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贾珍

767浏览    30参与
绫濑明日香

贾珍唯一一段亲热戏是跟男的

剧组你可以的,虽然原著中他确实是男女通吃,但为什么只有跟男的有亲热戏,不仅摸人家脸,还把人家抱到腿上坐着

p2:从一开始出场就一直搂着这个小厮(由于我没有看全剧,我是跳着看的,所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有名有姓的角色),赌钱的时候还不忘摸两把人家的脸

p3:就是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那个人,长得还可以嘛,以及范劳斯又萌萌的抱着树

p4:上一篇刚说没有金劳斯适合的角色,这不就有了,我就说这个衣服好眼熟啊,我依稀记得金劳斯穿过,果然是八千里路云和月的秦桧穿过


贾珍唯一一段亲热戏是跟男的

剧组你可以的,虽然原著中他确实是男女通吃,但为什么只有跟男的有亲热戏,不仅摸人家脸,还把人家抱到腿上坐着

p2:从一开始出场就一直搂着这个小厮(由于我没有看全剧,我是跳着看的,所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有名有姓的角色),赌钱的时候还不忘摸两把人家的脸

p3:就是在他们身后探头探脑的那个人,长得还可以嘛,以及范劳斯又萌萌的抱着树

p4:上一篇刚说没有金劳斯适合的角色,这不就有了,我就说这个衣服好眼熟啊,我依稀记得金劳斯穿过,果然是八千里路云和月的秦桧穿过


绫濑明日香

哈哈哈哈哈贾珍和尤三姐这段太好笑了

p1:“我可没这个意思”,贾珍赶紧撇清关系“我更没有”

p2:被三姐一眼吓得不敢动弹,全身都写着抗拒:你不要过来呀

p3:慌忙拒绝:“不不不不不”

p4:无奈的喝了一杯酒:“我可以走了吧”,听到“还不许”,“啊”了一声,大概意思可能是:你到底还要怎么样啊

p5:差点被尤三姐一把扔到贾琏怀里,贾琏还扶了他一下,就是说范劳斯真的太易推倒了,哪怕女孩子都可以轻易把他拽来拽去

p6:因为在歪着脑袋很仔细认真的听别人说话,所以这个上下打量也没看出色眯眯来,最后那个笑反而给人一种女孩子闺蜜的感觉,就是看到自己的闺蜜原来这么强势,这么可以保护自己,很欣慰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贾珍和尤三姐这段太好笑了

p1:“我可没这个意思”,贾珍赶紧撇清关系“我更没有”

p2:被三姐一眼吓得不敢动弹,全身都写着抗拒:你不要过来呀

p3:慌忙拒绝:“不不不不不”

p4:无奈的喝了一杯酒:“我可以走了吧”,听到“还不许”,“啊”了一声,大概意思可能是:你到底还要怎么样啊

p5:差点被尤三姐一把扔到贾琏怀里,贾琏还扶了他一下,就是说范劳斯真的太易推倒了,哪怕女孩子都可以轻易把他拽来拽去

p6:因为在歪着脑袋很仔细认真的听别人说话,所以这个上下打量也没看出色眯眯来,最后那个笑反而给人一种女孩子闺蜜的感觉,就是看到自己的闺蜜原来这么强势,这么可以保护自己,很欣慰的那种笑(滤镜五米厚的一家之言,不要当真)



虽然原著中写这段的时候,也是写道“竟真是他嫖了男人, 并非男人淫了他”,但是范劳斯真的格外的像被嫖的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这一段,他的贾珍给我的感觉,就是格外的有色心没色胆,前边儿秦可卿那段也是恰好看到人换衣服,然后就被撞破了(然后就直接从人家女孩子身上迈过去了哈哈哈,你倒是扶一把呀,至少绕一下),啥也没发生

一个好色荒唐的人设,却什么亲热戏份也没有,反而只要女孩子一主动贴上来,他立马就往后躲,一秒钟十个手足无措的小动作,肉眼可见的慌张,全身写满了抗拒


绫濑明日香

96红楼梦,贾珍,范劳斯又是你

(我没看过红楼梦,所以我只是跳着看了一点儿范劳斯)

p1:瞅瞅这个色眯眯的样子

p2:偷看人家换衣服被发现,手忙脚乱的又是鞠躬又是作揖(这个一边儿流泪,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的镜头真的好有年代感,让我想起了中国电视史)

p3:哪有人捂嘴是这么捂的啊哈哈哈哈

p4:那个时候化妆真的好喜欢画下眼线

p5:总觉得他这样手忙脚乱,手足无措,忙忙叨叨,一秒钟十个假动作的好像个小黄人哈哈哈哈

p6:哭的好柔弱啊


明人不说暗话,我觉得他好适合被♂哭啊,(当然,这是我在有演员滤镜的前提之下的发言),有点色眯眯的,但是呢胆子又不大,适合被更厉害的人强取豪夺,被♂了...

96红楼梦,贾珍,范劳斯又是你

(我没看过红楼梦,所以我只是跳着看了一点儿范劳斯)

p1:瞅瞅这个色眯眯的样子

p2:偷看人家换衣服被发现,手忙脚乱的又是鞠躬又是作揖(这个一边儿流泪,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的镜头真的好有年代感,让我想起了中国电视史)

p3:哪有人捂嘴是这么捂的啊哈哈哈哈

p4:那个时候化妆真的好喜欢画下眼线

p5:总觉得他这样手忙脚乱,手足无措,忙忙叨叨,一秒钟十个假动作的好像个小黄人哈哈哈哈

p6:哭的好柔弱啊


明人不说暗话,我觉得他好适合被♂哭啊,(当然,这是我在有演员滤镜的前提之下的发言),有点色眯眯的,但是呢胆子又不大,适合被更厉害的人强取豪夺,被♂了肯定也不敢说出来,一边皱着眉捂着腰,被人看见了还要装做没事


冬日菡萏

尤氏的出彩之处——“尤氏亦可谓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惜不能谏夫持家。”

一、有德、有才、亦能干事(“独艳理亲丧”)

[图片]二、隐隐有忧患意识
[图片](书里这样的人,也就只有冷子兴,秦可卿,小红)


一、有德、有才、亦能干事(“独艳理亲丧”)

二、隐隐有忧患意识
(书里这样的人,也就只有冷子兴,秦可卿,小红)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下)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下)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中)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中)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上)
秦可卿和贾珍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不反抗贾珍(上)
浮生若梦

推文:红楼之眼光放远点

推文

 红楼之眼光放远点 

  

  一朝穿越成贾珍,努力奋斗,绝对不虚度光阴,做个一个合格的族长

  作者不喜贾母以及贾政一房,如有任何不适,请勿阅读此文

推文

 红楼之眼光放远点 

  

  一朝穿越成贾珍,努力奋斗,绝对不虚度光阴,做个一个合格的族长

  作者不喜贾母以及贾政一房,如有任何不适,请勿阅读此文

-无用良品-

红楼梦里有个璜大奶奶,她嫁了贾府玉字辈的贾璜。贾璜不比宁荣二府富贵,但也小有产业。加上两口子会来事,常去巴结尤氏凤姐,自以为蛮有体面的了。

璜大奶奶有个寡嫂,生一子名金荣。璜大奶奶奉承凤姐,让侄子去贾府家学读书。这是一笔明白账,嫂子说了:省去请先生的钱,又有免费三餐,还能认识薛蟠这样的铁憨憨,动辄得十几两银。这一里一外省了一大笔钱。

为了这点钱,即便金荣被茗烟指着鼻子骂,又被贾瑞逼着给秦钟下跪道歉,母亲还是劝他忍一忍算了。他自己也愿意忍。这原本是一件小事,人穷志短,金荣又自己嘴贱先惹秦钟,论理也能过去。

但璜大奶奶不答应。她听嫂子说了之后,怒从胆边生:秦钟是贾门亲戚,难道荣儿不是?就是宝......

红楼梦里有个璜大奶奶,她嫁了贾府玉字辈的贾璜。贾璜不比宁荣二府富贵,但也小有产业。加上两口子会来事,常去巴结尤氏凤姐,自以为蛮有体面的了。

璜大奶奶有个寡嫂,生一子名金荣。璜大奶奶奉承凤姐,让侄子去贾府家学读书。这是一笔明白账,嫂子说了:省去请先生的钱,又有免费三餐,还能认识薛蟠这样的铁憨憨,动辄得十几两银。这一里一外省了一大笔钱。

为了这点钱,即便金荣被茗烟指着鼻子骂,又被贾瑞逼着给秦钟下跪道歉,母亲还是劝他忍一忍算了。他自己也愿意忍。这原本是一件小事,人穷志短,金荣又自己嘴贱先惹秦钟,论理也能过去。

但璜大奶奶不答应。她听嫂子说了之后,怒从胆边生:秦钟是贾门亲戚,难道荣儿不是?就是宝玉也不犯着向着他到这步田地,等我去东府里瞧瞧我们珍大奶奶,再问着秦钟的姐姐,叫她评个理。

这话说得刚,但经不住推敲。第一层,都是贾府亲戚没错,但秦钟是长房长孙媳妇的弟弟,金荣是什么?旁枝末节的你侄子。第二层,你靠巴结凤姐才能上学,秦钟却是贾老太君下命让上学的,能一样吗?第三层,可卿是谁,宝玉是谁,你又是谁,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可惜了,璜大奶奶陷在自己的逻辑里无法自拨,要在寡嫂面前扮体面。即便金荣的母亲急得不得了,劝姑奶奶别去说,倘若闹出来,怎么在那里站得住?站不住家里又不能请先生,还得自己搭一份饮食起居。

璜大奶奶说道:“那里管的那些个?等我说了,看是怎么样!”刚硬,霸气,威武!可等她真去了宁国府,从角门进去,见了尤氏,“哪里还有大气儿,殷殷勤勤叙过了寒温,说了些闲话,方问到:今日怎么没见蓉大奶奶?”

这幅小心翼翼噤若寒蝉的样子,哪有刚才在寡嫂家的气势?

接下来尤氏长篇大论,告诉她可卿如何病了,有哪些症状,请了什么大夫,吃的什么药,他们如何焦虑。这一篇话,璜大奶奶吓傻了,怎么还敢论理?只得顺着尤氏宽慰她,装出关切的样子。

陪了一晌小心,贾珍出来,她赶着问好。贾珍说:让这大妹妹吃了饭再走。璜大奶奶一听,果然我是个有体面的,不但没吃饭,反而很有眼色,立马心满意足告辞了。假装不记得是谁哭着喊着要来“算账”。

璜大奶奶不是闲笔,一来,由她引出可卿的病,尤氏的担忧,贾珍的焦心,从旁观角度描写这一家翁姑之间的微妙关系。再来,写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言行心理,也是世情的一部分。

璜大奶奶是一个没实力,没本事,虚荣心又很旺盛的人。受限于自身条件,她只能通过巴结当权者,比如尤氏凤姐,才能捞得一些微小油水。

与此同时,在寡嫂面前她又喜欢以既得利益者自居,觉得自己有威,能和当权者平起平坐话公道。一句“等我去东府里瞧瞧我们珍大奶奶”,“我们”二字,传神,妙不可言。

而实际上,这只是她一厢情愿。在真正当权者面前,她就像去了势的猪,比谁都懂道理,知进退。人家一句好话,立刻喜气洋洋。

曹公肯定想不到,大清国都亡一百多年了,金荣有没有且不论,璜大奶奶倒是蛮多。媚上欺下,狗腿十足。人性向来如此,阳光底下无新事。


by wb橘子吃了么

大白话红楼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中)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中)
大白话红楼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上)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上)
大白话红楼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下)
同样喜爱女儿,为何薛蟠提防贾珍,却对宝玉没戒备之心(下)
大白话红楼
雪下抽柴的故事,故事中的茗玉小姐是映射谁?(下)
雪下抽柴的故事,故事中的茗玉小姐是映射谁?(下)
冬日菡萏

关于“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前者指贾珍和可卿的乱伦,没有异议,

后者“养小叔子”,

个人观点是,没有实指的对象。(√)


(另外,凤姐,宝玉,贾蔷等都是清白的)


对于市面上各种叔嫂乱伦的猜测,我都不认同。

首先,小叔子是指叔嫂关系,是兄弟和兄弟妻子的关系,是平辈的人!不是婶婶和侄儿的关系!!!!拜托了!


所以,说可卿宝玉,凤姐贾蓉的就不用说了,根本不是平辈,也就根本不可能是小叔子的关系,无需讨论(凤姐宝玉辈分均高于贾蓉可卿)

如下图:

[图片]

其他的无非就是两种观点,①可卿和小叔子,②凤姐和小叔子


1.所谓的“可卿既和公公乱伦,又和小叔子乱伦”(Ⅹ)

一个角色占了焦大两句话,我觉...

前者指贾珍和可卿的乱伦,没有异议,

后者“养小叔子”,

个人观点是,没有实指的对象。(√)


(另外,凤姐,宝玉,贾蔷等都是清白的)



对于市面上各种叔嫂乱伦的猜测,我都不认同。

首先,小叔子是指叔嫂关系,是兄弟和兄弟妻子的关系,是平辈的人!不是婶婶和侄儿的关系!!!!拜托了!


所以,说可卿宝玉,凤姐贾蓉的就不用说了,根本不是平辈,也就根本不可能是小叔子的关系,无需讨论(凤姐宝玉辈分均高于贾蓉可卿)

如下图:

其他的无非就是两种观点,①可卿和小叔子,②凤姐和小叔子


1.所谓的“可卿既和公公乱伦,又和小叔子乱伦”(Ⅹ)

一个角色占了焦大两句话,我觉得这种说法很牵强

2.硬揪“养”字,说是指怀孕(X)

也更是纯属臆想。

毕竟可卿的情节早已结束,要是有什么隐含信息,也早该有所体现,总不至于等80回后说吧……


3.凤姐会乱伦的猜测就离谱。

觉得这段心理描写证明不了什么的,觉得都是凤姐故作姿态的,再看这里↓

平儿难道会不了解凤姐的为人???如果凤姐也乱伦,平儿还会骂“没人伦的混账东西”???(X)


这还不足以说明凤姐因为焦大而生气,不是因为心虚,而是真的觉得焦大在胡闹?


4.觉得凤姐和宝玉乱伦的,我只能说……你咋不说凤姐和贾瑞乱伦呢……(X)

(另外,其实凤姐和宝玉更亲近的关系是表姐弟的关系,因为凤姐是王夫人的侄女,所以宝玉是完全可以叫“凤姐姐”的,叔嫂关系反而是更远的)


△最后,为什么我认为焦大这话没有实指呢?(√)


因为宁国府已经烂透了。在焦大这个老人家眼里,就是让他心寒。他不需要非常明确地调查清楚每一对混乱的关系,他只要泛指,就足以说明问题。

何况当时的焦大是喝醉的状态,也更不会分辨清楚自己所言是否完全属实。

而且焦大此时完全有可能是因为看到了凤姐和宝玉,于是就这样附会了。


在甲戊本里焦大说“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后面有四个字的脂批:“宝兄在内”。可见这句话指的是宝玉。宝玉都是谁的小叔子呢?在书里宝玉的嫂子主要是三位:李纨、王熙风、尤氏。从书的描写来看这三位和宝玉之间都没有那种关系。而其中和宝玉关系最为密切的,无疑是王熙凤,这是谁都能看得见的。

所以我推测,焦大因为对宁府的内幕比较了解,所以当他看到王熙凤和宝玉之间表面上的亲密状态,很自然就会联想到他们叔嫂之间也可能会有通奸的关系。

但是焦大毕竟不在荣府,并不了解真实情况,他这种想法只是从表面现象上做出的主观脆测而已。

焦大当时喝的烂醉,一时间神志不清,嘴里说话也就没有把门儿的了,所以根本不管真假对错就把自己心里想的都喊出来,连”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都说成了“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这样就应该可以理解了。


要知道贾府烂透了,你还指望一个寒了心的,喝醉的老人家此情此景去分辨清楚到底有哪些混乱的关系吗…

怕不是要求太高了……


如果有人针对“养小叔子”去一个个怀疑过去,难不成就说明:贾府只有公公媳妇乱伦,和叔嫂乱伦,这两种混乱关系吗?

很明显,并不是。

所以与其说说有具体指代,不如说是泛指。(√)


大白话红楼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上)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上)
大白话红楼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下)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下)
大白话红楼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上)
贾珍荒唐却唯独对她们礼敬有加(上)
冬日菡萏

曹雪芹是否支持“红颜祸水”论?他真的认为可卿是“败家的根本”吗?

◇链接指路:风月宝鉴——打开红楼梦的钥匙之一


作者不仅批判贾瑞这种面对诱惑无法克制自己欲望的人,同时也批判贾代儒这种【主张烧毁风月宝鉴,把后果归咎于诱惑本身】的腐儒。


事实上,关于风月宝鉴的批语,并不只在贾瑞这个情节当中出现。平儿在面前,贾琏便要求欢。求欢不成,还要怪罪平儿。

用脂批的话说,这便是十分典型的正照风月鉴


【诱惑永远都是客观存在的。】

【后果应该由人来承担,而非诱惑本身。】


一味地批判诱惑本身,“烧毁风月鉴”,而不怪罪人,不怪罪贾瑞贾琏之流,是毫无意义而且错误的。


同理,秦可卿也是如此。“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这其实正是作...

◇链接指路:风月宝鉴——打开红楼梦的钥匙之一

 

作者不仅批判贾瑞这种面对诱惑无法克制自己欲望的人,同时也批判贾代儒这种【主张烧毁风月宝鉴,把后果归咎于诱惑本身】的腐儒。


事实上,关于风月宝鉴的批语,并不只在贾瑞这个情节当中出现。平儿在面前,贾琏便要求欢。求欢不成,还要怪罪平儿。

用脂批的话说,这便是十分典型的正照风月鉴


【诱惑永远都是客观存在的。】

【后果应该由人来承担,而非诱惑本身。】


一味地批判诱惑本身,“烧毁风月鉴”,而不怪罪人,不怪罪贾瑞贾琏之流,是毫无意义而且错误的。


同理,秦可卿也是如此。“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这其实正是作者假装“正照风月鉴”而说出的反话。


秦可卿一介弱女子,真的足以撼动贾家几代以来的庞大家业吗?


还是那句话,诱惑是客观存在的。秦可卿的美貌与温柔是诱惑。但却不一定是她主动勾引。就像貌美的平儿平常的举动在贾琏眼里也是“勾火”一样。她们就像风月鉴一样,仅仅客观存在。但男人们却非要正照风月鉴,那落得什么结局也可想而知。


◇链接指路:五美吟 赏析 


《西施》这首诗不仅简洁优美、紧扣主题,还蕴含着很深的哲理。千秋绝艳的西施香消玉殒客死他乡,倒不如当初因为效颦而受人嘲笑的丑女东施,尚能在家中白首浣纱,平安到老,更令人感叹红颜之薄命。


这和宝玉从《南华经》中悟出的道理是相通的。“山木自寇,源泉自盗。”美貌、智慧这些令众人趋之若鹜的资源和财富,究竟是福?还是祸?


作者并没有认为西施的牺牲是求仁得仁

也没有像其他古代人那样认为西施是红颜祸水


反而替她惋惜,这难道不能说明作者其实根本不支持红颜祸水论吗?





大白话红楼
秦可卿为何与贾珍行苟且之事,答案就藏在贾珍这句话中。
秦可卿为何与贾珍行苟且之事,答案就藏在贾珍这句话中。
冬日菡萏

事若求全何所乐(红楼中的元宵&中秋)

不要追求圆满,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有缺憾的。正如林黛玉所说:“事若求全何所乐?”

【红楼梦,月亮一圆就出事?!令人毛骨悚然的中秋月圆之夜!——小煮红楼】 

[图片]

[图片]

[图片]


【小煮红楼|十四分钟掌握红楼梦八十回主线节奏-哔哩哔哩】 

[图片]


关于贾府这个中秋

[图片]

[图片]


[图片]


黛玉已经接受了人生的缺憾:

“事若求全何所乐?”

[图片]


圆满这种东西是稍纵即逝的。

不要去追逐什么所谓的圆满,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有缺憾的。

人生不仅不要去追求圆满,而且在我们最志得意满的时候,或许更应该处处小心。...

不要追求圆满,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有缺憾的。正如林黛玉所说:“事若求全何所乐?”

【红楼梦,月亮一圆就出事?!令人毛骨悚然的中秋月圆之夜!——小煮红楼】 


【小煮红楼|十四分钟掌握红楼梦八十回主线节奏-哔哩哔哩】 


关于贾府这个中秋






黛玉已经接受了人生的缺憾:

“事若求全何所乐?”


圆满这种东西是稍纵即逝的。

不要去追逐什么所谓的圆满,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有缺憾的。

人生不仅不要去追求圆满,而且在我们最志得意满的时候,或许更应该处处小心。

如果一个人真正理解和接受了宇宙间的运数消长

盈虚往复的规律,接受了人生的缺憾和自己的局限,他才能成为一个通达之人。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在全盛之时为登高跌重做好打算,才能为自己保留一个体面的收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