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马零儿

6978浏览    387参与
心上花🌸

【游戏王/主五代】2576特别行动科(08)

社畜摸鱼

——————


——————

榊游矢被送到了他的房间。

赤马零儿帮他擦干净身体,又换上舒服的睡衣,这才想到自己已经大半天没吃饭了。他转身去厨房的冰箱里取出几片面包,回卧室就看到一名不速之客站在游矢的床头。

“谁!”赤马掏枪。

那人偏头看他,然后笑了笑。

赤马望着他的脸,愣住了。

平心而论,这不是一张陌生的脸。假设——榊游矢能够继续长大的话,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这是一张和榊游矢极为相似的、十八岁青年的脸孔。

但是游吾,也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倒是让所有人忽略,其实他们理应十八岁了。


“我叫游斗,是游矢的双胞胎哥哥。”来人自我介绍道,“我来看看他过的好不好。”

赤马零儿硬梆梆地回答:“如你所见,...

社畜摸鱼

——————


——————

榊游矢被送到了他的房间。

赤马零儿帮他擦干净身体,又换上舒服的睡衣,这才想到自己已经大半天没吃饭了。他转身去厨房的冰箱里取出几片面包,回卧室就看到一名不速之客站在游矢的床头。

“谁!”赤马掏枪。

那人偏头看他,然后笑了笑。

赤马望着他的脸,愣住了。

平心而论,这不是一张陌生的脸。假设——榊游矢能够继续长大的话,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这是一张和榊游矢极为相似的、十八岁青年的脸孔。

但是游吾,也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倒是让所有人忽略,其实他们理应十八岁了。


“我叫游斗,是游矢的双胞胎哥哥。”来人自我介绍道,“我来看看他过的好不好。”

赤马零儿硬梆梆地回答:“如你所见,不好。”

晚风从敞开的窗户里灌进来,将游斗的黑色外套吹的如同旗帜般猎猎捕风。游斗垂下眼去看沉睡的游矢,神色温柔又悲伤。

“我来帮帮他。”

“你可以救他吗?”

游斗摇摇头,“我来,是为了把所有事都告诉你们。”

赤马零儿放下枪,用电话通知了亚图姆。他看着榊游矢的脸,居然感到了久违的平静——

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他还在这里就好。

不论事态如何恶化,都没关系了。绝望这种情绪,到最后一定会静止下来。赤马很平静地接受——榊游矢身处的、无法回头的命运。


半个小时后,2576科的所有组长都挤到了榊游矢的卧室里。

游斗说:“我来,是为了把一组两位组长不能说的话告诉你们。然后,我要带走游矢。”

“不可以!”九十九游马第一个反对,他年纪小性格也直接,急吼吼地扑到榊游矢的床边护住他。“不要带走他!游矢一定会回来的!”

这话没头没尾,逻辑混乱,赤马零儿却听懂了。

九十九游马……一直以为现在占据这副躯壳的是龙,而和他一起玩耍的榊游矢有朝一日还能够夺回控制权。

游斗皱了皱眉:“我不太明白。游矢……他只是被龙吃掉了记忆,哪里都没去。”

房间里的人神色各异——没有一点惊讶的一二组组长,若有所思的不动游星和藤木游作,以及快要哭出来的九十九游马。

“被龙吃掉了记忆……那游矢还会再想起来吗?”

“不会。”游斗斩钉截铁地摇头,“以前的事,他再也不可能重新记起。某种意义上,你熟悉的榊游矢,确实已经不在了。”


“四年前,2576科遇袭,多人受伤,三组组长不动游星濒死。是游矢透支了能力救人,导致能力反噬,死亡。龙吃掉了他全部的记忆不够,还捎上一根肋骨,以此为能量改造他的身体,游矢得以复活。可是,重新醒来的游矢不再长大,如果需要使用能力,依旧需要支付记忆作为代价——无意识下的自愈,当然也包括在里面。”

游斗摸了摸沉睡中游矢的身体,“这一次,支付的依旧是记忆……和一根肋骨。”

“游吾杀死了他。作为哥哥的游吾,杀死了游矢。现在的游吾一无所知,甚至,他不明白生命的意思。”

“游吾……被留在了十五岁。龙拿走了游矢的记忆,游吾则是理性。他是一把武器,见血封喉,却不堪一击。”


游斗要讲的事情还有很多。但这么几句话好像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让他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武藤游戏想起榊游胜说过他身体不好,便关心道:“你先休息下吧?”

游斗还没说话,恰巧游矢动了动手指,在众人的注视下睁开眼。


如果玩偶能够活过来,大抵就是这个样子。

美丽的、没有灵魂的。

一金一红的眼睛毫无波澜,平淡地映出曾经与他生死与共的人。

“游矢,我是哥哥——是游斗。还记得我吗?”

他仅仅得到一个下意识的眼神,属于人的本能反应。

游斗捧住胞弟的脸,把自己额头印上对方的。他的眼泪落在游矢精致的脸上,既煽情又让人绝望。

“对不起……”

榊游胜说的不错,游斗的身体的确很不好。情绪的起伏令他痛苦,几乎难以保持站立。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游矢?”

因为太温柔无法咒骂任何人,游斗只是喃喃地自语,最后握着胞弟的手……就这么昏睡过去。


——————

游斗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游矢所在的地方。

——榊游矢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武藤游戏和赤马零儿围在旁边,正举着一张照片教他喊哥哥。

“……”

游斗悄悄看了眼,是自己的照片。不算清晰,估计是从监视画面里截下来的。

游矢偏头看着站在房门口的游斗,开口:“……哥?”

武藤游戏开心地摸他的头:“游矢真聪明呢!是好孩子哦~”

赤马也顺势摸了摸游矢的头发。

游斗:“……”

画面很温馨没错,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咳了声示意自己的存在,然后单刀直入:“我来带游矢走。”

“难道你要把他藏起来,藏在一个游里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吗?”武藤游戏一边喂游矢吃面包,一边问。

游斗看着他,武藤游戏笑眯眯地与他对视。


游斗是真的想死。

武藤游戏知道游里他不奇怪,但对方游刃有余的姿态就让他很被动了。谈判的人要有底牌,游斗却知道自己一张牌都没有。

身为长子的游里野心勃勃,这些年来游斗躲在一个角落苟延残喘,同时也在寻找破局的方法。武藤游戏的话一针见血——游里真的找不到他吗?不是的,他不想找罢了。

但是游矢不同。游矢是游里野心的关键,是他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游里可以因为一时心软放过游斗,但是不可能给游矢同样的待遇。


看在这张脸的份上,赤马零儿给游斗搬来一把椅子,还往他手里塞了一碗咖喱饭。

游斗觉得他们整个2576科都不大正常,从一组组长开始,上梁不正下梁歪。武藤游戏轻松的态度他不明白,但是赤马零儿——他想了半晌,猜测:八成是破罐子破摔。

他不明白,于是选择了询问。赤马反问他:“难道事情还会更坏吗?”

——果然是破罐子破摔。

游斗更不放心把游矢交给这群人了。

武藤游戏看破他的焦虑,问道:“游斗,你在担心什么?”


担心什么?游斗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他说什么呢?说我在担心游矢的下一次死亡?他失去了两根肋骨,那以后呢?作为龙的食物,以后被吃掉的还会是骨头吗?下一次是什么?肺还是心脏?

游矢面临的是板上钉钉的、无休无止的刺杀。他会一次又一次死去,直到那个阈值达到。

他必死无疑。


游斗说不出口。

因为不相信眼前的人。

他可以倚仗的,唯有自己所剩无几的异能力,以及,他终于找到的——杀死龙的方法。至少在活着的时候,尽可能拦住游里作妖的脚步。


“没什么。”

最后,游斗这样回答:“咖喱有点辣。”


心上花🌸

【游戏王/主五代】2576特别行动科(07)



——————


“榊游胜打的如意算盘——赶走龙,杀了游矢。如果榊游胜确实游刃有余的话,甚至能为他最小的儿子搭建一个舞台,轰轰烈烈送他去死、之后风光大葬。”

会议室里只有亚图姆、武藤游戏和游城十代三个人。发言的是亚图姆,因为武藤游戏心太累拒绝参与分析。

“哦嚯。”游城十代回应。

“……你能有点建设性的发言吗。”

游城十代从善如流:“那我们把榊游胜——咔擦。”他比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十代,求求你有一点警察的自觉。”

武藤游戏撑着下巴认真思考。

“你也别思考这个了伙伴,榊游胜……”

“他投毒了。”武藤游戏截口道,“被害人是游矢。榊游胜做的事,足够他蹲穿牢底。杀人未遂的罪名不够的话,还有之前美珠的案子——教唆...



——————


“榊游胜打的如意算盘——赶走龙,杀了游矢。如果榊游胜确实游刃有余的话,甚至能为他最小的儿子搭建一个舞台,轰轰烈烈送他去死、之后风光大葬。”

会议室里只有亚图姆、武藤游戏和游城十代三个人。发言的是亚图姆,因为武藤游戏心太累拒绝参与分析。

“哦嚯。”游城十代回应。

“……你能有点建设性的发言吗。”

游城十代从善如流:“那我们把榊游胜——咔擦。”他比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十代,求求你有一点警察的自觉。”

武藤游戏撑着下巴认真思考。

“你也别思考这个了伙伴,榊游胜……”

“他投毒了。”武藤游戏截口道,“被害人是游矢。榊游胜做的事,足够他蹲穿牢底。杀人未遂的罪名不够的话,还有之前美珠的案子——教唆杀人。”

游城十代震惊道:“他说是他做的?”

武藤游戏点点头。他点头之后,又锁起眉。

他和榊游胜接触不算多,可是看这一副牺牲孩子保全大家的样子,也不该是会怂恿一个小女孩杀人的人。

“总之,”亚图姆总结:“不能放他走。能力者涉案我们说了算——杀人未遂,已经足够了。”


然而,这天晚上,武藤游戏和亚图姆就被记者堵在了大门口——他们俩原本是要去超市的。

“……”亚图姆冷着一张脸摘下墨镜,“你们什么意思。”

记者们安静了一秒,觉得被恐吓了。但是想要搞个大新闻的决心让他们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被捕的榊游胜先生作为2576科五组组长榊游矢的父亲,会有一定程度的豁免权吗?您作为科长,对他的罪行有什么看法呢?”

亚图姆推开一支快塞进他嘴里的录音笔,脸色比天色还黑——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被算计了。更糟糕的是,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是十几架摄像机在拍,他不能扭头就走,如果真这么干了,第二天的新闻指不定多难听。一次两次也许没事,可上头的人都记着呢。

在他沉默思考的当口,游城十代和不动游星轻松地路过。

“游星,你听说过能力暴走事件吗?”游城十代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大声说。

不动游星很捧场:“没有。前辈能说给我听听吗?”

“有些能力者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能力,跟枪械走火差不多——尤其,是在生气的情况下。顺带一提,这属于意外,不会追究责任。”

而且,能力者涉案,一向是2576科说什么就是什么。


原本嘈杂的现场诡异地安静下来。

“我要回去吃饭,”第一个收起录音笔的人这么说,“忙了一天,要饿晕了。”

有人带头,记者们在半分钟之内就跑没影了。

亚图姆只觉得脑仁疼。偏头一看,游城十代还在对他眨眼睛。

亚图姆给气笑了:“怎么,恐吓了记者还想跟我邀功?”

“我确实拯救您于水火之中,”游城十代不以为然,“前辈,你想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那太难做到了。”

“他们”指的不是记者,也不完全是警界,严格来说……是“普通人”。

“我们忍让了,他们就会放过我们吗。”游城十代冷冷地说,“错了。上头那些人和我们相安无事到现在,是因为他们有把柄在我们手里。”

不动游星拽了把他的衣袖,不赞同地摇摇头。

游城十代望着他的脸,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眶迅速地红了起来。

最后,他丢下一句话。


“前辈,我们再也没有失而复得的机会了。”


————————

第二天,榊游胜的事还是上了新闻。视频里有几个武藤游戏和亚图姆的镜头,配了“2576科表示无可奉告”的字幕。

赤马零儿没关心他俩,倒是看着后面的二三组组长发了会呆。游城十代看着不动游星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那是看着失而复得之人的眼神。

对于榊游矢,游城十代说过亏欠。

治愈的能力,加上四年前榊游矢突兀的死亡。

这些蛛丝马迹加起来,不难拼凑出真相了。


赤马零儿又一次敲开一组组长办公室的门。

武藤游戏露出“我什么都不想管”的表情,一边看了亚图姆一眼。

亚图姆咳了声,说:“什么事?”

“那个时候……四年前,我重复昏迷,榊游矢心脏停跳……”赤马零儿缓缓问:“他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话?”

亚图姆想了想:“也许是有的吧,其实,我也不确定那句话是不是留给你的……他说,对不起。”


——————

如果说记忆是一个实心的立方体,那现在的榊游矢基本上只拥有那十二个边。一个框架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世界观,如果近期再受个伤——也不用大,车祸那种,说不定就连常识都没有了。

四年前他的心脏恢复跳动之后,武藤游戏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让他重新融入社会。天可怜见,当爹又当妈。那个时候亚图姆心情很复杂,悄悄问武藤游戏:“我让游矢喊我爸爸他能答应吗。”武藤游戏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答不答应我不知道,总之我不答应。”


榊游矢,被吃掉了记忆。他是一张白纸,裸露在外的,是刻在灵魂里的,最本质的东西。

善良又冷漠,忧郁又任性。

他的承诺,是真正最不值得相信的东西。他爱过的人,都是被背叛的可怜人。

可是……就连这些,他也一无所知。

——————

赤马零儿沉默不语,武藤游戏和亚图姆当然也不会主动开口,此时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因此,枪声就显得过于清晰。

赤马顺着声音冲到门口,看到躺在地上的榊游矢,和,跨坐在他身上,用枪口对准他的心脏,正准备开第二枪的游吾。


游吾说,他来杀一个人。

他从不撒谎。


——————

血缓慢地在榊游矢身下铺开,也许是游吾的第一枪偏离了要害,他还没断气。

然而,赤马零儿再怎么快,也快不过游吾的第二枪。

那是不可能偏掉的一枪。


赤马零儿的能力是分解。他处理掉游吾手里的凶器,亚图姆将人制服。

然后,赤马慢慢在榊游矢的身边跪下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脸。

那当然是温暖的。甚至,流出来的血都没有冷却凝固。

榊游矢平静地闭着眼睛。他一直不离身的白大褂被血和灰尘浸透,也弄脏了里头的警服。


仿佛睡着一般,面无表情的脸。

十四岁的……稚嫩的脸。


赤马零儿把他抱起来。

“对不起。”

——哪一次,都没能救你。


czoedy
本次寫了個無料小說在YGO O...

本次寫了個無料小說在YGO ONLY發放,以下是表紙,請多多指教。

本次寫了個無料小說在YGO ONLY發放,以下是表紙,請多多指教。

czoedy

【遊赤】[A]ddiction

分级:Explicit

备注:PWP。榊游矢(逆鳞)x赤马零児。

作者:匿名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50757

分级:Explicit

备注:PWP。榊游矢(逆鳞)x赤马零児。

作者:匿名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50757

czoedy

第一屆ゆやあか接龍

非常感謝帕芬老師及藤椒老師的參與!

希望下次有機會的話還能再一起玩

第一屆ゆやあか接龍

非常感謝帕芬老師及藤椒老師的參與!

希望下次有機會的話還能再一起玩

czoedy
20歲遊矢(未來人)x16歲零...

20歲遊矢(未來人)x16歲零児注意

20歲遊矢(未來人)x16歲零児注意

千年痴汉

游戏王,那个东电选举梗的后续。这次的受害者是来八路和伙伴和反派。

全代九图,真的是粉,我又来无脑玩梗了(

游戏王,那个东电选举梗的后续。这次的受害者是来八路和伙伴和反派。

全代九图,真的是粉,我又来无脑玩梗了(

czoedy

【遊赤】No Title

2018年YGO同好群接龍活動的產物。經作者本人的授權,本人為其代發至LOFTER。在此非常感謝微光老師。

作者的LOFTER (@一寸微光)

Rating: Explicit

Pixiv

備用鏈接AO3

2018年YGO同好群接龍活動的產物。經作者本人的授權,本人為其代發至LOFTER。在此非常感謝微光老師。

作者的LOFTER (@一寸微光)

Rating: Explicit

Pixiv

備用鏈接AO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