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海组

6980浏览    2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9 11:41
阳台囚人@S君

一点点图..

最后1p是张坑掉的私设

那个时候感觉万圣节海原真是看起来好复杂所以就坑了【现在也是【你

一点点图..

最后1p是张坑掉的私设

那个时候感觉万圣节海原真是看起来好复杂所以就坑了【现在也是【你

迷hotel

坚持一个表情包改两发的原则

坚持一个表情包改两发的原则

因循
lofter的滤镜真好看啊。

lofter的滤镜真好看啊。

lofter的滤镜真好看啊。

木马夜曲waltz

【大海原】赤青之海

题/赤青之海CP/纯爱组 赤海组分级/全0
一、

  我在这里睡了多久?

  睁开赤红的眼眸,我从沙发上直起身来,肩上白色的西服外套滑下肩膀,轻轻掉落在暗红色的地板上。

  右侧的肩膀因为侧睡而酸痛麻木,我伸出手稍微揉了一下,伸手拿过沙发旁我的帽子。

  很可爱的,内衬着鲜红瞳孔的赤红帽子。

  我下了地,套好同样赤红的靴子,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和帽子。镜中映出的鲜红魔女是我,浑身赤红的赤海魔女。

  开门,走出去。

  灌入鼻腔的是甘...

题/赤青之海CP/纯爱组 赤海组分级/全0
一、

  我在这里睡了多久?

  睁开赤红的眼眸,我从沙发上直起身来,肩上白色的西服外套滑下肩膀,轻轻掉落在暗红色的地板上。

  右侧的肩膀因为侧睡而酸痛麻木,我伸出手稍微揉了一下,伸手拿过沙发旁我的帽子。

  很可爱的,内衬着鲜红瞳孔的赤红帽子。

  我下了地,套好同样赤红的靴子,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和帽子。镜中映出的鲜红魔女是我,浑身赤红的赤海魔女。

  开门,走出去。

  灌入鼻腔的是甘甜无比的红色海水。我深呼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毫不意外的看见那人就站在那里,雪白的发随波轻轻荡漾。

  “我醒了,Syake君。”

  轻轻拍了下那人的腰,我举起手里的外套。

  “啊啊。睡得挺不错的嘛,大海原。”

  他低下头,微笑着接过外套穿上:“现在有精神了吧?”

  “嗯,谢谢Syake君的外套。”

  我笑着接受了他伸过手来的爱抚,也轻轻伸出手抱紧了他的腰。

  “我最喜欢Syake君了。”

  “我也是呢,大海原。”

  Syake弯下腰,白色的发温柔的蹭在我的脖颈。眯起眼细心感受着来自恋人的爱抚,我本应就如此沉沦,但是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公主大人.....现在在哪里?”

  “在关心公主吗?大海原还真是温柔的孩子啊。”

  Syake不爽的扬起眉:“不过不用担心,公主大人好好的呢。”

  “这样吗,太好了呢。”

  我轻轻笑了。但是不对,我想问的不是公主大人。

  “Syake君?”

  “嗯?”

  “鲛吉呢?Syake不能把鲛吉放出来吗?”

  Syake似乎一直不太喜欢我在他面前提起鲛吉。但我依然鼓起勇气问道。

  “鲛吉还没有明白这片海真正的颜色,所以大海原你有空就去劝劝他吧,让鲛吉也明白一下。大海原你可是很努力的啊。”

  “嗯!”

  Syake似乎心情不错,没有在意我提起鲛吉,我很高兴的点了点头。

  “这片海,本该是这样的颜色啊。”

  我轻轻抱住自己的双臂,闭上眼睛,轻轻感受着我所爱的这片海的律动。死鱼随波逐流地流动着,血红的海水支撑着这整一片海,好温暖的红色,这才是我爱着的这片海,才是这片海本该有的颜色啊。

  不过。

  我睁开双眼,有些失落的扯了下Syake的袖子。

  “Syake君.....那片蓝,什么时候才可以消失在这片海?”

  我指向身后那一片如同蓝墙壁一般的地方。它出现了很久了,我过不去,看不见也听不见里面有些什么东西。那片该死的蓝,破坏这一片海的蓝。

  “啊.....放心吧大海原。”

  Syake轻轻抱住我。

  “公主大人已经说了,让我们去清理掉它。过不了多久,那片蓝就可以消失在这片海了。”

  “是吗?太好了呢。”

  我用力抱紧他,满意的闭上眼。

  “好美啊,这片赤海。”

二、

  我在这睡了多久?

  睁开碧蓝的眼眸,我从虚无中直起身。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我不后悔,这是守护了海的我的选择。

  我轻轻散开麻花辫,重新梳理起来。眼前只有我选择守护的蓝,这片蓝中只有我,我一个人,还有父亲大人留下的魔杖。

  “早安,爸爸,今天我也要守护这片海。”

  我抱紧父亲留下的魔杖,喃喃道。

  说是守护,但又有什么可以守护的呢?我已经化身沧海遗珠消失在了这片海,现在的我不过是一团虚影罢了。等着谁再次毁掉沧海遗珠,把力量传给那足以接替我的孩子,才会真正消失。

  不过我不后悔。我的身影将会一直一直留在海中的。我永远在这片海里。

  我不后悔,这片海是我所爱着的海。即使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但我闭上眼睛依然可以看到大家的音容笑貌,大家都在我心中。

  我,在这里,一点也不孤独。

  我爱着这片海,以及这片海中的大家。

  我的回忆是支持我的堡垒。Memoca,Dolipi,深海,爸爸,龙宫桑,还有鲛吉,都是我爱着的大家。

  我爱着你们,即使处于这片青蓝的虚无中。

  “鲛吉,一定很难过吧。”

  我轻轻闭上眼,魔杖散发出微弱的温暖光芒。

  “Memoca一定哭的很难看,Dolipi估计也会哭的泪汪汪。不过没有关系,深海会替我安慰她们的吧。”

  “龙宫桑一定会很难过,说很多是她的错这样的话。但这不是龙宫桑的错,我只是代替爸爸守护这片海,与爸爸选择了相同的道路而已。”

  “鲛吉一定一定很难过。我的陶笛,你有好好收起来吗?”

  我用力抱紧魔杖,是的,可以守护这片青海的光芒就在我手中,抱紧它我便抱紧了这片海,这片美丽的青海。

  “.......咦?”

  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我猛地睁开双眼。

  本来应该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的青色虚无,此刻却荡漾起了一片涟漪。

  “怎么回事.....那是?”

  我一下子站起来,青蓝的眼中映入一个格格不入的色彩。

  一片青蓝中,一面红正在扩散。

  开始只是一个点,但是它横向扩散,越来越大,形成了一面墙。

  那么平静美好的青蓝中,那般刺眼不堪的红点。

  “.....死海?”

  我惊讶的看着那点红,死海的红色。

  “居然在这里会看见死海的颜色吗.....”

  有些大事不妙的苗头,我皱起眉头,握紧魔杖。

  “我会守护这片海的。”

  那个狂躁的我,那个几乎毁了整片海的我,突然跳出在我脑中。

  不,那已经不是我了。如今的我是继承爸爸遗志,守护这片青海的青海魔女。

  “我,最喜欢这片海了。”

  微微侧过头,眼中收尽苍蓝的色彩。

  “好美啊,这片青海。”

三、

  “这个怎么样啊,Syake。”

  一路赶向那片青蓝的屏障,但赤海还是显得很高兴。她拿起一个什么东西给Syake看。

  “啊,心情很好嘛大海原。”看到恋人的笑容,即使要去对付什么未知的东西,Syake的心情也自然而然的变好了。

  “嗯,因为我们是去救这片海的啊。”

  大海原的笑容与那时的大海原无差,让三个男人全部为之沉沦的温暖笑容,是只属于大海原的微笑。

  “这片海吗,大海原真是温柔的孩子呢。”

  Syake说着伸手想去摸赤海的头,但后者轻轻躲开,举起手中的花环。

  “好看吗?”

  枯萎花朵漆黑昏暗的花瓣在鲜红的海水中轻轻摇曳,串起它们的是死鱼之骨所做成的绸缎。由死花组成的死海花冠。

  “给你带上吧。”赤海绽放笑容,“Syake戴上的话,一定会很帅气的。”

  “那么就等回来,作为胜利者的王冠给我带上吧。”Syake拿过赤海手中的花冠,轻轻穿过尖帽戴在帽檐上:“交给你保管。”

  “我们肯定会赢得啦,说什么呢。”赤海血红的眸中流露出一丝啧怪的意味,与周围海水浑然一色的裙装将少女的肌肤衬得更加雪白。

  “那是当然。好了,快走吧。”Syake轻轻拍了拍赤海的后背。

  “好。”赤海乖巧的转过身,帽上的眼睛与她一同以想要灼伤那片蓝的目光向那蓝看去。

  她小跑几步到了蓝墙面前。多浓稠纯净的蓝啊,赤海看不见这篇蓝后的一切,但她本能的厌恶这片蓝,这片蓝让她想起那个还不懂海真正颜色的无知软弱的自己。

  “请你消失在死海吧,这片蓝啊。”

  赤海挥起手,向那面蓝墙进行攻击。

四、

  青海从未感觉自己身处的这篇虚无那么广阔过。

  手握着魔杖,青海小心翼翼的踩着虚无,向着那面红墙走去。每踩一步便会荡起一片涟漪,如同行走在海面上一般。

  “啊哈,还真是广阔的海呢。”

  青海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有些疲惫,但是她所高兴地是自己与红墙之间的距离并没有不变,而是按照正常的速度一点点缩短着。

  “呼呼。”

  青海打起精神,眼前浮现出伙伴们的身影。

  “大家,现在还可以在一起,所以我的努力也不算白费吧。”

  “我一点也不后悔。”

  孤身一人的青海魔女像拥抱自己的好友们一般,抱紧于这片虚无中与自己相依为命的青海魔杖,轻轻拍打着它并不存在的后背。

  “嗯!”

  青海睁开眼睛,用力点点头,大步向前走去。

  “爸爸,我一定要守护好这片海。”

  恢复元气的青海很快便走到了那红墙之前,感应到主人心中的情绪,魔杖上端的月亮也开始发光,照亮了青海的瞳底。

  “这之后.....有什么呢?”

  青海望着这片红墙。多浓稠鲜艳的红啊,青海看不见这片红之后的一切,但她本能的厌恶这片红,这片红让她想起那个被海骨姬所迷惑的狂暴的自己。

  “请你消失在青海吧,这片红呐。”

  青海举起魔杖,向那面红墙进行攻击。

五、

  赤海眼前青蓝的墙壁破裂开来。

  但在她眼前的却不是死海的红。那一刻她脸边飞过一点红,赤海下意识地看过去,那是一块与蓝墙颜色相反的砖块。

  ——两面颜色相反的墙?

  赤海有些发愣。但随即,Syake的吼声突然响了起来:“喂,大海原!大海原!大海——”没有喊完的名字如同被卷进漩涡中一般消失不见。赤海猛地往后看去,但身后哪里还有Syake的影子?不仅如此,死海所有的事物,死鱼,建筑,人群,全都化为了鲜红融入了这片赤红的海中。只剩下了浓稠的红充满着赤海所在的空间。

  “.....咦?”

  很熟悉的声音。赤海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

  赤海颤抖着抬起头,红瞳刚好对上青海的蓝眸。

  完全一模一样的容颜,赤海与青海惊讶的看向对方。她们所处反色的空间,分隔两个空间的仅为刚才墙壁地方一道细细的线。两种颜色各占一边,红与蓝出现于同一幅画中,面容相似的两个人诧异的看着反色的世界与反色的自己。

  “你是谁?”赤海一愣,下意识地伸出手指着青海。青海也马上用魔杖指着赤海,青蓝的瞳中全是诧异。

  “这、这是什么情况.....你是死海眷属吗?”青海死死抓住魔杖,铺天盖地的红让她有些反胃。

  “你是我绝不想成为的人,所以你绝不是我。”赤海和青海异口同声的说,相同的面孔相同的声音,异色的眸中流露出相同的情绪。

  赤海审视着面前的人。没错,一模一样的脸和头发,连头顶帽子的款式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不是一个人,绝对不是一个人!赤海扯住裙子,眼中映出的是自己深深厌恶的那片蓝。

  “.......”青海沉默一会儿,稍稍调整了一下魔杖的角度,不让它直指赤海,“那个,我先自报家门吧。我是青海魔女·大海原。”

  “.....你叫什么?”在听到名字的那一刻赤海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不、不可能!我是赤海魔女·大海原,你是谁?”

  “.....哎?”青海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又握紧了手中的魔杖,“不、不对!如果你是大海原......不,大海原是我啊。我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哎.....是吗。”感觉自己语气过于锐利,赤海稍稍温和了一点语气,“对不起哦,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就是大海原哦。不过,为什么你会出现?为什么有这么讨厌的蓝会出现在死海这里?”

  “你果然是死海眷属吗,果然你不可能是大海原啊,”青海的脸色稍微有些难看,“照我来看,我才是真正的大海原吧?我的每一串经历,每一个朋友,我可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啊。”

  “那种东西,我也记得相当清楚的哦。红才是这片海原本的颜色,如果你真的是大海原,就不可能选择蓝色的哦。”

  “你是谁,死海眷属。”

  “不,我是真正的大海原。”

  赤海绽放出一个诡异笑容。

  “算了啦算了啦,真假论很无聊不是吗?”

  “不管怎么说,我会守护父亲留下的这片海。”青海的表情也凝重起来,魔杖的顶端重新指向赤海。

  “把你杀掉,这片蓝色就不会那么刺眼了吧。”赤海的手微微抬起,巨大的血红眼睛出现在她身旁。

  “不会让你污染这片海的。”

  “这句话我奉还。让你看看这片海真正的色彩吧。”

  青海的魔杖中迅速射出几道蓝色的水流,从不同角度向赤海攻击过去。赤海挥了几下手,周围的眼球自动挡在她面前,清澈的水流落入瞳孔中不起一丝波澜。

  “......”青海没指望一击毙命,倒不如说如果一击毙命她真的会有些吃惊,但是她也看出了赤海身边的眼睛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东西。赤海嘴角上扬,宣告赤海回合的开始。眼睛中的一个浮起,迅速向青海飞去,瞳仁中射出一道红光。青海快速举起魔杖,几近透明的护盾替她挡下了这一击。不过眼睛并没有就此罢休,一点点逼近青海,换着角度攻击她的死角。青海也是不慌不忙的变换手中法杖的角度,防护罩毫不示弱的挡下每一次攻击。

  但赤海也是不紧不慢的挥了下手,另一个眼睛也向青海逼去,射出致命的红光。青海沉着的将魔杖转过一个角度,发出的保护罩将两只眼睛所射出的红光全部挡了下来。她的表情很沉着,像青海一般宁静,苍蓝的瞳中是永远宁静的港湾。魔杖散发出的蓝光落在帽檐上是为她亲手加上的青海花冠。

  “你也不过如此吗。”

  趁着攻击的空隙,青海迅速挥了一下魔杖,两只眼睛被忽然出现的水流给包围,水流褪去之后,两只眼睛已经没有了踪影。

  “你很厉害吗。”

  赤海不气不恼,微笑着看向面容沉静的青海。

  “不过呐,这点程度就敢自称什么青海魔女,自称是大海原,还是有点可笑呢。”

  不理会赤海的挑衅,青海手中的魔杖又散发光芒,几道水流向赤海击去。她不曾移动过脚步,只是站在那一点上荡起涟漪,用父亲给予她的魔杖去捍卫她的信念。

  “我说,你真的有必要去守护那片蓝吗?”红光与蓝光就在自己面前冲击,赤海的笑容还是甜美依旧,“你不觉得红色是最最可爱的颜色吗?多温暖的颜色啊,蕴含着生命的颜色啊。”

  “你把这个叫做生命?”青海手中的魔杖依然不停地向赤海攻击,青眸倒影出赤海跳动着的身影。她伸手指了指自己帽檐的部分——那里有她的青海花冠。

  破碎的漆黑花瓣在鲜红的帽上无力的垂下,灰暗的花瓣也是赤海所喜爱的装饰。赤海伸出手去,仅仅是轻轻碰了一下,一片花瓣已破碎成片。

  “这样啊,原来你不喜欢吗?”周围的眼球忠实的替她挡下攻击并回击,赤海放下手,“为什么你认为它们不是生命呢?为什么你一定认为活的才是生命呢?——嘛,算了,该我了。”

  身边又多了三个眼球,向吃力的支撑着防护罩的青海逼去。赤海笑着伸出洁白的手臂指向青海。

  “我才是大海原(Wadanohar)”

  “不,我是大海原(Sea)。”

  青海的表情严肃起来。

  “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呢.....我一定,要守护好这片海。”

  青海猛地打碎了防护罩,向前奔去,手中过长的法杖如近战武器一般毫不犹豫地击向三只可笑的眼睛,让它们化作水流流入青蓝色的虚无。眨眼间青海青蓝的身影已经到了赤红的世界,魔杖发出与这片红格格不入的青色水流,划破了红色的天空。赤海惊了一下,马上操纵眼睛毫不示弱的还击,但每只眼睛都在碰到那青蓝的瞬间化为血红的血流。

  “......切!”赤海狼狈的想躲开,在和青海擦肩而过的瞬间,她们互相看了一眼。

  相同的面孔相同的声音,异色的眸中流露出相同的情绪。

  下一秒青海就反手用魔杖向她击来,连半句讥讽话都没空说的赤海勉强跳过,赤红的靴子越过分隔红蓝的界限,进入与她格格不入的世界。

  “你的世界还真够难看的。”青海轻声说,“好了,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法杖顶端的月亮发出刺眼的光芒,青海举起魔杖,褐色的麻花辫无风自动。青蓝的法阵出现于赤红的虚无中,散发出与主人深爱的海相同色彩的光芒。青海高举起魔杖,由光芒加成的青海花冠便戴在她头上。明亮的苍瞳望着顶端的月亮,如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女眸中映入守护他们的沧海遗珠。她松开手,魔杖一点点升入空中,苍蓝的光芒愈加明亮,几乎要将红色的虚无映照为蓝。

  “啊啊,认真起来了啊。”

  赤海兴奋地睁大了眼睛,嘴角上扬,露出诡异的笑容。

  “那我也得好好回礼呢,青海魔女。”

  赤海的指尖泻出一道血痕,在一片青蓝中她用红慢慢的画出一个鲜血的法阵。它在一点点扩散,散发出与青海努力散发的相同程度的光芒,将周边环境映照得格外昏暗。周身浮现的符咒是最后绝招的象征,赤海的笑容被这片红映得格外疯狂,是在幻象中将同伴们亲手扼死之后所显露出的最嗜血的笑容,死海花冠摇曳着脆弱不堪的枯萎花瓣,将蓝染为鲜血。

  两人互相对立着,相同的面孔相同的声音,异色的眸中流露出相同的情绪。

  “要看看谁更强吗,青海魔女。”

  “我只是要守护我的海而已,赤海魔女。”

  两人所支撑的法阵散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芒,将不属于她们的世界染上属于她们的色彩。她们不再继续蓄力,让这法阵向对方击去——

  “快点住手。”

  有许些疲惫的熟悉声音,一个漆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这片赤青之海中。他稳稳地落在两片虚无的交接之处,半身入红,半身为蓝,将两人的攻击同时打消。

  “你谁啊......咦?”见被人打断,赤海恼火的冲他嚷了一句,但是却和青海一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那标志性的黑发,右眼上触目惊心的伤疤.....

  不可能错的!这个人是——

六、

  “鲛吉?!”

  赤海与青海惊讶的叫了出来。

  没错啊,那个人就是鲛吉。青海与赤海再也熟悉不过的鲛吉。

  “可总算是找到你们了,我还以为我会死在这里呢。”更加成熟的音调,鲛吉站在交界线上,冲两人点点头,“不过,我来的还算及时。”

  “怎、怎么回事啊鲛吉?Syake把你放出来了吗?”赤海惊喜的说道,“真是太好了呢,不过鲛吉,你有看见Sya——”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在牢中一味隐忍的鲛吉,赤海魔女。”鲛吉打断她。

  “鲛吉.....你怎么会在这里?”青海有些迟疑地抓紧魔杖,“不对,你是什么意思?你说的是、找到‘我们’?”

  “我怎么会在这里.....已经不重要了吧。”鲛吉回答,“不过我来找的,就是‘你们’。青海,还有赤海。”

  “你说错了哦,鲛吉。”赤海有些委屈的说,“你是来找【大海原】的吧?我就是啊。”

  “.......你还这么认为吗。”青海冷冷的开口。

  “你们两个不用说了,”鲛吉残留的独眼中映照着红与蓝两种色彩,“你们两个,是青海与赤海,但是,你们不是【大海原】。”

  “啊?”两人一愣。

  鲛吉慢慢的看了两人一眼,伸手指向赤海。

  “真正的大海原,不会选择疯狂的爱,沉沦在死海的幻象中,迷失自己的道路。”

  他又伸出一只手,指向青海。

  “真正的大海原,不会迷失在对父亲的爱中,一味追随脚步,逃避自怜。”

  鲛吉露出一个悲哀的笑容,继续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见过【你们】,青海和赤海。你们就在我眼前,拉起与拒绝了Syake伸来的那只手,在我眼前走向了不同的海。你的笑容即使染上鲜红依然如旧,你的身影在大海中依旧绚烂。你们是青海与赤海,但是你们不是大海原。真正的那个大海原.....是你们两者的结合。”

  “你、你在说什么啊鲛吉?”赤海有些慌乱,“什么不同的你们的.....我听不懂啊?!”

  “鲛吉.....你的意思是,现在站在这里的你,是同时见过我们两者的你。而我们两个,都不是你所谓的【大海原】?”青海猛地将魔杖对准了鲛吉。

  “放下你的魔杖,青海。”鲛吉平静的说,“我从第三个世界过来,就是希望改变着一切。这片海不应该是红色,也不应只是青蓝,更不是这片赤青之海。海是深蓝色的。过来吧,让这片海恢复它原本的颜色吧。”

  他一直指着两人的手此刻摊开,等待着谁来握住它们。

  “胡说八道。”青海轻声说,但是语气已经没有那么自信。

  “不.....鲛吉!这片海.....”赤海还想说什么支撑她脆弱无力的言语。

  “过来吧,让这片海恢复它原本的颜色。”

  这片赤青之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阵不知是谁所吹出的陶笛。音调起起落落,悠远的音调吹出的是不知对谁的思念。那一刻青海和赤海似乎都出现了幻觉,她们看见鲛吉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深蓝色的帽子在这片非红即青的海中格外显眼。她的麻花辫轻轻散落在地上。那张与她们相似的容颜朝天看去,望向这片赤青之海。她十指相扣放于胸前,微微闭上眼眸,似乎是在为谁祈祷。

  心跳的声音。与陶笛的声音一同想起。

  青海和赤海一同大步走向前,抛于身后的是青海与赤海。她们同时握紧了鲛吉的手。这一次,还是为了自己所选择。这片海,依旧会因为我的选择而改变。

  刹那间,这片赤青之海爆炸了,化为无数赤青的光点漂浮在空中,照亮了三人的面孔,以及海之魔女那沉静的笑容,将碎裂后所浮现出的黑色虚无映照出另一片天地。每个光点都是曾流于这片赤青之海中的生命,它们的音容笑貌不会随着这片海小时,而将去往那一片真正的海。

  赤海与青海的身体也在一点点散发出红光与青光,赤海头上的死海花冠剧烈的颤抖着,最终落散在这一片虚无中。一片花瓣落在鲛吉的围脖上,由白化黑。眼前的光是刺眼的,除了红和青什么都看不见,犹如那一片赤青之海。

  鲛吉可以看见眼前的色彩在一点点混合,过于浓艳的红与过于薄弱的蓝,一点点混合为深蓝色。身后的海之魔女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住他。手中抓住的两个人已经消失在了这片虚无当中,但是没有关系,因为等待着他们的是更加完美的未来。

  “大海原。”

  鲛吉微笑着闭上眼睛。

  “终于可以看见.....真正的你了.....”

七、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啊。”

  合上那本厚厚的书,大海原讲完了那个她不知讲述了多少遍的故事,微笑着说道。

  褐色的麻花辫垂在地上,缠绕出的是不知对谁的想念。

  “很长的故事,不过你认真的听完了呢。谢谢啊。”

  “嗯,你要回海上了吗?那我送送你吧。”

  挥手分开海水,露出中间的通道。与深蓝海水相同颜色的长裙,是更成熟的大海原,那海之魔女的象征。

  “说起来,今天是满月呢。”

  “这已经.....是第几个满月了呢?”

  月光轻轻洒在海面上,大海原伸出手去,手中接满澄澈的月光。

  “......”

  月光照亮她的瞳底,大海原看清眼前的海域,嘴角轻轻上扬。

  “......”

  月光轻柔的勾勒出鲛吉的身体,他的独眼温和的望向大海原,有这么一瞬间大海原的意识有些恍惚,她似乎看见鲛吉身后出现了两个一蓝一红的少女,同样的面孔朝着她微笑着,但是转眼间她们便消失了。大海原轻轻笑了,帽子上的船锚在海风中轻轻荡漾。

  “你回来了吗。”

  “啊。”

  鲛吉轻轻点头:“我可总算是回来了呢。”

  “我啊,做过两个好长好长的梦。”

  大海原微微歪着头,微笑着说道。

  “梦见我被鲜红所包围,你在铁笼中不再与我相见。还梦见我化为青海消失于此,不再看见你的容颜。很糟糕吧。”

  “......啊,是吗。还真是糟糕的梦啊。”

  深蓝的海在月光下荡起波澜,这才是海,不是赤海,也不是青海。它只是这片海而已,这片海真正的颜色在月光下荡漾的雪白。

  “不过,还好这片海是它原本的色彩啊。”

  大海原向前奔去,褐色的麻花辫在风中飞扬,连同眼角的泪光一同飘向空中。鲛吉张开双臂,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欢迎回来,鲛吉。”

  “啊,我终于回来了,大海原。”

  鲛吉轻轻将下巴抵在她头上。

  “终于见到你了。真正的你。”

  “我也是啊。终于见到你了呢,Samekichi。”

  月光下这片海轻轻荡漾,不知哪里有谁吹起了陶笛,悠扬的音调在这片海中荡漾。这片海之下荡漾出一片赤青之海,那里的两个人十指相扣,面容恬静的微笑着。在她们身后,一个深蓝的影子紧紧地拥抱住她们。拥抱住过去的自己。

                                                  END


薯片
等会又要去学校了😭不能碰手机...

等会又要去学校了😭不能碰手机了

等会又要去学校了😭不能碰手机了

金魚如雨露

【大海原】鲛吉x大海原x瞎K

※不是3P只是修罗场!

※嗯嗯有亲亲小嘴咬咬锁骨的而且还是瞎K干的雷就别看啦

※娇吉∩和病吉∪都爱着可爱的海原啊哈哈哈开心【X


当视线被一片鲜红占据的时候,想必那种暗黑的情感已经膨胀到一定的程度,最后涨破满溢了出来吧。他扬起自己的嘴角,用手抚摸着那个少女的脸,温暖从指尖传达了过来。


“我很喜欢大海原噢。大海原…喜欢我吗。”


“欸…Syake桑?”那个人还是用以往那样的笑脸对着自己,可是不知为何,那么的令人恐惧。


似乎察觉到少女身体的颤抖,他脸上的笑意加深“是怎样呢,大海原...

※不是3P只是修罗场!

※嗯嗯有亲亲小嘴咬咬锁骨的而且还是瞎K干的雷就别看啦

※娇吉∩和病吉∪都爱着可爱的海原啊哈哈哈开心【X

 

 

 

 

当视线被一片鲜红占据的时候,想必那种暗黑的情感已经膨胀到一定的程度,最后涨破满溢了出来吧。他扬起自己的嘴角,用手抚摸着那个少女的脸,温暖从指尖传达了过来。

 

“我很喜欢大海原噢。大海原…喜欢我吗。”

 

“欸…Syake桑?”那个人还是用以往那样的笑脸对着自己,可是不知为何,那么的令人恐惧。

 

似乎察觉到少女身体的颤抖,他脸上的笑意加深“是怎样呢,大海原?”

 

“我也…喜欢Syake桑哦。”被那双血色的眼眸注视的时候感觉到彻骨的寒意,她的目光有些躲闪,却还是应了声。

 

少年心满意足的眯着眼睛笑起来“哇哦,我好高兴呢。”不知何时扣住了少女的双手,力道大到她无法反抗的地步。

 

大海原感觉自己正在向后倒去,背部装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带来的疼痛让她皱起的眉,可是Syake接下来的举动让她瞬间连感受疼痛的机会都失去。

 

“唔唔——”嘴唇被堵住,从微张的唇缝里乘虚而入的舌头灵活的勾住她的,无论怎样反抗都挣脱不开少年的束缚。她睁大眼惊恐地对上了对方的,红得就像要溢出鲜血来的眼。

 

气息在亲吻的时候做出无数次的交换,恐惧传达到四肢百骸,好像连血液都被冻起来了那样寒冷。溢出来的泪水划到脸颊,然后被白银色头发的少年用舌头一点一点舔舐了干净“大海原,为什么要哭呢。”

 

“呜…不要……鲛吉…救救我。”被啃咬到红肿的嘴唇颤抖地这样说道,洞窟两边的烛台闪着明明晃晃暗黄的光,照亮她痛苦的脸。

 

“又是那个混蛋吗?为什么总是他…我就不可以吗……”因愤怒而扭曲的脸看上去让人心生畏惧,他拉开少女的领口,尖利的牙咬上漂亮的锁骨“你只能看着我一个人啊。”

 

“混蛋!你在干什么!!”

 

闻声抬起头来对上那双愤怒的眼睛,他却笑起来“啊——碍事的家伙来了呢。”

 

“鲛、鲛吉。”大海原如释重负地望向那个少年,对方会以一个安心地眼神。尽收眼底的Sayke却咧嘴更加肆意的笑起来。

 

“你真是嫉妒到我想要杀掉你呢。”

 

“这是我的台词啊。”

 

Fin

 

濯衍

“哼哼~哼~”
大海原依靠着椅背,眯着双眼,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帽檐下那些张张合合的深红色眼睛,和赤红色海水同色的水手服,表明了她的身份......海之魔女,大海原?不,不,那早已成为一个过去式了。此时此地的她,是赤海之魔女,大海原。
“呐呐,Syakesan。”
大海原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亮红色的零食袋,那是大海原最近喜欢上的名为棉花糖的甜食。袋中的奇形怪状的棉花糖,是Syake特意从某个Mo开头的工厂订做,由山猫大叔跋山涉水邮递过来的。
棉花糖从形状展现出独特的死之海文化,有的是死之海中随处可见的死鱼,有的是有着艳丽的鲜红瞳色的眼睛,有的像是鱼骨姬头上的骨头鱼。
最重要的是,有几块是大海原...

“哼哼~哼~”
大海原依靠着椅背,眯着双眼,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帽檐下那些张张合合的深红色眼睛,和赤红色海水同色的水手服,表明了她的身份......海之魔女,大海原?不,不,那早已成为一个过去式了。此时此地的她,是赤海之魔女,大海原。
“呐呐,Syakesan。”
大海原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亮红色的零食袋,那是大海原最近喜欢上的名为棉花糖的甜食。袋中的奇形怪状的棉花糖,是Syake特意从某个Mo开头的工厂订做,由山猫大叔跋山涉水邮递过来的。
棉花糖从形状展现出独特的死之海文化,有的是死之海中随处可见的死鱼,有的是有着艳丽的鲜红瞳色的眼睛,有的像是鱼骨姬头上的骨头鱼。
最重要的是,有几块是大海原和Syake的Q版人物形象,背面写着一排英文,“Syake&Wadanohara”。
“哦呀,哦呀~怎么了?大海原?”
Syake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微微一笑,就像瞄准了自己的猎物一般,赤红色的双眼紧盯着大海原。
“Syakesan,要不要来一起吃棉花糖呢?”
大海原拿起一块棉花糖在Syake的眼前晃了晃。
“啊啦~等我完成工作的,可以吗?”
在那之前,先忍耐一下吧,我可爱的…大海原
娇小的魔女撑着下巴,用两根手指将一块鱼骨头形状的棉花糖挑起,送入嘴中,不满地说道,“诶,好吧。”
“但是…”
但是?
Syake停笔,迷惑的看着大海原。
然后下一刻,大海原一把抓住他的领带凑了过来,沾染着糖精的香甜气息的双唇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她的舌尖扫过他的唇,示意它放她进来。作为主人的Syake连忙用舌头将这位娇小的客人引入其中。过重的香精包裹着的棉花糖带着柔软滑腻的触感融化在口腔里。
他一直不明白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吃这种甜腻的东西,现在他差不多明白了,就像是…
就像是在接吻似的。
大海原在完成这一项工作后,便要将舌头一收,准备撤回去。他连忙按住她的后脑勺,在没来得及反抗之前,继续加深,加重这个吻。
既在Syake意料之中也在他意料之外的是,大海原连反抗的举动都没有摆出,反而顺势环上了他的后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在她口中的…温柔?
反正对于Syake来说,此时此刻无疑是美好的,能与心爱的人共同享用着她的最爱…而不是看着某只愚蠢的鲨鱼笨手笨脚地跟在她身边,而他,只能在旁边调笑两句……
真是美好啊,不是吗?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只属于赤海的、大海原。
“咕哈,嗯~Syakesan。”
在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后,Syake低头,满意地看着在他脖颈旁喘息的她。若是放在以前,变回人形的自己,她恐怕连碰都不会让自己碰一下,更别提做出如此暧昧的举动了。
呵呵,真是…所以我才喜欢那样的你啊。
但,如今这样,似乎也不错。因为——
我喜欢的是你,无论以何种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爱你啊,大海原。
只要——
算了,没什么。
一边秀着恩爱,一边想着这种事情,无疑是大煞风景的。Syake很快就把它统统抛到了脑后,把注意力全转移到了面色潮红的,不安的大海原的身上。
“想做吗?”
娇小的赤海之魔女没有答复,只是用那张柔软的小脸轻轻地蹭着他的脖子。
痒痒的,像是在撒娇的小猫似的。
这大概是在示意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干的事吧。
当然逼问她,让她亲口说出“想”也是可以的,只要他不怕被恼羞成怒的她动用魔法搞得三天下不来床就行。
他一把将她抱在了腿上。他只是在用行动回答她,那就和往常一样好了。
嗯,没什么歧义。
“别太快了。”
大海原带着软软绵绵的鼻音的牢骚直接扎进了Syake的心,“我尽量。”
他摘下他心爱的赤海之魔女的帽子,轻轻解开她胸前的蝴蝶结,然后是手套,发带,最后才在心上人抱怨的目光中开始慢悠悠的解开她水手服上的扣子。
今晚注定会是个不眠夜啊。
至于未完成的工作,鱼骨姬大人,那是什么,可以烧吗?

速冻牌吸陈器

为什么没人拿这个梗改赤海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大海原,我对你的爱,坚不可摧。"

为什么没人拿这个梗改赤海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大海原,我对你的爱,坚不可摧。"

阿虾想吃黑白

【作茧自缚】

【注意】
※cp是赤海组
※syake是单箭头
※有一点捏造过去
※设定也许会有bug
☆如果以上都ok那么欢迎食用!

《作茧自缚》

大海原被爱着,所有的人都爱着她。
  不管过了几百年,她总是被众人所喜爱,像是个会发光的小太阳。因为光芒过于柔和且温暖,syake总是忍不住用余光去看她栗色的发尾。
  被卵所孕育的少女,明明软软小小的,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魔法。黑珍珠一样美丽的眼睛,总是直视着自己。顺理成章,syake喜欢上了大海原。
  她是个温柔的少女,会替自己清理和鲛吉打架留下的擦痕,虽然同时也会为他的双胞胎兄弟包扎。她会捧着童话书给自己念故事,下垂的眼睛像一汪漾开...

【注意】
※cp是赤海组
※syake是单箭头
※有一点捏造过去
※设定也许会有bug
☆如果以上都ok那么欢迎食用!

《作茧自缚》

大海原被爱着,所有的人都爱着她。
  不管过了几百年,她总是被众人所喜爱,像是个会发光的小太阳。因为光芒过于柔和且温暖,syake总是忍不住用余光去看她栗色的发尾。
  被卵所孕育的少女,明明软软小小的,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魔法。黑珍珠一样美丽的眼睛,总是直视着自己。顺理成章,syake喜欢上了大海原。
  她是个温柔的少女,会替自己清理和鲛吉打架留下的擦痕,虽然同时也会为他的双胞胎兄弟包扎。她会捧着童话书给自己念故事,下垂的眼睛像一汪漾开的湖水。
  比星星还可爱,比月亮还温柔,比太阳还夺目。不只属于他的女孩,像海帝国的明珠,虚幻又遥不可及。
  这样就好,不去扯开那条暧昧的线,三个人一起当一辈子的朋友吧。盯着大海原为自己围上围巾的手,syake这样想。
  但是他阻止不了大海原有时会看向鲛吉的眼神,也阻止不了鲛吉和大海原说话时耳朵的通红。他们有时会悄悄浮上海面,指着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尽管在海底的他得到了散发清香的苹果,但那苹果不管从哪里咬下都是苦的。
  红色的海侵蚀了他的内心,被无数漆黑的手揪住了心脏时,缠着绷带的公主微笑着看着他。
  “欢迎,欢迎来到死之海。”
  头顶的骷髅鱼这样说。
  在一片黏稠的红色中,syake看见了被珍珠和贝壳,白纱和星屑包围的少女。
她有着最柔软纤细的身躯,小鹿一样湿润的眼睛,而且,她始终只注视着自己,眼睛里倒映的全是自己。
  “大海原…大海原…”
  野兽般啃咬着少女白皙的脖颈,双手贪婪地抱紧她纤细的腰。少女没有推开syake,只是温柔地,轻轻拍拍syake的背。
  他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停止了动作,然后几近虔诚地亲吻少女的脚背。“我明明如此地爱你。”syake沙哑着声音说,“为什么呢?大海原…”
  “只要加入死之海。”
  少女粉红的唇吐出没有起伏的话,半眯起了眼睛。
  “加入死之海吧,syakesan。如果加入死之海的话,不管是嘴唇还是手指,还是心脏和爱,我都会给你。”
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他,少女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只要,加入死之海的话?
  他看见脑袋被扎进钩子的金发少年,语气有点害羞地读着手中的童话书,一旁梳着双马尾的少女,瘫着脸用手帕擦去少年脸上的血污。
  有点像很久以前,麻花辫的女孩垂下眼睛,说着公主与王子的故事。
  ……加入,死之海的话。
  他遵从了自己的意愿,成为了死之海的侍从。
  同样不被爱着的公主日夜哭泣痛苦着,syake用带着手套的手擦去她的眼泪,红色的眼睛像两个小小的漩涡。
  “我的公主,我们是一样的。”
  没有被选择的,可悲的。
  “我是,死之海的眷属。”
  syake理理平整的衣袖,露出点牙齿笑着说。

老抽抽
落了一个黑点在外圈所以删了重发...

落了一个黑点在外圈所以删了重发(…

落了一个黑点在外圈所以删了重发(…

Corail_
被诅咒的赤海 还是挺喜欢这对的...

被诅咒的赤海

还是挺喜欢这对的,至于瞎K嘛【咔嚓掉就好了(笑】

被诅咒的赤海

还是挺喜欢这对的,至于瞎K嘛【咔嚓掉就好了(笑】

十咲真夜

是柴不拉几的腿肉
*赤海注意*海原1注意
(瞎k好一张帅脸被我画崩了所以涂掉了(呃

是柴不拉几的腿肉
*赤海注意*海原1注意
(瞎k好一张帅脸被我画崩了所以涂掉了(呃

濯衍

梦萦

究竟是你梦见了我,还是我,梦见了你?这是个无解的难题。

 wadanohara右手抬了抬魔女帽的帽檐,不安的看了看她身前的男人。

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西装,在一片蔚蓝的海底世界里永远都是格外显眼的存在。

  Syake宽厚的手心包裹着Wadanohara纤细的手。他手心内侧有着长期握刀而留下来的薄茧,就像他一样,给人一种格外坚硬的感觉,像是天塌下来,只要这个人愿意,他都会替自己扛起来。

  但那都无所谓了,不是吗?自Syake背叛以后,两人的关系自然而然地分崩离析,平时就连见个面都成了奢侈,像这样能手牵手走在街上,已经是上天给予的最大的怜悯了。...


究竟是你梦见了我,还是我,梦见了你?这是个无解的难题。

 wadanohara右手抬了抬魔女帽的帽檐,不安的看了看她身前的男人。

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西装,在一片蔚蓝的海底世界里永远都是格外显眼的存在。

  Syake宽厚的手心包裹着Wadanohara纤细的手。他手心内侧有着长期握刀而留下来的薄茧,就像他一样,给人一种格外坚硬的感觉,像是天塌下来,只要这个人愿意,他都会替自己扛起来。

  但那都无所谓了,不是吗?自Syake背叛以后,两人的关系自然而然地分崩离析,平时就连见个面都成了奢侈,像这样能手牵手走在街上,已经是上天给予的最大的怜悯了。

  “Syakesan?为什么Syakesan会出现在这里?”Wadanohara看上去有些搞不清现状,就连帽尖都低垂了下来,银色的双眼里充满了疑惑。Syake正背对着她,她根本看不见Syake的表情。

  “Wadanohara~,你忘记了吗?”

  “嗯?忘记什么了啊?”

  小小的魔女明显愣了一下,转瞬勉强地笑了起来。

  “Syakesan,永远,都是Wadanohara,最好的,最好的,朋友啦。”

  “所以,有些事情,不要去在意啦!”

  小小的魔女说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违心的话。

  “……”

  Syakesan沉默不语,Wadanohara不安地握紧了Syakesan的手。

  “想要我留下吗?”

  Wadanohara清晰地感觉到Syake手上传来的颤抖感。

  他在害怕些什么?

小小的魔女此时仍然不明白情感这种东西。

若是她明白的话,便能懂得眼前的人正处于理智与情感的天人交战中。

可惜她不明白。对现在尚且年幼的她来讲,感情是格外复杂的东西。

“那个你,不是真的你。”

“诶?Syakesan你在说些什么呀?”

Syake转过身来,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你不该属于那边的海的……这边,才是最,适合你的颜色。”

“Syakesan?”小小的魔女在他的怀里不安的扭动了几下,“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啊?”

“……”

“这边的海是哪里啊?”Wadanohara迷茫地问道。

“……赤海。”

小小的魔女惊讶的张了张嘴。

下一刻,她的身形忽然消失了,大片片的泡沫浮现在水中。

Syake虚抱着泡沫,肩膀有些抖。

带着腥臭味的深红色的海中,男人雪白的身影是如此突兀。

她不会来,也不会出现。

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个美好而又刺痛的梦而已。


柠檬茶君

【海囚/大海原】Please become happiness

Attention

这只是个质量很低的小短文,不要抱期待。

饿到不行的自割腿肉。

许多bug,两年前玩的游戏,许多细节已经忘了。

食虾组的一点点要素,反正打上tag了,雷者慎阅。

有点黑


      今天是很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一如往常地早早起床,穿上可爱的水手服,梳好三股辫,享用丰盛的早餐。

  她是海之帝国最受欢迎的人,一出门,就有许多居民向她打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心里想着要如何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决定和朋友一起度过。

  

  她有好多好多朋友,每一个关系都很好。她去了Aom的家,这位...

Attention

这只是个质量很低的小短文,不要抱期待。

饿到不行的自割腿肉。

许多bug,两年前玩的游戏,许多细节已经忘了。

食虾组的一点点要素,反正打上tag了,雷者慎阅。

有点黑


      今天是很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一如往常地早早起床,穿上可爱的水手服,梳好三股辫,享用丰盛的早餐。

  她是海之帝国最受欢迎的人,一出门,就有许多居民向她打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心里想着要如何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决定和朋友一起度过。

  

  她有好多好多朋友,每一个关系都很好。她去了Aom的家,这位外表中性的少女正在看书,看见她来了,高兴地站起身来。

  “大海原,早上好。”

  “早上好!”大海原微笑着回应,“Aom在看什么书呢?”

  “啊,是有关剪刀的书。”

  “Aom很喜欢剪刀吗?”

  “是啊,它可以剪断一切东西。”

       Aom动了动放在桌子上鲜红的剪刀。

  

  大海原心情愉快地离开了Aom的家,她径直走向里珊瑚海,去拜访Cherryblod和Doloz的家。

  Lobco也在家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聊天。

  大海原很自然地接上了他们的话题,几个人一起分享这段时间的趣事。

  “最近有一位蓝发的恶魔先生常常到海里找我,”Lobco笑着说,“他好像很讨厌我的眼睛,一心想带我走。”

  “他或许是喜欢你。”

  “应该是的,”Lobco偏了偏头,“他长得很英俊,如果他也喜欢上我的眼睛和大海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一下呢。”

  “Lobco真是受欢迎啊。”

  “大海原才是呢。”

  

  大海原想要去看看许久未见的Minero她们,她从Cherryblod和Doloz的家出来后,就看见她们在珊瑚海里。

  “早上好!”大海原走了过去,向四个人打招呼。

  “大海原!”Minero还是元气十足。

  “都怪Minero,没找到宝藏。”Creamil还是在不满。

  “别吵了……早上好。”Rimorimo还是沉默寡言。

  “呼……早上好……”Tomoshibi还是睡眼惺忪。

  “大家还是非常有活力呢。”大海原高兴地想,笑了出来。

  

  大海原决定去拜访公主殿下,一段时间没有见,大海原很想和可爱的公主殿下聊天。

  海神城是非常雄伟的建筑,大海原一直赞叹不已,打开一扇扇推门,公主殿下正在那里发呆。

  “呀,大海原!”公主殿下没办法说话,头上的鱼连忙出声问候。

  “公主殿下,早上好!”

       大海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啊,是的,现在的大海可真是和平无比啊!”鱼赞同道。

  “每个人都过得很幸福……”

  

  走出海神城,大海原有点想要看一看鲛吉了,她过去的使魔,现在怎么样了呢。

  无论何时监狱里都是充斥着血腥味,大海原决定告诉恋人稍微温柔一点,如果鲛吉不幸在得到幸福之前就死去的话,她一定会感到遗憾。

  “鲛吉,我来看你了哟。”

  “……”被鲜血浸染的鲨鱼没有说话。

  “今天我去拜访朋友们了,大家都过得非常开心,真好啊。”

  “……”

  “公主殿下也很有精神。”

  “……”

  “为什么不说话呢?大家都这么幸福,我也想看鲛吉高兴起来。”

  一片静默。

  大海原不免有些失望,转身离开了监狱。鲛吉还是没法幸福起来,不过没关系,大海原相信鲛吉会变得幸福的。

  

  剩下的半天,大海原是和心爱的恋人一起度过的,他们去了岸上,坐在树梢上,欣赏美丽的月亮,互相说着说不尽的甜言蜜语。

  大海原很满足,今天是非常充实的一天。

  

  今天是很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一如往常地早早起床,穿上可爱的水手服,梳好三股辫,享用丰盛的早餐。

  她是海之帝国最受欢迎的人,一出门,就有许多居民向她打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心里想着要如何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大海原决定和恋人一起度过。

  

  大海原在监狱找到了恋人,给了他一个迟来的早安吻。

  真幸福啊。

  “鲛吉,大家都过得好幸福。”鲛吉终于抬了抬头,入目的是大海原充满活力的笑容,勾了勾嘴角,又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所以说鲛吉――”

  大海原牵住了恋人的手,笑得很开心。

  “请你变得幸福。”

End

柚也

【赤海组】Dust seal

初一写的,拿出来发一发好了。

syake→大海原→←鲛吉

原作向,写的不好不要打我。


  …

  这是尘封许久的记忆。

  我记得当时

  

   ——环绕周身的海水凉丝丝的,我转身看着身旁的大海原。远方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的沧海遗珠,她美丽的黑色眼瞳注视着它。海水轻轻撩起她的发丝,大海原对其的态度是不予理睬。

  “呐,大海原。”

  

  “唔?”

  听到我在念到自己的名字,大海原收回了远眺的目光,看向他的双眼。

  “怎么了?”

  

  望向他的,是一如既往的,她温柔的目光。是使他沉沦的。

  但是他当然也知道,属于她的目光,她温柔的...

初一写的,拿出来发一发好了。

syake→大海原→←鲛吉

原作向,写的不好不要打我。




  …

  这是尘封许久的记忆。

  我记得当时

  

   ——环绕周身的海水凉丝丝的,我转身看着身旁的大海原。远方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的沧海遗珠,她美丽的黑色眼瞳注视着它。海水轻轻撩起她的发丝,大海原对其的态度是不予理睬。

  “呐,大海原。”

  

  “唔?”

  听到我在念到自己的名字,大海原收回了远眺的目光,看向他的双眼。

  “怎么了?”

  

  望向他的,是一如既往的,她温柔的目光。是使他沉沦的。

  但是他当然也知道,属于她的目光,她温柔的微笑。任何人都能轻易拥有,而他只想让他成为独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止这些,她的爱,乃至她的身体。只能是他的,只能。他这样想。

  “我们的沧海遗珠…真漂亮啊,对吧?”

  “嗯嗯!守护了我们和平的美丽的遗珠,海里的大家都是非常喜欢它的!”

  少女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又过了许久,大海原似乎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

  “啊,我,谢谢你陪我聊天。我和鲛吉约定去彩虹岛上去玩,已经有些晚了,所以我先走了哦,对不起。”说着,向我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神情。

  

  又是他吗…碍事的家伙。

  

  “大海原!等等!”我拉住了她。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很喜欢鲛吉吗?”我摆出一副随意一问的表情问她,演戏可是我的强项啊。这次她也是丝毫没有注意。

  “诶?喜欢啊?”

  “这样啊…你喜欢他哪里呢。”

  她的表情变了变。

  “啊…非要说的话…那就是,鲛吉他对我很好啊,经常保护我,还有就是,他的眼睛的颜色是大海的颜色,这里的颜色,让人感到很安心。”说完这些,她很明显的脸红了。

  大海的颜色…“我明白了!那大海原你赶紧去找鲛吉吧!”

  少女向我道歉着离开了。

  

  大海的颜色。我曾经的颜色也是那样的颜色。但是现在,不是了。

  我伸手捂住眼睛。

  它,是赤红色的。

  

  我怨恨。我挑拨屠杀帝国和海帝国,破坏沧海遗珠,让海骨姬回到这片海,弄瞎鲛吉的一只眼睛。最后,还是被她与死之海一起封印。

  所谓死之海的眷属只是以另一种类型施加于我的诅咒罢了。让我在命运中挣扎,仍会回归悲惨的结局。

咕

就想,问一下【占tag致歉】

就是,还有没有喜欢白赤海组(就是syake x 海原儿(不包括赤海原))的人呀,要不要,一起吃粮呀qwq?
在国内,这对cp真是冷到北极圈去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坚持着……

如果有,找我呀,我有粮吃!我找到了很多很多很多香喷喷的粮!r什么的也有!坐等你们回复qwq

不用担心,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在的_(:з」∠)_

就是,还有没有喜欢白赤海组(就是syake x 海原儿(不包括赤海原))的人呀,要不要,一起吃粮呀qwq?
在国内,这对cp真是冷到北极圈去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坚持着……

如果有,找我呀,我有粮吃!我找到了很多很多很多香喷喷的粮!r什么的也有!坐等你们回复qwq

不用担心,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在的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