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贝西埃

2189浏览    32参与
33

 这个故事是根据Marie Élie Guillaume de Baudus的回忆录Études sur Napoléon 改编的(⚠️非常ooc加历史不准确🙏)但是是我很喜欢的一个project

 这个故事是根据Marie Élie Guillaume de Baudus的回忆录Études sur Napoléon 改编的(⚠️非常ooc加历史不准确🙏)但是是我很喜欢的一个project

33

  依旧是动画练习(…

  依旧是动画练习(…

袁家大小姐_本初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你们这群搞史...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你们这群搞史同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你们这群搞史同的了

芝麻,但不完全是芝麻

要段考了還是在努力耕作中…(爬行)

(p1最後一句是不爽不要笑的意思)

要段考了還是在努力耕作中…(爬行)

(p1最後一句是不爽不要笑的意思)

春色满园

用塞纳河的水给你带去我的思念 

你轻轻地走过我的身边,轻轻的带走了我的心 


用塞纳河的水给你带去我的思念 

你轻轻地走过我的身边,轻轻的带走了我的心 




春色满园
哪位大佬教一下如何画贝西埃呀?

哪位大佬教一下如何画贝西埃呀?

哪位大佬教一下如何画贝西埃呀?

春色满园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两人相对无言,这时贝西埃看见拉纳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映在羞红的脸上。如同一支春雨过后的桃花。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两人相对无言,这时贝西埃看见拉纳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映在羞红的脸上。如同一支春雨过后的桃花。

CRUSADERCONS
是 雷! 而且—— 真的很oo...

是 雷! 而且——


真的很ooc


就是在别家看到的搞笑梗(இωஇ)


其实画到一半突然觉得换成 奈苏 会更有好…


但来不及改惹(இωஇ)


是 雷! 而且——


真的很ooc


就是在别家看到的搞笑梗(இωஇ)


其实画到一半突然觉得换成 奈苏 会更有好…


但来不及改惹(இωஇ)


Hicksian substitution effect

发粉

Summary:

关于发粉的一些小事,cp贝拉


Notes:

今年给文三的生日礼物,赶工出来的ooc雷文,现在补发在这里


要说贝西埃最为人所知的爱好大概就是扎辫子扑发粉,这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他的标志之一。可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爱好每次落入拉纳的眼里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嘲讽一次。内容大多数是什么追捧这种封建贵族的爱好,你居然忘了自己革命军的出身诸如此类的话,当然被嘲讽的对象每每听到这话并不生气,只是一笑而过。


今天拉纳闲来无事到杜伊勒里宫找皇帝,结果看到正在整顿近卫军的贝西埃,鉴于自己和他几年前的矛盾,干脆无视了意欲和他打招呼的近卫军司令,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径直走进了杜...

Summary:

关于发粉的一些小事,cp贝拉


Notes:

今年给文三的生日礼物,赶工出来的ooc雷文,现在补发在这里





要说贝西埃最为人所知的爱好大概就是扎辫子扑发粉,这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他的标志之一。可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爱好每次落入拉纳的眼里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嘲讽一次。内容大多数是什么追捧这种封建贵族的爱好,你居然忘了自己革命军的出身诸如此类的话,当然被嘲讽的对象每每听到这话并不生气,只是一笑而过。


今天拉纳闲来无事到杜伊勒里宫找皇帝,结果看到正在整顿近卫军的贝西埃,鉴于自己和他几年前的矛盾,干脆无视了意欲和他打招呼的近卫军司令,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径直走进了杜伊勒里宫。在书房里,拉纳接过迪罗克递来的红酒,冲皇帝抱怨,“贝西埃一天到晚扎着辫子扑发粉在你面前晃悠,怎么你就只说我?你就这么偏心他?”


忙于处理公事的皇帝并没有多少闲情逸致来和拉纳纠结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反正拉纳总能找到各种理由和他吵架。他拆开一封信,看着信上的内容随口对拉纳回来一句,“要不你现在就扎个辫子扑粉,我绝对不会批评你,怎么样?”


“谁要和贝西埃那个废物一样!”听到皇帝这话,拉纳立刻态度大变,激烈地反对。拉纳这迅速转变的态度,让在堆积如山信件中的皇帝分出注意力来抬起头看着拉纳,奇怪地注视对方,“我们以前也这样留头发扑粉,也没看你有什么反对意见啊。我让你剪头发的时候你也不情不愿,现在倒是不喜欢了。”


“你以前不是和贝西埃一起扎辫子,在这方面热衷得不得了,可爱漂亮了!”


被皇帝无意间戳中心思的拉纳想起惹人厌的贝西埃和他标志性的白发,心里的怨气既被这话堵着不能像往常一样和皇帝大吵一架作为谈话的结束,也咽不下这口气,只得大声叫嚷 “谁和这个混蛋一起扎过辫子!”他一口气喝完杯中剩余的红酒,用袖口擦擦嘴角,要开门离开书房却撞上了进来报告近卫军情况的贝西埃。气不打一出来的拉纳恶狠狠地对来人咒骂了一句,“该死的狗!”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贝西埃怔怔地立在原地,望着拉纳远去的背影,直到皇帝走过来揪了揪他的耳朵贝西埃才回过神。皇帝看到贝西埃这副样子,也没有批评他刚才的表现,理解地拍拍对方肩膀劝慰,“不知道今天究竟是谁惹到他了,像个点着的炮筒一样对着人四处开炮。”


“你别多想。”


贝西埃还没靠近门口就听到了拉纳那句叫喊,他和迪罗克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走了进去。他知道拉纳究竟因为什么事情生气。只是表面上装作被皇帝话语安慰到一样,继续汇报自己的工作。


拉纳和贝西埃两人的矛盾,或者要再加上当事人一个皇帝,导致两个元帅之间不和的原因很多人都知道,随便找到一个人都能给你说出点原因。对于拉纳的副官叙贝尔维来说,错的绝对不是自己的上司拉纳,拉纳元帅那么单纯善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而作为两个人的朋友缪拉,虽然每次都能滔滔不绝说一大串他所知道的军费事件,顺便希望自己两个好友能够和好(不然他夹在中间相当难做人),但是仍未触及到事件的本质核心。抛去两位元帅,当然还有一个知悉全部内情的当事人,那就是皇帝,不过好事者也没有这个胆子真对着皇帝来刨根问底。


随着时间推移,大家逐渐也对军费事件失去了兴趣,毕竟身处巴黎向来不缺各种八卦。就连皇帝也习惯了拉纳和贝西埃之间的不和,并且照常偏宠着拉纳,其他人更是对拉纳刻意冷待贝西埃表示默认,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怎么还会是朋友呢。


贝西埃知道拉纳彻底漠视自己,那些过去已经被对方抛弃得干干净净。过去可他仍试图主动去找拉纳说话,想要与对方和解却被拉纳不耐烦地打断,“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拉纳没有可转圜余地的坚决态度不由得让贝西埃退却。在他和迪罗克喝完酒,倾诉完自己内心的痛苦纠结后,迪罗克温柔地安慰他,告诉他拉纳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样冷漠,你可以再试试去和他多接触。


“拉纳不是这种人,他一定会知道你的确后悔并且祈求他原谅。”


很早之前在意大利军团,或者在比利牛斯军团,他们就如同皇帝所说的那样一起留着辫子扑上发粉,去参加各式各样的大小宴会。贝西埃和拉纳作为同乡,关系显然更好。两个在意大利战场跟着年轻司令征战的小军官,远想不到后来自己能成为帝国元帅。每当贝西埃打理头发的时候,拉纳都喜欢在他身边捣乱,装作是来帮忙的样子把贝西埃刚梳理好的辫子给拆散或是给贝西埃扑发粉特意扑得稀稀落落,难看得很。不同于自小在莱克图尔胡作非为惯了的拉纳,就算是后面成为元帅公爵的都没有改变谨慎沉默,内向的性格贝西埃却每次都仔仔细细给拉纳扎好头发,一丝不苟地整理对方的头发。


拉纳头发和主人的脾气一样倔强得很,不过贝西埃并没有丝毫地不耐烦。只不过拉纳最后还是把曾经留长的头发剪了个干净,连带着发粉一起被丢弃,一点希望也没有给他留下。干脆利落的确是拉纳一贯风格。


“但愿吧。”贝西埃趴在迪罗克的肩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以他对拉纳的了解,让对方的态度软化着实困难。面对拉纳时的忐忑不安患得患失让他停滞不前。不过他曾相信只要时间够长,终有一日他会被对方原谅。可惜埃斯林的炮火喧天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无情揭露了拉纳永远不会原谅他的事实。


在他去探望重伤的拉纳时,拉纳在重伤后意识模糊时对他表露出的厌恶是切实存在的。他对于两人关系之间的否认和他们曾在意大利一起立下的誓言都萦绕在贝西埃的耳边,就像自己对于留着头发和发粉的固执,是纪念是缅怀,在拉纳已经和自己彻底决裂后,他还想要保留过去年月的痕迹。


他前往拉纳的葬礼是想告诉对方自己对于在军费事件中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拉纳当然可以不接受,虽然他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相信人死后有灵,但是内里的潜意识告诉他,这份歉意传达不给那个人了。再深刻的悲伤都停留在了1809年5月最后一日的那个晚上,只剩下无望的麻木。


皇帝的调令就摆在桌上,贝西埃依旧按照多年养成,甚至在俄国冰天雪地中撤退还没有放弃的习惯给梳理齐整的头发扑上了发粉。他有说不上来的预感,自己将会死在这次的反法同盟里。贝西埃不觉得这个结局有多么悲惨,迄今为止,自己经历五次反法同盟终于要死于下一次对抗反法同盟的战场,这样的结局拉纳总该不会再评价他是一个懦夫了吧。


格里尼翁城堡外风雨交加,周围大片树林被风吹得发出巨大声响,如泣如诉;雨笼罩着周遭的一切,暮色苍茫。

大饼箍桶店

拿破仑时期荣誉军团勋章的细节改变与差异(1802-1815)

[图片]
[图片]


如此画技不配画画

从硬盘里掏点老图

老图基本上只发过局部,这次放放全图

祝大家端午快乐!

从硬盘里掏点老图

老图基本上只发过局部,这次放放全图

祝大家端午快乐!

布洛涅大营菜地

火星救援

参本作品,老师们都好厉害我就是来凑数的【

弱智文学,全员OOC,没有任何科学内容


1.

焦糖色的火星天空泛着烟灰,白日高悬,映照光秃秃的棕黄地表。土山环抱的平地上立着几座二氧化硅气凝胶搭建的乳白色房屋,构成一处小巧基地,基地附近的几株低矮植物妆点单调的地表,是极目能见的唯一绿色。阳光倾泻于平房屋顶树起的硅制太阳能面板,转化成能源并储存。

贝西埃伸伸懒腰,从床上坐起,而他的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

“大家对我真好,”他感激地想,“我迟到这么久,也没人催我起床。”

贝西埃慢条斯理地换了衣服,信步踱向基地食堂,但发现空无一人,自助取餐口也空无一物。

“我起得太迟了,...

参本作品,老师们都好厉害我就是来凑数的【

弱智文学,全员OOC,没有任何科学内容

 

1.

焦糖色的火星天空泛着烟灰,白日高悬,映照光秃秃的棕黄地表。土山环抱的平地上立着几座二氧化硅气凝胶搭建的乳白色房屋,构成一处小巧基地,基地附近的几株低矮植物妆点单调的地表,是极目能见的唯一绿色。阳光倾泻于平房屋顶树起的硅制太阳能面板,转化成能源并储存。

贝西埃伸伸懒腰,从床上坐起,而他的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

“大家对我真好,”他感激地想,“我迟到这么久,也没人催我起床。”

贝西埃慢条斯理地换了衣服,信步踱向基地食堂,但发现空无一人,自助取餐口也空无一物。

“我起得太迟了,”他自言自语,“他们连午饭都吃完了。”

贝西埃走到自动取货机旁,要了一块面包一瓶矿泉水,独坐窗边,开始悠然自得地享用不能算是早餐的早餐。

 

2.

穆龙号飞船高速驰过深邃宇宙空间,将万千星辰抛之身后。餐厅内,服务生机器人正挨个给在座诸人倒葡萄酒。船员们团团围坐在长餐桌旁,有说有笑,但有一个座位却是空着。

“贝西埃怎么还不来?”缪拉正专注地切鹅肝,“饿也该饿起来了吧。”

“也许是饿死了,起不来了。”拉纳砸吧砸吧嚼着法棍。

“我去看看吧,”迪罗克起身,“怕是睡过了。”

“妈的!”波拿巴舰长的汤匙猛然敲了一下餐盘,“坏事了!”

“怎么了?”迪罗克忙问。

“我忘了跟贝西埃说今天返程。”

 

3.

贝西埃一身工作服,手持数据屏,正记录基地附近的植株生长情况。

这时数据屏提示有通讯请求,来电显示是迪罗克。

“亲爱的热罗,我不是故意起迟的,”贝西埃接通通讯,“你告诉波拿巴,我已经开始工作了,没有耽误。”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事……”

“贝尔蒂埃又催数据了?你跟他说,我马上就……”

“那个,”迪罗克打断了他, “你就没觉察到基地有什么不对吗?”

“确实不太对,”贝西埃沉思片刻后回答,“今天食堂的服务机器人没通电源,往常我去食堂,就算来迟了,机器人还是工作的。”

“那是因为往常我们都在基地里。”

“哦,其实我觉得你们集体出去考察也可以不关机器人电源的,不过波拿巴一直主张省电,我理解。”

“你误会了,我们没有出去考察,”迪罗克严肃地说,“我们在回地球的路上了。”

 

4.

“哦,原来今天要回地球啊,”贝西埃想了想,确认是自己忘了此事,“抱歉舰长,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先不说这个了,”屏幕里的波拿巴忙道,“基地还剩多少食物?”

“咱们出发时额外多带了一年的储备粮,留在基地,”贝尔蒂埃解释道,“我想暂时不用担心他的生活问题……”

“咱们多带的一年是按总人数算的吧?”拉纳忽然插嘴。

“是的。”

“那我就放心了,现在只有贝西埃一个人,”拉纳打了个响指,“足够他吃了,他饿不死。”

“谢……谢谢你的关心,”贝西埃小心翼翼地说,“不用为我担心,食物肯定够……”

“波拿巴你听到没,现在基地的食物足够贝西埃一个人吃好几年,”拉纳不再搭理贝西埃,转而和波拿巴说话,“咱们十年后再接他回来吧。”

 

5.

穆龙号休息室内,德塞和达武坐在虚拟壁炉旁的沙发里,各捧一块数据屏看小说,机器人服务生给他们端来热柠檬水。

“我刚看了鲁滨逊漂流记,”德塞放下数据屏,“我觉得可以推荐给贝西埃,里面的独居技巧或许他能用上。”

“他的处境还是比鲁滨逊强的,”达武也放下了数据屏,“基地有备用补给,足够他撑到一年后我们接他回去。”

“是啊,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太惨了,”德塞感叹道,“他得一个人待上一年呢。”

“没办法,波拿巴急着把培育好的植株送回地球研究,顾不上马上回去接他……”

“波拿巴的决策当然是对的,”德塞认真地说,“贝西埃应该自己造一艘飞船追上波拿巴。”

 

6. 

“我亲爱的让-巴蒂斯特,你一个人过得还习惯吗?”

一身运动装的缪拉一边在跑步机上健步如飞,一边和通讯屏幕里的贝西埃说话。

“我亲爱的若阿基姆,我一个人挺好的,”贝西埃含笑回答,“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照看这些试验植物并记录数据。”

“那些都是次品,培育良好的植株我们已经随船带回来了。至于剩下的这些,波拿巴原本就打算留它们在火星自生自灭,”缪拉随手拾起跑步机扶手上的毛巾,擦去前额汗珠,“你不管它们也行。我要是你呀,每天睡个饱,打打视频电话,和机器人玩玩游戏,就当是放一年长假。”

“反正我没事做,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照看植物。”

“我说你呀,平时看着懒散,给你机会休假,你倒又勤快起来了,”缪拉揶揄几句,忽然扭头看向一边,“唉我亲爱的让!你也来健身啦。”

“是啊。”

屏幕里传来拉纳粗声粗气的回答。

“我正和贝西埃说话呢,”缪拉招呼道,“你也过来说两句吧。”

贝西埃只觉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还没等他准备好,拉纳那张阴沉的脸已经挤进屏幕,和缪拉的灿烂笑脸形成鲜明对比。

“那个,”贝西埃轻声说,“我还是想感谢你关心我……”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候再拨。”

拉纳模仿着系统语音,然后挂断通话。

 

8.

“我亲爱的热罗,我刚才打给你,想让你帮我处理一点事情,可你那边占线。”

舰桥上,波拿巴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温和地注视迪罗克。

“不好意思,我刚才正给贝西埃打电话,”迪罗克歉疚地说,“以至于没有及时回复舰长的请求。”

“贝西埃最近在干嘛?”波拿巴漫不经心地问。

“他在照看我们留下的试验品植株,并且还栽种了新的植株。”

“他还在火星种树?”

“嗯,他打算用一年时间完成基地附近的局部绿化。”

“那你叫他每天给贝尔蒂埃汇报植株培育数据,以及每月给我写一份总结报告。”

“好的。”

“哦对,你也要告诉他,他这是自愿加班,不是我强迫他加班。如果工会问起来,他可得解释清楚。”

 

9.

“没问题啊,”听完迪罗克的转述后,贝西埃回答,“我本来就是自愿的。”

“你当真打算浪费一年长假?”迪罗克哭笑不得。

“我确实没事做啊,”贝西埃正凝神观察一棵新种植株的长势,“而且我喜欢种树,这不算加班,算休闲。”

“你当真打算花一年时间搞绿化?”

“是的。热罗你看到旁边那座小山了吗?”贝西埃指向基地旁边一座小丘陵,只见地表上已经栽种了两棵植株,“我打算先把这座荒山变成绿地。”

迪罗克沉默不语。

“怎么了热罗?”贝西埃疑惑地问,“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既然你决心种树,我觉得不如……”

迪罗克叮嘱了几句。

 

11.

一年后。

穆龙号悬于火星上空,以火星自转速度行进。片刻后,穆龙号的舱门打开一个口子,一艘小穿梭机旋即脱离母船,驶向火星地表。

“为什么波拿巴一定要我接贝西埃回来?”副驾驶座上的拉纳恼火地点按操作界面,“他就不能把那些树砍了当木料,自己搭个梯子爬上来吗?”

“咱们和贝西埃可是一年没见了,我巴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拥抱他,”主驾驶座上的缪拉愉快地前推操作杆,“让你就不激动吗?”

“哦我当然激动,”拉纳冷笑道,“拜他所赐,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激动过了。”

“得了吧,一小时前你还和波拿巴吵了一架。”

“那只是我向他提出合理建议!考察队里那么多人,凭什么要我去……”

拉纳忽然不说话了,而缪拉惊喜地大喊:“天哪,贝西埃成功了!”

一座翠绿小山与其四周的平原绿地呈现在逐渐靠近地表的穿梭机面前。山上植株排列严整,俨然列队士兵。山下有一条新修的人造水渠,植株绕水分布,如军队靠河列阵。

贝西埃站在山顶,冲驾驶室里的二人挥手。

 

12.

“欢迎回来,我亲爱的让-巴蒂斯特,”波拿巴张开双臂,热情拥抱贝西埃,“这一年辛苦你了,我会给你特批半个月休假。”

“感谢舰长的好意。”贝西埃感激地回答。

“想我们了吧?”缪拉大笑着在他背上捶了一拳,“一会儿来我房里玩21点,这回非得分胜负不可!。”

“回来就好。”迪罗克点头笑道。

“我已经受够每次打给热罗他都占线了,”波拿巴笑着耸肩,“你再不回来,我要考虑限制每人每月的通话时长了。”

“总之欢迎你回来!”

“今晚咱们吃大餐庆祝吧!”

“舰长你是不是该给所有人放假庆祝?”

“你们想得美!”

……

毕竟是久别重逢,每一位船员都上前与他寒暄,恭喜他平安归来。

直到所有人散去,贝西埃才发现拉纳的身影,他不清楚对方是原本就藏在人群里,还是直到此刻才到。

“总之……你回来就好,”拉纳慢条斯理地开口,“你的绿化成果,看起来不错。”

“……谢谢你的肯定,”不知为何,贝西埃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及我还是想感谢你关心我会不会饿死……”

“我没有关心你,”拉纳打断他,“我是担心你真的饿死了,波拿巴要担责。”

 

10.

“会战阵型?你让我种这个?”

贝西埃困惑地问。

“嗯。”

“可是这难度有点大吧?”

“不难,你只要把植株栽种得整齐一些,做出军队列阵的样子就好。”

“唔,有道理。”

“再说了,等以后火星真的变成人类定居点了,你那片树林一定会因为艺术性价值成为重要景点,被永久保存下来。”

“好主意!热罗你想得真长远,”贝西埃高兴地说,“那有没有会战阵型图给我参考?”

“我稍后给你发过去。”

迪罗克挂断通讯,在搜索框里键入关键词“蒙特贝洛”。


fin

布洛涅大营菜地

【贝拉】老来多回忆

狂草流生贺

依然是老年人AU,65岁拉纳与66岁贝西埃

和之前的老年拿迪有那么一丢丢关系


路易-奥古斯特·杜瓦夹着公文包,走在白色鹅卵石路上。沿道路两侧是两列大理石喷水池,每一座都点缀小天使雕像,其动作、神态各不相同,或喜或怒或哀或乐。喷水池后方是青翠柔软的大片草坪,数十只美利奴羊悠闲踱步,啃食草皮,它们的皮毛十分稠密,看起来早该修剪了。道路正前方则是一幢巴洛克风格的豪华大城堡,也是杜瓦此行目的地。

“又麻烦您来了,”杜瓦踏上城堡雕花大门前的白石台阶,管家殷勤地迎他入内,“公爵阁下正在书房等您。”

“希望公爵阁下没有等得太久,”杜瓦面露忧色,甚至掏出手帕擦汗,“我的...

狂草流生贺

依然是老年人AU,65岁拉纳与66岁贝西埃

和之前的老年拿迪有那么一丢丢关系


路易-奥古斯特·杜瓦夹着公文包,走在白色鹅卵石路上。沿道路两侧是两列大理石喷水池,每一座都点缀小天使雕像,其动作、神态各不相同,或喜或怒或哀或乐。喷水池后方是青翠柔软的大片草坪,数十只美利奴羊悠闲踱步,啃食草皮,它们的皮毛十分稠密,看起来早该修剪了。道路正前方则是一幢巴洛克风格的豪华大城堡,也是杜瓦此行目的地。

“又麻烦您来了,”杜瓦踏上城堡雕花大门前的白石台阶,管家殷勤地迎他入内,“公爵阁下正在书房等您。”

“希望公爵阁下没有等得太久,”杜瓦面露忧色,甚至掏出手帕擦汗,“我的马车陷进了泥地,所以耽搁了……”

“您放心。昨晚雨下得那么大,公爵会体谅您的,他是那么高尚的人。”管家安抚道。

“但愿如此,他是那么暴躁的人。”

杜瓦心想。


“这鸟路是该修了!有闲钱在巴黎修博物馆修凯旋门修卫城修桥修路灯,怎么没钱多修点鹅卵石路?”

蒙特贝洛公爵让·拉纳元帅坐在扶手椅里,翘着二郎腿,阴着脸。他大约60多岁年纪,身着灰色便服,身材干瘦,颇像竹竿;前额数道皱纹深陷,银灰色的头发盘结乱翘,如同老树虬根,唯独那双眸子还是像年轻时一样喷发怒火,仿佛是灵魂不甘于衰朽身体的束缚,总想证明自己的盛气不减当年。

“阁下息怒,这只是意外。路没问题,是我的车夫为了避让行人,不得不偏离道路,才陷进泥地……”杜瓦吞咽口水。

“我会和皇帝提意见的,”拉纳毫不犹豫地打断杜瓦,“您的诉求会得到合理满足。”

可是我并没有诉求,杜瓦想。

不过眼下不是和公爵争辩的时机,还是赶紧完成今天的工作比较重要。

“感谢公爵阁下的美意,”杜瓦打开公文包,取出笔记本和钢笔,“为了不耽搁您的更多时间,我冒昧提议我们现在开始吧。”

“上回您记到哪了?”拉纳问。

“上回写到,公爵阁下和还是第一执政的陛下一同出席执政卫队阅兵式,”杜瓦忙道,“陛下接到大量请愿书并转交公爵阁下。”

“嗯,然后他问我:‘这次阅兵式会搞得很迟,你介意我们晚点吃饭吗?’我回答:‘我不介意喝冷汤还是热汤,只要你带着我们用该死的英国佬煲一锅汤就行!’第一执政大笑,然后又对我说……”

杜瓦一边仔细聆听拉纳那夹杂加斯科涅口音的不标准法语,一边在笔记本上飞速记录。等他记完这一天的唠嗑后,他会整理手稿,改写成内容流畅、语法准确的文字,供拉纳过目。

大军团高层将领最近多热衷于撰写回忆录。毕竟久无战事,所有人也厌倦了每日无所事事打猎游玩的生活,自然不禁怀念往日荣光(而行军的艰苦、战役的紧张等等却在追忆光辉年华时的同时被不自觉地淡化)。马塞纳出版回忆录后,高级军官纷纷仿效,就连低级军官和列兵也争先恐后地写书记录(或者说吹嘘)自己在历次战争中的英勇事迹,一时间巴黎街头的书店充斥各类军事回忆录读物。

而像拉纳这类文化水平不高、又懒得亲自操刀的人,找人代笔便成了最理想选择。杜瓦是职业作家,此前已帮两名低级军官出版了回忆录。

“总之我深得第一执政信任,他对我无话不谈,经常邀我去杜伊勒里宫会商大事,”拉纳滔滔不绝地说,虽然是老人,他的语速仍然很快,仿佛枪炮连续不断地射击,“如果迪罗克忙不过来,晚上我会陪他微服私访。我们去王家花园淘一些不值钱小玩意儿,让他借着淘货的机会询问对最近政策的民意。哦,还有平安夜那次爆炸案,他原本是听了我的意见,决定和我一起去歌剧院,没想到居心叵测的阴谋家竟然想谋害他的性命……”

“每个人都是这样,一定要大肆吹嘘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哪怕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兵,都要吹皇帝和他分享过一块面包,”杜瓦心想,“不过蒙特贝洛公爵不一样,他的确有吹牛的资本,他是陛下最宠爱的元帅。”

等拉纳讲完圣尼凯斯街爆炸案及后续的审判,时间已过了两个小时。

“您要休息一下吗?”他呼出一口气,看向杜瓦,“我让人拿些茶点来。”

“多谢公爵阁下。”杜瓦甩甩手,放松写累了的手腕。

不多时,仆人端来葡萄酒和盛着各色甜点的餐盘,放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杜瓦道谢,并开始取用。

“您刚才记的给我看一下吧。”拉纳接过仆人倒的阿马尼亚克酒,并示意仆人取来杜瓦的笔记本。他一边啜引杯中酒,一边匆匆翻阅。

“嗯,大致可以,”看完后,拉纳把笔记本推向杜瓦,“不过您漏了一些细节,我会叫秘书写出来给您补上。”

“多谢公爵阁下。”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很重要,”拉纳严肃地说,“请您务必不要再遗漏任何细节。”

“公爵阁下放心,我保证每一个字都抄下来。”

“好的,那我先和您大致说一下事情经过,方便您待会儿记录,”拉纳把两手放在桌子上,十指交叉绞紧,“您想必也听说过,1801年初的执政卫队军费事件。”

杜瓦心里咯噔一下。

“听,听说过……那件事……”

“听着,不管您之前听到的版本是什么,”拉纳大声说,“那都是造谣和对我的污蔑,您一个字也不要信。您要清空您脑子里关于这件事的一切认知,然后仔细听我的版本。”

“我洗耳恭听 。”

“这件事本质上是贝西埃元帅对我的无耻背叛,”拉纳一板一眼地说,“他毫无加斯科涅人的荣誉感,卑鄙地陷害我,让我失去第一执政的信任,还趁机抢走我的近卫军指挥权。要知道贝西埃元帅先生从来不会在战场上弄脏自己的衣服,他不是靠阴谋诡计,如何能成为近卫军司令?”

杜瓦拿甜点的手微微颤抖,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拉纳的视线。

“您质疑我说谎?”

拉纳厉声道,吓得杜瓦差点打翻餐盘。

“绝对没有!”杜瓦慌忙辩解,“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您之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拉纳的棕色眼眸似在燃烧,“是不是贝西埃跟您栽赃我贪污公款?”

“我当然相信您!”杜瓦谨慎地斟酌字句,唯恐得罪他的客户,“我只是担心您的说法和贝西埃元帅的回忆录相差太大,会过不了陛下审查。您知道的,陛下还是会看……”

“贝西埃那王八蛋已经出回忆录了?”

“上个月出的……”

“这种污蔑我的言论竟然过审!”拉纳的脸色瞬间涨红,“波拿巴果然就是个婊子!”

“您误会了!”杜瓦忙道,“贝西埃元帅没有说您的不是,他,他……”

杜瓦本想继续辩解,但看着拉纳的脸色,遂知趣地闭嘴。

“不要和我提贝西埃的回忆录,”拉纳咬牙切齿地说,“我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人。”


拉纳没有说谎,他一点都不想见到贝西埃,更不想揪着贝西埃的领子质问“你在回忆录里写我什么坏话了?”

他只是以“梅松图书馆需要更新书目”为名,要求去巴黎参政院开会的蒙特贝洛侯爵路易-拿破仑·拉纳捎回来一堆军事回忆录,并强调“我恐怕并没有时间阅读”。

几日后,在某个绵长的夏日午后,拉纳独坐在图书馆一角的沙发上,腿上横摊一本包了牛皮纸封皮以至于看不到书名的书。

“军费事件让我和拉纳元帅之间产生很大的误会。这是我的责任,我本该早点和他道歉。”

“我非常对不起他,我辜负了我们的友谊,我也不奢望能得到他的原谅。我只能如实记录这段过去,让读者知道我曾经做了一件错事。”


一周后,格里尼翁城堡。

“蒙特贝洛公爵不告而访,我是否应该请他回去?”管家小心翼翼地问。

“公爵阁下是贵客,您快请他进来。”伊斯特里亚公爵贝西埃元帅平静地说,管家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愠怒。

“可我担心他来者不善……”管家显得犹豫。

“您不必担心,”贝西埃温和地说,“我能妥善处理。”

大约十分钟后,贝西埃与拉纳在会客室面对面而坐,仆人给他们倒了茶后便离去。

“公爵阁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贝西埃礼貌地问。

“我是来给您提意见的,您的近卫军该整顿了,”拉纳懒洋洋地回答,“我听说皇帝批评他们白拿东西不给钱。”

“您批评得很有道理,是我疏于职守了,”贝西埃面露愧色,“陛下已经勒令我结束休假,紧急加强近卫军纪律训练。”

“那看来您这个假期有的忙了,”拉纳不禁嗤笑,“或许您和一般人不一样,平时玩忽职守,假期认真工作?”

“我正在起草新的近卫军守则,想听听您的意见,”贝西埃喝了一口茶,仿佛没听出拉纳话里的讽刺,“您的经验会对我很有帮助。”

“行啊,我可以帮你看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拉纳认真地说,“这是公事,我提指导意见时可不会顾及您的面子。”

“您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就好,我虚心接受,另外,”贝西埃微笑道,“这周末我要在庄园猎野狼,您有兴趣来吗?”


两天后,杜瓦收到拉纳的来信:

“军费那段不写了,反正也过不了皇帝的审查。”


后记:

贝西埃一直希望能与拉纳和解,用Ronald Zins的话说,这两人是一个想请求原谅,但另一个拒绝

我私心希望他们和解,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脑洞

关于军费事件经过,请见这篇笔记,事实上这件事和贝西埃关系不大,是拉纳苛责他

头秃症患者

论拿战吹怎么堕落成拿战黑

迫害朱诺使我快乐【不是】

塑料三角我一生推呜呜呜

【顺便说一下亚拿党扩我!!】

论拿战吹怎么堕落成拿战黑

迫害朱诺使我快乐【不是】

塑料三角我一生推呜呜呜

【顺便说一下亚拿党扩我!!】

Hicksian substitution effect

【补档】画像

cp贝拉


春节贺文,顺便放lof。有只可意会的部分,所以后面部分走度娘


已经有段时间了,距离他的离开。


贝西埃接过从画家手里递过来的绶带,静默无言地凝视着挂在墙上的那幅作品,略微摇了摇头,他实在无法确认这画上的人究竟是不是他。


自己很久没有这样直视拉纳以及和他相关的一切事物,贝西埃出神地看着画像,这条绶带被画了上去,可是心里却不像自己起初认为的那样高兴。


他有些怅然,拉纳还在的时候就不喜欢佩戴着绶带。想到这里,贝西埃嘴边礼节性的笑容维持得已经僵硬,他眨眨眼以缓解眼睛的酸涩,想着,这不过是出于自己那隐秘的私心。


维克托带着拉纳走到一个帐篷里,士...


cp贝拉


春节贺文,顺便放lof。有只可意会的部分,所以后面部分走度娘





已经有段时间了,距离他的离开。


贝西埃接过从画家手里递过来的绶带,静默无言地凝视着挂在墙上的那幅作品,略微摇了摇头,他实在无法确认这画上的人究竟是不是他。


自己很久没有这样直视拉纳以及和他相关的一切事物,贝西埃出神地看着画像,这条绶带被画了上去,可是心里却不像自己起初认为的那样高兴。


他有些怅然,拉纳还在的时候就不喜欢佩戴着绶带。想到这里,贝西埃嘴边礼节性的笑容维持得已经僵硬,他眨眨眼以缓解眼睛的酸涩,想着,这不过是出于自己那隐秘的私心。


维克托带着拉纳走到一个帐篷里,士兵们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打牌,维克托帮他安排好了住处,叮嘱拉纳:“你这伤还没好,虽然是小伤,但这几天可别一个劲地带头往前冲了。”在他们旁边低头写信的军官闻声抬起头,“谁受伤了?”


拉纳听这青年军官的口音像是来自加斯科涅地区,便询问他是不是加斯科涅人,自己是从莱克图尔来的。被问到的青年知道自己遇见了同乡倒也很高兴,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让·巴蒂斯特·贝西埃,和他们是同乡。



提取码是答案绝对值





头秃症患者

拿战组的女孩子们!


p1波拿巴

p2缪拉

p3拉纳

p4迪罗克

p5朱诺

p6贝西埃

拿战组的女孩子们!


p1波拿巴

p2缪拉

p3拉纳

p4迪罗克

p5朱诺

p6贝西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