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贾敬

83浏览    13参与
大白话红楼
第3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下)
第3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下)
大白话红楼
第1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上)
第1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上)
大白话红楼
第2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中)
第2集|【北影红楼】探春管家贾敬暴毙,荣国府矛盾不断(中)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中)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中)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下)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下)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上)
秦可卿曲子里为何会出现贾敬的名字(上)
浮生若梦

推文:[红楼+综]敬水流深

推文

[红楼+综]敬水流深

  

本文有兄友弟恭——主角绝对是兄友弟“恭”而不是兄友弟“攻”哦;

父慈子孝——绝对是父“慈”子孝而不是父“雌”子“笑”哦,想左了的请自行面壁去吧~

主要的几个西皮只有君臣相得有点意思,不过是谁得了谁嘛,就属于至少文案不剧透的范围了。

期待贾敬和敷大哥哥兄弟,小太子和皇帝父子什么的亲们,莫之能说抱歉让你们失望了o(╯□╰)o

不过莫坚持这是主攻文,虽然贾敬这个主角在敷大哥哥小太子等的光芒之下过于路人了些~ 

推文

[红楼+综]敬水流深

  

本文有兄友弟恭——主角绝对是兄友弟“恭”而不是兄友弟“攻”哦;

父慈子孝——绝对是父“慈”子孝而不是父“雌”子“笑”哦,想左了的请自行面壁去吧~

主要的几个西皮只有君臣相得有点意思,不过是谁得了谁嘛,就属于至少文案不剧透的范围了。

期待贾敬和敷大哥哥兄弟,小太子和皇帝父子什么的亲们,莫之能说抱歉让你们失望了o(╯□╰)o

不过莫坚持这是主攻文,虽然贾敬这个主角在敷大哥哥小太子等的光芒之下过于路人了些~ 

大白话红楼
贾敬出家另有隐情,薛蟠曾含沙射影地透露过(上)
贾敬出家另有隐情,薛蟠曾含沙射影地透露过(上)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的曲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贾敬的名字
秦可卿的曲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贾敬的名字
大白话红楼
贾敬和贾母的关系并不亲密,为何他死时,贾母却哭病了
贾敬和贾母的关系并不亲密,为何他死时,贾母却哭病了
而我不再觉得

4

🍡不是我不想拟小标题,而是我自己看了看内容完全不知标题写啥好。见谅。

🍡忘记说了,不想写朝廷内政之类的,权谋脑子不好写不来。


       且说府中,沈梨白前脚刚迈出,底下人就知了,各自报告给主子不提。

  只是不知沈梨白去做什么。

  等抬进府里从车内多出一人来,才知晓沈梨白进宫去了。

  王夫人得知反应最大,急忙赶去荣庆堂。

  “元儿,”王氏进了堂屋,一眼就看到了贾元春。一把抱住。

  “母亲,”元春坐在坑上,急忙起身,母女抱头痛哭。

  好一会儿才松开手,王夫人转过头看向沈梨白,“老太太这是怎...

🍡不是我不想拟小标题,而是我自己看了看内容完全不知标题写啥好。见谅。

🍡忘记说了,不想写朝廷内政之类的,权谋脑子不好写不来。


       且说府中,沈梨白前脚刚迈出,底下人就知了,各自报告给主子不提。

  只是不知沈梨白去做什么。

  等抬进府里从车内多出一人来,才知晓沈梨白进宫去了。

  王夫人得知反应最大,急忙赶去荣庆堂。

  “元儿,”王氏进了堂屋,一眼就看到了贾元春。一把抱住。

  “母亲,”元春坐在坑上,急忙起身,母女抱头痛哭。

  好一会儿才松开手,王夫人转过头看向沈梨白,“老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沈梨白也老早等着她这句话了,“我把元春接回来了,待在那宫里实是不应当。”

  “这…”王夫人犹疑,“可这…咱府中可……”

  “我省得你的意思,”沈梨白制止接下去要说的话,“这话休要再提。要不济,天塌了,有我这老的顶着呢!”

  “好了好了,你们娘俩多久没见了,自去吧。”她催促。

  剩下沈梨白一人之后,她抽空去了空间。

  初始1000星币,初始用了300枚解锁了自动种植装置。

  这算是免除不了的花费,总不可能一整天都定点定时等着成熟时间。沈梨白觉得这个功能特别贴心。

  现在货币栏上显示星币435,收获苹果1500多。

  留下十多个苹果,其余放入位面交易平台待交换。交换物品是目前沈梨白觉得急缺的星币。

  【1495只治愈苹果=20000星币】

  输入交易、交换内容后,系统自动进行评估值。现正在等待交易中,等有需要的其他区面的人交换,就能自动交易成功了。

  这个功能还是比较鸡肋的,只能用来兑换星币什么的。其他的东西都不能换置。

  从茅草屋中的桌面上,拿出一个编织篮子,用来装取出来的苹果的。

  这苹果功效cool,吃了可修复人体损伤,改善体质。

  沈梨白把一篮子苹果原样搁在了桌子上,这个房间的时间是处于绝对静止状态。

  东西放进去是怎么样,拿出来还是那个样的。她一点都不用担心会变质。

  取出两个苹果,沈梨白离开空间。

  其中一个苹果自然是抽空分享给黛玉小可爱啦。

  另外一苹果,沈梨白正要再出去办了。可又想起快到晚间了,也只得作罢。

  夜间的时候,沈梨白把苹果给了黛玉。让她什么时候想吃了,就吃了。

  次日,她亲自去往了贾敬待的道观。

  贾敬正捣鼓炼丹材料,听到小厮传报,连忙整了整衣履迎了出去。

  沈梨白看着眼前满目苍老的老人,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原本以为还会年轻些。这再请贾敬回去管家,会不会太不道德了?

  不不不,他还是族长,清闲那么久,也该做事了。(bushi)

  “竟让婶子亲来见,侄儿惶恐。是有什么事吗?”贾敬躬了躬身。

  “敬哥儿,你那宁府都乱的要翻了天了。”

  “敢问发生何事了?”

  “这个爬灰算不算。”

  贾敬不是笨人,听了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那畜生怎敢??!”贾敬气的胡子气抖抖。

  沈梨白该不该说还不止这个。还没想好,那头贾敬已经想清楚了。

  “请恕侄儿不能亲去教训我那作死(加重音)的混账东西。一切都拜托婶子了!”说着下跪磕头,言词恳切。

  来不及阻止,沈梨白状似无意把站的方向换了一面。她本质还是个文艺装13患者,顶多再加上一个爱看番剧罢了。可受不得老人家的大礼。

  “我可管不了。你老子都不去管,我一个外人怎管的了?”沈梨白稳了心,对贾敬道:“你想吧,你整天无所事事待在这道观中有何用?可有一点寸进?”

  不等回话,沈梨白继续说着她早就想好的谎言,“我今个来,一则是为了府中,二则却是为了你。”

  “咱们曾曾祖母,往祖上不知要数多少辈。传到现在,也遗失了名姓。她老人家倒传下了一苹果。”

   贾敬:???

    婶子你莫不是在哄我呢,还是哄我呢吧?一看贾敬那脸上,沈梨白哪里不知在想什么。

  她却不管半阖眼自顾说了下去,“苹果可延长寿数。”嘻嘻,修复身体不就是增长岁数嘛,反正她没骗人。

  沈梨白在心内,直夸自己是小天才。

  你不是想修大道吗?

  你不是想修炼成仙?

  

  这可比你满脸乌漆麻黑炼药来得轻松有效。

  贾敬顿时爬了起来,眼瞳睁大,“婶子可不是哄我回去的?”

  “据说那曾祖母还说了,子孙如果都有出息,她还会派使者送来永生丹。”

  这个他毕生追求的梦,此刻从别人口中听到。哪怕是梦,也让贾敬一改之前。

  贾敬似信不信的,“不是骗人的吧?”

  沈梨白看着这有点憨憨的人,再转向被有毒丹药荼毒的暗沉脸,不禁叹气。

  本来带过来就要赠给他的苹果,就势递给了他。

  “婶子,我现在就回去整那王八蛋。”贾敬用袖子小心翼翼的擦拭苹果。

  说起来这个,沈梨白还是先告诉他较好。让他心里有个底。

  “你莫太气恼,”她说,“另外还有些事,可老身也不得不说。听说那贾珍还诱奸小姨聚麀,父子同以堂侄为娈童。”

  “这些随意打听到的,还不知是不是真的。一切都得你来主持处理才是。”

  贾敬听闻这些,差点撅了过去。好不容易喘过气来。

  “婶子都是侄儿的不是,造孽造孽。”连连跺脚不迭。

  听出了一丝悔恨,沈梨白赞同点了点头,“却有大部分是你的不是。”

  可不是这样,如果有人公正管理,何至于此。但子孙后代不争气也是真的。

  “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说,尽快收拾回来。就先走了。”她看事已了,不再多说。

  贾敬直送沈梨白上大道上才回。

而我不再觉得

5

      当天贾敬回道观,服下了苹果,感觉腰不痛腿脚也好了。心想婶子果不曾骗人。

  随后想收拾行李,眼见却没什么好收拾的。道士服是不要了,捣鼓的丹药婶子告诫说啥含大量化学物会致死。

  他听到后头完全不懂,但是却知致死二字。索性都不要了罢,贾敬随后踏步走出观中。

  招呼随他到道观来的四个小厮,原是伺候饮食起居的。让准备车架,去往宁国府。

  等到了宁国府不远处,看着几个守门门子在聚众闲聊,不由得憋了口气。

  那几个人哪里识得车内是何人,只以为是打别处经过的。待落轿后,在府上有点年岁的人认了出来。

  连忙招呼众人检...

      当天贾敬回道观,服下了苹果,感觉腰不痛腿脚也好了。心想婶子果不曾骗人。

  随后想收拾行李,眼见却没什么好收拾的。道士服是不要了,捣鼓的丹药婶子告诫说啥含大量化学物会致死。

  他听到后头完全不懂,但是却知致死二字。索性都不要了罢,贾敬随后踏步走出观中。

  招呼随他到道观来的四个小厮,原是伺候饮食起居的。让准备车架,去往宁国府。

  等到了宁国府不远处,看着几个守门门子在聚众闲聊,不由得憋了口气。

  那几个人哪里识得车内是何人,只以为是打别处经过的。待落轿后,在府上有点年岁的人认了出来。

  连忙招呼众人检点些个,他自个飞奔跑去报告贾珍。

  贾敬却不使人拦着,径直朝里走。门房都不敢拦阻。

  也是那贾珍运气坏了,此刻这人正公然在书房调戏婢女。

  那受门子求告,传话的小厮不敢擅入,只在房门外说话,等说完让带过来,贾敬就到了。

  贾敬使眼色。小厮忙退到一边,还暗自在想这人是何人,怎么没见过。

  推开房门,嘎吱一声响。

  贾珍勃然大怒,“是哪个混账东西,不是说了老爷我……”

  没听见回应,他扭头猛地一看,“父亲?!!”

  那婢女正半靠半坐在贾珍身上,贾珍连忙把她推开,急急站起身来。

  贾敬看到这情景,气的深呼几口气,二话不说一个巴掌挥到贾珍脸上。

  “孽障孽障!”贾敬直叫喊人过来。不到片刻,房里到了十来个仆人。

  穿的俗艳的贾珍,被一个巴掌打的蹦的老高,直捂着半边脸哎哟哎哟叫了起来。

  婢女原本绯红的脸上,顿时一片灰白,呆呆的,拼命磕头喊着“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给我打,狠狠的打!就留一条命就是了!”贾敬招了近前的两个仆人来。

  又招了人来,转过身,“把这人卖身契给她,丢出府外。”迅速就有人捂住了那婢女的嘴巴,拖了出去。

  那两个当做打手的不敢向前,贾敬眼一睃,“现在使唤不动你们不是?还不打?都想发卖了不成?”

  他们听了这话,哪还敢犹豫不决的。

  于是乎把贾珍放倒,拉到空地上,一把长条红椅子早等在那里。

  贾珍这才慌了,连连哀求告道,“父亲,儿子不过就是玩玩而已。”

  贾敬冷嗤一声,“你做了什么你不知?俗语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也不和你掰扯什么长篇大论,料你这畜生也不懂,打!”

  正挨打时,府中人听得消息,连忙赶往。贾蓉却是先到的。

  请了安,贾敬只不咸不淡应了声。

  看到父亲躺在椅子上,贾蓉掩着袖子似笑非笑的,拼命忍住,可眉眼弯弯的。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肯定要拍掌大笑。

  贾敬早看到了,暂不作声。

  再看那贾珍,岁数虽不算大,可堪他平日作风败坏,渐渐地被掏空了身子。加上围观的婆媳丫鬟窃窃私语,只觉心中羞恼。一声令下没打得几下臀部就昏死过去。

  贾敬哪管的了那么多,昏了也别想逃。再指挥陆续又打了十来板子。抬到里间自遣人延医去了。

  尤氏听闻匆匆忙忙来往这边赶,钗环散了鬓角乱了,她也来不及整理。

  也问了安,顾不上贾珍为何不在。看着贾敬面色十分不好,小心翼翼开口道:“不知父亲可食了饭?”

  “这倒是未曾,”折腾了那么久,贾敬听这么一说,腹中也是感到饥馁了。

  尤氏便命人在主厅布排一桌正饭。不一时,几个媳妇战战兢兢地上菜,整房悄然无声。

  看那八仙檀木桌摆的是系何菜,原是大鱼大肉之类,清淡些的也只有一瓮老鸭汤。

  尤氏殷勤盛了一碗碧粳米来,贾蓉陪侍在一旁布筷舀汤。

  且说这另一头。

  那秦氏正靠在塌上,听得瑞珠报来说,“大奶奶,我听底下人说今个老爷从道观里回来了。一回来就打了大老爷了,真真是件罕事。”

  秦氏闻得这消息,直起了身子,这回来为了什么,她也顾不得想什么了。命人重新梳妆一番直直赶过来。

  赶到空地问了洒扫的才知道,随又赶去正房了。

  她请了安,可贾敬一直都当她是空气一样,秦氏也就一直保持那个蹲的姿势不敢动。

  还是尤氏看不过去解了围,贾敬才冷哼一声。

  秦可卿这下哪里看不出来,强自镇定,不能自慌阵脚。

  贾敬倒是想直接处理掉,可秦氏身份不一般,不可随意处置。

  等会去拜见婶子,问问她的意见才是。贾敬心下决定。

  沈梨白这会早听得消息,她也不担心贾敬会没有分寸什么的。

  只想说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

  只是可惜没到现场吃瓜。啧啧叹息两声。

  随后她在房中来回踱着步,重新梳理了一遍线索。

  这让她想到了一个事,立马招了人过来。

  去让赶往姑苏十里街,街内的仁清巷内。打听有没有一户叫甄士隐的人家。——没有的话,再仔细四处询问询问,找到那家人去向,暗地里帮助那夫妻,其他不必管。

  “可明白了吗?”,沈梨白看到她特地挑选过的小厮连连点头。此人家生子,家眷都在府中,平日作风倒也老实。

  “很好,你现去账房支200两,这事完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沈梨白对小厮说。

  其实应该找那甄士隐的岳父家,可谁让沈梨白只记得谐音梗。

  只希望英莲的母亲日子能好过些吧。

  薛家在路上也要耽误许久,就是不知金陵应天府受理的薛蟠案,少了贾雨村上任,会怎么处理。

  对于这薛蟠其人,她无甚好感。可薛宝钗她相对于是比较欣赏的。

一个大笑饼

两笙歌红楼梦诗第六十三篇

香儿女宴宝玉

粉唇稠蜜相去

酒意欢歌春匿

寿辰兴伴乐戏

奉道半生素衣


香儿女宴宝玉

粉唇稠蜜相去

酒意欢歌春匿

寿辰兴伴乐戏

奉道半生素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