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贺峻霖

2797.1万浏览    16.5万参与
LING

  我觉得时代峰峻太让我失望了,一个舞台负责推过去推过来,各种推脱责任,各种不想承担责任,管理,舞台负责人,拍摄,麦等等好多问题,长点心吧再这样下去一个内娱数一数二的公司迟早要垮,问题都出现在二代了那么1,3,4代肯定有问题只不过那些问题还没有显现出来,还是得从根源上找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粉丝都看清楚了有问题那这个东西可能就真的有问题了,我们外行都看出来了,那内行呢,摆明了就是嫌麻烦,要不是他们三个在尽力的维护这个舞台,那这个舞台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粉丝的态度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失望?贺峻霖说的话两次都被剪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可能戳到了心窝子吧,新年的时候抢红包的时候,一个......

  我觉得时代峰峻太让我失望了,一个舞台负责推过去推过来,各种推脱责任,各种不想承担责任,管理,舞台负责人,拍摄,麦等等好多问题,长点心吧再这样下去一个内娱数一数二的公司迟早要垮,问题都出现在二代了那么1,3,4代肯定有问题只不过那些问题还没有显现出来,还是得从根源上找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粉丝都看清楚了有问题那这个东西可能就真的有问题了,我们外行都看出来了,那内行呢,摆明了就是嫌麻烦,要不是他们三个在尽力的维护这个舞台,那这个舞台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粉丝的态度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失望?贺峻霖说的话两次都被剪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可能戳到了心窝子吧,新年的时候抢红包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手速快到头来你们是怎么对他们的呢,憋了很久了,一周年,那个麦那个舞台效果,敢说是他们的水平吗,无尽夏,2的麦全程喷,时代峰峻换一个好的设备吧,好歹我们二代也算主心骨了吧,还有那个高会,是把我们当粉丝还是把我们当提款机呢,大家都心里明白,仗着我们的喜欢,肆意的割我们韭菜,知道我们不满意还是会买,说实话哈尽快解决这个员工问题不只是二代,整栋楼的员工都请彻查一下,我们粉丝要的是一个态度,不希望再发生这种事。

磕地瓜啦

你最好是尘念已绝

你最好是尘念已绝

Ayo70

[时代少年团]愿各位理智

  时代峰峻《孤独怪物》刘耀文黑屏音频泄漏,身为一个霖丝,我再此说句实话,次音频开头一句确实有贺儿的音色,可听到后面,这根本就是几人的混音,目的就是为了让几家吵起来,例如“有一群”,“怪物”等等,都有可能被恶意调音。

  

      面对这样的情况,本人认为工作人员在花絮确有剪掉贺峻霖片段的嫌疑,策划做的实在不合适,三人为维护队友,有了口角矛盾,如果说音频是失误,我是不相信会饭这样的错误,确有“复仇”嫌疑。

  

      希望大家冷静,不要因为营销号和高级黑的挑......

  时代峰峻《孤独怪物》刘耀文黑屏音频泄漏,身为一个霖丝,我再此说句实话,次音频开头一句确实有贺儿的音色,可听到后面,这根本就是几人的混音,目的就是为了让几家吵起来,例如“有一群”,“怪物”等等,都有可能被恶意调音。

  

      面对这样的情况,本人认为工作人员在花絮确有剪掉贺峻霖片段的嫌疑,策划做的实在不合适,三人为维护队友,有了口角矛盾,如果说音频是失误,我是不相信会饭这样的错误,确有“复仇”嫌疑。

  

      希望大家冷静,不要因为营销号和高级黑的挑唆,而让路人看了笑话,希望大家相信自己的偶像,队友间关系是真的好,道听途说,盲目猜疑,只会毁了他们的声誉。

  

      我知道,我的发文会看的人屈指可数,愿看到这条微博的朋友,要理智,不要着了黑粉的道,谢谢❤

  

  感谢❤ 

  

极禹?楼内有这对CP吗?

时代峰峻赶紧裁员

  看了孤独怪物补给站真的快被气死了,策划是什么意思啊,不沟通不解决,你想干嘛啊。

  “以为我们都摆烂”这种话你们该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是谁在摆烂啊。

  还有耀文直拍的未修音版本,你们是在报复丁哥翔哥贺儿吗?

  时代峰峻什么时候也搞一个staff蜕变之战啊,有能力就留下 没能力就滚。实在不行听小孩的裁员啊,你去招更专业的策划啊。天天给你们投的那么多钱是干嘛用的!难道连专业的都找不到?

  最后不要什么事都要艺人干,什么事都艺人干那要你们有何用?拿着小孩们的钱你们不心虚啊!

  还是那句话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 时代峰峻不养闲人也不需要闲人😡

  看了孤独怪物补给站真的快被气死了,策划是什么意思啊,不沟通不解决,你想干嘛啊。

  “以为我们都摆烂”这种话你们该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是谁在摆烂啊。

  还有耀文直拍的未修音版本,你们是在报复丁哥翔哥贺儿吗?

  时代峰峻什么时候也搞一个staff蜕变之战啊,有能力就留下 没能力就滚。实在不行听小孩的裁员啊,你去招更专业的策划啊。天天给你们投的那么多钱是干嘛用的!难道连专业的都找不到?

  最后不要什么事都要艺人干,什么事都艺人干那要你们有何用?拿着小孩们的钱你们不心虚啊!

  还是那句话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 时代峰峻不养闲人也不需要闲人😡

贺璇婷

随笔||

“霖霖,我今天有事不在家可能会晚回来你在家乖乖的好不好”严浩翔把在沙发上看手机的贺峻霖抱到怀里

“啊...唔~嗯知道了”贺峻霖被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吓到了

“那霖霖在家乖乖的我走了哦”说完亲了贺峻霖一口

“嗯好~翔哥再见”

“霖霖再见”

我们的小贺会这么听话吗?答案是不会贺峻霖见严浩翔走远后给宋亚轩打电话

“喂,轩轩出去玩呀今天严浩翔不在家”“严浩翔不在家你才想起来找我,去哪啊”“嗯...去吃烧烤吧好久没有一起吃了”

“好”

……

“老板,麻烦拿两瓶酒谢谢”

“你不怕严浩翔发现啊还喝酒小心严浩翔知道之后不让你自己出门”宋亚轩一脸震惊的看着贺峻霖

“不会不会,我又不多喝就......

“霖霖,我今天有事不在家可能会晚回来你在家乖乖的好不好”严浩翔把在沙发上看手机的贺峻霖抱到怀里

“啊...唔~嗯知道了”贺峻霖被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吓到了

“那霖霖在家乖乖的我走了哦”说完亲了贺峻霖一口

“嗯好~翔哥再见”

“霖霖再见”

我们的小贺会这么听话吗?答案是不会贺峻霖见严浩翔走远后给宋亚轩打电话

“喂,轩轩出去玩呀今天严浩翔不在家”“严浩翔不在家你才想起来找我,去哪啊”“嗯...去吃烧烤吧好久没有一起吃了”

“好”

……

“老板,麻烦拿两瓶酒谢谢”

“你不怕严浩翔发现啊还喝酒小心严浩翔知道之后不让你自己出门”宋亚轩一脸震惊的看着贺峻霖

“不会不会,我又不多喝就...两瓶”贺峻霖伸出两根手指在宋亚轩面前晃了晃

“行吧行吧你喝吧”宋亚轩无奈的说着

...好吧贺峻霖不止喝了两瓶

“贺儿,别喝了再喝就喝多了不能再喝了”宋亚轩边说边把剩下的酒放到贺峻霖碰不到的地方

“哎呀给我不会喝多的 放心吧”

WX:

宋:翔哥,贺儿喝酒了快来我劝不住了,快来救救我吧

严:在哪,给我发位置我去接他

宋:好

宋:[位置]

严:我马上到

“翔哥,在这呢你可算来了我劝不住他了”宋亚轩看见严浩翔来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我来吧,你先回去吧别让刘耀文担心”“嗯好”说完宋亚轩就走了

“霖霖,我们不喝了好不好?跟翔哥回家好不”严浩翔耐着性子哄贺峻霖

“唔~翔...翔哥,好...回家”贺峻霖看见严浩翔明显的愣了一下

“那好霖霖先在这坐着翔哥去把钱给了”严浩翔把贺峻霖扶好他去结账

“好了,霖霖我们回家吧”

...到家后

“嗯...翔哥你不是说你有事嘛不是说要晚回来嘛”

“这不是某个不听话的小朋友喝酒了嘛 劝都劝不了”说着捏了捏贺峻霖的脸

“我不是小朋友了,那翔哥生气嘛?”贺峻霖歪着头看着严浩翔可爱的不行

严浩翔被可爱的不行但还是故作严肃“生气啊怎么不生气出门前都答应我了要乖乖的但是呢你是怎么做的啊 嗯?”

“唔~翔哥不生气了嘛,我知道错了不气了嘛 原谅霖霖嘛”贺峻霖眼睛红红的看着严浩

“埃哟,霖霖不哭不哭翔哥原谅霖霖了不哭奥,下次不可以在我没允许的情况下去喝酒听见没”严浩翔看见贺峻霖要哭不哭的样子心疼坏了

“呜呜呜唔~听见了,我知道错了翔哥抱抱”贺峻霖张开双臂求抱抱

“好好好,翔哥抱霖霖不哭霖霖最乖了对不对不会再有下次了对不对”

“呜呜嗯...对,不会再有下次了”贺峻霖在严浩翔怀里回答着严浩翔 没一会严浩翔的衣服就被贺峻霖给哭湿了

“霖霖不哭了再哭眼睛该疼了奥,翔哥去给霖霖泡蜂蜜水好不好”

“好~”

“霖霖虽然说我原谅你了,但是还是有惩罚的喔~”

“什么惩罚啊?”

我好n~我想你”

“嗯”等贺峻霖说完,严浩翔一把把贺峻霖抱起放在chuang上,轻轻的解开yf

一夜未眠

未来小贺太太

【霖我】 叫小贺哥哥

  贺峻霖✖️我

  我=小贺太太      5岁年龄差做梦素材

    年上小贺老师✖️年下我

  

  

  

  “霖霖,帮我拿一下梳子”

  

  

  “叫小贺哥哥就帮你拿”

  

  

  “那我自己去拿”

  

  

  “哎呦你这个女娃娃恁个这样撒”OK成功把小贺老师逼出方言”

  

  

  “行吧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求你一下吧,小贺哥哥就帮帮小女子吧”

  

  

  “既然乖乖都开口了那小贺哥哥就勉为其难的帮一下乖乖吧”

  

  

  ......

  贺峻霖✖️我

  我=小贺太太      5岁年龄差做梦素材

    年上小贺老师✖️年下我

  

  

  

  “霖霖,帮我拿一下梳子”

  

  

  “叫小贺哥哥就帮你拿”

  

  

  “那我自己去拿”

  

  

  “哎呦你这个女娃娃恁个这样撒”OK成功把小贺老师逼出方言”

  

  

  “行吧行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求你一下吧,小贺哥哥就帮帮小女子吧”

  

  

  “既然乖乖都开口了那小贺哥哥就勉为其难的帮一下乖乖吧”

  

  

  “小学生”我小声吐槽了句

  

  

  “咋了?”

  

  

  “夸你帅呢”我对小贺老师竖起了大拇指

  

  

     睡觉time-----

  

  “乖乖我记得你之前都是叫小贺哥哥的”委屈霖霖

  

  

  “嗐我这个人吧90斤的身体里89斤都是反骨”心软ing

  

  

  “那乖乖现在该叫我什么?”

  

  

  “最最帅气的小贺哥哥”

  

  

  “那马嘉祺帅还是我帅?”

  

  

  “咋又扯上马哥了”

  

  

  “你说呢小贺太太?是哪个人深夜看马哥做梦素材啊”

  

  

  “你帅,在我心里小贺哥哥最帅了”我内心os:可恶被抓到把柄了

  

  

  

  

  

  没想到吧今天是纯爱篇嘿嘿,彩蛋依旧是小贺老师帅照.想写点其他人的大家可以给我提供点素材

  

  

  码字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不是未来小贺太太还小小的伤感了一会(心痛ing

  

  


  

   

小熊不冬眠🥽

[相逢终有时/all文]烂尾楼

[相逢终有时联文活动]

相逢时间:04:00

上一棒老师:@酷酷瑞秋宝. 

下一棒老师:@小布丁 


all文 |  he | 5.2k


⁰⁰


𝑇ℎ𝑒 𝑑𝑎𝑟𝑘𝑛𝑒𝑠𝑠 𝑖𝑠 𝑛𝑜 𝑑𝑎𝑟𝑘𝑛𝑒𝑠𝑠 𝑤𝑖𝑡ℎ 𝑦𝑜𝑢. 


⁰¹


或许是真的生活圈不一样了,六个哥哥总是走在一起聊着大学生活,而我们幺儿则是一个人默默的跟在他们后方,踩着他们的影子,低头不语...

[相逢终有时联文活动]

相逢时间:04:00

上一棒老师:@酷酷瑞秋宝. 

下一棒老师:@小布丁 



all文 |  he | 5.2k



⁰⁰


𝑇ℎ𝑒 𝑑𝑎𝑟𝑘𝑛𝑒𝑠𝑠 𝑖𝑠 𝑛𝑜 𝑑𝑎𝑟𝑘𝑛𝑒𝑠𝑠 𝑤𝑖𝑡ℎ 𝑦𝑜𝑢. 


⁰¹


或许是真的生活圈不一样了,六个哥哥总是走在一起聊着大学生活,而我们幺儿则是一个人默默的跟在他们后方,踩着他们的影子,低头不语。



今天外出拍摄,一出公司门,门外依旧是人山人海,但不知道怎么的私生很安静,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跟好了,耀文儿你确定要垫底?」昕哥对着在后头走的刘耀文问道。



今天陪他们出门的工作人员少了许多,有些去照顾新来的四代弟弟,有些去忙公司的事,导致今天跟着他们的人员少了一些,众人商讨下还是决定让工作人员走前头。



这时的刘耀文脚伤还没好,昕哥怕私生的推挤可能造成旧伤复发,那就不好了。



刘耀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让昕哥不用担心自己,随后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六个哥哥。



哥哥们或许是因为聊得正热烈,没有人听见他们的对话,各个搭着肩走在前头,聊得起劲。



昕哥在看到刘耀文点头后才放心回过头继续开路。



还在纳闷哥哥们为什么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幺儿突然就被一股力量直直拖走。



刘耀文惊的要开口尖叫,但是嘴巴被一个女人狠狠按住,怎么样也叫不出声,顶多也发出一些呜咽声,四周的私生像是看到后开始吵闹起来。



她们想要掩盖这件事。



刘耀文努力的挣扎,但是好几双手在自己身上钳制着自己,怎么样也挣脱不开。

  


虽然是一米八的大个子,但终究是应不过多打一。


眼看自己离麵包车越来越近,刘耀文慌的眼泪都激了出来,泪滴滴到了私生的手上,后者感觉到只是笑出了声,低头在刘耀文面前舔掉那滴水。


  

私生抬起头看着刘耀文轻声说道。「刘耀文,恭喜你落入圈套。」



⁰²


昕哥看着人群越来越混乱慌忙的把人赶上车,几人也没再聊天,压低帽子往车上走。


  

「耀文呢?」张哥回头观望,车上只有六人,其余人听到也发现了耀文不在车上,立马开始找小孩。

  


「昕哥,耀文呢?」丁程鑫向前拉住陈昕的手臂,陈昕听到刘耀文不见了心里暗叫不好,立马下车去找。


看着人群中迟迟没见到刘耀文,那台面包车早已开向远方。

  


「小丁,打给警察,让他们来驱赶私生。」陈昕对照车上的老大说道,话落转头就继续找。


他害怕刘耀文是因为脚受伤跌在地上,不然那个一米八的小孩怎么可能会在这群人中没突显出来。



警铃声音越来越大,私生听到也慌忙的离开了现场,只有一些私生被抓去警局做了心理辅导,见着人群逐渐减少,陈昕也着急的找着幺儿。

  


⁰³



「你们是谁!」此时的刘耀文眼睛被矇了起来,对于看不到四周的事物心里的恐惧也逐渐上升。



刘耀文不敢哭,现在的他一直在脑子里和自己说现在的他应该要坚强而不是哭哭啼啼的。



「刘耀文,为什么你不看看我,不看看我们,我们每次都到你公司门口等着你,有时候都不敢吃饭怕错过了你,你为什么都不看看我们!」



那女孩的声音特别尖,听得刘耀文有些毛骨悚然,他不敢回话,他很清楚那女孩现在情绪是激动的,他不敢保证她不会对着自己做什么。


「不回话没关系呀,只要我把你藏起来了,就没人能靠近你得到你。」那私生在刘耀文耳边轻声说道,那尖锐的指甲顶着刘耀文的下颚,强迫他抬起头。


突然的,有一块布把他的口鼻捂住,刘耀文还没来得及反应晕眩感席卷全身,顿时陷入昏迷。



⁰⁴


陈昕看着人群从拥挤到了散去都没见到小孩,慌忙的上车对着六人问道。



「你们都没人注意到耀文儿的走向吗?」



六人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刚刚都在聊天,根本没注意到。



「我去问一下门口的监控有没有拍到。」陈昕拿着手机就跑了下车,其他人看底下的私生也散的差不多了,跟着就下了车。



监控室里塞着一群人,他们仔细的划着拉条,看着上面的每一个画面,果然,一开始还走得好好的刘耀文被拉走了。



「昕哥!耀文在这!」贺峻霖指着萤幕上的人喊道。



「他被私生拉走了!」



「出画面了,被拖去哪了啊?」



六人着急的对着萤幕指指点点,只有眼尖的严浩翔见到了车牌后几码



「这里有车牌号码!」严浩翔指着那不太清楚的数字喊道。



「这根本不好找,中途换车我们都不知道。」马嘉祺看着那小到不行的数字回答。



几人的希望在一瞬间又被破灭。



「耀文手机定位!」严浩翔还是其中最理智的一个人了,其余五人都在担心,根本放不下心去想事情,严浩翔虽然也担心刘耀文,但他还是强迫自己把思绪放在救人上。



六个人想到还有定位后每个人打开了手机,现在那个定位还在移动。



「有了!」张真源看着小点说道。



「停了。」宋亚轩指着停下的红点,几人放大着地图,那是一栋烂尾楼。



「报警吧丁哥马哥。」贺峻霖隐忍着情绪,声音小的很。



「嗯,先让警察来找我们。」丁程鑫点了点头,转头让贺峻霖打电话。



突然,马嘉祺的手机上显示着来电,上面的图正是刘耀文,马嘉祺心想着太好了,开了扩音急忙问道。「耀文你没事吧!」



「一个星期内不准过来找刘耀文,不然我会和他一起死在你们面前。」



马嘉祺还没机会反应电话就挂了。



「哥...」宋亚轩扯着一旁丁程鑫的衣角,哭腔好不明显,后者只是抓住他的手无声安抚。



⁰⁵



刘耀文醒来时自己已经被绑着了。



「刘耀文,还睡呢?」一盆冷水淋在了刘耀文的头上,刘耀文不适的扭动着身子,却一下子就被按住。



「你放开我!」刘耀文咬着牙对着眼前的女人大喊。



「呦,都被绑架了火气还那么大,怎么?真不怕出事啊?」私生有些好笑的扯着刘耀文的头发,拿着刘耀文的手机解锁。



「来,看镜头,你说如果我把我们合照发上去你的微博会怎样?」



刘耀文看着私生一直靠近自己忍住了想作呕的感觉,伸脚把手机给踢了出去。



「槽,让你动了吗?」私生看着屏幕碎裂的手机顿时被惹怒,刘耀文虽然说手被绑,但是脚还是灵活的,看着即将掉下去的手机立马向前加了一脚,手机顿时坠楼。



「拖进去那间小黑屋!」私生向一旁的几个壮汉喊道。



刘耀文看着至少不是把自己推下楼松了一口气,心想也是,要是真把自己推下楼了她还玩什么?



「就地取材吧,拿一些东西来。」私生笑着对身边的几人说道,那几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转头就去找。



「先自己待会吧,等会有你好受的。」私生笑着说道,关门离开。



对于有夜盲的刘耀文来说,现在眼前就是一片黑暗,失去手机的他也没有任何能保护自己的工具,他抱住自己的膝盖,哭出了声。



哥哥会发现自己不见了吗?昕哥和哥哥们会找到自己吗?自己还有机会看到那六个哥哥吗?自己还有机会能抱抱爸爸妈妈和弟弟吗?



...



「您好,我是这次负责的警官,请麻烦给我看一下监视器画面。」



「这里。」昕哥向前调整片段,大家在一起又看了一次刘耀文被拖走的画面,有些人不忍心看转过了头。



「警官,这里有定位...怎么不见了?」张真源看了定位有些惊慌,怎么可能,刚刚还有的。



「没事,我截图了,这是最后停顿点。」严浩翔向前递了手机给警察,后者看了点了点头。



「受害者应该是把手机砸了,毕竟他是被掌控的那个人,一个脸部解锁和指纹解锁照你们大众的身份如果不毁了那部手机的确很危险。」



「嫌犯有说什么吗?」



「他用耀文的手机打过来,跟我们说七天后才能去接他,不然就...」马嘉祺有些开不了口。



警察点了点头。「先照他的想法,他不可能会危害到受害者的生命,毕竟也处理过你们公司的私生问题,他们的心态绝对不是把你们弄死,来吧我们讨论对策,早点有个固定对策我们早点接他回家。」



...



开门声响起,刘耀文不想给私生看到这样的自己,立马把自己脸埋在膝盖间不抬起头。



突然间一棍直接砸到刘耀文的身上,刘耀文吃痛的咬着牙承受,房间里都是铁鏽味。



「让你砸手机。」私生转了转手腕,对着旁边的示意继续。



要把我打死吗...刘耀文瘫在地上想道,意识也不怎么清楚。



「醒醒,让你睡了吗?」私生又倒了一盆水淋在刘耀文身上,被强迫清醒的刘耀文痛苦不已。



「饭和水,好好活着,不然你哥哥们还没找到你你就死了我很难交代。」顿时房间充满了私生尖锐刺耳的笑声,关门声响起,四周又是一片黑暗。



哥哥们...哥哥们要来了吗?



看着眼前的饭刘耀文气愤的打翻,看着毫无光线的四周他强迫自己睡着,刘耀文的意识逐渐模糊。



「耀文?耀文?哥哥来了。」刘耀文一睁眼就看到六个哥哥在自己面前,隐忍许久的情绪顿时爆发。



「哥哥...哥哥...呜呜呜我好怕...」



身上的痛楚越来越清楚,刘耀文他努力看清楚前方,哥哥们不见了,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私生和壮汉。



「那么想哥哥啊?做梦都能叫成这样?吵死了。」私生不屑的说道,刘耀文低头看着地板都是血迹。



是做梦...



  

「恭喜你撑到了第二天,饭你爱吃不吃随便你,死的可不是我,到时候就让他们六个来收尸。」私生笑着说道。



刘耀文看着地板的饭菜撇过了脸,私生看他宁死不屈的样子真是笑出了声,离开了房间。



时间一天天过去,私生只要看到刘耀文没吃饭就会让人打他,打到昏过去后在一盆水泼醒他,刘耀文身上早已布满各式各样的伤口。



五人看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紧张,确定安排好一切后也不等第七天到,直接来到了烂尾楼。



私生听到警鸣声只是笑了一下,打开了那扇门。



「刘耀文,游戏结束。」私生看着地上已经无意识的人说道。



私生到了外面把门给锁上,把手里的钥匙给丢了,淡定的走了下楼。



「人在楼上,自己去找吧。」私生扬起可怕的笑容看着几人,大家看着在烂尾楼入口站着的私生大概打量了一下,手上沾满了褐色液体,有些已经干固,有些却还是新的。



私生在众人的视线下走到警察那。



「刘耀文呢!」丁程鑫对着私生吼道。



「刘耀文...看到我手上的血了吗,都是他的,他在楼上,八成快死了吧。」私生想到这笑出了声,尖锐的笑声让几人不适的捂住耳朵。



「几楼!」严浩翔气的向前扯住人的衣领,一旁的张真源见况立马向前阻拦。



「你、猜?」私生一字一顿的说道,严浩翔气的差点向前揍人。



「别浪费的时间了,快去找人。」张真源扯着人的手,严浩翔咬着牙立马回头冲进楼内。



几人见况立马和一些警官跑进烂尾楼里,开始了地毯式搜索。



「一楼没有!」

「二楼也没有!」



...



几人脚步越来越慌乱,越往上走血腥味也越来越重,严浩翔到了六楼闻到的味道让他下意识的他干呕。



严浩翔看见一房门口满地都是血,门是关上的,他下意识的往那靠近,伸手转门把的时候门却是锁上的,此时的他更确定了就是这间。



「耀文!耀文!等翔哥,翔哥很快就带你回家。」严浩翔趴在门口大喊。



「浩翔。」张真源从楼下赶来,闻到这里刺鼻的血腥味立马捂住了口鼻。



「张哥,张哥耀文他在里面...」严浩翔看到张真源立马拉着人哭出了声,丁程鑫和警方也陆续从后方赶来。



「人在这吗?」警察手里拿着枪枝和警棍问道。



「嗯,您别拿枪,耀文在里面,会伤到他的。」严浩翔拉住警察的手,声音颤抖着。



「知道,你们后退。」



警察拿着警棍砸着木门,因为是烂尾楼,房子里许多东西都不怎么坚固,房门很快就被砸开。



刘耀文躺在角落,身体无意识的抽搐着,原本洁白的衣服被染成了红色。



「耀文!」丁程鑫看到里面的人立马向前跑去,一旁的严浩翔吓得动也不动,张真源环抱着后者,眼睛看着门里的情况。



马嘉祺宋亚轩和贺峻霖随后赶到了现场,医护人员也紧跟在后。



医护人员推开几人把人抬了出来,宋亚轩看到刘耀文退了两步,马嘉祺扶住了差点摔倒的贺峻霖。



「耀文...耀文...」严浩翔在嘴里细唸着,眼泪沾满了整张脸。



「没事,没事。」张真源把人抱在怀里安慰,看着医护人员消失在走廊尽头几人也快步跟上。



医院里,除了丁程鑫身上沾了刘耀文的血,其余人都只是沾了些灰,没人说话。



手术中三个字已经照亮整个走廊好几个小时了,病危通知也签了,因为疫情刘耀文的爸爸妈妈没办法到场,马嘉祺一直在做和他家人联络的动作。



手术中的灯暗了下来,医生走了出来。




「我弟弟...」张真源冲到了医生前面,握住医生的手都在颤抖。



「活了,还在发高烧,身上有很多缝针处,还好他的血型在这有很多库存,先进加护病房待几天,不会那么快醒。」



六个人听闻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回家休息,加护病房不是你们想进就能进,更何况耀文现在那么虚弱,肯定没办法承受你们身上的病毒。」李飞从后面走了过来。



「飞总好。」



「快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待着,他醒了我就会通知你们。」李飞笑着说道,伸手揉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小孩后脑勺。



「知道了。」马嘉祺带头点了点头,看着四周累的不成人样的几个弟弟心疼的要紧。



在回去的车上安静无声,偶尔会有一声窸窣的哭声打破宁静,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声音了。



到了家里几人也没做过多的打招呼,个回了个的房间,马嘉祺做了饭让几人吃完后这一天也做了个结尾。



凌晨一点,马嘉祺的房门传来了敲门声,睡眠浅的马嘉祺起了身开了门,宋亚轩抱着枕头站在门外,眼泪沾的满脸都是。



「怎么了?」



「哥,我做恶梦了,我梦到耀文不要我了。」宋亚轩颤着声音回答,马嘉祺把人拦到怀里轻声哄着,自己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乖,他不会不要我们的,昂?」



马嘉祺把人拉近房里哄人睡觉,等人睡过去反而让自己失眠了。



「耀文,要好好的啊。」



-end


呀,剩下的结局就放彩蛋了

后续标准催泪弹🤏🏻,1.7k,又虐又甜🥺

現有新款.

时代峰峻快点裁员OK?还不裁等着你的“好”员工把你时代峰峻的家底偷了你在裁员。员工给艺人穿小鞋是第一次见好吧!活久见真的,员工恶意报复艺人真的6,还招人“要有追星经验但是不能是自家艺人”招对家给你写策划亏你想的出来

  

  

时代峰峻快点裁员OK?还不裁等着你的“好”员工把你时代峰峻的家底偷了你在裁员。员工给艺人穿小鞋是第一次见好吧!活久见真的,员工恶意报复艺人真的6,还招人“要有追星经验但是不能是自家艺人”招对家给你写策划亏你想的出来

  

  

时代少年团-张真源

丁程鑫 刘耀文 严浩翔 贺峻霖《孤独怪物》

丁程鑫 刘耀文 严浩翔 贺峻霖《孤独怪物》

林逸

【翔霖】烂人

我爱他,但我不能毁了他。


我是妓女的孩子,是个意外,也是个错误的存在。我不怪她,她同我一样可怜。


“喂,贺峻霖!听说你妈是卖的,一晚上几个钱啊?要不要哥儿几个去帮你捧捧场,照顾照顾下你妈的生意啊?大家伙儿说,是不是啊!”​


“没想到他妈居然是干这个的,啧啧啧!”​


“贺峻霖,你有几个爸爸啊?”​


“贺峻霖,你说你长这么漂亮,你妈是卖的,你是不是也跟着干过啊?”​


“哈哈哈,有道理啊”​


不堪入耳的嘲讽,时刻伴随着我,我不是没想过逃离,我不是没挣扎过,反抗过,可又有谁会在意呢?在他们眼中,这只是羞愤,他们只会不屑,甚至于刺激到他们的兴奋神经,使他们变...

我爱他,但我不能毁了他。



我是妓女的孩子,是个意外,也是个错误的存在。我不怪她,她同我一样可怜。


“喂,贺峻霖!听说你妈是卖的,一晚上几个钱啊?要不要哥儿几个去帮你捧捧场,照顾照顾下你妈的生意啊?大家伙儿说,是不是啊!”​


“没想到他妈居然是干这个的,啧啧啧!”​


“贺峻霖,你有几个爸爸啊?”​


“贺峻霖,你说你长这么漂亮,你妈是卖的,你是不是也跟着干过啊?”​


“哈哈哈,有道理啊”​


不堪入耳的嘲讽,时刻伴随着我,我不是没想过逃离,我不是没挣扎过,反抗过,可又有谁会在意呢?在他们眼中,这只是羞愤,他们只会不屑,甚至于刺激到他们的兴奋神经,使他们变本加厉。​


我恨这个世界,​倡导着爱与和平,可笼罩在我身上的黑暗却永无止境!


我看不到前路,我不知道该往那儿去,浑身泥泞的我,迈不过这遍布藤蔓的长路。


直到我遇见了他。他是神明,带我走出深渊的,我的神明。


他说我是上天最好作品,是上天的馈赠,​他说是我太好了,才会遭人嫉妒,他总是如此安慰我。


他说我一点也不脏,脏的是他们,是那一颗颗烂透了的人心?



我真的好喜欢他,​他真的好温柔,只有在他这儿我才能得到自我,才能在这黑暗的世界里喘过气来。


我以为我找到了光亮,我以为我能从这黑暗的世界里撕出一道缝,我以为我得到了救赎!


梦,醒了。


原来,我的救赎是我的神明跌下神坛换来的。


呵,多么可笑啊,我以为的救赎居然是将别人拉下水,同我一起走向深渊。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是一个妓女的孩子!这一刻,我恨透了我的母亲,我恨她给我了这么下贱的身世!我更恨这个世界,恨这个充满虚伪、自傲、恶心、脏透了的世界!


我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我的母亲是个妓女是我能决定的吗,为什么我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这无止境的欺辱与谩骂,为什么我连爱人的权利都没有!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最纯粹的爱也会被说成最肮脏的存在?


我真的累了,我望不到出路,得不到救赎,我不能耽误了他。


“严浩翔,我就只能爱你到这儿了,我没法再给你我仅有的干净的爱了,你很好,值得更好的人,而不是我这儿烂人。”


我爱他,可我已是个烂人,我不能毁了他。




(还有第二视角)

时代少年团-张真源

丁程鑫 张真源 贺峻霖《亲亲爱》

丁程鑫 张真源 贺峻霖《亲亲爱》

要把极航早be了写你脸上吗?

P1-P2我前担

P3-P8我现担

P9我的无限好感

谢谢我每天都很"快乐"

P1-P2我前担

P3-P8我现担

P9我的无限好感

谢谢我每天都很"快乐"

蓝桉

  少年正青春,少年未来可期!

  少年正青春,少年未来可期!

扎你一刀

大半夜看物料截的图

然后一顿调色微p(还原美貌)以及修复画质

虽然物料气的我吐血,可是贺儿真的美神降临人间!

大半夜看物料截的图

然后一顿调色微p(还原美貌)以及修复画质

虽然物料气的我吐血,可是贺儿真的美神降临人间!

Hudhsik

杀戮之巅

  杀手刘×杀手宋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呢?”常俗本来还在树下乘凉,看到训练场上有人聚在了一起,只能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的,你跟老子玩儿阴的,动家伙是不是。”那人骂骂咧咧的,左手捂着右胳膊还有血不断的往出冒。

  “你少tm的恶人先告状,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数,要老子告诉你?”到底是拿家伙干事儿的,说话都粗鄙不堪。常俗听不下去了,出来阻止“行了行了,来俩人把他们俩送医疗室,别在这儿闹事。”把两个人打发走后常俗看了眼围观的众人“训练吧,还看什么?”

  

  

  “怎么回事?”中午休息的时候,孙雨才问常俗。“听说两人之前就有过节,这回...

  杀手刘×杀手宋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呢?”常俗本来还在树下乘凉,看到训练场上有人聚在了一起,只能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的,你跟老子玩儿阴的,动家伙是不是。”那人骂骂咧咧的,左手捂着右胳膊还有血不断的往出冒。

  “你少tm的恶人先告状,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数,要老子告诉你?”到底是拿家伙干事儿的,说话都粗鄙不堪。常俗听不下去了,出来阻止“行了行了,来俩人把他们俩送医疗室,别在这儿闹事。”把两个人打发走后常俗看了眼围观的众人“训练吧,还看什么?”

  

  

  “怎么回事?”中午休息的时候,孙雨才问常俗。“听说两人之前就有过节,这回有一个看另一个实在不顺眼就在饭里下了点东西,然后那个人就偷偷带了家伙阴了他。”

  “下了什么东西?”

  “……听说是泻药。”想想也只能下泻药了,毕竟是X的地盘,下了别的东西万一玩儿脱了,也别想安生。

  孙雨皱皱眉,“把他俩踢了,滚回他们盟。”因为之前的恩怨把怨气带来训练中的人是万万不能留的。

  

  

  “宋亚轩你吃完饭吃药了没?”

  “吃了吃了。”宋亚轩大老远的听到贺峻霖问他。

  “这次训练结束我带你去张哥那边在做一个全面调查。”贺峻霖走到宋亚轩面前跟他说。“嗯,行。”宋亚轩本想拒绝,但又想起这几天做的梦还有自己的头疼开始越来越频繁了,索性答应了下来。

  “呦,这次这么爽快,瞒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了你又?”宋亚轩笑着骂他“你天天就挑我刺,不挑会死啊你。”“没办法,一天不膈应你浑身难受。”“滚。”

  

  

  “哎,听说那俩个为什么打架了吗?”

  “没有。”

  “啊……你怎么不打听一下啊马嘉祺,作为朕的子民不为朕找点儿乐子!”

  “……你少跟贺峻霖玩儿。”马嘉祺皱皱眉,天天跟着贺峻霖他们玩儿说话都一溜儿一溜儿的。

  “大胆刁民,敢阻止朕的社交,说!你是何居心!”

  “丁程鑫。”丁程鑫一听马嘉祺喊他名字了,瞬间收了嬉皮笑脸的样儿,笑话他可不是因为怕,而是觉得把人惹毛可不是件好事情,尤其是马嘉祺。

  

  

  后来发生冲突的俩人也“如愿”的离开了训练营,至于他们最后怎么解决,没人会知道,说不准哪天就躺在冰冷的地上不在起来了。当然,最后也不会少了X的事儿,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还得X出来调解。X的那位才懒得管,最后还得是他们这些下属来收拾烂摊子,孙雨想到这儿不禁头疼,真是会来事儿啊一个个的!

  

  

  

  宋亚轩在今晚做了一个难得的好梦,他梦中有一个人,跟他的关系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很亲密。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无话不说,终于有一天对方对他说“宋亚轩,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宋亚轩明显感觉到无论是在梦中的他还是现实的他,心都在止不住的狂跳。“宋亚轩,你答应吗?”那人问的小心翼翼,好像生怕自己不同意一样。宋亚轩梦到自己说“好。”

  他知道是发自内心的好,这一刻他们的心

  

       同频共振

  

  宋亚轩看着月光下满眼是他的人,那人的面孔也渐渐清晰。

  “刘耀文?!”宋亚轩被惊醒了。我天,这是什么鬼,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宋亚轩不理解,明明只见了几次面但是梦里总是出现他,而且宋亚轩总有一种感觉,上次梦中抱着满身是血的人跟刚刚梦中的人是同一个人,如果这个人是刘耀文的话。宋亚轩打了个寒颤,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多想了。不过宋亚轩还是有些犹豫,毕竟他总感觉自己的记忆里缺失了什么,20岁之前的记忆好像并不完整,总有些细节让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又偏偏一细想就头疼,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头疼这种毛病,只是一直考张哥给他开药治疗,难道跟他的记忆有关?

  

  

  实在想不通,宋亚轩决定出去转转,本来打算悄悄出去的,但奈何贺峻霖觉轻,还是被吵醒了。

  “你去哪儿?”贺峻霖迷迷瞪瞪的问。

  “太热了,我出去吹吹风。”宋亚轩下意识的扯了个谎。

  “行,别吹太久小心感冒,要我陪你吗?”

  “你快得了吧,困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去去就回。”宋亚轩看着贺峻霖半睁不睁笑话他。

  “行,那你自己小心点儿啊!”

  “知道了。”

  

  

  出了门后,宋亚轩漫无目的的沿着排成一排的树走着,他觉得自己像个黑洞,有数不清的奥秘,而这些奥秘就连黑洞本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宋亚轩不喜欢这种感觉,没有把握从来都让他觉得不舒服,他喜欢运筹帷幄的感觉,而不是像现在,自己的东西还没搞明白。

  

  

  

  走着走着,他看到一处草坪,在上面坐了下来,今天的月亮被云遮住了,灰蒙蒙的,一点儿都不好看,宋亚轩想着。突然他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猛的起身把腰间别着的刀架在来人的脖子上,看清楚来人后松了口气。

  “怎么是你?”眼前的人不正是把他吓醒的梦中人。

  “睡不着,出来吹吹风。”刘耀文不慌不忙的说道,难得没跟他犟嘴。

  “你呢?”刘耀文反问他“你又为什么在这儿?睡不着?”

  “嗯,在想一些事情。”

  “看不出来,你也有烦心事。”

  坚持不住三秒的家伙,宋亚轩心想到,但也还是回回了他的话“废话,你难道没有?”

  “我?我当然……”本想说没有的,但看着宋亚轩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儿,说出来的是“当然有了,很烦很烦的事儿,但见到特定的人,好像也没那么烦了。”

  “那真好啊!”宋亚轩感叹到,总归他有想见的人,不像他,连个可以期待见面的人都没有。

  “你也会找到那个人的。”刘耀文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出声安慰他。

  “或许吧。”或许会有那个人的,所以,梦中的你跟我在现实中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呢?宋亚轩偏过头看了看刘耀文。

  刘耀文感受到他的目光,也直勾勾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宋亚轩的错觉,他感觉刘耀文的眼睛里,盛了光,又满怀着期待,目光灼灼,最终还是宋亚轩移开了眼。

  

  

  在这个心事重重的夜晚,好像把他俩的距离又悄无声息的拉进了一步,莫名的情愫疯狂的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孕育出了一个个花苞。

  不知过了多久,宋亚轩看着月亮,对刘耀文说了句“终于看清月亮了。”刘耀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先遮挡着月亮的云已经退到了一边,终于露出了月亮的美貌。

  

  

  “是啊,终于看清月亮了。”刘耀文回应了宋亚轩,可是我一直都能看清我的月亮,因为我的月亮的光辉,比所有的月亮都要明亮,刘耀文心里默默的想。

  

  

  “宋亚轩!亚轩!”贺峻霖在找他,宋亚轩看了眼刘耀文对他说道“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晚安。”

  “嗯,晚安”

  宋亚轩走后,刘耀文看着宋亚轩的背影,轻声呢喃“早日回到我身边吧,我的月亮。”

  

  

  “你去哪了?半天不回来,我以为你让人暗杀了呢。”

  “你可盼我点儿好的吧。”贺峻霖往宋亚轩身后看去“那是谁?”

  “刘耀文。”

  “哦,”听到刘耀文的名字,贺峻霖欲言又止,最后吧那句“少跟他接触”咽回了肚子。这么多年他还是觉得,在刘耀文身边宋亚轩不安全,哪怕当年他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想起当时在书房里严浩翔手机上发过来的宋亚轩满身是血的照片,贺峻霖还是难以忘怀。要不是当年严浩翔刘耀文始终不告诉他真相,他也不会离开严浩翔,带走宋亚轩。无论如何,贺峻霖想,他都不能再让宋亚轩在到当年的地步了。

  

  

  当年他带走宋亚轩,可把刘耀文吓了一大跳,疯狂的找人。找到了之后,却又将宋亚轩托付给贺峻霖照顾。贺峻霖不解,但是没有多问,只是黑着脸让他不要在给宋亚轩带来危险了。可到底也是有些心疼刘耀文这个比他小了一岁的孩子,在刘耀文最后一次见昏迷的宋亚轩临走时,又跟他说了句

  

  “耀文,保护好自己。”

  

  当时刘耀文说什么来着?哦对,他说了句让贺峻霖至今难忘的一句话,20岁的刘耀文说

  

  “我这条命只给他,别人,拿不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