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贺顶红

777.7万浏览    30339参与
蛋黄酥吃多了

老子给你生个球! 14 (ABO)

见家长成就 ✔️

孕期第十七周


中午时间略微紧张,贺天就没做那些复杂的菜式,炒两个时蔬,煮个肉汤烫饭,没一会儿就弄好摆上桌了。


“莫关山,吃饭了。”


“诶——来了!”


两人入座,各自默默吃饭,偶尔贺天会给莫关山夹一筷子菜。


肉汤做得爽口不腻嘴,肉香四溢但又没多少油,配着弹牙的圆糯米饭,莫关山一口气吃了一大碗都不够,缠着贺天又给自己添了半碗。呼噜噜吃得可香。


“莫仔…”


这是什么娘唧唧的鬼名字?


“明天我妈可能会来。”


舀了满满一勺烫饭...

见家长成就 ✔️

孕期第十七周


中午时间略微紧张,贺天就没做那些复杂的菜式,炒两个时蔬,煮个肉汤烫饭,没一会儿就弄好摆上桌了。

 

“莫关山,吃饭了。”

 

“诶——来了!”

 

两人入座,各自默默吃饭,偶尔贺天会给莫关山夹一筷子菜。

 

肉汤做得爽口不腻嘴,肉香四溢但又没多少油,配着弹牙的圆糯米饭,莫关山一口气吃了一大碗都不够,缠着贺天又给自己添了半碗。呼噜噜吃得可香。

 

“莫仔…”

 

这是什么娘唧唧的鬼名字?

 

“明天我妈可能会来。”

 

舀了满满一勺烫饭的小瓷勺顿在半空,只差一步之遥的距离,这口饭莫关山却吃不到了。

 

“呯嘭---!”

 

瓷片清脆的碎声响起,吓得莫关山一哆嗦,回神发现是自己手里的勺子摔了。

 

但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勺子!

 

“什么?!你妈要来!明天?!!” 莫关山惊呼,连莫仔这个名字都不追究了。

 

贺点了点头,悠悠然往嘴里塞了口饭,“明天下午吧。”

 

“你妈来做什么呀?”

 

贺天很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来看孙子啊。”

其实是想看儿媳妇,但这句话贺天不敢说。

 

看什么看,都还没生出来!

心里是这样吐槽,但是脑子也清楚,贺天妈妈要来,那是有理有据的,没道理不让。

 

莫关山抿着嘴,眉间皱着,显然有些焦虑。

 

贺天瞧出不对劲,试探着问道:“你…还没有给家里说吗?”

 

莫关山摇摇头。

 

“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给我妈说了。”贺天接着说道,“这种事,当然要告诉家人啊。”

 

确实,有孩子了这样大的事,是要告诉家里人的。

 

此时莫关山愁云遮顶,闻言淡淡地瞟了贺天一眼,眼里的不悦十分明显。

 

贺天突然想到一样不好的事。


“你家里人……”

 

“我妈健在!”

 

贺天舒了口气,“还好还好,抱歉。”

 

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说呢?贺天有点无法理解,有了孩子这样的大事,怎么着也得让家里知道吧?

但其中缘由为何,贺天就不好深究了。

 

“贺天,能不让你妈妈来吗?”莫关山央求。

 

莫关山这幅小可怜样子着实可人疼,但……

 

“我拿什么理由让我妈不来啊?”贺天无奈道。

 

莫关山跟放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就摊了下去,还一把抢过贺天的勺子,趴在饭桌上气哼哼地往嘴里塞饭。

 

贺天简直好笑到不行。越过餐桌,捏着莫关山的脸蛋子把人从碗里拎出来,“总归是要见面的,早晚都没区别。”

 

莫关山扭头,作势要咬贺天,贺天顺势手一撤,结果又移到了莫关山脑袋上。

 

揉了揉软软的头毛,贺天语调柔柔的,“我妈人很好的,不用担心。再说,她不喜欢你也没什么啊。”

 

我喜欢你就好了。

 

莫关山丧丧地点点头,拿着抢来的勺子继续开吃。


 

 

第二天。

 

“伯,伯母好!”

 

开门声一响,莫关山从就沙发上噌的站起,站军姿一样,声音里还带着明显的紧张。

 

“坐啊,站起来干嘛,”

一个打扮精致低调的中年美妇,站门口玄关处笑盈盈的,长相与贺天有五六分相似。

 

贺天在一边拿出双拖鞋给贺妈妈 ,就又去了厨房。

 

贺妈妈换好鞋,走向莫关山,当即注意力就全在那个已经有点圆圆的肚皮上。

 

“呀,都显怀了,四个月了吧。”

 

莫关山看着贺妈妈慈祥万分的笑容,手心全是冷汗。

“嗯…嗯,四个多月了。”

 

“妈,先吃饭吧,”贺天从厨房走出来,“莫关山过来端碗。”


贺妈妈立马转身怼了贺天一句 “你怎么回事,怎么叫小莫呢,自己端!”

可是刚说完,贺妈妈就自发的走去厨房帮忙。

 

贺天站在厨房门口,对着莫关山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坏笑。

 

莫关山“噗”地笑出声,整个人突然就放松了下去,原本紧握的拳头也松了开。

 

笑够了,莫关山也走去厨房帮忙,三人在厨房里,端碗的端碗,拿筷子的拿筷子,各司其职倒也和谐。


吃饭的时候,贺妈妈嘴就没停过,一直乐呵呵的和莫关山说话。一点没有莫关山担心的刻薄针对,还透露了好多贺天小时候的糗事。

 

“贺天上幼儿园的时候,不知道是被哪个小朋友忽悠了,回家就一个劲哭,哭得死去活来,我问阿姨,是不是在幼儿园被欺负了,阿姨说没有,老师说贺天没被谁欺负啊。嘿,我就奇怪了,我磨了贺天好半天,贺天才给我说:妈妈,我要死了。

我当时都被吓傻了,这孩子不会是魔怔了吧!我又哄他,说妈妈能救你,但是你得给妈妈说怎么回事啊!结果你猜怎么?”

 

莫关山听得兴趣盎然,赶忙摇头。

 

“他居然指着自己的小叽叽,说自己长了个怪东西,要死了!”

 

莫关山惊讶的睁大眼,随即就是一阵爆笑,而贺天看着笑成一团的“婆媳”二人,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算了,看莫关山这么开心,随老妈说去吧。

 

一顿饭吃的眉飞色舞,除了被议论的主人公,其他两位都十分开心。

 

吃完饭,贺天送贺妈妈下楼。

 

贺妈妈按下车窗,示意站在一边的贺天过来说话。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了啊。”

 

贺天面上没什么表情,“总不能让他吃外卖。”

 

此时的贺妈妈一点也没了莫关山面前的慈祥和蔼,对着自己亲儿子发出一声嘲笑,“就这个理由?”

 

贺天如果不想莫关山吃外卖,难道还就非得自己做?


贺妈妈看着眉头皱起的贺天,收起了嬉笑的深神情,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小天,你喜欢莫关山。”

 

贺天嘴抿得紧紧的。

 

“小关山是个好孩子,看样子还吃过不少苦,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妈妈不希望你错过。


小天,你做的再好,再多,你不说出来,都是没用的。”

 

“这么快就回来了。”莫关山窝在沙发上,翻着手里的唐诗三百首,“不多陪陪阿姨。”

 

贺天把鞋放上鞋柜,顺便还把贺妈妈穿的拖鞋收回去,再抽出自己的拖鞋换上,“她哪要我陪,她赶着去找老姐妹呢。有司机,我送到楼下就行。”

 

“哦。”点点头,转过头继续念唐诗。

 

“念了几首了?”贺天坐到莫关山旁边,手自然放到圆圆的肚子上摩挲着。

 

“没念几首,把翻译念了念,还看了本画集。”

 

“来来来,我给小球仔唱首歌。”

“又唱你的 智障歌吗?话说小球仔是什么鬼名字。”

“你不是说给我生个球嘛。”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

“这可不行,你自己说的要给我生个球的!”

“臭几把天!有拿自己孩子这样开玩笑的吗!真生个球,你养啊!”

 

贺天贴在莫关山肚子上,抬眼深深地看着莫关山,“养,只要是你生的。”

 

莫关山莫关山耳廓肉眼可见的变红。

 

这突然的!说这些骚话干嘛!

 

“发什么神经。”莫关山一巴掌把贺天推到一边。

 

“我说错了吗?不管是什么,那也是我的孩子啊。”贺天躺在沙发一边,不死心地又去摸莫关山肚子。

 

莫关山又是一巴掌,只是这次是拍掉某人不安分的咸猪蹄,“傻逼,有产检呢,要有畸形还能怀到现在?”

 

这话不知道怎么戳到了贺天的笑点,贺天哈哈笑成一团,蜷在莫关山背后,拉着莫关山衣角擦眼泪。

 

莫关山:下趟楼变智障了吗?

 

终于,贺天停了笑声,慢慢爬了起来,但眼角依然还有泪花闪烁。

 

“莫关山,为什么和你呆在一起,什么事都变好笑了?”

 

莫关山一脸莫名其妙,“我怎么知道。”

 

夜晚。


洗漱完毕,蹑手蹑脚走进卧室的贺天掀开被子,准备上床睡觉。动作已经很轻了,但还是惊动了床上的人。

 

“唔……贺天…”

“肚子疼吗?”

“疼…”睡得迷糊的人哼哼着。

“就知道你疼,平时问还嘴硬。”

 

贺天嘴里数落着,手却拿过床头放着的橄榄油,到了点在手上,捂热了再在圆滚滚的肚子上按摩着。

 

孕期往后,肚子会因为胎儿长大撑得疼,饮食上要注意维生素和胶原蛋白的摄入,同时还可以用橄榄油按摩缓解。

 

“唔…左边再按按。”


被按得舒服的哼哼着,莫关山握住贺天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含含糊糊的说:“好了,这边再按按就行了,给你家球说晚安吧。”说完还吧唧了下嘴。

 

贺天忍俊不禁,“还说球仔是什么鬼名字。”


低头亲了亲油呼呼的圆肚皮,贺天低低说道,“晚安,球仔。”

 

然后给omega擦了擦肚子,关灯。

 

黑夜里只能看见枕边人侧脸的轮廓,贺天又起身亲了下人毛茸茸的发顶。

 

“亲了球仔也不能落下球仔爸爸。”

 

莫关山,从前,我觉得我尽到责任就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好像有点不够了。

 

 



 


 



 

 

 

花枝丸小团子

诓骗10

  “陛下!”皇帝身边的老公公扯着一公鸭嗓拼命的喊道,碍于他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却也没人敢说一句‘小声点’。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皇帝从床上起来,身子骨到底是大不如以前了,如今居然贪睡到这个时辰,而自己却尚且不知。
  “将军府有要事来报!”老公公伺候着皇帝穿上了常服,那平日里被骨架撑得满满当当的常服,如今穿在身上却是空荡荡的。
  “何事?”皇帝不知为何,今日心悸的厉害,脑袋里面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像是着了风寒一样。
  “将军府的人来说.....”如今让他说的时候,他却好像是张不开口了一样。
  “说!”皇帝本就心烦意乱的,被这扯着嗓子的声音闹得心里不爽。
  “将军府来报说莫将军早上失...

  “陛下!”皇帝身边的老公公扯着一公鸭嗓拼命的喊道,碍于他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却也没人敢说一句‘小声点’。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皇帝从床上起来,身子骨到底是大不如以前了,如今居然贪睡到这个时辰,而自己却尚且不知。
  “将军府有要事来报!”老公公伺候着皇帝穿上了常服,那平日里被骨架撑得满满当当的常服,如今穿在身上却是空荡荡的。
  “何事?”皇帝不知为何,今日心悸的厉害,脑袋里面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像是着了风寒一样。
  “将军府的人来说.....”如今让他说的时候,他却好像是张不开口了一样。
  “说!”皇帝本就心烦意乱的,被这扯着嗓子的声音闹得心里不爽。
  “将军府来报说莫将军早上失足摔进枯井里了......”太监说这话的时候时不时的瞥一眼皇帝的脸色。
  如今正是边关告急,将才难得的时候。何况这短时间里面去哪里找一个熟悉边关将士的将军呢?!
  “哪里的枯井?”皇帝一时气急攻心,竟然被逼得吐了血。
  “陛下!”
  “去。备好马车,去将军府!”皇帝连嘴边上的血迹都顾不得擦干净了,只管是吩咐道。
  边关战事一触即发,莫关山作为将才必然是一丁点儿的差错都不能出,倘若在京城摔坏了,必然惹得边关百姓亲军猜忌。
  “还不快去?”皇帝瘫坐在床上,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嗓子里的那股子血腥气尚且未全部去除,黏糊糊地粘在嗓子眼上。
  “是!”
  皇宫里面不安定,将军府里面更是热闹极了。尚书大人一听说自己的儿子病了,几乎拽着全家子都进了将军府。其余的武将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纷纷赶来悄悄,也不知道是瞧病来的,还是看笑话来的。其余的几位皇子为了笼络这个大将军,上赶着前来哭丧。莫关山带回来的一部分亲军如今就在门外蹲守着。
  整个将军府仿若百鬼夜哭的架势。
  皇帝进来的时候也着实被吓到了,将军府的下人们和王公贵族们挤满了院子,各个脸上都挂着一幅逝者安息的模样,皇帝差点以为莫关山就这么过身了。
  “如何?”
  众人皆为皇帝让开一条小道,只是莫尚书人就坐在床边上,丝毫没有注意到皇帝来了。
  “只是睡着,还不曾醒来。”莫尚书一开口就有点儿想哭,这孩子大小就和他不亲,只因着他一直逼迫着孩子读书,本以为回了京城就算是安定了,不用提心吊胆了,谁成想居然阴沟里翻船了。
  “太医来过了吗?怎么说?”皇帝瞧着病榻上嘴唇煞白、奄奄一息的莫关山,心里头却是忍不住的打鼓。
  “回陛下,来过了。”莫尚书的手一直紧紧地抓着儿子的手,就连回皇帝话的时候,目光也落在儿子的脸上,“只是说摔到了脑袋,要等醒过来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病症。”
  莫尚书的声音哽咽了起来,但依旧极力地克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感,外面站着的人有的人面上哀伤着;内里却肆意的笑着,像是哭丧一样的哀嚎声让莫尚书更加的烦躁。
  “去把李太医请过来。”皇帝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身边的老太监去办自己吩咐下来的事情。
  李太医是皇帝的心腹,也是皇帝的御用太医。即便是皇后也是指使不了李太医的。叫李太医来,就说明了皇帝对于莫关山的重视,外头准备好看笑话的人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肆无忌惮的狂笑,还是应该哭了。
  “谢陛下!”莫尚书说着就要起身,只是尚未起身就被皇帝安抚性的按在了床上。
  一个多么贤明的皇帝啊。
  怕病榻上的莫关山将自个儿的病气过给皇帝,且皇帝又不能一直坐在臣子的边上守着,莫关山的母亲请了皇帝去了偏殿。
  将军府连个女眷都没有,出了事情全靠他这个母亲打理府内的事情,只是人老了,走上那么多一点儿的路途,就觉得自己的腿啊疼得要命。
  皇帝抿了一口茶,环顾了下四周,无论是院子里站的人还是厅中坐着的人,就是没有看见贺天,“太子怎么没来吗?”
  “尚未。太子乃千金之躯,小儿不过一时病痛,怎么敢劳烦太子殿下。”尚书夫人彬彬有礼的说道,她一向是不喜欢这种场合,也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即便是成为了朝廷的命妇,皇帝她却一面也不曾见过。
  “他素来与关山交好,这次倒是没来。”这次皇帝并没有抛出个问题,只是像是同人聊天似的说话。
  只是这话里的意思,就变得不如抛出来个问题那么明朗了。
  倘若这话的意思只是简简单单的交好也就罢了。可倘若是告诫他们与太子的关系的话,这话里面的意思就实在不敢深究。
  “朕这里无事了,你去看看关山吧。”皇帝笑着说道。
  尚书夫人行了礼便退下了,她实在是拿捏不住皇帝的意思,也实在是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知道朝堂上风起云涌,皇帝和太子自成一派。
  可是,皇家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只求自己的儿子能够远离朝堂的纷争,不必向他的父亲一样在朝堂上混迹半生,却落得个谋逆的罪名。这也就是个母亲最大的期盼了。

花枝丸小团子

创伤28

  天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月光稀薄地照进黑漆漆的房间里面,莫关山挺坐在床上,身边是已经睡得死死的贺天。
  少年的身体仿佛总是没有疲惫感,没有什么太多的烦恼。甚至晚上入睡也会睡着的很快。
  倘若真的回到了从前,也许他真的会不顾一切地和贺天试一试,就算是最后什么也没有,也敢投入巨大的感情去相信。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东西,贺天的睫毛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他的睫毛很长,眼睛珠子睡在眼皮下面作祟,嘴唇薄薄的,他已经尝试过这个唇贴上了的感觉。
  很奇妙,他并不反感,贺天的追逐居然让他产生了一种畸形的安全感。
  “怎么还不睡啊?”贺天翻了个身,长长的胳膊将莫关山的腰身环了起来,眼睛虽然没有睁...

  天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月光稀薄地照进黑漆漆的房间里面,莫关山挺坐在床上,身边是已经睡得死死的贺天。
  少年的身体仿佛总是没有疲惫感,没有什么太多的烦恼。甚至晚上入睡也会睡着的很快。
  倘若真的回到了从前,也许他真的会不顾一切地和贺天试一试,就算是最后什么也没有,也敢投入巨大的感情去相信。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东西,贺天的睫毛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他的睫毛很长,眼睛珠子睡在眼皮下面作祟,嘴唇薄薄的,他已经尝试过这个唇贴上了的感觉。
  很奇妙,他并不反感,贺天的追逐居然让他产生了一种畸形的安全感。
  “怎么还不睡啊?”贺天翻了个身,长长的胳膊将莫关山的腰身环了起来,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是整个人已经自然而然地黏在了莫关山的身上,“你睡不着吗?是不是做噩梦了?”
  莫关山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说他睡得很浅,贺天又是从哪里知道他总是会做噩梦的。
  “你之前啊,有几次老浑身是汗,然后也不说梦话,没过一会儿你就猛地坐起来,每一次都吓我一大跳。”贺天喃喃道,“今晚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虽然不是做噩梦,但是涌动在脑海里面的那些场景与噩梦也并没有什么差别了,莫关山点了点头。
  贺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眯着眼笑道,“莫哥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啊?!”他的手猛地一用力,将莫关山拽进了被子里面,接着手脚并用的缠住了莫关山,“呐,我这么保护你,就算是有鬼,也先吃我!睡吧。”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因为一句‘我保护你’,他就会忍不住的动容,那种感情的旋涡将他狠狠地扯住,酸涩的泥潭伸出罪恶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想要将他堕入十八层地狱。
  “睡吧睡吧。没什么好怕的啊!我在呢!”贺天拍了拍莫关山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一样温柔的说道。
  莫关山忽的翻了个身,面朝着贺天,“你不是恐高吗?现在不害怕了?”
  突然没来头这么一句,倒是让贺天从迷迷糊糊中微微醒了点儿,“啊?”
  “昂,那不是有你在吗?其实我恐高呢,是后来才有的,我小的时候从来不恐高。”贺天说道,“我小的时候,大概也就是五六岁的时候,我爸妈也不管我,就是把我放在家里面玩,有一次我养的小狗爬到了假山上面,那我肯定去追它啊,然后就从很高的假山上掉了下来,还好下面和水,只是额头上缝了好几针。自从那以后,我就很害怕高,其实也不是害怕高,就是一站到稍微高一点儿的地方,我就想起我当时掉下来的感觉。”
  莫关山静静地听着,从前他并没有听过贺天说过这些。
  “我妈大约是和我爸离婚了,他们没告诉我,是我后来慢慢自己发现的。后来我爸有了阿姨,举行婚礼的时候他们也没告诉我,是我后来知道的,我哥呢,一直觉得我就是个废物点心,所以把我送到部队里面锻炼锻炼。”贺天缓缓地说道,那些童年的悲伤伸出魔爪控制着他此后的十几年,不停地折磨着他,“其实他们都没想过我的感受,或者我的感受我的意见,我的意愿都是不重要,或者说我这个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不重要的。他们都说家里面的人是最亲的,但是我家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是恐高的。”
  贺天顿了顿,“我小的时候呢,很喜欢小动物。就一直吵着要去动物园看一看啊,我哥说以后会带我去的,我爸也说要带我去的,但是都没有。后来有一天家里的保姆带我去了,一路上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那一天我看见了好多好多的鸡鸭鱼.....”
  莫关山就这么看着他,贺天的眼睛已经彻底的红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菜市场。”
  简简单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很多很多的委屈说不出来,说出口的时候他多怕别人觉得这就是那么小的一件事情,何必小心眼记这么长时间。
  “对不起。”莫关山不知道自己只是这么简单的一问,就会在不经意间戳痛贺天的心,他没有这个意思。
  “没事啊!”贺天开朗的笑了笑,“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要不是我哥把我送进来,我又怎么会遇见你呢?”
  莫关山没有说话,他顿了很久,一些伤痛就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但是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说出来,也不知道现在说出来是不是对的。
  良久。
  “我以前是卧底。”记忆的阀门被打开了,“我害怕的,就是那段日子。”
  莫关山长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高虎给你说的,只是他听说的,但是的的确确,我是卧底过的。”
  贺天有点儿尴尬,他甚至不知道莫关山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
  “算了,睡吧。”莫关山转过身。
  黑暗中,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一高一低此起彼伏。莫关山感觉有一种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眼眶里面淌了出来,轻轻地泅湿了枕头。
  没有人会懂得。
  说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恐惧,最终只能由自己解开。
  ---------
  单薄的被子已经被贺天踹下床了,莫关山捡起来,将被子盖在了贺天的身上。
  他坐在那里看了很长一段时间。
  其实这几个月来,对于莫关山来说,真的很宝贵。和贺天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面,每天每天的时间被占得满满当当的,丝毫没有时间去想一点儿别的事情。所以他才能够从无限的噩梦中脱离出来。
  那扇门终于还是慢慢的关上了。
  关上了。
  再也不会打开了。

栖.

来了来了,学生党终于让我赶上一次

两次一起发啦

突然发现老先的画风越来越好看了!!

这四个哥们的日常太有趣了,莫仔不愧是居家好男人,太人妻了!!!(捂嘴贼笑)

c贺天和展希希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贱炸还是炸贱组合婚后日常会不会有点困难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鸡贼)

图片来源微博old先❤️❤️❤️

来了来了,学生党终于让我赶上一次

两次一起发啦

突然发现老先的画风越来越好看了!!

这四个哥们的日常太有趣了,莫仔不愧是居家好男人,太人妻了!!!(捂嘴贼笑)

c贺天和展希希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贱炸还是炸贱组合婚后日常会不会有点困难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鸡贼)

图片来源微博old先❤️❤️❤️

爱山也爱海

《并肩》8

今天是一个被贺天魅力所吸引的莫莫!!!

抱歉拖更这么久,最近太忙了

《并肩》8

今天是一个被贺天魅力所吸引的莫莫!!!

抱歉拖更这么久,最近太忙了

王廿一
最新一话,图片来源于阿先的微博...

最新一话,图片来源于阿先的微博。贺狗鸡又莫仔偷拍哦~还叫了莫仔宝贝,莫仔都没有发火哎,哦吼吼吼吼🙈

最新一话,图片来源于阿先的微博。贺狗鸡又莫仔偷拍哦~还叫了莫仔宝贝,莫仔都没有发火哎,哦吼吼吼吼🙈

许亦然.

【贺红】《生孩子吗?一胎十个!》—3

沙雕贺天  X  冷酷无情莫关山


小山山在线傲娇……
PS:看不懂名字的,可以去上一章康康🙈 

【贺红】《生孩子吗?一胎十个!》—3

沙雕贺天  X  冷酷无情莫关山


小山山在线傲娇……
PS:看不懂名字的,可以去上一章康康🙈 

卑微萝贝爱吃肉

《背着所有人偷偷怀孕13》(ABO)

没写过论坛体,所以写来玩玩,然后发现我果然不适合

只有链接中链接才不会被吞,明明没有什么,害,啥也不说了,见评论👇🏻 

没写过论坛体,所以写来玩玩,然后发现我果然不适合

只有链接中链接才不会被吞,明明没有什么,害,啥也不说了,见评论👇🏻 

顾小酒
《经久》06毛毛,让我进去。...

《经久》06毛毛,让我进去。

咳咳,小破车

2k+

可能会被防沉迷,下面还会放链接

《经久》06毛毛,让我进去。

咳咳,小破车

2k+

可能会被防沉迷,下面还会放链接

苹果菠萝🍍

好啦我回来了

上个星期考试就没更

图片来自old 先微博搬运

好啦我回来了

上个星期考试就没更

图片来自old 先微博搬运

Alao
@力力 的“远距离恋爱惊喜”梗...

@力力 的“远距离恋爱惊喜”梗。

当时看评论留的梗,关于“远距离恋爱的惊喜”脑袋里突然浮现狗鸡出差的剧情,不知道算不算远距离恋爱,当时我脑子里只有这个。

题外话:现在真的超级饿,我要去吃饭了。

@力力 的“远距离恋爱惊喜”梗。

当时看评论留的梗,关于“远距离恋爱的惊喜”脑袋里突然浮现狗鸡出差的剧情,不知道算不算远距离恋爱,当时我脑子里只有这个。

题外话:现在真的超级饿,我要去吃饭了。

shmily.

贺红《论厚脸皮能多快钓到男人》

又名《脸皮得比墙厚才能解锁人妻毛》《多次被老婆拉黑的理由》


实在忍不住自己发糖了

贺红《论厚脸皮能多快钓到男人》

又名《脸皮得比墙厚才能解锁人妻毛》《多次被老婆拉黑的理由》


实在忍不住自己发糖了

二狗子
第三十五部分 贺顶红,贱炸合集...

第三十五部分

贺顶红,贱炸合集

一声宝贝击中老夫的心脏

漫画作者:old先

搬运自微博

第三十五部分

贺顶红,贱炸合集

一声宝贝击中老夫的心脏

漫画作者:old先

搬运自微博

Sylvia Xaviera Edwinna

啊这……

红毛:要在手势上精神上取得胜利!

贺天:你尽管胜利,让你在里面算我输


啊这……

红毛:要在手势上精神上取得胜利!

贺天:你尽管胜利,让你在里面算我输


古怪仔古肆

【贺红】爱与罚

评论进。双视角切换,第一人称车。

青梅竹马,相互依靠,进来看看爱情。

狼狗贺与管狼狗的莫。

希望你看完了能点个赞或评论。

评论进。双视角切换,第一人称车。

青梅竹马,相互依靠,进来看看爱情。

狼狗贺与管狼狗的莫。

希望你看完了能点个赞或评论。

菜籽籽籽❀
四个大男孩的野炊🤣感觉很真实...

四个大男孩的野炊🤣感觉很真实哈哈哈哈哈

四个大男孩的野炊🤣感觉很真实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