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赫克托耳

54353浏览    400参与
墨莉忒

陈斯一《赫克托尔的悲剧》摘抄

◆ 英雄道德的自然与习俗


和肩负保家卫国重任的赫克托尔不同,萨尔佩冬与阿开奥斯人没有任何过节,但是他不仅前来参战,而且表现得比赫克托尔更加积极。这不仅仅是因为吕底亚是特洛伊的同盟,有援助盟邦的义务,更重要的是,萨尔佩冬“自己也想打”。事实上,他在第12卷的那段话所提出的第二个理由解释了自己的作战欲望的根源:如果人可以长生不老,那么谁也不会愿意冒死参战;但生命是有限的,人终归是会死的,而在《伊利亚特》的史诗世界中,通过英勇杀敌、高贵赴死的行动来争取不朽的荣誉,几乎是人赋予有限生命以意义的唯一方式。在这个更深层的参战理由所揭示的人性处境中,荣耀不再是统治者在政治共同体中...

◆ 英雄道德的自然与习俗

 

和肩负保家卫国重任的赫克托尔不同,萨尔佩冬与阿开奥斯人没有任何过节,但是他不仅前来参战,而且表现得比赫克托尔更加积极。这不仅仅是因为吕底亚是特洛伊的同盟,有援助盟邦的义务,更重要的是,萨尔佩冬“自己也想打”。事实上,他在第12卷的那段话所提出的第二个理由解释了自己的作战欲望的根源:如果人可以长生不老,那么谁也不会愿意冒死参战;但生命是有限的,人终归是会死的,而在《伊利亚特》的史诗世界中,通过英勇杀敌、高贵赴死的行动来争取不朽的荣誉,几乎是人赋予有限生命以意义的唯一方式。在这个更深层的参战理由所揭示的人性处境中,荣耀不再是统治者在政治共同体中的特权,而是对于死亡这个人生最根本的自然大限的补偿。

 

萨尔佩冬提出的两个参战理由勾勒出了《伊利亚特》的道德世界的基本轮廓,也界定了荷马式英雄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严格意义上的英雄都是半人半神的,他们都是流着不朽血液的必朽者,从而注定要生存在神和人、不朽和必朽的张力之中。作为部落领袖,英雄要带领和保护那些不具备神性的人类部下,履行王者的政治责任。作为神性的承载者,英雄要用高贵的战斗和死亡换取不朽的声名,泯灭生与死的自然界限。在《伊利亚特》中,英雄道德的两个面向展开了习俗与自然的象征谱系,每一个英雄的性格与命运都将在这一谱系中获得意义,而《伊利亚特》的两个中心人物——赫克托尔和阿基琉斯,正处在这一谱系的两端:赫克托尔是习俗德性的典范,阿基琉斯则是自然卓越的顶点。正如荷尔德林所言,“赫克托尔是一位完全出自义务和纯净良知的英雄,而阿基琉斯则一切来自于丰饶而美的自然”。


在荷马对于赫克托尔和阿基琉斯的实际刻画中,二者的形象远非单纯而平面化的脸谱符号。随着《伊利亚特》情节的发展,赫克托尔和阿基琉斯朝着不同的方向迈进,愈发清晰地揭示出英雄道德的结构性张力:赫克托尔本来更适合做一个和平城邦的统治者,但是在神意的安排和命运的推动下被迫成为“杀人的赫克托尔”,而在他的行动和自我意识越来越接近严格意义上的英雄的同时,他也逐渐丧失了习俗德性的审慎和节制。和赫克托尔相比,阿基琉斯是最强大的战士,也是特洛伊战场上最年轻的英雄。他选择以短暂的生命为代价换取无上的荣耀,堪称英雄的典范。然而,由于荣誉受侵害而引发的愤怒,最终使他看穿了英雄道德的虚幻,对战争和战利品分配所象征的习俗世界的意义提出了深刻的质疑,这才逐渐达到了真正的自然卓越,这种卓越不再仅仅体现为战无不胜的强力,而是在更加根本的意义上体现为深邃的理智洞察和道德反思。赫克托尔和阿基琉斯的故事从习俗和自然这两个不同的角度出发,共同谱写了英雄道德的人性光辉和悲剧性困境。


虽然阿基琉斯是整部史诗的主角,但是唯有在赫克托尔的衬托下,我们才能真正理解阿基琉斯的超凡脱俗。正如雷德菲尔德所言,“阿基琉斯是一个奇怪的、神奇的角色,他有着不朽的铠甲和会说话的马匹,他的意志通过他的海神母亲甚至可以影响众神;赫克托尔是一个凡人,有妻子和孩子,父母和兄弟,朋友和公民同胞……唯有透过赫克托尔的故事,阿基琉斯才获得了他在人类世界中的位置。

 

◆ 赫克托尔的德性

 

荷马第一次提及赫克托尔是在第2卷行将结束的时候,而赫克托尔第一次出场的戏份只有行动(ἔργον),没有言辞(λόγος):宙斯派来的信使伊里斯化作特洛伊哨兵的模样给赫克托尔带来消息:阿开奥斯人已经“在平原进军攻城,像树叶沙粒那样多。赫克托尔,我特别吩咐你,你要这样行动……”。当时,特洛伊人“正在普里阿摩斯的大门内老少聚齐开大会”,伊里斯命令赫克托尔召集盟军、组成防线。赫克托尔“认识女神的话语”,却没有用言语回答,而是直接展开行动:“他很快解散大会,人人奔向武器,城门全部打开,步兵军士冲出去,巨大的吼声爆发出来,响彻云端。”赫克托尔的初始形象是一个沉默的行动者。他非逻各斯的德性表现为对城邦的忠诚、可靠的纪律性、果敢的统帅能力和不经反思但卓有效率的行动。作为政治共同体的保卫者,赫克托尔似乎不具备也不需要犀利的言辞和鲜明的自我。

 

赫克托尔不像阿基琉斯那样是天生的战士,他的战斗力并不出众,他的勇猛也并非发自内心。从特洛伊城返回战场之后,面对前来和自己决斗的埃阿斯,“赫克托尔的心也在胸中加快悸动。他不能逃跑,也不能就这样退到将士丛中去,因为是他发出挑战”。雷德菲尔德评论道:“赫克托尔对死亡的恐惧被他对耻辱的更深的恐惧所克服。”我们再次看到,政治共同体和习俗规范所塑造的羞耻和光荣之别是赫克托尔的道德支柱,他的道德是作为耻感文化之典型代表的荷马社会的主流道德,而他本人就是这种道德的化身,他的德性展现了教化对于自然的驯服。赫克托尔的回答清晰地揭示了习俗培育德性的方式:首先,运用他人对自我的评价(“特洛伊人和那些穿拖地长袍的妇女”)来判定羞耻和光荣;其次,将社会性规范内化为自我的内在规范(“我的血气也不容我逃避”)。

 

社会性规范的力量在赫克托尔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他既在意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也热衷于评价他人。在这一点上,帕里斯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帕里斯既不评价他人,也不在意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虽然赫克托尔公开谴责帕里斯的怯懦和无耻,但是荷马并未将帕里斯刻画为一个猥琐的小人,而是凸显了他的随心所欲和逍遥自在。赫克托尔在特洛伊将士和海伦面前反复痛斥帕里斯,但是帕里斯每次的回复都显得极为平静:“赫克托尔,你责备我的这些话非常恰当,一点不过分。”帕里斯既能够坦然接受自己临阵的恐慌,也能够主动提出决斗。在战败即将被杀之际,帕里斯被阿芙洛狄忒救回自己的寝宫,面对海伦的斥责,他又欣然接受了眼下的局面,对海伦说:“这一回墨涅拉奥斯有雅典娜帮助战胜我,下一回是我战胜他,我们也有神相助。你过来,我们上去睡觉,享受爱情。”这种洒脱的心态不光是赫克托尔无法想象的,在《伊利亚特》所有的人类角色中也是特例。在赫克托尔看来,帕里斯是一个毫无英雄气概的人,但是反过来看,帕里斯无视他人目光的自足和无视习俗道德的潇洒,恰恰是一种赫克托尔不具备但绝非不需要的优点。

 

古典时期的希腊作家通常用θύμος[血气]一词指称人类灵魂中的一种特定情感,例如,柏拉图将θύμος[血气]的本质概括为“对于权力、胜利和名誉的追求”,并指出,由血气统治的灵魂是“高傲而且热爱荣誉的”。亚里士多德关于θύμος[血气]的讨论相对松散,他认为θύμος[血气]和勇敢、友爱、政治自由、羞耻感等现象有关。在θύμος[血气]的诸多表现形式中,亚里士多德最关注愤怒,并将这种感受定义为一种针对自己或亲友所遭受的不公正的轻慢的复仇欲望。对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来说,θύμος[血气]的各种表现或多或少都和胜利与失败、荣誉与羞耻、高贵与低贱的区分有关,所有这些区分一方面预设了每个人的自我意识,另一方面预设了人与人在共同体内外的社会关系。因此,θύμος[血气]是一种融合了感性和理性的政治情感,它极为鲜明地反映了强调竞争和卓越的古希腊文化所塑造的道德心态。在荷马史诗中,θύμος[血气]的意涵更加宽泛,它在很多地方指的不是某种具体特殊的情感,而是人的各种欲望和感受、激情和冲动所发生的内在场所。不过,虽然θύμος[血气]以及相关词汇在荷马史诗中的含义和用法丰富多样,但是其最主要的意义仍然与英雄捍卫荣誉的情感和冲动密切相关,是耻感道德的心理枢纽。唯有专注于θύμος[血气]的这一核心意义,我们才能理解何以“心高气傲”是荷马对于英雄的固定刻画,这个形容词的字面意义就是“血气很大”。从血气和荣辱的内在关联来看,血气很大意味着有充足的动力将基于他人评价的社会性规范内化为基于内在羞耻感和荣誉感的政治德性,这是英雄的基本规定。

 

◆ 赫克托尔的错误

 

在第13卷的开头,荷马曾用一个精彩的比喻揭示出赫克托尔沉浸于血气的激情并且在行动的惯性中越来越失控的状态:“特洛伊人蜂拥冲来,赫克托尔冲杀在前,率领他们,如同山崖上浑圆的巨石,那巨石被冰雪消融的盈溢流水冲下崖壁,急流冲掉了它的座基。”赫克托尔有如一块从山崖滚下的巨石,表面上势不可挡,其实已经丧失了对于战局以及自身命运的掌控。

 

在某种意义上,波吕达马斯是赫克托尔的理智的化身;后者不假思索地拒绝前者的建议,这意味着赫克托尔的血气已经不受其理性的控制。

 

对于羞耻的恐惧成就了赫克托尔的德性,使得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远比阿伽门农和帕里斯更为卓越的英雄,而且他的卓越在很大程度上就体现为献身于城邦的无畏和大义凛然。然而,同样是对于羞耻的恐惧,最终却导致赫克托尔在他自己和特洛伊城的命运关节点上做出了一个极为自私的选择:为了逃避特洛伊人的指责,他选择留在城外迎战阿基琉斯,即便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阿基琉斯的对手。此时的赫克托尔只求光荣地战死城下,即便他非常清楚地知道特洛伊会随着自己的死亡而陷落。

 

从某种意义上讲,赫克托尔在第6卷的选择已经决定了他在第22卷的结局,早在他当时离开家重返战场的时候,家中的妻子和女仆就已经“在厅堂里哀悼还活着的赫克托尔”。赫克托尔对安德洛玛克的拒绝并非简单地在家庭和城邦之间选择了后者。他预感到战败的结局并且为妻子的命运忧虑,但是这种忧虑表现为“但愿我在听见你被俘呼救的声音以前,早已被人杀死,葬身于一堆黄土”。我们很难判断这是一种坚毅的承受还是一种怯弱的逃避,抑或是二者兼具。在战场上,无论是过分的进取和鲁莽,还是拒绝不同意见的自负与固执,甚至面对神明的不虔敬,其实都是那些本来成就了赫克托尔之德性的性格要素(放手一搏的胆识、决断的果敢、行动的坚毅顽强、对正义的持守……)在极端状态中失去节制而变得“过分”(ὔβρις)的体现。这种人性的悖谬在赫克托尔的一个个选择及其后果中逐渐暴露出来,最终造成了他的悲剧。

 

◆ 赫克托尔的悲剧

 

赫克托尔的悲剧不仅始于对城邦的忠诚、终于对城邦的背叛,而且始于他强烈的羞耻感和荣誉感、终于其尊严的彻底丧失。

 

整部《伊利亚特》至此终告结束:“他们是这样为驯马的赫克托尔举行了葬礼。”死后的赫克托尔不再是“杀人的”,而是“驯马的”,他重又成为一个“善驯马的特洛伊人”。在某种意义上,死亡让赫克托尔回到了他的本性,正如他静静的尸体“比他把熊熊火把抛向船舶时要温和”。在荷马的世界中,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无葬身之地、尸体被鸟兽吞食。如果说葬礼的习俗是以文化的方式将死亡重新纳入人类生活世界的标志,那么被弃于郊野的尸体就通过沦为鸟兽的食物而被彻底地纳入了严峻而冷酷的自然。虽然赫克托尔的死亡是习俗道德的悲剧,但是他的葬礼最终在自然的严峻和冷酷面前挽救了文化的尊严。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特洛伊比赫克托尔更加悲惨,因为同牺牲的英雄相比,陷落的城邦没有葬礼。

 

◆ 注释


在篇幅上,荷马史诗中的言辞占了三分之二,行动只占三分之一。就荷马史诗的原创性而言,言辞比行动更重要,如果说行动大多取自史诗传统的故事材料,那么言辞就是展现英雄的内心活动、从而表达荷马对英雄的独特理解的载体。在主要以言辞来凸显英雄个性的《伊利亚特》中,赫克托尔出场时的沉默或许揭示出他与众不同的质朴。不过,赫克托尔自身的性格,他的崇高德性与致命缺陷,还是会在他的几段重要的言辞中展现出来。

 

赫克托尔在和特洛伊长老的政治斗争中表现得勇敢而明智,在和波吕达马斯产生战略分歧时却犯了明显而致命的错误,这说明他真正擅长的领域是政治而非军事。

 

赫克托尔的孩子害怕他的马鬃头盔(“那鬃毛在盔顶可畏地摇动”),待他脱下头盔,方才认出父亲。相比之下,阿基琉斯的铠甲几乎是其身体和“自我”的一部分。

 

“荷马的英雄无法退回他对自己的看法,因为他的自我仅仅拥有由他人赋予的价值”。

AHK-47 bullet

一些赫叔和帕弟的亲情贴贴!!虽然大家好像都不喜欢阿勒珊德罗斯(?)但是画画废萌小羊~最后一张稍微有一点迫害阿脚(阿?)

一些赫叔和帕弟的亲情贴贴!!虽然大家好像都不喜欢阿勒珊德罗斯(?)但是画画废萌小羊~最后一张稍微有一点迫害阿脚(阿?)

Nochal

有烂尾之感的阿喀赫克。

如果愿意,看的时候可以去听听sleepyhead这首歌!

另外,有魔改莎翁的诗,使用十四行诗第九十首的灵感来源于一个雪兔条漫。


Sonnet90.

Then hate me when thou wilt; if ever, now;

Now, while the world is bent my deeds to cross,

Join with the spite...

有烂尾之感的阿喀赫克。

如果愿意,看的时候可以去听听sleepyhead这首歌!

另外,有魔改莎翁的诗,使用十四行诗第九十首的灵感来源于一个雪兔条漫。


Sonnet90.

Then hate me when thou wilt; if ever, now;

Now, while the world is bent my deeds to cross,

Join with the spite of fortune, make me bow,

And do not drop in for an after-loss:

Ah, do not, when my heart hath 'scoped this sorrow,

Come in the rearward of a conquer'd woe;

Give not a windy night a rainy morrow,

To linger out a purposed overthrow.

If thou wilt leave me, do not leave me last,

And other strains of woe, which now seem woe,

Compared with loss of thee will not seem so.

Nochal

有没有…喜欢all赫克托的朋友…真的要被饿昏了。私信我,tx加你口嗨。没有也没关系,疯子才和我磕一个cp哈哈哈哈啊呜呜呜…p2是阿喀赫克亲亲(我想的是如果被俘当做男奴的是特洛伊王子w)

有没有…喜欢all赫克托的朋友…真的要被饿昏了。私信我,tx加你口嗨。没有也没关系,疯子才和我磕一个cp哈哈哈哈啊呜呜呜…p2是阿喀赫克亲亲(我想的是如果被俘当做男奴的是特洛伊王子w)

不器用な人

第二节

 小一:哦呀 不愧是那位赫克托尔呢 防守方面真是一丝不漏啊

 小一:——但这边(我)也不会放你们(猎物)走就是了

纲:(惊讶 戒备)你是怎么追到这边的?

以藏:这家伙可是肮脏的壬生狼 暗杀的工作可没少接 你说是吧?嗯?

小一:——

小一:虽说的确如此 但被一只可怜的野犬这么说 总觉得很不舒服呢 特别是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野犬

以藏:!!

以藏:……由我解决 

以藏:这家伙 由我解决

赫克托尔:请等一下 冈田君 你的右手还没有恢复吧? ...

 小一:哦呀 不愧是那位赫克托尔呢 防守方面真是一丝不漏啊

 小一:——但这边(我)也不会放你们(猎物)走就是了

纲:(惊讶 戒备)你是怎么追到这边的?

以藏:这家伙可是肮脏的壬生狼 暗杀的工作可没少接 你说是吧?嗯?

小一:——

小一:虽说的确如此 但被一只可怜的野犬这么说 总觉得很不舒服呢 特别是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野犬

以藏:!!

以藏:……由我解决 

以藏:这家伙 由我解决

赫克托尔:请等一下 冈田君 你的右手还没有恢复吧? 以这种状态应战会怎么样 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赫克托尔:而且现在还不清楚其他敌方从者有没有一起跟过来 如果敌方的Archer跟过来就不妙了

赫克托尔:我带着master去附近安全的地方 由你来消除痕迹 掩盖我们的行踪 那位的话 就先由渡边君处理 日后 再由你负责处理 可以吗?

以藏:开什么玩笑啊 大叔 老子这样的天才剑士 少一只手也不会怎样

以藏:再说 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这说那的 老子才不听你的命令 !

咕哒:——以令咒下令 。请和我们……

以藏:(打断)喂喂 master 那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吗 就这样直接用在我这样的从者身上 真的好吗?

咕哒:不好意思了以藏 哪怕只有现在 也请你重视一下自己 先把眼前的危机处理掉 大家再一起商议之后的安排 好吗?

以藏:…行吧 既然master都这么说了 那我先跟你们走好了

赫克托尔:多谢了冈田君 那么 虽然感到很抱歉 他就先交给你应付了 渡边君 

纲:啊 明白了

小一:商量完了吗? 真是滑稽的能剧啊 最后 那只野犬…

纲:无需多言 你的对手是我 要上了!

小一:那么… 这边也要拿出真本事了!会有第二次见面的对手 你还是第一个!


剧情战 不锁助战 无御主 击破第一血条结束战斗

敌方阵容:

斋藤一lv.80 攻防倍率1.05/1

HP:第一血条193,095 第二血条 500,000

ATK:首红白字2800

buff:1、【???】【固有状态 蓝卡性能下降10%+宝具威力下降20%】

助战从者:

渡边纲lv.80 5/10/10/10

HP:12,248

ATK:11123

buff:【???】【固有 红down10%+20%强化付与成功率down】


小一:喝!(前冲 撩刀接大上段 首红)

纲:咳(用鬼切硬挡下攻击 受击动作)

小一:别开玩笑了!(回身猛斩大陀螺 左手拔刀接横斩 二红)

纲:坚持住…!(瞬间形成的水环绕着纲的四周 拦下了攻击 没有让小一的攻击伤害到纲 水天之徒)

小一:! 咒术吗? 但只是这种程度的话算不了什么(换为反手握刀 在纲反应过来前向下挥出砍伤纲的左臂 再换为正手握刀 双手同时牙突 二绿)

纲:!(后跳闪开牙突 两人拉开距离)

小一:哦 怎么了?不攻过来吗?(左手的刀入鞘 警戒着什么的样子)

纲:我还是不太擅长杀人啊 比起斩杀魔性 还是杀人比较难 此外 召唤了阁下的是这边的御主 虽然有他人的干涉 但应该还有交流的余地才是 若不解决那个AI 对阁下等人而言也不会有益 那么 能否先解决了眼下的问题 这番比试 回到迦勒底在继续也无妨

小一:………

小一: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呢 

小一:那个自称BB的家伙说只要不前往几个特定地点就不会干扰我们 那家伙怎么样都和我无关

小一:至于那什么迦勒底——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小一:而且 在这样枪炮轰鸣的战场上 根本没有商谈的余地 对 这里就像是那时的战场一样(会津)这一次…我…我…绝不会!

纲:(枪炮轰鸣? 可这里只有寂静的迷宫啊 处于精神异常状态看到了不同的事物吗? 那这样一来 只能动手了!)

纲:!(以异常的速度靠近小一 )

纲:(回身砍向小一右臂)

???(茨木黑影):x!

纲:!(刀身一颤 没有完全斩下右臂)

小一:嘁!(终于来了吗?传说中的那个腕斩 果然是无法防下的 哪怕是起手的动作也看不见 再怎么说也太过了吧 和预想中一样 虽说不知为何没有斩下右臂 但也已经没法用了 那么…是时候了)

小一:——无型故无形,流动故无限—因此 吾之剑,无敌!(宝具 命中纲的腹部)

纲:唔 咕啊 (无法判断距离?! 还有五步远的时候就已经被近身了吗?)

纲:咳…该用鬼火了(EX动作 在身前构成火墙 隔开两人)

纲:(这样的话 得重新制定战略了 那应该就是他的宝具了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要找到一个能一击必杀的机会!)

火墙散去

纲:哈!(大上段 拼尽全力朝小一左侧挥去)

小一:嘁 (用废掉的右臂接下 右臂被彻底斩下 退后)

小一:(麻烦的家伙 知道我会用断臂接下右侧的攻击然后左手出刀所以不从那边来吗? 左侧的话 想用右臂挡下就必须扭转身体 这样一来左手就无法攻击了 冒险的话 可能会被他抓到破绽)

小一:那么 (架势 摆出防御姿势)

小一:只能等对方露出破绽了

纲:(和预想的状况一样 果然选择了防守啊)

纲: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向前)

???:好好~~ 到这里结束 

纲与小一之间出现透明的墙壁

纲:…BB吗? 你好像不会出来干扰我们的

BB:虽说是这样的…

BB:…但两位已经是极限状态了吧?!

BB:既然是难得的特别节目 请不要这么快就完结好吗? 啊 当然了 BB亲会好好反省擅自出手的事了 那么 斋藤君要当个好孩子才行哦 擅自脱队可不行呢 

小一:什么?!你…(消失)

纲:(戒备)你做了什么 BB?

BB:只是让斋藤君回去罢了 不用对我抱这么大的敌意啦~~ 还是说你想就那样 用自己的性命为诱饵 最后落得同时退场的结局吗?

纲:……………

纲:如果没别的事情 你可以离开了 我也打算回去了

BB:我很忙的好吧 本来就是为了别的事情要去找前辈才会过来 只是刚好顺路看到你们在死斗 哎 

BB:哦对了 即是渡边君态度这么恶劣 仁慈心善的BB亲也能忍受和一个带刺的同伴同路哦

纲:………………

BB:似乎是不同意呢 不过那也没关系

BB:那么 那么 激动人心的女主角登场时刻!

BB:BB transmit!

(纲和BB传送到了咕哒所在之处)

咕哒:BB?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纲哥?!伤势不要紧吧?

BB:你的从者想要把斋藤君一起拉下死亡的深渊呢 这样无聊的事情BB亲可不允许哦 所以才出手干预了一下 哎嘿~

纲:不要说多余的事情 BB

BB:被讨厌了呢~~真是无情的男人 那么为了BB亲的乐趣 这次就免费来一次特殊的福利好了

纲:!(伤势 恢复了?!)

BB:那么 还请在下次的对决中继续努力的战斗吧 就像可怜的猪仔一样哦

(离去)

纲:对不住了 主公 本以为能够斩下那男人的头颅 结果落得这一身重伤 真是对不住你

咕哒:不 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不器用な人

第一节

● (敲门声)

● 玛修:前辈,起床了吗? 

● 咕哒:早上好 玛修。怎么了么?

● 玛修:大事不好了前辈,从者的大家们都陷入沉睡了!不管怎样都叫不醒,达芬奇亲也不见了!现在还醒着的就只剩下迦勒底的职员们了。紫苑小姐让您去管制室一趟

● (下床)

● 咕哒:我们走吧,玛修

● (转场)

● 紫苑:唔 来了啊立香。

● 咕哒:现状怎么样了?

● 紫苑:所有的从者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达芬奇和福尔摩斯则不见了踪影。各个异闻带之王也不见了。再这样下去…

●...

● (敲门声)

● 玛修:前辈,起床了吗? 

● 咕哒:早上好 玛修。怎么了么?

● 玛修:大事不好了前辈,从者的大家们都陷入沉睡了!不管怎样都叫不醒,达芬奇亲也不见了!现在还醒着的就只剩下迦勒底的职员们了。紫苑小姐让您去管制室一趟

● (下床)

● 咕哒:我们走吧,玛修

● (转场)

● 紫苑:唔 来了啊立香。

● 咕哒:现状怎么样了?

● 紫苑:所有的从者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达芬奇和福尔摩斯则不见了踪影。各个异闻带之王也不见了。再这样下去…

● (杂音)

● BB Chanel loading

● ???:喂 听得到吗? 哦哦 画面传过来了

● BB(mooncancer):这里是人见人爱的小恶魔系后辈BB亲哦 今天也为了颓废的前辈而努力着呢~~

● 咕哒:BB?!/又是你吗…

● BB:哼 谁叫我本打算改邪归正 当个好孩子的呢 结果太长时间不搞事 大家都已经忘记我这个可爱的后辈了呢

● BB:所以!这次专门为前辈特别制造了苏美尔热mark.2 让大家都陷入了沉睡呢 

● 咕哒:这种没有用的东西就不要创新了啊喂!?

● BB:而且这次为了以防万一 我还绑架了达芬奇小姐和福尔摩斯先生呢 顺带一提 各位异闻带之王也在我这里做客哦

● (两人特写)

● BB:没有了学者小姐和侦探先生碍事 前辈只能变成可爱的BB亲的木偶了呢 想要取得解药的话 就只能按BB亲的要求来行动哦

● 咕哒:…!

● 紫苑:没办法 麻烦你了立香 和玛修一起调查一下BB的目的吧 我们会全力支援你们的

● 玛修:前辈 准备好了 玛修 基列莱特 随时可以出发

● BB:STOP~~ 不好意思哦 玛修亲 这次的活动是专为前辈(master)一人设计的哦 虽然很遗憾 但这次你并不能同行哦

● 玛修:(蚌埠住了的差分)

● 玛修:…前辈 我会在管制室全力辅助你的 请加油

● 咕哒:那我去去就来 玛修

● 玛修:嗯 一路顺风 前辈

● (特异点 灵子转移cg)

● BB:aloha 欢迎来到BB亲的死亡迷宫哦

● 咕哒:…!/ 这个设计

● BB:虽说原本想做成阿斯忒里俄斯的【迷宫】来着 但灵子材料不太够来着… 不过也因此多了许多有趣的地方呢 

● BB:啊 不过 也随之诞生了大量的恶性灵基(bug) 并且在这个迷宫里 是无法与迦勒底取得联系的哦 因为这样一来就是作弊了(查看地图)

● BB:那么 如此弱小的前辈能否在这样的魔境下生存下来呢? 真是令人激动万分

● BB:但只有前辈一个人的话那就太无聊了 没有悬念的电视节目 是没有观众买单的哦 所以 体贴人的小恶魔后辈要给前辈一个特殊福利哦

● (三个BB老虎机拼在一起 中间是樱色的 两侧是红色的 )

● BB:BB老虎机plus!

● BB:前辈可以用老虎机来抽取自己的同伴从者哦 虽然本体已经陷入了沉睡 但还是可以作为【影子】现界于此的哦 那么 前辈能抽到怎样的同伴呢?

● (中间的老虎机转动)

● (以藏 赫克托尔 渡边纲)

● BB:唔唔 运气不错呢 那么继续

● (两侧的老虎机转动)

● (梅菲斯特 凯尼斯 斋藤一  emiya alter 千子村正 emiya assassin)

● (从者现界特效)

● 咕哒:太好了 有九骑从者的话!

● 咕哒:以藏先生 赫克托尔先生 纲哥!

● 咕哒:啊 村正爷爷也来了!

● 咕哒:还有小一!

● BB:哦哦 召唤成功了呢 不愧是万能型AI BB亲呢 虽然在BB亲的恶作剧下 大家的灵基都有些奇怪的变化呢 那么…

● 小一:… 我一直都很讨厌这种时候呢…

● 咕哒:?

● 小一:这种…杀掉手无寸铁的弱者的时候!

● 小一:(拔刀 朝咕哒冲刺)

● 纲:唔(挡下攻击)

● 纲:快退下 主公! 这些家伙有些不对劲 他们并不是我们的同伴

● (视角转移)

● (以藏和赫克托尔抵挡住其他从者的攻击)

● 纲:喝!(举刀架势 大上段连斩接回身斩 2蓝动作)

● 小一:切 (退后)

● 咕哒: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BB?

● BB:阿拉 我好像忘记告诉前辈一件重要的事情了呢

● BB:为什么 只是低贱家畜的前辈 会觉得我会让你指使九骑从者呢? 那样不就没有意思了吗? (认真立绘)

● BB:所以啊 除了最开始的三骑从者 其他从者都是以你们为目标的恶性灵基(bug)哦

● BB:而且 这里不仅是【迷宫】的仿造品 还参考了那家【噩梦旅馆】哦 所说最终效果有些不同 但对从者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哦 

● 咕哒:…!

● BB:哦呀 前辈焦虑的表情真是最棒了 那么就再告诉你一个有用的情报好了

● BB:——即使是身为你的同伴的那三骑从者 他们的灵基也与平时一些不同哦

● 赫克托尔:(被打退 )

● 赫克托尔:要撤了master 在人数上我方处于极大的不利状况 而且有敌方的archer在 只靠我们几个没办法保护好你

● 赫克托尔:我带上master撤离 冈田君 渡边君 断后就交给你们了 (抱着咕哒奔跑)

● 纲:明白了 合理的安排 喂 那边的assassin  要走了 (跑)

● 以藏:啥? 就这么走了算什么啊  这样的杂兵 我分分钟给你处理掉 

● 以藏:啊 等等 别走啊 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切 喂 那边的 算你们运气好 本大爷今天心情好 放你们一马 下次见面 会不由分说的宰了你们 跑

● 小一:!别想逃 (追)

● (转场)

● 赫克托尔:都好好跟紧了 这么庞大的迷宫 走丢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 (来到交叉路口 )

● 赫克托尔:到这里就能稍稍喘口气了 虽然地方不大 但也够我们几个人坐下来休息一会了

● 赫克托尔:身体的状况怎么样master? 没有受伤吧?

● 咕哒:嗯 多亏了你们 没有受伤

● 赫克托尔:那就好 话说回来 没记错的话 你们二位分别是渡边纲君 和冈田以藏君 吧?

● 纲:没错 赫克托尔殿 

● 以藏:赫卡…托儿? 哎 西洋人的名字真难念 所以说我才讨厌西洋人啊(小声)

● 赫克托尔:啊 哈哈 是赫克托尔啦 嘛 毕竟大叔我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三流从者呢 搞错名字也是没办法呢 哦对了 要是觉得麻烦 可以直接称我为lancer哦

● 以藏: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 嘛 确实和看起来一样 就是个普通的大叔呢 

● 以藏: 不过 你好像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渡边纲呢 讨伐恶鬼的那个 平时没怎么见过你呢

● 纲: 那是当然 我平时会在训练室消磨时间 和你那边一样 我也没怎么在训练室见过你呢 冈田以藏君

● 以藏:?! 什么 你是看不起本大爷嘛? 老子这样的天才剑士 肯定不需要锻炼的 不就是会讨伐恶鬼嘛 有什么了不起的 ?

● 纲:…刚才你的话 我不能当做没听到 ——收回那句话 还是说你想被砍下右腕呢?

● 以藏: 好啊 你以为我怕你啊?看我不把你打的落花流水 

● 咕哒:…

● 赫克托尔:不用插手 master 如果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在这里解决 会影响后面的战斗的 请相信我的判断 当然了 要是master执意要插手 我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听命令了

● 咕哒:(站在赫克托尔身后 沉默的守望着两人)

剧情战 仅限助战从者上场 无御主 击败敌方从者结束战斗

敌方阵容:

冈田以藏lv.70 攻防倍率1(攻)/1(防)

HP:35,376

ATK:首红白字1800

buff:1.、【???】【固有状态 回合结束后 有20%几率陷入无法行动状态中+自身普通攻击有20%无法命中】

助战从者:

渡边纲lv.80 5/10/10/10

HP:12,248

ATK:11123

buff:1、【???】【固有状态 自身红卡性能下降10%+自身强化付与成功率下降20%】

● 纲:! (俯身冲到以藏身后小陀螺 鬼人乱舞bushi 首绿)

● 以藏:咕 (勉强闪开 心眼伪)

● 纲:(架势 地下瓦斯爆炸bushi 二红)

● 以藏:唔啊 火 有火冒出来了啊 ——不过 也只是这样了 受死吧! (冲到纲背后 真•鬼人乱舞 纲的首绿)

● 纲:什么!? 喝啊 (朝以藏的剑猛砍)

● 以藏:! 力道好大 右手被震麻了 但这个角度 可以捅到心脏 (双刀朝心脏刺去 二蓝)

● 纲:太天真了 (抓住以藏左手的剑 踢开以藏)

● 纲:这样的话 你的武器就少了一柄呢 而且你的右手应该已经不能用了 那么 胜负…

● 以藏:!开什么玩笑 怎么会有徒手抓住刀刃的人 那个时候的武士都这么没脑子吗? 但是还没完!(收刀入鞘 压低身体 整个身体向左倾 居合 二红袈裟斩 )

● 纲:(用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吗? 好快)(退后)

● 以藏:(朝要害快速挥刀 首绿)

● 纲:每一剑都朝着手臂的要害去的 虽说力道不大 但出剑速度在我之上 这个人 不简单 

● 纲:那么— (退后)

● 以藏:那么— (退后)

● 纲/以藏:就用这招定胜负!

● ???:好了 到此为止  (冲到两人中间 挥枪打退两人 参考漫画)

● 纲/以藏:唔 ?!(被击退)

● 赫克托尔:到这种地步应该就足够了吧? 个人恩怨 还是等master逃出这里再说吧

● 以藏:什么? 你这大叔 比外表看上去要强的多啊?不过 说的也是 master也在这里 护卫工作的话 本大爷可不会失手

● 纲:这边也没有异议(不过 赫克托尔殿是这么莽撞的人吗? 就算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 冲到两人之间也有点…)

● 赫克托尔:除此之外 还有位稀客上门了啊! (转身 挡下攻击)

03
如何三步结婚:请使用国际通用友...

如何三步结婚:请使用国际通用友好手势


女朋友给做的饭@七幽 

美丽的图是她的,ooc脑洞是我的

如何三步结婚:请使用国际通用友好手势



女朋友给做的饭@七幽 

美丽的图是她的,ooc脑洞是我的

Justin

阿喀琉斯去特洛伊参战的时候,同去的朋友是懂门道的人,会去观察是损毁敌人的尸体还是将尸体送还敌方。

倾向损毁尸体的话,说明他野蛮而缺乏道德,属于蛮族,这已经成为这个小圈子的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赫克托耳杀死帕特洛克罗斯后,试图将尸体拽回城中毁坏,好在我军拼死将其夺回。

阿喀琉斯见状,杀死赫克托耳后不动声色地把他绑在战车后拖着绕城三圈,用自降身段的方式不让赫克托耳陷于尴尬。

这是我们听说过的最真实的公子哥的绅士一瞬,无限柔情,想写一部史诗来歌颂他

[图片]

阿喀琉斯去特洛伊参战的时候,同去的朋友是懂门道的人,会去观察是损毁敌人的尸体还是将尸体送还敌方。

倾向损毁尸体的话,说明他野蛮而缺乏道德,属于蛮族,这已经成为这个小圈子的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赫克托耳杀死帕特洛克罗斯后,试图将尸体拽回城中毁坏,好在我军拼死将其夺回。

阿喀琉斯见状,杀死赫克托耳后不动声色地把他绑在战车后拖着绕城三圈,用自降身段的方式不让赫克托耳陷于尴尬。

这是我们听说过的最真实的公子哥的绅士一瞬,无限柔情,想写一部史诗来歌颂他



Justin

“我真想挟着激情和狂烈,就此

割下你的皮肉,生吞暴咽。”

清明短打一篇充饥T_T

“我真想挟着激情和狂烈,就此

割下你的皮肉,生吞暴咽。”

清明短打一篇充饥T_T

米多的猛兔Loca_连

授权转载

作者:結月

PID:5237097

喜欢老师的小伙伴们可以去P站关注支持一下(⸝⸝•‧̫•⸝⸝)


曼君的二技能真的QAQ

授权转载

作者:結月

PID:5237097

喜欢老师的小伙伴们可以去P站关注支持一下(⸝⸝•‧̫•⸝⸝)


曼君的二技能真的QAQ

米多的猛兔Loca_连

授权转载

作者:結月

PID:5237097

喜欢老师的小伙伴们可以去P站关注支持一下(⸝⸝•‧̫•⸝⸝)


又是可爱的曼君

授权转载

作者:結月

PID:5237097

喜欢老师的小伙伴们可以去P站关注支持一下(⸝⸝•‧̫•⸝⸝)


又是可爱的曼君

Justin

我会喜欢画一些……

我会喜欢画一些……

williamwinter

第十九章 枪与剑

冷色的兵器,也可以和有些现代的火枪相抗衡吗?在咕哒夫接二连三地避开了德雷克玩笑似的朝非要害处开出的几枪后,德雷克终于换上了认真的表情。所长和玛修则静静地站立在一旁,准备着随时接应和援助,毕竟周围可是海盗的老窝。

距离在不断地缩小,接连几次的点射再次被咕哒夫躲开,德雷克选择了大范围的连射,企图逼退这个难缠的对手,可惜这有些密集的火力带来的则是更加不确定的精准度,咕哒夫这一次反倒是没有再通过绕行去躲开,他轻轻一跃,躲开了朝着原本位置上开的数枪,枪弹在地面上弹射出密密麻麻的小孔。

“不错。”德雷克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让我好好满足一下吧?”她的嘴角也微微上翘,一缕缕轻烟则因为枪口发热向上方飘着。...

冷色的兵器,也可以和有些现代的火枪相抗衡吗?在咕哒夫接二连三地避开了德雷克玩笑似的朝非要害处开出的几枪后,德雷克终于换上了认真的表情。所长和玛修则静静地站立在一旁,准备着随时接应和援助,毕竟周围可是海盗的老窝。

距离在不断地缩小,接连几次的点射再次被咕哒夫躲开,德雷克选择了大范围的连射,企图逼退这个难缠的对手,可惜这有些密集的火力带来的则是更加不确定的精准度,咕哒夫这一次反倒是没有再通过绕行去躲开,他轻轻一跃,躲开了朝着原本位置上开的数枪,枪弹在地面上弹射出密密麻麻的小孔。

“不错。”德雷克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让我好好满足一下吧?”她的嘴角也微微上翘,一缕缕轻烟则因为枪口发热向上方飘着。

所长在这个时候似乎再次感受到了银月的力量,那股力量随着德雷克的话语逐渐汇聚在了德雷克的全身,而大部分力量则又汇聚在枪口前,只是光看见这样的力量与其说是让所长提高了警惕,倒不如说是感到了惊讶,摇挂于天边的明月,为何要如此的眷顾一位无信者?

以至于德雷克快速点射向咕哒夫发射出去之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此时双方的关系并不算十分和睦,玛修双手紧紧地握住盾牌,像是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冲上前去战斗。咕哒夫因为距离过近,没有躲过的余地,他此时紧握着的黑剑,精妙地一转,挡在了子弹打来的方向,枪弹和剑身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双方的距离也因此更为拉近了,而周围的海盗则发出了调笑的嘘声。

以咕哒夫通常的状态来说,应该不至于一个人应下这场决斗,玛修依旧在关注着咕哒夫和德雷克的这场决斗,虽然没人会真正把这场决斗当做真正的生死之斗,但是玛修仍为此感到紧张,所长则又想起了那把突然出现的剑,剑身黝黑,剑柄处则是光华的宝石,但她很快又摇了摇头,继续关注着战场的局势。

咕哒夫似乎吃定了德雷克不会朝要害招呼,因为德雷克显然没拿出真本事,愈加减少了闪避的次数,好几次甚至和子弹差之毫厘,看的让人心惊不已,不过随着距离的愈加拉进,德雷克的状态也愈发显得清醒,她朝着枪口轻轻吹了一口气,吹散了原本向着上方直升的烟气,然后带着些许和她落落大方完全不同的妩媚向着咕哒夫说道,“你这是看不起我啊……代价可是很高的哦?”

德雷克出乎意料地主动拉近了距离,枪弹从还未结束发热的枪膛中迅速吐出,咕哒夫无奈地朝周围避开,但是因为时间过短,看上去也有些左支右绌,德雷克趁势缠上,往剑柄处开了一枪,咕哒夫这个时候却仿佛早有预料,剑身微转将弹丸一把弹开,同时顺势朝德雷克刺去,剑身和枪身发出“滋啦”的撞击声。

咕哒夫似乎有些异常,不过所长此时更关注的则是德雷克的全身上下的光芒,银月的力量在此时肆无忌惮地被德雷克使用着,以至于她仿佛拥有了魔术回路一般,能够轻而易举地同那把剑来去抗衡。所长为德雷克产生了连她也不知道的嫉妒之心,因为一位无信者也可以得到祂的眷顾,至少在这时,所长开始引导魔术,最起码让咕哒夫输的不要太过难看。周围的海盗则开始为德雷克的反攻欢呼了起来,嬉笑再次在场中出现。

德雷克收身撤力,但是却没有退远,反而是缠到了咕哒夫的近旁,显然是想用枪托来一记大的,咕哒夫则选择了德雷克尚未攻击的另一只手,先是用剑尖指着,但是眼见德雷克并未停下动作,很快便随着借力指向了枪托。在这一次的力量对抗上,双方谁也也没有分出个胜负。

但哪怕是作为正式商洽前的一次切磋,现在的程度还不算太够,德雷克继续在愈加耀眼的月光中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咕哒夫则是主动上前进行抢攻,这一剑迅疾如电,显然是不想让德雷克继续用枪再度挡住目前的攻势了。

本川树明
就浅画一个新的老婆(

就浅画一个新的老婆(

就浅画一个新的老婆(

育空黎子
掐死室友保研(不是)

掐死室友保研(不是)

掐死室友保研(不是)

两广总督曾国藩

【烤肉】


蓝鸟@yagiuma_01


虎年快乐

【烤肉】


蓝鸟@yagiuma_01


虎年快乐

两广总督曾国藩

【自烤怪文书】

群友点名的怪文书, 短篇,但是狂人日记

原文地址:にく | どんどん pixiv id=17021382


  从手臂肌肉被“咔嚓”扯断的声音、疼痛与什么东西一点点流失的感觉中,能切身感受到,我是被吃掉了吧。只是我竟并没有特别的恐惧。明明马上就要被吃掉。马上就要消失了。那也无妨,我觉得已经满足了。

 

  同御主走散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两人感知着魔力,一边打倒沿途的敌人一边缓步前进。

  “状态如何?就算是阿喀琉斯也是会累的吧?嗯?”赫克托耳脚上走着,嘴上开着玩笑说。...


群友点名的怪文书, 短篇,但是狂人日记

原文地址:にく | どんどん pixiv id=17021382


  从手臂肌肉被“咔嚓”扯断的声音、疼痛与什么东西一点点流失的感觉中,能切身感受到,我是被吃掉了吧。只是我竟并没有特别的恐惧。明明马上就要被吃掉。马上就要消失了。那也无妨,我觉得已经满足了。

 

  同御主走散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两人感知着魔力,一边打倒沿途的敌人一边缓步前进。

  “状态如何?就算是阿喀琉斯也是会累的吧?嗯?”赫克托耳脚上走着,嘴上开着玩笑说。

  “怎么可能。倒不如说我还没闹腾够呢。你也别再开这种让人火大的玩笑了。”

  “只是有个建议想同你谈谈”赫克托耳继续道。

  “什么建议”阿喀琉斯很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

  “要是魔力足够,你比现在更闹腾也不在话下,对吧?”

  “……确实不在话下。”

  没有充沛的魔力,效率就只能做到现在这样。


  “吃掉我”赫克托耳平静地小声说道。

  “什么?”阿喀琉斯诧然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若把叔叔我的魔力转移到你身上会更有效率,应该也更容易和御主会合吧?”

他露出云淡风轻的表情,答道。领头佯装没听明白的阿喀琉斯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着。

  “用不着依靠你的方法,和御主会合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好啦,快点赶路吧。”

  “哎,等会儿,请等会儿。你多少也为叔叔我着想一下吧?人类和半神的体质可是相差很远的。总之我已经受了一身伤,不能再拖你后腿了。”

  他搭上阿喀琉斯的肩膀。

  “不想拖我后腿?没有这回事,你明明很擅长在战斗中处理杂鱼吧。实在撑不住的时候,让我背你走也不在话下”

  阿喀琉斯笑颜微展。

  “哈哈……你完全不听长辈的话是吗。”

  “别命令我。你知道就好。”


  “嗯,我也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正如我方才所言,以大叔我现在的状态,恐怕支撑不到同御主会合。”

  “……我可以把魔力分给你。”


  “不可以。”

  赫克托耳摇头否决。阿喀琉斯恍惚地盯着他的脸瞧。

  “何必摆出这种表情呢。等回到迦勒底就会被重新召唤,犹豫不决反而显得奇怪呢。”

  他挂着笑容解开防具,伸出手臂。


  “……真的没关系吗。”

  握着宿敌的手腕,询问他。

  “我说过了,没关系。”

  快点,被催促到。踌躇了一刹,阿喀琉斯张嘴慢慢咬向那支手臂。温热的气息在皮肤上反弹游走。锋利的牙齿扎进皮肤,切开一根根纤维。无视贯耳的呻吟,更为彻底的进行撕裂、咀嚼。揭开皮肉,抽出血液,吞噬骨骼。浑浑噩噩消逝的躯体令人感到些许寂寞。

  从阿喀琉斯的背后,回光返照的魔物挥臂袭来。然而,长枪瞬间将其穿刺,结果了它的性命。枪的主人一边吞咽,一边用手甲擦拭嘴边的血迹,嘟囔着。

  “我吃饭的时候,别打扰我。”

  既宁静,同时又如枪之穗尖般锐利的眼神投下。食用——为何愿意照办这种事呢?不曾对他以外的任何人做,不曾打算对他以外的人做,只是因为他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罢了。凝视着只剩下头颅的赫克托耳。或许自己早就爱上了这个男人也说不定。我一定怀抱着与爱相似的感情。抬起头,温柔重叠的嘴唇味道很甜。

两广总督曾国藩
【烤肉】 蓝鸟@tb6_112...

【烤肉】


蓝鸟@tb6_112


https://toukuishanliangdeheketuoer50406.lofter.com/post/31bd6101_2b43f72f8的后续


*爱神使用“玫瑰的不朽之油”保护赫克托耳的尸体不受阿喀琉斯损坏。

【烤肉】


蓝鸟@tb6_112


https://toukuishanliangdeheketuoer50406.lofter.com/post/31bd6101_2b43f72f8的后续


*爱神使用“玫瑰的不朽之油”保护赫克托耳的尸体不受阿喀琉斯损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