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赫连尼科夫

5浏览    3参与
Daisy的旧号为何登不上去了

(水帖)算是之前老肖给赫写信那篇的后续吧

(其实没多少音乐史的内容,如果太不合适了的话请叫我删掉)

就,那篇文章的作者,Andrey Tikhomirov老师,因为我往B站搬运他的视频,跟我互关了Facebook(几个月前的事了,现在仍然沉浸在追星成功的快乐中无法自拔)

然后他还不知道我在lofter和B站上安利他那篇文章的事。前几天我突然社牛发作决定告诉他(倒也不是社牛,毕竟他好像有出版文集的打算,而我两次分享他的文章都没有经过他的授权,不告诉他就这样转发其实不太合适),我说老师我把您的那篇文章分享给同好了(正好是B站有大佬在更新赫连尼科夫的合集,分享个相关的文章也挺应景),不少朋友很喜欢,觉得它很有意思

他:那篇甚至连英文版......

(其实没多少音乐史的内容,如果太不合适了的话请叫我删掉)

就,那篇文章的作者,Andrey Tikhomirov老师,因为我往B站搬运他的视频,跟我互关了Facebook(几个月前的事了,现在仍然沉浸在追星成功的快乐中无法自拔)

然后他还不知道我在lofter和B站上安利他那篇文章的事。前几天我突然社牛发作决定告诉他(倒也不是社牛,毕竟他好像有出版文集的打算,而我两次分享他的文章都没有经过他的授权,不告诉他就这样转发其实不太合适),我说老师我把您的那篇文章分享给同好了(正好是B站有大佬在更新赫连尼科夫的合集,分享个相关的文章也挺应景),不少朋友很喜欢,觉得它很有意思

他:那篇甚至连英文版都没有诶,你们是怎么看懂的?

我:我们一般都用机翻的,虽然不太靠谱,但是不影响对整体的理解

他:(害怕)

他的原话是:I'm afraid to even imagine how my articles automatically translated from Russian into Chinese look! Probably they look as "meaningful" as texts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to Russian using Google.

我一想,我当时看的是谷歌自带的俄译英,俄译中我还真没看过诶!于是产生了不该有的好奇心——我把他的文章复制进了百度翻译(以下是文中引用《见证》的片段,不是史实,不是史实,不是史实,AT老师的文章中有物证证明这段是假的)百度翻译是这么说的:

“他妈的采取了措施。他恨我。谈论这件事很有趣,但有一次我的卡片放在他的桌子上——直到我听到赫伦尼科夫的歌剧《暴风雨中》......他妈的是在投机......但他妈的知道他自己的方式。他读了我的信,怒气冲冲地撕开了信。他还把我的卡。他妈的很生气。我以为我是按照俄罗斯学派的精神行事的:俄罗斯作曲家总是互相协商,互相批评,没有人受伤。但他妈的有不同的观点。”

??????

是什么同时把肖/赫黑的这么惨?是祖安机翻+伏言乱语!

所以我要不要如实告诉他俄译中是什么样子的(丢人

Daisy的旧号为何登不上去了
前来交图 @普二茶 (这都什么...

前来交图 @普二茶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1.今年并没有好好听音乐,并没有深入了解作曲家,但是到各家都去串过门,也说不上来听谁听得更多,反正...漏掉谁都不太好,那就干脆都算上吧

2. AT老师真的好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好欺负好说话的大神

可以翻墙搜他的音乐(YouTube)或者文章(他个人网站),文章不能转载,音乐正在慢慢搬运,欢迎各位来感受感受

3.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对家了怎么回事呢(你们这群苏联人drama真多

4.(老肖对不起)

5.打这么多tag会不会很烦啊

前来交图 @普二茶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1.今年并没有好好听音乐,并没有深入了解作曲家,但是到各家都去串过门,也说不上来听谁听得更多,反正...漏掉谁都不太好,那就干脆都算上吧

2. AT老师真的好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好欺负好说话的大神

可以翻墙搜他的音乐(YouTube)或者文章(他个人网站),文章不能转载,音乐正在慢慢搬运,欢迎各位来感受感受

3.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对家了怎么回事呢(你们这群苏联人drama真多

4.(老肖对不起)

5.打这么多tag会不会很烦啊

Daisy的旧号为何登不上去了
ins上刷到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

ins上刷到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奇怪组合(右起:老魏,卡长条,赫兔狲)

ins上刷到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奇怪组合(右起:老魏,卡长条,赫兔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