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克托尔

4831浏览    72参与
你前男友穿裙子不剃腿毛

【FGO希臘英靈塗鴉本】宣一下,走過路過看看希臘人們吧💕

P1封面,P2-P4內頁預覽,時間太趕總共就14頁全彩,內容有LB5相關、現pa、角色羈絆文本相關劇情。

(目前只有在台北CWT54有場販) ​​​

【FGO希臘英靈塗鴉本】宣一下,走過路過看看希臘人們吧💕

P1封面,P2-P4內頁預覽,時間太趕總共就14頁全彩,內容有LB5相關、現pa、角色羈絆文本相關劇情。

(目前只有在台北CWT54有場販) ​​​

适能者

【少女歌剧】赫克托尔之死

爱城华恋 饰赫克托尔

花柳香子 饰雅典娜

大场奈奈 饰宙斯

神乐光 饰得伊福波斯

天堂真矢 饰阿喀琉斯

西条克洛迪娜 饰帕特洛克洛斯(尸体)

开幕

旁白:赫克托尔出城迎战阿喀琉斯,但见到阿喀琉斯后,内心胆战,立刻仓皇而逃。众神在天上看着。

宙斯:我亲眼看着我们宠爱的人在被追赶,沿着城墙落荒而逃,他是我们最怜悯的人。他每次祭祀,都会虔诚地将最肥美的祭品献上,使我们欢心。现在,他被勇猛的阿喀琉斯追赶,我们是要救他一命,还是让他在这里暴毙?

雅典娜:崇高的宙斯,我伟大的父亲,你的言语令人发笑。凡人的命运早已为天注定,难道你...

爱城华恋 饰赫克托尔

花柳香子 饰雅典娜

大场奈奈 饰宙斯

神乐光 饰得伊福波斯

天堂真矢 饰阿喀琉斯

西条克洛迪娜 饰帕特洛克洛斯(尸体)

开幕

旁白:赫克托尔出城迎战阿喀琉斯,但见到阿喀琉斯后,内心胆战,立刻仓皇而逃。众神在天上看着。

宙斯:我亲眼看着我们宠爱的人在被追赶,沿着城墙落荒而逃,他是我们最怜悯的人。他每次祭祀,都会虔诚地将最肥美的祭品献上,使我们欢心。现在,他被勇猛的阿喀琉斯追赶,我们是要救他一命,还是让他在这里暴毙?

雅典娜:崇高的宙斯,我伟大的父亲,你的言语令人发笑。凡人的命运早已为天注定,难道你想为他免去死亡?你自己大可以随心所欲,但是诸神不会赞同你的做法。

宙斯:特里托格妮娅,我的孩子,你别着急,我的言语并非有所暗示。命运业为注定之人,即便是诸神也无法相助。赫克托尔前往哈迪斯已然是他的命运。我的孩子,你可以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旁白:雅典娜惊喜于宙斯的言辞,迅速飞下了奥林波斯的巅峰,来到了追赶赫克托尔的阿喀琉斯身边。

雅典娜:佩琉斯之子,光辉的阿喀琉斯,捷足的赫克托尔今天难逃一死。阿开奥斯人将大胜而归。现在,我会上去让赫克托尔转身,你可以稍加休息,再与他战斗。

阿喀琉斯:女神啊,你这有力的话语鼓动了我的心,我会停下来,为了友人帕特洛克罗斯。

旁白:阿喀琉斯的心飞回了空心船里的友人,虽然现在那只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而雅典娜化为了得伊福波斯的模样,来到了赫克托尔的面前。

得伊福波斯:亲爱的兄弟,阿喀琉斯将你追赶,现在我们停下来,在这里迎战。

赫克托尔:我最好的兄弟!平日里我与你最为友善,现在我比往日更加敬重你,在我众多兄弟中,只有你肯愿意出城与我作战,而其他人只畏缩在城内。

得伊福波斯:亲爱的兄弟,让我们快去与阿喀琉斯作战,看看是我们的长矛贯穿他的盔甲,终结阿开奥斯人的幻想,还是他将我们杀死,剥下我们的盔甲。

旁白:在雅典娜的引导下,赫克托尔往回跑去,直面阿喀琉斯。

赫克托尔:阿喀琉斯,我不再逃避,我的内心鼓舞我与你作战。尽管你残忍,但是我不会侮辱你的尸体,我会把你的尸体交还给阿开奥斯人,仅仅留下你光辉的盔甲。当然,你也要这样对我,由宙斯来见证。

阿喀琉斯:你这条狗,我们之间没有契约可言。就像狮子与绵羊之间永远不可能产生和平。你我之间只有厮杀的命运,而败者将会用自己的血来喂饱阿瑞斯。现在,尽管杀过来吧!证明你是一个有勇气的人,而不是一个懦弱的废物。

赫克托尔:你的大言让我发笑,那我们就来比比投枪,只有勇士才能胜出!

旁白:两人同时投出长枪,赫克托尔低头躲过了阿喀琉斯的投枪,而赫克托尔的投枪正中阿喀琉斯的盾牌,但却被弹飞。

赫克托尔:我已经看出你只是虚张声势,众神还是将胜利赐予给我,得伊福波斯,快将标枪递给我,这一枪将贯穿你的胸膛!

阿喀琉斯:愚蠢的家伙,看看你的周围!你的死期已经到来,我将杀死你,因为你杀死了我的朋友。

赫克托尔:我已明白这事情的真相,是神明让我前来受死,但是我不能束手就毙,埋没我的光彩,我要大杀一场,留下无尽的荣光!

旁白:赫克托尔拔出大剑,如猎鹰扑食般冲向阿喀琉斯,阿喀琉斯持着巨盾,右手举着长枪,也冲了上来,两人的厮杀让星辰也为之黯淡。

阿喀琉斯:你穿着我友人的盔甲,而我知道,这副盔甲,在喉咙处有要害,赫克托尔,你毫无顾虑地杀死帕特洛克罗斯,穿上了他的盔甲,而现在,他的盔甲会为你带来灾祸!

旁白:阿喀琉斯的长枪贯穿了赫克托尔柔软的咽喉,赫克托尔一瞬毙命。

阿喀琉斯:阿开奥斯人,剥下他的盔甲!为我们的胜利庆贺吧!

群:哦!

闭幕

Antja_N
赫叔改模了!? 又骗我回坑??...

赫叔改模了!?


又骗我回坑?????

总之紧急摸鱼

赫叔改模了!?


又骗我回坑?????

总之紧急摸鱼

差域
是赫克托耳点的赫克托耳(哪里不...

是赫克托耳点的赫克托耳(哪里不对???


 @赫克托耳 


做一个大头选手_(:3

是赫克托耳点的赫克托耳(哪里不对???


 @赫克托耳 


做一个大头选手_(:3

菠萝
赫克托尔之死,确实更像是发生在...

赫克托尔之死,确实更像是发生在命运,宙斯,雅典娜与阿波罗之间的博弈。
【在阿克琉斯与赫克托尔之间最后一战的时候,宙斯说到】
神和人的父亲首先发话,说道:
“瞧瞧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我所钟爱的凡人,在我的眼皮底下,被逼赶得绕着城墙狂跑。我打心眼里为他难受,赫克托耳,曾给我焚祭过多少键牛的腿肉, 有时在山峦重选的伊达,平坡的峰脊,有时在城堡的顶端。现在,卓越的阿基琉斯正把他穷追猛赶,凭着他的快腿,沿着普里阿摩斯的城堡。开动脑筋,不死的众神,好好想一想,议一议,是把他救出来,还是——虽然他很骠健——把他击倒, 让他死在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手中。”

【宙斯为什么突然这样表示,要知道他之前甚至已经放弃了他...

赫克托尔之死,确实更像是发生在命运,宙斯,雅典娜与阿波罗之间的博弈。
【在阿克琉斯与赫克托尔之间最后一战的时候,宙斯说到】
神和人的父亲首先发话,说道:
“瞧瞧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我所钟爱的凡人,在我的眼皮底下,被逼赶得绕着城墙狂跑。我打心眼里为他难受,赫克托耳,曾给我焚祭过多少键牛的腿肉, 有时在山峦重选的伊达,平坡的峰脊,有时在城堡的顶端。现在,卓越的阿基琉斯正把他穷追猛赶,凭着他的快腿,沿着普里阿摩斯的城堡。开动脑筋,不死的众神,好好想一想,议一议,是把他救出来,还是——虽然他很骠健——把他击倒, 让他死在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手中。”

【宙斯为什么突然这样表示,要知道他之前甚至已经放弃了他最爱的半神儿子萨尔珀冬,虽然为儿子痛哭一场,但最终也没有救他的命——宙斯虽然被称为“莫伊莱之首”,但也不会随意干涉命运女神的主意。此时又何须突然关注一个仅仅是经常给他焚烧祭品的,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完全是凡人的赫克托尔?荷马实际上也做了解释】

“赫克托耳如何能跑脱死之精灵的追赶?他何以能够——要不是阿波罗最后一次,是的,最后一次站在他的身边,给他注入力量,使他的膝腿敏捷舒快?”

【之后,雅典娜也提到了】

“现在,他已绝难逃离我们的追捕,哪怕远射手阿波罗愿意承担风险,跌滚在我们的父亲、带埃吉斯的宙斯面前。 ”

【由此可知,由于阿波罗的请求和愿意为赫克托尔承担后果的保证,宙斯一时允许他前去帮助赫克托尔逃脱死亡,并且想要与众神商议是否要违背命运的抉择,给赫克托尔免去悲惨的结局。】
【然而,他的这番提议遭到了众神,尤其是雅典娜的激烈反对,她这样说道】

听罢这番话,灰眼睛女神雅典娜说道:
“父亲,雷电和乌云的主宰,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打算把他救出悲惨的死亡,一个凡人,一个命里早就注定要死的凡人?做去吧,父亲,但我等众神绝不会一致赞同。”

【实际上,赫克托尔原本的命运和其后将会随之而来的阿克琉斯之死,是诸神早就知晓的事情了,宙斯显然也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又允许了雅典娜前去帮助阿克琉斯。】

听罢这番话,汇聚乌云的宙斯答道:
“不要灰心丧气,特里托尼娅,我亲爱的女儿。我的话并不表示严肃的意图;对于你,我总是心怀善意。去吧,爱做什么,随你的心愿,不必再克制拖延。”
宙斯的话语催励着早已急不可待的雅典娜,她急速出发,从奥林波斯的峰巅直冲而下。

【之后,心怀犹豫的宙斯决定将此事彻底交给命运来抉择】

​“父亲拿起金质的天平,放上两个表示命运的砝码,压得凡人抬不起头来的死亡,一个为阿基琉斯,另一个为赫克托耳,驯马的好手,然后提起秤杆的中端,赫克托耳的末日压垂了秤盘,朝着哈迪斯的冥府倾斜。”

【命运已经做出了无可置疑的决定,因此…】

“其时,福波斯·阿波罗离他而去。 ”

-折花郎君❀-

⭐BAR特洛伊⭐……开玩笑的啦。

CP赫克埃,自设大埃阿斯警告√

昨晚被一个太太的酒吧赫叔撩到后的鸡血产物x虽然想画的是酒保赫叔但是莫名其妙的画出了人生赢家感???

如何正确地画背景:水彩笔开大瞎涂一气后疯狂发光图层加特效。

附赠两张透克洛斯表情包【杀表亲警告.jpg

⭐BAR特洛伊⭐……开玩笑的啦。

CP赫克埃,自设大埃阿斯警告√

昨晚被一个太太的酒吧赫叔撩到后的鸡血产物x虽然想画的是酒保赫叔但是莫名其妙的画出了人生赢家感???

如何正确地画背景:水彩笔开大瞎涂一气后疯狂发光图层加特效。

附赠两张透克洛斯表情包【杀表亲警告.jpg

墨莉忒

知道人文 伊利亚特 课程 第二十二卷 摘抄

※ 以下摘自 wx公众号 知道人文 伊利亚特 课程 第二十二卷


赫克托尔之死

赫克托尔在史诗中最开始出现并非是他自己的直接展现,而是出自于阿基琉斯之口:
“总有一天阿开奥斯儿子们会怀念阿基琉斯,那时候许多人死亡,被杀人的赫克托尔杀死,你会悲伤无力救他们;悔不该不尊重阿开奥斯人中最英勇的人,你会在恼怒中咬伤自己胸中一颗忧郁的心灵。”(1.240—244)
赫克托尔在阿基琉斯对阿伽门农的的愤怒的言语中出场,随后又在阿基琉斯的愤怒中死去,二者的联系显然不同一般,从二人命运的关系出发我们可以认为这部史诗也是二人关系的变化过程,第一卷是阿基琉斯的...

※ 以下摘自 wx公众号 知道人文 伊利亚特 课程 第二十二卷


赫克托尔之死

赫克托尔在史诗中最开始出现并非是他自己的直接展现,而是出自于阿基琉斯之口:
“总有一天阿开奥斯儿子们会怀念阿基琉斯,那时候许多人死亡,被杀人的赫克托尔杀死,你会悲伤无力救他们;悔不该不尊重阿开奥斯人中最英勇的人,你会在恼怒中咬伤自己胸中一颗忧郁的心灵。”(1.240—244)
赫克托尔在阿基琉斯对阿伽门农的的愤怒的言语中出场,随后又在阿基琉斯的愤怒中死去,二者的联系显然不同一般,从二人命运的关系出发我们可以认为这部史诗也是二人关系的变化过程,第一卷是阿基琉斯的愤怒,第二卷至第八卷是赫克托尔带领特洛亚人迎击希腊大军,第九卷是阿伽门农向阿基琉斯求和遭拒,第十卷至第十七卷是赫克托尔久经周折最终击退希腊大军,第十八卷至第二十三卷是阿基琉斯再次愤怒并杀死赫克托尔,最后一卷是普里阿摩斯向阿基琉斯赎回赫克托尔的遗体并举行葬礼,史诗至此结束。

可以说整部史诗赫克托尔的荣誉与死亡,是与阿基琉斯的命运、荣誉与死亡联系在一起的。

但是赫克托尔的命运,也与他自身的因素相关,赫克托尔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保护者”、“支撑者”,这暗示着他的生活与城邦/家庭事物密切相关。但赫克托尔并不善用权力,他的多次独断结果都是恶劣的(如举着权杖对多隆发誓,见10.328—331)。作为军事领袖,他心中追求的是更为不朽的荣誉,他需要一种只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价值展现,这一点在家庭方面,首先体现在他对帕里斯的厌恶,他曾多次怒斥自己的兄弟。
随着史诗中事件的发展,赫克托尔逐渐与家庭中的亲人和这个有着高大望楼的城邦疏离,他逐渐独自一人(对比阿基琉斯)。
自己的价值不在于保存生命进而保护家人的生命(安德罗马克对赫克托尔身份的指认“你成了我尊贵的母亲、父亲、亲兄弟,又是我强大的丈夫”遭到了否定),而是在于上场杀敌,显示自己的对于荣誉的渴望与追求,以此成为一个值得被后人记住的英雄(儿子、父亲、丈夫),赫克托尔英雄般的勇武需要与自己的家人分离(对比帕里斯),在追求卓越与不凡中,赫克托尔疏远了自己的家人。
第六卷中,赫克托尔从开始的战场回到城邦的边界进而回到城邦之中,最后又离开城邦,这不仅是他肉身的运动,也是他自己的精神运动,当他这一次离开以后,便再无法回来。走向战场的赫克托尔从一个防御的战士变成了一个攻击的战士,“杀人的赫克托尔”越发频繁地出现,史诗叙事的场景也从特洛亚城墙走向了阿开奥斯人在船舰边修筑的城墙上。
回到本卷,当赫克托尔在城墙外与阿基琉斯决斗时,他的父亲与母亲都在苦苦哀求自己的儿子回到城中,但是赫克托尔一心渴求荣誉,家庭与城邦公民的职责在此刻并没有多大的效力,他也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错误导致了战事失败。他的心开始犹豫,现在一切都失去了,但是他最后仅存的、对自我的价值体认不能丢失。在与阿基琉斯的追赶中,他最终受到雅典娜的欺骗停下来。
接下来赫克托尔已经是在迎接自己的死亡,神样的阿基琉斯“已把英勇的赫克托尔与城市隔开”,赫克托尔把自从“家”和自己父亲的“城邦”分离出来,勇武而孤单地死了。


狮子与人

阿基琉斯和赫克托尔作为诗篇中最为耀眼的两个人物,同时也是对战双方的代表人物,前者被视作全诗中最大的英雄,后者则被视作特洛伊一方战争与议事能力俱佳的统帅,这其中的张力非常明显:阿基琉斯展现的更多是个体的卓越,而赫克托尔虽然同样具备英雄的激情和狂野,但这种激情,是时刻被他作为统帅的责任或义务所牵制的。
或者我们将之放在共同体的背景下,就会看得更加明白。作为战争的统帅、共同体的首领、家庭的家长——尤其是这场战役就在家门口进行——赫克托尔所肩负的责任远比阿基琉斯紧急、重大,他所被寄予的情感和期待也远为浓烈。于妻子,他是体贴的丈夫;于弟弟,他是威严的兄长;于父亲,他是能干的儿子;于战士,他是卓越的统帅;于城邦,他是有力的守卫者。祭祀、谋划、战争,对特洛伊来说,赫克托尔几乎无处不在。他与人事联系得这样紧密而深刻,以至于当他出战时我们很难分辨他究竟是作为个人还是集体,是作为英雄还是作为王者。所以当赫克托尔在战斗前提出他的要求:
“我不会侮辱你的躯体,尽管你残忍
阿基琉斯,我只剥下你那副辉煌的铠甲,
尸体交阿开奥斯人。你也要这样待我。”
相比阿基琉斯野性的愤怒,赫克托尔在此完全展现出一种人事上的风度。他试图向阿基琉斯传达自己的尊重,也希望能够获得同样的尊重。事实上,赫克托尔的这种诉求表现出,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场二人对战的实质。他仍然天真地以为,这是一场英雄与英雄之间的对战,胜者将获得共同体所授予的荣誉,但败者同样拥有尊重。但毫无疑问,这个要求被阿基琉斯拒绝了。
这时我们回看阿基琉斯的言辞,就会发现,他在最后一战的表现仿佛一个杀人机器。乃至当他宣战时对赫克托尔说出:
“赫克托尔,最可恶的人,没什么条约可言,
有如狮子和人之间不会有信誓,
狼和绵羊永远不可能协和一致,
它们始终与对方为恶互为仇敌。”
我们竟然分不清究竟阿基琉斯这里的所指究竟是他是人,赫克托尔是狮子,还是他是吃人的狮子,赫克托尔是那个可怜、温和、试图求情讲道理的人。在这里,阿基琉斯仿佛真正化身为一头狂怒的野狮,完全服从于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他将自己与赫克托尔的关系比作“人和狮子”、“狼和羊羔”,俨然宣告:他和赫克托尔之间已完全是自然的关系,人世间的伦理、信条与法则与他无干。
阿基琉斯是以“温柔的帕特罗克洛斯”的名义出战——曾经帕特罗克洛斯是他身上最温暖的部分。法国知识分子西蒙娜·薇依称赞说,在伊利亚特里,除了帕特罗克洛斯,没有哪个战士拥有这种“神圣的温柔”,只有帕特罗克洛斯,才懂得如何做到尊重他者的生命,如何对所有人温柔。而阿基琉斯与帕特罗克洛斯关系之亲近、形影之密切,包括阿基琉斯将自己的铠甲与军队交托帕特罗克洛斯参战,都俨然在暗示,帕特罗克洛斯其实是代表了阿基琉斯性格的一个部分——也许是掩藏最深、最隐秘的一个部分。
帕特罗克洛斯热爱他的共同体,关心受苦的兄弟同胞,对老人的意见远比阿基琉斯要尊重,他谦逊、温柔、尊重生命、有同情心,他曾经是诗篇中最具人性亮色的人物。——而他死了。于是我们看到,当阿基琉斯以为帕特罗克洛斯复仇的名义出战时,战斗本身也是一场祭奠,战斗就是葬礼的一部分。帕特罗克洛斯之死俨然就是他身上“帕特罗克洛斯部分”的沉睡。阿基琉斯人性的一面似乎也随之而去。阿基琉斯完全发挥了作为阿基琉斯的、真正野性而狂躁的一面。
这时的阿基琉斯已经是一个超越共同体的存在,但我们不能忽视这种自然意义上的愤怒对共同体所造成的巨大动荡。毕竟,这场战斗在更准确的意义上来说,是作为特洛伊人的赫克托尔,与作为阿开亚人的阿基琉斯的战斗。这绝非两个娃娃争夺荣誉的游戏,而是战争中决定性的一役。胜利者不是他个人的胜利,而是代表一个共同体的胜利。相应地,失败者也绝非他个人的失败,而是一个共同体的失败。而当赫克托尔的尸体被羞辱时,仿佛整个特洛伊城都跪在阿基琉斯的膝下任他羞辱。
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心碎:作为英雄的赫克托尔和作为王者的赫克托尔在这一刻同时败在阿基琉斯的手下。他之前所有的“但愿”都好像徒具色彩的气泡,命运之手轻轻一戳,他美妙的幻觉、高傲的心灵、俊美的身体,都不复鲜活。而与他相关的所有一切(人、城邦),都将接受灭顶的悲痛。他们的哭泣,不仅仅是为英雄的凋零,更是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凄惨命运。 


死前预言

一般来说,凡人没法得知命运的安排,他们只能通过神谕、鸟占等方式来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但在史诗中,我们看到凡人在临死前也会道出命运(所谓死前吐真言),但对方究竟相不相信,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因为这个毕竟是凡人说出来的。
这里我们会看到,赫克托耳对阿基琉斯命运的预言,其实是和第十六卷“帕特洛克罗斯死前预言赫克托耳的命运”遥相呼应。而有趣的是,赫克托耳和阿基琉斯的反应截然不同,赫克托耳始终是一个不接受、嘲笑的态度,当帕特洛克罗斯告诉他他要死在阿基琉斯枪下时,赫克托耳根本就不相信;而阿基琉斯则非常平静,“我的死亡我早就接受,无论宙斯和诸神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其实现”。
从这个意义来说,赫克托耳的形象其实相当现代,他不相信帕特罗克洛斯对自己命运的预言,在他看来,那也许更类似一种无意义的诅咒——命运更像个徒具外壳的形式,里面具体是个什么,用他回答帕特罗克洛斯的话来说便是:“谁知道!” 对赫克托尔来说,虽然命运如此强大,但他仍然在某种程度上认为自己的未来是未降临的、未经神说出的,换言之,可控的。他相信自己的未来不是板上钉钉,它充满可能。而这样的高傲和自信,这样的幻觉和膨胀,放在《伊利亚特》的逻辑里,注定是个令人欷歔的悲剧。
所以阿基琉斯的伟大绝不仅仅在于他的战斗力是史诗最强,否则他先天(a priori)就是最伟大的英雄,而无需历经史诗的三次愤怒和最后血气的平息。恰恰阿基琉斯在经历了与阿伽门农的纷争、帕特洛克罗斯之死、杀死赫克托耳并虐待其尸体、普里阿摩斯来赎尸等诸多事件后,他才成长为如今这个“我的死亡我早就接受”的阿基琉斯。他不是生来如此,他看到这一点历经极端艰难的痛苦和挣扎。恰恰是这种痛苦和挣扎,使阿基琉斯成为最能彻底代表史诗气质的、最伟大的英雄。

-折花郎君❀-

【希腊神话·FGO】沙雕改美人鱼梗~

如题,可能我真的只会玩梗了……

有自设的Archer·透克洛斯出没,有原典梗出没,有私心cp向,雷者慎。

另外我真的很想替赫叔捶死帕里斯这个臭弟弟。

-

【透克洛斯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罗兰(严肃):透克洛斯先生,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到你么。

透克洛斯(认真):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别瞎想!

罗兰:我们是从者,我们不会乱想的,你请说。

透克洛斯(气愤得眼泪汪汪):我哥和赫克托耳在一起了!

罗兰:赫克托耳是哪位?

透克洛斯:不是哪位,就是我的表亲。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阿喀琉斯】

透克洛斯:不是,他是特洛伊人啊。

【吉尔伽美什画画...

如题,可能我真的只会玩梗了……

有自设的Archer·透克洛斯出没,有原典梗出没,有私心cp向,雷者慎。

另外我真的很想替赫叔捶死帕里斯这个臭弟弟。

-

【透克洛斯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罗兰(严肃):透克洛斯先生,你好,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到你么。

透克洛斯(认真):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别瞎想!

罗兰:我们是从者,我们不会乱想的,你请说。

透克洛斯(气愤得眼泪汪汪):我哥和赫克托耳在一起了!

罗兰:赫克托耳是哪位?

透克洛斯:不是哪位,就是我的表亲。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阿喀琉斯】

透克洛斯:不是,他是特洛伊人啊。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帕里斯】

透克洛斯:……他没这么娘,而且是克制我的枪阶。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枪大公】

透克洛斯:三星呢?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神祖】

透克洛斯:?

罗兰:擦,擦两下。

【举起迪卢木多】

透克洛斯(崩溃):赫克托耳啊!就是那个剧情关的新人杀手,一宝具能炸死全队人的赫克托耳!

【吉尔伽美什画画中。】

【举起高文】

透克洛斯:……不是啊!生前他到处放火烧我们的战船,还仗着有阿波罗帮疯狂无双嘲讽我们!

【吉尔伽美什笑,忍,再笑。】

透克洛斯:你在笑什么?

吉尔伽美什(不屑):本王想起高兴的事情,怎么了?

透克洛斯(好奇):什么高兴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本王有杜兰达尔。

透克洛斯:你又笑什么?

罗兰:我也有杜兰达尔。

透克洛斯:你们……是同一把?

【吉尔伽美什/罗兰,笑】

罗兰:呃,不是,他的是原版。

透克洛斯: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吉尔伽美什(冷漠):嘁,杂种。

罗兰:微笑。

透克洛斯:喂!!

罗兰: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说的那个赫克托耳他厉害吗?

透克洛斯(咬手绢):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他就是,就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不仅嘲讽就算了,他居然还和哥哥交换定情信物!还拿走的是哥哥的腰带!怎么可以这么混蛋!

吉尔伽美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透克洛斯(气哭):你,你欺人太甚!

吉尔伽美什:本王实装了!

罗兰:我有立绘卫星了!

透克洛斯:你们明明在笑我,都没停过!

吉尔伽美什:透克洛斯先生,我们受过严格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罗兰(憋笑):这样吧透克洛斯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一有进展我们就通知你。

透克洛斯:行,你们赶紧想个办法,哥哥怎么能给那种混蛋!

吉尔伽美什/罗兰: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透克洛斯(返回):?

罗兰(立刻严肃):透克洛斯先生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透克洛斯:……(掉头离开)

吉尔伽美什/罗兰: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透克洛斯(又返回):?

吉尔伽美什:杂种?


詹子澹
俺家大叔又卡级了。 画张图祝早...

俺家大叔又卡级了。

画张图祝早日筹齐材料。

还有最近的羁绊点数越来越难提了……

猴年马月才能满啊(苦苦)

俺家大叔又卡级了。

画张图祝早日筹齐材料。

还有最近的羁绊点数越来越难提了……

猴年马月才能满啊(苦苦)

铅笔芯又断了
定妆照。 赫叔:到结局了?我怎...

定妆照。


赫叔:到结局了?我怎么不知道???


定妆照。


赫叔:到结局了?我怎么不知道???


铅笔芯又断了
结尾的大家!以及赫克托尔大哥~...

结尾的大家!以及赫克托尔大哥~

关于莫兰为什么会11月穿着泳衣在游泳池晒太阳:

自从差点淹死,还一直发烧之后,莫兰对温度的感知有点混乱。

(比如在酒吞家泡澡的时候感觉不到热度等等)

结尾的大家!以及赫克托尔大哥~

关于莫兰为什么会11月穿着泳衣在游泳池晒太阳:

自从差点淹死,还一直发烧之后,莫兰对温度的感知有点混乱。

(比如在酒吞家泡澡的时候感觉不到热度等等)

-折花郎君❀-

【FGO·希腊神话|有一点点车车的本质沙雕手书】阿喀琉斯:赫克托尔你到底把我迦钥匙放在哪里了?!!!


在被透克洛斯暴打的中心跳极乐净土

粗制滥造的智障手书,迫害阿脚向,cp是赫克托耳X(我自设的)大埃阿斯,有一点点很破很烂的垃圾车车注意

出场人物【我认真画了的】:阿喀琉斯、赫克托耳、(自设)大埃阿斯和奥德修斯

友情客串【火柴人们】:吃垮餐馆的亚瑟·潘德拉贡、迦勒底食堂主厨红A、神乎其技的间奏担当特里斯坦。让我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FGO·希腊神话|有一点点车车的本质沙雕手书】阿喀琉斯:赫克托尔你到底把我迦钥匙放在哪里了?!!!


在被透克洛斯暴打的中心跳极乐净土

粗制滥造的智障手书,迫害阿脚向,cp是赫克托耳X(我自设的)大埃阿斯,有一点点很破很烂的垃圾车车注意

出场人物【我认真画了的】:阿喀琉斯、赫克托耳、(自设)大埃阿斯和奥德修斯

友情客串【火柴人们】:吃垮餐馆的亚瑟·潘德拉贡、迦勒底食堂主厨红A、神乎其技的间奏担当特里斯坦。让我们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折花郎君❀-

自制手书……虽然说是FGO但其实基本是原典内容【。

对没错我就是原典小改改【不对

赫叔语音好好听好苏啊awsl【?

相关放在评论区。

感谢 @艾辉_舍生娶义 和 @dmkdoik 酱!

自制手书……虽然说是FGO但其实基本是原典内容【。

对没错我就是原典小改改【不对

赫叔语音好好听好苏啊awsl【?

相关放在评论区。

感谢 @艾辉_舍生娶义 和 @dmkdoik 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