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赤焰松

12783浏览    112参与
板栗拭目以待
rs的叔好贵气,特别篇还是个酒...

rs的叔好贵气,特别篇还是个酒鬼()

rs的叔好贵气,特别篇还是个酒鬼()

''江''还是老的辣
试着捏了赤焰松(虽然并不像)...

试着捏了赤焰松(虽然并不像)

(PT里捏宝可梦的人真的好少……)

试着捏了赤焰松(虽然并不像)

(PT里捏宝可梦的人真的好少……)

芙罗

打算搞一个rr把妹王的仿画风互动视频(✘(先放出来画的一半(还有一半是攻略成功的样子(在其他老师那乞讨到了文……(应该能整出来——知道魁的衣服不对劲但是喜欢这件也许会再把另一件画出来(自言自语)

打算搞一个rr把妹王的仿画风互动视频(✘(先放出来画的一半(还有一半是攻略成功的样子(在其他老师那乞讨到了文……(应该能整出来——知道魁的衣服不对劲但是喜欢这件也许会再把另一件画出来(自言自语)

芙罗

以为自己攒了很多都是回头翻了一下发现大部分都是摸鱼和给列表老师做的窝窝头((好想认识魁推老师哦.jpg)

以为自己攒了很多都是回头翻了一下发现大部分都是摸鱼和给列表老师做的窝窝头((好想认识魁推老师哦.jpg)

''江''还是老的辣

画了全员(在P2,干部们的图片真的好少啊ಥ_ಥ),顺便补发一下之前的,太激动发错格式了→_→,画的一般,不喜勿喷ಥ_ಥ

画了全员(在P2,干部们的图片真的好少啊ಥ_ಥ),顺便补发一下之前的,太激动发错格式了→_→,画的一般,不喜勿喷ಥ_ಥ

大地寂静
赤焰松,水梧桐 你们禁止原始回...

赤焰松,水梧桐

你们禁止原始回归,听见没?

赤焰松,水梧桐

你们禁止原始回归,听见没?

大地寂静

【松遥】红色宝珠

RSE线赤焰松x小遥

感觉RSE赤焰松没什么太大的动静于是完全按照我心情捏造性格了

名字随便起的和正文无关


“那,赤焰松先生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赤焰松平静地开口。

对方毕竟是芳缘曾经的恶人,电视台的人为了让此次访谈能在一个比较“和谐”的氛围中进行,布置的背景显得很居家;双方交谈也是坐在沙发上,布景的人煞费苦心,甚至还摆了个呆火驼的毛绒玩偶在沙发上。

赤焰松在沙发上端坐着,腰板笔直,交叠着双腿西装革履,倒是掩盖了一些他身上的戾气。

人是很健忘的生物,这种外貌的改变很容易让人忘记他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在固拉多造成的芳缘灾祸之后,火岩队承担起了相对应的责任,以相...

RSE线赤焰松x小遥

感觉RSE赤焰松没什么太大的动静于是完全按照我心情捏造性格了

名字随便起的和正文无关



“那,赤焰松先生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赤焰松平静地开口。

对方毕竟是芳缘曾经的恶人,电视台的人为了让此次访谈能在一个比较“和谐”的氛围中进行,布置的背景显得很居家;双方交谈也是坐在沙发上,布景的人煞费苦心,甚至还摆了个呆火驼的毛绒玩偶在沙发上。

赤焰松在沙发上端坐着,腰板笔直,交叠着双腿西装革履,倒是掩盖了一些他身上的戾气。

人是很健忘的生物,这种外貌的改变很容易让人忘记他曾经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在固拉多造成的芳缘灾祸之后,火岩队承担起了相对应的责任,以相对正面的形象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走在赈灾救援的一线;而芳缘旧事好不容易平息,媒体显然是最好用的工具,让火岩队的人们“被接纳”。

赤焰松不喜欢抛头露面,但是没有什么比他这位火岩队首领表明态度更好的证明。

他无所谓别人是如何看待他的——但是火岩队并非只有他一个人。

是为了自己的部下。赤焰松的目光投向了采访人身后的摄像头。

也是为了那个孩子。

所以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去做了。


几个寒暄的问题过后,主持人话锋一转,问题突然变得犀利:“赤焰松先生,您现在是否依旧怀抱着扩张大地的理念呢?”

赤焰松挑起了眉毛,避重就轻地回答了,他以前也很擅长回应这样的刁难、或许是在学生时代:“人自然应当怀揣理想。”

“那您的意思就是,如果宝珠再一次回到您的手中,您会再次唤醒超古代宝可梦固拉多吗?”主持人追问道。

场外导演和摄影师交换了眼神,他们脸色都变得煞白,谁都不知道主持人突然在发什么神经,如果兜不住这位前任反派首领,谁知道火岩队会不会一夜之间点燃整个电视台。

这都是什么问题,提问题的人都是什么素质。赤焰松额角青筋跳了一下,他有理由怀疑这是水舰队卧底来当的电视台记者,说话和不过脑一样:“实现理想的途径可以有许多种,过去我并理解象征着‘自然’的宝可梦的力量,以后我也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但是据我们了解到……”主持人吊胃口一般地延长了此刻的无声,“您和现任冠军,小遥小姐,似乎关系很是密切。”

赤焰松的呼吸很明显地有了一次停顿,他的眼神似乎变得更为深沉。

“有人怀疑,您接近小遥小姐,就是为了她手中的那颗朱红色宝珠!”说完,主持人洋洋得意地看着面色阴沉的赤焰松,等待着他的回答。

赤焰松看了主持人一眼,他笑里藏刀、毫无畏惧地回视赤焰松;那种笑容就像是揭穿了邪恶组织的阴谋,已然成为了大英雄的丑恶嘴脸。

实在是卑劣到可笑。

赤焰松有些想笑,但是这个场合放肆地笑出来会显得失礼;他的身体往后靠去,柔软的沙发受到他带去的压力往内凹陷,相比于直播采访最开始的拘谨,此刻赤焰松显得轻松惬意了许多。

“是么,你听谁说的?”


在老父亲的印象中,自己活泼的女儿并不喜欢看芳缘名人直播采访。

在小遥很小的时候,千里想知道自己女儿对宝可梦对战是否感兴趣,就给年幼的孩子看了一段大吾的采访。

退一万步说,大吾这位冠军,他的俊脸也足够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了。

然后那天千里就看着自己的女儿玩了一个晚上的火稚鸡毛绒玩具。

当电视屏幕上的大吾说出了他的招牌性台词“结果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是我比较厉害,是不是很了不起呢?”,小遥却始终没有多看他一眼,千里都在心中默默地为冠军遗憾。

而更让千里感觉心塞的是有时候自己接到了道馆训练家的直播访谈工作、提前和小遥打过招呼的情况下,第二天老父亲“不经意间”问起,能得到的也永远只是一些模棱两可的敷衍话语。

孩子大了,翅膀硬了,不要爹了。

所以现在时间一到,看见小遥居然和火焰鸡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访谈节目,千里要说自己不惊讶那才是假话。

当看见本期采访者是赤焰松的时候,千里的眉毛扭曲在了一起。

好吧,或许,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女儿挫败了赤焰松的计划,小遥因此对这个人“多上点心”,比如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改邪归正,倒也是在情理之中对吧。千里努力给自己洗脑,虽然他现在更想做的事情倒是和请假王一起冲到芳缘电视台与赤焰松一决高下。

父女二人也没想到居然会在火岩队首领的采访直播中听见“小遥”这个名字。

千里惊讶地看着小遥,而小遥则是担忧地看着屏幕里赤焰松。

看着赤焰松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往后仰去倚着沙发。

要糟糕!小遥不由自主地双手握拳,她很担心赤焰松没有克制住,在这个时候放出喷火驼烧了直播间。


“听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就是你的想法对吧!”像是看见了赤焰松的退让与隐忍,主持人愈发激动,甚至连敬语都不装模作样地使用一下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赤焰松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实际上威胁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我并没有想过再次唤醒固拉多。我还以为我们火岩队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会说出那样的话,那我应该认为是你的智商无法让你适应在这里,还是说整个芳缘电视台是由像你这样的乌合之众组成的呢?”

火村在场外疯狂给首领手势,示意他好歹收敛一点,不要因为小遥小姐一点就炸;导演则是面色难看地给了摄影师眼神示意,让他时刻准备掐断直播导入广告。

“你果然是心虚了……”主持人恶狠狠地说道,被赤焰松凝视着,他感觉到了类似凶兽的阴冷视线,额前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小遥小姐虽然是冠军,但是她资历尚浅,很容易被你这样的人……”

完了。火村选择了放弃。

他招呼了另外几个火岩队的人,见他们排好队往外走去,实际上也给了还留在直播间的人们精神上一种莫大的压迫感。

说什么话不好呢,就算真的要说傻话那也不是不可以啊,但是为什么一定要牵连到小遥小姐呢。火村满是怜悯地想着。

直播最终还是在救火环节中结束。

喷火驼掀起的火焰差点摧毁整个电视台。


千里和小遥赶到电视台的时候,赤焰松铁青着脸,双手抱臂站在一边。

电视台方面的人根本不敢再惹这位大爷生气,甚至还有专门的人过来向赤焰松以及火岩队道歉,明明点燃直播间的是他,差点炸了电视台的也是他。

那个主持人的确被施加了的催眠术,清醒之后的他看着回放,知道自己对邪恶组织首领说了那么多放肆的话后,又一次晕倒了过去。

……为什么他手里抱着一只呆火驼的毛绒玩具?小遥第一眼就关注错了重点,毕竟这种东西出现在赤焰松怀里实在是太有违和感了。

见小遥居然过来了,赤焰松目光闪烁了一下,最后看向电视台负责人:“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赤焰松先生……”负责人欲哭无泪,本来他对这位首领也没什么敬畏之意的,毕竟是个不成气候的组织的过气首领,就算他真的有什么不满对着电视台又能如何发泄;但真的站在这个人面前了,负责人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宁可去跑沙漠地带的外勤也不愿意和赤焰松有过多的交流了。

“……”赤焰松对着负责人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小遥,最后带着火村等人离开了。

千里意识到小遥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个红头发男人的身上。

而那个人居然没有给小遥更多的回应。

……太可恶了!赤!焰!松!

老父亲很想当场丢出请假王,让这个还在救火的电视台变得更加混乱一些。


“你怎么就突然让喷火驼烧了那里呢……”小遥蹲在地上摸着喷火驼的头,那天表现极为亮眼的喷火驼异常乖巧地眯着眼睛,看起来接受这样的抚摸让他很舒服。

“他说你坏话。”赤焰松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火岩队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正确的路上……那种大道理我也不会说,但这不就是把你们好几个月的努力都给搞没了嘛!”小冠军愈发气咻咻地说着,赤焰松未免也太随便了一点。

直播间起火,火岩队做了什么,观众们不用过多猜测都能知道。难得树立起来了一些正面形象,现在自然又有不少人说火岩队筹划着东山再起,甚至都莫名其妙地将话题引向红色宝珠。

“你相信我么。”赤焰松坐在办公桌后面平静地问道。

“我当然相信你,但是……!!”小遥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见赤焰松在对着自己笑。

她很少看见男人的笑容。

“那不就够了。”赤焰松毫不在意地说道。

站在首领办公室外面的火村的心在滴血。

“对了,你上次说你喜欢玩偶,这个呆火驼玩偶就带回去吧。”他的确足够洒脱,说完那句话又和没事人一样把那个从火灾现场带出来的呆火驼玩偶递给小遥。

“这怎么好意思……!!”小遥脸红得像被火焰烫到了一样,她还沉浸在赤焰松刚才那半句表白带给她的震撼之中。

“不好意思的话,不如把红色宝珠给我啊。”双方的手很简单地触碰了一下,感觉到了小遥手背的高温,赤焰松心情很好地半开玩笑道。

“那是不可能的!!”小姑娘炸毛了。

首领,您这不就是坐实了人家对您的指控嘛……火村听着办公室里的打情骂俏,无奈地望着窗外的太阳。

大地寂静

【SMA】圣诞雪🎄🌨️

SP线随手摸鱼

圣诞节快乐


芳缘很少见的下起了大雪。

整个城市飘扬着雪花,明明是熟悉的街道,朦胧间似乎完全变了样。

想起了落下的火山灰。赤焰松抬起手,看着雪在他掌心融化。

他身上总是有着过高的温度,飞雪因此避开了他、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比你帝牙海狮的‘暴风雪’要逊色很多。”赤焰松转过身,打趣那个满脸厌倦的男人。

水梧桐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白了赤焰松一眼:“给我闭嘴。”


一如既往的莫名其妙,他特有的。

水梧桐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人,他的脚步比自己轻快许多。

无牵无挂,无法捉摸,让人有些烦躁。水梧桐眉间蹙得更紧。

赤焰松做事太凭借他的心意了。

在自己还在上班的...

SP线随手摸鱼

圣诞节快乐


芳缘很少见的下起了大雪。

整个城市飘扬着雪花,明明是熟悉的街道,朦胧间似乎完全变了样。

想起了落下的火山灰。赤焰松抬起手,看着雪在他掌心融化。

他身上总是有着过高的温度,飞雪因此避开了他、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比你帝牙海狮的‘暴风雪’要逊色很多。”赤焰松转过身,打趣那个满脸厌倦的男人。

水梧桐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白了赤焰松一眼:“给我闭嘴。”


一如既往的莫名其妙,他特有的。

水梧桐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人,他的脚步比自己轻快许多。

无牵无挂,无法捉摸,让人有些烦躁。水梧桐眉间蹙得更紧。

赤焰松做事太凭借他的心意了。

在自己还在上班的时间突然发一个贴着海苔当做是胡子的雪人照片给自己,中午的时候突然乘着大王燕开窗户过来叨扰自己、带来一身风雪,又或是自己回家了仍然不得空闲,被硬拽出来,说是要感受一下一年少见的风景。

能有多少见,不过是拉上了漂亮的彩灯,装点了几棵树,商店多了些促销的手段,街道上路人也变得纷攘罢了。

所谓的节日气息,有什么好体验的。

水梧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喜欢这个节日。

或许是看着树顶端的星星让他不安,闪烁着萤黄色的光,像许愿星。

许愿星,的愿望。

赤焰松呼出的气在夜间形成白雾,他似乎很享受这个氛围。

他和落下的雪一样,伸手想去抓住的时候,雪就融化了。

人就消失了,找不到了。

水梧桐沉默着收拢了五指,他没想去抓赤焰松的手。


雪球直接遮挡了全部的视线。

水梧桐咒骂着,赤焰松在远处放肆地大笑。

他总是这样,做着不符合他年龄、他身份的事情,与这个男人的气质似乎并不违和,但总会让水梧桐产生不真切的感觉。

他猛扑上前,将赤焰松压倒在松软的雪地里,全然不顾周围人望向他们的目光。

真是疯了。电视台局长这样想着。

赤焰松少见地凝视着他,如此安静,他深色的睫毛上是细密的雪花,尚未化成雪水。

水梧桐看见他的脸庞被街灯渲染,侧脸的光随着路灯的变化而明灭。

“总算是看见你稍微放松一点了啊?”赤焰松低沉地笑,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嘲弄着。

沉重的钟声敲响,水梧桐没去细数响了几声,他鲜少地忽略了时间。

落下的吻是缱绻的,温柔的,和雪一样轻。

男人的身体是炽热的,是水梧桐在这片银白世界中唯一能感觉到的温度。

身后绽放烟花,水梧桐能听见旁边人的呼声,以及他们拥抱着庆贺的声音。

水梧桐看着自己怀抱里的那抹红色,雪地变得鲜艳;看着他那样的笑容,水梧桐眼神更沉。


圣诞快乐。



后记:在亲亲的时候赤焰松抓了一把雪塞水梧桐衣领里,两个人打了起来。


谁能想到这么纯爱居然是SP呢

感觉博主已疯

(根本没有画正常东西 尖叫着跑开)


(根本没有画正常东西 尖叫着跑开)


大地寂静

首先感谢喜欢

因为国内是冷门所以就当我是来炫耀封面和排版老师的(?)

谢谢天梵老师@深海无声 画的封面,谢谢Joker老师@Joker 的排版,孩子一把子支棱了

里面屑文部分都是我写的,实在是拉胯了这本同人本

CP赤焰松x水梧桐マツアオ(先后很重要因为有R18)

20w字,内容包括9篇SMA和9篇ORAS


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因为一句戏言能写这么多出来……谢谢罪罪下次不和你口嗨了,谢谢珊瑚和三三一直催更,最后感谢天梵老师,一直在背后大张旗鼓地支持我(?)

大概不会有什么贩卖的机会所以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小窗我直接要文件(我也会印出来看看,可以蹲一个后续)

最...

首先感谢喜欢

因为国内是冷门所以就当我是来炫耀封面和排版老师的(?)

谢谢天梵老师@深海无声 画的封面,谢谢Joker老师@Joker 的排版,孩子一把子支棱了

里面屑文部分都是我写的,实在是拉胯了这本同人本

CP赤焰松x水梧桐マツアオ(先后很重要因为有R18)

20w字,内容包括9篇SMA和9篇ORAS


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因为一句戏言能写这么多出来……谢谢罪罪下次不和你口嗨了,谢谢珊瑚和三三一直催更,最后感谢天梵老师,一直在背后大张旗鼓地支持我(?)

大概不会有什么贩卖的机会所以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小窗我直接要文件(我也会印出来看看,可以蹲一个后续)

最后感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第三宇宙速度

便宜摸鱼就嗯造(,,)赤日哥只有个背影所以不打tag了

坠后一p是灵感来源

便宜摸鱼就嗯造(,,)赤日哥只有个背影所以不打tag了

坠后一p是灵感来源

大地寂静

【SMA】葬礼

转生·捏造·祝看得高兴


十一月的雨冷得要命。

在雨幕中呼吸,喷出来的气似乎都能形成一片冰雾。

那个家伙不喜欢水。

他曾经笑着说自己会死在一个艳阳天。

他的葬礼上却下起了百年难见的暴雨。


只看见了一片黑压压的伞。

水梧桐站在很远的地方,雨水让他看不清那个石碑上的照片、甚至墓碑具体的位置都被黑漆漆的人群遮挡。

他只能听见那些打在黑伞上的水声。

水梧桐没有撑伞,他是唯一的异类。

他穿着藏青色的西装,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花。

是让泉美代替自己去买的,水梧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一束玫瑰。

衣服被彻底打湿,紧贴在自己身上,寒气似乎因此深入...

转生·捏造·祝看得高兴




十一月的雨冷得要命。

在雨幕中呼吸,喷出来的气似乎都能形成一片冰雾。

那个家伙不喜欢水。

他曾经笑着说自己会死在一个艳阳天。

他的葬礼上却下起了百年难见的暴雨。



只看见了一片黑压压的伞。

水梧桐站在很远的地方,雨水让他看不清那个石碑上的照片、甚至墓碑具体的位置都被黑漆漆的人群遮挡。

他只能听见那些打在黑伞上的水声。

水梧桐没有撑伞,他是唯一的异类。

他穿着藏青色的西装,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花。

是让泉美代替自己去买的,水梧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一束玫瑰。

衣服被彻底打湿,紧贴在自己身上,寒气似乎因此深入骨髓。

水梧桐没有靠近赤焰松的墓碑一步,他就是站在距离那个人最远的地方,看着天上落下的雨。


对于自己的室友,水梧桐的回忆并不多。

他不喜欢那个满是烟尘和酒味混杂的寝室,所以他除了休息时间鲜少回去。

不知道赤焰松有怎样的手段从哪里弄来了酒,自习课在寝室喝得烂醉;水梧桐只能说他一直很好奇这样一个散漫的家伙,到底为什么还没有被学校开除。

偶尔水梧桐会在赤焰松熟睡的时候看一眼翻倒的酒瓶,咒骂着他的同时把寝室卫生搞干净,再猛地打开窗户通风,让冰冷的夜风刺激得赤焰松连打喷嚏。

他尝过那辛辣的酒,并不是他喜欢的味道;他也不理解赤焰松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东西,第一次喝的时候水梧桐差点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

赤焰松倒是平静地拍着他的后背作为安抚——安抚之后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寝室里唯一的桌子被他们砸碎。


来客三三两两散去了。

浑身湿透的水梧桐并没有觉得有多冷,或许与巨牙鲨潜水的时候他就习惯了这样的湿冷感,又或者是帝牙海狮的冻气让他的内心比暴雨更冷。

他在无人注意的地方站着,有几个好事的人前来找他麻烦,问他这样“惹人注目”是为了什么;水梧桐没有说话,他骨子里的暴戾与骄傲让他不屑与这些人说话,只是用眼神就逼得那些人骂骂咧咧着四散逃开。

乌合之众。水梧桐不知道为什么赤焰松的葬礼上会有这样的人来,或许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又勾搭着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水梧桐想着,更没准自己在赤焰松的眼里还不如那些鼠辈,至少他从未认为自己与赤焰松的关系会有那样【亲密】。

让人不悦的认知。

水梧桐单手背在身后,单手捧着花,走到了墓前。

留在那里的只剩下了三个人,水梧桐并不认识他们……他们似乎是赤焰松信任的人。

他沉默着将白色的花放在了墓前。


或许是和那个人一起喝过酒的。优等生难得让自己放肆了一回。

是什么理由呢……似乎是明天就要毕业,各奔东西,各自追寻理想。

本来想着最好一夜相安无事、或者是处理他留下的最后的烂摊子,但是赤焰松很难得地邀请他一同喝酒,非常正式。

他见过自己与酒水相性不符的处境。水梧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揍那个家伙。

谁知道他非常体贴地说“给你换了浓度低的,不会吐的”。

体贴到让水梧桐愈发想揍他,最后夺过他手中的酒瓶,给自己杯子里倒满。

比上次好一些,算不上难以下咽,喉咙依旧火辣辣地痛。

他们最后有碰杯算作庆祝吗?水梧桐记不清了。


他的确就这样死了。

那个人笑得刺眼,红色的头发凝在照片那个小小的方框里。

他应该是不会喜欢黑白照片的。

水梧桐甚至觉得那艳丽的彩色是谁的血,他突然觉得雨下得更大了。

水梧桐半蹲下去试图用手抹去雨水,他有些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了,不管是眼前最后的画像还是自己心中那个嚣张的模样。

好像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手掌。

水梧桐看着自己的手,雨水混合着他的血迅速向下冲洗,落到白色的花上。

浸染着血液的颜色,苍白的玫瑰开始变得鲜艳。


浓稠的酒味。

是那个家伙身上的味道。

自己也染上了。

他打开了窗户,夜风并不能彻底把醉酒的人吹醒。

自己咒骂着躺倒在床上,他似乎还坐在桌子前面,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

有些从心底翻涌上来的愉悦感,于是露出了笑容,水梧桐认为自己总算要摆脱这个烦人的室友了。

他们的轨迹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不仅永远无法靠近。

而且相互背离。


那几个留下来的人给了水梧桐一个盒子,说是赤焰松最后留给他的东西。

水梧桐觉得莫名其妙,追问是不是给错了。来客那么多,他是最不应该得到赤焰松遗物的人。

那个黄头发的人只说“首领让我把这个给最后来祭拜的人”。

这种鬼话居然都会被遵守。

水梧桐觉得牙疼,好像赤焰松身边聚集的一批人也不怎么正常,不管是思考方式还是行为处事。

拿着一个黑盒子回去,水梧桐也觉得不是很吉利。

自己或许也被那种白痴的思维影响了,是不是应该把盒子丢到垃圾桶里。

最后拿回了家里,水梧桐用毛巾把盒子上的水擦干净。

里面是一个打火机。



那天晚上风很大。

不胜酒力的家伙醉醺醺地躺倒在床上,平日里总会妥善打理自己仪容仪表的家伙,现在他的脸上总算是多了几分属于人类的生机,而非那死气沉沉的脸庞。

赤焰松继续坐在桌前喝酒,他的目光落在酒杯里,澄澈的酒水映出来的他的眼中。

瞳孔是鲜红色的,果酒的颜色。

赤焰松又看了水梧桐很久,最后起身走到他的身边,一手撑在床沿,附身吻了下去。

这是他从这位室友这里唯一夺走的东西,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夺取。

这也是他们相处这些年里唯一尚为亲密的接触。

因为在意,所以试图激怒他。

赤焰松并没有学过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他所做的,居然只是这样掠夺走了一个吻,和他平日里的风格截然不同——在本应最为激烈地告白的同时,他选择了这样风轻云淡的结束。

是结束,不辞而别。

这也是他们生前最后一次见面。



记忆到此处戛然而止,他留下了这样一段录像,撕开了自己的那些伪装,最为隐秘的过往,这样暴露在了水梧桐的面前。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消失在了空气里,水梧桐呆愣了几秒,然后疯狂地按着打火机的开关,但是火焰幻影没有再次出现。

尖角形状的红色打火机被他攥紧,生生扭曲了形状。

那是他唯一拿走的东西。

表达心意——这种事情,就算是优等生也没有学过。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赤焰松吻过他。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赤焰松死了。

水梧桐心中的憎恨疯狂滋生蔓延,只是他无处发泄,于是当这些情绪也被一同剥离的时候,他颓然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他仍然在无用地试图点燃那个打火机,反复的“咔”“咔”声音显得愈发空洞,和他胸口被剜去的那块肉一样。

手掌已经结痂的伤口被他生生撕扯开来,只有这样他才会知道『痛』。


是有过焦点的两条线。

相交之后迅速分离,越行越远。

曾经水梧桐还以为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而自己曾经对赤焰松产生的那些愚蠢而可笑的情意也不会再一次影响到他。

谁知在赤焰松死后,再如潮水汹涌。


“嘿,要一起喝一杯吗?”

这是水梧桐来到宝可梦学校、室友坐在桌子上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自然而然地拒绝了他。

在日后漫长而短暂的相处时光里,那个总是轻狂地笑着的人,也没少对他挑衅。

水梧桐接受了赤焰松最后一次邀请。


是玫瑰的刺。

深深扎入心底。

以血液为养料。

用生命去染色。

最后开出花。

深海无声
还真是不管在哪里都会有这样的事...

还真是不管在哪里都会有这样的事啊……?

还真是不管在哪里都会有这样的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