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贫困

2803浏览    14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7 08:48
东域

【翻译】贫困不是道德沦丧,而是金钱匮乏

这是TED上的一个演讲视频,演讲者是历史学家Rutger Bregman。


因为只有英文字幕于是突发奇想地花了两天时间翻译下来。

私以为很有意义的一篇演讲,如有错误欢迎建议

原视频链接


Poverty isn’t a lack of character;it’s a lack of cash

贫困不是道德沦丧,而是金钱匮乏


我想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场:为什么穷人总是做些欠妥的决定?

我知道这是个辛辣的问题,但大家先来看看数据:穷人总是借钱多,存钱少;吸烟多,锻炼少;喝酒多,饮食不健康。这究竟是为什么?

好吧,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曾总结过一个标准的解释,...

这是TED上的一个演讲视频,演讲者是历史学家Rutger Bregman。



因为只有英文字幕于是突发奇想地花了两天时间翻译下来。

私以为很有意义的一篇演讲,如有错误欢迎建议

原视频链接


Poverty isn’t a lack of character;it’s a lack of cash

贫困不是道德沦丧,而是金钱匮乏

 

我想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场:为什么穷人总是做些欠妥的决定?

我知道这是个辛辣的问题,但大家先来看看数据:穷人总是借钱多,存钱少;吸烟多,锻炼少;喝酒多,饮食不健康。这究竟是为什么?

好吧,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曾总结过一个标准的解释,她将贫困称为“一种人格缺陷”。基本上就是一种道德沦丧。现在,我确信你们大多数人不会这么直率,但是这种认为“是穷人自身存在问题”的想法不是撒切尔夫人一人的独创。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相信穷人应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另一些可能认为我们应该帮他们更好地抉择。但是二者的潜台词是一致的:即这是他们自身的过错;如果我们能改造他们,如果我们能教他们如何生活,如果他们能欣然接受(那么一切将迎刃而解)。

说实话,这正是我过去长时间所认为的。直到几年前,我恍然,我曾坚信的关于贫困的所有想法,都是错的。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我当时碰巧看到了一篇由几名美国心理学家撰写的论文,他们跋涉了8000英里去印度进行一项卓越的研究——一个关于蔗农的实验。你们应该知道这些农民年收入的60%都是一次性挣得的,就是在丰收之后。这就意味着,他们在一年的一部分时间里相对贫困,另一部分则相对富裕。研究者让他们在丰收前后分别做了一次智力测试,而随后发现的结果,则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这些蔗农在收获前的智力得分,要远远低于收获后。这个结果表明的就是,生活贫困的影响导致了前后14分的智力差异。现在,为了让大家对这个(14分)有个概念,这就相当于失眠一整晚,或是酗酒的后果。

几个月后,我听说埃尔达尔*莎菲——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兼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将会来访荷兰,也就是我居住的地方。所以,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碰了面,探讨了他的这项关于贫困的颠覆性的新理论。我可以仅用两个词来概括:精神、匮乏。它证明,当人们感觉到某物短缺的时候,就会在行为上表现得不同,至于这个究竟是什么倒不重要:不管是时间不够、金钱不足还是食物匮乏。你们都清楚这种感受。当你们任务缠身,或是推迟午餐时间,你的血糖就会急剧下降;它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当前的匮乏上——你现在不得不吃的三明治、五分钟后将会召开的会议、或是明天将要支付的账单。因此,长远的眼光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可将其比拟为一台新的计算机,一次性运行了十个程序,它就会越来越卡顿,错误百出,最后死机。这并非由于它本身不好,而是由于其一次性负荷太重。而那些穷人亦是如此。他们做出愚蠢的决定,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身愚钝,而是因为他们身处那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任何人都会做出愚蠢的决定。

所以我恍然大悟,为何,我们如此之多的脱贫项目都不起作用。例如,教育投资,就常常完全失效。贫困,不是由于知识的匮乏。近来,一项对201份关于理财训练实效性研究的分析就得出结论:知识对脱贫几乎毫无作用。别误解我,这并不是说穷人不需要学习,经过学习他们毫无疑问会更加明智。但这远远不够;或者说,像莎菲教授告知我的那样,“就像教他们怎么游泳,然后把他们扔进惊涛骇浪里。”

我犹记得,当时我坐在那儿,茫然不知所措。这狠狠敲醒我了我:我们本可在几十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我是说,这些心理学家又不需要复杂的大脑扫描,他们只需测试这些蔗农的智商,而智商测试早在100多年前就问世了。事实上,我突然意识到我之前曾读过贫困心理学。乔治*奥威尔,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曾在20世纪20年代亲历了贫困。“贫穷的本质,”他那时写道:“是未来的湮灭。”他惊讶道,“为什么人们理所应当地认为,他们有权力在你的薪水低于某一水平时对你进行说教和祷告?”如今,这些话语,每个字都振聋发聩。

当然,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能做些什么?

现代的经济学家总有一些锦囊妙解:我们可以帮助穷人做些文书工作,或者给他们发送信息来提醒他们支付账单。这类措施极受现代政治家们的欢迎,大部分是因为,他们几乎不需要耗费什么。我认为,这些措施,是这个时代的象征;在这个时代里,我们习惯治标不治本。

因此,我不禁疑惑,为什么我们不能,只是改善穷人的生活环境呢?或者,回到我们的计算机比喻:为什么要老是想着折腾软件,而相反,只需扩展一些内存就能轻松解决这个问题?那时,莎菲教授面无表情地回应我,而几秒钟后,他说:“哦,我明白了。你是说,你只是想多捐些钱给穷人,从根本上消除贫困。呃,当然,那再好不过了。但是恐怕,你在阿姆斯特丹获得的这样的左翼政策商标,在美利坚合众国是不存在的。”

但这,真的是个过时的、左派想法吗?

我记得我曾看过一个老旧的计划——是由一些历史上的领衔思想家们提出的:早在500多年前,哲学家托马斯*摩尔首先在他的著作《乌托邦》中强调过——而此书的拥趸们跨越了左右的界限,从民主权利运动者马丁*路德*金,到经济学家弥尔顿*费里德曼——这只是个简单地难以置信的想法:基本收入保证。

这是个啥?这是个每月的保证,足够支付你的基本需要:食物、住宿、教育。这完全是无条件的。所以没人会告诉你必须为此做什么,也没人会告诉你必须拿此做什么。基本收入不是一种恩惠,而是一种权利,绝对不存在什么附带的羞耻感。故当我了解到了贫困的本质,我不禁想:这就是那个我们翘首期盼的想法?真的就这么简单?

接下的三年里,我查阅了所有能找到的关于基本收入的资料,研究了几十个全球各地进行的实验;不久,我就碰巧看到了一个小镇的故事——这个小镇正是实施了基本收入政策,并确实地根除了贫困。但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忘了。这个故事始于加拿大的多芬。1974年,这个小镇的每个居民都得到保证能拿到一份基本收入;他们得到保证:没人会跌下贫困线。实验一开始,就有一大批研究者突然造访该镇。四年过去了,一切进展安好。但之后,一个新政府竞选掌权,这个新的加拿大内阁觉得这个昂贵的实验意义甚微。因此,当大家看清已没有多余经费能够用来分析实验结果时,研究者们决定将他们的文件资料打包成2000个盒子。25年过去了,加拿大教授伊芙琳*福尔热终于发现了这些记录;整整三年,她将数据进行了各种统计分析,而无论她如何尝试,每次的结果都如出一辙:这次的实验,是一次彻底的成功。伊芙琳*福尔热发现,多芬的居民不仅愈发富裕,而且更加智慧,更加健康;孩子的在校表现有了大幅度的长进,住院率下降了8.5%之多;家庭暴力事件也在减少,心理疾病发病率亦是。而居民们并没有因此放弃工作,唯有新妈妈和学生的工作量略少罢——毕竟学生在校时间更长些。相似的研究结果可在全球其他数不尽的实验中找到,从美国到印度,皆是如此。

所以……这就是我从中学到的。当谈到贫困问题的时候,我们,我们这些富人,别再假装自己什么都懂,也别再给穷人们——那些我们素未谋面的人——寄鞋子或泰迪熊。以及,应当取缔大面积家长式作风的官僚,我们可以简单地将他们的薪水捐给那些他们理应资助的穷人嘛。…….因为,我的意思是,金钱最大的价值,在于人们能够用此购置自身所需,而不是购置那些自命专家的人认为他们应当所需之物。想象一下,有多少杰出的科学家、企业家、作家——像乔治*奥威尔——如今却在资源匮乏中枯萎;想象一下,有多少能力和天赋没能施展…….如果我们能消除贫困,就能一劳永逸。我坚信,基本收入于人们而言,就像风险投资一样;如果不去做,我们担不起,因为贫困的代价太过高昂。举个例子,就来看看美国用于儿童贫困的开支,在高医疗开销、高辍学率和犯罪率方面,估计是每年5000亿。这个是人类潜在的一项巨大浪费。但是我们再来探讨一个明摆着的事实:即如何担负一个基本收入保证呢?事实上,这比你们想象的要便宜得多,他们在多芬所做的,不过是用负所得税来融资。这就意味着,当你跌下贫困线,你的收入就会拔高。在这种设想中,根据我们经济学家的最佳预估,净花费是1750亿——即美军开支的四分之一,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一——只需这么多,你就能使所有的美国贫困者脱离贫困线,从而根本上消除贫困。而这,就是我们当下的目标。

和风细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真心相信,一个为激进新颖的观点而生的纪元已开场。基本收入方针不单是一项新政策,同时也是对工作本质的一次彻底重思。在那个意义上,它不仅能解放穷人,也能拯救我们其余人。当今,数以百万的人们感觉自己的工作意义甚微或是无足轻重。最近,一项针对142个国家230000名雇员的民意调查显示,仅13%的员工是真的喜欢他们的工作;而另一项调查则发现,有37%的英国工人认为他们从事的,是压根就没必要存在职业。正如布拉德*皮特在《搏击俱乐部》里所言:“我们总是干着自己厌恶的活儿,以便能够买得起自己压根不需要的垃圾。”

……当然,别误会我的意思。我这里不是在指教师或清洁工,也不是指护理工——如果他们不去工作,世界就乱套了。我说的是那些履历漂亮、收入颇丰的专家们,他们靠参加战略办理人对等会议,同时在网络社会中集思广益以提出颠覆性联合创造的价值附加物来挣钱——或者类似的事情。大家想象一下,我们究竟浪费了多少才能?就因为我们告诉我们的孩子:你们必须要养活自己。或者再想想下几年前,一个在脸书工作的数学奇才所哀叹的:“我们这一代里的最强大脑们,整天思考的,净是怎样让用户点击广告!”

我是一个历史学家。如果历史真的教给我们什么,那一定是:万事皆可不必如此。没有什么是必然的,我们当前构筑社会和经济的方式就不是必然。思想,正是能改变这个世界。我想,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些都清楚明晰起来:我们不能默守陈规、拘泥现状。我们需要创造性的想法。

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对这个日渐不等、仇外和气候变迁的未来深感前途迷茫。但是啊,仅仅知道我们反对之事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同样得抱有希望。马丁*路德*金并没说“我有一个噩梦”。他有的是梦想。所以……这就是我的梦想:

我相信会有一个未来,在那里,你们工作的价值不是由薪水高低决定的,而是取决于你们散布的快乐多少,以及你们所给予的意义大小。我相信会有一个未来,在那里,教育的重点不是为你准备一个毫无用处的工作,而是为了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我相信会有一个未来,在那里,摆脱贫困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人皆有之的权利。

如今,我们走到这一步,我们拥有研究,也拥有证据和方法;当下此刻,就在距离托马斯*摩尔初次写下“基本收入”的500多年后的今天,就在乔治*奥威尔发现贫穷真正本质100多年后的今天——是时候该改改我们的世界观了。因为贫困,不是一种道德沦丧;贫困,只是由于金钱匮乏罢。

谢谢。


更年期的小明
想想我们,想想他们,我们还有什...

想想我们,想想他们,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抱怨,不努力。

摄影:邵汝佳

想想我们,想想他们,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抱怨,不努力。

摄影:邵汝佳

My Love - BeiPing

中国 Chung Kuo (1972)

世界像大海,海面上的一切波浪只是人心的幻念,随风来往,须臾万变;真实世界不在现象,在乎人性,在于内心,在于大海深处的平静。

中国 Chung Kuo (1972)


世界像大海,海面上的一切波浪只是人心的幻念,随风来往,须臾万变;真实世界不在现象,在乎人性,在于内心,在于大海深处的平静。

四首月亮诗
生活在香港板间房的孩子,4平方...

生活在香港板间房的孩子,4平方住4人。在我们的印象中香港是和富裕的地方,但仍然有十多万人住在这种房子,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反观内地又有多少这样的儿童?又有多少吃不上饭的小孩??

生活在香港板间房的孩子,4平方住4人。在我们的印象中香港是和富裕的地方,但仍然有十多万人住在这种房子,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反观内地又有多少这样的儿童?又有多少吃不上饭的小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