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赤龟

73321浏览    565参与
mozii

AK-蛛网里的胆小鬼

宝贝儿女儿生日快乐🎂🎂🎂

写的虎头蛇尾的,后半部分都是前一个小时写完的,凑活着看,文笔不好也不是个甜文

第一次写AK(我不配当盘姐姐八杆子打不着的cp写了八百个自家cp第一次


正文


龟梨和也三十岁后第一次在房间的角落里发现蜘蛛,他用挂衣杆碰了碰自以为呆在暗处没有被发现的圆滚滚的家伙,然后意料之中的,蜘蛛迅速消失在黑暗里。


“什么嘛......”他莫名的有些失落。


他因为一只蜘蛛开始生起闷气来,拽出吸尘器的架势好像不挖出不速之客的巢穴便誓不罢休,他脑内开始到处埋怨,比如清洁阿姨怎么没好好打扫房间,门窗是不是没有关好,今天吃的番茄意面太软了黏糊的他恶心,看见这种多腿生...

宝贝儿女儿生日快乐🎂🎂🎂

写的虎头蛇尾的,后半部分都是前一个小时写完的,凑活着看,文笔不好也不是个甜文

第一次写AK(我不配当盘姐姐八杆子打不着的cp写了八百个自家cp第一次



正文


龟梨和也三十岁后第一次在房间的角落里发现蜘蛛,他用挂衣杆碰了碰自以为呆在暗处没有被发现的圆滚滚的家伙,然后意料之中的,蜘蛛迅速消失在黑暗里。


“什么嘛......”他莫名的有些失落。


他因为一只蜘蛛开始生起闷气来,拽出吸尘器的架势好像不挖出不速之客的巢穴便誓不罢休,他脑内开始到处埋怨,比如清洁阿姨怎么没好好打扫房间,门窗是不是没有关好,今天吃的番茄意面太软了黏糊的他恶心,看见这种多腿生物有点儿反胃,这只蜘蛛跑得太快太怂......全怪该死的蜘蛛。


胆小鬼!


他感到有些脱力,随便把手柄扔到一边,他觉得自己真的很讨厌蜘蛛,缠人不易摆脱的蛛网很讨厌,把猎物裹成球的样子很讨厌,背上呆一堆小蜘蛛然后变成空壳很讨厌......也许会有人来歌颂这种行为,用自己的身体供养后代,他却觉得讨厌极了。他无意间在工作途中无聊的路上读到的科学杂志,说基因会让生物做出保护自己血缘的行为,一切都是自私的螺旋状核苷酸链使然,这种残酷的牺牲连拥有高等级大脑的人类都逃不过,他却头皮发麻的记起千百只小蜘蛛从脚背上爬过的触觉,回忆都像是蛛网般蔓延辐射到太阳穴,连着神经也突突的疼。


哦,还有那个张牙舞爪往他身上扑,叫破喉咙大喊着“小龟!好多蜘蛛!!!”的傻子。


彼时的龟梨和也还是个毛没长开的青涩少年,被比起他来算很大只的另一个少年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身上,压迫感竟然超过了密密麻麻地从他脚边爬过,甚至爬到他裤脚上的蜘蛛。等到他成功把身上像是被拧开尖叫发条的傻子推下去,能喘口气的时候,蜘蛛已经基本跑光了,只剩下墙角的厚厚灰尘里,那个看起来有些瘆人的半透明躯壳。


赤西躲在他身后惊魂未定地戳了戳他的腰:“......去看看?”


于是龟梨转身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巴掌。



今年貌似会是不平静的一年,年号斟酌来去,最终是平成到令和,热热闹闹像是很不得了的大事。嘛,也的确,高高在上的神祗更迭替换,少年们冲动发热的额头上变了新的标签,从平成男子到令和儿郎。奥运会如火如荼,他也要去跑一段虽然没铺着红毯但却披覆着家乡荣耀的马拉松,一切都向着更好的方向改变……


他觉得自己也该开始尝试一下,开始考虑新的可能,于是有一天他在通讯录里翻到那个大概是蛮熟的家伙,那个轰动一时的组合也正好过了十五年。


“可以啊,正好他俩也要搞限定了,嗯所以我们这是battle吗???”电话里吵吵闹闹的,大概是对方还在某个趴里,说不定怀里还有个从胸看起来就和他本人很配的混血妞。


龟梨和也默默翻了个白眼,“battle?没意思......”


他撂下手机,不一会儿看见line有一条新消息,他想都没想直接点开,然后把手机摔到沙发上......


“【图片】”


去他妈的,他们审美怎么都他妈......老子凭什么要和他们仨相提并论这么多年!辱老子了!!!


“好不容易回国,在XXX,来吗?今天我请!”


还沉浸在酒精和温柔乡里的山下智久打了个喷嚏,并不知道自己的消息发错了人。


“去个P!拉黑!!!”



打脸了,很疼,甚至都打没影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


龟梨和也觉得自己跟个stk似的,带着帽子口罩全副武装地猫在车里,两条腿灌了铅一样怎么都挪不动。他只一直盯着前面club装饰的奢华绮丽的门口,衣着暴露夸张的男男女女醉醺醺的不断进进出出,可是他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花里胡哨的灯光晃得他眼睛胀痛,还连着鼻子一起酸。


很久以前他总会来这种地方,倒不是自己来玩,十次有八次是去捞人的。


那个八嘎喝嗨了过头就会随便拽人扒脸,一边往死里掐一边吵嚷着不是小龟,小龟呢……山下桃子和关西黑皮都被掐怕了,就算自己都意识不清了也要拼了命从那人的怪力魔爪下爬出来掏电话,毕竟那时候笨蛋喝多了就只听他的话。


于是他经常能在大半夜接到固定几个人大舌吧啦咬字不清的“求救”,强睁着休息不足蒙了一层乌黑眼圈的眼睛穿戴好出去找他,咬着牙想一定要和马内甲说多给他找工作,最好安排满当当的来个007,还能既不被小报偷拍又让饭开心他自己还能多睡点儿好觉一举三得。


可是还没等他们的马内甲联系好足够排满007的工作,有一天笨蛋对他说,想要离开group了。


龟梨和也愣了一下,然后说:“好啊。”


他连原因都不曾问出口。

因为他是个胆小鬼,怕的要命,用冷漠和平静掩饰自己的惊慌失措,甚至多说一句话就会加速钟表的滴答转动声。


就像现在他不敢下车一样,他连那个人是否在都不能确定,可他没法从车上走下去,他光鲜亮丽惯了,早已忘记丢盔弃甲的狼狈不堪。


最后他看到了山下智久,但没看到他想看到的人。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少了一次落荒而逃,又觉得自己变得疯魔。



黑夜会滋生恶欲,工作使得身体还认为外界仍是白昼。于是龟梨和也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劳累换取无梦的深度睡眠,压力冲散欲念,否则他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像今天一样愚蠢的事来。


但幸好他是个胆小鬼。


再冲动愚蠢,也只敢分泌出一点点的丝线,用深埋心底的思念、渴望、羡慕嫉妒和微不足道的爱,它们柔弱易断,偏偏又喜欢吸附在尘埃上,可没有人喜欢被灰尘沾染衣物,呛到喉咙。


就算用尽全力去编织,可他是个胆小鬼,无论如何都走不出黑暗和废墟,他小心翼翼制作的网只能悄咪咪的爬到那人脚边,掠过衣物,那人或许会觉得有些微痒,但龟梨和也注定无法捕获他心心念念的猎物。


他一了百了地想干脆一直吐丝就好了,直到把那些难以得见天日的东西全部吐干净,连带着梦境和幻想,还有紫色的朝霞一起。


然后让他最后做一个梦,不是他一直执着追求的东蛋,很小的舞台也好,灯光如昼,没有五万人疯狂呐喊那般吵闹,听得清他在他身旁唱着歌。

羽_devil-kizuna_夜

十年

存货有。尽可能周更,每章5000左右。

时间轴看本命,剩下都瞎写!!写的全是假!!不要太较真!!!


十年


写在前面的话:

上一次写AK长篇,是16年的《逐光》,十几万字,但是两个多月就写完了。

这一次,想了很久,我想试着从2011年底,他闪婚前一点点开始写,大概会写到2024左右吧。

毕竟是故事,即使是现实背景,为了方便我写文编故事,私设一定是有。不喜欢请直接无视,不必太较真。说到底也就是个脑洞罢了。

我会试着凭借我的记忆,把这些年里的一些事情或者小道什么的穿插进去。人物性格尽量贴近本人吧,有些地方我也想尽量做到有据可考,但是具体时间就不要太计较了。

另...

存货有。尽可能周更,每章5000左右。

时间轴看本命,剩下都瞎写!!写的全是假!!不要太较真!!!



十年

 

写在前面的话:

上一次写AK长篇,是16年的《逐光》,十几万字,但是两个多月就写完了。

这一次,想了很久,我想试着从2011年底,他闪婚前一点点开始写,大概会写到2024左右吧。

毕竟是故事,即使是现实背景,为了方便我写文编故事,私设一定是有。不喜欢请直接无视,不必太较真。说到底也就是个脑洞罢了。

我会试着凭借我的记忆,把这些年里的一些事情或者小道什么的穿插进去。人物性格尽量贴近本人吧,有些地方我也想尽量做到有据可考,但是具体时间就不要太计较了。

另外基调我可能还要边写边看,是不是he,我想等某仁新歌出来以后再定。

这里面,我并不想把谁写成恶人,或者定性什么所谓“阴谋论”,你可以有你的认为,但是在我看来,不过就是成年人的一些谈判和博弈,你情我愿的合约与协议,也许带着无奈和任性,但是终究就是,不触及底线的事情,归根到底都可以称之为命运与生活。

总之还是那句话,所有私设都为了方便我写文,请勿当真,不喜欢请点×。

最后,没有文案!!

时间线看本命!!其他靠瞎写!!

写的全是假!!不要太较真!!

 

 

 

 

 

 

以下正文:

 

第一章

 

2011年冬

赤西戴着大大的墨镜,卫衣的帽子遮住大半俊颜,也遮住眼底的疲惫,此时美国的天气透着寒意,刚下过一场雪,但是他只穿着一件皮衣外套,显得单薄。许是天气太冷,赤西迅速钻进约好的咖啡店,在侍者的引导下进了包间。点好一杯美式,侍者便退了出去。包间内的女人显然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外套随意搁在一边,手边的咖啡喝了大半,不过脸上倒是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见到赤西甚至主动问了句,“很冷么?”

赤西随口应道,“还好。你等很久了?”

“没有,我早到了而已。”这种客套话显然得心应手,赤西也不作回应。

单刀直入,“说正事吧。”

坐在赤西对面的女人叫黑木明纱,算上节目里的那次碰面,这也不过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而已。总共说过的话加在一起,都不知道有没有超过十句,所以,这次她千里迢迢从日本飞来美国找他,显然不是为了叙旧。赤西看了看时间,晚上的时候他还有一场con,来到美国单打独斗,说得好听是全美出道,其实某种意义来说,更像是一种放逐,但是赤西自己不是认命的主,虽然很多决策权不在他本人,但他从来不担心分到一手烂牌。美国,有他的梦想,只是不曾想,以这样的方式来实现。赤西没空自嘲或者喟叹,有那些时间,他更想做好当下能做的,只要能站上舞台,他能做的事就还有很多。

“你赶时间么?”女人显得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晚上有一场con。”赤西顿了顿,“不是赶时间的事,我只是不喜欢没有必要的客套,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想必是急事吧?”赤西虽然不懂得圆滑世故,但也早就过了傻傻的少年时期,不想做是一回事,不懂得是另一回事。能够让黑木千里迢迢跑这一趟,可想而知。

“嗯,我怀孕了。”女人的指甲是新做的,握着咖啡杯,暗红色的花纹性感又神秘。

赤西没有急着接话,尝了一口美式,等着她继续。

黑木瞧见赤西一副沉得住气的模样,知道唬不了他,笑了笑,接着说,“而且最主要的是,我遇到一些麻烦事,有人希望我尽早结婚,我只有结婚,对方才会安心,我也才能摆脱麻烦,继续做我想做的事。”

“所以,你觉得,我会是那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赤西看着憨,那只是他不想计较,但他不是真的傻。“为什么?你别告诉我因为上次在酒吧遇到,然后对我一见钟情。”赤西说完,自己冷笑了一声。

在来这里之前,黑木设想过千万种赤西的反应,唯独没有猜到他会如此坦率。这样一来,她倒是一下子放松下来。跟聪明又直接的人谈话,就不需要那么多技巧了。“我的确觉得你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了。”黑木尾音带着轻快,显然与刚才有所不同。“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只是因为你在我所认识和有所交集的异性之中,是最方便也最容易做交易的一个。”赤西直视着黑木的眼睛,对方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审视而有半分退缩或者躲闪,甚至没有因为自己这样一番说辞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

她的话简单明了,甚至直白得赤裸。但是她本人显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也对,直截了当,并不是什么坏事。比起藏着掖着,这种单刀直入,摊在桌面上的“谈判”,更加令人舒适。

“我为什么合适?”赤西笑了,他不知道这个与自己仅仅三面之缘的女人,以什么为判定依据来作此结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有喜欢的人吧?而且你们不太方便结婚。”说到这里,黑木眨眨眼,没有再继续。因为她敏锐地捕捉到,赤西在一瞬间的紧张与防备。

虽然对方很委婉,但是赤西确定,她是知道的,那个他心里的人,就是龟梨这件事。正因为意识到这个事实,赤西心中警铃大作,他所做的所有事,如果到头来终究是什么都无法保全,那么至少,他想守护着龟梨免受不必要的伤害。“你错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不代表不爱对吧?”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女人的直觉过于敏锐,还是要说黑木的话击中要害。赤西一时间哑口无言。

“你不用担心,我是来找你做我的合作伙伴的,也不是来找你做敌人的。”一句话,就是她不会做什么不必要的事,如果,他们合作的话。

“如果,我不答应做你的合作伙伴呢?”受人威胁这种事,赤西做不来。

黑木耸耸肩,“我不会怎么样啊,但是你不想结婚么?我一直以为你急着结婚呢。”她的口气笃定又疏离。何况是一场各取所需的“自由”的婚姻。当然,后半句,黑木没有说出口。

不知刚刚的那句话里,哪个词汇戳中了赤西心里的弦,她明显感觉到对面那个人一瞬间抿起唇,紧咬牙关。她吃不准赤西这样的表现究竟是生气愤怒,还是别的什么,只能默默等着。

又是这句话,同样的话,龟梨也曾对他说过。那个人垂着眸,看不清眼里的神色,却说得那么理所当然。赤西刹那间觉得有口气堵在胸口,郁结难舒。

“只是一场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协议对吧?”赤西再次抬眸,眼里多了几分清冷与寒凉,黑木甚至觉得有点凉飕飕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在来这里之前,得到了我们事务所某位高层的点头授意。不管这次我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的答应,两方都有各自的考量和办法来逼我就范。以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赤西顿了顿,“只是,也许对方没有想到,你会跟我这么开诚布公罢了。”

黑木显然惊讶与赤西的聪明和直白,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与他表面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黑木笑了笑。

“嗯,是哦。我也不想强人所难,算是你帮我渡过难关,结婚以后,我也会尽我所能做到你所需要的……至于会造成的违约金及各种损失,我都会全部承担,你不用担心,我们也算是互惠互利嘛……”黑木还想补充什么,哪知道赤西已经决定了。

“好啊,我同意了,安排记者吧,约会。”赤西撂下话,仿佛是在约一顿饭一样简单与轻松。“另外,我不知道他们和你预计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我只希望,比那个时间,再早一点。没问题吧?”

他为何有这样突然的转变,黑木无从知晓,但是好在结果是她所乐见其成的。一场有名无实,互不干涉的“婚姻”做保护伞,恰巧可以解她的燃眉之急。即使肚子大了,也不用担心了。至于结婚时间,自然是越快越好了,她倒是没有任何意见。至于赤西和他事务所的事情,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啊,关于婚姻的存续时间……”见赤西起身要走,黑木叫住了他。

赤西停住脚步,皱了皱眉,不知道想起什么,瞬间暗了目光,“那个我无所谓。”反正不能和喜欢的人结婚,那么和谁结婚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就到双方某一方不想继续的时候,我们就结束好了。”也许是大局已定,心中大石放下,黑木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小口蛋糕,一派轻松。“问句不该问的,我总觉得,你的事务所对你似乎并不是……那么友好,为什么?”

闻言,赤西怔了怔,“有些事,不一定有什么具体的原因,不喜欢,只是不喜欢罢了,大概是我不讨喜。”赤西自嘲。

“对不起,是我多言了。”黑木道歉。

赤西点了点头,走出了包间。

去年的时候他还天真的以为,不管怎么困难,他终会和龟梨一起走下去的,如果可以和KT一起到美国发展,说不定他们可以在美国悄悄地领个证,但是如今看来,一切都显得可笑。

赤西想,在他身上有太多的标签了,看起来花心,看起来爱玩,看起来喜欢性感的女孩子,看起来喜欢欧派,看起来不受束缚,看起来不守规矩,看起来不安分,看起来……他身上背负着太多别人加注给他的固有印象,他无从解释,也不曾开口,如今,他倒是不在意再多一些了。起初的时候,也会难过,但是日子久了他就安慰自己,至少还有龟梨,龟梨是懂他的。但是去年的时候,龟梨亲口对他说,“我们结束吧,jin,我们这样下去,没有未来的。”

“我不想再继续了……”

“我没有办法和你结婚……你一直想结婚的吧?”

“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即使再过十年又能怎么样呢?”

“我没有不信任你,只是……结束吧。”

有些事,赤西以为自己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原来,一句相似的话就能让他全部想起来。

他承认自己刚才有点意气用事,但是其实仔细想想,和龟梨分手之后,又有几件事是他能够深思熟虑的呢?赤西觉得他被带入到一个巨大的齿轮之中,只能不断地前进,不能停歇。反正龟梨说,“你不是一直想结婚么?好好找个人,结婚吧。”恰好,有人来找他,所以,就结婚吧,反正也没什么差别。再糟糕一点,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他在外人眼中已经是“声名狼藉”,又何须在乎再多一笔“浓墨重彩”呢?

当天夜里,赤西结束一场巡演,又和dancer们吃了饭,喝了许多酒。回到住处已是深夜。疲惫之余,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神经吊着,脑子却异常清醒,迷迷糊糊不知什么时候才入睡,梦里尽是自己分手后与锦户在酒吧里酩酊的狼狈模样。

——

赤西举杯,抬头猛灌,浓烈的酒精刺激着感官,热辣又带着凄苦。

“jin,你别喝了吧……”锦户陪他坐在这里几个小时了,起初两人还是你一杯我一杯地对着喝,坐到后来,锦户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不是不知道他刚分手,心情糟糕,只是没想过这家伙看起来不是来“借酒浇愁”的,倒是更像是“拿酒买命”的。他们都是从小就进入这行的,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谁还不是被磨成了个人精,锦户知道,有些事他不该插手,也不能多嘴,但是看到赤西这个样子,于心不忍。“我送你回家吧?”

“家?”赤西冷哼一声,趴在桌上,把空酒杯往前一推,示意酒保再来一杯,“我还有家么?嗯?ryo?”赤西忽然支起下巴,眼巴巴看着锦户,眼睛依旧是闪亮亮的。可是不知为什么,锦户却总觉得他眼底一片灰暗。

“为什么呢……ryo,你说为什么啊?嗯?”赤西喃喃自语,说完,又喝掉一杯。

锦户想伸手去拦,却停在了半空。

“其实……他也是为了你好……”锦户知道,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听起来都虚空的很,并不会有什么用。因为很多时候,像赤西他们这样爱得越深,就越是个傻子。痴人罢了。

“哈哈哈哈……为了我好……是啊……为了我好……”赤西笑了,笑着笑着,锦户分明看到他眼角的泪滑过脸颊。“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啊……ryo,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龟梨和也是全世界最懂我的人,有他在,只要他明白我,就算我被其他人再怎么唾弃或者诬陷都没关系,我又不认识那些人。”赤西苦笑,酒入愁肠,嘴里更苦了。“我要求不高……我只需要他一个人懂就行了。但是你知道么?他和我说什么?”赤西看着锦户,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字一顿道:“他和我说,‘jin,你一直都想结婚的吧?可是我们不可能。’哈哈哈哈哈,不好笑么?”赤西伸手拍了拍锦户的肩膀,然后又干掉一杯。

锦户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他知道赤西和龟梨用情很深,却没想到,达到如此程度。赤西这话的意思无非是说,他已经做好的打算和龟梨这样一辈子,即使“无法结婚”。

“他说我想结婚?你知道么,ryo,我觉得外人给了我好多固有印象,压得我好累、好烦。我都可以宽慰我自己不要太在乎,但是他不行,他为什么就认定我一定会‘想结婚’啊?我想结婚,不需要看对象么?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行啊?嗯?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有人问我‘喂,看不出你喜欢男人啊?’放屁!什么事都可以用看的是么?而且谁说我喜欢男人,不是龟梨和也的其他男人我半点兴趣都没有。我到现在才知道,爱情,原来不需要看对象,分分类就可以了?呵……”

锦户听着赤西的酒后真言,半句话都接不上,作为好友,他都不知道,这家伙外表看起来洒脱不羁,但是内心细腻敏感到这种程度,也难怪他会和龟梨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你们这条路太难走了……你们又不是普通人……”本就困难重重,而做他们这行,还这么用情至深,根本就是自寻死路。“龟梨是个明白人,你也知道,他这么做无非还是因为爱你。”锦户顺顺赤西的背,想给他点力量。

“我知道啊,我就是知道啊,我就是知道我才痛啊,ryo。”赤西把脸埋在掌心,声音闷闷的。“我以前也想过,想过我们会因为什么事分手,留学的时候,吵架的时候,意见不合的时候,也许未来还会变心也说不定……但是这些都没有……”赤西的话里满是无奈与苦涩。“这些都没有你知道么?哪种都没有让我们分开,我们都走过来了,然后到头来,偏偏是为了什么狗屁的‘为了你好’,我不想要……我一点也不想要。为什么没人问问我想要什么……”

——

电话响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宿醉加上做了一晚上的梦,脑子更加混沌。

赤西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反映了几秒钟,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才去伸手接电话。

“喂?”声音沙哑得不似他本人。

“赤西君?是我。”黑木确定了一下对面的人还在听,简单明了,“之前和你说的事情已经着手在安排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

“等我这边结束吧,我回去会给你电话的。”赤西揉乱自己的头发,又往被子里钻了钻。

“好的,那我等你消息。”说完黑木便挂了电话。

赤西后来慢悠悠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窗外阳光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这一切突然又荒唐,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他的人生早就在他的计划之外了,也不在乎再多点什么意外。

在内心做了这一系列决定的同时,赤西也彻底搁置了自己的Twitter,短时间内,不打算再用了。最后一条twi的更新时间停在了2011年10月14日。

赤西想他在做一次赌博,赌赢了也许他还可以有机会逆风翻盘,但是如果输了,那么也许就止步于此了。

TBC

橘猫君

白日梦境

无聊复健短打,因为长期没搞ooc可能会有,有夹带私货,反正不许骂我(嗯就这样

若这是一场白日梦境,为何不能持续到地老天荒。

赤西仁的醒来是在乐屋的沙发上。虽然在他的记忆中,他是喝到昏昏沉沉后就晕倒在了工作室的沙发上。但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是,现在他躺在的是一个乐屋里,而且面前这个人的脸是,三十代的龟梨和也。

而三十岁的赤西仁,看到面前人关切的神情,却脱口而出的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摔了一下直接摔傻了吗,baka?那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黑皮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以及跟在他后面冷不防出现的是门口的大胸男以及跟着他的一位胸也很大的番茄。(为什么我在做梦,这两人也是这么招人嫌?赤西仁如是...

无聊复健短打,因为长期没搞ooc可能会有,有夹带私货,反正不许骂我(嗯就这样

若这是一场白日梦境,为何不能持续到地老天荒。

赤西仁的醒来是在乐屋的沙发上。虽然在他的记忆中,他是喝到昏昏沉沉后就晕倒在了工作室的沙发上。但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是,现在他躺在的是一个乐屋里,而且面前这个人的脸是,三十代的龟梨和也。

而三十岁的赤西仁,看到面前人关切的神情,却脱口而出的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摔了一下直接摔傻了吗,baka?那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黑皮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以及跟在他后面冷不防出现的是门口的大胸男以及跟着他的一位胸也很大的番茄。(为什么我在做梦,这两人也是这么招人嫌?赤西仁如是想到。

经过了一阵信息灌输以及强行理解之后,赤西仁了解了现在的情况。刚刚的情况是录完节目的他突然昏倒被送到了乐屋休息,而这些来的人是关8的锦户亮,4tops的山下智久和生田斗真,以及守在他旁边的,kattun的龟梨和也,还有他自己,kattun的赤西仁。

为什么我会做这种梦?赤西仁式懵逼,以至于忽略了一直在旁边喋喋不休在测试他是否摔傻了的按道理说现在应该是他的合伙人的黑皮。

打破了尴尬氛围的是一直站在一旁的大胸男,“既然仁没事,那我就跟toma先回去了,回头见,kame。”老子草泥马的山下智久,怎么你在我梦里都跟对象在一起了还要勾搭龟,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找气受,赤西仁反应过来之后开始愤愤不平。

旁边的黑皮估计也累了,确认了自己亲友只是正常的傻而不是摔成了傻子之后,“这baka估计刚刚摔晕了,乌龟你要不先送他回家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随即迅速逃离。呵呵,黑皮我谢谢你,等我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先跟你把合同解喽!愤愤不平的赤西仁如是想到,但是看了看面前的人又迅速冷静下来。他在等着面前这个人的回复。

  “我们走吧”

龟梨和也转回头来,牵住了他的手,其实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牵手,更多的其实只是拉住了手腕。龟梨和也的手并非多好看,粗粗短短以前还被别人取笑过,常年练棒球也留下了老茧,而现在这只手,堪堪握住了他的手腕。他被龟梨和也拉着往前走,看着前方人的背影,想起来十几岁两个人去吃拉面的时候,他被十几岁的龟梨和也也是这样的拉着,但是现在的龟梨和也已经不是十几岁的样子,十几岁的他瘦弱的骨架只是堪堪裹着一层皮肉,被他无数次的叮嘱要多吃啊乌龟,而现在曾经瘦弱的骨架已经变得匀称,甚至多了一层肌肉,变得更像男性的身材,反倒是自己,赤西仁想了一想,曾经被人说胖子的自己倒是长成了他十几岁的身材。

两人上车后,倒是默契无言,龟梨和也坦然在驾驶座准备开车,赤西仁生平第一次自觉并且安静地坐在了副驾驶,安安静静地看着龟梨和也开车。

就这样保持默契的沉默直到目的地。真好啊,仁,龟梨和也突然开口,我当时看到你突然摔下去以为你要离开我了,他顿了一下,我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虽然我们已经失去两个人了,但是我意外的稳定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今天你摔下去的时候我却害怕了,真好你没有摔到,也幸好你没有离开我,离开我们的不是你。

“对不起”

张了张口,说了一句话之后又迅速收回了想要说出口的话语的欲望,我该怎么跟你说我为什么对不起,因为我才是那个第一个抛弃这个团队的混蛋?赤西仁不是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不曾畏惧过嘲笑痛苦以及任何的嘲讽。但是他在此刻却想起来了他当时看着电视里龟梨和也面无表情说着田口淳之介退团的事,有着些许悲哀,当时所想着的是他知道我退团时也是这个表情吗,但是后来想着又觉得好笑,不明白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想法。现在他懂了,也明白了。

如果说赤西仁之前还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梦莫名其妙的话,那现在他知道了原因以及出现的理由,

我不想让他难过,我喜欢他,我爱他。

再次醒来是在工作室的沙发上,醒来的人第一件事是四处摸索手机,打开手机,输入了那个不存在于通讯录却格外熟悉的号码。

如果说你是我的白日梦,那我可不可以沉溺于你直到黑夜来临。



Suzy

未来へ

又是一年countdown,一转眼,赤西仁又成了年男。

都说岁月不饶人,幸好,我们也没饶了岁月。

你还是你,你们还是你们,半生归来,依旧少年。

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洗尽铅华,初心未改。

好好活着,时光不负有心人。

[图片]

双人盘的最后一层是Marks盘,即心理盘。

之于我,心理盘(Marks,简称M盘)比时空盘(Davis,简称D盘)更加吸引的原因在于,D盘会随着一方的“离世”而终结,但是心理感知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伴随我们的相识相爱相守相离,即使现实中再无交集,即使其中一方在物理意义上离世,依然存活于另一方的心中,直到两个人全部逝去,即“我们”与“世界”再无交集。...

又是一年countdown,一转眼,赤西仁又成了年男。

都说岁月不饶人,幸好,我们也没饶了岁月。

你还是你,你们还是你们,半生归来,依旧少年。

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洗尽铅华,初心未改。

好好活着,时光不负有心人。


双人盘的最后一层是Marks盘,即心理盘。

之于我,心理盘(Marks,简称M盘)比时空盘(Davis,简称D盘)更加吸引的原因在于,D盘会随着一方的“离世”而终结,但是心理感知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伴随我们的相识相爱相守相离,即使现实中再无交集,即使其中一方在物理意义上离世,依然存活于另一方的心中,直到两个人全部逝去,即“我们”与“世界”再无交集。

D盘是“我们”的本命盘,预示着“我们”的命运流转。

M盘是“我”对“我们”以及对“我”对“你”的认知与感受,不代表任何结果、不代表任何事件,不代表任何第三个人,仅存于我们两个人的心中。

之于我,M盘的吸引还在于,一个人走进一段亲密关系后,是会变的。大众眼中的他,父母眼中的他,朋友眼中的他,都不同于二人世界的他。

而这个“他”,只在M盘中。


代表着内心深处情感需求的月亮,自然是心理盘的Focus。很有趣的是,本命月亮处女的AJ、本命月亮狮子的KK,M盘月亮同时落入欲语还休的双鱼座。如果单纯看深情与否,M盘月亮落在水象星座要依次好过土象、火象、风象,而水象三星座中,巨蟹温柔但不够持久,天蝎深刻但带着束缚。

双鱼座是月亮擢升的落点,M盘月双鱼是将巨蟹与天蝎的正面能量集于一身的理想之爱,但仅在“相爱时”,因为过于美化对方在心中的模样,一旦爱情结束,双鱼的“极度理想”即刻转变为对宫处女的“极度厌弃”,爱情中的月双鱼有多么温情可爱,爱情结束后的月双鱼就有多么绝情可怕。

与月亮形影不离的莉莉丝,是我在这段关系中无法自控的、刻骨铭心的情感,莉莉丝的感受可以想象成一个轻轻细细的声音或者念头在时刻提醒我,那些或许我不愿面对却也无法逃脱的心情,那些印刻在灵魂深处的、你存在的痕迹。

AJ的莉莉丝白羊拱太阳射手,这段感情在他的主观上有着无法磨灭的记忆,周身的所见所知所感都会联想起Kazu的模样,一直想起,一直循环。莉莉丝与太阳的拱相位很好,加之AJ的莉莉丝合相DES,无论相守还是分离,你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存在,更是我灵魂的归宿(4宫)。

KK的莉莉丝金牛拱金火处女,这段感情让他在行动中有着情不自禁的烙印,而这些“行动”是无意识的,无论相守还是分离,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总是不由自主的有着Jin的影子。加之Kazu的莉莉丝合相北交点,他从小便笃定着、努力着变成他的样子,越来越像,直到永远。


本命太阳巨蟹、月亮处女的AJ,在M盘中变成了太阳射手、月亮双鱼,这个在大众眼中磨磨唧唧、苛求完美的男人,在两个人的世界中,有了些许的活力与灵感,有了火象星座的魄力、担当与征服欲。

本命金星巨蟹、火星天蝎的AJ,在M盘中变成了金星金牛(1宫)、火星水瓶(2宫),这个喜欢青梅竹马、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细水长流的男人,一旦认准一个人,好像小朋友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据为己有,周身写满了独占与霸道,执拗与笃定,交出一切爱情的主动权,不撞南墙不回头。M盘的金星,是“我”感知到的“你”以及“你的爱”,于是在AJ的认知中,kazu代表着世间所见的一切华丽与美好的化身,皆因金星守护的金牛座本身便是十二星座中最真实深切的Love & Passion,没有之一。这个“化身”从BC青涩的月夜物语,到海贼帆干净剔透的KIZUNA,从若隐若现的离爱,到风华绝代的1582......从Artemis到Aphrodite。

本命太阳双鱼、月亮狮子的KK,在M盘中变成了太阳天秤、月亮双鱼,这个在大众眼中亲切温和、坚忍倔强的男人,在两个人的世界中,时刻展现着傲娇任性、小恶魔的一面。

本命金星双鱼火星射手的KK,在M盘中变成了金火同落处女,同时金处女对冲月双鱼。不出所料,在这段关系中,kazu的内心更加波澜,更容易被外环境影响而矛盾重重。

和AJ金星金牛感知到的爱一样,Kazu的M盘金星落入处女座,AJ之于他,带着无法抗拒的致命吸引,他满足了Kazu对爱情的一切幻想,从萌芽到成熟,他是一个光鲜睿智、认真默契的朋友,给予自己尊重、了解与呵护,同时他还有着爱情中不多见的坦诚与真实,更加满足了Kazu本命月亮狮子的占有欲与控制欲。但是,如同本命金星处女男人在爱情中的劣根性一样,Kazu在爱情感知到的,或者说一直困扰的,便是AJ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定位在“被动接受”的角色上,踌躇不前,缺少男人该有的魄力与担当。

Kazu在M盘中的金星处女,源于本命月亮处女的AJ,在感情中有着很深的精神洁癖与被害妄想症。在相处中,AJ每天脑子里的小剧场多的数不清吧?他总是幻想各种不存在的问题或者危机,无法自拔也拒绝沟通,还美其名曰“我为我们的未来想了很久,最终我们输给了现实”,于是他写了A page。在长时间积压的负面情感驱使下,潜意识会不断暗示Kazu,AJ想的“未来”往往只有“我”,而没有“我们”,于是本命月亮狮子阴霾&极度不自信的一面慢慢强大起来,于是他写了愛してるから......直到选择放手。

Kazu的M盘,金处女对冲月双鱼,这一条对宫轴线,在感情中充满了“追求完美”“洁癖”以及“牺牲”,非常容易因为“感情有了瑕疵”而“选择放手”。

而后的Seasons,一首无病呻吟的小丧歌儿,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再无法与你诉说,但是习惯于被动接受的他,却又迟迟无法有所行动。

所以这些年的时空三限盘,暮气沉沉,所以这些年的Kazu,屡屡试探。


十年了,兜兜转转,褪去了棱角,模糊了对错。

闲来叙叙过往,抚琴听者知音。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未来へ向かって ゆっくりと歩いて行こう

野猪 Vs 雪碧......今年もよろしく 

半成品罐子~

还有多少人记得十几年前的AK

        现在到处都是“山龟”,还有人记得十几年前的“赤龟”吗?曾经的KATTUN啊……不复存在了。真的心酸,“赤龟”承载了太多我青春美好的记忆。现在的局面又能说明什么呢?人生如戏,他俩的那部戏,只是停更了,各自去完成自己的旅程,没有人能够剧透大结局。

        现在到处都是“山龟”,还有人记得十几年前的“赤龟”吗?曾经的KATTUN啊……不复存在了。真的心酸,“赤龟”承载了太多我青春美好的记忆。现在的局面又能说明什么呢?人生如戏,他俩的那部戏,只是停更了,各自去完成自己的旅程,没有人能够剧透大结局。


羽_devil-kizuna_夜

治愈(下)

写完了就发出来了……看到是缘分吧。

写文真的是一件孤独又有趣的事……


以下正文:

回去的路上龟梨一直心不在焉,赤西自然看得出,也不急着问。吃过晚饭,龟梨抱着布丁坐在沙发上看狗血言情剧,主角互相爱得死去活来,就是不说,赤西坐在一边觉得好笑,往日里龟梨最讨厌这种拖沓的剧情了,冷不防就问了句,“kame,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在想,她怎么不答应啊……”龟梨眉毛拧在一起,好像真的因为剧情很纠结的样子。

赤西往他身边靠了靠,在他耳边轻声问,“那要是你,你答应么?”

龟梨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猛地一转头,语气坚定道,“答应。”哪知赤西本是想逗逗他,龟梨又不曾想赤西就凑在他身边,这么一...

写完了就发出来了……看到是缘分吧。

写文真的是一件孤独又有趣的事……


以下正文:

回去的路上龟梨一直心不在焉,赤西自然看得出,也不急着问。吃过晚饭,龟梨抱着布丁坐在沙发上看狗血言情剧,主角互相爱得死去活来,就是不说,赤西坐在一边觉得好笑,往日里龟梨最讨厌这种拖沓的剧情了,冷不防就问了句,“kame,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在想,她怎么不答应啊……”龟梨眉毛拧在一起,好像真的因为剧情很纠结的样子。

赤西往他身边靠了靠,在他耳边轻声问,“那要是你,你答应么?”

龟梨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猛地一转头,语气坚定道,“答应。”哪知赤西本是想逗逗他,龟梨又不曾想赤西就凑在他身边,这么一来,两人均是一愣。时间一分一秒安静的流逝,气氛也慢慢变得旖旎。

赤西的身子前倾,目光在龟梨的眼睛和唇畔间游移,龟梨咽了咽口水,大气都不敢出。龟梨觉得,赤西的眼睛真的很好看,但是在对方的瞳仁里,却看到了慌乱无措的自己,这样的认知,让龟梨的脸又染上了红晕。赤西非但没有像以前一样拉开距离,反倒是故意又挨近几分,歪着头,做出一个好似随时都可以接吻的姿势,盯着龟梨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他,“所以,是要答应和我交往么?”赤西眼底带着笑意,唇角微翘,眼尾的泪痣因为距离太近,格外明显,龟梨甚至有冲动想伸手摸一摸,他想他一定是被赤西蛊惑了。然后他听见自己答应着,“嗯,要的,要答应。”他以为,赤西会突然吻过来,但是并没有,他只是忽然又坐近了点,伸出手揽住龟梨的腰,那腰和他想象中一样又细又软,且敏感。龟梨第一次发觉,赤西的手臂很有力,禁锢住他腰身的力道霸道又不失温柔,容不得他有半分退却。龟梨的后背微微后仰,刚好就靠在了沙发靠垫上,也许是因为紧张,一只手下意识就抓住了赤西的另一只手臂,似推非推,形成了一个格外暧昧的局面。他们的距离太近了,龟梨甚至怀疑,赤西可以听得见他的心跳。龟梨的唇很薄,唇形天生微翘,扁着嘴的时候可爱又惹人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喝过水的关系,唇瓣亮晶晶的,像果冻一样,有点诱人。他们的气息都交织在一起,鼻尖微微触碰,若即若离,甚至有点儿痒。但是龟梨意外的发现,他并不排斥和赤西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甚至,有点贪恋。“好看么?”赤西并没有急着吻下去,他像一个极有耐性的捕猎手,盯着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循循善诱。“好……好看……”龟梨觉得,他的心跳又快了几分,呼吸也变得急促,但是依旧诚实以对。赤西的手掌在龟梨腰间慢慢摩挲,细微又煽情。他的唇抵着龟梨的耳畔,气息喷在耳边,让龟梨忍不住想躲。他觉得赤西的唇好像碰到了他的耳垂,只听见对方在他耳边低语,“那恭喜你了,这个好看的家伙以后是你男朋友了,只是你的。”这么说着,赤西执起龟梨那只抓着自己手臂的手,龟梨的手小小的,与赤西纤长的十指不同,龟梨总觉得他的手指太短了,也不好看,但是被握在赤西掌心里却显得刚刚好。“只有你可以摸。”赤西抓着龟梨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赤西虽然不是健硕的体型,但是平日里也没少锻炼,再加上这种肌肤相亲又总觉得隔着层纱肆意撩拨的感觉,让龟梨觉得自己都快烧着了。过了半天才回过神,原来赤西的心跳和他一样快。

“你也紧张么?”有了这样的认知,龟梨觉得又意外又惊喜。这个人平日里总是游刃有余的模样,原来也和自己一样么?

“我都快紧张死了。”赤西笑着应他。目光停在龟梨的唇上。

龟梨以前听人说,他这样唇形的人薄情,而赤西那种唇形的人,适合接吻。鬼使神差地,他就往前凑了一下,亲到了。

有点软,这是龟梨唯一的感觉。

“你还撩拨我……”赤西想,龟梨比他想象中的有勇气多了。于是再也不能忍耐一般,收紧手臂,贴近彼此的胸膛,压上对方的唇瓣,细细研磨,慢慢吸允,又咬又含,比他想的还要软,还要甜。龟梨想,他一定是被赤西的美颜给迷惑了,而且这家伙的吻,好舒服啊……就算心里再急切,动作依旧温柔致死。赤西察觉得到,龟梨的身子慢慢软化了,赤西的手臂从龟梨的腰间,沿着他的脊背慢慢向上,温柔地托起龟梨的后脑,扣住。“和也,张嘴。”趁着龟梨微微出神的瞬间,赤西的舌顺着他的唇缝滑进去,攻城略地,捉住他的舌,轻轻抵着他的上颚,缱绻纠缠。虽然强势,却并不令人感到压迫。龟梨不知不觉间发现,他被赤西亲的,腰都软了。忍不住就哼哼了几声。赤西这才舍得慢慢退开点距离,银丝牵连,粗重的喘息,无疑都是点燃某种气氛最好的催化剂。赤西平复了一下,刚想放龟梨回房间休息,不料却被对方一把搂住脖子,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又啄了一下赤西的唇。

赤西被龟梨撩拨得心猿意马,无奈地笑了,“你知道后果么?和也?”望向龟梨带着情动微微湿润的眼神时,赤西想,他被吃得死死的。抱起人,关起门,他有一晚上时间来告诉龟梨,别人的定义不算定义,实践出真知,也是要看对象的。

 

两人疯了一晚上,半天亮才睡下,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竟然下起了雪,赤西想起来,已经是圣诞节了。赤西亲了亲怀里的人,看了看窗外的雪,替龟梨掖了掖被角,准备写首歌送给龟梨做圣诞礼物。

龟梨睡到日上三竿还是被赤西叫起来的,不情不愿,哼哼唧唧的,跟赤西腻歪了好一阵,赤西亲了亲他,心想着,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好运气,捡到这么个“沧海遗珠”。“圣诞节快乐,和也。”

“嗯?圣诞节?”龟梨揉了揉眼睛,后知后觉道,“圣诞节快乐。”

赤西替他揉揉腰,把一首名为《Christmas morning》的歌曲放在龟梨面前,“头一个圣诞节,只能仓促写首歌,送给我的缪斯啦。”

“什么……什么缪斯啊……谢谢。”龟梨又红了脸。

赤西亲了亲龟梨的额头,笑言,“我没说过么?之前我想破头都没有灵感的时候,是遇到了你。所以,你是我的缪斯啊。”

龟梨想,赤西说起情话来,真的很动听。

赤西和龟梨就那么在一起了,很自然而然的事情,谁也没有刻意避讳过。甚至有几次,赤西就那么在校园里和龟梨亲昵,日子久了,曾经那些八卦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这样两个帅哥无所顾忌牵手走在一起,还着实挺养眼的。

陪龟梨上课已然成为常态。这日两人闹了点小矛盾,龟梨本堵着气不愿理他,谁成想这人脸皮厚得跟进了教室,也不多说话,就那么安安静静坐着,盯着他看。瞅准时机,就悄摸摸去勾龟梨的小手指,看酡红慢慢爬上他的脸颊,眼角眉梢都带了羞赧,煞是好看。赤西的喉结滚了滚,趁机握住龟梨的手臂晃了晃,算是撒娇。龟梨瞪了赤西一眼,赤西瞬间收回手,老实了,趴在桌上继续盯着龟梨看,也不管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没半点不好意思。龟梨认认真真听了后半节课,下课铃响,一转头才发现,赤西就那么睡着了。赤西的睡颜很干净,像小孩子一样。龟梨也没急着叫醒他,也慢慢趴在桌上,静静的看着赤西的睡颜。外面的阳光顺着窗户照进来,映在赤西脸上,光影交错间,更加凸显了他优秀的五官。龟梨有点情不自禁,伸出食指,悄悄靠近,顺着他的鼻梁,到嘴唇,缓缓描摹。指尖刚碰到嘴唇,手就被赤西握住了。“和也在干嘛。”赤西睁开眼,握住龟梨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下课了。”这会儿,教室里已经没人了。

赤西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又故意趴在龟梨身上,抱了个满怀,两人闹了好一阵,才终于走出教室。

“和也不生气了吧?嗯?”赤西勾着龟梨的小指小声问他。

龟梨摇摇头,“我早就不气了。”

“那要去看我排练么?下月初有演出,和也要来看么?”赤西念叨着,又揽着龟梨的肩膀靠在他耳边吹气。

龟梨推他,“我会去的,你别弄,痒痒。”

赤西心满意足地掐了一把龟梨的脸,状似不经意地睨了一眼擦肩而过的某人。本以为龟梨没有注意到,却不防被龟梨猛一下拽住衣领,“jin~”下一秒龟梨便踮起脚尖,在校园的林荫路上就那么大大方方吻了一下赤西的唇,稍纵即逝,像是树梢飘下的落叶,擦过唇瓣。赤西睁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看着龟梨,自己被这个小家伙强吻了?

“现在满意了?不要为了不必要的人生气好不好?”龟梨的语气里带了点讨饶。

“生气?我没……你怎么知道?”

“头几次也没怎么注意,其实我都有点忘记那个人的脸了,不过经你提醒,倒是想起来了。”龟梨顿了顿,“不过,就像你说的,我是为了等到你,所以,不相干的人,就忽略吧?嗯?好不好?”

赤西一把搂过龟梨,吧唧一口重重亲在他的脸上。“都听你的。我的缪斯。”

“jin,其实是你治愈我的。”龟梨踮起脚,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赤西的鼻尖,笑容堪比身后的阳光。

END

羽_devil-kizuna_夜

治愈(中)

我又双叒叕没写完==说好是个短篇,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写了1w+还没写完==

后面大概还有点帮助克服“心理障碍”的部分就可以结束了吧==


以下正文:

“kame,布丁酱的猫粮买回来咯~”赤西把东西放好,冲着厨房喊道。

“啊!谢谢!我待会儿给你钱。”龟梨忙着看火,只急匆匆应了句,没成想,赤西已经迅速换好了衣服,抱着布丁站在他身后。

“呐,kame,有必要算这么清楚么?布丁酱好歹也是我半个‘女儿’吧?呐?是不是啊?嗯?”明明是在逗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赤西的声音太好听了,龟梨总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烧。

“今晚吃什么?嗯?”说着,赤西凑近了几分,企图探头去看锅里,也因为如此,两人的距离又近了...

我又双叒叕没写完==说好是个短篇,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写了1w+还没写完==

后面大概还有点帮助克服“心理障碍”的部分就可以结束了吧==


以下正文:

“kame,布丁酱的猫粮买回来咯~”赤西把东西放好,冲着厨房喊道。

“啊!谢谢!我待会儿给你钱。”龟梨忙着看火,只急匆匆应了句,没成想,赤西已经迅速换好了衣服,抱着布丁站在他身后。

“呐,kame,有必要算这么清楚么?布丁酱好歹也是我半个‘女儿’吧?呐?是不是啊?嗯?”明明是在逗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赤西的声音太好听了,龟梨总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烧。

“今晚吃什么?嗯?”说着,赤西凑近了几分,企图探头去看锅里,也因为如此,两人的距离又近了几分,气音喷在龟梨耳边,扰得他心跳都乱了。

“嗯……是咖喱。”他记得前几天赤西吵着说想吃来着,今天便抽空做了。

“哇!我真是幸福。”这么说着,赤西倒也没在厨房过多逗留,又抱着布丁出去了。

龟梨刚暗暗松了口气,罪魁祸首又一个人回来了。

“我也帮你做点什么吧?我洗过手了哦。”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赤西还把并未完全擦干的手在龟梨面前晃了晃。

“知道了,那……那帮我把米饭盛出来吧。”龟梨躲了躲赤西的干扰,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赤西在一边偷笑,却并不为难他,乖乖去盛米饭。间隙还时不时盯着龟梨系着围裙做饭的背影发呆,“总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像新婚呢。”赤西这样在心里想着,顿时更加美滋滋了。那些有模有样的风言风语听多了,赤西居然更加笃定,眼前这个人才没有什么怪癖或者“疾病”,若是硬要说的话,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还有,恋爱的节奏有问题罢了。在美国的时候,他的导师说,恋爱就像是用心去浇灌一朵脆弱敏感的花,湿度温度光照或是养料都要恰到好处,差了分毫,最后都可能凋零。赤西想了想,龟梨的恋爱之花大概比一般人更加敏感一些吧。

“啊!我的汤!”龟梨好似忽然想起还有一锅汤,又不能停下搅拌咖喱的动作,无奈之下,喊赤西帮忙,“jin!”赤西本就离得不远,三两步走过去,“嗯?要我做什么?”赤西始终不知道,龟梨是怎么做到,把一个单音节的尾音叫得如此婉转动听,让他心神荡漾的。

“你帮我搅一下咖喱,我去看看那锅汤,怕是要糊掉了。”起初的日子两人还是学长学弟的叫,后来不知不觉就变得亲昵起来,换一个人龟梨可能会觉得诡异,但是因为是赤西,非但没有排斥,反倒觉得有些理所当然。赤西本就站在龟梨身侧,又上前半步,伸手去接他手里的汤勺,因为身高和体型的差异,若是从一旁看,总觉得似乎是赤西将龟梨半拥入怀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不小心,赤西的指尖有意无意擦过龟梨的手背,要去握住勺柄的手似乎又不小心握了一下还未来得及抽回的龟梨的手。龟梨的身体有一瞬微微的颤抖,倒不是过分排斥或者害怕,只是因为太过突然,有一点被吓到。赤西哪里会意识不到,只是面上不显,仍旧专心致志的做着龟梨交代给他的工作。待到龟梨转身离开的时候,用另一只手,挠了挠脖颈,被挠过的皮肤有一点泛红。龟梨看着锅里的汤,心神却不太能集中,赤西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在这些时日的相处里,龟梨也多少有些认知,像这样不经意的肢体接触不在少数,起初龟梨还会有些诧异地看向赤西,发觉对方并未察觉,次数多了,龟梨也就习惯了,想来,是他过于敏感了。这样想着,龟梨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他还是“不太正常”的吧,所以,才没有办法跟别人好好谈恋爱。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了,龟梨想,不知道赤西这样优秀的人,将来会和什么人谈恋爱呢?他这样温柔,和他谈恋爱一定很幸福,那么……如果恋爱对象是和赤西的话……或者还不赖?……

龟梨倏地清醒过来,摇摇头甩掉那些不着边际的遐想,怎么就想到这了,龟梨觉得自己真的“病”得不轻,还很坏,怎么可以利用对方的温柔,想着“祸害”别人呢?他这种人,就像他“前男友”说的,根本就应该一个人呆着,不谈恋爱才对。赤西悄悄回头,看着龟梨自己一个人站在那,又是摇头,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不知道在纠结什么。觉得好笑又可爱。

“kame,咖喱要关火么?我觉得差不多了哎。”赤西盯着龟梨的背影,出声问他。

龟梨好像被他吓到,微微一震,转身却不设防对上赤西的双眸,刹那间忘了要说什么,咽了咽口水,慌慌张张回过头,“啊……关,关掉吧。汤也好了。可以吃饭了。”

“好哦。”赤西假装没有发现他的不寻常,语气如常。

饱餐过后,赤西一如既往主动承担了洗碗工作。龟梨倒也不客气了,帮他把碗筷收拾进水槽里,转身打开冰箱,“要吃点水果么?”

“好哦,啊,kame,帮我系一下。”赤西忙着戴手套,龟梨转身看到围裙的两条系带荡在身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害羞,但是龟梨还是伸手帮赤西系好了围裙。总觉得从背后看上去,背影很可靠的样子有点……有点想抱……又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吓了一跳,龟梨赶忙跑去一边切水果。赤西一边刷着碗,一边听着有点落荒而逃的龟梨的脚步声,即使没有转头,他都可以想象出那家伙的模样,一定很可爱。这么想着,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淡下去过。

“呐,今晚你要给布丁酱洗澡对吧?”赤西看了看鼓着腮帮子吃水果的龟梨,强忍住了想伸出手去揉他头毛的冲动。

“嗯,是啊……怎么了?”龟梨嘴里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回应道。

“让我来试试怎么样?”赤西主动请缨。

“嗯?”龟梨有些好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给猫咪洗澡这件事有多困难啊。“你确定么?”龟梨忍不住笑意。

“嗯!确定。”龟梨没再过多追问,摇摇头答应了。想来赤西是真的蛮喜欢这个小家伙的。他哪里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另外还有点别的小心思。

赤西和布丁关在浴室里一个小时了,期间伴随着喵喵的惨叫,赤西的诱哄,以及不知道什么东西掉落和哗哗的水声。龟梨原本忍了忍,后来直接捧腹大笑,“jin,你真的不需要帮忙么?”

半晌等来一句,“不用!”龟梨留了一句,“祝你好运。”又去看电视去了。

终于,又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奋斗,“kame,好了哦。”龟梨觉得自己都在赤西的喊话中听出了疲惫感。

“来了哦。”边答应着边跑过去,却冷不防差点撞上打开门的赤西,赤裸的胸膛。龟梨下意识转过身,捂住嘴,就怕自己尖叫出声。“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赤西裸着上半身,家居服的裤子也松松垮垮卡在胯间,虽说都是男生,但是龟梨觉得自己没来由脸颊发烫,而且……赤西的身材也太好了吧……龟梨暗搓搓的腹诽,有点羡慕了。

“我倒是想。衣服都被它扑腾的水花溅湿了。你赶紧抱它去吹干。我去冲个澡。”赤西语气自然,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妥,龟梨觉得又是他过于矫情了。

忍着羞怯,慢吞吞转过身,伸出手臂去抱被抱在浴巾里的布丁,小家伙本就小小的一只,沾了水没有了蓬松的被毛支撑,更是瘦弱,因为赤西一副抱小孩子的姿势把布丁揽在怀里,龟梨要去接,而且龟梨本就比赤西矮一点,就迫不得已需要更加贴近一些,总觉得,一不小心,龟梨的脸颊就会贴上赤西的胸膛,这样的认知,让龟梨从耳朵到脖颈都红了个透彻。赤西的手臂蹭过龟梨的掌心,他的指尖触及龟梨的小臂,进而划过掌心,缓慢又磨人。赤西小心翼翼地把布丁放在龟梨怀里,微微弯腰,两人近到似乎鼻息都近在咫尺,好容易完成交接,赤西倒是没事人一样头都不会钻进浴室去了,徒留龟梨一个人伸手在脸旁煽了半天,才回神去找吹风。

赤西靠着门板,眯着眼回味。龟梨的反应总是很纯粹,他不知道自己在龟梨心里占几分,但是至少他可以肯定龟梨并不讨厌他。虽然有些紧张于过分的亲近,但是他分明看到龟梨脸红了,龟梨的睫毛又长又翘,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一颤一颤,一下一下,仿佛扫在他的心尖儿上,痒痒的。赤西想,如果说起初的时候,他对龟梨是“好奇”和“兴趣”,那么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是“非常喜欢”了。

赤西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布丁的毛已经吹得半干了。龟梨很有耐心,开了小风档慢慢地吹着,思绪也自然而然飘着。直到看见赤西穿着一件宽松的V领T恤出现,锁骨处甚至还有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胸膛隐没在衣服内,慢慢不见,龟梨竟然觉得自己看得有点痴。赤西一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坐在龟梨身边,伸手去揉布丁的毛。天知道,他其实更想揉龟梨的头发,刚才两人凑得很近,他似乎还能看见龟梨的发旋,龟梨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他还可以闻到洗发水的味道,明明他们用的东西都一样,却总觉得龟梨身上的格外好闻。

“差不多了吧?”赤西把龟梨吹得很好的毛揉乱,龟梨倒也并不急,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示意他别闹,嘴里小声嘀咕着,“还要吹一下,没全干呢。”

赤西就乖乖收了手,单手支着下巴,盯着龟梨的动作不说话。起初吹风的声音在耳边呜呜作响,龟梨专心致志的给布丁吹干,倒不觉得,时间久了,察觉出赤西的视线所及,龟梨有点坐不住,他想问“你在看什么”,又觉得这话问出口会不会太奇怪。舔舔嘴唇,假装自己不知道。

赤西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盯着看,没有半分收敛的意思。直到龟梨关了吹风,仍旧没有动。

龟梨顺手把吹风的线缠好,动作慢条斯理的,天知道,他心里早就乱作一团了,动作越慢,心里越慌。布丁乖乖趴在龟梨腿上,昏昏欲睡的样子,乖巧得不行。赤西终于敛了目光,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布丁的毛,小家伙被顺的舒服了,还软绵绵叫两声,贴着赤西的掌心蹭。龟梨却觉得比起刚才,他现在更加不知所措,这猫还在他腿上啊!你要撸猫,抱在自己怀里不好么!龟梨想这么冲赤西大喊,但是事实是,他也就是想想吧。

其实龟梨不知道的是,赤西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也是在心里做了各种预想和假设,最终深吸一口气,开了口,“kame,其实你有没有觉得?”

“?”龟梨歪过头看着赤西,等着他的下文。

龟梨的眼里始终干净澄澈,亮亮的,此时因为好奇,毫不设防地看着赤西,竟也忘了害羞。不知道为什么,赤西觉得,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心里的话就怎么也藏不住。虽然原本,他就不打算再藏着了。“你有没有觉得,我喜欢你啊。”赤西的口气太自然了,自然到好像不是在告白,而只是在赞叹,“今晚的晚饭真好吃啊。”

“啊?”龟梨彻底呆住了。他脑袋里一瞬间一片空白,心跳怦怦的,然后又是各种否定和不可思议,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赤西就会说他是开玩笑的。

“果然,是我自作多情对不对?”赤西自嘲一般叹口气。“kame,我喜欢你哦,是恋爱那种喜欢。”好了,这下所有借口和自欺欺人的途径被统统堵死,龟梨觉得自己只得傻乎乎面对着这个人,无处可逃。

布丁还趴在龟梨腿上,眯着眼,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龟梨本就不敢乱动,这下更加僵硬了。

龟梨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个音节。

赤西伸出食指,轻轻抚过布丁的头顶,然后收回手,十指交叠放在膝间,一字一句道,“我其实之前想过很久要在什么情况下告白,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要讲等你发现,但是我刚才忽然觉得,既然我想清楚了,就不想只是单纯不负责任的暧昧或是假装无意的试探,就算会吓到你,就算很唐突,也想诚实地告诉你我的心情。”赤西以为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有足够的耐心,但是当他弄清楚自己心意之后,他发现,他只想赶快告诉这个人,传递心情这件事,他一点也不想等。“所以,就算很不可思议,我还是要说,和也,我喜欢你。”被这个人叫了名字,然后又说了一遍喜欢,龟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熟透了。

以前不是没有被告白过,但是没有哪一次有这样大的冲击的。

“我这样说,没有逼迫你快点回答我的意思,甚至我希望你想得久一点,你可以就这样,不用做任何改变,只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想追你,给我追么?”龟梨觉得赤西很狡猾,这叫做什么问题啊,哪有人告白之后问人家给不给追的,这是什么问题嘛。龟梨没发现,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反感或者拒绝,根本就是已经陷进去而不自知了。

再也无法忍受赤西直勾勾的视线和一句一句的喜欢还有不疾不徐的温柔询问,龟梨把布丁往赤西怀里一塞,闷闷留下一句“不知道”落荒而逃,躲进房间里,钻进被窝,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是慌乱的心跳和烧红的脸颊久久不能平复。“到底……他有什么好喜欢的啊……”龟梨在昏暗的房间里喃喃,赤西竟然会喜欢他这样的人,简直不可思议。想着想着,竟也慢慢睡着了。

原本惬意的布丁还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换了地方,迷茫的看着赤西,赤西把它举起来,与它对视,笑眯眯地,“他害羞了吧?”“喵~”布丁自然不知道赤西在说什么。“这样是不是说明,我还是可以追的,嗯?对吧?对吧?他真可爱~对吧?”赤西这么说着,把布丁放回窝里,让它好好睡了,自己则盯着龟梨的门板轻轻说了声“晚安”,也回房了。

龟梨原本还希望一觉醒来,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他好好想清楚整件事,却不知道,赤西所谓的“追他”,可绝不仅仅是口头说说而已的。

 

第二天一早,龟梨一个人在房间里做了很久了心理建设,才有勇气推门出屋。却不料,另一个昨晚刚刚告白的当事人和没事人一样,春风得意地跟他打招呼,“kame,早。”赤西把餐桌上的早餐往他面前一推,“我早上晨跑顺便买了早餐,这份是你的哦。然后待会儿我要去乐队排练新歌,中午要一起吃饭么?我知道有一家餐厅,很好吃,想带kame 去尝尝。”赤西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太理所当然,甚至在与他说话的间隙还弯下身子喂了一下布丁。这种情况倒是让龟梨觉得措手不及。

他昨晚是不是真的被眼前这个人告白了?还是说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发梦而已?龟梨内心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怎么了?不好吃?”龟梨半晌没有回复,整个人呆呆的,赤西抬眼看他,忍不住问。

“没……不是,不是的。”答应着,便手忙脚乱开始吃早餐。赤西一口一口喝着咖啡,假装没有发现龟梨暗自的打量,继续追问,“所以,你中午有约么?下课我去找你?一起吃午饭?真的很好吃,我没有骗你啦。”像是怕龟梨不信,赤西又强调了一次。

“没……我没有不信……只是……”龟梨原本还在犹豫,却听到赤西弱弱的嘀咕,“只是不想去么……”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声音小到只像是自言自语,可是龟梨还是一字不落听到了,不仅听到了,还从中听出了受伤的感觉。他有点不忍心,不忍心看到赤西受伤或者难过,下意识就否定了,“没有,不是的,没有不想去。”

“那我中午去接你,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排练啦~”没有再给龟梨反驳的机会,赤西站起身,抓起背包就要出门。只是在经过龟梨身边的时候,停住脚步,略显郑重道,“kame,我说了,你不用做任何改变,也不用有所顾虑或者担心,是我在追你,你只要放轻松就好了。”说完,十分自然地抬手摸了摸龟梨的发顶,然后出门了。

直到关门声响起,龟梨才终于回过神来,“放轻松?追我?这样怎么放轻松啦!说的容易!还有为什么要摸头啊!又不是小朋友!”龟梨在心底大声呐喊,愤愤地又往嘴里塞了一个豆沙包。

赤西一整个上午都心情舒畅,想着龟梨的头发果然软软的,很好摸。然后又在草稿本上写上一句新歌词,“指尖触及你的发,心底像是被灌了蜜糖,瞬间融化。”没用一上午的时间,又是一首新歌诞生,任谁都听得出音符跳动中,还有字里行间里无法遮掩的仿若恋爱的气息。

“jin,你最近真的是有情况吧你?你这也太明显了。”

“对啊,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怎么也不给我们介绍认识认识。”

“就是就是……”

朋友们七嘴八舌地调侃,赤西一概乐呵呵地接受,不反驳,也不怎么回应,笑得像只老狐狸,让人心里发毛。

末了,只撂下一句,“自然是全世界最好的宝贝,被我捡到了。”说完背起背包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还急着去接龟梨下课呢。身后的好友纷纷骂他“臭屁”。哄笑着看他离开。

赤西早晨特意看了一眼龟梨的课表,算好了时间等在楼下。龟梨一下楼,便看见了等在门口的赤西,而赤西,似乎还嫌自己不够招摇,大老远就冲着龟梨喊,“kame!kame!”这学校里鲜少有人不认识赤西仁是谁,而龟梨的名字又是学校的八卦焦点,他这样一喊,引来了更多关注的目光。龟梨左看右看,恨不得上去捂住赤西的嘴,背着书包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赤西跟前,一脸为难,“你……你别喊那么大声,我看见你了……”

赤西才不管那些,面对别人的打量,一挑眉,直直看过去,甚至挂着浅笑,倒是把对方给弄得不好意思再看了。“kame一早就看见我了么?我还怕你看不到呢。”

龟梨心想,你顶着这么一张帅脸,这么招摇,就那么大摇大摆站在楼门口摆poss,想不看到都难。但是这种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小声嗫喏,“嗯……看到了的。”

“饿了么?车子停在外面了。”赤西和他并肩走着,和平日里一样交谈,丝毫不介意周围人的眼光和议论。

“没有……不饿……早上吃的挺饱的。”龟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力太好,他知道,周围人都在小声议论,他总觉得,自己给赤西带来了麻烦,对方和自己走在一起,会毁了他的声誉。

“早餐还挺好吃的对不对?走的时候看你没怎么吃,还以为你不喜欢。”赤西从头到尾都大大方方的,没有丝毫忸怩。直到他瞥见了迎面走来的某个印象深刻的人。脸色有一瞬间的冰冷,随后又如沐春风一样和龟梨聊天。甚至趁着龟梨不注意从裤兜里掏出了耳机。

“没有的,我挺喜欢的……”龟梨明明只是在回答赤西的问题罢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这种词从龟梨嘴里说出来,就是会让赤西有所联想。

“嗯?什么?喜欢?kame说喜欢?”忍不住就有点想逗他。

龟梨红了脸,知道他是故意,咬着嘴唇,低着头不说话。也正是因为这样,龟梨丝毫没有留意迎面走来的那个“熟悉”的人。

赤西睨了一眼,微微侧身,动作娴熟地将一只耳机塞进龟梨耳朵里。龟梨一惊,因为有点痒,瑟缩了一下肩膀。被赤西扳正,略显霸道说了句,“别动,给你听首歌。今天上午刚完成的。”龟梨与赤西面对面站着,由着赤西把耳机塞进自己耳朵,赤西本就比龟梨高一点,壮一点,这样一来,完完全全挡住了某个身影。龟梨又一心都在耳机和歌曲上,丝毫没有察觉。

“好了,走吧。”不知道赤西是不是故意,明明现在的耳机都无线了,偏偏他这个是个有线的,明明坐在车上再听也可以,偏偏要走路的时候听。这样一来,龟梨也不能离他太远,两人的步伐又要很一致,也不能走得太快,莫名就变成了并肩散步一样的场景,令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当音乐的声音在耳边慢慢扩散开来,音符轻轻敲打着骨膜,赤西沙哑又慵懒的声线慢慢在耳边吟唱,龟梨觉得,一瞬间他与整个世界都隔绝开来了。虽然他对音乐的事并不专业,也不甚了解,但是不是都说么,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所以他听懂了,也完全明白,这是一首描写恋爱的曲子,字字句句,娓娓道来,比告白更加震撼人心。龟梨觉得,他似乎又想起了昨晚,赤西说“和也,我喜欢你。”的那一刻。除了震撼和难以置信,还有那么一丝丝连他自己都忽略掉的,前所未有的窃喜和庆幸。

“歌好听么?”坐进车里,关上车门,密闭的小空间,总是容易让人觉得温度升高。赤西收回耳机,看到龟梨轻轻点了点头,耳垂红彤彤的,突然就有些坏心眼,侧着身子慢慢靠过去,眼看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龟梨觉得自己甚至忘记了呼吸,双手偷偷攥紧衣角,一动不动。赤西心里嘀咕,这也太好欺负了吧。可以把脸凑近,甚至可以看到龟梨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仿佛整个人带着层光芒。龟梨觉得自己心跳前所未有的快,好像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赤西的呼吸并不急促,打在他脸上温温热热的,惹人心焦。

“kame,你这样没有防备,很容易吃亏哦。”赤西这么说着,拉过龟梨身旁的安全带,替他扣好,转身坐正,也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出发了。龟梨的脸噌一下全红了心里暗骂自己是笨蛋,天知道,他刚才那一刻竟然在想,要是赤西吻过来,自己应该怎么应对,他会不会也觉得自己木讷,没有情趣呢。一想到这些,龟梨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之后,赤西有点苦恼,可能是他一时的坏心眼,着实吓坏了龟梨,一直到晚上,龟梨都明显在躲着他,说是不理人吧,也没有,说是一言不发吧,也不至于,但是就是明显觉得,大写的不自在。赤西在心里暗暗懊恼,明知道龟梨敏感,怎么就没忍住调戏他呢。

就在赤西琢磨着,要不要使用点强硬手段,逼龟梨和自己谈谈的时候,却不想,躲了自己一下午加一晚上的龟梨,乖巧地坐在了自己对面。

“不躲我了?”赤西其实有点想说,“你这么躲着我,是不给我追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又把人吓跑了。

“没……没躲……”龟梨想了想,确实不算躲啊,问话也回答,家也有回,晚饭也是一起吃的,真的没躲嘛。

“嗯……没躲,就是大写的不自然。”赤西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看着龟梨,等着听他想说的话。

龟梨仿佛有点被戳到痛处,有一瞬间的怔愣,就在赤西意识到自己的一时口快可能让龟梨感到受伤,想出言弥补的时候,龟梨深吸一口气,主动开了腔,“jin,你……你知道大家对我的评价吧?”这话问得有点突兀,但是赤西一下就明白了,龟梨说的“评价”指什么。于是也没打算绕弯子。

“如果你是说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和八卦论坛里的‘小故事’,我差不多知道。”赤西虽然语气轻松,龟梨却在得到了他印证之后,垮了肩膀。

“那个……其实也不是,也不是胡说八道的,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我不适合谈恋爱。”所以……你还是不要追我了。后半句龟梨有点不舍得说。他怕说出去,赤西就真的放弃了,那……他们可能就再也没有交集了。他,有点不舍得。

“哼。”赤西冷哼一声,“不适合谈恋爱这种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试验结果?还是医生的诊断?有科学依据还是有什么自然定律让你得出这种答案?”赤西其实还想说,就算是毕业论文,都还要多次反复试验去论证呢,怎么就能轻易判定那些人说的就是真的了。谁知话还没说完,龟梨就闷闷的。

“是……是实践结果……”好呀,赤西觉得他倒是小看龟梨了,这会儿倒有心情顺着他的口气跟他开起玩笑了。把赤西给气笑了。

“实践结果?你经过了多少次实践啊?怎么就能确定你这个结果不是个伪命题啊?嗯?”赤西想起那个曾经和龟梨交往过一段时间的“前男友”的丑恶嘴脸,就冒无名火。还真拿那种没用东西的话当真知了。

“就……就我也谈过一些恋爱的,大家都……都这么说……”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他觉得,他更加不想欺骗赤西。“而且,你和我走在一起,也会被大家议论的……”

“所以,你是在担心我么?嗯?你在关心我对不对?”赤西向来很会抓重点。搞得龟梨不知该怎么接话,又气又急。

“和也。”看出龟梨的情绪,赤西也不再继续逗他,几分郑重地叫了对方的名字,等来龟梨抬起双眸,与他对视,赤西才继续道,“和也,你说的这些事,我都知道了,也很清楚了。但是我依然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喜欢你,想追你。而我现在只需要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龟梨难得没有逃避视线,怔怔盯着赤西的眼睛,等着他的下文。

“和也,我说我喜欢你,并且要追你这件事,你不讨厌吧?”赤西并非故意戏谑,虽然人都有感觉,能够体察出身边人的情绪,可他不想只凭猜测和主观臆断,他需要龟梨的一个答案,至少让他知道,他的喜欢,并没有成为对方的负累。

龟梨张了张嘴,最终,还想丢下一句,“不知道”逃回房间,却不料,被赤西眼疾手快拦住了去路,怼在墙边,“还想拿不知道打发我,不觉得太不诚实了么,嗯?和也,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不用那么快答应和我交往,但是至少让我知道,讨厌我么?嗯?如果你讨厌的话,我……”我会离开,不会给你添麻烦。可是话还没说完。

“不讨厌……”龟梨的声音细如蚊蝇,但是赤西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他乖乖靠在墙边,像个被发展的小学生,反观赤西,吊儿郎当的站着,这会儿更是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更加靠近,总觉得额头都抵在一起了,再进一点,鼻尖都会碰到。

龟梨大气都不敢出,他知道,自己是喜欢赤西的,这样一个像阳光一般耀眼的人物站在自己面前,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和追求,能够无动于衷,那才真的是有问题吧,说不心动,那都是骗人的吧?但是,如果变成恋爱的关系,他要怎么做呢?他真的适合恋爱么?

看得出龟梨的紧张,赤西拉开了距离,拍了拍龟梨的发顶。龟梨有点意外地抬头看着赤西。

“和也,我不知道别人对你做了什么,又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不瞎,也不是傻子,我看得出,也感受得到,我面前的你,并不像他们讲的那样。你只是比较慢热而已。还有……”

“还有?”龟梨顺着赤西的话,重复着。

“还有,没有遇到对的人。是那些人没本事打开你的心,还要把错误统统怪到你头上去。和也,大概是你看起来单纯又好骗,如果不是用这样的方法的话,在你遇到我之前,一定被别有用心的坏人骗走了。那你不是等不到我了么?那我不是很可怜么?”赤西笑了笑,龟梨被他的笑容一晃,还没回神就落入一个怀抱,轻轻柔柔的,“所以,是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对不起。以后不会了。”龟梨不知道是不是被赤西的逻辑带偏,每一次,别人都说是他的问题,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的,但是眼前这个人却温柔的抱住自己说,不是他的错,龟梨觉得整个人都好像泡在温水里,有些泛酸又有些舒适。赤西的手在他后背轻轻拍了几下,似乎还在他的发顶落下一吻,这些龟梨都无暇顾及,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这个人护在手心里,胀胀的,软软的,既委屈又畅快,许多卡在心头的结,就那么被这个人三言两语给化解了,释怀了。怎么可以那么温柔呢。

“去睡吧,晚安。”末了,赤西松开了龟梨,终于放人了。

那一晚龟梨睡得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后来,赤西真的秉承他最初说的,他不急着跟龟梨要一个答案,没有再问。而龟梨,纠结着自己会不会因为两人关系的改变而再一次陷入怪圈之中,而错过了最佳的回复时机。然后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一直维持着,不上不下的样子,虽然没有明确说交往,却胜似在交往。赤西依旧温柔体贴地“追”龟梨,龟梨依旧害羞腼腆地被他“追”。这大概也可以算得上是他们这对小情侣之间的某种“新情趣”吧。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着,杂糅着甜蜜,裹挟着温柔,让人心醉。直到有一天,龟梨下课的时候,看到赤西笑着拒绝了给他递情书的姑娘,他才忽然意识到,两人并没有算真正在交往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TBC

羽_devil-kizuna_夜

治愈(上)

看起来是个有“亲密接触障碍症”的小可爱和温柔又有点腹黑的臭学长(?)的故事。但是实际上就是个慢热谈恋爱的小甜饼吧w

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写完全脱离现实背景的本命文了w写起来就发现原本是个短篇,但是这才刚见面,就6000+了==

撩啊撩,甜啊甜什么的,我明天在继续好了==(如果我明天写得完的话)

因为原本就是想写个短篇玩玩的,所以大概会有一些bug和略显仓促的地方,能忽视就忽视吧哈哈哈哈哈,细节不可考。

我们赤西学长绝对不是那种玩暧昧瞎撩的大坏蛋,他下半段就会直球告白的,告白完才会正儿八经,名正言顺地撩==


以下正文:


治愈


龟梨和也从小在幼儿园里也是个混世...

看起来是个有“亲密接触障碍症”的小可爱和温柔又有点腹黑的臭学长(?)的故事。但是实际上就是个慢热谈恋爱的小甜饼吧w

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写完全脱离现实背景的本命文了w写起来就发现原本是个短篇,但是这才刚见面,就6000+了==

撩啊撩,甜啊甜什么的,我明天在继续好了==(如果我明天写得完的话)

因为原本就是想写个短篇玩玩的,所以大概会有一些bug和略显仓促的地方,能忽视就忽视吧哈哈哈哈哈,细节不可考。

我们赤西学长绝对不是那种玩暧昧瞎撩的大坏蛋,他下半段就会直球告白的,告白完才会正儿八经,名正言顺地撩==



以下正文:


治愈

 

龟梨和也从小在幼儿园里也是个混世小魔王,遇见漂亮的小姑娘穿着小裙子走在前面,也会蹦蹦跳跳跑过去撩人家的裙摆;看到坐在前面小女孩的马尾甩来甩去的,会笑嘻嘻的用手指捻一捻;碰见隔壁班小女孩扬着笑脸走近,会忍不住伸出小手戳一戳对方红扑扑又软乎乎的小脸儿,更有甚的,趁对方反应不及,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

就算是进入青春期,虽说不至于出落得多帅气冲天,但是也不乏有不少告白的对象争先恐后得递情书,进入了大学,整个人竟越发精致起来,便成了男女通吃的主儿。这期间,龟梨也谈了几段,男生女生都有,但是最终都以分手收场,甚至理由都大同小异,不尽相同。女孩子多是说他过于冷淡,连牵手都是小心翼翼,接吻更是寥寥无几,木讷无味,更不要想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了。几次以后龟梨也想着,或许他是天生对女孩子没有兴趣么?全然忘记小时候的荒唐琐事,也试着接受男生的告白,理所当然开始了几次禁断之恋,但是依旧逃不过悲剧收场,最后一次更是被戳了心窝,对方在交往几个月之后,似乎对仅是牵手啵啵的现状极为不满,再也无法伪装柔情,冷哼着嘲讽,“你要是不行,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更难听的话龟梨也无法再听进去,整个人脑袋一片空白,瑟缩着肩膀,似是受了什么重创,一连好几个月都无法走出去。他并未受过什么情伤或是心理创伤,也没经历过什么童年阴影或是家庭不睦,但是几次失败的交往无疑明晃晃昭示着一个事实,“他似乎无法与别人建立亲密的接触。”每当关系更进一步,他就会下意识地躲避。龟梨想,或者他这是得了某种“病”吧,不知缘由,无法根治,需要好好藏好这个“秘密”。有了这样的认知,龟梨自己一个人做了好久了心理建设。

好容易熬到新学期,想着可以鼓起勇气,重新开始,不成想,有意无意间却发现学生间流传着某种不可细品的流言,发现的时候,只觉得别人看他的眼光都开始变得怪异。从别人的窃窃私语和暗自审视的目光里,龟梨知道,他的“秘密”被人说出去了。龟梨不用去查也知道会是谁,龟梨咬着下唇一言不发,还有什么比遇人不淑,交往过的人反过来恶言相向,出言中伤更加令人心痛呢……“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龟梨在心里这样自语着,整个人更加委顿了。

赤西刚刚结束了大半年的交换生生活,回到故土,回到校园,心情上觉得惬意不少。就连出国前一时兴起组织的乐队说月底有一场演出,要他务必参加,赤西也是想都没想便点头答应了。真应承下来才发现,连基本的曲目都没有凑齐,这是摆明走投无路等他救急么。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创作,越是时间紧迫,赤西倒越发大脑一片空白,毫无灵感可言,白白又浪费了几天以后,眼看着演出日子一天天逼近,赤西反倒不急了。颇有那么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这日阳光不错,赤西躺在长椅上,本子盖住脸,手里的铅笔摇摇欲坠,他翘着腿,不知是真睡还是假寐。他本就是这学校里可望不可及的风云人物,要颜值有颜值,要才华有才华,即使分手,也能做到让前任对他只有夸赞,毫无怨言,可以做到这个份上,可想而知,该是个多优秀的人。所以即使是明目张胆的翘课,老师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这种时候,更是没人敢去打扰的。

“你听说了么?他们都说上学期一年级新入学那个新生,他那方面有问题……”

“嗯?你说谁啊?”

“还能有谁啊,就是之前评比还入了榜单前三的那个龟梨啊……真看不出……难怪之前和他交往的人都不愿多提呢……”

“啊!那件事啊……可惜了,长得还蛮好看的呢……而且不是说他男女通吃么?”

“可算了吧,好看有什么用,又不中用……”

“噗哈哈哈,你这话说的太坏了!”

不远处两个女生说说笑笑地渐行渐远,并没有注意到长椅上还躺着个人,聊起八卦来,毫不避讳。赤西一把扯下盖在脸上的笔记本,咂巴咂巴嘴,坐起身,眨眨眼,揉揉翘起的发尾,嘴里嘀咕着,“龟梨……”忽然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觉得在这躺久了还是有点冷,决定回教室去睡了。

下课的时候,窗外忽然飘起了细雨,夏天接近尾声,空气中的黏腻感却没有因为这场雨减少半分,连日来的灵感匮乏,赤西的心情因为这场雨,变得更加烦闷了。看了看手里的吉他,索性把吉他包往脑袋上一顶,决定一路小跑回去。

龟梨已经尽可能去忽视别人的目光和议论,却仍旧无法抑制心情的低落,他无法真正不去在意这些事,阴雨的天气更加剧了心底的某种忧郁。他撑着伞一个人走着,听着雨点一滴一滴打在伞面上,发出闷响。“喵~”微弱细小的叫声在雨声的掩映里变得低不可闻,但是龟梨仍旧注意到了。路边瑟缩的一只,狼狈又瘦弱的小奶猫,白色的,脏兮兮的,又可怜巴巴的。龟梨停下脚步,和那个小家伙对视了几秒钟,那小东西却并没有因为害怕而逃跑。龟梨叹口气,走近它,蹲下来,把伞分给它一些,还未伸出手,那小东西竟走上前几步,蹲在龟梨的伞下,喵喵冲着他叫。这下子,龟梨再也无法假装冷面,整个目光都软了下来,轻柔地将小家伙抱在怀里,顾不得它是不是会弄脏自己的白T恤。小家伙很轻,也很柔弱,仿佛只要稍一用力,便可以轻易要了它的性命,许是冷又或者是饿了,它微微颤抖着,脆弱又可怜。龟梨低着头,小心翼翼架起它的小脑袋,企图与怀里的小家伙对视,末了,像是征求它同意一般,低声道“我带你回家吧?嗯?”龟梨站起身,忽然觉得心情好了几分,语气轻快道“请多指教哦,我叫龟梨和也,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嗯?”“喵~”“嘿嘿嘿,你是在跟我打招呼么?嗯?”一人一猫在龟梨的自说自话声里慢慢走远了。躲在街角的赤西看着龟梨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湿了大半的衣服,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是笨蛋么……躲在这里……”龟梨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街道尽头,赤西把额前的湿发向脑后一拨,露出精致的面容和眼尾的一点风流,“龟梨……和也……么?”不知道为什么,当风闻中的名字和刚才眼前这个人对上号的时候,赤西心底忽然觉得有种言语无法形容的惊艳和窃喜。他不知自己在高兴什么,只是发现的时候,嘴角都是翘着的,而滞涩了许多天都毫无头绪的创作灵感,在这一刻迸发而出,赤西匆匆跑回家,只用了几个小时,便有了一首完整的作品诞生。赤西自己听着完整的旋律在小小的工作室里回荡,想起那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和那双纯粹不设防的双眼,还有那个与小动物对话时刻意放缓的声线,以及勾人而不自知的尾音,赤西觉得,他好像看到了他缪斯的模样。

接下来的创作异常顺利,甚至超出原本的预期,月底的演出反响空前,乐队的几名成员多是赤西同级的学生,一个个都勾着他的肩膀调侃,不知他是不是偷偷摸摸在国外的时候得到了什么“爱情滋润”,不然怎么几首新歌里都流露出某种令人无法忽视的恋爱的香气。赤西闻言,只是笑,也不说话。

演出结束后,大家理所应当包下了酒吧,聚在一起喝酒玩乐。观众里也有不少同校的学生,都想着借机凑近赤西这位校草级的人物,即使只是攀谈几句也好。赤西和朋友坐在一起喝酒,对于络绎不绝的搭讪,一盖是清风拂面一般毫无痕迹的拒绝,自然到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好友打趣“怎么?出国回来,这是清心寡欲了?还是说见惯了金发碧眼,一般的人入不了眼了?”

赤西轻笑,半垂眸,声音慵懒又性感“心有所属。”轻轻柔柔四个字,轻轻巧巧淹没在吵闹的音乐和喧闹中。

酒过三巡,酒吧中的男男女女多成双结对,或亲密私语或贴身热舞,气氛暧昧又狂热。赤西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某个男生揽着个男孩子靠在墙边,赤西本见惯不惯,想着快步离开,不扰人好事,哪知那男生的话却令赤西脚步一顿。“你不知比那龟梨和也好多少倍,你不知道和他交往那几个月根本是索然无味,起初以为是纯情少年,哪曾想,他根本是有毛病……”“噗,学长,你说真的?他可是公认的好看呢。”“呵……算了吧……也就还有张脸能看罢了……他那种怪胎根本不能谈恋爱……”男生的语气里带着某种嫌恶和鄙夷,还有某种他不自知的愤怒感。赤西停下脚步,正迎上他怀里那个男孩的目光,对方明显眼神一亮,男生也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到赤西,面容一僵,他这种人上人,不至于和自己“抢人”吧?赤西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打了个来回,既而低笑道,“和你这样的人交往过,才真的是污点。”

“你说什么……”不等男生反应过来,赤西早已快步离开了。不知不觉间,赤西对龟梨这个人的好奇,又升高了几分。

 

龟梨这学期失去了外出打工的心情和勇气,看看自己的余额,想着要么把他现在住着的房子租出去一间呢?房子是他自己的,他家里虽不是多富有,但也算殷实,当初决定要来东京读书,便是打算要留下发展的,他是家里的老三,虽然还有个弟弟,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从小体弱多病,多受父母怜爱挂心,长大了,父母不肯他受委屈,早早便定下了这套房子,虽然不大,但是胜在交通便利,又很安稳,免去许多奔波。但是租房消息才挂出去半日,龟梨又后悔了……想着自己的情况,若是遇到个不好相处的怕是更难过。龟梨删除了信息,自言自语念叨着“好像还是打工好一点吧……”哪知道招聘信息才看到一半,门铃便响了。龟梨怀里的小白猫被照料得很好,白白净净又很精神,“喵喵”两声,提醒着龟梨去开门。“布丁,开门。”龟梨逗完它,自己先笑了。怀里抱着猫,慢悠悠去开门。

赤西背着吉他包,手里还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袋,站在门外,黑色T恤,刷白的破洞牛仔裤,黑色运动鞋,再随意不过的打扮,但是穿在这个人身上,就说不出的帅气干练。

“请问,你找谁?”龟梨眨巴眨巴眼,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人气场太强,开口就不自觉的弱了几分。

“啊,那个……”赤西堪堪回过神,瞅瞅龟梨怀里的白猫,果真被照顾的很好,比起那日雨里的可怜见的模样,现在倒有几分娇生惯养的气质了。“我找龟梨君。”赤西脸上挂着笑,佯装不认识,一脸无害。

“我就是。”龟梨在脑袋里搜罗一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样出挑的人物。

“啊,你好,我叫赤西仁,我看到了网上的租房信息,所以……想来看看?”虽说是商量的口气,可是不知为何就是带着股无法隐匿的霸道感,但龟梨并不觉得压迫,意外的好感大概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实在长得很好看吧。龟梨在心里暗暗鄙视自己,果然是个外貌协会的。

“呃……”龟梨想说房子不租了。可是还未开口,似乎就被赤西看出了为难。

“啊……是不是我来得时间不太凑巧?不方便么?”赤西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啊……因为我今天再找不到住的地方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所以看到消息立刻就过来了……”说完还傻笑两声,莫名让人无法拒绝。

龟梨在心里叹口气,看起来不像是很难相处的样子啊……“嗯……先进来再说吧。”龟梨让了一步,赤西道了一声打扰了,换了鞋子进屋。房子面积不大,但是通透,又被打扫的很干净,莫名让人舒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赤西总觉得龟梨的家里带着股香味,不浓烈,不刺鼻,但是无法忽视,又沁人心脾。清淡不至于无味,芬芳不至于浓郁,总觉得像极了眼前的这个人。只让人觉得自然又舒服。

“你随便坐吧,喝白水可以么?”龟梨说着,把布丁放在地毯上,去厨房倒了杯水给赤西,自己也顺势坐在他对面。

“谢谢,猫很可爱啊。”这么说着,赤西伸出手,布丁似乎也不怕他,脑袋在他指尖蹭了蹭,竟撒起了娇。

“它蛮喜欢你的。”龟梨这么说着,眼睛看着布丁,眼神柔柔软软的。

赤西收回肆意的视线,也收回逗猫的手,“大概是你养的好吧,它不怕生。”

龟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这家伙也没见过别的生人。“嗯……要来说说房子的事么……要租的房间是那边那间,厨房、卫生间和客厅都可以共用,嗯……大概除了要注意卫生以外其他都是可以商量的……我没有和别人合租过,也不知道该注意什么……”龟梨不知不觉就泄了底,赤西听着觉得好笑,他是房东吧,为什么一点作为房东的自觉都没有,看起来一脸好骗又很好欺负的样子。

赤西失笑,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静静看着龟梨。龟梨被他看着有点无措,不知道要说什么。还是赤西先开了口,打破沉默,“恕我冒昧,龟梨君还在上学么?”

“咦?啊……”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忽然转移到了这,龟梨乖乖答道“嗯,我在xx大学读书。一年级的学生。”

“是么,那还真巧,说起来,我是你学长哦,我快毕业了呢。”赤西一副轻松话家常的模样。但是听闻对方与自己同校,龟梨不但没有觉得亲近,反倒不自觉挺直腰背,变得僵硬且防备了起来。赤西自然注意到他的变化,原因可想而知,他假装没看破,继续聊着。

“学弟你这么单纯会被骗哦~”收敛起玩笑的模样,赤西缓声道,“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什么不良习惯,因为交换生的关系刚回来,有些仓促,所以急着找个合适的住处,你这里位置很方便,看起来很合适,除了房租,一些必要的生活费用,我们可以均摊。我没有交往的对象,也没有随便带朋友回来的习惯,没什么不良嗜好,所以不用担心。因为要多一个人一起住,所以有什么我们可以互相商量,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尊重你的生活习惯为主,如果我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地方,也可以直说,不必顾忌,也不用不好意思。至于卫生习惯嘛,赤西环视一周,虽然可能不如你做的好,但是放心我会努力,不破坏良好居住环境的。”赤西滔滔不绝说了一通,龟梨竟然有点听懵了……原来有这么多事要注意么?这样看来,直言不讳的对方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啊。

“啊……还有,学弟你是自己做饭么?”赤西歪了歪脑袋,问道。

“嗯……是,是啊。”龟梨有点迟钝,还不知道话题怎么就绕到了这里,只好如实作答。

“那……我可以蹭饭么?饭钱我会付给你的!我做饭实在有点糟糕来的。”说到后来,赤西吐吐舌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不知是哪里逗笑了龟梨,淡淡的笑意转瞬即逝,龟梨点点头,“没问题哦。赤西学长。”这一声“赤西学长”叫的,莫名让赤西红了耳尖。那人脸上若有似无的笑容,更是晃得赤西半晌没回神。

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顿了几秒,赤西才问,“所以,我是可以住下的意思么?”

“请学长多多关照。”龟梨笑了,比起刚才,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多……多多关照。”赤西本以为,他的第一反应会是“流言不可信”,却在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他内心只有一句,“我的缪斯真好看”。

 

虽然有些唐突又戏剧化,但是赤西就这么顺顺利利地住下了。有时候,心动也好,喜欢也好,是一个很抽象又很微妙的词汇,你很难去界定,它在什么时候发生,怎么就发生了,能够持续多久,会发酵到什么程度。赤西向来随性自在惯了,所以就算是突然,他也并没有过多纠结自己为什么会对并不甚了解的龟梨产生“兴趣”,并因为这样的“兴趣”登堂入室,开始“追人计划”。这样的人看起来散漫,但是却并不是滥情。在赤西看来,对一个人有心动,耍一点无伤大雅的小手段去接近自己喜欢的人,从而了解,慢慢深入,拉近距离,这是理所应当的事。他并不会勉强龟梨,也不会在什么都不说的情况下占尽便宜,赤西想,他的确是“图谋不轨”,也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如果龟梨明确的拒绝,或表现出“不适”,他也并不会强人所难,赖着不走。抱着这样的初衷,赤西已经住在龟梨这里一个多月了。两人相处还算融洽,甚至有的时候可以说是默契十足。“合租”的生活自在又舒适,龟梨甚至快要忘记自己的“秘密”。和赤西相处的日子里,他甚至开始看淡了那些流言蜚语和别人的怪异目光。日子久了,他也自然知道,赤西在学校里的“地位”,起初还有些忐忑,这样优秀又引人注目的人,竟然和自己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相处久了,龟梨也渐渐淡忘了赤西身上的“光环”,可以和他好好相处了。

TBC

羽_devil-kizuna_夜

【118贺文】文艺复兴

118的文,现在才想起来在lof没贴==


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2019年118贺文

题记:我们的爱情,或者就像是一场文艺复兴。过程或许有艰涩或磨砺,但是经历过后,便是一片欣欣向荣。

-我可以邀你与我共历一次文艺复兴么?(我可以邀你和我谈一场会饱受世俗非议的恋爱么?)

-荣幸之至。(我愿意。)


BGM:YoungAnd Beautiful


写在前面的话:

脑洞随意,画风不定。

回忆不是不可触碰,现实各有各的解读,过往青春没有执念,想到他们尽是温柔,看着他们单纯因为喜欢。

写文出于爱好,看文图个开心,本故事纯属瞎编,bug...

118的文,现在才想起来在lof没贴==


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2019年118贺文

题记:我们的爱情,或者就像是一场文艺复兴。过程或许有艰涩或磨砺,但是经历过后,便是一片欣欣向荣。

-我可以邀你与我共历一次文艺复兴么?(我可以邀你和我谈一场会饱受世俗非议的恋爱么?)

-荣幸之至。(我愿意。)

 

BGM:YoungAnd Beautiful

 

写在前面的话:

脑洞随意,画风不定。

回忆不是不可触碰,现实各有各的解读,过往青春没有执念,想到他们尽是温柔,看着他们单纯因为喜欢。

写文出于爱好,看文图个开心,本故事纯属瞎编,bug不必深究较真,不快乐请慢走,于你于我都不必勉强和说服。

写完之后,我发现,这篇文的本质其实是,某仁视角觉得他咩温柔体贴又可爱,想起来就觉得心化了;某咩视角觉得他仁帅气有才就想护短,想起来就要维护;然后俩人一起就是……谈恋爱罢了==

 

正文:

我与你,越过四季,相遇;自此,花开四季,胜春光。

-WhenI ‘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willyou still love me?

-Iwill still love you……

 

十一月的夏威夷,空气中还夹杂着末夏残留的温热,卷着海风湿漉漉的,慵懒粘腻却并不令人焦躁。

赤西抱着薄被在大床上滚了一圈儿,纱帘遮不住扰人的骄阳,指节分明的手在枕头下摸索一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单手按亮屏幕,眯缝着惺忪睡眼,半晌,才终于看清时间,已经过了正午。赤西一个翻身,抱着被子坐起身,揉揉微长的卷发,不知道是不是睡觉的姿势哪里不对,总觉得肩颈疲惫。捏着自己的肩膀,踩着拖鞋,直到脚边蹭到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软绵绵的叫声才终于令赤西想起,今天约好了要去安顿这个昨晚突然“造访”的小家伙。赤西给它倒了点猫粮和羊奶,得到对方“喵喵”的回应,才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叹了一声“よーし”起身去收拾自己了。

赤西一边刷牙,一边觉得好笑,一直以来,他都是“犬系”来着,现如今家里的几只狗狗也都是交给妈妈在照顾,住在夏威夷也不是三五日时间,却恰好在昨天那个蒙蒙细雨的傍晚,捡了这么个小东西回来。赤西不知道它是怎么跑进院子的,看到的时候它也只是软绵绵叫了两声,便那么定定看着你,还未长成,瘦瘦小小的,被毛染了细雨,潮湿却并不狼狈,甚至因为水珠的关系,仿佛带着层光晕。赤西不记得自己与它对视了多久,只是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打开了阳台的大门。小家伙看着他,只有几秒钟的迟疑,便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不骄不躁,不疾不徐的,仿佛真是来做客的样子。多年没有照顾小动物了,赤西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手足无措,铺好了毛巾,拿来了吹风,把它抱上沙发,甚至还特意问了朋友,冒着雨去买来了猫粮和羊奶,一切安排妥当,外面的雨也停了,夜已深,身边的小家伙似乎还打着小呼噜睡着,而赤西,为着这个小东西能有一个安心的去处,联系到半夜。想到这,赤西吐掉嘴里的泡沫,不自觉轻笑出声,“真是多管闲事啊。”心里这样吐槽着,却总是不能放着那么一个小东西不管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赤西总觉得,那只小猫的姿态和眼神,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赤西换好衣服,自己匆匆吃了几口面包垫垫胃,就开车载着小家伙去了朋友的店里。夏天的尾巴,没有了炎热,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其实是刚刚好的温度,可是赤西还是穿着一件薄外套,把小猫放在胸口,停好车,一头钻进朋友的宠物店里。进门的瞬间,有种莫名时光倒置的错觉,总觉得当年和龟梨选pin的那家店,是不是也有类似的布局,还是说,宠物店大抵都是相似的么?赤西甩甩脑袋,赶走那些不着边际的思绪,与朋友热情地打招呼。给小家伙做了一个系统全面的检查,说是除了有些营养不良并没有什么大碍,赤西不放心又交代了几句,强调着势必要给它找个好去处,直到朋友开始嫌弃他啰嗦,赤西才堪堪停住了。临告别的时候,赤西冲小家伙挥挥手,“呐,拜拜咯~”静静对视了一会儿,直到赤西转身要走,小家伙才缓缓叫了两声,像是回应一样。朋友笑着说,“这小家伙蛮喜欢你的。”赤西忽然有点不舍得,又看了几眼,才笑着转身离开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赤西倏地想起,到底为何觉得那个小东西熟悉了,那种倔强又带点骄傲的样子,那种分明怯懦却佯装镇定的姿态,那种即使撒娇也不能十分坦率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龟梨。赤西至今依旧记得与龟梨初见时候的情景,在一群少年人里,分明不是最出彩的,甚至带着几分误闯的无措,不会打扮的样子,满脸的格格不入,赤西甚至觉得他隔着人群,分明看到了龟梨当时抠着自己衣角的手指。就像他不能不去管那只小猫一样,赤西觉得龟梨那张青涩的脸,配上他那个倔强又带点怯生生的目光,让他好奇。

然后他就那么走了过去……

直到走近龟梨身边,赤西才发现,他连开场白都没有想好。迎上龟梨目光的刹那,才惊觉自己的唐突。不过,也许男孩子的友谊,总是可以轻易建立的吧。

“我叫赤西仁,你自己来的么?”走近了看,赤西才觉得,对方是个有点可爱的男孩子。尽管后来,龟梨一直说,用可爱形容男孩子一点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尽管龟梨始终会有点不自信的否认着,“我一点也不可爱吧?从来没有人说我可爱……”

“我叫龟梨和也……”出于礼貌,龟梨和对方介绍了自己,从交换名字开始。不同于自己的“随意”,那个时候的赤西在龟梨眼里时尚又帅气,就像那些电视里的明星一样,“这样的人,才适合留在这里吧。”龟梨由衷这样觉得。看着和自己逐渐开始自然交谈的赤西,龟梨想,能够这样随意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主动结交朋友,也是自己所不擅长的呢,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对赤西就萌生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敬佩”,也说不定。

但是,在后来的相处里,龟梨才发现,其实,赤西才是那个不善辞令去诉说自己的人。

处理好小猫的事情,赤西看看时间,半个下午已经过去了。撅着嘴想了想,方向盘一打,决定驱车去那家位于海边、口味不错的餐厅。在夏威夷的日子清闲且惬意,赤西没事的时候,也会四处转转,寻找当地的美食餐厅,这家店离他住的地方有些距离,尽管味道很棒,料理很用心,但是赤西也并不是经常会去。今天托了那个小家伙的福,恰好可以顺便去满足味蕾,赤西想,他是应该感谢那只小猫的。这么想着,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不自觉哼着歌,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在夏威夷,最不缺少的就是沙滩与海浪,可是赤西每次来,都会觉得,这家餐厅选址很棒,总觉得这条海岸线的风景格外吸引人。简单点了些吃的,等餐的过程中,赤西才觉得有些饿了。现在不是夏威夷的旅游旺季,相比盛夏,人要少了许多,本就不高的气温,被海风吹散,甚至带着点初秋的清凉,星星点点的潮湿与凉爽被打散洒在空气中,忽然让赤西想起加了冰块的威士忌,“莫名其妙。”这样自言自语自嘲的时候,餐点已经陆续上桌了。

赤西身边一直有很多朋友,像这样独自到餐厅里用餐的次数,其实并不多,但是即使是习惯了热闹与派对,这样独自一人的时候,赤西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伤感或寂寞的时候。如今的他,享受任何状态下的自己,比起二十几岁的时候,更加随性自在得多。

沙滩上偶尔走过几个穿着花哨衬衫和泳裤的少年,嬉笑着,吵闹着。赤西嘬嘬手指,脑袋里忽然浮现出当年和龟梨两个人去冲绳时候的模样。傻乎乎的,兴奋又不安。那时候的他和龟梨,还是十几岁的青涩模样,呆头呆脑的。夏天的海边,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事情,赤西甚至想,或者他当初选择来夏威夷,也是因为某种记忆深处的因子作祟也说不定呢。

但是人生嘛,很多足迹和决定无从考证也无需追究。那次的冲绳之旅,严格说起来,真的算不上是什么开心的旅程,没有随心所欲的游玩和放肆,没有在臭屁的年纪穿着帅气又拉风的衣服拍照,甚至住的地方都只是简陋的帐篷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大概是样子太蠢了吧,赤西这么想。那些讨厌的惩罚游戏和难以下咽的苦瓜汁,如今倒是都被时间一一抹平,记不得多少了。只是有个人捏着鼻子一脸不情愿喝掉大半杯苦瓜汁之后,皱皱巴巴的小脸和被染绿了的舌头,现在想来依旧觉得好笑。或许因为有那个人一起,苦瓜也变得可以忍受,无趣的行程也不那么无聊,糗事也不是那么不堪回首。

不远处的地方有人在搭建简易帐篷,看起来是为了午后的遮阳休息。想起帐篷,赤西摸了摸鼻子,喝了口果汁,那可不是什么舒适的住所。对于有些怕鬼的赤西来说,黑乎乎的海滩伴随着永不停歇的海浪声,每一样都刺激着他的神经,难以入眠。相比于少年人的粗神经和恶作剧,身边的龟梨就显得细腻和贴心得多。他从不拆穿自己的弱点,也不会刻意捉弄,比起安慰和询问,龟梨更擅长润物细无声的陪伴和守护。他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自己聊天,抱怨着白天的劳累,想象着如果可以有水上运动该多好,嘟囔着下次再来要如何,嘀咕着从朋友那里听来的美食如何诱人……他从没有问出口一句,“jin,你会怕黑睡不着么?”但是赤西在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忽然懂得,这就是龟梨独有的温柔。

赤西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抵不住困意迷迷糊糊睡着的,他只记得龟梨的声音轻轻悄悄的问他,“你要睡了么?”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大概只是朦胧的“嗯”了一声吧。原本以为辗转难眠的一夜,却出奇睡得很香,那时候赤西想,大概是因为白天太过疲累,后来他才知道,有的是疲惫却难以入眠的夜晚,而那时候之所以可以熟睡,不过是因为安心罢了。 

赤西觉得自己向来是个赖床的孩子,可是那天却恰好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醒了,没有头昏脑涨,也没有睡眼酸涩。看看一边还在熟睡的龟梨,赤西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地拉开一点帐篷,担心透着寒意的海风钻进帐篷扰了龟梨,又把缝隙拉小一点。直到东方的天空在转瞬间泛起光亮,原本深蓝灰暗的云层漫出不一样光彩,赤西才顾不得所以,有些手忙脚乱,又有些激动兴奋的转身推醒龟梨,“kame!起来啦!日出啊!kame!”赤西依旧记得龟梨被自己忽然叫醒时候那个软乎乎的样子,鼻间哼哼着不满,却又下意识抓紧他衣服的下摆,坐起身来抱怨。赤西顾不得解释,拉开帐篷,“kame!看!紫色的!天空变成紫色的了哎!”赤西记得,龟梨趴在他的身后,双手压着他的肩膀,伸着脑袋往外看,太阳慢慢越过海平面,紫色的黎明在东方的天空渲染,那种胜似水墨画一样的杰作,即使亲眼见过,都没有办法用语言去描述。“怎么样,我叫你起来,不亏吧?”赤西记得他这样炫耀着,“嗯。”然后看到龟梨在他身后不错眼地盯着天空,重重地点头。莫名就有种很骄傲的感觉。那个时候不觉得,如今想起来,他们那样的姿势,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是一个“拥抱”呢?那样贴近的距离,带着少年人的温度和悸动。一生一次的风景,是和那个人一起的。相比之下,后来期待已久的海上活动,都在那片淡紫色的黎明之下,变得黯淡无光。不过赤西还记得,揉着龟梨脑袋时,他头顶的软发,触在掌心时的感觉。赤西下意识看看自己的掌心,“是不是有点像呢……”莫名又想起昨晚那只淋了雨的小猫。赤西勾勾嘴角,说不定有些相似呢。

 

京都的秋季天朗气清,还未到红叶绚丽的时候,但是,也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红色点缀枝头。持续了两天的拍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龟梨稍稍松了口气,不过想到明天还有一场长途旅行等着他,又不免有些疲倦。

太阳慢慢落山,余温渐落,龟梨拢了拢自己的毛衣外套,挡住秋风的侵袭。龟梨记得,那个人是最怕冷的,换季的时候,总是会很容易感冒,明明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子,其实却很容易生病。似乎在那家伙身上总有很多和他外表看起来不尽相同,令人意外的地方。忆起过往,龟梨忍不住低下头,嘴角含笑。

树叶被卷落,在空中打着旋儿,然后落下,踩在脚下,发出“沙沙”的窸窣。蓦然想起,那年那个人去留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暑气渐散,秋意渐浓的时候。那一年他们终于盼来了等待已久的出道,那一年他们崭露锋芒,浑身充斥着少年人初出茅庐的不羁,豪言壮语,雄心壮志,信心满满的。那一年开始,他们在越来越多人眼中的定义是“狂妄”的。他们终于站在属于他们的舞台上,和那个人一起。

赤西说要留学的时候,龟梨心里竟然没有多少意外,他看得到那个人的憔悴,时而流露出无精打采的样子,变得不像他认识的赤西。龟梨知道,或许暂时的“离开”,是当时最好的选择。“反正,我们也不是永远不见了,对吧?”龟梨记得自己是笑着的口气,但是其实,心里也充斥着不安。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他和赤西认识得太早了,早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赤西就慢慢成为了他心里的依赖和安定剂。对龟梨来说,赤西的存在,就像是一颗小太阳,尽管他们彼此有许多差异,但是有谁会不向往阳光的温暖呢?龟梨可以很努力,可以在鼓励声中慢慢进步,但他始终不觉得自己是可以站上舞台就熠熠生辉的人,但是赤西却总是说他很棒,总是说,他无可替代。龟梨记得赤西说话的样子,目光灼灼的,比起朋友间的恭维,更像是亟待得到肯定的孩子,生怕自己有一星半点的怀疑。别人眼里的赤西,总是自信又粗神经的样子,但是龟梨知道,赤西也有他纤细敏感和内向害羞的地方。所以,看着赤西瞪着眼睛看向自己,一字一句重复着肯定的话,耳尖泛红又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龟梨觉得很安心。

“jin,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你是谁啊,赤西仁啊,我相信你。”龟梨记得,通话的最后,他是这样说的。然后隔着听筒,他分明听到了赤西低声浅笑的气音。“kazu,谢谢……还有,我会回来的。”末尾的一句低不可闻。那次的分别对于他们而言,都有些不安和不舍。但即使这样,他依旧不能站在镜头前和那个人大方地说“拜拜”。龟梨把碎发别在耳后,抬头看了眼漫天的彩霞,和树梢的红叶交相辉映,忍不住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嗯……是不是和那时候的天空有点像啊……”龟梨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许是那次分别开始养成的习惯,偶尔来了兴致的时候,他就会拍拍身边的景或人,还有天空。适当的时候,龟梨也会把一些照片拿出来分享,但是背后的心思和心情,并不能尽述。就如当年那个指间的“love J”一样,是何用意,就只能放在心底了。

龟梨看了看枝头的点点红叶,想着用不了几天,漫山遍野都会被大片的红色尽染,层层叠叠的,总会引来许多驻足的目光。那种深沉又透彻的红,夺目又艳丽,过于热烈和绚烂了,颇有几分倾尽所有、燃尽生命的凄美。或许这样,这个季节总是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凄凉,但是对如今的龟梨而言,并不害怕离别,毕竟,有太多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再次相遇;毕竟,他不再是十几岁的孩子,总是会忍不住去抓那个人的衣角;毕竟,人总是要自己一个人走过,独自强大,然后才有机会,也更有心情去欣赏沿途的风景。

天色渐暗的时候,龟梨才忽然觉得肚子空空的。脑子里闪过许多美食料理,但是最终走进的,却是一家并不起眼的拉面店。龟梨点了餐,坐在安静的角落里,推了推眼镜,压低帽檐,等着热气腾腾的拉面上桌。小时候,他和赤西最喜欢的,就是在逛街买了一堆东西之后,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拉面店,去吃一碗热乎乎的拉面,然后拍着圆滚滚的肚皮,琢磨着,什么时候,他们走在街上,也会被别人认出来,然后很得意的样子。现在想想,真的是,幼稚。

“您的拉面,请慢用。”龟梨轻声道谢,道了一句,“いただきます”,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吃面。味道很浓厚,汤汁很醇,吃了几口,龟梨整个人都变得暖洋洋。龟梨记得当年24H的录制结束之后,他们也一起去吃了拉面。那是他们第一次,在镜头面前那样直白的剖析自己,龟梨始终不会忘记,赤西读信时候的语气,他站在自己旁边,低着头,微长的前发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神态,他咬着牙笑着,眼里却带着闪烁,飘忽不定。再后来唱着歌,熟悉的旋律,不变的人,但是他们都哽咽了。压抑着哭腔,想给这份羁绊找一个出路。龟梨捧着碗,把汤喝到见底的时候,忽然想起以前,他最喜欢看赤西大口大口的吃饭,总觉得很香的样子,自己也会跟着胃口变得很好。明明也是个很爱吃的家伙,但是却总是苦于说出一字半句关于美食的评价,那种有点窘的样子,让人想笑。“所以,就是个baka。”龟梨笑着嘀咕了一句,然后结账离开了。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等到落地的瞬间,龟梨竟有种踩在棉花上的虚无感。抬手看看腕表,才发现,时间还是日本当地的。此时的佛罗伦萨过了旅游的旺季,人流少了,却更加平添了这座城市独有的静谧与浪漫。不同于京都的火红,佛罗伦萨的秋天,仿佛镀上了一片金黄的余晖,古典又文艺的城市,现代与历史的碰撞,总让人有种时光错置的错觉。八个小时的时差,仿佛是从时光机里偷来的小确幸。虽说是来工作的,但是不知为何,看到这座城市的瞬间,龟梨的心情竟前所未有的轻松。“龟梨君,今天就先休息吧,咱们明天上午继续。”龟梨笑着送走工作人员,扑在酒店的大床上狠狠滚了一圈,像只撒野的猫,懒洋洋的。

调好时间之后,龟梨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总觉得“百花之都”的下午,更加适合与一杯微苦醇厚的咖啡相伴。龟梨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倏地想起赤西那首《The Fifth Season》,不知道他写这首歌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因为时差带来的恍惚感。与其说是一次节目的取材,对龟梨来说,此刻更像是一次意外的出游,抿一口咖啡,拿起桌边的笔和本,用牙齿拔掉笔帽,琢磨着,随手记下几个想去的地方。

上一次的《AnotherSky》还是13年的时候,上一次是巴黎,这一次是佛罗伦萨加上多伦多的圣诞特辑,不知道该说他与欧洲有不解之缘,还是该说骨子里他就向往着欧洲的多情与浪漫。一夜好眠,第二天开工的时候,龟梨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想想临出发的前一晚还有些疲惫和消极的自己,就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其实我有一些很想去的地方来着,不要紧么?”龟梨歪着头笑了笑,得到许可之后,笑得更开了。比起过去的自己,如今的龟梨面对镜头和工作的时候变得更加游刃有余,不,或者与其说是游刃有余,不如说是心态上的某种享受和安定。态度上仍需严谨,但是心境便大有不同了。“那个,虽然说起来难为情,但是总觉得,这次好像是在公费旅行一样,赚到了。”龟梨爽朗的笑声透过镜头被记录。穿着深色的风衣外套,穿梭在佛罗伦萨狭长曲折的小巷,手里拿着查询到的地址,神色悠然。“嗯……怎么说呢,总觉得好像在油画里漫步的感觉,不觉得么?”小道两边的欧洲古老建筑,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太久岁月风霜的洗礼,每一块石头,每一块玻璃,似乎都带着某种无法名状的沉静与某种难以言说的冰冷感。相较于之前浪漫的初印象,此时龟梨心里则感受到了这座城市另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清冷气质。

走过小巷,穿过广场,越过人流,看过雕塑,听过钟声,终于到了龟梨要找的地方。“这里,这里。”龟梨在门口站定,指了指面前的建筑。“那个啊……我昨天稍微查了一下,知道今天在这里有个小小的画展来着,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故作神秘又古灵精怪地凑近镜头,这幅像小孩子一样顽皮的模样,哪里看得出是年过三十的人。文艺是这座城市骨血里透出来的气息,不用渲染,它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存在着。龟梨以前不是没有看过画展,却鲜少有这样投入的时候。许是气氛所致,龟梨自己都不会知道,此刻镜头里他的侧颜,是怎样一副令人沉醉的画面。风衣外套搭在手臂上,蓝色针织衫的袖口被随意捋起,新修的短发被别在耳侧,目光专注又痴迷,仿佛应了那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画展里有些过于抽象和晦涩的作品,龟梨想他不尽然能够完全懂得,但是仅仅是欣赏就足够让人心绪宁静。或许这就是艺术创作的魅力。不知为何,想到创作,首先就会想起那个人。越到后来,龟梨越能够体会,赤西到底有多么不善言辞,他本是那样无拘无束的性子,却又恰巧进入了这个规则颇多的“圈子”,话术与周旋,本就是他不屑的东西,却又不得已面对太多妥协和隐忍。或者因为这样,创作与音乐成为了那个人可以肆意宣泄的情感出口。在他的音乐里,有太多“赤西仁”,每一个,都被他赋予了不同的侧面与灵魂。许是这些想法过于琐碎和矫情了,龟梨脸上闪过一丝自我怀疑的自嘲。

“人们都说,每一个艺术创造者背后,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缪斯’。那么龟梨君也有么?”节目组问出这话的时候,龟梨脑海里竟然下意识飘过那个人的名字。但是龟梨面上不显,略作思考了样子,然后轻声问了句,“可是我并不算是什么艺术创造者吧?他们一直说我画画很糟糕来着……”驾轻就熟自嘲一番,想着把话题揭过去。但是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但是,龟梨君不是也很喜欢拍照,也会写歌之类的,通常都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见节目组继续追问,龟梨绽开笑颜,“我说,你们这是非打算给我找个‘缪斯’么?”嘴上虽然开着玩笑,但是眸子却变得深邃。“该怎么说呢……我想艺术创作也好,音乐创作也好,或者像我们这样为了舞台而工作的人也好,打从心里,都会拥有某种情绪吧?这种情绪不见得是一成不变的,它可能在某一瞬间突然迸发,也许你抓得住,也许抓不住。就像我来到这里,就想来看一看这里的画展一样,其实我不见得看得懂啦。”龟梨说笑着,心情愉悦的样子。“但是我觉得艺术的魅力就是这样,即使你不是可以很深刻的理解一个作品背后的内涵,也并不妨碍你欣赏它的美。拍照对我来说,更像是当下某一时刻的定格和分享吧。是很随意的事情。说创作,未免过于严肃了。那更像是一种爱好和习惯,就像你来到佛罗伦萨,就会被这里的氛围感染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至于说写歌……其实我并不觉得我很擅长来着。”龟梨顿了顿,看似在欣赏下一幅画作,实际是在心里做了短暂的纠结,因为他有些犹豫,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其实我认识的朋友里,有非常擅长音乐创作,并且在我看来是很有才华的家伙。佛罗伦萨是文艺复兴的发祥地对吧?文艺复兴在现在听起来,会觉得是个充满人文风情,浪漫又赋予某种先驱力量的词汇,但是其实如果放在当时而言,其实是充斥着挣扎与痛苦,饱受着非议与创伤的吧?或许对于每一个创作者来说,都会有过那么一段或者一时的经历,想要拥有某种崛起的力量,那么可能也必然会经受某些无法对外人言明的时刻。所以,那些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那么闪闪发亮么?”意识到某一时刻的氛围似乎过于沉重了,龟梨笑了笑,“嗯……怎么忽然感觉来到这里整个人都变得深刻了呢……我在说些什么啊……”他其实想说,赤西的经历,就像是那场文艺复兴的进行时,过程过于漫长和艰涩,也许只有等到时间过去,人们才会恍然大悟,他究竟在做什么,而他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走出画展中心,龟梨的步伐又变得轻快起来。“啊……有些饿了呢……要去吃点好吃的么?”镜头很配合地点了点。“那就走吧?”去餐厅的路上,龟梨还忍不住在一家手工艺饰品店驻足。佛罗伦萨有太多这样让人想要逗留的手工艺店铺了。因为时间的关系,龟梨只留下一句“等我一下。”便一个人匆匆跑进店里,没用太久,又插着口袋,两手空空地回来了。“没买东西么?”节目组好奇。“嗯?”龟梨眼珠转了转,“这是我和佛罗伦萨的秘密哦,不能说。”食指抵在唇边,眨眨眼,故弄玄虚的样子,任谁也不忍再做追问了吧。到时候,或许节目组只会在字幕里大出一串“龟梨君留在佛罗伦萨的未解之谜……”

佛罗伦萨的餐厅浪漫又别有韵味。龟梨看着菜单,略作犹豫,最终还是选择了当地有名的T骨牛排和红酒,外加一份甜点冰淇淋。“那个,其实说到意大利,我最先想到的是意大利面来着,不过这次算了。”龟梨吐吐舌头,这么说着,转头望向窗外的街道,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餐点上齐之后,龟梨用意大利语俏皮说了句“grazie~”换来服务生热情的微笑做为回礼。龟梨一边礼仪端正地用餐,一边回忆着,“这种时候其实都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来着,上次在巴黎我有自己做饭来着吧?嗯……其实我小时候是个只要吃一碗拉面就会觉得超级满足的孩子呢,呃……怎么觉得现在变得好挑剔啊,哈哈哈。”说完有点自嘲地笑了。龟梨端起酒杯,晃了晃玻璃杯中猩红醇香的红酒,抵在唇边,抿了一口,酒香在口中四溢回甘。“我以前啊,拍过一部关于葡萄酒的剧来着,也以此为契机,对葡萄酒有了点了解,然后就被迷住了。其实我在家的时候,就也会自己喝一点的。然后很开心就是,也有以前不怎么喜欢红酒的朋友,也慢慢变得喜欢了。”龟梨说着,又喝了一口,“嗯~好喝。”

“享受过美食,接下来去哪呢?”节目组问道。

“我想去看歌剧来着。”龟梨对着镜头勾勾手指,“走吧?”途经百花大教堂的时候,龟梨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哇!”哥特式的建筑风格,托斯卡那的花岗石贴面,鱼骨结构的“神话穹顶”,鲜有的庄严而妩媚。“这种时候如果有相机在身边,就一定要拍一张带回去。”龟梨有点遗憾地口气。“要进去看看么?”节目组问。看看时间,龟梨摇摇头,“不了……要赶不及歌剧开场了……”这样说着,又有点恋恋不舍,伸出左右手的食指与拇指,比着教堂的位置,算是相框。“这样就算拍到了吧……”说完,继续前行。

“龟梨君很喜欢歌剧么?”

“嗯……怎么说呢,我喜欢任何形式的舞台表演,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DBS的时候,真的特别紧张,每次到开场前都会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要跳出来一样,就很忐忑。但是还好,那个时候有很可靠的伙伴在身边,给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说到忐忑,龟梨忽然想起当年少俱的那期策划——“忐忑不安”。当少年慢慢长大,有些情愫从朦胧模糊变得渐渐清晰,压在心底,又总觉得好像下一秒就会脱口而出,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无法对别人说,更无法欺骗自己。即使后来关系得到了另外一种转变,那份不安仍旧没有得到削减,反而以另一种患得患失的模样再度萦绕心头,纠葛在心。龟梨还记得写《绊》时候的心情,对于初次的创作,既紧张又兴奋,千头万绪,又无从开口,满满的堆在心里,又不知该怎么一一叙述。龟梨记得他问过赤西,“你写歌的时候都想什么啊?怎么写出来的?”龟梨不知道他咬着笔发愁的样子在那个人眼中是什么模样,他只知道,赤西挠挠泛红的耳尖,有点扭捏地回应着,“就……就想着自己重要的人啊……”龟梨当时想问,“那你在写love or like的时候,想的是谁啊?”可始终就没有问出口。再后来,《绊》就那么完成了。龟梨记得,他们穿着黑银的校服,站在舞台上一起唱起这首歌,赤西的声音在他身侧响起,他忽然少了那种独自一人创作时候的不安和忐忑,心底的某种情绪在无意间得到安抚,剧中人和身边人的某种重叠,是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分得清,却又不想分清。龟梨想,不知道赤西能不能听懂他想表达的呢?这种猜测与惶惶一直持续到,赤西策划的那期“爱与自然”,赤西站在舞台上,安静又从容,赤西背着吉他,眼神真挚。赤西说,“之所以选择爱与自然的主题,是因为从爱人、家人、朋友、支持的人、重要的人那里感受到的爱意,想着这些爱意的结合大概会让自己变成一个完整的自然体。所以设定了这样的主题。”那个时候的赤西虽然样貌青涩,却难得的严肃认真,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说希望可以带来一首能够让大家打起精神来的曲子,名字叫做《care》。然后吉他的清音在演播厅里蔓延,赤西的声音随着音符缓缓倾泻,什么话都不用说,龟梨已经懂了。

后来,赤西在无人的时候,对龟梨说,“你知道的吧?这首歌最初的名字,叫做《I Know》。”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比告白和任何海誓山盟都来的扣动心弦,龟梨想,或者这就是赤西仁的魅力吧。那个人,总是可以很轻易的撩动人的心绪,不用华丽而富有技巧的辞藻或形式。

他没有说出口的,远比他说出口的,更加重要。

一场歌剧,看得龟梨意犹未尽,台上的表演者全情投入,酣畅淋漓,台下的观众掌声雷动,连连称赞。“龟梨君觉得怎么样?”散场之后,节目组问道。“就很尽兴,又获益良多的感觉。啊~我也要更加努力才可以啊!”节目播出的时候,龟梨潇洒的背影,配上了一段文字——“忽然充满斗志的龟梨君。”为此次,佛罗伦萨的旅行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隔天转机多伦多的时候,工作人员关切道,“总是这样辗转和长途的跋涉,时差的影响会不会觉得不适应。”但是龟梨脸上比起旅途劳顿带来的些许倦意之外,更多的是种难以形容的神采。龟梨眼中有种光彩,让人总有错觉,恍若他还是那个不知疲惫的少年。那种写在脸上,镌刻在眼神里的东西,是无法粉饰,也无从复刻的。或许可以叫做,少年心。“其实还好哎,不用担心,调整好时差之后,就可以继续旅行了!”坐在飞机上的时候,龟梨想起赤西去美国的日子,时差的关系,让他们彼此都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两国之间的距离,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但是每一次的来电,赤西总会算好了时差打来,这种细枝末节的点滴汇在一起,龟梨知道,这种情绪叫做,珍视。

“说起来,我们又偷到了五个小时,不觉得是赚到了么?”龟梨玩笑着。“其实,时差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哦。”龟梨笑得眉眼弯弯的,不给节目组追问的机会,就扒着门缝说道,“现在我要睡觉了哦~晚安~”徒留一道紧闭的门板,和一行字幕,“龟梨君说,拥有时差,是一件浪漫的事,那么明天见咯~”

 

另一边,赤西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算好时间,驱车前往机场。独自奔赴一场和时间的约会,该说寂寞还是浪漫呢?赤西无从得知。他找到自己的座位,静静看着窗外,等着飞机起飞。待到飞机平稳飞行,赤西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了本和笔。习惯了以音乐的形式去诠释情感,都快忘记情书该怎么继续了。赤西打开遮光板,咬着笔看着窗外的云层,厚厚的云层似冬天的积雪,厚实又松软的样子,太阳的金光不知从何处透过,为雪白镀上一层光晕,湛蓝如洗的天空似乎也有了温度,赤西想起某个圣诞节的早晨,好像也是这个样子的。奋笔疾书一阵,又咬着手指傻笑。幸好旁边没有人,赤西缩着肩膀,左手支着下巴,顺势遮住掩不住笑意的嘴巴,歪着脑袋继续看向窗外。独自一人继续回味着当年龟梨站在少俱舞台上读情书的样子,青涩可爱又抓的人心痒,像小猫的肉垫踩在你胸口,想把它抓住,又不忍心打扰,只好由着它胡闹,任笑意蔓上眉梢,即使闭着眼,也会从唇畔泄露。“请每天早晨叫醒我,然后,我就看着你为我做早饭的样子。”他记得自己这样写过。然后那个傻乎乎的家伙,一字一句念完之后,忍不住当着众人笑出了声。台下的尖叫声打不断羞赧的氛围,更加蒸腾了某种羞涩的热度。信的结尾,他说,“抱歉,这样在观众面前读给你的情书,没有意义吧?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说完,龟梨笑弯了腰,随后直起身子,歪着脑袋害羞的笑。好像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只要一害羞,就会忍不住歪着脑袋。谁说没有意义呢?能够看到龟梨那样珍贵的画面,是最大的收获。“以前真的是听话又好骗呢……”赤西自言自语的喃喃着,把头发像脑后一拨,继续低头创作。

我想给你一封亲笔的情书,带着我的温度,字字句句,点点滴滴,尽诉爱意。

 

多伦多的冬季漫长且寒冷,龟梨穿着高领的白色毛衣,灰黑色的羊毛休闲裤,藏青色的长款羊毛大衣,金丝边眼睛,还配了一定黑色针织线帽,温度与风度俱在。

因为是圣诞节播出的特辑,被问到关于圣诞节的特殊记忆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话题。不同于秋季佛罗伦萨的多彩与浪漫,冬季的多伦多显得沉静又静谧。“说起圣诞节的话,小时候就总觉得会有圣诞老人跑来送你礼物的,对吧?现在的话,嗯……就是和朋友啊、家人啊、重要的人啊一起度过就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话似乎有点耳熟,龟梨想了想,啊,似乎那个人有说过类似的话吧?关于白色圣诞节的回忆,在队友的起哄声里,面对着镜头,堂堂正正的说什么和爱人、家人、朋友一起什么的。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觉得脸颊烧红,有些人看着不善言辞,但是怎么就那么直白呢。龟梨不自觉扁了扁嘴,有的家伙真的不害臊来着。前几天才下过一场雪,多伦多的冬季总是银装素裹的。

“要去滑雪么?去吧?let’s go!”滑雪场漫天遍野都是厚厚的积雪,龟梨一直玩笑说,躺进去的话就看不到人了吧?说完自己先笑弯了要,换好了滑雪服,那好用具,坐着缆车上山的途中,龟梨始终望着缆车外的脚下。阳光映在积雪上,额外耀眼,寒意似乎都在被慢慢驱散。龟梨想起当年极道拍摄的时候,也是寒冷的季节,他和赤西穿着单薄的戏服,耍酷装帅,明明很冷,也要摆出一副满不在乎又臭屁的样子。每次导演一喊卡,两人都会裹紧自己的大棉衣,捧着热水杯取暖。有太多的第一次是和赤西一起的,也幸亏,是和他一起,很多时候不至于那么无措。很多柔软的地方好似有了盔甲,变得可以克服。龟梨记得他和赤西一起对着监视器画面看回放的样子,直起身,有一个人在你身后,寒冷都被驱散,温暖在心口蔓延,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定感。太习惯了,有一个人始终在你左右,和你共进退。就像在他无法唱出声歌词的时候,那个人总是会第一时间接上,嘴角含笑,心头泛甜,熟悉的声线在耳畔响起,自然得仿佛事先彩排过,那种默契,是距离无法抹杀的,就算留学后再度回归,依旧可以很快找得到。

龟梨对于运动的事情,一直还是很容易上手的。滑雪的动作从基础开始,慢慢也会增加一点难度,耍一些花腔。龟梨又始终是不服输的性子,一次不行就多次,总要做到可以。休息的时候,龟梨的前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湿漉漉的,反倒多了几分性感。龟梨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啊~这种时候要是可以泡个温泉一定很舒服!”节目组说,其实是有温泉的,但是时间的关系,可能没有办法尝试。龟梨笑着挥挥手,表示没关系。“因为,如果去的话,我可能接下来的行程都不会想去了。”玩笑间就冲淡了某种遗憾的氛围。“待会儿我们可以去做雪橇的吧?我很期待哦~”龟梨说着,喝了一大口特意准备的热汤。“龟梨君似乎对于运动类都很擅长。”面对节目组类似夸奖的话,龟梨不好意思地笑笑,“嗯……也不能说擅长啦,只是还挺喜欢的。棒球啊,或者是冲浪什么的,都很有趣。”说起棒球,极道的时候,他和赤西还在公园里练过接球。冷飕飕的天气,现在想起来,两个人都有点傻乎乎的。坐在雪橇上,四周的积雪被扬起,奋力奔跑的二哈看着又憨厚有趣,又让人心疼,龟梨坐在车上,偷偷用手机拍了一张照,他想着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一定发给某人,配文就是,“你觉不觉得,这些二哈有点像你。”只是这样想想,龟梨的眼底便尽是笑意。入眼皆是湛蓝和雪白,因为奔跑起来的速度,风吹在脸上明明格外寒冷,甚至该有些刺痛的,但是龟梨却像个玩嗨了的孩子,举着胳膊兴奋地大叫着,大大的笑容堪比此时的阳光,温暖又夺目。

坐过雪橇,之后又走过长长的吊桥,龟梨的鼻尖都冻得有些泛红,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才觉得周围的温度的确是很低的。“其实我以前挺怕高的,但是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也就慢慢适应了。所以其实人还是要不断地尝试吧,有时候觉得挺困难的,但是说不定就做到了呢。”龟梨一个人走在晃晃悠悠的吊桥上,淡定自若的,却又止不住想起那个人,以前每每登高,总有一个人的目光紧紧追随,等到龟梨在高出站定,有意无意与他四目相接,那人才会稍稍安心,收回视线。如果说人的目光可以化做实体的话,龟梨想,赤西的目光就像他的一根保险绳,紧紧缠绕着他,护他周全。蹦极的时候也是,即使明知道他已经没有了对高处的心理障碍,依旧会问,“我可以倒数么?”龟梨知道,赤西是想问,“你有准备好么?”安全落地后,第一个冲到自己身边的,也是赤西。甚至不用一句话,仅仅是眼神的交汇,就可以确定彼此的心意。

似乎是与赤西相识之后,龟梨才懂得,原来真的可以与一人于四目相对处,便是星辰大海间。

 

基多,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常年气候温和,四季如春。赤西飞机抵达的时候正值中午,飞机上简单吃过,并没觉得多饿,按照预定好的酒店位置坐车过去,办理好入住,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也已经下午了。拿出那封飞机上没写完的情书,赤西准备抓紧完成。想了想,又站在窗口,寻了个颇为满意的角度,拍了张找发送,配文只有两个字,“等你。”

龟梨结束工作行程,没在多伦多多做停留,又要辗转飞往约好的地方去集合。临登机前,收到了那个人的消息。龟梨嘴角弯了弯,注意力没有过多停留在街道或风景上,更多的却被玻璃窗上倒映出的那个人的身影给吸引了,想了想,按了保存。原本漫长又无聊乏味的长途旅行,因为有一个人的等待,变得令人期待。

旅行,可以是一座城到另一座城的距离,或者,也可以是一颗心靠近另一颗心的过程。

 

赤西的字从小时候起就是那个样子,被龟梨吐槽说像个小孩子,如今三十多岁的人了,依旧如此。赤西工工整整把信纸折好,又不紧不慢放进信封里,粉红色的信封总觉得少点什么,想了想,拿好随身的物品,急匆匆出门了。距离龟梨的航班落地还有些时间,应该来得及准备。为了方便两个人的旅行,赤西提早租好了车子。在前台拿好车钥匙,问好地址,便出发了。从前的时候,赤西总觉得红玫瑰这种东西好看是好看,但是未免俗气,如今却自嘲自己也未能免俗,因为不知为何,想起那个人的时候,就觉得,没有什么比红玫瑰更能与他相配了,而且要是那种娇艳欲滴,红得热烈又饱满的。只是想想,唇边便是藏不住的笑意。基多这个城有些特别,位于赤道,不冷不热的天气,花花草草在这里也格外喜人。找到了花店,赤西停好车,走进店内。赤西的西班牙语马马虎虎,但是好在店主可以以流利的英语进行交流,说明了来意。店主是个憨厚的中年大叔,有着大大的啤酒肚,满脸笑容,热情得很,他示意赤西,这里的鲜花是今早刚刚送到的,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随意挑选。赤西道了谢,便开始琢磨着鲜花的选择。其实起初来的路上,他只是觉得,信封上需要一片红玫瑰的花瓣做点缀,如今鲜花簇簇,花了眼,反倒有点无从下手。店主似乎看得出他的纠结,一边忙着自己手里的活,一边笑着调侃,“为爱人选花么?”“嗯?”赤西下意识地抬头,随后反应过来,耳尖有点热,点了点头,“嗯,是啊。”不知为何,这话说出口,却觉得没来由的害羞。抬起右手挠了挠脖子,被挠过的皮肤瞬间红了。“那就选你觉得,与他最相配的花好了。”老板笑得和蔼,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样子。心想,如今还这样纯情的孩子似乎不多见了呢。赤西被他一语惊醒,毫不犹豫走向了红玫瑰,老板只是看着,笑而不语。

赤西的手本就长得好看,十指纤长,又骨节分明的,龟梨小时候还会把自己的掌心和赤西的掌心相对,显而易见的差异总会让龟梨扁着嘴嘟嘟囔囔,满不服气,又懊恼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蔫头耷脑的。赤西每回看到他那样,都打从心底觉得好笑。然后会把龟梨的手抓在掌心,捏一捏,“这不是刚刚好么。”然后换来龟梨一个白眼,抬脚便毫不留情地踹在他小腿上,然后两个人闹作一团。如今赤西这样专注地摆弄着花花草草,倒是别有一番风情。他只是低头认真看着,想从这一大桶红玫瑰里,精心选出他觉得满意的,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三三两两路过的人竟被这难得的景致吸引,频频回头,心底羡慕,不知是怎样的人,能拥有如此帅气的男友,多情又浪漫。

赤西挑挑拣拣,选了一捧,红花绿叶,煞是好看。老板问他,“就这些么?”赤西低头看看手里的花束,点点头,而后却没有急着把花交出去,犹豫了一会儿,问老板,“我可以自己包么?您可以教我么?”此时店里不忙,老板笑着答应了。赤西拿着剪刀,在老板的指导下,剪掉多余的花茎。“小心点,玫瑰花刺还是很坚硬的。”老板笑眯眯的提醒着。赤西则是一脸认真的样子,修修剪剪之后,赤西只挑选了最简单样式的包装纸,亲手把花包好。“很漂亮,你的爱人一定会喜欢的。”赤西笑着道谢,付了钱。坐进车里,看看时间,并不很充足了。把揣在怀里的信封掏出来,从花束中拽下一片花边,粘在封口出,甚是满意的样子,将情书和花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驱车赶往机场了。

赤西正在停车的时候,收到了龟梨的消息,他的飞机已经着陆。龟梨向来习惯了轻装简行的旅行,没用多久就出来了。赤西靠在车边,一抬头便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龟梨。分明认识二十多年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容易一次又一次心动。不断爱上,或许,可以这样说吧。

“累么?”龟梨摇摇头。赤西顺手接过龟梨的行李,装进后备箱,又抢在龟梨之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拿出花束藏在身后,可是那么大一捧花,又怎是藏得住的,红彤彤的花瓣半遮半露的。龟梨把一切尽收眼底,又假装不去揭穿,低着头,可是眼角眉梢都是风情。赤西踱步到龟梨面前,一大束红玫瑰出现在龟梨的视线里,瞬间映红了脸。龟梨伸出双臂,把红玫瑰抱在怀里,笑靥如花地看着赤西,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赤西定定看着,有点着迷。半晌傻站着,才想起怀里还有封情书呢。有点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掏出信封,带着淡淡的体温和赤西的香水味,龟梨一挑眉,有些微微吃惊,一时间竟忘记伸手去接。赤西有点小得意的模样,把信封放在玫瑰花上,“要偷偷看哦,不然我会害羞。”说完,转头就要钻进车里。却被龟梨拉住了衣角。“等一下。”因为怀里抱着花束,又担心信封因为动作掉落,龟梨的动作有些不灵便,显得别别扭扭,却莫名有种小时候的错觉。赤西瞪大了眼睛等着,龟梨把情书收好,将花束放在臂弯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握在掌心。翻掌将手摊在赤西面前,掌心里安安静静躺着一枚金色的素戒。“刚好,当做回礼。”然后不等赤西回神,拉起他的左手,迅速将戒指套在了赤西的无名指上。“在佛罗伦萨的时候,路过一家手工艺品点,我觉得蛮特别的,就买了。”龟梨说得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视线又在偷偷打量,不知道赤西会不会喜欢。不管认识多久,在彼此身上都保持着最初的新鲜感和那份悸动的忐忑,其实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赤西呆愣愣,坐进车里半天才后知后觉问了句,“怎么只有一个么?不是一对么?”龟梨假装摆弄着玫瑰花瓣,才不要告诉这家伙,因为想着平时工作戴着戒指也不太方便,所以他买了同款的耳钉,藏在发间。被这家伙知道,一定又要得意了呢。龟梨撅着嘴,心想,才不要呢。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般别扭的模样,一如当年。

基多这座城很有趣,有历史感浓重的老城,又有繁荣熙攘的新城,有风格各异的人文建筑,又有绚丽多姿的自然风景,恰到好处的融为一体,令人心驰。既然来到这里,自然要到处走一走的。两人回酒店安置了行李,换了身更加休闲的衣服,便开始了漫无目的地闲逛。这座城里有很多具有文艺复兴后期特色的建筑,前几天才刚刚去过佛罗伦萨,再看着眼前的景致,龟梨颇有种时空错置的错觉。“我前几天啊,就是在佛罗伦萨取材的时候,经常想起我们以前的事情,还想着什么时候一起去一次,也吃一次正宗的意大利面吧?”龟梨笑着说起,还没说完就听赤西小声嘀咕着,“你做的就正宗。”说的人自然到毫不察觉,龟梨反倒不好意思了。“你也太抬举我了吧?”“什么嘛,我说真的啊。”赤西不以为意。但是听到龟梨说一个人看到别处风景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们曾经的回忆,就莫名有点骄傲,微微扬着头,似乎还晃了晃。然后压着嘴角的笑意,和龟梨说道,“我在出发之前啊,夏威夷下了场雨来着,然后院子里跑进一只小猫,小小的,可怜巴巴的。”

“你收留它了么?”没等赤西说完,龟梨就有点关切地问。

“嗯,下着雨呢,怎么能不管它,后来我有把它送去朋友开的宠物店,嗯……不知道这段时间会不会找到合适的主人家,如果没有我们回去可以一起去看看它,还挺可爱的。”赤西这样说着,心里想起那个小家伙的眼神,又打量了下身边的龟梨,心里腹诽,是有点像的吧,都蛮可爱的。

“嗯,不过也还是希望它可以有个温暖的家。”龟梨的眼神变得柔软。

赤西盯着他看了会儿,龟梨似乎是感知到身边的视线,转过头,满眼的疑问,“怎么了?”

“嗯……我觉得那个小家伙和你蛮像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所想就这么轻易说出口了。说完又怕龟梨气恼,快走了几步。

龟梨皱着眉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回味过赤西话里的意思,追上前,不轻不重在他肩膀捶了一拳,“你说我像猫么?啊?”

“是有点像啊……看见它我就想你了呢。”赤西越发理直气壮起来,搞得龟梨哭笑不得。“我哪里像啊……”尾音里带着无奈的笑意。赤西一把揽过龟梨的肩膀,“就眼神吧,反正蛮像的,就很可爱的样子。”赤西故作回忆状,调侃着。龟梨的手肘轻轻怼了他一下,“夸我可爱我并不会高兴好么。”龟梨白了他一眼,不解气,又冲着赤西的小腿虚虚踹了一脚。赤西脚下闪躲,手上去没有松开,甚至快速回头,在龟梨脸颊偷了个香。龟梨捂着脸颊又羞又气地看着赤西。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又打打闹闹的,路过大大小小的公园、广场、修道院甚至教堂。

“要不要进去坐坐?”面前是一座艺术风情笃厚的教堂。龟梨点点头,两人并肩走了进去。绿瓦圆顶,墙壁嵌以精美图案,雕塑也十分精致,颇具文艺复兴时期的特色。两人挑了后排的位置坐下。龟梨想了想,还是闭着眼睛祈祷了一会儿。赤西支着下巴静静看着身边的人,终在他鬓边的发丝间看到了那枚并不显眼的耳钉,赤西笃定,这与他手上那枚戒指,是相同的系列。

龟梨睁开眼,就看到赤西的满眼柔情。舔了舔嘴角,龟梨垂眸,“jin,你知道我在佛罗伦萨的时候,被问到创作中有没有‘缪斯’。”龟梨静静陈述着。

赤西没有问,你刚才的祈祷里都有什么,而是顺着龟梨的话问他,“然后呢,你怎么说?”

“我想到了你。”龟梨顿了顿,又接着说,“我在想,你写歌的时候,也有‘缪斯’么?”龟梨看向赤西的眼底,似乎并不急着要一个答案。

赤西没有问,龟梨那句‘想到你’究竟是默认了自己是他的缪斯,还是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但是有些事,其实也不必那么深究,毕竟二十多年,早就化在心里了。

“后来,我说起了文艺复兴。”龟梨没有给赤西回答的机会,但是赤西知道,后面的话,才是龟梨真正想说的。“我其实兜来转去都没有在节目里说出口,我觉得,你正在做的事,或许可以称作一场文艺复兴。”明明是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明明赤西并不知道龟梨究竟都说了些什么,明明这并不是一句多么动听的情话,但是那一刹那,赤西不得不承认,他的心脏被什么力量狠狠撞击了一下,甚至有瞬间的鼻酸,长久以来他们彼此的种种,他曾经面对的各种非议,他一直以来的孤军奋战,在这一瞬里,他得到了来自爱人最高的褒奖,简直要开心死了。

赤西低着头,咧着嘴笑,“你啊……你也给我太多夸赞了吧?我觉得我要飞起来了……”赤西把脑袋搁在龟梨的肩颈,趴在他耳边呢喃,“我觉得,我要高兴死了。”赤西感觉到龟梨的手在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后背。“kazu,谢谢你,所有。”赤西的声线本就多情慵懒,如今这样的耳边低语,再加上些许气音,一下子让龟梨红了脸。

龟梨抿抿唇,难得坦率,“你在我心里足够好,没必要说这些。”

——当我年华老去,容颜凋零,只剩一个受伤的灵魂,你还会爱我么?

答案,大概只能化作一个缠绵缱绻的,吻。

其实两人深知,他们的感情,又何尝不是一场文艺复兴呢?

两人站在“世界之半”的纪念碑前的时候,一左一右,分站在南北半球分割线的两侧。“好像也没有传说中那么了不起是不是?”龟梨把架在鼻子上的墨镜往下一推,顺着墨镜上缘,故作调侃的语气这样说着。赤西点点头,附和着,“嗯……挺普通的。”

随后趁着龟梨没注意,一把把人拽进怀里,紧紧拥住。龟梨倒是也十分顺从,顺势揽住了赤西的腰,“怎么样,赤西先生,有什么要说?”赤西吸吸鼻子,手上又紧了几分,然后低头,在龟梨的唇上,狠狠吻了一口,随后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郑重道,“kazu,确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南北半球的距离没有很远,一年四季的时间没有很长,只要,我们在一起。”

龟梨的双手攀上赤西的肩膀,进而搂住他的脖颈,眼尾微挑,带着说不出的骄傲与得意,“没错,我同意。”撂下这么一句,微微踮起脚尖,吻上了赤西的唇,赤西揽紧龟梨的腰,半低着头,加深了这个吻。

此刻,不远处广场上的一群白鸽展翅高飞,天空湛蓝,阳光正好。我们穿过四季找到彼此,然后,自此便是,四季常青,风景如画。

繁华落尽,爱如初。

—我想邀你与我共历一场文艺复兴。

—荣幸之至。

 


NI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想了很久才作出的選擇🤦🏻‍♀️

Suzy

夢より

1984年7月4日某时某分,

小朋友AJ在139°44E 35°41N (GMT +9:00)降生,与世界有了关联。

1986年2月23日某时某分,

小朋友KK在139°44E 35°41N (GMT +9:00)降生,与世界有了关联。

1998年11月8日,

两个小朋友在139°44E 35°41N (GMT +9:00)相遇,与彼此有了关联。

到今天,整整21年。


星盘的本质,是能量场的交互影响,根源是两个有质量的个体之间的万有引力,进而引发激素调节,进而有了感情深厚程度的变迁。

好像两个相切的圆...

1984年7月4日某时某分,

小朋友AJ在139°44E 35°41N (GMT +9:00)降生,与世界有了关联。

1986年2月23日某时某分,

小朋友KK在139°44E 35°41N (GMT +9:00)降生,与世界有了关联。

1998年11月8日,

两个小朋友在139°44E 35°41N (GMT +9:00)相遇,与彼此有了关联。

到今天,整整21年。


星盘的本质,是能量场的交互影响,根源是两个有质量的个体之间的万有引力,进而引发激素调节,进而有了感情深厚程度的变迁。

好像两个相切的圆,有且仅有一个交点。两个个体从最初的相遇到关系的建立、深入直到结束,但又不一定是完全的相离,也有可能转了一个圈又相遇。

最外层是比较盘,是两张个人星盘的简单重叠,是最初的相遇相知,能量是否相互吸引。最内层是Marks盘,也就是心理盘,稍后再说。

中间层是组合中点盘和时空中点盘,经过比较盘各种相吸相斥的磨合之后,会看到关系的形成、相处的模样、存在的问题、吵架的方式,三限及次限推运则可以看到影响关系进展的关键事件。

两个人的亲密关系从组合盘走向时空盘的过程,非常重要。很多爱情死在组合中点盘上,并非耸人听闻。组合中点的上升落点不好,或者太阳月亮金星遭到严重的凶星刑冲,能熬过振荡期的很少。

这段关系中,组合盘较之时空盘,直观是比较温馨的并且内在的及个人力量占据主导;但是到了时空盘,即关系稳定之后的长久相处中,外行星的力量,尤其是土星和冥王的刑冲加剧,这是一段不被世俗认可的关系,需要经历太多苛刻的约束与挑战。

很多人说,合盘只能看物理空间上“在一起”的人,分开了便无关联。

我对此持保留意见,合盘是两个个体建立关系后的能量场的交互影响。一个磁场的磁力线运行是有规律而和谐分布的,但是一旦插入另一个磁场,在力的作用下,两个磁场的磁力线是会扭曲变幻的。两个宿命相连的人,从第一次相遇,合盘的影响就开始了,直到关系“真正”的终结,即至少一方离世而不再作为“质量体”而拥有万有引力。 


首先是元素,给这段关系一个“程度”的定位。

土代表着世俗的权威契约和关系双方的责任担当,会让两个人用较为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这段关系,也会用实质性的付出来努力落实这段关系。

水代表着情绪的代入感、共情体恤、包容理解,当然也有很多缠绵悱恻、甜言蜜语、温柔关心,但更重要的是细水长流,滴水穿石的坚韧与持久。

火代表着火热的激情,尤其在组合盘控制关系的最初震荡过程中,激情、刺激、快乐...但徒有爆发力却未必有耐力,若盘上没有土元素或土冥的加持,就好像流星般美丽的天王星,走肾而不走心,转瞬即逝。

风代表着志同道合、相辅相成、共同进步,精神导向更重,风重的合盘接纳性很广,博爱也是有的,却少了一些孤注一掷的心。

这段充满着水土元素的关系从萌发到确立再到坚守,不出意料的没有那么多冲昏头脑的激情,而是充满着认真谨慎、日久生情、细水长流的相知相伴、稳定缠绵、持久守护......但是莉莉丝又巧妙的落进了迸发着无限能量的白羊座,这段关系又有着发自灵魂深处难以抑制、难以割断的冲动、吸引与渴求。

与聊得来的人,相守度过时光的细水长流;与同节奏的人,相伴静待岁月的平衡安然。

这与AJ理想的爱情观不谋而合,并且通过本命盘与组合盘的对比可以推测,他在这段关系的确立过程中占据着主导位置,他的个人抉择影响着关系在组合盘阶段的萌发、进展、确立与维护,KK是配合与能量协调的一方。等到了时空盘的长相守中,KK成为了能量主导方,AJ是配合与能量协调的一方。


关系盘是两个个体相结合诞生的一个新生命的命盘,中点盘是这个新生命的基本走势,是新生命进入不同深厚程度的升华。心理盘则是彼此对这段关系表现出来的“另一个本命”,也就是我对这段关系的心理进程。1-3是个人宫位,4-6是原生家庭宫位,7-9是亲密关系宫位,10-12是社会关系宫位。一宫代表自我态度,二宫代表占有欲和原生价值观,三宫代表沟通交流认知学习...十二宫代表无意识层面、隐患、背后的敌人。

上升(ASC):个人盘的上升是我们与世界的第一次交集,而关系盘的上升便是两个人所建立的这段关系的诞生的起点,以及这段关系进入成熟的转折,可以看到这段关系是如何开始,有着怎么样的天生特质。从处女走向双鱼,同时伴有与宿命点的对冲,以及时空盘上与天王射手的刑克。

下降(DES):上升是这段关系的起点与基本定位,下降是这段关系的长远相处形态及后天走势,从双鱼走向处女。

开始于土象的处女座,预示着这段关系是经过经久的磨合与深思熟虑的,并不是一见钟情的激情,而是细水长流的温情。

这也符合过去二十年间,我对这段关系的认知,年少相识相知相伴,直到有了秘密,有了牵绊,有了不为人知的情愫,他们经历了很久的踌躇与试探,他们认真而庄重的对彼此坦诚着内心,对外界保持着距离。

这段关系从确立的第一天开始,他们便有着很深的责任感与仪式感。

如同AJ在let me talk to you中写的那样:

ONE DAY I love you

本当の愛し方わかったよ I love you

もしも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すぐに会いに行くから


关于双鱼座,代表着私密轮回的12宫,也是这段关系最终走向的所在。

这是一种存于完全理想世界的大浪漫与大博爱,是一个没有边际的畅想空间,你我他会觉得这段关系看上去很美、却是一种无法靠近或者不太现实的美好,这段关系在外人眼中是充满幻想却又抓不到头绪的,如同海王星的欺瞒,这段关系有着不想告诉大众的一面,所以你我他还是不要靠近,保留一个理想空间,保留一个安全距离,就够了。

之于你我他,好好的当一个观众,去相信这份美好,去守候这份美好,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天王射手的刑克,是来自外环境的突如其来的变革与选择,也是这段关系逃不掉的阻碍与诱惑,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突发事件,他们无法辨别事件的优劣,只能疲于应对事件的选择,承担事件的结果。

因为心中有对彼此的守护,无论如何,他们都会理解并尊重那个时点的彼此,做出的抉择,愛してるから。


天顶(MC):天顶是事业宫起点也是外在关系宫的起点,是全盘的最高点,是这段关系最为展现在人前的形态,或者说,是大众眼中他们的模样,从双子走向射手,同时伴有与宿命点的刑克,以及时空盘上与莉莉丝白羊的和谐拱相位。

天底(IC):天底是我们在原生家庭或者私下里的模样,是在父母至亲眼中的样子,是最自由无所顾忌时候的样子,同样适用于一段关系,私下的相处,从射手走到双子。

大众眼中的相处与私下真实的相处,出现了双子与射手的相互倒置,预示着这段关系——

在我们的眼中,从“心有灵犀互通有无”,到“追求高阶精神互动”。

在私下的相处,从“我们携手探索世界”到“我们安静与彼此恳谈”。

时空盘有太多的外环境的阻隔与磨砺,关系中的两个人,必然会从最初的叽叽喳喳花前月下,走向成熟后的责任归属与内敛隐忍,所以MC与IC的倒置并不矛盾,作为两个身份特殊的人,只有对待关系有了现实规划并走向实质相守,才会将真实的样子隐藏起来。

很多时候,经历了人生的风波坎坷,自然会懂得,与其执拗的并肩而立受世人艳羡,不如豁达的情淡如水被世人遗忘。况且,这还是一段在冥冥之中被宿命点缠绕永久的关联,是执,是欲,也是缘。

酒,只是生活的偶尔调剂,水,才是生命的不可或缺。


日月金火水依然是关键的关系定位星。

太阳:KK对AJ的看法以及在他眼中AJ在这段关系中展现的模样;还代表着我们这段关系想要变成或者展现的模样 

月亮:AJ对KK的看法以及在他眼中KK在这段关系中展现的模样;还代表着我们这段关系内在的私下的模样  

火星:AJ对于这段关系的定位,在他心中这段关系的模样  

金星:KK对于这段关系的定位,在他心中这段关系的模样  

水星:双向沟通的强弱及问题所在  

AJ的定位星:太阳金牛8宫→金牛2宫;火星天蝎2宫→双子2宫  

KK的定位星:月亮处女12宫→处女6宫;金星金牛9宫→白羊1宫  

双向沟通:水星金牛9宫→白羊1宫  

这段关系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太阳和月亮均落入土象星座,且自始至终都没有星座的变化,预示着在两个人的主观意识中,对彼此的认知与期待、对关系的认知与期待,没有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一直以来,KK都觉得AJ是一个外表耀眼的、内在被动而保守的恋人,他会觉得他对美有独特而奇妙的的理解,有些安于享受,有些随波逐流,有些固执而不喜欢改变;从最初相遇的熟悉与宿命感,到后来逐渐萌发、越来越深刻的占有欲,他会觉得AJ的周身有太多的诱惑,而他又不善于应付那些非善意的诱惑。

KK还会觉得,这段关系本身也对自己充满了诱惑,有着在精神上难以抑制的操控与占有,让自己沉迷其中,还觉得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这段关系牵引着他经历挫折与成长,经历苦痛与蜕变,而他痛苦的根源大多来自于“社会的注视与期待”。

直到某个瞬间,他会发现,一直以来的隐忍与退让并不能让自己、让彼此变得更好,而AJ似乎也在痛苦的边缘徘徊着、找不到破解困局的缺口,先天性格的原因更无法主动的对这段关系注入能量。于是他抢夺了这段关系的主导权,让自己对这段关系的思索与考量,从“我们应该做什么”成长为“我们想要做什么”,即我们不能再服从于世俗的威严,我们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当KK决定敞开心扉的时候,他会觉得一切疑惑、委屈以及倔强、执拗,其实都是必须经历并且不能回头的“任性”,只有他自己亲身“经历了”,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一切偶然的觉醒,都是必然的结局。还好,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还有他在等待。


处女座掌管的时节,是刚好秋收完成而还未开始下一轮播种的间歇期,土壤养分非常贫瘠,处女座的冷漠与空虚是与生俱来的。而越是空虚的灵魂就越会挑剔而追求完美,因为他需要滋润与救赎,本命月亮处女的AJ,便是如此。但是在他的心中,一直以来,KK才是那个因冷漠空虚而不断苛刻、挑剔、追求完美的恋人,他觉得KK要去往的地方太高太远并且走得很辛苦,需要自己的陪伴、抚慰、滋润、保护,甚至救赎。有趣的是,这种认知从一开始便紧紧地印在他心里,好像生来便带有的“使命”一样,告诉自己,要像一个“骑士”去守护自己的“公主”,直到关系的长久相处中,或者到了很久很久以后,他甚至会在潜意识中把这个“使命”演变成自我的“牺牲”与“服务”,直到失去“自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这段关系在AJ的认知中,关键词就是“宿命”与“私人领地”。关系刚开始的时候,他倾向于把这段关系锁进保险柜,将一切真实的情感与模样都隐藏起来,钥匙偷偷放在只有自己知晓的角落。依然是直到很久后的某个瞬间,他会开始慢慢的向外界透露着这段关系的零星信息,同时收集着外界对于这段关系以及对他所释放出去的信息的反馈与互动。月亮处女的AJ,本质是个很擅于分析信息、处理信息的人,借助信息的交互,得到“我们”与“他们”的和解与平衡,是他独有的守护方式。

代表着AJ的两颗定位星,太阳与火星在时空盘形成刑克相位,这是一种内在能量的拉扯与争斗。KK会觉得,有那么一段时间或者那么一些瞬间,自己看不懂AJ的所知所想,不理解他的某些选择与安排,从而怀疑这段关系是否还值得自己沉迷其中。而同时也代表着这段关系呈现在大众眼中的模样也是让人一头雾水的,大众也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或者那么一些瞬间,不理解AJ的某些选择与安排。我想,这正是我们在过往曾经经历或者说现在依然在经历的疑惑与猜测吧?如同我第一次看到AJ的感觉,猜不透。

在这段关系中,比起KK的执拗率真、孤注一掷,或许AJ才是那个深思熟虑的布局者与破釜沉舟的殉道者,KK无底线的信任他,而生来带有冥王特质的他,似乎在痛苦的蜕变中更懂得大众......直到懂得利用以及愚弄大众。

AJ是冥王,带着魔法邪魅的面具,内心住着一个柔软的恋人;KK是他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的月亮,他需要他的包容与温度,去滋润贫瘠的内心情感,走完心性成熟之旅。

其实死亡并不痛苦,只要怀有对重生的期待。


代表着“我们的心声”的水星,从公开的金牛走向私密的白羊。

曾经的日日夜夜,他们揪着自己不放,沉默着,执拗着,自认为,这样为对方独自承担着面向公众的责任、屏蔽着来自公众的恶意,便可以让一切变得好起来,却很少向彼此袒露心扉,直到身心俱疲。

依然是直到很久后的某个瞬间,两个人(根据星盘推测是KK的觉醒引发)会遇到“关系觉醒”的转折点,与其这样与对方在沟通中“拔河”,不如畅所欲言,将好的、不好的、开心的、郁闷的全部丢给对方,两个人一起面对并不会伤害到对方,反而会让自己、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

这是无所畏惧的白羊座,为这段关系在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注入的转机与能量。

我希望,我相信,这个时点已经到来。


从组合盘到时空盘,从这段关系的萌发、确立到相守,有着太多来自外环境的压迫、波折、突袭、苛责,谎言遍布,恶意满满。

木星是关系的擢升点或者助力点,5宫(爱情)→12宫(私密),这是美好的落点,当爱情逐渐归于平淡,内心的恳谈才是灵魂的归宿。

土星是关系的束缚点或者压力点,3宫(成长)→8宫(轮回),相互影响着成长,一起经历的阵痛,才是爱情最好的磨砺。

天王是关系遭遇的内外环境变革,3宫(成长)→9宫(精神超越),内在宫位走向社会宫位的过程,是这段关系逐渐暴露于阳光下之后,所必须承受的挑战与改变,在挑战与改变中,完成人生观的塑造与打磨。

海王是关系遭遇的误解或自身的迷失,4宫(原生家庭)→10宫(社会期待/事业发展),这一段特殊的亲密关系,在最初萌发以及确立的过程中必然要经历世俗道德的洗礼与原生家庭的拷问,而到了关系成熟之后,则要接收来自事业的、权威的、社会的关注,这些“关注”有误解也有诱惑,有阻碍也有隔阂,甚至一度影响了KK对关系的定位与抉择(金海刑克)。

冥王是关系遭遇世俗的痛击及突袭,2宫(价值/占有)→7宫(亲密关系/婚姻/合作),与土星的沉闷苛刻略有不同,冥王的痛击突然而至,极端沉重而无可逃避。7宫代表着婚姻伴侣与紧密的事业关系,冥王盘踞于此,预示着这些沉重的“痛击”主要冲击着AJ(日冥冲),甚至一度让他无力回转,放弃抵抗,随波逐流。


但是,从组合盘到时空盘,从这段关系的萌发、确立到相守,也有着冥冥中命运的牵引,内心深处始终不变的烙印。

莉莉丝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的内心联结,白羊8宫→白羊1宫

北交点是关系此生的理想国,金牛8宫→2宫;南交点与北交点倒置,是关系的原罪以及此生需要改进的地方

宿命点是关系躲不开的牵绊,双鱼6宫→处女7宫

暗月莉莉丝,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虚点。它对我们的内心情感有着很大的影响,但是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有勇气去认识它,即使终其一生我们也没有发挥出莉莉丝的特质,但是它却会在潜意识中驱使我们去弥补内心的这份缺憾和不安。亲密关系中的两个人,也会无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具有我们自身莉莉丝所落星座特点的人,好像每个人都希望看见对面世界的自己,找到一个人,两个半圆凑成圆满。

如新生儿一样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白羊勇士,为这段关系在隐忍与沉默中,在阴暗的日子里,守护着星星之火与点点光芒,剥离捆绑的皮囊,碾碎伤痕的过往,用新生的汁液激荡起彼此灵魂的涟漪,缠绕、蔓延,用喘息的温度升华彼此内心的欲望,蒸馏、沉酿。每个触点,都是一曲前世灵魂的交响,每次温度,都是一篇今生灵魂的乐章。

南北交点也是虚点,是代表内心情感的月亮与地球运行轨道的南北两个焦点,在宿命论中,南交点代表着这段关系的前世宿怨、纠缠与未了的前缘,关系的一切原罪起于南交点(天蝎),然后在这一世的相遇与相处的修行中走向北交点,灵魂的归宿(金牛)。

这段关系从充满宿命与阴暗的天蝎走来,似乎前世经历了太多世事的重击而不得善终,所以此生他们会必然找到彼此,不管关系建立在何种情感之上,他们要去往的地方都是私密而充满原始占有欲的金牛2宫,最终“我都是想要和你融为一体,从身到心绝对的占有”,否则此生谁都不能得以圆满,那就继续下一世的纠缠。

这一段宿命的缘,这一条路的起始两段,站着凛冽的冥王与美好的金星,经历蚀心彻骨甚至生死轮回的考验,从冥王的压迫走向金星维纳斯的灵魂归宿,或许只有历经磨难,方能取得真经。

与此同时,北交点从轮回官(8)走向占有/价值宫(2),我的解读是,不管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演变,终须在各自完成自我救赎与情感觉醒后才能在关系中达到平衡,这是8宫轮回的宿命,也是冥王特质的AJ的宿命。

一个自我有缺憾的人,总是会在关系中出各种各样的状况的,那么一开始,我们觉得这段关系的灵魂归宿是基于情感建立起的亲密关系,但是在关系成熟后,我们发现,原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通过这样的一段亲密关系、这样的历经磨难来救赎自我心灵的缺失,这段关系本身不再是此生最终的目的,而是自我救赎以及自我价值提升的途径。

宿命点是灵魂占星的一部分,意义是,我们生来总有一些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就是在某个时空遭遇某个人某件事,我们躲不开也逃不掉,那么之于一段关系也是如此,在两个人之间的宿命,是要有这样的一段相遇相识,或相濡以沫或相忘于江湖。

宿命点在这段关系的发展中,代表着我们此生是有着这样的相遇的、彼此心灵相通有家庭归属感的宿命的,但是我们也是没法逃脱冥王的现实冷漠,这是一个劫,我们是否能够在双鱼6宫完成对彼此的专注、信任、付出,甚至是牺牲,抛开世俗的苛责与权威的条条框框,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在处女7宫(婚姻宫)走向长久而稳定的相守,走向北交金牛的“合为一体”的灵魂归宿。

我的人生观,虽然冥王的突如其来的现实考验太过痛苦、太过沉重,海王的来自现实的诱惑与期满太过狡诈、太过迷茫,既然逃不掉,那就勇敢的去面对去接受,即使痛心蚀骨,至少不枉此生。


这段关系最大的危机或者说隐患,是在成熟之后,也就是在时空盘出现。

在过去、现在或许未来,星盘的凶相位体现是日火刑、日木刑、日冥冲,月土刑,金海刑,日月海大三角,天王刑上升。

我一直认为,没有土星与冥王的爱情,是不够深刻的,因为经历太浅;没有海王的爱情,是不够坚定的,因为诱惑太少;没有天王的爱情,是不够的惊艳的,因为过于平庸。

作为一个占星者,我敬畏这段坚定、惊艳而深刻的关系。

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对关系的定位以及对待未来的想法或者规划,总是会有着矛盾与冲突,如果这段关系之于彼此只是过客,便没有必要去挑起冲突,坚持不住放弃就好了,没有心也就没有痛。

土星与冥王虐心的本身在于,我在乎这段关系的未来,否则关系便会戛然而止。我们无法逃避的现实压力与我们想要去往的灵魂归宿也是冲突满满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冲突的根源往往来源于外界的恶意与世俗的阻碍,过于忙碌的生活让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沟通,或者有一方不想过多的沟通去了解彼此的真实想法。  

在我长久以来对KK的认知中,他一直在攀登,总想着站得更高,总担心自己的跌倒......却从来不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上山的路有很多,骄傲执拗的KK,往往选择了一条不那么平坦的,还故作帅气的不借助登山拐杖。途中有绝美的风景也有突袭的魑魅魍魉,他必须做好迎接风雨滑石的充足准备,同时坚定内心,因为他所憧憬的那个隐匿于山顶的宝物,是否真如所想的真实美好与满怀期待呢?我想,他自己也在不断的去找一个答案。如果是,千万不要畏惧前行险阻,请一定不要留恋过多风景,加快脚步登顶去获得那件宝物,去早了,宝物还未成熟,去晚了,宝物又会消失不见;而合适的时间,他一直是熟谙于心的,从他决定登山的那一刻开始,孤注一掷,用胸怀与坚韧,去承担这份宿命的责任。

而对于AJ,我想,他的爱情,从肆无忌惮到深沉隐忍,从恐惧感伤到坚毅笃定,他狠狠的逃离过,他深深的愧疚过,他曾经选择背对爱人忘记一切,却最终无法埋葬内心深处的、对救赎的渴望,对爱情的期待。佯装轻松的笑意,是离愁、是无奈、是对命运的默认,是对爱情的不安;他也一样挣扎过、挣扎着,日复一日,毫无目标的等待,等待有一天,沉睡的爱人,睁开双眼。之于艺术,之于人生,我想他一直坚信,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是有这样一块柔软细腻、天真纯粹的角落,他的爱人重塑了他的灵魂,唤醒了所有文艺细胞。于是那一个人,那一段情,那一丝救赎,那一缕期待,相逢,相识,相依,相守,一见钟情,缘定三生,悲喜同身,细水长流。半世漂泊,倘恍不知晴霁,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有幸看到了这段爱情。

人本无高贵与卑贱,爱本无雅致与丑陋,情本无审判与禁锢。

我爱你,你便是,最美的恩赐;你爱我,我便是,最好的存在。

他们无需悲怆的回忆过去,过去之所以被成为过去,是因为一切都过去了,时光无法逆转。

他们无需长远的展望未来,下一秒的事无法未卜先知,谁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遇到谁又会失去谁。

这段爱情,从开始到结束,只容得下两个人,两个人的选择,两个人的决定,两个人的离合,两个人的悲喜,无关他人,无关天地,无关风雨,无关生死。只有彼此,只要现在。

他有一份爱,足以让他支撑世界,不再狼狈;

他有一个人,足以让他重返地球,不再漂泊。


现实是熟睡的一个梦,而梦,也只是醒来的一个现实。

他们给了彼此一个现实的梦,梦里有苦涩,有痛楚,有折磨,也有期待,像一个旋转的巨轮,没有起点,没有终结。一年也好,一辈子也好,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梦下去,梦到了最后,也就是现实了。

我想要的我,才是真实的我,不管是梦着,还是醒着。

一年一度的日子里,不管是他们,还是我们,一日好梦,一梦一生。

藤田Mila

【AK】燦紫-下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和,她肚子裡有我的孩子。」

「是嗎?恭喜你。」出乎意料的冷靜答覆使對方抬起方才因愧歉而不敢與他對視的雙眼。


「就這樣?」

「既然有了就好好負起責任,她會是個好老婆的。」按著電話按鍵的指尖未曾停下,低著頭瀏海陰影遮住了那人的表情。


「那我們呢...那你呢!?」面對他的過度從容自己反而像是笨蛋一樣忐忑不安,男人緊握緊拳頭低聲吼著。


「別天真了,仁。」逐漸黯淡的手機螢幕上映出他驟然欲泣的苦笑「我們原本就不會有結果。」


後來呢?他想不太...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和,她肚子裡有我的孩子。」

「是嗎?恭喜你。」出乎意料的冷靜答覆使對方抬起方才因愧歉而不敢與他對視的雙眼。

 

「就這樣?」

「既然有了就好好負起責任,她會是個好老婆的。」按著電話按鍵的指尖未曾停下,低著頭瀏海陰影遮住了那人的表情。

 

「那我們呢...那你呢!?」面對他的過度從容自己反而像是笨蛋一樣忐忑不安,男人緊握緊拳頭低聲吼著。

 

「別天真了,仁。」逐漸黯淡的手機螢幕上映出他驟然欲泣的苦笑「我們原本就不會有結果。」

 

後來呢?他想不太起來了。

印象中那隻紅色手機隨著咆哮聲有如綻開的煙火般四散飛舞,在自己冷眼旁觀下連同那顆支離破碎的戀心一併被摧毀殆盡。

 

刺目晨陽透進窗內,一夜未眠的亀梨和也躺在雙人大床上將手背掩蓋在眼部微微嘆了口氣。

 

 

「吶,爸爸我看起來還可以吧?」遲疑的站在門牌前不時撥弄那頭不安分捲髮,緊皺眉眼中透露出男人的焦慮與不安,就連方才接受大廳保全的訪客出入確認時,哪怕見識過大大小小萬人演唱會的自己卻緊張的結起巴來。

 

還好沒被當成可疑分子啊,赤西仁內心這麼暗忖著。

 

「papa很帥哦。」

 

女孩可愛的笑魘像是給了一劑強心針似的,他深呼吸鼓起勇氣按下了門鈴鍵,低鳴的聲響縈繞在耳邊,然後像條繩索般纏繞著劇烈跳動的心臟。

 

冷靜下來赤西仁!男人下意識握緊沒有牽著女孩的那隻手。

 

一秒、兩秒時間緩慢流走,就在想著這樣繼續下去自己絕對會緊張到死掉時,門片突然伴隨那張俊俏的臉龐開啟,縱使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這個再平凡不過的瞬間卻使他動彈不得,只因此刻與過去相疊的畫面未免太過熟悉。

 

年少的男人總會故意假借著沒帶鑰匙,只為了讓對方替自己開門後噘起那張薄唇說「下次再忘記帶就睡外面!笨蛋仁。」但自己就是知道他定會捨不得,在吻上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後一把將戀人擁入懷抱笑道「我回來了,和。」

 

「好久不見,赤西君。」遊走的思緒因為這聲陌生稱謂硬是將男人拉回現實。

 

是啊、那些是早已毀在自己手中的美好記憶,面前這人也不是屬於他的小和,而是眾星拱月的巨星亀梨和也。方才不受控的心跳此時彷彿被勒緊般難受,他扯出一個苦笑回應「好久不見,亀梨君。」

 

——所謂最熟悉的陌生人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消縱而逝的片刻失落並沒有逃過太過細膩的雙魚座,他卻也沒有選擇也沒有立場去拆穿。亀梨蹲下身後側過頭看著緊抓對方衣角的女孩,嘴角微微彎起接著將不知從哪變出的白髮娃娃擋在自己面前壓低聲線。

 

「おはいよ—かい,Theiaちゃん。」

「啊、是貝姆!」女孩欣喜地從那人手中接過劇中角色的玩偶後擁在懷中「謝謝你,亀梨叔叔。」

 

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從他人耳中聽到關於小女孩的事情。

 

親友起初會因顧慮兩人曾經的關係總是在飯局中避免談到此事,那時興許是不想氣氛老因自己變僵而無心說了句「給我看看吧,孩子的照片。」一頭遺傳來自父親微捲棕髮和與他年少時雷同的無邪笑容,簡直就像個小小的赤西仁。

 

看著從手機螢幕映出的全家福他卻意外沒有想像中那種抵觸心理,相反地同樣喜歡孩子的自己卻有一絲遺憾的羨慕。

 

真好呢,有個這麼可愛的孩子。

他下意識提升了微笑幅度,伸手輕撫女孩那頭柔軟髮絲。

 

噗呲——不和時宜的笑聲從上方傳來,抬頭望著掩面忍笑的男人,亀梨瞇起雙眼冷聲道。

 

「笑什麼?」

「不、沒事,亀梨叔叔⋯⋯呵呵。」

 

雖然是無傷大雅的笑點,但從對方口中說出使他略顯不好意思的惱羞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你還比我大一歲呢!」亀梨嘴上一邊嘟噥著年紀問題,內心卻因這段無心調侃打破眼下尷尬氛圍而鬆了一口氣。

 

「我就算是大叔也是帥氣的長腿叔叔,吶、Theia?」

「哼!真自戀。」

 

女孩似乎很喜歡自己以前從劇組那邊得到的電影週邊,尤其是劇中角色的玩偶更是使她愛不釋手,但卻苦了那個非得陪自己女兒角色扮演的父親。

 

「咳咳、我是⋯⋯呃這誰啊?」

「那是貝拉哦!Theia是貝羅。」

「女的!難道爸爸不能當那個什麼姆的嗎?」男人一邊掀著玩偶身上黑裙,故作委屈的說。

 

「貝姆這麼帥氣當然是亀梨叔叔呀。」

「帥氣的貝姆哦。」站在一旁開放式廚房將草莓蛋糕擺盤的龜梨忍不住探出頭壞心的附和。

 

「什麼嘛,我明明比較帥氣的說!」男人撐著下巴望向廚房小聲的嘟噥著。

 

他不否認這幾年對方的確變了很多,那對漂亮眉眼中已不見年輕時的叛逆剛毅,反而更添一絲成熟男性的魅力。或許身邊早已有另一個像現在這樣能讓那人在廚房張羅料理的對象了吧?在被打斷的心虛應答之前,男人不由得用眼角餘光悄悄留意著是否有其他人在這裡生活的痕跡。

 

「赤西?」

 

「呃、是!」

「はい~」亀梨疑惑著對上客廳同時傳來的應答聲,片刻後才恍然大悟這兩人是父女姓氏理所當然一樣。

 

「Theiaちゃん要喝什麼呢?」長年的主持經驗使他得以完美的轉移詢問對象以掩飾方才失誤。

 

「甜——甜的牛奶,像PaPa一直弄的那種!」女孩漾著笑說。

 

是在說那種加熱後放入兩勺砂糖的牛奶吧?還是一樣的口味。

 

「那你呢⋯⋯」亀梨略嫌不自然的轉身背對著客廳方向打開櫥櫃「仁。」

 

赤西仁沒有漏聽語尾喚著那個盡幾乎無聲的名,要是年少時自己絕對無法遏止這時候衝上前抱住此刻耳畔泛紅的對方。不過事已境遷早已不是當年毛躁小鬼的他笑著站起身「我來幫忙吧,和也。」

 

 

手中把玩那支鑲有骷髏水鑽的打火機,香菸在薄唇吸吮中燃起猩紅火光。當混濁白煙充斥喉間,來自尼古丁苦味和混著些許焦油的黏膩感就像是那時候張著口卻無法吐之為快的真實感受。

 

「也給我一根吧。」另一個男人逕自拿起擱置在陽台牆上的菸盒抽出後貼附在唇間,而對方亦不以為意的替他將其點燃。

 

「Theiaちゃん呢?」

「她啊⋯⋯玩累睡著了。」

 

「是嗎。」指尖捻著香菸在煙灰缸上輕點除去殘留前端的灰燼。並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只是將雙手交疊在胸前靠著牆,但視線卻在遙遠的夕陽那端。

 

「我以為你並不想見她。」還有我,他將後面三個字隱藏在喉間的裊裊白霧中。

 

「為什麼?」亀梨小幅度的揚起淺笑「其實我還挺羨慕你能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兒。」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什麼...」當亀梨尚未反應過來之際,身體已落入溫暖且熟悉的體溫裡。

 

還是這麼霸道。

亀梨暗自嘆了口氣。

 

「你不用weekends了?」赤西下意識收緊纏繞在男人纖瘦細腰的手臂,當鼻息間並不是當年自己贈與對方後就沒再改變後的香水味時,不禁還是有些落寞。

 

「總要有所改變的不是嗎。」停下滯空在對方腰際的雙手,亀梨最終將掌心緊握住平放在大腿兩側,險些迷失在這溫柔懷抱裡的自己只要不當心將會使這一切平衡失去控制。

 

「告訴我,現在的你幸福嗎?」

「那你呢?仁。」亀梨不著痕跡的將頭輕輕微靠在對方這幾年似乎健身有成的胸膛上「有了年少時期望的家庭、婚姻和孩子的你,現在幸福嗎?」

 

沒料到亀梨竟突如其來的反問,赤西皺起眉眼後選擇沈默。

 

—沒有你,再幸福也始終少了一塊。

 

咽下那句午夜夢迴想起對方身影時總會暗忖的話語,他將下巴抵在對方好看的髮旋上,遲疑不決的搖搖頭後又點點頭,這是赤西一如以往馴服於亀梨後的小習慣。

 

「這樣就夠了。」亀梨在赤西胸前悶聲回答後將彼此過於越距的距離拉開,微抬起頭給了那張曾經熟悉、在歲月留下成熟痕跡後卻依然帥氣的臉龐淺淺一笑。


他不只一次在友人半強迫塞下的獨立後演唱會DVD看著那個曾經迷戀過的身影思考著,如果當時過於年少的亀梨和也要是任性點、坦率點,在對方憤而轉身離去之前抱住他喊出聲希望他別走,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就不會改變?這個男人或許在至今還是屬於自己的——但是然後呢?


缺乏自信的他並沒有與戀人共度一生的勇氣,甚至在還沒交往之前就已處處擔心隨時被說出口的分離。礙於身分性別與世人眼光、無法浮出檯面的地下戀情和註定不能生育的身體,那時唯一能支撐自己的大概只有赤西所給予的溫柔和彼此的愛情吧。只是身為男人的事實能夠付出什麼的痛苦始終糾纏著他,甚至自暴自棄得對著赤西大喊為什麼自己不是女人的醉酒失態也不是沒有過。所以被告知對方有了孩子時,老實說多半是震驚但同時卻是替他開心。


現在有人終於能給予那個曾經喊著想要孩子和家庭的男孩一切,那給不起那些的龜梨和也唯一能做的不就是祝他幸福嗎?雖然分手的苦澀與掙扎的確讓自己痛不欲生,只能靠大量的工作來麻痺那些太過寂寞的夜晚。縱使自私且一意孤行,但在多年後得到對方親自證明當初做的決定和犧牲是正確的,真的就足夠了。

 

「吶、什麼意思啊?你還沒回答我呀!」

 

他知道,就算不說出口赤西也能明白。

就算時間帶走了他們的年少歲月,卻從未未稀釋彼此內心深處的愛戀。要說這些年幸不幸福,那大概是對過去釋懷的這個瞬間吧和方才那短暫卻意猶未盡的擁抱吧。

 

「到底為什麼啊?難得氣氛這麼好,回答我啦小和!」

「少囉嗦煩死了!還有別叫我小和。」

「為什麼嘛!!」

 

真是令人懷念又煩躁的難纏,亀梨再度翻了個非常不偶像的大白眼一邊忙著甩開那隻死拉住自己衣襬的大手這麼想著。

 

 

「好,這樣就可以了!」蹲在玄關處將女孩粉紅毛絨披風上打上完美的蝴蝶結,還不忘將位置好好的矯正在中心點。

 

「小和叔叔謝謝~」大大的咧嘴一笑,就像十幾歲時總是笑得比陽光還燦爛的赤西仁。

 

「「欸!小和叔叔?」」兩人不約而同發出疑惑驚呼聲,引來Theia不解的歪著頭看著他們。

 

「因為papa都是這樣叫的呀。」女孩睜著大眼對父親眨了眨眼後,低下頭攪著手指頭遲疑的偷看著亀梨臉上的表情「是不是Theia不能這樣叫呢⋯⋯」

 

被稱為小和叔叔的男人迅速抬頭朝著罪魁禍首瞪了一眼,而兇手也心虛的在眼神交集瞬間立刻移開視線。亀梨心想不跟笨蛋計較後輕輕將掌心放在女孩一頭微卷的褐髮上。

 

「當然可以哦,Theiaちゃん!」面對這麼可愛的請求,男人只能面露寵溺的苦笑。

 

「那Theia下次還可以再來嗎?」

「嗯!下次再一起玩吧。」亀梨對著女孩伸出小指頭「我們打勾勾約定好了。」

 

始終被晾在一旁的赤西仁看著感情這麼好的兩人不禁吃味起來,嘖嘖舌後也一併蹲下身硬是擠進兩人身邊。

 

「那我呢!我也可以一起來小和家玩嗎?」三十幾歲還裝著奶聲嗲氣的示好,卻不料只得到了冷冷一句才不要。略受打擊的男人開始完整重現當年吵著亀梨說不想起床、不想拍戲練舞的耍賴招數,就在對方決定徹底無視他時赤西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拉著亀梨站起身。

 

「吶、陽台那個有骷髏頭水鑽的打火機項鍊是我的對吧?」那可是當年訂製後喜歡到不離身的,有天突然消失找也找不到甚至還因此失落了一陣子。

 

「那個是、是你自己當初亂丟在樂屋我替你收起來的!」這的確是事實沒錯,且當時處於兩人剛分手尷尬的階段實在找不到時機歸還,但又或許是自己私心想留下曾經置於他胸前鍾愛的所有物吧。

 

「如果你想拿回去的等我一下,我去⋯」突如其來的心虛感和想掩飾開始略為泛紅的耳根,亀梨轉過身欲想前往拿取卻被一把抓住後迎上對方的笑顏。

 

「不用了,和也還是替我好好保管吧。」說著一面從鬆垮的牛仔褲口袋拿出一張白色的信封袋「這個給你!等我們離開了再看。」語畢還裝模作樣的對他眨了眼。

 

到底是什麼東西需要這麼神秘兮兮?待送走了父女兩人後,他走向陽台小心異異的打開信封口取出內容物。

 

—我把屬於我們的那份幸福和回憶都留在了這裡。Jin&Kazuya

 

熟悉字跡背後是當年節目中一起去露營時的合照,看著當時雖然被整的慘兮兮卻還是對著鏡頭笑開懷的兩人,亀梨忍不住回憶湧上心頭的笑出聲。取出了信封內另一張寫著VIP位置的演唱會門票,地點是沖繩。他彎起嘴角舉高薄薄的票券透著夕陽微光心想這下子可就多一張票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如果能再次相遇在那個溫暖國度,一定還會看到那道絢麗無比的燦紫吧。

 

Fin.

藤田Mila

【AK】燦紫-上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好了,你看看這樣可不可以。」放下手中鬃梳後男人一副造型師架式還不忘誇張的將蝴蝶結左右校正,小女孩透過鏡子大大的雙眼眨呀眨,不時轉動頭部確認後終於滿意的露出笑顏,那張無邪臉龐簡直像個小天使。


真不愧是我家女兒!早已三十好幾的赤西仁驕傲地暗忖著。


不過一旦想到未來也許會有某個臭男生牽著他家小公主的手登門拜訪,說不定還會說什麼「請把女兒交給我!」這種不要臉的話,要是這傢伙敢叫一聲岳父自己絕對埋了他。


看著在鏡子前拎著裙子轉圈的小女孩,赤西仁忐忑的開口「我們家Theia在幼稚園一定很受歡迎對吧,有沒有人跟妳告白呢?」他不自然的搔...

配對:赤西仁 x 龜梨和也
注意:此文為赤龜RPS,注意避雷,J禁。


「好了,你看看這樣可不可以。」放下手中鬃梳後男人一副造型師架式還不忘誇張的將蝴蝶結左右校正,小女孩透過鏡子大大的雙眼眨呀眨,不時轉動頭部確認後終於滿意的露出笑顏,那張無邪臉龐簡直像個小天使。


真不愧是我家女兒!早已三十好幾的赤西仁驕傲地暗忖著。


不過一旦想到未來也許會有某個臭男生牽著他家小公主的手登門拜訪,說不定還會說什麼「請把女兒交給我!」這種不要臉的話,要是這傢伙敢叫一聲岳父自己絕對埋了他。


看著在鏡子前拎著裙子轉圈的小女孩,赤西仁忐忑的開口「我們家Theia在幼稚園一定很受歡迎對吧,有沒有人跟妳告白呢?」他不自然的搔著脖子,深怕聽到那些小兔崽子覬覦自己女兒的意圖。


女孩側著頭貌思考狀,然後開始掰著手指喃喃自語的計算,但在看到自己父親越來越黑的表情後她馬上放下手搖搖頭。


剛剛那是什麼!!赤西覺得自己受到不小打擊,現在的孩子都這麼早熟嗎?眼光真好呢混帳小鬼們。


「呃、那Theia有喜歡的人嗎?」他的寶貝女兒如此天真無邪,怎麼可能會看上那些庸俗貨色!絕對沒有比他老爸我還帥氣的人吧?


女孩再度側著頭思考,這次似乎很難抉擇的咬著手指。突然她看向了牆上時鐘後準確打開電視,不理會父親那張疑惑的表情專心按著換台鍵,直到一道略沙啞聲線從環繞喇叭傳來。


我們只是想變成人類——..


赤西朝著聲音看過去,螢幕上那人雖然被白色假髮遮住了大半臉龐,不過依舊掩蓋不了與生俱來的氣質和容貌,總是刻意迴避與對方相關消息的自己是多久沒仔細看過他了呢?


「喜歡唷。」


稚嫩嗓音將思想沈浸在螢幕中那人的赤西瞬間拉回現實,等等、他聽到了什麼?


「Theia喜歡他哦、貝姆。」女孩指著電視甜笑著。


請問父女喜好是會遺傳的嗎?還真的看上比他老爸帥氣的對象⋯⋯才怪!那個自戀的傢伙才沒有老子好看,不過不得不承認女兒的好眼光,男人感到些許疲憊的揉了揉鼻樑。


「papa?」

「嗯?沒什麼。」赤西裝作一副非常驚訝的口吻說「呀—原來Theia喜歡和也啊。」


「咦?papa認識他嗎。」

「當然囉!爸爸我好歹也是明星啊。」他起身走向書房,從被一堆凌亂曲譜中抽出幾張佈滿灰塵的專輯,封面上六人曾經的臉龐是那麼稚嫩。


「喏、這個是爸爸。」男人將女孩抱在腿上,指著當年使勁對鏡頭裝著酷的自己,然後指尖移動到身旁那人「這個就是和也哦。」憶起當時在攝影棚因為即將CD出道而過於興奮的二十歲少年們,赤西不自覺露出笑容。


「原來papa真的是明星呢。」

「真、真失禮!不然Theia以為爸爸都在游手好閒嗎。」他故作生氣的使出搔癢攻擊,逗得小女孩咯咯大笑。


「吶吶、Theia可以認識他嗎?」女孩終於止住笑的趴在父親腿上,沒有察覺對方突然僵直的動作。


「這個嘛、」藏不住的面露難色「大概不行吧。」男人苦笑著說。

「為什麼呢,papa跟他不是朋友嗎?」


朋友⋯⋯嗎?赤西不禁想著從單飛以來似乎一次也沒聯繫過對方,那個在鏡頭前彬彬有禮事實上卻是個不服輸偏執狂的龜梨和也更不可能主動聯絡他,再加上在那件事之後那人說不定根本沒有原諒自己。



「CUT!那麼龜梨桑的部分到這裡全部拍攝完畢。」


此起彼落的拍手聲在導演助理拍板後響起,身為主角龜梨和也客氣的向現場工作人員一一道謝後走向個人休息室。關上門他扯下勒緊在頸部的領帶,望向大型穿衣鏡裡的自己不禁苦笑著心想,這真是一張累得有夠難看的臉。


沒日沒夜的工作就算再疲倦一旦鏡頭帶過來還是必須得保持敬業的完美形象。身為傑尼斯一舉一動總會被放大檢視,所以他必須學著將自己包裝成漂亮的商品,出道那時的天真和年少輕狂早已不復存在,現在有的只是一貫招牌的笑容和謙遜說詞,甚至被粉絲戲稱是官方龜也無所謂。


煩躁地用掌心揉亂整理得宜的髮型後把自己摔在沙發裡,正想著抽完菸後去洗澡不然黏膩薄汗讓使潔癖的他受不了,就在摸索到菸盒之時一旁的手機螢幕隨著震動聲亮起。


090…


來電顯示是沒有印象的陌生號碼,不過一般人也不太可能可以拿到自己的聯絡方式才對,遲疑片刻後他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喂?」電話那頭只有些許吵雜電視聲卻無人應答,疑惑的再次呼喊亦沒有反應。就在龜梨準備將電話掛掉時,那聲熟悉呼喊使他險些拿不住手機。


『... 和也?』緊接著是那頭傳來各種東西掉落和那人明顯比自己慌張地吃痛喊叫。


「赤西?」

『呃、對是我,抱歉是不是打擾到你了?那個...我想你應該換手機了,電話是跟P問來的。』

聽到這裡龜梨不禁想翻個很不偶像的白眼,一個是當年摔壞自己手機的元凶、一個是出賣他的好友,他定了定神盡可能維持冷靜的口吻「剛結束拍攝,等等要回去了。」


『這樣啊。』

「嗯。」


他們心知肚明要是不馬上打破這個尷尬狀態,那些不受控的共同記憶將會慢慢揭起兩人早已結痂的傷口。不自然的沉默猶如一世紀般漫長,直到一聲稚嫩嗓音出現才使電話那端男人想起了自己撥給對方的來意。


『對了、Theia...呃就是我女兒,她很喜歡你演的貝...貝...』

「貝姆?」
『沒錯就是這個!然後她知道我們曾經共事過後就一直吵著想認識你,所以我想說和也能不能隨便跟她說幾句話呢?』或許是自覺這個請求太過突兀,他乾笑的補上句『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的,唉、這孩子總是這麼任性也不知道是像誰...哈哈...』


「好啊。」

『欸?』雖然早就腦內演練各種會被拒絕的話語,但如此乾脆的同意簡直出乎意料。


「少囉嗦,電話拿給她聽。」


久違且懷念的喝斥令赤西仁又驚又喜,將電話轉交給女兒後他逕自走向廚房將方才加熱過後的熱牛奶倒入粉紅色馬克杯裡,習慣性拿出砂糖勺了兩匙將其攪拌。


看著顆粒逐漸溶解在白色液體中,他突然想起同樣的口味似乎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在調配著,最初還是為了那個總是嚷嚷著要長高卻不喜歡牛奶味道的某人。


(吶、好喝吧?這可是我特地為小和調的特製牛奶哦。)

(好奇怪的味道。)


明明喜歡卻擺出一副嫌棄嘴臉,但那張勾起漂亮彎度的嘴角卻騙不了人,他知道那是對方撒嬌的表現。赤西仁搖搖頭決定不再去回想,拿起杯子返回客廳時正好聽見Theia開心地說了掰掰後將電話掛斷。


「滿意了吧?」他笑著看著一臉興奮的女兒,然後將熱牛奶放在桌上後說「你們聊了什麼可以跟爸爸說嗎?」


「亀梨叔叔說讓Theia去他家玩,地址會發給papa哦。」
「... ...欸?」


尚未反應過來之際手機螢幕跳出訊息視窗,內容是位於東京某處高級住宅區的地址。


Tbc.

akkania

But i miss u,2019年 赤西仁的那根骨头与隐藏曲目

这是今年补偿单But I miss you 的封面,这是首隐藏曲目。这首情歌的封面是赤西仁自己的骨头,他的腰椎骨。他也单独把这首歌发在了ins。赤西仁在2019年3月,変形性腰椎症診断,这首情歌的封面就是他的腰椎骨。为什么在今年,仁用自己的骨头给这首情歌做封图,一首情歌,一根骨头,歌词写的尽是苦痛与思念,求而不得的爱情。

已经2019年了,赤西仁,你该放手了。

而且这首歌在通常盘里看不到,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仁想告白的人,估计也是看不到的,你想让那个人看到,有本事就发专辑单曲主打,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又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骨头,在一个角落,偷偷的哭泣着。(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



这是今年补偿单But I miss you 的封面,这是首隐藏曲目。这首情歌的封面是赤西仁自己的骨头,他的腰椎骨。他也单独把这首歌发在了ins。赤西仁在2019年3月,変形性腰椎症診断,这首情歌的封面就是他的腰椎骨。为什么在今年,仁用自己的骨头给这首情歌做封图,一首情歌,一根骨头,歌词写的尽是苦痛与思念,求而不得的爱情。

已经2019年了,赤西仁,你该放手了。

而且这首歌在通常盘里看不到,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仁想告白的人,估计也是看不到的,你想让那个人看到,有本事就发专辑单曲主打,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又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骨头,在一个角落,偷偷的哭泣着。(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えるの)

让人想起2015年,赤西仁写的那首歌 baby,歌词写到,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在哭泣。他求而不得的爱情,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但是,不想打扰,也不能打扰(誰にも見えない痛みを,抱えて きっと私は 生きて行けるから)。

于是献上一根骨头,一首情歌,在角落,独自思念。(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补充:

因为要给个开放式的延展,我个人观点只是主观看法。

官方的说法。

因为腰椎变形的问题,仁今年预定的演唱会推延了,仁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把这张骨头图与这首情歌合成发行,说是弥补没能开成演唱会的遗憾,送给歌迷的礼物。

这一段是仁的官方说法,大家各自选择自己想要相信的。我只是做记录,记录里哪些是我的想法,哪些是官方信息,很清楚,我希望人与人敞开来,无论观点是否一模一样,乐观悲观,都能说真心话。

我的个人观点,这首歌词字面上表达的,痛苦,强颜欢笑,觉悟,理想,如果是有一个表达对象的话,可以有几个选项,比如官方发言里说的歌迷,因为腰椎没能开成演唱会的遗憾,所以补偿给歌迷的礼物。但如果是表达给一个人,这首歌词的悲伤,就是求而不得的爱情了,因为这是首以骨头为背景的情歌。这几个选项,不给定论,都有道理。


But I miss you

Why

胸の奥 二人で並べた想い出

瞳は濡れてるのに 澄んで見えるの

内心深处我们并肩的回忆

泪眼朦胧中也依旧清澈可见


why

どうしてまだ苦しいの

覚悟なんて数えきれない程してきたのに

为何痛苦还在持续

为何觉悟细数不尽

(为何还在受苦,已经做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I'll be fine

理想とは少しちがうけれど
嘘でも笑えばいつか強くなれるから

会好的

虽与理想事与愿违

假装强颜欢笑总能撑过去


でも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Miss you....
You know I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但是好想见你 好想接近你

牵你的手 说喜欢你

然后紧紧抱着你

你知道 我还在想你

不要放开


Why 悲しくないふりしてるの

自分にそう 問いかけても迷ってしまうだけ 

为何,只是假装不难过么

扪心自问只会更迷惑


I'll be fine
誰にも見えない痛みを

抱えて きっと私は 生きて行けるから

会好的

怀抱着谁也看不见的痛苦

独自一人也一定能活下去

(带着无形的痛苦活下去)


でも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t Miss you....
You know I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You know I'm missing you baby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Used to calling your name baby
You know I'm missing your love
I'm still in iove with you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习惯了叫你的名字

还爱着你


あなたにとって 私があって

いつでも
隣に居たくて そばに居たくて

言葉にならない(1 Miss you)

无论何时 我都在

想在你身边 想在你身边

无法言说


今会いたくて 近くに居たくて
Time after time
この手を取って 好きって言って

それから抱きしめて

You know that I still miss you Miss you....

You know l miss you Miss you....
離さないで


 @Suzy 

Suzy

L'Arc~en~Ciel是我从高中时期一直膜拜至今的爱豆,所以选择经典的「あなた」,并在单曲循环中,即兴记录下自己对这段感情的一些理解。

もどかしさに じゃまをされて うまく言えないけど  

たとえ终わりがないとしても 歩いていけるよ

胸にいつの日にも辉く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涙枯れ果てても大切な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更与何人说?

但无论多么艰难,无论要沉默到何时,

我依然会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努力走下去。

我的心,因为有你,而充满光辉与温暖,

我的泪,因为是你,每一滴都弥足珍贵。


一直以来,“1”对于追求仪式感的赤西仁而...

L'Arc~en~Ciel是我从高中时期一直膜拜至今的爱豆,所以选择经典的「あなた」,并在单曲循环中,即兴记录下自己对这段感情的一些理解。

もどかしさに じゃまをされて うまく言えないけど  

たとえ终わりがないとしても 歩いていけるよ

胸にいつの日にも辉く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涙枯れ果てても大切な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更与何人说?

但无论多么艰难,无论要沉默到何时,

我依然会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努力走下去。

我的心,因为有你,而充满光辉与温暖,

我的泪,因为是你,每一滴都弥足珍贵。


一直以来,“1”对于追求仪式感的赤西仁而言,是有重要意义的一个标记,他随身的衣物或者随笔的文字中,很多痕迹可循。因为在字母表中,A是第1个字母,J是第10个字母,K是第11个字母。

所以,在他每年动辄两位数的歌曲中,除了专辑同名曲之外,也让我很在意第1首歌,第10首歌,第11首歌的吧?于是在2015年发布的Me中,找到了这首Let me talk to you。

因为音乐中有小朋友的一些元素,所以很多评论说,this is a song for his daughter。对于缺席的两年,我不清楚他有没有亲口说过这样的灵感来源,依然不揣测现实事件,只是单纯的看Lyrics。

况且,他的很多Lyrics中高频率的出现「小さい」「無邪気」「幼い」「あどけない微笑み」「Baby」等词汇,仅仅象征着他的理想爱情。

如同这一篇现在进行时的小情话,对他的baby,耳边呢喃。


I love you 

Don't trynna be just perfect そのままでいいから

つまずいても すぐ 手をつかめるように 両手はからっぽにしておくよ

いつでも  I love you

本当の笑い方わかったよ  

もしも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すぐに会いに行くから


关于「そのまま」,有三种常见释义:

(1)「今のまま・元のまま」:原封不动的

(2)「引き続き」:keep持续中的某种状态或者某个动作

(3)「そっくりな」:一模一样,same as...

于是 「Don't trynna be just perfect そのままでいいから」,我的理解是,You are beautiful enough,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无需尽善尽美(自分らしく)。

这句话,是对正在努力中的人的抚慰与鼓励,而非对子女即将无忧无虑长大的期待。

因为爱着你,所以无论何时都想要保护着你,比起担心你够不够好,我更在意你是不是辛苦,所以,do not try to be perfect。

月亮狮子座的kazu一直在追求飞得更高,而月亮处女座的jin从十几年前开始就在不停的说,努力存钱的意义是不想伴侣工作辛苦。

もしも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すぐに会いに行くから

→もう一度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君と壊れるくらい(ねえ、もっとby KK in 2019)

因为爱着你,才会有发自本心的喜悦。

即使经历宿命轮回,我依然会立刻用爱找到你的所在。


Oh Baby 

世界がたとえ後ろ指さしてキミを泣かせたとしても

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ずっとキミを愛していく

I'll be here for you

今日キミを想ってる

隣でキミの 胸の音聞いた日に 生きてる意味わかった気がしたよ

ONE DAY I love you

本当の愛し方わかったよ I love you

もしも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すぐに会いに行くから


我们生存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各种恶意,当这些恶意侵扰、伤害到你的时候,我誓将用爱守护着你。

很多很多年前,从我翻译日揭以来,在现实的、虚拟的角落里,看到过数不胜数的对他、对他们的“恶意”,于是jin在blessèd中要用到“hate(dislike intensely)”这样极端的词汇。

They can hate us, I can hear your heart beat...With you I'm blessèd, I'm trying to have it all(blessèd by AJ in 2017) 

每一天,我都在思念中度过。

从我们心意相通的那天开始,我便找到了生活的真谛。

那一天,我也知晓了,心之所爱,如何去爱。

「胸の音聞いた日に 生きてる意味 わかった気がしたよ」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 永遠に「君」だから(episode by AJ in 2016)

关于「胸の音」,我的理解是,sincere words about love。

关于「ONE DAY」,我的理解是,我们心意相通的那一刻,因为这一瞬间,改变了彼此的整个人生。

如同茶道所言,一期一会,一日一生。


Oh Baby

世界にもし笑われたって 

こんな歌を唄いながら 愛の意味も全部 きっとカタチになっていく

I'll be here for you

たとえずっとキミといたくても きっと先にいくから

もしもいつか星になっても キミの胸にいるから

もしも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すぐに会いに行くから

世界がたとえ後ろ指さして キミを泣かせたとしても

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ずっとキミを愛していく

I'll be here for you. So let me talk to you


世界以痛吻我,我仍报之以歌,并为我们的爱,赋予灵魂的雕琢。 

虽然想与你相伴永远,我们却阻挡不了时光的脚步,终有一天,我们将往生天国。

即使天人永隔,我依然在你内心深处,在仅属于我们的角落,将爱永恒镌刻。

纵然难逃宿命轮回,我依然会用这一抹爱的印记,即刻与你重逢。


So let me talk to you

You are beautiful enough, I love you and will stand by your side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forever and ever.

Suzy

Episode

很感谢 @akkania 提示补充2016年的Episode,正是我缺席的两年时光。

依然不去揣测现实事件,focus on Lyrics by Akanishi Jin only。


作为一个严谨的月亮处女,他的歌名应该都会经过精心雕琢。

我查了一下,Episode有四种直接释义:

(1)a happening that is distinctive in a series of related events

(2)a brief section of a literary or dramatic work that forms part of a connected...

很感谢 @akkania 提示补充2016年的Episode,正是我缺席的两年时光。

依然不去揣测现实事件,focus on Lyrics by Akanishi Jin only。


作为一个严谨的月亮处女,他的歌名应该都会经过精心雕琢。

我查了一下,Episode有四种直接释义:

(1)a happening that is distinctive in a series of related events

(2)a brief section of a literary or dramatic work that forms part of a connected series

(3)a part of a broadcast serial(same as installmentinstalment

(4)film consisting of a succession of related shots that develop a given subject in a movie(same as sequence

看过整篇歌词后,我选择第一种释义并引申为:

Episode=Miracle and Promise


我们正在享受并充斥在周身的抽象事物,才是现实的子集,与其去追逐梦想,不如去追逐自己的现实(by Christopher Nolan)。

过去时开头,这是一个萦绕许久且难以割舍的、由现实记忆引发无限幻想的梦境。 

梦里繁花落尽,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求め合いが むしゃらに並べた

数えきれないほどの君を 急ぎすぎて通り過ぎて 

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愛の位置をこの胸に

小さな手のひら あどけない笑みが この世で唯一守るべき僕の証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 永遠に「君」だから

このままただ ずっと 眺めていたいんだ 


关于「眺める」的用意,我查了下原译:

眺めるは、一点に集中せず、視野に入ってくるもの全体を広く見る意味で使われる。そのため、一点に集中して見るのが「見つめる」、広く全体を見るのが「眺める」などともいわれるが、「しげしげと眺める」と言うように、一点に集中して見る意味でも「眺める」は使う。

ただし、眺めるの方が、ぼんやりとした印象を与えるため、視覚的には一点を見ているものの、意識や思考が他にある状態には「眺める」が多く使われる。

所以,「眺める」有一种情有独钟与痴迷(ぼんやり)的意味,而且这种痴迷从过去一直存在至今(このまま),并直到永远(ずっと)。

人间烟火,山河永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于是,为了(更好地)守护你,我愿意并且正在追寻、创造(辿って行く)一个奇迹。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支え合い傷つかないように 

このキセキを辿って行くから(→I will keep looking for you-by kazu)

急ぎすぎて置き去りにして 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愛の位置をココロに 


他的理想爱情,青梅竹马心意相通,长久建立的爱、信任与相互支撑。

「出会えたことが おとめた奇跡-絆」

我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努力着、成长着,为了来日更好的重逢(また出会い)。

如同2006年他第一次离开,kazu和他约定的那样。

幼い二人の愛想いは 胸でそっと育つから 

また出会い 今日を生きる僕らは きっとキセキなんだろう

我们的感情,从萌芽到成长,相互支持,萦绕心头。

这也是我坚守至今,想要为你创造的奇迹。

不管要经历多少艰难,you're in sync with my heart。

以上,是赤西仁于2016年所作的Episode。


这样再来看2017年「one way love」,我似乎更加疑惑,弥漫着「love you only」与「片思い」的Lyrics是出自谁之手???

「I keep saying you are my everthing」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 永遠に君だから」


这样再来看「ねえもっと」,我似乎更加明白,kazu在Lyrics表达的绝对占有与孤注一掷,一种决绝的意味。

「君のすべてを奪いたい 守りたい」

「I will keep looking for you → I miss you」

「僕の知らない 想い背負って 流れ出して涙の跡は 僕が拭ってあげたいよ 触れさせてよ 唇も 誰がじゃなくて この僕に たとえ何かに 邪魔をされても」

关于「想い」的用意,我也查了下原译:

想いは、懐かしみます。往々にして恋人、家族あるいは友达がしばらくの时间を离れた後に発生する真情あるいは気にかける感を指します。

因为经历了长相思,所以决定长相守,无论有什么阻碍。

因为「もっと あなたの愛を 余すことなく感じて」

所以「ずっと わたしの愛を 受け止めて欲しい」

「もう一度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君と壊れるくらい」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是,他说:

「They can hate us, I can hear your heart beat...With you I'm blessèd, I'm trying to have it all---blessèd」 

「thank you for loving me the way that you do---thank you」


Je t'aime Au moins tu es auprès de moi

我的爱,此生奇迹,有你足矣。 


流淌的水流被岩石阻隔,即使不得已要暂时的分离,绕过岩石还是会合二为一。春天的雪,会将一切波折融化,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就会重逢,在岩石后面。

宿命相连的两个人,好像两个相切的圆,历经重重磨难,世事轮回,最终还是会走到共同的、唯一的切点。

这世上有很多传说,传说之所以被称为传说,是因为,我不知道它从何处开始,也不知道它于何处终结。只是,某年某月某日,我无意间路过了这段故事,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了他们人生的一段episode,special happiness。

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

我会安静地,等待一个结局,无关时光,无关他人。

akkania

赤西仁『episode』

赤西仁写于2016年的一首歌,说是为了超越eternal,但是episode应该怎么翻译?一页?一段经历?插曲?一集?总之这个歌名只是表达这是一个片段,又怎么与永恒相比?

在这首歌里,他写到,他反复掉入一个无法醒来的梦境里,在这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无边的梦境中,他看到那个人,数不清的那个人,那是他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在最后一段,点明了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有几个深情如此的青梅竹马?这真是一首奇怪的歌。

就在这首歌发表后,一星期以后,根据仁的亲友(j与f的说法),7月4日仁的生日那天,kame去跟仁见了一面,然后在那个月的演唱会,仁也说了生日那天见到了很重要的人。

再看这首歌词...

赤西仁写于2016年的一首歌,说是为了超越eternal,但是episode应该怎么翻译?一页?一段经历?插曲?一集?总之这个歌名只是表达这是一个片段,又怎么与永恒相比?

在这首歌里,他写到,他反复掉入一个无法醒来的梦境里,在这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无边的梦境中,他看到那个人,数不清的那个人,那是他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在最后一段,点明了那是他的青梅竹马,他有几个深情如此的青梅竹马?这真是一首奇怪的歌。

就在这首歌发表后,一星期以后,根据仁的亲友(j与f的说法),7月4日仁的生日那天,kame去跟仁见了一面,然后在那个月的演唱会,仁也说了生日那天见到了很重要的人。

再看这首歌词,尽管仁这首歌写的深情,唯一的守护,活着的全部意义,但是又用了只想永远这样眺望着你,在日语语境里,眺める,应该已经不是亲近的关系,而是遥远的望着,求而不得的,偶尔见面,远远的守护,至少在2016年写这首歌时是这种关系,因为歌词中写到,再次重逢的今天,是个奇迹(而AK的再次重逢,就台面上的说法,是2014年的火星哥演唱会),所以这首episode究竟是写于2014年,还是2016年,也不清楚,但是能表明当时的关系,就是即使过了很多年,仁依然念念不忘这个人,而且当时还只能远远守着,长情,没走出来。


episode

赤西仁

201606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牵着手的温度犹如在无边的梦境之中/仿佛身处不会醒来的梦境之中,相握的手心温度渴求着彼此/就像在一个不会醒来的梦里,牵着手的温暖

求め合いがむしゃらに並べた

数えきれないほどの君を

伴随着数不尽的相互渴求

和在跌跌撞撞之中的你/随心所欲的排列一个个数不尽的你/跌跌撞撞地彼此渴求,并肩前行的数不尽的你

急ぎすぎて通り過ぎ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将彼此匆匆错过/不要走的那么匆忙

愛の位置をこの胸に

就把爱的位置放在心中

小さな手のひらあどけない笑みが

小小的手心和天真无邪的笑容

この世で唯一守るべき僕の証

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应该守护的证明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永遠に“君”だから

因为“活着”的意义永远是“你”

このままただずっと眺めていたいんだ

我只是想要永远这样仰望着你

覚めない夢の中にいるような

繋いだ手の温もりが

牵着手的温度犹如在无边的梦境之中(相握的手心温度支撑着彼此)/就像在一个不会醒来的梦里,牵着手的温暖

支え合い傷つかないように

このキセキを辿って行くから

有着为了不受伤害而相互支撑着达成的奇迹/为了不让彼此受伤,我会沿着这份奇迹一直走下去

急ぎすぎて置き去りにし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为了不把彼此匆匆失去/为了不让匆忙的脚步,而忽略了真正珍贵的东西

愛の位置をココロに

就把爱的位置放在这颗心中

小さな手のひらあどけない笑みが

小小的手心和天真无邪的笑容

この世で唯一守るべき僕の証

是我理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守护的证明

“生きている”の意味は永遠に“君”だから

因为“活着”的意义永远是“你”/我生存的意义,永远都是你

このままただずっと眺めていたいんだ

所以只是想要永远这样仰望着你/好想就这样永远的凝望着你

幼い二人の愛、想いは

胸でそっと育つから

因为年少的两人/年幼的两人的爱,那份情愫在心中悄悄生长

静静的在心中孕育着这份爱和回忆

また出会い今日を生きる僕等は

所以生存在再次相遇的今天的我们/再次重逢,生存在当下的我们

きっとキセキなんだろう

一定是个奇迹/我想这一定就是奇迹

キセキなんだよ

是奇迹哦


Suzy

アリガトウ

赤西仁、锦户亮、山下智久,与我同时代的三个人。

射手座,承接天蝎的死亡与重生,是重生后进入天堂的那个阶段,或者说是人到神的那个阶段。这个射手下半身是马上半身是人,预示着兽欲在天蝎的轮回中进化为人性,所以射手座是治愈与自愈之神凯龙,帮助众生达到一种精神世界的安详与满足。

出生于84年1月到85年11月间的我们,有着相同的土星射手、冥王天蝎,经历着同样快速的时代变革,经受着同样的来自大环境的挑战、磨砺、阵痛与权威的苛刻。走过张扬的青春,变成奔忙的欧吉桑、欧巴桑,在妥协与反抗的交互中,努力寻找着平衡,认真工作、认真生活,努力让自己变得坚韧可靠。我们这代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专注的态度与勤奋的执行,不...

赤西仁、锦户亮、山下智久,与我同时代的三个人。

射手座,承接天蝎的死亡与重生,是重生后进入天堂的那个阶段,或者说是人到神的那个阶段。这个射手下半身是马上半身是人,预示着兽欲在天蝎的轮回中进化为人性,所以射手座是治愈与自愈之神凯龙,帮助众生达到一种精神世界的安详与满足。

出生于84年1月到85年11月间的我们,有着相同的土星射手、冥王天蝎,经历着同样快速的时代变革,经受着同样的来自大环境的挑战、磨砺、阵痛与权威的苛刻。走过张扬的青春,变成奔忙的欧吉桑、欧巴桑,在妥协与反抗的交互中,努力寻找着平衡,认真工作、认真生活,努力让自己变得坚韧可靠。我们这代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专注的态度与勤奋的执行,不负儿时的梦想,传递社会的希望。

一起长大的人,一起看着土星摩羯的kazu长大。


Akanishi Jin,从我第一次注意到他开始,就有一种看不透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没有任何贬义的色彩,他是一个把自己隐藏起来的人,我站在大众视野中看到的“他”,和我在日揭中看到的“他”,大相径庭。

后来我学习占星,试着从出生星盘上去解读“他”,找到了这种违和感的缘由。因为同时代的我们,拥有着同样的月亮处女和深刻的冥王特质,我们有着内心深处相似的无法剥离、无法反抗的性格弱点。

因为熟悉,所以违和。

水属性的他,善于隐藏;月亮处女的他,善于隐晦的表达;冥王特质的他,善于思考。比如2005年的Care,是我在心情失落时候最常听的一首歌。

ルールの世界で 何か失いかけても

自分のほうから つないだ手ほどけなぃよに

疲れて僕に寄り掛かる日は どんな君でも 抱きしめるから

悲しみや弱さいくつも引き連れて倒れかかったって 

踏み出す力を きっとそこには泣いた分の笑顏が待ってる

自分を信じて


但是kazu对他说,在一起的日子里,你教会了我爱与依赖,却终要离我而去。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翻开他的个人星盘。月亮处女的我,也在深深的恐惧与逃避。在星盘背后的密码中,我怕看不到爱情与宿命,我怕看到欺骗与隐瞒,那意味着我一直坚守的信仰将瞬间倾覆;但我也怕看到爱情与宿命,那意味着他们遭遇的世事艰难。

直到最近ryo退社而引发的记忆的蝴蝶效应,我也想明白很多事情,也终于到了可以聊聊青春,了却前尘的年纪了。

很多时候,生命中那些重要的“经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周期性呈现,不经意间回忆起过去的某些经历,某些人,仿佛那些经历带来的情感依然铭刻在心,久久挥之不去。

但这一切并不是消极的情绪轮回,正是过去这些所有的经历与情感,构成了现在的自己,“现在”是“过去”必然而唯一的结局,“未来”亦然。

比起慌乱的逃开或者选择视而不见,利用这段“焦虑而苦闷”的时间与自己坦诚相见,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太阳星座是最常见的表现在外界的性格特质,好像家里的客厅,最多、最快为外人感知,是一个人最突出的个性与灵魂,是他主观意识上愿意对外展示的“人设”。

月亮星座是不常见的内心深处的情感需求,因为月亮是需要反射光的卫星,好像家里的卧室,一般不对外人开放,是比较隐藏的性格特质,没有光照到的地方也就是太阳不想表现出来的地方。

太阳、金星合巨蟹,水星巨蟹刑克冥王,月亮处女刑克宿命对冲莉莉丝双鱼,火星天蝎,婚神巨蟹刑克冥王。

所有人都知道巨蟹座的赤西仁,但在内心深处,他是典型的处女+双鱼特质,有着很深的罗曼蒂克情结与幻想,冷漠疏离、空虚不安,挑剔而追求完美,喜欢漫无边际的探究无止境的虚幻世界,却缺少该有的行动力。 

这个严重缺乏风火元素的星盘配置,对男人而言是先天能量不足的,胸怀也不够豁达,将让他的选择与路途,更加布满荆棘与磨砺。

水属性让他有着无与伦比的艺术天赋,有着深不见底的内心世界,有着脆弱敏感的爱情观、细水长流的婚姻观,冥王天蝎对婚神巨蟹的刑克增强了月亮处女的心理洁癖,让他对伴侣有着情不自禁的养成欲、控制欲与占有欲,追求绝对的纯粹与拥有...virgin情结。

众所周知,他有着不太走寻常路、很温馨的原生家庭,加之3/5的个人行星与婚神同落巨蟹座,他从内心里渴望“家”、“陪伴”、“守护”、“依赖”的氛围,但是贫瘠的月亮处女又让他的内心情感很难被满足,或者说需要很长时间的相知相伴、亲密滋润、建立很深厚的信任关系后,才能认可一段关系,才能在内心深处被满足,确实是一个不那么洒脱的、有点矫情有点墨迹有点腻乎的情人。

水星守护处女座,讲求信息的分析与处理,是依靠长时间的观察与数据积累才能作出决定的星座,所以他向往的爱情,必须要有长时间了解、紧密相守、精心计划的过程才能走向婚姻。

月亮处女的他,在爱情与婚姻中是一个非常需要仪式感的人,比如我们可以聊上三天三夜的、如许多有纪念意义的日期、事件、饰品、衣服、歌词 。

2005年的BC,我不太记得具体时间,在上田策划的理想婚姻环节,他说自己理想的婚姻是大家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2006年的BC,在kazu策划的关于KT中谁最有可能存钱的环节,他说自己在很努力的存钱,是因为结婚以后不想让妻子辛苦工作,还非常故意的连续两次「でしょう(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不这样想吗?)」反问kazu,当然也包括他一直以来想买地盖房子的心愿。

2008年或者2009年,CTKT其中一期是他与三位素人女孩讨论交往与结婚的话题,他说结婚是交往的前提,如果觉得以后不能结婚便不会长时间的交往。逆向思维还可以理解为,他开始一段交往之前,便已经完成了长时间的可行性分析且确认结果为“优”,他维护一段长时间交往的动力是对婚姻的期待,时间越久越不会放手。

他说,不是我亲口说的,你们都不要信。

以上,都是他亲口说的以及我在星盘看到的婚姻观。

他追求的爱情与婚姻,青梅竹马、日久生情、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风景铭记。虽然他写了很多午夜小作文,但并不是一个花心随便的人,也大概率的不是一个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定终身的人。

他不应该是一个闪婚的人。


从「君を思う時」开始,他深爱的、幻想的、思念的、感恩的、拥有的,只有一个人,歌者赤西仁已将他的爱情世界描绘的淋漓尽致。

2002年,这个人让他第一次开始努力思考love or like。

我一直觉得,只有经历过jin和kazu的友情,才能明白赤西和龟梨的爱情。这一年是最美好的时光,他们可以肆意在人前拥抱,可以尽情在con上宣告“my best friend jin”,却真真是可以在一个被窝里聊天的好朋友。但命运就是不遂人愿,好好的小伙伴偏要走CP路线,十来岁的孩子不去上学追校花,非要天天腻在一起扭胯,任谁都会产生love or like的迷茫了。

2003年,这个人让他第一次知道hesitate的酸楚。

月亮处女的他,真的需要长时间的亲身感悟、收集证据、严密论证,才能确认自己like进化到love,况且他还不是一个有行动力和魄力的人,需要有人拽他一把。于是,我的kazu预言成真般的摔了一次,再去告白了一个女孩。「相手は女性」这句话真的是真的。于是Hesitate中满眼都是情窦初开的踌躇、动摇、纠结、不舍,もう涙れない今はただ抱きしめるだけ。

2004年,这个人和他一起去了海边,等到了紫色的朝霞,并约定即使满身伤痕也不放开彼此的手。

ムラサキ开头两句很有趣,有着月亮处女在爱情中严谨的先来后到与精神洁癖,「二人は会えた」在前,「他の谁かがいる」在后,是“那个莫名其妙的人”介入到了“我们两个人”中间,「他の谁か」是混淆了性别之外很不礼貌的一个称谓。

因为有着三个人的现实,才要去海边来个分手旅行吧?但是你是那么悲伤,我也无法说出再见,折磨了彼此太久之后,决定真诚而大声地说出喜欢。严谨的月亮处女再次强调,是他先告白的,好像09年(?)那次吃草莓蛋糕的性格测试一样,让人无语的男人。

最后夜晚过去,在失而复得的感恩中迎来紫色的黎明。这是一个happy ending,因为在采访中讲述创作背景时,他陷入回忆的笑容,真实而自然,莉莉丝在双鱼的jin,脑细胞非常丰富,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放空自己陷入小剧场「自然と微笑みが溢れた」 。

其实一切都是kazu的试探,比ムラサキ稍晚一些的キズナ,说得很明白,キズナ的挣扎,不是我应不应该爱你,而是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爱我?像Emerald一样,我早已经孤注一掷。那就索性赌一把,走出这一步,拉住这个人,只有让他体会失去,才能珍惜得到。月亮狮子的kazu,一直都是如此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ムラサキ中还有一句很有意义的话「そこが暖かい场所なら 君はいつも花を咲かすの」,到了2011年的Seasons则变成「绮丽に咲いた春の花 仆の目にはそう映らない」,有你的世界春暖花开,没有你的世界,花开亦是荒芜。


突然想插一句奇妙的PARK。

也是这一年吧?NEWS出道,Toma落单,AP开始渲染大亲友路线。

当年PARK的CP混战,加上固定嘉宾Toma和Uchi,偶尔客串的大白、上田、中丸,也是个能聊上三天三天不带重样儿的有趣循环。

太阳巨蟹的A、太阳双鱼的K、太阳天蝎的R,恰好组成了水象星座大三角,太阳白羊的P其实从未融入,能包容他的只有对宫天秤的toma。

太阳天蝎月亮双鱼的R,会在内心欣赏并信任太阳双鱼的K,认可并亲近月亮处女的A,但真正能走进他心里的,还是月亮天蝎的Uchi。

月亮狮子的K对月亮处女的A有着与生俱来的保护欲和占有欲,但是火星天蝎的A又能驯服火星射手的K。

太阳双鱼的K与太阳白羊的P相互排斥,月亮狮子的K与月亮射手的P又惺惺相惜。

那时经常出现在目击中的还有著名的日西混血儿成田兄弟。高大帅气的成田优是网王舞台剧的二代部长,当年也是借鉴着对小伙伴的耳濡目染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幕幕精彩的CP小剧场,毕竟POT是我等最早的CP启蒙读物,TF又是亘古不变的官配,只可惜二代Fuji是个钢铁直男,连演戏都不愿配合。


2005年,这一年是个很有意义的时点,发生了太多事,太多直到现在还存有影响的事。

这个人在NHK大厅羞涩地念着他写的Love Letter,听他唱着爱的点滴,这一年还有少年初识愁滋味的Care,大人的世界无趣而漫长,还好有彼此相互依偎。这一年还有创造收视历史的ごくせん,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这一部大女主的热血校园剧中,キズナ如何展现师生情,难道不应该是魔女的条件吗?这一年还有Amigo和Anego,和ムラサキ一样,当有第三个人出现的时候,氛围总是很有趣。

而在我看来,这一年还有意义非凡的Pinky,一个crazy night。这是个有趣的开始,他开始灵感爆发、文思泉涌,开始尝试大段的英文,开始褪去少年的青涩而蜕变成熟,开始展现火星天蝎的魅力,歌中也开始出现他的girl和baby,开始肆意蔓延他对girl的爱与占有...直到现在,他的歌词中还有着深深的Pinky的影子。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

2006年,girl和他一起演绎着Pinky的黑白诱惑。

敢于把crazy night光明正大地搬上DOME的舞台,我发自肺腑的敬佩,这一年是各种节目、密录和目击最密集的时期了吧?从年初DB上的air kiss,到MC中来自小伙伴的爆料,再到节目中来自大前辈的起哄。其实我很喜欢debut con上的butterfly,也一直很喜欢他和tachan的合作,两个用心做音乐的人,这是一首能够让我在情绪烦躁时恢复平静的歌,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

这一年有盛大的开始,有无声的反抗,终以离别收场。在那个信息还略显闭塞的年代,在那个我们还未经历挫折的年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毁灭式的情绪崩塌,没有人知道他的归期,只能看到kazu萧索的形单影只。对于我们那一代人来讲,KAT-TUN永远是6个人,并终结于2010年。

2007年,所有人都在低落中度过了冬天,5个人的僕らの町で,小田和正的歌词好像一把刀,插在每个人的心里,却流不出血。后来他在con上抛开话筒大声清唱的那个刹那,仿佛要宣泄出过往半年来的所有苦闷。这一年开始了KT历史上最美好的三年,6个人的状态越来越好,直到创造吉尼斯纪录的盛世辉煌。

jin、koki、junno,我从不认为,他们会为了“个人利益”主动离开,即使在深谙职场之道的今天,因为这深不见底的职场,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他们必须接受宏观世界命运的安排,而在微观世界中,默默地守护着心底的挂念,当maru和koki的弟弟一起唱起debut con的老歌,我知道,他一直都在。

2008年,girl给了他灵感的love juice,Pinky开始了下半场,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词汇简单、语法不通却意外的情真意切的歌,他那点儿英文也就是骗骗girl了。

2009年,缔造历史的海贼帆后,有了Queen of  Pirates。这一年他改了Care的歌词,充满了挣扎与反抗的斗志昂扬,因为这一年有载入史册的绝美1582。这一年还有Bandage,曾经我还欣喜的认为,赤西仁终于也迎来了事业的春天和美好的资源,那是他一直想做的音乐。

但也是这一年,他写了A page,里面有You & I,有代表阴谋的She,有代表权威及束缚的He,有lie,有dust,有tears,有hard,有plan,有expanding,也有give out。

I had it all figured out and now I'm running it through

How'd make it this far without your love in my life

I know it's hard

You got me a little something something love-in like you never had nothing

You tears told me that you love me wanna make it last

他走进了预设的圈套,天真认为的simple plan,被“有心人”无限放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到了谁也无法掌控的结局,严重过了2006年。

个人推测,他大概率地与“有心人”签了对赌协议,因此没有退路,成功与out,只能选择其一。

这一年的11月,日揭上第一次出现争吵与离别的传言,或许理解了A page的隐瞒与沉默,也就理解了愛してるから的不甘与疑惑。

多年前我看过一本记录喜爷成长史与创业史的书「芸能をビッグビジネス」,所以一直坚信喜爷答应他“赴美debut”的初衷是好的,那时的喜爷,还相信自己手中积累的资源与人脉,想要给公司开辟一个新的市场,赤西仁是彼时最合适的试金石。只是喜爷在美的资源多游走于政界,大大低估了美国音乐界的开放度与市场化早已不是日本所能匹敌的。之于喜爷,这是一次失败的业务拓展,之后他努力弥补过;但是之于jin,这是一次没有退路的选择、沉重的打击,在经历了希望、期望、失望与绝望之后,He lost himself。

2010年,在一年一度的日子里,他将「ありがとう」变成永恒的情话。此刻的他,或者是此刻的他们,还在挣扎着、反抗着,彼此支撑着,为了那个约定的、理想的未来拼命努力着。他想过最坏的结局,所以要用Eternal铭记。不要说什么AP亲友,他们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越长大越分裂。

2011年,他在黯淡无光的四季轮转中不停低语,come back to me baby。Seasons是真实的失去,现实世界中完全的彼此隔离,所以和kazu的ずっと一样,弥漫着无奈的痛彻心扉。只是当年的我也不曾理解,他并不是单方面的为了所谓的事业和理想放弃了爱情,而是因为,事业是爱情的充分非必要条件,成年人世界的游戏规则,成王败寇,没有丝毫的温情与奇迹。

2012年,应该充满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儿喜悦的他,写了set love free,是放手之后的再次等待。即使Trials and tribulations,sick and tired,You may or may not be my wife in real life,但是将来终有一天,You'll be back, you'll be mine, all mine again。

2013年,Forever是Set love free之后的释放与蛰伏,是另一个版本的Eternal的承诺,是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告诉girl的话,他理想中的青梅竹马、长厢厮守的爱情,以及精心策划的Promise小剧场。

Whenever I get lonely I make myself remember your smile & when the rain drops outside, I picture myself cuddling next you.

You will never leave a voicemail but I'll answer every call you make to me ( I wanna hear your vioce & waiting your call until the breakdown---one way love)

My mouth can’t translate the things my heart says, When we’re together and you’re taking my breath away ( I'm just lost for words, I lose my breath when you come around---one way love)

This ring is a sign, I want you as mine, forever and ever

I don’t care how long it takes , in my life, be my wife

这是一首写给谁的歌?

2007 or 08年的一期CTKT中,有求婚的小剧场环节,他说过类似 This ring is a sign, I want you as mine的话,所以这一场promise早已经在他心中存在了很久;而同时期与嘉宾一起听歌的环节,他也亲口说过“在恋爱中4年(还是5年?)”的话;再后来依然是他亲口说的,交往的前提是结婚。

虽然我记不清具体的时间,但是我记得请这三个场景的先后顺序,所以,这是一首写给谁的歌?

这一年,还有他的理想婚姻,アニナツ,大家一起幸福的生活。


2014年,在我第一次听到Mi Amor后,直觉是对ずっと的reply,所以感到surprise & thankful。后来,很多人感慨Mi Amor与Emerald隔空对话,很多音乐与视频高手,做了两首歌对比,旋律、节奏、封面照,MV。

然而我深深感受到了阴谋、炒作与背叛,让我开始对他产生反感与排斥,或者说,对自己一直坚信的某些东西,产生了动摇、怀疑与逃避。



于是,Mi amor之后的时光,我很遗憾的缺席了。尤其是2015年,他在冲绳con上唱了ムラサキ,应该是我对他的愤怒的顶点吧?对于自己没有亲身经历的时光,我不愿揣测太多,直到one way love。

2017年开始,我不知道也不想再揣测发生了什么,在大众看到的、看不到的地方,因为我的“经历”曾经中断过两年,只是单纯看歌词吧。

You are beautiful, a simple ring ain't enough for you at all. They can hate us, I can hear your heart beat.

I sway, you're in sync with my heart. 

I leave yesterday, and we are beautiful, With you I'm blessèd, I'm trying to have it all.

不得不说,十年间,他的英文小作文确实进步了很多很多,超出我的预料。这首歌讲述了三段心路历程。

2013年,他说,This ring is a sign, I want you be my wife;2017年,他说,a simple ring ain't enough for you at all。

如此情比金坚的、忠犬似的告白,像极了金星巨蟹。

但也不得不说,已经到了2017年,几乎没有人再会诋毁他的婚姻、他的妻子,甚至还到了hate的地步,他不是木村拓哉。老夫老妻的,孩子都俩了,还sway个什么劲儿?

他真的动摇了,you're in sync with my heart,还好我们心意相通,即使隔绝的时光里,也能心意相通。

于是我们决定leave yesterday,抛开曾经因为爱而选择独自承担的枷锁,一起面对世人的瞩目,即使被他们憎恶,With you I'm blessèd, I'm trying to have it all.

相同的场景,也出现在「ねえもっと」中。

「僕の知らない 想い背負って 流れ出して涙の跡は 僕が拭ってあげたいよ 触れさせてよ 唇も」


2018年,我不太懂 À la carte是什么意思,但好在能听懂feelin'。他和他的beautiful girl的午夜小故事。

当初 I want you as mine forever的誓言,终于实现,I made you mine。

但最重要的,对于月亮处女的他,I built it all on love and trust...for a long long time。

I feel it you feel it(I know you feel it---one way love)


2019年,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thank you for loving me,虔诚而疯狂的感恩与珍惜,他的beautiful girl。

对于相守二十年的彼此,「ありがとう」才是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Your love is amazing, without it I'd go crazy.

确实,没有你的seasons里,この世界に见るものはない。

而他的girl,因为「もっと あなたの愛を 余すことなく感じて」,所以「 ずっと私の愛を受け止めて欲しい」。傲娇的girl愿用终生笃定一个未来,去等待他的告白,然后「すべでを奪いたい、守りたい」。

I'll provide anything you want & go out and buy it.

买吧,你不是从06年就开始存钱了吗?

我这两天刚追了个同款双肩背,小恶魔一直是咱们两个月亮处女多年来赚钱的内在动力吧?还好我不用买地盖房子。

挺好的,人到中年,谁还没个爱好呢?


长相思只因长相离,长相离只盼长相守。

二十年的时间里,谁是他的pinky?谁是他的love juice?谁是他的baby?谁是他的beautiful girl?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人间烟火,山河永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谁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见解,我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


初识kazu的人,会感受到他上升星座特有的清冷、孤独、与疏离,他对外界有着很深的安全距离。慢慢的,才会发现太阳双鱼惹人怜爱的一面。但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到内心深处,这只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灵魂安定的傲娇小狮子。

虽然他极度傲娇而强势,但在爱情中又会担心各种各样的、说不清的东西,他担心自己失败,担心从高位跌落,担心吵架、担心分开,甚至在他逆境的时候,他会担心一切是源于同情而非真爱,所以他不断的试探。

他非常重视承诺与信任,他在爱情中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暧昧,就是我们相互喜欢就要告诉彼此,不要扭扭捏捏。

小狮子要唯一而纯粹的爱情,不允许掺杂一粒尘埃,他会让欺骗与背叛的人,生不如死,永不翻身。

但是也会让自己画地为牢,陷入执拗的死循环,别人走不进去,自己走不出来,直到血流尽,心成灰。

我喜欢他的倔强,更心疼他的执念。

火星射手的kazu,会有一种对愉快的渲染力,悲天悯人,习惯将快乐与温情带给每个人,对于人生悲喜也抱持着乐观的态度,具有行动力的火星在这里脱掉束缚,会变得欢脱,天真纯粹,喜欢旅行、喜欢冒险、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

小恶魔一样的kazu,不管多大年纪,不管经历多少风雨,都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俗世的沧桑与悲凉,他依然可以像孩子一样整天想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去经历未知的人生,包括H。

2005年的秋天,和「Love & Nature」一样经典的「片思い」。

那一场jin的手臂受伤,kazu策划了他的理想之爱,念着小情书,唱着「夏を終わり」,最后jin笑着对maru说, 原本情绪低落的自己不仅被治愈了,后来还变得很兴奋。紧接着的冬天,与关八一起开启的DB之旅,我们看到了谢幕曲角落著名的air kiss。

火星落入射手的恶魔kazu,金星落入双鱼的浪漫kazu。

在日揭中喜欢随时随地自拍以及给他拍照的kazu,从不同的视角记录不经意流露的真实爱情。

我们看到的是,乐屋的酣睡,CTKT的放空,con上的专注。

还有更多我们未曾看到的秘密角落。

现在的jin,是否还会怀念、还会迷恋那些小恶魔拍摄的奇怪视角的照片?

其实,kazu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崇拜着他、也驯服着他。

所以他才会说,thank you for loving me the way that you do。

2005年的「片思い」,2017年的「one way love」,12年的兜兜转转,kazu的理想之爱依旧未曾改变,love you only。

kazu是他脆弱情绪的港湾,是他释放焦虑的触发点,更是他艺术灵感的源泉,给予他包容与能量,满足他的新鲜感与探索欲,在星盘呈现的密码里,他们是契合在一起的两个半圆。

最重要的,满足这个金星巨蟹+婚神巨蟹的男人,对爱情和婚姻的原始向往:发自本性的天真纯粹、干净剔透,长久相处建立的安心默契、依赖信任,绝对唯一的占有。

虽然他写了很多H小作文,但他的爱情却是相反的简单、干净、真诚、纯粹。

对于友情也是如此,曾经的大亲友只是宣传噱头,日金水落白羊、月亮落射手的山下智久有着太强的火属性与目标性,与他的水属性格格不入,无法交心。

倒是日天蝎月双鱼的锦户亮,这个典型的慵懒中带着通透的关西男人,能够与他一起从年少轻狂走向成熟稳重。


关于艺术天赋,抛开个人情感,歌者赤西仁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我在很多星盘中写过,火星天蝎是我的认知中,男人的最高配置。火星守护白羊座是黄道第一宫,主管人的大脑,表征着一个人最直接的反应,火星的欲望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冲动而不受控,追求原始快感。火星是一个男人遇到事情之后最无意识的行动力,也有一种说法是,一个男人在H的时候,会百分百的展现自己火星的能力。 

冥王守护天蝎座是黄道第八宫,主管人的繁衍生息,表征着人世轮回的死亡与重生,冥王沉迷于性与死亡,代表着最冷酷的考验以及颠覆重生。

当一个男人的火星落在天蝎,冥王会放大、或者说深化他对H的探索欲,时刻需要通过身体接触来确认爱情,但并不是花心,相反有着很深的忠诚与精神洁癖。虽然他写了很多小作文,从日文到英文,但是这么多年来“主角”只有一个。

火星天蝎还对死亡重生和变革有很深的追求欲,他有非常强有力的情感及表达,也有非常强的理解力,而如果能量场没有得到很好的疏导的话,情绪也容易受外界环境的影响而焦虑失控,所以火星天蝎的男人往往会需要有一个持久保有的伴侣或者嗜好来缓解压力与焦虑。 

火星天蝎放在兴趣与工作中,便是对目标保持持久而强烈能量的位置,有恒心与毅力。很多火星落入天蝎的男人能称为领域权威专家,因为他们太喜欢在痛苦中思考、然后爆发。

所以,火星入天蝎是一个男人心智成就的最高阶段。


我喜欢当下的年纪。

我们能肆意的回忆青春,即使那里有血也有泪,但却是我们在这个时代努力生存过的痕迹。回忆而不回头,因为回头早已空空如也,而前方还有无限希望。

She said、約束の地で、never look back。

Suzy

好久没有认真地听Kazu唱歌了。在忙碌中,我们都变成了激流勇进的大人,有点无趣,不过好在对得起曾经绽放过的青春和理想。

直到这一首迟到的「one way love」。

十几年来,我一直习惯于从歌词探究他的心境,毕竟他从十几岁就学会了在镜头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伴随着这首歌的唯一场景,是早已经模糊了记忆的那一封Love Letter—「未来の恋人へ」(「Love&Nature」Produced By AJ in 2005)。

我无法用言语讲述清楚这两者的关联,因为脑子里太多记忆的碎片,虽然有时会记混,但好在信息源足够多。 

简单的说,他在读另一封Love Letter,写这封...

好久没有认真地听Kazu唱歌了。在忙碌中,我们都变成了激流勇进的大人,有点无趣,不过好在对得起曾经绽放过的青春和理想。

直到这一首迟到的「one way love」。

十几年来,我一直习惯于从歌词探究他的心境,毕竟他从十几岁就学会了在镜头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伴随着这首歌的唯一场景,是早已经模糊了记忆的那一封Love Letter—「未来の恋人へ」(「Love&Nature」Produced By AJ in 2005)。

我无法用言语讲述清楚这两者的关联,因为脑子里太多记忆的碎片,虽然有时会记混,但好在信息源足够多。 

简单的说,他在读另一封Love Letter,写这封Love Letter的人,也在同一首歌中与他对话:

I just wanna make you my girl

Let me make you my girl

仿佛许久前,当着几万人的面,两个人的那一句问答:

愛してる?愛してます。

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尤其是看着你们长大的欧巴桑。 

2003年,17岁的kazu第一次告白(小笨蛋还画蛇添足的给自己补刀说「相手は女性」),从「キズナ」到「ねえもっと」,他的solo歌词是一幕连续剧。 

故事的主场景,是一条走不到尽头的路,kazu和那个代号「友達」的人,他们有很美好的开始与回忆,经历了多个四季的相识与相依、离别与重逢、得到与失去。 

年少的他怀疑过、试探过,喜爷鼓励他勇敢讲出来,于是有了「絆」。

那是2004年的夏天吧?他们一起去了海边,天空弥漫着美丽的紫色。

所以「Emerald」通篇的过去时,四季开始于「夏」,正是这段爱情开始的季节。

 「夏 星空の下 青いその中で 月明かりが浮かぶ 海を見ていた」

后来他也迷失过,动摇过,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放手,倔强地要赌一个结果。

他的歌词中几个高频词串起了这个一直延续至今的故事。 

「果てない道を歩いて、失っても、暗闇でも、いつまでも、側に居させて、手を離さずに、君に恋をする、すべてを奪いたい」。


戛然而止的恋情,突如其来的离别,恍惚间已有十年。

「愛してるから(2009)」Lyrics by 龟梨和也

この夜 僕が君を失ったとしても 忘れないよ 僕は君を爱しているから

笑い声とか悲しい颜も たくさん见て来たけど 初めて见る その姿は 僕を戸惑わせだ

退屈な大人になる予定だったけど 果てなく続く道の中に 君は何を想うの???

君との日々 そっと思い返しては 一人じゃないこと 君が僕に教えてくれた

君が苦しい時は 谁より味方になると决めた

2008年的kazu,第一次在镜头前湿了双眼,因为他担心,一直相爱的人最后会分开,同节目的嘉宾告诉他,如果有那么一个人,爱是第一,恨也是第一,那么不管相守还是分开,那个人将永远是最特别的。

日金双鱼进7宫、月亮进12宫的kazu,对待爱情总是有着与生俱来的悲观与不安。 

所以在离别来临的时候,他充满了疑惑、不甘与委屈。 

在一起的日子里,是你教会了我爱与依赖,现在却要离我而去。 

我们终究要变成无趣的大人,向现实妥协。这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因为爱你,所以尊重你的选择,即使想不通,却也不再纠缠。 

我很清楚的记得,日揭上关于离别的传闻开始于2009年的冬天。 

kazu的那一句「もういい 分かった」一直盘旋在我的疑惑里,十年间久久不能散去。我曾经在后来很多年的时间里,反感甚至排斥过jin。 

后来,当自己在职场、情场沉浮多年,我似乎开始慢慢理解,日金水落巨蟹加上月亮处女的jin,同样背负了太多难以言明的苦楚,好像kazu在2019年最新的Lyrics中写的那样「僕の知らない想い背負って 流れ出して涙の跡は 僕が拭ってあげたいよ 触れさせてよ」。

2010年还有同样意义非凡的「plastic tears」,今年跟着kazu一起solo debut。

 

「ずっと(2012)」 Lyrics by ?

离れられない 伝えきれない それでも ずっと抱きしめていたい

君のすべてを僕に见せてよ もっと傍においで

穏やかに爱しさを重ねてく   

离さない まだ夜が明けても 温もりを分かち合おう そばにおいで 

见えないから心探すの 言叶より大切なもの感じてる 

届いてるんだ 信じていいよ 

「Seasons2011)Lyrics by 赤西仁

君がここにいないなら この世界に見るものはない

I'd rather have a rainy day with you than sit insunshine alone

Or have a hundred days of winter with you here in my arms

I'll be your shelter from the storm just to have you by my side

My life without you かけた愛の歌

我至今不愿开启这两首歌的悲伤旋律,无法传达的爱,无法分离的爱。

但很多时候,冥冥之中的信念,宿命是很神奇的存在。

所以,他们的星盘合盘,我一直坚持在看。

即使时过境迁、世事艰难,却总是给自己留着那么一点执拗的念想与期待,仿佛青春仍未走远。

 

「Emerald2014)Lyrics by 龟梨和也

暗闇でも 輝く瞳に恋していた

Thank you for all the moment

僕のどこまでも 君のどこまでも いついつまでも 果てない道を歩く 

透明な距離は繋ぐ 君とこの心で 

始まる季節はまた 君に恋をする 暗闇でも

「Emerald」是一曲困兽之斗,充满了回忆、假设、想象与试探。

他越是明白现实的苦涩,越是给自己画地为牢。

月亮狮子、火星射手的kazu,习惯于反抗与坚守;而月亮处女、火星天蝎的jin,习惯于妥协与退让。

彼此隔绝的日子里,kazu死循环一样的困在这段从夏天开始的回忆里,强迫自己不要忘记,不要放弃。

他也曾动摇过,这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要走到何时呢? 

即使前路暗淡,我依然与你相约下一个四季轮回。 

「暗闇でも 君に恋をする」,如同多年前的「ボロボロになるまで 消えないこの絆」,是一句写满了挣扎的试探—— 

我想这样,但是你想不想?我不敢确定啊。

 

从2002年至今,「Emerald(2014)」到「One way love(2017)」之间的时光,我很遗憾的缺席了,所以才会有当下的惊艳。

「One way love2017)Lyrics by ?

这是一场同时空的对话。 

「one way love」=「果てない道を歩いて 君に恋をする」。

我不知道词作者是谁,不过这首歌的另一个名字应该叫「今の恋人へ」吧?

I just wanna make you my girl

I keep saying you are my everthing

I want you

Let me make you my girl

Be more than a friend

 

ねえ、もっと2019)Lyrics by 龟梨和也

因为信息量很大,似乎每一句都是对过往的reply,所以全文摘录。

君のすべてを奪いたい

I will keep looking for you

空に飛び立つ花が ゆらゆら 羽ばたいてゆく

どこまで 君は飛んでゆくの?誰も知らない 

明日の光 床に散らばる 記憶のカケラ つなげた 

君との距離を 測らせてよ 口づけで

けど 何かが 僕らの邪魔をした

光の涙が 闇に迷うから

君のすべてを奪いたい

触れ合って そっと始まる 静寂の中の二人も燃え上がってゆくよ  

君の僕で居たいよ

空に輝く星に くらくら  めまいがしそう 

どこかで 君も見上げてるの?

僕の知らない 想い背負って 流れ出して涙の跡は

僕が拭ってあげたいよ 触れさせてよ 唇も

誰がじゃなくて この僕に たとえ何かに 邪魔をされても

I miss you

君のすべてを守りたい 微笑む 君の瞳 忘れはしない温もり

導かれたこの体 君の僕で居させて

ねえ もっともっともっと 

あなたの愛を愛を愛を 余すことなく 感じて 

だから ずっとずっとずっと

私の愛を愛を愛を 受け止めて欲しい 

壊れるくらい もう一度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君と

这是一首现在进行时的Lyrics,没有回忆,没有假设。

我的kazu,我的月亮小狮子。

2009年,你说「短いKiss」,如今是「二人も燃え上がってゆくよ 」。

2012年,你说「流れ星 消えてゆく」,如今是「空に輝く星に くらくら」。

2012年,你想象着「温もりを分かち合おう 傍において 」,如今是「触れ合って 静寂の中の二人も燃え上がってゆくよ  忘れはしない温もり 導かれたこの体 君の僕で居させて」。

2014年,你说「始まる季節はまた 君に恋をする 暗闇でも 」,如今是

「もう一度生まれ変わっても 君と壊れるくらい 」。

2017年,他说「I keep saying you are my everthing」,如今你答「誰がじゃなくて この僕に  何かに 邪魔をされても 君のすべてを奪いたい、守りたい」。 

2009年,你想不通「果てなく続く道の中に 君は何を想うの? 」;2012年,你安慰自己说「言叶より大切なもの感じてる 」;2014年,你试探的问「いついつまでも 果てない道を歩く?」;2017年,他写给你了Love Letter「今の恋人へ」。


如今一切释然了吧? 

「僕の知らない 想い背負って 流れ出して涙の跡は 僕が拭ってあげたいよ 触れさせてよ 唇も」

因为「もっと あなたの愛を 余すことなく感じて」,所以「 ずっと私の愛を受け止めて欲しい」。

生活已经如此苦涩,撕破世俗的枷锁,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足矣。

还记得2006年的新年愿望吗? 

「自分らしく」

Suzy

遥かな約束

2019年,喜爷辞世,时代更迭,锦户退社。

仿佛石子入湖,荡起涟漪,被风追逐,久不能平静。

记忆的蝴蝶效应,可怖而可爱。

真好,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青春了。


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久到了不知该从何连起,如许多记忆的碎片。

那一年,他12岁,太阳双鱼月亮狮子。

眼睛细长,鼻梁带伤,穿着还沾着土的棒球服,躲在大厅的一角,看着一群光鲜亮丽的同龄孩子们,也包括穿着裤脚有三条线的时髦运动服、主动过来搭话、长得像Takki的帅帅的他。

那一年,他14岁,太阳巨蟹月亮处女。

落寞而不甘地举着自以为落选的号码牌,一个怪爷爷走过来说,you也留下吧。

这个可爱的、说话夹杂着日英双语的怪爷爷,...

2019年,喜爷辞世,时代更迭,锦户退社。

仿佛石子入湖,荡起涟漪,被风追逐,久不能平静。

记忆的蝴蝶效应,可怖而可爱。

真好,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青春了。


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久到了不知该从何连起,如许多记忆的碎片。

那一年,他12岁,太阳双鱼月亮狮子。

眼睛细长,鼻梁带伤,穿着还沾着土的棒球服,躲在大厅的一角,看着一群光鲜亮丽的同龄孩子们,也包括穿着裤脚有三条线的时髦运动服、主动过来搭话、长得像Takki的帅帅的他。

那一年,他14岁,太阳巨蟹月亮处女。

落寞而不甘地举着自以为落选的号码牌,一个怪爷爷走过来说,you也留下吧。

这个可爱的、说话夹杂着日英双语的怪爷爷,后来还亲自打电话给12岁的他,欢迎you来唱歌,也不用担心会放弃心爱的棒球。

于是,他们相识,发现住的地方是骑自行车就可以到的距离,也发现自己都不是读书的材料,自然不认得十二月的雅称,叫师走。

同一天,他们还认识了另一个差点跑错场地的朋友maru,处女座的maru喜爱足球,特技是徒手搓出好多洗面奶泡泡,弱点是惧怕高空,这个朋友一直陪着12岁的他,直到今天。

后来,他们一直在一起,一起唱歌跳舞,一起作词作曲,一起和声扭胯,一起花钱扫货,一起去冲绳吃苦瓜,一起在屋顶学种菜,一起退学养狗。

决定退学的时候,他不敢回家而住在他的家里,那里有他的爸爸妈妈和弟弟reo,超级年轻的妈妈会烤他喜欢吃的草莓蛋糕。

直到多年后的帝剧,妈妈和reo在台下举着他的应援扇,还在他摔倒的当天下午赶来现场,小一岁却长的高的reo从小就是龟梨君的忠实唯粉,很乐意给爱豆充当司机。

依然是DB的舞台,初主演的他压力山大,也是他、是他们在最阴暗的那段时光里无声的反抗,他用仅有的空隙从anego的片场赶回,举着玩偶哼着kizuna从后台走上来时,所有人都释然了,年轻真好。


2001年,6个性格迥异的孩子走到一起,还是那个怪爷爷,给了他们共同的名字,KAT-TUN。

他是K,他是A,还有无论出口入口都能微笑以对的junno,立志成为家里顶梁柱的koki,被当作精英教育最后却成了爱豆的tachan,同一天入社的maru。

WE ARE KAT-TUN FOREVER

大人们总是诟病他们的桀骜不驯,只有泷泽社长看得到他们对舞台的赤诚梦想。最散漫不羁的group,却潜藏着最团结的力量,横杠是我们一生不变的信仰。

2002年,我第一次知道了,那个站在准一桑身后伴舞的清瘦男孩,叫龟梨和也,眉眼清秀,但站在一众J系美少年中,确实谈不上漂亮,是个自命不凡的棒球小子。

他身边总是出现的这个漂亮而隐隐藏着忧郁的男孩,叫赤西仁,是个小时候被爸爸头朝下摔下来所以脑袋不太好使的足球前锋,笑起来尤其好看。

他总是记得撕掉他不爱吃的面包边,他总是担心他阴晴不定的嘟起嘴。


那也是J家最辉煌的时代,让后来一切东施效颦的南韩爱豆们,如小丑一般,尽显笨拙。

泰国的三人舞,纽约的合影树,似乎是这段缠绕的宿命基调。大冒险的旅途中,他如预言成真般的跌落,是与命运的一次对赌,用终身挥之不去的痛赌一场销魂彻骨的缘。

17岁的龟梨和也,倔强的唱着,離さない愛。

19岁的赤西仁,把转身盯着他下台阶,变成多年的习惯。

泰国,一个纵情天性的国度,一段欲语还休的记忆。

jin与kazu的友情,开始有了用眼神传递的秘密,开始有了刻意躲闪的软肋。

是好是坏?是缘是劫?每个经历其中的人,包括他们,包括我们,至今都无法下一个定义。


那一面缔造销量奇迹、至今依然无人超越的海贼帆,让他们脱颖而出,也让他们开始在人前分道扬镳。

他叫他赤西,他叫他龟梨。

他有了形影不离的大亲友,也有了真假难辨的漫天绯闻,他不再笑的见牙不见眼,开始背着书包独来独往,只有summary乐章响起,12个白衣少年的环绕飞舞,将青春永远定格在历史的殿堂。

他们一起看过冲绳紫色的朝阳,也一起挨过东京孤寂的暗夜,一起在BC的舞台上向未来的爱人倾诉爱恋,也一起在黑银的教室中向过去的彼此镌刻牵绊。

他说,不是我亲口说的,你们都不要信。

于是,多少人在2012年还在借此抵御突如其来的痛击。

他们戴着同样的手表纪念一起度过的时光,戴着同样的尾戒耗尽青春最后的张扬。

Dream boy的谢幕曲,他情不自禁地用小指飞吻,他惊慌失措的唱破了音调,他转头窃喜,他低头傻笑。

曲终人散,我们都在这个舞台上,告别了年少的轻狂。


他昼夜不停的拍剧,越来越瘦,他黑白不分的失眠,越来越胖,他们越来越憔悴。

他提前举行成人礼,黑色和服映衬下的苍白面庞,像冬天的风一样,冷冽而倔强,皆因他执拗的坚持,amigo不能先于KT出道。

amigo也是一个魔咒,吵过嘴、约过架、见面相视如同空气的两个人,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方知少年相交的惺惺相惜。

但时光荏苒,物是人非。


20060322,盛世debut,分离序曲。

他拖着80几斤的体重用忙碌麻痹神经,他顶着浓浓的黑眼圈远走他乡。

那一整年,他只有三天假期,与他相逢在纽约的街头,在第一次没有他的con上穿着代表四季轮转的衬衫,清唱着someday for somebody。


20070419,他出现在久违的成田机场,直到今天我还记得,蹲守在情报揭示板前颤抖的双手,咬紧的牙关,禁不住的潸然泪下,彻夜难眠。

在东京,他穿上鲜艳的小红袄。

在仙台,他说ただいま。


他们度过了前半生中最舒心的三年,一个美的淋漓尽致,一个傻的一塌糊涂。他悄悄改了care的歌词,和他一起梦回1582,在本命年的大年三十儿晚上,解开了一直以来的心结。

那是我记忆中,PARK最美好的同台,青春amigo,他终于可以和他一起,甩动手指,举起拇指,不止在密录里。


他还写了一首新歌,叫Eternal,在他生日那天radio首发。

他只敢在making的角落偷偷喊着kazu,他只敢在乐屋楼梯的尽头默默等着jin,「今日もありがとう」依然是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在那个拍照像素还很模糊,移动网络也未盛行的年代,我无比感恩这个伟大而珍贵的回忆,密录。


2009年突破极限的夏天,二人のムラサキ。

他穿着小紫袄和他一起唱起歌者赤西仁初次作词作曲的作品,也是他们一起在海边看过的美丽朝霞。

他摘下墨镜递出了飞吻,他带着颤抖唱错了音调。

junno鼓励而略带起哄的注视,台下挑破天际的呐喊,凝固了最美的瞬间,我们仿佛一起回到了2006年。


创造历史的夏天过后,故事也走向最终分离的开端。

情报揭示板在「分かった、もういい」后戛然而止,鲜有人再留言,那也是一个突然变冷的秋天。

再一次没有他的仙台,他一个人反复唱着,愛してるから,拨动吉他的手指,摘掉了戒指,安静而倔强,像17岁那年一样。

这一年,还有一首歌叫Plastic tears,九年后的五月,陪他一起solo debut。


后面的故事,我从不愿想起,恍惚间已有十年。

在他三十岁的生命中,他存在了一多半,抹不掉,忘不了,来了又走,走了又还,抽了筋,扒了皮,依然在血液里,循环。

我们抛开一切爱与恨,终无法磨灭他们在彼此生命中努力存在过的痕迹。他一个人的舞台上,手上萦绕的腕带与尾戒,虽难以辨明,却恍如隔世。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忘记了自己在等什么。

这个故事,没有爱,没有恨,只有绊。

至少,我们都曾信以为真,直到今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