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赖皮蛇

21102浏览    30参与
不闻窗外事
好像画的太人畜无害了。不过我感...

好像画的太人畜无害了。不过我感觉他忽悠人的时候,亲和力也很重要。

好像画的太人畜无害了。不过我感觉他忽悠人的时候,亲和力也很重要。

绿王八🐢
被夹了😡 爱发电账号 凡凡子...

被夹了😡

爱发电账号 凡凡子呀


被夹了😡

爱发电账号 凡凡子呀


绿王八🐢
摸一张蛇蛇🤤🤤🤤🤤 原...

摸一张蛇蛇🤤🤤🤤🤤

原图在爱发电

摸一张蛇蛇🤤🤤🤤🤤

原图在爱发电

Miss、渊

最近有点不想画……把以前没画完的草稿拿出来看看


P1-P2被砸晕的赖叔和幼时三头凤

P3-P4我自创角色红桃二,原名桑淮…之后会仔细介绍…

P5-P6摩尔庄园乐库~是参考某些材料的,身体比例有些错误,见谅……

P7也是我自创的角色,是吸血鬼呀

P8曾经画的啊……一个小姐!对,小姐…


图中有很多错误,以及有很多未画完部分…(轻点儿喷)

以后有时间再见啦…

最近有点不想画……把以前没画完的草稿拿出来看看


P1-P2被砸晕的赖叔和幼时三头凤

P3-P4我自创角色红桃二,原名桑淮…之后会仔细介绍…

P5-P6摩尔庄园乐库~是参考某些材料的,身体比例有些错误,见谅……

P7也是我自创的角色,是吸血鬼呀

P8曾经画的啊……一个小姐!对,小姐…


图中有很多错误,以及有很多未画完部分…(轻点儿喷)

以后有时间再见啦…

欧加叶叶
「我·要&mid...

「我·要·你·们·死——!!」

「我·要·你·们·死——!!」

咚嘞个咚咚咚咚(接约稿)

存一个泡泡x赖皮蛇的合集,有空就开坑

原剧向的,有剧情有车,欢迎米娜桑来围观
[图片]

存一个泡泡x赖皮蛇的合集,有空就开坑

原剧向的,有剧情有车,欢迎米娜桑来围观

某不知名话手
说起来这个还是小鲤鱼历险记里面...

说起来这个还是小鲤鱼历险记里面那条蛇的拟人来着(群里活动)完全看不出来啊草

说起来这个还是小鲤鱼历险记里面那条蛇的拟人来着(群里活动)完全看不出来啊草

三九YH

前段时间摸的小鲤鱼历险记

能猜出都是谁嘛?

前段时间摸的小鲤鱼历险记

能猜出都是谁嘛?

涟汀
“这么点地方,也想饲养我?”...

“这么点地方,也想饲养我?”


搞了蛇蛇,可恶真的好好搞

因为高三就没有画什么也没上老福特了,高考前发发,万一我高考完就涂色了呢?

“这么点地方,也想饲养我?”







搞了蛇蛇,可恶真的好好搞

因为高三就没有画什么也没上老福特了,高考前发发,万一我高考完就涂色了呢?

雁南飛letet' na yug
赖皮蛇拟人。作为一号反派,当然...

赖皮蛇拟人。作为一号反派,当然也要设定成敌对阵营的海军一级上将23333

赖皮蛇拟人。作为一号反派,当然也要设定成敌对阵营的海军一级上将23333

城南花已开

冷寒阙三

胆大包天无名下属攻X落难美人赖皮蛇受

私设水族世界以外的陆地有人

正文↓↓↓

飞霜这几天心情阴郁,于是他想着去人间转转散散心。

这是一座江南的小城,此时正是杏花微雨,水烟袅袅的时机,温润的空气中掺杂着杏花的清香,飞霜走在石桥上,看着石桥下飘落的花瓣在水中打转,桥下摇船的船娘将花瓣捞出来,装进随身的荷包。

岸边几家茶楼酒馆小二忙近进忙出,时不时几声喝酒划拳的吆喝声从里面传出来 。

几棵柳树下老翁坐在藤椅上呷着茶,鸦青色的瓦檐下,几个孩童拿着木剑有模有样练武功。

飞霜出神地看着,想来上一次来人间还是真龙敖溯在时,他与火凤凰芸姫,水怪千魄去捉拿一只吃人的鱼妖时来过一次,只是当...

胆大包天无名下属攻X落难美人赖皮蛇受

私设水族世界以外的陆地有人

正文↓↓↓

飞霜这几天心情阴郁,于是他想着去人间转转散散心。

这是一座江南的小城,此时正是杏花微雨,水烟袅袅的时机,温润的空气中掺杂着杏花的清香,飞霜走在石桥上,看着石桥下飘落的花瓣在水中打转,桥下摇船的船娘将花瓣捞出来,装进随身的荷包。

岸边几家茶楼酒馆小二忙近进忙出,时不时几声喝酒划拳的吆喝声从里面传出来 。

几棵柳树下老翁坐在藤椅上呷着茶,鸦青色的瓦檐下,几个孩童拿着木剑有模有样练武功。

飞霜出神地看着,想来上一次来人间还是真龙敖溯在时,他与火凤凰芸姫,水怪千魄去捉拿一只吃人的鱼妖时来过一次,只是当时事态紧急,他们来去匆匆,人间如此美景,却来不及窥探一二。

思及此处,引得飞霜万千怅然,如今真龙已逝,他们也分道扬镳,与他形同陌路,自己当真成了孤家寡人。

正神游间,飞霜感觉衣角被扯住,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那小丫头见飞霜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便从竹篮里拿出一根糖葫芦,怯生生的说道:哥哥,买根糖葫芦吧。

飞霜还未开口,一个老翁背着一草束的糖葫芦跑到桥上,揉了揉女童的头:傻丫头,哥哥怎么会吃糖葫芦呢!

转而又对飞霜歉意的笑笑:公子,对不住啊!

飞霜接过女童手里的糖葫芦:没关系,我买了。

说着将两枚铜板放在女童手上。

女童和老翁走远了,飞霜咬了一颗细尝,很甜,却甜不到心里。

飞霜坐在一家饭馆里,随便要了两个菜,自己一个人坐着。

正吃着,楼下围了一堆人,飞霜顺着栏杆看去,见一群人围着一个箩筐,那箩筐里毛绒绒一团,而那些人则拿着糖角肉条对着那些毛团逗弄着。

飞霜问一旁的小二:他们在做什么?

那小二道:掌柜的养的猫下崽啦,楼下几位客官在聘狸奴。

飞霜拈起盘里的一条炸的金黄的酥鱼,从楼上跳下来,落在地上,引得食客们纷纷侧目,飞霜来到那堆人那里,见那筐里有四五只毛绒绒圆嘟嘟的奶猫,那几只奶猫不过两个月大,一个个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喵喵喵的叫着,小奶音能叫酥了人。

飞霜把酥鱼放在小奶猫的面前,一只灰白相间的奶猫许是闻了鱼香,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蹒跚着过去,伸出两只小爪爪把鱼整个抱在怀里,生怕被其它奶猫抢了去,飞霜见它这憨态可掬的样子也漏出一点笑容,飞霜将炸鱼撕开,挑了最嫩的肉喂它,那奶猫吃完还不忘舔舔飞霜的手心,连沾上的油渣也不放过。

粉嫩嫩的小舌头舔在手心上痒酥酥的,飞霜的那层寒霜像是也要被它舔的化掉。

真是个小馋猫。

飞霜刚要伸手抱它,又收了回去,他向小二要了一碗热水,然后将手帖在碗上,他倒忘了,自己在外面吹了半天风,这手凉的很,到了现在也没一点热气。

待手上回了暖,飞霜抱起那软乎乎的一团,离开了饭馆

城南花已开

冷楼阙二

三个月来飞霜受他桎梏,与他行那云雨之事,明明自己是这水族的王,却在那人面前像是被折了翼孤鸢,让他看尽了自己平生最狼狈的样子。

飞霜撑着床板直起身来,却牵扯到身/后/某处的伤,飞霜倒吸一口凉气,想来是昨夜折腾的狠了。

飞霜抖着手穿好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来到了龙宫大殿。

坐在暧玉王座上,飞霜才觉的好受一点,看着跪于座下的两人,冷然开口:又让他们逃了?

 “是”

两人跪在地上,将头埋在地上,等待着上座君王的怒火。

飞霜身后的疼痛让他没了惩罚他们的心思,他朝他们挥手:下去吧!

两人相视无言,默默的退了出去。

他们隐约觉得他们的大王不对劲。

飞霜无力的斜在扶手上,疲倦的闭着眼睛...

三个月来飞霜受他桎梏,与他行那云雨之事,明明自己是这水族的王,却在那人面前像是被折了翼孤鸢,让他看尽了自己平生最狼狈的样子。

飞霜撑着床板直起身来,却牵扯到身/后/某处的伤,飞霜倒吸一口凉气,想来是昨夜折腾的狠了。

飞霜抖着手穿好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来到了龙宫大殿。

坐在暧玉王座上,飞霜才觉的好受一点,看着跪于座下的两人,冷然开口:又让他们逃了?

 “是”

两人跪在地上,将头埋在地上,等待着上座君王的怒火。

飞霜身后的疼痛让他没了惩罚他们的心思,他朝他们挥手:下去吧!

两人相视无言,默默的退了出去。

他们隐约觉得他们的大王不对劲。

飞霜无力的斜在扶手上,疲倦的闭着眼睛,乌渊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扣住他的软腰:大王若是累了就去寝殿歇息吧!

飞霜不想去看他,只满是困倦的开口:我把龙角给你,你放过我吧!

乌渊轻笑着在他耳边低语:可是属下不爱江山只爱美人,大王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说着轻轻摩擦飞霜鲜艳的红唇,飞霜偏头躲开,还是没有睁眼,乌渊将他抱回内殿,褪去飞霜的衣物,从袖子里拿出一管膏药给他涂上,末了给他盖了被子,望着他的睡颜叹了口气。

你为何不愿多看我一眼。

城南花已开

冷楼阙

看了猫饼大大的赖皮蛇来的灵感

私设水世界众鱼都化形

主角四人组名字不变太难听的改一下

胆大包天不知名下属攻X落难美人赖皮蛇受

正文↓↓↓


龙宫内殿,一袭月白色鲛纱长衫的飞霜倚在窗前,柔顺的墨发散在背后,看着圆月投射在湖底的倒影出神,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形笼罩住他,飞霜眼睛冷了下去:谁许你进来的?

那人勾唇:大王的寝殿属下又不是没进来过,大王又何必这么生分呢!

飞霜眸间染上戾色:滚出去!

身后人眼中神色淡下去,他强行将飞霜扭过来,两指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大王,您知道属下最喜欢您什么样子吗?就是现在这副含嗔犹怨,秋眸含嗔的样子,您这副样子,最是勾魂摄魄。

飞霜抬手掐住他的...

看了猫饼大大的赖皮蛇来的灵感

私设水世界众鱼都化形

主角四人组名字不变太难听的改一下

胆大包天不知名下属攻X落难美人赖皮蛇受

正文↓↓↓


龙宫内殿,一袭月白色鲛纱长衫的飞霜倚在窗前,柔顺的墨发散在背后,看着圆月投射在湖底的倒影出神,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形笼罩住他,飞霜眼睛冷了下去:谁许你进来的?

那人勾唇:大王的寝殿属下又不是没进来过,大王又何必这么生分呢!

飞霜眸间染上戾色:滚出去!

身后人眼中神色淡下去,他强行将飞霜扭过来,两指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大王,您知道属下最喜欢您什么样子吗?就是现在这副含嗔犹怨,秋眸含嗔的样子,您这副样子,最是勾魂摄魄。

飞霜抬手掐住他的脖子,只稍一用力便可至眼前人于死地,他玩味的笑了:大王若是杀了我,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飞霜听到此言眼中狠戾尽数碎裂成沙,手也垂了下去,他趁着飞霜松神的时机抄住他的腿将他横抱起来,扔在床榻间,然后欺身上前,在飞霜耳垂轻啄一口:大王最好小声些,我可不想大王在我身、下/欢愉的样子让别人瞧了去。

罗帐里身形交叠,被褥间美人泪眼迷离,温香软玉,巫山一梦。

事了,身侧早已余温不存,飞霜蜷缩在被窝里,抓着被角的手指发白,若非遭了暗算,又怎会受这人桎梏。

三个月前……

你们猜这人是谁

卑微的腿部挂件

跃龙门

*场景参考动画片最后一集,跃龙门我永远的意难平。

*谢谢每一个来看的朋友们!大家都是天使!


赖皮蛇躲在三头凤的翅膀里,耳边是凛冽的风声,火山熔岩蒸腾的热气从下方腾上来,仿佛要把人灼伤。

他强忍着剧痛睁开眼,看着天上的乌云,看着身边重伤呻吟的鱼虾,最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没有了袍服的遮掩,自己的身体又变回了那个丑陋的模样。惨白的皮肤上是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口子,咕噜咕噜涌出鲜红粘稠的血,黏着几枚被打落的鳞片。

赖皮蛇忽然想起,自己上一次来陆地时,好像也是这样狼狈不堪。

那时他费尽心思杀死了真龙,却身中龙王的咒语,蛇鳞开始脱落,后背迅速腐烂,在彻骨的疼痛和细密的麻痒中,他用身体紧紧缠...

*场景参考动画片最后一集,跃龙门我永远的意难平。

*谢谢每一个来看的朋友们!大家都是天使!


赖皮蛇躲在三头凤的翅膀里,耳边是凛冽的风声,火山熔岩蒸腾的热气从下方腾上来,仿佛要把人灼伤。

他强忍着剧痛睁开眼,看着天上的乌云,看着身边重伤呻吟的鱼虾,最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没有了袍服的遮掩,自己的身体又变回了那个丑陋的模样。惨白的皮肤上是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口子,咕噜咕噜涌出鲜红粘稠的血,黏着几枚被打落的鳞片。

赖皮蛇忽然想起,自己上一次来陆地时,好像也是这样狼狈不堪。

那时他费尽心思杀死了真龙,却身中龙王的咒语,蛇鳞开始脱落,后背迅速腐烂,在彻骨的疼痛和细密的麻痒中,他用身体紧紧缠绕住那一副龙角,咬牙硬撑。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他想,真龙已死,自己就是下一条真龙。

真龙。他执着于这个夙愿太久了,久到忘乎所以,久到不择手段,久到他无法想象自己失败的样子。

——哪怕是亲眼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

又一波滔天的岩浆席卷而来,三头凤挣扎着向前飞行,两翼撒下鲜血。赖皮蛇听见水下同胞的哀鸣,看着水面上浮浮沉沉的尸体,他能察觉到,沐浴着末日的绝望,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苏醒。

或许,今天就是这一切结束的日子。

终于,乌云微微散开,几缕阳光洒下,

在阳光的照射之中,一座长桥伫立在乌云顶端,金光四射,就像神明威严地俯视着众生的苦难。

赖皮蛇的心跳停了一拍,然后瞬间沸腾了。

是龙门。

自己朝思暮想的龙门就在眼前。

只要跳过去,就可以把曾经受过的冷眼、歧视、嘲笑、唾骂统统甩到身后。

就可以去拥抱光明。

想着,身体已不受控制地朝龙门冲去,狂风割裂旧伤,血肉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后背发疯似的刺痒起来。赖皮蛇死死咬着牙,身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痛苦,心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欢腾。

就在眼前,就在眼前了!

触碰到那绚烂的金光的前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侧面袭来,赖皮蛇只觉得身体一轻,再睁眼时,龙门离自己已经很远。

“赖皮蛇!你果然死性不改!”有声音从身后传来,赖皮蛇回头一看,是那条小鲤鱼。

“龙上天,蛇钻地,何况还是条赖皮蛇。”双面龟在旁边咯咯笑着。赖皮蛇还从没见过这个曾经的奴仆如此趾高气扬的样子,听着他的话,心中有一种酸涩的感觉一波一波地翻上来,最后涌出了双眼。

是眼泪吗?

面前那只粉色的水母发出尖叫,另一只海马微微侧过脸,用手捂嘴做呕吐状。

赖皮蛇抬起尾巴抹了抹眼睛,看着那紫黑色腥臭的液体,心中木然。是毒液,看来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别和他废话了,我们走。”他听见一个声音这样说,嘲笑声渐渐远去,但依然无比刺耳。

赖皮蛇抬头看着龙门,眼中闪着偏执到可怕的光,“我才是下一条真龙。”他的声音狠厉而沙哑,“等我变成了真龙,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泡泡等人(或者是鱼)手拉着手,有说有笑地向前走着,殊不知云层之下一片水深火热,水中的居民惨叫着被滚烫的熔岩化成尸骨。

突然一道黑影从他们的身边闪过,以极快的速度向龙门飞去,又在离龙门不远的地方被三头凤一翅膀给拍了回来。

“又是赖皮蛇,呸,真不要脸。”阿酷看着那跌落在云中浑身是血的东西,嫌弃道。


三头凤功力深厚,这一拍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因此当赖皮蛇再次回过神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

一条小小的蛇盘在云层中一动不动,遍体通红,周围是四溅的毒液,绿色的眼睛执拗地瞪着龙门的方向,上面覆了一层阴影。

肉身已死,自己现在只是一滩靠功力和执念连系在一起的毒液。

这就是自己的结局吗?

赖皮蛇环顾四周,三头凤因为刚刚的一击已经力竭倒下,小鲤鱼他们前进的速度不快,龙门在远处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他蓦地咬紧了牙关——不,还没有结束,自己如果尽全力的话,还有一搏的机会!

他在空中盘旋起来,默念咒语,吸引更多毒液聚集,发动着每一点残留的力量。那力量汇成一股,在他毒液做成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似乎要把他冲散。赖皮蛇死死盯着龙门的方向,忍受着撕裂一般巨大的痛楚,拼尽全力向龙门冲去。

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拥抱了梦寐以求的光芒。

他曾经无数次梦想过越过龙门的场景,在他的想象中,那金光应该是温柔的,像柔和的水波,能治愈一切伤痛,能让他忘却仇恨和苦难。

他所想不错,只是那温柔的金光,并不是为他准备的。

他面对的,是如芒刺一般尖锐的,如钢刀一般锋利的天罚。

金光一道道切碎他的身体,净化他的毒液,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带着一种难闻的烧焦气味,把他能体会到的最深的痛苦刻进他的脑海。

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毁。这是对邪恶之人的惩罚。

天空划过彩虹,那是泡泡一行人(或者是鱼)手拉着手越过龙门留下的痕迹,天空放晴,岩浆止息,水中的生灵欢呼着庆祝英雄的归来,庆祝着终于战胜了无恶不作的赖皮蛇,夺回了龙角。

而这些,赖皮蛇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他的碎片,和他的梦的碎片,都被抛弃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掩埋在无穷无尽的苦痛间。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越过龙门的小鲤鱼,到最后也没有变成真龙。

涟汀

是赖皮蛇和泡泡拟人!


下面的猫猫是朋友家的猫猫拟人,因为贫穷所以画在一张纸上了QwQ

是赖皮蛇和泡泡拟人!






下面的猫猫是朋友家的猫猫拟人,因为贫穷所以画在一张纸上了QwQ

重度污染200

爱与梦想!!!!

手书图来堆一下,评论区有bv号噢- ̗̀(๑ᵔ⌔ᵔ๑)

爱与梦想!!!!

手书图来堆一下,评论区有bv号噢- ̗̀(๑ᵔ⌔ᵔ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