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叶

768浏览    28参与
槲木

剧组不同要怎么谈恋爱

。就算世界不同也阻止不了他们谈恋爱。

。私设一大堆。

。疯狂ooc。

。奇奇妙妙的cp。

。甜甜的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


      叶修和叶秋虽然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但在叶修离家出走的两个星期前,两人刚从美国回来。回来后,叶秋常见叶修在练琴和学习中走神。有次,好奇的问了一句,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叶修的嘲讽。他没再问下去,以为叶修和他一样,是在怀念他们在美国待的那一个月自由时光。毕竟老头子当时在国内忙着,叶妈也忙着商业间的来往,只有他们的阿姨带着他们,但那阿姨也是个爱玩的主,经常将他们带出去四处游玩。而现在回了家,自然...

。就算世界不同也阻止不了他们谈恋爱。

。私设一大堆。

。疯狂ooc。

。奇奇妙妙的cp。

。甜甜的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


      叶修和叶秋虽然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但在叶修离家出走的两个星期前,两人刚从美国回来。回来后,叶秋常见叶修在练琴和学习中走神。有次,好奇的问了一句,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叶修的嘲讽。他没再问下去,以为叶修和他一样,是在怀念他们在美国待的那一个月自由时光。毕竟老头子当时在国内忙着,叶妈也忙着商业间的来往,只有他们的阿姨带着他们,但那阿姨也是个爱玩的主,经常将他们带出去四处游玩。而现在回了家,自然是感受不到那种不要整日被管着的轻松感。


      叶修虽然是在想着在美国发生的事,却不同于叶秋想的那些到处吃吃玩玩的日子,而是他在美国遇到一个奇怪的人。那天晚上他和叶秋还有阿姨在百老汇看话剧,结果中途出了事故,阿姨只好先叫朋友将他们两人送回家,自己在现场进行调查。


      叶秋在到了酒店后就跑去睡觉,他在客厅等了一会,发消息给她她也没回,有些担心的准备回去看看。他们的住所里那不远,穿过巷子再走个十分钟就差不多到了。


       离巷子的尽头还有一段路,叶修正准备加快脚步离开这个有些昏暗的巷子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惊呼,接着是一串救人不需要理由的话语。“需要帮忙吗?”他快步走上前,仰头看着在二楼的两人,从楼梯跑上去和那个看起来同他一样大的少年一起将快要摔下去的人拉了上来。“下次小心点啊。”说完就跑到下边去追从另一侧走来她阿姨的朋友

      

     “诶叔,你等我一下。”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这不是等了会担心我阿姨嘛。那边那案子解决了没?谁干的啊”


     “你好奇刚刚那案子?”


     “是啊,第一次遇到,挺新鲜的”


      “真觉得新鲜你可以半夜跑出来看看,说不定能身临其境”


       “这可不行,这事来一次见个新鲜就好了,多来几次小心脏会受不住的”


        “呵”


       他看着叶修,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走吧,我带你去找她”


        “行嘞,谢谢叔啊”


        “我们两个没差多少”


         “豁,没看出来啊,你这张脸不说我还以为已经三十多了”


         他没接话,两人走到一家酒吧前。他熟练的往里边走,叶修也就跟了进去,目光在他衣服后边三个字母上顿了顿。进去后就见着他阿姨坐在吧台和一男的聊天,两人见他们进了酒吧也就停下交谈。叶修在他后边看着十分清冷的酒吧,有些意外,虽然他在国内并没有去过酒吧这类产所,但来美国这两个星期也不止一次进酒吧把玩嗨了的阿姨捞回家,但还真没有见到这么冷清的酒吧。如果不算上他和带他来的这人,这酒吧里也不过只有他阿姨和做她边上的男人,还有酒保三人罢了。


      “你也不怕我把你卖了”


      “FBI还接贩卖人口的单子吗?”


       叶修看了看他,跑到他阿姨边上坐下看着之前同他阿姨交谈的那个男人,“阿姨,这是你给我找的姨夫吗” 

      “我同事,你不是回酒店了?”


      “这不是担心你嘛,本来想去剧院看看的,然后路上碰到了他”


      “你也不怕赤井把你卖了”


      “他叫赤井啊,这不是相信你嘛”


       赤井秀一想起他刚说的话,笑了。


      “笑什么?”


        坐她边上的那人有点疑惑


       “没什么。”


       “这酒吧好安静啊,诶姨,刚那案子谁干的啊”


        “不是说担心我吗?怎么一来就问案子?”


        “这不是见你没事嘛,要不我们回去说?”


          “我还有点事,你让赤井和你说喽,反正赤井这两天也闲,你再送他回去一趟?”


         “这是你侄子”


          “这不是商量大事?哎呦王牌儿你就送一趟喽”


           叶修仿佛从她英语里听出了京味。


          “走吧”


         “好嘞”


          “诶你叫赤井?哪个赤井啊。”

     

          “红色的那个赤,井是井水的井。”


           “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东西的修”


          两人走了一段路,还没等叶修再次问那个案子的事,他便先开了口,说完,也到了酒店下面。


         “回去休息吧,纽约的夜晚可不怎么安全”


         “行嘞,谢谢叔啊”


        “你怎么还叫我叔?”


         “比我大至少五岁呢,叫个叔不过分吧?”


         第二天早上,叶修和叶秋收拾好准备下楼吃早餐时,他又看到了赤井,这次是在电梯边上。他说他们阿姨叫他来带着他们去玩,她的事还没有结束。叶秋没怎么在意,叶修看着没有穿昨天那身衣服的赤井,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顾及到边上的叶秋又闭上了嘴。


        “你们FBI这么闲的吗?还有空让你来带着我们出来玩?”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这可关系到我们的安全,诶我小姨去哪了”


        “去办事了。”


        “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和我妈交代啊”

 

        “她已经说好了,不用你担心”


       叶修看着赤井,还想说什么却见叶秋往这边走来。

       

    “行吧,那赤井叔叔我们等会去哪玩?”


      又过了几日,依然是赤井带着他们四处游玩,叶秋不知道他的阿姨实际上的工作,但隐约猜到实情的叶修却无可避免的担心了起来。


     “别担心,她不会有事。”


      赤井和他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他阿姨便回来了,在凌晨三点,如果不是叶修打游戏打过了头,他说不定得错过他阿姨和送她回来的赤井。也因此听到了赤井曾经做过卧底这件事,但他不小心扯到耳机线导致声音外放而吸引了在客厅谈话的两人的注意。

   

      “还没去睡?”


      “这不是打游戏打过了头。这就去”


      “听到了多少?”赤井看着他,问。


       “就卧底之类的?”


         叶修也没瞒着,一是他觉得他们看得出来有没有撒谎,二是没有必要瞒着他听到了多少。

   

         “记得保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差不多知道他是什么人的赤井也就说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行嘞。”


         第二天早上,他再次看到了赤井。


         “哟,赤井叔叔昨晚没回去?我阿姨呢?你们两个不会......”


         “谈了一晚上的公事”


         “我还没说什么呢。别睡沙发上啊,等会小秋起来了怎么解释?你和我阿姨在客厅谈了一晚上的正事?”

 

          “客房在哪?”


           “喏客房”叶修指了指他的房间,还有些困的进了洗手间。等他出来进房间时,赤井已经准备躺床上去睡了。

  

       “诶你留点空间给我”


       “你还要睡?”


         “你看看现在几点。我昨天三点多才睡下去,困死了。”


        赤井闻言,给他让出了大半的空间。


        作息可好的叶秋起来准备去叶修房里叫他,结果刚进去就看到两人躺在床上,盖子同一被子,就是床单有点皱像极了事后。对于同性之间还是无比单纯的叶秋看了两眼后默默把门关上,没去吵他们。而警惕性强的赤井在叶秋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便清醒过来,刚醒就看到整个人都缠在他身上抱着他睡得很熟的叶修,有些无奈,却也没有把他抱着他的手拿开。等叶秋重新关上门,赤井维持着那个姿势看手机里发来加过密的文件。


      “醒了?”


       赤井看着在他怀里睁开眼睛的叶修,轻声的问了句。


      “早啊”


     叶修松开抱着他的双手,眨着眼睛一脸无辜。


        “已经中午了。”


        “等等哈我去洗漱一下,一起去吃饭?小秋呢?他没来叫?”


          “来过了,说等会去下面吃午饭”


      叶修和赤井在下面餐厅见到了在那吃饭的三人,心里突然一慌。


      “醒了?”叶母听到动静偏头看向他们的方向,“嗯。”叶修轻应了一声,坐到他们边上,叶母轻对赤井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明天我会让你阿姨送你们回去”“诶”

叶修还没说话,叶秋便先发出了声。“你们再不回去,你爸得发火了”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她开口解释了一遍。“哦。”叶秋一听是他爸叫的,反驳的声音在口中转了一圈最后吞了回去。


       叶修双手插兜,慢慢悠悠的跟在他们后面并表示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在太阳底下行走,更想在住所打游戏。“跟好。”赤井往后叫了一声,看了眼兴致缺缺的叶修,有看了眼兴致勃勃的叶秋,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他们的不同。又过了一会,他还没见叶修跟上,只好去后边拉着他走,防止他和他们走丢。在前面浪得欢快的叶秋偶然回头,见在后面的两人手牵着手慢慢悠悠的在后边走着,“你们快点!”在原地等了他们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叫他们快点的举动似乎是打扰到了什么一般。

      叶修看了眼他们交握的手,没有说话也没有抽开就任他们握着。


       回到酒店的路上,叶秋又看了看他们握着的手,“赤井哥你为什么要一直握着哥哥的手” “怕他走丢”“......”叶修默默把手抽了出来,感受着手心里的汗有点嫌弃的往赤井衣服上蹭了蹭。赤井看了眼他,没有说话。


      “不是说阿姨送我们去机场?”叶秋看到在门口等他们的赤井,好奇的问了句。“阿姨又玩过头了?”叶修看着赤井脸上有着好奇,“嗯,事情还没有结束。”“哦~”


       “诶赤井叔,你电话给我个?”


         “要电话做什么?”


         “问我阿姨的事啊”


          “xxxxxxxxxxxxx”


           “这么好记的吗”叶修感叹了一句,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走了啊。”

“一路顺风。”


      “哥,哥你又发什么呆”叶秋在叶修面前晃了晃他的手,“说吧,是不是喜欢上谁家的女孩了”  

     “去去去,我是谁啊,我是要和游戏过一辈子的好不好”喜欢上了一个男的倒是有可能叶修想着这么想着怼了回去。 

      “你是我哥啊。”叶秋说完就没再说什么,直到睡觉前给他透露了他要离家出走的事情。


        半夜


       叶修看着叶秋房里的行李箱,笑咪咪的调后了他的闹钟,拎着行李箱跑出了家门。呵,还想离家出走?叶修看着他准备的钱,默默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去车站买票离开。


       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他发了条短信去问他阿姨的情况,并透露出了自己离家出走的事情。后来问他阿姨的短信越来越少,与赤井聊家常聊现况的短信越来越多。他因为沐秋的事情而再没有用手机,赤井也因为回了日本渐渐忙了起来。两人会在闲暇时间想起对方的事情,赤井的电话也没有换过,但将近十年过去了,他没有再收到过叶修的短信。


     叶修被老头子塞了一箱行李丢去电竞总局,美名其曰为国争光。哭笑不得的在集训的宿舍里收拾行李的时候在行李箱角落里发现了一部手机,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开了短信页面输入记了许久的电话号码。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早已换了电话时,他已经把打招呼的话语发了过去。


 xxxxxxxxxxxxx:叶修?


对面发了两个字过来,叶修愣住过了好一会他才重新打字

叶修:赤井叔叔没换号码啊~


赤井:之前那个手机号怎么不用了?


叶修:手机丢了啊。


叶修看着对面许久没发来消息,在黄少天的疯狂敲门下打出了一行字。


叶修:处对象吗,赤井叔叔。


他发完后就按灭了手机,给黄少天开门。说了一会才回到行李边上,看到了手机微亮着的屏幕。


赤井:好。





黑尾笑笑貓

橋城小事

  1. 沒什麼想說的直接走文吧


從凡爾賽走廊到布拉格廣場,赤葦京治曾帶著相機走遍整個歐洲大大小小的城市。儘管從表面看他是那麼嚴謹認真到死板的一個人,可心中卻也追尋著歐洲小鎮蔚藍的海,清爽的風,舞女火紅的裙擺還有落日後耀眼的餘暉。


所以,他辭職了。


遞交辭呈的那天,公司的負責人好言好語勸了許久,試圖讓這個年紀輕輕卻名聲大噪的攝影師放棄他的念頭。可赤葦京治僅僅是淡淡的禮貌的微笑著,拒絕了對方高額工資和挽留。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就這樣,赤葦京治踏上了前往威尼斯的旅途。


 ———————...

  1. 沒什麼想說的直接走文吧


從凡爾賽走廊到布拉格廣場,赤葦京治曾帶著相機走遍整個歐洲大大小小的城市。儘管從表面看他是那麼嚴謹認真到死板的一個人,可心中卻也追尋著歐洲小鎮蔚藍的海,清爽的風,舞女火紅的裙擺還有落日後耀眼的餘暉。

 

所以,他辭職了。

 

遞交辭呈的那天,公司的負責人好言好語勸了許久,試圖讓這個年紀輕輕卻名聲大噪的攝影師放棄他的念頭。可赤葦京治僅僅是淡淡的禮貌的微笑著,拒絕了對方高額工資和挽留。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就這樣,赤葦京治踏上了前往威尼斯的旅途。

 

 ————————————————————————————————

 

一月的威尼斯,風刮過都是刺骨的寒意,好在有午後的暖陽撒在身上,倒是驅散了些討厭的濕冷。赤葦穿上先前就準備好的長風衣,走在了前往民宿的小道。

 

不愧是亞得裡亞海的明珠,蜿蜒的水巷,流動的清波,上帝將眼淚流在這裡,造就了一座與浪漫結緣的城市。在這裡,就好像一切都放慢了腳步,時間都為他的魅力而駐足。

 

赤葦敲響了民宿的門鈴。出來迎接他的,是一位老婦,自稱塔尼亞夫人。塔尼亞熱情的為客人展示了房間和一切日常設施,並祝他在這裡度過美好的三個月。

 

赤葦打開手機地圖,確認了民宿附近的道路,又再次檢查了相機的電量後,走出了門。

 

已是傍晚,挨家挨戶都亮起了暖黃的燈,溫馨的色彩點燃了寂寥內心中的火焰。赤葦京治情不自禁被那家酒館吸引了。沒有嘈雜的音樂,沒有骯髒的慾望,只看到金髮的女子穿著鮮艷的長裙在舞池裡翩翩起舞,就好像一直展翅的蝴蝶,漂亮到讓人挪不開眼睛。

 

赤葦坐在吧檯前,為舞娘的動作拍下一張張令人難忘的彩照。她的眼睛是水色的,就和威尼斯流淌過大街小巷的河流一樣流連在每個人的身上。赤葦京治無法解釋自己突然就開始猛烈跳動的心臟,伴隨著鼓點的節拍和高跟鞋落在木質地板上的聲音,咚咚咚的響著。

 

“他是我們這裡跳舞跳得最好的傢伙。”一旁的客人見赤葦入神的目光,忍不住過來搭話。

“他?”赤葦注意到語句中的主語性別,他的意大利語還不算很熟練,‘Lui’和‘Lei’的發音還聽不準確。如果有誤會也是正常。

“是哦,他是男孩子。”那人不以為然,“舞蹈這東西可不會局限於性別。”

 

赤葦重新將視線投放到舞娘身上。他不排斥男性的美麗。

 

就好像感受到了這股凝視,舞台上的青年對著他俏皮的眨了眨眼。

 

 ————————————————————————————————————

 

“Ciao~”

赤葦沒有想到那位舞娘居然會向自己搭話,就算知道他是男性也沒有減去絲毫風情,依舊是媚眼如絲——沒有任何貶義的意思,他真的有著一雙吸引人目光的眼睛,氾濫著屬於威尼斯的浪漫藍色。

 

“Ciao。”赤葦淡淡的朝他打招呼。

“能在這裡遇到老鄉,也是難得。”青年自來熟,一屁股坐在赤葦身邊就絮絮叨叨說了起來,“如果想知道我怎麼知道的話,全世界除了德國人也只有日本人會把Ciao說的那麼死板~”

 

“呃,嗯……日本人?”

 

“木葉秋紀。我的名字。”木葉露出漂亮的笑容,“我媽媽是意大利人,爸爸是日本人。你呢?”

 

難怪,他的臉近看融入了東方人的精緻。

 

“赤葦京治。請多指教。”

 

“老天,你還真是HQ雜誌的主攝影——!”木葉秋紀就像是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寶藏一樣迅速握住了赤葦的手猛烈的上下搖晃,“我剛剛就在想。你比雜誌上帥多了!”

 

“謝謝……”赤葦被他晃得頭暈,“請問可以放手嗎?我的手快斷了。”

 

“噢,抱歉,實在抱歉。”木葉歉意的收斂了一下情緒,“我太激動了,沒想到可以……”

一直在工作的酒保笑嘻嘻地湊過來加入對話:“你知道嗎,木葉是你的超級粉絲,有機會可以去看看他的房間,全都是——”

“喂!!!!”木葉眼疾手快阻止了酒保接下來的話,“猿代你再多嘴我就讓老闆扣你工資。”

 

木葉他有多喜歡赤葦這個人,還有他的攝影作品呢?

 

用他的話來形容,就是赤葦京治的作品都藏著靈魂,就好像一個個單獨的個體,用著不同的性格訴說著不一樣的故事。他拍的一朵花一棵草都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強大生命力和盎然生機。

 

都說藝術家的作品都像他們本身。赤葦京治也不例外。他有一股特殊的氣場,清俊儒雅,溫和有禮,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能辨別出圍繞在他身邊,好似清冷月光般的氣息。

 

見到本尊後,木葉發現,網絡上說得不錯。

 

赤葦京治,的確就是那塊精雕細琢的白玉。

 

“不過很抱歉。恐怕那本雜誌的主攝影不會是我了。”

 

“誒。”

 

“我辭職了。”赤葦剛說完就被木葉再次握住了雙手。

 

“不要緊,我依舊喜歡你。”他堅定的目光緊緊凝視赤葦的眼睛,“不想幹就不幹,我支持你。”

 

“哈哈,那給木葉拍拍照片怎麼樣?以後來這裡吃飯全免。”猿代開玩笑似的說著。沒想到對方真的很認真的思索了一下。

 

“免單不必,拍照可以。”赤葦道,“能為懂得自己作品的人攝影,是我的榮幸。”

 

木葉承認自己有那麼一秒心動了。對方說話的語氣和酒吧裡不入流的搭訕不同,他所說的榮幸,想必是真的感到榮幸吧。

 

“明天我在這裡等你哦。赤葦先生。”

退トゥイ

之前的老物了

仍旧是pm相关




原来没有赤叶这个tag的吗?!!!


之前的老物了

仍旧是pm相关






原来没有赤叶这个tag的吗?!!!


RoadToCerulean
This is the end...

This is the end of Chapter 1 - FireRed & LeafGreen.

本章涉及赤红×叶子(BurningLeafShipping)和赤红×青绿(NamelessShipping)两对CP。我反感女主×男劲敌的配对,不要喷我。

作为初代厨之一,我觉得有必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写一个初代剧情的故事。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试写同人文,文笔不佳敬请谅解。

同样作为赤厨,我心目中的赤爷是有游戏赤的强大实力,动画智的身体素质,起源赤的热血品质和特别篇赤的朋友圈,以上几个要素的综合构成了我笔下的赤爷。他的人设来自:初代10%,火叶70...

This is the end of Chapter 1 - FireRed & LeafGreen.

本章涉及赤红×叶子(BurningLeafShipping)和赤红×青绿(NamelessShipping)两对CP。我反感女主×男劲敌的配对,不要喷我。

作为初代厨之一,我觉得有必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写一个初代剧情的故事。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试写同人文,文笔不佳敬请谅解。

同样作为赤厨,我心目中的赤爷是有游戏赤的强大实力,动画智的身体素质,起源赤的热血品质和特别篇赤的朋友圈,以上几个要素的综合构成了我笔下的赤爷。他的人设来自:初代10%,火叶70%,日月20%。

类似地,我也希望改变一下绿爷在游戏里爱摆架子的欠扁性格,所以我稍稍修改了一下他相对游戏的设定,让他和赤爷的关系犹如服部和柯南那样,互相嘲讽又互相支持。偷偷告诉你们,他最喜欢洋妞!

至于叶姐,其实她的部分设定,比如蓝眼睛、小恶魔般的性格,是从特别篇的小蓝逆输入的。说实话,作为最喜欢的游戏女主,当我从无印看到DP末尾,前四世代的女主角只有她没有登场时烦恼了很久。既然官方爱把她当透明人,那我就要让她在我的笔下更加更加地活跃!

最后,作为重度收藏癖患者,从Gen 1到Gen 8的主角和劲敌们后期都会加入我的大杂烩。智爷和火箭队强占主角戏份神马的,不存在的!

Next chapter,Chapter 2 - HeartGold & SoulSilver. お楽しみに!

Chi Leashino
#木葉秋紀# 生日快樂 #赤葉...

#木葉秋紀# 生日快樂 #赤葉# 終於畫完了嗚嗚!!

已經盡量把眼睛畫小了……

這草稿我從五月打完(趕不及5/7)就擱到現在,連短袖襯衫都轉變成長袖了呢(?)起初只是有個很想讓木葉拉赤葦的領帶的畫面浮出,於是就讓他拉了←

偷偷說那篇車文我還是停擺狀態←


#木葉秋紀# 生日快樂 #赤葉# 終於畫完了嗚嗚!!

已經盡量把眼睛畫小了……

這草稿我從五月打完(趕不及5/7)就擱到現在,連短袖襯衫都轉變成長袖了呢(?)起初只是有個很想讓木葉拉赤葦的領帶的畫面浮出,於是就讓他拉了←

偷偷說那篇車文我還是停擺狀態←


锦.波

赤この赤+及黒及

电竞设定
及黑赤兔叶的部分



九月过半之后算是枭谷所有成员的节假日,先是木兔会长生日,十天之后又是木叶生日,今年也会同往年一样举办线下聚会庆生。虽然每到成员生日都有这样的活动,但因为两人日子离得不远,经常以热闹为名义,进行实则省钱的聚餐游戏厅KTV一条龙活动。赤苇看着公会开销明细的Excel表格,心想幸好大家想着热闹没什么意见。比起三选二乘二,自然是一次三项更加合算。特别是人缘极好的木兔还会叫上几个其他公会的朋友,避免被没交会费就来蹭吃蹭喝的吃到血亏,当然要能省就省了。

手机轻微震动,亮起的屏幕上显示来自木兔新建群组的邀请消息,还有一周就开始想着聚会的事情也只有他了。

[“木兔光太郎...

赤この赤+及黒及

电竞设定
及黑赤兔叶的部分





九月过半之后算是枭谷所有成员的节假日,先是木兔会长生日,十天之后又是木叶生日,今年也会同往年一样举办线下聚会庆生。虽然每到成员生日都有这样的活动,但因为两人日子离得不远,经常以热闹为名义,进行实则省钱的聚餐游戏厅KTV一条龙活动。赤苇看着公会开销明细的Excel表格,心想幸好大家想着热闹没什么意见。比起三选二乘二,自然是一次三项更加合算。特别是人缘极好的木兔还会叫上几个其他公会的朋友,避免被没交会费就来蹭吃蹭喝的吃到血亏,当然要能省就省了。

手机轻微震动,亮起的屏幕上显示来自木兔新建群组的邀请消息,还有一周就开始想着聚会的事情也只有他了。

[“木兔光太郎”邀请“赤苇京治”加入了群聊]
黑尾:我把及川拉进来
木兔:好!!!!!

好就好激动什么……还有你是怎么认识青城会长的啊?!

[“黑尾铁朗”邀请“及川徹”加入了群聊]
赤苇:?
黑尾:啊不好意思,那家伙刚好看了我手机,非说要来
赤苇:???
及川:我还以为是他背着我撩的哪个小姑娘发的呢[姐妹我跟你说男人都是骗子.jpg]
木叶:[付出真心最后能得到什么男人都是狗.jpg]
赤苇:所以你们俩在一起吗
及川:在啊
黑尾:不在
及川:你现在还躺我边上哪儿不在一起啊

???这什么劲爆八卦,先截图再说。

[“及川徹”撤回了一条消息]

幸亏截得快,一图在手天下我有。赤苇点开相册重温一下,就差打印下来贴门外电线杆上了。

木叶:[我好像看见有人喊我爸爸但他已经撤回了.jpg]
木兔:及川说啥了
黑尾:没啥
黑尾:那就是定在25号对吧
黑尾:北环路上那家烧烤?
木兔:对滴 地铁四号线三号出口出来就行了
赤苇:别转移话题啊
赤苇:及川呢
木兔:把列夫研磨也叫上吧
木兔:乌野的呢
黑尾:行 我去问问
黑尾:研磨估计不想出来 还怕生 不叫了
赤苇:……
赤苇:[图片]

我就不信你们还能无视了。

黑尾:图片加载不出
木兔:搞半天就撤回了这个啊 有啥好撤的
木叶:惊了你这手速
赤苇:……
赤苇:你别装
赤苇:还有木叶你重点错了吧
木叶:哦
木叶:震惊,青城会长和音驹会长不得不说的故事,未满十八岁别点
木兔:??我也经常和黑尾躺一起啊
木叶:未满十八岁你出去
木兔:我是群主啊!!
及川:出现了 刚狗男人拿我手机不还
及川:噫
及川:铁朗你害羞个什么劲
及川:[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怎么不说话.jpg]
赤苇:你们这能算网恋奔现了吧
木叶:[2018我一定要网恋.jpg]
赤苇:都九月了你别想了
及川:是的
黑尾:哪有
黑尾:我只是躺在这啊 他占着我电脑上游戏
赤苇:这“边上”有点远啊…
木叶:那京治君满足一下我吧
木叶:[处对象吗重在参与.jpg]
木叶:你看下游戏

赤苇抬头看电脑屏幕,显示一个没印象的女法师给他发了求婚消息,想了想原来是木叶诸多小号里的一个。箭头在“接受”和“拒绝”之间徘徊,期间手机一直在震,最终轻敲左键点击了左边的选项。

木叶:恭喜我喜提赤苇京治一位
黑尾:哇你还八卦我
及川:鼓掌
木兔:不知道发生了啥恭喜!!
[“黑尾铁朗”邀请“灰羽列夫”加入了群聊]
灰羽:大家好
灰羽:你们在说什么
黑尾:没什么 就25号下午六点北环路吃烧烤
黑尾:你知道在哪吧
黑尾:记得带钱
木兔:还有礼物
黑尾:好了你可以退群了
灰羽:哦
灰羽:大家再见
及川:真听话这孩子

通知栏出现木叶的私聊消息通知,连发了几对情侣头像问他换不换。赤苇无言,默默打开相册翻出暑期一起去海边的照片。当时他和木叶相互为对方拍游客照,他对摆姿势没什么研究,都是看着木叶做什么他做什么,背景也都选的一样。木叶还说“哇都能当情头了”,难道前辈早就在打自己主意了吗……

木叶:[图片]
赤苇:[图片]
木叶:巧了
木叶:可能这就是爱吧
木叶:[害羞.jpg]

第二天游戏官网资讯栏目头条:十大公会之一枭谷公会备受瞩目牧师赤苇游戏结婚,对方竟是!

点开一看发现小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竟是谁,只是说是个等级不高的女法师,猜测是否是现实生活中女朋友的号。

日向来来回回看了两遍报道,忘了麦克风还开着吼叫“啊可恶女朋友我也好想要啊玩女法师应该线下也是什么可爱妹子吧呜呜呜”,然后耳机就传来月岛冷静地吐槽“不,也许是恐龙妹。”和山口附和“那都算好了,也许是壮汉哦”。

Chi Leashino

【520練手短文】 #赤葉# 我愛你短打

#赤葉
#赤叶
#赤この

聽聞經理們再討論華人的節日,520,諧音:我愛你,一個另類表達愛意的日子。
對木葉來說,跟赤葦確認關係後,兩人過著與平常相差無幾的模式,與經理們閒聊後就拋在腦後了。
到了520當天,赤葦帶著炸肉塊到了木葉家,收到喜歡的食物木葉是十分高興的,只是不曉得赤葦為什麼突然送炸肉塊來,一邊閒聊著日常的瑣碎,兩人吃完後才對赤葦提問,而赤葦的回答讓木葉一陣呆滯。
「所以你特地送東西來,就是因為這節日?」
「是的,上次送花木葉前輩不是說:『收到禮物是很開心啦,不過我不是女孩子,送吃的好像會更好一些。』嗎?」
木葉隨口說的話,赤葦記住了。
單單一句話,喜歡的東西,他國的節日,輕鬆的閒談,除了多了一層關係...

#赤葉
#赤叶
#赤この

聽聞經理們再討論華人的節日,520,諧音:我愛你,一個另類表達愛意的日子。
對木葉來說,跟赤葦確認關係後,兩人過著與平常相差無幾的模式,與經理們閒聊後就拋在腦後了。
到了520當天,赤葦帶著炸肉塊到了木葉家,收到喜歡的食物木葉是十分高興的,只是不曉得赤葦為什麼突然送炸肉塊來,一邊閒聊著日常的瑣碎,兩人吃完後才對赤葦提問,而赤葦的回答讓木葉一陣呆滯。
「所以你特地送東西來,就是因為這節日?」
「是的,上次送花木葉前輩不是說:『收到禮物是很開心啦,不過我不是女孩子,送吃的好像會更好一些。』嗎?」
木葉隨口說的話,赤葦記住了。
單單一句話,喜歡的東西,他國的節日,輕鬆的閒談,除了多了一層關係外,兩人與平常相差無幾的相處模式。
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不明顯的差異,殊不知赤葦總會留心記下,然後默默做一些準備,再用平靜、好似沒一點突兀的態度,將他想給予的,悄悄地帶到木葉身邊。
「謝謝啦。赤葦有什麼想要東西嗎?」意識到自己沒有赤葦那麼仔細與留心,再加上沒有準備而不好意思。
「有。」
「嗯?什麼呢?」在自己身邊的人慢慢靠近,回答木葉的,是赤葦蜻蜓點水般的吻。
「我愛你。」


---


沒啦,我不會讓他們開車的←
但這個時間點來講,赤葦也不會開車,如果真要開,多半是被木葉誘(惑)拐,這時赤葦就會正人君子的說:「這種事,要等成年。」


 說起來好像是第一次打赤葉文,總是想得多,但實際操作時似乎比黑月還來得難出手。(幸好生出來了)

我才不會說我之前的赤葉初車文跟今年的57圖卡了呢:)


锦.波

红枫的秘密

赤この
脑洞文,ooc,估计梗在中文和日文之中会有偏差?

“啊啊——木叶前辈你看,都是枫树啊。”

我向着他指的地方望去,原来体育馆后门出去的空地被翻新,种植的全是红枫。不过不是秋季也依然呈现红色的枫树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这让我感觉新奇。

自从知道了这片枫林,我经常喜欢在训练空隙偷跑出去观景。有时候赤苇也会在。这时候我就异常喜欢他的寡言。他不会问我为什么,也不会催促我。相比之前平时喜欢的关系亲密的木兔就显得呱噪,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一定要经受一阵鼓膜冲击。

眼前就是枫木的话就自然而然会以此做话题。没错……即使是这样心境下的我还是会想说话的。不然怪尴尬。

“我还不知道原来枫树不在秋天也会是红的。...

赤この
脑洞文,ooc,估计梗在中文和日文之中会有偏差?

“啊啊——木叶前辈你看,都是枫树啊。”

我向着他指的地方望去,原来体育馆后门出去的空地被翻新,种植的全是红枫。不过不是秋季也依然呈现红色的枫树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这让我感觉新奇。

自从知道了这片枫林,我经常喜欢在训练空隙偷跑出去观景。有时候赤苇也会在。这时候我就异常喜欢他的寡言。他不会问我为什么,也不会催促我。相比之前平时喜欢的关系亲密的木兔就显得呱噪,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一定要经受一阵鼓膜冲击。

眼前就是枫木的话就自然而然会以此做话题。没错……即使是这样心境下的我还是会想说话的。不然怪尴尬。

“我还不知道原来枫树不在秋天也会是红的。”我拙劣的起了个头。

谢天谢地他接话了。“红枫就是这样,也有可能是槭树。它们的叶泡中的细胞液是红色的。而其他的枫树因为其叶绿体的原因,平时呈绿色……”

我有点后悔,但是耐心听完了。我边学习着边点点头表示理解,实际上大概什么都没听进去。叶泡?细胞液?? 为什么还五颜六色的?

“木叶前辈很喜欢红枫吗? 我也很喜欢。”

我和他又说了几句,一起走回了体育馆。我也没太在意此前的聊天,倒是有些在意赤苇。练习的时候也不由自主的眼神总飘游过去,新发现却是他好像小失误还挺多?

放学没事做来的有点早,在板凳上看手机的我突然被人影挡住午后的光线。

诶?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小小红叶,虽然确实对这样的树种很有兴趣,但是还未想过珍藏叶子。

“已经没人会用树叶做书签了吧。所以前辈很奇怪? 我小时候很喜欢这样。”

枫叶,枫叶,枫叶。

为什么最近生活中充斥着这艳红的叶片?

于是我问他,“为什么给我枫叶?”

“它会告诉你的。或者你会自己发现,总之不会是由我告诉你。”

我收起赠品,小心的从书包里翻出国文书夹在里面,只因那是我唯一还有兴趣的课,而其他的书连翻阅都鲜少有过。迟疑着我还是道了谢,拍拍板凳叫他也坐下。

又打了会游戏才想起作业。一翻书就到了随意置放红叶的那页。我端详起已经有些枯卷的红色叶片,因为脱水的原因有些脆弱,拿起的时候就略微掉下来了边角上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红……叶……

红……叶???

愚钝的我才终于解出这道附加题。红是你的“赤”,叶是我的“叶”呀!? 胡思乱想一阵,又低落起来。谁知道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呢? 要是傻兮兮的和你这么说你是会觉得我自作多情还是会告诉我就是这样呢……

“木兔,你知道体育馆后面有片林子吗?” “?”主将投给我一个奇怪的眼神。
“全都是赤叶诶。”我看见赤苇走来,掐准时间,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这样的小伎俩,总被形容成狐狸的我怎么会输给你。作为试探,之后我若是提起枫叶,都把它说成“赤叶”。然后还一连说个几遍。终于他忍不住了。

“木叶前辈是猜出来了吗?”

“啊啊——谁知道呢? 就是猜出来了也更想听你说哦。”

不得不说,我们两人都是打哑谜的高手。旁人都一头雾水,最后变得兴趣缺缺,也不想理我们,趴到一边讲自己的话去。赤苇大概是观察了一会别人能不能听见我们说话,确定他的声音会被湮没在嘈杂之中,才开口说,“木叶前辈,我喜欢你。”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样子,真是忍不住想现在就抱起他转圈。沉浸想象中的时候,手却在桌下被他拉住,传递给我的是“他真的很喜欢我”的讯号。





Chi Leashino
【7/7】赤葉賀圖/赤この祝福...

【7/7】赤葉賀圖/赤この祝福図/七夕賀圖 

#赤葉

#其實構圖來源是一週前病到幾乎整晚失眠(痛苦MAX

#其實是之前咳到喉嚨好痛又不怎麼能說話

#其實剛剛一邊畫突然修改了一些點外加想打短文


【7/7】赤葉賀圖/赤この祝福図/七夕賀圖 

#赤葉

#其實構圖來源是一週前病到幾乎整晚失眠(痛苦MAX

#其實是之前咳到喉嚨好痛又不怎麼能說話

#其實剛剛一邊畫突然修改了一些點外加想打短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