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赫奇帕奇

77.5万浏览    8957参与
赫奇帕奇的羊胎素

关于学院歧视

今天去上课,我朋友看到我的笔袋上别着獾院的院徽,直接跟我说:你怎么是饭桶院的啊!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她还说你不知道学院歧视吗?

当时就给我震惊了,可能在他眼里是个玩笑,但我真的很不舒服,真的无语了,把学院歧视挂在嘴边,还觉得很骄傲😓

今天去上课,我朋友看到我的笔袋上别着獾院的院徽,直接跟我说:你怎么是饭桶院的啊!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她还说你不知道学院歧视吗?

当时就给我震惊了,可能在他眼里是个玩笑,但我真的很不舒服,真的无语了,把学院歧视挂在嘴边,还觉得很骄傲😓

麓白月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HPMA】共号


占tag致歉!!!


给女鹅(獾院小美女)找个干爹/妈!!!


是有偿共号!(因为氪了很多x价格私聊)


很好说话!资源全都可以动!改名卡也可以!换社团也可以!删好友(除了个别几个我的好朋友)都可以!换宿舍不行不过宿舍里面还有一个空床!找cp拍照什么的都随意!


我一天大概只上线一两次,平时不去决斗热衷舞会,舞会有省牌,有活动的话一般都会肝


其他细节可以私聊!


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养女鹅!真的不来看看我们小漂亮闺女嘛!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HPMA】共号


占tag致歉!!!


给女鹅(獾院小美女)找个干爹/妈!!!


是有偿共号!(因为氪了很多x价格私聊)


很好说话!资源全都可以动!改名卡也可以!换社团也可以!删好友(除了个别几个我的好朋友)都可以!换宿舍不行不过宿舍里面还有一个空床!找cp拍照什么的都随意!


我一天大概只上线一两次,平时不去决斗热衷舞会,舞会有省牌,有活动的话一般都会肝


其他细节可以私聊!


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养女鹅!真的不来看看我们小漂亮闺女嘛!

青柠布丁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故事(8)

         Chapter 8: homework and first meeting



     “哈、哈、哈……”


      四周是漆黑无比的黑暗,断断续续的喘息声,莉娅孤身一人,她在不断地奔跑,向前。...



        

         Chapter 8: homework and first meeting



     “哈、哈、哈……”


      四周是漆黑无比的黑暗,断断续续的喘息声,莉娅孤身一人,她在不断地奔跑,向前。


      背后似乎有东西在追着自己,她不敢回头,只是在拼命跑,但是跑着跑着,莉娅一个不走心,“噗通”摔在地上,她想站起来,却又倒了下来。


     “哥哥……你在哪里………艾薇、洛蒂、萝宾、……雷…………丹尼……”


      这时,有人走到莉娅面前,莉娅怯生生地抬起头,她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但看外形……是名女性,那人伸出了手,看似要把莉娅扶起来,莉娅停顿了一下后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那人把莉娅扶起后将人挡在身后,她手中举起了一根魔杖,对着刚才追逐着莉娅东西施了一道无声咒,那东西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吓得莉娅捂住了耳朵,不敢抬头去看,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终于消停了,莉娅这才缓缓抬起头。


      依旧还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她转过身面对莉娅,虽然对方“没有脸”,但莉娅还是有些慌张,良久,她终于说了一句:“谢……谢谢。”


      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抬手指了指莉娅背后,那是一扇门,莉娅回头看了后说:“那……那是出去的路吗?”那人点了点头。


      莉娅缓缓走向那扇门,她手刚搭到门把手时停了一下,回头问:“你不和我一起走吗?”依旧没有回应,但是这次莉娅看见那人似乎哭了,她用着难过的语气说:“对………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要道歉?”莉娅刚要问,结果那人突然来到她面前,将自己一把推到门里,随着身体的下坠,莉娅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而她脑子里还在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哭得那么伤心?”


      她的眼泪……似乎滴在了莉娅的脸上……


     “莉娅、莉娅……”


      一句又一句的呼喊声,莉娅终于从梦中醒来,“刚才发生的……真的是梦吗?”莉娅问着自己,丝毫没发现自己发呆的样子差点把艾薇吓坏了:“莉娅,莉娅,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的,艾薇。”(特蕾莉娅)


     “没事就好,赶紧起床吧,不然我们的魔法史课就要迟到了!”艾薇拉起还处于梦游状态下的莉娅,催促着她快点洗漱换衣,两人急急忙忙的往魔法史教室赶去。


      女孩们来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满满当当的,多亏维克多他们留了位置,维克多招呼着妹妹过来,莉娅怯弱弱地走过来,旁边的雷蒙德开始问起大家的暑假经历。


      艾薇说奶奶帮她恢复了不少记忆,虽然有些记不得,但多亏莉娅几人的信给了她信心;丹尼尔表示自己暑假太忙所以忘了回信,他说到这时被艾薇瞪了一眼,莉娅连忙表示说没关系的。


    “维克,你和莉娅暑假都做了什么?”(雷蒙德)


    “我带妹妹去了趟乡下,那里的环境对莉娅身心的恢复很有帮助。”维克多说的同时不忘让莉娅拉着自己衣角。


     “……哦,抱歉莉娅,我本来该给你回信的,但在假期间我有些心烦意乱……”丹尼尔说话间,手中把玩的金币似乎被什么给抢走了,几人齐齐看过去,发现老师来了。


     “看!那是我们的老师?”(艾薇)


     “如果真是,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变形了。”(萝宾)


     这位教授走进教室来到讲台桌前,他问道:“谁能告诉我,历史是什么?”


     坐在另一边的卡珊德拉听到后,散漫地说:“就是无聊。”


      教授挥动了下魔杖,他变出了一本书道:“这———就是历史。对你们而言,这或许是一块无聊的破石头;但对我而言,它是霍格沃茨一系列事件中的一部分,让我告诉你们,它是块什么样的石头。”


      教授用魔法呈现出书中的内容,那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和他的两个朋友的冒险,教室里的学生一时间看得津津有味,几分钟后,教授用“咒立停”终止了魔法,雷蒙德觉得十分可惜,因为自己还没看够。


     “历史无处不在,孩子们,你们只需要知道如何去发现它,我曾全世界游历,从最高的山峰到最深的海底,寻觅宝藏……呃…我是说寻觅历史……任何能找到历史痕迹的地方我都会去。我是你们的客座教授雅克布·戈尔斯基。”


      戈尔斯基教授刚自我介绍完,突然地上“当啷啷”两声,一枚硬币掉在了地上,莉娅悄悄凑上前看,好像是丹尼尔的那枚,而这时戈尔斯基又说道:“哦,天呐……历史可是相当昂贵的,当然了,有时一些稀有的文物也是非常价值连城的,以及这是我的……呃……‘助手’,布赖。他对亮晶晶的东西很敏锐———包括那些并不属于他的东西,所以,你们要注意自己身上的贵重物品。小心那枚金币,小子。”


      教授说完弯下身把金币捡了起来,他将金币还给了丹尼尔,戈尔斯基又看了一眼后说:“这金币上似乎有一个极不寻常的价签……而且好像还没付清。”


     他说完后又转身对学生们道:“那么现在,我给你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揭开你们课桌上这件物品的隐秘历史。”


      话音刚落,每个人的桌面上都出现了一件模糊不清的物件,莉娅用着熟练的咒语将物件展开,那是一本高级魔药学,维克多对妹妹的进步表示欣慰,周围的伙伴们也鼓掌着,莉娅顿时感到很不好意思。


      见不少学生已经把这个小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了,戈尔斯基教授又说道:“好了孩子们,我想你们已经做好准备在霍格沃茨里找寻历史了,这次留给你们的作业就是———我希望你们能甄别出一样稀世物品或是揭开一个谜,就在这座城堡中,那些还未被发现的宝藏,去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当然也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从现在起开始你们的搜索,下课!”


      总算下课了,莉娅悄悄吐了口气,这时卡珊德拉三人组经过几人身边,她直接对丹尼尔说:“你在哪里找到这枚硬币的?你最近在抢银行吗,丹尼尔?”嘲讽完后他们便离开了。


    “别理他们,丹尼,没什么好在意的!”雷蒙德凑上前说。


    “就是,她总是趾高气昂的,没什么了不起的!”(艾薇)


    “丹尼……你没事吧?”(莉娅)


    “抱歉各位,让你们担心了,莉娅……我不是故意不回信的,我姐姐说,我们住地的猫头鹰邮递总是变来变去———因为伦敦的麻瓜太多了。”(丹尼尔)


    “没事的丹尼,没事的。”(莉娅)


    “当时我……真的没什么心情写信,自从我发现这枚硬币后,我在妈妈的梳妆盒里找到了它,它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些过往……”丹尼尔边说边把硬币放在桌上给大家看。


     “嗨,这硬币上面的日期还没到呢!”(艾薇)


     “这意味着什么?”(雷蒙德)


     “我写信问了妈妈,可她不愿意告诉我,妈妈只说让我好好保管它,说实话,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查清楚,万一……万一这是一件坏事呢?万一我妈妈并不是完全无辜的呢?”丹尼尔说出了心中的担忧,脸色有些暗淡。


     “别太担心,丹尼,你有我们呢!”(艾薇)


     “没错,无论这枚硬币背后藏着什么,我们都会和你一起面对的。”(雷蒙德)


     “丹尼,我们……一起!”(莉娅)


      维克多也在一旁点头表示。


      听到这些答复后,丹尼尔心里渐渐开朗了许多,他说:“谢谢,谢谢大家,给了我这么多的肯定和支持,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担心魔法史作业吧!要从哪里开始?”


      小伙伴们都开始沉思了起来,这时维克多开口道:“我想……我们可以去拜访一下海格,毕竟他在霍格沃茨生活这么久,应该知道一些历史书上没有记载的事情。”


    “好主意维克,那我们赶紧出发吧!”雷蒙德推着维克多离开了教授,其他三个小伙伴也紧随其后。


      五人终于来到了海格的小屋,海格看到他们后非常高兴,还没靠近就已经在打招呼了:“你们好,朋友们!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大家靠近后,艾薇先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她说:“哇,好香的味道啊,海格,那是什么?”


    “能在海格这里闻到这味道可真不多见。”丹尼尔小声说着,被莉娅轻拍了肩膀。


    “海格,你做了什么?”(雷蒙德)


    “我给弟弟做了一个小点心,你们要看看吗?”海格边说边转身把挡住的小点心展示给大家看。


    “哇偶,这味道闻起来可真香啊,简直像在糖果泳池里游泳一样。”(雷蒙德)


    “嗨,雷,要不要来一块?我想格洛普不会介意的,他最近心情有点低落,所以我才给他做了他最喜欢的布丁派。”(海格)


    “那我可以……”雷蒙德还没说完就被维克多捂住了嘴,他问:“我能问一下……这个布丁派里放了什么呢?”


    “这是我最喜欢的‘黄油糊碟飞虫派’,就是盘子里糊满黄油和飞虫。”海格自豪地说。


    “………我突然没胃口了。”雷蒙德后退了一步,不再去看那个布丁派。


      就在这时,布丁派似乎在晃动,大家好奇凑上去看,“噗”的一声,里面居然飞出来一只蜷翼魔,海格看到布丁派就这么没了似乎有些沮丧,大家感觉拿起魔杖对付蜷翼魔。


           ——————————————


      终于抓到了蜷翼魔,大家累得气喘吁吁,海格说:“谢了孩子们!我想这会儿派已经做好了,格洛普一定会很高兴的。那么……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们必须在霍格沃茨城堡里解开一个谜——”(维克多)


    “一个关于遗失宝物的谜?让我猜猜……那位魔法史客座教授的要求?”(海格)


    “海格,你是怎么知道的?”(特蕾莉娅)


    “前几天我看见他在这附近转悠,小声嘀咕着说在找什么东西……结果他却迷路了,还是我把他送回去的。”(海格)


    “所以……海格,你知道霍格沃茨隐藏的宝藏是吗?”(艾薇)


   “好吧,让我来告诉你们有哪些特别的东西在霍格沃茨城堡里丢了………”海格开始回忆道。


    “哈,总算要说了……”(丹尼尔)


    “城堡里有魔法石,能让你长生不老……不过我想哈利已经找到了;还有一间神奇的密室,不过哈利也已经去过了。”(海格)


    “还有什么东西是‘哈利·波特’没找到的吗?”丹尼尔有些无奈道。


    “当然有!………只要我想起一件来…………想起来了!如果你们仔细听听那些墙上油画人物的对话,有时候,你们可能会听见他们会悄悄议论一张地图,这张地图指向一件遗落的传家宝。”(海格)


      五人听后都陷入一片沉思。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前不久,你们的新教授还向我打听过这件事呢。”海格补充道。


    “那这张地图现在在哪里啊?”(雷蒙德)


    “呃…这是个秘密,所以油画上的人物才会悄悄议论嘛!”(海格)


   “或许我们应该问问画像们。”(维克多)


   “维克你说得对,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点,有时宝藏遗失是有原因的。”海格提醒大家道。


         ———————————————


      回到城堡后,大家把这条线索告诉给了萝宾和凯文,大家忙忙碌碌地寻找着,但是毫无收获。


    “我没听见有人在说悄悄话呀。”(萝宾)


    “嘘!安静点,我们正要睡觉呢!”画像上的人生气道。


    “对不起先生。”莉娅道歉着。


    “这简直是无用功,我们应该像其他同学那样在课本里找线索。”(丹尼尔)


    “那有什么意思?尤其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么多美丽的油画。”(洛蒂)


    “也许……我们需要尝试点新办法?”凯文提议道。


    “我认为,假设我们把霍格沃茨城堡看做一个很多油画组成的多面体,那么把每一面都走一遍,这样能增加我们听到有用悄悄话的可能性,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分头行动。”维克多想了个办法并分享给大家。


    “这真是个好主意,维克你真聪明。”雷蒙德拍着维克多的肩膀道。


    “好主意维克,那么凯文、艾薇、雷,我们一起去检查大礼堂的画像吧。”萝宾领着第一小分队向大礼堂进发,第二小分队的人继续在楼梯画像间寻找线索。


    “洛蒂,你很喜欢画画对吗?”维克多看了一眼洛蒂手中的画册和带着颜料痕迹的双手道。


    “是的维克,我非常热爱绘画!没有什么能比它更能让我快乐……或是悲伤。”说到最后时洛蒂语气变得低落的起来。


    “洛蒂……你怎么了?”(特蕾莉娅)


     “我没事,只是……这幅画让我想起了家里的那些画。”洛蒂指着一幅画道,“那些美丽的风景里全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我父亲……以前会去很遥远绮丽的地方旅行,他每次都会把他所看到的美景画下来;他答应过我,等有一天我做好了准备,会带我一起去的。他什么都画,除了自己,所以我永远都没有机会跟他告别了……”


      说到这里,洛蒂伤心地哭了起来,维克多没忍住问:“你父亲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出去写生……然后再也没有回来。”洛蒂抽泣着擦去了泪水。


    “哦,是漂亮的图画把你感动哭了吗?还是这次的作业把你难哭了?”傲慢的声音传来,大家转身望去———果然是卡珊德拉三人组。


      洛蒂看到人迅速跑到离自己最近的莉娅身边,丹尼尔不满道:“Stop it,卡珊德拉。”


    “并不是,我们只是像你们一样也在城堡里找东西,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组成一个小队?”洛蒂调整好心态问道。


    “一起找?”卡珊德拉在说话的同时,背后传来双胞胎的讥笑,“你看到几幅油画就哭个不停,还怎么去找遗失的宝藏?你们根本不可能比我们先找到。”


     “这可不是比赛,卡珊德拉。”特蕾莉娅护着洛蒂道。


    “哦,卡尔,这当然是比赛!你以为他们会给失败者高分吗?”(卡珊德拉)


    “我想你误解了教授的初衷,卡珊德拉。”维克多向前一步道。


    “不,这里的失败者只有你们。”卡珊德拉说完这话的同时和双胞胎同时举起了魔杖。


    “哦,是吗?Expelliarmus!”丹尼尔举着魔杖道,一下就解除了双胞胎中的一根魔杖。


    “你一直有练习施咒是吧,佩杰,很好、很好,正巧我也一直在练!Levicorpus!”卡珊德拉一记“倒挂金钟”直向丹尼尔,丹尼尔猝不及防,中咒后整个人倒吊了过来。


     “Rictusempra!”洛蒂举着魔杖对着卡珊德拉,卡珊德拉中咒后因抑制不住嘴上的“笑”差点跌倒,被双胞胎扶稳住。


    “这样斗来斗去有意义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合作呢?”(维克多)


      卡珊德拉虽抑制不住笑,但是不影响她施法,她一记魔杖打在了墙上的一副油画上,“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碎成了一块块。


      洛蒂看到后心疼不已,她略带生气道:“哦不,别这样!我会把这些美丽的画弄坏的!”


      就在这时,被混乱声响吸引的费尔奇来到了这层楼梯,他兴奋道:“熄灯以后外出还在走廊里决斗……等我告诉校长,你们几个小朋友就是我的了!”


     卡珊德拉三人组在看见费尔奇的时候已经趁乱逃走了,只有在原地凌乱的四人,费尔奇越走越近,他对即将要受到惩罚的大家显得非常……“热情”。


    “没这个必要。”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想法,大家往上一看,是戈尔斯基教授,“他们只是在,呃……做作业。”


    “可是他们在决斗,教授……”费尔奇还想争辩点什么,但是戈尔斯基教授接下来的话彻底断了他的想法:


    “以历史之名,进行一场小小的比赛并无大碍。”


      费尔奇失望地离开了,戈尔斯基教授见他走远后问:“孩子们,你们找到了什么?我看你们在研究这些油画,是因为什么?能告诉我你们知道的情况吗?”


      最后一句突然变得严厉,莉娅害怕地低头,她怯生生地道:“我们就是想找一幅地……”


      洛蒂突然抢着道:“的确是大师的杰作!这里有那么多著名的油画。”


      戈尔斯基教授听到后赞许道:“没错,我的历史猎宝新星们,不过我想咱们该挖掘得更深一些,我想知道油画背后的东西,而你们绝对不会知道这其中藏着什么。”


      维克多看着戈尔斯基教授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闪过一丝不安,这时艾薇、雷蒙德跑了过来,艾薇在前头道:“我们是来提醒你们的,费尔奇正往这边走!”


     “Yep……你们刚好错过了他。”(特蕾莉娅)


     “而且丹尼尔被倒吊起来了。”洛蒂补充道。


     “听起来丹尼你还是有进步的嘛。”雷蒙德调侃道,几人都没忍住笑了,连平时很少言辞的莉娅都在捂着嘴,丹尼尔脸色通红得不知所措。


     “所以开学第一天我们没惹麻烦?这还真是头一回呢!”艾薇感叹道。


    “不是的。”莉娅摇摇头道,“是戈尔斯基教授替我们解了围。”


     “那……你们没有把地图的事告诉他吧?”(艾薇)


     “其实我们没说,教授正好出现在我们这条走廊附近,时机恰到好处。”(洛蒂)


    “我觉得……他有可能在监视我们!”(维克多)


   “耶维克,你说得很有道理,这确实有点太 巧 了!”雷蒙德来到维克多的身边道。


    “不管怎样,在我们找到地图之前都应该低调一些,或许正是因为某种原因油画人物才会悄悄议论地图的。”(洛蒂)


    “可是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找到啊,难得不应该找人帮帮忙吗?”(丹尼尔)


    “当然啦丹尼,别忘了,这里有一个人比城堡里任何人都更了解墙上的油画……”(雷蒙德)


    “葛骑士!”(特蕾莉娅)


    “这肯定会很有趣,我们走吧!”洛蒂兴奋道。


      维克多突然摇摇头道:“已经熄灯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明天在一起去问问葛骑士。”


      大家接受了维克多的提议,在回赫奇帕奇寝室的时候,莉娅正准备进去,她突然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地翻找着口袋,冷静回想东西应该是掉在刚刚的走廊上。


      维克多看到妹妹脸色变了,立马问道:“莉娅,你怎么了。”


      莉娅边摇头边往回跑:“我、我没事,哥,我东西刚好像掉在走廊上了。”



    “什么东西,诶,你别跑啊,熄灯了,被抓到了真会被留堂的!”(维克多)


    “是啊莉娅,你先回来,明天早点起床找就行了。”(艾薇)


    “不、不行,什么都可以弄丢,唯、唯独这个不行!”莉娅飞快地跑了起来,她边跑边回头道:“哥哥你们先回去,我找到后会马上回宿舍的!”


    “诶你别!”维克多刚想要跟上前,却被雷蒙德拦住,“维克你也别老是把莉娅抓得太紧,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


    “可是……”维克多刚要再说什么却被雷蒙德推走,艾薇几人保证莉娅回来前他们会在休息室等她的,给了这一记定心丸维克多这才“老老实实”的和雷蒙德走了。


      特蕾莉娅悄咪咪地在走廊间行走,她是不是点亮着魔杖,终于磕磕绊绊地来到了刚才的走廊我,她俯下身双手急急地寻找着,直到摸到一个小物件她才送了一口气,拿起来后点亮魔杖看,那是一条黑曜石项链,莉娅将它紧紧地贴在胸口,轻声说着:“还好、还好没弄丢你……”


      还没感概完,莉娅发现在不远处楼梯上费尔奇,她立即把项链收了起来,然后匆匆忙忙地往回跑,由于她跑得过于慌张,结果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空摔了下去。


      本以为会摔在硬邦邦的地面上,结果昏暗的环境中,有人接住了她,那人似乎比自己高,动作温柔,看来是一名女性,真奇怪,这个时候莉娅明明应该很害怕的,可是面对这个陌生人,她却感到十分安心,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


     “你没事吧?”那人语气温和地问。


    “我、我没事。”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冒犯,她赶紧从那人怀里逃开,


    “对、对不起。”莉娅低头道歉着。


    “为什么要道歉。”那人问。


    “我…我……我刚不小心撞到了你………”莉娅越说越小声。


    “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因为太紧张了。”那人突然笑着说。


      这还是第一次,莉娅会和除维克多以外的人抬头说话,可能是因为看不清对方的脸,所以才没感到害怕,而这时那人又说,“你是哪个院的?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要是被抓到可就不好了。”


    “我、我在赫奇帕奇……谢、谢谢你。”莉娅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别客气,来,抓着我的手,我送你回去。”那人缓缓地向莉娅伸出了手,不知为何,莉娅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犹豫了几秒后怯怯地伸出了手。


      对方的手十分暖和,莉娅感觉到在黑暗的时间里变得不那么可怕了,那人不快不慢地走在前面,有时会提醒莉娅注意脚下,不到十分钟,两人终于来到了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


      门口微弱的黄光缓缓照亮那人的面孔,莉娅终于看清楚了那人,她一头深棕色的卷发,如同黑曜石似的眼眸着带着点点繁星,她的笑容甜美,给人一种温和的亲切感。


      那人还在笑着看她,莉娅这才发现自己盯了人家太久,小脸一热道:“啊,抱歉,失礼了,谢谢你今天帮了我,我、我叫卡尔,特蕾莉娅·卡尔,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最后一句话,那人的笑容突然僵了一下,但很恢复如常,她轻轻道:“凯瑟琳,凯瑟琳·弗兰克,很荣幸能够认识你。”


    “弗兰克?!你、你是雷的……”(特蕾莉娅)


    “对,我是他的姐姐。”凯瑟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同父异母的姐姐,他应该没有在你们面前提起过我吧?”


    “确……确实,雷从未说过关于他家里的事。”(特蕾莉娅)


    “没关系,或许他以后会说的。”凯瑟琳抚摸着莉娅的头道,“虽然还想和你多聊两句,但是已经很晚了,下次再见吧,你之后可以叫我琳,可爱的卡尔小姐。”


    “会不会……太冒犯了?”(特蕾莉娅)


    “不会的,亲爱的,你可以这么叫。”(凯瑟琳)


    “那、那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也可以叫我莉娅,朋友们都这么叫我。”(特蕾莉娅)


    “……好,那么,下次再见了,莉娅。”


    “再见,琳。”莉娅对着离开的凯瑟琳挥挥手,然后进了休息室,大家见她回来了感觉问怎么样了,她说东西找到了,谢谢大家等自己这么久,然后便去休息了。


      回到休息室的凯瑟琳终于忍不住了,她没形象地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嘴,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抽泣声,可是眼泪却已经先失控了。


     “真、真的是你……莉娅,真的是你。”


      她掏出了脖子上的项链,那是颗祖母绿宝石,就如同莉娅那双草绿色的眼眸,凯瑟琳又一次将项链放回去,紧紧地贴在心口,心跳一次又一次地跳动,像是在告诉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受伤的!”


—TBC—


预告:


      下章凯瑟琳会加入小组,弗兰克姐弟互瞪眼,再次发现新线索,他们会找到遗失的宝藏吗?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拜拜👋~)

Olive_

《神动》五部曲

『我真的栓Q,华纳』

我真的无语住了,不知道要骂啥,最近一直没有更新同人是因为最近华纳那边太乱了,我最近一直在关于神动的帖子,华纳貌似有点大冰,说三的口碑不好,票房不高,说达不到预期标准的话就不拍四和五了?你确定这不是在变相要挟我们这些粉丝?我都*m看了四五遍了,我都不理解三拍的剧情是啥有啥用,就去抓格林德沃,最后没抓住,蒂娜纽特的感情线基本没动,搞一堆新角色把蒂娜的戏份占了?没有一点高潮,最大的改变也就是奎妮变好了?

就单拿奎妮说,二突然就变坏了,三又回心转意了?这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快的洗白。本来在二时奎妮变坏就十分不符合常理,前一秒我要去和姐姐帮助纽他,下一秒就变坏了?三还是,奎妮都通过......

『我真的栓Q,华纳』

我真的无语住了,不知道要骂啥,最近一直没有更新同人是因为最近华纳那边太乱了,我最近一直在关于神动的帖子,华纳貌似有点大冰,说三的口碑不好,票房不高,说达不到预期标准的话就不拍四和五了?你确定这不是在变相要挟我们这些粉丝?我都*m看了四五遍了,我都不理解三拍的剧情是啥有啥用,就去抓格林德沃,最后没抓住,蒂娜纽特的感情线基本没动,搞一堆新角色把蒂娜的戏份占了?没有一点高潮,最大的改变也就是奎妮变好了?

就单拿奎妮说,二突然就变坏了,三又回心转意了?这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快的洗白。本来在二时奎妮变坏就十分不符合常理,前一秒我要去和姐姐帮助纽他,下一秒就变坏了?三还是,奎妮都通过煤气灶了,最后又反悔了?又和雅各布结婚了?笑死,难道是想让我们知道“爱是超越一切的?”

『蒂娜的有意边缘化』

我真的不相信那些说蒂娜的戏份是因为剧情才边缘化的言论,一的时候的确是说蒂娜是一个职业女性,要是单拿“升职后很忙”来说我还能说服自己,but!自己从小一起生活的妹妹在隔壁格林德沃那,她能安心工作?她能不跟着去?是个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不能写出如此nb的剧情

『主题不明确』

今年的叫《神奇动物在哪里:邓布利多之谜》,我可以理解邓布利多的戏份多,但是华纳!前面还有“神奇动物在哪里”七个大字啊!全程没有几个神奇动物,你品,看似是用神奇动物当线索,最后出现了几个神奇动物的镜头?然后邓布利多的秘密是啥啊?就他和某个羊毛袜的事?那还叫秘密?就差公布于众了

『导演』

大卫椰子就不用说了,这id都能搞砸!也是很厉害了👍🏻

『不知道观众的喜好』

本来还有挺多人磕DDAG的,那你就好好拍呗,搞到最后拍成这样?这三部票房最高的也就是一了,难道华纳你真的心里没点b数吗?观众想看什么?明明简简单单的拍个有神奇动物和魔法的戏份,在带着两个小年轻谈恋爱的戏份已经不错了,最后搞成这个熊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助理和纽特是一对呢!


小雀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人家都说希望有更多关于纽特蒂娜的对手戏,希望多讲一些关于纽特蒂娜的事


深海鱼屿椮

注:

叶梨口中的格林德是指安东里·格林德

叶梨与安东里同为斯莱特林

对同院的安东里有好感的叶梨同学为安东里加油却被有好感的男生他姐狠狠的不屑了一把。

他不可能赢她,换句话说,他唯独不会让她的游走球在他面前被自己抢走。

他不会让她在他面前输。

不懂人物关系,可以看合集。


注:

叶梨口中的格林德是指安东里·格林德

叶梨与安东里同为斯莱特林

对同院的安东里有好感的叶梨同学为安东里加油却被有好感的男生他姐狠狠的不屑了一把。

他不可能赢她,换句话说,他唯独不会让她的游走球在他面前被自己抢走。

他不会让她在他面前输。

不懂人物关系,可以看合集。



Captopril
可爱莎莎😘😘😘尝试约了盲...

可爱莎莎😘😘😘尝试约了盲盒,老师算是给了个大惊喜😍

可爱莎莎😘😘😘尝试约了盲盒,老师算是给了个大惊喜😍

灭世者大麦茶

《试图用蛋糕钓鱼的蛇院学长钓到了他的獾妹》


这个模版也太可爱了(老母亲般的微笑)@十K 我们的崽太可爱了呜呜呜

《试图用蛋糕钓鱼的蛇院学长钓到了他的獾妹》


这个模版也太可爱了(老母亲般的微笑)@十K 我们的崽太可爱了呜呜呜

雲绯

《GGAD燃情系列》群像角色代餐——


  • 代餐:赫尔加·赫夫帕夫

  • 演员:荷丽黛·格兰杰(英国女演员)

《GGAD燃情系列》人物百科:赫尔加·赫夫帕夫

赫夫帕夫于外传《孽情岁月》中出场,代餐偏向于微胖,粉妆玉琢即可,不需要太美艳。由于人设偏少女,便选择荷丽黛·格兰杰这样很显年纪较小的古装剧照。不过没有她的修女装,所以金杯和修女装只能想象了。

《GGAD燃情系列》群像角色代餐——


  • 代餐:赫尔加·赫夫帕夫

  • 演员:荷丽黛·格兰杰(英国女演员)

《GGAD燃情系列》人物百科:赫尔加·赫夫帕夫

赫夫帕夫于外传《孽情岁月》中出场,代餐偏向于微胖,粉妆玉琢即可,不需要太美艳。由于人设偏少女,便选择荷丽黛·格兰杰这样很显年纪较小的古装剧照。不过没有她的修女装,所以金杯和修女装只能想象了。

去菜场买了袋糯米的NNNNNAAAA

我和我的怨种亲友陆老师

学院舞会怎么这么难打啊,每时每刻都在乞求遇到人机

我和我的怨种亲友陆老师

学院舞会怎么这么难打啊,每时每刻都在乞求遇到人机

咿呀咿呀哟

獾小姐与蛇先生日常(番外IV)

番外if

使用迷情剂之后

   蛇先生和獾小姐在一起了。

   现在两人每日在校园里形影不离,可谓是同学眼里的模范情侣。

  ——————

屋外,獾小姐在等蛇先生下课,旁边跟着一群自称不会成为电灯泡的吃瓜群众

“獾小姐快说说,你们俩是谁先表白的”

“我来问我来问”

在小姐妹七嘴八舌中,獾小姐开始回忆当时场景,却有些想不起来。

“emm我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很喜欢很喜欢蛇先生,然后就在一起了”

小姐妹们:哦~~~~

屋内

斯莱特林特产,上课摸鱼的纸鹤在几个座位间飞来飞去。

“看你们这么好,以......

番外if

使用迷情剂之后

   蛇先生和獾小姐在一起了。

   现在两人每日在校园里形影不离,可谓是同学眼里的模范情侣。

  ——————

屋外,獾小姐在等蛇先生下课,旁边跟着一群自称不会成为电灯泡的吃瓜群众

“獾小姐快说说,你们俩是谁先表白的”

“我来问我来问”

在小姐妹七嘴八舌中,獾小姐开始回忆当时场景,却有些想不起来。

“emm我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很喜欢很喜欢蛇先生,然后就在一起了”

小姐妹们:哦~~~~

屋内

斯莱特林特产,上课摸鱼的纸鹤在几个座位间飞来飞去。

“看你们这么好,以后谁敢说斯莱特林总是错过爱的人,这是刻板印象!”

“是啊是啊,欸,蛇先生,让你家獾小姐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呗,我也想要香香软软的獾獾”

蛇先生: “想要獾獾自己去追,弗利维教授看着你呢”

“斯莱特林扣20分”教授话音未落,纸鹤不受控制,飞向各自主人时狠狠地啄了啄他们。

众人低头乖乖记笔记。

蛇先生透过窗户,看着屋外的獾小姐,眼中闪过一丝苦涩。

这份偷来的感情,映射着自己龌蹉卑劣的心。

—————————————

傍晚的小树林里,日常照顾小动物。

蛇先生从背后环抱住獾小姐,嗅着獾小姐发丝的清香。

嗯,有点烦躁,要獾小姐亲亲抱抱才能好。

   獾小姐感觉到了蛇先生的不安,稍稍侧过身子,踮起脚,在蛇先生下巴上落下一吻。

   “就这样就没了吗”少年装作不满,有些得寸进尺,从袍子里掏出魔杖,在背后悄咪咪划了个圈,一株槲寄生出现在两人头顶。

   少女瞪大了双眼“你耍赖”,娇嗔一句,一抹红晕浮现在少女脸上,想挣脱开。

   到手的鸭子岂会飞了,蛇先生将獾小姐转过来抱起,抵在树上。

   隐蔽的小树林里,槲寄生下,暧昧的唇舌相碰的亲吻声和搅动的水渍声隐隐约约响起。一个身形高大背影挺拔如松的少年将身姿婀娜的娇软少女压在树下火热的亲吻她。

   蛇先生紧紧抱住獾小姐,似乎想把她揉进骨子里。

   被蛇先生的气息包围着,獾小姐有些喘不过气,本能的在蛇先生怀里软了下来。

————————————————————————————————

   蛇先生最近似乎有什么心事,人也变得很黏人。让獾小姐最想不通的还是,虽然蛇先生变得很黏人,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进展似乎停滞下来。獾小姐甚至主动暗示可以更过分一点,可是好像把蛇先生吓跑了,獾小姐有些懊恼,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

—————————

   蛇先生陷入了纠结之中,心中不免苦笑,明明在下药之前知道这是饮鸩止渴,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在迷情剂的作用之下,与獾小姐关系进展不错,明明想着得到了人已经足够够了,可獾小姐的暗示让蛇先生的心揪了起来,一些旖旎心思也消散不见,只剩下心疼獾小姐,然后唾弃卑劣的自己。

—————————————————————————————————

   看着摆在面前的奇怪药水,獾小姐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蛇先生。

   没错,蛇先生准备面对现实了,将药水向前推了推,从口袋里面掏出糖果放在药水边边,“乖,把这个药喝了,对身体好,特地给你调的”蛇先生不准备解释什么,借还没解除的迷情剂哄着獾小姐喝药。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凭借着对蛇先生的信任与“爱意”,獾小姐喝下了这瓶奇怪的药水。

———————————————————————

   长时间的沉默

   獾小姐有些头晕,花了几分钟勉强理清最近发生的事情。

   蛇先生开始道歉,道歉完又是长时间的沉默。难以承受这压抑的气氛,转身想走,突然好像被什么扯住,回头发现自己的衣角被獾小姐拉住。

   “蛇先森,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女孩站起身,双手圈住蛇先生的脖子。“其实你不需要对我用迷情剂”踮起脚,凑近在蛇先生的耳边“因为,我喜欢你呀”。

   蛇先生被巨大的喜悦砸晕了,有些不知所措,想回抱住獾小姐。

   獾小姐松手,推开蛇先生。“但是,你对我用迷情剂让我很生气,我还没同意当你女朋友呢,好好准备一个像样的表白再来找我”,獾小姐叉腰,气鼓鼓地批评蛇先生。

   蛇先生掏出小本本,开始记笔记。

————————————————————

   回到休息室。

   基友:你笑得好像个傻子。

   蛇先生:要你寡。

   转身回宿舍

   基友:喂,你同手同脚啦!

—————————————————————

格兰哥尼 Glengoyne

我是斯莱特林的好孩子

果然,我只能说:我不适合狮院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果然,我只能说:我不适合狮院


小斯卡曼德先生的嗅嗅
“一起……去帕蒂芙夫人茶馆喝杯...

“一起……去帕蒂芙夫人茶馆喝杯茶吗?”

“一起……去帕蒂芙夫人茶馆喝杯茶吗?”

遗夙
和鹰蛇相关,所以放到鹰蛇里

和鹰蛇相关,所以放到鹰蛇里

和鹰蛇相关,所以放到鹰蛇里

𝓡.鹰羽

四大学院自制图来一波~


我是自己在电脑上用sai2画的,字也是自己写的,可能不大好看。

抱图点赞吱声,原图私我


四大学院自制图来一波~


我是自己在电脑上用sai2画的,字也是自己写的,可能不大好看。

抱图点赞吱声,原图私我


专门追杀邓不利多最喜欢的学生

发一发儿子~可可爱爱的小獾

哇啊啊啊我最近因为特殊原因上不了号,氪的衣服没有拍多少照,买的作业也没有来得及肝,又不想重新搞个小号,可真是愁死我了。只能对着之前拍的照馋,鸟蛇真的好好看,但是它高糊啊啊啊啊啊啊

发一发儿子~可可爱爱的小獾

哇啊啊啊我最近因为特殊原因上不了号,氪的衣服没有拍多少照,买的作业也没有来得及肝,又不想重新搞个小号,可真是愁死我了。只能对着之前拍的照馋,鸟蛇真的好好看,但是它高糊啊啊啊啊啊啊

兰德

【蛇獾】冬子上学记·2

*碎片时间写碎片的生活。我想表达一对东西方小情侣从小的时候一点点陪伴无法失去彼此的甜蜜,情节我会参照一点原著和一点游戏,毕竟只是普通学生哪有那么多冒险经历,只是普通的上课而已。


黑暗中的霍格沃茨里比白天更错乱迷踪,墙上挂着的画像也都沉沉睡去不在行动,只有巡夜的费尔奇先生的手提灯和洛丽丝夫人顺着楼梯一层一层略过,寻找着那些不好好睡觉非要出来的小混蛋。

就在费尔奇前脚刚路过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前,那个他总是想找到的小混蛋就顶着杂毛跑出来了。是西塞尔,对外冷淡的家伙却总是很喜欢钻各种地方,更别提是历史悠久充满神秘的霍格沃茨。他小心走上楼梯到对面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前,门口的桶旁边也冒出一个小脑袋,少...

*碎片时间写碎片的生活。我想表达一对东西方小情侣从小的时候一点点陪伴无法失去彼此的甜蜜,情节我会参照一点原著和一点游戏,毕竟只是普通学生哪有那么多冒险经历,只是普通的上课而已。


黑暗中的霍格沃茨里比白天更错乱迷踪,墙上挂着的画像也都沉沉睡去不在行动,只有巡夜的费尔奇先生的手提灯和洛丽丝夫人顺着楼梯一层一层略过,寻找着那些不好好睡觉非要出来的小混蛋。

就在费尔奇前脚刚路过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前,那个他总是想找到的小混蛋就顶着杂毛跑出来了。是西塞尔,对外冷淡的家伙却总是很喜欢钻各种地方,更别提是历史悠久充满神秘的霍格沃茨。他小心走上楼梯到对面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前,门口的桶旁边也冒出一个小脑袋,少见的东方面孔,那双黑眼镜看到他时非常惊讶的睁大,却在他想说话时一把捂住他的嘴。

对方一脸紧张焦急,细微的声响有节奏的逐渐变大,西塞尔也发觉自己出师未捷将被扣分,远处的小灯光晃悠悠好似催命的鬼火,仔细看看还有两小点在下方,在这紧要关头,那位东方少年消失不见,不过一两秒,这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洛丽丝夫人在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停下闻了闻,费尔奇先生立刻拎高手提灯照向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他喜欢的发现,结果四周安静的不得了。洛丽丝夫人抖抖胡子接着向前迈猫步,并没有再多加停留,费尔奇恶狠狠的嘀咕了几句赌咒的话便加快脚步跟上自己的爱猫。

陈冬扒在洞口听着外面脚步声变小到变没,然后回头看向拘束的坐在一旁的西塞尔,“为什么你会跑出来呀?”陈冬暂时充当了教育者的身份,声音虽小但不失妈妈味的责问他,西塞尔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我听说,这里有很多好玩的密道之类的,还有很有意思的房间之类的、、、”

西塞尔抬头看向皱着眉的陈冬,拉过他叉在腰上的手保证:“我下次再也不会出这样的错误了,别生气啦。”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看着陈冬不开心,更何况是为了自己。陈冬叹气,反手拍掉西塞尔的爪子,嘱咐他在这里等着,自己回到宿舍里拿出自己另一件校服外套给他披上,“好啦,你饿了没有,我们一起去厨房吧。”

身为赫奇帕奇的优势之一:晚上可以很快到达厨房。明黄色的灯光从门缝中透出,甜蜜或者辛香的味道勾引着晚上饥肠辘辘的学生,“听说我们休息室可以直接过去吃饭,真不错啊,我参加训练错过了晚饭,早就要饿死了。”陈冬拉着西塞尔的手推开厨房的门,含着笑意的声音随着门开的响声好像是开餐的信号,晚上有好好吃饭的西塞尔也觉得有点饿了。

 

霍格沃兹的厨房里是家养小精灵的工作场所,那些勉强开始接受独立自由思想的小家伙对巫师一直有无限的耐心和热情。来接待他们的是名叫亨利的小精灵,看起来比较年轻,声音也很尖细,陈冬和西塞尔点完想吃的东西之后这个小家伙立刻欢呼着跑去准备,陈冬笑着说:“看来是新人呢,好可爱啊。“西塞尔看了看家养小精灵皱巴巴的脸和又尖又大的招风耳,回头盯着陈冬说:”嗯,很可爱。“热腾腾的牛奶和咸味饼干滋润了两人可怜的五脏庙,陈冬注意到西塞尔吃了不少那些咸味的饼干:”你比较喜欢咸口吗?“

 

一般都没什么人会这样注意别人的口味,西塞尔有点惊讶忍不住又拿了一块饼干:“啊,我不太喜欢甜的,这个还不错。“”这样吗?“陈冬默默记下来,在旁边询问主管精灵一些事情,只不过这些都没让西塞尔知道。休息够了之后困意上涌,陈冬趴在桌上昏昏欲睡,西塞尔把他垂到眼前的头发拨开戳戳他的额头,”你要回去了吗,还是在我这留下?“陈冬强打精神使劲打哈欠,眼角分泌出点点泪水,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瞪瞪的,

 

西塞尔抹抹他的眼睛好好搓搓让他醒盹,把外套交还给陈冬后说:“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上床休息。“两人回到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那里离斯莱特林休息室只差一段楼梯比厨房更近。临走前,西塞尔被陈冬拉住,个子稍微有点矮的他抬手把西塞尔满头的乱卷梳理整齐,”上次就想这么干了,晚安呀,西塞尔。“陈冬迷迷糊糊的笑容和温暖的手穿过发丝的感觉意外让西塞尔心里觉得特别熨帖,丝毫没注意给他打理的时候,陈冬离他到底有多近。

 

斯莱特林休息室位于黑湖下,休息室和宿舍的窗子外可以看到来回漫游的八爪章鱼和水草,和被称为最宜居的赫奇帕奇休息室相比这里更潮湿阴冷,“我或许该听他的留在他那。“钻进被窝还有点寒冷的西塞尔一时间睡意减弱,心里开始怀念温暖安静还离厨房近的赫奇帕奇宿舍,他把刘海用手指抹到后面,在黑暗中看着自己骨骼偏大的手疑惑,明明刚刚还不是这种感觉的。

 

不知道是不是东方的神秘力量之类的,陈冬的体型比西方人都要小一点,手指也有点肉肉的很柔软,右手上好像还有一点细小的茧,打理头发时不经意碰到头皮也很温柔,那份含蓄的温柔似乎也从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来到了这位小蛇的被窝里。


秋季踩着秋老虎的开学紧接着将要迎来秋天魁地奇杯的学院争霸,和曾经最闹腾的那一年一样,有一位新生被选入了校队,不过不是勇敢取胜的格兰芬多也不是靠钱前行的斯莱特林,而是专属阳光的赫奇帕奇。陈冬被选入魁地奇校队这件事被他这个内敛害羞的东方少年强行要求队长瞒住,直到比赛开始前一个月正式要一起训练的时候,这件事直接登上了校报,陈冬一下出名了。

 

只不过这不完全是好的名声,毕竟曾经那位救世主被选入校队还情有可原,他的父亲詹姆·波特就是很优秀的找球手,而这位是个麻瓜家庭出身的东方人而已。在这个时候,苏格兰高地上的城堡中尚且还流传着对血统的歧视,尤其是在纯血至上的斯莱特林里,走在学校里陈冬遭到了不少白眼和指指点点,就连他的舍友都在知道的那一天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

 

陈冬:哦妈的,以为这是我想要的?还说那种毛病话!

 

和当时来上学的时候一样孤独的回到宿舍,陈冬一抬眼看到沉着脸的潘迪他们,三个人人高马大的格外让人怵得慌,不过被这样盯一天了陈冬也习惯不少,梗着脖子瞪回去。这下双方对峙破坏的却是看起来很有实力的那一方,潘迪温柔下来眉眼,上前来摸摸陈冬的脑瓜:“你太不厚道了,怎么能不告诉我们!“杜克和扎伊德拿出庆祝的点心摆了一桌子,陈冬的呼吸一滞,一天下来的苦闷烟消云散,”我还以为、、、你们、、“快乐塞入他的心脏沉甸甸的,扎伊德一向是大哥哥的形象,他家里也有三个弟弟妹妹,拍拍陈冬的肩膀安慰他:”怎么可能,我们只是有点生气你瞒得那么紧,连我们都不告诉。“

 

“对啊对啊,一年级就被选入校队超棒得好不好,我们很为你高兴的!“杜克打开宿舍门,外面热热闹闹都是学长同学带来了大量有意思的东西来庆祝,不顾其他学院人的恶意揣测和非议,赫奇帕奇享受了开学以来第一场庆祝活动,为了庆祝校队迎来一位天赋优秀的击球手。“我说你怎么开始锻炼增肌,之前你都在跑步和举哑铃吧。“扎伊德突然明白了什么,陈冬笑着撸起自己的袖子比量自己初见成效的肌肉,笑着说:”没办法,毕竟种族特殊可不允许我偷懒!“

 

队长表示非常欣赏,像这样聪明肯努力的优秀选手可不多见,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潘迪他们先行去问是哪位,然后再叫来陈冬。门外站着的是西塞尔和他的舍友,不过很明显他的舍友有点带伤,看到陈冬后还有点羞愧的偏头不敢看,但迫于某人的威压把礼物送到陈冬手上,还小声说着对不起,陈冬有点懵,被拉走的时候都很懵。

 

西塞尔回头看了眼那些被他收拾一顿的家伙,解释道:“不用管他们,恭喜你被选入校队,别管别人想什么。“陈冬点点头,眼睛还是往那些家伙身上的那些伤瞟,西塞尔没办法,招呼来那几个倒霉蛋挨个认识,”他们说你坏话,被我带到决斗场教育了一下。“亨利委委屈屈,小声逼逼:”明明、、、明明我什么都没说。“然后被西塞尔眼睛一横又委委屈屈的闭嘴。

 

陈冬看着他们想笑又不敢笑,挨个在握手时小声安慰,都是十一岁新生大男孩憋屈时跟犯错了的大狗一样,乖的不得了。回休息室时,气氛相比较之前没有那么热烈,队长和三个舍友喝牛奶喝出了中国大叔喝酒的架势,“这是什么情况?”陈冬有点懵逼,队长语重心长对他说:“万一要是他也进校队了,你可千万不能放水!”“啊?”

 

*其中有点呼应的意思,但不要想太多,甜就完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