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赛拉

778浏览    14参与
君墨

塞拉其三&川下川的诞生

在赛拉即将成年的时候,赛文给她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他们那个时候在日本,用的日本名以“川上川”为姓,赛文的名字是川上川伦律,她的名字是川上川朔行,而被带来的女孩子没有名字。

西维乌斯当时也没有来要名字,但后来在赛拉所持世界办身份ID的时候,他报的名字是川上川平河。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柔弱,无法抵抗任何一个人的伤害,而她本身也没有对任何人的恶意或伤害有反应,当赛文带着她到赛拉面前,问:“你要她吗,我的小女士。”时,她毫无自己被当做货物的意识。

她拥有一双令人不快的,像是被冲刷开血迹一样颜色的山茶色眼睛,头发则是与西维乌斯相似的,仿佛浸泡在泥水中一样的褐色。

当赛拉伸手去抚摸她的发丝时,...

在赛拉即将成年的时候,赛文给她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他们那个时候在日本,用的日本名以“川上川”为姓,赛文的名字是川上川伦律,她的名字是川上川朔行,而被带来的女孩子没有名字。

西维乌斯当时也没有来要名字,但后来在赛拉所持世界办身份ID的时候,他报的名字是川上川平河。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柔弱,无法抵抗任何一个人的伤害,而她本身也没有对任何人的恶意或伤害有反应,当赛文带着她到赛拉面前,问:“你要她吗,我的小女士。”时,她毫无自己被当做货物的意识。

她拥有一双令人不快的,像是被冲刷开血迹一样颜色的山茶色眼睛,头发则是与西维乌斯相似的,仿佛浸泡在泥水中一样的褐色。

当赛拉伸手去抚摸她的发丝时,女孩不但没有躲,还自然而亲昵地伸出细长的手,想要环抱住她的脖颈,趴窝在她的身上——不过被赛拉阻止了。

此时,已经成为了A7314小世界唯一神的赛拉看穿了对方的身份:那是她与西维乌斯血液混合制造出来的人造人。

简直是兄妹乱●出来的存在一样,这个美丽纤细的孩子收回手,又如先前一样,死尸一般乖巧的站着,没有任何被看穿的恐慌与被拒绝的窘迫。

赛文摇头:“她并没有羞耻心、共情能力与好奇欲望,比西维更加无趣,被培养成了不依赖他人就无法活下去的存在。”

他朝女孩伸手,对方柔顺地将脸贴了上来,毫不犹豫的在他人面前跪下,如撒娇的动物般蹭着他的掌心。而双眼睛里没有欢喜也没有难堪,只有平静的深潭。

赛拉皱眉:“我不需要她。我爱着的是人,是物,是具有人性或灵气的存在,我之所以为神,是因为我想要作为保护他人,被他人爱的存在。而她无法产生爱,比植物更低贱,父亲,我不需要她。”

无名无姓的女孩子死掉了。

*无名少女


在这个瞬间,原本永远无法产生平行世界的A7314世界开始动荡,产生了唯一的平行世界,赛拉诧异地看着颤抖的天空,又看了一眼已经死去,身躯逐渐消散的女孩,用手盖住嘴唇思考了一会。

她并不为另一个“自己”选择需要这个孩子,导致世界进行了分割感到恼怒或后悔,而是好奇起那边究竟会如何。

赛文为她打开平行世界的镜面,他们在镜前看着身为旁支,只分割复制得到了赛拉小部分能力与非理性情感的川上川(她甚至没有得到全名)拥抱着没有名字的少女,为她准备一切,对她微笑,陷入爱河。

但少女一如最初那样,十足亲昵,万分缠绕,如寄生的藤蔓那样汲取着来自神的养料,却并未产生任何爱意。

终于,在川上川许诺“我将分给你我的一半神座”时,这人造人的躯壳虽被无数珍宝养护,被无上爱意浇灌,依旧无法承受神的力量,在川上川面前身躯分崩离析。

拥有着疯狂之爱的,许愿的神明知道,无名少女没有对她产生任何情感,以至于她无法用哪怕一丝许愿的力量来救她。狂热的爱胜过了所有,川上川将自己降格成为了人,在许愿能力还未消失的瞬间许下了拯救无名少女的愿望,并以人类之躯催动了神的能力。

她因此而死,死前将破损不堪的神格碎片挖出,赠与了活过来的,寄生于她的花,并赋予了她“川下川”的名字。

名为川下川的少女自此诞生,神格赋予她的只有轮回的不死,以及必须依靠着他人,汲取他人的血液才能继续活下去的负担。

看着交付出一切,耗尽一切爱着她的神明的死亡,川下川毫无波动的站起身,向着屋外走去,寻找寄生的下一个人。

唯一能够证实神明确实为她而死的,实际上只有她可以不断死去又不断复生,以及被神格改变为金沙色的发丝罢了:那是川上川的发色。
*川下川(无名少女)


赛拉收回目光,与带着笑意的赛文对上视线,她眨了眨眼:“所以我才不需要她。”

这由父亲带来的,唯一可以在她成神后杀死她的存在,刚刚已经在她面前,被她亲手杀死了。

祝愿她永生,却又带来杀死她武器的赛文微笑,满怀柔情般抚摸着她的发丝。

君墨

赛拉其二

甜蜜又愚蠢的孩子。

作为与西维乌斯一同被研究所制造出来的孩子,因基因与实验误差,成为了数万人造人中唯一的女孩。

在胚胎发育到可正常活动后,以几乎一无所知的状态被其父亲(基因提供者)赛文跨越时空带走养大。

赛文对此行为的解释是:女孩受到的爱更多一些不是非常正常的吗?

在实验室内的人造人相互厮杀至只剩下77777号,并得到姓名西维乌斯后,作为兄长的存在被赛文告诉了她。身为实验室内刚刚开启智力便被带走的女孩,知道兄长存在并未让她产生浓厚的情感。

赛文对她的养育方式是完全的娇养。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想不要什么就为她毁掉什么,为此甚至创造了世界A7314作为她的后花园赠送给了她,并一直带着她在...

甜蜜又愚蠢的孩子。

作为与西维乌斯一同被研究所制造出来的孩子,因基因与实验误差,成为了数万人造人中唯一的女孩。

在胚胎发育到可正常活动后,以几乎一无所知的状态被其父亲(基因提供者)赛文跨越时空带走养大。

赛文对此行为的解释是:女孩受到的爱更多一些不是非常正常的吗?

在实验室内的人造人相互厮杀至只剩下77777号,并得到姓名西维乌斯后,作为兄长的存在被赛文告诉了她。身为实验室内刚刚开启智力便被带走的女孩,知道兄长存在并未让她产生浓厚的情感。

赛文对她的养育方式是完全的娇养。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想不要什么就为她毁掉什么,为此甚至创造了世界A7314作为她的后花园赠送给了她,并一直带着她在里面生活,观看她如何成神。

赛拉具有成神的能力:许愿。

与其父亲赛文.普林斯心想事成,以及其兄长西维乌斯催眠的能力不同,赛拉的能力仿佛就是为了成神而设定的。


“许愿”并非是她向其他存在许愿,而是对她怀有浓烈到不惜自己死去也可以的情感者对她许愿的能力。

这是一种单方面施加,单方面承受的能力,赛拉没有拒绝许愿的能力。但许愿这个能力本身并非将宿主变成愿望机的存在,在收到达到标准的愿望后,它仅仅只会赋予赛拉其愿望所需要的能力罢了。

换而言之,如果对她许愿“治疗我”,那么并非是立刻得救,而是赛拉得到治疗的能力,随后才是由她本身的意识来确定是否救助。

与此同时,所谓“浓烈到不惜自己死去的情感”并非是只针对善意情感的,如果对她拥有同等量的憎恨,那么也是可以对她许愿的。

也就是,如果对她许愿“快去死”,那么她也并非是立刻死去,而是拥有一个必须付出生命才能够达成使用条件的能力,由她自己选择是否使用来死亡。

许愿并不接受迷蒙不清的愿望,如果没有一个具体或潜意识里有雏形的内容来具现化为能力,许愿并不会成立。

譬如对她许愿“世界和平”,却没有半点究竟要怎么达到世界和平的方法的想法,只有和平二字,甚至连世界和平后的幻想也没有的话,就是许愿失效。

许愿所给与赛拉的能力时限是许愿者的生命时长,即使许愿者忘记了她本身也没影响,但只要许愿者死亡,许下的愿望就会消散。


值得一提的是,在赛拉拥有成神想法之前,这个能力就已经认可了西维乌斯可以作为许愿者的情感浓度,且对方对她浓厚的情感完全是关于恶意的。

但即使如此,无法理解情感的西维乌斯也并不知道自己对赛拉怀有怎样的憎恨嫉妒,他从未对对方许过愿望。

赛文是第一个对赛拉许愿的存在,但很难界定他的成功许愿是因为对她的情感,还是心想事成能力所做的。他对她所许的愿望内容是:


“活下去吧,我的小女士。”


金沙色的长卷发,琥珀色的眼眸,天生便带着甜美,仿佛圣母般味道的女孩。

其幼时外貌与赛文的生母,艾尔薇娅有所相似。

君墨

对了之前没放过,相司的都配图了就把其他OC捏出来的放一下。

从一到五分别是:赛文&西维乌斯&赛拉&赛因特&赛缪尔。

赛拉实际发色更褐一点。

对了之前没放过,相司的都配图了就把其他OC捏出来的放一下。

从一到五分别是:赛文&西维乌斯&赛拉&赛因特&赛缪尔。

赛拉实际发色更褐一点。

君墨

赛拉其一

“如果需要他人完全的信赖你,仰望你,深爱你,那么需要给他们一个这样的前提,他们需要一个这样做的理由,或者是实在的理由,或者是习以为常的理由,”赛文提议,“干脆就用‘你救了他们所有人’作为理由吧?”

“每一个人都要救吗?”

“这关乎于你是否需要成为万众神,唯一神,所有人类的不会被遗忘的神。”

“……”赛拉想了会,“我想要成为所有人都爱的神。”

“那么你就需要给他们所有人爱你的原因。从世俗、道义、情感的层面来看,拯救者的身份是最合理的,人会因为吊桥效应爱上共患难的人,为什么不会因为被拯救而爱上神呢?”

“可是绝对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拯救的。”

“但赛拉想要成为所有人都爱的神。”

“嗯…...

“如果需要他人完全的信赖你,仰望你,深爱你,那么需要给他们一个这样的前提,他们需要一个这样做的理由,或者是实在的理由,或者是习以为常的理由,”赛文提议,“干脆就用‘你救了他们所有人’作为理由吧?”

“每一个人都要救吗?”

“这关乎于你是否需要成为万众神,唯一神,所有人类的不会被遗忘的神。”

“……”赛拉想了会,“我想要成为所有人都爱的神。”

“那么你就需要给他们所有人爱你的原因。从世俗、道义、情感的层面来看,拯救者的身份是最合理的,人会因为吊桥效应爱上共患难的人,为什么不会因为被拯救而爱上神呢?”

“可是绝对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拯救的。”

“但赛拉想要成为所有人都爱的神。”

“嗯……不可以清理掉那些不合格的人吗?”

“当然可以了。”

赛拉拍了拍手:“那不就好了吗,这样就是所有人都爱着我,我会挑选合格的人来拯救。”

“可是,这样从理论上来说就不是所有人了哦?不想被卑劣的人、 丑陋的人、可悲的人来爱吗,他们的爱说不定更疯狂也更纯粹哦?”

“我想想。”

他们沉默了一会。

“我想要被人爱。”

“是的。”

“我想要成为神。”

“是的。”

“成为神需要被人爱。”

“是的。”

“被人爱需要理由。”

“是的。”

“父亲认为最好的理由是‘我救下了他们’。”

“是的。”

“因为我救下了他们,所以他们不会背叛我,不会欺骗我,会爱我,会使我成为神。可是,在数量众多的人类里,肯定会有劣质品,他们不配被我拯救,或者并不会记住我拯救他们这一事实,反而可能怨恨我。”

“是的。”

“而,”赛拉停顿,“而……”

“而如果你不拯救所有人,那么你所救的就不是所有人,爱你的也不是所有人,你就也不是所有人的神,你不会被所有人爱。”

“这或许更需要心灵的补全,或者一份爱的满溢,憎恨和不满都来自无法被满足的爱,如果爱被满足了,那么爱就会消失,人的欲望就会消失……啊。”

“在引用别人的理论时不要忘记你的最初的愿望,赛拉,你的目的是被所有人所爱。”

赛拉叹了口气:“被所有人爱好麻烦,不会有所有人爱我,因为人各种各样,有些人就是无法生产爱。”

“那么,要因此改变你的愿望吗?”

“……不,或许,我可以不要地球这个范围的所有人,我可以只要一块地区的所有人,或者一个房子里的所有人,这样所有人就是爱着我的,我就是神了。”

赛文垂下眼睛,看起来似乎有点高兴,又似乎有些失望,他没说话,沉默地看着赛拉。

“你可以,”在赛拉不安前,他开口,“试试看给全世界的人一个催眠,催眠他们是被你所救过的。不需要具体的救下他们的内容,让他们扭曲的思想,不安的思想,平凡的思想将你美化,你是唯一从心灵,从肉体,从灵魂去拯救人类的神。”

“嗯……”赛拉想了想,“说实话,有点无聊。”

“……?”赛文有点惊讶,“为什么?”

“那样的话,我为什么不催眠全世界的人都爱着我呢?”

“看来我们都有思维误区。”

“我想先从一个小的角落开始,这样我就可以摸索出全人类都爱着我的方式。”

“那么,今年的生日礼物就送给你一个小花园吧。”

安清司

  不会画画,就捏人吧(小情侣的背景就要爱心!)

  不会画画,就捏人吧(小情侣的背景就要爱心!)

风尘水影
拿以前的画出来改真爽 虽然有些...

拿以前的画出来改真爽 虽然有些地方怎么改都救不回来了

是可爱的赛拉
#克鲁塞德战记# #cq# #赛拉#

拿以前的画出来改真爽 虽然有些地方怎么改都救不回来了

是可爱的赛拉
#克鲁塞德战记# #cq# #赛拉#

还没下来

扒一点可能被忽略的人设

没事儿码的从游戏里某些情节扒来的一些角色设定,基本都是些没见过多少人讨论的设定,也就随便码一码都不会太深入就对了x

赛拉
主要就是四周年的【美梦】系列了,当时的设定是【在这个梦境中能变成自己希望自己能成为的样子(还有些夸张加成x)】露娜是能当个普通的小女孩放下身为姐姐的责任,能撒个娇,安格斯是能变成(他以为的)赛缪尔喜欢的样子,赛拉是个皮肤白皙没有雀斑的死宅勇者还能拔出巨剑砍魔王,虽然挺中二还有点吊儿郎当的味道但总体是个直率的人,敢想敢说敢做,就那句“果然,露露,跟我结婚吧”,藏着掖着这么久不敢说一张口还真惊人,,,
回最开始,将这次任务里的勇者赛拉理解为赛拉希望的自己,梦境里作修改的首先是...

没事儿码的从游戏里某些情节扒来的一些角色设定,基本都是些没见过多少人讨论的设定,也就随便码一码都不会太深入就对了x

赛拉
主要就是四周年的【美梦】系列了,当时的设定是【在这个梦境中能变成自己希望自己能成为的样子(还有些夸张加成x)】露娜是能当个普通的小女孩放下身为姐姐的责任,能撒个娇,安格斯是能变成(他以为的)赛缪尔喜欢的样子,赛拉是个皮肤白皙没有雀斑的死宅勇者还能拔出巨剑砍魔王,虽然挺中二还有点吊儿郎当的味道但总体是个直率的人,敢想敢说敢做,就那句“果然,露露,跟我结婚吧”,藏着掖着这么久不敢说一张口还真惊人,,,
回最开始,将这次任务里的勇者赛拉理解为赛拉希望的自己,梦境里作修改的首先是对外貌,然后是温柔得一塌糊涂的性格,再深点就是对喜欢的人的态度了。我喜欢你,喜欢到想跟你结婚的程度,可现实的赛拉连再多点爱都不敢主动表现出来,无意间就寄托到了自己希望的自己,一个能勇敢地表达的自己,也是能不那么柔和地对待一切的自己。有这种潜意识的现实中的赛拉应该是对自我有不小的不满吧,可能还有点小野心,但最后果然还是藏起期待继续当那个妇女之友
但他无论怎样都超温柔啊!!!
所以说黑皮雀斑到底有什么不好

黛薇薇
记得是【重身】系列里有一句台词,大致意思是无论那两位好友做了什么,隐瞒什么,这个三人组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她都不会质问,不会责怪,只是等着他们能回来大家还是三人组。这个设定是挺扎心的像是把自己都付出去维持这个动荡的三人友谊。安德鲁又是至夏事件又是双生紫妍,爱德文又是早期叛变又是重身伏笔现在都没个解释,虽说是充满重重不安因素姑且现在大家还是愉快地在一起。黛薇薇作为等待者又比谁都重视他俩的安好,可以说三人组没有黛薇薇的守望根本就呃呃呃额额【【……  六周年绯红幻想乡的剧情就很直观了,国王迎娶两个皇妃,成为三人情谊的交集点主动地保护这份感情。真的很努力,也很坚强,但也好心疼啊这种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力维持三人关系的感觉,心疼死了(´ . .̫ . `)

包子青蛙
包子青蛙可以说是很迷的角色,一般剧情里掺一脚的方式都是它在讲故事,某些剧情里表现的它是比较招人烦的形象,讲的故事可能超无厘头,也可能是无根据的八卦,话多嘴多,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黑翼】里它曾对一身黑的扎克斯指指点点。要说最魔幻的地方就是【童话】里的它因为种种机缘巧合穿越进潘多拉之树暂时地以青蛙王子的形象现身。这一套任务里也能看出他的成长,从最开始意识到危险就想直接回家到后面为了童话世界拿刀刺向自己,包子青蛙有胆小怕死这个设定算是提现出来了,也改变了,但有一点从最开始班森亲口指出到最后结束都没有改变甚至【童话】系列还是补了刀的设定,它真的,自卑,虽然其他剧情里体现不出来但这个系列真的【。打从一开始选人进入潘多拉之树他就是徘徊犹豫了很久才敢去竞选,遇到问题就我不能我不会我只是一只青蛙呱呱……喜欢小公主,知道小公主喜欢真正的果敢帅气的青蛙王子,她喜欢的是他不是我云云,还有它自己的灵魂和青蛙王子的灵魂的抗争,在能鼓起勇气之前就已经被青蛙王子的光芒打败,真的是本来就在这方面很弱气到最后婚礼也没有去说我就在这守望着她,其实就是看不起自己吧明明能为了拯救别人伤害自己,还能绽出真心玫瑰。好像是【思念】里有句台词,“他拥有所有我没有的东西” ,我爆哭
顺便【童话】里的包子青蛙比平时的要乖巧不少,可能是形象的问题吧x

先这么多,还有其他角色改天有空再写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顺便墙裂安利各位二线npc,他们超好

B-D>‖
啊他好可爱【安详】

啊他好可爱【安详】

啊他好可爱【安详】

其子狡娈

NPC古风角色诗『贰』


『佐伊。惊弦』
月下思华寄风流,覆手醉清幽,与君难白首。

『赛拉。花恋』
揽发闻蝶落樱楼,玲珑步芳舟,陌上人不羞。

『伊莱文。碎珠』
梵歌无忧半痕玉,宁首问归去,浅画相思局。

『班森。间逝』
笑问因缘吟世出,悠悠凭栏度,可怜无归路。

『伊尔。轻语』
寻声倚望作风聆,寄语谁人听,何以赠花明。

『尤里。纸傀』
染指风华误流年,漪梦葬人间,浮生作笑谈。


『佐伊。惊弦』
月下思华寄风流,覆手醉清幽,与君难白首。

『赛拉。花恋』
揽发闻蝶落樱楼,玲珑步芳舟,陌上人不羞。

『伊莱文。碎珠』
梵歌无忧半痕玉,宁首问归去,浅画相思局。

『班森。间逝』
笑问因缘吟世出,悠悠凭栏度,可怜无归路。

『伊尔。轻语』
寻声倚望作风聆,寄语谁人听,何以赠花明。

『尤里。纸傀』
染指风华误流年,漪梦葬人间,浮生作笑谈。

其子狡娈

【万金油的拟人梗(二)】

梳子X尤里
“作为一个优雅美丽的花仙,头发就是你的第二张脸。”尤里对于发型的狂热简直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为了那一头美丽的秀发(非神经性形容词)每天浪费在打理发型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喜欢梳子划过头发的感觉,那会让他一整天心情明媚,只是这次似乎有哪里不太对……他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栗色长发的男人,修长的指节陷在他的发中,而他手中的梳子却不见踪影。“原来主人这么喜欢我啊。”那人轻巧的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颌,然后靠近他的耳垂:“我又怎么能……让主人失望呢……”

水壶X塞拉
赛拉是个快乐的园艺师,他喜欢花,更喜欢种花。今天也有好好浇水呢,赛拉想,放下手中的水壶,摆弄花盆里的铃兰嫩芽,再过几天就会长...

梳子X尤里
“作为一个优雅美丽的花仙,头发就是你的第二张脸。”尤里对于发型的狂热简直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为了那一头美丽的秀发(非神经性形容词)每天浪费在打理发型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喜欢梳子划过头发的感觉,那会让他一整天心情明媚,只是这次似乎有哪里不太对……他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栗色长发的男人,修长的指节陷在他的发中,而他手中的梳子却不见踪影。“原来主人这么喜欢我啊。”那人轻巧的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颌,然后靠近他的耳垂:“我又怎么能……让主人失望呢……”

水壶X塞拉
赛拉是个快乐的园艺师,他喜欢花,更喜欢种花。今天也有好好浇水呢,赛拉想,放下手中的水壶,摆弄花盆里的铃兰嫩芽,再过几天就会长大,长出一个个小小的花苞,然后开出漂亮的花,塞拉想到不久后就可以收获一大束美丽的铃兰就高兴地不得了。正在这时,他听到一声浅浅的笑声,一扭头,一个穿着粉色衬衫墨绿发色的少年托着下巴含笑望向他:“主人这是用完就丢吗?”说着扑上来吻住他:“才没有那么简单。“

手杖X依莱文
依莱文是古灵谜门的守护者,这里很少有人来,但依莱文从来不觉得孤独,或者说,他享受着这种孤独。“没关系,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依莱文抬起头,有着深蓝色仿佛星空深海的眼瞳的男人握着他原本执有手杖的那只手,脸上的表情的几乎让人溺死在他的温柔中,他握着依莱文的手放到自己心口的位置,像是宣誓,又像是承诺:“我会永远……永远,永远陪着你,我最最亲爱的……”那人缓缓凑近,尾音消失在清浅的吻中,像是永恒。

啊啊啊突然发现我最喜欢的居然是手杖君和依莱文的梗o(≧v≦)o

没图可发

迷西

【注!很多二设!设定西蒙•死亡有!风沙之王再次封印有!赛拉【私心】植物和孕育之母有!不接受请远离!】

————————————————————
痛苦
悲伤
无法温暖的冰冷
所爱之人的离开
别走啊
【我会回来的啊】
那红色的是什么啊
【你不是很强大吗】
睁眼啊
【这种地方可不是睡觉的好地方啊】
手指怎么那么冷
【我带你回去啊】
谁人在讥笑
谁人又在哭泣
是我吗
是我所做的吗
我回家啊
我不走了
那些让人恶心的红色为什么还有
我是为了你啊
我是爱着你的啊
【这就是命运】
【你们必定有一个人要死去】
【风沙之王已经再次沉睡】
【他必定要回去了】
回去
回去哪
他不是要带我回家吗
难道是回去国家花园
【国家花园有一朵花已经凋零】
【孕育台也有了新的花苞】
【他的...

【注!很多二设!设定西蒙•死亡有!风沙之王再次封印有!赛拉【私心】植物和孕育之母有!不接受请远离!】

————————————————————
痛苦
悲伤
无法温暖的冰冷
所爱之人的离开
别走啊
【我会回来的啊】
那红色的是什么啊
【你不是很强大吗】
睁眼啊
【这种地方可不是睡觉的好地方啊】
手指怎么那么冷
【我带你回去啊】
谁人在讥笑
谁人又在哭泣
是我吗
是我所做的吗
我回家啊
我不走了
那些让人恶心的红色为什么还有
我是为了你啊
我是爱着你的啊
【这就是命运】
【你们必定有一个人要死去】
【风沙之王已经再次沉睡】
【他必定要回去了】
回去
回去哪
他不是要带我回家吗
难道是回去国家花园
【国家花园有一朵花已经凋零】
【孕育台也有了新的花苞】
【他的回去是必然的】
【我将再次让他诞生于世】
【如果有缘的话就能再回吧】
那发光的自然之灵啊
如果一切真的如“生母”所说
下一次再会你还认识我吗
我很期待
下一次再会
【是说有一物诞生则就有一物逝去】
【如果你对此不抱遗憾的话】
【那就请耐心等待吧】
【下一个诞生的季节】
【很快就来到】

lulu.vakarian

最近萌上 cole X sera 的配对了!


刷队聊的时候没想到这么有爱!因为第一个档不会刷队聊的方法,所以根本没听到几句...cole你这个天然黑!


一边说着我不会背后捅你哦不会对你做这个做那个哦这样的,不说还好说出来感觉背后凉飕飕啊~sera吓得魂都散了哈哈哈~


感觉cole挺喜欢sera的,刷牛哥跟sera的队聊时,牛哥跟sera说是cole帮你把蜂巢塞到cullen的练习草人里,sera当场就炸了,啊哈哈哈 ^O^


cole啊cole~苦恼的cullen跟开心的sera你显然选择了后者嘛~啧啧啧作为一个助人为乐的灵体这样大丈夫?~( ̄▽ ̄")

最近萌上 cole X sera 的配对了!


刷队聊的时候没想到这么有爱!因为第一个档不会刷队聊的方法,所以根本没听到几句...cole你这个天然黑!


一边说着我不会背后捅你哦不会对你做这个做那个哦这样的,不说还好说出来感觉背后凉飕飕啊~sera吓得魂都散了哈哈哈~


感觉cole挺喜欢sera的,刷牛哥跟sera的队聊时,牛哥跟sera说是cole帮你把蜂巢塞到cullen的练习草人里,sera当场就炸了,啊哈哈哈 ^O^


cole啊cole~苦恼的cullen跟开心的sera你显然选择了后者嘛~啧啧啧作为一个助人为乐的灵体这样大丈夫?~(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