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田

55215浏览    333参与
Ash

刚刚回看第二季的脑洞

贝甜真的好适合糖爹的dom/sub噢噢哦哦

录制的时候两个人斗嘴  下了戏就趴在小贝膝盖上软绵绵地叫daddy

甜还可以是那种童年被继父虐待然后留下心理阴影对现在的daddy超依赖,同时又是小作精嘴还贱于是被sp到第二天坐不了椅子

噢然后Steven是渣前男友


贝甜真的好适合糖爹的dom/sub噢噢哦哦

录制的时候两个人斗嘴  下了戏就趴在小贝膝盖上软绵绵地叫daddy

甜还可以是那种童年被继父虐待然后留下心理阴影对现在的daddy超依赖,同时又是小作精嘴还贱于是被sp到第二天坐不了椅子

噢然后Steven是渣前男友


江上挽风吟

(贝田)喜欢你是件很美好的事,就是偶尔会腰疼

轻松向甜文

本来想写车,后来还是改成了清水文,我还是喜欢小甜饼。

我还是喜欢写短篇,长篇卡文太难受了。


录完节目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代表们纷纷回到了房间休息,只有田原皓一个人在门口。


门开了,田原皓被拉进了房间,门关了。没有人注意到这突然的一幕。


“为什么不进来呢?”

“放我一晚,就一晚,今天真的很累。”


以下为小贝视角:


他真的很可爱。


⒈头发软软的,好想摸,眼睛也很好看,他们都说我的眼睛是蓝色的很漂亮,可我觉得田原皓的眼睛更好看,里面好像有星星,不过我想我看他的时候我的眼里应该也有星星,那这样看来还是我的更好看...

轻松向甜文

本来想写车,后来还是改成了清水文,我还是喜欢小甜饼。

我还是喜欢写短篇,长篇卡文太难受了。





录完节目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代表们纷纷回到了房间休息,只有田原皓一个人在门口。


门开了,田原皓被拉进了房间,门关了。没有人注意到这突然的一幕。


“为什么不进来呢?”

“放我一晚,就一晚,今天真的很累。”







以下为小贝视角:




他真的很可爱。


⒈头发软软的,好想摸,眼睛也很好看,他们都说我的眼睛是蓝色的很漂亮,可我觉得田原皓的眼睛更好看,里面好像有星星,不过我想我看他的时候我的眼里应该也有星星,那这样看来还是我的更好看。


⒉我发现他害羞的时候耳朵会红,这真是个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⒊我喜欢在节目上偷偷看他,他很有趣,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确实每次都很期待他的发言,当然他也从未让我失望过。


⒋他今天在节目上跳舞了。他跳舞很,怎么说呢,很妖娆吧。不过我很喜欢就是了。天呐,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妖娆的男人。真是可怕。


5.我今天在手机上看到了我和他的视频,只有我们两个的视频,剪辑的很棒,好像是个我和他的CP?我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上网查了一下什么叫CP,看来我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还需要继续学习。


6.我想了很久,还是想要和他表白,可他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网上好像还有他和功必扬的CP,他会不会喜欢扬扬啊!他要是拒绝我了怎么办,想想都觉得很尴尬。


7.他笑起来好好看!坐在他对面悄悄看他也挺好的,表白还是算了吧。


8.功必扬来问我是不是喜欢田原皓了,我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我以为只有我掌握的秘密多呢。我现在很担心,功必扬和他关系似乎很好,万一功必扬把我喜欢他的事告诉他怎么办。


9.功必扬告诉他了!可是我没听清他回复什么了,他好像笑了一下?他会不会来找我,万一他拒绝我了,我该怎么办,我只是想偷偷关注他而已,都怪功必扬!


10.他来找我了!他说他也喜欢我!而且他说的时候耳朵红了呢。


11.我和他在一起了,我摸到了他的头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软!近距离观察他的眼睛,真的太好看了!







以下为田原皓视角:



1.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可是我不知道是谁,每次我仔细听别的代表发言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感觉。


2.是小贝在看我。今天在节目上又有那种感觉的时候,我轻微地移了一下脑袋,发现小贝在偷偷看我,真是奇怪,他一直看着我干嘛。


3.扬扬和我说小贝喜欢我。


4.怪不得他天天偷看我,想想这种举动也真的是可爱,我没忍住笑了。我和扬扬说小贝很可爱呢。


5.他这两天都在躲着我,难不成他发现我知道他喜欢我的事了?


6.我决定去找他。


7.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能感觉到我的耳朵现在肯定很红很红,实在是太令人害羞了。


8.我和他在一起了,他的眼睛是蓝色的,笑起来真的好好看。


9.他和导演组商量了一下,不知道以什么借口糊弄了大家,把我和他安排在了一个房间,只有扬扬和我明白事情的过程,所以每次扬扬捂嘴偷笑的时候我都会很害羞。


10.我现在的生活用两个字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那就是腰疼。每次下床都得扶着点腰,该死的小贝,为什么体力这么好。


11.节目录得好快啊,我不想回房间!








“dear,你是逃不过的。”

“啊”




易烊千玺是江苏的女婿

贝田

请勿上升真人,全是我自己yy的

1.贝乐泰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他说永远不会忘记“有这件事吗?”。因为遗忘他的那个人叫田原皓。

2.贝乐泰总是下意识反驳田原皓的话。他乐于从田原皓脸上看到假笑之外的情绪。

3.田原皓是个典型的英国人,装、女王控、热爱一切有太阳的地方。小贝常常想澳洲的阳光不错,空气也好,可惜我们没有女王,不知道田原皓还愿不愿意来。

4.贝乐泰对一日代表最傲慢的话是你的荣幸,因为田原皓特别爱和一日代表聊天。

5.大左说田原皓和贝乐泰很奇怪,两个都是英澳双重国籍,但互相看另一个国家不爽。小贝从不讨厌英国,他只希望田原皓可以放弃英国国籍正式加入澳洲国籍。

6.虽然田原皓的母语也是英语,但小贝从不用英文...

请勿上升真人,全是我自己yy的

1.贝乐泰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他说永远不会忘记“有这件事吗?”。因为遗忘他的那个人叫田原皓。

2.贝乐泰总是下意识反驳田原皓的话。他乐于从田原皓脸上看到假笑之外的情绪。

3.田原皓是个典型的英国人,装、女王控、热爱一切有太阳的地方。小贝常常想澳洲的阳光不错,空气也好,可惜我们没有女王,不知道田原皓还愿不愿意来。

4.贝乐泰对一日代表最傲慢的话是你的荣幸,因为田原皓特别爱和一日代表聊天。

5.大左说田原皓和贝乐泰很奇怪,两个都是英澳双重国籍,但互相看另一个国家不爽。小贝从不讨厌英国,他只希望田原皓可以放弃英国国籍正式加入澳洲国籍。

6.虽然田原皓的母语也是英语,但小贝从不用英文跟田原皓交流。因为,爱装的英国人不喜欢脏话。

7.非正复播贝乐泰田原皓米可一起走红毯时,功必扬说一家三口。贝乐泰觉得白捡米可那么大儿子也不错。

8.贝乐泰心情不好是因为他举科学的例子大家都不接受了。贝乐泰心情变好是因为田原皓说了我接受。

9.每次小贝说想要个对手的时候总会想澳大利亚的对手只有英国。英澳联手碾压全场,英澳对立纷争不断。

10.田原皓离开后,贝乐泰开始和功必扬组cp。他觉得田原皓的cp只有他可以继承。

11.田原皓和米可直播的时候,贝乐泰也有偷偷去看过。田原皓说我最喜欢的代表不在了,所以不看了。其实,贝乐泰是有点伤心的。因为他不知道田原皓最喜欢的代表是他还是华波波。


陆愠.

【all田】From A to Z

         洁癖党慎入

         考据党慎入

         我很ooc,我很ooc,我很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A amazing 令人惊喜的

  ...

         洁癖党慎入

         考据党慎入

         我很ooc,我很ooc,我很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A amazing 令人惊喜的

  萨沙和田原皓的相遇确实是很难以置信的,但是更令人惊讶的是,而立之年的田原皓最后还是栽在了这只西伯利亚小狼狗身上。

  毕竟谁能受得住顺毛的狼崽和你撒娇呢。

  B balance 平衡

  Steven率先打破了这个平衡,自他们分手后第一次去触碰那层维持平衡的薄纸,带着调笑意味的语句被发送出去,引来粉丝无限的猜测。

  为什么要这样做?Steven想不通,大概是,为了看他还在乎自己的样子。

  C create 创造

  田原皓是热爱创作的人,每天早上功必扬都被迫当成田原皓的实验小白鼠——去品尝他今天创作的新早餐,是中看不中吃的那一种。

  在第一百零八次差点吃吐之后,功必扬心想,还是自己做早餐吧。但看着田原皓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又有些舍不得。

  D defend 保护

  功必扬曾经在访谈里面指着田原皓说,我老保护他。田原皓闻言瞪了他一眼,说,他都是先怼我再保护我。

  主持人很好奇,问功必扬都是怎么保护田原皓的,功必扬低头笑笑,没说话。

  当然是,用爱保护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脏啊。

  E empress 女王

  田原皓一直和朋友们打趣说,小贝是他的女王,然后就被暴走的贝乐泰撞了下肩膀。

  “明明你才是我的女王,田小姐”蓝色的眼睛看人真的太犯规了,田原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突如其来的靠近,下意识往前靠,被搂住亲上来。

  很甜。

  F fantasy 幻想

  田原皓经常出现在萨沙的幻想中,脱离了那层冷漠又疏离的皮囊,让他可以轻易地去触碰那团火热温暖的灵魂。

  他听见自己呢喃出声,一句哥哥凝固在嘴边,虚幻的场景变得模糊却残忍。

  梦醒了。

  G gain 赢得

  Steven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轻易地赢得了田原皓的心,再用一天把它扔掉。

  再见之后,再也做不成朋友。

  这场用爱做赌注的博弈谁都没赢,田原皓输了心,Steven输了情。

  H higher 升高的

  宋博宁总是会因为毛毛糙糙英国小朋友突如其来的接近而心跳飙升,毕竟没有谁可以抵挡顺毛小可爱软着声音叫你的名字。

  心跳升高都算轻症了,宋博宁心想。

  I instead 代替

  功必扬用了几年的时间,才把Steven在田原皓心里的位置完全代替,直到他终于可以面不改色地聊起曾经的前男友。

  那么,接下来也请用温柔的爱去代替鲜血淋漓的伤痛吧,真的不希望看到他再一次心碎了。

  J journal 旅行

  功必扬带着田原皓去了香港,看他望着甜品闪闪发光的双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叫店员包了出来给他,真是,可爱能使万年船。

  田原皓抱着甜品在他身旁甜兮兮地咬,在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他想拉着Alec的手走遍全世界,去吃遍全世界的甜品。

  K kiss 吻

  功必扬的吻是冰冷而热烈的,贝乐泰的吻是缠绵而痴情的,萨沙的吻是急促而粗暴的,宋博宁的吻是浪漫而悠长的,而Steven的吻是不近人情的。

  但田原皓的吻是他放下防备的柔软。

  L leave 离开

  “不爱了那就离开。”

  反正他好像从来都是被抛弃的那个人,人走茶凉,被动地接受一个又一个的离开。

  就好像他不曾在Steven的世界中停留过。

  M moon 月亮

  萨沙曾经在上网是听到一句歌词,到现在还深刻地刻在心里,那句话是,“摘不到月亮的人说肝肠寸断,不肯靠近,不能太远。”

  他想,田原皓就是月亮,他就是那个说肝肠寸断的人,却始终不敢靠近,更不敢离开。

  N name 名字

  “田原皓。”贝乐泰听见自己在郑重地说出这个名字,遥远地传来零星的回应声,他低下头笑了,太阳光洒在摊开的圣经上,有什么在灵魂深处共鸣,心脏炸开一种甜蜜的感觉。

  他在心里数,3、2、1……

  他看见他的天使朝他走来。

  O opposite 对面

  功必扬要结婚了,几乎每个代表都来参加了他的婚礼,结婚地点在阿根廷,离新加坡挺近——至少比英国近。

  Steven收到请柬的时候还在群里调笑着说,田原皓肯定不会去,不知道在哪里心碎。

  然后他们看到了站在功必扬对面的,穿着华丽的,田原皓。

  “田原皓,嫁给我吧。”

  P post 邮寄

  因为疫情的缘故,宋博宁和他的小朋友只能分居万里,每天靠视频诉说入骨相思。

  “田原皓,”宋博宁隔着一块屏幕想要去触碰甜甜奶奶的小田田,“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把我邮寄给你。”

  田原皓的耳朵罕见地红了。

  Q quiet 安静的

  田原皓在床上很安静,但哪哪都是敏感的,泛着羞涩的蔷薇色,手无意识地揉紧床单,吐出一截薄薄的舌尖,眼窝里蓄着一汪春水,满载了一池星辉。

  真的好美。

  R recognize 认出

  功必扬几乎是瞬间就在穿梭的人群中认出了他的哥哥,憔悴且让人心疼的田原皓。

  他拍下了哥哥憔悴的样子,享受着生病的哥哥的撒娇。但心里的台词是,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认出你,因为我爱你。

  S seperate 单独的

  第二天要录制节目的时候,田原皓必须要和萨沙分开住。因为田原皓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西伯利亚小狼狗就扑上来撒娇说想要哥哥。

  关键是如果他没能反抗成功,第二天的录制基本上就是迷糊的,某只奶狼还会得意地晃晃腿,开心得不得了。

  T thirty 渴的

  田原皓又一次在他面前舔嘴唇,贝乐泰把这个动作在心里慢放十遍,嘴皮发干,强迫喉咙把那口口水咽下去,有一种感觉,很渴。

  找不到水,那只好用亲吻来解决了。

  U universe 宇宙

  田原皓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宇宙,可以热情似火,也可以冷若冰霜,可以勃勃生机,也可以寂静无声。

  所以萨沙曾经一度迷恋飘渺虚幻的宇宙,到现在,他终于有了独属于他自己的宇宙,万千星辰皆在其中。

  V valuable 珍贵的

  田原皓因为工作原因,经常要出差,功必扬虽然经常要呛他一两句才分别,但还是不忘叮嘱田原皓要注意拿好东西。

  田原皓抱抱闹别扭的弟弟,揉揉还有点疼的腰,“我的贵重物品就是你啊。”

  下一秒就被推走,“快点回来!”

  肯定是害羞了,田原皓心想。

  W weakness 虚弱

  所有人都说田原皓好像钢铁一样,从来不生病。

  可是田原皓唯一一次生病还是因为Steven,突如其来的离开能给人多大的打击?谁大概都知道,况且,那个人还端端正正地坐在你面前否认着你们的感情。

  X x-rated X级

  田原皓在没有谈恋爱之前,每天的业余活动就是健身,看书,学语言。

  田原皓在谈恋爱之后,每天下班回来累死了还要晚上被迫演X级电影,主角是他和小贝。

  Y yes 是的

  “Yes,I do”

  流浪的人终于找到了归宿,精致的戒指内侧的名字缠绕了他的余生。

  “恭喜你啊田原皓,你终于正式加入澳洲国籍了”

  Z zero 零

  从零开始。

  亲爱的田原皓,忘掉你所有的经历的痛苦、磨难、悲伤,去接受来自那么多爱你的人的诚挚而又热烈的爱。

  “我爱你,来自英国的,最可爱的,田原皓先生。”


          写在后面:甜筒给我的只有刀子……之前他们还没有be的时候真的太美好了,不过也仅限于过去了吧。甜筒很甜但迟早会化,希望我的小甜甜骄傲地向前走啊❤

RX

功田贝田太冷了

功贝田太冷了,坚持不下去了,不写了不写了。☹️

功贝田太冷了,坚持不下去了,不写了不写了。☹️

OldSaltyfish
哦哦哦 是今天的点赞贝

哦哦哦 是今天的点赞贝

哦哦哦 是今天的点赞贝

糖果

【all田】田原皓小团子的购买指南

欢迎大家光临本店,此非正店铺出售各种各样的小团子。下翻页面您可了解本店新品——田原皓小团子的购买指南。 


各位爱非须知:请确保您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抚养小团子,否则小团子将自动联系店铺,店铺有权收回您的小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田原皓 


别名:田田,小田,甜甜 


身高:30cm 


性格:可爱傲娇 


喜欢的事物:芒果,海南鸡饭,甜甜圈,小裙子,做饭。 ...


欢迎大家光临本店,此非正店铺出售各种各样的小团子。下翻页面您可了解本店新品——田原皓小团子的购买指南。 

 


各位爱非须知:请确保您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抚养小团子,否则小团子将自动联系店铺,店铺有权收回您的小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田原皓 

 

别名:田田,小田,甜甜 

 

身高:30cm 

 

性格:可爱傲娇 

 

喜欢的事物:芒果,海南鸡饭,甜甜圈,小裙子,做饭。 

 



注意事项: 

 


请不要对田原皓小团子发脾气,田原皓小团子的泪点极低又玻璃心。如果适当操作有几率触发「哭唧唧的田原皓小团子」 

 


请不要过分地怼田原皓小团子,他可能会因此不理你。一般情况下田原皓小团子很好哄,给他一个甜甜圈就可以触发「破涕为笑的田原皓小团子」 

 


请不要轻易尝试田原皓小团子新研发的菜品,这是为了您的生命安全着想。不过田原皓小团子做的家常菜是非常不错的,如果您吃的时候表现的很满意,有几率触发「满足的田原皓小团子」 

 


请不要让田原皓小团子碰到染料,除非您想收获一只头上五颜六色仍然一脸傲娇的田原皓小团子。 

 


请不要在田原皓小团子面前大夸大赞澳大利亚,田原皓小团子会将手边最近的东西拍在你的脸上,可触发「气鼓鼓的田原皓小团子」 

 


如果您的田原皓小团子无缘无故地生气了,九成是被宋博宁小团子和贝乐泰小团子欺负了。不过您不用担心,过不了多久功必扬小团子就会拎着另外两只小团子来安慰他的。 

 


如果您的田原皓小团子突然会开车了,请注意他是否接触了YOYO小团子,并让他和YOYO小团子保持距离。不过开车的习惯是改不掉了,恭喜你触发了「ghs的田原皓小团子」 

 


如果您的田原皓小团子天天晚上玩失踪,请不要担忧。如果你有一只oo小团子,那么就可以在床上找到两只抱在一起睡得正香的小团子。 

 


如果您的田原皓小团子总是吃不饱,请注意他是否偷偷把土豆塞给了萨沙小团子。以防万一,您可以将田原皓小团子的主食换成其他食物。 

 



可配套购买: 

 

甜甜圈(最爱的甜品,没有之一) 

 

海南鸡饭(吃不腻的鸡饭,要长胖的田团) 

 

芒果(什么都得是芒果口味的) 

 

苏格兰裙(穿了裙子就要多感受一下) 

 

腰包/别针(配套裙子购买) 

 

米字旗抱枕(田原皓小团子会爱不释手的) 

 

洗剪吹染套装(自然卷的头发最适合什么发型呢?) 

 

贝乐泰/功必扬/萨沙/oo/YOYO/宋博宁小团子(想让田原皓小团子来一场甜甜的恋爱吗?) 

 



好感度设置: 

 

让田原皓小团子伤心/生气 -10♡ 

 

过于饿/渴/疲劳(每增加两小时叠加-5♡) -10♡ 

 

拆散他的cp线 -20♡ 

 

夸奖田原皓小团子 +1♡ 

 

给田原皓小团子喜欢的东西 +5♡ 

 

鼓励田原皓小团子下厨 +5♡ 

 

交到新朋友 +10♡ 

 

出去约会 +15♡ 

 

*好感度基础数值为60,上限为100,当好感度低于20时,店铺将有权收回您的小团子。 

 



最后,希望您可以和田原皓小团子一起度过愉快的时光。

江上挽风吟

(贝田)大大方方是友情,小心翼翼是爱情。

注:

贝田CP,功贝友情向,望磕父母爱情的别点,清水文,文笔小学生。


第一次看你不太顺眼,直到后来才发现对你早已动心。


“希望你能放弃英国国籍,真正地加入澳洲国籍。”


“田原皓,你听我说,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们很合拍,无论是文化程度还是思想观念上,你觉得呢?”小贝的眼神一贯充满了温柔,让人沦陷。此时的田原皓心里如是想到,但是,突如其来的发问还是让他感到了好奇。

“你不是和扬扬才是……”不怪田原皓这么认为,毕竟功贝的互动一直是有目共睹的,所有人都默认他们是一对的。

“傻瓜,爱一个人难免会担心,会焦虑,会紧张,你看我和扬扬有过吗?我们只是观念比较合的朋友而...

注:

贝田CP,功贝友情向,望磕父母爱情的别点,清水文,文笔小学生。



第一次看你不太顺眼,直到后来才发现对你早已动心。



“希望你能放弃英国国籍,真正地加入澳洲国籍。”




“田原皓,你听我说,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们很合拍,无论是文化程度还是思想观念上,你觉得呢?”小贝的眼神一贯充满了温柔,让人沦陷。此时的田原皓心里如是想到,但是,突如其来的发问还是让他感到了好奇。

“你不是和扬扬才是……”不怪田原皓这么认为,毕竟功贝的互动一直是有目共睹的,所有人都默认他们是一对的。

“傻瓜,爱一个人难免会担心,会焦虑,会紧张,你看我和扬扬有过吗?我们只是观念比较合的朋友而已,是你们都误会了,所以,田原皓,你愿意吗,做我最亲密的伴侣。”小贝的手心紧紧地蹿着,这可是在扬扬面前从未有过的举动。

“我,我,让我好好想想吧。”田原皓现在正处在恍惚的状态,哪还能认真地给予小贝回复。

“那好吧,我等你的回复。”小贝顺手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送走了小贝的田原皓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他从没想过小贝会喜欢自己,可是仔细回想,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如今看来,他节目上对自己确实是格外关注,私下也还照顾有加。想着想着,不免红了脸庞。

“田田,田田,你在这干嘛呢?”田原皓从回想中被叫醒,吓了一跳,才看清来人正是自己以为的小贝的另一半——扬扬。

“扬扬,你和小贝到底是不是在一起了?”话出口田原皓就后悔了,是不是太直白了,万一扬扬承认了怎么办,田原皓不敢细想,低下头偷偷地打量扬扬的表情。

扬扬却是一挑眉,双手环胸,走近了田田,坏笑地问:“田田,你是不是也喜欢小贝啊?”却没想到田田的注意点放在了“也”字,“你也喜欢他?”

这下轮到扬扬愣了,“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我的意思是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

田田松了一口气,看来小贝说的是真的了,嘴角悄悄上扬却不自知。扬扬可没错过这一幕,看来有戏。

田原皓在小贝房间门口徘徊了好久,路过的yoyo桑叫他都没听见,引得他走过了还频频回头看。终于,田原皓鼓足了勇气敲了敲房门,门开了,“小贝,我想了很久,终于下定……怎么是你?”门内的多多好奇地望着田原皓。

“你找小贝吗,他刚刚出去了,这次我和他一个房间啊。”“哦。”田田失望地转身就走。留下多多一个人在门口发愣。

田原皓坐在床上,脸红得直捶床,越想越觉得丢人。敲门声突兀地响起,门口传来小贝的声音。“田田,听说你来找我了?”

田原皓缓缓地打开房门,门外的小贝眼睛里一闪一闪的,“真好看。”“你说什么?”田原皓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没什么,我想了想,觉得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所以,试试还是可以的。”说完这番话,田原皓早已红透了脸庞,也不等小贝作何反应,扑到了床上。

门口的小贝跟着他走进了房间里,此时田原皓的室友yoyo桑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不过这正符合小贝的心意。

他走到床边,轻声道:“希望你能放弃英国国籍,真正地加入澳洲国籍。”

“不可能,我才不要呢。”

“和我在一起了,不该随我入我的国籍吗?夫随夫籍,我的dear?”





(团建给我的灵感啊)

易烊千玺是江苏的女婿

贝田

  我文笔不好,求轻喷

      田原皓再次遇到贝乐泰是很多年后的一个下午。

      两个人都曾无数次排演重逢的场景,但他们从未想过会在多雨湿润的伦敦相遇。没有幻想中的热情拥抱,也没有刻意的冷漠寒暄。时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他们从未分离过一样。

      “后来你为什么不跟我联系。”贝乐泰的语气微微带了些愠怒。

      “你怎么会在伦敦?我亲爱的囚徒后代先生。”...

  我文笔不好,求轻喷

      田原皓再次遇到贝乐泰是很多年后的一个下午。

      两个人都曾无数次排演重逢的场景,但他们从未想过会在多雨湿润的伦敦相遇。没有幻想中的热情拥抱,也没有刻意的冷漠寒暄。时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他们从未分离过一样。

      “后来你为什么不跟我联系。”贝乐泰的语气微微带了些愠怒。

      “你怎么会在伦敦?我亲爱的囚徒后代先生。”田原皓答非所问,脸上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假笑,礼貌而疏离。

      “我有说过我的下一个国家是英国。”

      “有这回事吗?”显然,田原皓的记忆还是像很多年前一样,毫无进步。

      贝乐泰很想翻个白烟,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他决定无视田原皓。

     “收起你那虚伪的假笑。一起喝杯咖啡?”贝乐泰不想浪费难得的好天气和难得的相遇。

     “好呀。”


      泰晤士河边的咖啡馆,英伦风高贵典雅,。

      “我有好久没有回来了。”田原皓看着窗外的行人有些遗憾地说道。

      “没关系。我会在这里传播一些文化,让他们不要像你一样。”总冠军打嘴炮何时输过。

      “噢,我亲爱的囚徒后代先生,我希望你还没有开始传播你澳大利亚的野蛮细菌。”英国人骨子里生来的高傲让田原皓不甘示弱。

      “先生,咖啡,请慢用。”

      贝乐泰还想回击一些什么,但咖啡让他选择放田原皓一马。

      然而下一秒他想掐死田原皓的心都有了对面的英国人还是像当年一样拿出手机大拍特拍。环境、咖啡、自己的咖啡……唯独还是没有自己。

      贝乐泰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所以,田原皓先生。你现在的自拍里我可以拥有姓名了吗?”

      田原皓微愣:“当然。贝乐泰先生,你的荣幸。”


RX

(贝田)把余生分成好几块

贝田   一点点功田


  贝乐泰好多年都没有见到田原皓。贝乐泰也几乎都要忘了田原皓曾经停留在他的生命里,然后成为了一个过客。

  可是突然有一天,田原皓突然又出现在他眼前。

  非正式会谈录到十几季,中年发福的会长大左摸一摸圆滚滚的肚子,宣布第00111次会议开始。

  田原皓站在破旧的写字楼面前,心想,这个小破会,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换一个好一点的棚。

  他来的早了太多,于是可怜巴巴地朝门口的工作人员撒娇。可惜工作人员早就换了好几翻,那个还认得他,一板...

贝田   一点点功田


  贝乐泰好多年都没有见到田原皓。贝乐泰也几乎都要忘了田原皓曾经停留在他的生命里,然后成为了一个过客。

  可是突然有一天,田原皓突然又出现在他眼前。

  非正式会谈录到十几季,中年发福的会长大左摸一摸圆滚滚的肚子,宣布第00111次会议开始。

  田原皓站在破旧的写字楼面前,心想,这个小破会,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换一个好一点的棚。

  他来的早了太多,于是可怜巴巴地朝门口的工作人员撒娇。可惜工作人员早就换了好几翻,那个还认得他,一板一眼地不让他进。

  他只好等在门口,委委屈屈地缩在角落,看太阳慢慢吞吞挪下去,又看月亮巍巍颤颤爬上去。

  人的时间本不多,应是过的更有意义一点。可是田原皓记得哪个伟人说过,所有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能算是浪费。

  他觉得值得。

  等到明天的太阳都要来换班,终于等来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凌晨三点结束了节目录制,贝乐泰和功必扬并肩走出大门,突然,看见门口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功必扬先反应过来,飞奔过去,死死地抱住田原皓。

  熬夜让贝乐泰的心脏变得格外脆弱,此刻一阵持久的刺痛。

  功必扬抱了一会儿,突然感受到一双灼热眼神的注视,他抬头,看到贝乐泰深蓝的眼睛。

  于是他放开手,田原皓捏捏他的肩头,然后一步一步朝贝乐泰走过去。

  功必扬从未见过这样庄重的走法,一步一步,用力的,好像要在坚硬的石头上留下痕迹。

  贝乐泰看着田原皓与从前无异的面庞一点点朝自己靠近,埋在心底的好多往事争先恐后地往上涌。

  只是存放地久了,有些发酸。

  那张面庞终于停下,他看着田原皓的嘴,嫣红的,柔软的唇一张一合,“小贝,你把眼睛闭上,我给你一个惊喜。”

  贝乐泰乖乖闭上眼睛。他与他向来针锋相对,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言听计从,只是,此刻,他脑子里一片混沌。

  他感觉到一双温热的,缱绻的,带着一点点粘稠的汗水的手附上他的脸。

  停留,片刻。

  转瞬即去。

  功必扬目瞪口呆地看着田原皓乘着贝乐泰还闭着眼睛,飞奔而去。

  有点狼狈,不大像他。

  贝乐泰怔怔地望着田原皓逐渐远去的身影,脸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再见,是贝乐泰的三十五岁生日。

  一大堆朋友簇拥着中间的贝乐泰,大声嚷嚷着,他一挥手,人群安静下来。

  他清清嗓子,“今天,是我的三十五岁生日,你们的到来让我蓬bi生辉。”

  “是bi啦,总冠军。”

  于是他又看见他朝他一步步走来,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一条路。

  他就这样走到他面前,身旁一圈暖黄色的光晕。

  “你把眼睛闭上。”

  “不!”

  他有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抹了一手奶油,糊在他脸上。

  一场狂欢。

  贝乐泰喝的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休息,他端了一杯温水,来到他身边。

  “你不是说过,三十岁要结婚吗。”

  喝醉的中年男子突然委屈,“你不是走了吗。”

  他楞一楞,笑笑说,“胖了,老了。”

  “你瘦了,你怎么不老呢。”

  然后眼前的人一点点模糊,他急了,伸手去抓,一团空气。

  一场梦一般。

  

  最后,是贝乐泰的婚礼。

  年近四十的贝乐泰先生终于找到了他的人生伴侣,婚礼在华丽的礼堂进行。喜笑颜开的新人在台上念着誓词,台下的功必扬先生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久都没有想起的人。

  于是他走出礼堂,走到清冷处,果然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田原皓,你不吻他一下,会后悔的。”

  觥筹交错之后,喝醉的贝乐泰先生被抗进洞房。

  功必扬支开另一位新人,身后跟着一个影子,影子往前走去,功必扬突然叫住他,迟疑片刻,又说一句,没什么。

  他走进房间,看见了贝乐泰。

  他走过去,来到他身边。久久地,全心全意地,望着他。

  只是望着,只是。



  贝乐泰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他曾经日思夜想的人,朝他走过来。

  可是后来贝乐泰有收到了一张黑白的纸。

  田原皓先生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于是他将自己的余生分成好几块,留给贝乐泰先生。

  现在他不是过客了,却是永远的故人。

  

RX

田原皓同学,请回答【一】

  
[图片]

  英国的夏天太短了。

  田原皓这么想着,坚硬的黑色皮鞋底用力地碾过满地落叶,在空荡的清冷气息里古怪又寂寞。

  黑色袖口盖过手,但袖口不断有冷风钻进,田原皓身体不断打着激灵,冷的发抖,身体却又发懒,哆嗦着不把手塞进口袋。

  英国的夏天太短啦,一转眼就是一地落叶。

  心理医院怎么能在路边种满梧桐树呢,秋风一吹,高大的树像怪兽一样,在寒风里张牙舞爪。

  黑色的衣服好重,压在身上都喘不过气。

  生活好多...

  

  英国的夏天太短了。

  田原皓这么想着,坚硬的黑色皮鞋底用力地碾过满地落叶,在空荡的清冷气息里古怪又寂寞。

  黑色袖口盖过手,但袖口不断有冷风钻进,田原皓身体不断打着激灵,冷的发抖,身体却又发懒,哆嗦着不把手塞进口袋。

  英国的夏天太短啦,一转眼就是一地落叶。

  心理医院怎么能在路边种满梧桐树呢,秋风一吹,高大的树像怪兽一样,在寒风里张牙舞爪。

  黑色的衣服好重,压在身上都喘不过气。

  生活好多不如意。

  想搬到四季如夏的城市,想路边种满玫瑰,想换一件粉色的大衣。

  手机响了一声,他慌忙将手伸出袖子,一个激灵,不情不愿地掏出手机。

  功必扬:第二季要开始了。你来吗?

  田原皓:伦敦天气不好,还老下雨。

  他答非所问,字里行间带一点柔软,悄悄地向他撒娇。

  他兀自杵在原地,盯着漆黑的屏幕。

  没有回应。

  好吧。

  他突然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猛然一回头,窗边有一双眼睛,在他的视线里停留一秒,飞快的消失了。

  蓝色的。

  深蓝的。

  好漂亮。

  大概是再也见不到了。

  他想起有一部电影里那么说过,

 你遇见一个人,你觉得他很有意思,然后你们再也见不到了。

  上帝不是仁慈高尚的,上帝是一个喜欢戏弄苍生的流氓。

  生活好多不如意。

  他低头,满地落叶。

  好吧。于是他抬起头,阳光费力地从层层叠叠的云间中寻找缝隙,斑斑驳驳地洒在他的脸上。

  出太阳了。

  稀奇。

  他贪婪地享受着阳光的味道。

  有紫色小雏菊,狗尾巴草,和全糖的焦糖奶茶的味道 。

  路边有一排座椅,油漆斑斑驳驳,破旧不堪,他想了想,挑了一个平整些的坐下。

  田原皓轻抚过椅背,突然感受到几道沟壑。

  天是暗的,云是灰的,连座椅也是旧的。

  很杂乱的字迹,用锋利的刀,一笔一划,用力地刻在脆弱的木板上,充斥着激烈的情绪。

  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中性笔,拘搂下身子,认认真真,工工整整,温温柔柔,黑色笔尖舔过粗糙的木板,留下一句话。

  不大好,也没那么糟

  

  

  


今天也想养乐泰 ❤

祝大家妇女节快乐?!

全员女装警告

选图有私心

祝大家妇女节快乐?!

全员女装警告

选图有私心

一吻苦酒

漩涡决意成为诗人

*难得的贝田

@莘恬 这位姐妹的点梗

*事先说明,我不知道自己这篇文章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表达什么。

——正文——

田原皓第一次觉得人生是场流浪,是他去接微醺的小贝回家,他却带着酒意跌跌撞撞的脱去一身的喧闹,一头撞在他身上。

倒也不新奇,只是听了太多关于小贝喝醉酒会打人的传闻,他有一丝丝害怕。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他抱着贝乐泰,贝乐泰闭着眼靠在他的肩上。

冷风吹得田原皓心底打颤:“小贝,小贝,醒醒,回家。”

“什么是家?”

他猝不及防的来了这么一句,田原皓觉得莫名其妙,“那你起来,你好重。”

“你才重!”

他一把推开田原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重...

*难得的贝田

@莘恬 这位姐妹的点梗

*事先说明,我不知道自己这篇文章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表达什么。

——正文——

田原皓第一次觉得人生是场流浪,是他去接微醺的小贝回家,他却带着酒意跌跌撞撞的脱去一身的喧闹,一头撞在他身上。

倒也不新奇,只是听了太多关于小贝喝醉酒会打人的传闻,他有一丝丝害怕。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他抱着贝乐泰,贝乐泰闭着眼靠在他的肩上。

冷风吹得田原皓心底打颤:“小贝,小贝,醒醒,回家。”

“什么是家?”

他猝不及防的来了这么一句,田原皓觉得莫名其妙,“那你起来,你好重。”

“你才重!”

他一把推开田原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重,身材自由你知道吗?我变成什么样子我乐意,别拿畸形审美来束缚我...

田原皓本来气的不轻,听着他说话又笑了。

冷风把贝乐泰吹得清醒了几分,田原皓去扶他,攒着他的胳膊拉他回家。

贝乐泰突然出声,“我们居无定所。我们像是在流浪。”

田原皓知道,他说的对,经历相似的两个人,这一辈子确实是在流浪。

他说,Alec你知道吗我看过你一个人在外滩上走,又小又孤单,波纹掀起你的裤脚,低头的时候就是一只小怪兽。

那时候十一点,你十一点都不回家。

我那时候没有家,不是,那时候我辞职了。

你没有家。

我现在有。

单单住的地方能叫家吗?

能睡觉就好。

毫无生活品质。

“你到底喝醉了没?”

“没有,但是我有这么一点儿——”

“你有这么一点任性。好好的干嘛跑出去喝酒?”

他沉默不语,好比田原皓一时兴起翻手机,翻自己陈年拍的照片,大概是“锋利的爪子撕扯”或者是“月光像一盆冷水浇下来”的摘抄,一时兴起的翻了半个小时,只找到了一张。

田原皓只知道他生气自己没有陪他在家,却陪远道而来的朋友吃饭,他像往常一样拍照发社交平台,没想到小贝看到了转身就去借酒消愁。

他也不好意思承认。

他吃醋了,陪朋友吃饭没关系,发社交平台也没关系。

但是配字“陪老婆吃饭”是什么意思?

“你搞清楚谁才是你老——男朋友。”

...我很清楚。

他气得耳朵红,抿着嘴不说话,贝乐泰显然没这么好哄,“你的配字——”

“我知道,他是我的发小。”

“那也不能这样配字!!”

“...嘿。”田原皓笑出声,“我以前可不知道你这么在意称呼。”

“在意就得说吗?”

“很难吗?”他歪头想了会,“确实很难,对于你和我;那‘什么是家’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冷不冷?”

“不要企图转移话题。”

“你冷不冷?”

“...冷。”

贝乐泰脱下多裹的外套披在他肩上,双手绕过他的肩膀,在能亲吻他额头的距离里,他说,其实很矫情,我那时候想的是你能在就是家,但是——

他收回手,恶心到我自己了,我就不想说了。

“噢...”田原皓愣了一下,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这一辈子都在流浪,不停换国家,不停经历,没有根;小贝亦然。

他拉紧自己身上的衣服,温度刚好,领子裹着他的脸。他莫名其妙的时候多了,什么突然说大地蓝的像一只橙子,什么人生没有感同身受,没有冒险,是一场洪流。但是那个瞬间,他看见小贝泛红的耳朵,突然明白自己的人生是场流浪。

他们既是漩涡,也是银河。最相同的是,最后都会流走。

“不用这么难过吧,我那句没说出来的话..”

“我没有难过,”田原皓说,“我真的没有,我有点心跳。”

欢欣和心酸交杂在一起,小贝拍拍他的背,没关系,我们应该在未来写诗。

FIN



奥斯陆无光

【贝田】亲爱的旅人啊

札幌到小樽的JR線


梗源上条/

原本的想法不是这样的哈哈我死啦/

应该是甜的才对吧/


「乱打的小小小短篇/祝非正第六季收视长虹/选了两个第六季都不在的代表/果然是瞎说的orz」


BGM  周深/亲爱的旅人啊


海浪拍打着列车车身的声响与列车行驶时发出的哐当声融为一体,海鸥在空中旋转着飞翔。


只有两个人的车厢寂静无声。


田原皓和贝乐泰坐在车厢两侧的座位上,错开一个人的位置,分别望着对方身后的玻璃窗发呆。


贝乐泰递过一个蓝牙耳机,田原皓看了他一眼,塞进左耳。熟悉的旋律和海浪声混在一起,歌者开口时却发现是陌生的中文版。耳机里的声...

札幌到小樽的JR線


梗源上条/

原本的想法不是这样的哈哈我死啦/

应该是甜的才对吧/


「乱打的小小小短篇/祝非正第六季收视长虹/选了两个第六季都不在的代表/果然是瞎说的orz」



BGM  周深/亲爱的旅人啊



海浪拍打着列车车身的声响与列车行驶时发出的哐当声融为一体,海鸥在空中旋转着飞翔。


只有两个人的车厢寂静无声。


田原皓和贝乐泰坐在车厢两侧的座位上,错开一个人的位置,分别望着对方身后的玻璃窗发呆。


贝乐泰递过一个蓝牙耳机,田原皓看了他一眼,塞进左耳。熟悉的旋律和海浪声混在一起,歌者开口时却发现是陌生的中文版。耳机里的声音温柔澄澈,如百灵鸟般空灵。





「說聲再見吧 就算留戀也不要回頭看。」




  「那大海的彼端 一定有空濛的彼岸。」



田原皓揉了揉酸疼的鼻头,眼泪毫无预兆地从眼眶里滴落。


他站起身,朝着对面的男人伸出手。


贝乐泰站起身,稍稍侧了侧头,轻轻问他:“嗯?”


田原皓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毫不犹豫地吻上贝乐泰的嘴唇。


他忘却一切般地认真舔舐着对方的舌尖和唇角,即便泪水不停地从眼角涌出,他仍旧浑身战栗着虔诚地继续这个吻。




「說聲再見吧,美好的夢境不會消散。」




「你的愛枕在臂彎,心臟將畢生柔軟。」




“我不想去小樽了。”


缱绻的吻戛然而止,田原皓无力地垂下手臂,在满是泪的脸上扯开一个难看的微笑。


“贝乐泰,我们分手吧。”


他扯下左耳上的耳机,塞到对方的手里,然后逃跑一般地离开了车厢。


贝乐泰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右手手心里的耳机,传进右耳的旋律仍旧在继续,歌曲又一次回到开头。



「就此告別吧 水上的列車就快到站。」




「開往未來的路上 沒有人會再回返。」



“好。”他轻轻地回答。



“啦啦啦啦啦……”

“就此告别吧……”

莘恬

【功贝田】雨天记得打伞

*有一说一,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篇文来着,所以一开始把它删掉了,但是想想看还是舍不得让五千字在便签里发霉,所以就出来丢人现眼吧。


*初次尝试大三角,功田功贝贝田都有,暧昧的关系混乱不清,基本关系是功→贝→田→功,没什么逻辑,没什么剧情,随便看看就好。


我想带一个人离开这里,我会用那七情六欲燃尽后的烟亲吻他。他就像是被一场风雨冲洗后一干二净的街道,如果可以,我想在那里寻找理想的归宿。


可我知道他会跟别人走。


(一)


贝乐泰在烟雾缭绕中打了一个喷嚏,他觉得自己的感冒又加重了。听见阿嚏声的始作俑者这才蹙着眉把还剩一半的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然后调了调空调的温度。“厨房里烧着...


*有一说一,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篇文来着,所以一开始把它删掉了,但是想想看还是舍不得让五千字在便签里发霉,所以就出来丢人现眼吧。


*初次尝试大三角,功田功贝贝田都有,暧昧的关系混乱不清,基本关系是功→贝→田→功,没什么逻辑,没什么剧情,随便看看就好。


我想带一个人离开这里,我会用那七情六欲燃尽后的烟亲吻他。他就像是被一场风雨冲洗后一干二净的街道,如果可以,我想在那里寻找理想的归宿。


可我知道他会跟别人走。


(一)


贝乐泰在烟雾缭绕中打了一个喷嚏,他觉得自己的感冒又加重了。听见阿嚏声的始作俑者这才蹙着眉把还剩一半的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然后调了调空调的温度。“厨房里烧着热水呢,要喝自己去倒。”功必扬慢慢吐出最后一口白烟,低下头摁开早就黑屏了的手机。


“我可是客人,你就这么对待我啊?”贝乐泰笑了笑,一如既往地用那种腔调跟他说话,只不过带上了有些严重的鼻音,显得语气蛮奇怪的。功必扬听到后似乎有点想笑,嘴角抽了抽放下刚刚解锁的手机,去厨房帮病号倒热水了。


功必扬刚走,他的手机就叮叮不停地响着信息提示音,就那个信息发送的速率似乎就能看见屏幕对面是个多么心急火燎的人。贝乐泰不可能耐得住那份好奇心驱使的,凑过去瞄了一眼后却立马移开了视线,抿了抿嘴角又抽了一张纸,狠狠擤了擤鼻子。


功必扬端着冒白烟的热水快速走过来了,简直跟还在响个不停的提示音踩点了,他有点烦躁地把玻璃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连着贝乐泰面前的那堆“纸团山”都震了一震。拿起手机的功必扬看都没看一眼信息,直接关机了,他眉头皱得紧到贝乐泰怀疑他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摔手机。


也算是摔了,功必扬把手机狠狠丢到沙发上,自己也跟着一屁股坐上来了,因为用力过猛,几乎往上弹了一下。贝乐泰知道言多必失,默默捧着水杯小口抿着喝,因为太烫而连连吸气。“你看了信息吧?就你这个八卦精。”功必扬似乎想要缓和一下气氛,突然扭过头对他笑着说,尽管那笑容有点勉强。贝乐泰犹豫了一下,决定顺着他的语气走,于是也端起来了傲娇的架子:“欧呦,我还以为功总有什么别的通告这么急着跑,还是微博的私信看不完了,原来是这个啊。”说完他耸了耸肩膀,把最重要的部分用“这个啊”一句带过。


他的腔调实在有点滑稽,功必扬好像真的被逗到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好意思笑我啊?!我感冒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贝乐泰推了一把身边人的肩膀,两个人就那样一起大笑起来了。


尽管有几分刻意在里面。


(二)


田原皓把伞合上了,晃了晃伞把,不少雨水飞溅出来,用力甩了几下后差不多没有雨水了,他才拎着雨伞进了家门。


今天雨下的很大,现在也是,狂风夹杂着雨水狠狠拍在玻璃窗上,声音噼里啪啦的,闪电和炸雷一个不少,忽明忽暗的房间冷的出奇。不想开灯,也懒得做饭了,田原皓从冰箱里拿了几片面包叼在嘴里,然后有些急迫地坐下来打开手机。


发出去的信息好好的在那摆着,没有一句回复。田原皓的眸子黯淡了下去,然后咬下一大口嘴里的面包,有些噎得慌,他放下手机慌忙找水,厨房里有一杯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凉水,一口闷下去,嘴里毫无味道的面包和水混在一起有种奇怪的味道,让他觉得反胃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他半张着嘴反呕了一下,还是都咽下去了。


抹了一把嘴角的水渍,他打了一个电话,拨号声响了很久后,标准的女声给他带来对方手机关机的消息。他握着手机在原地愣了几秒后,拨了另外一个号码,这次通的很快。刚刚接通就传来一声非常尖锐的汽车鸣笛,要将耳膜刺穿。


“……你现在还在街上?”田原皓捂着耳朵咧了咧嘴,然后才问出来,他听见对面哗啦啦的雨声。“嗯。”只回应了一个字,却有着非常浓的鼻音,一听就知道是重感冒。这一下子田原皓也顾不上自己想要说什么了,心立马就操上去了:“贝乐泰,你感冒这么严重还在外面待着?那么大的雨,赶紧回家啊!”


“你找我什么事?”贝乐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闷声问了一句。田原皓这才想起来打电话的目的,他握着手机犹豫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你赶紧回家去吧,你回去之后给我回电话,我再跟你说。快回家。”说完后,他耐着性子等对面的答复,结果是一片沉默,只有乱七八糟的鸣笛声加上雨声,时不时插进一声炸雷。就在他想说“那我先挂了”的时候,贝乐泰说了一句“我回不去”,这话声音太轻了,以至于差点被雷雨声遮住。田原皓没有太听清也下意识有点抗拒这个回答,于是“啊啊?”了半天。


“你说什么?你回不去哪?贝乐泰,你没问题吧?”他有点急了,说话时反复隔着窗户看外面的雨下到什么程度了,然而连窗外被雨水糊到快看不清了。“……我去接你,你在哪?我接你来我家。”麻烦,麻烦死了。但是田原皓说出这麻烦话的前一秒就会打好主意,说出来时已经走去拿伞了。贝乐泰沉默了几秒后报出来一个咖啡店的地址。


雨真大啊,不知道贝乐泰有没有带伞,田原皓想了想,把自己的另一把伞也拎上了。


(三)


“你怎么待在这里?为什么不回家?”田原皓发现现在冷到张开嘴就能哈出白气的地步了,贝乐泰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杯热饮,面前是还在亮着屏的手机和一小堆擤过的纸团。听见田原皓的声音,贝乐泰抬起头,那双蓝色眸子稍微温和了一些。


田原皓拉开椅子坐到对面,看着那些纸团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反而把贝乐泰逗笑了,然而他刚笑了一下就又打了一个喷嚏,不得不当着田原皓的面再擤了一次鼻子,接受田原皓更加嫌弃的眼神。“你还喝着饮料呢?”田原皓扬了扬下巴,看向那杯热饮。“我就暖暖手。”贝乐泰晃了晃这杯奶茶:“你想要就给你喝算了。”


“你怎么回事?”“你找我什么事?”两个人几乎是一起问出来的,问完后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其实他们没打算要回答,他们只是怕对方要自己回答,于是转移一下话题罢了。反正都跟一个叫功必扬的人脱不了干系,田原皓看了贝乐泰一眼:“你先说吧。”


“说什么?”贝乐泰有点漫不经心地晃着那杯饮料,然后一把把吸管插进去了,递到田原皓面前。田原皓也没有客气,自己大老远跑过来是为什么啊?就当是为了卖这个澳洲人一个人情算了。吸了一口后咂了咂嘴,啧,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你怎么感冒成这样了?你怎么不回家?”


贝乐泰低着头划拉手机,看不到他的眼睛,更别提里面的情绪,顿了顿他才慢慢说:“我?我没带伞啊,连店门都出不去,碰巧手机里也没钱了,打不了车。”说完耸了耸肩膀,很无所谓的样子。“这么大雨天你出来干什么?”田原皓说着,已经在给贝乐泰转钱了。


“那你为什么出来?”贝乐泰稍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大概是收到了自己转的钱。田原皓有点不好意思跟他对视,就把视线挪开了:“你在说废话吗?我当然是为了你出来的。”“我是为了功必扬出来的。”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两个没头没尾的出门理由好像有什么莫名的逻辑联系,田原皓不敢仔细想它。


“那你去他家就不拿伞吗?”田原皓把自己带的伞递给贝乐泰,然后就要拉着他一起出门。贝乐泰犹豫了一下接过伞和那只伸过来的手,好凉,自己那刚刚被热饮暖的差不多的手也忍不住紧了紧。走出店门后就不约而同地把手松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明明可以打一把伞,却举着两把一前一后地走着。


“因为他让我去,没来得及想那么多,踩着雨就来了。”贝乐泰走在前面轻声说,声音几乎要被落在伞面上的雨水冲刷掉。


(四)


当走了一段路后,田原皓才发觉自己下意识跟着贝乐泰往他家的方向走,脚步顿了顿又紧跟上了。自己给他送伞,合该请自己去家里坐坐,他不知道在为谁辩解着。雨没有小,空气里有股奇怪的湿润气息。到处都在哗啦啦往下滴水,仿佛世界正在融化,一切都模糊不清,只能看见前面那个清晰的背影。


他口袋里是安静的手机,如果有人来信息了会响一下的。不过并没有。


说起来他记不清上次去贝乐泰家是什么时候了,也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可是却一直想再去一次,莫名其妙。当贝乐泰掏出钥匙去打开门锁时,田原皓不知为什么有点畏惧,想要快步离开,或者低下头不要看那扇门后藏着什么世界。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像在自己家门前那样收起伞,狠狠甩了甩上面的水珠,不再滴水时束紧放好。


“你吃晚饭了吗?”贝乐泰到现在还没有回头看过他,他径直走向咖啡机去泡他最心爱的咖啡了。田原皓缩了缩腹部,他回想起自己生咽下去的那口面包:“还没有。”“点外卖吧,我请你吃。”贝乐泰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痰音,果然他开始咳嗽了。说是请我吃,可是明明花的是我刚刚转给你的钱,田原皓在心里槽了一句,本想说出口的,不过想想贝乐泰现在也没有嗓子陪自己斗嘴,那就绅士一点好了。


他趁着贝乐泰忙于咖啡因时走到了阳台,再次拨打了那个关机的号码,这次通了。“……Hello?”他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对面隔了一会儿才出声:“田原皓?”是功必扬的声音。田原皓立马捂住了嘴,鼻尖瞬间一酸,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差点要哭出来。“我发的信息……你看了吗?”他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有点压抑不住的哭腔。“哦……看了,你们英国人一年四季都喜欢过愚人节吗?哈哈哈哈哈。”功必扬在他的哭腔后笑出来了,这对比有点糟糕。


他想插科打诨过去。田原皓咬了咬下唇,凑近手机决意要再把那些话说一遍:“功必扬,我们做了好久的朋友了,我其实……”“田原皓,你喝咖啡吗?”贝乐泰的声音很不合时宜地插进这对话里,成功吸引了最不应该走神的人的注意力。


“贝贝?小贝在你那里吗?!”功必扬的声音立马急了起来,对着话被堵了一半的田原皓喊着。田原皓把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下去了,就像那口面包一样,现在他又感受到那种反胃感了。“我在他家里。”他说完这句话后摁断了电话,听见一连串的嘟嘟嘟挂音。其实也不用说了,该发的都发给他了,田原皓这样想着。


可他喝不下去贝乐泰泡的咖啡。


(五)


“你们英国人居然还有喝不下去的东西。Wow,请问我的咖啡是比奶奶的礼物还难喝吗?”贝乐泰病虽是病了,但是跟他斗嘴的那股劲儿是一刻也不会停息的,哪怕说完就被热腾腾的面条烫了一下嘴,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你活该。”田原皓配合地翻了个白眼,用竹筷去和面前那碗鸡丝面作斗争。谁知道贝乐泰是在中国待的多么如鱼得水,外卖不点披萨居然点面条。这种食物真的是够考验筷子的基本功,这些日子用惯了刀叉的田原皓看喷香的面条就像看一碗夹不住的泥鳅。


旁边运用自如的贝乐泰毫不客气地发出一连串的嘲笑声,然后从田原皓的碗里夹起一筷子送到他嘴边:“请用,高贵的英国人不理解我们平民的快乐。”“谁用你用过的筷子。”田原皓无比嫌弃地看了一眼嘴边的面条,凑过去好像很勉强地一口吃掉了。嗯,真香。那边的澳洲人还在讨人厌地碎碎念:“功必扬就不会在意跟我用同一双筷……”他突然不说了。


田原皓用筷子头抵着那碗底,自己看着这面汤发呆,他们两个就不该提起功必扬。意识到自己失言的贝乐泰把话停了,就像要把嘴堵住一样一门心思吃起来。田原皓却又开了头:“功必扬今天找你干嘛啊?”贝乐泰默默放下筷子,侧脸看向田原皓:“那你今天给他发信息说了什么?”


田原皓立刻站起来了,难以置信地望向贝乐泰:“他居然告诉你我给他发信息了?”“你别急啊。”贝乐泰也有点激动了,跟着站了起来:“他什么也没说,我是因为好奇自己看了一眼,他给你有备注田田,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然后带着点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田原皓:“怎么?你说了什么?”


田原皓慢慢坐下去了,他低着头沉默半天后视死如归般摊牌:“我今天跟他表白了来着。”旁边贝乐泰被狠狠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本来觉得尴尬的田原皓看着他咳得好像气都喘不过来,又自己过去帮他拍了拍背,结果更尴尬起来了。“你跟他表白了?”换贝乐泰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人了,田原皓用鼻音应了一声,他以为自己脑子里会乱七八糟,可是现在却是一片空白,甚至觉得功必扬还是贝乐泰都是陌生人,而他只是盯着一碗吃不到嘴里的面条发呆。


“……他没看。不过我走之后也许看了。反正我在的时候是没看。”贝乐泰又出声了:“因为,今天他是找我告白的。但是我没同意,所以直接走了,没拿伞。他也没喊我一句,你知道那个人骄傲的要命。”说完这话的贝乐泰突然凑了过来,一下子拉近的距离和刚刚他的那些话都让田原皓消化不来,他下意识往后躲了一点。


(六)


“你想跟功必扬间接接吻吗?”那个蓝色眼睛的澳洲人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田原皓没搞懂什么意思,一个音节脱口而出:“想……”话音未落,剩下的余音也一起被贝乐泰的唇堵住了,他就在唇瓣被完全覆盖的那瞬间才明白过来那话的意思。


……这让他拿不定主意是该附和还是推开,于是他就一动不动地接受着那个意外的吻。其实只是嘴唇最简单的接触,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唯独心跳声震耳欲聋,他都怕贝乐泰听到如此剧烈的心跳会嘲笑他。


当分开的时候他还是茫然的,看着贝乐泰犹豫了半天,刚刚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感冒的时候接吻很容易传染的。”当他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想打自己的脸,英国人式没话找话尬聊现场,就像跟前男友笑谈期待葬礼一样可笑。“只要不张嘴就没关系。”而贝乐泰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回答他,也许是那个人体内的一半英国血统在作祟。这样说完,两个人同时噗嗤笑出来了,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的,他们两个只要不提及功必扬的话,什么尴尬的局面都能化解开的吧。


不过他要走了,他现在就要走,他不能等着功必扬过来找他——主要是找贝乐泰。往后退了两步后说了一句我得回家了,他转身就想逃跑。“你别忘了带上你的伞。”贝乐泰喊住他:“下雨别忘记带伞,不然就跟我一样了。”他说着摊手笑了笑,鼻头红红的。


“哦……哦。”田原皓也才反应过来那两把伞都是他的,两把都夹住后开了门,正好和走到门口的功必扬打了个照面。其实不必那么刻意,摆脱不了的喜欢终归会显露出来,比如就在此刻。那两把伞丝毫不给面子地从田原皓手里掉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如梦初醒,他们两个同时蹲下去捡伞,一人捡起一把。


田原皓往旁边挪了一步不再挡住门,低下头有些不敢和那双绿色眸子对视。“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听见功必扬这么问,他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面还留着鸡丝面的味道,……细尝尝还有咖啡。


“诺。”功必扬晃了晃手里的伞,递给田原皓:“下雨天记得带好伞,别感冒了。”可是英国人的手并没有伸过来,功必扬以为田原皓是在跟他置气,毕竟自己拒绝的理由实在不太高明,可是他绝对不想跟一个特殊的朋友闹僵。于是功必扬伸手拍了拍田原皓的肩膀,刚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田原皓出声打断了。当他反应过来田原皓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他们已经将那件事进行一半了。


“功必扬,你想跟贝乐泰间接接吻吗?”


性感水彬月在线倒背圆周率

突然放狠话

功必扬赖福贵给我听好了

你俩第六季敢组cp我就敢给你们功田贝O整回家的诱惑

品如世贤艾莉还有一个我忘了都给你整上🌞

还能加个左右整珊珊🌝

对我理了理关系cp应该就是tag里的了

功必扬赖福贵给我听好了

你俩第六季敢组cp我就敢给你们功田贝O整回家的诱惑

品如世贤艾莉还有一个我忘了都给你整上🌞

还能加个左右整珊珊🌝

对我理了理关系cp应该就是tag里的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