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赣州

17183浏览    19622参与
谷悠子
是给某位友人的人设画的卡片大头

是给某位友人的人设画的卡片大头

是给某位友人的人设画的卡片大头

Sakura弯月

喻文州&沈楹 缘来是你(五)

喻文州*沈楹     私设   OOC  bg(荣耀第八赛季,2023年时间线)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面沈楹已然把喻文州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对着他吐槽一些事情,给他发沙雕网友的表情包。喻文州有时间也会和她聊天,问他汤圆这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和她交流一些关于养狗的还有和队友的一些趣事。


       第八赛季的常规赛结束...

喻文州*沈楹     私设   OOC  bg(荣耀第八赛季,2023年时间线)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面沈楹已然把喻文州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对着他吐槽一些事情,给他发沙雕网友的表情包。喻文州有时间也会和她聊天,问他汤圆这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和她交流一些关于养狗的还有和队友的一些趣事。


       第八赛季的常规赛结束后,蓝雨挺进季后赛决赛。在挺进第八赛季决赛那一天晚上,沈楹发消息表示祝贺恭喜蓝雨挺进季后赛决赛,祝他们马到功成,再夺一冠。喻文州收到消息会心的笑了,表示一定会的,他们一定能再夺一冠。这一幕恰巧被黄少天看到了,黄少天觉得队长对着手机笑的有点过分温柔,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奇心驱使黄少天作死地凑了过去,恰巧看见了沈楹的聊天界面。黄少天于是调侃般的说道:“队长,队长,为啥你对着手机笑的如此灿烂,好像和恋爱了一样,O(∩_∩)O哈哈~队长你该不会在和沈妹子恋爱吧!¥………………%¥%¥……。”后面黄少天说了些什么,喻文州没有仔细听了,但是他貌似真的意识到,他和其他女生从来不会那么聊天,他们真的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吗?考虑到这里,他也发觉现在不是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切等比赛结束尘埃落定之后再说。不过后一天的黄少天极其惨烈,所有训练都加倍了。


       第八赛季总决赛,蓝雨VS轮回那一场,沈楹坐在家里追着直播看这一场。在她的心里,蓝雨这一场一定可以赢的,毕竟他们有着那么优秀且努力的队长,他和他的队员们为了夺冠已经拼尽全力,那么好的他们一定可以赢。但是他们还是输了,输给了新晋强队轮回。看到最后的沈楹沉默了,她还是难以相信蓝雨就这么输给了轮回,此时的她眉目紧锁,打开和喻文州的聊天对话框想说点什么安慰他,但是想说的话太多了,她不知道如何去说这个话,想了半天消息删了又输入,但是始终没有发送出去。怀着忐忑的心情过了一夜,第二天的她还是发了消息安慰喻文州,但是喻文州一直没有回复她,沈楹意识到有可能他还在忙,所以就没有再发消息了。


       这一边的喻文州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忙完一些事情后在众多消息里面看见了沈楹的消息,回复了她,叫她不必担心,胜败乃兵家常事,会调整好状态好好准备第九赛季,第九赛季蓝雨一定会夺下总冠军的。发完消息喻文州就又继续忙碌起来了,于锋的转会,以及瀚文的出道,都需要做好工作。直到喻文州忙完已经是第四天之后的事情了。开始夏休的喻文州开始考虑起来他和沈楹了。这边第二天接到喻文州消息的沈楹自然也很高兴,觉得喻文州自己心里有数,意志没有消沉,依旧和她所认识的喻文州一样。不过她自己突然想到对于喻文州是否太过于关注了,感觉自己的情绪会不自觉地跟着走。她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一直没有想明白,但是她觉得不能将自己的情绪掌控好是件十分糟糕的事情。


       就在这样思考的心态里面沈楹过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他们两谁都没有向对方发过消息。两人又回到了以前不认识彼此的状态,但是沈楹却是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感觉丢掉了什么一样。很多次想要发个消息,但是想到自己的情绪又忍住没有发,打开聊天对话框最后一条对话就截止在喻文州那天发给她的那一条。晚上睡觉前的她烦闷地拨通了她朋友阿笑的电话和她说了这个事情,阿笑听到她这么说后,和她说极有可能她喜欢了那个男生,挂电话前阿笑对她说:楹楹,你二十二了,要学会适当的进一步,不要一直待在你自己所谓的“舒适圈”里面,去感受经历一段恋情,你会有不一样的感觉的,不要白白错过,不然以后回想起来容易后悔。听到阿笑这么说,躺倒在床上的她一直很纠结地在思考,自己该不该走出这一步呢?纠结了半天的她还是没有想明白,但想着想着沉沉的睡意随之而来,就这样她睡着了。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喻文州也思考了很久,对于沈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觉?半个月时间里面,自己已经思考了很多遍,自己对于沈楹,已然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他想他们能有进一步关系,希望她能一直在自己身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开始慢慢在意她,是在她微笑的时候;还是在她俏皮地和自己吐槽的时候;还是她和自己聊起汤圆趣事的时候。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就会用心对她。他开始细细地琢磨着该怎么行动,让自己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内心。

桠YA

来点日常

今天要从老家回读书的城市,需要坐火车

然后我问我妈要买好的口罩

我应该提早和她说好的啊!!不要买儿童口罩啊!!

我一个成熟的大孩子不需要儿童口罩!!!!

更别说是黄澄澄的海绵宝宝口罩


原本想配图但我觉得此刻手机屏幕上反射出来的海绵宝宝的脸太吓人了

可恶...。(捶地。

今天要从老家回读书的城市,需要坐火车

然后我问我妈要买好的口罩

我应该提早和她说好的啊!!不要买儿童口罩啊!!

我一个成熟的大孩子不需要儿童口罩!!!!

更别说是黄澄澄的海绵宝宝口罩


原本想配图但我觉得此刻手机屏幕上反射出来的海绵宝宝的脸太吓人了

可恶...。(捶地。

啾啾鸟

【阴阳师乙女向】请问怎样才能抽到宁呢?

灵魂拷问

没办法在十连全r的压迫下我终于向命运之神屈服了

真是的得不到还不允许我意淫嘛(♯`∧´)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

内含彼岸花/玉藻前

如有bug请放肆指指点点

因为我是专业训练过的,所以我不会怕


这个事故发生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正好适合搞事

你和莹草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内容涵盖从男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到怎么才能借到一目连的龙来玩,或者向玉藻前借来蛙太来调戏

聊着聊着,莹草突然好奇的问你:"xx酱你是怎么召唤到那些式神的啊?"

不说不知道,一说想上吊

干,是那个狗东西想出来的这个法子,居然让阴阳师来保管抽过的符咒,真是讨厌...

灵魂拷问

没办法在十连全r的压迫下我终于向命运之神屈服了

真是的得不到还不允许我意淫嘛(♯`∧´)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

内含彼岸花/玉藻前

如有bug请放肆指指点点

因为我是专业训练过的,所以我不会怕




这个事故发生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正好适合搞事

你和莹草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内容涵盖从男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到怎么才能借到一目连的龙来玩,或者向玉藻前借来蛙太来调戏

聊着聊着,莹草突然好奇的问你:"xx酱你是怎么召唤到那些式神的啊?"

不说不知道,一说想上吊

干,是那个狗东西想出来的这个法子,居然让阴阳师来保管抽过的符咒,真是讨厌

你支支吾吾的想搪塞过去,却被那个巨大的蒲公英打断了下一句

"草爹不要,不要嘛"

"让我康康,康康一下"

在争吵的过程中还把ssr们吸引了过来




彼岸花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条斜线,末尾还勾了个圈

彼岸花很困惑:"这是什么?"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你清清嗓,准备装逼

"为了防止这个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武藏,小次郎"

"这个是一个神秘的物理符号,人们尊称它为密度"

"啊嘞?xx酱我没想到你那么爱学习"

"不是鸭,我只是被钉钉折磨得不一样了而已

————《垃圾钉钉毁我假期,一星已给,不谢》






玉藻前

嗯,是一张语音符呢

你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死死捂着符不肯撒手

"哎呀,小姑娘你给我看一眼嘛?"

"拒绝"

"小姑娘,你难道不爱我了吗?"
最后还是经不住大舅的诱惑堕天警告,你不情不愿地打开了符

"O什么啊?对!OP,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两倍的OD等于OP~"

然后是一阵阵粉笔的声音

呆滞.jpg

你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个....大舅这个是我上网课的时候录的,不能怪我"

然后整个寮都以为你很爱学习了

————《小姑娘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以后少玩游戏》

————《什么?我不是我没有》




总感觉大舅是不是写崩了?

没事!有什么错尽管挑出来好了,我会参考的!

下一弹是大蛇和吞吞的,小可爱们想看什么可以提出来的

求小红心小蓝手



宅哉君在摸鱼✔

试着上了一次色。手指废了……

莫得色感。果然我喜欢画黑白的。(-ι_- )

试着上了一次色。手指废了……

莫得色感。果然我喜欢画黑白的。(-ι_- )

潮生_

【博君一肖/允言】有言

我来啦我来啦我来啦!允子哥大型掉马现场。

是的你没有猜错,我的确有间接接吻的恶趣味,今天又是间接接吻呐,不知道你们看出来了没有……

ps:小言公子失控的部分请参照庆余年第三十九集。(默念无数遍,我没有ooc我没有ooc我没有ooc我没有ooc……应该吧。)


第四章

因为言冰云​喉间有伤,所以除了核桃糕,剩下的糕点几乎都进了谢允的肚子里,就连他自己也怀疑,他买这么多到底是给谁吃的了。而此时的他,正艰难地咽着一口绿豆糕,不幸的是,他咽到一半就卡住了。谢允被噎的狂咽口水,脸憋得通红,可就是不见好转。终于,在他就快要噎死的时候,言冰云迟疑了一下,把自己手中的水壶递了过去。


只见他...

我来啦我来啦我来啦!允子哥大型掉马现场。

是的你没有猜错,我的确有间接接吻的恶趣味,今天又是间接接吻呐,不知道你们看出来了没有……

ps:小言公子失控的部分请参照庆余年第三十九集。(默念无数遍,我没有ooc我没有ooc我没有ooc我没有ooc……应该吧。)



第四章

因为言冰云​喉间有伤,所以除了核桃糕,剩下的糕点几乎都进了谢允的肚子里,就连他自己也怀疑,他买这么多到底是给谁吃的了。而此时的他,正艰难地咽着一口绿豆糕,不幸的是,他咽到一半就卡住了。谢允被噎的狂咽口水,脸憋得通红,可就是不见好转。终于,在他就快要噎死的时候,言冰云迟疑了一下,把自己手中的水壶递了过去。


只见他接过水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自己嘴里送,然后在言冰云的注视下,一口气喝完了大半壶水,总算是把那口噎死人不偿命的绿豆糕给咽下去了。有了这一遭,他才彻底理解了言冰云说的“居心何在”为何意——这玩意儿噎起来简直太要命了。谢允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买了,然后,一个顺手就把喝过的水壶又还给了言冰云,言冰云挣扎了一秒,最后还是借过,放在了一旁。


水足饭饱,他终于有时间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谁知他正想要开口,谢允便抢先一步问道:

“大庆答应了北齐的求和,已经派范闲来接你了。”


言冰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告诉他这个,但也不敢放松警惕,不留痕迹地嗯了一声。


闻此,谢允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那你可知,他们拿什么来换的你?”


这还真不知道,言冰云望向他的目光中,有了几分急切,他道:

“不知。”


谢允一听,又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言冰云那好像要把他活剐了的眼神之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但又不敢拍得太重,怕碰到他肩上的伤口,然后道:

“庆帝已经答应,让范闲押着肖恩和司理理,以及大庆北方物资最丰富的岐阳和青禾两座城池来换你。”


“你说什么?!”


言冰云那坚不可摧的冰块脸,早在谢允说到肖恩二字的时候便荡然无存。他不顾自己身负重伤,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神色里充满了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不值的情绪。气急之下反问了道:

“肖恩?!”


他显然是大动了肝火,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站都有些站不稳了,颤颤巍巍的,却还是强撑着保持站立,艰难地说:

“范闲疯了!他知道肖恩是什么人吗?用他来换我,不值得。”


此时的言冰云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只见他额间冒着细密的汗珠,眉头紧锁,双眼充血着,又怒不可遏地大喊了一句:

“让我死了不就好了!岂能因为我一条性命,放猛虎归山?”


“哪有什么值不值得。”


谢允一边听着,没由来地觉得生气,恍惚间,就喊出了这么一句话。果然,他还是很讨厌监察院的人,都这么没有人性,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这世界,终究是人命如草芥啊!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言冰云却已经走到了窗边,正试图自己拆掉木条出去。谢允一看,吓了一大跳,急忙走过去拉住了他,心中莫名地燃起一团无明业火,恼火地问他,道:

“言冰云,你干什么!你不要命了?”


“我要出去,阻止范闲,杀肖恩!”言冰云义愤填膺道。


“杀肖恩?”谢允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手下也用了狠劲儿,死死地把他按了下去,然后道:

“我问你,你凭什么杀肖恩?你会死的。”


话音未落,言冰云的眼神突然变得肃杀,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死盯着他,随即一本正经地跟他说道:

“既入监察院,为庆国,便无惧生死,一切为了大庆!”


“哈!”谢允又无比讽刺地一笑,眼底缺看不到一丝戾气,只听他道: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大庆,现在你的大庆要保你,你却一心寻死,你这便是叛国!”


“……”


此言一出,言冰云突然间愣住了,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也不开口说话。谢允见他似乎是冷静了下来,顺势也坐了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好了好了,你伤势过重,我没办法带你出去,就安心地等着范闲来救你吧。在他来之前,我会负责保护你的。”


他这番话说得如此感人肺腑,言冰云却不留痕迹地避开了他的手,似乎是不愿与人触碰。谢允没来由地碰了一鼻子灰,倒也不闹,反而高兴起来,问道:

“今日那沈重可有对你用刑?”


言冰云摇了摇头,然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他,似笑非笑道:

“端王殿下不知怎的,今日大摆宴席,宴邀沈重去了端王府,至今未归。”


听他提到端王,谢允的身子肉眼可见地哆嗦了一下,言冰云一看,竟然破天荒地关心道:

“谢公子,可是着凉了?”


“啊可能是可能是。”谢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莫名涌上来一股不安,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见言冰云一直盯着自己看,趁机打了个趣儿,道:

“小言公子如此盯着谢某看,可是看上在下了?”


这般调情的话果然有用,谢允满面春风地看着言冰云立刻收回了那赤裸裸的目光,低下了头,总算是缓解了一下刚才的紧张气氛。可这松快维持了不到一刻钟,言冰云就又道:

“谢公子乃江湖中人,又为何对朝堂之事了如指掌?”


“额,这个嘛……”这话题转的太快,他有些猝不及防,最后只能打着哈哈,道:

“谢某虽为江湖中人,但朝中大事,还是略知一二的。况且这么大的事情,早就人尽皆知了,谢某一时兴起,就多了解了些。”


“人尽皆知,一时兴起?”言冰云正中要害,一下子就总结出了他那么大一段话中的精髓,反问道。


“对对对正是如此。”谢允眼神无比坚定,心里却慌得一批道。


言冰云看着他,那锐利如鹰一般的目光顿时就落在了他身上,使得他心里更没底了,随后就听言冰云道:

“那谢公子,言某还有一事不明。”


谢允刚想说话,言冰云就堵住了他的嘴,不等他反应过来,说出来近日以来的疑惑,道:

“今日虽然下了雨,却也是毛毛细雨,不至于淋得如此透彻,敢问谢公子是如何来这儿的?”


谢允没想到他要问这个,不过稍一思索,觉得说出来也无伤大雅,便如实道:

“轻功!对,就是用轻功。小言公子不知,谢某不才,闯荡江湖多年,却什么本事也没有学会,唯独这轻功,虽未出神,但却已经入化了。”


闻此,言冰云混沌不清的眼底,瞬间清明了许多,只听他道:

“既然如此,武道之事,言某也略知一二,还请谢公子,赐教!”。


话音未落,趁着谢允愣神之时,他突然猛一出手,谢允急忙反应过来,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臂,侧身躲开。刚才躲开,他再次出手,直冲命门,谢允抬臂格挡了。奈何言冰云似乎是下了杀心,步步直冲命门,招式衔接天衣无缝。虽然身受重伤,可谢允又要顾及他的伤,因此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这般你来我往,只守不攻,还不用内里,渐渐地,谢允落了下风。眼看着言冰云又一击袭来,他正想身身受了,他却又收回了掌风,结果落到谢允身上的就变成了轻轻一拍,然后就听见言冰云道:

“得罪了,看了谢公子所言不虚,谢公子在习武之事上,的确是略有欠缺啊。”


“哈,哈……是啊是啊!”谢允刚才经历他的一番毒打,此刻正慌个不停,竟然有些结巴了,强行转移话题道:

“那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可有好转?我再给你上点药吧。”


他正要上前,言冰云眼底的波澜却平静了下来,突然对他道:

“有劳端王殿下了。”




今天卿酒更了吗
每个白化病的孩子本应该是坠落人...

每个白化病的孩子本应该是坠落人间的天使
茶绘水图

每个白化病的孩子本应该是坠落人间的天使
茶绘水图

百合
村上春树《萤火虫》

村上春树《萤火虫》

村上春树《萤火虫》

有风铃响动的午后

白与光

       柒被困在这个空间里很久了,几乎什么都看得到,他看得到自己的手、脚、影子都可以看到。但是也什么都看不到,这个所谓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如果说有,那就是白,白色,几乎一整个空间都是白色的,柒不知道这个空间要困住他多久,但是坐以待毙并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在这个空间里朝着一个所谓的方向跑,跑累了就走,可是这个空间仿佛没有尽头,无论怎么努力都走不出去……

        走了很久很久之后,柒的小腿开始发出抗议,于是柒坐下来休息,柒静下心来打量...

       柒被困在这个空间里很久了,几乎什么都看得到,他看得到自己的手、脚、影子都可以看到。但是也什么都看不到,这个所谓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如果说有,那就是白,白色,几乎一整个空间都是白色的,柒不知道这个空间要困住他多久,但是坐以待毙并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在这个空间里朝着一个所谓的方向跑,跑累了就走,可是这个空间仿佛没有尽头,无论怎么努力都走不出去……

        走了很久很久之后,柒的小腿开始发出抗议,于是柒坐下来休息,柒静下心来打量着四周,都是一样的白,和之前一样,这让柒感觉到自己好像根本没有踏出空间一步,自己的努力仿佛成了无用的水,躺在干燥的地板上蒸发,然后什么都不剩。柒看着漫天漫地的白,忽然想起了小时候问父母的问题“什么是光明?”父母的回答是“大概就是能照亮黑暗的东西,像太阳一样泛着金黄色的光的东西,柒也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光的哦。”柒疑惑的继续问了“那么白色也代表光明吗?白色也是黑色的相反色,也能照亮黑暗的吧?”父母笑着摸了摸柒的头回答“当然能啦!”于是柒就相信了,父母的话是不会错的。可是现在呢?他被这个所谓的光明困住,几乎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就像是一个白色的无底洞般要将他吞没。柒开始丧失那个所谓的信心了……

      柒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这个白色空间没有水,也没有食物,长期的跑走让他精疲力尽,柒想,他必须保持体力撑到走出空间去,去看看所谓的那个能照亮黑暗的金黄色的阳光。柒便躺下来休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脸上一阵毛茸茸的触感打断了柒的梦,柒睁开眼睛看到有一只黑色的兔子在自己的脸边蹭,看到柒睁开眼睛也没有丝毫逃开的动作,反而愈发努力的用舌头舔了舔柒的脸,柒把兔子举到眼前跟兔子对眼。半晌,柒把兔子放到地上,揉了揉酸痛的眼睛,认命似的对兔子说了句“我输了”不知道是不是柒的错觉,兔子好像笑了笑,随后在白色空间里走了起来,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柒,似乎是在说【跟我来】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出这个空间,而且这个兔子的出现很奇怪,或许,它就是出口的钥匙也说不准呢。柒跟在了兔子后面,兔子跳的很快,柒也努力的跟在兔子后面,跑了很久,白色似乎淡了一些,整个空间也略略暗了起来,看来兔子的确就是出口的钥匙!柒仿佛找到了希望……

      白色空间渐暗,柒紧跟着兔子,可是就在黑暗与白色的连接线上,兔子走进了黑色空间,消失了……柒没有办法再跟上去,黑色与黑色,本就是融为一体的,要跟上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柒停了下来。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只不过白色换成了黑色而已,柒认为这大概是恶作剧吧,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却被带到这个白色的空间里囚禁,柒想着这个或许就是一个梦,梦醒了自然能够出去,醒不了大概就在这个空间里呆一辈子。“真是个极其恶劣的恶作剧呢”柒嗤笑着说。“久违的黑暗啊,我来了。”柒笑着说出了这句话,随即不再犹豫,径直踏入与白色相反的黑色空间,走了一会儿发现,并不暗,相反的是,特别亮,好像……柒抬头看了看,月亮?不过这个月亮好假,好像和太阳一样亮,世界上有没有这么亮的月亮柒不知道,反正柒没看过。兔子就在前方静静地等候柒的到来,柒走上前去抱住兔子,轻轻的摸了摸兔子,对兔子感谢道“谢谢你,带我走出来。”兔子点了点头,然后纵身跳出柒的怀抱,头也不回的一蹦一跳的走了,这次也没有回头。柒看着兔子消失在月色深处,然后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上,柒不再硬撑,直接顺势躺倒在草丛里望着清冷的月亮,这次是真的到极限了,在经历过绝望之后看到真正的光明,仿佛所有的努力都有了结果。柒看着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昏昏沉沉的闭了眼,这次,终于可以放松的睡一觉了……

      一夜过后,太阳从东边升起,柒被太阳喊醒,睁开眼便看到了一个人蹲在自己旁边笑着打招呼“你好呀,我叫七,昨天是我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柒问“你就是那个兔子?”

“嗯,兔妖,惊讶吗?”青年指着自己笑着回答

“不惊讶。”非常淡定的回答。不过是真的,柒小的时候什么妖怪都看过,像蝎子妖啦,狐妖啦,鸡妖都看过,兔妖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就好,那么你打算如何报答我这个兔妖?”青年说完摸了摸头上的兔耳朵【消耗太多精力无法完整化形】

柒皱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最终回答道“不知道。”

“那不如跟着我怎么样?”青年说完兴奋的连尾巴都露出来了,一脸你不接受我就强行拐你回家的架势

柒是个孤儿,反正也无家可归,村里的人都说他是扫把星,克死了父母,想必就算被妖怪咬死也不会有人去担心他,甚至还会拍掌叫好,眼前这个兔妖虽然一脸的不怀好意,却也是可以相信的对象,于是柒平静的回答“好。”同时心里想着〖父亲,母亲,我找到阳光了〗

七“那以后就我照顾你啦!”

柒“嗯”

————the end

翩翩少年

喜欢你,无关性别

        这个寒假,我高三,她也高三,我们不是在一个地方生活,平时不爱说话的我却跟她表白了,是的,我们在一起了。

        前天是情人节,我给她准备了一个礼物给她。毕竟情况特殊,我也出不去,两个人又是异地(虽然不远)。所以礼物只是我制作的一个视频,但她很开心,她说她很喜欢这个礼物,也很喜欢我。这些天来,我才发现有一个这么喜欢我的人,比我自己还要喜欢我。...


        这个寒假,我高三,她也高三,我们不是在一个地方生活,平时不爱说话的我却跟她表白了,是的,我们在一起了。

        前天是情人节,我给她准备了一个礼物给她。毕竟情况特殊,我也出不去,两个人又是异地(虽然不远)。所以礼物只是我制作的一个视频,但她很开心,她说她很喜欢这个礼物,也很喜欢我。这些天来,我才发现有一个这么喜欢我的人,比我自己还要喜欢我。

         我想对她说:虽然现在的我还不够好,不够优秀,还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不过请相信我会努力,以后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是的,我也是一个女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