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赤砂之蝎

18万浏览    2949参与
安阳

试了一点蝎宝

后面表情包亲友p的小迪是亲友

试了一点蝎宝

后面表情包亲友p的小迪是亲友

森林木十一

八百年没搞产品520请大家吃点毫无要素的蝎迪

八百年没搞产品520请大家吃点毫无要素的蝎迪

月下之谈

在家试了一下蝎大哥的cos太激动了!!!是时候展现我老姐妹儿们的P图技术了哈哈哈哈

在家试了一下蝎大哥的cos太激动了!!!是时候展现我老姐妹儿们的P图技术了哈哈哈哈

术术子
一起吃冰淇淋呀🥺🤤

一起吃冰淇淋呀🥺🤤

一起吃冰淇淋呀🥺🤤

sensei

对应我上一条lof,出这一本

价格不太美好,原价241rmb

剧情画风预览


对应我上一条lof,出这一本

价格不太美好,原价241rmb

剧情画风预览


sensei

出本蝎迪

转一本ono老师的蝎迪厚本,目前玛沙仓库打包出库,等待物流商提货

可以预订,到国内后非偏远半包

原价转,国际运费算30(因为我自己是出了125的运费买了四本)

可以私聊我看图


转一本ono老师的蝎迪厚本,目前玛沙仓库打包出库,等待物流商提货

可以预订,到国内后非偏远半包

原价转,国际运费算30(因为我自己是出了125的运费买了四本)

可以私聊我看图


葬爱脱发剂
鼠绘个蝎旦那 ⚠️搞笑娱乐向,...

鼠绘个蝎旦那

⚠️搞笑娱乐向,迫害向,辣眼睛预警

鼠绘个蝎旦那

⚠️搞笑娱乐向,迫害向,辣眼睛预警

影影影分身啦✨

来一起吃关东煮吧!


因为我不咋会用PS所以只稍微改了全图的那张(シ_ _)シ……(就P2)

————————————————

借物表

【Model】NaraShadows、RosalinaFuji leaopardheart、ChakraWarrior2012、FridaUchiha、キャベツ鉢、HarukaSakurai

【Effect】RedialC、そぼろ、駄菓子屋、GABAmanP または GABAkunP、針金P

【Tool】mikumikudance

【Edit/Camera/Motion】霜影

来一起吃关东煮吧!


因为我不咋会用PS所以只稍微改了全图的那张(シ_ _)シ……(就P2)

————————————————

借物表

【Model】NaraShadows、RosalinaFuji leaopardheart、ChakraWarrior2012、FridaUchiha、キャベツ鉢、HarukaSakurai

【Effect】RedialC、そぼろ、駄菓子屋、GABAmanP または GABAkunP、針金P

【Tool】mikumikudance

【Edit/Camera/Motion】霜影

三十不立

ƪ(˘⌣˘)ʃ

这里也存/滤镜教我画画(确信)

ƪ(˘⌣˘)ʃ

这里也存/滤镜教我画画(确信)

久逢清明

你是特殊的 你当然是(蝎)

-🚗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警告⚠️

-反省自己总是对蝎有忧郁滤镜,写不出晓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杀人犯的感觉。他应该是两面的,一面很冷酷、草菅人命;另一面很忧郁、游戏人间,追求追不到的永恒。写不出晓凶残的感觉的话就没法写蝎长大的样子了。

- 依旧是Gone with the Sand的if线,也许会用在正剧里,也许不会。who knows

-对自己无语了,写着写着又写出蝎撒娇的那一面了…可能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囚禁、S型男主&哭唧唧女主那一套

-食用愉快!


“是因为忘不了我吗,明明让我等了那么久。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让我恶心。”...

-🚗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警告⚠️

-反省自己总是对蝎有忧郁滤镜,写不出晓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杀人犯的感觉。他应该是两面的,一面很冷酷、草菅人命;另一面很忧郁、游戏人间,追求追不到的永恒。写不出晓凶残的感觉的话就没法写蝎长大的样子了。

- 依旧是Gone with the Sand的if线,也许会用在正剧里,也许不会。who knows

-对自己无语了,写着写着又写出蝎撒娇的那一面了…可能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囚禁、S型男主&哭唧唧女主那一套

-食用愉快!



“是因为忘不了我吗,明明让我等了那么久。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让我恶心。”

“为了让我跟你回去,你愿意付出到什么地步?”

“那就看你表现咯。项圈不可以摘下来。”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轻易地拥抱不熟识的人?原来,我不是特殊的那个。”

“女人,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没有谈恋爱和亲吻过吗?”

“那我收下了。很甜。”

“变了?当然,我现在是晓组织的叛忍。是杀人犯。没什么好顾忌的。”

“他摸了哪里?这里吗?”

“反应真可爱。”

“傀儡师纤细但是充满力量的手指……谢谢。想要更多?”

“身体在擅自渴求呢,无法忍耐了吧。”

“如果觉得害羞,那就哭出来,让我看得更清楚一点。”

“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非分之想,早就有了。每分每秒、随时随地。”

“姐姐,你真的好爱我。”

“把衣服脱了,跟我进绯流琥。”

“快点,别让我重复。我没这个耐心。”

“不可以。姐姐,这么大声,会被大家听见的。”

“还是说,你想被人听见?”

“沾上其他男人的味道还敢回来找我,看来是需要好好教训一下。”

“一起回到砂忍村的从前?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蠢了。无聊。”

“……其实我一直在后悔,当时那么轻易地让你离开。”

“虽然再来一次的话,我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承认吧,你、喜、欢、我。我是特殊的!”

“成为我的专属傀儡玩具吧,姐姐。”

“像山中盛开的朝槿花。”

“花期短暂、变化莫测,我却想把你永恒留下。”


南贺川的流水

偷偷临摹了一只可爱的赤砂之蝎呀!(๑•.•๑)


第二张是网上找来的图片

原创人物自己画总是画不好(╥ω╥`)

还是临摹更好画一点画鸭~~

画工小学生水平,不要喷我(・・)

偷偷临摹了一只可爱的赤砂之蝎呀!(๑•.•๑)


第二张是网上找来的图片

原创人物自己画总是画不好(╥ω╥`)

还是临摹更好画一点画鸭~~

画工小学生水平,不要喷我(・・)

术术子
把小迪的脸稍微改了一下然后写了...

把小迪的脸稍微改了一下然后写了台词!!画完了发发!!!

把小迪的脸稍微改了一下然后写了台词!!画完了发发!!!

术术子

趁现在有时间把520给画了!!艺术组dokidoki!!飞快摸鱼的产物哈哈哈哈哈有些许潦草!

趁现在有时间把520给画了!!艺术组dokidoki!!飞快摸鱼的产物哈哈哈哈哈有些许潦草!

术术子
久违摸摸我的bl启蒙🥺我永远...

久违摸摸我的bl启蒙🥺我永远喜欢青玉

久违摸摸我的bl启蒙🥺我永远喜欢青玉

久逢清明

Gone with the Sand(蝎BG)-19

【第十九章】


滴答,滴答。


昏暗的地下室内蔓延着刺鼻的药水味。混沌的意识里,祈正坐在一个少年的腿上。她好像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身量不足,被少年很轻易地按在怀中,理所当然地占有。他的面容模糊,神情却轻松而愉悦。少年给她梳头,一双灵巧至极的手小心地分开发缝,编起辫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她。祈环顾四周,骇然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张解剖台。上面躺着的,是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祈害怕极了,恍若一只小兔子挣扎着想要逃跑。少年被她逗笑,亲吻她的面颊像是安抚。然后强势地将她按回怀里,让她抱住自己的腰。


他开始当着她的面工作。熟练地掏空尸体的内脏,丢弃在旁边的垃圾桶中。将皮剥下,洗净鲜血。最...

【第十九章】


滴答,滴答。


昏暗的地下室内蔓延着刺鼻的药水味。混沌的意识里,祈正坐在一个少年的腿上。她好像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身量不足,被少年很轻易地按在怀中,理所当然地占有。他的面容模糊,神情却轻松而愉悦。少年给她梳头,一双灵巧至极的手小心地分开发缝,编起辫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她。祈环顾四周,骇然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张解剖台。上面躺着的,是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祈害怕极了,恍若一只小兔子挣扎着想要逃跑。少年被她逗笑,亲吻她的面颊像是安抚。然后强势地将她按回怀里,让她抱住自己的腰。


他开始当着她的面工作。熟练地掏空尸体的内脏,丢弃在旁边的垃圾桶中。将皮剥下,洗净鲜血。最后用防腐剂和机关进行填充。完成后的傀儡在查克拉线的操纵下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这是他最得意的收藏品,少年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祈终于看清楚了那具傀儡的面孔。无声的恐惧将她淹没。


“……祈?你醒了吗?”熟悉的少年音。


她迷惑地睁开眼,已然忘记了梦境里的事,挣扎着坐起身。卡卡西去扶她,另拿了一个枕头,靠在她身后,给她递了杯温水。


眼前的少年风尘仆仆,像是刚执行完任务就急着来找她的样子。祈仍有些发愣,理了理鬓发:“谢谢你的照顾。我睡了很久吗?”


“是的。你睡了十天。”他站在床边,踟蹰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脖子,温顺得像是一只小兽:“对不起,我不该说出那种话。你的忍道令我尊重,你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对手。”


祈很意外,她一时也不知该作何表情,有些别扭。


“卡卡西。”祈用名字称呼他,默许了他们的休战:“如果以后你有女弟子,不要只夸她们好看,而要相信她们可以成为任何自己想成为的人。可以保护大家。和你一样,聪慧、勇敢、坚忍不拔。”


“好。我答应你。”


祈转头从木叶病院的窗户望出去,是个蝉鸣喧闹的夏天。远处的火影岩原本只刻有三尊雕像,可如今在旁边的位置上已经搭好了脚手架,像是要动工。祈一惊,“四代目?”


“是的。大蛇丸因为非法进行人体实验研究,理所当然地失去了火影继承人的资格。在你昏睡的十天,老师他已经继任了四代目火影。”卡卡西顿了顿,很可爱地挠了挠头补充道:“这些天他太忙了。虽然不能亲自来,但他很牵挂你。”


少女闻言,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的火影岩。很反常地,她没有接话。


“……祈?”


卡卡西目露诧异。


“为什么……水门老师当上了火影,你却一点也不高兴呢?”


“没有,我很高兴。”少女回答,“卡卡西,你一定和我一样,都相信水门老师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新的面貌吧。”


尽管波风水门理应没有直接参与毁灭夏获计划,尽管他的理想是那么美好得令她向往,可他现在是四代目火影啊!如果三代风影说的是真话,她要为姐姐们报仇必然要损伤木叶的利益。到时候,水门哥哥会怎么处置她?也许就像他在战场上那样,满目悲悯,却毫不留情地杀了她吧。


奇异的力量感在她体内游走。第三阶段,已经完全开启。她此刻的力量,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她却无半点喜色,强颜作陪,笑得很凄凉。一向聪慧、克制、善于隐瞒的她,此刻竟然蓄满了眼泪。明明是她口口声声说要帮助水门成为火影,是她口口声声说守护姐姐们就是我的梦想。为了她的目的,她甚至义无反顾地放弃了那个最需要她的少年,放任他走上一条无法获得幸福的道路。他最讨厌等人,此刻必然恨极了她。


现在,她居然想临阵脱逃……


“怎、怎么了?”卡卡西被祈痛苦的神色吓到,“我说错什么了吗?”


他坐在病床边试图安抚,不料少女竟然直接扑过来抱住了他。卡卡西身体一僵,抱也不是,推开也不是。他的手无措地垂在身子两侧。她在哭,哭得很凶,但是没有声音,只是呜咽。


“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从不会安慰人的冷酷少年结结巴巴地说,试图推测她哭泣的原因:“多亏了你豁出性命去解析人面蜘蛛的信息,暴露了大蛇丸的阴谋,让水门老师成为了木叶最年轻的火影,离我们的梦想更近了一步,真的很厉害……”


他迷茫地把手放在少女的背上,很轻又很生涩地拍了拍。


这是一条注定无法被诉说和理解的孤独道路。祈缓了缓,止住了抽噎,“大蛇丸呢?三代目对他的处理结果是什么?”


卡卡西沉默,“没有。大蛇丸叛逃,连三代都没有困住他。我……也没有。”


他回想自己去堵截大蛇丸的那一幕。他被对方的一个眼神震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从自己身旁走过去。他们之间有无法跨越的实力天堑。


“三代也没有?”祈声音里透着惊讶,随即皱眉。她松开了卡卡西,探究地看着他。嫣红的眼尾显得楚楚可怜,卡卡西紧张地移开了目光。


三代火影,祈在心里冷哼,不是个好东西。为人优柔寡断,恐怕是故意把他的宝贝弟子放走的。这个大蛇丸能用人体实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约莫和姐姐们的死脱不开干系。

青玉夢
離我這麼遠是可以的嗎?[上色版...

離我這麼遠是可以的嗎?[上色版]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把這張弄成彩色的了٩(˃̶͈̀௰˂̶͈́)و

其實我就算考完期中考還是很忙,我是會計系的,小考很多,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放鬆Q_O

殺鈴小漫要晚一點畫了

離我這麼遠是可以的嗎?[上色版]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把這張弄成彩色的了٩(˃̶͈̀௰˂̶͈́)و

其實我就算考完期中考還是很忙,我是會計系的,小考很多,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放鬆Q_O

殺鈴小漫要晚一點畫了

久逢清明

校园篇之我的绯闻男友(蝎/水门/卡卡西)

-你✖️蝎/水门/卡卡西 

-庆祝 Gone with the Sand 满50收藏的小甜饼特别篇!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正剧无关。

-观赏愉快!


不知道是从哪开始的谣言,校园里开始疯传你和卡卡西的绯闻。


“开什么玩笑?!”你闻之暴怒,一拳击在桌上,可怜的桌子颤了颤,“这么无聊的假信息也有人信!卡卡西那个混蛋常年和我争年级第一,我和谁谈恋爱都不可能和那个直男死鱼眼谈!”


班级的同学朝你纷纷侧目。闺蜜勾住你的手:“可不是嘛!那家伙最近格外嚣张,竞赛又获得了全国一等奖,还到处做经验分享,在校园里出尽了风头。我看着他就碍眼...

-你✖️蝎/水门/卡卡西 

-庆祝 Gone with the Sand 满50收藏的小甜饼特别篇!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正剧无关。

-观赏愉快!


不知道是从哪开始的谣言,校园里开始疯传你和卡卡西的绯闻。


“开什么玩笑?!”你闻之暴怒,一拳击在桌上,可怜的桌子颤了颤,“这么无聊的假信息也有人信!卡卡西那个混蛋常年和我争年级第一,我和谁谈恋爱都不可能和那个直男死鱼眼谈!”


班级的同学朝你纷纷侧目。闺蜜勾住你的手:“可不是嘛!那家伙最近格外嚣张,竞赛又获得了全国一等奖,还到处做经验分享,在校园里出尽了风头。我看着他就碍眼!”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啊……


在班级里,你怒气冲冲地发过了火。但是午休一人坐在操场树下吃饭时,一阵委屈和酸涩涌上你的鼻腔,你垂下眼眸,捂住脸埋着头,泪水啪塔啪塔地掉进饭盒里。


天晓得,你暗恋的人明明是三年级的波风水门!跟卡卡西那个冷漠的面瘫完全不同,水门学长帅气、温柔、阳光。为人和成绩都无可挑剔,但却非常谦虚低调,总是耐心且无私地解答学弟学妹们的问题,是公认的校园男神!明明已经被竞赛保送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依旧天天坚持来学校。作为风纪委兼学生会会长,他每天都会站在校园门口微笑着迎接学生,和他相见是你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唉,真想像学长一样耀眼啊!


要是水门学长也误会了怎么办?!


不,也许学长从来就不在乎吧,毕竟喜欢他的人那么多……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像自己这样一心扑在学习上的人,太不起眼了。


……


“……学妹?”清朗而犹豫的声线从身前传来。


你一惊,胡乱地抹掉脸上的泪水。想想也知道自己的样子狼狈极了,你将手死死地捂住脸,不敢看面前的少年,抽抽噎噎地没有回应。


风吹过你的裙摆。你听见少年叹了口气,走上前,蹲下身,很温柔地握住你的手腕,拿开你的手。


你慢慢地睁开眼,耀眼的阳光再次刺得你泪水涟涟。通红的双眼像是一只兔子小姐,惊慌无措地看着自己朝思暮想而高不可攀的少年。最蠢的样子被男神看到了,你简直想逃跑!马上!


你眼神躲闪,却温顺地任由他拉着手:“别,别看……”


金发蓝眼的少年笑得如往常一般温柔,眉宇间却多了一丝不难察觉的心疼。他用纸巾一点一点擦去你的泪痕。你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为什么在这?!完了,心跳得这么快,要被听见了!


“为什么哭?”他问。


你没有回答。


他将剩余的纸巾都给了你。半跪半蹲,仍然高出你许多。伸手揉了揉你的发,无奈而体贴地像是叹息:“要照顾好自己啊……”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他的金发上,美得令人一窒。你的心揪住,酸涩感再一次涌上心尖。波风水门,是啊,学长对谁都这么好,千万不要想多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卡卡西。”见你依旧没有回应,他轻笑一声,微不可闻地自嘲:“羡慕他可以跟你同一个年级,懂得你的笑容,分享你的泪水,有那么多话题可以聊。不像我们……”一直在错过。


一阵大风捎走他的话语,送上万里晴空,碧蓝苍穹。少年雪白的衬衣在风中翻折。你没有听清,疑惑地问:“学长?”


他笑了笑,没有回应你。


作为万年好学生,你居然破天荒地一整个下午都在走神……怨恨那阵风和自己这令人捉急的听力,救命,水门学长到底说了什么啊?!好烦!


临近放学,同桌把神游的你用力晃醒:“天啦,大新闻!!晓的人去找卡卡西干架了!!!”


“啊?是那个一年级的不良社团‘晓’!卡卡西怎么招惹上他们了?”


你猛地惊醒,今天怕不是犯了太岁??晓,你们学校著名的王牌社团!里面的学弟学妹个个都非常不好招惹,浑身上下都是不良少年的气息,他们全是学校今年破格录取的特长生,其中一个还是你从小的邻居玩伴。


“还能是什么原因?绯闻闹的呗!听说那个精致得跟个人偶似的红发艺术生不仅和卡卡西家有世仇,他还一脸阴沉地管你叫‘家姐’,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他亲姐姐?快如实招来!”


“什么啊,”你一脸莫名,“才不是,他只是我邻居。跟着他奶奶长大的。”而且他只在多年前叫过你姐姐,大了之后怎么都不肯叫了。


“不管怎样,可怜的卡卡西……晓几乎从不打群架,他此刻可能已经超生了吧。”同桌默哀状,你汗颜,谁会去管那个混蛋的死活。


和往常一样,你在顶楼雕塑艺术室门口等你的邻居发小。一向准时的他今日竟然迟到了。红发的少年斜跨着背包,兴致缺缺、面无表情地向你走来。他今年还是没有长个子,居然和你一样高。你眼尖地看到他嘴角的乌青,声音里满是震惊和怒火:“蝎?他竟敢打你的脸?!我杀了他!!”


蝎虽然又狂妄又毒舌,但是他这张完美的脸是全校女生的共同财产好吧!


天才少年一改往日的自信,垂下琥珀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显得忧郁又魅惑。借着这番寂寥脆弱的神色,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揽过你的腰,无言地宣誓主权:“没事。”


蝎今日也吃错药了?你一脸狐疑。依他这个孤僻毒舌的性子,要是知道你居然也脱单了,那不得冷嘲热讽你十天半个月。没想到他居然还说动‘晓’的人去揍了一顿卡卡西?


可这到底是你从小宠着长大的孩子。而且,蝎从小体格就比同龄的男孩子更弱一些。你很快忘记了那点怀疑,望向他的目光中满是心疼,任由他过分亲昵而任性地揽着,连他得逞的笑都没有发觉。


喜欢的人不开窍,总是把我当弟弟怎么办?真想更进一步啊……他慵懒地想,不如,就今天吧。


“不行,给我看看。”你踌躇了一下,把他拉进空无一人的雕塑艺术室,让他靠在墙上。因为一起长大,你跟他之间的界限从来都很模糊,没什么值得在意。倒是蝎这张脸如果破相了,那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他纵容着你没有反抗,顺从而乖巧地像是小时候那般。趁着你检查伤口的间隙用手扣紧了你的腰。


你伸手碰了碰那块淤青。他皱眉向后缩了缩:“疼。”

寂寥的神色和小时候他坐在门前等父母回来时一模一样。


你急忙说对不起,有些后悔。


可他竟然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你暗叫不好。他反手用力,瞬间你们就互换了位置。他用了十成的力气将你抵在墙上,呼吸声就在你颈边。不容置疑的侵略感让你不由自主地战栗。你推了推他,却纹丝不动。说好的体格弱呢??


“说对不起没用。姐姐,你要怎么赔我?”


那张放大的俊脸太过美艳,你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支支吾吾。蝎确实很在意他的容貌,至少他每次出现在你面前时都是完美的。


“唉,姐姐果然是笨蛋啊。利用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付到我满意为止。”


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吻上了你。他的神情并不幸福,反倒有种隐忍的苦痛,眼睫颤抖,如同在暴风中湿了羽翅的蝴蝶。好像从来都没得到过你,却失去你了千万次。好像前生你们就该在一起,却一直被迫分离。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的心里,早就已经被水门占满了啊。可明明是他先来的。骄傲如他,聪慧如他,到最后,却只能靠着算计你的心软,故意受伤来分得一点点怜悯。真的很可笑。


贪恋。痴缠。放肆。他抬起头,注视你迷茫失神的面孔和娇艳欲滴的唇瓣。他慵懒而恣意,手却用力搂紧了你,仿佛只要松手就会失去他的永恒,他的一切。


“姐姐,很舒服吗?那就,再来一次吧。”


完了,翻车了……


你太熟悉他了。此刻在他无所谓的表象下,是宛如深海般的幽蓝而不见底的哀伤。他是最没安全感的孩子,幼时只要离了你片刻就慌乱得到处找你。长大后他学会了嘲笑你、讽刺你,却比谁都害怕失去你。他在乎你如生命,但他从来不说。


即便他聪慧异常,总是赢、还很狂,可你比谁都清楚,他不像卡卡西也不像水门,他根本无所谓世人眼里的成功。总是神情恹恹,对活着缺乏热情,犹如握不住的指间砂,随时准备离去。你不由困惑,该用什么把他留在人间?


别问,问就是后悔。你回吻他,用尽心中最纯洁的爱情。


不该让他伤心的。


第二天。和从前无数个约定一样,你和卡卡西心有灵犀地在天台见面。卡卡西——你心中好感排行榜倒数第一名。永远在跟你争第一,永远是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你对他自然没有半分好脸色。


“为什么这么做?”面罩掩去了他大半的表情。


“啧,”你很烦躁,“什么这么做?”


“我们都斗了这么久了,在我面前,你不必装傻。”他冷笑一声,“我们两个的绯闻,是你传的吧。你真是好狠的心。你不仅算计我,你还算计一年级的。你知道他喜欢你,知道我和他两家有仇,他必然容不下我!”


“卡卡西,”你也笑,“没办法,最近出尽风头的你,实在是太碍眼了。第一名的该是我呢。”


“都说晓是校园不良少年的集合体,我看他们都瞎了眼。”冷傲的少年恨极,“你才是最疯的那个!”


“当然啦。”你丝毫不怕,缠绵而轻柔地抚上他俊朗的容颜,“这一点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我的亲爱的,绯闻男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