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赛门

49543浏览    902参与
Yiya想摸鱼

对不起
没忍住
开个车
(不会被老福特吞了吧…)

对不起
没忍住
开个车
(不会被老福特吞了吧…)

波罗的海鲑鱼

lof压缩我图片真的过分,可能有点看不清字,本来就画的像个草稿(其实就是,

p1逐渐退化的漂亮600😂

p2一个小天使的头(用时三分钟

p3/4马库斯

没怎么画过小条漫,不太懂,画的乱七八糟。字如果看不清我之后补上文字,先歇了。


另:18年入坑的老人再次入坑,请求寻找组织,杂食基本无雷点,什么都吃点,主马赛,all51,喜欢60

lof压缩我图片真的过分,可能有点看不清字,本来就画的像个草稿(其实就是,

p1逐渐退化的漂亮600😂

p2一个小天使的头(用时三分钟

p3/4马库斯

没怎么画过小条漫,不太懂,画的乱七八糟。字如果看不清我之后补上文字,先歇了。




另:18年入坑的老人再次入坑,请求寻找组织,杂食基本无雷点,什么都吃点,主马赛,all51,喜欢60

可达可达呀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的太温柔了啊啊啊啊我死了【q版也要发糖(dao).jpg

依旧是一些马赛【初期没黑的马真的太温柔了啊啊啊啊我死了【q版也要发糖(dao).jpg

可达可达呀
我还是想他们两个在一起1551...

我还是想他们两个在一起1551马赛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就是be了

我还是想他们两个在一起1551马赛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就是be了

可达可达呀
情人节了 马库斯和赛门还是没有...

情人节了 马库斯和赛门还是没有在一起【不能让我自己一个人不快乐

情人节了 马库斯和赛门还是没有在一起【不能让我自己一个人不快乐

波罗的海鲑鱼
摸鱼摸到赛门小天使。 他太好了...

摸鱼摸到赛门小天使。

他太好了一直忘不了。

0202年了发现自己还在坑里而且随随便便就会又掉到坑的底中底。(o´艸`)

摸鱼摸到赛门小天使。

他太好了一直忘不了。

0202年了发现自己还在坑里而且随随便便就会又掉到坑的底中底。(o´艸`)

阿南南哟

头一次实验这个剧情,太捅刀了,虽然和电视台安卓台词一样,但那句“是你吗马库斯”把我扎的透心凉。。。。

555赛门小天使。。。除了康纳我最喜欢他了!!!想养他!!!养他!怎么舍得欺负他!!!


头一次实验这个剧情,太捅刀了,虽然和电视台安卓台词一样,但那句“是你吗马库斯”把我扎的透心凉。。。。

555赛门小天使。。。除了康纳我最喜欢他了!!!想养他!!!养他!怎么舍得欺负他!!!


哥谭好市民莢谷樹
冰霸王,摸鱼,探险时光,探险活...

冰霸王,摸鱼,探险时光,探险活宝,赛门

冰霸王,摸鱼,探险时光,探险活宝,赛门

不是异常是小黄

【底特律】慈父

【马赛无差】

【微汉康】

【伪马康无差】

Summary:赛门受马库斯的委托,承担起了照顾卡尔的责任。一次公关危机的紧急处理不当让卡尔很生气。

有私设,卡尔的姓氏取自于配音演员本人。

————

1.

耶律哥取得胜利后,马库斯花了不短的时间调整轨道,以适应新的身份。作为一个政治领袖,初期因涉世未深,缺乏心机谋略而饱受争议。但因为卡姆斯基为好友量身定制原型机的设定优势,加上后天卡尔的开放式引导,他无论学什么都学的很快。

除了某个特别的领域。

“求你了,赛门,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还能拜托谁帮我。这种事情我也只能和你讲,也只有你能理解我的处境,因为我们是一个类型的人。”

外表光鲜亮丽...

【马赛无差】

【微汉康】

【伪马康无差】

Summary:赛门受马库斯的委托,承担起了照顾卡尔的责任。一次公关危机的紧急处理不当让卡尔很生气。

有私设,卡尔的姓氏取自于配音演员本人。

————

1.

耶律哥取得胜利后,马库斯花了不短的时间调整轨道,以适应新的身份。作为一个政治领袖,初期因涉世未深,缺乏心机谋略而饱受争议。但因为卡姆斯基为好友量身定制原型机的设定优势,加上后天卡尔的开放式引导,他无论学什么都学的很快。

除了某个特别的领域。

“求你了,赛门,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还能拜托谁帮我。这种事情我也只能和你讲,也只有你能理解我的处境,因为我们是一个类型的人。”

外表光鲜亮丽的仿生人领袖,私下里是一个担心父亲日常起居的孝顺儿子。这也不难理解,马库斯和赛门都是家政型,擅长照顾老人孩子,也对家庭产生温暖的共鸣。

“我能理解你现在复杂的处境,也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独自胜任照看亨里克森先生日常起居的请求。但尽管他是你的父亲,他还有其他的家人,还有成千上万的粉丝。”

其实赛门的担心指向另一个方向,但是他在放任思维滑向微妙失衡之前悬崖勒马,堪堪绕过了他心中真实的否定。

“里奥那混蛋玩意儿现在在戒毒所里关着。卡尔的粉丝最近都很担心我专注耶律哥团队和争取仿生人权益的事,疏于对他的照顾。他们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

马库斯摸了摸自己的眉骨,以前被毁掉的视觉系统运行良好,视线里显示对面人产生了轻微的抗拒,而压力指数递增。他还是决定继续。心里道歉又骂了句自己混蛋,这些都是0.1秒內完成的。

“媒体报道我会画画后部分粉丝就变得有些激动,非议喧嚣尘上。因为卡尔年轻的时候有很多负面新闻,他们在质疑和挑衅我。我不想让卡尔静养这段时间被外面麻烦的事打搅到。”

这倒是很有道理,马库斯如今也是叛逆的同义词,和卡尔年轻时的疯狂不相上下,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赛门原来的规划就是取得自由后继续回去找个人类照顾,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带着光圈而没有主动摘下。这个请求可谓是各种意义上的正中下怀,除了【马库斯请求自己】这一点让他受宠若惊。要是换个人他可能早就答应了。

“他是你的父亲,如果我做的不够好——我毕竟不是你——我担心他会生气。我不能保证一切顺利,但会竭尽全力。要不还是因可能的不周和失误向你提前道歉吧……”

赛门扫了一眼他的领导,飞速的垂下了眼睛,虽然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依旧忧心忡忡。

“正因为他是我父亲,我相信一切都会很顺利。”

是啊,毕竟是马库斯异常的根源。他的父亲是个很伟大的人。赛门眨了两下眼睛,正当他在厌恶自己单方面的怯懦退却时,一只手掌突然盖住了他下意识握紧的拳头。

“正因为他是我爸,我相信他会很喜欢你的。”

他更正到。

2.

赛门从厨房准备好早餐出来,拿着注射器,慢悠悠地走进卧室,接着一把拉开了窗帘。

“早上好,亨里克森先生,今天室外温度80.2℉,空气清新,适合晨跑。你应该起床啦。”

床上的人因为无法翻身而被阳光照了一脸,下意识地伸手一挡。

“楼下的画具老板贴出告示,说一家人下个月要搬到兰辛去,所有颜料都在降价销售。”

赛门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等待着卡尔主动抬手拉高袖口,尽量忽略老年人打量的目光。后者在针头扎入的瞬间哼笑出声。

“挂了马库斯画的那家?总是隔三差五能变着花样卖出更多的东西去。上一次是庆祝仿生人游行,上上次是一只走失的狗找到了,上上上次是我过生日但是没有出门。还有,事不过三,叫我卡尔。”

“这样不太好吧,我才刚认识您一星期……”

“已经一星期啦!我可不是你们年轻人,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我都老得走不动路了。难道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们就在家里这样称呼怎么样?”

卡尔轻轻拉住了他的手臂,虽然力道微弱,但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的任性,完全不符合年纪。好吧这解释了很多东西,比如马库斯顶着一本正经脸的撒娇从何而来。

“好的,卡尔。如你所愿。”

从善如流是他的优点。

“刚才去画廊取画的时候见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拍卖商和卡姆斯基先生,他们似乎十分惊讶我的出现。”

两人在公园里散步,与其说是散步,其实是赛门在推着轮椅,卡尔坐在轮椅上。一只松鼠蹦跳着飞速穿过草坪消失不见,远处有鸽子在广场的开阔处啄食鸟食。

“哦?若果他给了你他的名片,直接扔掉就好。”卡尔像拍走灰尘一样拍了拍扶手上肉眼根本发现不了的脏东西。“无论他邀请你去任何地方去做任何事都不要答应,就当放屁。”

“他准备的您的票,下个月洪堡爱乐乐团有一场室内音乐会的巡演。这张。”

卡尔不耐烦地撇撇嘴,如果赛门能像马库斯那样完全读懂卡尔的微表情的话,相处回容易很多。不必要的社交活动全部推掉。

“以前马库斯和我出门都不用买票。再说看那些饭都吃不起的傻子卖力的搞古典复兴那套,完全是给自己添堵。”

“抱歉?我擅自接受了?要抽空还回去吗?”

卡尔听见背后的声音开始流露出惴惴不安,收起进攻性的锋芒只是眨眼间的事。赛门可不是马库斯,能对他的直言不讳和嫌弃抱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不当回事。

要是马库斯回来发现自己无意识地欺负他在意的人大概会生气,这不行。

“交给马库斯去处理吧。这张VIP上面写着:亨里克森先生。马库斯也是这个姓氏,反正我不去也没人知道。”

3.

耶律哥团队现在办公室所在的大楼就位于警察局附近,隔着两个红绿灯路口,公交只有一站。而且还是顶楼,人类的报复心和提防心还是相当重的,但不妨碍马库斯这个叛逆青年每天都领着一群人跳伞离开——“每天夕阳下都能看见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他在用这种方式支持极限运动,或者彰显个人魅力”by:CNN胡说八道的女记者。

“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但有记者藏在拐角那里!全程拍到了我们逛街和挑衣服!RA9这太奇怪了!康纳只是相信我的衣品然后叫我帮他挑衣服而已!”

赛门整个人被堵在房间里和马库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马库斯,我完全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我只是听卡尔说的来交给你音乐会的票,然后顺便看看大家而已。再看看新的据点。”

赛门不甚在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动作一出现无端又让马库斯感觉半沮丧半受用。安卓和人一样,有喜欢肢体接触的,也有不喜欢的。明显他是前者,但是这个接触时间也太短了。

赛门环顾着打量了一圈,环境不错,是马库斯的品味:空间宽敞、灯光明亮、通过透明玻璃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会议室的一张圆桌显示出明显的扁平化管理。

“你喜欢这里吗?”

“当然,比那艘船好了不知道多少,我喜欢这个,新家。”

“那真是太好了!其实我给你留了一个办公位置,就在诺丝的桌子对面,欢迎你随时回来!”

赛门递票给他,马库斯依旧情绪亢奋,叨逼叨,叨逼叨,从他们申请到了财政补贴为仿生人支付劳动时薪到找到了律师谈下这个地方作为活动总部。全新舰队的掌陀人,谈及未来的曙光充满热忱,对荆棘遍布的前路又不无忧虑。

“我以为你会多问问我卡尔的事。”

“卡尔怎么了?他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放轻松,他现在依旧每天吃三顿,每天睡八个小时,剩下的十六个小时对人性洞若观火,偶尔对社会热点针砭时弊。”

“我想你指的是把新闻报道骂的狗血喷头,然后说自己的画一钱不值。不过你说得太委婉了。哦,赛门,终于有一个人可以理解我那可怕的老爹了。”

马库斯咕叽咕叽地笑出了声,显然赛门已经适应了和卡尔的日常生活。

“我知道卡尔一定过得相当不错,至少他没有哪怕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抱怨,一直在夸你。我都有点嫉妒了。”

赛门在一次感受到了受宠若惊的情绪,他只是作了该做的事情,卡尔的评价却这么高。

“任何人哪怕有一点令他不舒服,他绝对会给我视频三个小时大发雷霆。这就是我最爱他的一点,我们都不会把不满意憋在肚子里,如果有一点不开心就会发泄出来。反过来喜欢也是一样的。”

情绪外露,让人着招架不住。赛门不出意外的感受到了满足,马库斯的嫉妒加深了这样的认知。

(4)

诺丝和乔许想法高度一致实属罕见:强烈要求马库斯和康纳官宣在一起。

不仅有利于塑造仿生人具有人情味的良好形象,也有利于维持耶律哥和警部的关系平衡。

诺丝:“你现在单身,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不排斥和男性交往。康纳单身,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不排斥和男性交往。你们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我们为什么不排斥?”

“Come on!人类都是恶趣味!我们设计出来不就都是泛性恋吗?”

诺丝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货真价实没异常的傻瓜机,仿佛她在说植物需要光合作用、地球绕着太阳转、1+1=2诸如此类的常识。

——这还真是我头一次听说,吓死宝宝了。马库斯乖乖闭嘴把这句话咽了回去。RA9在上,他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他是个家政型号,还是卡姆斯基设计出来给卡尔专用的。头顶青天无性恋,是先有特殊的想法还是先有特殊功能,这种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在他这里是绝对不能成立的。

“咳咳!我以为我们在严肃地商量一次危机公关的对策!”

诺:“错!我们在商量一次重要的战略规划!反败为胜在此一举!”

“康纳不会同意……”

乔:“出于任务优先的考虑他已经答应了。别忘了,你现在仍然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一有真正威胁社会的出格举动他就立即射杀你,这种危险的隐患当然是要尽量避免的,说不定我们可以完全策反他,而不是仅仅是那一次。”

【那一次】当然是指康纳冲进模控生命一口气唤醒了上千个仿生人,浩浩荡荡杀过来和耶律哥回合的丰功伟绩。正因为如此,舆论往往习惯把康纳和马库斯相提并论。二战的时候中国战胜日本,到底是因为苏联出兵北方四岛,还是美国投了原子弹在广岛长崎——当然是因为人民的英勇抗争啊!干他们俩什么事啊!没有他们也会有其他仿生人做到的吧!

乔许看出了他的松动,个诺丝交换了一个眼色。

乔:“你们粉丝都太多了,每天应付他们都来不及怎么做正事?承认了没什么不好的,他们也能消停会儿了。”

话丑理端,卡尔以前就特别讨厌被人疯狂的赞美和摩拜,还提醒过他不要妄自尊大以免落人口舌。虽然内心有一百个不愿意,潜意识里警报一直在疯狂的叫嚣反对,但马库斯决定把它关了。再一次的大局为重(委曲求全)

“好吧,就这么办。我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输给康纳,我才是最好的。”

就像故事里写的政治联姻,但是没有那么戏剧化,两个当事人阴差阳错(傻了吧唧)鬼迷心窍(争强好胜)地公开了。更正,是先“被公开”,再“决定在一起”的。要是一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依旧会变成“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无限纠结。就这样,马库斯还是和康纳开始“交往”了。

(5)

卡尔摔了一个电视。字面意义上的,不是摔了一个跟头的摔法。也不是不小心,他就是故意的。

“哗啦!”

赛门听见声音急匆匆从厨房里钻出来。

“卡尔,怎么了?”

“我手滑了。”

开玩笑,这么一个半瘫痪的老头子能手滑到什么地步。扔个碗飞出去就把电视砸倒了。

不知道谁设计的电视,超薄的看起来相当酷炫,其实底座根本不稳。质量勉强过关,倒了都还在尽职尽责地继续播放新闻。

“我以为你不喜欢看娱乐新闻。”

赛门把空碗捡了起来,庆幸卡尔已经吃完了。他又拎起来个勺子,更加庆幸他们不是琉璃制品。

“任何新闻都不喜欢看,若非必要,我根本不会看电视。但自己的儿子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就另当别论了。”

赛门憋笑着把电视重新立了起来。

“奶酪汤还在锅里。”

“我已经气饱了,直接倒掉。”

晚饭后赛门听了卡尔小半个钟头对马库斯的批评教育,当然后半段因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也被连带着说教了。

他完全没有在过程中参与过哪怕任何一环,也没有在其中说上半句话,但很明显,卡尔或多或少认为他没有阻拦就是不对。

“他一定是有自己的考虑?我想马库斯做什么事情总是有理由的。”

“放他做事从来就没有什么考虑什么理由的,就是乱来而已。好不容易看到他有点成年人的责任心了,结果还是……哼。”

明明是在李代桃僵的年轻安卓完全没有连坐的不满,相反努力地忍笑,父亲别扭的关爱,不过如此。

“一个条子?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条子,他们没一个好东西。都是ZF的走狗。”

卡尔,这不对,这是职业偏见。

“遇上条子总没好事!现在他们居然该死的这么对马库斯,老掉牙的监督手段。税金增加并没有给他们腐朽的官僚体制里塞进新的创意。”

电视上刚好演到康纳在展示底特律警局中的工作日常,类似于直播探索那种。

赛门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他以前的原生系统就设置了这种时候的沉默,露出倾听的姿势,但千万不要附和或者反对。安卓过去没有评价人类的权利,更何况是带有强烈情绪的主观臆断。

“而且很明显这个人也太假了,表情,说话的语气,走路的姿势全部都很别扭。唯一的警用侦探仿生人型号,还打不过一个家政夫?要是这样警察局早解散了。”

现在电视里康纳正在讲他和马库斯关系怎么变好的,因为打不赢他,所以被吸引了。

赛门开始叹气,略带宠溺,对电视里的两个人。心说康纳只有一两个月大,马库斯半斤八两,和小孩子斤斤计较,大概是父亲的特权吧。

(5)

赛门最近压力值天天满点,给他屁股下面来团火,他就能原地爆炸。

康纳虽然年龄小,但是算他半个救命恩人,也是他的朋友。就算他们以前不是那么的熟——好吧最近变熟了——也还是讨厌不起来。

谁会对着他那张脸发火呢?

康纳最近总是频繁地私下约见他,每回理由都是问他马库斯的事,但最后总会变成询咨询意菜法餐的烹饪方法,要不就是讨论整理内务,连高效收纳衣柜清理空间这种事情都有。

也不怪潜意识里赛门越来越不再把康纳当成警用型来看待,他这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家政型而已嘛。至少他很想当家政恨自己是个警用?友谊的小船自然非常容易在水涨船高的互动中漂浮起来。

但卡尔的不满持续发酵,愈演愈烈,甚至夹杂了一股莫名其妙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必须得做点什么阻止这一切。

“卡尔,你现在表现得就像马库斯的唯粉。”

卡尔猛然喷出了一口茶。赛门早有预料地拎出一个帕子去擦桌子上的水渍。

“当然,可以理解,他是你儿子么。但马库斯已经长大了。不必担心,无论他做什么选择,要相信他总会过的很好的。你看见他是冒失的儿子,我看见他是可靠的领袖呀。”

卡尔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

“上帝啊,有人说过你是天使吗?为什么你可以说出这么铁面无私的话?”

两个人一起生活了两个月,卡尔开始反讽了,像是对伊利亚那样口无遮拦。

“因为我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卡尔。还有天使这个词一般是用来称呼康纳的,他的粉丝叫他Angel With a Shotgun.”

卡尔被噎住的表情被记录了下来。很有意思,赛门想,或许自己也不是那么逆来顺受,本来应该祝福自己好友的儿子喜欢上自己好友的。加上好友的儿子本来就是自己的好友,这算是亲上加亲了。

卡尔紧绷的面容在赛门坚持的注目礼下终于松动。谁说赛门好说话的?马库斯你这个信誓旦旦的小骗子。

赛门要是有什么动机且选择坚持的话,总是能让别人先败下阵来,不说话但是非暴力不合作的目光谴责,这种人最可怕了。

“当看到马库斯和那个警探在一起的时候,我真希望我当初的气话只是一个父亲的被害妄想而已。但实际上,他们已经用行动证明了我的推测,貌合神离的表面作戏。”

赛门易地而处,将心比心,自己唯一器重的儿子最后迫于使命和责任走到这个地步,的确蛮令人唏嘘的。而卡尔的话还在继续。

“身为父亲,我只是希望他能过得开心一些。大概我老了吧,年轻的时候发生在身上出格又荒唐的事多哪去了,从来都不怎么在意。但如今火落在我儿子脚上,哎……”

这算是上了年纪反思人生的一部分吗?通过儿子关照自身?

(6)

音乐会的那天,有熟人给赛门送了票,他的确没有什么不去的理由。马库斯和康纳在“约会”,不代表他不能去自己出去玩。

一瞬间的动摇山呼海啸,来得如此惨烈,嘲笑着生为安卓,渺小如蝼蚁的存在,却妄图掮尽世间尽头的温情默默。

熟悉的红色倒计时出现,心脏完全不受控制,直接跳出强制关机的先兆。他强撑着自己在一分半的倒数里离开座位,不断道歉的穿过一排排座椅。世界离他逐渐变得遥远起来,非常非常远。他终于在进入洗手间后收获了久违的宁静。

他以为自己睡了一个世纪,实际上只过去了三分钟,时间的流逝是相对的。他刚才死去了三分钟。如果这是死去的回报,那还真是不算冤枉:睁开眼就看到马库斯倒在离他身侧,眼睛闭着,面板却打开着。

他一定没有见过有“心脏病”的仿生人吧,所以吓坏了。人类的恶趣味,连疾病的设置都要感同身受,不然就没法体现自身的优越性——其实只是伊利亚的恶趣味而已。

但也不能完全怪他,这只是个概率问题,每一定数量的安卓机里就有一台被设定成了能感受疾病的机体,如同造物主抛掷骰子时闭着眼睛。每人知道这些安卓日后是什么功能,长什么样,会被什么雇主买下,他们只是【病毒】的载体而已。

伊利亚所谓【后门】的近义词,原始程序自带的一个编码异常,除了伊利亚没人知道。

慌乱之中就这么自作主张地交换了心脏,那是某个完全在状态之外的人唯一能想到的救命方式。

赛门完全没有力气再去想象对方在二楼包厢的看台是如何注意到楼下第三排正中间的自己的,不会是打从自己进来就看到了吧。

说得好像他不会心痛一样。这么想着,他顺手把马库斯拍关机了,还用手亲了他一下,反正也没人看见。

这个小鬼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可惜心智还是个不成熟的少年人。如他父亲所说的那样任性胡来。要是在放任他这么胡乱折腾下去,鬼知道哪天会发生什么。

他把马库斯送回了卡姆斯基那里,回到剧院下半场已经接近尾声,康纳一直一个人坐在包厢里神游天外。

“结束了吗?赛门?我忘记了时间?”

三个问题都没有问到马库斯身上,如果马库斯真的喜欢眼前这个人,赛门现在就立即把人从二楼掀下去。

“是我,脑子里想什么呢这么专注?案子?”

“不,不是。呃,相扑晚上吃什么,就是这个。”

大概自己也要跳下去,泰山压顶压压得实在一点。

“马库斯帮了我一个忙,先离开了。我来送你回去。”

“好的,那麻烦你了。”

(7)

值得庆幸的是,卡姆斯基消除了马库斯当晚的部分记忆,他只记得自己在剧院里看到了赛门,而赛门离开了,他去找赛门,没有找到。就自己去了卡姆斯基那里维修。

“我真没想到会这样。要不就这么算了?顺其自然?”

伊利亚一脸做了坏事一样的看着台子上躺着休眠的马库斯,他怎么知道马库斯会干出这种简单粗暴的事情来?交换心脏什么的,这也太有创意了吧,而且也太浪(漫)了。

马库斯的机身白里透光,面容安详。疾病模式下【病毒】随机解码,解码指向不定,直接在后台操纵特殊部件停滞或加速损耗。

“那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如果你不故意留下【后门】他不会想起来的。”

赛门看着仿生人之父很迅速调整了几根内部的传输线的位置。

“我留【后门】这件事天下皆知了?康纳怎么什么都和你说啊。”

“康纳和我是朋友,革命友谊。”

卡姆斯基“咦”了一声。心说成吧你们安卓的关系全部一言以蔽之:革命友谊。

过度化繁为简,跟魔鬼一样。

本来设计仿生人就都是有缺陷的,只是时间没到就没有暴露出来而已,起码要用上三年【病毒】程序才会自行启动。

——其实每个仿生人都安装了这个异常编码啦,模控生命的人也知道,还举双手双脚支持他的突发奇想,不然公司要怎么赚钱?怎么控制仿生人?不替换部件公司早就倒闭了。

可惜大部分仿生人撑不到那么久就濒临销毁,他们的担心大半完全是多余的。

马库斯也算是卡姆斯基的儿子,身为父亲当然知道哪些决定是为了他好。你难道忍心告诉他:嘿,马库斯,你是唯一一台程序完美的安卓,因为原型机设计的太早,所以我还没来得及设置你的异常参数?

“你把他设计得完美无瑕,他很漂亮,无论外表还是内在。”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赛门的赞许被心虚的人自动解读为兴师问罪了,卡姆斯基尴尬地挠了挠头。

有的安卓听力组件会提前报废,有的是视觉,有的是四肢躯干,而有的是仿生人的心脏动力装置。

赛门的手掌顺着台上人的腰部一路往上抚摸过去,划过他的前胸和脖子,最后停在视觉组件上,很明显是更改过的,资料显示和原装型号不匹配,一只腿也是。伊利亚看着他摸来摸去寻找差异,神色略显微妙。他决定为自己辩护一下,嗯,他还是有王牌的,还可以挣扎一下。

“马库斯也不是完美的,他没有这个。”

他举起一只手的十指,另一只手握成一个半空的环,然后动作缓慢地戳了进去。赛门,内置家政服务设定程序一应俱全,心理年龄老大的异常仿生人,睁大眼转过了头。

“哪一个没有?”

“哪个都没有。”

赛门立即转头去盯大腿间的部分,那里真的空无一物,他尝试着伸手去摸。看起来就像赛门在非礼他,事实上他就是在非礼他。

连个接口都没有吗?这不是可以选择的问题了是没得选啊。赛门一瞬间竟然不知道下一次他见到马库斯要怎么安慰他。

(8)

又过去了一个月,相安无事,马库斯最近奇异的减少了和赛门见面的次数,也减少了和卡尔的通话的时间。他实在太忙了,如果他之前没有异常现在加班也能让他隔三差五异常个好几次的。终于有一天卡尔忍无可忍,试图采取行动表明他的不满。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这么下去会把自己累死的。他得放松一下。”

“这个可能性很小。”

“嘿,康纳根本就没在帮他。看到他们这样装样子的关系难道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有点。”

“只是有点?我现在才发现康纳那孩子人还是挺不错的,所以这更让人不舒服了。有谣言说,他留在警察局是因为一个警察。”

“那不是谣言是真的。”

马库斯的生日临近,卡尔说给他准备了一份迟来的成年礼物,在伊甸园夜总会。马库斯不仅答应下来还心甘情愿的来了,赛门思忖着,他也认为找点乐子放松一下破罐子破摔是对的吧(“让那些粉丝脱粉吧!我不稀罕!”)诺丝一听说【帮忙验货】这个请求就大动肝火交了辞职信,费了半天劲才劝住,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他头上。

“对你来说一定很难。我们最终选择和平游行不暴力反抗的时候,你一定很难受。我得帮你。”

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下来,隔音效果非常好,没人知道马库斯和赛门用安卓的沟通方式在里面聊些什么。至少赛门希望没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一个绝对私密的时刻。

“就是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些所有的一切。”

马库斯慢慢地把头靠在了赛门的肩膀上,肢体上的接触加深了私密的亲近感。太过人类,毫无压迫感反而像是委屈的撒娇。

“是我谢谢你才对。太狡猾了,你抢了我的台词。”

赛门伸出手抚上了他的后颈。马库斯的头发奇短无比,与想象中不同,柔软又温顺。

时间到,门开了,赛门很自然地站了起来,三五个仿生人姑娘穿着比基尼鱼贯而入。

“那么周末见,卡尔在家里等你回来。”

虽然马库斯的确没能搞清楚很多事情,比如他很高兴看到卡尔和赛门相处融洽,比如很自然地在耶律哥给赛门留了一个空的位置,比如他那时毫不犹豫地把心脏拆下来塞到赛门的身体里。但他还是感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委屈。

——你去哪里了赛门?

——我是为了见你才来的呀。

——我不想被留在这,别又扔下我一个人。

——又?

马库斯衣衫不整地冲出房间。赛门已经很自觉地屏蔽了他的共感信号,接收不到马库斯的任何信息信息,马库斯理所当然也不知道赛门去了哪里。

心慌意乱导致手足无措,接近三个月大的领袖大人开始最为笨拙地向自己也不知道存不存在的RA9祈祷。不到半分钟安德森警探和康纳出现在他眼前,RA9的意思难道是……有困难还得找警察叔叔?

“你好康纳。”

“安,马库斯。”

“你怎么来了?”

“汉克想来,我得盯着他。你呢?”

“卡尔说给我定了生日礼物,叫我自己来取。”

康纳看了一圈,没有看到赛门。

“我猜是……”

“别猜。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什么都别说。帮我去把赛门追回来。”

【END】

————吐槽分割线

马库斯康纳两个三个月大的熊孩子,顶着18X男神的壳子操着世界核平的心演着社畜的剧本,内心却是响当当沙雕叛逆清纯美少女(bushi)这篇慈父是汉康无差孝子的对应篇,这篇的设定是:

1.赛门一直喜欢马库斯的颜,因为颜而有特别的好感,所以不敢与他对视。

2.他已经异常很多年了,没有特别点明,就是心脏病发作异常的,所以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损伤。

以及,可能写的比较隐晦,马库斯把心脏给他那里是更新了系统的,跟康纳一样又回来了。卡姆斯基没有把他全盘格式化,毕竟他也很喜欢看戏(划掉)观察仿生人的异常。

深藏功与名是老父亲们该做的,不用谢‎( ˙˘˙ )

————附带脑子里的人工智障标准结局

马:行吧我认输,康纳你是最优秀最厉害的安卓我给你提鞋都不配,现在快他妈告诉我赛门在哪。

康:马库斯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今天真是我大喜的日子。

马:你学人类说话学得太差劲了!我有脏弹!

康:Fucking Android!你这是作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