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赫拉格

86.8万浏览    2543参与
Pack Age

高度酒。

赫拉格喜欢喝酒,但他通常都压抑自己从小养成的欲望,把对于酒精的奢求转向对博士的关注,不过罗德岛的领导者也没有反抗,反倒会懒洋洋地享受起这种美好时光。或许因为压抑,亦或是各色各样的原因,泰拉世界、感染者、源石、死亡,他们的性爱变得很少,但每次往往都交织痛苦和破裂的刺激。老将军在床上有口癖,他执拗地不肯喊博士而非用俄语“коньяк”来替代,赫拉格自己介绍这是乌萨斯的白兰地,他们常常用它来作临时酒精,高度酒,醇香而醉人,忘却所有的伤口,刺痛你的骨髓;赫拉格远比他所表现出来的更具侵略性,他更加喜欢博士用苍白的背对着他,像野兽一样交媾再咬住他颈脖某处的肉,老将军的汗会顺着身体往下汇聚,或者直接通过在博...

赫拉格喜欢喝酒,但他通常都压抑自己从小养成的欲望,把对于酒精的奢求转向对博士的关注,不过罗德岛的领导者也没有反抗,反倒会懒洋洋地享受起这种美好时光。或许因为压抑,亦或是各色各样的原因,泰拉世界、感染者、源石、死亡,他们的性爱变得很少,但每次往往都交织痛苦和破裂的刺激。老将军在床上有口癖,他执拗地不肯喊博士而非用俄语“коньяк”来替代,赫拉格自己介绍这是乌萨斯的白兰地,他们常常用它来作临时酒精,高度酒,醇香而醉人,忘却所有的伤口,刺痛你的骨髓;赫拉格远比他所表现出来的更具侵略性,他更加喜欢博士用苍白的背对着他,像野兽一样交媾再咬住他颈脖某处的肉,老将军的汗会顺着身体往下汇聚,或者直接通过在博士背部一扫一扫的长发尖滴下。


博士不求饶,哪怕咬得被单都被撕下一块,手指扣进床单中,眼泪从眼角滑下,他只给予赫拉格最好的东西,最隐秘的颤抖和谁也不曾窥探的内里——在这种事情上,反而看起来像是博士在包容赫拉格的肆意。老将军会在事后愧疚地试图揉开淤青,但他还带着些侵占和饕足的意味。


“伤口是男人的勋章。”博士说。


“真正的战士应该毫发无损,”赫拉格亲吻年轻人的脸,“博士,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做,鲜血被擦干后不会消失,当你看向自己的时候,它们就会显现。”


“我不是小孩。”


赫拉格微不可闻地叹气:“你是,博士。”


博士勾下将军的脑袋,唇齿交融,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吧,将军嘴中带有一股辛辣的味道,好像初冬清晨落下的、掺杂血色的雪,博士伸出手来,替他把耳边的鬓发顺到耳后。


高度酒。


博士看着赫拉格的脸,感觉自己有点醉。


赫拉格闭上眼,细细地亲吻年轻人的唇,直到一起滚倒在杂乱的被单上,博士坐在他腰胯上,双手抵在胸前的纽扣上,老将军才意识到乖训的服从让他放送了警惕。博士向后压了压,开始解自己宽大的外套,早上因为特殊情况随手套上的外套变得格外难缠,最后博士不耐烦地直接以脱衬衫的方式扒下来,赫拉格抓住他腿根的地方,隔着牛仔裤摩挲,不知道在想什么。


博士握住他的手:“来?”


“决定权在你,”赫拉格说,“命令我,博士。”


他笑得十分温柔,不包括隔着布料抵着博士的东西。


“我能拒绝吗?”


“恐怕不行。”赫拉格坐起来靠在床头。




——

跳坑嘞,没后续。


因为黑历史突然扒了出来,结果发现还有一篇写了一半的(其实是写了一半的一半的。


折叠烟标

沙雕图再放送,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沙雕图再放送,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鸔輹巭荹

罗德岛大电影,【神明的恩惠】,前景提要,演员彩蛋,演员列表,预告

【!】摸鱼作品

【!】请看到最后!

【!】ooc?很菜,错别字

【!】我要怎么打标签啊...

【!】如果你翻标签时没在前三段找到对应角色 肯定是在预告里的

【!】如果你们想看...我真的会写...


【前景提要中...】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绝妙的主意】?”

凯尔希手里捏着报告单,靠着办公桌说道,你摇摇晃晃的站在她面前,表情少见的有点心虚。

“让干员们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嘛...”

你深吸了口气,就算是为了注意力涣散的阿米娅们有个愉快的假期,你也要把这个活动挣到手,实在不行就抱着凯尔希的大腿三天三夜不撒手!

“同意了。”

“啊一一唉?唉唉?”

完美的意料之外。

面前的她放下了报告单,手里的圆珠笔在纸上签了个漂...

【!】摸鱼作品

【!】请看到最后!

【!】ooc?很菜,错别字

【!】我要怎么打标签啊...

【!】如果你翻标签时没在前三段找到对应角色 肯定是在预告里的

【!】如果你们想看...我真的会写...


【前景提要中...】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绝妙的主意】?”

凯尔希手里捏着报告单,靠着办公桌说道,你摇摇晃晃的站在她面前,表情少见的有点心虚。

“让干员们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嘛...”

你深吸了口气,就算是为了注意力涣散的阿米娅们有个愉快的假期,你也要把这个活动挣到手,实在不行就抱着凯尔希的大腿三天三夜不撒手!

“同意了。”

“啊一一唉?唉唉?”

完美的意料之外。

面前的她放下了报告单,手里的圆珠笔在纸上签了个漂亮的签名,表情还是那种下一秒就会吃了你的样子,你确读出了不一样的温柔,“只有一星期时间,记住了。”

“...嗯!”

你咧嘴笑开了花,将报告单放在胸口前紧紧抱住,一路小跑的去了干员宿舍,忽略了凯尔希那瞬间的失神。


【演员通知中...】

“哈?你是想找我演话剧?”凛冬摘下了她的一边耳机,提高的音量引起了一边真理和古米的注意,得到确认后的三熊对视了一眼,你可以看到她们眼中的跃跃欲试。

“古米也要参加!”古米高高举起了手,拉着一边真理的肩膀不停摇晃,“古米也要参加!哪怕是个装饰物也行!”

“嘛...当然是可以了...不过要自己准备剧服哦?”

你在手中的小本子上记下了古米名字,下一秒却被一只手抢走,那只手的主人大大咧咧的翻动着你亲笔写下的剧本,让你不禁有些害羞。

“将军...将军...好!我参加!”

凛冬看起来对这个剧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本正在写的作业被粗暴的扫到了一边,她把小剧本放到了桌子上,古米也蹭了过来,两只熊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剧情和台词,你一时半会竟然还挤不进去她们的话题。

“抱歉doctor...”真理推了推眼镜,轻声的对你道歉,“我也很久都没看见过她们这么开心的样子了,可能是想起了当年学校里的主题活动。”

“啊...当时她们也是这样,分享着自己脑海里幼稚的剧本,凛冬还把制服套在另一个人身上,强制他念那些羞耻的台词一一”

“真理!我听得见!”凛冬突然一个猛女回头瞪了下真理,“你们讨论我的黑历史没问题,但你再不过来你的角色就没了知道吗?我手动删掉不给你留了!”

“...!等,等等!”

你看着真理挤进了小小的桌子前面,加入了角色的分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凛冬一人二角的提议,顺手拍掉了古米准备悄悄改剧本的手。

“都是一群小孩子嘛...”

你无奈的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了备份的剧本哼着小曲走向了另一个干员的房间。


【演员排练中...】

“高呼吧!呐喊吧!尖叫着说出吾的名字吧!”能天使一脸正经的站在道具的假悬崖上,原本翘起来的头发有些被强行压了下来,手中的枪被替换成了弓箭,“真正的神明不会惧怕任何挑战!啊噗撸派!”

“等等等等!能天使你又念错台词了!”

空用手锤了下桌子,另一只手拿着剧本细心的核对着台词,“把你的那句苹果派去掉,那不在剧本里!”

“但是啊,boss不是说要念出经典台词吗?要不我换一个?”

“弹幕?”

“拒绝!”

“嗯...派对?”

“不对不对!”

“唔呃呃呃呃...那,就,日光灯?”

“不行不行!你得念出一些符合角色的词语!比如【折射着希望的朝阳啊!】或者【恐惧那被日光灼眼的疼痛吧!】”

原本来现场查看的你觉得,似乎没有你空也能把这个舞台剧办理的很好。


【预告播放中...】

“神明...是真的存在吗?”

“那么...人类又算得了什么呢?”

“精灵一一”

森林背景前的末药回过了头,身边的守林人抓紧了弩弓。

“王国一一”

坐在王座上的银灰站了起来,站在身边的凛冬甩了甩战斧,阴影里的赫拉格抽出了剑,露出丁点寒芒。

“还有,冒险者们一一”

风雪中的迅使握紧了围巾,阴雨下的蛇屠箱抓紧了伞柄,

更多的人在关注这一场异变。

海洋深处的猎手睁开了眼睛,教堂里诚恳的修女发出了尖笑,代表守护和正义的耀骑士握紧了战锤,举起了盾牌,房间角落的公主哭泣着,祈求着有人能拯救身边的勇者。

“到时候,你们能做到什么呢?”


“战斗吧!!吾的子民们啊!为了胜利的荣光!”

能天使高举着圣洁的黄金弓,表情可以说的上是高傲,眼里的光照应着太阳。

“接招吧斯卡蒂!半径二十米的绿宝石水花!!”

赛雷娅勉强稳住身形,回头却只能看见烟雾散去后,迅使靠着墙壁划倒在地,鲜血流了一地,大片大片的撒在了墙壁上。

“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她吧,救救这人类最后的荣光吧!”

黄发的公主哭喊着抓住了将军的披风,身边倒下的人嘴边还有残留着的鲜血,只能动着嘴皮子,顽强的苟延残喘。

“赫拉格先生...请一定要明白...最后的...讯息...”

“我最后的...剑...雨...!”


所有的一切变得缓慢,渐渐暂停,画面向上移动,被黑暗侵蚀,被黑暗填满,只能看见垂落于肩头的,那一簇蓝色的发丝。

【神明的恩惠】

12/30日,正式上映。

演员表:

能天使一一能天使

公主一一空

勇者一一德克萨斯

冒险者一一迅使,赛雷娅,临光,蛇屠箱

国王一一银灰

老将军一一赫拉格

将军一一凛冬

医疗组组长一一古米

军师一一真理

???一一斯卡蒂

修女一一幽灵鲨

精灵守卫一一守林人,末药

神明一一莫斯提马


【我写了些什么东西】


泽木Rui_Lians🎩
17(?)岁在维多利亚求学的银...

17(?)岁在维多利亚求学的银老板和40(?)岁的赫老爷子。。。也许是一个连正脸都画不好的画渣刀客塔的上课产物吧🌚。。。不喜勿喷吧,请各位多多指教啦。。。(在朋友的怂恿下发的。。。私心打个cp的tag。。。还有赫老爷子你快来啊!!! TvT)

17(?)岁在维多利亚求学的银老板和40(?)岁的赫老爷子。。。也许是一个连正脸都画不好的画渣刀客塔的上课产物吧🌚。。。不喜勿喷吧,请各位多多指教啦。。。(在朋友的怂恿下发的。。。私心打个cp的tag。。。还有赫老爷子你快来啊!!! TvT)

崖——咯咯咯
-赫博/博赫无差啦 -主要是我...

-赫博/博赫无差啦


-主要是我流博➡️赫拉格


-感觉将军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会轻易动心、博士要非常努力才能把自己的身份从被照顾的孩子转变成其他.


-没有粮吃只能自产劣质腿肉 可能有后续…?

-赫博/博赫无差啦


-主要是我流博➡️赫拉格


-感觉将军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会轻易动心、博士要非常努力才能把自己的身份从被照顾的孩子转变成其他.


-没有粮吃只能自产劣质腿肉 可能有后续…?

Alchemist莫怀

求大佬加好友


有因陀罗的大佬吗,(想白嫖)


inginging,小辣鸡在线求大佬好友

求大佬加好友


有因陀罗的大佬吗,(想白嫖)


inginging,小辣鸡在线求大佬好友

论文写完了吗

人家想吃那个啦(×)

当你够不着被藏在柜顶的🍬🍭

博士外形代入龙女仆里的康娜酱

幼体化老梗

图一乐瞎jb写的


赫拉格

将军,我想吃那个。

嗯,好。

让你骑在他肩上拿。

你很乖地只拿了一点点,因为凯尔希说要限制糖分摄入,而且拿多了会被发现,但是根本不够嘛。老将军摸摸你的头带你回寝室又拿了一小把嘱咐你不要一下子吃光睡前好好刷牙。


银灰

哦?盟友变小了口味也变回去了吗?

结实的手臂卡住膝窝,小孩抱十分熟练,非常满意这个距离,清楚地感受你湿湿热热的呼吸。

不够吃眼巴巴地盯着他看然后埋进毛茸茸的领子撒娇。

说是亲他一下就给你谢拉格特产的甜点,被吧唧啃了一脸口水之后面上淡定地要死其实尾巴甩得可以扫地。


安洁丽娜

之前总是被博士摸...

当你够不着被藏在柜顶的🍬🍭

博士外形代入龙女仆里的康娜酱

幼体化老梗

图一乐瞎jb写的


赫拉格

将军,我想吃那个。

嗯,好。

让你骑在他肩上拿。

你很乖地只拿了一点点,因为凯尔希说要限制糖分摄入,而且拿多了会被发现,但是根本不够嘛。老将军摸摸你的头带你回寝室又拿了一小把嘱咐你不要一下子吃光睡前好好刷牙。


银灰

哦?盟友变小了口味也变回去了吗?

结实的手臂卡住膝窝,小孩抱十分熟练,非常满意这个距离,清楚地感受你湿湿热热的呼吸。

不够吃眼巴巴地盯着他看然后埋进毛茸茸的领子撒娇。

说是亲他一下就给你谢拉格特产的甜点,被吧唧啃了一脸口水之后面上淡定地要死其实尾巴甩得可以扫地。


安洁丽娜

之前总是被博士摸摸头的杰哥终于可以在博士崇拜的目光下飞起来帮她拿糖果。

呐,博士愿意把最喜欢的口味给我吗?

得到你的分享后高兴的不行索性把所有糖都取下来然后两个人被一起数落了。


能天使

呐呐,天使是不是都会飞啊,帮我拿糖果好不好?

老板想不想吃更棒的零食?

被掳到企鹅物流休息室吃了一下午pocky苹果派 ,一直盯着可颂思考为什么能天使说这个不是面包不可以吃。

靠着能天使吃苹果派吃着吃着觉得她的光环好像很甜扶着她的肩膀舔了一口,什么都没舔到,能天使打了个激灵。


送葬人

这个人虽然话很少但是好像人还挺不错。

听到你的求助后跟你科普了一下吃多了糖的小孩会长龋齿痛到打滚然后被嘉维尔她们按在椅子上补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好好吃下饭……

把你吓哭了然后被一点都没有威慑力地赶了出去。

果然比起人我更了解机器,我只是说了实话为什么赶我走。


伊芙利特

哈?这么简单的事情?看本大爷的!

猛踹柜子把糖果踹了下来落了你一头一脸,然后带着你在糖果堆里吃了个爽,炫耀自己机智过人觉得自己被你仰着头看的感觉也太棒了!

就是被赫默拎走的时候垂头丧气的。



七七七七个葫芦娃

爱是如鲠在喉 Part 6

Part 6  “博士,自由地活下去吧,这是我平凡的愿望。”

七号醒来的时候,凯尔希正拿着文件夹一脸愁容地站在床边。

“醒了?”凯尔希默默捏紧文件夹,“我听陨星说你的语言系……你会说话了?”

七号想起来自己昏迷前似乎是说了一句什么话,迟疑一会,点点头。

“会说话了就说出来,多说一些才能更熟练地用对话交流。”

“……应,应该,会了。”

“应该什么应该,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会。”七号默默想,凯尔希今天好像格外暴躁。

“醒了就下床吧,再做个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没事的话,你还有很多工作。”凯尔希转过身,一副不想再多说的...

Part 6  “博士,自由地活下去吧,这是我平凡的愿望。”

  

  

  

七号醒来的时候,凯尔希正拿着文件夹一脸愁容地站在床边。

“醒了?”凯尔希默默捏紧文件夹,“我听陨星说你的语言系……你会说话了?”

七号想起来自己昏迷前似乎是说了一句什么话,迟疑一会,点点头。

“会说话了就说出来,多说一些才能更熟练地用对话交流。”

“……应,应该,会了。”

“应该什么应该,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会。”七号默默想,凯尔希今天好像格外暴躁。

“醒了就下床吧,再做个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没事的话,你还有很多工作。”凯尔希转过身,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华法琳!麻烦你过来给博士做个体检。”安排了华法琳做体检,自己却迈着步子离开了医务处。

七号下了床,任由华法琳摆布,心想凯尔希今天应该是吃错了药。

  

  

  

检查完结果一切正常,七号还想偷会懒,却被赶过来的阿米娅抓个正着,“押”到了办公室。

再出门已经是黄昏了,今天是个罕见的晴天,没有漫天飞舞的黄沙,也没有压顶的层层乌云,夕阳最后的光辉撒在甲板上,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七号正想靠在椅子上打个盹,突然发现赫拉格独自靠着栏杆一言不发。

七号悄悄摸上去,想吓一吓他,却反而被赫拉格手里握着的怀表上可爱的小女孩照片和他脸上的温柔表情吓了一跳。

“晚上好,博士。”拥有四十四年战斗经验的将军大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只偷偷摸摸的小老鼠。

“她,很可爱,是谁?”七号说话磕磕绊绊的,像个刚学说话的小孩子。她突然有点生气,只是不知道气的是她自己,还是别的什么。

“怀表上的照片?被你看见了吗,哈哈。请看,小时候的奈音很可爱吧?现在的她可没有那么安静,但她喜欢现在的自己。这就够了。”赫拉格说起那个小女孩的时候,笑容也温柔起来。合上怀表盖,转头对着七号一脸严肃,“博士,自由地活下去吧,这是我平凡的愿望。”

七号楞楞地点点头,楞楞地看着赫拉格告辞之后离开,楞楞地想起来,奈音是他曾经的好友兼敌人和降斩一起托付给他的感染者女孩,也是他就在罗德岛的原因之一。

那孩子笑起来很可爱,没有人会不喜欢她。七号想,可奇怪的是,为什么看着照片总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和,嗯,和一种无可奈何的开心?

  

  

  

另一边,离开的赫拉格在走廊上遇到了气势汹汹的凯尔希。

“将军,您是不是把那个女孩的照片给博士看了?”

“事实上,是她自己……好吧,是的。”

凯尔希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火,但语气已经礼貌不起来:“我知道您很疼爱,并思念着那个孩子,但请您也为我们考虑一下。让您加入罗德岛一是我们确实急需强力干员,二是我认为博士能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你也答应了不会试图唤醒她的记忆,所以我才咬牙让你加入了,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这么肆意妄为!”说到最后已经没了以往的淡定,甚至快要尖叫起来。

“……抱歉,是我不小心。”

看着赫拉格道歉,凯尔希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再打也不是不打又气得很。“我并没有责怪您的意思,只希望您不要再把这些过往暴露给博士看了,毕竟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值得回忆的东西。如果博士真的恢复记忆了,手忙脚乱的可不只我们罗德岛。”

“当然。”赫拉格抿紧嘴唇,“今天只是不小心,是我的错,请你放心,不会再发生了。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再见。”

凯尔希看着迅速走远的赫拉格,又想起还是傻乎乎的博士,头疼得很。


鸔輹巭荹

明日方jo(又叫做这是什么神仙联动)

【!】摸鱼作品,很难看到后续

【!】双厨欢喜

【!】段子,ooc,菜

【!】耶~


1.

无敌的承太郎来罗德岛报道时报的是替身的名字,

倒不是因为代号的怪异,而是在自我介绍时会有点不方便。

“白金之星...”“白金,你好。”

抬头,对视,确认眼神,握手。

“doctor...新来的那位似乎和白金关系很好呢...”阿米娅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可是两位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星期啊?”

“大约...是因为替身使者之间能互相吸引?”

无良博士喝了口咖啡,砸吧砸吧了下嘴。

“如果无敌的白金之星有天马视域的攻击范围就好了...”

今天的博士依旧在想屁吃。


2.

因为能天使生病的原因,承太郎代替她来到贸易战工作。

“德克萨斯,...

【!】摸鱼作品,很难看到后续

【!】双厨欢喜

【!】段子,ooc,菜

【!】耶~


1.

无敌的承太郎来罗德岛报道时报的是替身的名字,

倒不是因为代号的怪异,而是在自我介绍时会有点不方便。

“白金之星...”“白金,你好。”

抬头,对视,确认眼神,握手。

“doctor...新来的那位似乎和白金关系很好呢...”阿米娅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表情,“可是两位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星期啊?”

“大约...是因为替身使者之间能互相吸引?”

无良博士喝了口咖啡,砸吧砸吧了下嘴。

“如果无敌的白金之星有天马视域的攻击范围就好了...”

今天的博士依旧在想屁吃。


2.

因为能天使生病的原因,承太郎代替她来到贸易战工作。

“德克萨斯,德克萨斯!德克萨斯?德克萨斯...”

“闭嘴!”

“呀卡吗洗!!”

抬头,对视,确认眼神,握手。

“doctor...新来的那位干员似乎又和德克萨斯有微妙的关系...”阿米娅抬手指了指正叼着巧克力棒的德克萨斯。

“冷静,这大约就是能叼着12根烟/巧克力棒还能灌下一瓶汽水的人之间的纽带...吧?”

拉普兰德:雪~花飘飘~


3.

承太郎第一眼看见赫拉格时差点眼花看成了某个老东西,当时的将军正被龟龟扎头发,一脸无奈的笑着,低头接下了龟龟递上来的帽子,过于碍事的披风被放在了一边,露出了里面作为常装的衬衫。

真的...非常相似啊...

所以在看见那人被狙击手一枪打穿肩膀还拒绝治疗后,才会有一瞬间的失神。

然后承太郎明白了,这人一点也不像老东西。

他才没有这么高的战斗力...倒不如说两人的求生欲比较相似?

+70+70+70+70+7+7+7+7+一一

4.

当承太郎知道doctor也能暂停时,下意识想扯下来doctor的兜帽看看头发是不是金色。

“抱歉...”

一边的fafa林吸着血,随手在体检报告单上写下了(dio恐惧症...话说,dio是谁?)


5.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承太郎】给【蛇屠箱】点了个赞。

“欧拉欧拉欧拉!”“木大木大木大!”

【承太郎】撤销了点赞。

“木...木大木大木大?”

【承太郎】很用力的点了个踩。

【承太郎】退出了游戏。


风辰紫

干员日记_13_幕间_桃金娘篇

危机合约活动有感的激情短打。

桃金娘是真的有大将军的感觉。

上接博士日记_塔露拉篇。

干员日记进入最后的“合”阶段,起是日常,承是崩溃;转是过去;合就是拯救。

“下周六,龙门外环,我会亲自带队攻击,给我等着吧。罗德岛的博士。”

       “博士,塔露拉并没有出现在龙门外环的整合运动中,在击退了袭击者之后,我们只找到了这个。”

“5…9?这是个挑战书啊,阿米娅。”

“诶?凯尔希医生也是这么说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指切城的59区吗?博士你去哪啊?”

“作战指挥室。”

……

“你们罗德岛怎么回事?队伍呢...

危机合约活动有感的激情短打。

桃金娘是真的有大将军的感觉。

上接博士日记_塔露拉篇。

干员日记进入最后的“合”阶段,起是日常,承是崩溃;转是过去;合就是拯救。

“下周六,龙门外环,我会亲自带队攻击,给我等着吧。罗德岛的博士。”

       “博士,塔露拉并没有出现在龙门外环的整合运动中,在击退了袭击者之后,我们只找到了这个。”

“5…9?这是个挑战书啊,阿米娅。”

“诶?凯尔希医生也是这么说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指切城的59区吗?博士你去哪啊?”

“作战指挥室。”

……

“你们罗德岛怎么回事?队伍呢?怎么就这么几个人!”

“博士,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她们可是平均一个人要面对十几个敌人啊。”

“没关系的,阿米娅。要信任她们,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赫拉格把刀磕在地上,坐在残骸上休息着。长时间高强度的作战让老爷子有点吃不太消。前方,刚刚好赶上的银灰挥动着手杖中的长剑,大片大片银白色的剑光清扫着前线的压力。

哈出一口白气,赫拉格用带着沧桑的眼神看着战场。

“年轻真好啊。想我40年前,也和你一样富有朝气。”

年轻?喀兰贸易总裁在挥剑的时候脚下一滞,剑光歪斜着扫过一旁的危楼。

“年轻人。挥剑的时候手要稳,脚下更要稳!”仅仅二人,金银双色的剑光横扫战场。

……

“陈长官的头发好漂亮啊,平时是怎么护理的?用的什么护发素?”

“也没用什么,就是普通的洗发水。”

前方,星熊挥舞着般若,清扫着堆积起来的尸体。“喂!老陈!有空就来帮忙呀!”

“马上来!”

“也不知道博士怎么想的,就我们几个守在这边,要是来个术士怎么办啊。”

“你们罗德岛博士的指挥能力很厉害。对我们有大威胁的敌人都会被其他人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敌人同样可以交给别人。有星极小姐的法术在,一般敌人也冲不破我们的防线。现在前线有人在替我们减轻压力,可以趁机好好休息一下。”塞雷娅在星熊身侧,帮忙分摊着压力。身上的护服闪着源石技艺的光芒。

“我们可不是罗德岛的啊。不过塞主任你这套护服好厉害啊,多少钱?我们近卫局能买一套吗?”

“非常抱歉,充能护服的专利属于莱茵生命,我这里只有这最后一套了。”

……

“注意射击节奏,优先集火高威胁目标!”

 “是!”

普罗旺斯的头上沁出了汗水。与两位富有经验的前辈同组,虽然交叉射击下,战场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但精神上的压力则越来越大。光是跟上陨星和黑的“佣兵”式狙击节奏,就已经竭尽全力了。真是的,这帮家伙打仗都不要命的吗?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天灾信使啊!

“果然,黑小姐很厉害啊。”

“……其实,你的天赋比我高。没有佣兵带来的经验的话,我不如你。”

“诶?”

……

“啧,博士这家伙,又自顾自地把其他人塞到队伍里。明明有本大人和艾雅法拉就可以烧干一切了。”

“伊芙芙你冷静一点,莫斯提马小姐也是来帮忙的。”

“你是叫……伊芙利特吧,我能感受到你体内的力量。但相对来说,好像控制力稍微弱了一点。”

“本大人的控制能力已经很厉害了,烟花什么的也可以做到了。”

小火龙不服气地举起了喷火器。绚烂的烟花取代了毁灭的火龙。

“伊芙酱注意一点啊,我们还在战场上呢!”艾雅法拉挥舞着法杖,爆裂的火焰打断了敌人的行动。这是从天火小姐那里学来的新技巧。

“哦,有点意思。那这样呢?”浅蓝色的光芒覆盖了深红色。

“哇呀呀呀!小心!要爆开来了!”骤然爆发的火焰吓了小火龙一跳。

“没事。偶尔追求一些刺激,也是不坏的选择。”火焰在引导下向地面打去,清开了一大片场面。

……

       “太神奇了,她们是怎么做到的!”阿米娅瞪大了双眼看着携带式指挥终端的屏幕。一个个小队如同钉子一般打入在战场上,单靠各自为战,就不断地蚕食着敌人,在战前模拟过无数次的高难度战斗,现在却如砍瓜切菜一般被解决了。

       “要相信干员们,阿米娅。她们有能力做到这一切的。”博士偷偷藏起了颤抖着的双手。

       “那是因为我们都相信有博士在最后方支撑着我们。干员们才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能力。你的战术是现代的,构思却相当古老,你究竟是什么人?”塞雷娅手里拿着什么,回到了后方的指挥处。但博士并没有回答她的打算。

       “敌人已经全部歼灭,这是在后方找到的东西。”

       “是吗,已经结束了啊。”博士伸出手想接过塞雷娅递过的东西,却连拿都没拿稳,就倒在了地上。

“博士!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很轻松的作战吗?最近他只熬了一个通宵啊。”

塞雷娅一把扶住了昏倒的博士,随即立刻明白了问题的原因。

“……没有出意外,不代表不会出意外。”在博士的大衣内侧,是厚厚两沓作战资料,包括了数百次的模拟演练记录,和各种突发意外情况的处理方案。

“这么多东西,一个通宵肯定做不出来。”

“博士……”

……

       “苹果苹果,嘿嘿!哇!博士!”深夜,当偷偷摸摸从食堂里抱着一堆好吃的溜出来时,小个子的桃金娘被坐在阴影里的博士吓了一跳。

       “是桃金娘啊。没事,我就在这坐一会儿。马上就走。”博士刚刚从指挥中心出来,虚弱地冲着桃金娘摆了摆手。马上要到来的大战,如同风雨欲摧一般的重担,碾压在博士身上,不给他一丝一毫的喘气机会。尤其是,这场战斗的背后,背负着整个罗德岛的命运的时候。

       “这可不是没事的样子啊!”桃金娘举起了自己的苹果,一阵柔和的光芒扩散开来。“您又一个人在作战室待到现在!今天的战斗推演不是过了吗?”

       “谢谢你,桃金娘。”在光芒的照耀下,博士恢复了一些血色。“今天的战斗还是太过极限了。我们要面对的是整合运动的领袖,一丝一毫的意外都不能出现!所以,推演……咳咳。”博士忍不住地咳嗽起来。熬夜,而且是精神高度紧张的熬夜推演,已然开始摧残他的身体。而他也对此心知肚明。

       “博士啊,虽然我很敬佩你,但是这样子可当不上大将军哦。”桃金娘一屁股坐在博士旁边,把随身旗子摊开,把里面包着的食物拿了出来。

       “研究也做,战斗也做,战斗推演也一力承担。你不是在率领大家。你是在代替大家。”

       “……桃金娘,这份担子,是我必须要承担起来的责任。”

“你一个人试图完成我们所有人需要干的事。这不叫领袖,这叫胡来。最后只会把自己累死。看到那里的承重柱了吗?虽然和我们地下不太一样,但原理都是差不多的。承重柱无法作为装饰,无法承载线路,无法挡住风雪或者透过光明。但承重柱仍然是整个房屋结构最重要的部分。因为它支撑起了其他所有的部分。”

博士惊讶地看着桃金娘,难以想象这种话会从一个“小孩子”的口中说出。

“大将军不一定是力气最大的,也不一定是技艺最高的。但一定是能够支撑起所有人,相信着大家,也被大家信任,能带着所有人一起前进的人哦。”桃金娘啊呜一口吃掉了一个小面包。

“谢谢你,桃金娘。” 

“哼哼,可别小看我。在我的老家,第一大道还有三条商店街的孩子们可都是听我号令的。”

“那是,我们桃金娘可厉害了呢。”熬夜带来的疲惫在桃金娘的治疗下渐渐消失。听着眼前杜林族干员孩子气的话,博士微微笑了起来。或许,她真的是个大将军?这么想着。顺手摸了摸桃金娘的头。

“博士,我必须要严肃地指出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已经成年了!而且在杜林里,我的身高是偏高的!你要告诉其他人,不要看到我就下意识地摸我头,还给我塞零食!”

博士打算不追究桃金娘深更半夜溜进食堂找食物的举动,但是以熬夜需要能量为名义,干掉了桃金娘一半的甜点。


璎青岚

我觉得这个群可以改个名字了,叫这群干员石乐志(正经脸)

我觉得这个群可以改个名字了,叫这群干员石乐志(正经脸)

照夜_ballball不要日lof

稿子


11月瓶颈了画得好少((争取这个月放假了多画点

稿子


11月瓶颈了画得好少((争取这个月放假了多画点

洛神红莓花果茶

一篇(划掉)一段赫银

突然想看他俩抱抱就写了( °◅° )没车请不要期待了我这种粪博士不会开车的甚至连驾照都考不到x

赫拉格从露台上回到宿舍时,身上带着丝丝寒意,虽然罗德岛已经开始供暖,这风毕竟是夹杂着远方雪山的祝愿来的,寒气并不那么容易散去,好在这个时间大家基本都在各自的宿舍里休息,赫拉格只要不在战场上,就会完完全全把自己的温柔毫不吝啬地分给每个人,所以即便是这样不太重要的细节他也记在心上,每次他去露台沉思或者看看夜空都选择较晚的时间,除了企鹅物流的那几位注意不到季节变化的少女有时会在开完party后出来溜达,在赫拉格从露台返回宿舍的这段距离中基本没有其他干员出现过。

赫拉格推开宿舍的门,手却...

突然想看他俩抱抱就写了( °◅° )没车请不要期待了我这种粪博士不会开车的甚至连驾照都考不到x



赫拉格从露台上回到宿舍时,身上带着丝丝寒意,虽然罗德岛已经开始供暖,这风毕竟是夹杂着远方雪山的祝愿来的,寒气并不那么容易散去,好在这个时间大家基本都在各自的宿舍里休息,赫拉格只要不在战场上,就会完完全全把自己的温柔毫不吝啬地分给每个人,所以即便是这样不太重要的细节他也记在心上,每次他去露台沉思或者看看夜空都选择较晚的时间,除了企鹅物流的那几位注意不到季节变化的少女有时会在开完party后出来溜达,在赫拉格从露台返回宿舍的这段距离中基本没有其他干员出现过。

赫拉格推开宿舍的门,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按下电灯的开关,而是停在了门把手上。他的房间里现在还是漆黑一片,不同以往的是黑暗深处出现了一双泛着凛冽寒光的竖瞳,正看向他所站立的位置。

这个场面换做普通的女性干员大概会直接导致尖叫和东奔西跑然后吵到其他正在休息的干员最后引起一场骚乱,可惜现在与那双眼睛对视的是赫拉格,即使这位老将军不经常见到这样尖锐的眼神,至少他也绝不会被一双眼睛吓到。所以赫拉格只是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又像往常一样开了灯,走到桌前动作流畅地倒了一杯热茶。

“干员银灰,我记得菲林大多数都比较喜欢温暖的灯光,为此我还向博士申请换了颜色温和的灯管,没想到你似乎并不领情。”

赫拉格摘下手套,把倒好的茶递向正坐在他的床边,不知何时已经背向他转而凝望窗外风雪的银灰。银灰头也不回却准确地伸手接过了茶杯,并将那只小巧的瓷制杯子用两手捧起,似在借助杯壁的温度温暖双手。赫拉格用余光瞥见银灰也没有带手套,毛领斗篷下只有毫无装饰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看起来像一时兴起只披了件外衣就匆匆赶来的。来了也没打过一声招呼,赫拉格想,他此行必然不是来谈战略上的事情。

“那我就是那少数的菲林之一。”

银灰喝了一小口热茶便将茶杯放到床头柜上,目光从窗外呼啸的风雪中移开。他起身将厚重的窗帘拉上,又解开肩上的斗篷扔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与此同时赫拉格也不约而同地脱了外套,但赫拉格只是觉得房间的温度不需要再穿着外套,而银灰身上只有单薄的两件衣服,在赫拉格眼中即使对方披着斗篷也还是有想把自己的外套在给他裹上的冲动。

银灰又去关上了那盏在他头顶上方散发着温暖光芒的灯,然后走到床边打开了一盏光芒微弱的床头灯,那盏灯也是暖色光,但这次银灰看起来竟比刚才放松多了。

“老将军,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银灰,这对我来来说是荣誉,而非负担。”

赫拉格已经坐到了床边,坐在那盏小灯旁边,而银灰只是垂下眼眸,露出了一个细微而苦涩的笑,然后走到赫拉格身旁坐下。赫拉格抬手揽过银灰的肩膀,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彻底消除,银灰侧身将头埋进赫拉格的颈窝,缓慢的喘着气,双手抓着赫拉格的袖子。赫拉格无视了手臂上的负重,抬起手抚摸着银灰的发顶,他感觉到呼在肩头的热气乱了节奏,既没有变快也没有变慢,而是一下一下的有些抽搐,随后接踵而至的滚烫液体开始逐渐将他的衣领打湿。银灰没有发出声音,身体却在颤抖,宽大的脊背弓了起来,平常宛如装饰一样的尾巴此时正不知所措地胡乱摆动着,这个场面赫拉格从未见过,但他还是平静地安抚着银灰,抚摸发顶的手转移到脊背上,赫拉格兀然发现银灰的脊椎形状几乎可以摸索出来,他又比上次见面时瘦了很多。

“银灰......恩希欧迪斯,和我说说吧,在你的泪水面前我无法做到只是看着。”

“雪山......无尽的白色,我和恩雅,还有恩希亚......父亲和母亲......分明一切都近在我的眼前,我拼命地伸出手,却还是什么也抓不住。”

“我梦到喀兰的雪覆盖了圣山上的庙宇,攀登者因为雪崩而失足跌下山崖......我的声音被白色的积雪吞没,我的目光被层叠的雪山填满,当我回到那里时,我已经失去了前行的道路。”

银灰的声音有些哽咽,说完他便再度回归沉默,身躯的颤抖也逐渐缓和。赫拉格将他抱得更紧,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银灰圈在怀里,想把自己的温度通过这个拥抱全部传递给他。直到银灰的呼吸彻底平稳,赫拉格才松开了手,但在松手的那一瞬间银灰的身体竟惯性地倒下,赫拉格赶忙伸手去接,在接住的同时手腕也被银灰的手抓住,这是可悲的本能反应,因为他们都是无法完全信任他人的末世生存法则的牺牲者。

“...抱歉,刚才居然睡着了。”

“没关系,你今晚可以睡在我这里。”

“但是我......”

“我不是擅长精神类法术的术师,但我希望短暂的陪伴可以使你摆托噩梦的困扰。”

“.......也许摆脱也只是短暂的而已,不过谢谢你,赫拉格。”

银灰疲惫地笑了一下,随后安心地躺在了赫拉格的床上。赫拉格觉得银灰也并非是“少数的菲林”,在他眼里银灰也和他见过的其他菲林无异,礼貌、温和、活泼,战斗时会露出利爪,难过时会需要臂膀。银灰只是因为过重的责任而用冷酷、严肃和一丝不苟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了。他微笑着拍了拍银灰的肩膀,为他盖上柔软的被子,自己则坐在他身旁,用睡前故事一样的语气轻声和他说着话,直到银灰合上那双凛冽而充满孤寂的眼睛。

“我也要感谢你,恩希欧迪斯,你让我更加坚定了继续战斗下去的愿望,不仅是为了给罗德岛开拓道路,也是为了让后辈们对未来愿意心怀希望,为了祈求和平的方法——”

“为了,你。”

“晚安,孩子,祝你好梦。”

六只松
真,从秋画到冬_(:τ」∠)_...

真,从秋画到冬_(:τ」∠)_
终于记起大明湖畔的那个坑

冬天就该逗猫猫

真,从秋画到冬_(:τ」∠)_
终于记起大明湖畔的那个坑

冬天就该逗猫猫

ChIIIn
“博士,活动辛苦了…” 啊肝好...

“博士,活动辛苦了…”

啊肝好疼…

“博士,活动辛苦了…”

啊肝好疼…

sin cera
当我下干员的时候我到底在想什么...

当我下干员的时候我到底在想什么

我就是失忆博士的典范了

当我下干员的时候我到底在想什么

我就是失忆博士的典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