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赤地女子

40008浏览    727参与
寺骏载麻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但是赤地容昊确实be 了...赤地最后一缕元神散尽,容昊自爆元神为祭,甚至没有来世)(然后晓乔还要说“有人问我们最后是be还是he ,看你怎么理解嘛,我觉得是he 啊”“he啊,我们是很美好的he 啊”)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但是赤地容昊确实be 了...赤地最后一缕元神散尽,容昊自爆元神为祭,甚至没有来世)(然后晓乔还要说“有人问我们最后是be还是he ,看你怎么理解嘛,我觉得是he 啊”“he啊,我们是很美好的he 啊”)

小刺bb

克制 番外 02

赤地女子x容昊

ooc

開工大吉🫠

  

  

關於赤地居然把自家徙弟惹生氣這件小事


容昊仙君已經獨自在小池塘邊生悶氣幾個時晨了


仙侍們都在傳主子們這是要鬧分手了,小仙君就沒試過半刻鐘不理師父的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容昊為了準備驚喜給師父,又給師父下了迷陣,還組織起府中仙侍布置。結果師父一下就破了他的法陣,害他好沒面子。明明他也是和東方青蒼並例的實力,怎麼到了師父這里就這麽菜


偏偏他那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上神師父絲毫不覺,自個練劍去了,留他在這邊跟魚倆倆相對,魚有甚麼好看的,又沒師父漂亮


“你說,上神今天練的甚麼新招式,好生有趣”


“那有甚麼新招式,......

赤地女子x容昊

ooc

開工大吉🫠

  

  

關於赤地居然把自家徙弟惹生氣這件小事



容昊仙君已經獨自在小池塘邊生悶氣幾個時晨了


仙侍們都在傳主子們這是要鬧分手了,小仙君就沒試過半刻鐘不理師父的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容昊為了準備驚喜給師父,又給師父下了迷陣,還組織起府中仙侍布置。結果師父一下就破了他的法陣,害他好沒面子。明明他也是和東方青蒼並例的實力,怎麼到了師父這里就這麽菜


偏偏他那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上神師父絲毫不覺,自個練劍去了,留他在這邊跟魚倆倆相對,魚有甚麼好看的,又沒師父漂亮


“你說,上神今天練的甚麼新招式,好生有趣”


“那有甚麼新招式,那是錯了!快走,陪我端水去”真是的,看了那麼多年也沒學會一星半點


赤地:為師不是沒有看見他準備的戒指,也看到他搬進府的煙火,只是他那是我教的幻術,我怎會破不了⋯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我當時就以為他又惹麻煩了,又來困著我⋯⋯哎


赤地有甚麼辦法呢,自己挑的戀人,自個養大的徙弟,唯有自己哄唄。


於是赤地走到容昊身旁坐下,跟他一起看魚去了

魚是容昊買回來的,跟它們那位主人一樣笨笨的在池裡搖頭恍腦,聽說好生養著會變小魚仙,也不知道今兒喂過了沒有。


再看他的小仙君,嘴翹的老高,見是她來了更是偏過頭不看她“容昊學藝不精,有辱師門”


“阿昊肉體凡胎,能有今日成就,為師甚為欣慰,怎能妄自菲薄呢”赤地伸手給他順毛“還有,修術不是為了要比過別人,阿昊你明不明白”


後來小仙君把身子縮成一團,還埋到赤地懷里蹭


赤地:小傢伙就是易哄


容昊:師父果然最好了


眾仙侍:怎麼感覺上神又被仙君騙了




赤地的反思及學習成果:


若干年後⋯⋯


孩子一天到晚只喜歡黏著他母神,孩子他爹是有點鬧情緒。作為夜夜同眠的枕邊人,赤地怎會不知,她夫君這是吃醋了


於是⋯赤地在兩人舞劍的時候故意輸給了她的徙兒


容昊:就挺突然的,師父演技是有點差,但恰好夠騙小孩兒


容昊看著赤地飛出去的劍愣了,他也沒用力呀,不對⋯師父這是在給他放水?


他家小團子立馬跑過來討抱“是爹爹贏了”


他只好抱著孩子討好般走向赤地“師⋯娘子,你怎麼了”


他娘子替他拍掉身上的葉子,自顧自的對孩子說“父君厲不厲害,要跟父君學嗎”還給了他一個得意的眼神


他戰無不勝,學不會說謊的師父,為了孩子跟他玩,居然演了這麼一出劣拙的戲碼


當天他和孩子拿着木劍玩了一整天,玩累了還替孩子洗澡哄睡,才總算在孩子心中奪回一點佔有率


夜里容昊抱著他娘子的時候忍不住又多親幾口

“師父,謝謝你”


“都成親多久了,你還是改不了口”


“阿昊喜歡叫師父。師父師父師父!”


“停!睡覺!”
















 

木子水心(浅浅上个线)
半世锦绣半世尘,一舞惊鸿倾鹿城...

半世锦绣半世尘,一舞惊鸿倾鹿城。

韶华等闲随烟柳,凭栏元夜闻笛声。

断肠几欲飞仙去,偏逢萧郎解语人。

原定花朝丝萝梦,红烛剑影断芳魂。


半世锦绣半世尘,一舞惊鸿倾鹿城。

韶华等闲随烟柳,凭栏元夜闻笛声。

断肠几欲飞仙去,偏逢萧郎解语人。

原定花朝丝萝梦,红烛剑影断芳魂。



小狐狸

欢情薄——记东方青苍×赤地女子(一发完)

寂月宫里烛火熹微不明,东方青苍双眸紧闭,卧在他平日里的那张床榻上。周遭散发着幽蓝色的冷焰光泽,越发的浓重。

  

“尊上在燃烧他自己的魂力,看来,他是不愿意从梦境中醒来了。”

  

她还是在鹿城那个时候的模样,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莹白如雪的肌肤上绘一点娇红的牡丹,斜曳着金钗琳琅有声,一双妙目顾盼着潇湘水蕴,款启樱唇对着一轮满月:

  

“我一见你,就有七分恨,三分敬,还有万分挂怀。”

  

他伸手想握她那飘飞的衣袂,却仍是落了个空。只听得她声声唤他青郎,转瞬又被凄厉的尖叫哭泣声淹没。

  

“她是在九幽酆都之中受苦么?”

  

东方青苍的魂力燃烧的愈盛,可也意味着他的寿...

寂月宫里烛火熹微不明,东方青苍双眸紧闭,卧在他平日里的那张床榻上。周遭散发着幽蓝色的冷焰光泽,越发的浓重。

  

“尊上在燃烧他自己的魂力,看来,他是不愿意从梦境中醒来了。”

  

她还是在鹿城那个时候的模样,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莹白如雪的肌肤上绘一点娇红的牡丹,斜曳着金钗琳琅有声,一双妙目顾盼着潇湘水蕴,款启樱唇对着一轮满月:

  

“我一见你,就有七分恨,三分敬,还有万分挂怀。”

  

他伸手想握她那飘飞的衣袂,却仍是落了个空。只听得她声声唤他青郎,转瞬又被凄厉的尖叫哭泣声淹没。

  

“她是在九幽酆都之中受苦么?”

  

东方青苍的魂力燃烧的愈盛,可也意味着他的寿数也逐渐消亡。他的眼前渐渐沉入了昏黑一片,突然有一盏明灯摇曳。

  

“青郎。”

  

东方青苍转头,又见了那张数万年来他魂牵梦萦的容颜。她轻轻拢住他的手心:

  

“我只能维持片刻清醒,你听我说,在朔风剑上有我残存的一丝元神,可以心血滋养复生。只莫要与他人知,切记。”

  

正在为东方青苍输送魂力的巽风等人,察觉到东方青苍的指尖微动,转而缓缓睁眸坐起,命人去寻朔风剑。

  

数月之后,剑中生灵。有一少女着素白衣裙,其样貌与水云天先战神赤地女子一般无二,只是性子却纯真许多,她挽了东方青苍臂弯:

  

“师父今日要教我什么法术呀?”

  

“不急,给你备了你爱吃的桂花糕,吃完了,再说练功的事。”



p浅浅用下小琉璃的图拉

kc

囚 08

容昊×赤地女子

文筆普,邏輯不通,ooc,私設如山


08


这顿烤鱼,婉婉吃的时候高兴,吃饱了才觉着有些太撑。抬头看了看天,日头高高挂着,便思索着要不要在这林木间散步消食。


容昊是熟知师傅习性的,瞅一眼她放在小腹上的手,就猜到她有些吃撑了。


「一起来走走?」率先站起来,容昊向师傅发出了散步的邀请。


正合她意,婉婉点头答应了。


只是没有想到容昊说的走走并不是在林木间,而是要下溪涧里走走。


「这样好吗?」她瞧了瞧那清澈的溪流,面带犹豫地问道。下水的话得褪下鞋袜,虽说她已经不是官家小姐,但还是觉得不太合适。


可脑海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劝她......

容昊×赤地女子

文筆普,邏輯不通,ooc,私設如山



08


这顿烤鱼,婉婉吃的时候高兴,吃饱了才觉着有些太撑。抬头看了看天,日头高高挂着,便思索着要不要在这林木间散步消食。


容昊是熟知师傅习性的,瞅一眼她放在小腹上的手,就猜到她有些吃撑了。


「一起来走走?」率先站起来,容昊向师傅发出了散步的邀请。


正合她意,婉婉点头答应了。


只是没有想到容昊说的走走并不是在林木间,而是要下溪涧里走走。


「这样好吗?」她瞧了瞧那清澈的溪流,面带犹豫地问道。下水的话得褪下鞋袜,虽说她已经不是官家小姐,但还是觉得不太合适。


可脑海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劝她,不过是凡人无用的规矩,不必理会。


「没关系,水不深。」容昊已经下了水,似乎以为她是担心安全的问题,转身向她伸出手,「别怕,我牵着你走。」


「好。」看着对方温柔的神情,她便说不拒绝的话来。反正这里只有她和阿昊,她想着,就算失礼些也无妨。


一边想着,婉婉一边褪去鞋袜,把手搭在容昊的手心上,慢悠悠地踏入水中。


溪水清凉,脚尖才刚触及水面,就传来一阵凉意。虽已过了正午,但日头仍是很足,这凉意便让人感到格外凉快。等她踏踏实实地踩进溪涧之中,溪水漫过脚踝,便觉得整个人都清爽起来,甚至连心头的闷热都散去了。


「脚下小心。」容昊牵着她走到水较深的地方,嘴上叮嘱着,其实那里的水也还不到膝盖,不过是水流略急些。


婉婉应了句好,就随他漫步到水深的地方去。


那边的泥土很是松软,踩上去的时候,淡淡的沙土在脚边扬起,又随着水波一圈圈地散开。那泥土上还浅埋了些碎石,大概是被水流打磨得久了,表面都是光滑的。因而踩在碎石上也不怕刮伤,仅仅有些硌脚。


婉婉悄悄地用脚趾头拱了拱泥土,把一半脚掌埋在那水下的泥土里。水波轻荡,模糊了水底下的景象。她低头看着,觉得自己彷彿是在水中扎了根,一双白净的腿便是那长长的茎,破水而出。恰好她今日穿了一身淡绿长裙,没有绑好的一角垂落在水面,像是一片莲叶在水流中浮沉着。


她自己玩得高兴,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正看着她。


容昊偏着头,看着她脚上的小动作,不由地想起他刚修成仙身那一日。师傅说可以带他回水云天,那个她成长及长久居住的地方。


「阿昊以后也是水云天的仙君了。」师傅十分高兴,可能是为了徒弟成材感到安慰,也可能是为了能回家而愉悦。


师傅为了他在人间停留了许久,或许按仙界的时间换算没有多少日子,但在人间已经过了数百年。偶尔会看见师傅收到仙界来信,有时候是上界的新鲜趣事,有时候是上界战事的战报。


他知道师傅是水云天的战神,但不需要参与每一场战争,只有在对方威胁到水云天、乃至三界安危时才会领兵出征。


可容昊知道,师傅不喜欢战争。


每每收到的来信是有关战事时,她眼里便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容昊想了很久很久,才想到更为贴切的描述,师傅眼中流露的是如同观音像脸上的慈悲,那是她对生灵一切苦难的悲悯。


他曾问过,师傅不喜欢战争,为什么不阻止战事。


她说,贪嗔痴是凡人战争的缘由,不幸的是仙人也有七情六慾,她可以平息一场战事,却无法阻止每一场战争的开始。


他才知道,神明也会有无可奈何。


可容昊不喜欢师傅难过,他想让师傅高兴,哪怕只是淡淡的笑意,都能让他快乐许久。因为师傅是他心中最好的神明,亦是他唯一的神祇。


于是在她提议庆祝他成仙的时候,他问:「师傅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师傅愣了片刻,许是没想到他会如此提问,却也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答道:「有。」


那天是他第一次发现师傅有自己的喜恶,像凡人一样。


「有鱼!」婉婉低声惊呼,把容昊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他低头看去,只见一尾成人拇指长的小鱼在她腿边打转。容昊不禁失笑,即便失了记忆,师傅也还是怕鱼,也不知道从前真身被鱼咬过多少回才会这般。


小鱼似乎很喜欢她,在她脚边转来转去,尾巴不时打在她的小腿上。婉婉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鱼会咬她。


看了一会儿,容昊便抬脚踢了一下水。哗啦一声,水花轻溅,水下的波动比水面要大得多,那小鱼就被吓得不见了踪影。


两人牵着手在溪涧中慢行了一会儿,又赤着脚在草地上漫步了一会儿,才回到原本烤鱼的地方歇息。


婉婉有些疲惫,闭着眼靠在容昊的肩上休息。不知过了多久,她觉着自己似是被谁抱起,便唤道:「阿昊?」


「森林深处有猛兽,夜了容易有危险。」容昊抱着她在林木间穿梭,「我们回马车上睡。」


婉婉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就在他怀中陷入了沉睡。


睡梦中,她梦见自己与阿昊就站在一个小湖边。


天朗气清,湖的周围全是高耸的树木。天上的云朵、地上的林木皆映在湖上,而他们的影子也映在湖上。婉婉低头看去,只见自己一身白衣,手持长剑,看着有些出尘。


还未及细想,她就见手中长剑飞出,而身体里似乎有一道气在游走,自丹田至指尖,最后隔空操纵着长剑飞舞。


明知是梦,婉婉却感觉过于真实了,就像是她曾亲身经历过一样。可不对,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咚的一声,长剑入水。


倒映在水面上的景色被打散,正如她的思绪,零零碎碎的,不知散到哪里去了。她试图把那些零落的思绪找回来,却又被那在湖下左穿右插、揭起一片混乱的长剑打断了。


原本平静如镜的湖面被揭起了波浪,数尾银鱼在拍岸的浪花中掉落在草地上。


「这几条灵鱼,阿昊觉得够吃吗?」她听见自己这么问道。


「够了。」阿昊笑着捡起那几尾鱼,凭空变出一把刀来刮鱼鳞,「就怕要把我们师徒都吃撑了。」


梦中的画面渐渐淡了,婉婉还想追下去,却似乎有什么力量阻挡着。画面越来越淡,最后只剩下一片黑暗,她便在漆黑中陷入沉睡。


 


 



小刺bb

克制 10

赤地女子 x 容昊

ooc

寫來自己玩玩🫢文筆劇情皆不通


大家新年快樂

  ㊗️ 糧糧有餘 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 不吃兔兔


刺眼的光照射進室內,世間白茫茫一片,容昊只覺通身酸軟無力,白光之中是和他出自同宗門的靈氣,他只記得和師父被月尊夫妻倆接待到蒼鹽海⋯他一下驚醒,是師父!


他施法來到靈氣最盛的陣外,此處已是圍了一圈人在觀看,蒼鹽海眾人皆在,而水雲天居然也來人了,他認出為首的雲中君,還是一副大義澟然的嘴臉。水雲天眾人也認出他這個曾經的"罪仙",當年要不是容昊身磒,雲中君也不會答應他復位一事,在他眼中這個赤地帶回...

赤地女子 x 容昊

ooc

寫來自己玩玩🫢文筆劇情皆不通


大家新年快樂

  ㊗️ 糧糧有餘 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 不吃兔兔


刺眼的光照射進室內,世間白茫茫一片,容昊只覺通身酸軟無力,白光之中是和他出自同宗門的靈氣,他只記得和師父被月尊夫妻倆接待到蒼鹽海⋯他一下驚醒,是師父!


他施法來到靈氣最盛的陣外,此處已是圍了一圈人在觀看,蒼鹽海眾人皆在,而水雲天居然也來人了,他認出為首的雲中君,還是一副大義澟然的嘴臉。水雲天眾人也認出他這個曾經的"罪仙",當年要不是容昊身磒,雲中君也不會答應他復位一事,在他眼中這個赤地帶回來的拖油瓶可一直是個罪仙。


這幾百年來水雲天中長珩被褫奪戰神封號,到人間遊歷,又一直與蒼鹽海交好,戰神丹音亦未成氣侯,鏟平蒼鹽海一事一再拖延,以至於一聽到先戰神復生的消息才會如此激動,此次必定能重振水雲天聲威,雲中君可時刻記掛着要救出被東方青蒼迷惑的息山神女。


“你看,這是不是那個和太歲合謀的罪仙”


“可不就是他,當年死那麼多人。可憐呀,沾染崇氣的人是去不了忘川輪迴的“


“別說了,人家建的海市可還在哪!三不管地方,還是挺嚇人的”


容昊冷眼掃視了一下,雲中君抬手示意,嚇的那些看熱鬧的小仙都襟聲


他環顧四周了解狀況,陣內有甚麼東西正在突破結界,他看不清楚陣眼中的師父但陣法是越來越弱了,他試圖撞進結界,那陣眼驀地爆發出更大的能量把他彈飛,周邊眾人紛紛施法格檔


“師父!讓我進去”


原來是赤地被帶到萬天之墟之後赤地的神識消失在三界之中,朔風感應不到三與主人的連結,它本是以天地而生的法器不受制於任何人,幾千萬年來的殺氣和靈力衝撞,使它失控在三界大開殺戒


“朔風原是赤地的法器,本座才請她出手相助,現在看來⋯⋯”


看著忽明忽暗的結界,容昊知道再耗下去必然兩敗俱傷,手捏訣頓時周身有白光圍繞着,他扺檔阻力強闖法陣,不一會陣法放棄抵抗,他如願在陣眼中找到師父。陣內朔風𣎴斷失控橫飛,劍氣使赤地身上掛了不少彩


“師父怎麼瞞我”


“阿昊你先出去!”赤地不得不分神給他設了個屏障


容昊只好苦笑著又設了個更大的屏障護住二人,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法力微弱要師父保護的小仙了,他走過去抱住她,掏出手帕抹乾她脸上的血跡。

“師父不乖,你身子還未全好” 赤地乖巧的任由他擺弄,她看岀來她的徙兒如今是和她不相上下了


“三界為我⋯⋯已經夠苦了”


“阿昊必不會再叫師父難堪” 他低頭在赤地額頭落下一吻,赤地頓時覺得有靈力源源不絕衝入她體內,越過了她原本的極限,甚至超越了她的金身所能承載的


”師父等我”



陣外眾人只見白光一閃,陣法瞬間破除,那朔風發出一股耀眼金光,他們忙用衣衫擋住,待那強光減弱再看,只見赤地暈倒在陣眼而朔風平懸在她的上方,一時間竟無人敢靠近,直至朔風落在赤地身上


“這是法器又認主了,快去把上神送回先戰神殿”

雲中君一聲令下,又湧出好些人把赤地帶走


東方青倉正要搶人,但此處並非倉鹽海地界,小蘭花又示意他不可輕舉妄動,只好任由水雲天眾人帶走赤地




寺骏载麻

师徒二三事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1

  2

  3

  


我失眠了睡不着觉

【群像】苍兰的世界 01

  背景设定和预警在脑洞前言

       时间线为现实生活中剧结束的第二天,巽风的记忆停留在和觞阙等东方青苍回来的那一幕,云中君的记忆停留在镇压太岁那一幕。

  

       巽风从月尊的位置上睁开眼时,心底的惆怅还未散去。

       刚才自己还在与觞阙谈话,为何现在会坐在寂月宫的大殿中?...


  背景设定和预警在脑洞前言

       时间线为现实生活中剧结束的第二天,巽风的记忆停留在和觞阙等东方青苍回来的那一幕,云中君的记忆停留在镇压太岁那一幕。

  

       巽风从月尊的位置上睁开眼时,心底的惆怅还未散去。

       刚才自己还在与觞阙谈话,为何现在会坐在寂月宫的大殿中?

       许是自己做梦了?不明所以的巽风想走回寝殿,却发现他想不起自己的寝殿该怎么走回去,也不记得自己的寝殿长什么样子了。

       难道现在才是梦吗?巽风打开宫门,犹豫了一会儿,索性随意挑了一个方向往前走。

       很快巽风就发现,他每到一处地方前都要经过一个灰色混沌的空间,而且寂月宫里没有他的寝殿不说,还有好几处对他来说很陌生的地方。

       他在寂月宫生活了三万多年,如今竟然连自己的寝殿都找不着了?

       巽风心里隐隐升起不安,因为随着这个念头的产生,他意识到自己缺失了三万年的记忆。

       这应该不是梦境,也不太像是幻术。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寂月宫转了个遍都找不出原因的巽风决定去外头看看。

       外面的情形也和寂月宫中的一样,地点不连贯,有些地方很陌生,并且四处无人。

       正当巽风落在一处高台上准备往下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他下意识地抽剑出鞘挥向来者。

       那人堪堪躲过一击,剑气把高台上的围栏都打碎了:“巽风?你怎么会出现在云中水阁的天台?看来果然是你们月族人耍的把戏!”

       “什么我们月族人耍的把戏!云中君你少血口喷人!”巽风看清来人之后愈发警惕,“我倒想问问云中君是不是你们水云天搞的鬼!”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然而一旁被打碎的围栏竟然自动修复起来。云中君摸了摸脸上刚才被剑气擦伤的口子,它居然也愈合了。

       “这究竟是为何?”云中君有些茫然,“难道是刚才太岁没被封印住?”

       “‘刚才’是何意?太岁分明已被封印五百年。”

       “不可能。刚才本君还在和众仙家封印太岁,你也在。东方青苍还掌获了琉璃火,你忘了吗?”

       巽风面色凝重:“我们得好好谈谈。”

 

       两人简单地交流了一下,发现他们遇到的情况相似。

       “如今之计,恐怕要你我二人合作为上。还望巽风殿下配合。”云中君紧皱眉头。

       巽风冷哼一声:“叫我‘巽风’就行了,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样。”

 

       二人来到一处竹林,在两座墓前停了下来。

       “赤地和容昊的墓。你也感觉到了?该不会……”这件事显然超出了云中君的认知。

       “没错,他们好像还活着,就在墓里!”巽风也很错愕。

       他们对视良久,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挣扎。

       “挖!总不能两个人都感觉错了”最后巽风咬牙道。

 

       他们赌对了,埋在土里的赤地和容昊的确还活着。

       云中君和巽风把赤地女子和容昊扒拉出来,并简要地向讲述了他们的遭遇。

       赤地女子仔细搜寻着自己的记忆:“我也只剩下些许记忆的片段,其余皆是一片空白。”

       “徒儿亦是如此。”

       “你们在墓中可有什么感觉?比如能察觉到自己还活着?”

       赤地和容昊一愣:“没有。”

       容昊和赤地女子皆是第二次复活,却从未遇见过此等怪事。

       “我们不若再到其他地方查看一下,找找有没有破解之法。”赤地女子提议道。

       其余三人自是赞同。


       这一找并没有找出破解之法,倒是叫他们找到了世界的尽头——笼罩着这个世界的是一整块硬质的透明物体,物体外看上去是里面场景的延伸。

       “我们被困在这里面吗?这是一个封印?”赤地女子用手轻扣罩子,“此物是现在才出现的,还是早已存在,只是我们未曾发现?”

       “不知。在我的记忆里,我们月族过去从未到达过此处。”

       “仙族亦是。父君也没有向本君提起此物。不过本君已不记得和父君有关的大部分事情,连他的模样也全无印象,说不准是本君忘记了。”云中君的脸色不太好看。

       “三万年前我已在水云天,理应见过东君,竟也不记得他的样子。此事实在蹊跷。”

       “东君?为何这个名字如此陌生?”赤地女子更是连东君其人都没听过。

       “你们水云天的人都不记得,我更不用说。”巽风敲敲罩子,又使劲推了推,“这东西用力推会有轻微的变形,不知道能否强行打破。”

       “今日之事太过离奇,巽风殿下切莫轻举妄动。”容昊急忙劝阻道。

       “容昊说的是。我看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回去休息,等明日再从长计议。”


 


寺骏载麻

震惊!周敦颐竟是容昊原型

  看百度说周敦颐曾在办公楼外面挖个池子种莲花

[图片]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看百度说周敦颐曾在办公楼外面挖个池子种莲花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寺骏载麻

点灯

  幻化为师父样子的侍女点灯

  容昊: 怎么敢啊,鲨鲨鲨

  赤地女子点灯

  容昊: 乖巧.jpg​

  幻化为师父样子的侍女点灯

  容昊: 怎么敢啊,鲨鲨鲨

  赤地女子点灯

  容昊: 乖巧.jpg​

kc

新的一年

赤地女子×容昊

不算甜,但祝大家新年快樂(灬°ω°灬) 


初一還要上班的我

大半夜竟還在爆肝ლ(^ω^ლ)


容昊是个孤儿,而且天生眼瞎。有人说这是不祥,是上天不喜欢他的象征,所以他才会被父母抛弃。


可老乞丐说,他会有大福气的。


其他的乞丐听见都笑起来,说老乞丐又发疯了。


老乞丐却不管他们,只终日在他跟前絮絮叨叨,念着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有些什么之乎者也。


容昊听不懂,只知道老乞丐有一支尺八,能讨饭吃。


有一天,老乞丐睡过去了。他在睡前珍重地把尺八交给了他,他握住容昊拿尺八的手好久好久,似乎留下......

赤地女子×容昊

不算甜,但祝大家新年快樂(灬°ω°灬) 


初一還要上班的我

大半夜竟還在爆肝ლ(^ω^ლ)





容昊是个孤儿,而且天生眼瞎。有人说这是不祥,是上天不喜欢他的象征,所以他才会被父母抛弃。


可老乞丐说,他会有大福气的。


其他的乞丐听见都笑起来,说老乞丐又发疯了。


老乞丐却不管他们,只终日在他跟前絮絮叨叨,念着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有些什么之乎者也。


容昊听不懂,只知道老乞丐有一支尺八,能讨饭吃。


有一天,老乞丐睡过去了。他在睡前珍重地把尺八交给了他,他握住容昊拿尺八的手好久好久,似乎留下的不是讨饭吃的工具,而是他的灵魂。


容昊看不见,也无从得知老乞丐用什么样的表情把尺八交到他手上。可他知道,以后他只能靠自己讨饭了。


于是他格外珍惜那支尺八,彷彿那是他的生命一样。


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容昊抱着尺八,孤独地坐在雪地上。往来的人越来越少,听说是收炉的日子了,人们都在准备新年,甚至其他乞丐也抱着仅存的干粮到破庙休息。


只有他还在大雪里,固执地吹着尺八。


他没有什么想法,仅仅是想起了老乞丐握住他的手,就像是隔着他的手握住了尺八。


也许该轮到他睡过去了,他终究没有等到天降大任,也没有找到肯收留尺八的乞丐。容昊可以做的,只有紧紧抓住这支尺八。


一曲又一曲地吹奏着。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除夕之前,有一个女子听了他的曲三天。


他的身体在寒风中渐渐僵硬,该睡了。


等他再睁开眼时,一切都不同了。容昊看见了光,看见了花,看见了师傅。


或许像老乞丐说的,他有大福气。


师傅是天上的战神,美丽且博学。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入得她眼,更不知道自己凭什么可以得到修炼的机会。


修炼成仙在大多数凡人眼里都是天大的机缘,容昊自然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不是因为机不可失,不是因为机会难得,仅仅是因为他希望有更长的时间了解他的师傅。


他想知道她的伤感来自什么。


他想知道她快乐的样子会是如何。


他还想知道她生活的地方是怎么样。


赤地女子给了他重生的机会,这是他不知道的。可他知道,赤地女子永远是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人。


还记得那一年,他在师傅手中接到人生第一个红包。


她说:「阿昊,新年快乐。」







一直覺得天生眼瞎的小乞丐會吹尺八這件事很奇妙,所以給編一個背景故事~

遇見赤地女子這件事對容昊而言,主觀上絕對是快樂、福氣。無論後來如何,重生那一年,他一定感到非常幸福。

祝大家新年快樂,大展鴻兔!₍ᐢ。 ˬ 。ᐢ₎❤






雨落惊风

苍兰诀|恋爱脑?赶紧的去给我搞事业!(番外篇⑦)

【海市主容昊:凶神太岁说巽风殿下可以复活我师父,求殿下帮忙!容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东方巽风:做本座的月主,本座为你复活赤地女子!】

【容昊:好!】


第七章:玄墟之境十万将士

       山月节的那个晚上容昊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在此之前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一个人,他就像是大海上飘摇无依的小船,只能任由波浪打翻!

       等到醒来的时候容昊只觉得自己全身没有一个地方好受的,恨恨的在床上拍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差点滚到地上去!...

【海市主容昊:凶神太岁说巽风殿下可以复活我师父,求殿下帮忙!容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东方巽风:做本座的月主,本座为你复活赤地女子!】

【容昊:好!】


第七章:玄墟之境十万将士

       山月节的那个晚上容昊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在此之前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一个人,他就像是大海上飘摇无依的小船,只能任由波浪打翻!

       等到醒来的时候容昊只觉得自己全身没有一个地方好受的,恨恨的在床上拍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差点滚到地上去!“禽兽!”

       “说我呢?”巽风看着容昊那鲜活的样子只觉得可爱!伸手把人抱起来,用法力给人按摩!

       “你怎么在这?”容昊是背对着外面的,想也知道巽风肯定是去处理积压的事务了,谁能想到巽风居然在寝殿,他是劳累太久出现幻觉了?这寂月宫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月尊大人向来勤勉,“我这罪过大了,居然······”

       “拿回来处理了!”巽风无奈,他是重视责任和族人,但不代表他会抛下自己的爱人不管,“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

       “我之前没有喜欢上你的时候一直以为你会跟政务过一辈子!”容昊当时真的是这么认为的,他就没见过任何一个比这人更爱做事的人!不光全年没有休息就算了,这个人除了修炼闭关之外连睡眠都很少!

       “我觉得你应该休息好了!”巽风听了嘴角轻轻地勾起,“你说呢?”

       “我觉得可能还不行!我真的不舒服!”容昊背后一凉,糟糕了,忘记这人虽然大多数懒得计较,但是有时候也会欺负人的!“真的!尊上······”

       “逗你的!”巽风揉了揉容昊的头发,他又不是看不出来这人眼中的疲惫,怎么可能对他做什么?

      ~~~~~~~~~~~~~~~画面分割线~~~~~~~~~~~~~~~~~~~~

       海市,留芳阁。

       “你来找我是为了玄墟之境的十万将士吗?”赤地女子看过阿昊和东方巽风的互动之后就没有反对过这两人的事情,若不是放在心上,这个人绝对不会为了他帮自己逆天改命!

       “是!”巽风没想隐瞒自己的意图,赤地女子算是容昊的长辈,他自然要敬上几分的!

       “我可以帮忙,但是月尊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赤地女子有几个问题需要眼前之人来回答,只有得到了答案她才放心的下!

       “可以!”巽风点头答应。

       “第一个问题:······”


【↓↓↓】

【隐藏结局:

       赤地女子:东方青苍可能在昊天塔!

       巽风:我知道!】

       

雨落惊风

苍兰诀|恋爱脑?赶紧的去给我搞事业!(番外篇⑤)

【海市主容昊:凶神太岁说巽风殿下可以复活我师父,求殿下帮忙!容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东方巽风:做本座的月主,本座为你复活赤地女子!】

【容昊:好!】


第五章:动心

       容昊回到寂月宫的时候就看到巽风正坐在桌前把玩着手上的幽玉戒,扑面而来的清冷高傲之感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仿佛这个人本来就应该被人高高的捧起来那样!

       “怎么了?”巽风自然早就知道了容昊的行踪,虽然他从来没有限制过对方的动作,但是这人向来去什么地方会多少给...

【海市主容昊:凶神太岁说巽风殿下可以复活我师父,求殿下帮忙!容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东方巽风:做本座的月主,本座为你复活赤地女子!】

【容昊:好!】


第五章:动心

       容昊回到寂月宫的时候就看到巽风正坐在桌前把玩着手上的幽玉戒,扑面而来的清冷高傲之感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仿佛这个人本来就应该被人高高的捧起来那样!

       “怎么了?”巽风自然早就知道了容昊的行踪,虽然他从来没有限制过对方的动作,但是这人向来去什么地方会多少给他说上一说,所以他向来比较清楚容昊的行踪!“不是去见你师父了,怎么这副表情?”

       容昊此时脸有点红,望着巽风的表情有些呆滞,再加上还有些红的眼圈,看上去就像是被欺负了一样!“没有,就是刚刚太高兴了!······谢谢您,尊上!”

       “无妨。”巽风知道他没说实话,不过懒得追究,“答应过你的事情总要办到!”

       ~~~~~~~~~~~~~~~画面分割线~~~~~~~~~~~~~~~~~~~~

       时间一晃过了几个月,容昊没事的时候就会去陪伴自己的师父。对于他的行踪,无论是他还是巽风都心知肚明!容昊去了哪里依旧像以前一般,巽风完全不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觉得特别不舒服!

       “阿昊,你怎么了?”赤地女子看着自己的弟子时不时的走神,明显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师父,您说会有一个神仙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容昊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巽风会帮他救师父,但是之前实在是不敢追问,这次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这些天总是会想到遇见对方后的点点滴滴,那些小片段融入到了他的生活之中,越来越多!

       “不会!”赤地女子不知道这个弟子在想什么,但是从正常的角度来说,很少有人会为了不相关的人去危害自身的事情,“你想问的是不是东方巽风?”

       “是!”容昊没想过能瞒得住自己的师父,“我总觉得他根本就不需要月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愿意帮我!”

       “你想没想过也许他喜欢你呢?”赤地女子觉得牙酸,她一个战神有一天居然要负责拉红线!

       “······”容昊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丢下一句“师父我先走了!”就飞快的跑掉了!


【↓↓↓】

【隐藏结局: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雨落惊风

苍兰诀|雷刑?本殿才不怕!

【强势的小殿下!】 

【一个关于雷刑和后续的小脑洞!】

【没道理东方青苍那么强,身为同胞弟弟的巽风就一定弱吧?】

【大概是一个小长篇!】 

  

  “殿下!”巽风回到寂月宫的时候一众宫人恭恭敬敬的行礼。

  “巽风殿下!”觞阙右臂捶在左臂上,“尊上在等您!”

  “何事?”巽风离开寂月宫之前已经跟自家兄尊说过他会过几天再回来,如今过去不足五日,为何这般着急?

  “这……”觞阙不好说这件事情,一脸的为难。

  “算了!”巽风摆手,觞阙这副表情足以说明问题了!伸手推开大门,巽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子中央的兄尊,而他的面前飘着金色的字迹,看那字迹,像是命格诗!“巽风见过兄尊!”...

【强势的小殿下!】 

【一个关于雷刑和后续的小脑洞!】

【没道理东方青苍那么强,身为同胞弟弟的巽风就一定弱吧?】

【大概是一个小长篇!】 

  

  “殿下!”巽风回到寂月宫的时候一众宫人恭恭敬敬的行礼。

  “巽风殿下!”觞阙右臂捶在左臂上,“尊上在等您!”

  “何事?”巽风离开寂月宫之前已经跟自家兄尊说过他会过几天再回来,如今过去不足五日,为何这般着急?

  “这……”觞阙不好说这件事情,一脸的为难。

  “算了!”巽风摆手,觞阙这副表情足以说明问题了!伸手推开大门,巽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子中央的兄尊,而他的面前飘着金色的字迹,看那字迹,像是命格诗!“巽风见过兄尊!”

  东方青苍摆了摆手,示意巽风过去,“这是赤地女子的命格诗,她……虽然玄墟之境已经解封,但本座决定去鹿城一趟!将赤地女子的元神带回来!巽风,你可要一同前去?”

  “巽风刚刚回来,要处理一下军中事务,稍后自行前去寻找兄尊!”巽风没有拒绝,兄尊能问出来就说明想让他去,不然没有说这话的必要!

  “本座允了!”东方青苍点头,带着觞阙匆匆离去!

  

后续在隐藏结局!】

【小兰花偷跑被抓包!】

kc

囚 07

容昊×赤地女子

文笔普,逻辑不通,ooc,私设如山


更一章甜的

不知道為什麼,天地不容cp寫得特別慢……


07


婉婉久违地远离了马车,穿过一片林木,坐到树下歇息。树上的叶子落了大半,剩下的叶子也在凉风中晃动着,显得摇摇欲坠。她捡起一片枯黄的叶子,两指捏着短短叶柄转动着那片枯叶。


是阿昊带着她来的。


许是觉得她老是在马车上看着前面的犯人太无聊了,他们的马车渐渐地没有像之前那般紧跟着流放队伍。遇见有景色较好的地方时,容昊就会拴好马车,拉着她一同下车散步。反正马车的速度快,很容易追上流放的队伍。


而拉她下马车的人此刻在小溪里站着,鞋袜都脱了放在......

容昊×赤地女子

文笔普,逻辑不通,ooc,私设如山


更一章甜的

不知道為什麼,天地不容cp寫得特別慢……



07


婉婉久违地远离了马车,穿过一片林木,坐到树下歇息。树上的叶子落了大半,剩下的叶子也在凉风中晃动着,显得摇摇欲坠。她捡起一片枯黄的叶子,两指捏着短短叶柄转动着那片枯叶。


是阿昊带着她来的。


许是觉得她老是在马车上看着前面的犯人太无聊了,他们的马车渐渐地没有像之前那般紧跟着流放队伍。遇见有景色较好的地方时,容昊就会拴好马车,拉着她一同下车散步。反正马车的速度快,很容易追上流放的队伍。


而拉她下马车的人此刻在小溪里站着,鞋袜都脱了放在一边,手持一根削过的树枝,专心致志地盯着水下。这个人牵着她穿过树林的时候说发现一条清澈的小溪,水下的鱼儿肥美,画了大饼要给她捕鱼吃。


婉婉把手上那片枯叶拿到眼前,因距离让容昊看着缩小了很多,对比之下叶子就像扇子那么大。


她想了想,她的阿昊已经在阳光下站好一会儿了,该是热了。于是她便举着叶子在他脑袋的高度扇了两下。从她的视觉看去,彷彿在给容昊扇着风一般,画面有趣,连带把她自己也给逗笑了。


而溪里的人仍旧专心等着鱼儿靠近,没有发现她在一旁如何自娱自乐。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婉婉不由地想笑。阿昊总给她一种什么都会的印象,可只用这么简陋的工具真能捕到鱼吗?


恰巧,容昊拿着树枝迅速地往水中一扎。听得水声哗啦作响,在他落下树枝的位置,水花四溅。


他拿起树枝,转身向婉婉示意。树枝上插着的鱼犹自挣扎,鱼尾扇出水花点点,在阳光照耀下就像是一个个微小的光点。而那光点之后,是他灿烂的笑容,比那些光点还耀眼几分。


他就该在阳光下这般肆意张扬,她想。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想像,婉婉觉得她见过这样的阿昊,意气风发、朝气蓬勃。就好像他曾经在很久以前就这样对她笑过,在那个时刻,她的心已经为他剧烈地跳动过。


会是在张氏说他们见过的那段日子里吗?或者是在阿昊说她救过他的时间里?可无论她如何回忆,都想不起他们的过往。


她不禁有些遗憾,若是能记起来多好。


婉婉边想边拿着另外两支削好的树枝往他走去,一条鱼可不够两个人吃。


「阿昊好利害!」她毫不吝啬地夸奖。


「谢夫人夸奖。」容昊笑着把插着鱼的树枝递给她,换回来两支削好的,准备继续捕鱼,「这鱼先放着,等会儿我一并处理。」


「还要怎么处理?」她还以为直接烤就可以了。


「不处理也可以,但去鳞、去内脏,再加调料烤的话,会好吃很多。」


婉婉受教地点点头,其实也不懂这处理与否为什么对味道有影响。她想了想,觉得在她忘记的过往里自己一定是个不进厨房的人。不过作为一个官家小姐,不进厨房也是合理的事,这么一想便不纠结这事了。


她低头看一眼手上的鱼。这鱼的生命力极强,明明被树枝贯穿了身体,还时不时扭动一下。看着有些可怜,但婉婉一点都没有觉得同情,反倒有些得意。


大概是上辈子跟鱼有仇吧。


「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她问。


容昊思索了一下,说道:「你帮忙捡一些干枯的树枝来,等会儿我们一同烤鱼,可好?」


「好,那我先把鱼放这里。」把树枝的另一头插进地上,婉婉才高高兴兴地往树林里走去。


容昊看了看地上的树枝,那条鱼被树枝插着,悬在离地几寸的位置。他看过去的时候,鱼刚好扭了两下,怪可怜的样子。


可师傅最爱吃鱼呢。


师傅在吃食上并不挑剔,不管吃什么看着都很香。但容昊毕竟是与她最亲近的人,在长久的相处中,他还是能发现师傅一些别人察觉不到的情绪。比如说吃鱼的时候,师傅总是特别愉快,河鱼尤甚。


按理说海鱼更具鲜味,为什么师傅更喜欢吃河鱼呢?


「谁叫你们祖宗欺负我师傅呢?」容昊对着那条鱼,好笑地说道。


他走回刚刚捕鱼的位置,安静地等待着下一条游来的胖鱼。眼睛盯着水底,脑子里却是很多年前与师傅的对话。


那是他修炼有成,刚晋升为仙人的时候。


师傅说有一个想去的地方,出发前还叮嘱了他当天需要烤鱼,让自成年后就负责掌厨的徒弟看着准备。容昊便准备了许多烤鱼用品,像是刀、薑和清酒之类。


「这里是师傅出生的地方。」她把徒弟带到水云天一个偏僻的小湖边,指着小湖介绍道。


「这里真好。」湖水清澈,林木环绕,灵气都比别的地方浓郁几分。


「这里本来是一条河,后来慢慢变了地形,才成了湖。不过灵气还是与从前一样,充满了林木的味道。」师傅这般说道。


对师傅所说,他一点不感到惊讶。师傅毕竟是十万年岁的上神,在她成神、化形之前也不知道还有过多少岁月,足够一片土地从沧海到桑田。


让容昊感到惊讶的是师傅接着说的话。


「那时候河里有很多鱼,常常咬我。」她顿了一下,然后语气中隐隐带着期待地补充道,「今天就换我们师徒来吃它们吧。」


容昊原本只知道师傅是自然之物所化,生即成神,却不清楚她的真身到底是什么。那天以后,他才知晓师傅的真身是一株红莲。


回想起那天师傅的神情,他就忍不住想笑。


也是从那一天起,师傅才在他心里鲜活了起来。


「今天我们师徒也要吃到很多鱼才行。」容昊低声唸叨着,手上的树枝上又叉起了一条鱼。


等他捕了四五条肥美的河鱼,婉婉也正好抱着一大堆枯枝回来了。然后他负责处理鲜鱼,她负责生火。


容昊一边用调料腌制鱼肉,一边转头看师傅生火。只见她吹了吹火折子,在一片干透的树皮上点了火,再丢进堆好的树枝上。


「好了。」火生起来后,她便转过头来看他,眼神透着期待。


「鱼也准备好了。」他笑了笑,开始烤鱼。


师傅是不进厨房的。在容昊小的时候,他们师徒多半在云梦泽的酒楼用膳,偶尔外带回去吃。到他成年以后,就更多是他买了材料回去煮。


直到师傅带已成仙的他回了水云天,仍是他来掌厨,只是食材换了水云天带灵气的灵植、灵兽。


「阿昊做的鱼很好。」吃着香嫩可口的烤鱼,婉婉称讚道,然后快乐地吃起鱼来。甚至因心中欢喜,独自吃了两条鱼。


师傅从前也是如此,容昊暗自失笑,即便封了记忆,师傅还是从前的师傅。


 



 又是師傅成功報仇雪恨的一天 




雨落惊风

一觉醒来我来到了一万年后?8

  赤地女子满脸的茫然,她大多数时候都在沉睡,这命簿又是怎么回事?看了看还在休息的徒弟,满心的疑惑无人能解!

  ~~~~~~~画面分割线~~~~~~~

  苍盐海,寂月宫。

  窗外雷声大作,衬得整个寂月宫都有一种沉闷的气氛!巽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觞阙一脸看到救星了的表情!

  “巽风殿下,您终于回来了!”觞阙是第一次这般想要见到巽风殿下,他一条龙真的承受不住尊上的怒火!

  “发生了何事?”巽风看到雷电的时候就知道兄尊心情不好,不过这寂月宫中还能够有人敢惹怒月尊,真是稀奇啊!

  “是兰花仙子,尊上让她修命簿她不肯,非要闹着回水云天!”觞阙根本不想进去,现在那个假的司命殿里面吓人...

  赤地女子满脸的茫然,她大多数时候都在沉睡,这命簿又是怎么回事?看了看还在休息的徒弟,满心的疑惑无人能解!

  ~~~~~~~画面分割线~~~~~~~

  苍盐海,寂月宫。

  窗外雷声大作,衬得整个寂月宫都有一种沉闷的气氛!巽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觞阙一脸看到救星了的表情!

  “巽风殿下,您终于回来了!”觞阙是第一次这般想要见到巽风殿下,他一条龙真的承受不住尊上的怒火!

  “发生了何事?”巽风看到雷电的时候就知道兄尊心情不好,不过这寂月宫中还能够有人敢惹怒月尊,真是稀奇啊!

  “是兰花仙子,尊上让她修命簿她不肯,非要闹着回水云天!”觞阙根本不想进去,现在那个假的司命殿里面吓人的很!“也不知怎么回事,兰花仙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护着,在她濒危的时候会护体!”

  “是吗?”巽风挑眉,这小花妖看来真的是来头不小啊!“带路吧!”

  “是!”觞阙抱拳行礼,力道大的吓人!明明是行礼,看上去像是要打人一样!

  两人走到假的司命殿,一眼就看到了黑着脸的东方青苍,配合着肆虐的雷雨,让人看上去阴沉沉的!

  “兄尊!”巽风上前两步,站到自家兄尊身边,隐藏了心绪他都能够感受到滔天的怒火!“那小花妖呢?”

  觞阙佩服,明知道尊上这会儿正在生气,巽风殿下还直直的戳到这个话题,真的是够强!

  “里、面!”东方青苍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息兰圣印消失他居然还要受制于小兰花,简直是……

  “巽风去看看!”巽风感觉到一股有点熟悉的气息,迈步走进了司命殿。

  司命殿里面正瘫坐着一朵蔫蔫的小兰花,看上去正在瑟瑟发抖!身上散发着一种柔和的气息,身边的花花草草都在舒展着叶片,看上去喜悦极了!“你……你要……做什么?我只是一朵普普通通的兰花草,不要杀我啊!救……”

  “闭嘴,你若是再吵的话……”雪白的剑刃搭在小兰花的颈上,言下之意清楚明了!

  小兰花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人怎么比大木头还可怕,他……无知无觉间,小兰花身上的那股气息又开始笼罩小兰花,剑刃上面也出现了一股压力!

  巽风挑了挑眉,这股力量可不像是普通的法力,“小花妖,你到底是什么人?这股力量不像是普通的花草精灵啊!”

  “我……我不知道啊!”小兰花整个人害怕的不得了,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可怕了!“真的……真的不知道!”

  “你的真身是兰花草,对吗?”巽风面对这样的小兰花,索性直接收了长剑。

  “啊,对对付!”小兰花疯狂点头,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喜欢问别人的隐私啊!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自己心里想想就算了!

  “兰花草……息兰圣草?”巽风垂眸,询问着某个家伙这小兰花是不是息兰一族的人。

  “我……我不是啊!”小兰花赶紧摇头,她怎么可能是息兰一族呢?“我只是一个仙根受损的兰花草啊!不是息兰圣草!真的!”

  “她是息芸的转世!息兰一族的人我可不会认错!”小兰花话音刚落就被这个声音堵住了,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对上了神色冷然的巽风,那把长剑重新搭上了她的脖颈,随时都可能落下!

  “小兰花?”巽风嘴角勾起,“……”

  

  【隐藏结局:

  小兰花:我真的不知道!放过我吧!

  巽风:是与不是试试便知,你说呢?

  小兰花:我能拒绝吗?我要回水云天,苍盐海太可怕了呜!】

  

  

  

  

宜修

突如其来的脑洞

因为苍兰诀重新垂直入坑徐海乔。啊啊啊,这哪是叔叔啊,这是又帅又美的大哥哥啊。


于是,脑子里就多了几个大胆的脑洞。


1.如果咱们的容昊仙君遇上了聂导聂怀桑是个什么化学反应呢。这两个原著中的人物都是我非常喜欢的。而且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啊,比如说刚一开始都是喜欢游山玩水、逍遥自在的散仙/公子,但因为师傅/大哥的死让他们一夜之间瞬间长大,为了自己爱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一个三万年设计只为复活自己唯一的光,一个藏锋十三年只为报杀兄之仇。.........总之很配啦。


2.如果容昊仙君也下凡历劫了,会发生什么呢。(此片我觉得可以写成观影体,让苍兰诀的主要角色观看)

正好乔叔拍的另几部偏古装...

因为苍兰诀重新垂直入坑徐海乔。啊啊啊,这哪是叔叔啊,这是又帅又美的大哥哥啊。


于是,脑子里就多了几个大胆的脑洞。


1.如果咱们的容昊仙君遇上了聂导聂怀桑是个什么化学反应呢。这两个原著中的人物都是我非常喜欢的。而且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啊,比如说刚一开始都是喜欢游山玩水、逍遥自在的散仙/公子,但因为师傅/大哥的死让他们一夜之间瞬间长大,为了自己爱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一个三万年设计只为复活自己唯一的光,一个藏锋十三年只为报杀兄之仇。.........总之很配啦。


2.如果容昊仙君也下凡历劫了,会发生什么呢。(此片我觉得可以写成观影体,让苍兰诀的主要角色观看)

正好乔叔拍的另几部偏古装的剧可以作为几世来写了。

第一世:《花千骨》孟玄朗

第二世:《醉玲珑》元湛

第三世:《夜天子》叶小天

第四世:《热血长安》萨摩多罗(我最喜欢的)

第五世:《梦华录》欧阳旭


3.假如大结局全员复活后,后续又发生了咋样的故事呢。主要cp就是、苍兰、觞黎、珩巽、天地不容(我想写互攻)。


4.假如复活后的赤地女子拥有双重人格,另一个人格是顺德仙姬。容昊会与她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特别想看疯批师徒。但这篇是女攻男受。


差不多就这么多吧,给大佬太太们递笔!!!

雨落惊风

一觉醒来我来到了一万年后?7

  “啧,虚弱成这个样子!”巽风手上结印,他虽然不算擅长治疗术法,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懂一点的!“让我猜猜,是长珩?”

  “是,还有事用的到他!”海市主,也就是容昊,发白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你就嘴硬吧!”巽风无奈,这个家伙嘴上说的强硬,实际上还不是跟长珩相交多年,动了真心!“你觉得瞒的了谁?就是你身边的蝶衣都不会信!”

  “……”容昊沉默,他只是不想承认,不是不知道自己给长珩渡修的真正原因!“你还没说你怎么回事呢?以你的能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东方青苍就没有任何反应?”

  “这么关心我?”巽风挑眉,本就极盛的容貌更加耀眼!

  “你说呢?”容昊没好气的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家......

  “啧,虚弱成这个样子!”巽风手上结印,他虽然不算擅长治疗术法,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懂一点的!“让我猜猜,是长珩?”

  “是,还有事用的到他!”海市主,也就是容昊,发白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你就嘴硬吧!”巽风无奈,这个家伙嘴上说的强硬,实际上还不是跟长珩相交多年,动了真心!“你觉得瞒的了谁?就是你身边的蝶衣都不会信!”

  “……”容昊沉默,他只是不想承认,不是不知道自己给长珩渡修的真正原因!“你还没说你怎么回事呢?以你的能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东方青苍就没有任何反应?”

  “这么关心我?”巽风挑眉,本就极盛的容貌更加耀眼!

  “你说呢?”容昊没好气的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就没有哪怕一点点……”

  “嘘!”巽风手指按在容昊唇上,“你知道的,我懂,但是没有办法回应!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容昊苦笑,就是因为知道才不甘心,明明这个人离他这么近,但是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看得见却碰不到!“看在我刚刚被你打了一顿的份上,给我一个拥抱不过分吧!”

  “你这是何必!”巽风叹气,容昊的分寸感让他根本讨厌不起来,这个家伙啊!

  “我们之间朋友还有的做吧?”容昊不想放手,他想跟这个家伙近一点,再近一点!只要他身边没有别的人他就不算一点机会也没有!

  “好!”巽风轻轻的抱住了看上去很脆弱的容昊,看到了这家伙嘴角翘起的弧度也没说出来,就让他觉得自己没看到吧!总归一个拥抱他还是做的到的!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腻歪?”赤地女子的一半元神看着那两个抱在一起的家伙只觉得眼睛疼,即使里面有她唯一的徒弟容昊!

  

  

  【隐藏结局:赤地战神:我唯一的弟子怎么就看上了月族?还是一个不爱他的月族!我的朔风剑呢?我要跟这家伙切、磋、一、番!】

  

三七

问情(22)巽风bg

巽风×原创女主(青龙圣女),时间线是原剧三万年前。


    三日后,水云天,昊天塔之中,一白衣人忽觉浑身发冷,彻骨寒意久久不散,他素来预感极准,果不其然,他看见东君手捧书卷,站在他身前。

  

 “父君何事?”


 “息山的意思,你幽禁之余抄写这些史书。” 


  “水云天通史,月书,少阳,你欺人太甚。”  

  

  谁不知这些史书上古时代便有,本就浩如烟海,如今还有史官专门记载,只会多不会少,如今要他一人抄写,莫说他只是幽闭两万年,就是叫他半生不眠不休只抄书,也绝不可能抄完...

巽风×原创女主(青龙圣女),时间线是原剧三万年前。

 

    三日后,水云天,昊天塔之中,一白衣人忽觉浑身发冷,彻骨寒意久久不散,他素来预感极准,果不其然,他看见东君手捧书卷,站在他身前。

  

 “父君何事?”


 “息山的意思,你幽禁之余抄写这些史书。” 


  “水云天通史,月书,少阳,你欺人太甚。”  

  

  谁不知这些史书上古时代便有,本就浩如烟海,如今还有史官专门记载,只会多不会少,如今要他一人抄写,莫说他只是幽闭两万年,就是叫他半生不眠不休只抄书,也绝不可能抄完。


  可无人愿听他辩驳,东君说完便走,片刻未停。


 神落的本意也不是叫他抄史书。


 给云中君的三卷,只记载了他上位后所发生的事,每一卷书巽风都施了苍盐海的回溯之术,他每翻开一页,都会看到水云天和苍盐海的战事。

  

  他久不出云中水阁,收到的只是战报,战事残酷他从来不知,此次她要让云中君明白,自己的贪欲给三界带来的,究竟是什么。


 待息山传来事成的消息,她便将云中君此人抛之脑后, 在道观中如她当年一般,扫洒,买菜做饭。

  

  细细想来,她这一生从生到死,许多事都是为了族人,子民,如今她明白了,她已经为了立场,责任蹉跎了太多时光,她从前想过成为战神,如今却只想与家人相伴。


  今日她在书上瞧见一道新菜,勾起了馋虫,又不想打扰他们父女二人修炼,便一人戴好幕离上了街,不想却偶遇了故人,三百年,容昊,承影剑穿心之痛,你也该还我了。


 “容昊,你知道我的性子,还敢见我?”

  

 容昊叹了口气,细细打量她,“是师父要见你,跟我走。”


 神落不答,只静静站着,看见他身上没有佩剑,仍然迟疑,容昊抬手摸摸她的头发,像从前一样,她后撤一步,躲开,容昊尴尬地收回手,“神落,我如今没有杀你的必要了。”


 “走吧,赤地姐姐可还好?”


    “那个身体只撑了十一年,后来我偷来息壤,为师父做了个新身体。”


 神落望着他,无奈道:“人人都去夺息壤,云中君恐怕气得不轻。”


  容昊笑了,“气死那老匹夫才好。”

  

  二人行至一偏僻之处,容昊牵着她袖口,二人霎时便不见了踪影。


 蝴蝶与飞花,青草与小溪,经过风雨吹打而变得古朴陈旧的房门,还有被阳光晒得亮晶晶的院里水缸里的水,神落惊呆了,此处与赤地姐姐居所一模一样。

  

 “你对赤地姐姐,如巽风对我一般。”   

  

 “正是。”


 而当她真正见到赤地女子之时,恨不能立刻杀了容昊。

  

  屋内坐着一人,正是赤地女子,她听见动静,起身走了过来,让神落惊异的是,她的脚上竟然带着沉重的精钢脚链。

  

  神落又气又恨,怒道:“容昊,我拼了命救赤地姐姐回来,你在做什么?”言罢,她召出剑欲砍断锁链,容昊握住了剑柄,“神落,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不动手为好。”


 “阿落,你来了。”

  

 神落狠狠瞪他一眼,放下剑,握住赤地女子的手,“赤地姐姐,我来了,若不是我中了云中君奸计,你也不会……”  

  

  “阿落,都过去了,如今你已遇到有缘人,我为你开心。”


  “是啊,我还有了个女儿,日后带来给姐姐看看。”


  容昊不声不响地离开,他答应了师父,要让她们单独说说话。


   见容昊走远,神落终于问出那个不解多年的问题,“赤地姐姐,为什么要杀了容昊?你又为何要自己散了法力,弃了仙身,堕入三界轮回,成微渺凡人?”


 “此事说来话长了,我也曾动过一次凡心。”

  

 赤地女子不欲多言,抬手点点她眉心,神落闭上眼,便瞧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男童坐在雪地里,吹奏着手中的尺八。


  赤地女子坐在窗前,静静听着这动人的乐曲,期间有两个伙计窃窃私语,“那位客官已经在窗边坐了三日了。”


 “是啊,这天寒地冻的,外面那小瞎子,怕是熬不过今日了,可不要死在门口,晦气。”


  “走走走。”


  赤地女子听罢,倚在栏边看那男童,他眉眼间都染了霜雪,她眉眼间亦有担忧之色。


  神落明白,那一刻,是她这一生唯一一次动了凡心。


  画面到此为止,神落缓缓睁开眼,“赤地姐姐,他……就是容昊?”


 “嗯,后来我去求了司命,要她教我起死回生的办法,但既死则不可复生为铁律,若一定要起死回生,必会带来灾厄,即便是上神,也不会例外。”


 “所以赤地姐姐你的代价便是堕入三界轮回?”


  “阿落,我逆改了天命,惩罚便是历万世苦难劫数,让我世世皆为至亲至爱所背叛。”


  神落面色一白,世世为至亲至爱所背叛,所以她历劫遇到赤地女子的那一世,她和长珩便是她的劫数。


  “赤地姐姐,为他历万世苦难劫数,值得吗?你就从未后悔过?”


  同样的问题司命当年也问过她,她没说出的答案是万世不悔。


 神落从她眼中知道了答案。


  赤地女子再次握住她的手,“阿落,我的劫没有历完,我还不能活过来,所以我想求你带我去冥界,将我的魂魄送去轮回。”


  “赤地姐姐,我答应你。”


  “还有一事,杀了阿昊,只是别让他魂飞魄散,让他到忘川,来找我吧。”


  “我明白了。” 神落虽答应,却低头垂眸,十分不悦。 


  赤地女子摸摸她的头, “阿昊自小悲苦,仙月大战后又没了师父,我这徒弟等我等得太久了,他生病了,你不要恨他。”


  “赤地姐姐,我知道的。”

 

  她轻轻地笑,“那块三生石,以前可以随意刻画的时候,我每一次路过,都写过他的名字。”


  神落心中悲伤,忍不住靠在赤地女子肩头落泪,“赤地姐姐,日后我会来云梦泽寻你的。”赤地女子轻轻柔柔地拍着她的肩。


  二人都没注意到,容昊去而复返,听了许久后,留下了承影剑。


  原来师父动的凡心,是为了我?


  师父,对不起。


  神落,既然如此,我便让你杀,这样我就可以和师父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