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贾谊

1936浏览    40参与
碣石星汉(看到我请提醒我背单词背语法练听力)
潦草+没有动脑子的贾我端午贺图...

潦草+没有动脑子的贾我端午贺图X1,略带屈贾
正式贺图考完试画,虽然并没有人会看但自己要把flag立好

潦草+没有动脑子的贾我端午贺图X1,略带屈贾
正式贺图考完试画,虽然并没有人会看但自己要把flag立好

寒不改叶

2016夏游记-06.11(day 8)长沙市区

在长沙的第二个白天,依然是休闲舒适的一天。其实原本是想去湖南省博物馆看几件国宝级藏品的,尤其是辛追夫人。然鹅,这个博物馆修了三年多(当时,最终维修了五年)依然还没开放,于是只能悻悻作罢。但是,有马王堆汉墓倒是有个单独的陈列室,是当时墓室的旧址,在省博馆休馆期间依然开放,于是来一探究竟。这个陈列室隐蔽在一家医院之中,不是特别显眼。门票不贵,才2元……[图片] 但是里面的东西,的确也是不多,除了这个考古的现场,就只有几副图片展览,没有一件文物……作为当时已经整整十年没正经学历史的我,二十分钟的参观,可能已经是极限了。(两块钱还想买到什么!)[图片] 除了古墓陈列室,我们就直奔太...

在长沙的第二个白天,依然是休闲舒适的一天。其实原本是想去湖南省博物馆看几件国宝级藏品的,尤其是辛追夫人。然鹅,这个博物馆修了三年多(当时,最终维修了五年)依然还没开放,于是只能悻悻作罢。但是,有马王堆汉墓倒是有个单独的陈列室,是当时墓室的旧址,在省博馆休馆期间依然开放,于是来一探究竟。这个陈列室隐蔽在一家医院之中,不是特别显眼。门票不贵,才2元…… 但是里面的东西,的确也是不多,除了这个考古的现场,就只有几副图片展览,没有一件文物……作为当时已经整整十年没正经学历史的我,二十分钟的参观,可能已经是极限了。(两块钱还想买到什么!) 除了古墓陈列室,我们就直奔太平街。这里是长沙市中心非常热闹(特别是游人如梭)的一条仿古的步行街。 汉文帝时期的名臣,长沙王太傅贾谊的故居,他和屈原合成“屈贾”,湖南果然是人才辈出啊!来的时候,故居正好是中午休息闭关,要等到下午一点才重新开放,于是我们决定先去觅食。 看到了第一晚在火宫殿吃过的也是长沙特色糖油粑粑……重油重糖,夏天大中午的,实在是很腻…… 然后就是各家卖黑臭豆腐的店……其实,哪一家都不会差很多…… 以及各类别的小吃……比如我最不喜欢吃的小龙虾…… 还有这个当时很行的……大香肠…… 到哪里都要逛一逛的酒馆……搞得我好像个酒鬼似的……然鹅不用开车的日子,当然可以随便品尝各类酒…… 就连长沙的星爸爸,招牌也要做成当地特产的黑色臭豆腐的样子……😂 逛了一大圈之后,最后挑了一家也是有各种小食贩卖的店铺,主要是我们不想每一家就买一样东西还要排队,而且一边走一边吃的体验实在太差。 先来一张合照:一份臭豆腐,一碗猪油拌粉,一小钵酒酿,一串五花肉。 虽然臭豆腐里面塞了很多鲜红的辣椒大蒜,但是臭豆腐本身味道还是棒棒哒。 猪油拌粉的……粉……虽然有葱依然是差评…… 最爱的酒酿! 吃完以后,意犹未尽,出门看见街上人均手持一串大大的炸香肠,于是也去凑热闹排队买了一串…… 如下👇然而……真的是……很不很不很不好吃……两口之后,就给同伴吃了…… 然后贾谊故居也差不多开门啦。因为是免费的景点,需要限制人流,于是大家在没正式开门前就都排上队了。  贾谊生平简介的碑文……其实记得好像他的两篇代表作:《过秦论》和《论积贮疏》,都不在我们当时的必修课文中,起码从来没有背过这两篇中的片段……倒是李义山的”不问苍生问鬼神“这句更深入人心,这也许也正是其悲哀吧。 贾谊的塑像……天纵英才却英年早逝也是很可惜了。  还展示了各地各版本有关贾谊文章的教材。这是魔都的语文课本,还是H版的……好亲切好熟悉的赶脚…… 因为次日我们要赶到宜昌,不想一天都在各种转车,万一其中哪一班延误了后面的行程都会耽误,于是我们下午就先行退回了岳阳,第二天再转经荆州去宜昌……没有自驾有点点后悔坐公共交通就只能各种绕……

如姬的虎符
奇怪的cp增加了??? 新增支...

奇怪的cp增加了???

新增支线任务——熟悉贾谊及其政治观点……

万一了查完之后又能磕一口隔代cp的粮呢?(•́ω•̀ ٥)

【晚上看新浪博文看的的。网址:贾谊的《治安策》道出了“外儒内法”的千古统治秘术 文章老长了。。。】

奇怪的cp增加了???

新增支线任务——熟悉贾谊及其政治观点……

万一了查完之后又能磕一口隔代cp的粮呢?(•́ω•̀ ٥)

【晚上看新浪博文看的的。网址:贾谊的《治安策》道出了“外儒内法”的千古统治秘术 文章老长了。。。】

公孙谊
这张图应该5月20号发的 可惜...

这张图应该5月20号发的

可惜那天我没拿到手机


屈子:公孙,把我冠画高点

我:好麻烦啊,我不画了😏

这张图应该5月20号发的

可惜那天我没拿到手机


屈子:公孙,把我冠画高点

我:好麻烦啊,我不画了😏

正月正雨

【问鬼神】 (五) 惊变

五.惊变


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那个少年前一瞬还在纵马高歌,叫着他先生;下一瞬,桃花飘落,只给他剩下,白骨森森。


灵堂寂寂,无人同他共寒暑,无人问他可心痛。


他没有护住他,他枉为人师。


早知如此,他该应了的,大漠雪山,他可以陪着他的。


总好过,碧落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风声起,纸钱扬,他送走了大汉的梁王,天子的宠子,他的学生;还有,贾谊的少年和贾谊的半条命。


五.惊变


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那个少年前一瞬还在纵马高歌,叫着他先生;下一瞬,桃花飘落,只给他剩下,白骨森森。


灵堂寂寂,无人同他共寒暑,无人问他可心痛。


他没有护住他,他枉为人师。


早知如此,他该应了的,大漠雪山,他可以陪着他的。


总好过,碧落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风声起,纸钱扬,他送走了大汉的梁王,天子的宠子,他的学生;还有,贾谊的少年和贾谊的半条命。


碣石星汉(看到我请提醒我背单词背语法练听力)

继续快乐的抽风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我和我的老公贾谊(反正他也不能爬出来反驳我略略略)走在路上遇到了屈子?
又名:和老公有相同的爱好是什么体验
顺便一开始我对贾谊说的话是“你知道吗你知道吗现在很多史向bl的cp可扯淡啦,尤其是跨时代的那种”
而且读书人的事,那叫卖老公吗,那叫凭着我对屈原的爱用我们之间的爱实现他对屈原的爱!很完美的明明~

继续快乐的抽风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我和我的老公贾谊(反正他也不能爬出来反驳我略略略)走在路上遇到了屈子?
又名:和老公有相同的爱好是什么体验
顺便一开始我对贾谊说的话是“你知道吗你知道吗现在很多史向bl的cp可扯淡啦,尤其是跨时代的那种”
而且读书人的事,那叫卖老公吗,那叫凭着我对屈原的爱用我们之间的爱实现他对屈原的爱!很完美的明明~

正月正雨

问鬼神 (四) 宣室

四.宣室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此去经年,他鬓间沧桑,对视之时,似有情愫流动。


他,难道也是,舍不得的吗?


暗香轻盈,他靠过来,是什么,砰砰跳动?


……静默


【贾生,你说,朕的天下,可有鬼神?】


那人眼底万千事。


一泼冷水,迎头而下。


陛下,你还记得,我们的大汉吗?


四.宣室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此去经年,他鬓间沧桑,对视之时,似有情愫流动。


他,难道也是,舍不得的吗?


暗香轻盈,他靠过来,是什么,砰砰跳动?


……静默


【贾生,你说,朕的天下,可有鬼神?】


那人眼底万千事。


一泼冷水,迎头而下。


陛下,你还记得,我们的大汉吗?


正月正雨

问鬼神 (三) 梁王

三.梁王


【先生为什么总是不开心?】


少年问他,眼底是止不住的万千情意。


【先生笑一笑才好看。】


回首策马,似那人模样。


先生,

先生,

先生……


一字一句,他以为他不懂。可,字字恳切,像极了谁那一声声陛下。

都是痴儿……


三.梁王


【先生为什么总是不开心?】


少年问他,眼底是止不住的万千情意。


【先生笑一笑才好看。】


回首策马,似那人模样。


先生,

先生,

先生……


一字一句,他以为他不懂。可,字字恳切,像极了谁那一声声陛下。

都是痴儿……






正月正雨

问鬼神 (二) 残月

二.残月


他忘了,张良一世运筹帷幄,也不过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结局,何况是他。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

千好万好,耳鬓厮磨,落得个天子忌惮。

何必?


最终,流放长沙……

爱子梁王,托付给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长安弯月只照离人,不照,远归客。


踏出宫门时,宫墙柳色,犹记初见。十二冠冕,莹莹珠玉,帝王轻笑。


【你就是贾谊?】


曾游太液,万卷诗书,荷花开遍。罗裳轻分,衣衫暗解,指尖微凉。


【朕许你千秋万代的大汉!】


陌上杨柳色,那些年的春光,终究只有他信了。


二.残月


他忘了,张良一世运筹帷幄,也不过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结局,何况是他。


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

千好万好,耳鬓厮磨,落得个天子忌惮。

何必?


最终,流放长沙……

爱子梁王,托付给他,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长安弯月只照离人,不照,远归客。


踏出宫门时,宫墙柳色,犹记初见。十二冠冕,莹莹珠玉,帝王轻笑。


【你就是贾谊?】


曾游太液,万卷诗书,荷花开遍。罗裳轻分,衣衫暗解,指尖微凉。


【朕许你千秋万代的大汉!】


陌上杨柳色,那些年的春光,终究只有他信了。



正月正雨

问鬼神 (一) 芙蕖

一.芙蕖


他曾以为他会一生站在那个人的身后,看大汉千秋万代,看他光芒万丈。做他的三公做他的臂膀,就像高祖与张良那般,互相扶持,共赏清平河山。


曾经,也的确是这样的。仗剑策马长安笑,花果盈盆,五陵少年尽艳羡。最年轻的心腹大臣,指日可登鸿鹄路。

未央宫里芙蕖开,帝王手持一支平头紫,眼角微微弯起,手点竹简。


【贾生,你看,这条政令如何?】


他以为这是永远,长安城里春光正好。



一.芙蕖


他曾以为他会一生站在那个人的身后,看大汉千秋万代,看他光芒万丈。做他的三公做他的臂膀,就像高祖与张良那般,互相扶持,共赏清平河山。


曾经,也的确是这样的。仗剑策马长安笑,花果盈盆,五陵少年尽艳羡。最年轻的心腹大臣,指日可登鸿鹄路。

未央宫里芙蕖开,帝王手持一支平头紫,眼角微微弯起,手点竹简。


【贾生,你看,这条政令如何?】


他以为这是永远,长安城里春光正好。




江左小熊猫

【秦汉天团】这一生岁月漫长(荀子师门篇)

本想专为张苍这个猛人写篇文章,后来觉得,苍哥活了那么久,身在那样风云变幻的时代,结交过那么多牛逼的人,不让他以时代见证人的角色来叙述实在太可惜了(←不要找借口!)。所以就写了张苍第一人称视角下的的秦汉天团。

这一章是荀子师门。

有没有后续上司篇、同僚篇……我自己也不知道hhhhh

【高亮提醒】一万个人读史有一万种理解,我只是写出自己的想法。求同存异,理性交流,热爱和平,谢绝引战。

另外,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线错误的问题,本来也不是考据文,不要在意(←又找借口!)。

以下是正文。


我活了104岁。

见证过朝代更替,经历过王室撕逼,能校订九章算术,能玩转阴阳五行,受抄撮,通音律,精礼...

本想专为张苍这个猛人写篇文章,后来觉得,苍哥活了那么久,身在那样风云变幻的时代,结交过那么多牛逼的人,不让他以时代见证人的角色来叙述实在太可惜了(←不要找借口!)。所以就写了张苍第一人称视角下的的秦汉天团。

这一章是荀子师门。

有没有后续上司篇、同僚篇……我自己也不知道hhhhh

【高亮提醒】一万个人读史有一万种理解,我只是写出自己的想法。求同存异,理性交流,热爱和平,谢绝引战。

另外,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线错误的问题,本来也不是考据文,不要在意(←又找借口!)。

以下是正文。


我活了104岁。

见证过朝代更替,经历过王室撕逼,能校订九章算术,能玩转阴阳五行,受抄撮,通音律,精礼法,各种技能满点。[注1]

不过说这些有毛用。就算我这么牛逼,就算被司马迁立传,我好像还是存在感稀薄。

倒是我周围的人,一个个出场自带《乱世巨星》BGM。

荀况是我老师,韩非李斯是我师兄,嬴政刘邦是我上司,张良萧何韩信陈平是我同僚。

都不用在他们姓名前面加半个头衔。我已经听到你们疯狂的尖叫震出海啸。


早在和老师谋面之前,我对他的印象就是——

战斗力超强的老头纸。

后人说韩非怼天怼地,他那是得了老师的真传。

不信,你们去读读《非十二子》。


到我拜入荀门时,两位传说中光芒万丈的师兄早就出师了。[注2]

韩师兄一心谋强韩之策,不被王上所用,退而著书,《孤愤》一篇,何其峻峭又何其沉痛。

李师兄西行入秦,被王上信爱,厉行律法,其本人之仕途和秦国之国势一样蒸蒸日上。

但老师从来不提这两个“叛逃”到法家的弟子。

我也不敢冒然开口询问。

尽管我离家求学时,背负着全村儿韩非李斯唯粉和CP粉的殷切期望。


老师果然战斗力超强。

上门论辩的诸子,无不信心满满地来,灰头土脸地走。

即使是对儒家内部别派子弟,老师也毫不留情——确切说,更加毫不留情。

以后回想起来,老师这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所以,当有一天被老师发现偷偷摸鱼读韩非论著时,我觉得自己即将被怼到原地反复去世。

然而老师只是沉默地看着我刚翻到的《说难》,半晌,用干枯的手指点一点竹简,问道:“你以为韩非做得如何?”

我战战兢兢也诚诚恳恳地表达了自己对韩非行文强悍而实操失败的惋惜,又说:“也许,他和李师兄一样去秦国,就好了。”

老师长叹一口气:

“在韩国,他说服不了君主;在秦国,他说服不了自己。”


老师辞世后两年,韩非出使秦国,被嬴政极尽礼遇;再三年,韩非上书存韩,被秦臣所谗,下狱,饮药而死。

老师一语成谶。


而这些“秦臣”里,打头阵的,就是李斯。


那天读《说难》被抓现行,触动老师感慨韩非,我也壮着胆子顺杆爬,旁敲侧击老师对李斯的看法。

老师翻到《孤愤》:“你读出了什么?”

我打起十二分小心:“‘法术之士’为‘当涂之人’所压,则君危国乱。”[注3]

老师又是一声长叹:

“然则,法术之士被重用,蜕变为当涂之人,又当如何?”


老师辞世后二十八年,李斯与赵高合谋发动“沙丘之变”,矫诏胡亥继位,逼死扶苏蒙恬;再两年,自咽苦果,身死国灭。

老师再次,一语成谶。


我听说,李斯早年观厕中鼠与仓中鼠之别,乃悟贵贱之所处,自此奋发。

即使在老师门下受教儒学数年,拜别时仍然直言“诟莫大於卑贱,而悲莫甚於穷困。”[注4]

老师听到这番话,该是怎样的心情。


可是啊,

厕中也好,仓中也罢,鼠终究是鼠啊。

发达于仓中,也必遭诛杀于仓中。


后来,有同僚听说我师出荀子门下,便好奇地打听韩非李斯的关系。

我问他:“你觉得呢?”

他很笃定:“李斯嫉妒韩非。”

我笑了笑,这真是标准答案啊。

可是只对了一半。


韩非,又何尝不“嫉妒”李斯呢?

出身王室,天生便是一道枷锁。

有人挣开了。却也有赤诚如韩非者,纵然有经纬天下之能,亦被困其中。

何如里巷平民,孑然无所累,“万乘方争,此布衣驰骛之时而游说者之秋也。”谁许荣华,便效忠于谁。

——或者说,效忠于求取荣华的自己。


我还有一个同门叫浮丘伯。

虽然名气不及韩非李斯响亮,却继承了老师的衣钵,尤其精于治《诗》。

可能文艺气息浓厚的人比较清高浪漫吧,他后来隐居了。

然后在给我的来信中描述自己神仙般的生活:

群山拥翠,梨花满溪,白鹤起舞,他脑袋上扣一顶破斗笠躺在水岸钓鱼。

那时已是汉家天下,我在朝为官,天天算计国库那点钱该怎么分配,头发都快薅秃了。

他这样刺激人地秀悠闲,我还是很有风度地回信点赞。

并随信附赠一张堪舆图。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地方山体难固,年年水患。[注5]


对了,浮丘伯教过几个学生。

其中一位叫刘交。

我有时候看着和浮丘伯一样文艺气息鲜明的刘交,不禁陷入沉思:

同一个爹,怎么儿子差别这么大?

他大哥可流氓了,自己不读书,还有往儒生帽子里撒尿的黑历史。

这位大哥叫刘邦。


我自己也有学生,年少高才,十来岁就被河南郡守慕名召置,信爱非常。后来郡守因政绩突出升任廷尉,便向文帝举荐了这个才子。

廷尉是李斯的老乡,也曾向李斯学习过律法。

这世界可真小。


我这位学生,确实禀赋卓绝,担任博士只一年,便被破格提拔为太中大夫。

可惜,终究太年轻,藏不住锐气。

“欲使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注6]

其时新帝初立,老臣权重。

没有家世背景的小年轻,太着急了会是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远赴长沙,渡湘水而吊屈原,见鵩鸟入舍而为赋。极尽沉郁悲愤。

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最后说回老师吧。


我出师前一年,承老师授《抄撮》九卷。

老师一改平常的严厉,带着老顽童般的笑意:“治史嘛,要找个活得长的,死太早不懂历史的艰辛和玩笑。”

……老师怕不是个预言帝吧。

但当时我只是以为,老师是希望我在这命若草芥的乱世活得久些。

哪知道我竟然真的如此长寿。

长寿得让我怀疑,

是不是吸取了那些累累白骨,未竟的生命。


我出师那天晴空当头。

老师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口。

淋漓的天光凋谢在老师深重的皱纹间,看得我莫名有点鼻子发酸。

我深深拜下去。

“起来吧。”老师说,“今后从儒从法,治学为官,为师并不强求。”

我惊讶地望着他。


“你名字里有个‘苍’字。”

“惟愿你,不负苍生。”


END


注1:

孔颖达《左传正义》杜预《春秋序》注引刘向《别录》:左丘明授曾申;申授吴起;起授其子期;期授楚人铎椒,铎椒作《抄撮》八卷;授虞卿,虞卿作《抄撮》九卷;授荀卿;荀卿授张苍。

注2:

张苍生于公元前256年,韩非李斯大约在公元前247年出师,这时张苍才九岁。因此我推测他当时还没拜入荀子门下,也就没有见过两位师兄。

注3:

韩非在《孤愤》篇中写“法术之士”往往被“当涂之人”(大权在握、谋一己私利、蒙蔽君主、嫉贤妒能的奸佞)所压制,这便是君危国乱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极力倡导君主疏远当涂之人而重用法术之士。然而,问题就在于,法术之士被重用后,是否可能蜕变为“当涂之人”呢?

注4:

语出《史记·李斯列传》,下文“今万乘方争时,游者主事。今秦王欲吞天下,称帝而治,此布衣驰骛之时而游说者之秋也”亦出于此。

注5:

据《景宁县志》载,汉代浮丘伯曾携双鹤隐居于某水系,在溪滨垒石筑台垂钓,沐鹤于溪,故名鹤溪。而我粗略查了下资料,这里貌似屡遭水患,山体也曾崩落。

注6:

语出苏轼《贾谊论》。

Ing

过秦论

把语文课上的丢人东西发出来了

------------------------————————————————————————

(梁)怀王是文帝幼子,最爱之。

贾谊二十来岁初入京都,便见过怀王数次。在上谏的时候,在天子膝怀里,两只手如藕节,松松挂在天子前襟上,眉目有几分倦怠,神情惺忪。


后来贬黜再回,已是青竹少年。

他未曾想过还有回到长安的运气,天子总是不愿再纳逐臣,一个个逐臣身上仿佛淋漓写着功过。

文帝绝口不提朝政时事,只饶有兴趣问些鬼怪神灵。贾谊心下悲哀,面上不显,一一具答了。

却听文帝拍手畅快道:“爱卿依旧这样博闻强识!极好极好,无怪乎他缠我要你做太傅!”

太傅?...

把语文课上的丢人东西发出来了

------------------------————————————————————————

(梁)怀王是文帝幼子,最爱之。

贾谊二十来岁初入京都,便见过怀王数次。在上谏的时候,在天子膝怀里,两只手如藕节,松松挂在天子前襟上,眉目有几分倦怠,神情惺忪。


后来贬黜再回,已是青竹少年。

他未曾想过还有回到长安的运气,天子总是不愿再纳逐臣,一个个逐臣身上仿佛淋漓写着功过。

文帝绝口不提朝政时事,只饶有兴趣问些鬼怪神灵。贾谊心下悲哀,面上不显,一一具答了。

却听文帝拍手畅快道:“爱卿依旧这样博闻强识!极好极好,无怪乎他缠我要你做太傅!”

太傅?

帝子师,天下师。

天下师,帝子师。

士人所向也。


太过震惊以至迟迟才行礼谢恩。

文帝一挥手显然不介意,屏风后走出位俊逸身影。灯火昏暧,一副极好色相隐在浓阴后,只唇角似勾非勾弧度看得清明。

怀王居高临下,忽然弯下腰执起贾谊手,温和道:“先生,和我走。”手温温凉凉,如玉一样。


怀王御下宽宏,性子出名的良善,天资也敏捷,往往半言而其知意。是极好的公子,是极好的学生。

贾谊于是更为不解怀王为何偏偏选中自己。不是贾谊自贬,而是这份知遇之恩过于贵重,教人心焦,无以为报。


他很困扰,怀王似乎发现了,下课后请他留步。

走廊上怀王问:“先生,长城之外是什么?”

“是楼兰”

“楼兰之外是什么?”

“是西域”

“比西域更远是什么?”

“或许是无垠大海”

“海上有什么?”

“有暗流,有汹涛,有岛屿,有樵石”

怀王笑了:“你不是这样回答我父皇,你告诉他海外有仙山,有蓬莱。你——你为什么不这样对我讲?”


贾谊不语。


怀王道:“所以先生,所以我选择你。你博览古今却从不故弄玄虚;你郁郁不欢,却从不放言避世。”怀王又笑:“而我愿助先生一舒胸怀,凌云万里,只为这千古江山,一世功业。”


贾谊也相信怀王会成为一位明君,尊贤纳士,从谏如流,温厚雅量,仁爱子民。

怀王此言不过是告诉他:“恰好罢了。”一场恰好的君臣相得罢了。

怀王受封日,他抱负舒展时。

怀王是飓风,贾谊是鹰隼,凭借风势凌云万里。

他们会造福一方,守疆域安宁。


一切的不可控发生在一个闷热午后。

夏蝉聒噪,炽阳无情。

怀王受不了热,褪了外衣,凝露般的汗意,沉渊般的对望。


……


怀王笑,沁了点滴水色在眼里:“先生,劳烦你与我千秋同过。”


怀王待贾谊,真真是极尽爱重。若非贾谊一杆春秋妙笔,身姿高挑端得是风度无双,怕要被时人评为“佞幸”,弥子瑕之流。


他们间偶尔也有纷争。

比如妻妾比如子嗣。

怀王与王妃有名无实,是以怀王无后。怀王从未要求贾谊,却将自己逼得那样紧。

贾谊常常劝诫怀王,他认为他们是君臣,是知己,那旁生的情愫应当、必须,屈从于伦理纲常。他不介意怀王有妻妾,任何女子都无法阻梗在他们之间,而怀王需要子嗣。

显然怀王不是这样想。

他玩转手中新得的赏,一只青瓷杯,微微垂目:“贾谊,我不快活。”

贾谊失语,还欲再说些什么,怀王已经起身离去了。

柳絮纷飞一路,肩头似落雪。


怀王开始眷养一些乐伶。

他退回到恰当的距离,他们间只剩下君臣关系。除此以外的,都被他利落剪除。

贾谊曾在后院远远望见那些乐伶在排歌,清清越越,如空月幽泉。怀王闭眼假寐,指节一下一下敲着白玉壶。


怀王突然死了。

谁也没有料到地,毫无征兆地。

他跳下马,像断线的风筝,孤散地,飘零地坠落。

在诸侯面前,在文帝面前,在他所有足以为傲的事物面前。

他是个骗子,是个叛徒,唯一一句真话或许只有那句“我不快活”。他没有真正在意过什么事物,他的一切一切光鲜亮丽都是谎言。

贾谊扑在怀王尸骨边,嚎啕大哭。

无人区小孩

【脑洞/历史向】《恒生》 by秦歌

——你是我的“文景之治”

——你是我的北辰


◎一个脑洞,灵感来源于《滕王阁序》,王勃两次用贾谊典。 

历史背景可考,内容纯属虚构。 

发过一次图片版的被🔒了。


BGM:《城南花已开》 

 ————————————————————

     时年公元前180年,23岁的刘恒成为了汉文帝。新帝登基,朝中自是不宁,不过历来如此。


     21岁的贾生,得贵人引荐,获文帝征召入朝。...

——你是我的“文景之治”

——你是我的北辰


  

◎一个脑洞,灵感来源于《滕王阁序》,王勃两次用贾谊典。 

历史背景可考,内容纯属虚构。 

发过一次图片版的被🔒了。


  

BGM:《城南花已开》 

 ————————————————————

     时年公元前180年,23岁的刘恒成为了汉文帝。新帝登基,朝中自是不宁,不过历来如此。


  

     21岁的贾生,得贵人引荐,获文帝征召入朝。 


  

     初见,是公式化的交流,你问我答。少有才名的贾生自是给文帝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后来,他成了文帝当年聘的博士里,最年轻的一位。 

   【得一贤才在朝,如虎添翼】

    文帝爱才,对贾生自是关照有加,衣食住在同级的官员里,都算的上乘。贾生倒是并未察觉,每日静心研学。 

    文帝爱才,常给博士们议题供大家思考交流。贾生每每都能提出些新颖的观点,精辟独特。

    刘恒乐意看他行云流水般的阐述,乐意看他的从容不迫,觉出他给自己带来一种如知心人般的舒适和安然,自是更愿与他多谈,听他多说。 

   【得一人在心,细水长流】 


  

     同年(文帝元年),贾生被文帝破格提拔为太中大夫。 


  

     随着他的才华和智谋逐渐展现,文帝越也表现出自己对他的欣赏,一度想继续提拔他担任公卿之职,但无奈“树大招风”,朝中绛侯周勃、灌婴、东阳侯、冯敬等人都嫉妒贾谊,进言诽谤贾谊“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 

    【我知这是他人嫉妒之心下的诽谤之言,请谅我以文帝的身份无法替你正名,但刘恒会一直把你放在心上】 

      文帝作为一个根基不牢的新帝,自是不想因一人而失大局,即使他也不愿。他受个中权贵的关注,不想令贾生被心怀嫉妒之人惦记,便选择自己疏远贾生,不再听他建议。 

    【愿你安好,不必考虑过多;愿你安心,剩下的我替你承担。】 


  

     文帝四年,贾生被贬为长沙王太傅。 

    【愿你谅我,只能如此护你周全】 


  

     长沙地处南方,离京师长安数千里之遥。贾谊离京后,长途跋涉。途经湘江,写下《吊屈原赋》凭吊屈原,以抒内心之怨愤。 

    『刘恒,今日这般,为何?』 

     谪居长沙时,他也依然关注着朝中局势,并不时向文帝建言,但全都石沉大海​。 

    『刘恒为何我的信你不看不回?』 

    【对不起,身为帝王,我甚至没有权利阻止别人截走你的信,不是我不看不回,是文帝位高,刘恒无能】​ 


  

     文帝七年,​汉文帝召贾谊回京。于未央宫祭神的宣室接见贾谊。此次回召,本就是借爱才之意,却实是动了私心。 

   “陛下。”​他很恭敬,恭敬得让刘恒心寒。“贾生……”刘恒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三年​,你过得怎么样?”

    他静静地看着他的北辰,“托陛下的福,自是安逸。”

    刘恒看着他心尖尖儿上的人,不到而立的年龄面容却已显出几分憔悴。

    他当然也看到了爱人所作《鵩鸟赋》中抒发的情绪,也看到了他以老庄的齐生死、等祸福的思想希望得到的自我解脱,想此更是不忍,“对不起,是我的错,身为帝王却不能留你在朝,是我无能。” 

  “陛下言重了,朝中官员更新换代自是常事,何来过错一说。且陛下帝位尚未牢固,自是要在意朝中元老的态度。在陛下的棋盘里,我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丢了也就丢了吧。”​他仍然稳重,平淡地分析着,一如过去论议题时的条理清晰。

    但他越是冷静,刘恒就越是心疼。 刘恒慢慢走近自己日夜思念了三年的爱人,轻轻地握住他的手,只这一举,便破了他的防线。

   他低下了头,仍是静静地,看着那只浸满了汗,微微颤抖的,金尊玉贵的手,突然轻笑,反手,回握住了刘恒。 

   刘恒呆住了,他连刚刚的伸手​都做了很久的心里斗争,怀着将会被甩开,被躲掉的思想准备,把想法付诸实践。而他,居然…… 

    他抬起来了头,脸上不再是平静。刘恒看着爱人勾起的嘴角,眼中亮起的星辰,紧了紧交握的手,顺着手中的力,把爱人揽进了怀里。​

    他笑着抬起胳膊,勾住了刘恒的脖子​,附到了他耳边:“恒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刘恒感受爱人在自己耳边氤热的​呼吸,听着那声哑着嗓子的“恒儿”,压抑了多年的欲望喷薄而出,松开交握的手,继而揽住爱人的腰,另一只手扣上爱人的后脑勺,凑上去堵住了那惹火的唇瓣。

    刘恒用力地吻,想要把面前的人拆吞入腹,不断夺取着他口中的氧气,舌尖带着急切和粗鲁,撬开了他的牙关。

    他依然在笑,热情地回应着自己深爱了四年的人,他使坏地轻轻咬了咬爱人的下唇​,刺激得他的爱人将他搂得更紧,吻得更深。

     一吻终了,细细的银丝架在双唇之间,刘恒看着爱人潮红的脸颊,在雾气中却越发明亮的双眸和挑逗的唇角​,压着声音问:“可以吗?”

     回应他的是爱人埋首于他肩窝啃下的爱痕。刘恒不再收敛,双手移到了爱人的臀上,他的爱人明白了,借着刘恒手上的力,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于祭神所用​的宣室内翻云覆雨,亵渎神灵的愧疚早已被融入爱人的潮汐所覆盖,自黄昏至深夜。


  

 ​    世人皆传文帝与贾谊当晚畅聊至深夜,却只是“不问苍生问鬼神”{1}。

     而在那之后,文帝仍是没有继续留贾谊于长安任职,而是任命他为梁怀王太傅,所在地临近朝廷,且梁怀王刘揖是文帝最受宠的小儿子,倒也能时常见到文帝。

     据梁怀王府上的下人们说,贾太傅对怀王是疼爱有加,除了每日授学之外,时常​与怀王一起玩耍打闹,几乎把怀王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而文帝对于怀王那缺失的一部分父爱,也有太傅补上了。

     每当文帝来看怀王的时候,只允许太傅一人陪在身旁。有人看到过三人的相处,​说他们融洽得比跟皇后一起还像一家人。 


  

     文帝十一年,贾谊32岁,随梁怀王入朝​。

 但怀王却在一次意外时坠马身亡,贾谊自认身为太傅没有尽到责任,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有如丧子般的痛苦和内疚笼罩了他,自此终日抑郁寡欢。 

     之后他也有时常给文帝建议,却不再似从前一样从容,建言也确实深谋远虑​,而他却已失去了心中的平静。

     文帝曾与他有过一次交谈。“太傅,这不是你的过错,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你若不是太傅,它也会发生。我儿命由天定,即便你真的做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了。”刘恒不忍爱人继续自责,只能如此劝着。

   “不,陛下,是我的错,怀王殿下的意外来源于我的失职,是我的错,我为什么没有……没有接住他……”他往日的平淡已不在,周身笼罩着阴冷的氛围。​

     刘恒看着日日沉郁的爱人,心疼与丧子的悲怆交织,他再次搂住了自己的爱人,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的爱人,轻轻地,推开了他,对他说了那句刘恒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话:“恒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红着眼眶,离开了殿内。 

     在贾谊数次以生病为由拒绝上朝后,​文帝担心爱人的身体,派人去询问,收到的却是“贾生已逝”。 


  

      这一别,天人永隔。​ 


  

      汉文帝十二年,贾谊在抑郁中去世,年仅三十三岁。

 ​———————分割线———————— 

注释{1}事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汉文帝接见贾谊,“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 

又有文人作诗云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Alice

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止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兮,何足以疑!

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渊止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宝兮,养空而浮;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细故蒂芥兮,何足以疑!


liugangwin

2019年1月10日

想起一句话,对着自己说了句,欢迎您测量中华的深度,但最好请用文明的尺度!推荐一本好书,过秦论 张仪。                 刘刚

想起一句话,对着自己说了句,欢迎您测量中华的深度,但最好请用文明的尺度!推荐一本好书,过秦论 张仪。                 刘刚

江左小熊猫

荀子的徒子徒孙真特么厉害啊

鼎鼎大名的就是李斯韩非了,这个不多说,大秦丞相和法家集大成者。

还有一个张苍,西汉丞相,还校正《九章算术》,这算是文理通才啊。

教出这样三个学生已经非常厉害了好吗!

然后张苍的学生也就是荀子的徒孙贾谊,也是大名鼎鼎。而贾谊是汉文帝幼子梁怀王的太傅,那么也可以说追溯起来梁怀王师承荀门。

另外可能更少人知道的是,荀子的徒孙之一是汉高祖的弟弟并且在被封王之后邀请同门辅政。没错这就是(非著名)文艺青年刘交。

这个师门很生猛啊。

鼎鼎大名的就是李斯韩非了,这个不多说,大秦丞相和法家集大成者。

还有一个张苍,西汉丞相,还校正《九章算术》,这算是文理通才啊。

教出这样三个学生已经非常厉害了好吗!

然后张苍的学生也就是荀子的徒孙贾谊,也是大名鼎鼎。而贾谊是汉文帝幼子梁怀王的太傅,那么也可以说追溯起来梁怀王师承荀门。

另外可能更少人知道的是,荀子的徒孙之一是汉高祖的弟弟并且在被封王之后邀请同门辅政。没错这就是(非著名)文艺青年刘交。

这个师门很生猛啊。

子居

《贾谊〈新书〉思想探究》


https://pan.baidu.com/s/1pcSK5nkm6ONHTtNlt26BLg
作 者 :陈司直著
出版发行 : 花木兰文化出版社 , 2010.09
ISBN号 :9789862543443
页 数 : 135
丛书名 : 中国学术思想研究辑刊 
主题词 : (汉)贾谊-新书-学术思想-研究考订
中图法分类号 : B2-51
参考文献格式 : 陈司直著. 贾谊《新书》思想探究[M]. 花木兰文化出版社, 2010...


https://pan.baidu.com/s/1pcSK5nkm6ONHTtNlt26BLg
作 者 :陈司直著
出版发行 : 花木兰文化出版社 , 2010.09
ISBN号 :9789862543443
页 数 : 135
丛书名 : 中国学术思想研究辑刊 
主题词 : (汉)贾谊-新书-学术思想-研究考订
中图法分类号 : B2-51
参考文献格式 : 陈司直著. 贾谊《新书》思想探究[M]. 花木兰文化出版社, 2010.09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贾谊生平介绍
    第二节 贾谊《新书》介绍
    第三节 研究方法与章节说明
第二章 哲学思想
    第一节 道德论
    第二节 天论
    第三节 人性论
第三章 政治思想
    第一节 汉初的政治问题
    第二节 贾谊的政治主张
第四章 社会思想
    第一节 汉初的社会问题
    第二节 贾谊的社会主张
第五章 经济思想
    第一节 汉初的经济情况
    第二节 贾谊的经济主张
第六章 匈奴政策
    第一节 汉初与匈奴关系的探讨(高祖至文帝)
    第二节 贾谊的匈奴政策
第七章 结论
参考文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