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贾咳子

74245浏览    618参与
贾咳子

夏天送货是真的难熬,回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谢谢同事请的客

夏天送货是真的难熬,回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谢谢同事请的客

贾咳子
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选择...

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选择跟他们一块进雷城,我乐意用我这点本事做些什么。

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选择跟他们一块进雷城,我乐意用我这点本事做些什么。

贾咳子
运货回来后同事问我接下来几天调...

运货回来后同事问我接下来几天调休的打算,本来只是打算在家好好睡觉的,却被硬拽过手机安装了他强推给我解闷的软件。

到家后刷了刷,确实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我应该可以趁这几天偷偷学点什么新本事,免得给新人抢了功。


运货回来后同事问我接下来几天调休的打算,本来只是打算在家好好睡觉的,却被硬拽过手机安装了他强推给我解闷的软件。

到家后刷了刷,确实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我应该可以趁这几天偷偷学点什么新本事,免得给新人抢了功。


温茶在折花

鸡飞狗跳的雨村生活(1)

如果解雨臣和黑瞎子他们都住到了雨村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私设如山     ooc严重     

 不喜勿入!!!!

全员轻松向

进来的祝大家看文愉快


“哎,黎簇,你别追小哥的鸡了!!那鸡这几天都让你撵瘦了!天真,你把我的兔子放下,现在还不能吃呀,瞎子,你别捣鼓的你的鱼了,快管管你徒弟,让他别霍霍我种的青菜了”胖子看着这几个人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自从来雨村后,他们都彻底放飞自我了,小哥养了一群鸡,宝贝的不得了,每天就蹲在那群鸡旁边看它们吃饭,把鸡吓得都快食欲不振了,结果黎簇馋...

如果解雨臣和黑瞎子他们都住到了雨村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私设如山     ooc严重     

 不喜勿入!!!!

全员轻松向

进来的祝大家看文愉快



“哎,黎簇,你别追小哥的鸡了!!那鸡这几天都让你撵瘦了!天真,你把我的兔子放下,现在还不能吃呀,瞎子,你别捣鼓的你的鱼了,快管管你徒弟,让他别霍霍我种的青菜了”胖子看着这几个人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自从来雨村后,他们都彻底放飞自我了,小哥养了一群鸡,宝贝的不得了,每天就蹲在那群鸡旁边看它们吃饭,把鸡吓得都快食欲不振了,结果黎簇馋上了那群鸡,想要喝鸡汤,天天撵着鸡跑,导致那群鸡现在每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胖子觉得小哥的鸡都快要神经衰弱了。



还有吴邪,自从来雨村后,就成了一个甩手掌柜,每天啥也不干,就拿着鱼竿去钓鱼,还总是钓不到,最近又看上了胖子养的兔子,每天就盘算着怎么红烧兔头,吓得胖子都不敢把兔子单独往出放。他们几个捣乱就算了,结果这几天黑瞎子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往雨村跑,搞得胖子还以为这段时间道上的生意不景气呢,他自己来就算了,每次还都带着他那个便宜徒弟,这下好了,苏万和黎簇两个小崽子天天不是盘算着吃小哥的鸡,就是去霍霍胖子种的菜,胖子觉得带娃也不过如此了吧。



“哎,小哥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今天山里有蘑菇没”吴邪坐在院子里一边摆弄他钓上来的鱼一边问到,“蘑菇不多,我和偶像摘完就回来了”刘丧说着把张起灵背上的筐拿下来放到院子里,“万万过来一下”刘丧冲在和黎簇撵鸡的苏万喊到,“怎么了,丧丧”苏万拍了拍身上的鸡毛问到,“你是学医的,你看下这些蘑菇有没有毒,都能吃吗”刘丧把半筐蘑菇放到苏万面前,忍着笑说到,“拜托,我可是医学博士哎,居然沦落到辨认蘑菇的地步”苏万哀嚎着,可手上还是很诚实,拿起蘑菇仔细的看着,“这些应该都可以吃,没毒的”苏万看了一会儿说到,“好嘞,那待会儿让胖爷给我们煮蘑菇汤”刘丧高兴的说到。



“我说小花,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最近九门这么闲吗?还是道上的生意不景气了,怎么三天两头都往这儿跑呀?”胖子本来是出去给自己的兔子找新鲜的青草的,结果碰上了解雨臣,还带着贾咳子和李佳乐他们两个。胖子真的有些纳闷儿了,怎么最近这些大佬都爱往这鸟不拉屎的雨村钻呢,起先是黑瞎子,现在又是解雨臣,再这样下去,他们那个小院里站都站不下了。



“哎,小花你怎么来了?”吴邪和黎簇洗着蘑菇,抬头看到胖子带着解雨臣还有贾咳子和李佳乐进来了,有些惊讶的问到,“我来看看你们,顺便在看看这地方是不是真的适合养老”解雨臣说着从院子里的桌子上拿了个葡萄扔进嘴里,“怎么,小花你也看上我这地方了,要来这里养老?”吴邪打趣到,“还是你懂我呀,吴邪”解雨臣拍了拍吴邪的肩膀说到。这下轮到吴邪惊讶了,“不是,小花你来真的呀,你解家不要了?九门不管了”吴邪还没从解雨臣的话中反应过来,“解家我早就培养好了接班人,你不会以为我这几十年连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吧,至于现在的九门能有什么事情,所以,我也可以像你一样在这里安心的养老了”解雨臣说完便在院子里转了转,还去逗了逗小哥的鸡。“可是小花,你养老是养老,但我这地方住不下你们这么多人呀”吴邪说着指了指在旁边专心致志喂鱼的黑瞎子以及旁边跟黎簇洗蘑菇的苏万,还有刚来就被刘丧拉着喂鸡的贾咳子和李佳乐。



“谁说我要住你这儿了”解雨臣颇有些嫌弃的看了看吴邪的那几间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房子,“那你要住哪儿?”吴邪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有几辆卡车进来了。“解老板是这儿吗?”领头的人从车上下来问到,“在前面,有一大块空地那里”解雨臣说到,“好嘞”领头的人说完又招呼着后面的车向前开。许是看出了吴邪的不解,解雨臣不等他开口便说到“我来之前已经在这里买了一块空地我打算建一间别墅,然后再住进去”,吴邪听了这话,再次被有钱人的世界震惊到了,“原来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吴邪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说到。



“这个得一段时间才能建好,我这段时间回去处理一下剩下的事情,然后就可以安心养老了”解雨臣对吴邪说到,“行啊小花,欢迎你加入我们这养老队伍”吴邪揽着解雨臣的肩膀说到。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没什么逻辑,文笔一般,喜欢的宝子记得三连加关注哦,爱你们❤️

祝大家看文愉快




小白马驾驾驾

一颗大头罢了,小刀一下慎点

一颗大头罢了,小刀一下慎点

萧然

【咳乐】白色鸢尾花(终)

没想到吧还有一篇。

我自己也没想到。

OOC属于我,而他们属于彼此。

——————————————————

别看李加乐脸上肉乎,抱起来却不重,贾翗洓抱着睡着的李加乐稳步上着楼梯,李加乐的手无意识的揪着贾翗洓的衣服,感受着怀里的温热,贾翗洓突然想,如果时间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房门,将李加乐放到沙发上,贾翗洓就去厨房准备蜂蜜水。

“真是的。”他看着干干净净的冰箱,叹了口气,“果然是不好好吃饭啊。”

他给李加乐盖了一条毯子,确定这个姿势不会滚下沙发后,便准备下楼去买点儿东西。

还没迈开步子,就被李加乐拉住了手。

贾翗洓怔了一下,心里的一丝甜意还没有化开,躺在沙...

没想到吧还有一篇。

我自己也没想到。

OOC属于我,而他们属于彼此。

——————————————————

别看李加乐脸上肉乎,抱起来却不重,贾翗洓抱着睡着的李加乐稳步上着楼梯,李加乐的手无意识的揪着贾翗洓的衣服,感受着怀里的温热,贾翗洓突然想,如果时间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房门,将李加乐放到沙发上,贾翗洓就去厨房准备蜂蜜水。

“真是的。”他看着干干净净的冰箱,叹了口气,“果然是不好好吃饭啊。”

他给李加乐盖了一条毯子,确定这个姿势不会滚下沙发后,便准备下楼去买点儿东西。

还没迈开步子,就被李加乐拉住了手。

贾翗洓怔了一下,心里的一丝甜意还没有化开,躺在沙发上人虽然还迷糊着,力气却不小,一个使劲自己竟是被拽了下去,为了防止压到李加乐,贾翗洓特地歪了下身子,两个胳膊撑在枕头边。

大概是没有怎么外出过,李加乐的脸很白,皮肤也很细腻,说一句不太要脸的话,那就是人比花娇。

正看的仔细着,贾翗洓一抬眼,就看到李加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贾翗洓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把他吵醒了,于是屏息凝气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当看到李加乐撇着嘴又要哭,便知道还没清醒过来。

李加乐一直没有转移视线,贾翗洓被他盯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坐了起来,李加乐却以为他又要走,肉眼可见的慌乱了起来。

“贾咳子,爱而不得,是你我最好的结局。”李加乐哽咽了一下,“有些人最好的结局,就是互相杳无音信。”

这番话说的贾翗洓满头问号,在这短短的几秒内,他的脑海里已经展开了一场头脑风暴。

“你要走的话,我不拦你。”

见贾翗洓没有动作,李加乐松开拽着对方衣襟的手,嘴上说着不拦,其实心里已经难过的要死了,心脏像被人抓着一样难受。他是个心里想着什么脸上就会表达出来的人,也有改变的想法但效果并不是那么的显著,比如现在,他皱巴着一张小脸都可以夹核桃了。

贾翗洓盯着李加乐发懵的眼睛,双手以攥成拳头垂在身体两侧,紧闭着嘴唇防止自己一不小心笑出声。

贾翗洓没有出声,李加乐更觉得委屈了。

“你明明是舍不得的。”贾翗洓缓了一口气才开口,“为什么要骗自己。”

“我是舍不得你啊…”李加乐喃喃自语,“可是你不属于我啊,她来找我是在告诉我啊,我只是个卑劣的闯入者,得到了一点点好处就沾沾自喜,还妄想得到全部。”

喜欢一个人,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贾翗洓不允许李加乐这么看不起自己。

“你醉着呢。”贾翗洓安抚着李加乐的情绪,“我就是出去买点东西。”

“不行!”李加乐猛地站起身,低着头看着贾翗洓,也不管贾翗洓是对着他还是背对着,离得近还是离得远,张开怀抱就朝他倒去。那一刻贾翗洓的心脏猛地跳到嗓子眼处,他赶紧回身接住这个磨人的小哭包,生怕晚一秒对方就摔下去。

“我什么都给你。”李加乐竖起三根手指,“你别走。”

看着面红耳赤的李加乐,贾翗洓早就不想走了,这么可爱,不逗一逗堪比错过大奖。

贾翗洓一直没说话,李加乐急了,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他下定决心,猛地上前一扑,把没防备的贾翗洓扑倒在沙发上,青涩的吻住了贾翗洓的唇。

那一刻贾翗洓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没想到李加乐会这么主动,行动能力还这么快,直接愣在了那里。

贾翗洓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李加乐抬起头,通红的眼睛又想落泪。

“对不起。”他吸吸鼻子,“你走吧。”

带着哭腔的声音一下下挑拨着贾翗洓早就蠢蠢欲动的心,等他回过神来,李加乐已经扶着墙朝卧室去了。

“乐乐!”贾翗洓拽住李加乐的胳膊一把把人搂进怀里。

李加乐泄愤似的把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对方的衣服上,贾翗洓笑笑,把人轻轻的放到床上,欺身压了上去,他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举动,只是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李加乐睡觉。

他不会干趁人之危的事,有些东西,必须得等李加乐完全清醒了再说。

说不出为什么喜欢你,可我知道,你就是我不爱别人的理由。

原谅我太过贪心,我想陪你情窦初开,还想陪你两鬓斑白。

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是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两人相拥而眠,直睡到日上三竿。

贾翗洓早就醒了,他特地出去买了道歉礼物,换下一身凉意重新钻进被窝继续让李加乐搂着。

李加乐头挨着贾翗洓的肩膀,睡的香甜。这是梦吧,他心里想着,那我可不要醒过来,这梦我还没做完呢。

“醒醒啦,不能再睡了。”

“别动我。”李加乐挥开戳着自己脸的手,“我还没看到结局呢,贾翗洓还没说他喜欢我。”

贾翗洓的手顿在那里,嘴角扬起一抹笑。

“那你睁开眼看看是不是梦。”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加乐睁开眼睛,像看到鬼似的瞪大眼睛。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已,与贾翗洓面对面坐在桌前。桌子上的饭菜很丰盛,不像是外卖速食类的东西,不会是贾翗洓自己做的吧?李加乐忍不住猜测,他既尴尬又紧张,尴尬的是被听到了梦话,紧张的是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他依稀记得昨天喝醉了酒,都说一醉解千愁,目前这个状况真是让他愁更愁。

“这是我的道歉礼物。”贾翗洓将面前的小盒子推了推,示意李加乐打开。

他笑的很开心,眼尾笑出了褶子,就像花瓣上的纹理。

李加乐偷摸看了贾翗洓一眼,小心翼翼地打开那黑色的小木盒,呆愣了一下,茫然无措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贾翗洓,那神情仿佛是在说,你没搞错吧?

是一双男士对戒。

“没搞错,菜快凉了,先吃饭。”

“不是…”一连串的惊喜砸的李加乐头脑一点儿也不清醒,他把盒子往前推了推,“这什么情况…”

“我想了很长时间,我离不开你了。”贾翗洓看着李加乐的动作,越发觉得眼前的人可爱,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全是说对了。

“你家里人…”李加乐还想继续说些什么,被贾翗洓打断。

“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贾翗洓想的很周到,“很早之前我就像家里人表达了我不会迎娶林霏微,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心,既然断就一定会断的干净些,我们不会再有任何联系了。”

“我的父母都是思想开放的进步人士,不是还被封建礼数束缚着思想的愚昧者。等你想好了,我就带你去见他们,只要说清楚来龙去脉,他们会理解的。”

说到这儿,贾翗洓顿了一下,李加乐猜到一定会有反转,他已经做好但是的准备了。

“我从未想过今后与我相守一生的伴侣会是一个男人。请你放心,我不会感情用事,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说到做到。”

“自打你那天哭着跟我说了这么多话,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喜欢的人也深深的喜欢着我。”

“互相暗恋太痛苦了,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就由我来捅破这层窗户纸。”

贾翗洓说的真诚,紧紧的盯着李加乐,想从他的脸上看到别的表情。

李加乐已经听懵了,那个时候他醉的厉害,也不知道在场的几个人,只知道抱着他的是贾翗洓,说了什么也没印象了。

他印象中就记住了一句话。

不怪你。

这太突然了,李加乐心想。

他很早就同家里说明了自己的取向,也算是无形之中为两人消除了一道阻力。

贾翗洓站起身走到李加乐旁边,拿过桌子上的对戒,李加乐以为他要反悔,紧绷着身子坐在那里,背绷得很直,牙齿也死咬着嘴唇。

“本来想吃完饭再给你戴上,但你好像并不相信我的话。”

费翗洓握住李加乐的手,将戒指戴在了他的右手中指上。

“我向你保证,这戒指早晚会出现在你的左手无名指上。”见李加乐还懵着,贾翗洓没忍住弹了他一个脑蹦儿让他回神。

“啊?”李加乐回过神,脸红的要滴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接下来…接下来是不是我要给你戴?”

贾翗洓笑的眼角附近的褶子更深了。

每当两人聊天说到喝酒这方面的话题,贾翗洓总会提起李加乐那次不怎么好的醉酒经历,还笑话他说他哭的真的很丑,一点也不可爱。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李加乐不理他,专心的给自己的花喷水,越想越觉得不对,好像把自己也骂了?

“你回个头。”

“嗯?”李加乐回头冲贾翗洓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定定的看着贾翗洓,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贾翗洓将怀中的99朵香槟玫瑰放到桌子上,只把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一朵白色的鸢尾花。

我为你奉上了99朵香槟玫瑰,可我再三思索,还是决定再买上一朵白色的鸢尾花。

“它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除了这朵鸢尾,其他都是真正的花。”

“等这只鸢尾谢掉,我们就分手。”

“很俗套,但我想给你个保证。,”

他走上前,将手中的花递了过去,李加乐愣愣的接过,他害羞的面红耳赤,一时忘了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一直等待回应的贾翗洓微微笑一笑,双手捧住李加乐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虔诚一吻。

“人海茫茫,我只看了你那么一眼。”

弗捞味儿

【亡】

🫥随笔 🫠摆烂了看了太多🔪给孩子看傻了🤨

❗️一发完 ❗️小小小小短篇


贾咳子死了



割喉失血过多而亡


           一开始会突然感觉伤口刺痛 但不是很疼


            然后伤口能感觉到...

🫥随笔 🫠摆烂了看了太多🔪给孩子看傻了🤨

❗️一发完 ❗️小小小小短篇







贾咳子死了






割喉失血过多而亡



 









           一开始会突然感觉伤口刺痛 但不是很疼








            然后伤口能感觉到热泉喷涌流淌的感觉 然后每流淌一分身体就会随之沉重一点,身体从四肢末端开始有酥麻无力感,渐渐充斥整个身体,然后眼皮越来越沉重,哪怕想用力睁开也睁不开








             随着血液的流逝,伤口已经渐渐不到疼痛,整个人会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然后眼皮仿佛上了千斤坠,渐渐闭上只留一道缝








               所有的感官开始抽离,听觉,触觉,味觉,嗅觉,视线开始模糊混乱,声音从清晰变成模糊杂乱似呢喃低语,随之加重的是越大感到冰冷麻木








                 到最后什么都没了,呼吸也停止,画面也黑暗,低语也消散,再无意识








                           

                          人啊,也就死了

弗捞味儿

耳朵 (贾咳子×刘丧)

随笔 贾咳子×刘丧 


刘丧主视角


“耳朵”


私设贾咳子活着回来了


oc致歉


-----------------------------------------------------------------------


我自从雷城回来后,受到花爷治疗后,耳朵虽没恢复到从前,但好的是变相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至少不用时时刻刻都戴着耳机了。


耳朵已经不如从前没了这个能力,我也就没有什么理由靠近偶像了,于是二叔为了感谢我一路上对吴邪的帮助,雇佣金在原有的基础上足足翻了三倍,还托人找关系给我发放了十一仓的入职申请。......

随笔 贾咳子×刘丧 


刘丧主视角


“耳朵”


私设贾咳子活着回来了


oc致歉


-----------------------------------------------------------------------


我自从雷城回来后,受到花爷治疗后,耳朵虽没恢复到从前,但好的是变相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至少不用时时刻刻都戴着耳机了。





耳朵已经不如从前没了这个能力,我也就没有什么理由靠近偶像了,于是二叔为了感谢我一路上对吴邪的帮助,雇佣金在原有的基础上足足翻了三倍,还托人找关系给我发放了十一仓的入职申请。



我自然没有辜负这个好意,在收到合同的第二天就到了十一仓。




我与其他人新人一样进入了十一仓,我听到了有人在跟我打招呼声音很小,但我听得见,我抬头找了找发现了白昊天,她发现我看见她了,笑得很开心手摆动的幅度也增加了,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往前走了。



站定,听到了贾咳子的声音,听说他和李加乐帮吴邪代理主管管理一层的事务,我对于这个许久没听见的声音十分想念,一抬头,看见了贾咳子在注视着自己,一瞬间四目相对,我一愣,突然有些许慌张,眼睛瞟到别处去了。



之后我被分到和他一样的部门,他也顺理成章的带我去我的房间,一路上我乖乖的跟在后面,满脑子都是刚刚他注视我的眼神,很温柔……



 嘭!




“嘶……好疼”



一走神连贾咳子停下我都没听到撞上了他的后背,一时吃痛,揉了揉脑门。



“在想什么?”



他突然说话,转过头问我时声音很轻



“没什么”



可能是没得到满意的答复,他转过头继续往前走,我连忙跟上。



“到了,你的房间在这里,我在你旁边”



“好,谢谢”



他也没再回应什么,打开房间进去了,我叹了口气,也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房间不大很暗,桌子上的员工手册我大概扫了几眼就放下了。



“啧……衣服好丑”



我不禁小声吐槽着,我把包甩在凳子上,走到床前想自由落体一下,但由于我的自由落体太过自由……



“草!!!这个床为什么这么硬”



我包着脑袋骂到,在疼痛之于我好像听到了隔壁传来的阵阵笑声,也许是脑袋和后背太疼了,就没太注意,躺了一会就去吃晚饭了。






刚出门走了两步就听见贾咳子也出了房间,我没回头,但一定是他……



“嗯对对对那个土豆丝还有青菜,谢谢还有那个……”





“起来,没看见老子要吃饭吗?滚开”



“对对对滚开别打扰李哥吃饭”





“哎我不是,你们懂不懂先来后到啊”





“新来的拽什么拽,这里是十一仓,等级比你高你就得听老子的,滚开”



我也是真无语,十一仓真的是什么人都有,什么破规矩,我正准备去后面排队时,贾咳子来了。



“哟,这么说的话我是不是能随随便便插个队?”





“你丫 谁啊?”





“你说呢?”





“贾主管啊您早说啊,您先吃您先吃”





贾咳子走到我面前揽过我的肩膀带我到最前面。



“会不会不太好,不是说十一仓等级比较重要吗?我才L1哎,那个领头的李哥L8我看剩下的级别好像都有,之后要找我麻烦的”



“不会的放心,以后跟我吃饭我管你啊”



他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弯着腰低着头离我特别近,近到好像我一转头面向他的时候就会亲上,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我呆呆的打完饭就笑着搂着我带我找地方吃饭去了,路过那些人的时候,领头像是为了讨好贾咳子带头起哄。



具体说了什么我也没太听清就听见了一些片段,什么小媳妇啊约会啊乱七八糟的也没听太明白,反正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笑的很开心……



-----------------------------------------------------------------------




后续有人想看就写


我的文章都是在纸上写完了再编辑的


写了很多懒得打字


随缘更新人


小王爱吃鱼yo

“雷城真的可以抚平一切遗憾吗?”

“雷城真的可以抚平一切遗憾吗?”

见过白樱

掌灯

本文为贾咳子而存在 通篇都是我胡编乱造 流水账

【一】

     在血喷涌出来的那一刻,贾咳子脑子里像炸开了烟花,眼前一片杂乱的光,然后陷入黑暗。

     贾咳子看见了光点,有人影在眼前摇晃。药粉撒在刀口上一阵刺痛,贾咳子一瞬间以为自己真的要归西。

     贾咳子和一行人站在山岗上看着落日的光洒在脸上,才真正的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王胖子大吼一声:“回家了嘿!”

【二】...

本文为贾咳子而存在 通篇都是我胡编乱造 流水账

【一】

     在血喷涌出来的那一刻,贾咳子脑子里像炸开了烟花,眼前一片杂乱的光,然后陷入黑暗。

     贾咳子看见了光点,有人影在眼前摇晃。药粉撒在刀口上一阵刺痛,贾咳子一瞬间以为自己真的要归西。

     贾咳子和一行人站在山岗上看着落日的光洒在脸上,才真正的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王胖子大吼一声:“回家了嘿!”

【二】

     贾咳子坐在摇椅上慢悠悠的喝一杯茶,吴邪拿着药瓶踢踢踏踏的走来:“咳子,来换药。”贾咳子应了一声,自己动手拆脖子上的纱布。

     吴邪边给贾咳子上药边抱怨:“你多让人省心呐,刚刚王胖子和李加乐因为换药都快打起来了。”贾咳子被逗笑了,扯动了伤口,一边笑一边痛的发抖。吴邪连忙摁住,示意他动作小心一点。

     伤口扯的太痛了,痛的贾咳子实在是笑不下去。吴邪才接着问:“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要注意点,还没好全,要小心别发炎。”贾咳子摆摆手表示自己很好,又好奇的问道:“他俩是怎么着?加乐虽然挺莽的,但是也不是分不清好坏的人呐。”

     王胖子“哐当”一下撞开门,嚷嚷着控诉:“他不识好人心!那药就是要涂在伤口上嘛,他非说好疼不让我涂!”

     李加乐在后边气急败坏:“我靠?王胖子你倒打一耙!你摸着良心说你干了什么!我跟你说咳子,他想把我伤口扒开涂药,我好不容易长好的,疯了嘛这不是!”

     贾咳子觉得自己没有死在雷城倒是要笑死在吴家的大别墅里。吴邪只好重新按住贾咳子抖动的身体,一边涂药一边骂:“别笑了,一会伤口又裂开了!还有你王胖子,你做个人吧,少祸害加乐!”

    这一下王胖子可就不乐意了,喊着什么“你们都冤枉我”“不识好人心”。

     涂完药才消停下来。一群人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两只鸟打架,王胖子在加油助威。鸟被喊声吓的飞走了,王胖子拿出扑克牌喊人凑局。贾咳子摆摆手:“刚刚笑的脖子伤口有点疼,你们玩。”

      三人热火朝天的开始斗地主,王胖子总堵队友的牌,李加乐和他一队深受其害,两人只要一起当农民一局起码有三分钟都在对骂,最后谁也赢不了,老让吴邪捡漏,没一会就赢了不少。贾咳子还是在慢悠悠的喝那一杯茶。

【三】

     吴邪在张罗着怎么过新年,约了一圈人,说要庆祝自己大赚一笔。贾咳子和李加乐伤好了就辞去了十一仓的工作,跟着吴邪做起了古董生意。贾咳子离了婚,还被敲了竹杠,给了三十万。

     对此李加乐表示不理解:“凭什么要给她钱?打她一顿看她还敢不敢作妖!”王胖子见杠就抬:“小同志,气性这么大呢?别人都说了不能得罪小人和女子,那娘们两样全占,赶紧给钱送走就得了呗。”

     贾咳子觉得日子过的挺快的,好像出生入死的日子还是昨天,但是今天一睁眼,外面已经鞭炮震天响,红红火火的准备过年了。

     酒局很快就摆开了,坎肩喝的歪倒在张起灵身上。刘丧一转头看见了,大着舌头让坎肩从他偶像身上滚起来,换他在偶像身上靠靠。小白拿着酒瓶子当麦克风唱“潇洒走一回”,没一个字在调上,还要搂着吴邪的肩膀逼他一起唱。王胖子改不了和刘丧作对的毛病,对他嚷嚷:“嘿!小哥是我的!我们是铁三角,轮不上你个丧背儿。”话音刚落,刘丧扑过来,两人扭成一团开始干架。

     贾咳子摸着脖子上的疤,李加乐从后边一伸手,把贾咳子吓一激灵。转过头去,看见这人喝的脸都红了,贾咳子问了一嘴:“怎么了?”

     “别想了,都过去了。”李加乐说,“咱们都活下来,就已经很好了。”贾咳子点头,是啊,活下来就很好了,还能看日出日落还能和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就很好了。

    王胖子歪歪斜斜的扭过来,抓一把花生,非逼着他俩吃,边塞边喊:“快吃!这可不是普通的花生,这是友谊花生!”张起灵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脑袋,示意他们别和脑子不清楚的人争辩。两人只能一脸苦大仇深的嚼碎了王胖子塞进嘴里的连壳带皮的花生。

     一群人一直闹到后半夜,连张起灵都抵不住一群醉鬼,被灌了酒,脸也浮上来一层薄薄的红。

      零点,烟花在天空炸开,一片炫目的色彩,映在眼里。一群人昂起头,大喊:“新年快乐!发大财!”





碎碎念:

其实也不太会写文,只会记流水账,但是对于贾咳子的离开,我太过于意难平,就随便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restart.

风会告诉你

贾咳子✖️李加乐

咳乐或乐咳,都可以

人物可能ooc⚠️

短篇无后续

——————————————————————————


🈲上升


他们上来了


此时夕阳挂山尖,霞光万里,七彩群山如莽伏大地,惜近黄昏


所有人肆意地感受着温暖,角落里的李加乐向左撤了一步,留下一位空缺,阳光透过空缺,将温暖撒向一旁静静躺着地贾咳子


他闭着眼睛,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吴邪发现李加乐的举动,转头看向了贾咳子,好似是召唤着他说


“走,贾咳子!带你回家!”


所有人都看向了贾咳子,几近异口同声的说


“...

贾咳子✖️李加乐

咳乐或乐咳,都可以

人物可能ooc⚠️

短篇无后续

——————————————————————————








🈲上升












他们上来了


此时夕阳挂山尖,霞光万里,七彩群山如莽伏大地,惜近黄昏


所有人肆意地感受着温暖,角落里的李加乐向左撤了一步,留下一位空缺,阳光透过空缺,将温暖撒向一旁静静躺着地贾咳子


他闭着眼睛,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吴邪发现李加乐的举动,转头看向了贾咳子,好似是召唤着他说


“走,贾咳子!带你回家!”


所有人都看向了贾咳子,几近异口同声的说


“带你回家!!”


在所有的目光里,李加乐的最为复杂……他看着贾咳子的面容,似乎有这一团团不可捉摸的情感



【以下↓为李加乐自诉】

我喜欢贾咳子,似乎过于惊骇世俗了,在这世道里,这样的爱终究会被世俗唾弃,我不敢说,也无从说起……


我将爱意藏于凛冬,在世俗的盛夏,无处可寻


在被割喉的那一刻,我知道会死,可我不怕死,我想或许在地府,我就能将我的爱意吐露,而不被唾弃


我没s,我活着离开了雷城,而我爱的人永远留在了雷城,或许10年,又或许20年,世间将再无他存在的痕迹,那时……我又该如何呢……


夕阳将温暖洒向大地,也洒向你……他泼洒着温暖,而我泼洒不了我的爱意……


雷城……真的能平复一切遗憾吗?


风起了,带着阵阵凉意,我感受着风的舞动,我们准备离开了,贾咳子,带你回家


贾咳子请侧耳聆听……


风会告诉你.



我爱你.




……








站在雾里 连遗憾都分不清


大雾四起,偷偷藏匿


我在无人处爱你


大雾散去


人尽皆知


我爱你






……












【以下↓为作者碎碎念】


没有好好道别的人一定会重逢的一定一定


咳子还没和加乐好好道别!!


他们一定会重逢的



凛冬的爱意也能见到盛夏,二者相撞剩下的一定是少年圆满的爱恋










……


刷重启是越来越磕贾咳子和李加乐,不写长篇了,偶尔更短篇

观看给个赞,谢谢


……








小白马驾驾驾

就是确定一下画法。。。给自己看的。有机会做点无料,工作证啥的

就是确定一下画法。。。给自己看的。有机会做点无料,工作证啥的

小白马驾驾驾
两只大耳瓜(为什么一张图只能进...

两只大耳瓜(为什么一张图只能进入一个合集,好不合理)

两只大耳瓜(为什么一张图只能进入一个合集,好不合理)

麒麒话(日更)

盗笔bg】领证

贾咳子:


——————————————————————

苏万/黎簇/王月半/贾咳子


        笔力不足,occ处,致歉诸君。

        你即是每一个屏幕前的读者。

——————————————————————        ...


贾咳子:


——————————————————————

苏万/黎簇/王月半/贾咳子

    

        笔力不足,occ处,致歉诸君。

        你即是每一个屏幕前的读者。

——————————————————————        



       他其实是个结巴。


       还记得,你刚认识他的时候。那次,你因为生活中乱七八糟的杂事出去散心。


      你保证自己对生活还是有希望的。你没有抑郁。只是在那一刻,你确实有动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


      很幸运的是,他拉住了你。


      他告诉你:他是铁道的维护工。他不认为像你这样美丽的生命不应该早早凋零。


      他急起来讲话结巴。他拉着你自我介绍的时候在“我”字上卡卡的。但告诉你不要寻死的时候,他说话一点都不磕绊。


      你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耳朵好做听轨。他和他的父亲找一样,都是找铁道的断点和判断火车的情况。所以他的小名叫做1435,他的微信名字也是1435。


         你家1435特别周到。就比如早上起来。你可能会看不见他,大部分时候他都在你跟前看着你。有的时候是因为他给你排队,小笼包和奶黄包买的人太多了。他拿着豆浆怕洒了,所以走得慢才晚到家。 


       他几乎能在你醒来之前,安排好一切。


       随便提一嘴:你们领证了。


      平时他都挺沉默的。那天他叫你起床的时候,说话又开始磕绊起来。你家1435的这幅样子,让你回忆起初见时。


      他把灵魂还在被窝里沉睡的你给托起来。早上外面可能会冷,他帮你拿好外套,给你穿上去。然后你们就一起到民政局门口啦!

      








两根铁轨永远能看得见对方,但是触碰不到对方,永远在一起,永远又不在一起。

——丙


        @喜欢考拉的小袋鼠 抱歉。我的水平不够。先求个不圆满吧,我怕写he。因为咳子已经走了,我真的会写双死he的。为了咳子,我砍了原定中间写的杨子。

麒麒话(日更)

盗笔bg】你被他求婚

贾咳子:


        你觉得他过于木讷了。所以想要自己开口


        有些话,也该到说的时候了。


        还没等你说话,他便打断了你的思绪,“你是不是有些事情?”


        “啊?”你突然想起来:他的耳朵很好。“没有没有,就是今天工...

贾咳子:


        你觉得他过于木讷了。所以想要自己开口


        有些话,也该到说的时候了。


        还没等你说话,他便打断了你的思绪,“你是不是有些事情?”


        “啊?”你突然想起来:他的耳朵很好。“没有没有,就是今天工作比较多。”


        他看了看你,你有点心虚。他给你夹了一块肉,说:“那可以长话短说。”


        “哦……”你嚼着他夹的肉应了一声。喝了一口水,“其实是我谈不下去了。”


        他看着你没有说什么。再夹了一块肉给你,示意你继续说下去。


        你的心脏好像跳得更快了。


       “我们两的恋爱没得谈了。”你略有些大声地说道。


       心脏好像跳得要跳出胸膛了。


       你怕他多想,就咽了咽口水。你赶紧道:“我们结婚吧。”然后吃了他刚夹的肉。


        你在心里默默赞扬:嗯,不错。比刚才那块更嫩一点。 


        “好。”他这样轻描淡写地回答你,就像是说要给你夹肉一样。


        他好像看破了你的想法,“我给你夹一辈子的肉。”说着,又递来了他的筷子。



         今天也是男人给夹肉的一天。今天也许是愚人节


@AI      春风十里 💕 💕 @喜欢考拉的小袋鼠 看看怎么样?何以心爱的人多起来了。我要点时间。最近准备考试。不好意思。先写了小段子。我把自己写饿了。😂就先写这么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