了身后了。

这扇门曾被人称为“卡尔马”,诺威习惯于称它为“家”。

 

“房子空了。”

诺威临行时整个身躯裹在蓝呢大衣中,大衣的下摆很平整,不过已经有了些许褪色。他把自己梳理得井井有条——即便是在今天他也有条不紊得可怕,若是丁马克有他一半的平静恐怕家里就能少打碎几个花瓶了。一大早,林间尚还能听见鹭鸟的窸窣,贝瓦尔德就已接过诺威的行李,在车里等着他。他了解诺威此刻的心情,从他的脚步声能听出来,从他指尖的震颤都看得见,与自己搬出去时一面相似,一面大相径庭。他此刻依旧是在车里等待着新房客,诺威已经第三次将某个小件行李漏在了房间里,过去他从不会这么不小心。

早晨,贝瓦尔德回到了这个他离开了一段时日的房间,他没想到诺威已经将行李准备齐整,一副迫不及待要离开的模样。他更没料到,直到夜晚,直到北欧飘起了小雪,他还是在这片林中,寸步没有离开。

诺威回屋取他的一片金属书签,那是个表层镀金的小玩意,很不值钱。再准备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屋子,然后说“房子空了”。他没有看丁马克,丁马克站在房子里。

丁马克送他至门口,又一次忍不住伸手以整理之名蹭蹭诺威大衣的衣领,这已经是他今天第六次做出这个无意义的动作,诺威从来都会把自己打点得很干净,好像从他记事起就是如此,在自己背后跟着,冷冷地看着雪兔红眼睛一样的自己的后耳根。

此刻也是如此。诺威看着丁马克,由于身高他得稍仰起脸才能做到与丁马克四目相对,目光比起多年前,身披桅帆、高吟古老的北欧战歌、征战苏格兰时还要炙热。

比起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是这三个人,胜利后的晚宴也是在同样的雪夜。

下次见面时,我们彼此都是什么身份呢?

丁马克的手指在对方衣领揉了揉,顺势移到了诺威脸颊上,他托住那张脸,双唇凑了上去。

贝瓦尔德下意识地移开一直盯着诺威的目光。

丁马克靠近对方耳畔,轻声道:

“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诺威再次看向丁马克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丁马克,你别胡来。”

“你不想吗?”

诺威拍掉那双一直在吃自己豆腐的手,移开目光:“我在考虑。”

句尾起了一丝波澜,同他平日的宁静一比较实在是急躁得太明显。

 

他在考虑着什么?他并没有说清楚。

 

 

 

冷冽的风,暖熏的雪,鹭鸟受了车轨碾压过的惊,它抖抖羽翼,落下看不见的更多的雪。

诺威在摇曳的雪夜里只觉得被一层琉璃色的光笼罩,不,不是他们司空见惯的极光,是更为炫目的一种接近于梦幻的存在。

他猛吸一口气,一大口冰碴呛进他的口鼻,让他一瞬间像是被人从冰川中拎出来一般清醒。他的面部几乎都冻僵了,别提说话了,连呼吸都花了他好大工夫。

他在濒死的冰冷触感中缓缓回神,他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别再做出这样的蠢事。”

贝瓦尔德的冷冽一如既往。他呼出的气打在诺威脸上,留下一阵刺骨的痛觉。

“乌克森谢纳,”诺威逆光站在林间,斗篷与毛毡帽被寒风吹刮得东倒西歪,他却站得坚定。他带着粗重的呼吸,雪落在他的眉间与睫毛上,和他的眼眸一同闪烁着,“你不会再原谅我了,对吗?”

“……”

高大的瑞典男人沉默了。他一言不发地把诺威一把抓住,猛地推进车里,诺威的颧骨与车门狠狠撞击,猝不及防下,月光上多了一道红玛瑙。

“我一次也没有原谅过你。你起码要做到守信用。”

 

贝瓦尔德坐回了车里,从驾驶座给后座的诺威递上一块温暖的方巾。

“谢谢,不用。”

“……”

贝瓦尔德还没说话,诺威已经悟透他的意思一般:“不用擦了,我还是会出逃的,还是会流血受伤,现在就算擦干净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贝瓦尔德收回了殷勤:“……他在接你?”

诺威扭头看着窗外的寒夜,大雪落在地面上的每一片角落,世间万物被这雪光压得抬不起头,满眼只能看见枯枝桠于天际盘虬。

他望着病态地向天空伸出爪牙的枯树枝,声音几不可闻:

“谁知道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