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赛巴斯蒂安

18624浏览    317参与
栀虞

【塞夏】Rosa alba

那当然不是爱,是双方都默契的没有宣之于口的,僭越的感情。


而他时常会想,某一天他们会不会因此感到遗憾。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不是疾风骤雨般的猛烈,而是像黎明的晨曦蒸发晶莹的露珠,缓慢而无声无息的。


最开始是无法忽视的头痛,像针刺般,在他翻阅文件的时候袭来。


素白的手指收拢,在纸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褶皱。


凡多姆海威伯爵难得的失态被推门进入的执事尽收眼底。


“少爷?”


他听见自家执事一如既往的华丽声线染上了担忧。


他想开口说几句话,却被头痛折磨的无法分神,索性不再说。


凡多姆海威伯爵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



那当然不是爱,是双方都默契的没有宣之于口的,僭越的感情。


而他时常会想,某一天他们会不会因此感到遗憾。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不是疾风骤雨般的猛烈,而是像黎明的晨曦蒸发晶莹的露珠,缓慢而无声无息的。


最开始是无法忽视的头痛,像针刺般,在他翻阅文件的时候袭来。


素白的手指收拢,在纸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褶皱。



凡多姆海威伯爵难得的失态被推门进入的执事尽收眼底。


“少爷?”


他听见自家执事一如既往的华丽声线染上了担忧。


他想开口说几句话,却被头痛折磨的无法分神,索性不再说。



凡多姆海威伯爵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着贵族的威信与尊严,以往为数不多的失态总是被这个恶魔执事笑弯眼睛毫不客气地加以调侃和嘲讽,用的还是他讨厌的那种哄小孩子的语气。


他用手臂撑住额角,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执事像是没有在意主人的不理睬,微微俯身说了一句“失敬了"便绕道走到他身后,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用温和的力度按揉着他的太阳穴。



那双手能够将面粉和砂糖烹饪成美味的甜点,也能做出优雅的香槟塔让贵族宴会上的所有人惊艳凡多姆海威家族的款待。



也会在危急关头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捂住他的眼睛为他隔绝所有的肮脏与鲜血。




恶魔的温柔,如果他想要的话,那一定是最完美的温柔,就像他无聊的恶趣味一样。



他不知不觉闭上了眼,陷入了一片浓稠的黑沉甜美。



等他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厚重的窗帘紧闭着,房间一片昏暗。


他侧过头,看见了站在床边的执事。


执事的脸上是万年不变的几近完美的笑容,昏暗的光线让凡多姆海威伯爵看不清执事那优雅眉宇间的担忧是真是假。


“少爷还真是个小孩子呢,不能及时察觉到自己生病,确实让我这个执事感到苦恼啊。”


他没力气理会执事的调侃,索性闭上了眼。


可那个恶魔执事注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哦呀,少爷今天都没怎么说话呢,今日的工作的确太过繁重,不过可以推迟到少爷病好后再处理。”


他终于不耐的翻了个身。


“啰嗦,塞巴斯蒂安。”



执事笑着不再言语,微微俯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醒来时,凡多姆海威伯爵发现床边多了一支白蔷薇,带着清晨的露珠和淡雅的芬芳。



那个恶魔总是有数不清的恶趣味。


不过也没有那么令人讨厌。


看着那白蔷薇,他想。




这场病就像个小插曲,在执事无微不至的照顾中消失了。



后来,执事在清扫书房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那朵被做成了标本放进书里的白蔷薇。



风从窗外吹过,书页随之翻动,翻到了主人像是不经意间涂写的那页。



Love alters not with his brief hours and weeks.


But bears it out even to the edge of doom.


If this be error and upon me proved.


I never write, nor no man ever loved.①





沧桑轮回,爱却长生不改,

雄立千秋万世直到末日的尽头。

假如有人能证明我这话说得过火,

那就算我从未写过,世人从未爱过。






①: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之116》

来一口青柠酱嘛

画了啵酱和384贴贴~

“少爷,不管您去哪里我都永远跟随”

画了啵酱和384贴贴~

“少爷,不管您去哪里我都永远跟随”

Catastrophe

好一个下流脸

幽什么城杀人案截的,发生在半夜的事所以有点暗()

好一个下流脸

幽什么城杀人案截的,发生在半夜的事所以有点暗()

plhz_
这张真的好美🙀🙀🙀

这张真的好美🙀🙀🙀

这张真的好美🙀🙀🙀

A.M.B.穆角
拼了一个简约的黑执事壁纸,想拿...

拼了一个简约的黑执事壁纸,想拿评论区说一声就行

拼了一个简约的黑执事壁纸,想拿评论区说一声就行

一坨紫

【赛夏】Dog Rose(1)

前排提醒:设定背景为第一季。


暮春的清晨。空气中糅杂着厚重的泥土味道,闻来有些沉闷,并不令人舒适。好在有风经过,裹挟着樱草花的甜香,冲淡了沉闷。尚有晶莹透明的露珠,摇摇晃晃地立于深红色的花苞上。露珠随着花开,无声地坠于宽大茎叶,放大其复杂的纹理。


不甚强的阳光洒满了整个花圃,犹如宴会开始的指令,娇贵的花便着各类颜色的礼服,与风翩翩起舞。来自山林的鸟鸣声,将凡多姆海威庄园从睡梦中唤醒。


而作为庄园主人的夏尔,虽已感知到鸟鸣的存在,但仍在迷迷糊糊地做着自己的甜梦。


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夏尔不用思考也知道,是赛巴斯来叫他起床了。


“少爷,到起床时间了。”少年干净的...

前排提醒:设定背景为第一季。


暮春的清晨。空气中糅杂着厚重的泥土味道,闻来有些沉闷,并不令人舒适。好在有风经过,裹挟着樱草花的甜香,冲淡了沉闷。尚有晶莹透明的露珠,摇摇晃晃地立于深红色的花苞上。露珠随着花开,无声地坠于宽大茎叶,放大其复杂的纹理。


不甚强的阳光洒满了整个花圃,犹如宴会开始的指令,娇贵的花便着各类颜色的礼服,与风翩翩起舞。来自山林的鸟鸣声,将凡多姆海威庄园从睡梦中唤醒。


而作为庄园主人的夏尔,虽已感知到鸟鸣的存在,但仍在迷迷糊糊地做着自己的甜梦。


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夏尔不用思考也知道,是赛巴斯来叫他起床了。


“少爷,到起床时间了。”少年干净的声音在夏尔床边响起。


这声音不是赛巴斯!夏尔睁开眼,警惕地看着声音的来源。


下一秒,他吃惊地发现恶魔变矮了——不,确切来说,是变成了自已的同龄人。纤细的四肢,血色双眸,黑色燕尾礼服包裹着他瘦小的身体,剧烈的违和感涌上夏尔心头。


“赛巴斯蒂安?”夏尔不确定地朝眼前管家模样的人发问。


“是的,少爷。”管家模样的少年取下自己左手的白手套,黑色的契约印记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夏尔像是松了一口气。


“少爷,在百年前,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两次。根据经验,身形的变小不会对实力产生太大影响,在两个月内应该就能够恢复回来。您可以把这当作是一次恶魔的‘小感冒’。”


看着单膝跪地的赛巴斯,夏尔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有些戏谑地说道:“恶魔竟然也和人类一样会生病,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执事没有抬头,继续说道:“今日女王陛下送来了信件,少爷您用过早餐后可在书房查看。”


听到“女王”二字,夏尔停止了对恶魔的嘲弄,正色道:“替我穿衣,赛巴斯。”“是。”


这是春末最后的狂欢。花草开得恣意绚烂,迎接流转的下一个季节。


夏尔立于窗前,身后的书桌上是已经被拆开的信件——女王专属的红色火漆比任何指令还要明确。


赛巴斯敲门,进入,红茶馥郁的香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瓷器与桌面发出轻微响声,赛巴斯的声音响起:“少爷,行李和马车已经安排妥当,明日便可出发。田中先生会暂管庄园。”


夏尔点了点头,离开了窗边。


第二天。


“少爷,您一定要小心啊呜呜呜……”菲尼安抱着夏尔,一把鼻涕一把泪。

“喂喂喂,我只是出门去办事……咳咳,你快松开。”夏尔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不仅出不了门,还会死于园丁之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少爷对不起。”菲尼安急忙松开了夏尔,像猫一样跳到一边去了。站在一旁的巴鲁托叼着烟,狠狠朝菲尼安的头上来了一拳:“少爷都被你勒的快喘不过气了。”


“少……少爷,赛巴斯先生,在你们不在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努力做好一个女仆该做的。”带着厚眼镜的梅林对主仆二人组说道。

一边正在教训小园丁的巴鲁托转过头来说道:“我也会多研究些菜品的……菲尼安,别动。”正在承受身体未有之疼痛的菲尼安连忙说道:”少爷,我会好好维护庄园里的花草的……啊啊啊啊好疼。”

夏尔看着眼前不靠谱的三位仆人,默默在心里祈祷:别把庄园给毁了就成。


马蹄声越来越近,是时候出发了。


“少爷,您一定要小心啊。我们会一直等你回来的。”“少爷,您要注意身体啊。”……梅林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被有节奏的马蹄声所代替。


透过车窗,夏尔看到不远处被马车惊起的鸟雀,正展翅往森林深处飞去。


他回过头,看着少年人模样的执事:“你怎么跟梅林他们解释的?”


“病了,仅此而已。”恶魔顿了顿,也看向窗外,“人类有时候可真是奇怪的生物。”


夏尔盯着执事眯起的红色眼睛,久久没有说话。


马车在绵延的道路上移动,他们正朝着日落的方向前行,去往诺兰.约克公爵府。



Dog Rose: 狗蔷薇–罗莎犬。开花期从五月到七月,是英格兰汉普郡的郡花。在18世纪和19世纪,人们认为Dog Rose可以治疗狂犬病的咬伤,从而为它的名字提供了可能的解释。



Sebastian Michaelis
让我将金色……化为黑暗。

让我将金色……化为黑暗。

让我将金色……化为黑暗。

栀虞

【塞夏】唯一

删删改改,还是不太满意……就这样吧


恶魔记不清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了。


哦,也许“活”这个字并不贴切,应该用“exist”。


他反复咀嚼着这个词,品出了一点趣味。


毕竟恶魔一向追求完美的美学,为此不知疲倦。


恶魔遇见过很多人。


但就像是一个人不会记得两年前的某一个清晨自己吃了什么作为早餐一样,那些人类也总是很快就被他抛之身后,掀不起半点波澜。


恶魔遇见过为了救自己的孩子而被失控的马车撞得面目全非的母亲。


一个恶魔朋友告诉他,这是人类的亲情。


恶魔遇见过沙漠中迷路的情侣,男人割破了手腕将殷红的血喂进因脱水...

删删改改,还是不太满意……就这样吧






恶魔记不清自己已经活了多少年了。



哦,也许“活”这个字并不贴切,应该用“exist”。


他反复咀嚼着这个词,品出了一点趣味。



毕竟恶魔一向追求完美的美学,为此不知疲倦。



恶魔遇见过很多人。


但就像是一个人不会记得两年前的某一个清晨自己吃了什么作为早餐一样,那些人类也总是很快就被他抛之身后,掀不起半点波澜。



恶魔遇见过为了救自己的孩子而被失控的马车撞得面目全非的母亲。



一个恶魔朋友告诉他,这是人类的亲情。



恶魔遇见过沙漠中迷路的情侣,男人割破了手腕将殷红的血喂进因脱水而昏迷的女人的嘴里。



朋友告诉他,这是人类的爱情。



恶魔遇见过一个小女孩为了救家里失火的邻居玩伴,趁大人不注意跑了进去,小小的身影一瞬间消失在了火海中。



朋友告诉他,这是人类的友情。



恶魔遇见每一个人,在意的只有他们灵魂的美味程度。


为什么人类要有这些无用的感情存在呢?


恶魔问朋友。


朋友耸耸肩,表示这个问题像乌鸦和写字台一样无趣。


好吧。


恶魔不再追究这个问题了,毕竟这在恶魔心中,就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微小的波澜也无伤大雅。


总会归于平静,不是吗?



恶魔继续在繁华的人间游荡。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或是几千年。


恶魔吃过了很多灵魂,美味无比的,食之无味的,难以下咽的。




那是恶魔第一次如此的渴望一个灵魂。



当小小的少爷第一次向他伸出手时,恶魔窥见了那伤痕累累的躯壳下,无比高贵的灵魂。



让恶魔想象到了舌尖品尝到珍馐盛宴的战栗般的快意。



也许恶魔实在是孤独太久了,过去那千百年的岁月是那样无趣。


无趣到让恶魔觉得恶心。



只有无尽岁月的煎熬能够杀死恶魔。



而那高贵纯洁的灵魂是多么美味啊。



他的小少爷是在深渊的边缘优雅起舞的人。


永远迈着优雅从容的脚步,毅然走向黑暗。



哪怕身后白骨累累。



这让恶魔觉得以后的岁月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难熬,而是可以期待。



可那灵魂太过不安和疲惫了,像是蚌壳里不见天日的珍珠,不愿让别人窥见其中半分的美好。



而他能做的,就是用尽所有心血,去伴他左右。




我不需要多余的感情,我需要的只是复仇。


小少爷一遍又一遍的说。



恶魔用单膝跪地,用膝盖轻碰地面的声音表达臣服。


他看着那伤痕累累的灵魂一路走来愈发的坚韧夺目,也变得愈发令人心动。



“Yes,my lord.”


他用最虔诚恭敬的声音表达欲望。



是的。


他一遍又一遍的想。


他们不需要任何会破坏理智的所谓的感情。


这条路,只有他陪伴少爷走下去就足够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这就足够了。




他们都不懂爱,


他们都是阿尔忒弥斯射向奥赖翁的利箭。①




在恶魔的帮助下,复仇的道路不算艰难。


大仇得报的那个黄昏,罪恶的血染红了整片白蔷薇花田。


小少爷将罪恶与鲜血踩在脚下,残阳的余晖将他一半的侧脸隐没在阴影中,那双半垂下的深邃瑰丽如海洋般的眼里无悲无喜。



身前的恶魔单膝跪在硝烟与蔷薇中,高大的身影仍为小少爷撑起了一片荫蔽。



那一刻他就像是落入凡尘的神袛。



他绅士般执起小少爷那白皙的右手,看见那枚戒指上的蓝宝石熠熠生辉。


这是他的少爷,每一处肌肤,每一寸骨血,都该是他的。


合该如此,理所应当。



得知真相的阿尔忒弥斯哀恸不已,毅然将沾满爱人鲜血的利箭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恶魔跪在无尽血海中,吻上了属于他的那朵最纯洁的白蔷薇。



我亲爱的少爷,这肮脏的世上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可供我们容身,我多么希望有一座坟墓,它又深又窄,在那里我们紧紧地搂抱着,难解难分,你的脸藏在我的怀里,我的脸藏在你的怀里,没有人再会看到我们。②




他日我离开这个世界,像知更鸟飞向苍穹,一去不回,你将以何祭奠我?



以破碎的白蔷薇。

我亲爱的少爷。








①:希腊神话中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受到阿波罗的哄骗,亲手将利箭射向了爱人奥赖翁

②:选自弗兰兹·卡夫卡 《城堡》,有删改

Catastrophe

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笑容

“Smile~”

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笑容

“Smile~”

Clandestine Clara

农场主和她前夫384


P1-2的图源来自网络和picrew.me,改图。

P3是按照游戏解包文件画的像素图。

贴吧应该还有留底,一些mod和渣画之类的,2016年的帖子。如果有人看过的话……嗯,我就是那个原作者。

农场主和她前夫384


P1-2的图源来自网络和picrew.me,改图。

P3是按照游戏解包文件画的像素图。

贴吧应该还有留底,一些mod和渣画之类的,2016年的帖子。如果有人看过的话……嗯,我就是那个原作者。

Catastrophe

谈判期间相当傲慢的384

之后有好好扮演好执事这个角色呢🥴🥴

谈判期间相当傲慢的384

之后有好好扮演好执事这个角色呢🥴🥴

現実逃避少女

塞巴斯蒂安的原型恶魔猜测

塞巴斯蒂安的原型恶魔猜测

个人猜测应该是恶魔阿蒙

   tv的设定里明确赛巴斯是乌鸦恶魔,枢梁也经把把乌鸦和赛放在一起画,所以赛巴斯应该就是乌鸦形态的恶魔。

阿蒙作为外形是乌鸦的恶魔在近现代里知名度其实较高,如永井豪的《恶魔人》里塑造的恶魔第一勇士阿蒙,提高了阿蒙这一形象的知名度;乌贼的《诡秘之主》里的本体是一只乌鸦的时天使也是阿蒙。

神话传说中有两个阿蒙的故事。古埃及神话中的阿蒙(Amun;古埃及语:ἰmn,意为“隐藏者”(也拼作“Amon”),是以英俊威严的男子形象出现的太阳神和底比斯的主神,但从来没有对人露出自己真正的形象。因为埃及天堂的统治权属于...

塞巴斯蒂安的原型恶魔猜测

个人猜测应该是恶魔阿蒙

   tv的设定里明确赛巴斯是乌鸦恶魔,枢梁也经把把乌鸦和赛放在一起画,所以赛巴斯应该就是乌鸦形态的恶魔。

阿蒙作为外形是乌鸦的恶魔在近现代里知名度其实较高,如永井豪的《恶魔人》里塑造的恶魔第一勇士阿蒙,提高了阿蒙这一形象的知名度;乌贼的《诡秘之主》里的本体是一只乌鸦的时天使也是阿蒙。

神话传说中有两个阿蒙的故事。古埃及神话中的阿蒙(Amun;古埃及语:ἰmn,意为“隐藏者”(也拼作“Amon”),是以英俊威严的男子形象出现的太阳神和底比斯的主神,但从来没有对人露出自己真正的形象。因为埃及天堂的统治权属于太阳神,而阿蒙就是最高神,所以阿蒙也被称作“王座与两陆之王”,或“众神之王”。

   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中的阿蒙 (Amon/Mamon) 是在其中中排第7位的魔神,职阶是炎之侯爵,是传说中最严厉的恶魔。形象是狼身蛇尾或是乌鸦脑袋的人形(最常见)和乌鸦头犬牙。其能力是通晓过去未来、使朋友反目成仇或和解。魔神阿蒙本体隐匿的说法与古埃及阿蒙相似,都认为他真正的形象从来没人看到过。(另:玛门mammon同时也是代表贪婪的喜好财宝的恶魔)

所罗门王与魔神签订契约,代价是死后将灵魂交给恶魔之王Berial,《黑执事》这一点与之设定相似。况且《黑执事》tv2中有一个细节:克劳德的“Yes,you are highness ”是学自alois的弟弟卢卡,假设这个设定有枢梁参与的成分,那么塞巴斯蒂安的“Yes,my lord”也可能来自曾协助所罗门王的经历。(但说起“与恶魔定契约”的设定还是浮士德与恶魔梅菲斯特的故事知名度更高吧,,)

部分资料参考自网络,欢迎大家讨论指正捏

栀虞

【塞夏】今夜花开

失眠产物


华美空旷的宅邸在月光的笼罩下静静地沉睡着。


这里太寂静了,寂静到如同月光下的一座死城。


只有那片白蔷薇还在冷风中坚挺的摇曳着,如同它的主人那一身不屈的傲骨。


他失眠了。


可能是因为太冷了。


小少爷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了个身,勉强给了自己一个理由。


他心里同样明白,他那位无所不能又体贴入微的执事当然会保证主人的卧室一年四季都保持在最舒适的温度。


毕竟这在恶魔执事所谓的美学范畴内。


说实话,少爷有时候恨透了这种美学。


让每一颗温柔的糖都裹上了砒霜。


可他已经太累了,


身体的疲惫和心里的疲惫。


大脑的...

失眠产物



华美空旷的宅邸在月光的笼罩下静静地沉睡着。


这里太寂静了,寂静到如同月光下的一座死城。


只有那片白蔷薇还在冷风中坚挺的摇曳着,如同它的主人那一身不屈的傲骨。



他失眠了。


可能是因为太冷了。


小少爷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了个身,勉强给了自己一个理由。


他心里同样明白,他那位无所不能又体贴入微的执事当然会保证主人的卧室一年四季都保持在最舒适的温度。


毕竟这在恶魔执事所谓的美学范畴内。


说实话,少爷有时候恨透了这种美学。



让每一颗温柔的糖都裹上了砒霜。



可他已经太累了,


身体的疲惫和心里的疲惫。


大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疯狂叫嚣着休息,却又残忍的过分清醒。


就连曾经入眠时就无孔不入的噩梦,如今都不再让他失态。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进步速度在自然界中真的无可比拟。


他突然想起来那个同样难以入眠的夜晚,执事递给他的第一杯蜂蜜牛奶。


现在想想,好像味道甜苦参半。



他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突然较起了劲,执意不肯唤那人过来。



钟上的时针走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传来了几不可闻的开门声。


然后是几不可闻的脚步声。


然后是他露在外面的胳膊被轻轻的放进柔软的被子里。



这一切还是太安静了,


听得见夜晚的风轻轻抚摸过白蔷薇的声音。



做完一切的执事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


“塞巴斯蒂安。”


那声音里无法掩饰的疲惫让执事停住了脚步。


“我在,少爷。已经很晚了,您是失眠了吗?”


床上那人却久久没再出声。


执事静静的站在原地,融入了浓稠的黑暗中。



白蔷薇的一片花瓣被夜晚的风卷走,静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上来。”


那平日里惯会发号施令的声音在深夜里变得有些低哑。


他好像看到那站在黑暗里的执事愣了愣。



于是心底莫名有了一丝博弈胜利的快感。



执事没再说话,在黑暗中靠近了床边。


少爷听见了执事摘下手套的声音。


过了几秒,他感觉到了被窝里传来的另一个人的体温。


现在不冷了。


少爷想。



像是飞的筋疲力尽的蝴蝶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仪的那朵花,


连灵魂都得到了抚慰。



睡意渐渐将他拉入了浓稠甜美的梦乡。



恶魔真的会有感情吗?



那卑微的,脆弱的,毫无痕迹可循的感情。



少爷迷迷糊糊的想,



仿佛借着黑夜的掩饰偷偷想了千万遍。



没有人知道。



他翻了个身,触碰到了执事身上的暖意。


执事的声音像是从名为温柔的深海里传来,模糊不清。


而他愿意沉溺至死。


“晚安,我的少爷。”


“愿你有个好梦。”



仍然很寂静。


窗外,一朵白蔷薇的花苞在夜风中颤颤巍巍的打开了。



床上的两人都听到了那花开的声音。

抱着巴基亲洛基

浅浅剪了一个吧唧!

很多图片都是老福特里面下载的

水印都留着哦!

侵删

浅浅剪了一个吧唧!

很多图片都是老福特里面下载的

水印都留着哦!

侵删

鹿岛泉(目前停更中,会回来的)

摆渡小姐的工作报告

♪架空世界·黑执事 短打


♪赛巴斯蒂安乙女向


♪(无后续,灵感产物)

完整版aFd和wb顶置看名字(我感觉挺清水的为啥过不了审.doge)

————————


01


“这冥河之水还是一如既往的沸反盈天啊。”你的声音幽幽传出。


这是条漆黑的深不见底的奈何,无法救赎的灵魂徜徉其中,悲鸣着,哭嚎着,泛着荧光的手时不时会露出水面扶在船檐上,他们拍打着木船,希望有人能让他们脱离苦海。


你笔直地站着,若不是手中的船撑还在摆动,你仿佛就是船头的一座雕塑。


你向后瞥去,坐在船尾的是一位年轻女子,显然她被那些疯狂的恶灵给惊吓住了...

♪架空世界·黑执事 短打


♪赛巴斯蒂安乙女向


♪(无后续,灵感产物)

完整版aFd和wb顶置看名字(我感觉挺清水的为啥过不了审.doge)

————————





01



“这冥河之水还是一如既往的沸反盈天啊。”你的声音幽幽传出。


这是条漆黑的深不见底的奈何,无法救赎的灵魂徜徉其中,悲鸣着,哭嚎着,泛着荧光的手时不时会露出水面扶在船檐上,他们拍打着木船,希望有人能让他们脱离苦海。


你笔直地站着,若不是手中的船撑还在摆动,你仿佛就是船头的一座雕塑。


你向后瞥去,坐在船尾的是一位年轻女子,显然她被那些疯狂的恶灵给惊吓住了,她不知所措的木板上跌落下来蜷缩在船底。


“不用怕,它们伤不了你。”


长长的,深色的的木杖握在手中,无论彼岸是天堂还是地狱,你只是一位摆渡人,将到来的灵魂从此岸送往最后的归宿。


不久,木船底触碰到了岸堤。


“请吧。”你将木杖横在身后给年轻女子让路,“运气不错。”目送着女子踏上天堂的阶梯,你默默叹了口气,心想着等会儿有空闲休息半天,你手一挥木杖轻轻一点河岸,船缓缓驶向对岸。


突然间你感觉有东西拽住了你的木杖,你重心没调稳一头栽进船中。


“真可惜,这么好的料子居然用来撑船。”


你揉了揉撞疼的额头,听到这熟悉又讨厌的声音浑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你赶忙坐正,重新整理好身上灰黑色的长袍,抬头看向那个纯黑色的身影。


“我的运气真差,每次能遇到你。”你扁了扁嘴,“把木杖还我,我还有工作,不像某人……”


来者也是直接无视了你点白眼和冷嘲热讽,甚至声音中还带着兴许的喜悦,“我记得小姐刚刚还在计划下午半天该怎么享受呢,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能与小姐共同前往呢?。”


“不要随便窥探别人的内心,恶魔先生。”你感受到对方上扬的尾音差点没给他表演一个yue。


“按常理来说我们都不算是人。”


你将手抬到面前,示意他把木杖还回来,“够了,不闹了。”在恶魔的目光灼灼之下你最终屈服了,你注视着对方带笑的戏谑表情不觉脸有些发烫,你赶紧从他手里把木杖夺回来,“快上船!”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