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睛

19195浏览    431参与
RogueHacker

和洽睛早安的魔咩咩~

灵魂渣涂XD)


和洽睛早安的魔咩咩~

灵魂渣涂XD)



Kylia

枭皇论战第一场的口白

整理成微信体会是虾米样子

这么想着我打开了编辑器

结果……

我恨你魔王子

我恨你魔书
md肝死我了(╯‵□′)╯︵┻━┻

注意⚠️

OOC🈶️

恶臭表情包🈶️

长图切割有残缺(但是俺懒得整了(骄傲.jpg

具体走wb长图 

看反馈会不会出系列(抠手手

文字材料括号外来自枭皇论战

括号内来自沙雕本人

表情包来自网络

头像来自霹雳官方app

以及老福特诸位大佬

@BAAAAA 

@天時極樂 

@红心蓝手超过十个就给我死 

@艾湫  

侵删


枭皇论战第一场的口白

整理成微信体会是虾米样子

这么想着我打开了编辑器

结果……

我恨你魔王子

我恨你魔书
md肝死我了(╯‵□′)╯︵┻━┻

注意⚠️

OOC🈶️

恶臭表情包🈶️

长图切割有残缺(但是俺懒得整了(骄傲.jpg

具体走wb长图 

看反馈会不会出系列(抠手手

文字材料括号外来自枭皇论战

括号内来自沙雕本人

表情包来自网络

头像来自霹雳官方app

以及老福特诸位大佬

@BAAAAA 

@天時極樂 

@红心蓝手超过十个就给我死 

@艾湫  

侵删


西狩麟趾

魔咩:于是王子唤醒了公主,两个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恰睛(눈_눈):这本书明明讲得是恶魔唤醒邪龙成为大反派……
———————
是没赶上的情人节23333

魔咩:于是王子唤醒了公主,两个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恰睛(눈_눈):这本书明明讲得是恶魔唤醒邪龙成为大反派……
———————
是没赶上的情人节23333

支秋_

飞蛾投火

写在前排:无聊的产物。感觉这两只的相处十分微妙,凝渊看透善恶,继而厌世,而赤睛没有善恶之分,算是旁观中立。好难拿捏。


——开始——


        “赤睛,吾又觉得无聊了。”凯旋的魔王子慵懒地躺在王座上,伸起手逗弄着刚化出的火蛾。


  象征着佛狱最高掌权者威严的王座,在他眼里跟普通的椅子没什么两样,但还能当床榻使,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赤睛刚从石化状态恢复就被魔王子拉出去打架,现在气息隐隐躁动,需要好好调息一番。他内心有点不平衡:同样是解除封印,他的主体就这么活蹦乱跳,有用不完的精力。...

写在前排:无聊的产物。感觉这两只的相处十分微妙,凝渊看透善恶,继而厌世,而赤睛没有善恶之分,算是旁观中立。好难拿捏。


——开始——


        “赤睛,吾又觉得无聊了。”凯旋的魔王子慵懒地躺在王座上,伸起手逗弄着刚化出的火蛾。


  象征着佛狱最高掌权者威严的王座,在他眼里跟普通的椅子没什么两样,但还能当床榻使,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赤睛刚从石化状态恢复就被魔王子拉出去打架,现在气息隐隐躁动,需要好好调息一番。他内心有点不平衡:同样是解除封印,他的主体就这么活蹦乱跳,有用不完的精力。


  见身旁的副体没有如以往一样“字字珠玑”,魔王子慢悠悠地又喊了一声:“赤睛?”同时火蛾翩翩飞至赤睛面前,试图用它的艳丽吸引白衣魔者的注意力。


  “别问我。”赤睛无视一蛾一魔,并且背过身去表示自己不想理会,默默地调息功体。


  别人的拒绝完全不能浇灭魔王子作妖的兴致,于是他将目光移向一直低着头的太息公:“怎么?从方才就没见你抬起头来,是吾的俊美如神祇的面貌让你觉得看吾一眼都是亵渎?还是内心的恐惧让你无法直视我吗?”


  “不是!”太息公闻言猛地抬头,声音不如平时般妩媚,还微微发颤。“我没。。。”


  魔王子无意再听她的辩解,人类的辩解只是用华丽的辞藻来掩盖他们的表里不一,毕竟只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好听话:“到吾面前来。”


  太息公对他的命令迟疑了一会,便诚惶诚恐地走过去,心里分不清是狂喜的多还是恐惧的多。


  他站起身来,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安慰,如同情人般低喃:“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吾不会像对凯旋侯那样对待你的。”


  “殿下,妾身对您的情谊从未变过啊。”得到允诺,太息公心里松了口气,魔王子对她还是有情分的,王妃的位置只要再努力一把终究还是她的!


  冷眼旁观的赤睛在调息功体之余默默在心里打分:六十,勉强及格。


  内室里。


  “啧啧,刚出来就入魔?赤睛,你还真是充满惊喜啊。”魔王子运气帮赤睛调息,顺便打发一下时间。


  赤睛闭上眼睛,冷静陈述:“吾只是岔了气,调息几天就好了。”虽然他知道在背后为他疗伤的人又开始有兴趣了。


  魔王子收回手,打量着眼前人的两辫马尾:“赤睛啊,你真是无趣。如果你能够说点其它的,吾会很高兴的。”


  渡过来的真气让体内的灼烧感减缓了不少,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蛾空邪火的危险性。赤睛继续专心调息功体,呼吸意外地开始加粗了……


  这样细微的变化怎么可能逃过身后这只蛾精的眼睛。蛾精探过身去,戏谑地打量着副体本来就红扑扑的脸颊。“你发忄青了。需要我帮忙吗?还是,”魔王子十分坏心眼地往他耳朵吹了口气“我看着你解决?”


  赤睛转过头,发红的眼睛紧盯着幸灾乐祸的笑脸,出言挑衅:“只看着,你忍得住吗?”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看似安静的内室翻涌着暧昧的氛围。投射在墙上一紫一白的影子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下纠缠不清,或许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纠缠不清了。

RogueHacker

祈祷】小火龙

(feat.休闲装咩咩)

乱涂产物注意)

祈祷】小火龙

(feat.休闲装咩咩)

乱涂产物注意)

永艾乌尔

最近沉迷魔赤,重新看了一下24集。

就是。。。他俩分开以后魔咩如果没找到赤睛,赤睛应该也会回去嘛!他说要回到原有的地方啊。是因为飞鹭害怕所以才要把她送到安全地方而暂时没回去嘛!

多么难得啊!幸运(?)地离开了魔王子之后还想着回去的一定只有恰睛了。。。我嗑的cp是真的。

最近沉迷魔赤,重新看了一下24集。

就是。。。他俩分开以后魔咩如果没找到赤睛,赤睛应该也会回去嘛!他说要回到原有的地方啊。是因为飞鹭害怕所以才要把她送到安全地方而暂时没回去嘛!

多么难得啊!幸运(?)地离开了魔王子之后还想着回去的一定只有恰睛了。。。我嗑的cp是真的。

西狩麟趾
元宵快乐!还是最喜欢芝麻馅的,...

元宵快乐!
还是最喜欢芝麻馅的,所以画了太一和恰睛哈哈哈哈
很喜欢的两个少年仔

元宵快乐!
还是最喜欢芝麻馅的,所以画了太一和恰睛哈哈哈哈
很喜欢的两个少年仔

支秋_

叠层渐变会好看一丢丢耶。

叠层渐变会好看一丢丢耶。

西陵不夜侯
亲一口小恰惊(蛾空邪火警告

亲一口小恰惊(蛾空邪火警告

亲一口小恰惊(蛾空邪火警告

君三里

瞎吉尔写

魔王子✘赤睛下

现代ooc,番外不发了。

自行脑补。


“如果这架飞机里有恐怖分子或者因为别的原因飞机失事,赤睛,你打算怎么死呢”

魔王子和赤睛坐在经济舱里,周围的交谈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但赤睛坐在他旁边,听的很清楚。

“先打死你,再自杀。放心我技术很好,不会让你感受到痛苦”

“赤睛你这样不好,太绝情了”

“因为你真的很惹人烦”

“咦?我发现每次假设我死亡你就会变话多。我猜猜,是深爱我,无法接受我死亡还是设想过我死亡可以获得解脱”

“那我闭嘴”

“无论哪种,我都很高兴”

“随便你”

想要魔王子死亡的不止赤睛,还有很多很多人。多到他俩可以在枪林弹雨中谈论午餐。在高速狂飙中...

魔王子✘赤睛下

现代ooc,番外不发了。

自行脑补。


“如果这架飞机里有恐怖分子或者因为别的原因飞机失事,赤睛,你打算怎么死呢”

魔王子和赤睛坐在经济舱里,周围的交谈声盖过了他的声音。但赤睛坐在他旁边,听的很清楚。

“先打死你,再自杀。放心我技术很好,不会让你感受到痛苦”

“赤睛你这样不好,太绝情了”

“因为你真的很惹人烦”

“咦?我发现每次假设我死亡你就会变话多。我猜猜,是深爱我,无法接受我死亡还是设想过我死亡可以获得解脱”

“那我闭嘴”

“无论哪种,我都很高兴”

“随便你”

想要魔王子死亡的不止赤睛,还有很多很多人。多到他俩可以在枪林弹雨中谈论午餐。在高速狂飙中玩手机小游戏。

但也不是每次都能幸运的躲过追杀。

魔王子穿着白色的浴袍,时值严冬,游泳池水面飘着一层浮冰。

这是魔王子的秘密基地,只有赤晴知道。

风很大,魔王子将浴袍裹紧了,躺在冰凉的椅子上,晒着阳光。

围墙上悄悄冒出几个黑色的脑袋,装着消声器的枪口对准了魔王子

砰砰砰

魔王子白色的浴袍被血浸透。

杀手们悄悄的撤退。

已经半个小时没有收到魔王子骚扰信息的赤睛拿起车钥匙赶到了别墅。

屋子里很暖和,厨房里漂出食物的香气。

不同寻常的安静。

赤睛在房子里逛了一圈,最后无奈的走向游泳池。

冬天游泳大概算魔王子的恶趣味了。

还未走近泳池,就看见刺眼的鲜红,魔王子飘在水面上,四肢已经和浮冰冻在了一起。

赤晴的表情终于产生变化。他几步跑到池边,跳进池水里,游到魔王子的尸体旁边,拽着浴袍将他拉到了岸上。

赤睛嘴唇冻得发紫,却不及凝渊脸上的颜色。各种急救措施都无法再唤醒魔王子的心跳。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赤睛躺在魔王子身边,侧着身子,看着他的脸。眼泪一滴一滴的冒出来。

凝渊脸上的水结成冰。赤睛伸手剥掉冰块,从他的眉毛摸到嘴唇。最后凑过去,吻在了魔王子略微冰凉的唇上。

风越来越大,夹杂着哭声。


月下弦凉

【命运轨迹】

    梗:即使成了石像,她也依然美丽。


小白写手群新春产粮活动:@小白瞎写练手群


  这里是四魌界,正如其名一样划分为四大国度,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诗意天城与杀戮碎岛,其次就是慈光之塔,火宅佛狱。


  今天要说的就是杀戮碎岛。


  杀戮碎岛之王雅迪王,有一双子女,长子槐生淇奥,次女湘灵。


  为了维持四国和平的局面,四国经常会通过各种活动来联络感情,而举行的地点,基本是在杀戮碎岛。


  小公主湘灵性情温婉,略有些懦怯,不喜见生人,与她最要好的,便是火宅佛狱的小王女寒烟翠。


  槐生淇奥作为长子,注定继承大业,所以总是伴在雅迪王身侧面见各国来宾,偶尔也会...

    梗:即使成了石像,她也依然美丽。


小白写手群新春产粮活动:@小白瞎写练手群


  这里是四魌界,正如其名一样划分为四大国度,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诗意天城与杀戮碎岛,其次就是慈光之塔,火宅佛狱。


  今天要说的就是杀戮碎岛。


  杀戮碎岛之王雅迪王,有一双子女,长子槐生淇奥,次女湘灵。


  为了维持四国和平的局面,四国经常会通过各种活动来联络感情,而举行的地点,基本是在杀戮碎岛。


  小公主湘灵性情温婉,略有些懦怯,不喜见生人,与她最要好的,便是火宅佛狱的小王女寒烟翠。


  槐生淇奥作为长子,注定继承大业,所以总是伴在雅迪王身侧面见各国来宾,偶尔也会陪陪小王女湘灵,火宅佛狱的长子凝渊,人称魔王子,也时常带着下属白衣白发的赤睛来凑热闹,作为凝渊的妹妹寒烟翠非常不想凝渊出现在这里,这也是众人的心声,不然这个魔王子的称呼又是怎么来的呢?


  又是一次代表四国友好的盛大宴席,小王女湘灵没有去参加,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房间里翻书和发呆。


  寒烟翠虽然也来了,但也要陪着父王咒世主应酬一下,没那么快来找湘灵,应酬着应酬着就发现不对劲了。


  “王兄呢?”寒烟翠理了理有些皱了的白色狐皮披肩,侧头问咒世主。


  脑袋宛如一颗茶叶蛋的咒世主神情淡定,喝了一口手中红酒,“这种场合,可困不了他多久。”


  寒烟翠也不是想要找凝渊,他是担心凝渊去找湘灵,毕竟按照凝渊那阴晴不定,随心所欲的性格来讲,做出点什么也不会让人意外。


  咒世主撇了一眼寒烟翠,明白自家女儿在想什么,眼中分明写着不允二字,但语气却一成不变,“你想去找他?”


  寒烟翠头皮一麻,顿时什么想法都被压在了心底:“……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心王兄。”


  “不用担心他,赤睛还跟在他身边,出不了什么事。”


  “是。”


  被寒烟翠惦记着的凝渊,熟门熟路的逛起王城来了,手里还不知道从哪里摘了一朵红色玫瑰,赤睛就在身侧跟着。


  赤睛:“你还要逛到什么时候?”你没看到被你经过四次又四次言语洗脑的那几个士兵脸色吗?


  凝渊深嗅了一口手中玫瑰,漫不经心地道:“我可以说要逛到宴会结束吗?那种无聊枯燥的宴会,着实浪费我宝贵的时间,有这功夫,还不如给西瓜化妆来的有趣。”


  赤睛面无表情地吐槽:“既然无聊,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你没看到我那敬爱的父王,强硬的态度,让我不忍拒绝。”


  赤睛:“看到了,你拒绝的好敷衍,所以杀戮碎岛里有什么吸引了你?”


  凝渊转动着手中长满尖刺的玫瑰,脸上浮现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那是一朵娇弱,美丽,含苞待放的花,正是最美丽的时候,让人忍不住去摘下,让她的美丽芬芳永远定格这一刻。”


  “哦,我真为那朵娇嫩的花惋惜。”


  “走,我现在就带你去见那朵娇贵的花。”


  走了一段路后,赤睛终于反应过来凝渊看中的,是什么花了,把杀戮碎岛比做花正常,可用意就不正常了。


  “你果然消停不了多久。”


  “赤睛啊,你真了解我。”


  另一边,湘灵已经走出了房间,和煦的阳光洒落在金发蓝眸的小王女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柔光,小王女湘灵穿着漂亮的裙子,站在院内看着那棵石榴树,果实累累,沉甸甸的煞是好看,连带着湘灵心情也好了不少,摸了摸沉甸甸的果实,看向了院门口,没有看到寒烟翠,反倒看到了凝渊和赤睛,不免有几分惊讶。


  凝渊不一会儿,就已经走到了面前。


  “你是来找我王兄的吗?他在宴会上,并不在这里。”


  “我是来找你的。”


  湘灵一怔,“找我?”


  ………………


  …………


  宴会上,寒烟翠心急如焚,不知等了多久,才终于看到凝渊和赤睛施施然地出现在宴会上,寒烟翠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


  看到湘灵时,湘灵正站在石榴树下发呆。


  寒烟翠走了过去,唤回了湘灵神游在外的思绪。


  “你没事吧?”


  湘灵轻摇头,“我很好。”


  难道是她多虑了?


  湘灵看着面前一无所知的好友寒烟翠,想到凝渊说的话,心中微涩。


  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只是徒添一人烦恼。


  自那以后,凝渊隔三差五地在找完槐生淇奥后,就会偷偷翻墙来看她,虽然她一点都不想他来,每次来不是顺手摘了她王兄院里最爱的花,就是带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来。


  防不胜防,也是真烦,可她若说烦了,凝渊肯定过些时日又会送一些稀奇古怪还血淋淋的战利品来,她已经从最初的惧怕,到现在的麻木。


  有时候,她真怕会在凝渊那深情又邪魅的眼中沦陷,理智让她守住了本心,凝渊有心吗?他没有心,寒烟翠是这样告诉她的,列举了一些凝渊一些乱七八糟的桃花债,佛狱就有一朵大桃花,种种迹象表明,凝渊不仅没心,还渣。


  那么她,也是感兴趣中的一员吧。


  在凝渊如此凶猛的攻势下,湘灵还是一副平淡如水的模样,凝渊就纳闷了,撩起额前一缕发丝,偏头对赤睛说:“难道是我魅力减退了吗?”


  对此不想说什么的赤睛:“…………”你怎么不会觉得是你渣名远扬之过呢?


  “有趣,该不会是我那小妹对她说了点什么吧?”


  “都这样了你还没失去兴趣,看来槐生淇奥在你心里的分量不轻啊。”


  “啊~赤睛你怎么能如此污蔑我,我是在追求小王女啊,为了满足我对爱情的渴求,赤睛,说到爱情,身为我的副体,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走的这么快,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无聊!”


  夜幕降临,湘灵房内只点了身前一支蜡烛,昏暗的烛光下映得身影摇曳,湘灵翻阅着一本凝渊不知道从哪里淘到杂记,人可以不喜欢,书是死物,不影响她喜欢。


  本来按照以往这个时候,她已经入睡,自从凝渊出现后,就打乱了她的生活,因为不知道凝渊会什么时候出现,她现在已经习惯晚睡了。


  夜深人静,只有烛火偶尔发出啪啦声和书页翻阅的声音,湘灵已有两分困意,微揉眉心,心中却在想,凝渊今晚大概不会来了,这样想着湘灵合上了书,刚想起身,迎面吹来一阵冷风,一个分神的瞬间,房间里已经多了一个人,就在她的身侧,来人正是凝渊,半靠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她。


  “好看吗?”


  湘灵还未说话,只见黑暗中冷光一闪,下一刻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搭在了凝渊的脖子上,而拿着宝剑的人,正是她的王兄槐生淇奥。


  湘灵瞳孔微缩,惊讶地站了起来,“王兄,你怎么在这?”


  槐生淇奥脸色即冰冷,又阴沉,“他都能出现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我……”湘灵抬眸欲解释,对上凝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时,莫名心虚,头又重新垂下。


  看到这一幕的槐生淇奥火气更大,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凝渊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


  凝渊仿佛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处险境般,笑眯眯地对槐生淇奥说:“你才察觉啊,有点慢了淇奥~若你此时杀了我,只会挑起两界的战火,我是无所谓了,这种情况,淇奥你愿意见到吗?”


  原来这就是凝渊有恃无恐的原因。


  槐生淇奥咬牙切齿道:“走,我们出去聊!”


  “好啊,亲爱的小公主,我们下次再见~”尾音未落,人早就被槐生淇奥以化光速度拖出老远。


  昏暗的房间里只剩湘灵,湘灵扫了昏暗的房间一眼,垂下眼帘,纤细得有些单薄的身影在烛火下摇曳,明白王兄是察觉出她的异样,才会有如今的举动,她只是不想连累他人而已。


  第二天,槐生淇奥来了,带来了一个消息,凝渊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还有————


  槐生淇奥一手按在湘灵肩上,语重心长地说:“以后遇到麻烦,记住有王兄在。”


  湘灵心中一暖:“我只是不想麻烦别人,我自己就能解决。”


  “凝渊我都解决不了,何况是你,所幸他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伤害你,不然你让我如何安心?”


  “王兄……”湘灵眼眶一热。


  槐生淇奥抹去湘灵的眼泪,叹了一声,“我是你的王兄,是你唯一的依靠,记住了吗?”


  “嗯。”湘灵抹去泪水,看着槐生淇奥离去的身影,心中悬了许久的大石已然落下。


  凝渊不出现了,那她的生活应该重归平静了。


  虽然不知道王兄做了什么,至那凝渊确实没有出现了,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直到举行祭祀,她开始心绪不宁,她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就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祭祀当天,槐生淇奥还当湘灵是太过紧张,好生安抚了一番,也没能让湘灵的心绪平静下来。


  果然,祭祀途中出事了,作为主祀的湘灵首当其冲,槐生淇奥来不及有任何动作,眼睁睁地看着湘灵遭到反噬化为一尊毫无生气的石像。


  祭祀失败了吗?不,没有,这样反倒是成功了,原来他们一早就打算牺牲湘灵,父王也知道,并默许了这件事。


  为了碎岛子民,牺牲掉一个举无轻重的小王女,确实很划算,至少,杀戮碎岛,是这样认为的,雅迪王不能徇私,他也不能,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湘灵困在石像内,九死一生,哪怕只有一丝生机,他也不会放弃。


  湘灵的石像被安置在自己的院落中,槐生淇奥时常派人来打扫,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掩饰住这个院落的寂寥。


  深夜,一抹残影划过王城上空,出现在小王女的房间内。


  凝渊打量着已化为石像的湘灵,神色隐晦不明,“原来传言是真的。”


  “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当然,你并不包括在其中。”赤睛站在离凝渊的几步外,也在打量石像,若不是石像内泄露出的一丝活气,像极了一尊只是雕刻地栩栩如生的寻常石像。


  “都到这个时候了,赤睛你都打算安慰一下我失恋的心情?”


  “我觉得安慰对你而言,很可笑。”


  “哈,你真了解我。”凝渊转回身继续看湘灵。


  石化后的湘灵依旧美丽,只是比起活人,还是要少了两分灵韵。


  凝渊视线定格在湘灵的脸上,嘴角勾起,“这个模样的你,比平时还要安静。”说完凝渊转身,“槐生淇奥应该不会放弃这一线生机吧,那我就要好好与他比一下了,这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啊,赤睛。”


  “嗯……”


  赤睛看着凝渊离去的身影,又看了一眼石像,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与凝渊一同离开了。


  


  


  


 


  


  


  


  


  


  


  


 


  


  


  


  


  


  

  


  


  


  


  


  


  


  


  


三川

【赤鹭】久见

*久别重逢

*细碎的日常OC

*点梗序列2


久见 


飞鹭的小屋建好时,苦境的雪线刚划过江北。


村子是南北交界之处,位置却有些偏僻,那些武林中大事小事,则会顺着河流和山道传到这里。


都是小孩子最爱听得热闹,诸如先天一掌横扫九川,侠客在悬崖峭壁上约架,剑子仙迹再次推塔成功,秦假仙还游走各处。


或是儒道释各自的发展,武林新出了多少联盟或门派,多少隐居的高手入世,琉璃仙境的奶茶风靡苦境等,有的没的都能听上不少。


村里的小娃娃都很喜欢围着飞鹭转。


他们知道飞鹭是自外面来,仿佛她...

*久别重逢

*细碎的日常OC

*点梗序列2

 

久见 


飞鹭的小屋建好时,苦境的雪线刚划过江北。

 

村子是南北交界之处,位置却有些偏僻,那些武林中大事小事,则会顺着河流和山道传到这里。

 

都是小孩子最爱听得热闹,诸如先天一掌横扫九川,侠客在悬崖峭壁上约架,剑子仙迹再次推塔成功,秦假仙还游走各处。

 

或是儒道释各自的发展,武林新出了多少联盟或门派,多少隐居的高手入世,琉璃仙境的奶茶风靡苦境等,有的没的都能听上不少。

 

村里的小娃娃都很喜欢围着飞鹭转。

 

他们知道飞鹭是自外面来,仿佛她就代表了那遥远而奇幻的江湖。

 

飞鹭每次回家,总会有小孩子在门口排排坐。

 

她会做好吃的点心,屋子里总是能闻见淡淡的甜香,山林来的动物喜爱在她的后院歇息,拖着长而柔软尾羽的鸟雀栖息在种下的桂树上,狐狸盘在木廊前打盹,麋鹿轻轻踩过院中的落叶。

 

这位两年前入住村落的姐姐家里,有那样有趣的风景。

 

而且她还会说故事。

这实在是太大的吸引力,以至于村里的孩子一下学堂,就喜欢往她家跑。

 

飞鹭却有些苦恼了,她想:我那些故事翻来覆去都讲了好几遍,他们怎么听不厌啊?

 

其实她并不是很会讲故事,照着书念还差不多,可孩子们都就想听江湖的故事,她每次也就只能把那些经历来回讲。

 

在做祭子那些年,她并未离开过族地,而后来四处奔命,也没历时太长。

可每当她说起那段经历时,孩子们就都瞪大了眼。

 

——你见过书大?!

——他长的怎么样?是不是像书上说的金光闪闪?

——他凶不凶?你看过他用一气动山河吗?

——你见过素还真吗?那叶小钗呢?他们和坏人打架是不是特别帅气!

 

飞鹭答不上来,她见过的人不多,也未看过多少次高人打架,她认识的一页书也不是像书上形容的那样。大概现在他已经又变成了那金光闪闪威严的高僧,可那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

 

“飞鹭姐,你是不是也是个高手,就‘嗖’一下,对方倒一大片那种!”

飞鹭就弹那个孩子的脑瓜崩。

“没有啦,我是‘嗖’一下……就被人放倒了耶……”

 

她很晚才意识到,原来江湖曾离她那么近。

 

“那飞鹭姐姐,你在江湖上是不是也要很多好朋友,是不是也是漂亮的小姐姐?”小姑娘抓着她的裙摆问,飞鹭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时候哪里有功夫交朋友,都是在逃命,还都越跑越偏,连个集市都没怎么去过,怎么可能交到新朋友。

 

“如果说朋友,那赤睛应该算是吧……”

 

飞鹭眨眨眼,少年人的眉目自脑海中闪过。

 

不知为何,想起他时飞鹭总是会脸热。

 

于是她站起来,把屋子的窗推开一条小缝,窗外的雪花吹进来一些,昨夜才下的雪,今早已是天地皆白,好似那少年人一头雪发和一身的白衣。

 

“赤睛就是那个你救的少年?”小孩子催促着:“再说说他的故事吧!”

 

飞鹭就又把那段故事再说了一遍。

 

连她自己都惊讶,和赤睛相处的回忆,居然如同那些歌调般,清晰到能精妙于风吹过哪片草叶,花开了哪方枝头。

 

那时是多么紧张,伴随恐惧和漂泊的无依,但与他相处时,却又总是念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有的故事说多了,就好比拆开来的九连环,当初想不透,看不清的地方,也逐渐有了轮廓。

 

可那时外面已传来魔王子战败的消息,赤睛在他身边,恐怕也已凶多吉少。

 

苦境的书刊越来越丰富,有专门记史的儒门分支,会以走访经历过不同时段的百姓、先天、侠客为工作,并旁生出许多书,不论是话本子还是传记,亦或是版图的介绍,飞鹭都读过一遍。

 

火宅佛狱,副体相生,她仿佛知晓了他的过去,了解了他的故乡,可转瞬间,他又好似离她更远。

 

所以这位能变成大龙的副体先生,当时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他扬袖,将生机归还给了大地花草。

 

当飞鹭再次反思于自己的过去,旁人说她一声天真,她能认下,旁人再说她一句稚嫩,她也甘心。

 

长年生活在万年春的祭子,本不该沾染太多的尘思是非,她唱好了歌,奉献一生于祭台之上,这样就已足够,假若不是意外横生,她的一辈子,大抵也是无思虑,也无懊悔。

 

她会觉得花草有灵,认为鸟兽有情,因那本就是她自幼感受到的生命的含义,与刀头舔血,人命如草芥的江湖厮杀并不关联。

 

但赤睛为什么还是那样做?

 

很多事情到头来,并不会有答案。

经历了江湖,便会有思虑,便会心生悔意。

 

飞鹭想,如果那时候自己能再勇敢一点就好了,可她同时也并不明白,那时她做的已经够多,作为从万年春走出的祭子,她们本身就有一种勇气。

 

能甘愿吟歌至死,绝不息声的种族,从来不会缺乏勇敢。

他们只是不知该如何做,该怎样因怀璧其罪而淌过江湖这条河。

 

得知魔王子的消息时,飞鹭正准备给自家的屋前盖一座用在放木材的小棚。

她刚来时会做的事情不多,是村民们帮她盖起了屋,置办了必需的物件,她很感激他们,但村民们说还得多亏她的提醒,村庄才没有在灾害时毁于一旦。

 

飞鹭途径这村落时,听山林中的走兽说,也许不久后会有大雨,山石不稳,怕不是要有灾难,她告知了村民,起初人们半信半疑,末了村长说:小姑娘看着不会是胡讲的,大家能撤的就撤,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者江湖上,总也是好心人多。

 

等到山雨停歇,村民们又重新回来,在土地上盖起房屋,开垦耕田。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些生活的技巧飞鹭学的很快,她本就是亲近自然的生灵,好像那河中湿地上立着的白鹭,纤尘不染,也要筑巢栖息。

 

只是她心中多了一个要想念的人。

 

少年是那样的好看,掩映在外表下的是他经历了千万年的心,飞鹭拨弄着发鬓上的羽毛,他要是笑起来,该更加好看,他的故事,一定比自己讲的要好。

 

她曾仰慕过威严的先天高人,也畏惧过拿着武器咄咄逼人的杀手,兜兜转转走了一趟江湖,说了那么多故事,而故事里,总有一个不怎么爱笑的白衣少年。

 

他可以变成龙,带她飞过一段天空,她害怕的厉害,却在落地后,发觉其实没有那么恐惧,甚至开始迷恋上那从高空俯瞰大地,风鸟绕其左右的感觉。

 

飞鹭的储柴火的小棚已经搭好,她准备扫掉庭前的雪,想江湖多么神奇,它充满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同时也有有希望,有奇迹发生。

 

如同她能活下来,如同江湖上早已淡去了她的死讯。

 

那么赤睛,也是不是可以回来?

 

她扫去了雪,抬眼见远山上群鸟飞起,耳边山林呼啸,湛蓝如洗的天空中,浮云似是飘洒的羽。

 

也许今晚可以做一道家乡菜,飞鹭收了扫帚,转身想。

 

“久见了,飞鹭。”

 

飞鹭一怔。

 

空气中逐渐有了开春的气息,那是山花,是芳草,是万物生长。

 

——那么,要多一副碗筷。

 

她回头,笑道:“是啊,好久不见。”

 

 



(全文完)

+++++++++++++++++++++++++

给好友的赤飞点梗除夕文,老福特发一份,果然越来越日常清汤寡水(捂脸)

久别重逢,平安喜乐,健康幸福,得偿所愿。


害,是个菜鸡
刚才的没有水印呃呃呃我失误了

刚才的没有水印呃呃呃我失误了

刚才的没有水印呃呃呃我失误了

遥遥文社

【霹雳同人】错之系列之三错心(第十七章01下)

第十七章    段落之一(下)


神鸟疾飞,随即高亢诗号如雷贯耳,神鸟背上,玄黑僧袍,魔佛立身,赫然正是意识魔化的梵天一页书。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引渡如来。”

诗韵高声,辉煌耀目的金色光华遍照大地,翻动衣袖的狂风呼啸吹扬,尽扫火宅佛狱弥漫的诡异妖氛,神鸟掠过天野,一页书凌空降下,气势震撼。

“邪魔……”

心知一页书身上带有咒世主的禁锢邪咒,魔王子目光轻挑傲慢,完全不以为意。

“屡败屡战,是不服输的意志,还是为了自尊,赤睛……”

魔王子看了一眼赤睛,心领神会,赤睛双手合十,刹时光芒辉映,赤睛跃上高空,化身一尾灰翼赤光的巨龙,直冲云霄,魔...

第十七章    段落之一(下)


神鸟疾飞,随即高亢诗号如雷贯耳,神鸟背上,玄黑僧袍,魔佛立身,赫然正是意识魔化的梵天一页书。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引渡如来。”

诗韵高声,辉煌耀目的金色光华遍照大地,翻动衣袖的狂风呼啸吹扬,尽扫火宅佛狱弥漫的诡异妖氛,神鸟掠过天野,一页书凌空降下,气势震撼。

“邪魔……”

心知一页书身上带有咒世主的禁锢邪咒,魔王子目光轻挑傲慢,完全不以为意。

“屡败屡战,是不服输的意志,还是为了自尊,赤睛……”

魔王子看了一眼赤睛,心领神会,赤睛双手合十,刹时光芒辉映,赤睛跃上高空,化身一尾灰翼赤光的巨龙,直冲云霄,魔龙嚣狂张翼,瞬间半掩天地光亮。

“吼——”

一页书怒目扬眉,替天行道,再次卯上火宅佛狱魔王子。

“邪魔……完纳你之劫数吧……”

“吾尽量配合就是……”

狂焰灭天,魔王子语笑挑衅,双方怒掌力震,轰然一击。

“喝——”

“呀——”

浑厚掌力冲击,天崩地裂之势,魔王子急于速战脱身,句芒双剑立即逼战极端。

“明知是相同的结果,毅然一往无悔,毅力与不自量力,差别到底在哪里?”

句芒双剑猛厉,一页书攻守兼顾,步踏回旋。

“喝——”

魔王子力战一页书,句芒双剑回旋,一剑快过一剑,一式绝过一式。

“呀——”

一页书虽然全力施为,却是看似应接不暇,然而一丝力劲不足之间,隐约真气鼓荡,又是一招闪避旋身,一页书一脚踢中魔王子后心。

“呃……不妙……”

魔王子后心一痛,真力显出后继不足的迹象,心绪顿时一沉。

“这场游戏索然无味……”

掩饰情绪的邪魅轻笑,魔王子挂心剑之初,深知不能久战,于是立即凝聚真气,骤然之间猛劲提升内力,贯入句芒双剑。

“焚世邪焰!”

句芒双剑合二为一,利刃凝红,魔王子身后焰光焚燃,杀光烈焰升腾,内力瞬间饱提极限。就是等待这一时刻,魔王子杀招将出之际,看准时机,一页书飞影疾闪。

“笑尽英雄啊!”

出招刹那,不及防备的瞬间,一页书杀影临身,猛掌正中魔王子的心脉关窍。真元荡气,力劲足以开山裂石,同样的魔佛,一样的掌力,却是截然不同的雄浑,一页书竟然丝毫不受邪咒禁锢,魔王子当场筋脉重创,鲜血急涌喷出。

“呃啊……噗……”

掌力沛然,气劲击伤的同时,引动魔王子自身凝聚的真气猝然反噬,伤上加伤,魔王子一时气息逆冲难平,唯有暂时稳身不动,勉强压抑急暴冲荡的气息。

“原来禁制已解,抓住吾凝聚真气出招的瞬间,一掌给吾最大的伤害,这是聪明,或者卑贱,都不是,是吾愚蠢。”

魔王子收敛心神,一页书慨然迈步上前,势要除恶务尽。

“哼,以奸制奸,以诈破诈,你觉悟吧。”

走到距离魔王子最近的距离,一页书掌劲凝杀聚气,猛力一击瞬间,魔王子分开句芒双剑,一剑挡招,同时横剑一划。

“喝……杀……”

一页书惊觉杀意,急退闪避,然而却是不及剑光倏快,腰间一阵裂痛,划出一道深长的伤痕,魔王子冷声沉笑。

“哈哈,是吾聪明,是吾卑鄙,或者你也愚蠢了。”

一页书横眉怒眼,气氛骤然冷肃,魔王子慢语轻言。

“如此怒恨的眼神,今日让吾脱走,你一定非常非常遗憾。”

一页书力撼一掌,荡风扬尘,再展极端决战。

“呀——”

魔佛战异数,掌气斗剑风,梵天誓行道,魔邪拼生途。心知此战不同以往,魔王子忧心暗藏,只能背水一战,双刃回旋,如电驰雷闪,如寒冰邪焰,尽展所能。

“焰斩如来!”

无奈轻敌在前,重伤在身,魔王子功体折损,气息骤然一滞,已经先添五分败势。

“千江万流……呀……”

一页书气势沉雄,浑然一掌,万倾千波尽灭嚣狂邪焰,魔王子败退数丈。

“啊……”

真气凶猛反噬,魔王子压抑的伤势骤然爆发,突然感觉救不成剑之初,顿时一阵心灰意冷。

“看来吾注定救不了他,那么魔佛,你要杀吾,呵呵,来啊……”

眼神一狠,魔王子豁命一赌,破釜沉舟之势,竟然想要与一页书同归于尽。

“魔火噬原!”

魔焰烈焚,魔王子扬起微笑,意念一动显真心。

“剑之初,不能救你,吾就与你同死……”

金芒凝聚周身,乍然星碎,一页书高声扬啸。

“天龙吼……呀……”

天龙开口,至极玄音破云裂地,身在天龙之侧的魔王子难抵杀音动荡,腑脏再受巨震。

“吼——”

吼音狂啸,轰鸣气荡之中,魔王子周身风刃纵横交错,犹如身陷凌迟之刑,然而却是只闻魔王子无所谓的张狂大笑。

“哈哈……哈哈……”

杀劫危急,千钧一发之刻,突然方圆千里响彻天籁奇乐,摄魂箫声,动人心魄。

“嗯……箫声……”

一页书分神一愣,刹时天音破龙吼,随即碧蓝银丝飘尘,龙廷熙翩然而来,“咔”一声,手中的白玉长箫立时破碎数道裂痕。

“是你,吾见过你,百韬略城寿诞,你为贺寿前来,九变归元台,你相助吾与擎海潮疗伤,救过飞鹭,你是愁未央大夫之师弟,空灵谷神医的嫡传,龙廷熙。”

龙廷熙低头一看手中裂开的白玉长箫,心神一惊,不禁深感后怕,惊觉一页书内力沉厚,随后躬身行礼致意。

“前辈好记性,晚辈正是龙廷熙,今日大胆恳求前辈,万望手下留情。”

此言一出,一页书双眸怒瞪,入魔暴戾之气骤然充斥心神。

“嗯,你说什么,哼,要吾放过他,不可能。”

“前辈……请听晚辈一言……”

“让开……喝……”

不容辩说,一页书坚决不肯纵放魔王子,出招不留转圜,龙廷熙心有顾忌,只守不攻,魔王子伤重退避,步行越来越虚浮。

“呃……啊……”

一页书招招逼命,魔王子步步失利,龙廷熙虽然尽力维护,却是难免不足。地下久战,天上同样战得难分难解,各为其主,大鹏神鸟,魔龙赤睛,激烈冲突,神鸟速度飞快,魔龙力劲霸道,战况僵持,一时难分上下。

“啾——”

光芒迸射,大鹏神鸟纠缠狠斗,赤睛无法脱身助战,忧急万分,力劲再狠三分。

“吼——”

龙廷熙惊闻高空龙吼,顿时心生一计,真气直贯白玉长箫,随即长箫直冲云端,刹那之间,应和龙吼狂啸,魔音震荡,惊天彻地。

“九音归一……破……”

魔音崩溃神识,大鹏神鸟一声凄厉嘶叫,盘旋疾飞,与此同时,龙廷熙打破魔龙与大鹏鸟缠斗的空隙,一页书力掌摧折,再伤魔王子一击。

“喝……”

“唔……噗……”

眼见主体失利,刚刚抽身战局,赤睛盘空飞驰,立即有了动作,烈焰喷出,直向一页书。

“吼——”

为了解除大鹏鸟的困境,一页书再展天龙吼,功力更添刚劲。

“啊——”

魔音扰乱心神,天落狂焰,魔王子再聚真元,句芒双剑力撼一页书,天与地的完美夹击,一页书躲闪不及,顿时支绌,一时不慎被魔王子一掌伤及。

“呃……”

此时魔音一颤,凌空飞旋的白玉长箫,传出一道紧接一道的裂声,突然数声“咔咔”作响,随即炸裂一声,白玉长箫赫然炸裂成碎玉,魔音戛然而止。

“啾——”

心有灵犀,挣脱魔音困阵的瞬间,大鹏神鸟快如疾星,猛击赤睛,双方猛力冲撞,轰然巨响,双双重创,坠落天际。

“阳翼……啊……”

轰然一声震响,惊见大鹏直坠,一页书心急如焚,身影化光急闪,急追大鹏的行踪,魔王子看了一眼天际,感叹得似是显得有些不明与无情。

“如果这是你对吾之忠诚,赤睛,你真是枉费吾之教诲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还是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

魔王子转身看了一眼龙廷熙,正想走过去,突然气息一乱。

“呃……唔……”

伤势引动,气劲逆冲,魔王子猛吐鲜血。

“噗……咳咳……”

龙廷熙身影一闪,急忙扶住魔王子,取出一粒丹药让他服下,稳定他的气息,魔王子却是一把扯住龙廷熙的衣襟。

“吾现在无法感应剑之初的行踪,但是你既然能够找得到吾,就一定知道剑之初在哪里,带吾去找他,现在就去,只要你救剑之初,吾就交出六瓣心鳞。”

龙廷熙看着魔王子狠厉冷冽的眼神,突然眼前晃过一阵错觉,似乎眼前这个魔王子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沉默片刻,龙廷熙冷静地回应了一句。

“好吧,吾相信你对剑之初的感情,吾现在立即带你去见剑之初。” 





支秋_

改几张表情包。

恰鲸肯定很想扯魔咩咩的嘴哈哈哈

改几张表情包。

恰鲸肯定很想扯魔咩咩的嘴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