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贝辰

1340浏览    13参与
杯酒祈欢.(限流公主)
占tag致歉 哈哈哈哈绝命挑战...

占tag致歉

哈哈哈哈绝命挑战

当然

我这种限流公主是不可能有热度的

我所向披靡

时间调到一个星期也没在怕的

占tag致歉

哈哈哈哈绝命挑战

当然

我这种限流公主是不可能有热度的

我所向披靡

时间调到一个星期也没在怕的

姜南渊.(中考封箱)

【德云社群像】当你社的角儿发现怀孕了(贝辰篇)

私设.


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


————————————————————————


郎昊辰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这一天,高筱贝带着郎昊辰去产检,还没到家,意外就发生了.


“宝贝儿!起床啦!今天得去产检啦!”​

“嗯~”​郎昊辰还在神游状态

“快点,快点.”​

“好~”​


到了医院,产检的一切都很顺利​,孩子发育的特别好,两个人都很高兴.


从医院出来.

“宝贝儿,今天想吃啥?”

“emmm…我也不知道~我现在闻到饭的味道就想吐.”

“哎呀~辛苦宝贝了.”

“不辛苦咱们回家吧

“走着”


两人一路有说...

私设.



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切勿上升正主❗



————————————————————————


郎昊辰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这一天,高筱贝带着郎昊辰去产检,还没到家,意外就发生了.


“宝贝儿!起床啦!今天得去产检啦!”​

“嗯~”​郎昊辰还在神游状态

“快点,快点.”​

“好~”​


到了医院,产检的一切都很顺利​,孩子发育的特别好,两个人都很高兴.


从医院出来.

“宝贝儿,今天想吃啥?”

“emmm…我也不知道~我现在闻到饭的味道就想吐.”

“哎呀~辛苦宝贝了.”

“不辛苦咱们回家吧

“走着”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过马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辆刹车失灵的轿车冲向郎昊辰,还没来得及反应,高筱贝就将郎昊辰推开,自己却被撞了.高筱贝倒在了血泊里…

“筱贝!筱贝!来人啊!救命啊!筱贝你醒醒!醒醒!别睡!快醒醒!筱贝!”


路人拨打了120,没过多久救护车来了,郎昊辰跟着到了医院,一路上,郎昊辰害怕极了.


手术室外.

“请问谁是高筱贝家属?”

“我…我是”郎昊辰颤抖着“医生…请问他怎么样了?”

“他的情况不太乐观,需要马上手术,请你在手术单上签字.”

“好…我签…”

“好”

“医生!你一定要救他!我求您了…”

“放心吧…我们一定尽力.”


高筱贝,你一定得活着…

高筱贝,你怎么这么傻啊…

高筱贝,你为什么要救我…


四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出来了,郎昊辰几乎是扑了上去.

“医生!医生!他怎么样了?”

“放心吧,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还没有醒来.”

“那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这…不好说,就得看他自己了.”

“好…谢谢医生.”


高筱贝发生意外的这件事郎昊辰除了栾云平在谁也没告诉,栾云平来医院看过后想替郎昊辰照顾高筱贝一晚,让郎昊辰补补觉,但让郎昊辰拒绝了,就这样…郎昊辰一直守着高筱贝,守了整整三天…


“昊辰…昊…昊辰”

“嗯~筱贝!你醒啦!我去给你叫医生!”


“医生,他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了…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出去后,郎昊辰坐在了病床边上,看着高筱贝,眼泪掉了下来…

“怎么了宝贝儿,咋还哭了?”

“高筱贝!王八蛋!你干嘛非得救我!”

“我要是不救你躺在这儿的可就是你了,而且你肚子里还有一个,那我不更心疼!还有…我现在不是已经没事儿了吗?好啦好啦!别哭了昂~”

“筱贝~你都快吓死我了…”

“好啦好啦,没事了,没事了…你没事就好,你要是有事我就不活了.”

“别说傻话…”

“我说真的呢~”

“行了吧你~”



————————————————————————


我来惹~

消失了好几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还没有开学…本来说好了二十号开学,可是又延迟了…

消失这几天是因为我最近低谷期,突然间就失去了目标…

希望我能慢慢自我调节吧!





然不晚.(备战高考ing)

【贝辰】更衣室

红茶A高筱贝x奶味O郎昊辰

又名《怪你过分美丽》《别叫我师叔》 


ᨐooc/无意义搞辰/圈冷我黄


ᨐ超羞耻play/🔞🚕🚕🚕🚕🚕


———————— 


“辰辰,你闻到我师父的信息素了吗?”高筱贝换了衣服,站在下场门处看台上过日子的高栾二人。 


“还真有一点……”郎昊辰走进台下看不到的阴影里,刚刚解开大褂最顶端的扣子。 


俩人的师父是今天底角儿,倒二场贝辰林三人齐说了一场《四字联音》,张九林家中...

红茶A高筱贝x奶味O郎昊辰

又名《怪你过分美丽》《别叫我师叔》 


ᨐooc/无意义搞辰/圈冷我黄


ᨐ超羞耻play/🔞🚕🚕🚕🚕🚕


———————— 

 

 

“辰辰,你闻到我师父的信息素了吗?”高筱贝换了衣服,站在下场门处看台上过日子的高栾二人。 

 

 

 

“还真有一点……”郎昊辰走进台下看不到的阴影里,刚刚解开大褂最顶端的扣子。 

 

 

 

俩人的师父是今天底角儿,倒二场贝辰林三人齐说了一场《四字联音》,张九林家中有事,结束演出就早早离去,后台只剩下高筱贝与郎昊辰。 

 

 

 

“我记得你俩发//情//期差不多啊。”高筱贝绕到他身后,揽着腰将人搂进怀里,下巴搁在人肩膀,亲昵地蹭了蹭奶味恋人的耳廓。 

 

 

 

已接近晚上十点钟,长德后台没开灯,小而高的窗户里透出一线清冷月光。此间昏暗中沉默拥抱,郎昊辰米白色的大褂竟有些亮眼。他静静感受着高筱贝胸膛的体温,轻声道,“大概是吧……” 

 

 

 

 

 

 

在一起大半年,Omega发现外号长颈鹿的恋人果真有鹿一般温顺体贴的性格,除了床//上。 

 

 

 

昨天他们一起去吃冷饮,两个大男孩有着情侣身份却不敢明目张胆的牵手,对坐下来,郎昊辰点了草莓味圣代,高筱贝则选了巧克力味。 

 

 

 

没想到吃了一半高筱贝的圣代杯不慎侧翻,郎昊辰手忙脚乱地帮他收拾,罪魁祸首却抱着手臂置身事外。没再点一份,大庭广众之下,鹿老师舀一勺草莓冰淇淋送进嘴里,看似要吃掉,却抓住郎昊辰的手腕拉近,凑身亲了过来。 

 

 


奶味O被吻得晕晕乎乎:“你亲我干什么!” 

 

 


占了便宜的高筱贝理不直气也壮,笑容怎么也收不住,“嗯……我想告诉你这个草莓味很好吃。” 

 

 

 

 

 

 

不过,真的是冰淇淋好吃吗?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鹿老师:当然是奶糖更好吃了。 

 

 

 

隔了一堵墙,台上笑闹声仍然不断,郎昊辰被清甜的红茶信息素包围,本就濒于发情期的身体在Alpha怀中更加敏感,不禁开口讨饶:“贝贝,你先松开我,我去换衣服。”咱们回家。 


 

高筱贝着迷于他的气味,嘴唇辗转擦过耳畔,在耳后落下一吻,177的人在他怀中显得娇小玲珑,可爱至极。 

 

 

 

明明也是线条硬朗的男孩子,被高筱贝英气逼人的锋利眉眼生生衬托成了小甜饼,在牛奶信息素的加持下更是活脱脱一块小牛奶糖。 

 

 

 

终于被松开的郎昊辰闪身进了更衣室。高筱贝看他慌忙撩起门帘,不禁玩笑道:“咱俩真不能总待在一起。” 

 

 

 

郎昊辰的清朗声线蒙在衣服里:“怎么呢?” 

 

 

 

这一句半真半假:“你在我身边我总容易把你吃了。” 

 

 

 

 

 

 

这倒是没回音儿了。调戏成功的高筱贝随意喝了口水,见台上没有消停的意思,也走进了更衣室。 

 

 

 

郎昊辰大褂刚刚脱下,只剩纯白的衬里不好解开,正摸索着。高筱贝帮他解放了双手,狭小更衣室难以容纳下两个大男孩儿,于是个高那个低头倾身,将稍矮那一位挤到了桌子边。  

 

 

 

Omega微微仰头与Alpha对视,距离近到交换彼此的呼吸。郎昊辰抬起手抚过高筱贝的唇角与脸侧,最终滑落到瘦削凸起的喉结。 

 

 

 

是故意的,因为都很好摸。 

 

 

 

“怎么喝水这么不小心?我帮你擦擦。” 

 

 

 

距离太近了。 

 

 

 

也太暧昧了。 

 

 



🍧🍧🍧 


(↑↑↑后续戳上边儿的冰淇淋)

温卿欢

鸳鸯

高筱贝×郎昊辰,郎昊辰单方面性转


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


ooc属于我,幼儿园文笔


01

高筱贝是个到处流浪的孩子


他四岁那年,被城北高家收养,起名“高筱贝”


高夫人不能生育,因此,他成了高家名不正言不顺的继承人


高家夫人与郎家夫人交好,他意外结识了郎家独女,郎昊辰


02

俩人很快成为好朋友,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一起玩


俩人逐渐长大


高筱贝觉得自己对郎昊辰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


03

高家被人连夜纵火,家破人亡,唯独存活下来的只有高筱贝


后来,高筱贝参共,被安排暗中调查...

高筱贝×郎昊辰,郎昊辰单方面性转


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


ooc属于我,幼儿园文笔





01

高筱贝是个到处流浪的孩子


他四岁那年,被城北高家收养,起名“高筱贝”


高夫人不能生育,因此,他成了高家名不正言不顺的继承人


高家夫人与郎家夫人交好,他意外结识了郎家独女,郎昊辰


02

俩人很快成为好朋友,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一起玩


俩人逐渐长大


高筱贝觉得自己对郎昊辰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


03

高家被人连夜纵火,家破人亡,唯独存活下来的只有高筱贝


后来,高筱贝参共,被安排暗中调查郎家底细,才知道郎老爷蹚的是浑水


郎老爷知道了,高筱贝被捕,被判枪决


04

“什么?枪决?”,郎昊辰知道高筱贝被捕的消息


她心悦于他,自然会帮他求情


可结果不如人意,郎昊辰要被郎老爷嫁给苑家,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05

郎昊辰被囚在府邸,不得出入,说到底就是郎老爷怕她跑了


她想过死,可每次都有仆人制止


早死晚死都是死,那还不如早点死


06

大喜之日来临,郎昊辰不情不愿地穿上嫁衣


郎昊辰被迫坐在车里,郎老爷坐在她右边


手指绞着衣摆,等待时机


07

她看见狱警压着高筱贝,她扒着车窗


他憔悴了不少,不再是意气风发的那个少年


车是往东开的,人是往西去的


08

郎昊辰打开车门,跳下去


司机连忙停车,郎老爷让人把她抓回来


她边跑边喊,“高筱贝!”


高筱贝听见有人喊他,回头,是他没见过的郎昊辰,是穿着嫁衣的郎昊辰,好看


09

郎老爷一边让狱警赶紧执行枪决,一边把奋力抵抗的郎昊辰带回车里


“不是说我出嫁,枪决就会缓两天的吗”


“可你不听话,所以提前了”


“你骗我!”,少女眼眶微红


10

被压到城西,被迫跪在地上


想起今天出嫁的郎昊辰,小声笑道,“你穿嫁衣的样子…真美”


枪声响起时,郎昊辰咬舌自尽


只慨叹一对儿苦命鸳鸯

荼铎西西木

[贝淇郎甜] 大白鹅打架

#四个大白鹅打架的故事

#明天要考试可能就不更文了

#小孩关系都好着呢不要上升真人


    郎昊辰分明记得他刚和樊霄堂在一起的时候高筱贝还一直在说他连小孩都不放过,连着嚷嚷了好几天要去找高峰告状。


    所以这几天没听见高筱贝再拿这个说事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高筱贝记性可好,一个梗玩上一年都没问题,居然这次才念叨了一个星期就打算放过他?


    指定是有事。...


#四个大白鹅打架的故事

#明天要考试可能就不更文了

#小孩关系都好着呢不要上升真人




    郎昊辰分明记得他刚和樊霄堂在一起的时候高筱贝还一直在说他连小孩都不放过,连着嚷嚷了好几天要去找高峰告状。


    所以这几天没听见高筱贝再拿这个说事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高筱贝记性可好,一个梗玩上一年都没问题,居然这次才念叨了一个星期就打算放过他?


    指定是有事。



    只是郎昊辰拐弯抹角了一下午也没从高筱贝的嘴里问出什么事儿来。


    “你要是真闲得没事你就跟小樊打电话去。”高筱贝被郎昊辰絮絮叨叨拉着唠嗑唠了一下午了,现在觉得脑袋比孙九芳的还要大一圈。


    郎昊辰不吃他这一套。


    今天樊霄堂下班早,一会儿就会来一队找他。


    郎昊辰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在后台待了至少有五个年头的表,估摸着小樊应该是快来了。



    两个人在沙发上差点掐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已经掐起来的声音。


    高筱贝去开门看见两个大小伙子在抢一包薯片。


    “哥你看他老跟我抢零食!”樊霄堂把薯片抱在怀里跟郎昊辰告状,背上的于子淇伸长了胳膊去够:“说好了AA的!这包我也出钱了!”


    “谁让你只拿了五包偏要拿单数不好分!”


    “明明是你去拿的薯片!我拿的是巧克力!”


    “我不管这包是我先从袋子里拿出来的那就是我的!”


    “你不讲理!”


    “就不讲理!”



    高筱贝扶着门把手感觉自己的脑袋更大了。


    坐在沙发上的郎昊辰识趣的起身让出空间来方便俩小孩打架。


    “你倒是拦着点啊。”高筱贝头疼得很,郎昊辰躲到墙边去怕误伤到自己:“你看这架势能拦得住吗?”


    于子淇和樊霄堂呲牙咧嘴一人揪着薯片袋子的一个角成功把袋子扯开撒了一地的薯片。


    “都怪你!”“怪你!”意识到现在谁也吃不到薯片的两个小孩狠狠的丢下一句别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气场很强大

    强大到高筱贝都不敢撒开门把手



    “小樊,你是哥哥。”郎昊辰很积极的拿出扫把来清理现场:“哥哥不能为了一包薯片跟弟弟打架。”“那打仗亲兄弟上阵还父子兵呢。”樊霄堂不服气。


    只是这个句子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扫地扫一半郎昊辰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头举起扫把来质问高筱贝:“不解释解释?”


    “他俩抢零食我有什么好解释的。”高筱贝笑得格外心虚。


    心虚没有用,被郎昊辰手里的扫把威胁着终于撒开门把手走到沙发边上摸摸于子淇的脑袋:“小淇快跟小樊哥道歉。”


    就算被按着脑袋于子淇也要炸毛:“我不道歉!就是本来说好一人一半的!”


    的确是一人一半,多出来的那包谁也没吃上。


    不过郎昊辰关注的点不是俩小孩吵架:“高筱贝我问你呢,你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啊?”高筱贝装傻。


    郎昊辰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扫把:“你偷小孩都偷到青年队去了你可真能耐,我可找栾队告状去。”


    “干啥啊干啥啊!我还没把你的事儿告诉你师父呢!”高筱贝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几乎要撞到天花板:“咱俩半斤八两的谁也别说谁!”


    “你还说我连小孩都不放过,你放过了?”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哪就,哪就不放过小孩了?”


    “当着人家的面你就敢玩赖是不是,好你个高筱贝你挺有当渣男的潜质啊。”


    “说谁呢说谁呢,谁玩赖了谁玩赖了!”


    “人小淇才多大你就坑蒙拐骗人家,你还真下得去手。”


    “甜甜不也差不多吗你收手了吗!”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


    “谁转移话题了谁转移话题了,我说的是实话!”


    “我去你的吧。”


    “去去去去去你的吧!”高筱贝都快被气结巴了,坐在沙发扶手要不是因为打不过郎昊辰手里的扫把他都能上去薅头发。


    

    这时候樊霄堂和于子淇倒是和好如初坐在一块看俩哥哥隔着两个扫把的距离吵吵。


    跟小鸡崽子看大公鸡打架似的。



    “你就知道坐在那儿偷懒也不出去再买两包薯片去。”郎昊辰一边扫地一边数落高筱贝。


    高筱贝坐在沙发扶手上去推两个小孩的脑袋:“今天都吃多少零食了还吃,吃那么多垃圾食品干嘛啊。”


    “不都没少吃吗我看垃圾桶里全是零食袋子。”樊霄堂顶嘴可快,又小声加了一句:“还有两包卫龙呢。”


    旁边的于子淇接茬:“我们都没吃辣条呢你们还吃。”


    高筱贝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郎昊辰截了话头:“老吃辣条容易长痘。”



    ??



    “捎带谁呢郎昊辰!”樊霄堂从沙发上站起来:“干嘛啊老提这茬。”“不提你能长记性吗。”高筱贝嘴比较碎就撞在了樊霄堂的枪口上。


    于子淇反手就替樊霄堂薅住了高筱贝的头发:“小樊哥你快动手我已经牵制住他了。”


    “你站那儿看啥呢过来救我啊!”高筱贝被围攻的时候郎昊辰在旁边看得很开心甚至还想嗑点瓜子。


    高筱贝提出用一星期的午饭做交换让郎昊辰过来帮忙。


    整整一个星期的午饭

    听起来不错


    所以郎昊辰一手揪住一个耳朵把俩小孩从高筱贝身上拉开,俩小孩疼得呲牙咧嘴像极了刚进门吵架的那会儿。


    “你俩就欺负我行,怎么不跟他动手呢!”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形容的的可能就是高筱贝现在的行为:“你俩打他一个还能打不过吗!”


    郎昊辰重新捡起扫把来:“请一个人的午饭还是三个人的午饭,你想好了再回答。”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荼铎西西木

[贝淇/小高栾]该挨的打,一下都不会少

#这个文案我太喜欢了哈哈哈哈哈

#秉承很短很沙雕的创作理念

#全是我瞎编的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


    本来高筱贝和于子淇的事情瞒得好好的,为了保护小孩谁都没告诉。


    于子淇说自己才十七,不能太张扬了。


    但是两个加起来才刚40岁的小孩肯定也瞒不住多久。


    这天高筱贝在后台坐在小板凳上和郎昊辰脑袋挨着脑袋打游戏,突然就被师父拿扇子敲了脑袋。...


#这个文案我太喜欢了哈哈哈哈哈

#秉承很短很沙雕的创作理念

#全是我瞎编的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



    本来高筱贝和于子淇的事情瞒得好好的,为了保护小孩谁都没告诉。


    于子淇说自己才十七,不能太张扬了。


    但是两个加起来才刚40岁的小孩肯定也瞒不住多久。




    这天高筱贝在后台坐在小板凳上和郎昊辰脑袋挨着脑袋打游戏,突然就被师父拿扇子敲了脑袋。


    郎昊辰比高筱贝反应更快,手机往兜里一塞就跑去找张九林对词,剩下高筱贝坐在原地吃痛的捂着脑袋。


    “咋了啊师父干啥这么狠啊。”高筱贝揉揉脑袋觉得那里仿佛已经生出来了一个包。


    “我说你最近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杨鹤通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问你怎么回事了。”栾云平一看高筱贝还是一副不知道咋回事的样子就来气。


    自家少爷见天儿的往青年队跑。


    胆子倒是不小。


    “你去干嘛了?”“去遛弯来着。”高筱贝嬉皮笑脸想糊弄过去,被师父又敲了脑袋:“说实话。”


    实话就是高筱贝去找于子淇了。


    但是高筱贝绝对不能这么说,今儿他可以不要脑袋了,但是绝对不会让小孩挨罚。


    虽然高筱贝不觉得谈个恋爱就要挨罚。


    高筱贝不说实话,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单纯去遛弯的。



    哪有人遛弯还拎着一大袋子零食的啊。



    栾云平觉得自己这个徒弟最近应该是跟秦霄贤玩多了才变傻的。


    愁死了

    撒谎都不会


    看着高筱贝就没有要说实话的意思,栾云平也拿他没办法:“说吧,你和那小孩怎么认识的?”


    高筱贝立马反应过来师父这有可能是在套他话呢:“什么小孩啊?哪个小孩?”


    还能哪个小孩,你心里没点数吗?


    栾云平早就清楚高筱贝一天到晚就知道耍小聪明,也懒得跟他折腾:“真不知道?”


    “不知道啊。”高筱贝嬉皮笑脸往师父跟前凑:“师父可别听风就是雨的,容易上当。”


    还听风就是雨

    这雨点子都要打到我脸上来了


   栾云平把郎昊辰给他发的图片点开递给了高筱贝


    “真不知道是哪个小孩?”栾云平看着高筱贝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


    高筱贝老老实实的把手机还给栾云平:“师父我错了,不该瞒着你的。”


    在得到师父的点头原谅之后高筱贝一把拿起了后台的拖把:“郎士博!!!!”


    郎昊辰躲在沙发后面瑟瑟发抖。


    该挨的打果然还是一下都逃不过去的。

荼铎西西木

[贝辰]在台上被楔了16次的感想

#贝辰过期产物

#张九林视角所以带一点辰林

#很现实向但是不能上升真人


    我是张九林,一个倒霉捧哏的。


    今天是2018年7月14日,我们在南京德云社演出,今天的午场是我和郎昊辰还有高筱贝负责。


    准确来说,是郎昊辰和高筱贝,还有我。


    今儿中午这场《训徒》完全就是他们俩合伙欺负我一个。


    俩双标玩意儿。...


#贝辰过期产物

#张九林视角所以带一点辰林

#很现实向但是不能上升真人



    我是张九林,一个倒霉捧哏的。


    今天是2018年7月14日,我们在南京德云社演出,今天的午场是我和郎昊辰还有高筱贝负责。


    准确来说,是郎昊辰和高筱贝,还有我。



    今儿中午这场《训徒》完全就是他们俩合伙欺负我一个。


    俩双标玩意儿。



    我刚上台没多久就被高筱贝气得快不知道说什么了,本来这场的台词是昨天晚上才定的稿,我们仨根本就没对过活儿。


    要不是今天中午只剩我们仨了,才不会把这个节目拿出来。


    没对过活儿的直接结果,就是高筱贝那孙子上台根本不按词儿来,几句话的功夫我就看出来了他的目的是整场现挂。


    改词改得还真有水平,一句都不是按台本上来的,把我撅个半死也照样是按大纲走的。


    他就是想趁机气死我。


    在郎昊辰上场之前我都有着想一把掐死高筱贝的冲动,即使他上场之后我也想。




    我本来以为我亲爱的搭档是上来帮我的,结果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捏住了我的脸让我闭嘴。


    这位亲爱的逗哏演员居然是上来帮另一位逗哏演员的。


    行吧,咱俩的搭档情分算是断在这台上了。



    郎昊辰居然还会给高筱贝撒娇样的笑,我呸,别说在台上了,在后台都没跟我撒过娇。


    什么事儿啊。


    我就站他后面眼睁睁的看他两根手指头撑着嘴角笑嘻嘻的看着高筱贝,还说什么和颜悦色。


    多久没跟我和颜悦色说话了都,郎昊辰真是有够欺负人的。



     高筱贝也真是过分,顺势往后倒还倒进郎昊辰怀里。


    干啥!有没有把我放眼里!我一正儿八经的搭档还在旁边站着呢,你跟谁俩腻歪呢??


    我想下台了,我觉得我不适合这场群口相声。



    底下居然还有刨活儿的。


    我被刨了两句高筱贝就知道在旁边笑,笑什么笑自己没被刨过吗?


    底下的人也是胆子真大,谁都敢刨,郎昊辰上来了也刨。


    这是我向逗哏演员表忠心的机会,我应该学何九华一样跟底下说不许刨我逗哏的活儿。


    可是我往旁边一瞧,刚才嘲笑我的高筱贝正撇着嘴往那个角落盯着看,跟要吃了人家一样的盯着看。


    好家伙

    把我吓了一跳


    于是我就错过了这个机会,我恨。



    我现在觉得他俩就是一起上台欺负我一个的。


    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搭档,我亲爱的逗哏演员郎昊辰,趁乱抓住了高筱贝的手。


    怎么回事儿?

    逗哏的手好抓是吗?

    逗哏的手抓起来dei劲是吗?

    平时怎么不来抓我的呢?


    我觉得郎昊辰就是在搞双标,这难道不是他说我的手像猪蹄儿的时候了吗?高筱贝的长颈鹿蹄子能好到哪里去?



    高筱贝那家伙更双标,刚才怼我怼得那么带劲,郎昊辰上台之后就嬉皮笑脸只知道笑。


    他还夸郎昊辰长得精神好看。


    你俩来台上商业互吹来了?这点p话在后台说不过瘾是吗?


    更可气的是,我怼高筱贝的时候他会撒泼,郎昊辰怼他的时候他居然只会拿小板凳出气。


    像话吗!拿小板凳出气!!

    你怎么不撒泼了呢!

    你刚才对我不是横气得很吗!!!



    我不知道郎昊辰是什么时候养的这个臭毛病,他定的节目单明明是让我自己说单口,结果高筱贝哼哼唧唧了两句就把他俩整上来了。


    一米九多的大长虫,哼哼唧唧几句居然还真管用??


    凭什么啊??!?


    一米九多的大长虫坐在小板凳上玩扇子居然还老往我的逗哏身上瞟。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看什么看

    自己没有搭档吗

    老看我搭档干啥啊你

    

    郎昊辰压根没发现有个大长虫在盯着他的背影看,居然还变着相的夸高筱贝,夸什么夸有什么好夸的,他不就是长得高点瘦点好看点跟一大长虫似的吗?


    我站在桌子里头都能看见高筱贝在后面偷看郎昊辰。


    郎昊辰回头的时候两个人四目相对了高筱贝还在笑,你笑什么啊!你冲别人的搭档笑什么啊!


    要是没见过逗哏演员你可以拿小镜子照照自己,不要老是对着别人的逗哏演员笑得那么开心行不行!


    我现在有一种搭档跟人跑了的被背叛感。



    郎昊辰一定特别喜欢今天这个节目,因为他可以拿扇子楔我,我还得老老实实挨着。


    就因为我说我不会别的太平歌词了,郎昊辰就拿起了桌上的扇子。


    “你不会了?说了半天你不会了?合着你就会那三段啊?”说到那三段的时候郎昊辰的扇子就已经敲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难道不委屈吗?


    要不是高筱贝捣乱,谁会发现我只会三段太平歌词啊?!


    我想着转移话题:“关键他可气你知道吧.....”“他可气 你演到这儿就不会了?”郎昊辰不吃我这一套,为了给高筱贝出气他倒真舍得对我下手。


    我不就是刚才在他上台之前拐着弯的骂了高筱贝两句吗。


    郎昊辰居然下手这么重。


    “当初让你多学两段就跟要害你似的。”“你别提当初!”已经挨了三下了我当然憋屈。


    但郎昊辰还是第四次扬起了他的扇子:“你净出去吃鸡qi你。”


    “多学点有什么坏处?”郎昊辰的语气越发像我爸了,我得跟他说说刚才高筱贝是有多过分才能不挨打:“不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不是不会吗?”


    你别说,他说得好像还真没什么毛病。


    但高筱贝的确就是可气啊!!!!!!


    “你甭管他可气,你是不是就会三段?”郎昊辰这时候就不管高筱贝干什么缺德事了,他现在只一心想着再楔我几下。



    高筱贝那人就是没眼力见,还过来想添油加醋,被郎昊辰推到地上去两次。


    才两次而已,就一脸委屈的样子。

    我被楔七次了也没说什么啊。



    我都委屈得开始撒娇了,我一大老爷们儿都开始撒娇了,郎昊辰才好声好气跟我说话。


    高筱贝还在后头唯恐天下不乱,倒霉孩子把我气得够呛。


    

    倒霉孩子还挺会捧,同样唱太平歌词,我唱一段是一千块钱,郎昊辰唱一段就成了两千。


    给了郎昊辰多好的一个打我的机会啊。


    我唱的时候他还老在旁边等着看笑话捣乱,到了郎昊辰这儿还没开始唱呢就只知道笑。


    笑什么啊,没见过唱太平歌词的是怎么着?

    我就纳闷了这高筱贝怎么就这么喜欢冲郎昊辰笑,笑得跟太阳花儿似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本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在郎昊辰面前就只会笑,笑得让我都想挽起袖子来打他一顿。


    郎昊辰说话他笑,郎昊辰打我他笑,郎昊辰打御子板他还笑,郎昊辰的御子掉桌子上的时候大伙儿都笑高筱贝又不笑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孙子就是看上我搭档了,特地来跟我抢人呢。



    所以我更得好好伺候郎昊辰。


    谁知道今天郎昊辰这么难伺候,唱个太平歌词还得喝水,拿这个当理由还要楔我。


    我去后台接水都能听见高筱贝劝他不要生气。


    这不是他对我撒泼的时候了?


    我是真没想到今天郎昊辰这么难伺候,水太烫了要打我,水凉了也要打我,就连正好的水都要打我一下子说是为了给我加深印象。


    这一瞬间我都想干脆把这个搭档让给高筱贝算了。


    不行,这是我的逗哏演员。我不能就这样让高筱贝那孙子得逞。



    只是我的逗哏演员好像挺希望高筱贝那孙子得逞的,借着节目效果愣是平白无故去摸人家的手,三次!上台一共十几分钟他就抓了高筱贝的手三次!!


    下台之前还摆弄人家的头发!!!!


    更可气的是上台一共十几分钟他足足楔了我十六次。


    十六次啊!!


    有这么双标的人吗!天底下上哪儿找这么奇怪的逗哏演员专门双标别人欺负自己搭档的啊!


    

    但是他仍然是我最亲爱的逗哏演员,这一点并没有变。


    因为我不能让高筱贝那孙子得逞。


    而且侯筱楼也跟我说过好几次高筱贝老是喜欢跟别人玩不搭理他这个老老实实给他捧哏的人。



    好不容易说完这个节目他俩下台了,我收拾话筒的时候听见底下的小姑娘说他俩甜。


   哪里甜了哪里甜了

   不就是俩逗哏演员不拿捧哏演员当回事儿搁这儿欺负人吗?



    但是侯筱楼也跟我说过好几次他怀疑高筱贝和郎昊辰有点什么事儿了。


    现在我也挺赞同他的观点的。




荼铎西西木

[小高栾]兔子与长颈鹿

#很短,要不就当作是在记梗吧

#图片可以单拎出来哄小朋友睡觉的

#这么短就不要上升真人了


    作为一位二十多岁的好脾气的侯筱楼,在手机上关注一些推送小故事的博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看到的文章关于兔子和长颈鹿

[图片]

    侯筱楼点开看了几眼之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图片分享给了师父。


    栾云平正坐在离他只有两米远的沙发上。...


#很短,要不就当作是在记梗吧

#图片可以单拎出来哄小朋友睡觉的

#这么短就不要上升真人了



    作为一位二十多岁的好脾气的侯筱楼,在手机上关注一些推送小故事的博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看到的文章关于兔子和长颈鹿

    侯筱楼点开看了几眼之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图片分享给了师父。


    

    栾云平正坐在离他只有两米远的沙发上。


    五秒钟之后栾云平拿起身边的扇子就要往侯筱楼的脑袋上抡。


    “师父师父师父!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侯筱楼捂住了自己的小脑袋瓜,凑到师父跟前压低了声音:“我还没给小浩发呢。”


    “瞧给你能耐的,有本事你就发。”栾云平骂骂咧咧的收起扇子继续低头玩手机。


    嘿

    吓唬谁呢


    侯筱楼撇撇嘴,他又不是看不见师父发红的耳朵,这是什么招数?激将法吗??


    看上去应该是的。


    于是侯筱楼把图片给高筱贝分享了过去。



   高筱贝正坐在小马扎上和郎昊辰脑袋挨着脑袋打游戏,突然收到消息差点把手机给摔地上。


    花了十秒钟看完那个图片之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摆弄扇子的栾云平,笑出了自己的小虎牙来。


    然后低头给离他只有五米远的侯筱楼回复:


    “你瞧咱师父像不像小兔子?”



荼铎西西木

记一个天道好轮回的梗

高峰作为师叔把栾云平吃得死死的

结果高老板的大少爷郎昊辰作为师叔

被栾队的小少爷高筱贝吃得死死的


这可能就是天道好轮回


如果有人想看就找个机会写出来


禁偷梗,之前被抄袭过所以对这种事情很敏感,偷梗这种事情有多不光彩大家心里都清楚。


高峰作为师叔把栾云平吃得死死的

结果高老板的大少爷郎昊辰作为师叔

被栾队的小少爷高筱贝吃得死死的


这可能就是天道好轮回




如果有人想看就找个机会写出来



禁偷梗,之前被抄袭过所以对这种事情很敏感,偷梗这种事情有多不光彩大家心里都清楚。


荼铎西西木

[贝辰]这几个简答题你会不会

#我又对他俩下手了

#主要原因是我不喜欢做简答题

#别上升真人了俩小孩的师父都不好惹


    总教习和总队长喜欢给十一个小孩开小灶。


    不过十一个小孩并不想被开小灶。


    但是抗议无效,高峰和栾云平还是给十一个小孩找来了很多很多的题目。


    苗昊雨第一个反对,他说自己连五三都没做完,哪有时间另外找题做。不过架不住师兄弟大义灭亲,王昊悦第一个举报小孩的五三都是找哥哥们替他做的。...


#我又对他俩下手了

#主要原因是我不喜欢做简答题

#别上升真人了俩小孩的师父都不好惹




    总教习和总队长喜欢给十一个小孩开小灶。


    不过十一个小孩并不想被开小灶。


    但是抗议无效,高峰和栾云平还是给十一个小孩找来了很多很多的题目。



    苗昊雨第一个反对,他说自己连五三都没做完,哪有时间另外找题做。不过架不住师兄弟大义灭亲,王昊悦第一个举报小孩的五三都是找哥哥们替他做的。


    瞧这伤兵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


    一点儿都不妨碍俩师父给他们布置额外的课后作业。





    下班之后十一个小孩搬着小板凳坐在后台,一人面前摆着一套卷子,栾云平坐在沙发上喝茶:“做不出来谁都别想着吃饭去啊。”


    高筱贝咬着笔头觉得这他娘的是什么pe题他居然连看都看不懂。


    旁边的郎昊辰倒是写得快,高筱贝还没做完选择题的时候郎昊辰已经哗啦一声写到了反面。


    郎昊辰翻卷子的时候听见高筱贝小声骂了一句敲里吗。




    早知道今天的题目这么难,高筱贝绝对不会选择角落上的位置,这个位置只挨着郎昊辰,高筱贝根本抄不到别人的答案。


    看着那边的几个人一个一个的交了卷子去吃饭了,高筱贝才刚刚做完选择题。


    最可气的不是侯筱楼出门之前瞟的他一眼,而是坐在旁边的郎昊辰明明第一个写完了卷子却不交,在他面前玩橡皮,还理直气壮的说自己要再检查检查。


    稀里糊涂的在简答题上填了几笔,高筱贝决定今天不吃晚饭了,就在这儿睡吧。


    然后就真的撑着下巴闭上了眼。


    在高筱贝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被郎昊辰推醒了:“师父有事出去了,你还没写完吗?”


    高筱贝睁开眼睛一看,整个后台就剩他和郎昊辰了,就连于文皓都交上卷子去吃饭了。


    “你等我干啥,饿了你就交上吃饭去呗。”高筱贝打了个哈欠准备换个姿势接着睡,被郎昊辰薅住了头发:“这几个简答题你会不会?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高筱贝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我会。你去吃饭吧,别管我了。”


    郎昊辰像是没听见后半句:“会的话就算了,你来教我吧。我应该做错了。”



    直到最后这天晚上俩小孩也都没去吃饭。


    总教习和总队长一人一把小板凳坐在门口,喝着茶聊天,纳闷最聪明的两个小孩为什么还在屋里没出来交卷。




荼铎西西木

[贝辰]男朋友总是躲着我怎么办

#我惦记他们俩好久了

#总教习和总队长的徒弟,妙啊

#有点跑题了

#是现实向但是人设被我撬了,都别上升真人


    昨天下午郎昊辰下班比高筱贝要早,侯筱楼能明显感觉到桌子外头的人这场非常浮躁,不仅没超时还着急下台早了几分钟,也不管是安排谁返场了脱了大褂连水裤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侯筱楼不知道他这个野生师弟今天又抽的是哪门子疯。


    第二天中午吃饭本来是说好大家一起出去的,到了门口一数脑袋...

#我惦记他们俩好久了

#总教习和总队长的徒弟,妙啊

#有点跑题了

#是现实向但是人设被我撬了,都别上升真人



    昨天下午郎昊辰下班比高筱贝要早,侯筱楼能明显感觉到桌子外头的人这场非常浮躁,不仅没超时还着急下台早了几分钟,也不管是安排谁返场了脱了大褂连水裤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侯筱楼不知道他这个野生师弟今天又抽的是哪门子疯。


    

    第二天中午吃饭本来是说好大家一起出去的,到了门口一数脑袋少了一个,张九林解释郎昊辰说他没胃口就没跟着出来。


    人孩子没胃口也不能强迫他来啊,二十多岁大小伙子u1s1说不吃饭就不吃饭也拿他没办法。


    但是郎昊辰老老实实坐在后台沙发上打游戏的时候也绝对没想到自己没去的这顿午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回来之后看他的眼神都是一副想问点什么又不敢问的样子。


    张九林第一个憋不住,跑过来把郎昊辰的手机拿走:“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郎昊辰:????????


    “你要是谈恋爱了可别瞒着哥几个。”“我瞒着你们干啥啊??”郎昊辰对于手机突然被抢了这件事情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张九林还是没有还给他:“那你谈了没?”


    郎昊辰不知道这个臭捧哏的在抽什么疯。


    特别是郎昊辰一抬头看见七八个脑袋盯着他等他回答的时候。


    “没...没谈恋爱啊......”郎昊辰慌的一批。


    没等郎昊辰说完张九林就大着嗓门去喊高筱贝:“他说你俩没谈啊!你小子是不是又骗人呢!”


    隔着七八个脑袋郎昊辰看见高筱贝特别失望的样子:“哦,那他说没谈那就没谈吧。”


    一米九三的大高个子坐在小板凳上委屈得很,整个人完全没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兴高采烈跟大家宣布他和郎昊辰在一起了的快活。


    真让人拿他没办法。


    郎昊辰叹了一口气,重新把张九林冲着高筱贝的脸掰回来:“我错了,不该瞒着你们。是真的。”


    是真的三个字刚说出来,他就看见刚刚还蹲在低气压里的高筱贝突然坐直了,笑得比太阳花都灿烂:“看吧看吧我没撒谎吧。”


    然后一路蹦跶过来推开了张九林坐在了沙发上:“就是在一起了。”



    张九林:噫 手机都不要了





    别看两个二十多岁大小伙子加起来都快年过半百了,谈恋爱这档子事居然还都是第一次,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里根本就没点数。


   本来郎昊辰是打算瞒一段时间的,结果高筱贝可没他想的那么多,暗戳戳在一起的第二天就全说出去了。


    只是郎昊辰胆子小点儿,再打游戏的时候郎昊辰就怕被人起哄不敢像以前那样靠着高筱贝的肩膀了,吃饭的时候也故意往边儿上蹭蹭,再蹭蹭,越蹭就离得高筱贝越远了,就连每天下班都趁高筱贝还没下台就自己跑去坐地铁根本不给高筱贝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高筱贝觉得郎昊辰没必要这么害羞,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所以高筱贝变本加厉光天化日监控底下越来越不客气去叨郎昊辰的后脖颈:“你老躲着我干嘛?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不是不是,没有。”郎昊辰被叨住了命运的后脖颈不敢乱动:“我不是想躲着你,我只是...只是.....”


    支吾了半天郎昊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一点明白话都没说反倒是红了脸。


    “那你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让我和你一起回家?我送我男朋友回家有问题吗?”高筱贝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你就这么不喜欢和我多待一会儿吗?”


    没得到郎昊辰的回答更让高筱贝觉得委屈,声音都低了下去:“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啊,要是你不喜欢我的话不用勉强自己的,真的。”


    “不是,我没有不想和你在一起的意思,我就是害怕他们都.....不是,我真没有,我......”越说越糊涂,郎昊辰说着说着这嘴就不好使了,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着高筱贝满满当当的失望连声音都拔了尖儿:“我喜欢你的,真的!”


    没注意自己的声音过于响亮。


    整个后台都转过脸来看他俩,包括亲爱的总教习和亲爱的总队长。


    高筱贝就当作没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那一会儿你能和我一起去吃午饭吗?不带他们的那种。

    “下班之后你等等我好不好?我想和你一起走。

    “明天早上我可以去接你吗?

    “那星期一我们可不可以出去玩了?

    “你没骗我吧?

    “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高筱贝的问题很多,郎昊辰只知道点头。



    所以在郎昊辰闭上眼的时候,会有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眼角。


    “你藏在眼睛上面的痣很好看。”高筱贝就当作没看见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亲爱的总教习和亲爱的总队长。




————

所以藏在眼睛上面的痣null

温卿欢

当另一半变小?

涉及辫秦,贝辰,何尚


勿上升


ooc属于我,幼儿园文笔


       辫秦

       美好的早上,张云雷向旁边伸手想给自家小孩一个亲亲抱抱的时候,身旁有东西在蠕动

       张云雷猛的坐起盯着被子里不断蠕动的东西,想这是个什么变异物种,呔,妖怪把我的旋儿放出来...


涉及辫秦,贝辰,何尚

 

勿上升


ooc属于我,幼儿园文笔



       辫秦

       美好的早上,张云雷向旁边伸手想给自家小孩一个亲亲抱抱的时候,身旁有东西在蠕动

       张云雷猛的坐起盯着被子里不断蠕动的东西,想这是个什么变异物种,呔,妖怪把我的旋儿放出来

        他愣是没敢掀开被子看看,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从被子里钻出一只小团子,卡巴卡巴blingbling的大眼睛道“哥哥,你是谁啊,旋儿咋没见过你啊”得,反复确认过是自家小孩后道“我叫张云雷,来旋儿,哥哥抱抱”

        小旋儿想起自家妈妈的话,不能随便的被陌生人抱,不然会被人贩子拐跑的,可这位漂亮哥哥也不像是坏人啊,就这样纠结了半天 

        最后拱在张云雷怀里奶里奶气的说“哥哥,你不要告诉我妈妈昂”

        rua着小旋儿的张二爷表示美好早上的亲亲抱抱可以升级为亲亲抱抱举高高




         贝辰

         高筱贝是被小孩子的哭声吵醒的,翻个身看见一个像极了郎昊辰的小孩子坐在自家床上哭

         怎么回事?高筱贝觉得自己是在做梦。难道是郎昊辰背着自己在外的私生子…我的天呐,高筱贝脑子里装着狗血剧情

         小孩看见人醒了,觉得是自己吵醒了他,便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不断涌出,高筱贝见状赶紧轻声哄道“小朋友啊,你叫什么名字”不问还好,一问哭的更大声了,“我…我叫…郎士博…哥哥…我不好吃的”用手不断擦着眼泪,“那士博小朋友…我不吃你,可以不哭了吗”

        这招果然好使,哭声立马停止,俩人互相沉默一阵,“咕咕咕”小朋友的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高筱贝抱着他到了饭桌,去厨房里简单的做了早餐

         吃着面包片子喝着牛奶,同时也不怕高筱贝的小孩道“哥哥,你真好看”说着在高筱贝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留下了一圈奶渍




          何尚

          平凡的一天,平凡的早上,不平凡的何九华习惯地做好了早餐,习惯的打开卧室门准备习惯地尚九熙起床

          刚打开门却看见床上只有一坨小熊睡衣,里面不知道裹着什么东西

          何九华表示一定是他开门的方式不太对,于是乎,关上了门,再打开,还是一样的场景,小企鹅也被吵醒了,坐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瞅着门口的人,俩人大眼瞪小眼。

           小企鹅率先开口道“你找谁啊”好家伙,一股东北味儿飘来,确认过口音是尚九熙,回答道“我找你啊”

           “我是谁啊”小企鹅不依不饶的问道。“你是我滴爹啊”说完,小企鹅咯咯咯的笑了,“叔叔你好可爱啊”

           后知后觉发现被套路的何九华叹了口气安慰自己道,小孩子,打不得。便把尚九熙上次买错的小朋友企鹅套装给人穿上,诶,你别说穿上正好,便抱着小企鹅去吃饭了

           何九华看着吃饱饭在客厅自娱自乐的小企鹅,忍不住地拍了几张照片,看着乖乖的小企鹅想,小孩子可能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吧

           等他换完衣服再回到客厅的时候他后悔了,看着支离破碎的客厅的何九华道,这哪里是天使啊…这分明就是无敌破坏王啊

 


           收拾着一片狼藉的何九华抹了把辛酸泪道:你把我软萌乖乖的熙熙还给我

温卿欢

短篇小甜?

高筱贝×郎昊辰

ooc属于我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真可爱啊”看着抖音上粉丝发的郎昊辰,高筱贝想。

       郎昊辰真的又乖又可爱。

       高筱贝的脑子里装的是郎昊辰的种种,刚见面怯生时的他,被打时一声不吭的他,生病时软乎乎的他,喝醉时迷迷糊糊叫自己名字的他,表白时脸红且结巴的他,还有在自己身下哭...

高筱贝×郎昊辰

ooc属于我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真可爱啊”看着抖音上粉丝发的郎昊辰,高筱贝想。

       郎昊辰真的又乖又可爱。

       高筱贝的脑子里装的是郎昊辰的种种,刚见面怯生时的他,被打时一声不吭的他,生病时软乎乎的他,喝醉时迷迷糊糊叫自己名字的他,表白时脸红且结巴的他,还有在自己身下哭着喊轻点的他…(咳咳,鹿老师的思绪飘的有点远)

        侯筱楼看着捧着手机嘴角快咧到耳根的搭档道“看什么呢?笑成这样”走过去瞥见了高筱贝的手机屏幕…顿住

        侯筱楼一时语塞

        侯筱楼表示有对象了不起啊(高筱贝:对,就是了不起呢)

         刚下台的郎昊辰走进后台看见了一脸复杂的侯筱楼和自家笑开了花的长颈鹿,暗自扶额道,我莫不是嫁了个傻子?

        走过去轻拍人脑门道“笑什么呢,怎?春天到了,思春了啊”此时的侯筱楼十分识趣的溜了,他表示并不想吃小情侣的狗粮。

        高筱贝听了这话,挑眉道“嗯?思春?”

        说着把人拦腰抱起,向外走去,在人耳边轻说到“回家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思春”

     

        思春我也只对你一个人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