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负面

26014浏览    1343参与
怪可爱的居民

只是一些碎碎念(尬)

我在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或许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想离开这里,离开人间。父母的期望太高,家庭关系紧张。开学考试,还有处理同学关系。我是人,不是机器。为什么要对我报有那么高的期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妈妈能不能别在无缘无故发脾气,他们能不能别吵架了。为什么亲戚之间总要互相阴阳怪气。我好像不那么爱我妈……


为什么我不爱我妈。我为什么对所以人都没有太过的喜欢 。包括家人,我好像没有那么爱他们。有时候很开心,但又没有那么开心。我好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有时很开心,有时又很难过。感觉对一切都无所谓,淡漠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我要去...

我在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或许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想离开这里,离开人间。父母的期望太高,家庭关系紧张。开学考试,还有处理同学关系。我是人,不是机器。为什么要对我报有那么高的期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妈妈能不能别在无缘无故发脾气,他们能不能别吵架了。为什么亲戚之间总要互相阴阳怪气。我好像不那么爱我妈……


为什么我不爱我妈。我为什么对所以人都没有太过的喜欢 。包括家人,我好像没有那么爱他们。有时候很开心,但又没有那么开心。我好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有时很开心,有时又很难过。感觉对一切都无所谓,淡漠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干什么。没有梦想,没有目标,好像生下来就被父母安排好了。学习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不知道。


或许从高楼跳下去,自残,跳江,吃安眠药或许就可以一直休息了。




————————

抱歉,负面情绪影响到你们了

只是最近有点崩溃

想紫砂但又不想

跳下去就结束了但脚动不了

ヾ(^▽^*)))美好的一天

菩提艾莉塔Hahaha⊙ω⊙

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

是吗?我怎么现在才理解…

可我真的好想…大方发出自己的声音啊…

他们觉得自己是少数人,却可以没有顾虑地侃侃而谈,而我却时常因为太正常而格格不入。

果然沉重。

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

是吗?我怎么现在才理解…

可我真的好想…大方发出自己的声音啊…

他们觉得自己是少数人,却可以没有顾虑地侃侃而谈,而我却时常因为太正常而格格不入。

果然沉重。

滢潞羽娑

近日浑浑噩噩,前几日还能勉强自己前去锻炼,面对堂兄的期盼也是连连应是,现在却怎么都没有力气了。

各种各样的碎片化想法与自伤自绝想法来回交织,却又与求生之思相驳,内心纠结万分,更是无做事之力,只能于榻上浑噩度日,恐与他人相谈。

外出时,总是戴着一副正常的假面,但待到返回自身房间,便反噬于自身,胸闷疼痛,宛若心碎。

母亲除年关末赠予红包外,再未曾打扰于我,但却让我内心纠结万分——我知母亲情感绑架,过分期盼于我,更是认为自身一切皆为正确,但她又切实爱我,却又不肯放手离婚,我真不知该如何待她。

父亲不善言语,却又切实种种大道理教导于我,同时却又不管不顾我求救之语,只认为我理应自己走出,认为我近......

近日浑浑噩噩,前几日还能勉强自己前去锻炼,面对堂兄的期盼也是连连应是,现在却怎么都没有力气了。

各种各样的碎片化想法与自伤自绝想法来回交织,却又与求生之思相驳,内心纠结万分,更是无做事之力,只能于榻上浑噩度日,恐与他人相谈。

外出时,总是戴着一副正常的假面,但待到返回自身房间,便反噬于自身,胸闷疼痛,宛若心碎。

母亲除年关末赠予红包外,再未曾打扰于我,但却让我内心纠结万分——我知母亲情感绑架,过分期盼于我,更是认为自身一切皆为正确,但她又切实爱我,却又不肯放手离婚,我真不知该如何待她。

父亲不善言语,却又切实种种大道理教导于我,同时却又不管不顾我求救之语,只认为我理应自己走出,认为我近日所举皆为放弃过往努力,认定我所惧怕人群必定当于成年前所好,因此每次我求救时都以“你快要成年”为始,鞭笞我前行。我此时仅能依靠于父亲,因而不知接下来还可作甚。

过往种种或放下,但因此所得之果切实无所变更,此刻我无学历无健康体魄,内心亦遍布伤痕,如血蛭一般扎根于亲友之中,不可能变更自身本质。

堂兄一家为我供以钱财瘦身,需我自己每日前去外界锻炼,我自知需感激,并每日前去锻炼体魄方为上佳,却无力外出,终闭耳塞听对方言语,不曾回复亦作未曾看到。

此刻又心痛万分,却又不肯以自伤转移发泄,因而又陷于混沌,言语失常而无所章节,亦无法表述所思所想,就此言终。 

_zombie:-)_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 好...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

好笑的人啊——↑

真把自己当修狗了。

简直不要b脸了。

别来沾边。兄弟。


以上包括所有仅针对我个人。

与其他enfp无关。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

好笑的人啊——↑

真把自己当修狗了。

简直不要b脸了。

别来沾边。兄弟。


以上包括所有仅针对我个人。

与其他enfp无关。

只是废物而已
  md,受不了了,紫砂了

  md,受不了了,紫砂了

  md,受不了了,紫砂了

充满希望的!

拜托了,谁来救救我

呃呃呃呃,好想吐,好想哭,想大叫发泄,好恶心,想吐吐不出来,眼泪也流不出来,好麻木

感觉要死了一样,感觉自己的心脏、肾脏都腐烂成一滩又黑又烂的泥,只要我一闭上眼,我的体内就会长出蝴蝶

拜托了,不管是谁都好,请救救我

呃呃呃呃,好想吐,好想哭,想大叫发泄,好恶心,想吐吐不出来,眼泪也流不出来,好麻木

感觉要死了一样,感觉自己的心脏、肾脏都腐烂成一滩又黑又烂的泥,只要我一闭上眼,我的体内就会长出蝴蝶

拜托了,不管是谁都好,请救救我

_zombie:-)_
它在朝什么东西低吠? 它的未来...

它在朝什么东西低吠?

它的未来。


标题仅指我自己。

它在朝什么东西低吠?

它的未来。


标题仅指我自己。

Z明一
忽然意识到朋友们似乎都在试着拯...

忽然意识到朋友们似乎都在试着拯救我。

我也想试着回应他们,可我好像总是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失望。

对不起,对不起,一直在给你们制造麻烦。

谢谢你们,还愿意对我伸出援手的你们。

不过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变成现在这样的我。

也许我已经不是你们的那个朋友了。也许我已经不是我了。我是谁呢?

看着我时,朋友们,你们有那么一瞬间感到陌生吗?

没关系,没关系,当成做了场梦吧,我只是在你们梦里出现的人,记不起我的脸也没关系,想不起我说的话也没关系,遗忘我与你们的过往也没关系。

我们有一天都会死去。所以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女儿也是儿。”

“久病床前无孝女,这是老话。”

嘴上标榜自己......

忽然意识到朋友们似乎都在试着拯救我。

我也想试着回应他们,可我好像总是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失望。

对不起,对不起,一直在给你们制造麻烦。

谢谢你们,还愿意对我伸出援手的你们。

不过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变成现在这样的我。

也许我已经不是你们的那个朋友了。也许我已经不是我了。我是谁呢?

看着我时,朋友们,你们有那么一瞬间感到陌生吗?

没关系,没关系,当成做了场梦吧,我只是在你们梦里出现的人,记不起我的脸也没关系,想不起我说的话也没关系,遗忘我与你们的过往也没关系。

我们有一天都会死去。所以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女儿也是儿。”

“久病床前无孝女,这是老话。”

嘴上标榜自己闺女儿子一样看,实际上无意中透漏的却分明还是重男轻女。说实话会死吗?这样只会让我更恶心。

我得怀着对自己最深的恨意杀死自己。

太吵。

我扬起斧头,劈向狂吠不止的狗脑袋。

可喜可贺,我妈说我冷血了。

还不是遗传呢。

我把小刀当跳板。前脚掌踩着刀尖,屈膝下沉身体,随后向后施展美与力。

我掉下去,软软的肉体恍如一个熟透的瓜,砸进水面。水面是深灰色,立着玻璃锥,尖角穿进后脑从嘴里钻出来,还有一根凿进脊梁骨,出来的时候尖尖上套着个红色斑驳的银戒指。

一只眼很黑,眼眶里淌出来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我试着抬手去擦,另一只眼却瞧见胳膊上抽出穗包了层粉膜的白花。

就没动了,即便我很想去摸那枚戒指戴回蹭出粉红的手指上。

我也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啊。

果然这样的自己还是该死吧,这样活着,痛苦?自己撕扯自己,恨不得把自己撕碎地在胸腔中嚎叫,好像要淹死了,活着也像死去,行尸走肉?却没有完全的痛苦贯串生活,还不够绝望,再多一点?可是再多一点真的会死的。

该怎么办,该躲进哪里呢,该怎么救自己呢,该怎么让一切好起来呢?

只是想想眼泪就要流出来了,无解的问题,一遍遍问自己,也得不到答案不是吗?只能徒然无力地这么质问自己。你啊,你到底要怎样才会好起来呢?要怎么才不这么讨人嫌呢?怎样才能呢?究竟怎样才能,难道只有去死了吗?

啊,是啊,目前是有很难舍弃的人,不过未来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假如精神支柱也被摧毁,该怎么办呢?

宠物也好,人也好,都会离我而去,除了自己,我只有触碰不到的“自己”和不会给予回应的公仔陪伴了吗?如果是真的多好,最起码我有那么个怀抱永远对我敞开。

我只是想要个拥抱。我,再贪心点,我也想像别人那样粘着心爱的人。空虚的心?家人和朋友填不满它,我应该想个办法填满它才对?什么办法呢?什么办法呢??

我需要爱到可以继续活下去、甚至总会觉得活着是幸福的存在,我是孤独的,我现在很想我的猫,我的兔子,但他们好脆弱,他们死了,我为他们哭,随后我不想再养宠物,然而到了这种时候,我又很想要一个生物陪伴我。

我否认自己孤独,可我真的不孤独吗?还是潜意识里接受了自己就该这么死气沉沉地躲在阴暗的犄角旮旯里?羡慕地看着别人多姿多彩的生活?

或许我只是有虚荣心,或许我只是喜欢被注意的感觉。或者是不甘心自己在本该恣意盛开的年纪被病症踩进泥土里孤芳自赏。罢了罢了,哭着接受这一切吧。无力扭转,是我懒还是病造成了这一切?我不觉得懒会使一个人这样的。

有一对足够好的父母就可以让恐惧人类的你鼓起勇气去找个包住的工作。

了解我父母情况的才会知道我这是在反讽。

气温低时流出的血原来真会冒热气。

一方面因为缺爱而十分想谈恋爱,渴望被喜欢的人爱和陪伴,另一方面由于自卑与病态自我而不想祸害喜欢的人,也深觉自己配不上喜欢的人,更不配被喜欢的人给予同样的感情。两种观点不断拉扯我,我该怎么办?

我这种人,有可能成为像我儿子邚苦那样的救赎文主角吗?我有可能像邚苦被义心救赎那样,等到愿意来救赎我的人吗?

真的好羡慕邚苦啊。我得不到的,就让我的孩子得到吧。含心邚苦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突然开始感觉害怕死亡了。

不,也许不是害怕死亡。只是想到连伯贤都开始舍得,只是想到看不到他也没关系了,我就感到浓浓的悲哀与恐惧。

昨天我想上吊,想拿筷子捅穿掌心,我觉得身体里面的部件都开始毁坏了,我觉得身体内部不适,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我不想这样的,可是一想到没有人爱我,一想到我一事无成,我就觉得活在这世上一点意义也没有。

我的记忆力是长久不用还是真的变差了?为什么背过的单词很快就会忘记?为什么复习完了也会很快忘记?为什么我的文字破碎了,为什么我觉得我拼凑的都是错误的文字?

我,或许仍是处在发作期,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了,我甚至想拜托姐姐看住我,我怕自己一个人会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我已经开始觉得残疾也无所谓了,我想我该用筷子捅穿掌心,我想我会很疼,又或者麻木地流眼泪。我想我该把自己吊到树上,我想我该跳进井里,或者自伤时抛弃手臂而在脖子上。

我觉得已经救不了自己了。连伯贤都救不了了,连想看灿白的结局都救不了了。我想听着他们的歌,像褚疗那样飞向天际。不过褚疗就是我啊,他是以我为原型的,那么,有爱人的爱的他都变成小鸟飞走了,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有的只是脑袋里控制不住的自伤轻生想法,只是痛苦到哮喘病人一样呼吸着流泪,只是惊恐瞪大一眨不眨的眼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拯救自己,只是一小臂的伤疤,一身黑泥,一个自卑又自负的性格,还有想疯却疯不成的理智。

活着真的没有意义了吗?我不确定,处于发作期的我只觉得活着真的没有一丝意义,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想死。我要崩溃了。

病真是个魔法一样的存在,它可以把一个能跑能跳、能说能笑的健康人撕咬成画地为牢的野兽,自我伤害,把趋利避害的本能变成只有伤害自己才是利的怪异模样。它把我摧毁了,我甚至想不起生病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就好像从出生起我就这么病殃殃,就好像一开始我就陷入理智的疯狂。

这个世界不属于我吧?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才算存在呢?少我一个不少,多我一个却是实实在在多了。

连只蜘蛛都留不住。

她明明看到过很多次我从那个透明罐子里取出小蜘蛛玩,结果,我的妈妈,为了找盛头发染膏的盛器给我把小蜘蛛弄没了。

那个罐子我明明放在我这边,她明明看到过很多次,真不是故意给我打开盖子弄没的吗?

够了,已经够了,连一只随手抓的小蜘蛛都可以在我发作时给我安慰,我所谓的家人呢?除了一次次让我发作,除了让我变得越来越像个精神病,他们做了什么帮助我的事吗?没有,没有,完全没有!我受够了,我要逃,如果不逃,会有那么一天,冲动的我会杀了他们吧。

虚伪的人类,每个人都装模作样,每个人都在和我说假话,没有永远,每个人都在骗我,疯了吧,为什么我疯不了,都死吧,都死吧,都死吧,美好的人也去死吧,大家都死掉吧,这样就谁也不会孤单了。

或许我该把朋友们对我的感情一个个消耗殆尽。

这样我就会是孤独一人了,独自烂进泥土就好。

被困在光辉明媚的回忆中。被困在无能为力的不甘中。被困在前路不明的人生中。

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明天又要飞向哪里的朝阳。

越来越不想说话。

不是指一般的话,而是指说我的病情的话。

有什么可说的呢?说了很多次吧,该说的都说了,所以别人再来问,反而不知道从何开口。

只是在家里写稿都会发作而不得不推迟交稿时间,因为一点小事发作,或者这小事只是个导火索,可那又怎么样?这样的我,当初抱着重新开始的意志努力过着高中生活,半年不到就放弃了,每天想自伤、自杀,现在和那个时候没什么不同。就算去工作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和从前的一次又一次一样因为病而逃跑。

所以这样留下来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我醒来好了,就去死好了,反正这是梦不是吗?梦里的事情,有不舍也要醒,有不甘也要醒,所以我还在坚持什么?到这里就停下的话也没什么不是吗?

不过我很清醒啊,醒来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但不醒也只是浪费时间,没用的,会好起来是屁话,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东西,碰不到摸不着的东西,我算是什么呢?我算什么呢?我是什么东西呢?如果活不下去就去死很简单不是吗?这是一件错事吗?然而又是谁最先断定自杀是错误的呢?如果我的生命是自己的,我为什么是错的呢?难道让一个人痛苦活着的人就是对的吗?我是对的吗?我这样劝自己活着,是对的吗?会不会我也做错了?会不会我该快点去死?

任何令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的存在都被我称为“我的弱点”。而我害怕自己有弱点。

可我也是一个病人。甚至病得比你还要严重。

你担心自己要是死了一切该怎么办,我担心自己仍然活着一切该怎么办。

北寻白陌

建一个情感树洞吧

关于不太美好的家庭的碎碎念和讲故事

想找个地方讲一讲不太开心的事

  

  

  

  

今天也眼睛肿了,有点疼,拿冷水敷一下会不会好一点


我最喜欢我的眼睛了,希望明天不要肿起来了,不好看


好累


关于不太美好的家庭的碎碎念和讲故事

想找个地方讲一讲不太开心的事

  

  

  

  

今天也眼睛肿了,有点疼,拿冷水敷一下会不会好一点


我最喜欢我的眼睛了,希望明天不要肿起来了,不好看





好累










Z明一

砸墙砸出来的淤青和小伤口

要学会歇斯底里地大笑着流眼泪,而不是眼神呆滞、面无表情

砸墙砸出来的淤青和小伤口

要学会歇斯底里地大笑着流眼泪,而不是眼神呆滞、面无表情

岁岁想睡

《最后的结局》

 简介 :

        女主1:沈念,换有心理疾病——双相情感障碍

  女主2:白栀,换有精神疾病——人格分裂

  

   沈念在原生家庭的“爱的名义”下逐渐黑化慢慢有换上了双相情感障碍,在医院心里咨询时遇见改变她的人——白栀,他们都是一家医院都患者,在互相帮助后,两人都噶了

 简介 :

        女主1:沈念,换有心理疾病——双相情感障碍

  女主2:白栀,换有精神疾病——人格分裂

  

   沈念在原生家庭的“爱的名义”下逐渐黑化慢慢有换上了双相情感障碍,在医院心里咨询时遇见改变她的人——白栀,他们都是一家医院都患者,在互相帮助后,两人都噶了

负能量产出ing

之前画的什么东西 发泄来的罢 大概 

可以说是对朋友的性格进行恶劣性反转和单方面猜测 很奇妙的感觉 也感觉精神状态堪忧 反正无所谓了 

墓前本人状态良好(可能)现在看看就图个乐罢

之前画的什么东西 发泄来的罢 大概 

可以说是对朋友的性格进行恶劣性反转和单方面猜测 很奇妙的感觉 也感觉精神状态堪忧 反正无所谓了 

墓前本人状态良好(可能)现在看看就图个乐罢

滢潞羽娑

因为凌晨的魔兽停服,把本来就有的一些想法激发了出来。

感觉自己是一只寄生虫,寄生在亲友们的身上,吸取他们的财产,情感付出,以及对我的爱。

情绪在凌晨崩溃了一次,不仅是因为魔兽停服,更多的是自己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乐观之下的悲观和自卑。

我真的能变好吗?真的不是哥哥们在唬我吗?真的,不是因为我,致使母亲变成现在这样子吗?

(母亲在新年发了红包给我。)

我不知道,我想要停止自己的思考,但我停止不了,因而又开始想要一日复一日的陷入沉睡,不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因为凌晨的魔兽停服,把本来就有的一些想法激发了出来。

感觉自己是一只寄生虫,寄生在亲友们的身上,吸取他们的财产,情感付出,以及对我的爱。

情绪在凌晨崩溃了一次,不仅是因为魔兽停服,更多的是自己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乐观之下的悲观和自卑。

我真的能变好吗?真的不是哥哥们在唬我吗?真的,不是因为我,致使母亲变成现在这样子吗?

(母亲在新年发了红包给我。)

我不知道,我想要停止自己的思考,但我停止不了,因而又开始想要一日复一日的陷入沉睡,不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_zombie:-)_

负能预警。【预了个寂寞】

把狗耳朵剪掉了。象征性的耳环也没地方戴了。

p3-原图

可以抱图。

负能预警。【预了个寂寞】

把狗耳朵剪掉了。象征性的耳环也没地方戴了。

p3-原图

可以抱图。

安柠是个写手

我早已腐烂

★意识流短打

★负能向注意!!!

★不介意的话点进来看看吧,只要不影响你的心情


“再也没有太阳香味的风了啊……”

我愣愣地望着黑夜吞噬最后一星光

“啪”的一声

那根弦还是断了

“都没了……果然……”

只有寒风不断将我撕扯

我无力地趴在地上

泪早已干涸

我的容颜,我的身体,我眼中的光

早就随那一星光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快将我掩埋的枯叶和白骨

但人们似乎不在意,依旧找我诉说

我一如既往地倾听,解答

或许他们根本看不见吧

我咬破手指

用血和白骨打造了和原来一样的花园

红黑取代了阳光

但寒风毫不留情地将我这可怜的,小小的,最后的避风港摧毁

我忍无可忍......

★意识流短打

★负能向注意!!!

★不介意的话点进来看看吧,只要不影响你的心情



“再也没有太阳香味的风了啊……”

我愣愣地望着黑夜吞噬最后一星光

“啪”的一声

那根弦还是断了

“都没了……果然……”

只有寒风不断将我撕扯

我无力地趴在地上

泪早已干涸

我的容颜,我的身体,我眼中的光

早就随那一星光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快将我掩埋的枯叶和白骨

但人们似乎不在意,依旧找我诉说

我一如既往地倾听,解答

或许他们根本看不见吧

我咬破手指

用血和白骨打造了和原来一样的花园

红黑取代了阳光

但寒风毫不留情地将我这可怜的,小小的,最后的避风港摧毁

我忍无可忍

妄想将寒风撕裂

但它们来的更加猛烈

我只能,也只好趴在地上一声不响地流泪

寒风依旧疯狂啃食我的身体

我不在乎了

就连泪水的声音

我也听不见了

最后带着绝望沉沉睡去

在睡着的前一秒

我似乎看见了那天在黑夜中消逝的一星光

“终于……解脱了……”

猹苾文

1.19 8:26

心情有点烦躁啊。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妈妈告诉我如何攒钱如何赚钱。

难道人生来是为了赚钱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活着真的是一件非常俗气的事啊。

赚钱的过程中会有快乐吗?应该会有吧,那是快乐多还是痛苦多呢。

我还没到赚钱的年纪呢…谁告诉我一声呢。

还有人告诉我活着是为了做快乐的事。

玩手机可以让我快乐,可是还有什么能让我快乐呢。

说实话我真的一点也不需要这种快乐啊,负罪感总是在深夜慢慢提现出来

真是他妈的受够了。

心情有点烦躁啊。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妈妈告诉我如何攒钱如何赚钱。

难道人生来是为了赚钱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活着真的是一件非常俗气的事啊。

赚钱的过程中会有快乐吗?应该会有吧,那是快乐多还是痛苦多呢。

我还没到赚钱的年纪呢…谁告诉我一声呢。

还有人告诉我活着是为了做快乐的事。

玩手机可以让我快乐,可是还有什么能让我快乐呢。

说实话我真的一点也不需要这种快乐啊,负罪感总是在深夜慢慢提现出来

真是他妈的受够了。

猹苾文

1.18 12:51

有点烦。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中二期到了,看了文豪之后觉得活着真没有必要。

想想活着真挺累的,要考试,要学习,要当牛做马,要赚钱,还要伤心还要愤怒。如果说活着是为了追求快乐的话

那活着真挺累的,毕竟快乐这东西每个人定义不一样。

我在磕CP的同时也感觉很烦闷。这种感觉说不清的,因为你根本看不到一个强有力的结果。比如说你磕的CP到底是不是真的。

烦死了。喜欢的东西却被外界一拖再拖,为什么我喜欢的心情同时还要混杂着窒息感啊!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异想天开的,明明自己是三次元的人还非要天天盯着二次元的事儿,丝毫不留恋。

二次元们的作者都是好作者,那些主角和配角多多少少都曾有波澜的人生。

三次元...

有点烦。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中二期到了,看了文豪之后觉得活着真没有必要。

想想活着真挺累的,要考试,要学习,要当牛做马,要赚钱,还要伤心还要愤怒。如果说活着是为了追求快乐的话

那活着真挺累的,毕竟快乐这东西每个人定义不一样。

我在磕CP的同时也感觉很烦闷。这种感觉说不清的,因为你根本看不到一个强有力的结果。比如说你磕的CP到底是不是真的。

烦死了。喜欢的东西却被外界一拖再拖,为什么我喜欢的心情同时还要混杂着窒息感啊!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异想天开的,明明自己是三次元的人还非要天天盯着二次元的事儿,丝毫不留恋。

二次元们的作者都是好作者,那些主角和配角多多少少都曾有波澜的人生。

三次元的作者们估计是一堆很无聊的东西。毕竟我这么无聊,不过还有一种可能。

我TM就是一个陪葬品、过路人。

有人说文豪的if线太宰he了,其实我更倾向于他be了

记得看过一个科普视频,跳楼这种死法是很疼的

太宰研究了那么久的自杀方式,他必定是知道的。但是他还是跳了

生活让人陷入绝望吧。

烦死了,我真TM想死。之前吞那一大片药的时候难受死了,那时候还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想自杀这件事了,TM的,人还是不要太爱立flag。

好烦,好急躁。现实生活似乎没有什么能让我开心的了,嗯mm除了螃蟹和虾,还有猫。

不过好可惜,它们都好贵啊

让我再想想还有什么。

说起来我真TM是一个傻逼啊,我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毕竟他们都能上高中唯独我不行这件事一直都压在我心里啊。

mad,要是不当人就好了。

文豪里有一句话我记得蛮清楚的,人在畏惧死亡的同时也在期待着死亡?应该是这样吧,有些记不清了

烦死了,我现在就好像一个闷葫芦,出气的口太小,进去的气却又毫不吝啬

烦死了,TM的让我大哭一场比男人生孩子还难。阿我好没素质

姐姐也这么说,记得有一天晚上,棉被都被她睡浑了,我就是说了一句她把棉被睡的很丑陋

她说我现在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了。

可能她不懂这个梗吧,我不说谁都知道的啦。她瞧不起我这个上职校的而已。

我挺在意的。

上次被校园暴力,她知道了。

做姐姐的很了解妹妹啊,知道怎么说话会扎人痛。记得那天,她说

怪不得你被校园暴力。

这件事我也挺在意的。

算了,操他妈的,活着还要在乎礼仪。

我没在职校学坏,在职校里我明明没有朋友。她们知道的。

写到这儿有点想哭了,可是我有点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