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赴汤蹈火

1056浏览    61参与
Mbxo
我从未见过做了坏事不被惩罚的人...

我从未见过做了坏事不被惩罚的人  你呢?


我穷了一辈子

我父母和祖父母也是这样

这就像一种病 一代代的遗传

就是这样

能传染你认识的所有人

但我的儿子们不会

不会再这样了

现在这是他们的财产了


我从未见过做了坏事不被惩罚的人  你呢?


我穷了一辈子

我父母和祖父母也是这样

这就像一种病 一代代的遗传

就是这样

能传染你认识的所有人

但我的儿子们不会

不会再这样了

现在这是他们的财产了


一眼执着

2020年3月24日,3月累计:201km=11.13.12.13+0.12.0.0.13.0.13.12.0.12+13.12.0.12.13.0.0.13.13.14,20200324夜跑11公里。( R70D30 )——200公里大关,pass!

0.you are my 【 once upon a time 】!你是我的童话—《Spencer-Toby》----romantic

2.hard working?不够;diligent孜孜不倦的 勤勉的 刻苦的 ;make all your effort!..do the best one...

2020年3月24日,3月累计:201km=11.13.12.13+0.12.0.0.13.0.13.12.0.12+13.12.0.12.13.0.0.13.13.14,20200324夜跑11公里。( R70D30 )——200公里大关,pass!

0.you are my 【 once upon a time 】!你是我的童话—《Spencer-Toby》----romantic

2.hard working?不够;diligent孜孜不倦的 勤勉的 刻苦的 ;make all your effort!..do the best one can;....make great efforts;try hard;exert oneself;

3.熬夜族修仙党:stay up late! stay up all night !burn the midnight oil ...熬夜车;sleep deprivation睡眠剥夺,

4.“Distracted Boyfriend”(分心的男朋友)---amorous 花心的; intriguing fellow 花心的家伙;playboy花花公子;

Spending the heart is camouflage to cover up weak heart.花心是掩饰脆弱心灵的伪装。

5.meme的读音是「么么」其英语音标为/miːm/发音类似于「米姆」

6.社畜?“corporate slave”Company's slaves哈哈哈

yuan

赴汤蹈火观后感

今天终于抽空把cp奥斯卡提名那部赴汤蹈火看了,不得不说,里面基情四射的兄弟情太感人了!!虽然这么糙汉的造型,和这么硬汉的画风,这么爷们的西部片,但他身上那种一如既往的o气质,仍然支撑起了兄弟剧情线的重要部分。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传统的跟着哥哥胡来的傻白甜弟弟,到结尾警察才戳穿他是幕后大boss,不仅亲手策划了一切,为了让儿子一家过上好生活,还纵容了深爱自己、不善言辞的哥哥去送死,简直是可怕的弟弟,在纯良无害,甚至有一丝不应有的善良、脆弱的外表下,把人性的情感,包括女招待对自己的情感,都当成了脱贫致富的工具,所以说决胜脱贫攻坚刻不容缓啊(闭嘴)。

先说演员,cp演这种双男主影片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

今天终于抽空把cp奥斯卡提名那部赴汤蹈火看了,不得不说,里面基情四射的兄弟情太感人了!!虽然这么糙汉的造型,和这么硬汉的画风,这么爷们的西部片,但他身上那种一如既往的o气质,仍然支撑起了兄弟剧情线的重要部分。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传统的跟着哥哥胡来的傻白甜弟弟,到结尾警察才戳穿他是幕后大boss,不仅亲手策划了一切,为了让儿子一家过上好生活,还纵容了深爱自己、不善言辞的哥哥去送死,简直是可怕的弟弟,在纯良无害,甚至有一丝不应有的善良、脆弱的外表下,把人性的情感,包括女招待对自己的情感,都当成了脱贫致富的工具,所以说决胜脱贫攻坚刻不容缓啊(闭嘴)。

先说演员,cp演这种双男主影片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但和汤老师那个特工争风就很无聊……我很喜欢他和本福斯特的对手戏,据说拍摄的时候进组只有两周半,但因为他俩本来就关系好,所以演的很开心,我也感到了森森的基情,比如在夕阳下兄弟二人无忧无虑地玩耍,还有弟弟中枪后倒在哥哥怀里,哥哥深情安慰,乃至哥哥决意赴死前,对弟弟深情的表白:我爱你,弟弟仿佛早已预料到,低头很具有少女感的一笑:我也爱你,啊,这个眼神和笑容,我太熟悉了。后来,弟弟看着哥哥被击毙的新闻,眼神干涩,恍惚,冷静之中透着冷酷,悲伤之中透着解脱,这块的层次感很好,转眼衔接到去银行打钱的场景就没那么突兀,也为后来警探揭穿真相做了很好的铺垫。个人觉得稍微有一点不足的就是结尾,家人回来之后那一段,情绪转换得还差了一点点,再转回ending scene就有点被警探压着了(所以说他还是和同龄男人演对手戏比较有火花......),所以结尾结得我有点没被爽到,但整体演的是很好哒,完成了这个角色的任务。

再说剧情,很好看,虽然有些涉及种族文化背景的我没怎么看懂,但很难得有文艺片能在大段大段的对话之余不让我无聊到想睡觉的.......作为一个心里住着糙汉的直女,已经过了文艺小清新伤春悲秋的年纪了,就喜欢看有剧情的嗨片爽片,文艺片的节奏感是很重要的,这部片子的矛盾设计,和小高潮的营造,到最后揭开真相的反转,都可以给个高分,比stb那种傻逼兮兮的自以为群像实际上只是单元剧的架构好太多了……这部片子也偏群像,但比stb高明得多的,就在于不是只通过单线叙事,单角度,通过杂乱无章的场景切换和对话去塑造人物,显得特别死板;对哥哥的正面描写,对弟弟的侧面描绘,还有兄弟基情,老探长和探员的基情,两条主线的交叉,参杂着赌场、银行、公路、餐馆这些既定的细节,在当时文化和种族冲突的大背景下,这个分寸感和尺度能令观众觉得舒服,就值得一个奥斯卡提名。

最后,我真的很想看年轻个十岁的cp演一演美国版的蓝宇啊,他演一个惨兮兮的虐恋情深的正儿八经的基情片绝壁能拿奥斯卡!现在可能只能演十年后了,捶胸顿足……

pudding1740

大概就是好这口儿吧……这种又是西部片又像公路片的类型真是大爱。很硬汉,很粗粝,确实像《老无所依》,但内核有完全不同的地方。与《老无所依》相比,这片子就柔和太多了。一边是亲兄弟两个,一边是老搭档两个,人物设置相互呼应。尤其旅馆住宿一段,年轻的都对年长的很无语😂兄弟俩的剪影在夕阳里打闹,死别之际别别扭扭的表达,搭档两人一路拌嘴,也有注定的杀戮。“卷进来就很难全身而退。”大噶其实都一样啊。

大概就是好这口儿吧……这种又是西部片又像公路片的类型真是大爱。很硬汉,很粗粝,确实像《老无所依》,但内核有完全不同的地方。与《老无所依》相比,这片子就柔和太多了。一边是亲兄弟两个,一边是老搭档两个,人物设置相互呼应。尤其旅馆住宿一段,年轻的都对年长的很无语😂兄弟俩的剪影在夕阳里打闹,死别之际别别扭扭的表达,搭档两人一路拌嘴,也有注定的杀戮。“卷进来就很难全身而退。”大噶其实都一样啊。

katze11

《赴汤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德配德字版

MKV    BluRay-Rip版,同目录下有部分匹配型德语字幕

rvir


当年给我带来无比惊喜的一部作品,到现在都依然记忆犹新。看似老套又简单的故事,却拍得格外精彩。极具西部风情的镜头以外,整体节奏很好,一路看下来没有任何突兀感,结尾也非常棒。角色塑造更是不用说,杰夫、派派和本,三个人实打实用演技撑起满满一台戏。

印象最深的有两幕,一是兄弟俩伫立在母亲生前的房间里,本看似大大咧咧毫不在乎的表象下难以抑制的悲伤,二是最后门廊下派派和杰夫暗潮汹涌的对话,那种不动声色的平静中透出的决绝狠厉。


这里听写一段派派让人深有感触的独白,感觉比字幕版更加口语化...

MKV    BluRay-Rip版,同目录下有部分匹配型德语字幕

rvir


当年给我带来无比惊喜的一部作品,到现在都依然记忆犹新。看似老套又简单的故事,却拍得格外精彩。极具西部风情的镜头以外,整体节奏很好,一路看下来没有任何突兀感,结尾也非常棒。角色塑造更是不用说,杰夫、派派和本,三个人实打实用演技撑起满满一台戏。

印象最深的有两幕,一是兄弟俩伫立在母亲生前的房间里,本看似大大咧咧毫不在乎的表象下难以抑制的悲伤,二是最后门廊下派派和杰夫暗潮汹涌的对话,那种不动声色的平静中透出的决绝狠厉。


这里听写一段派派让人深有感触的独白,感觉比字幕版更加口语化。(顺说德配版兄弟俩的声音也很好听~以及Veranda听了N遍才听出来也是醉了_(:з」∠)_

“Mein ganzes Leben lang war ich arm, genau wie meine Eltern und meine Grosseltern davor. 

Es ist wie eine Krankheit. Weitergegeben von Generation zu Generation war das zu einer Krankheit, genau so laeuft das. Sie infiziert jeden Menschen den Du kennst.

Aber nicht meine Jungs.Jetzt nicht mehr.Das gehoert jetzt ihnen.

Ich habe noch nie im Leben jemanden getoetet. Aber wenn Sie wollen dass ich mit Ihnen anfange,legen wir los, alter Mann. Sehen wir ob Sie die Pistole ziehen koennen bevor ich Sie von der Veranda puste.”


以及......是的没错这两只也进一步加重了我的骨科狂热症╮( ̄▽ ̄”)╭ ╮( ̄▽ ̄”)╭ 实在是太有爱了..真的!!!

戒不掉电影

赴汤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这是一部小成本的美国现代西部电影。

从导演到演员没有好莱坞大牌,但也都耳熟能详。

这部电影在2016年上映,得到了很多提名,却无一获奖,甚是可惜。

想想那部老无所依,这部也有那么点味道,一个有趣的故事,

警匪之间,看着看着,谁是正义的一方已经不再重要,但电影里的警察总要去维护法律的面子。

美国中部一些城市的经济萧条,让那些本来豪侠模样的牛仔只能在抢银行上发挥余热了,这是美国西部电影的悲哀,也是照进梦想的现实,显然这灯光下的影子,在阳光下已经模糊不清了。

不管怎样...

赴汤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这是一部小成本的美国现代西部电影。

从导演到演员没有好莱坞大牌,但也都耳熟能详。

这部电影在2016年上映,得到了很多提名,却无一获奖,甚是可惜。

想想那部老无所依,这部也有那么点味道,一个有趣的故事,

警匪之间,看着看着,谁是正义的一方已经不再重要,但电影里的警察总要去维护法律的面子。

美国中部一些城市的经济萧条,让那些本来豪侠模样的牛仔只能在抢银行上发挥余热了,这是美国西部电影的悲哀,也是照进梦想的现实,显然这灯光下的影子,在阳光下已经模糊不清了。

不管怎样,这部电影怎么也比今年那部奥斯卡人鱼片值得看,至少它有点意义。

直言

【赴汤蹈火/Hell or High Water】成人礼与毕业舞会(托比/坦纳nc17)

不记得为什么没有更新这边,大概是因为和谐的力量吧(手动滑稽)

——

年少的时候……鬼知道o不o啦
凉了的cp也要撒土啊

假设托比生日就在毕业舞会那天
托比/坦纳

————
一生一次的高中毕业舞会,流光溢彩印染脸庞,灯红酒绿映射眸光。
托比摸了摸左边胸口处,有些心不在焉。
内衬里藏着他一些自觉不切实际的小小妄想。
他开始考虑他的兄长不会赶回来参加他的毕业舞会的可能性,但姑娘趁其不备主动踮脚亲他前,年少者还是在想着“如果向哥哥要贺礼的话他一定要提出最想要的东西”这种事情。
少女带着芬芳的柔软触碰到他的唇角时,托比忽地感受到某种灼热的目光,恍惚间他唯有用余光扫过全场,下意识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他红着脸就像羞赧于女孩...

不记得为什么没有更新这边,大概是因为和谐的力量吧(手动滑稽)

——

年少的时候……鬼知道o不o啦
凉了的cp也要撒土啊

假设托比生日就在毕业舞会那天
托比/坦纳

————
一生一次的高中毕业舞会,流光溢彩印染脸庞,灯红酒绿映射眸光。
托比摸了摸左边胸口处,有些心不在焉。
内衬里藏着他一些自觉不切实际的小小妄想。
他开始考虑他的兄长不会赶回来参加他的毕业舞会的可能性,但姑娘趁其不备主动踮脚亲他前,年少者还是在想着“如果向哥哥要贺礼的话他一定要提出最想要的东西”这种事情。
少女带着芬芳的柔软触碰到他的唇角时,托比忽地感受到某种灼热的目光,恍惚间他唯有用余光扫过全场,下意识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他红着脸就像羞赧于女孩子的献吻,慌张着找了个拙劣借口仓皇离开,然后在刚刚奔出舞池去向厕所的拐角被意料之中的粗暴拉扯拦在怀里。
嗨,小弟。那什么……快乐?
烟草熏染与酒精泡透了夹克之下,敞开领口的胸毛即使隔着两人的衣料都十分有存在感。
成人还有毕业。托比克制自己冷静地道,所以有礼物吗?哥哥。
哇哦。当然。
坦纳的声音听起来很没有诚意,托比知道对方大概脑子里在转着“给我的兄弟包个脱衣舞娘做成人礼”这类念头,而且如果真那样的话,最后肯定会发展成坦纳抱着舞娘不可描述而丢下他在旁边观摩学习什么的郁闷结果。
他可不想那样。
托比转身,一手紧张地抓住坦纳的手腕,一手从内衬口袋里掏出带着体温的钥匙,塞进对方半张半阖的手掌里。
修长穿插进短粗,轻颤的掌心覆盖烟熏出的泛黄手背,两人,十指,共同裹挟着一根温暖的金属。
我弄到了杂物间的钥匙。这个时候无论在里面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
托比只觉得一辈子的勇气都要在此刻用完了,但还是紧盯着年长者的面庞,期待着他的反应。
你知道我完全可能正因为打架或是醉驾蹲在哪个号子里呢,对吧?
坦纳愣神的状态持续不到千分之一秒,转瞬就以一如既往痞赖的口气拖曳着声调道:要是我不来,是不是就便宜哪个妹子了?
托比垂目看着兄长没有抽开、保持与他交握的手,闷声道:我现在足够年纪去保释你了。
坦纳吹了个口哨:所以我是跑不掉送这份成人礼的?
托比挑眉:你本来是打算赖掉的吗?
当然不是。坦纳仍然没有撤走被年少者握住的右手,只是举起左手做投降状:只是想说计划和实践是两回事……
说到一半的时候坦纳就想去揉小弟的脑袋,却发现对方即使低着头也比自己高上了许多,再也不是蜷缩在他羽翼之下的那个少年。年长者那双暗影里显得微蓝的绿眸闪烁着星芒,他忽地就笑了起来,肌肉牵动皮肤,年纪轻轻就因粗糙干涸在眼角堆砌不少纹路。手臂微微移动,挪到对方礼服的领结处,坦纳随意整弄了两下,声音压低,带着奇异的转弯调子:只要你确定想要什么。你知道的,小弟。
年少者以十分肯定的语气道:
我想要你。
啊哈!
夸张的感叹词后只愣了一秒,不羁的痞赖者认定今日成年的小弟足够承受荤话的逗弄,便龇牙道:你是说你想上我吗?
是的。托比简短地回答道。
坦纳眯了眯眼睛,好似想分辨他的小弟是学会了恶趣味的玩笑,还是他理解错了什么。
绚丽的灯光下分不清面色,可是认真的模样倒是很能反应对方执着的意志。
坦纳耸肩:哦啊,毕竟是你的成人礼,我答应过你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所以走随缘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41781-1-1.html

微博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8351613998082


直言

【赴汤蹈火/Hell or High Water】成人礼与毕业舞会(托比/坦纳nc17)

不记得为什么没有更新这边,大概是因为和谐的力量吧(手动滑稽)

——

年少的时候……鬼知道o不o啦
凉了的cp也要撒土啊

假设托比生日就在毕业舞会那天
托比/坦纳

————
一生一次的高中毕业舞会,流光溢彩印染脸庞,灯红酒绿映射眸光。
托比摸了摸左边胸口处,有些心不在焉。
内衬里藏着他一些自觉不切实际的小小妄想。
他开始考虑他的兄长不会赶回来参加他的毕业舞会的可能性,但姑娘趁其不备主动踮脚亲他前,年少者还是在想着“如果向哥哥要贺礼的话他一定要提出最想要的东西”这种事情。
少女带着芬芳的柔软触碰到他的唇角时,托比忽地感受到某种灼热的目光,恍惚间他唯有用余光扫过全场,下意识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他红着脸就像羞赧于女孩...

不记得为什么没有更新这边,大概是因为和谐的力量吧(手动滑稽)

——

年少的时候……鬼知道o不o啦
凉了的cp也要撒土啊

假设托比生日就在毕业舞会那天
托比/坦纳

————
一生一次的高中毕业舞会,流光溢彩印染脸庞,灯红酒绿映射眸光。
托比摸了摸左边胸口处,有些心不在焉。
内衬里藏着他一些自觉不切实际的小小妄想。
他开始考虑他的兄长不会赶回来参加他的毕业舞会的可能性,但姑娘趁其不备主动踮脚亲他前,年少者还是在想着“如果向哥哥要贺礼的话他一定要提出最想要的东西”这种事情。
少女带着芬芳的柔软触碰到他的唇角时,托比忽地感受到某种灼热的目光,恍惚间他唯有用余光扫过全场,下意识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他红着脸就像羞赧于女孩子的献吻,慌张着找了个拙劣借口仓皇离开,然后在刚刚奔出舞池去向厕所的拐角被意料之中的粗暴拉扯拦在怀里。
嗨,小弟。那什么……快乐?
烟草熏染与酒精泡透了夹克之下,敞开领口的胸毛即使隔着两人的衣料都十分有存在感。
成人还有毕业。托比克制自己冷静地道,所以有礼物吗?哥哥。
哇哦。当然。
坦纳的声音听起来很没有诚意,托比知道对方大概脑子里在转着“给我的兄弟包个脱衣舞娘做成人礼”这类念头,而且如果真那样的话,最后肯定会发展成坦纳抱着舞娘不可描述而丢下他在旁边观摩学习什么的郁闷结果。
他可不想那样。
托比转身,一手紧张地抓住坦纳的手腕,一手从内衬口袋里掏出带着体温的钥匙,塞进对方半张半阖的手掌里。
修长穿插进短粗,轻颤的掌心覆盖烟熏出的泛黄手背,两人,十指,共同裹挟着一根温暖的金属。
我弄到了杂物间的钥匙。这个时候无论在里面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
托比只觉得一辈子的勇气都要在此刻用完了,但还是紧盯着年长者的面庞,期待着他的反应。
你知道我完全可能正因为打架或是醉驾蹲在哪个号子里呢,对吧?
坦纳愣神的状态持续不到千分之一秒,转瞬就以一如既往痞赖的口气拖曳着声调道:要是我不来,是不是就便宜哪个妹子了?
托比垂目看着兄长没有抽开、保持与他交握的手,闷声道:我现在足够年纪去保释你了。
坦纳吹了个口哨:所以我是跑不掉送这份成人礼的?
托比挑眉:你本来是打算赖掉的吗?
当然不是。坦纳仍然没有撤走被年少者握住的右手,只是举起左手做投降状:只是想说计划和实践是两回事……
说到一半的时候坦纳就想去揉小弟的脑袋,却发现对方即使低着头也比自己高上了许多,再也不是蜷缩在他羽翼之下的那个少年。年长者那双暗影里显得微蓝的绿眸闪烁着星芒,他忽地就笑了起来,肌肉牵动皮肤,年纪轻轻就因粗糙干涸在眼角堆砌不少纹路。手臂微微移动,挪到对方礼服的领结处,坦纳随意整弄了两下,声音压低,带着奇异的转弯调子:只要你确定想要什么。你知道的,小弟。
年少者以十分肯定的语气道:
我想要你。
啊哈!
夸张的感叹词后只愣了一秒,不羁的痞赖者认定今日成年的小弟足够承受荤话的逗弄,便龇牙道:你是说你想上我吗?
是的。托比简短地回答道。
坦纳眯了眯眼睛,好似想分辨他的小弟是学会了恶趣味的玩笑,还是他理解错了什么。
绚丽的灯光下分不清面色,可是认真的模样倒是很能反应对方执着的意志。
坦纳耸肩:哦啊,毕竟是你的成人礼,我答应过你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所以走随缘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41781-1-1.html

微博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8351613998082


瓦肯深海鱼🖖

关于《论末路狂花与赴汤蹈火在我脑海里的相似性(也许有那么点儿~)》

上午把《赴汤蹈火》看了,下午又看了《末路狂花》。。well,其实想来情节还是有那么点相似性的。。比如一个人去临时打了个劫,完后对另一人大喊“快开车!”,另一个人都是一脸懵逼的表示“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

按套路出牌他们早就被捕了麽。

我就不扯啥压迫啊反抗啊女权啊等等这些严肃的大话题了,知乎上好多这种评论。。而且我真严肃不起来也没这思想觉悟。。

我喜欢西部公路片(虽然看的很少),so cool~正巧这两部都是。

嗯,从结局看,两部电影的主人公都各得其所了,无论是逃脱还是死亡,也有时候两者是一回事儿。

两部影片中的主人公们都是反派(噢~他们再帅再美再事出有因也...

上午把《赴汤蹈火》看了,下午又看了《末路狂花》。。well,其实想来情节还是有那么点相似性的。。比如一个人去临时打了个劫,完后对另一人大喊“快开车!”,另一个人都是一脸懵逼的表示“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

按套路出牌他们早就被捕了麽。

我就不扯啥压迫啊反抗啊女权啊等等这些严肃的大话题了,知乎上好多这种评论。。而且我真严肃不起来也没这思想觉悟。。

我喜欢西部公路片(虽然看的很少),so cool~正巧这两部都是。

嗯,从结局看,两部电影的主人公都各得其所了,无论是逃脱还是死亡,也有时候两者是一回事儿。

两部影片中的主人公们都是反派(噢~他们再帅再美再事出有因也无法否认他们持枪杀人和抢劫),但我们都希望他们有好的结局。。电影的魅力,角色的魅力,让我们在剧中模糊了道德底线。。不,也许该说,剧中的道德底线究竟在哪边呢?
也许有时候法律和道德不完全是一条线。

两部电影中都有一个好警察。
但好警察不一定每次都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惩治该惩治的人。
有时候,他们就只是,一个好警察而已。

看完电影想了想,我更喜欢《末路狂花》。我喜欢影片的后半部分,那很大一部分是我向往的生活。
人生如戏,但不是每个人的最后一刻都能定格在大峡谷的半空中。说实话掉下去摔成一滩烂泥才是大多数人最后的画面。

好了,说到这里,我对影片的剧情感受就差不多了,花痴开始——

《赴汤蹈火》里的派派好帅好有男人味嗷嗷嗷!!酒吧里那个女郎你放开他!!你长得都没派派好看居然还妄图勾引他!!(然后主角哥哥听到了迷妹的心声及时来赶走了女郎!干得漂亮!)
这部片里派派武力值提升很多,然而后来还是中枪了。。看他忍痛自己包扎的样子我好想说笨蛋快传回舰上让老骨头治啊喂!(←星际迷航中毒太深出不去了)
主角哥哥最后在山顶那场,充满紧张和危险,却又混合着安心与洒脱,在最后一声枪响后戛然而止。
足够了。

当然《末路狂花》也有很值得花痴的地方!两位女主都很好看!(分分钟掰弯我~)
我还想说一件事。。嗯,虽然这样说可能不太好,但我觉得,其实女人愿不愿意跟男人上床说到底还是那人够不够讨喜。够,就是享受,不够,就是强X。╮(╯▽╰)╭

那个假装是学生的男配,他第一次出场我就觉得贼眼熟,多看两眼就认出来了皮特!布拉德皮特~wow~!好青涩的皮特~但演技可不青涩!出场不多,我全程花痴~

总之,这是两部剧情和演员都超棒的电影!\^O^/

瓦肯深海鱼🖖

关于《论末路狂花与赴汤蹈火在我脑海里的相似性(并没有)》

周末想找一部派派的电影看,就是去年那部。。派派穿的破破烂烂的,两兄弟犯罪的。。。想不起片名又犯轴不想百度。。

于是呆坐着想啊想。。。

然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片名——末路狂花

噗咳咳咳咳。。。(可能是ZQ误导了我😂也可能是别人。。嗯,谁想和谁演末路狂花来着?)

最后还是去百度了。。。是赴汤蹈火~

搜片源看起来~~~\^O^/

周末想找一部派派的电影看,就是去年那部。。派派穿的破破烂烂的,两兄弟犯罪的。。。想不起片名又犯轴不想百度。。

于是呆坐着想啊想。。。

然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片名——末路狂花

噗咳咳咳咳。。。(可能是ZQ误导了我😂也可能是别人。。嗯,谁想和谁演末路狂花来着?)

最后还是去百度了。。。是赴汤蹈火~

搜片源看起来~~~\^O^/

Walnut👓
一个派的访谈(2016年)/好...

一个派的访谈(2016年)
/好多字 慢慢翻 /
大概谈了派自己对于的穿衣以及香水的偏好
和一些他对于电影的评价及他停工期的计划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ಥ_ಥ有人想看吗
加了所有涉及到的派主演的影片的tag

真喜欢派的加州口音啊
贼慵懒还很随和的感觉/?

一个派的访谈(2016年)
/好多字 慢慢翻 /
大概谈了派自己对于的穿衣以及香水的偏好
和一些他对于电影的评价及他停工期的计划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ಥ_ಥ有人想看吗
加了所有涉及到的派主演的影片的tag


真喜欢派的加州口音啊
贼慵懒还很随和的感觉/?

藿香

西部片,和我喜欢的赴汤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字面意思是刀山火海,不过译名也挺好,应景。就是不大像西部片。我最爱的男演员,大帅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以及更早的约翰韦恩,他们主演的西部电影总是充满了豪情壮志,充满了男(直)子(男)气概,充满了啪啪啪(打枪)和哒哒哒(骑马)。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对这种“Women belonging the kitchen”的爽片情有独钟。在电影里,我们不用担心主角的会被反杀(五军之战),不用担心坏人会在洗白和黑化之间精神分裂(老万),不用担心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因为我们的主角总是又快又准的神枪手,就算面临死局,在美国西部片和通心粉西部片里,他们总会柳暗花明。

西部片...


Hell or High Water,字面意思是刀山火海,不过译名也挺好,应景。就是不大像西部片。我最爱的男演员,大帅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以及更早的约翰韦恩,他们主演的西部电影总是充满了豪情壮志,充满了男(直)子(男)气概,充满了啪啪啪(打枪)和哒哒哒(骑马)。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对这种“Women belonging the kitchen”的爽片情有独钟。在电影里,我们不用担心主角的会被反杀(五军之战),不用担心坏人会在洗白和黑化之间精神分裂(老万),不用担心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因为我们的主角总是又快又准的神枪手,就算面临死局,在美国西部片和通心粉西部片里,他们总会柳暗花明。

西部片就是武侠电影。帅,太帅了,两边站定,烈烈飙风,风卷沙尘,在黄沙中总会有一个,缺少了技艺或运气的顾怜,应声倒地。西部片的魅力如此之大,令没见过世面的美国人如此流连忘返,哪怕到了21世纪,还是会有诸如《火线警探》这样的现代牛仔剧。那是观众内心的一个折射,我们需要侠客,他们需要牛仔,为的就是在迷了眼的万里狂沙中,脱离法律和秩序,用子弹,用刀剑,用鲜血,用死亡,伸张正义,裁决人心。(火线警探真的太好看了)

除此之外,西部片还有着慢悠悠的节奏。主角不紧不慢,操着南方或是西部的乡音,和朋友斗嘴,对敌人耍狠。那里面的台词都非常精妙,有趣且张力十足,更加把牛仔们那个或是花花公子或是清教徒,总之对女人不屑一顾,只爱男人,呸,兄弟和枪的酷劲儿演绎得淋漓尽致。看得我眼里冒火,恨不得皮鞭一甩,挥别父老乡亲,独自一人一马闯荡天涯,我也喜欢男人和枪!

扯远了。赴汤蹈火由喜闻乐见的派派和本福斯特饰演一对德州兄弟,他们两个本来的照片可以去搜搜看,全是清秀小青年,不知道怎么捯饬成那个颓废大叔的样子。前世一人进入DC宇宙送了人头,另一人长出翅膀加入X战警(是的,本福斯特在叉男3里演天使)暂且不表,这两个人的扮相和口音,还是很合格的。欧美演员的演技除了烂到家的,比如守望者里的丝鬼二代玛琳阿克曼,一般还过得去的我都觉得不错。我眼拙,看不出来。

赴汤蹈火的故事,很妙,前三十分钟你一肚子问题,后面一个结一个结慢慢解开。台词也相当逗趣,那种慢悠悠地说着种族笑话的感觉,不亲耳听杰夫布里吉斯这个老混蛋演绎出来,还真是很难表达。我很喜欢这种叨逼叨的气质,每当看到老大爷把印第安搭档怼得又笑又气,我就恨不得能置身其中。后来这位搭档的离世,也格外令我震惊,和心碎。

赴汤蹈火有西部片里惯用的牛仔和慢悠悠的情节,但这不是典型西部片,多了一份气韵。这气韵我不知道是什么,也许编剧泰勒谢里丹知道。这货也是熟人,在混乱之子里演警察,编的一手好剧,其他作品像边境杀手,也很好。这种气韵我模模糊糊感觉来自于反套路和精妙的结构,当然还有摄影。在这部西部片里,坏人像好人,好人像庸人。每个人都无可奈何,却又得偿所愿。感觉应该是导演人性的丧失,和编剧道德的沦丧吧。

说了很多的样子,感觉很乱。我阅片量并不够大,观点也十分浅薄。(根本就没有观点好不好)权当做一篇安利文章了。最后是一张图,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幕。老警察披着毛毯从宿醉中起床,在沉沉的天幕下,在德州的风里,像个乞丐,又像个王者。


M
昨晚看了猎凶风河谷之后又想起...

  昨晚看了猎凶风河谷之后又想起了16年的这部佳片。为什么我总是被这种边缘化的电影吸引?因为我们都只是普通人,我体会不到上流社会所能感受的东西。
  无论世界上的哪个国家里。都会有一些被遗忘的地方、被抛弃的人、被埋葬的故事,我感同身受他们的无奈、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愤怒。
 

  昨晚看了猎凶风河谷之后又想起了16年的这部佳片。为什么我总是被这种边缘化的电影吸引?因为我们都只是普通人,我体会不到上流社会所能感受的东西。
  无论世界上的哪个国家里。都会有一些被遗忘的地方、被抛弃的人、被埋葬的故事,我感同身受他们的无奈、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愤怒。
 

荃茗初桐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在loft...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在lofter上刷电影来着,主阵地还是微博豆瓣…
😅而且看电影基本是在电脑上,如果有欣赏的地方会在手机上再看一遍,然后截图拼图,所以还挺麻烦的。
😃但我明白了一点,发自己热爱的东西,不仅自己开心,还会遇到同道中人~
🎞这句话真是看一次笑一次,尤其这是一部并不轻松的电影。片名“赴汤蹈火”。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在lofter上刷电影来着,主阵地还是微博豆瓣…
😅而且看电影基本是在电脑上,如果有欣赏的地方会在手机上再看一遍,然后截图拼图,所以还挺麻烦的。
😃但我明白了一点,发自己热爱的东西,不仅自己开心,还会遇到同道中人~
🎞这句话真是看一次笑一次,尤其这是一部并不轻松的电影。片名“赴汤蹈火”。

藿香

虽然演的是颓废大叔,德州老农,但是镜头放在克里斯·派恩身上,他碧蓝的眼睛总会出卖他。眼神太清澈了,不像个被生活折磨的人儿啊

虽然演的是颓废大叔,德州老农,但是镜头放在克里斯·派恩身上,他碧蓝的眼睛总会出卖他。眼神太清澈了,不像个被生活折磨的人儿啊

美人我是你的啪嗒派

【Chris Pine】墙(赴汤蹈火兄弟亲情向一发完)

Tanner/Toby兄弟清水

《Hell or High Water》同人 亲情向

正文:

Toby没看到Tanner的死状,没真的看到。他在奥克拉荷马州的一家赌场里听见了一个银行抢匪被击毙的新闻,他当时正在喝酒,手里抱着足够多的筹码,多到足够赎回母亲抵押掉的农场,多到足够让他的前妻和两个儿子下半生都衣食无忧,多到足够Tanner做完这一切。

他猜Tanner从来没想过这值不值得。

第二天他接到了他知道他会接到的那个电话。警方经过一夜的调查终于查到了抢匪的身份,找出了他的档案资料,了解到他是个杀了自己父亲还因为其它的一些烂事而坐了十年牢的,无可救药的罪犯。

一切就...

Tanner/Toby兄弟清水

《Hell or High Water》同人 亲情向

正文:

Toby没看到Tanner的死状,没真的看到。他在奥克拉荷马州的一家赌场里听见了一个银行抢匪被击毙的新闻,他当时正在喝酒,手里抱着足够多的筹码,多到足够赎回母亲抵押掉的农场,多到足够让他的前妻和两个儿子下半生都衣食无忧,多到足够Tanner做完这一切。

他猜Tanner从来没想过这值不值得。

第二天他接到了他知道他会接到的那个电话。警方经过一夜的调查终于查到了抢匪的身份,找出了他的档案资料,了解到他是个杀了自己父亲还因为其它的一些烂事而坐了十年牢的,无可救药的罪犯。

一切就都说得通了。Tanner Howard为什么去抢银行,为什么每个银行都只抢少数现金,只是因为他喜欢,因为他是个惯犯。

而不是因为Toby。

Toby在太平间看着他兄弟的尸体,旁边站着陪他过来的一个女警和一个秃顶的法医。法医几乎算得上面无表情,脸上的皱纹与斑点让人分辨不出他到底已经多大年纪,又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多少年。如果你说他是这无数尸体中的一个,Toby也会相信。

Toby有点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但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的目光聚焦到女警的脸上——他没法去看Tanner,至少不是现在。

女警脸上理所当然的,带着一副同情,关于“我很抱歉你失去了你的兄弟,但没有他你会更好的”这种类似的仿佛对Toby来说Tanner的死是一种解脱的表情。

于是,愤怒成功地把他原本滑稽的想法压了下去。

Tanner现在看起来白得像他们俩小时候最喜欢的,在他们家农场上跑得最欢快的那匹白马一样,金色的头发和胡子在那片苍白上面晃痛了Toby的眼睛,让他的眼眶发热,双目刺痛。

“你去那边签个字就可以随时过来领走你兄弟的尸体了。”女警克制地指了一下房间深处的办公桌上,上面堆叠着小山一样的破烂文件,这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任何意义。

但他要安葬Tanner,这是他哥哥应得的。

Toby签了字,他的字好看得让女警惊讶,他能看出来,别人一向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聪明。

签完字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再看Tanner那具还摆在外面的尸体一眼,他看够了,他看过足够多的Tanner了。

Debbie的电话是半夜打来的,她可没有警察那么规律的时间表,不过当时Toby倒也还没睡,他在查附近火葬场。

但是Debbie电话打来的刹那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妈妈几周前去世之后他刚用过火葬场,他也还留着他们的电话,他只要趁着明天上午给他们去一个电话,第二天或者直接在明天下午他就能去接Tanner的骨灰回家了。

Debbie的电话还在响,在Toby以为她马上就要挂掉的时候他按下了接听键。

“嘿,Debbie。”他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听起来不像是你跟你的兄弟一起犯罪,他死了而你却活着的那种轻松,但事实是和Debbie对话从来都没法让他觉得轻松。

“嘿,你还好吗?”Debbie的声音不太悲痛,或者说她丝毫不感到悲痛。

见鬼的,Toby想,或许她还觉得有点解脱,她儿子的那个是个罪犯的,给他们家抹黑的伯伯已经死掉了,如果换做Toby是她,他那个聪明的脑子可能也会告诉他解脱了。

你好吗?Toby。他问自己,听见Tanner也在问他,不,Tanner才不会问他这种问题,Tanner会揍他,在他没法让自己冷静的时候扯他的头发;在他没法停止哭泣的时候拍他的脸;在他没法忍受痛苦的时候揪他的耳朵。力道不甚轻柔,但让Toby感受他的存在。

然后他会被他哥哥按在肩膀上,他可以哭,可以尖叫,可以做任何他想要的、他没法继续忍受的事。

他想起父亲的拳头和棍棒,想起摔碎的酒瓶和烧红的烙铁,最后想起Tanner举着猎枪,枪口冒着烟。想起Tanner的脸上带着残忍的快意,而父亲那张原本如同恶魔般的脸迅速苍白,毫无血色。

没错,Toby当时在谷仓,他忘了他为什么在那里,或许是为了躲避又一次毒打,也可能是在找某只走丢了的狗崽。总之,他看见了,看见了Tanner当时为了他自己,为了他,为了母亲做的事,他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Toby?”Debbie还在等待他的回答。

Toby强迫自己从回忆中醒来,回忆是为了死人,而他现在还不想为Tanner做这些。

“是的,我还好,别担心。”

“你确定吗?我看到新闻了……我想。”Toby听着她的声音,想象着她以前欲言又止时咬嘴唇的样子,奇异地发现这对他竟然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就像是当Tanner死去的时候,他的某一部分,他身体里某个最重要的部分也跟着死去了。

或许是灵魂,或许是他的心,谁知道呢,这一切总是说不清的操蛋。

“是的,Debbie,我很好,对了,农场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是孩子们的了,你们想什么时候搬过来?”Toby说,这一刻几乎就是他和Tanner整个计划成功之后最重要的一刻。

“Toby……?”Debbie再次迟疑地叫他,她不是那种不懂Howard兄弟俩感情有多好的瞎子。

但Toby不想耽搁下去,一刻也不想,明天雪佛兰的人就会过来装钻井田,而他的两个儿子就会立刻变成月入5万美金的富豪,还只是从他们十几岁的时候开始。

“过两天你们就过来吧,明天我想先把剩下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可以开始帮你们重新装修房子。”他在脑海里列着清单,关于接下来要做的每一件事。

他得先安葬Tanner,他得把这个该死的房子打扫一遍,他得丢掉母亲房间里的那张病床,那张害他们抵押掉了农场的病床。

然后他会把孩子们接过来,帮他们装修好房子,给他们一个最好的,与他,与他父母,他的祖父母都截然不同的生活。

“Toby,你还好吗?”如果说Toby曾经最爱Debbie的哪个优点,那就是她的坚持不懈了。

他叹了口气,看见放在椅子上的旧牛仔帽,看见Tanner小时候用的那根皮鞭,看见经受过父亲的酒瓶、母亲的瓷碗、Tanner的皮鞋的那面旧墙。

他决定要推倒那面墙,他会那么干的。

他喝了一口啤酒,盖上电话黄页,丢掉包扎伤口换下来的纱布,说:“是的,我很好,一切都好,Debbie。”

一切都好,他要推倒那堵墙。

————————————————END

旧亭台

【CE】Hell or high water/赴汤蹈火(3)(哨向au,有能力,年上)

Chapter 3


“普度鹿?”

新进来的女孩有张漂亮和怯懦的面孔,只在有额前留下一缕奇特的叛逆的染白的头发,同所有未成年的哨兵一样,她也戴着精神屏蔽器。他的小鹿发觉到有人在看她,越发努力地蜷起身体,攀爬着他的脚,朝他身后藏。“……是啊,”艾瑞克耸耸肩,“她不太一样吧?她确实一直这样,”他即刻补充强调。经验告诉他,最好赶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同情前先把一切解释好,会省去许多麻烦。艾瑞克将脸转向训练场——被厚厚的玻璃同外界隔绝开——信号再明确不过了,那女孩也不再说话,同他一样,默默望着那玻璃笼子里的两个人。

艾利克斯·萨默斯正在里面。

“萨默斯”这个姓令他熟悉到反...

Chapter 3

 

“普度鹿?”

新进来的女孩有张漂亮和怯懦的面孔,只在有额前留下一缕奇特的叛逆的染白的头发,同所有未成年的哨兵一样,她也戴着精神屏蔽器。他的小鹿发觉到有人在看她,越发努力地蜷起身体,攀爬着他的脚,朝他身后藏。“……是啊,”艾瑞克耸耸肩,“她不太一样吧?她确实一直这样,”他即刻补充强调。经验告诉他,最好赶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同情前先把一切解释好,会省去许多麻烦。艾瑞克将脸转向训练场——被厚厚的玻璃同外界隔绝开——信号再明确不过了,那女孩也不再说话,同他一样,默默望着那玻璃笼子里的两个人。

艾利克斯·萨默斯正在里面。

“萨默斯”这个姓令他熟悉到反胃,在见识过那横冲直闯毫无节制的能力后,艾瑞克断定——果不其然,他正是镭射眼的一个好弟弟。此刻,查尔斯正背对着他们,同小萨默斯说话。他毫不畏惧炎热的淫威,将米白色亚麻西装外衣牢牢穿在身上,时刻称职合格地维持着一名特别行动局来的高级顾问的威严形象。当然,这里的温度被控制得恰到好处。他们说个没完,小萨默斯沮丧地摇着头,而泽维尔先生,他连挥个手都透着一股严慈相济的导师味道……看着吧,不管他在拒绝什么,他马上就要被查尔斯说服了,谁能抗拒一个查尔斯呢?

艾瑞克有点无聊,他因此分了神。隔壁女孩的影子映在玻璃上。他对着那影子打量了几秒,才发觉是哪里不对:那女孩把自己包裹得未免太严实了,只留下一张苍白的面孔裸露在外。艾瑞克好奇她的能力,她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女孩,还有点脆弱,却获选来参加行动局的选拔——别以貌取人,他暗地里告诫自己。走廊尽头传来的开门声,一个男孩走出来。“鲍比!”女孩快步从他身边走开。艾瑞克认得那年轻人:正是那位制冰机先生。

“玛丽娅!”鲍比迫不及待拥抱了一下他那位甜蜜的小女友——他还以为他们要吻一下——女孩几乎没有回应,她的手还在夹克衫的衣兜里呢。“我见到——教授、泽维尔先生,他说我很合格,X特别行动局——”

他激动得连句话都说不好了。如果是兰瑟尔教授来选拔,艾瑞克心想,他恐怕没这样的运气,想想这小子吧,一见到目标,我见到,嗨——他是、嘿、我要——,得了吧,目标会趁着他瞠目结舌的间隙把他炸上天堂。制冰机先生也看到他了,那张英俊的呆板脸孔先是一愣,马上露出疑虑和敌意,他迅速把女友藏在了身后。好吧,鉴于几天前他的经历,艾瑞克对他报以绝对的同情和理解。“你好啊,”艾瑞克冲他扬起嘴角,亲热地打起招呼,“你的朋友……呵,约翰!他怎么样啦?”正如他所料,那张年轻的脸上即刻现出怒意,一次来自冰山的岩浆喷发——

轰!

巨响,地板轻轻震颤,玻璃墙后的训练室冲起火光——又一次小萨默斯的“杰作”。查尔斯还在里面。艾瑞克的心沉了下去。查尔斯迅速冲过去,拿起了灭火器,他的身影在浓烟里若隐若现。火警,女孩的尖叫,男孩的高喊,匆忙的跑动。艾瑞克抬起手,准备直接粉碎面前的那道透明墙——人造大雨从天而降,刚好赶得上。

火被浇灭了。

训练室的门自动打开,查尔斯同小萨默斯咳嗽着,湿淋淋从里面冲出来。艾瑞克跟在两个年轻人身后,走了几步,在离他们几尺外停住。走廊另一头的大门开了,几个工作人员冲了进来。“没什么事,一点意外……”查尔斯同他们解释着,小萨默斯站在一旁,低着头,满脸懊丧。艾瑞克对这情况倒是一点不意外,看看这小家伙的哥哥就知道了。

查尔斯还是风度翩翩——一种湿头发紧贴头皮下的风度,尤为难得——他脱下湿外套和马甲,挎在臂弯里,有点疲惫,仍不忘了回头去安慰他的学生。查尔斯抬起头,一眼扫过艾瑞克,和另外三个人。他的目光在艾瑞克的脸上停留了一秒,那双嘴唇有湿润的光泽。“鲍比,帮我个忙,把他送回去,”查尔斯说着,又拍了拍那已比他高的学生垮下去的肩膀,“别担心,艾利克斯,下次,汉克会给你的衣服找到更合适的材料,你完全可以控制,相信我。”

相信我……有谁会不相信他呢?

所有迷途羔羊的X教授。然后,他又看见了那头孟加拉虎,沉默地跟着他的主人……那双黄眼睛正打量着他们,他,和他的鹿。艾瑞克默默嘘着他的小鹿,嘿,勇敢点,伙计,嘿,万磁王,去看看你的新伙伴!毫无用处。他的幼鹿拼命躲藏,甚至向他求救。酸痛从胃里向背部放射。大概是他的错觉:查尔斯又看了他一眼。

“你得等我一下,玛丽娅,”那双蓝眼睛真的望着他,旋即转开了。老虎跟着查尔斯离开了,消失在右手侧第二扇门背后。艾瑞克暗自松了口气,背上余痛未消,胸口压着一块名为愤怒的巨石。来参加哨兵预选的女孩垂着头,双肩下沉,站在走廊中央。“他跟他哥哥一模一样,”女孩瞧了他一眼,艾瑞克笑了笑,尽量想表现得友善,“斯科特·萨默斯,他是个不错的指挥官——在戴眼镜的人里头。”

他的话起了作用:玛丽娅焦躁地捋过前额的白发,嘴唇被咬得发白。长廊里还弥散着淡淡的刺鼻烟味,有几个人走来走去,清理训练室。“你……你从特别行动局来吗?”她忽然打破了沉寂。

艾瑞克微微扬起嘴角。

“那里……你们执行任务吗?你们营救别人吗……”与其说与他交谈,倒不如说是玛丽娅的自言自语。“查尔斯……教授告诉我,那里需要我……这样的人。教授说……他需要我……”

那语气令艾瑞克不太高兴。“查尔斯几乎退出X了——尽管他父亲是创始人——你应该知道,如果仅仅是想跟他共事,完全没必要加入行动局,”他语气冷酷,“要是你想知道自己适不适合X,不如先告诉我你的变种能力是什么。”

玛丽娅望着他,棕色的眼睛闪动着。“不,你不会喜欢它,没人……”

她排斥自己的能力。

艾瑞克感到惊奇,又好笑——竟有人不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骄傲?他正想好好……他脊背上的肌肉绷紧了,寒毛倒竖。

是孟加拉虎。

查尔斯换了衣服,嬉皮士的花哨衬衫,丝绸的。玛丽娅同他都吃了一惊,唯独查尔斯毫不脸红,他自在得很,游刃有余,谁惊讶谁才是不得体不礼貌的那一个。现在,他正紧皱着眉,盯着艾瑞克,把玛丽娅叫到自己身旁。他在担心……查尔斯在防备他,因为看见他同玛丽娅说话。艾瑞克胸口发热,心跳加速。这个女孩显然是一个受查尔斯看重的变种能力哨兵,他担心她受到任何不良因素的影响——艾瑞克·兰瑟尔就是此时此地那个显而易见的不良因素。

他紧抿着唇,厌恶地瞪着查尔斯的老虎。那老虎端庄地坐着,监视着他,同他那不堪一击弱不禁风的幼鹿,黑黄条纹相间的野兽面孔同他的主人一样密不通风缺乏情绪。“你可以在我的办公室等我,”查尔斯语气温和,权威令人无从拒绝,“艾瑞克,你之前整理的文件很不错,谢谢你,凯蒂会把剩下的送到我的办公室,后天之前,我需要所有归完类的文件。”

好吧,这就他的工作,不,作用——无关痛痒,可有可无。

“是的,泽维尔先生。”艾瑞克从齿缝里挤出回答。那衬衫花色繁多,叫他眼花缭乱,从而分散了怒气,以至于话说出来毫无威势可言。

查尔斯倒是笑了笑,转过身。就在这时,玛丽娅站住了,她终于把她那双宝贵的手从衣兜里拿出来了,轻轻拉住了查尔斯的衣袖,又立刻松开,一秒不敢多停留。艾瑞克看见,少女的手上戴着一副手套,在这见了鬼的夏天,她戴着毫无美感可言的黑皮革手套。

“不,查尔斯……”她棕色的眼被焦急的泪所浸透,“我决定了,教授,我不准备进入X行动局……我的能力,我考虑好了,我决定放弃。”

查尔斯立刻扫了他一眼。这跟我没关系,艾瑞克心里喊道,我连她见了鬼的能力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抱起双臂,竖起尊严的盾牌,打定主意不会枉费口舌向一个对他充满不实误会的家伙解释任何事,却想到查尔斯正是个心电感应者……干,艾瑞克双颧发烧。

“我不能容忍它,这力量是邪恶的!它本身就不该存在。”玛丽娅的眼泪渐渐干了。“夺取……除了夺取,它不会带来别的。它的存在就是个诅咒……我不会使用它了,查尔斯,我不会忘记你告诉我的,但是这就是我的决定——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

艾瑞克原以为,泽维尔先生会继续劝导那女孩,至少要她打消那种自我否定的念头为止。不料,他只是叹了口气:“你决定如此了吗,玛丽娅?”

女孩坚定地点了点头。

查尔斯眉头皱起,又松开。“我会尊重你所有的决定,玛丽娅,”他用微笑安抚着女孩,“不过……下次见面,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可以吗?”玛丽娅迟疑着,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目送玛丽娅消失在大门后。

只剩下他们两个,查尔斯,和他。“我该走了,”艾瑞克僵着脸,“去处理你的文件。”孟加拉虎摇晃着尾巴,盯着他的小鹿看。

“还有另一件事,艾瑞克,”查尔斯用手指理了理额前的白发,“鉴于你的处境,我认为,你,同我,应当尽快建立临时精神联结。”

老虎背着他们,转来转去。

“……好的。”艾瑞克说。他眼花得厉害,因为查尔斯的衬衫,很可能马上就要因此晕过去。

“为了尽快同步,”那双眼睛望着他,严肃又真诚,透明的蓝色里绝无杂质,“你最好能搬到西彻斯特来,同我住在一起。”



————————————————————————————

与男神同居的日日夜夜!let's go!!!!

 

 普度鹿幼仔真是太可爱了!!!至于为什么是幼仔后面会有很牵强的解释的2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