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账号卡成精了?!

27浏览    1参与
冰糖方程

「all叶」账号卡成精了?!(1)

为了拖拖的更新我这只鸽子觉得是时候出来卖艺了!


@拖拉机司机拖总👑 (2/5)


罗辑死了,不要在意细节。

----------------------------------------------


轮回


孙翔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和那个盘腿坐在床脚的小家伙大眼瞪小眼。


那小家伙看起来也就八岁上下,小脸白白嫩嫩的,眼睛黑且亮,嘴角轻轻勾着,露出两个小酒窝,软乎乎的头发微乱地飘在前额。


有一说一,他长得和叶修有七成相似。


这难道是叶修亲戚?


这年龄,看起来像叶修的……儿子!?难道叶修背着我在外面有孩子了?孙翔惊恐。对了...

为了拖拖的更新我这只鸽子觉得是时候出来卖艺了!


@拖拉机司机拖总👑 (2/5)


罗辑死了,不要在意细节。

----------------------------------------------





轮回




孙翔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和那个盘腿坐在床脚的小家伙大眼瞪小眼。


那小家伙看起来也就八岁上下,小脸白白嫩嫩的,眼睛黑且亮,嘴角轻轻勾着,露出两个小酒窝,软乎乎的头发微乱地飘在前额。


有一说一,他长得和叶修有七成相似。


这难道是叶修亲戚?


这年龄,看起来像叶修的……儿子!?难道叶修背着我在外面有孩子了?孙翔惊恐。对了,陶轩告诉我叶修身世不一般,难道这是家族联姻?没错,一定是叶修家里人强迫叶修和别人结婚,那我该不该原谅叶修呢?可是叶修又为什么把孩子交给我呢?难道是什么暗示?


孙翔开动自己机智的脑瓜子思考了起来,完全没有在乎“小叶修”身上的黑甲。看着孙翔时而震惊,时而深沉的表情,一叶之秋撇撇嘴——新主人他怕不是个傻子。


突然,孙翔迎着一叶之秋看智障的表情,恍然大悟般从床上弹起来,俊秀的脸上爬满了诡异的红晕,他支支吾吾半天,转过头去,大吼一声:


“我愿意!”


果然是个傻子。一叶之秋沉痛地点点头。


                                  ——《孙翔,六个核桃代言人》




“什么?你说他是一叶之秋?!”


面对孙翔惊骇的表情,江波涛平静地点点头。他并没有因为孙翔把一叶之秋错认为是叶修的亲戚而惊讶,毕竟孙翔的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由于某种非自然因素,一部分职业选手的账号卡变成人了。账号卡一般和主人很相似。”江波涛顿了顿,“当然也有少部分和主人完全不同。”同时,江波涛无比娴熟地将热情扑到他腿上的无浪扒了下去。


“可是……可是他说叶修喜欢我!”孙翔一脸认真地指着一叶之秋。


江波涛的职业笑容逐渐凝固,隐隐透露出三个字:


您妈逼。


一叶之秋: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冷漠)。


                                      ——《六个核桃:我尽力了》



感应到江波涛的笑容逐渐喻文州化,孙翔虎躯一震,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有些生硬地说:


“呃……副队啊,”孙翔打着哈哈,“一叶之秋他们的衣服是不是不太对啊。”


江波涛看着两人的账号卡宛如出C的打扮,难得地觉得孙翔说的话有道理。


“江,尺寸。”一旁的周泽楷提醒道。


“江哥哥,我可以一起去,我和一叶无浪他们的身材差不多,我穿得上的衣服他们也穿得上,”一枪穿云开朗地笑笑,指着自己身上从周泽楷家里穿出来的童装,“我不引人注目。”


嗯,对,一枪穿云明明长着一张与周泽楷无比相似的脸,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小正太。


——《关键不应该是周泽楷家为什么会有童装吗?》




最终,江波涛还是带着一枪穿云去了童装店。


不久,一条微博横空出世:


  江上舟摇:[江波涛带一枪穿云买衣服.JPG]别太羡慕我。一句话,周江szd,孩子都有了。


这条微博迅速被疯狂转发——不止是因为这张图片,更因为这条微博下的两条评论:


轮回战队周泽楷V:假的,周叶。

    回复:轮回战队江波涛V:队长想说,周江和周叶都是假的。我顺便补充一句,江叶才是真的。


                       ——《为美好的轮回塑料队友情鼓掌》





自从账号卡变人后,轮回痴汉团们就有了一个新的兴趣爱好——逗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本来长得就像一只奶乎乎的小叶修,或许和孙翔呆久了,被逗狠了还会炸毛,简直可以萌出痴汉们一脸的鼻血。


只是,每当这时,孙翔都会一个人缩在训练室训练,噼里啪啦地揉拧那张键盘。


又是一场轮回聚众吸一叶之秋的时间。一叶之秋将食指竖在唇前,嘘了一声,还萌死人不偿命地眨眨眼,然后蹑手蹑脚地推开训练室的门,走到孙翔身后。


孙翔正用战法的小号,在专注地单刷副本,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也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


屏幕对应的视角疯狂转动,不时出现一柄紫武战矛,小怪的鲜血随之四处飞溅。一叶之秋可以想象得出荣耀中的场景:战斗法师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周围小怪一拥而上,他只矛尖横扫,显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现在这样,曾经也是这样。


名为“横刀”的狂剑士刀锋闪着桀骜,重剑一出,所有前面的阻碍都化为剑下残骸。孙翔就这样斩碎了新秀墙,斩去了对手的角色,斩得了第七赛季最佳新人。


但他不满意,他傲立于一座山巅,抬头走向更高的峰顶。


我自横刀向天笑。



可峰顶又如何好攀登?歧路那么多,坎坷那么多。从年少轻狂中痛醒了,脚下的路却由不得人走了。


嘉世解散,大厦将倾,他就像一个商品任人挑选。


满身棱角无处伸展,刺疼了自己。他用三个赛季经历了别人十个赛季也难以经历的事。


但那又如何呢?他没有低头——他向来不会低头。孙翔更沉稳了,更坚定了,却还是那个孙翔。


还是那个吃火锅绝不要鸳鸯锅,独自在河边走夜路永远吊儿郎当,认定了死理就不会再改的孙翔。


还是那个意气风发,一身傲骨的孙翔。


还是那个热爱荣耀的孙翔。


他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峰顶,一次又一次地在山脊上向山谷呐喊。


他喊:


“我会赢的!”


“我——一——定——会——赢——的!”


他走过了几千个日夜,踏碎了数十载年华,霜雪载肩,风尘覆面。


仍是那不羁少年模样。






一叶之秋垂下眼帘,细长浓郁的睫毛打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他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一手揽住孙翔的背,轻轻拍了两下,另一种手扯开孙翔靠近他的半边耳机,踮起脚,将嘴送到孙翔耳边,用极小的音量说:


“别急,你差的只是时间。”


孙翔愣了一下,一手拍在键盘上,那个战斗法师顿时抽风了起来。


孙翔一直很怕,说来也可笑,天不怕地不怕的翔哥也有害怕的东西,他怕不能把一叶之秋用好,怕自己让叶修失望。在多次输给叶修后,他常常觉得自己像一个拙劣的小偷,偷走了叶修的荣耀,却无能撑起相应的期待。


而现在名叫一叶之秋的法官敲响法槌,用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向全世界宣布——罪人孙翔,无罪。


然后教堂的钟声敲响,五彩的气球飞向天空,和平鸽将橄榄叶插在重获自由了人的耳边。耳机中小怪的咆哮是牧师的祷告,祝福曾经的罪人获得新生。


“呲,”孙翔笑了出声,“……我当然知道。”


“我可是答应过他啊。”


“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


“和我一起吧。”孙翔向一叶之秋伸出了手。


        ——《我没哭,我只是眼睛里进挖掘机了而已!》






















---------------------------------------

讲个冷笑话:


问:联盟里最像喻文州的人是谁?

答:周泽楷。因为“不言而喻”。





红心蓝手呢?


顺便打滚撒泼求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