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8.5万浏览    3745参与
华哥永不言弃

Predestination

那次送回家后湘久久不能忘怀,上次忘要对方电话了,之后的湘为了再次遇到赣,基本休息的时间都会前往图书馆


  直到湘再次前去图书馆打算偶遇对方但是无果夜晚走在小路上回家


  漫步于街道,波光粼粼的湖面衬映着属于今天的美好,路灯很亮照的湘的眼睛疼痛,他用手挽住那刺眼的光,可顽强的光线还是透过指缝照映在脸上——好亮……,突然晾在路灯下倒有些不适应。耳旁是繁华的街道,心中却是一片废墟。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倒有些恍惚,轻叹一声“呼……”


  湘无望的向远处看了一眼,他看到了那个寻找了许久的人


  

赣站在路灯下,灯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的周边散发着光芒,他笑得一脸温和,正在......

那次送回家后湘久久不能忘怀,上次忘要对方电话了,之后的湘为了再次遇到赣,基本休息的时间都会前往图书馆


  直到湘再次前去图书馆打算偶遇对方但是无果夜晚走在小路上回家


  漫步于街道,波光粼粼的湖面衬映着属于今天的美好,路灯很亮照的湘的眼睛疼痛,他用手挽住那刺眼的光,可顽强的光线还是透过指缝照映在脸上——好亮……,突然晾在路灯下倒有些不适应。耳旁是繁华的街道,心中却是一片废墟。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倒有些恍惚,轻叹一声“呼……”


  湘无望的向远处看了一眼,他看到了那个寻找了许久的人


  

赣站在路灯下,灯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的周边散发着光芒,他笑得一脸温和,正在跟对面的女孩子聊天貌似很聊的来,女孩子有意无意的向赣身边靠近


  站在远处的湘看到这个场景,心中不免一紧,他呆愣的站在那不敢动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貌似他是来捉奸的(?![什么奇怪的比喻?]



  但就算如此小心,却还是不免会发出些小噪音,就比如湘为了更好的掩盖自己向后退去,但不小心踩到了树枝,树枝断了,发出了“吱咯”的声音(这种老套剧情

  


  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的赣微微皱眉,看向后面时只见一个衣角飞快走过,他身旁的女孩明显是怕了,略带点慌张的看向赣,向赣身旁靠的更近了些“赣……刚刚是什么声音啊?……”


  但听到对方讲话的赣,舒展眉头,浅浅一笑“应该是哪只调皮的小猫不小心踩断了树枝吧~无碍,天色不早了,小姐赶快回家吧,否则家人要担心了(轻声安慰)”

女孩看向赣,手在不断的捏着衣角,她貌似想让赣陪她一起回家,但是看到赣的眼神时便低头转身走了


  过了几分钟吧~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湘从墙后面稍微的探出点脑袋,他为刚刚自己不小心踩断树枝而懊悔着,也为又没有要到别人电话号码而懊悔着,直到身后突然传出一道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这不是湘吗~(捂嘴轻笑)你在这个嘛~”湘回过头,映入眼帘的便是微笑的赣,赣举起手用指尖轻轻的点了一下湘的额头“顽皮的小猫啊,这么晚还不回家吗~”


  

湘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小猫说的是自己,他捂着额头脸与耳尖绯红,结结巴巴的只说出一句“我...我恰好路过...这...不...不是有意要偷听的!”说完这句话,立马闭眼低头,生怕对方会突然不爽揍自己,但预想的并没有,反而是一只温和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湘稍微感到诧异,微微抬头瞄了一下对方,只见对方面带笑容,和蔼用轻柔的声音“嘛~那好巧呀,湘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赣微微歪头弯眸看着对方


  湘被赣的这个动作弄得心砰砰跳,他用手轻轻的碰自己的胸膛小声的自言自语道“跳的好快...好热...”,赣并没有听到那句话,他将湘揽过来,微微侧头的问“hey!湘!上次忘问你要微信了”说罢便拿出手机准备加湘的微信,湘看到对方的举动,也是连忙的拿出手机互相扫了一下


  

天边的的弯月,几颗星星零零散散的点缀在夜色的画布上,闪出一种灵动活泼的光彩,照得金色的瞳内闪烁着,印着温和的夜色与皎洁的月光,晚风撩起了赣的发丝,也将一颗种子悄悄的送往湘的心中

  


  

ky想睡觉
  我流花里胡哨的赣   【第...

  我流花里胡哨的赣

  【第一次用手绘板,感觉一点也不好】

  Σ(°Д°;感觉好像漏画了一个地方,算了,懒得改

  我流花里胡哨的赣

  【第一次用手绘板,感觉一点也不好】

  Σ(°Д°;感觉好像漏画了一个地方,算了,懒得改

Leavins

  wow,三秒跨入北极圈CP,自割腿肉,难吃吐了

  p5,p6大概是灵感来源😗

  wow,三秒跨入北极圈CP,自割腿肉,难吃吐了

  p5,p6大概是灵感来源😗

全麦面包(窥屏中,不在线)

喜欢这样涂色了(10分钟不到出一张图好方便)(部分省市人改了样子)(明明改了很多)

喜欢这样涂色了(10分钟不到出一张图好方便)(部分省市人改了样子)(明明改了很多)

学科受害者

  湘:哥,你看这辣椒多红啊!

  赣:就是就是,给你吃。你看这翠绿的叶子,红彤彤的表皮,它热烈的刺激着你的口腔,怎么会有人不想吃呢?

  鄂:不,我就不想吃。

  

  

  因为我们这边可能要提前开学了,所以以后就不能日更了😭,而且我们一开学就得期末考试😱!

  如果想开ask,就直接提问吧!

  湘:哥,你看这辣椒多红啊!

  赣:就是就是,给你吃。你看这翠绿的叶子,红彤彤的表皮,它热烈的刺激着你的口腔,怎么会有人不想吃呢?

  鄂:不,我就不想吃。

  

  

  因为我们这边可能要提前开学了,所以以后就不能日更了😭,而且我们一开学就得期末考试😱!

  如果想开ask,就直接提问吧!

陌comrade☆

非常感谢异赣的“友情”出演(没有CP向哦~鄂的出现只有一部分所以不打tag哟~)

异湘:你干嘛呀?!老东西!!!(恼

异鄂:(刚来)?(疑惑)


非常感谢异赣的“友情”出演(没有CP向哦~鄂的出现只有一部分所以不打tag哟~)

异湘:你干嘛呀?!老东西!!!(恼

异鄂:(刚来)?(疑惑)


世界爱你

  湘赣 湘鄂避雷

  (我杂食哈哈哈哈哈

  (用了模版

  

  

  占tag致歉

  (彩蛋看❤️赣妈❤️涩涩

  湘赣 湘鄂避雷

  (我杂食哈哈哈哈哈

  (用了模版

  

  

  占tag致歉

  (彩蛋看❤️赣妈❤️涩涩

诉雨Siuyu(预祝我校学子金榜题名)

【皖赣】月的记事(三)

上一篇指路:2

啊,我写得最烂的一篇,没有之一


五月

  五月一日是劳动节。

  劳动节,但是却放假。还放五天。

  皖闲来无事,也不想总是呆在山中,便发消息给赣。

【皖】:五一有时间吗?

【赣】:有啊,你想出来玩我带你去!

【皖】:心有灵犀啊……那什么时候?

【赣】:就今天上午吧,你现在就来景德镇

【皖】:好


  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后,皖来到了赣家门前。

  五月,江南也热了起来。

  皖礼貌性地敲了敲门。手指刚刚......

上一篇指路:2

啊,我写得最烂的一篇,没有之一




五月

  五月一日是劳动节。

  劳动节,但是却放假。还放五天。

  皖闲来无事,也不想总是呆在山中,便发消息给赣。

【皖】:五一有时间吗?

【赣】:有啊,你想出来玩我带你去!

【皖】:心有灵犀啊……那什么时候?

【赣】:就今天上午吧,你现在就来景德镇

【皖】:好

 

  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后,皖来到了赣家门前。

  五月,江南也热了起来。

  皖礼貌性地敲了敲门。手指刚刚离开木门,门便打开了。

  “阿皖你来啦!我们走吧!”赣瞧见是皖,立刻展露出笑颜。

  “走……去哪?”皖有些不知所措。

  “阿皖忘啦?我来带你玩啊。”赣不由分说,直接拉着皖往前走。  

  “哎……你等等!慢一点!”

 

  赣带着皖绕过一个又一个小巷,就在皖快要被绕晕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流水声。

  “阿皖快一点啦,前面就到了!”

  皖心道你的速度一点也不慢好吗,但脚下还是加了些速度。

  绕过前面的屋舍,是一条隐于竹林之中的青石板路。由于没有光照,这里略有些凉爽,小路上还长了些许青苔。

  “过了这里就是啦!”赣回首对皖道。

  “嗯。”皖应了一声,随着赣踏上了青石板。

  小路不很长,约莫走了三分钟。水声越来越明显。

  “到啦!”

  皖闻言抬起头,便见眼前是一座石桥,桥下是潺潺流水。

  “顺着小河走走?”皖提议道。

  “行呀。”赣欣然答应,握紧了皖的手,“走吧!”

  泉水叮咚,似玉珠落盘之声。这条河不似江南的河流那么平缓,而是有些活泼的。

  就像身边人一样。

 

六月

  还有几天就要高考了。

  皖对着窗户,浅饮了一口杯中的茶,知道今年分数线出来之后自己可能又要在网上火一阵子了。

  尤其是文科。

  “哦,可能不只是我,”皖复又饮了一口茶,“可能还有隔壁那位吧。”

隔壁那位,自然是指赣了。

皖的窗户正对着一所重点高中,每逢六月,皖总是睡得很晚,等到对面高中宿舍楼的最后一盏灯都熄灭了,皖才会合上书本睡觉。

分数线的高低不是意识体可以决定的。但这并不影响皖在深夜默默地陪着那些莘莘学子们挑灯夜战。

有时实在沉不住气,就发消息打扰赣。

【皖】:睡了吗

【赣】:没呢,阿皖怎么也没睡?

【皖】:过几天不就高考了吗,这几天陪对面高中的孩子们熬夜

【赣】:诶!所以你这几天都在城里?

【皖】:对

【赣】:那太好啦,等孩子们高考完我来找你!

【皖】:行啊……但一定要在分数线出来之前

【赣】:……是

  皖抬头看向窗外,高中宿舍楼还有几盏灯未熄,突然心血来潮。

【皖】:你现在困不困?我们打个电话吧

【赣】:好啊

  皖熟练地点开了赣的电话号码,在略显漫长的几秒钟等待接听的时间里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干什么。

  “阿皖?”电话那头传来赣的声音。有些慵懒和疲惫。

  皖沉思了几秒,还是决定开口:“小赣啊,你这几天过来陪我一起好不好?”

  “啊……”赣沉默了几秒。

  “没事没事,不强求你的……”皖连忙道。

  “好啊!我明天就过来!你记得来借我啊!”手机将赣欢快的声音传递到皖的耳朵里。

  “啊,好的!”皖应道。

  “现在已经快一点啦,阿皖早些睡吧,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皖的脑中还在盘旋这刚刚那件事。

  自己要和赣同居好几天!

  皖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后来还是因为实在太困了才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一早,皖就收到了赣的消息。

【赣】:阿皖阿皖,我上午九点多就到,记得来接我!

【皖】:好

  

  从高铁站接到了赣,皖先是带着他在各个商场转了几圈,给赣买了一堆东西。

  赣有些不解:“给我买这些做什么?”

  皖略带歉意地回答:“算作是接下来几天陪我熬夜的补偿。”

  “啊,不用不用!就凭我们的交情还需要这些东西吗?”赣笑着将东西全部推到皖的怀里,“反倒是我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呢,抱歉啦。”

  “我邀请你来你带什么东西?赶紧收下吧。”

  “真的不好意思啦!”

  二人就这样推搡了一路,最后还是以赣收下了皖给他买的所有东西而告终。

 

  同居的几天并没有那么尴尬。有人陪着自己说话总比没有的好。白天二人就在书房的一张桌子上捧着电脑办公;晚上就以宿舍楼的点点灯光做背景,二人坐在椅子上读读书,或是聊聊天,从上古传说聊到乱世纷争,无所不有。倒是睡觉的时候,二人挤在一张床上,皖不好意思让赣打地铺睡,赣也不愿意让皖睡在地上,就只好这样了。

  可是赣特别喜欢搂着皖睡,搂一晚上的那种。

  皖不好意思说,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很喜欢赣搂着他的感觉。

  就这样吧,挺好的。

 

皖后来形成了习惯,每年六月都把赣拉过来和自己住几天。

漏尽更阑时陪着对面学子们苦读的样子也是一道风景。



救命啊上次写这篇是11月8号……设定忘完了(

我看前两篇像是在看别人写的一样

有没有赣家人扩我啊(哭泣)

 

 

 


玦佰

【鄂赣】酒水

如题,鄂赣向,cp或cb都可,所以没有打cp向tag,雷者自避 ,余就是一个偶尔产产粮的废物,这篇是对戏转文,爱怎么看都成,谢谢各位同志!

还有我是铁打赣左人,对赣右无感


江西:江阙/无性男相

湖北:楚云/无性男相


灵感来源:昨天晚上拉着兄长对戏的内容

非cp向,当然你想嗑也成


  很平常的一个晚上,圆月悬空,微风不燥。楚云像往日一般坐在沙发上翻着书,江阙盘腿坐着,有些懒散地靠在抱枕上,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楚云偏头看了祂一样,见祂面上泛红有些疑惑,伸手欲去摸祂的额头,“怎么了这是?发烧了?”


  江阙熟练地躲开祂的手:“体质使然,向来如此...

如题,鄂赣向,cp或cb都可,所以没有打cp向tag,雷者自避 ,余就是一个偶尔产产粮的废物,这篇是对戏转文,爱怎么看都成,谢谢各位同志!

还有我是铁打赣左人,对赣右无感



江西:江阙/无性男相

湖北:楚云/无性男相


灵感来源:昨天晚上拉着兄长对戏的内容

非cp向,当然你想嗑也成


  很平常的一个晚上,圆月悬空,微风不燥。楚云像往日一般坐在沙发上翻着书,江阙盘腿坐着,有些懒散地靠在抱枕上,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楚云偏头看了祂一样,见祂面上泛红有些疑惑,伸手欲去摸祂的额头,“怎么了这是?发烧了?”


  江阙熟练地躲开祂的手:“体质使然,向来如此,余的脸比手还冰。”不知怎的,江阙这段时间又用起了以前的自称。


  祂正低头接着划着新闻,一只手就讲祂的手机抽走了,放在一边,又揽住祂的肩,将人往怀里带,手环住祂,温暖的双手捂上祂冰凉的手,轻轻揉搓着,“捂一会儿就暖了。”


  “嗯。”江阙低低应了声,闭眸下意识往祂身上又缩了缩。


  楚云比江阙高了些,下颚正好能抵在祂的软发,“很冷吗?”


  江阙忽然想逗逗祂,微微抬头弧眸笑着,眼中似有星辰一般,“兄长身上暖。”


  楚云忽地就笑出了声,手轻柔地将江阙的碎发别到耳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祂本就有些散落的长发:“暖和就靠着,阿兄一直在。”清爽的少年音染上温柔传进祂耳中,如瓷器碰撞发出的脆响,听得人心颤,也不知是谁逗了谁。


  “头发乱了,兄明日要给余绑的。”轻拍祂在自个儿长发上作乱的手,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兄长可有空,陪余小酌几杯?”


  这话说出口,楚云的手便顿了顿,江阙有些后悔,却在听到那句“我应下”后,又惊又喜,立马跳下沙发,光着脚哒哒哒进了储藏室选酒。


  “兄长请!”江阙将酒满上,清冽诱人的酒香四溢于室。


  楚云稳稳接过酒,小抿润喉夸赞连连,有些好笑地揽住祂的腰将祂搂在怀里,伸手捏了捏江阙的脸,“乖,坐着,怎的还光脚到处跑,也不怕着凉。”


  江阙顺势又靠着祂,故作吃痛地“嘶”了一声,“错了,下次……”见祂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硬生生把“下次还敢”改成了“下次不会了”


  “还能痛着你不成?”楚云笑着又狠狠揉了把江阙的头发,靠在沙发上感叹:“好酒!倒是你,怎还是一副小孩模样……”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将最后一句补上:“不过这样也好。”


  江阙低笑着轻轻摇头,又将杯中续满,与祂碰杯。


  杯中酒水泛起波纹,撒出些许,继而归于平静。江阙听着瓷器碰撞发出脆响,又不禁笑出了声,“左右是在自家人面前,不必崩得这般紧了。”


  楚云掀起眼皮看着祂的双眸片刻,忽而凑近,唇瓣掠过鼻尖,把正欲开口再说两句的江阙吓得有些怔愣,面上泛着不知是因酒还是其他事情而染上的微红。


  江阙看着酒水发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楚云瞧他这模样觉着可爱,乐出了声,又慢慢平复下来,抬手捏了捏江阙的脸,接上祂刚才的话:“自家人也不必摆得这般正式,我最近可安闲了不少,倒是你,好好休息才是。”


  “余可是清闲得很……”这般说着,有些底气不足,声音渐小,嘟囔了一句:“左右没你们忙。”


  话虽如此,如今的时局,却是难清闲下来的,更别提如同原先那边完全静下来了,现如今只贪得这一时畅快。


  楚云又将自个儿酒添上,再次一饮而尽。江阙饮尽杯中剩余酒水,抬手随意抹了抹唇角酒渍,拿着瓷杯把玩,拇指摩挲着杯壁上凸起的精细纹路,思绪渐远。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被需要……”脑子里忽的有了这么个奇怪的念头,也便问出了声。


  “嗯……不再被需要吗?”祂拿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略微思索了片刻:“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想法。我们都会有不再被需要的一天,但不会是现在,也不会是不久的将来,那或许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儿,就像几千年前,你第一次醒来,也未曾想过如今这般光景不是?”楚云用手为江阙顺着头发,继续开口:“至少现在,我们忠诚且尽心尽力地在做着专属于我们,无人可替的职责,何不看好当下?”说罢,又将酒水满上。


  江阙默了片刻未语,又添酒仰头饮尽,面上泛红,染上微微醉意,揉着眼睛,“是余多想了,兄长莫往心中去。”


  楚云怎会不明白祂是怎么想的,见祂饮酒动作不语,将祂揽在怀中,微微低头蹭过祂冰凉的面颊以示安抚。


  饮尽再起满杯,点唇触酒温声:“酒可不光是用来消愁的,亦是用来开心的。”


  江阙眼角忽而传来柔软的触感,惊得祂差些摔了酒杯,动作有些迟钝地抚上刚刚被亲吻的地方,良久开口:“照兄长的说法,余怕是一刻也离不开这酒了。”心下又默默补了句:虽说千年来也未曾离过。


  耳边传来一声无奈的笑:“你是何时能离了这酒?不过是被束缚着喝不得罢了。”


  被戳穿后别过头去,嘟囔了一句“你倒是心中门儿清”


  回过头又见祂连着续了两回,如数灌入长舒一气,眯眸享受着清凉的酒渍滑落肌肤,心中感慨一句:兄长还是这般的美。


  不过面上却是不满地皱了皱眉:“多饮伤身,兄长应当自有分寸,余便不多说了。”又探身从桌上摸了个桃酥吃,酥脆香甜,唇齿留香,还落了些细细碎碎的渣渣在身上。


  楚云无奈停杯,只是酒杯还未曾放下,阖眸说着:“这酒啊,甚好,甚好啊,若是今夜酣睡之时有个会发热的抱枕,这个冬日倒也算是圆满了。”说罢,掀起眼皮状似无意看了他一眼。


  江阙听着这话一噎,“发热的抱枕倒是没有,不过有个通体冰凉的,不知兄可否嫌弃?”


  楚云见祂吃相思忖片刻,微微弯身在江阙的桃酥上咬了一口,又给祂拍去衣衫上的碎屑,揽着祂的肩笑着爽朗开口:“此言差矣,抱枕嘛,软的就好,只要能抱,再冰我也能给捂热咯。”


  江阙看着有了两个缺口的桃酥,咔嚓几下吃净,用手帕慢条斯理擦去指腹碎屑,偏头有些好笑地看着祂:“桌上并非没有,怎就来吃我的了。”


  “我就是尝尝,万一不好吃,我再开一个岂不是浪费。”祂似是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找了个不太靠谱的借口掩饰只是想吃祂的那块桃酥的事实。


  江阙有些狐疑地看着祂:“余自个儿做的,你怎么可能没吃过……”


  未等祂尾音落下,楚云便拦腰横抱起祂稳稳当当向洗手间走去,“洗个手,咱就去睡觉了。”

  

  江阙下意识搂住祂的后脖颈,反应过来后用手掩去发红的面颊,声音闷闷的:“余的腿还未曾残废。”


  直到进了洗手间楚云才把祂放下,“我自是清楚,不过一同洗手,这样岂不是快得多。”顿了顿,“不过……阿阙莫不是不想让兄长抱?”


  江阙一时哽住,最终只憋出一句“余可什么都没说”祂微微挪目,开了水龙头,指尖去触碰流出来的水,皱着眉,被冰地缩了缩手指,迅速洗净了手,随意的甩了些水,靠在冰凉的墙面不再言语。


  楚云从毛巾架上取了一条柔软的毛巾,裹住祂的手,轻柔拭水。挂回毛巾将祂揽入怀中,手轻抚祂的后背,唇贴额头柔声说:“没事,今夜我抱着你,不冷了。”

米米世界💕✨启漾学妹🎀🍒
什么时候能重回故土让我解一下情...

什么时候能重回故土让我解一下情结(。。

我小时候在这边住了五六年😭在景德镇待的,依稀记得那时候建筑都比较破旧不知道你现在发展怎么样了😭😭希望你越来越好,大家都要好

什么时候能重回故土让我解一下情结(。。

我小时候在这边住了五六年😭在景德镇待的,依稀记得那时候建筑都比较破旧不知道你现在发展怎么样了😭😭希望你越来越好,大家都要好

江中之雨
  去看住院弟弟顺便带大餐给他...

  去看住院弟弟顺便带大餐给他的鄂:这么久没有吃辣的,作为哥哥我有必要满足你的欲望(?

  被鄂拉来做菜后送到医院的赣:这样不太好吧

  因为过年炫辣椒炫多了结果住院的湘:…我举报你们两个虐待我啊!!!

  去看住院弟弟顺便带大餐给他的鄂:这么久没有吃辣的,作为哥哥我有必要满足你的欲望(?

  被鄂拉来做菜后送到医院的赣:这样不太好吧

  因为过年炫辣椒炫多了结果住院的湘:…我举报你们两个虐待我啊!!!

Ann.Agnes

诚邀国家给我发对象

  此处澄清一下,鲁晋其实就是单纯的兄弟,不要在意我之前的口嗨啊,不要把他俩放一块儿来啊!(我不嗑

  

  

  

  

  “啊——我怎么还没有女朋友——”赣有些精神崩溃,想他们中部地区……怎么就他还单着?晋翻了个白眼。“那边的同志,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你?”赣看了看晋,又看了看串门过来的秦……“千年之交喽~”

  皖看热闹不嫌事大:“你看你,人家豫起码知道他还有个弟弟,你是硬生生没看见那边的闽啊。”“又关他什么事?闽和他家小蛇才是真爱。”

  “……皖难道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豫翘着腿,手机上还在跟他家好弟弟聊天。“啊这……沪现在跟纽约在一块,苏貌似想跟我搞一起,浙好像还...

  此处澄清一下,鲁晋其实就是单纯的兄弟,不要在意我之前的口嗨啊,不要把他俩放一块儿来啊!(我不嗑

  

  

  

  

  “啊——我怎么还没有女朋友——”赣有些精神崩溃,想他们中部地区……怎么就他还单着?晋翻了个白眼。“那边的同志,你是不是忘了还有我?”“你?”赣看了看晋,又看了看串门过来的秦……“千年之交喽~”

  皖看热闹不嫌事大:“你看你,人家豫起码知道他还有个弟弟,你是硬生生没看见那边的闽啊。”“又关他什么事?闽和他家小蛇才是真爱。”

  “……皖难道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豫翘着腿,手机上还在跟他家好弟弟聊天。“啊这……沪现在跟纽约在一块,苏貌似想跟我搞一起,浙好像还单着……嘶,不对啊,浙和闽关系挺好啊,他俩在一起有望啊。”皖一边数手指一边说着……

  晋嘴里叼了根棒棒糖,坐在边上接话:“这么说,咱们中部地区只有你还单着了呗。”赣有些恼火,不仅如此,他所有的邻居要么在追了,要么在谈了,倒是他,颇有一种要单身一辈子的感觉。

  “这怎么搞啊?!”赣身心疲惫的倒在床上,豫盯着他看了几秒,乐呵呵的开口笑道:“你可以试着去找咱们爹,看爹爹会不会心情大好给你发个女朋友。”

  “什么啊——滇黔搞一块儿了,皖被他哥盯上了,剩下两个女孩子看着佛系……那是真佛系啊,半点脾气都没有,跟她们在一起我都感觉自己会被不知情的人当成了暴力倾向,这么乖都是打出来的。”

  “别放弃嘛,大不了上了鄂哥。”皖半开玩笑似的说,鄂湘现在都不在这儿,口嗨一下也不是不行……“对哦!现在好像都流行鄂右了对吧?”赣

  “……你要是真敢,湘肯定连夜在你的饭菜里投毒。”晋呛了他一句,谁不知道洞庭湖双子之间的情谊啊?换句话说,你会把对自己那么好的哥哥拱手相让吗?哦对!你没有哥哥。

  “哈哈,我开玩笑啊——真要选,肯定是选阿湘啊~这种好弟弟谁不要啊,鄂把他扔在西伯利亚我都去捡。”皖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对着赣说,赣理所当然的翻了个白眼。“全家都知道湘不喜欢我,而且鄂他负责,他就算把你扔到南极也不可能把湘扔了!真要选,我还是选择我自己。”

  赣一幅视死如归的表情,豫持续输出:“你去跟爹说呗,我当初的姻缘就跟咱爹求来的,他当场命令过来送文件的冀跟我谈恋爱。”

  

  虽然不知道这话真假……但对于一个母胎solo上千年的赣来说,这就是真的!

  当瓷早上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赣。“靠!”咱们优雅的爹爹没忍住骂了句脏话,几番交流和解释之后,瓷陷入沉思——难道他要再拥有一个全天24小时不间断性的在他耳边念给我个对象的豫?!

  不!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

  瓷没敢往后想,他现在可想不到什么好人选,急忙找了个借口推脱。“这种事儿啊……去,去找川!我要去开会了啊,阿川那边大概可能或许还有人单着,看能不能给你介绍一个就是了。”瓷象征性的敷衍的几句,夹起公文包就跑。京站在门口,手里还端着豆浆油条……“大当家!吃早餐!!!”然后急急忙忙装着早餐钻进车里,开车追人去了。

  赣撅了下嘴,怎么可以这样敷衍我?最后经过几番心理建设,他还是去找了川。

  

  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里面骂街的声音:“等个铲铲哟!再等等就干了!”川生无可恋的把不知在火上烤了多久的火锅拿下来,渝委屈巴巴的站在边上。赣没有推门,听着里面川一边骂一边安慰,越看这俩越不对劲……

  “怎么能这样!”赣一跺脚,往家的方向跑了。“哎呦!”半路撞到人了——“赣先生?十分抱歉,撞到你了。”

  赣揉了揉发痛的头,定睛一看。“星城?你家湘呢?”送命题啊……长沙左顾右盼,似乎想找一个好理由。“呃……他俩在吃早餐呢,让我帮忙去买点臭豆腐。”

  一听就不对劲儿!湘这性格,一大早起来肯定会去小吃街买这买那!“他们昨晚*了吧?对吧对吧?唉,你告诉我……他们俩是怎么走一块儿去的?”

  被戳穿啦……我们可怜的湖南省会左顾右盼,一眼瞅到了武汉。“哎呀!汉哥!咋一个人搁这儿呢——”长沙慌忙跑过去拉着武汉就跑。

  

  “哇啊——吓死我了。”长沙自然还有些心有余悸,紧紧拽着武汉的袖子。武汉看着他长了眨眼睛,冷不丁的来一句:“你看起来很好亲犯的样子。”“……???”

  

  赣看着这俩不知跑哪儿去了,越发觉得头疼——“国家倒是给我找个好对象来啊!”

  

  瓷正在开会呢,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想我啊?”

  

  

  

  

  

  

  

  

  

  

  PS:让你去找你川哥,你自己不去!

  

阿赣啊,大不了你就单着吧。

  私心鄂湘标签,标签太多,不打全了。

椒我(不会画画

P1.豫:*想说又不知说些什么。。


P2.长沙·各说各的·益阳


P3.鄂:你怎么在河里?

渝:我说我在潜水你信吗?


P4.赣:*刚准备进嘴。。然后食物飞走。。

闽:*吸食大法(?)

P1.豫:*想说又不知说些什么。。


P2.长沙·各说各的·益阳


P3.鄂:你怎么在河里?

渝:我说我在潜水你信吗?


P4.赣:*刚准备进嘴。。然后食物飞走。。

闽:*吸食大法(?)

≤爱°/榇月^

鄂湘

小学生文笔

退出还来得及


赣:老表啊……自从你去了战场,你哥就没一天合过眼……唉

房间内

鄂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风景,身体靠在椅子上,一手拿着相册一手放空,陷入了回忆

湘:哥!我要走了!

鄂:嗯

湘:哥!我要走了,你就不伤心吗?!

鄂:反正过几个月你就回来了

湘:啊啊啊!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别熬夜啊!

鄂:好了,好了,不会的

湘:拜拜啦~

鄂:拜拜

鄂望着湘的背影,不知道的是…湘一走就是一年

鄂:湘…不是说…只是去一个月吗…

鄂打开了VX

VX上

**年3/25

湘:哥~去吃宵夜吗?......


小学生文笔

退出还来得及






赣:老表啊……自从你去了战场,你哥就没一天合过眼……唉

房间内

鄂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风景,身体靠在椅子上,一手拿着相册一手放空,陷入了回忆

湘:哥!我要走了!

鄂:嗯

湘:哥!我要走了,你就不伤心吗?!

鄂:反正过几个月你就回来了

湘:啊啊啊!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别熬夜啊!

鄂:好了,好了,不会的

湘:拜拜啦~

鄂:拜拜

鄂望着湘的背影,不知道的是…湘一走就是一年

鄂:湘…不是说…只是去一个月吗…

鄂打开了VX

VX上

**年3/25

湘:哥~去吃宵夜吗?

                                  不去,太晚了:鄂

湘: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没睡😋

                                   ………:鄂

**年4/26

湘:哥,拜拜啦!早一点睡觉

                                 嗯:鄂

叮-----手机关闭了

鄂:……湘 ,你一走……我怎么睡得着

叮铃铃--湘弟来电啦

鄂:是湘!

鄂接通了电话,传来了湘的声音

湘:哥!我回来了……

鄂:嗯,回来就好!


        


大骡子

首先赣家人对不起!


其次湘家人对不起!


最后鄂家人对不起!


是描改,改至【【神烦兔子学园】小红帽 迈出了那一步!-哔哩哔哩】 https://b23.tv/slnJ8os  并无恶意,真的并无恶意!有什么事冲我一个人来!不要上升到角色、cp、圈子!


是湘鄂赣女体!注意避雷!湘鄂注意避雷!


再发一遍💩

首先赣家人对不起!


其次湘家人对不起!


最后鄂家人对不起!


是描改,改至【【神烦兔子学园】小红帽 迈出了那一步!-哔哩哔哩】 https://b23.tv/slnJ8os  并无恶意,真的并无恶意!有什么事冲我一个人来!不要上升到角色、cp、圈子!


是湘鄂赣女体!注意避雷!湘鄂注意避雷!


再发一遍💩

忆ing

【赣】宋·人间富贵

  1.“富甲两宋”

  宋是用金子推起来的朝代,而江子祾是宋用金子供着的人。

  这句话可不是吹的,江子祾真的很有钱。

  

  首先是瓷器。

  景德镇为了不让江子祾霍霍自己的瓷器决定把吉州和赣州拉过来教江子祾做瓷器。

  于是乎,江子祾学会了一项新技术——徒手搓瓷器。

  真是可喜可贺。

  “贺个屁啊,祂还是死性不改的把瓷器随手送人,那可是钱啊钱!”

  景德镇被赣州和吉州一人拉着一只手,怒吼道。

  

  其次是茶叶和粮食。

  因为这两个,所以大多数人都不会去得罪祂。

  再加上那时的江子祾不懂收敛,十分嚣张跋扈,于是,江子祾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京城霸王。...

  1.“富甲两宋”

  宋是用金子推起来的朝代,而江子祾是宋用金子供着的人。

  这句话可不是吹的,江子祾真的很有钱。

  

  首先是瓷器。

  景德镇为了不让江子祾霍霍自己的瓷器决定把吉州和赣州拉过来教江子祾做瓷器。

  于是乎,江子祾学会了一项新技术——徒手搓瓷器。

  真是可喜可贺。

  “贺个屁啊,祂还是死性不改的把瓷器随手送人,那可是钱啊钱!”

  景德镇被赣州和吉州一人拉着一只手,怒吼道。

  

  其次是茶叶和粮食。

  因为这两个,所以大多数人都不会去得罪祂。

  再加上那时的江子祾不懂收敛,十分嚣张跋扈,于是,江子祾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京城霸王。

  

  原先唐朝洛阳和长安是有专门为江子祾准备的宫殿的。

  但如今都城在开封,而正如我先前所说的,江子祾非常娇贵。所以瓷特地叫人重新建了一座宫殿。

  当然,钱是豫章祂们出的。

  

  (对江子祾的评价(宋朝)

  豫章:懒,总是把公务推给我做。我谢谢祂。

  景德镇:视金钱如粪土,感觉像个败家子。

  赣州:蛮娇贵的。)

  

  2.“满朝文武半江西”

  江子祾曾参加过科举,然后毫不意外的成为了状元。

  只是殿试的时候,被开封发现了。

  “你闲的慌?”开封如此问。

  “不是,”江子祾诚实道,“我只是想知道科举考试有什么难的。”

  开封:…

  

  其实江子祾是有特权的,比如说——可以随时参与朝政。

  甚至有时的权力都超过了开封,于瓷并肩。

  但江子祾却没有任何逾矩的动作,只是把自己的所有公务推给了开封。

  “你可以给豫章的。”开封看着一桌子的公务抽了抽嘴角。

  江子祾一脸无辜道:“豫章那也有一堆要处理。没办法,而且最近朝政也往我这推。”

  “江州和赣州呢?”

  “啊,”江子祾理直气壮,“我已经给祂们分了一半了。”

  所以这是你到处闲逛都不处理公务的原因吗?!

  

  3.入宫

  江子祾入宫,那是一次盛况。

  先是太监侍卫开路净道,再是宫人在后扫路。

  万人空巷,皆是来一睹江子祾的容颜。

  

  

  宋朝,虽不如唐的盛大灿烂,却也是百花璀璨。而江子祾,则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人间富贵花。

  

  1.

     “半天下之入”。《宋史》载:“江南东西路,盖《禹贡》扬州之域,当牵牛须女之分,东限七闽,西略下口,南抵大庾,北际大江。川泽沃衍,有水物之饶。永嘉东迁,衣冠多所萃止。其后文物颇盛,而茗荈、冶铸、金帛、秔稻之利,岁给县官用度,盖半天下之入焉。” 

  据《宋史》记载,江南、淮南、两浙、荆湖、福建的茶叶岁课共计2306万斤以上,其中江南占1027万。而在《宋会要辑稿》中,各路各州的茶叶产量共1781万余斤,其中江西463万余,占25.99%。居于第一位。在粮食方面,南宋时江西的漕米占到三分之一。此外,江西的矿产丰富,有关宋代江西冶矿的记载众多。

  北宋每年的六百万石漕米,江西就承担了三分之一。作为宋代“战略物资”的茶叶,江西的产量更占了全国三分之二。

  据《宋史食货志》谈到东南各地六十六州二百四十二县中的紫笋、阳羡、日铸、谢源、黄龙、双井六个名茶中,江西就占有一半。当时,朝廷在江西设有观茶园,私人也有大量的茶园,茶叶的贸易买卖也非常兴盛,以至于“村墟卖茶已成市”。

  

  2.

  宋代江西拥有224所书院,为当时全国之最,排名第二的福建,仅有156所。

  中国四大书院为:白鹿洞书院、应天书院,岳麓书院、嵩阳书院;其中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省九江市五老峰。享有“海内第一书院”之誉,被评为“中国四大书院之首”。

  两宋时期,江西的进士总数达到5142名,排名全国第二,比全省唐元明清四个朝代的进士总数还要多。

  宋朝有127位宰相,其中江西籍的多达16个,占全国12.5%,其中,北宋宰相更是占到26%。号称“翰林多吉水(吉安),朝士半江西”, “一朝之中,首辅,少师,太宰,少傅,尚书等极位之人臣,皆是赣人”。

  “窃观国朝文章之士,特盛于江西,如欧阳文忠公,王文公,集贤学士刘公兄弟,中书舍人曾公兄弟,李公泰伯,刘公恕,黄公庭坚,其大者古文经术足以名世,其余则博学多识,见于议论,溢于词章者,亦皆各自名家,求之他方,未有若是其众者。”

  所以曾有学者说:“无法想象,没有欧阳修、王安石的北宋政坛、文坛该是什么样子?没有周敦颐、朱熹、陆九渊的宋学、宋代理学是什么样子?没有胡铨、文天祥的风骨,所谓宋代士大夫的气节从何说起?……当然,在中华文明的发展历程中,各个地区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而在宋明时期,江西则不遑多让。”

  赣州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历来是“五岭之要冲”“粤闽之咽喉”。宋朝时期的赣州,因水路发达、资源丰富、经济繁荣,成为全国著名的36座大城市之一,被誉为“宋城博物馆”。


  ——————————

  人间富贵花一般指的是牡丹,我觉得比起宋朝,唐才更能衬牡丹。

  毕竟唐末再怎么混乱,也不能抵消那时的万国觐见、一番盛世颜。

  而宋朝,虽说繁华,但纵观大宋文坛政坛,无一不是文人傲骨,更适合傲梅。

  但是我想,只有宋朝的江子祾才能配得上“牡丹”两字,因为祂雍容华贵,祂盛大肆意。

  或者换句话说,只有“牡丹”,才配得上宋朝的江子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