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犬

11.8万浏览    889参与
菊豆

(这个学校大有问题——1)

all你

p1--2,开屏洗眼.... (苦笑,不小心把库赞画崩了,先来几张证明不是黑粉

P3--开学未出现的同学!

P4--你的校服呢?萨卡斯基同学!

P5--纯情什么的,嘿嘿嘿...

P6--波鲁萨利诺学长赛高!

ps:有参考真人(比如我自己哈哈哈。其实原本在练习,怎么就突然画起了漫画呢?得证明一下我是画手来着!


(这个学校大有问题——1)

all你

p1--2,开屏洗眼.... (苦笑,不小心把库赞画崩了,先来几张证明不是黑粉

P3--开学未出现的同学!

P4--你的校服呢?萨卡斯基同学!

P5--纯情什么的,嘿嘿嘿...

P6--波鲁萨利诺学长赛高!

ps:有参考真人(比如我自己哈哈哈。其实原本在练习,怎么就突然画起了漫画呢?得证明一下我是画手来着!


云雀唱校歌

(三大将修罗场)Your Woman(3)

医生在你能够勉强发出声音之前便离开了。

“萨卡斯基……”

他按了按帽檐,阴影打在他脸上,你看不清表情,也用不着看清——在波鲁和库赞危险的注视里,他是唯一的希望,你这样想着,抓住他的披风:“送、送我回家好吗?萨卡斯基?”

萨卡斯基身周常年缭绕的高温让你麻木的躯体逐渐恢复,你的手臂柔软地缠绕在他的小臂上,祈求地看他。

“小小姐选择了萨卡斯基耶~”波鲁萨利诺率先打破僵局:“老夫先走了,最近的海贼胆子真大,居然敢在基地附近闹事,说是砸了一间甜品店,小小姐要离那个危险的地方远一点哦。” 

他盯着你,你无法自控地回视他,他缓慢地、用口型威逼你。

“会、死、的、哟。”

“啊啦啦,那么...

医生在你能够勉强发出声音之前便离开了。

“萨卡斯基……”

他按了按帽檐,阴影打在他脸上,你看不清表情,也用不着看清——在波鲁和库赞危险的注视里,他是唯一的希望,你这样想着,抓住他的披风:“送、送我回家好吗?萨卡斯基?”

萨卡斯基身周常年缭绕的高温让你麻木的躯体逐渐恢复,你的手臂柔软地缠绕在他的小臂上,祈求地看他。

“小小姐选择了萨卡斯基耶~”波鲁萨利诺率先打破僵局:“老夫先走了,最近的海贼胆子真大,居然敢在基地附近闹事,说是砸了一间甜品店,小小姐要离那个危险的地方远一点哦。” 

他盯着你,你无法自控地回视他,他缓慢地、用口型威逼你。

“会、死、的、哟。”

“啊啦啦,那么,我也告辞了。”库赞把他蓬松的头发揉得更乱,挥了挥手:“吓到小姐姐了?这可不是我的本意啊,不过算了,明天见。”

萨卡斯基没动,你小心试探:“萨卡斯基?”

不动如山的男人瞥你一眼,神色难明,语气也是公事公办的:“判断失误了,你。在总部里,他们不会公然对你做什么……不过之后就难说了。”

你本在过于压抑的气氛下为难……转眼便换了一副轻松的语气。

“我知道呀~毕竟光靠脸可吸引不了你们,我的魅力,不正在于明知故犯吗?”你攀上他的肩膀,在他刚直的唇角印下一吻:“可爱的萨卡斯基先生~”

炽热干燥的手反射性地攥住你的腰,你微微扭动,死不悔改地亲吻他线条坚毅的下巴,萨卡斯基灼热的吐息烧得你脸颊微烫。

“送你回家。”

“去你家。”

萨卡斯基和你对视。这个坚毅刚硬的男人总是斗不过你,他的威压对你无用,又不会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出手,他干燥的嘴唇在你额头蹭了蹭,笨拙的动作刮起一片红痕。你是妖魔,诱惑了路过的武士,让他心甘情愿地把你带回家,任由你兴风作浪,吞噬他的理智和身体。

事后,你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休息,萨卡斯基的手搭在你的腰间,用沉稳的语气向你介绍今天发生的事。

“所以,他们想通过吓唬那家伙把我弄出来?”你亲了亲他的纹身,漫不经心地说:“不对。”

“虽然据你们描述,那个家伙顶多有些小聪明,但——”

A、以谈恋爱为生存手段的人是不会犯这么大的错误,轻易搞垮自己努力维持的平衡的

B、弱小的动物对死亡感知更敏锐,根据那家伙身体颤抖的程度,他们可绝不只是想换我出来。

统计截止时间午夜12点,重要分支选项请结合前文努力推理开启调查线解决危机吧


/三次元有事,这篇进度会加快,且推且珍惜哦

暴躁beta

摸个青年时期的小萨(⊙o⊙)!

摸个青年时期的小萨(⊙o⊙)!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先 摸 个 鱼 (先遛个狗)...

 先 摸 个 鱼

(先遛个狗)


@底盘超低矮脚猫 大大点的图还要等等喔

 先 摸 个 鱼

(先遛个狗)


@底盘超低矮脚猫 大大点的图还要等等喔

云雀唱校歌

(三大将修罗场)Your woman(2)

截止22点统计结果为:

萨卡斯基:9-24

波鲁萨利诺:23-10

库赞:14-19

恭喜大家成功躲避推理线结局——被缝合的冰娃娃(岂可修我准备好的推理线用不上了!居然被躲开了???明明想好了如何帮助女主寻找被藏起来的身体部分的!咬手绢!)

不过也没有完全躲过去嘛,这条也不是纯糖啊(开心)

一不小心就要开始推理的线呢?

进入逃杀线,播报目前三位男主心理状态:

萨卡斯基:暂且忍耐,远远看着她吧

波鲁萨利诺:老夫即是光,应当被偏爱才对耶。

库赞:阿啦啦,感觉被小看了


女主-你-并非心理医生请注意


下班时间快到了,你开始收拾东西,希望尽快回家。早上和甜点店老板接吻...

截止22点统计结果为:

萨卡斯基:9-24

波鲁萨利诺:23-10

库赞:14-19

恭喜大家成功躲避推理线结局——被缝合的冰娃娃(岂可修我准备好的推理线用不上了!居然被躲开了???明明想好了如何帮助女主寻找被藏起来的身体部分的!咬手绢!)

不过也没有完全躲过去嘛,这条也不是纯糖啊(开心)

一不小心就要开始推理的线呢?

进入逃杀线,播报目前三位男主心理状态:

萨卡斯基:暂且忍耐,远远看着她吧

波鲁萨利诺:老夫即是光,应当被偏爱才对耶。

库赞:阿啦啦,感觉被小看了


女主-你-并非心理医生请注意


下班时间快到了,你开始收拾东西,希望尽快回家。早上和甜点店老板接吻的画面好死不死被波鲁看到了,你安抚他的时候,又撞见去修自行车的库赞,最后一起被萨卡斯基抓包——虽然你私生活混乱的名声和光辉之貌的名声一样响亮,但你也一直有意避免太过招眼,这次三大将修罗场(是的,甜点店老板早被你忘到脑后了,他家果酪实在太腻)完全不在你的计划范围内,你感觉心理压力极大,甚至有点想和同伴推荐的那样去看看心理医生。


早死什么的就不说了,你可不想脸上长出皱纹——一条都不行!


你正准备锁门,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硬邦邦的身体,即使在暗处也会散发的淡淡辉光让你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波鲁——”

波鲁没有说话。

你寒毛直竖,脖颈被温热的气息吹着,却如同陷入数九寒天,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回头,波鲁仍旧没有动,双手插在兜里,弯着腰,用一种陌生的打量神情看你,似乎在称量你的重量——亦或是他的重量?

“波鲁?”你强装淡定,试探着招呼。

波鲁萨利诺笑起来,你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颜艺,口花花一番便放过你,于是呼出一口气,却听到他有些嘲讽的声音。

“明明是这样弱小的人,怎么敢将我们三个玩弄在股掌之中呢?好奇怪耶~”他凑近看你,暗色的水晶镜片下,阴鸷的目光比刀尖更锋锐,直直扎进你内心深处:“是愚蠢吗?小小姐?还是有恃无恐呢?”

不断凑近的脸,明明是和以往一样夸张的表情,却仿佛每条肌肉和细纹都散发着恶意,你闻到冰雪的气味,肺部也逐渐冰冷起来,被盯上的猎物、被遗弃在雪里的尸骨、被深埋在冰层下的遗骸,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我会死。

你的肌肉在颤抖,牙齿在打战。

波鲁要杀死我。

你把自己紧紧贴在墙上,想要呼救却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波鲁没有动手,只是不断逼近,心理压力差点让你怀疑自己的内脏已经被碾成肉泥。是霸气吗?或者是什么其他的能力?这股压迫感……

你艰难呼吸,空气骤然涌入肺里

冰冷的,疼痛的……

是库赞。

“啊啦啦,想要独占小姐姐吗?这可不行啊。”

懒洋洋的声音是救命稻草,你脚下一动就想窜过去,但是……

“小姐姐……也应当有我一份吧。”

有一份……什么?听起来不像是爱之类的,倒像是什么更加具现化的东西。

你意识到库赞不是救赎,而是另外一只饥饿的野兽,你正绝望,突然两个声音传来。

“库赞、波鲁萨利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萨卡斯基夹着文件路过,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还有……你?下班了在这里……”

他的目光在你和波鲁、库赞中间徘徊,表情沉下来。

“下午好,三位大将先生,啊,还有美丽的光辉之貌小姐。”

穿便服的男子胸前挂着牌子,似乎是医生,对自己意外掺和进什么事件感到不好意思一样,摸摸脑袋道歉:“打扰了,我这就回避!”

你决定向谁请求帮助?

A萨卡斯基

B陌生的医生

C波鲁萨利诺

D库赞


投票截止本日正午12点

对照今日场景和反应,应当能推出昨天选项的含义?我就不放出来啦,琢磨一下有惊喜



高心

【海贼】熔岩🎈

人们都说赤犬总有些最火热的能力,心里却是最为冰冷,他们叫他“红狗”。

不,我说不是。

他不是赤犬,不是红狗,他是我的萨卡斯基,是一名海军,是中将,是大将以后也是元帅

我是水水果实能力者,但我没有库赞大将健壮的身体,自然承不起这寒冷。可萨卡斯基是我的温暖,烧热了这寒水。但是他是正义的海军。他坚守着自己的正义。不会有很多空闲时间陪我,没关系的,我爱他。

我的指尖四季都是冰冷的,他知道,但我从没说过。他用岩浆锻造了一枚红钻,我带在了左手无名指上。很温暖,不论何时,都会有萨卡斯基陪伴我的感觉。是的,我也被他所爱着


我看见了热血的海贼男孩。我知道萨卡斯基并不是海军的最高层,他也得听命于最...

人们都说赤犬总有些最火热的能力,心里却是最为冰冷,他们叫他“红狗”。

不,我说不是。

他不是赤犬,不是红狗,他是我的萨卡斯基,是一名海军,是中将,是大将以后也是元帅

我是水水果实能力者,但我没有库赞大将健壮的身体,自然承不起这寒冷。可萨卡斯基是我的温暖,烧热了这寒水。但是他是正义的海军。他坚守着自己的正义。不会有很多空闲时间陪我,没关系的,我爱他。

我的指尖四季都是冰冷的,他知道,但我从没说过。他用岩浆锻造了一枚红钻,我带在了左手无名指上。很温暖,不论何时,都会有萨卡斯基陪伴我的感觉。是的,我也被他所爱着


我看见了热血的海贼男孩。我知道萨卡斯基并不是海军的最高层,他也得听命于最上面的五个老头子。我开始怀疑他坚守的正义。“何为正义?强者的定义。”

他会在下班后回家,我透过二楼的景窗能够看见他走着大步带着严肃的表情,但有时更多是生气。是因为经常搅乱的海贼吧,他好辛苦啊。

他打开门的一刻我便抱住了他,虽然我小小的个儿只能抱住到他肩膀的位置。他却微微弯腰好让我勾住他的脖子,然后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抬头看他表情已不再是生气或严肃了。他把帽子压低了,但我能看见他上翘的嘴角和爱意的眼神。他一定也喜欢我,因为我也很喜欢他呀。


萨卡斯基在当了元帅后真的很忙,很忙,非常十分的忙。他回家后倒头就会睡着,而我也会轻轻的给他盖上被子,然后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深夜的我也会被他温暖的怀抱给热醒。我趴在3米高的男人的肚子上,他的双手在我的背后交叉放着。我会小心把他眉间的“川”给抚平,我认为是他白天过于劳累才会在深夜都皱着眉。我小声的对着他的耳边讲:

快睡吧,darling,明天也会有我的陪伴。




































萨卡斯基的爱在每一个小细节里哈哈哈,纯情男人不敢大声说爱

“他知道,但我从没说过。”

“但我能看见他上翘的嘴角和爱意的眼神。他一定也喜欢我”还把帽子压低了,害羞了~

泽泽
手残勿怪🙏 摸1⃣️赤帅

手残勿怪🙏 摸1⃣️赤帅


手残勿怪🙏 摸1⃣️赤帅


偷懒的柒爷

没手感啊,瓶颈期真是太讨厌了

没手感啊,瓶颈期真是太讨厌了

湖南老鸽王

当攻向受索要抱抱时受的反应


明哥、黄猿、红发:满脸写着开心。

当攻向受索要抱抱时受的反应


明哥、黄猿、红发:满脸写着开心。

云雀唱校歌

(海贼推理or乙女向)Your woman(三大将修罗场)

这次尝试把干涉度调高了!一共有三个阶段!心理咨询、探案、结局

 一、心理咨询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因为天才的名号被特招入政府,目前被派入海军总部负责心理咨询事宜。在将军们的心防高到飞鸟难越,打死不说一个字的情况下,我撑死能为满头包的副官们提供点安慰,战国元帅大概也没期待我能发挥出多大作用,就这么一直半闲置着。

啊,我喜欢这样的养老生活。

今日阳光正好,我正摆弄一束红蔷薇,突然有人敲门,我便匆匆把花插在水晶花瓶里,赶去开门。

……

???

赤犬大将??!!!

大将严肃脸进门,坐在访客用的低矮沙发里,指尖在茶几上敲了敲,这是犹豫的表现。

“我说……”

“请您放心!只有这...

这次尝试把干涉度调高了!一共有三个阶段!心理咨询、探案、结局

 一、心理咨询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因为天才的名号被特招入政府,目前被派入海军总部负责心理咨询事宜。在将军们的心防高到飞鸟难越,打死不说一个字的情况下,我撑死能为满头包的副官们提供点安慰,战国元帅大概也没期待我能发挥出多大作用,就这么一直半闲置着。

啊,我喜欢这样的养老生活。

今日阳光正好,我正摆弄一束红蔷薇,突然有人敲门,我便匆匆把花插在水晶花瓶里,赶去开门。

……

???

赤犬大将??!!!

大将严肃脸进门,坐在访客用的低矮沙发里,指尖在茶几上敲了敲,这是犹豫的表现。

“我说……”

“请您放心!只有这间办公室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人窃听的!”我竖起手指保证:“毕竟我是寂静果实的能力者!一切秘密都被关在这间屋子里!”

赤犬大将看了看我的花瓶,问我:“你觉得老夫的胸花怎么样?”

我看着娇艳的花朵,想着这可真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啊,便称赞起蔷薇和他的气质相配。

赤犬大将若有所思地点头,出门之前瞥了眼花,我决定将花送给他,理由是:

A-可以趁着鲜花盛开的时候摘下来戴

B-可以摆在办公室让心情好一点

接下来,黄猿大将和青雉大将竟然也陆续来找我?

黄猿大将在我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停在窗前,一如既往地语气古怪:

“你这里阳光真好耶~”

你打算如何回应他:

A-阳光总会平等地照耀在每个人身上,黄猿大将更应当明白这点吧

B-越高的地方阳光越充足,这不是常识吗?

青雉大将是最后进门的,他懒洋洋地把眼罩推上去,一眼盯住你失去鲜花的花瓶:“阿拉啦,这个花瓶是冰裂纹的,医生喜欢冰吗?”

你打算如何回答:

A-喜欢啊,冰能将事物凝固在最美的一刻,大概是最接近永恒的东西了吧?

B-喜欢啊,既坚硬,又单纯,能被一眼看透,绝不会存在欺瞒,这种特质很难得吧?

送走三人,你压抑着的紧张感终于漫开,心脏急促地跳动,整个人躺在沙发上,跟桌上的花瓶相对。

——所以说究竟来这一圈是要做什么啊!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就算了,散发那么强大的气势做什么?吓唬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吗?!


三个选项都需要选择!

影响后续剧情!!!慎选!女主是甜甜的恋爱还是死亡推理由你们决定!

10pm截止

lsiceren

赤黄/犬猿 By the Bonsai Garden

送给 @周星星⭐️ ,算是完成以前的承诺,无授权渣翻,希望不要嫌弃


By the Bonsai Garden盆景花园旁

作者 RedPen1992  发表于AO3

概述:


博尔萨利诺从任务中回来,并渴望与修剪盆栽的萨卡斯基共度时光。


注释:

本文以此图片为基础而来

http://i.imgur.com/C4JP6JC.png 就是那张扉页图

(有关更多注释,请参见正文结束部分)


正文:


“哦,所以你在这!”...

送给 @周星星⭐️ ,算是完成以前的承诺,无授权渣翻,希望不要嫌弃

 

By the Bonsai Garden盆景花园旁

作者 RedPen1992  发表于AO3

概述:

 

博尔萨利诺从任务中回来,并渴望与修剪盆栽的萨卡斯基共度时光。

 

注释:

本文以此图片为基础而来

http://i.imgur.com/C4JP6JC.png 就是那张扉页图

(有关更多注释,请参见正文结束部分)

 

正文:

 

“哦,所以你在这!”穿黄衣服的人漫不经心地踱进房间,“萨卡桑在那儿干什么?”

 

萨卡斯基正在修剪盆景树,懒得抬头看,“不关你的事。”

 

“嗯~你把盆景剪成这样确实是个很有趣的安排,但我可以想出其他办法来为你减压。”萨卡斯基抬头看向他的同伴,博尔萨利诺穿着一件宽松的黄色浴衣,左手端着一杯酒。

 

两人中的年长者递过了杯子。萨卡斯基接过它,注意到他们的手指是如何抚触逗留的,远远超过了交换需要的时间。

 

萨卡斯基把目光放回他一直修剪的盆景树上,脑海里终于搞明白了博尔萨利诺的暗示。“我这会儿在这感觉挺好的,博尔萨利诺。”他呷了一口递给他的饮品,一种琥珀色的液体,淡淡焦糖烟味萦绕在嘴角。酒液划过喉咙,留下了令人愉悦的灼伤感,这是一瓶来自北海的陈年威士忌,他不得不忍住微笑,博尔萨利诺知道他什么时候最需要他最喜欢的酒。

 

“好吧,我们不一定非得离开房间,这些墙看起来足够坚固,你不认为吗,萨卡斯基?”闪闪果实能力者坐到萨卡斯基旁边,他们的膝盖几乎就要碰上了。

 

“不在这儿。”萨卡斯基又抿了一口,细细品味着,“你从哪儿弄来的?”他放下酒,向另一个人靠了过去,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海军上将同伴身上。

 

博尔萨利诺把头歪到一边,微笑着发出满足的嗡嗡声,“你不会想知道的~”他无耻地看着他多年的搭档,欣赏着萨卡斯基放松得张开浴衣、让其落在在腰上,露出了宽阔的胸膛和健美的中腹部。博尔萨利诺花了很多时间来观察蜿蜒的火焰和花朵的纹身是多么的美丽,使萨卡斯基肌肉发达的身体的左侧轮廓更加完美。“在最后一次前往吕奈王国的外交任务中,我情不自禁地拿起了几件……纪念品。”博尔萨利诺的心飘忽不定,伸手去抓萨卡斯基的手。

 

萨卡斯基挥开博尔萨利诺的手,站了起来,“你真让人受不了。”

 

博尔萨利诺站起身来迎向他,扬起眉毛说:“噢,我们现在要互叫称号吗?”他走进萨卡斯基的私人空间,“赤犬大将,海军的疯狗?”

 

博尔萨利诺的浴衣滑落了一点,露出了一部分长而垂直的伤疤,延伸到了他的左肩。萨卡斯基向下看了一眼疤痕,变得面无表情。他环顾四周,周遭一切尽入眼内,没有人在。当时是午后,但海军上将宿舍是私人的,清洁人员早就离开了。他长时间地盯着在离他们不远的池塘里玩耍的小象,好像要它离开似的。小象一如既往地好奇地瞪了他一眼。

 

他听到了咯咯的笑声,当他过去看博尔萨利诺时,他把嘴唇紧紧地贴在萨卡斯基的嘴唇上,萨卡斯基僵住了一会儿,然后回应这个亲吻,让舌头碰着他的牙齿进入他的嘴里。博尔萨利诺尝到了香蕉、香烟和其它一些他独有的东西。砰的一声,萨卡斯基把他的搭档推向最近的墙,确实是坚固的墙。

 

博尔萨利诺实际上是在萨卡斯基的控制下,他的大手在他下面的柔软身体上游荡。他觉得博尔萨利诺的手在他的脖子上如蛇般缠绕,把他锁在另一个吻里。他们只是在急需空气的时候喘了口气,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他们多么渴望彼此的接触。

 

萨卡斯基打断了亲吻,只是盯着博尔萨利诺,他看起来衣冠不整。他花了一点时间想,离他们上次做任何身体接触有多久了?他决定的时间太长了。“回我的住处去吧。”他想让自己听起来坚定些,但失败得很惨,在这一点上,他和他的煽动者一样需要帮助。

 

“哦~我还是看不到冒险的意义。”不管怎样,博尔萨利诺在一道闪光中从他身边飞走,在门口附近再次现身。他看上去和几分钟前刚进来时没什么不同,一根头发也没乱。萨卡斯基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他的手现在是空的,当他的身体感到失去身下温暖的时候,他放下了双臂。

 

萨卡斯基紧随其后。

--

 

库赞刚从无聊的汇报中回来,准备在花园里好好睡一觉。他差点踩到萨卡斯基的盆景树上,同时注意到周围散落着各种各样的修剪工具,还有一大杯闻起来像威士忌的空杯子。库赞挠了挠头:“阿拉啦,不管怎样博尔萨利诺回来了,萨卡斯基的心情应该好多了。”

 

 

这篇文存的不是很全,所以翻译是根据记忆和百度翻译上残存的复制稿来的。大家能想象上午还看着文,晚上回来一刷新就整个平台都上不去了的感觉吗?我没去开发票也没发声,但今后一定远离任何一个饭圈,肖战的一切都不听不看不买。

整篇文很甜,我的渣翻译完全不能体现啊。大概其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做吗 

不做,懒得动地儿

在这也行 摸

孩子回家不见爸妈,知晓一切感觉很欣慰?

我的总结能力真是满分


Trees

以前应该很多人都分享过这个泡面广告了,不过还是觉得里面好多细节超级有意思就疯狂截图(有的一闪而过真的不好截到啊!!)

P1. 罗同志又把斯摩格和达斯琪的心脏给对调了,有点想吃罗烟的迷之cp
P2. 背景里的三大将!!他们桌子上堆的都是个啥?龙虾一样的东西🤔萨卡斯基你就是吃货hhh
P3-P5. 学院大战中的三大将purpurpur

以前应该很多人都分享过这个泡面广告了,不过还是觉得里面好多细节超级有意思就疯狂截图(有的一闪而过真的不好截到啊!!)

P1. 罗同志又把斯摩格和达斯琪的心脏给对调了,有点想吃罗烟的迷之cp
P2. 背景里的三大将!!他们桌子上堆的都是个啥?龙虾一样的东西🤔萨卡斯基你就是吃货hhh
P3-P5. 学院大战中的三大将purpurpur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3)...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3)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上司啊,倒了八辈子霉啊!


众人:元帅/萨卡斯基,厉害


说好的友谊呢?果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3)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上司啊,倒了八辈子霉啊!


众人:元帅/萨卡斯基,厉害


说好的友谊呢?果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2)...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2)


千辛万苦之下,元帅萨终于把鸽子麦塞进棺材。


“挨了我们仨的大招还不死?”


你当我是谁,我当个副官容易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2)




千辛万苦之下,元帅萨终于把鸽子麦塞进棺材。


“挨了我们仨的大招还不死?”


你当我是谁,我当个副官容易吗?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4)...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4)


想不到有四吧,嘻嘻


元帅萨把我带到墓地,挖坑,挖好了,丢进去,再埋。


“亏我还亲自把你埋了,呸”


淦,你不尊重死者!


师傅猿,残疾库,心机战,紫胖虎,看戏普,吃瓜牛(?)全程围观


众人:干的漂亮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4)



想不到有四吧,嘻嘻



元帅萨把我带到墓地,挖坑,挖好了,丢进去,再埋。


“亏我还亲自把你埋了,呸”


淦,你不尊重死者!



师傅猿,残疾库,心机战,紫胖虎,看戏普,吃瓜牛(?)全程围观


众人:干的漂亮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链接https://maimouyaojianchirigeng.lofter.com/post/318aee75_1c892d3db


由于过度祸害(才几章好吗!),海军本部决定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开始反杀!


重要机密,请回避(太懒了)


“耶~就这么决定了好了,毕竟受到TA这么大的照顾”师傅


“哼,迟早要把那个姓麦的鸽子变成鸽子汤!(麦:谢谢有被冒犯到)”元帅萨


“啊那那,会不会过分了点?”残疾库


“你管那叫过分?”萨和师傅


“真是服了你们”库


另一边——


“战国先生,请问发生了什么?”紫胖虎


“没什么,私事而已...

链接https://maimouyaojianchirigeng.lofter.com/post/318aee75_1c892d3db


由于过度祸害(才几章好吗!),海军本部决定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开始反杀!





重要机密,请回避(太懒了)





“耶~就这么决定了好了,毕竟受到TA这么大的照顾”师傅


“哼,迟早要把那个姓麦的鸽子变成鸽子汤!(麦:谢谢有被冒犯到)”元帅萨


“啊那那,会不会过分了点?”残疾库


“你管那叫过分?”萨和师傅


“真是服了你们”库


另一边——


“战国先生,请问发生了什么?”紫胖虎


“没什么,私事而已(又没你戏份,别说话)”心机战


“。。。”紫胖虎


我走进了元帅办公室(开始审判)


“我来送文件了,熬夜改吧”鸽子麦


“嗯”元帅萨


“那我走了”鸽子麦


“别走,等一下”元帅萨


“?(歪头)”鸽子麦


“冥狗!”元帅萨


“八尺镜琼勾玉!”师傅


“冰河时代!”残疾库


“草?!”鸽子麦


麦某,卒

享年11

纪念


“勤务兵,帮我拿个棺材来”元帅萨


“???”勤务兵

鸽子般的麦某-每天在西伯利亚遛狗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终于...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终于,我麦某被反杀了。

〔开始持续被反杀〕


萨:勤务兵,给我拿个棺材来

勤务兵a:是!


萨:姓麦的给我滚出来吃冥狗!

麦:完蛋


麦某,安然去世

享年11

纪念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终于,我麦某被反杀了。

〔开始持续被反杀〕


萨:勤务兵,给我拿个棺材来

勤务兵a:是!


萨:姓麦的给我滚出来吃冥狗!

麦:完蛋


 

麦某,安然去世

享年11

纪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