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1109浏览    721参与
你不教我画画我就emo

是赣


我画画怎么可以这么菜(?

突然不会画画了(虽然是考试画的)

就先这样了

这个衣服花纹,没得想好(全部)

就这样吧

是赣


我画画怎么可以这么菜(?

突然不会画画了(虽然是考试画的)

就先这样了

这个衣服花纹,没得想好(全部)

就这样吧

幽琦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介意

💋🌹





摸了点,随便选的色别介意

来杯金花猹

湘赣的花吐症~

  相传,民间有一种病叫作花吐症。染上这种病后,发病人会越来越虚弱,并在严重期吐出美丽而致命的花瓣,最后死去。唯有和心爱之人sex才能治愈。

  这几天,阿赣生病了。

  起先,他只是咳嗽几声,并没有把它当回事,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和阿皖他们出去踢足球都不在话下。可隔了两天,他的病情越发严重。他开始发起了高烧。

  阿鄂听说了这件事,连忙同阿湘跑到阿赣的房间里。阿鄂摸了摸阿赣的额头,神情有些严肃地说:“阿赣啊,你这高烧可不简单!想当年我鄂哥得了那新冠肺炎,也发了这等高烧,也没当回事,可那病,却越来越严重了!我...

  相传,民间有一种病叫作花吐症。染上这种病后,发病人会越来越虚弱,并在严重期吐出美丽而致命的花瓣,最后死去。唯有和心爱之人sex才能治愈。

  这几天,阿赣生病了。

  起先,他只是咳嗽几声,并没有把它当回事,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和阿皖他们出去踢足球都不在话下。可隔了两天,他的病情越发严重。他开始发起了高烧。

  阿鄂听说了这件事,连忙同阿湘跑到阿赣的房间里。阿鄂摸了摸阿赣的额头,神情有些严肃地说:“阿赣啊,你这高烧可不简单!想当年我鄂哥得了那新冠肺炎,也发了这等高烧,也没当回事,可那病,却越来越严重了!我觉得你还是呆家疗养几天为好。我会让小湘帮忙照顾你…”

  “阿赣,你就放心吧!我湘姐照顾你,指定杠杠滴!”然后一把把满脸黑线的阿鄂推了出去。

  “多喝热水哈!注意保暖,不要着凉…”阿鄂扒着门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好了,别废话了,快给老子出去!”

  “行行,出去就出去,不过这门夹着我脚了,我这咋出去的说?”

  “彭!”

  随着门被关上,阿赣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中。

  “看我干哈子?喝你热水去!”

  “哦哦。”阿赣这才反应过来,用嘴去碰那杯。

  “喂喂!先别喝!烫!”

  “……”

  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

  阿鄂:“阿赣~小湘~我来给你们送饭来啦~”

  阿鄂:?

  “小湘,阿赣哪里去了?”

  “他说他身体不舒服,要去阁楼散散心,我就扶他去了。结果他又说让我下楼,所以我才没有陪着他。”

  “哦……诺,这份饭是你的,我上楼给他送饭去。”

 阿赣视角:

  唉,这几天,这病又加重了……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喉咙里痒痒的,还有点疼。

  今天,小湘和鄂哥来看望我,我很高兴。但我的身子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虚弱……我开始吐出红色的东西。那东西形状像是一片杜鹃花瓣,带着血。我捻着这片花瓣,若有所思。

  我上网查了这种病,得知它叫做花吐症。我知道,正处于严重期的我只能死或者和小湘sex,可我真能那么做吗?

  好痛。我感觉我快死了。那些花越来越多了。我故意支开小湘,不让他们担心。可这样下去,迟早会要被发现的……怎么办?怎么办??

  我听到有人上来了……不……我不能被他们发现,我不要他们担心……我身边的柜子上有一个空的花瓶……有了!

  “阿赣!我来给你送饭啦!”

  “嗯,进来吧。”

  “咦?阿赣,你为啥要往花瓶里插满红色花瓣呢?”

  “很好看,不是吗?”

  阿鄂盯着花瓶看了看,冲阿赣笑了笑,随后退出了房间。

  还好没有被发现。(阿赣:你倒是给我送饭啊?)

  可自己又能瞒过去多久呢?

  又过了几天,王耀为大家准备了一场庞大的运动会。这场比赛,只有六个省没参加。其中就有湘和赣。

  “照顾我做什么,对于你这种运动女孩,想赢得比赛并不难吧?”

  “怎么能这么说嘛!我们可是好兄弟嘞!”

  “唉……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早晚都得死……”

  很不巧的是,这句牢骚被听觉敏锐的小湘听见了。

  “你刚刚说啥子?”小湘揪着他的衣领发问。

  “呃,算了,还是实话实说吧……”

  “……啊?花吐症!?还这么恐怖!!”

  “是的……虽然很不幸,但我在临死前还想与你把这些说了……”

  “什么啊!我不许你死!我哥也不许!”

  “可染上了这种病,结局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不信!把手机拿来!”

  “呃……那!那又怎么样!我照样能行!阿赣,别忘了咱当初的誓言!”

  永远在一起。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

  随后关上门,拉上窗。

///////五///////赞////////更////////

  

  

less瞳

王春申不可能没有弱点!

刚刚回到家里的王景越,才把一小撮西湖龙井放进茶杯,还来不及把水温刚刚好的泉水倒进去,门外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不得已,王景越只得先去开门。并没有料到来人身份的王景越,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王知卿那有些黢黑的脸色。“卿卿,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娘唧唧的昵称,王知卿一贯有些微词,但他知道这种微词对于王景越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这般想着,他也不和王景越客气,直接就跟着进了屋内。按住了对方试图泡茶待客的动作,王知卿开门见山就道,“阿浙,你应该是最了解王春申的人之一,对不对?!”听他这么问,王景越就猜测,八成是王春申这个又皮又熊的小坏蛋把人给惹了。虽然也不是不想看这小坏蛋吃瘪,但是转念...

刚刚回到家里的王景越,才把一小撮西湖龙井放进茶杯,还来不及把水温刚刚好的泉水倒进去,门外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不得已,王景越只得先去开门。并没有料到来人身份的王景越,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王知卿那有些黢黑的脸色。“卿卿,你怎么来了?!”对于这个娘唧唧的昵称,王知卿一贯有些微词,但他知道这种微词对于王景越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这般想着,他也不和王景越客气,直接就跟着进了屋内。按住了对方试图泡茶待客的动作,王知卿开门见山就道,“阿浙,你应该是最了解王春申的人之一,对不对?!”听他这么问,王景越就猜测,八成是王春申这个又皮又熊的小坏蛋把人给惹了。虽然也不是不想看这小坏蛋吃瘪,但是转念想到王丽尧,他又不得不认命地压下了这个念头,正想开口安抚王知卿,却听他又道,“王春申他不可能一点弱点都没有!?”

听着王知卿气呼呼的话,王景越回想起年幼时期的王春申却有些忍不住想笑。王春申的出身虽然算不上天之骄子,但年幼时也不曾吃过苦。招猫逗狗,上树掏鸟蛋,下水摸鱼虾,调皮捣蛋的事一样也没少做。奈何,他偏偏长了一张乖巧可人的脸,认错时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是真叫人下不去狠手。要不是自己碰巧发现了王春申臭美的德行,丽尧托自己照顾这小坏蛋的日子怕是也不会好过。

注意到王知卿明显压抑愤怒的神色,王景越起身为自己那杯龙井冲上水,顺手也为王知卿泡了一杯递到他手中,而后语重心长地道,“我虽然也算是王春申半个长辈,但你我兄弟多年,我不会包庇这小坏蛋的。”闻言,王知卿随即底气十足地道,“他欺负湾湾!”义愤填膺的王知卿根本没有看到,端起茶杯的王景越嘴角那一抹奇妙的笑容。

嘬了一口龙井茶的王景越缓缓放下茶杯,“其实,要说王春申的弱点,那大概就是欠缺几分拳脚功夫。”话音未落,身旁的王知卿愤然起身,正要冲出门去,却被王景越一声“站住”给喝住了。“王景越,你要阻止我?!”看着王知卿一副要和自己翻脸的样子,王景越只是挑了挑眉头,反问“难道老粤就没有纠正过你动手先于动脑的坏习惯吗?!”这话一出,王知卿先是一懵,然后脸色更难看了,活像是出海打了半个月的鱼一样。可还没等他想好反驳的话,就听到王景越再度开口,“难道你觉得丽尧会放任你欺负自己的宝贝弟弟?!”闻言,王知卿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开始转白。可,王景越依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当然,我知道你实力也不容小觑。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有挑战苏皖联合双打的想法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王景越此刻的表情,王知卿觉得但凡他稍稍有点头的意向,眼前这个“黑心浙”说不定就会伙同某赌场老板黑莲花澳开个局。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眼前的擂台,和周遭人群呐喊起哄的声音。艰难咽下一口唾沫的王知卿,哏着一口气掘强地道,“湾湾是任性,是不听话,但这一切不能全怪她!”

王景越当然知道某位晓梅姑娘如今的处境不乏多种原因,可是人心易凉更遑论面对这样一个不分是非黑白,对外人敌人言听计从,笑脸相迎;对家人趾高气昂颐气指使的傻姑娘呢!?尽管王景越心里门清,却并不打算接王知卿的话茬转而又道,“以我对sensen的了解,他呀,八成是又阴阳怪气指桑骂槐了。不过,你说如果他的正牌师傅那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齐鲁汉子知道了会怎么样?!”说话间,王景越双手抱胸地起身,笑眯眯地缓步走近王知卿,“卿卿啊,你说这师徒俩一击掌,会搞出什么旷世著作来?!”说罢,在王知卿青白交加的脸色中继续道,“你觉得是叫忘恩书好,还是叫背义论好?!”

几个月之后,王景越和王潮鋆意外在珠海偶遇,闲聊时提及此事的王潮鋆随即不客气地嗤笑道,“这蠢虫,还是这样直白单纯!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华东满打满算,你是不是少数了一个?!”“老粤,你是说阿赣吗?”“啊——对!是他!”“我想,他可能更乐意,吃橙,看戏!?”

漁網〈熣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嗑疯了    速速填了表

小满

【省拟】愿(一章完)

短篇


私设


阿湘人担任阿赣的上司。


江西:阿赣


北京:阿京


时间线2023年1月1日


我是阿赣,一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地方。一个拥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地方。“拥有共//和//国将军县最多的地方。”


一个改变中国的地方。大多数人不知道,庐山和井冈山几乎是改变中国的地方。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有多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有多久没有这么形容过我了。


是阿,我曾站在高高的武功山上,学习道教的知识,是啊,不争不抢。


天地灵气依然没有转到我的土地,而我依然没有多少政策。让我的人民不受苦,让我的没有蛔虫病。...

短篇


私设


阿湘人担任阿赣的上司。


江西:阿赣


北京:阿京




时间线2023年1月1日


我是阿赣,一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地方。一个拥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地方。“拥有共//和//国将军县最多的地方。”


一个改变中国的地方。大多数人不知道,庐山和井冈山几乎是改变中国的地方。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有多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有多久没有这么形容过我了。


是阿,我曾站在高高的武功山上,学习道教的知识,是啊,不争不抢。


天地灵气依然没有转到我的土地,而我依然没有多少政策。让我的人民不受苦,让我的没有蛔虫病。


我若是没有得蛔虫病该有多好啊。可看看其它兄弟姐妹也有蛔虫病。


我难过,悲愤。痛苦。


留不住人才,经济差。


我到底怎么样才能改变的了整个阿赣。


让我的人民不受苦,过上幸福的生活。


都说历史的发展,我们总想使“巧劲”。


可是我却没有巧劲。


江西的没有希望。


已经久到我自己都要忘却了。


到底作为“红色摇篮”。还是想要争口气的。


很快,那个上司被阿京查到了实锤了。


可是新来的上司是阿湘那里的人。


我一直对他很冷漠,也没别的。


就像我和阿湘的关系一样。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


我对新上司的希望只有一个。


不要试图反对阿京对“大运河”的决定。否则阿赣的人民饶不了他,只要这条运河开通,阿赣的身上的血肉就会盘活。盘活阿赣身上的动脉,就能让阿赣活下去。否则继续穷下去的阿赣,又有一场场“历史周期律”。


至于他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蛔虫病的爆发,我已经不在关心。大不了我又痛个几回合。我对痛觉已经麻木了。


从“太平天国”开始,我目睹的痛,我对人民留的血和泪,我看的太多。


都说我们千百年来血脉相连。


可到近代,这百年来的伤透了我的心。都说我们的疆域在地图上像男女亲//吻。


可我觉得自己是,念,怨。


这两个字我分开写。


念是真的念。


江西填“湖广”。


都说我们应该很恩爱。


可我知道我不愿意提起他。


怨也真的怨。


他的人民对我的人民的伤害和痛。


我真的没有办法忘了。


我作为意识体在某著名网上看到身为阿湘人的某某带头反对“大运河”。


大量的评论里只有反对。


阿赣的人民大部分都在各地打工。忙到没时间上网,谁会来这里看气死的评论。


生气和愤怒,但是我无可奈何。


因为我的可爱的人民,他们是最重要的东西。他们才是我要守护的。


我很快看到那条刺眼到想哭的评论:“你们阿湘人已经抢了百年前那条铁路,你们还要让阿赣继续穷困下去,安的是什么心,都是中国人,阿京所提倡的共同富裕。难道阿赣的人就不是中国人,不配富裕,只配负责打工。给你们大城市富裕的房价买单,提供人才。”


“水运那么便宜,可以运货。你们在担心什么,在怕什么,你们不是文化产业很厉害吗?”


“你们阿湘是不是怕阿赣超过你们,重新回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你们阿湘凭什么反对阿京的决定。阿赣的水运不好吗?”


……


这些为数不多的评论让我觉得。阿赣我还是有人的。有人在考虑阿赣的发展。


开工的日期定在今年,可是却没有具体的时间。


我很怕阿京变卦。


或者受到某些阻力。


让这条运河修不好。


毕竟这是阿赣我为数不多的翻盘机会。


愿运河早日开修。





















(完)

小澗人阿贱
白鹤之栖 “白鹤栖雪一霜林”...

白鹤之栖

“白鹤栖雪一霜林”

@乱流 游戏里设定的赣

人设来自@一只那喵 

可恶他好戳我

白鹤之栖

“白鹤栖雪一霜林”

@乱流 游戏里设定的赣

人设来自@一只那喵 

可恶他好戳我

小澗人阿贱

来交党费!

磕了好久没这么画〃∀〃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长发赣赣

来交党费!

磕了好久没这么画〃∀〃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长发赣赣

请给我一双多才多艺的手

《当瓷爹和两个超能吃辣的一起嗦粉》

又名《不要以为你穿上川送的衣服你就能吃辣了》

后两张一个是我们眼中开会的瓷爹一个是赣爹(没错他们都是我爹)

《当瓷爹和两个超能吃辣的一起嗦粉》

又名《不要以为你穿上川送的衣服你就能吃辣了》

后两张一个是我们眼中开会的瓷爹一个是赣爹(没错他们都是我爹)

江西不穷

我想把江西62个县拟完(不包括直辖区),先拟我爹

我想把江西62个县拟完(不包括直辖区),先拟我爹

江西不穷
“祂走在稻田里,风吹抚着祂的发...

“祂走在稻田里,风吹抚着祂的发丝,祂朝我笑笑”

“祂走在稻田里,风吹抚着祂的发丝,祂朝我笑笑”

江西不穷
“祂身上的伤太多了”

“祂身上的伤太多了”

“祂身上的伤太多了”

Rui_.
很好,发一个我赣的私设

很好,发一个我赣的私设

很好,发一个我赣的私设

胖了时光

宋明两代的赣爹

[图片]

[手画不好,然后就没画]

[服饰参考了宋朝时期]


宋代江西是当时中国人才第一大省,宋代江西籍宰相:满朝尽是江西人!


两宋文人半江西",江西空前绝后的文学巨匠时代!


唐宋八大家,江西独占其三,临川又占其二!


明朝的一半,都是江西人撑起来的!


号称“翰林多吉水(吉安),朝士半江西”, “一朝之中,首辅,少师,太宰,少傅,尚书等极位之人臣,皆是赣人”!


诗人文天祥 杨万里…都是江西籍


江右商帮:一个包袱一把伞,走遍天下做老板宋


明宋两代的赣爹可谓是经济繁荣、人杰地灵!!...

[手画不好,然后就没画]

[服饰参考了宋朝时期]




宋代江西是当时中国人才第一大省,宋代江西籍宰相:满朝尽是江西人!



两宋文人半江西",江西空前绝后的文学巨匠时代!



唐宋八大家,江西独占其三,临川又占其二!



明朝的一半,都是江西人撑起来的!



号称“翰林多吉水(吉安),朝士半江西”, “一朝之中,首辅,少师,太宰,少傅,尚书等极位之人臣,皆是赣人”!



诗人文天祥 杨万里…都是江西籍



江右商帮:一个包袱一把伞,走遍天下做老板宋



明宋两代的赣爹可谓是经济繁荣、人杰地灵!!



赣爹我爱死你啦!!!!!!!!













萭 笩 颩 澕

种花高校的日常(七)

(多数故事改编自我和我同学的鲨蔽日常)

(含有微量京冀/苏皖/粤桂)


1.“辽上哪去了”

“他因为睡觉起来心脏突突跟老师请假了”

“但是,”黑的双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心脏要不突突,那不完了吗”


2.“津,你的脸色为何如此差劲”

“别提了,京冀内俩人天天搁五楼等我,我刚回来就脚前脚后地给我唱粉红的回忆”


3.某天晚自习下课闽去撤硕洗手,到了门口发现撤硕关着门,并且里面灯光一亮一灭好似午夜惊魂

闽强忍着心中恐惧打开了门,才发现是掌握了撤硕灯开关大权的沪正带领十八班弟兄们在撤硕蹦迪


4.苏在阅读每日一个表白小妙招后在皖的宿舍楼下点521根镁条表白皖

皖感动...

(多数故事改编自我和我同学的鲨蔽日常)

(含有微量京冀/苏皖/粤桂)



1.“辽上哪去了”

“他因为睡觉起来心脏突突跟老师请假了”

“但是,”黑的双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心脏要不突突,那不完了吗”


2.“津,你的脸色为何如此差劲”

“别提了,京冀内俩人天天搁五楼等我,我刚回来就脚前脚后地给我唱粉红的回忆”


3.某天晚自习下课闽去撤硕洗手,到了门口发现撤硕关着门,并且里面灯光一亮一灭好似午夜惊魂

闽强忍着心中恐惧打开了门,才发现是掌握了撤硕灯开关大权的沪正带领十八班弟兄们在撤硕蹦迪


4.苏在阅读每日一个表白小妙招后在皖的宿舍楼下点521根镁条表白皖

皖感动的都瞎了


5.晚饭,粤加菜时用力过猛把筷子杵折在盘子里

桂因为笑到把食堂桌子掀上天花板而引来实验室对其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批判


6.“这次体测谁请假了”

“云和川吧”

“云来月经,川呢”

“不知道啊,可能是月老吧”


7.“赣已经在那笑了一节课了”

“啊,你说赣啊,他上节课学数学老师笑结果忘了自己怎么笑了,搁那努力回忆呢”


8.“最后排内睡觉的谁啊,同桌关心他一下”

上课摸鱼正爽的粤听了老师的话后马上放下笔,给同桌闽盖了件外套


不知名独角鲸
这是子赣,他穿着校服带来了同学...

这是子赣,他穿着校服带来了同学们最爱的离子平衡和电磁感应题,谢谢子赣

这是子赣,他穿着校服带来了同学们最爱的离子平衡和电磁感应题,谢谢子赣

岚吹

喜欢画个草稿不画了P1.2豫姐P3赣哥

喜欢画个草稿不画了P1.2豫姐P3赣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