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贺红

2811.8万浏览    35495参与
[     ]

《长能耐了》

莫关山先是收拾好东西把房退了,这个旅馆对于他来讲还是贵了点,他拖着行李一边走一边刷着手机,终于在平台上找到了一家很便宜的出租房,就是条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离市中心比较远,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上个厕所还得往走廊两边跑,房间又小又挤,厨房、卧室都在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虽然条件艰辛,但是到地了莫关山还是觉得不错,起码环境还算干净,虽然房间小但是租的人很多,靠近厕所的位置都没有了,莫关山只能住在靠中间的位置。


唯一不怎么好的是,走廊上基本是alpha的味道,各种各样alpha味道。


安顿好自己后莫关山才想起来还有一份不应该属于他的工作,他照着脑海里那段完全不属于......

莫关山先是收拾好东西把房退了,这个旅馆对于他来讲还是贵了点,他拖着行李一边走一边刷着手机,终于在平台上找到了一家很便宜的出租房,就是条件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离市中心比较远,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上个厕所还得往走廊两边跑,房间又小又挤,厨房、卧室都在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虽然条件艰辛,但是到地了莫关山还是觉得不错,起码环境还算干净,虽然房间小但是租的人很多,靠近厕所的位置都没有了,莫关山只能住在靠中间的位置。

 

唯一不怎么好的是,走廊上基本是alpha的味道,各种各样alpha味道。

 

安顿好自己后莫关山才想起来还有一份不应该属于他的工作,他照着脑海里那段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才在手机上找到了那个叫夜的人的号码,是他现在的工作的老板。

 

辞职可谓是费了一番功夫,他说不清自己的遭遇,这些天的经历跟梦游似的,偏偏那个叫夜的男人问东问西,一副誓死要问出什么东西来的模样,莫关山无法,只能拿出当初说好可以随时辞职的推辞结束了这一段对话。

 

打完电话他便虚脱般半躺在床上,房间里有一股很淡的烟草味,估计是上一任主人留下的,莫关山有些排斥,便只能忍着疲惫起来把窗户开大,然后坐在床边继续刷手机。

 

平台上有许多工作但是可能是跟贺天的缘故,那些高工资的公司企业都不用他,之前投的每一份简历都石沉大海,看了快半小时,莫关山还是没有找到一份不在贺天笼罩外的工作。

 

肚子不适宜地叫了起来,他只好拿着钥匙出去一趟找吃的顺便找找附近有什么小工作,即使他累的身体发虚。

 

刚给房间锁门,旁边的房间便打开了,下一秒便和里面出来的人打了个照面,是个alpha,目测有一米九几的样子,毕竟他出来还得微微低着头,皮肤是小麦色,头发很长,弯弯地蔓延到肩部,整个人配上那草味显现出不一样的狂野。

 

因为是邻居,莫关山觉得即便是alpha见面了还是打个招呼为好,结果想着等人转过来点一下头,在对上那比较罕见的银灰色眼瞳和那混血的帅气脸庞愣了愣,这种小破屋还住了个混血?

 

“邻居?”要不是对面的人先开口莫关山还是处于微愣的状态。

 

“宋朗”

 

“莫关山”

 

两人交换了下姓名算是打过照面了,都默契地点了点头便各走各的了。

 

在外面狼吞虎咽了一晚馄饨后莫关山终于在馄饨店的周围找到了一家招聘后厨的小饭馆,小饭馆是一对beta夫妻在经营,一开始莫关山去应聘的时候两人还怕莫关山一个omega应聘后厨力气小颠不起锅,结果莫关山不但能颠锅,炒出来的饭菜还好吃到眼睛发光,一下子就被聘用了。

 

对于里市中心比较远的工作,这一份工资就已经不错了,而且莫关山也看夫妻两朴实无华,看见他是个omega还给他加了三百块钱的工资,三百已经差不多是他一个月的房租了。

 

贺天在处理完莫关山住宅的事情后便坐在车头抽着烟吹风,绑着绷带的手还隐隐作痛,他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破旧小区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猛地想起来莫关山发烧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便把烟掐灭驱车赶回去那个窄小破旧的小旅馆。

 

结果开了快一小时,匆匆忙忙地赶到旅店,才被告知已经退房了,贺天也说不上什么心情,反正像是心空了一块,又好似被塞了千斤顶似的顶得他难受。

 

他一个omega能去哪,莫关山到底要跟他玩到什么时候!


两篇文都忘光咯,今晚看一下捋捋才行


苦瓜味的猫

【贺红】第三人称(2)

♠️19天同人,主写贺红 

   全员ooc


-——————————————————

  

     从操场到教室的路,走过三年,一往一昔如印在眼前。


     莫关山迈着步子走向教学楼,在走进那个熟悉的教室前,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此时教室里的人不算多,都是久而不见的同学,寒暄在一起。


     他瞧见了见一坐在教室后...

♠️19天同人,主写贺红 

   全员ooc


-——————————————————

  

     从操场到教室的路,走过三年,一往一昔如印在眼前。


     莫关山迈着步子走向教学楼,在走进那个熟悉的教室前,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此时教室里的人不算多,都是久而不见的同学,寒暄在一起。


     他瞧见了见一坐在教室后排,忽而想叫他一声。未出声的字眼卡在喉咙上,只因见一旁边那个人……    


     贺天坐在昔日的位置上,满耐无聊地听着耳边见一叽叽喳喳的聒噪,是不是挑眉回应。


    “贺天,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跟消失了一样,都不跟我们联系,太过分了!”


    “出国了呀,当时走得急没来得及跟你们说,抱歉。”


    “太不够意思了,但你跟我们道歉干嘛,你知不知道,红毛他……”


    “我怎么了。”几人没有注意到从后门进来的莫关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几人的背后,相比起见一和展正希两人见到贺天的激动,他的神情只有冷漠。


    见一被突然出现的莫关山吓了一跳,噔得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讪笑地拉了拉莫关山的袖子,“没有没有,来,你快坐,快坐,嘿嘿。”


    见一让出来的位置紧挨着贺天,莫关山停了一秒转身走到窗边随意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教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后方发生的这一小插曲,虽都还干着自己的事,但余光都瞟向这边。


    要知道,在高中时,莫关山可算是学校内出了名的不好惹,他极少跟人交流,也永远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而后来在被贺天收拾了几次后,收敛了不少,脾气也是越来越好了。眼看着几个人的关系日渐变好,可现在,怎么跟不认识一样。


    他们不了解发生了什么,只是好奇这两人怎么了,怎么就变得关系这么淡了。


    从莫关山进教室到集合拍照,贺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见一还在他面前讲述着这几年他跟展正希的生活。


    贺天虽时不时用点头来回应见一,但实际上他根本没去听见一在说什么。


    他的余光一直锁定在窗边的人身上,眼神愈渐深邃。


    瘦了,冷了。


    又回到了那个不好惹的混混红毛。


    拍完合照,莫关山不理会见一的聚餐邀请,摆摆手表示自己先走了。


    见一还想挽留挽留,被展正希拉住。


    “算了,这几年来叫他一起出来吃饭什么时候出来过。说到底,这……”都是谁的错?最后几个字没说出来,在在场的几个人都明白什么意思。


    贺天将视线从走远的莫关山身上拉回来,“下次吧。”


    “哎哎哎……”


    见一郁闷极了,这什么事儿嘛,这么几年不见,吃个饭都不愿意!左看看莫关山,右看看贺天。


    “展希希,你觉没觉得他们俩这背影都写满了落寞。”


    “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但跟前男友一起吃饭的话,可能还蛮膈应的吧。”


    “那我们要是分手了……”展正希拉着见一的手肃然攥紧,见一也知自己这话说的不合时宜,“错了错了,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啊,是不是啊展希希。”

抑郁的小鸵鸟

莫仔:真智能!

见一:花了钱的!那必须! 

莫仔:真智能!

见一:花了钱的!那必须! 

原来是阿星

【贺红】网恋选我,我超甜1

  

  

   *ooc 预警

  

  “艹……,寸儿,你看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手机落在寸头旁边,在柔软的床垫上打出一片凹陷,随后又被弹了起来,屏幕正朝上。

  “唉,不是……,大哥!你是来跟我炫耀的吗?都MVP了。”寸头随手拾起手机,瞅了几眼,盯着莫关山的眼神无比幽怨。

  “你再看看那瑶的战绩”揉了揉拧着的眉头,莫关山对着寸头抬头示意。

  “我艹,五杀啊!这是真·混子·瑶啊”寸头朝着莫关山挤眉弄眼,啧啧道“莫哥,把妹也不带我,没意思了啊”

  

  “随随便便来个五杀,还得是我”贺天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阿丘。“我哥可没法这么...

  

  

   *ooc 预警

  

  “艹……,寸儿,你看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手机落在寸头旁边,在柔软的床垫上打出一片凹陷,随后又被弹了起来,屏幕正朝上。

  “唉,不是……,大哥!你是来跟我炫耀的吗?都MVP了。”寸头随手拾起手机,瞅了几眼,盯着莫关山的眼神无比幽怨。

  “你再看看那瑶的战绩”揉了揉拧着的眉头,莫关山对着寸头抬头示意。

  “我艹,五杀啊!这是真·混子·瑶啊”寸头朝着莫关山挤眉弄眼,啧啧道“莫哥,把妹也不带我,没意思了啊”

  

  “随随便便来个五杀,还得是我”贺天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阿丘。“我哥可没法这么带飞你,是吧,丘哥?”

  阿丘看着贺天,欲言又止,心道“这五杀不也是你抢人头抢来的嘛”

  贺天可是乐了“这凯厉害,我可得好好把握住机会,让他带我上王者~”

  

  “把什么妹啊,我他妈和这瑶半点关系都没有啊!”莫关山指着寸头的鼻子,“你他妈可别诬陷老子”

  

  “叮!!”

  “小鸡小狗真可爱,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这小鸡小狗是谁啊”寸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莫关山,拿起他的手机点了同意一栏,他可要看看这小鸡小狗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我他妈咋知道”莫关山翻了个白眼。

  

  小鸡小狗真可爱向您发送了一条语音。

  “关关哥哥~,你好厉害呀,能不能带带瑶瑶呀~”

  “莫关你的事,瑶瑶可以叫你关关哥哥嘛~”

  ……

  ……

  “贺天你恶不恶?”阿丘嫌恶地站起身来,转身向卧室走去,边走边囔囔“妈的,伪音狗,别来沾边”

  “啧啧,白天不懂夜的黑,就像你不懂我的心,现在萝莉音多吃香呀~”贺天咂咂嘴,默默敲打着手机,那神色可谓是眉飞色舞。

  “关关哥哥~,怎么不理人家啊~”

  ……

  “拿来吧你!”如离弦之箭,莫关山一个飞扑,压倒了坐在床上寸头,骑在他yao上,一把把手机夺了过来。

  

  “小山,小寸,炖了牛肉汤,快来……”房门被推开,映入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的身影,约摸40来岁,嘴巴微微张开,有些吃惊的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随后,女子眉头一皱,大吼道“莫关山!你给我出来!”

_烬燃'`

突然想弄一个,也不知道整了个啥,就是狗鸡惹了莫仔然后吧啦吧啦

突然想弄一个,也不知道整了个啥,就是狗鸡惹了莫仔然后吧啦吧啦

White

塑料婚姻(中)

莫关山从公寓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皱了皱眉。

“有事?”,莫关山开口。

“嗯?”,贺天这才抬起头,“今天两家一起吃饭。”

“我知道。”,莫关山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在酒店门口汇合也是一样的。没必要过来。”

“我们结婚了。”,贺天看着莫关山。

莫关山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向他,眼里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没什么。”,贺天笑了笑,“走吧。”

贺天总不能说是因为看到昨天会所大堂里的那一幕,让自己记了一晚没睡吧。


“贺天,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莫关山看了他一眼,没等人回答,自顾自下了楼。

贺天也没再多想这个问题。


车上。

“莫关山?”,贺天坐在驾驶座上系...

莫关山从公寓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皱了皱眉。

“有事?”,莫关山开口。

“嗯?”,贺天这才抬起头,“今天两家一起吃饭。”

“我知道。”,莫关山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在酒店门口汇合也是一样的。没必要过来。”

“我们结婚了。”,贺天看着莫关山。

莫关山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向他,眼里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没什么。”,贺天笑了笑,“走吧。”

贺天总不能说是因为看到昨天会所大堂里的那一幕,让自己记了一晚没睡吧。


“贺天,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莫关山看了他一眼,没等人回答,自顾自下了楼。

贺天也没再多想这个问题。


车上。

“莫关山?”,贺天坐在驾驶座上系安全带。

“有事?”,莫关山转头看他。

“没事,就叫叫你。”,贺天启动车子。

“没事别叫我。”,莫关山闭上眼睛。

“你在国外是做什么工作的?”,贺天像是没有听到莫关山的话,继续开口问他。

“学生。”,莫关山闭着眼回应。

“啊?哦。我听阿姨,咳,我听妈说你要回国工作了。要去我公司吗?”,贺天说到。

莫关山这才睁开眼睛,“不用了,不需要。”

“到了。”,莫关山先一步下了车。


“妈咪,中午好。”,莫关山进门就开口说道。

贺天看着莫关山,原来这就是乖巧懂事。

打完招呼,莫关山看了贺天一眼,示意他进来。

“妈咪,妈妈。我和贺天来得有些晚了。”,莫关山在莫兰心旁边坐下。

“没事没事,年轻人嘛。”,贺可安笑着招呼莫关山坐下。


一顿饭吃得还算挺和谐。


出了酒店,莫关山对贺天的态度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以后没事就别联系我了。我会住我自己的公寓。”,莫关山往停车场走。

“妈给我们买了一套别墅。”,贺天也跟了上去。

“你要想住你住就行。”,莫关山不想搭理他。

“你妈妈会担心。”,贺天说到。

莫关山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嗯。我会回去住。”


贺天跟着莫关山到了地下停车场,才发现莫关山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在了这里。

贺天按住了莫关山开车门的手。

“?”,莫关山转头看他。

“哦,我的车坏了,你载我一程吧。”,贺天绕到了另一边。

莫关山想开口拒绝,又听到贺天说到,“早上是我开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等红绿灯的间隙,贺天才开口,“莫关山,你去过盛世吗?”

“嗯。我是盛世的老板。”,莫关山应到。

贺天没想到莫关山会承认得那么爽快,“啊?”

“怎么?”,莫关山反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挺厉害的。”,贺天笑着看着他。

莫关山也转头看了贺天一眼,像他这样的富家公子,去这种地方也很正常。


下车后贺天敲了敲莫关山的车窗,“明天见。”

莫关山没应他,只在心里说了句“明天不见”。

都说过了互不干涉,自然是无特殊必要不见面的好。


然而事实证明莫关山想错了。

第二天一早莫关山又在家门口看到了贺天。

哦,还有贺天带来的早餐。


莫关山听到门铃声来开门,但没有让人进来,“你来干嘛?”

“来给你送早餐呀。”,贺天指了指手里的盒子。

“不用,你走吧。”,莫关山正相关门,却发现贺天的脚已经进来了。

“别嘛。来都来了。”,贺天笑着扒着门,“正好我有点事。”

莫关山这才让他进门。

“说吧,什么事?”,莫关山看了看桌上摆着的三明治。

“没事,就是给你送早餐。”


最后的结果就是,莫关山之后几天都没再让贺天进门。

金秋拿起蛋糕就是一大口

带我走/贺红民国

  架空背景,不喜勿入。

  

  “号外号外,号外号外。”报童手挥着报纸满大街喊。

  “诶,小孩儿拿份报。”男人抛给他几个铜板,接过报纸扭头冲马上的人道:“少爷,我先给您揣着。”

  马上的男人点点头,双腿一夹马腹走远了。

  

  “那是贺家的二少爷?”

  “嘘,小声点。是他,听说才从外国回来。”

  “贺家真是祖上积德,家里的孩子个个都争气。”

  “别说了,走了走了。”

  

  坐在凳上吃面的红发男人抬起头,听了两耳朵。

  “康叔,那贺家二少爷什么来头?听着多能啊。”莫关山吃完了面,倒了碗茶吹着喝。

  康叔收了碗,没好气道:“人家正儿八经的少爷,喝过......

  架空背景,不喜勿入。

  

  “号外号外,号外号外。”报童手挥着报纸满大街喊。

  “诶,小孩儿拿份报。”男人抛给他几个铜板,接过报纸扭头冲马上的人道:“少爷,我先给您揣着。”

  马上的男人点点头,双腿一夹马腹走远了。

  

  “那是贺家的二少爷?”

  “嘘,小声点。是他,听说才从外国回来。”

  “贺家真是祖上积德,家里的孩子个个都争气。”

  “别说了,走了走了。”

  

  坐在凳上吃面的红发男人抬起头,听了两耳朵。

  “康叔,那贺家二少爷什么来头?听着多能啊。”莫关山吃完了面,倒了碗茶吹着喝。

  康叔收了碗,没好气道:“人家正儿八经的少爷,喝过洋墨水的文化人。看看你这糙样,别龇着牙像什么样子!”

  “像个打手的样子,你真他娘的啰嗦。”莫关山从兜里摸出两个大洋放桌子上:“存着,等下次来吃。”

  莫关山一口喝完碗里的茶,抹了抹嘴走了。

  莫关山买了串糖葫芦,被酸得倒牙。

  他皱着眉一边吃一边骂,捂着腮帮子吃完了。他顺手就把竹签插别人坟头上,往后山走。

  “莫关山,你来。”

  莫关山走过去,蛇立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老爷您安排。”莫关山单膝跪下,低下头不敢看他。

  蛇立捻了捻手腕上的念珠,倚靠在紫檀木打的椅子上不说话。

  莫关山习以为常,数着地砖上的花纹打发时间。

  半晌蛇立才说:“你去吴兴的赌场看场子,别的不用管。”

  莫关山回过神来,“是,谢老爷。”

  蛇立也不让他走,就让他跪着。

  莫关山看着蛇立喝了三盏茶,跪得腿麻到了大腿根才得到指示。

  “去吧,别和吴兴起冲突。”

  莫关山应下,快步出了客堂。

  

恋爱脑终结者

【贺红】莫关山变小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正文⬇️

    贺天刚睁开眼,一个转身想抱抱自家老婆,可却抱了个空。刚起的困意一下子全没了。

“莫仔?老婆!”

“贺狗鸡!你一天早吵什么!”


    (莫关山的起床气很大)莫关山缓缓坐起来,不满的揉了揉眼。贺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莫关山变得只有贺天一个手掌那么大。哦不,比贺天的手掌还要小了那么一点。而且还长了一对小小的红色猫耳朵,背后还有一条的小尾巴红底黑条的。因为变小了原来的衣服穿不......

如有雷同,算我抄袭,正文⬇️

    贺天刚睁开眼,一个转身想抱抱自家老婆,可却抱了个空。刚起的困意一下子全没了。

“莫仔?老婆!”

“贺狗鸡!你一天早吵什么!”

     

    (莫关山的起床气很大)莫关山缓缓坐起来,不满的揉了揉眼。贺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莫关山变得只有贺天一个手掌那么大。哦不,比贺天的手掌还要小了那么一点。而且还长了一对小小的红色猫耳朵,背后还有一条的小尾巴红底黑条的。因为变小了原来的衣服穿不下,所以整个人光溜溜的。胸前的两颗小豆/豆粉/嫩/嫩的,整个人看起来娇羞可爱。贺天差点鼻血当喷泉

“莫仔,你……”

“吾……咋啦?”

     待莫关山将眼睛完全睁开直接懵逼了,贺天,哦不,周围的一切事物看起来都比原来大了不知道几倍。要不是因为贺天的手正不老实的乱摸,那真实的触感。他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卧艹!这怎么回事??!贺狗鸡你TM别乱摸!”

     此时贺某人的手正摸在莫关山的猫耳朵。

“我怎么还长了这破玩意,真倒霉!”

     莫关山从脖子红到耳朵根了,但嘴上还不依不饶。贺天看着自家老婆的样子心都要萌化了。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扬。莫关山看着他咧着个大嘴笑的样子,那是又羞又气上去给了贺天一下子。可杀伤力并不大,贺天被打了也不脑。一边嚎叫,一边都又将手放到了莫关山头上。

      此刻一阵维和的敲门声从门口传了出来。

“艹!这个节骨点上,谁这么不长眼?!真烦🖕”

       贺天笑着揉了揉自家老婆的头,给他穿上娃娃身上的衣服,意外的刚好(别问哪来的娃娃问就是作者赞助🥲)只是这是一件粉色的女仆装。莫关山自是不愿意穿上,但是就算这样也比先看强,虽然也没强到哪去。贺天将人紧紧塞进被窝里

大王超人

【上山!】

  *开车车,不是很刺ji!!但这是第一次写,大家多多包涵(手动狗头)


  https://莫m.weibo.贺cn/767关1099679山/4863023812天969527

  

  *开车车,不是很刺ji!!但这是第一次写,大家多多包涵(手动狗头)


  https://莫m.weibo.贺cn/767关1099679山/4863023812天969527

  

一颗橙子

关山15

  

  夜里丑时,鱼沛恩收到密报轻轻唤醒了龙床上安睡之人,“皇上,贺将军班师回朝途中遭遇匈奴埋伏,因是夜间偷袭我军毫无防备,但我天朝将士训练有素立整列队,死伤不过百人…”

  顺帝听后一把扼住鱼沛恩的手腕 “那贺将军…”

  鱼沛恩微微一笑“贺将军身中暗箭,坠入百丈悬崖,怕是九死一生了…”

  顺帝重重躺回床上,长叹了一口气,说到 “去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陛下放心便是” 鱼沛恩缓缓退下。

  

  次日早朝,顺帝当场念了两封奏折,内容皆是将军贺呈养私兵、藏粮草,意欲谋反!

  朝堂之上有人痛斥、有人求情,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一名小太...

  

  夜里丑时,鱼沛恩收到密报轻轻唤醒了龙床上安睡之人,“皇上,贺将军班师回朝途中遭遇匈奴埋伏,因是夜间偷袭我军毫无防备,但我天朝将士训练有素立整列队,死伤不过百人…”

  顺帝听后一把扼住鱼沛恩的手腕 “那贺将军…”

  鱼沛恩微微一笑“贺将军身中暗箭,坠入百丈悬崖,怕是九死一生了…”

  顺帝重重躺回床上,长叹了一口气,说到 “去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陛下放心便是” 鱼沛恩缓缓退下。

  

  次日早朝,顺帝当场念了两封奏折,内容皆是将军贺呈养私兵、藏粮草,意欲谋反!

  朝堂之上有人痛斥、有人求情,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一名小太监来报:大军回京途中遭匈奴埋伏,贺将军身中暗箭掉入悬崖,生死难料!

  话音未落又有一名小太监来报,说是从贺府贺呈的书房里发现了能调动天朝十二关将士的虎符,坐实了贺呈谋反之名。

  朝中大臣哗然,这虎符分为两半,一半归贺呈,一半由兵部保管,只有得了圣旨兵部才能将其交给将军以供调军派兵之用,此时怎能两枚全都在贺府!

  顿时矛头指向兵部尚书:“臣从未将虎符交予贺将军啊!请陛下明鉴啊!”

  “堂堂兵部尚书,连枚虎符都看不住,要你还有何用!兵部尚书,贺呈之同党,流放边疆!”顺帝怒气冲天

  数名武将出列:“贺老将军乃开国将军,镇守边关多年,如今贺将军也曾为我天朝立下汗马功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陛下念及情分从轻发落!”

  “就是因为贺老将军是开国功臣,到了贺呈才敢如此居功自傲!甚至出了谋反之意!依我看必要斩草除根才能无后顾之忧!你们几位此时还能为贺呈求情,怕是这谋反之事各位也有参与吧!”一名文臣说。

  “…你!你血口喷人!”比口舌武将自然说不过这些文臣,正在几人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时,吏部尚书展正希站出来说到:“陛下,贺家世代守我江山,其确实功不可没,至于谋反,据臣得知,贺府养有一名奇人,此人武功甚高,且这些年将我天朝地理山貌绘成图志,现得知贺呈意欲谋反,那这位奇人所绘地图怕是别有用心啊…”

  站在最前方的太子见一听闻立马转头,狠狠盯着展正希,在看到见一的目光后,展正希也只是微微低头,避开了他的眼神。

  见状,见一只能趁人不注意对站在角落里的一个小太监挥了挥手,小太监立马心领神会借机溜了出去。

  

  朝堂上吵得不可开交,可外面的人却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蛇立正在看手里的医书,就见一名小太监疾步走了进来,这太监他认识,是太子府里的。

  “太子让我来跟蛇太医说一声儿,今日上朝有人奏贺将军谋反,又从贺府里搜出了两枚兵符,您赶紧去通个气儿,告诉府里的人能跑快跑吧!”小太监见四下无人,急匆匆的对蛇立说。

  “什么!贺呈大哥怎可能谋反!”蛇立大惊。

  “哎呦,这您就别管了,时间不等人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赶紧去吧!”小太监急了。

  “好,我晓得了!”蛇立说罢立马出了屋门从太医院后门溜了出去。

  


  

    

  

就山.

【贺红】爱人不错过•2

    贺天笑眯眯的抿了一口杯中酒,Negroni苦涩的味道包围了莫关山的鼻腔,贺天又慢慢抬起上半身与莫关山靠近用极其暧昧的语气挑逗莫关山:“小哥,让我看看有多正经。”


         莫关山嗅到一丝从苦味中突破重围的橙香满意得在心里点点头,撑起自己的身体赏了贺天一个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贺天自觉前半生过得索然无味,无欲无求,从来没有对任何人......

    贺天笑眯眯的抿了一口杯中酒,Negroni苦涩的味道包围了莫关山的鼻腔,贺天又慢慢抬起上半身与莫关山靠近用极其暧昧的语气挑逗莫关山:“小哥,让我看看有多正经。”


         莫关山嗅到一丝从苦味中突破重围的橙香满意得在心里点点头,撑起自己的身体赏了贺天一个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贺天自觉前半生过得索然无味,无欲无求,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任何事物升腾起如此热切的想要拥有的念头,贺天忽然觉得世界都生动有趣了起来,这个想法让小贺少爷觉得很愉悦,小少爷向来洒脱勇敢想做就做,贺天一口饮尽了杯中酒,提腿走向了吧台,走向点燃他心中的那团烈焰。


        走近后贺天才勉强听清莫关山在夸调酒师今天的状态非常不错,贺天瞬间垮下脸想起刚刚那个明艳生动的笑脸,竟然是因为今天的调酒师自己才看到的。思及此,贺天愤愤不平起来。

     

         贺小公子守在吧台边,看着莫关山从善如流的穿梭在人群中,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莫关山在衣帽间和交班的人交接。等到吧台的调酒师换人了,贺天才意识到夜班和白班交接了,也就说莫关山下班了。

          

        莫关山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坐在他心爱的大摩托上准备带头盔,电话那头的人焦急的说有人找,害的莫关山以为得罪了什么客人,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番今天的事,最后锁定了嫌疑人,在看到趴在吧台上的贺天时莫关山有点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莫关山有点感叹于这个纨绔子弟的执着,捏了捏眉心拍了拍打电话兄弟的肩就走过去了。


         贺天看见他又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他刚刚从酒保嘴里知道莫关山的名字:“莫哥,你把我忘了。”莫关山也绕有兴趣的抱着臂靠在吧台边:“我说你谁啊?”贺天也不恼,笑眯眯的答:“莫哥,我是小天啊。”莫关山踢踢他的椅子:“想干嘛?”贺天单手支着下巴看着莫关山愈发无辜的说:“莫哥,我没地方去。”贺天几乎要气笑了:“关我什么事?!”


     “我付钱”


       “出门右拐,直走一会儿,有个超市,买个头盔去”

    

金秋拿起蛋糕就是一大口

致我亲爱的小莫仔

致我的莫关山:

  展信悦。

  思君成疾,望知悉。

  莫关山,对不起。

  我不应该不告而别,我只是,只是怕走的那天看到你就想带你私奔。

  我不想走,我还没看到我们莫仔物理上九十,我还没有教会你弹吉他,我不想走。

  草,有点矫情。

  但是,莫关山我真的不想离开。

  之前我说不想你越来越喜欢我,是骗你的。我想你爱我爱得死去话来,就像我一样。

  可我想你想得受不了的时候就觉得你最好不要喜欢我了,思念的感觉其实有点疼。

  心那儿很疼。

  咱妈还记得我吗,别把我忘了。不然我会生气的,回来就罚你给我做饭。

  我出国是想,是想成为一个能让你倚靠的男人。你男人在努...

致我的莫关山:

  展信悦。

  思君成疾,望知悉。

  莫关山,对不起。

  我不应该不告而别,我只是,只是怕走的那天看到你就想带你私奔。

  我不想走,我还没看到我们莫仔物理上九十,我还没有教会你弹吉他,我不想走。

  草,有点矫情。

  但是,莫关山我真的不想离开。

  之前我说不想你越来越喜欢我,是骗你的。我想你爱我爱得死去话来,就像我一样。

  可我想你想得受不了的时候就觉得你最好不要喜欢我了,思念的感觉其实有点疼。

  心那儿很疼。

  咱妈还记得我吗,别把我忘了。不然我会生气的,回来就罚你给我做饭。

  我出国是想,是想成为一个能让你倚靠的男人。你男人在努力赚钱。

  我知道你很坚强,我们莫仔牛逼。

  但是我不能就这样,不然你要走要离开,我都没有能力没有立场拉住你。

  莫关山,你能懂我的真心吗?

  你是我的小莫狗,是我唯一想要拥有想要留住的人。

  我贺天有的只有那两箱子杂物,我希望再加上一个你。

  好不好,小莫仔?

  你想不想我?我猜你看到这儿肯定要说:想个屁,神经病。

  哈哈哈哈,我是不是猜中了?我就知道,我想听听你的声音,骂我都行。

  我在的这个地方饭真他妈难吃,想吃你炖的牛腩,想吃你煎的鱼,想亲亲你。

  我现在这儿是晚上,很安静。

  要是你在就好了,要是你在就好了。

  这样的信我写了一沓,有点娘们兮兮的。少男情怀总是诗,你懂不懂。

  我想你想得受不了就会写信,然后模仿你的语气给我回信。

  我都快想象不出来你会对我说什么了,五年太难熬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就想你四天。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莫关山,等我回来了你就只能和我在一起一辈子了。

  多好啊,我又高又帅还有钱。你赚了好不好,简直人生赢家。

  所以,和我一辈子好不好?

  你肯定感动到哭出来,我乱说的。

  莫关山,我很想你。

  

                                        ——贺天亲笔

  

  

一颗橙子

关山14

  

  莫关山醒来是次日下午,昏睡时丘和蛇立已经抱着他清理干净,又换了新的被褥。站在外面的丫鬟听见动静忙走进来,“莫公子醒啦,我这就让人上菜,蛇公子特意吩咐小厨房给您炖了当归鲫鱼汤,说是补身子…”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着,手也没闲着,小心的服侍莫关山穿好外衫。因为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莫关山向来也不拘着这些丫鬟小厮们,昨晚上动静那么大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关山看着蹲在地上的小丫头一边给自己穿鞋一边憋着笑,害羞的蜷了蜷脚趾,惹得小丫鬟噗嗤一声笑出来,揶揄着说“丘爷和蛇公子心疼您呢~”

  还没等莫关山出声反驳,几个小厮就端着热好的饭菜进来了,后面还跟着笑意吟吟的蛇立。

  等小厮们布好...

  

  莫关山醒来是次日下午,昏睡时丘和蛇立已经抱着他清理干净,又换了新的被褥。站在外面的丫鬟听见动静忙走进来,“莫公子醒啦,我这就让人上菜,蛇公子特意吩咐小厨房给您炖了当归鲫鱼汤,说是补身子…”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着,手也没闲着,小心的服侍莫关山穿好外衫。因为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莫关山向来也不拘着这些丫鬟小厮们,昨晚上动静那么大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关山看着蹲在地上的小丫头一边给自己穿鞋一边憋着笑,害羞的蜷了蜷脚趾,惹得小丫鬟噗嗤一声笑出来,揶揄着说“丘爷和蛇公子心疼您呢~”

  还没等莫关山出声反驳,几个小厮就端着热好的饭菜进来了,后面还跟着笑意吟吟的蛇立。

  等小厮们布好菜,蛇立一挥手中的扇子让他们都退下,自己走过去把莫关山抱到了桌前,一只手揽着莫关山的腰揉了揉,“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莫关山瞪他一眼,可是刚接受过雨露润泽,这一眼瞪得更像是撒娇,“你…你坏!你故意下药给我!”

  “可山山不也是舒服的吗?”

  “可是…贺呈哥哥说那种事只有对喜欢的人才可以做…”

  “难道山山讨厌我和丘哥吗?”蛇立故意作出可怜难过的样子。

  “…不讨厌” 莫关山想了想回答道。

  “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咯,山山也是喜欢我和丘哥的,所以做这种事情当然很正常啦~” 蛇立一秒变脸,笑的像只得逞的狐狸。

  “蛇立,不要乱教关山” 丘走了进来,刚进院子就听见蛇立忽悠莫关山。

  “丘哥哥~” 莫关山看见丘进来眨巴眨巴眼睛想掉眼泪,丘见了赶紧把他抱进怀里坐在自己腿上。一顿饭蛇立和丘哄着莫关山喝了一碗汤又吃了些好消化的吃食,中间蛇立还说了好几句荤话逗的莫关山趴在丘肩头不肯理他,好不容易哄人吃完了饭,蛇立又把小猫抱过来陪莫关山玩,这才和丘去了院外。

  

  “关山心思稚幼,当年在寺庙里日日诵经拜佛,除了寺里的僧人从未见过外人,后来跟我下了山住在这贺府,也只见过你我、贺呈贺天和见一,虽说十六七岁却心智未全,对待感情更是似懂非懂,先前我总是把他当做弟弟,后来知道了他和贺呈…便也更加放心,也只有贺呈有能力护他一世单纯…” 丘和蛇立走到花园中的凉亭坐下,给自己和蛇立各倒了一盏酒。

  “若真的喜欢,我便一定要得到,丘哥,既然山山如此不谙世事,那他也不用去懂这世俗,我们保护他一辈子,他便可这辈子都单纯干净,我不信我们几人护不了他一世!”蛇立握紧手中的酒杯坚定的说。

  “诶~”丘无奈的摇摇头 “我早该料到你会这样想,贺呈比我更明白我对关山的心思,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他或许不难接受,只是贺天若是知道昨夜之事怕是又要闹上一闹了。”

  

  两人月下饮酒,不知一封密报正快马加鞭的向京城送来。

     

  

大王超人

  干嘛干嘛,背头和直毛,难道老婆你看不出来吗

  干嘛干嘛,背头和直毛,难道老婆你看不出来吗

江户卅柯北

【贺红】法定丈夫(19)

上一章点这里 


  “妈…”贺天牵着的手猛地收紧,莫关山一时竟找不到说话的突破口,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件事很复杂,说来话长…”


  时曼文:“那你就给我长话短说!”


  莫关山低着头不说话了,贺天这时开口道:“阿姨,您先别急。”接着又对莫关山说:“你先去坐着,怀着宝宝不宜长时间站立,有什么事我跟阿姨说。”他拍了拍莫关山的手以示安慰,扶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阿姨,这件事是我的错,怀孕是个意外,我们也不知道没有终生标记不能怀孕。总之,我会负责的。”


  时曼文整个脑子嗡嗡的,厉色道:“你拿什么负责!我好好的一个儿子跟你结婚,现在却生死未卜,你拿什么负...

上一章点这里 


  “妈…”贺天牵着的手猛地收紧,莫关山一时竟找不到说话的突破口,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件事很复杂,说来话长…”


  时曼文:“那你就给我长话短说!”


  莫关山低着头不说话了,贺天这时开口道:“阿姨,您先别急。”接着又对莫关山说:“你先去坐着,怀着宝宝不宜长时间站立,有什么事我跟阿姨说。”他拍了拍莫关山的手以示安慰,扶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阿姨,这件事是我的错,怀孕是个意外,我们也不知道没有终生标记不能怀孕。总之,我会负责的。”


  时曼文整个脑子嗡嗡的,厉色道:“你拿什么负责!我好好的一个儿子跟你结婚,现在却生死未卜,你拿什么负责!”


  “既然知道不能怀孕为什么不把孩子打掉?既然选择把他生下来又为什么不终生标记?为什么!”时曼文把桌子拍得砰砰作响,贺天和莫关山却谁都给不出理由,为什么明知道有危险还要去做,为什么明知道有危险还选择不标记。


  贺天:“我…”


  “是我不愿意!”莫关山结束掉三人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给了时曼文一个理由,“跟他没关系,留下孩子和不标记都是我的意思。”


  “胡闹!你!”时曼文铁青着脸用手指着莫关山,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转而将炮火对准贺天,说:“你就这么任由他胡来吗?你还是alpha吗!”


  贺天:“……”


  “妈!”莫关山急了,站到贺天面前,说:“都说了跟他没关系,你怎么还上升到性别啊!这跟他是不是alpha有什么关系?他是alpha就可以强迫我做任何事是吗?”


  时曼文刚才有些口不择言,现在别过脸,没有说话,胸口因为生气一直在起起伏伏。


  “我不想被别人标记,不想成为别人的所有物,被一脚踢开后还要因为生理本能去乞求他给点信息素,我不想这样!”莫关山紧皱着眉头,脸上全是难堪和痛苦,“你以为我那时候小,不懂事,但是我全都看见了,你给爸爸打电话,又哭又闹,结果呢?他一次都没有来!”


  “我不想成为第二个你。”


  时曼文猛地转过身,满脸的伤心和不可置信,浑身不自觉地在颤抖,她朝着莫关山踉跄了两步,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妈妈?”


  但是她很快摇摇头,抹去脸上的泪水,硬声道:“我不管你什么想法,我只要求你们尽快给我把标记做了,我只求我的儿子活着!”


  “不可能!”


  莫关山话音刚落,手掌就破风而来,贺天眼疾手快把莫关山护进怀里同时用手捂住了他的脸,时曼文的指甲擦过贺天的手背,留下两三道血痕。


  “阿姨!”贺天怒呵了一声,时曼文如梦初醒,打人的手微微颤抖着。


  “你没事吧?”贺天把莫关山从怀里放出来左看右看,莫关山愣愣地,半天才摇摇头说:“我没事。”


  “阿姨,现在大家情绪都不好,我们就先回去了,标记这个事我会给您一个解释的,不管怎么样您都要相信,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为我生儿育女却什么都不做的。”


  贺天说罢,带着莫关山走了,时曼文跌坐在椅子上,泪如雨下,尖锐的指甲里还残留些许贺天的皮肉。


  


  这一路上莫关山都没说一句话,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坐着,终于在车子驶进车库时,问了句:“你是不是找到代替标记的方法了?”


  贺天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随后开口道:“还没有,在让乔望轩查呢,国内国外都查,一有消息会通知我的,你别着急。”


  “我着什么急。”他往贺天那边一瞥,刚好看见贺天手上的三道血痕,“你的手没事吧,之前说我妈会动手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一语成谶了。”


  贺天:“我没事,车库阴凉,咱们先上去再说吧。”


  “嗯。”


  莫关山今天一上午情绪起伏太大,本以为是其乐融融的见家长,却不想搞成一团糟。


  “把水喝了睡一觉吧,阿姨也是一时接受不了。”


  莫关山木讷地喝完水,拿出了医药箱,对贺天伸出手:“把手给我,我给你消消毒。”贺天笑笑,说:“没什么,都快好了,就出了两滴血…”


  莫关山看着他,也不说话,贺天许是心虚作祟,把手递了过去。能被手指甲划伤,可见时曼文当时是一点情面都没留,这一巴掌要是打在莫关山脸上,没个三五天消不了肿。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允许我违逆她。”莫关山把医药箱收起来,窝进了贺天怀里,慢慢说着自己的事。


  “我爸跟我妈很早就离婚了,一直是我妈抚养我长大,她对我也挺好的,衣食住行都没有短缺过,但是有一点,她不允许我违逆她。小时候强迫我上补习班,高考后限制我报学校,到如今强制我们终身标记。”


  “我真的受够了…”莫关山闭着眼睛,不想被发现已经通红的双眼。


  贺天吻了吻他的发顶,说:“以前的事我不能说她完全是出于对你的爱,但是标记这件事,我敢确定她是爱你的,你不能奢求她理解你不接受标记这件事,因为她是一个母亲。”


  “对于她来说,现在所面临的事,是自己的孩子会死,你知道吗?所以不要怪她,也不要怪自己,你们都没有错。”


  “我会找到办法的。”


  莫关山没有说话,贺天感受到他的呼吸在变得平稳,应该是要睡着了,于是把人放到了床上盖好被子,又释放了一些信息素让他安心,待莫关山彻底熟睡后才离开房间。


  


  去公司的路上,贺天接到了乔望轩的电话。


  “喂,还活着没?”


  “你说呢,死了谁接你电话?”贺天一阵无语,那边却还在阴阳怪气,说:“现在活着,之后可不一定了,等事情败露你就等死吧,妥妥追妻火葬场!”


  “啧,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就挂了。”


  乔望轩:“没事,就来慰问一下你,今年十佳alpha必定有你一席之地。”


  “滚蛋,管好你的嘴,别说漏嘴了,我爸妈那边也保密。”


  “知道了,回见吧。”

星期八玩泥巴

 早恋这事我不管,但你必须给我好好读书啊!!! 

 早恋这事我不管,但你必须给我好好读书啊!!! 

抑郁的小鸵鸟

贺天和莫关山误打误撞的添加了对方的好友

都以为对方是ai虚拟男友

两人随着聊天日久生情 

直到有天偶然表明心意才知道彼此是真人

见一:这微信名片好像不对!管他的,莫仔加上就行,我都花钱了! ​​​

贺天和莫关山误打误撞的添加了对方的好友

都以为对方是ai虚拟男友

两人随着聊天日久生情 

直到有天偶然表明心意才知道彼此是真人

见一:这微信名片好像不对!管他的,莫仔加上就行,我都花钱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