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费纳

18724浏览    151参与
水波纹
费纳女孩绝不认输~ 这是去年拉...

费纳女孩绝不认输~ 这是去年拉法结婚的时候做的,知乎体哟~ 

可惜今年网球赛事全部停摆,唉…

费纳女孩绝不认输~ 这是去年拉法结婚的时候做的,知乎体哟~ 

可惜今年网球赛事全部停摆,唉…

Punica-Roman

BGM:偶像-金歧玟
CP:费德勒&克罗斯,纳达尔&阿森西奥,费德勒&纳达尔(过去时)
封面:梧桐_LY
色链:王宜安(微博ID@国际装逼委员会会长)
!剧情向!
这是一个牛豆年轻的时候有一腿,分了之后各自找了小迷弟阿宽和阿笑,但还是旧情难忘,于是和小迷弟也BE了的狗血故事
全是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送给神仙姐妹的频,希望您喜欢❤(在@里找了半天没找见您头像就不艾特了dbq

BGM:偶像-金歧玟
CP:费德勒&克罗斯,纳达尔&阿森西奥,费德勒&纳达尔(过去时)
封面:梧桐_LY
色链:王宜安(微博ID@国际装逼委员会会长)
!剧情向!
这是一个牛豆年轻的时候有一腿,分了之后各自找了小迷弟阿宽和阿笑,但还是旧情难忘,于是和小迷弟也BE了的狗血故事
全是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送给神仙姐妹的频,希望您喜欢❤(在@里找了半天没找见您头像就不艾特了dbq

路边一棵草

2020.04.20 豆子ins直播连线Roger

我来了我来了 有生之年系列!

昨天半夜笑到抽搐凌晨三点才睡

今天在办公室摸鱼听了一下挑一点出来渣翻一下

万一我突然英语变好了能炖熟肉了呢(做梦

--------------------------------------------------

一开始豆子本来是在老老实实直播的,突然——

“你们等等,我猜Roger好像想加入聊天。”

“让我看看我能不能找到他,让他来聊会。”


然后老年人看手机jpg 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图片]
接下来是漫长的 让人窒息的 沉默

因为有一个老年人正在专心操作手机

此时我们有请特邀嘉宾安迪·...

我来了我来了 有生之年系列!

昨天半夜笑到抽搐凌晨三点才睡

今天在办公室摸鱼听了一下挑一点出来渣翻一下

万一我突然英语变好了能炖熟肉了呢(做梦

--------------------------------------------------

一开始豆子本来是在老老实实直播的,突然——

“你们等等,我猜Roger好像想加入聊天。”

“让我看看我能不能找到他,让他来聊会。”


然后老年人看手机jpg 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接下来是漫长的 让人窒息的 沉默

因为有一个老年人正在专心操作手机

此时我们有请特邀嘉宾安迪·网瘾中年·雷发表评论——

“他可以赢52个法网却搞不定一个Instagram”


(雷老师,我想跟您学说话。您为何可以如此有趣?)

你豆表示:你们再等等,你们知道的,这是我第一次搞ins直播,对我来说太难了。


时间过去几分钟。

你豆:再等一下啊sorry!

时间又过去几分钟。

你豆:这个人真的太难找了吧(摇头)

(我os:你确定要怪Roger难找吗)

你豆:Roger给我发信息说想一起聊天,但是……诶我看到Andy了,不过我要坚持找到Roger,晚点再跟Andy聊聊。

不想计算又过去多久但确实又过去一段时间——

豆:好的,我想我终于找到他了,看看Roger能不能来聊会。我觉得他在家里应该挺多事情要做的,照顾家人照顾孩子啦什么的。上周我们聊过巡回赛的事情,还有关于什么时候能回到赛场,以及想办法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再看吧。

在我以为他终于要成功的时候,你豆的表情突然凝重,然后是标志性挑眉——“Roger掉线了。”

(原话:We lost the connection with Roger,hehehe.)

(听我的!他说这句特别有意思!!去看!!!)


此处省略等待时间。

当Roger终于加入直播间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看见了两个小学生。

RAFA: 啊,终于!

ROGER:我进来了吗?我们成功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RAFA:终于!!!!!

ROGER: 我的天呐,我不知道是因为你还是我,你怎么样?

RAFA:是我吧

ROGER:我刚刚一直进来又退出,进来又退出,最后都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我的天

RAFA:我们都受够这一切了哈哈哈

ROGER:天呐,你应该换个人的哈哈。怎么样?家人、朋友,大家都还好吗?

RAFA:是的,还不错。

ROGER:那就好。

RAFA:像我几天前跟你讲的那样,情况依旧不太好,但是稍微有些好转了。不过我们依然不能出门,但是家人朋友,身边的人都还好。你怎么样?

ROGER:也不错,跟所有人一样我们待在家里。虽然不用到处跑了这一点挺好的,然而知道有那么多人正在经受痛苦,这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是齐心协力就能更强大。家人、孩子的话,大家都挺健康的,这一点让我感到高兴并且安慰。

(我os:你们的联系远比我想象的要频繁的多)

(但也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大家联系的时候能讨论些轻松的话题)


然后他们谈到了网校的情况,说到了现在还在网校的孩子们的情况。

ROGER(突然):IW之后打过球吗?

RAFA(懵):谁?

ROGER:你啊。

RAFA:我啊?不,IW之后我连球拍都没碰过。

ROGER(笑得灿烂):太棒了!等你回来的时候你就不会打球了!

RAFA(非常配合):是啊但是我希望我还能记得那么一点点…

(就问你像不像小学生聊天……)


问起Roger的情况的时候,谈到了他的膝盖。

Roger说正在进行一些康复性的训练。

RAFA:膝盖还好吗?

ROGER:还行,最开始的6个星期挺不错的,后来恢复的慢了一些但是现在好多了。以前没有,但我现在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恢复,我只希望回归赛场的时候我的膝盖已经无大碍了。所以,我挺开心的。不知道你做了几次手术,但是第二次手术轻松多了,但是,我绝对不需要经历第三次了。

RAFA:至少不要在我们的职业生涯里经历了。

ROGER:没错!!可能以后什么时候会再做手术,但是现在就免了吧。


然后俩人聊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我对豆子至今还记得自己上学的时候几点到几点做啥这件事感到非常惊讶。足球和网球真是贯穿着小豆子的童年啊哈哈哈。

Roger说我和你一样,既打网球也踢足球,只是足球肯定没你踢得好了。

(说真的网坛有几个人足球球技比豆子好啊我总是如此感叹着,说起来我还是被他拖进足球大坑万劫不复的呢呜呜呜你还我睡眠)


好了我们继续。

接下来的这个“顺便问下”我觉得Roger大概憋在心里好久了哈哈哈哈。

他说:你生活里明明惯用右手,但你为啥左手持拍?鉴于你本来可以用右手打球。

(他这句话问出来的语气真的超级搞笑!强烈建议大家去听!像绕口令一样哈哈哈哈哈哈我反复听了好几遍)

RAFA(立马反驳):不啊,我右手打不了。

ROGER(质疑):啥?不行?

RAFA:这就说来话长了。

(他这里我反复听,还问了朋友,都是说的that's just a legend但是又不太确定,板鸭英语真的让我头秃耳聋,有水平高的姐妹如果听出来了还请告诉我到底说的啥玩意儿!!我就暂时这么译了。)

ROGER:哦嚯,legend!

RAFA:右手的话,我打篮球是右手,平时干啥也都是右手,唯独在网球场和足球场上不行。

ROGER:你是一直这样还是后来因为爸爸或者叔叔…

RAFA:emmm这么说吧,你几岁开始打网球的?

ROGER:三四岁吧。但我一直右手持拍啊,双手。

RAFA:四岁啊……我开始是双手正拍双手反拍,可能因为双反的原因,别人不太清楚我是惯用右手还是左手,不过我一直更习惯用左手。

ROGER:FINE.(我寻思着你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

这里补充一下ATP巡回赛的翻译:

RAFA:“小时候我是双手正拍,双手反拍的打法。年龄增大后,身体力量提高就自然而然选择了左手握拍的正手了。”


他俩聊的最后一段,豆子问Roger孩子们隔离在家如何?

Roger开始了长篇大论,里面提到比较好玩的一件事是说从南非回来的那天,Roger要开车带着孩子去拜访一位朋友,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孩子要去哪里。于是最后娃憋不住了问爸爸我们去哪!

Roger说,我们要回澳大利亚。

娃:Ah, okay, fine.

Roger真·哭笑不得。他说小孩子还真是不管在哪里都很开心啊。


讲完娃这一段之后,我估计是评论区有人按捺不住了。

RAFA:哎呀Roger我不想打扰你……

ROGER:让我走是吧?我走了换Andy进来是吧?他刚刚一直在笑我们,还有Stan看起来也想加入!

RAFA的语言系统陷入混乱,开启语无伦次模式。一句“I gonna”我听了三遍没听见下文...

ROGER狂笑。

RAFA:Roger,非常感谢你来我的聊天室(不是)

ROGER:向你和你的家人、还有网校致以最好的祝福。

RAFA:希望能快点见到你(他这里说的是very very soon,啊!)

ROGER:那当然啦,take care!


然后俩人互相拜拜拜了两回(捂脸)

---------------------------------------

此处随机掉落一个小彩蛋。

因为直播的主题是AskRafa,所以前面有很多网友提问。

这个问题被选中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没有听到任何名字(又或许是提问的人说了名字但是你豆略过了)

问题是这样的:西班牙语、钓鱼、做饭这三样你觉得哪样是最简单的?

(真的他读出来的问题翻译过来就这样!我还真以为是问Rafa的,我还在想西班牙人肯定选西班牙语啊……)


你豆:最简单的啊?可能是……钓鱼吧。我觉得他喜欢钓鱼,我们之前也聊过几次。我知道他有时候会带着孩子去湖边钓鱼,所以他技术应该不错。西班牙语的话,他倒是试着说过几回,不过…………至于做饭,我没尝过他的手艺不清楚他的厨艺,不过他大概率是有天赋的(哪里看出来的?)下次我再碰见Roger的时候我会问问他的(笑嘻嘻)

(直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提问的人问的是Roger。)

(明明接下来你俩就连线了,也没见你问啊(狗头

-------------------------------------------------

补充更新一下上面的小彩蛋原文




-------------------------------------------------

凌晨一点多了。我明天还要搬砖。

搬砖的时候把Andy的部分也听了好了XD


随便说两句,其实听他俩聊天听到后面还挺有感触的。

这个直播出来之后国内外全网很多人都提到的一点是,你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这两个人的关系不错,你甚至很难想象他们两个在球场上是彼此的头号敌人。然后大家纷纷夸赞这两个人的胸怀和人品都是极好的。


其实想一想,他们能成为朋友可真好。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对对手,但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互相成就”。

整个直播下来我最喜欢的部分其实是他俩聊起来Roger的伤的部分。就那种跟你聊的人和你有相似的经历,有的感觉你说的很模糊他也能明白具体是什么样的。

我们总说“王是孤独的”,但现在有两个王,他们惺惺相惜。

认识的时间足够长,一起创造的比赛足够多,也都各自经历过艰难痛苦的时期。

所以,不孤独。

我觉得在本该孤独的路上,有人能一起聊生活聊职业,聊家人聊朋友,聊以前打过的比赛,更重要的是能聊一路走来的种种困难,真得很难得也很幸运。

当然了,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也是无比幸运。第一万次说这句话了嘻嘻。

以前也提到过,老牛形容豆子的那句话,今天的我也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He's always gonna be my ultimate rival that I had in my career."


最后,感谢这次的直播给我带来的力量。

我本来最近心情超不好的,瞬间又变回沙雕。

外网网友说得对啊,他们是真的能点亮你的生活,让你感觉自己充满力量,感到生活重新变得有希望。

传奇之所以是传奇,大概也是因为他们能够传递的这份正能量吧。

在这样艰难的时期,有这样一场直播可真好。

而且说真的,评论区热闹的样子也让人很开心,特别是Andy和Stan,我真的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网球是我的快乐老家。

大家晚安。

明天搬砖。

用一张截图作为结束。



Roger转推的原推主的名字我可真喜欢。嘻嘻。

拖延症患者

今天有费纳直播诶

[图片]
[图片]不知道你们准备聊啥呢,居家隔离的丰富生活吗?😄


不知道你们准备聊啥呢,居家隔离的丰富生活吗?😄

oniongood

结婚!结婚!就地结婚!

这么久了手机屏保还是他俩lol

结婚!结婚!就地结婚!

这么久了手机屏保还是他俩lol

Francisca

迟了很久,终于想起来八一八我豆是怎么育儿的(又名对着萨沙我豆是怎么从严父变成慈母的bushi)这是个挺长也挺温馨的故事,中间可能会有老牛和蒂姆宝宝乱入。

萨沙四岁时就认识我豆了,因为米沙哥哥和豆子是同一辈的球员,那个时候国际网联有很多青少年训练营和比赛,造就不少青梅竹马(比方说德僵,我豆和小加),小兹跟着父母哥哥,自然接触了不少跟哥哥差不多大的球员,其中就有豆子,小德和雷雷。萨沙的采访中提到过,豆子和小德说那时他们陪萨沙玩迷你网球,但萨沙说自己年纪太小记不清楚了(但是你五岁找牛合影倒是记得清),还是十几岁少年的小豆子和小德逗着一个漂亮金发娃娃,想想都是很可爱的情景啊。

真正意义的球场相遇,...

迟了很久,终于想起来八一八我豆是怎么育儿的(又名对着萨沙我豆是怎么从严父变成慈母的bushi)这是个挺长也挺温馨的故事,中间可能会有老牛和蒂姆宝宝乱入。

萨沙四岁时就认识我豆了,因为米沙哥哥和豆子是同一辈的球员,那个时候国际网联有很多青少年训练营和比赛,造就不少青梅竹马(比方说德僵,我豆和小加),小兹跟着父母哥哥,自然接触了不少跟哥哥差不多大的球员,其中就有豆子,小德和雷雷。萨沙的采访中提到过,豆子和小德说那时他们陪萨沙玩迷你网球,但萨沙说自己年纪太小记不清楚了(但是你五岁找牛合影倒是记得清),还是十几岁少年的小豆子和小德逗着一个漂亮金发娃娃,想想都是很可爱的情景啊。

真正意义的球场相遇,2016年印第大师赛,我豆第一次打18岁的萨沙(第一张),费了老大的劲,最后还是小孩子自己状态起伏太大输了,赛后我豆立刻打电话给理查德米勒,让签下萨沙,并且说“这孩子会是未来的世界第一”于是当时收入还不高的萨沙一下有了这个奢侈代言(第三张)。这事后来还有个有趣的后续,有次训练时球迷跟萨沙说,你这个表比我的房子还贵,萨沙回答说“也比我的房子贵”那一年豆子因为年龄和伤病几乎是职业生涯最差战绩,年末时开了网校,他和老牛当时都有退役的心思,所以都开始投入培养提携后辈的事业,从那时起,萨沙和多米是他们最早看中,最喜欢也付出最多呵护的孩子

接着17年澳网,我豆跟萨沙打出了五盘大战,最后一盘萨沙抽筋,然后哭着输了(第二张),这样呈现出坚韧的娃我豆肯定很喜欢的。但是之后4月份蒙卡大师赛,小兹自大又不能控制情绪的缺点表现的很突出,赛前放话“来打红土就是来跟纳达尔交手的”结果又哭着收了一份二十岁当天的生日礼物:免费红土教学课一堂,两根油条。我豆真的是下手非常狠,而且对萨沙的过于骄傲很不满,赛后还把小孩狠批了一顿,这在性格内敛不喜欢评判他人的豆子身上是非常非常少见的,鉴于我觉得豆子这番话说的很苦口婆心,所以整段放在这里:
“兹维列夫前途无量,他能将目标锁定在这项运动最重要的赛事上。不过你得用场上的实际表现说话,要保持谦逊。我知道他爱网球,但我对他的了解还不够深,不知道他是否有谦逊的心。如果是,那一切就会水到渠成。他有天赋有能力,成为顶尖球员有很多方式。如果脚踏实地,那你会更开心,前进的道路也不会那么复杂。他说来参加某项赛事是为了和某些球员交手,这有些奇怪。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因为我觉得这样更合理,适于提升状态。”
萨沙还说过一句“我知道不应该跟别人比,但是一想到纳达尔在我这个年纪都拿两个大满贯了,我就很急”,豆子又批评他了“不要总想着我或者费德勒,你必须先做好你自己”,老牛也温和一点教导过他“上来就盯着我或者Rafa的成绩,只会给你自己增加压力,目标订的小一点,一步步来”(这一段都是大概意思,非采访原文)
之后,萨沙用自己的行动体现,他接受了这严厉的批评,努力改观,五月在罗马击败小德拿到第一个ATP1000冠军,95后第一人。
(这里插入一个我对萨沙的观察,可能是家中幺儿,又可能是另外的原因,他真的是个被娇惯的,爱撒娇的宝宝,在前几年他尚年幼时,打完比赛时致意环节,对某些他真正亲近依赖的人,他会整个人扑人家身上,双臂抱住对方,被他这样亲近的人包括豆子(第四张图),小德,蒂姆,但没有老牛,可能是在他早年成长过程中跟老牛并不熟,当然现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17年拉沃尔杯,Fedal+Thirev一家四口正式亮相,豆子对小孩的态度从严厉转向慈爱也是这个时候,前所未有的长时间亲密相处,两个孩子非常受宠爱,萨沙几乎每天都在讲,很开心,很棒,费德勒和纳达尔给我们讲故事,讲他们交战的历史,我和多米尼克问问题……好酷。 这个描述是我对他们最动容的时刻,史上最强大的对手分享他们是如何一次次在场上面对对方,那些痛苦与勇气的瞬间,而最伟大的是他们都在,在自己没有退役的情况下,携手教导自己最喜欢的一对后辈,而这对孩子的品性,努力,吸收和继承着他们的一切,乃至那即便成为对手也不会折损的感情。

对了,那之后他们有个whatapp群,萨沙透露说老牛很活跃总是发些不要紧的笑话和图片,豆子不爱主动挑话题但总会回复老牛和点赞,哈哈哈哈简直是孩子吐槽爹妈微信群既视感

这次拉沃尔杯之后我豆一下子在萨沙的问题上变成了护崽的老母鸡,萨沙之后又拿了两个大师赛,但是在大满贯上总是成绩不佳,18年法网,就发生了我豆又一个很罕见的行为,为了萨沙的事情怼记者,而且是连续两天,(第五六张图)第一次就是那个著名的“如果两年内兹维列夫还不能在大满贯上取得好成绩,你可以回来说我不懂网球”,第二次还有不知趣的记者问,豆直接冷下脸来连着反问他,“兹维列夫还在签表中吧?”“他还在签表中你为什么又来质疑他成绩”
(这里再插一句,马上就两年了啊萨沙!不过今年澳网成绩还算不错了,而且萨沙被问到了豆子两年前这句话,小孩立刻说“Rafa说的是我能在大满贯取得好成绩而不是说我一定能拿冠军”笑死,也说明他是一直记着豆是怎样护着他的)

19年萨沙经历了不少风波,换经纪人,打官司,天价违约金等等,这段时间曾经又有采访问他和其他球员关系,“我和Rafa聊天不算多他主要跟西班牙人在一起但别误解我的话,他是特别好的人对我有求必应”嗯?萨沙你最后不是转到你牛爹手下了,你求豆子帮你啥了我很好奇呀。之后小孩开推特,第一个关注的就是豆子,从这一年各种赛事前一起练球,一起参加活动的频率,感觉小孩跟他豆爹比以前更亲近了。
拉沃尔杯上我确认我豆彻底化身慈母,场边“sascha,sascha”喊个不停,场上场下温柔地陪着又是指导又是安慰,还发INS鼓励小孩,(第七八九张)这是亲儿子蒂姆宝宝都没得到的待遇。还有那个决胜盘老两口陪儿子去洗手间,一左一右不顾形象地啥词都蹦出来了。赛后发布会萨沙被问到决胜盘怎么克服压力的,他直接就说因为有rafa和roger,跟我说了怎么克服negative说了很多good words(记者们都笑死了,因为知道是爆粗口)

还是引用萨沙的一句话结尾“希望在罗杰拉法诺瓦克退役后,网球在我们手中也会有光明的未来”,那么,和老两口一样,选择相信这个聪慧招人疼的孩子吧

Fake Solo
回了lof。第一发给费纳。

回了lof。第一发给费纳。

回了lof。第一发给费纳。



Francisca

还是拉沃尔杯的时候,Fedal family的温馨小时刻,一位费纳粉在推上发现的,老牛想等着接受采访的豆子一起回去,他们的两个“helpful sons”跟出来在旁边帮着牛爹签名😘

还是拉沃尔杯的时候,Fedal family的温馨小时刻,一位费纳粉在推上发现的,老牛想等着接受采访的豆子一起回去,他们的两个“helpful sons”跟出来在旁边帮着牛爹签名😘

IDontGiveaShit

Lover Cup的存货 两个人一路搂过去搂了超久 自带的bgm也很搭🥰

Lover Cup的存货 两个人一路搂过去搂了超久 自带的bgm也很搭🥰

Francisca

老两口忙着秀恩爱,他们的两个娃忙着跟在后面点赞😂

老两口忙着秀恩爱,他们的两个娃忙着跟在后面点赞😂

路边一棵草

推上有个姐妹说得好啊——

这种时候谁还关心谁拿了澳网冠军🤣


是我的错觉吗还是最近嗑费纳的姐妹又多了🌚

推上有个姐妹说得好啊——

这种时候谁还关心谁拿了澳网冠军🤣


是我的错觉吗还是最近嗑费纳的姐妹又多了🌚

ELenril

when you boyfriend says that you are better at trick shots🤣🤣🤣

when you boyfriend says that you are better at trick shots🤣🤣🤣

ELenril

恩爱四连!确认眼神!

你豆直接跳过网扑进你牛怀里

fedal女孩巨糖里哭泣😭!

恩爱四连!确认眼神!

你豆直接跳过网扑进你牛怀里

fedal女孩巨糖里哭泣😭!

IDontGiveaShit

十年前的经典爆笑视频回顾 全程嘴角上天

Roger:Don't be late please🥴

Rafa:Well you know i'm...I'm not very good at it but...😏

Roger:(打断)I know!that’s why i’m Swiss,i would’ve remind you😂(拉胳膊)

Rafa:But i'm ...

十年前的经典爆笑视频回顾 全程嘴角上天

Roger:Don't be late please🥴

Rafa:Well you know i'm...I'm not very good at it but...😏

Roger:(打断)I know!that’s why i’m Swiss,i would’ve remind you😂(拉胳膊)

Rafa:But i'm improving😉

Roger:You're improving very much now,thank you very much.We can't see you👉🏻...I can't😖..We can't wait to see you!(口误了娇羞拉胳膊)

Rafa:We gonna see you in cape town👉🏻Come on!(一起笑)😄😄

Francisca
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他们都把名...

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他们都把名字铭刻在无数奖杯上,但那些只能容下冠军单独的名字,不能同时记住对手(哪怕是最伟大的对手),只有这里,他们一家四口可以让名字并排而亲密地聚在一起。
(这个名字排列既没有按字母也没有按排名,我只能理解为就是刻意为之,Fedal带着Thirev)

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他们都把名字铭刻在无数奖杯上,但那些只能容下冠军单独的名字,不能同时记住对手(哪怕是最伟大的对手),只有这里,他们一家四口可以让名字并排而亲密地聚在一起。
(这个名字排列既没有按字母也没有按排名,我只能理解为就是刻意为之,Fedal带着Thirev)

小山浮羽

【费纳】犹豫不决

*2013年写的小本本旧文(那时的热诚透过纸张、穿过岁月让我手心颤抖);现在心境虽变,但我确信我仍爱他们*

*是当时一人乐的产物,有很多不完善不处

注:那时两人伤病缠身


*

<一>

“你永远无法逃脱时间和伤病。”这是费德勒网球学校毕业时他的一个老师对他说的。

“所以请爱惜你的身体,它是你挑战我最为有杀伤力的武器。”这是费德勒对着那个觊觎着世界第一宝座的西班牙少年说的。

费德勒对网球的热爱无需任何语言的修饰。他似乎还记得那个略有阳光的下午,他跟着父亲走进了迈阿密一所著名的网球学校求学。光影打在了冬季颓皑的草坪上,“真难看。”他轻轻吐出了这几个字。校长笑脸...

*2013年写的小本本旧文(那时的热诚透过纸张、穿过岁月让我手心颤抖);现在心境虽变,但我确信我仍爱他们*

*是当时一人乐的产物,有很多不完善不处

注:那时两人伤病缠身

 

*

<一>

“你永远无法逃脱时间和伤病。”这是费德勒网球学校毕业时他的一个老师对他说的。

“所以请爱惜你的身体,它是你挑战我最为有杀伤力的武器。”这是费德勒对着那个觊觎着世界第一宝座的西班牙少年说的。

费德勒对网球的热爱无需任何语言的修饰。他似乎还记得那个略有阳光的下午,他跟着父亲走进了迈阿密一所著名的网球学校求学。光影打在了冬季颓皑的草坪上,“真难看。”他轻轻吐出了这几个字。校长笑脸迎接了他们,他却冷脸走了进去,他的头颅扬得很高。少年的意气与风发就如他金黄色的发色一样,如太阳闪耀着。他是个拥有未来的人。

那年他十五岁,在所有的同龄人中已算出类拔萃。瑞士已无法满足他的心。

“那就去北美吧。”他的启蒙教练这样对他说。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一族,他深知他们供养一个网球手的开销有多大。在你无法取得一场巡回赛胜利之前,你无法得到足够的回报。费德勒站在北美的土地上,隔着钢丝网看着绿色的草坪和深色的塑胶网球场,他笑了。这种网球场特有的绿色,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以至于在很多年后,费德勒诚恳地表示,自己对温网有种特别的感情。

有许多比他还小的孩子在打网球,他们中有的很早就放弃了——因为不能看到希望,看不到明天。所以在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之后,他被无数的人挑战,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赋和运气,他有足够的自信——直到他遇见了纳达尔,那个幼狮对他张开了獠牙。一开始,他懊恼自己对拉斐尔·纳达尔交手记录上的全面劣势,但他依然做他的王。他想过几年那个年轻人就会销声匿迹吧——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他喜欢他的对手,他喜欢和他拼到最后一丝力气耗尽,他很明白自己究竟要什么——

打败那个少年。毫不留情的。

严格来说,费德勒并非少年成名,他是一步一步走向巅峰的。他知道走向职业就意味着将在那片场地上战斗,直至最后一丝力气。他输给过很多人,但他赢过更多人。

“你是今天打得更好的那个。”纳达尔轻轻握住了他的手,随即又放开了。在球网的两面,他和他才能共存。冠军的冠冕只有一个,这便是竞技体育的残酷。

“去打职业赛吧,那里有更多的留给你。”费德勒突然想起少年时期听到的那句赠语。

“你今天打得很不错。”他低声对纳达尔说,看见了对方的笑容。非常容易融化人的笑容。世界第一看呆了,他想,如果这是永恒该多好。可是,就算是藏在保鲜膜里,也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费德勒亲自见证了那个笑容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二零零九年,无疑对费德勒来说是正名的一年。他完成了全满贯。只是这一次,站在他对面的不是纳达尔。费德勒惊讶自己心中竟会有一种难过的感觉,他应该庆祝、惊喜抑或是其他。

他还是从很多人那里了解到了那个人的境地。澳网过后的疲劳,家庭的压力,堆积已久的伤病,让那个年轻的王走下了王座。费德勒突然想,如果有时间就去马洛卡吧,他应该可以在某一处海滩边找到纳达尔。那个人一定穿着碎花的沙滩裤在那里垂钓,或者躺在炙热的沙子上,让阳光灼烧他小麦色的皮肤。

但费德勒还是没有去马洛卡,因为他太忙了。那一年,他要忙着筹备婚礼,结婚的对象是本国的女选手。他们有共同语言,只因为他们都打网球。

后来,那个人回来了,但是他走不到费德勒面前。在球员休息室的走廊上,费德勒笨拙地问纳达尔:“你还好吧?”对方的回答似乎总拒人千里之外。那个西班牙少年说,我很好,谢谢关心。

他们不过是同事而已。他们两个人都在客套地笑着,然后拉斐尔·纳达尔告辞离开了。费德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曾经他以为坦诚是最直截了当的解决方法,但是他清醒的左脑告诉他——永远都不要卸下那张微笑的面具——就如当初他走进网球学校校长办公室一样。父亲和校长令人嫌恶的寒暄。他父亲把他拉到校长面前,说:“这是我儿子,罗杰·费德勒。”费德勒已经记不清那些对他真心或者不真心的赞美。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他都可以忍耐。

可是,他却无法忍耐纳达尔的冷漠和不坦诚。那个人似乎永远想把不开心的事藏在内心深处,那个人拼命守着自己的自尊。费德勒无法理解那个曾经和自己站得如此之近的男人在想什么。他看上去如此正常,但是在费德勒眼里,是如此地不正常。

“你在躲我,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费德勒问道。

“罗杰,一直都没有对你送上结婚祝福……”那个人的语气很软,感觉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费德勒从来没有认为有一天自己的行为会伤害到别人,因为他拥有得太多,所以他不知道那种失去的难过,失去了再重新拿回来就好了。他的团队想为他这赛季的表现开一个小型的庆功派对,在一个高级酒店的包厢里。米尔卡也会来。

电梯在上升,到了指定的楼层,他缓慢踱步,中途被一个服务生撞到了。西餐的浓汤洒在了新买的西装上。那个冒失的服务员看到他后羞红了脸,接连说着对不起。

“换衣服的地方在哪里?”他问道。

“楼下的洗手间。先生。”那个服务员答道。

费德勒脱掉了那件西装,整理好了衬衫的袖口。他走出换衣间的时候,他看到在远处的转角处,德约科维奇和那个人站在一起,距离亲昵。他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他的电梯来了,他必须上楼去,和他的团队庆祝。

他把楼层调到了最高层,电梯一直在轰隆隆得响着。后来他从最高层从安全道往下走,微弱的灯光一闪一闪的,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抽掉了。

夜幕已经降临了吗?外面已经是晚上了吗?

他不知走了多久。当他推开包厢门的时候,米尔卡拥了上来,他的团队在放纸礼花炮。他笑了。

这一次,他感到一种无力,或者是害怕,有些东西再也拿不回来了。

 

<二>

奔跑,不停地奔跑,奔跑到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医生告诉他,他的膝盖可以承受这样的奔跑,他的肌肉不会有撕裂的危险。“你可以想象有一天我拿着球拍变成发球大炮的情景吗?我告诉你,不会的,那不是拉斐尔·纳达尔。”

已经结束了么?上一场比赛,费德勒应该已经赢了吧。他这样想。走进球场,他知道他此刻应该只专注于比赛,他不停地拍打着球,想平复内心的情绪。裁判善意地提醒他时间的流逝,是的,他此时应该把那些都抛至脑后。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抛球,起跳,发出带有强烈侧旋的发球,然后通过跑动找到合适的实际。他的上旋是敌人的噩梦。这种拉锯的比赛,对于他来说,注定是一场折磨。

今天的中心球场阳光冷得刺眼。这注定是一个造梦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轻易把梦捏的粉碎的地方。纳达尔曾经和罗杰·费德勒在这个场地上打过三场决赛,有让人难过的失利,也有厮杀后的胜利。纳达尔记得费德勒当时哭了,那个世界第一居然哭了,而在法网时,罗杰·费德勒没有哭。罗杰·费德勒似乎对草地有一种很深的感情,或许就像从小在红土上训练的自己,或许就像从小在红土上训练的自己一样——对红土也有很深的感情是一样的。因为他和他一样,所以他知道。

而今天,纳达尔似乎感受到了一场可以预见的“死亡”。他咬着牙,拖着沉重的步伐前行。温布尔登球场的草好像都是有生命的。它们吸允着每一个逐梦者滴落的热汗,然后,再使它们冷却掉。他的意志力似乎不能帮到它们更多,这种感觉糟透了。六七月份伦敦的温度反常地冷得让人窒息,然而他的汗却不停地流出他的躯壳。盘间休息,刚刚放晴的天空染上了灰蓝色。世人都说伦敦雨季天气变幻莫测,如女人心。在这世界时尚之都,每天都有无数投机商人、股票玩家、情场名媛出没,这座古老的都市身上每一个齿轮都转得咔咔作响。

纳达尔还记得他第一次和费德勒表白的时候,就是在伦敦的街头。

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他竟然还清楚地记得。他握着费德勒的手,对费德勒说:“恭喜你,又赢得了一座金杯。你的团队有没有帮你庆祝?”当时,那个人把手从他的指尖抽了出来,说:“已经庆祝过了,就在昨晚。”

“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打球。”这是纳达尔对费德勒说的。

“我知道。”纳达尔觉得费德勒永远都是那样,在高得无法触及的地方。

“罗杰,你听我说,这里不会有人认识你的。”他想去搂住费德勒的腰,被拒绝了。

“罗杰,你可以拒绝我,但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罗杰,你听到了吗?”……

伦敦的人好多,他的声音在人浪中消失了,他不知道费德勒是否听到了,纳达尔觉得比他的表白更荒谬的是他的爱情。多么荒谬的爱情,会毁了他和费德勒的爱情。他无法追溯他对费德勒爱情的起源,或许早在他和他在球场上相遇之前。那一年,他站在诊疗室旁边,安静地听着医生对他的生涯宣布“可能的死刑”——甚至面临截肢的风险。

在腿伤退赛的那几个月,纳达尔告诉身边的人:“在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法之前,我想一个人出去玩玩。”他漫无目的地游历了许多欧洲著名的景点,他刚学会开车,他穿着色彩鲜艳的运动T恤、戴着帽子。

那样是否会让他看上去精神一点呢?他坐在露天的酒吧里,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和其他人热议法网的热门。从小就热衷红土的他,还没有一次站在罗兰加洛斯的土地上。于是,他就那样坐在那里,看着广场上巨大的屏幕,新加冕的罗杰·费德勒和库尔滕的比赛。库尔滕成功地捍卫了“红土王”的荣誉,他以3-0击败了罗杰·费德勒——不可一世的一号种子。纳达尔无法将视线从那个骄傲的世界第一的身影上移开,他看看刚刚登上王座的费德勒和库尔滕握手。他心里想,就算是罗杰·费德勒也有很多无奈的时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甘,可是胜利只能有一个。

“这就是我想挤进去的明天。站在你的面前。”他喃喃自语道。

他没想到会有人认出他,他旁边的一个人突然注意到了他——

“哦!你不就是那个职业赛首座巡回赛奖杯的孩子吗?我还看过那场比赛。真的是啊,打得不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压低了帽檐,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而此刻他面前却有这么多对手,纳达尔终于明白那个人这么多年来的那种骄傲的源泉。费德勒喜欢挑战,任何人的,而他要做的便是获得这种资格,然后去打败他。他说不上对伦敦的感觉,他只是觉得这里被蒙上了一层金钱的锈色,庄严而又遥远。那个人可是在这里赢了七座奖杯啊。纳达尔不是不热爱在这儿的比赛,他也曾笑着对媒体的镜头说:“如果我不能挤进女王杯的决赛的话,我就会赔本的。”

那是玩笑话。

六年前,他是如此地想站在费德勒身旁。他对费德勒说:“你身旁的位置,是我的。”可是那个人冷淡得像冰一样——他拒绝了他。

“爱惜你的身体。”那个人说。

真是关心的话语啊。

纳达尔没有对费德勒抱怨抑或是咆哮,小孩子才靠哭闹引起注意。

二零零九年,在温网结束的那个周末,伦敦的街头,罗杰·费德勒对纳达尔说:“你会回到这里的,是不是?拉法,我等你。”

像一声叹息,湮没在了人群和记忆里。


<三>

绿草如茵,七月的伦敦仿佛永远被水汽所萦绕。那座古老的金杯安静地等待着它的新主人,在伦敦朦胧的水汽中等待着那位Mr. Right。雨水使温布尔顿锦标赛的半决赛被迫暂停,在关闭顶棚的那段时间里,看台上的观众也开始不安地躁动。

他取来一张毛巾,头发已经被微雨完全打湿。穿着白色T恤的球童不安地紧闭着嘴唇。罗杰·费德勒感觉流了很多很多汗,已经分不清伦敦雨水的味道是甜的还是咸的。再高贵的城市也有在黑暗中的饿汉,而他,是幸运的——球王,公开赛以来最出色的草地之王。更幸运的是他仍是饕餮之徒。费德勒的荣誉多得无法书写,从他在这个球场捧起第一座大满贯奖杯时,他就在一步一步走向神坛,等待着无数挑战者跃跃欲试。

伦敦啊,一直都是一个被雨水侵蚀的城市。

费德勒把毛巾扔给了那个紧张兮兮的球童,坐在为选手准备的长凳上,看着被雨水润湿的球场、零星离场取暖的观众,VIP看台上业界大佬们谈笑风生。LED的比分板上显示着此刻的比分,或许这场雨下得很及时,或许在暂停以后他会抖擞精神、一口气拿下比赛,又或许对手会借此养精蓄锐、做最后的反扑。能站在这个中心球场的人都是强者,可两只兽竞技只有一方能存活——多么古老而残酷的法则!

六年前,纳达尔在温网后的战绩一泻千里。费德勒在电话里对他说:“拉斐尔,你就这样认输了吗?还是你放弃了,放弃了我们。”费德勒的语气有些责备的意味,他并不是生气西班牙少年的失败,而是他在赛场上那种失了魂魄没睡醒的样子。那个西班牙人是那样一个适合打网球的球员,不应该就此埋没和沉沦。

“听着,拉斐尔,你现在立马从酒店出来,立刻。”费德勒说。他知道纳达尔难受,但他必须让他清醒。

在pub,纳达尔几次想离开都被费德勒狠狠地摁住。

“你有你的米尔卡,还来招惹我做什么?你是看不下去来羞辱我的么,罗杰?”那个西班牙人说。

费德勒托住了纳达尔的头吻了上去,他很早就想这样了,他能感受到那个西班牙人在轻微颤抖。

“你是害怕了么?”他轻声说。

“没有……我没有在害怕。”那个西班牙人脱了他的禁锢,低着头。

费德勒相信纳达尔。他相信那个人会重新站在自己的面前,因为拉斐尔·纳达尔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小鬼。想到那儿,他笑了。

雨水从遮阳伞的边缘成柱流下,各国解说台的解说员们都站起了身,连续几天几个多小时的混战已经使他们的身体僵硬。戴着工作牌、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依然站在出口处。也许明天,这一切就要结束了。高水平的制片员在棚下忙碌,黑猫镜头下漫天飞舞的雨丝美如画境,它们被统一制作,传送到世界各地去。但这毕竟不是童话,只是一场战斗的高潮,又或许是另一场战斗的开始。

费德勒还想继续留在这个球场,多一分钟,哪怕只有一分钟。伦敦的雨季有他狂放的青春,有他曾经在那里洒下的泪水,它们或悲或喜,但他并不讨厌那里。如果要为梦选一个结束的地方,这里再合适不过。打网球不是为了生计,他是热爱的。上天赐给他合适的身体天赋,给予了他足够的运气。他打破了那个叫桑普拉斯的男人留下的恐怖记录,他并非生来成熟,他也曾白衣飘飘,留着不羁的金黄色冲天头。他也曾少年轻狂,对着对手来一个带着羞辱意味的胯下击球。

这些,他都是记得的。无论是温布尔登或是和拉斐尔一起走过的那段青春,在伦敦雨季发生的所有——他都是记得的。

费德勒坐在球员座椅上,等待着主裁宣布比赛重新开始,等待重新踏上那沾满雨水的草地,等待着拿起球拍、亲吻那条幸运的网带。他在等着,拔掉挑战者对他亮出的獠牙。

“拉斐尔是个渴望爱的人。”诺瓦克曾经这样对他说过。

费德勒也时常想,纳达尔对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站在网带对面的人吗?不,不是的。他曾经那样喜欢过那个西班牙的少年,他想过更深入地接触对方。那种喜欢小心翼翼,就怕自己一旦露出一点“喜欢”的苗头就会毁了对方,自己亦然是在玩火自焚。就像每次接收采访时,他对纳达尔避而不谈一样。单单只是作为对手看待的话,那些行为举止不是太过奇怪了吗?他在欲盖弥彰。

萨芬,他已经击败过了。诺瓦克,尽管来试试。穆雷,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人。他不惧对手,他从来接收挑战。明天,这一切就都结束了。这伦敦的雨季,也即将结束了,无论这场比赛的结果是什么。

雨季。它也在送别他。

费德勒站了起来,顶棚已经完全关闭,主裁已经高声宣布比赛继续。解说员们纷纷回到了座位上。白色的防水布慢慢从球场褪去。

外面的雨还在下吗?至少已经看不见乌云了。

他爱这种草绿色,他似乎听见身体里有一只和平与爱的精灵正要飞出——但他,要去杀伐征战。手握球拍的触感还未完全消失,脚步也不至于拖滞沉重,身体也还是热的。

七月的雨季,或许会送给他生命中的一个小小礼物。

可能,明天就会再见。


<四>

他的球包上印着Rafa四个字母这个名字无疑会位于未来名人堂前五,他拥有的不仅仅是这些。他的奔跑是从小在青少年足球队训练的基本素养;他强壮的身体是日复一日力量训练的结果;他的意志是十多岁就和莫亚等世界网坛的高手对练磨砺出来的产物。在十八岁戴维斯杯成名后,纳达尔一路过关斩将,他的利刃对准了世界第一——罗杰·费德勒。

拉斐尔·纳达尔自己很清楚,要让罗杰·费德勒记住自己,就必须以对手的身份出现在那个人面前。仿佛已经是一种习惯,他吮吸能量棒,喝水,将水瓶朝向同一个方向。他一直就是这样做的,让对手看不到自己内心的变化,让他们惊呼“他从地狱来!”只是,他并非真正的地狱恶鬼,他也有自己的感情。他会痛苦地在电视前凝视着罗杰和他的公主们秀恩爱,然后装作没事的样子挨到其他频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了解费德勒只能从电视上或别人那里了呢?

《费德勒、纳达尔关系冷淡,恐已经路人》,《德穆时代已成主旋律》……六年前,他便不懂。六年后,他仍不懂。他会默默地看向自己的叔叔,隐瞒自己膝盖的伤情,他也会懊恼地落泪。他并不来自“地狱”,他来自马洛卡。

在盘间休息的时候,理疗师帮他检查了膝盖。他咬着牙,口腔里充满着剧烈运动后血的锈味。他的马洛卡,有浪漫的海风、柔软的红土、高而笔直的路灯、有着清新味道的浪。伦敦的七月,真的好冷啊,不知道雨水蒸发能不能使它暖和点儿呢?

零九年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在罗兰加洛斯输给索德林,但他拼到了最后一分。他可以输,但他要让他的对手赢得痛苦。如果膝盖让他倒下,他可以倒下——但不是在今天。他不会停止奔跑,因为一旦他停了下来,他和那个人就会越行越远。在七月的寒冷中,他的汗水被自己的体温蒸发,他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

明天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但明天他期待会遇见他的旧友。

他示意裁判已经可以厮杀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五>(一个插叙小番外,青年选手费见到小男孩拉法的故事)

拉斐尔·纳达尔和罗杰·费德勒第一次见面不是在任何一次网球比赛中,尽管在此之后他们在比赛场上有过很多交情,但那都不是初遇。那一年,费德勒还没有成名,虽然他已经在与上一辈的球手的对弈中渐渐显露上风,大满贯赛也能打到第三、四轮这样的轮次。把那个混乱不堪的年代,比作浑水缸似乎是贴切的。球员也往往更替迅速,许多球手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因各种竞争和伤病不得不选择退役。

或许今日你拿下大满贯成了世界第一,后一日又会落于他人马下,只当那一满贯的王者。

费德勒在温网结束后并没有急于安排自己下一站赛事,他在伦敦郊区的一个小度假村订了一个房间。因为没有名气,他不必整天为逃避报社编辑和体育记者而烦恼。他住的度假村有几块网球场地,种的全是比赛用的草皮。度假村的经理埃勃特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他盛情邀请费德勒去球场。

“那里有许多业余的好手,还有许多网球学校的孩子。”那个经理如是说。

“您知道的,我是不会轻易和业余选手打球的。”费德勒微笑着说。

但埃勃特的盛情实在难却,于是,费德勒答应对方可以试着在那里训练。您不需要任何俱乐部会员卡一类的东西,那个经理人承诺说。在每次完成必要的练习后,罗杰·费德勒总和埃勃特一起喝茶。

“您需要陪练么?”当那个经理人又一次在费德勒耳边提到那件事时,他有了些动摇。啜饮了一口红茶后,他说:“好吧,或许我可以试试。我的团队已经提前回瑞士去了,我对他们说我正在度假,如果在足够安全的条件下的话……”他的目光一刻也没移开球场。

“那边那块场地那个孩子打得不错。”他对埃勃特说,指着那个戴着白色帽子的男孩的方向。

“那是我的儿子,阿奎斯。今年十二岁。”经理的脸上有了一丝得意之色,“他从小就练球,现在在隔壁的网球学校里头。”话音未落,那个戴着白帽的男孩就打出了一个漂亮的穿越。网子另一边的孩子摔了一跤,他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把球拍狠狠地往地上扔,埃勃特脸色变得很差,他赶紧跑了过去。阿奎斯掉下了一连串的眼泪珠子。

那个站在绿茵草地上的男孩把帽子摘了下来,他的头发是那种黑栗色。他说道:“怎么了?输了就发脾气。”球场外开来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车上走下一位少妇,她冲少年喊:“rafa,该走了。”那个叫拉斐尔的孩子回头望了望她,转身收拾自己的球包。

费德勒上前去攥住了那个男孩的手,他问:“你多大了?”

“我今年十四岁。”纳达尔不喜欢这个动作,他用力抽出了手。

“他今年才十二岁,你赢了他也没什么特别的。”费德勒用平和的语气说。

“你又是谁?你要和我来一盘比赛吗?你是大人,和我打是欺负小孩子哦。”那个栗发男孩扬了扬眉毛,“我不需要知道失败者的名字。”纳达尔并不知道罗杰·费德勒是谁,他在马洛卡的家收不到欧体频道,他也不喜欢看电视——那时他整天除了训练就是去镇子上玩游戏机,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起。

费德勒知道自己是在欺负一个小孩子,但他当时不知怎么地就生起了一种想法,他要让那个男孩尝尝挫败滋味。他非常欣赏这个人,所以他要给他上一课。十九岁的费德勒早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他懂得了自己正在一条艰难的道路上前行,他想让眼前的这个少年也明白。这个孩子的身形太美了,他会是一块玉石,只要假以时日。他要摧毁这块玉。

一场完全的胜利足够让十四岁的拉斐尔·纳达尔低头,他紧紧握着拳,指甲嵌进肉里,但他的拳头没有对象可供发泄。

“我要知道你的名字,no……我一定要知道你的名字。”男孩用蹩脚的英文说着,其中还有一些混乎不清的语气词。

“费德勒。我叫罗杰·费德勒。”他说。

埃勃特走上前来,似是安抚地说:“罗杰是职业球员,今年温网也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呢。你输给他一点儿也没事。”

那个男孩却哭了,就像他先前击败的阿奎斯一样哭泣。

“拉斐尔,你妈妈还在等你。今天不是要回西班牙么?”埃勃特示意男孩正在场外等着的贵妇,帮他擦眼泪。在一顿饼干糖果的哄骗劝诱下,男孩才不甘心地坐上了他母亲的车离去。

在上车前,男孩哭泣着对罗杰·费德勒说:“我明年就会成为职业球员,就是明年夏天。你也记住我的名字,拉斐尔……虽然今天我输了。”

那是拉斐尔·纳达尔除了莫亚以外第一次和职业球员交手,他那时年纪还轻,并未像之后他在职业赛上的一些失利一样默默地收拾好了球具离开。时过境迁,那估计就是被称之为“成长”之类的东西吧。

在很多年后,这一次见面对于罗杰·费德勒来说毫无印象,他只记得那年夏天他温网的失利,留在了伦敦度假,遇见埃博特,那个经理人有一个爱哭鬼儿子,然后他帮一个爱哭鬼教训了另一个爱哭鬼。而纳达尔,他却完全记住了罗杰的名字,他刻意练习过如何与那样的单反球员交手,他走进了ATP。

再后来,纳达尔向费德勒提到过这一次交手,后者勉强从记忆中翻找出该段记忆,恍然大悟般笑着说:“那是你呀!好像那个孩子是叫拉、拉斐尔的,嗯,拉斐尔只是西班牙一个普通的名字,你应该告诉我姓氏的。”

只有胜利者才能说自己的名姓吧!纳达尔苦笑了一下。

“你真是个天才。”费德勒说,“不过现在变了好多。”

这么多年一成不变才是奇怪吧!西班牙人终于忍不住了,他的笑容完全浮上了脸颊,他知道他的老对手又在开玩笑了。

球王的王座下,众生渺如蚂蚁。竞技体育就是这般。日光之下,并无鲜事。


(我尽量在假期内把它打完放上来,TBC,在这篇下面更新。)


Francisca

上一条评论里跟人说道“孩子是维持家庭稳定的重要纽带”😝索性来一套一家四口圆圆满满照片集,可怜旁边的鸟人西里奇尼尼西西阿古特,分分钟要被从照片里裁掉的感觉😂

上一条评论里跟人说道“孩子是维持家庭稳定的重要纽带”😝索性来一套一家四口圆圆满满照片集,可怜旁边的鸟人西里奇尼尼西西阿古特,分分钟要被从照片里裁掉的感觉😂

Francisca

“费德勒和纳达尔会生我的气的。。。”这老实孩子输了小德怕爹妈打屁股么😅
想起萨沙不止一次会讲起Roger和Rafa又教育我什么什么了,多米宝宝在去年法网受委屈后也找费纳出来撑腰“我敢保证费德勒纳达尔绝对不会做这种事!”(见第二张,后来我记得老牛和豆子确实批评了组委会)这两孩子经常会两个人名字一起提,因为心里感觉爹妈是一体么😂

“费德勒和纳达尔会生我的气的。。。”这老实孩子输了小德怕爹妈打屁股么😅
想起萨沙不止一次会讲起Roger和Rafa又教育我什么什么了,多米宝宝在去年法网受委屈后也找费纳出来撑腰“我敢保证费德勒纳达尔绝对不会做这种事!”(见第二张,后来我记得老牛和豆子确实批评了组委会)这两孩子经常会两个人名字一起提,因为心里感觉爹妈是一体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