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赵丽颖

114.5万浏览    13939参与
剪刀石头布

宇文玥的礼物

夜色如墨,皎洁的月光点缀着青海城。
一口气跑上高耸的城墙的时候,楚乔的呼吸就有些急促了,映入眼帘的是左右两侧灰白相间的城垣,还有两排随风飘扬的旗帜。
这城垣平整又光亮,没有什么瑕疵;旗帜的布料也十分干净,颜色鲜艳。
楚乔轻轻用指腹擦过石砖的交界处,果然还有尚未干的泥浆。
耳旁响起宇文玥清润好听的声音:“星儿,尝一尝这个”
楚乔疑惑地转身,只见宇文玥递过来两串糖葫芦。他深沉又缠绵的目光穿过糖葫芦落在楚乔的眉眼上,眨眼间闪过一缕期待。
与普通的糖葫芦不一样的是,这两串糖葫芦并非全是番茄红,而是五颜六色的,每一颗糖葫芦都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月光洒在其表层薄薄的糖衣上,更衬得这两串糖葫芦流光溢彩,隐隐还有青草的......

夜色如墨,皎洁的月光点缀着青海城。
一口气跑上高耸的城墙的时候,楚乔的呼吸就有些急促了,映入眼帘的是左右两侧灰白相间的城垣,还有两排随风飘扬的旗帜。
这城垣平整又光亮,没有什么瑕疵;旗帜的布料也十分干净,颜色鲜艳。
楚乔轻轻用指腹擦过石砖的交界处,果然还有尚未干的泥浆。
耳旁响起宇文玥清润好听的声音:“星儿,尝一尝这个”
楚乔疑惑地转身,只见宇文玥递过来两串糖葫芦。他深沉又缠绵的目光穿过糖葫芦落在楚乔的眉眼上,眨眼间闪过一缕期待。
与普通的糖葫芦不一样的是,这两串糖葫芦并非全是番茄红,而是五颜六色的,每一颗糖葫芦都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月光洒在其表层薄薄的糖衣上,更衬得这两串糖葫芦流光溢彩,隐隐还有青草的芳香和水果的香甜味道悠然散出。
一直候在宇文玥后方的月七微躬着身子,一脸乐呵地向楚乔解释道:“这可是公子特意托人快马从巴陵县著名的楼宴阁买来的,据说那里的冰糖葫芦加入了十几种珍贵的佐料,经过三十道工序熬制而成,算得上是糖葫芦中的人间第一流了!”
楚乔剪水般的双眸中滑过一丝感动,欣喜地接住糖葫芦,傲娇地对上宇文玥的目光:“这两根就算你赔我的!谁叫你扔了我那么多糖葫芦!”
宇文玥失笑,一双好看的剑眉舒展出最矜贵也最温柔的弧度。
他揽过楚乔的肩正对着城楼的内侧,刻意俯下身凑近楚乔白皙的耳朵,耳鬓厮磨:“不只两串糖葫芦,就连我…”,他垂眸目光落在她的唇上,将呼吸出的热气浅浅喷薄到楚乔的脖颈上:“宇文玥这个人,也要赔给你一辈子”
楚乔被他撩拨地脸红心跳,她努力屏住呼吸,可晃悠地沾到墙垣,染上一块灰的糖葫芦还是暴露了她的害羞和慌张。
宇文玥将她的一切反应尽收眼底,心中欢喜万分,他轻轻按下起楚乔的脑袋:“往城楼下看”
楚乔顺着他引的方向往下看,高耸坚实的城墙下依旧是热闹熙攘的人群,七彩的花灯交织在黑压压人群的上方,犹如人间的点点繁星,不断跳动和闪烁着各自独有的光彩。
另一侧,宇文玥侧目投给月七一个目光,月七立马扯开一个火筒,有火星冲天伴随一声尖锐的鸣声。
霎那间,繁华街道上、酒肆楼阁上、石桥上有万千花灯在冉冉升起。
不一会儿,光是楚乔眼前就飘荡着几十盏花灯,它们之间分布错落有致,做工极其雅致又精巧。
“仔细看上面的图案”宇文玥卖着关子轻声提醒楚乔。
楚乔凝神,开始细细探究起来,天空中全是华彩四溢的花灯,仔细看会发现每一盏灯上都有一只兔子的形状,再细细去看那兔子的模样,会发现每一盏花灯上的兔子的神态和姿势都不一样。

在万千飞舞的兔子灯中,有拼命奔跑的兔子,有气势汹汹的兔子,有打盹的兔子,有欢乐嬉笑的兔子,有英气逼人的兔子,还有伤心难过的兔子,还有倔强可爱的兔子…,沿着连绵不断的花灯快速看过去就像是一只活灵活现的兔子在奔跑、生气、打盹、嬉笑等等。

感动之余,不知为何,楚乔痴痴看着华彩四溢的花灯和灵活百态的兔子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瞧着楚乔越来越幽深的目光,宇文玥试探地问她“星儿,喜欢吗?”
“你为什么只画兔子?”楚乔终于找出了疑问所在。
“上一次灯会我就说过了,我觉得它很像你”宇文玥耐心解释:“它毛茸茸的样子像你一样可爱,凝视我时的红眼睛里有像你一样的倔强”
楚乔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水灵灵的眼眶里满是感动和欢喜。
想到宇文玥又一次为她付出,楚乔先是感动,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她不知该怎么做怎么付出才能不辜负他这样深沉绵长的爱意。
正当楚乔想问宇文玥时,耳旁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粗犷的男声响起:“哎呀呀!城主!末将可算找到你啦!”
一个戴着乌纱帽,穿着深蓝官服,体型偏胖的中年男人激动万分地扬着手,匆匆地朝宇文玥靠近,他后面还有一众仆从规规矩矩地跟着。只是离宇文玥还有两丈远时,他的热情就被宇文玥冷箭一般的眼神给浇灭了不少,只得放慢脚步,试探着靠近后恭敬地向宇文玥行礼。
宇文玥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何事?”
“下官是特意来感谢城主的!要不是城主对内操办酒楼茶阁,新修水利,构筑城墙,对外广纳贤才,提倡贸易往来,我们青海恐怕还是一片萧条凄凉的景象,怎么会变得如今这么欣欣向荣,繁荣昌盛!”
“如果只是来感谢,庞县令可以退下了。”宇文玥转过身负手而立,气质矜贵又清冷。
话音一落,庞县令立马扑通跪下,跟在他后边的三两仆从也纷纷跟着跪了下来。
接着,庞县令手上高高举着一个雕刻着花纹的小木匣,语气十分诚恳地说道:“当初老城主大力举荐您上位,可不少城中长老和族中首领因不曾见识过城主的足智多谋,就对您颇有微词和质疑,命令下达时还与他们滋生出不少争论和冲突。而如今,青海在城主的带领下愈发地繁荣昌盛,众长老和族中首领则因当初对您的唐突羞愧不堪,本想当面向您致歉,但又听闻城主喜静,便特意派下官来专门向您致歉!并奉上青海城的印玺,助城主执掌青海大权,号令三军!”
宇文玥抬头望着天空中已经飞远的花灯,清俊的脸上更冷酷深沉了,说出来的话依旧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印玺放下,你可以退下了”,月七适时地接过印玺,用眼神示意跪着的庞县令可以走了。
印玺离手的一刻,庞县令终于松了一口气,额角有细细密密的薄汗,起身的时候因身体太胖很吃力,扬了扬手让仆从扶着才勉强着站起,抬头的一刻刚好看到宇文玥旁边身姿曼妙的楚乔,立马脸上堆笑躬着身子由衷地赞叹道:“想必这位就是城主的夫人了吧!长得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呀!”
楚乔本正思虑着这装着印玺的木匣有些异乎寻常地新了,忽然思路被打断,眼中满是诧异地望着庞县令,又忽而掉头望着宇文玥,试图让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宇文玥被她盯得有些紧张,眼神躲闪着,立马摆出城主的架子趾高气昂地对庞县令说:“庞县令明白就好,你可知你耽误我们多久了?”
庞县令大大的眼珠子滴溜溜在他们俩身上来回转着,忽然恍然大悟般拍了拍大腿,愧疚地说:“哎呀!瞧下官这个眼力见还是不够!下官这就退下,这就退下!”,他得到宇文玥的眼神示意后立马向后扬了扬手,带领着家仆浩浩荡荡地走了。
宇文玥伸出手正打算和楚乔解释时,庞县令刚好走到城墙拐角处,朝着宇文玥的方向大声吆喝:“祝城主和城主夫人花好月圆!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见庞县令还要滔滔不绝,宇文玥抢过巡逻卫兵的弓箭,唰地一声,快准狠地射中了庞县令高高耸起的乌纱帽。
尽管隔了十几丈的距离和高高的城墙,依然能看到中箭的庞县令顿时跌到了地上瑟瑟发抖,随后立马拍了拍屁股的灰在仆人的搀扶下慌乱又仓促地逃了。
楚乔看着庞县令笨拙逃跑的背影,噗嗤一笑,嗔怪宇文玥:“城主,要这么急吗?”
下一秒,宇文玥已经将楚乔紧紧揽入怀中,月七八卦地笑了笑,熟练地扬了扬手将所有人都摒退下去,自己也适时地退下了。
整个夜色朦胧的城墙上只剩宇文玥和楚乔两个人。
宇文玥拥着楚乔就像拥着珍宝一般,怀里的少女还是如此柔软、温暖,却又瘦弱地仿佛能被风轻易地吹倒,他心疼地用指腹反复擦过楚乔白皙滑嫩的脸颊,透亮的眼眸中深不可测却有一股柔情在肆意滋长,他语气温柔又缱绻:“怎么会不急呢?星儿,你可知这一天我等了好久好久,久到我曾经都以为这一天不可能来临。”
楚乔被他忽然一抱,呼吸一滞,全身都被暖暖的热包围着,还有彼此扑通扑通的心跳也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他身上好闻的木香味更是沁入她的心肺。楚乔先是疑惑中带着紧张,听到他这样惆怅的话,也生涩地抬起手回抱了他,学着曾经乌先生哄羽姑娘那样,用手轻拍着他的背哄着他:“别怕…别怕…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6

【炅颖】一些偶来的发现

偶来

第一期


要坐一起

[图片]


就要坐一起

[图片]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图片]

(还是是要坐一起,悄悄说)


谁懂谁懂,何老师这个动作渴死我了啊啊啊!

就像是小情侣不能正大光明的贴贴,就故意离你近一点,bushi

[图片]


这张仔细看后面抢人,丽颖先过去抢人,随后何老师就到丽颖去的地方了(mango你的渣gif啊啊啊)

抢人帮老婆×1


[图片]


帮老婆x2

[图片]


要对视

[图片]


你猜这张近景为什么丽颖被后期截掉了

(后期:你们互相盯的也太明目张胆了!!!考虑一下后期的工作量啊喂!)

这四个......

偶来

第一期


要坐一起


就要坐一起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还是是要坐一起,悄悄说)


谁懂谁懂,何老师这个动作渴死我了啊啊啊!

就像是小情侣不能正大光明的贴贴,就故意离你近一点,bushi


这张仔细看后面抢人,丽颖先过去抢人,随后何老师就到丽颖去的地方了(mango你的渣gif啊啊啊)

抢人帮老婆×1



帮老婆x2


要对视


你猜这张近景为什么丽颖被后期截掉了

(后期:你们互相盯的也太明目张胆了!!!考虑一下后期的工作量啊喂!)

这四个人都没看你,那么何老师你在看谁!


就要对视


还要对视



丽颖,为什么何老师知道~


要坐老婆旁边


还要坐老婆旁边



jrm,用0.5倍速观影真的又发现了好多好东西

这只是第一期,你俩就这么多糖,我说你俩别太爱!!!(造谣,bushi)



谢辞

  栗子🌰这是小观音娘娘吧

  (图源见水印哦)

  栗子🌰这是小观音娘娘吧

  (图源见水印哦)

+6

【米粒】爱人错过9

*杨幂×赵丽颖 

*伪现实向 

*ooc预警 

*现在时


翌日清晨。

“导演,你尽快。嗯,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让我的团队帮你,好。”

赵丽颖醒来,听见杨幂似乎在跟谁说话。

看见赵丽颖醒了,杨幂挂断了电话。

“那就这样,先挂了。”

“阿赵,你醒了。想吃点什么?”

杨幂起的这么早吗?

“不吃了,你不是说今天开机吗?早点去。”赵丽颖边穿衣服边说道。

“不行,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嗯~,可是戏比天大,怎么办?”赵丽颖故意道。

说话间,赵丽颖已经穿戴完毕了。

“走吧。”

“咳咳,那个,导演刚刚跟我说剧组突然出了点状况,......

*杨幂×赵丽颖 

*伪现实向 

*ooc预警 

*现在时



翌日清晨。

“导演,你尽快。嗯,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让我的团队帮你,好。”

赵丽颖醒来,听见杨幂似乎在跟谁说话。

看见赵丽颖醒了,杨幂挂断了电话。

“那就这样,先挂了。”

“阿赵,你醒了。想吃点什么?”

杨幂起的这么早吗?

“不吃了,你不是说今天开机吗?早点去。”赵丽颖边穿衣服边说道。

“不行,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嗯~,可是戏比天大,怎么办?”赵丽颖故意道。

说话间,赵丽颖已经穿戴完毕了。

“走吧。”

“咳咳,那个,导演刚刚跟我说剧组突然出了点状况,要延迟到下周。”

赵丽颖在心里笑,嗯,又变成下周了,可以。

“嗯~,行,那请问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啊,行,那你回,你回。”

赵丽颖稍稍有点意外,杨幂又有什么花招?

“那我走了。”

“嗯。”

刚出门,赵丽颖不自觉地想杨幂怎么回家。昨天她们是坐赵丽颖的车过来的,杨幂的车还留在原地。察觉到自己的想法之后,赵丽颖哑然地笑了笑。她笑自己,下意识想要照顾杨幂的习惯还是那么深刻,可惜啊......

这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赵丽颖径直走出了酒店。

赵丽颖走后,杨幂有些失魂落魄。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送自己回去的......

不想了,杨幂摇摇头,也不能太操之过急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帮剧组下周开机吧,这次可不能再食言了,况且......自己也想尽早光明正大的与小朋友朝夕相处。

说干就干。

杨幂开始联系导演。

有人帮忙能让项目加速进行,导演自然是乐得其成的,于是杨幂和导演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准备工作。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

忙了一天,杨幂准备来刷会儿微博,谁知道一打开微博,就赫然看见热搜上的词条“孙千 赵丽颖”后面还跟着一个“爆”。

杨幂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往下看,杨幂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她了解赵丽颖的性格,能让她主动提出打卡的人她一定很喜欢。

更要命的是,

之前赵丽颖说想跟她打卡,但是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继续往下看。她的微信名......没换。

这意味着什么?

来日方长…个屁。

她现在就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她是她的。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像野草一样在脑海中疯狂的生长。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赵丽颖看见自己的手机闪了一闪,是杨幂?

赵丽颖跟主持人说:“不好意思,去趟洗手间。”

“你在哪?”刚接通电话就听见杨幂火急火燎地问。

“我在xx,正在直播,怎么了?”

“什么时候结束?”

“快了,”赵丽颖迟疑地道,“怎么了?”

“我来接你。”

“你......确定吗?”

她知道她什么意思,容易被拍。

心口有点闷。

“我在旁边的小巷子里等你。”

杨幂换了一身低调的衣服开车过去。打开直播,看着赵丽颖明眸皓齿,笑意盈盈地跟主持人互动,好像丝毫没受刚才这个小插曲的影响,她心里五味杂陈。

她终于明白当时自己说不公开时赵丽颖的心情了。她现在觉得自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在等待自己的金/主临/幸一般。

直播终于结束了,杨幂给赵丽颖发信息:我在外面等你,加微信,我给你共享位置。

这几天她们竟然都忘了加彼此的微信。

等赵丽颖通过了她的好友请求,杨幂打开赵丽颖的朋友圈主页,不仅微信名没改,头像背景都没改;再往下看,––仅三天可见––。

杨幂怔怔地看着手机。

她喜欢米妮,头像继续用米妮的图片很正常。

至于背景……是她们一起去迪士尼时拍的照片。

考虑到不能公开,本来赵丽颖想放两人的背影。但是……杨幂还是觉得太过明显,所以赵丽颖只好仅放了一张单纯的迪士尼风景照。

想到此处,杨幂的眼神又暗了暗。

车门没锁,赵丽颖上车时看到的就是杨幂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自从和杨幂通过电话之后,赵丽颖就觉得心神不宁的。

直播结束,赵丽颖看了眼手机,大概猜到了原委。

她并不想解释。

可是为什么会有点心虚。

“怎么不换?”杨幂欺身上前,一手将她环在座椅上,一手调出她的朋友圈主页。

杨幂离她极近,温热的鼻息落在她的脸颊上,惹得赵丽颖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本是温柔暧昧的姿势,赵丽颖的神色却异常平静。

“与你无关。”

这么近的距离,以及与之相伴的极淡的压迫感,让她收回了她的心软。

她明知自己的弱点是她,才会一次次拿她自己做筹码。

她唯独不可以被胁迫。

杨幂退了回去。

她明白她的意思。

她的事情与杨幂无关,无论是微信名,抑或是交朋友。

纵然早已做好了这种准备,可是亲耳听到她如此冷淡的回答,还是令她心下黯然。

“好。”

她干涩地从喉咙挤出来这个字之后,就沉默地发动车辆,送她回家。

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死缠烂打,赵丽颖有些讶异。

她是不是误会她了,一丝懊恼的情绪涌上心头。

下意识地想要哄她,可是理智驱使她把头转向另一侧。

反正不会有结局,不如狠心让故事尽快结束。

杨幂竭力想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越是让自己不要去想,那句与你无关就越往她脑子里钻。

在等红绿灯时,杨幂突然变得面色苍白。

因为她想到了与你无关的另一层意思。

微信名称、头像、背景都并不是为她而设,自然也无需为她而换。

不可能!

名字明明就是她的英文名!

没认识你之前她就是这个昵称。

头像也是去了游乐园之后换的!

so?

那背景呢!

背景也没有你。

杨幂还想找理由说服自己。

众多汽车嘈杂的鸣笛声将她拉回了现实。

杨幂抬头,绿灯了。

她深吸口气,缓缓起步。

“怎么了?”看到杨幂苍白的面色,赵丽颖还是忍不住开口关心。

“没,没事。”

杨幂说没事,赵丽颖也就不再多问。

相顾无言。

到了赵丽颖家楼下。

“你......早点睡。”杨幂道。

赵丽颖张了张口,想嘱咐她经期注意饮食,可是现在的气氛显然不适合。

“...嗯。”

杨幂没有再开口。

赵丽颖回到家,眉头微皱,杨幂今天有点奇怪,她也说不上来,总之怪怪的。

目送赵丽颖进了单元门后,杨幂的眼神变得凌厉。

一定不会是第二种解读,一定不会。

她打开手机,摁下一串文字。

“发吧。”


                                             --TBC





感谢孙千小姐姐友情出演ヾ(✿゚▽゚)ノ,幂幂接下来要发什么呢……(沉思状. jpg)

冰山玫瑰

  “姐,你好了没,他人快到了!”

  “别嚷嚷,我知道了,马上。”

  

  【姐,祝你永远幸福,你今天真美!】

  【也不知道以后多久才能回来,看看这小丫头了】

  “姐,你好了没,他人快到了!”

  “别嚷嚷,我知道了,马上。”

  

  【姐,祝你永远幸福,你今天真美!】

  【也不知道以后多久才能回来,看看这小丫头了】

川明

石榴

     胡席清慌张得手指握紧了瓷碗边沿,像是要将那颗心摁回自己的胸腔。

  内心却忍不住想,她会不会认出他来?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荒唐……纵使心下思绪转圜万千,也只得垂哞不语,静候着她的审判。

  赵姝替他盛好粥,见他迟迟不动,诧异地问:“小郎君,怎么不走啊?”

  她双眼含笑,语气轻柔。

     却让胡席清有些愕然,最坏最坏的结果他都想过,但独独没有想过她不记得他。

  他拿着碗身体僵硬地转身,口中发涩,如吃了黄连一般。


  走了几步远,耳边好像传来她的声音:“小郎君,身...

     胡席清慌张得手指握紧了瓷碗边沿,像是要将那颗心摁回自己的胸腔。

  内心却忍不住想,她会不会认出他来?会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荒唐……纵使心下思绪转圜万千,也只得垂哞不语,静候着她的审判。

  赵姝替他盛好粥,见他迟迟不动,诧异地问:“小郎君,怎么不走啊?”

  她双眼含笑,语气轻柔。

     却让胡席清有些愕然,最坏最坏的结果他都想过,但独独没有想过她不记得他。

  他拿着碗身体僵硬地转身,口中发涩,如吃了黄连一般。


  走了几步远,耳边好像传来她的声音:“小郎君,身上落了些石榴花瓣。”

  胡席清向她回了一礼,留下了一句“谢过小娘子”,就匆匆地离去了。

  赵姝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有些眼熟,但还是没想起曾在哪见过。

  身旁的玉珰嘟囔道:“真是个怪人。”

  赵姝还没来得及叫她慎言,就又听见她在揶揄。

    “哦~婢子知道了,莫不是不敢看我家小娘子的美貌!”

  “少拿我打趣,快些做事才是正道。”赵姝对她这番行径只能无奈摇头,也没有将刚才发生的小插曲放在心上……


  胡席清端着碗热粥,跑出了庙方才停下脚步。

  他立在朱墙边,望着石榴树从里探出的重重枝桠。

  在那最高的枝头上赫然俏立着一朵夺目的石榴花。


  胡席清脑海中浮现了初次与她相遇的场景,是在他家花房里。

  准确地说是他一个人觉得那是初识,而对方印象之中估计最深的还是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当时他刚从书院散学归来,被长姐嘱托去花房那边剪几朵月季。

  胡席清走过紫藤花缠绕的廊道,暖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斑驳的青石板砖之上,脚步迎着风好似比往日轻快了许多。


  跨过门槛走进花房后,他弯腰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捏住几朵开得正艳枝干,剪下了几支。

  刚要出去的时候,正好瞥到几朵快蔫了的桃花。

  耽误了一番时间,给它们浇水。


  若干年后,胡席清搂着怀中之人想,也许你我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早现端倪……


  再等他走出花房,便见不远处被三角梅爬满的凉亭下,那石桌旁静坐着一位娉婷佳人。

  落日斜晖穿过屋檐瓦墙,照到她的发梢、肩上,恍若遗世独立的九天神女。

  她对他莞尔一笑的那一刻。


  胡席清腹中思索了几回,也没有网罗出只字片语来形容这一幕。

  他就立在那,可能耳边心跳如擂鼓,才算是最好的形容词。


  原来,胡席清一直以为一见钟情,不过是爱色之人的借口。缘分之说,更是荒唐可笑。对此他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却不料命运总是喜欢戏弄世人,堪叫人们不得轻视它才好。


  怎么离开花房的,胡席清已不太记得了。只知道自己慌忙之下回到了后院,将手中一束月季交给了长姐,连手指被枝干上的刺刺伤了,都没有察觉到……


  胡席清把自己从回忆之中拽了出来,看着缓缓高升的旭日,靠在墙边喝完了热粥,想着今日这番可笑的行为,为了见她躲了早课一时脑热扮成灾民,还觉得人家姑娘能认出他来。





碎碎念念:

好的,进度又被我拖慢了。

恼怒中(`Δ´)!

其实我这章要写离别的。

害,我暗搓搓的给了一点糖,有没有发现?

这个时间段赵十六岁,胡是十三岁。

大学生还在家里蹲,我妹初三明天要去上学

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多支持多评论,天知道我每天要看一下有谁评论了没,我好回复π_π

推荐歌曲:

枕万梦

是风动

心上秋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六)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王一博来自什么样的家庭,她早就知道;高攀不高攀的问题,自己不是没想过,只是答应的当下,内心的欲望与本能,已经凌驾了理智。

他太耀眼了,像一道光朝自己走来,让晦暗的世界全笼罩在他光芒之下,景色全因他的出现变得炫目,完全无暇做其他想!所以用了23年的理智瞬间死亡,意志沦陷。

王一博彻底俘虏了她。

所以如果王一博只是一年才能出现一次的圣诞老人,那又如何?

她不是已经做好成为他“过客”的打算吗?

心揪着难受,冰冷的空气让赵丽颖呼吸有点困难,今年的最后一天,只能想着王一博,一个人度过。

Great hunger?

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王一博来自什么样的家庭,她早就知道;高攀不高攀的问题,自己不是没想过,只是答应的当下,内心的欲望与本能,已经凌驾了理智。

他太耀眼了,像一道光朝自己走来,让晦暗的世界全笼罩在他光芒之下,景色全因他的出现变得炫目,完全无暇做其他想!所以用了23年的理智瞬间死亡,意志沦陷。

王一博彻底俘虏了她。

所以如果王一博只是一年才能出现一次的圣诞老人,那又如何?

她不是已经做好成为他“过客”的打算吗?

心揪着难受,冰冷的空气让赵丽颖呼吸有点困难,今年的最后一天,只能想着王一博,一个人度过。

Great hunger?

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五)

可这些约会的内容,他都和程潇一起做过了……甚至她答应和王一博交往的那一天晚上,王一博让她去KTV,程潇也在。

赵丽颖不知道程潇到底知道多少,或告诉她这些有什么目的,但她喜欢王一博是毋庸置疑的。

程潇话里话外,似乎在暗示她,她已经知道自己和王一博在交往,而她非常不看好,认为自己和王一博不是同一个圈子,感情不会长久。

【有些游戏不是随便谁都玩得起,有些人也不是谁都高攀得起,南山的学生私底下可能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不是我看到的这样,那是哪样?

【圣诞老人,一年之中才出现一次。】


可这些约会的内容,他都和程潇一起做过了……甚至她答应和王一博交往的那一天晚上,王一博让她去KTV,程潇也在。

赵丽颖不知道程潇到底知道多少,或告诉她这些有什么目的,但她喜欢王一博是毋庸置疑的。

程潇话里话外,似乎在暗示她,她已经知道自己和王一博在交往,而她非常不看好,认为自己和王一博不是同一个圈子,感情不会长久。

【有些游戏不是随便谁都玩得起,有些人也不是谁都高攀得起,南山的学生私底下可能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不是我看到的这样,那是哪样?

【圣诞老人,一年之中才出现一次。】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四)

离开体育馆,赵丽颖没有直接回去,她恍恍惚惚来到体育馆后面,那道写满各种字体的表白墙。

经过校庆演唱会,表白墙上的文字又变多了;写给王一博的自然多了好几条,不过赵丽颖站到了程潇写的面前。

【王一博,我不想当你的月光仙子,我想当你的Great Hunger。】

赵丽颖查了手机,才知道Great Hunger是从一部电影而来,指的是『生命的目标』。

这时她才想起从班际篮球赛、运动会一路下来,她有时会听到一些王梓薇和程潇的对话,王一博会邀请同学去家里,程潇也是座上宾之一;可王一博平时不爱交际,对不熟的人都不太爱理睬,程潇不是高二一班的同学,却能几次进出何家。

他们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谈人......

离开体育馆,赵丽颖没有直接回去,她恍恍惚惚来到体育馆后面,那道写满各种字体的表白墙。

经过校庆演唱会,表白墙上的文字又变多了;写给王一博的自然多了好几条,不过赵丽颖站到了程潇写的面前。

【王一博,我不想当你的月光仙子,我想当你的Great Hunger。】

赵丽颖查了手机,才知道Great Hunger是从一部电影而来,指的是『生命的目标』。

这时她才想起从班际篮球赛、运动会一路下来,她有时会听到一些王梓薇和程潇的对话,王一博会邀请同学去家里,程潇也是座上宾之一;可王一博平时不爱交际,对不熟的人都不太爱理睬,程潇不是高二一班的同学,却能几次进出何家。

他们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谈人生……

【小颖,下次我们去约会吧!】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三)

赵丽颖一愣,Great hunger?她想起了体育馆后面的告白墙。

看赵丽颖的表情,程潇一笑:“王一博没有告诉过你吧?他心里有一个Great hunger,他说他要成为一颗太阳,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赵丽颖浑身一震!

成为一颗太阳,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这是……他告诉你的?”

程潇点头:“赵老师,你们常说我们高中生很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就连办这场演唱的周艺轩,谁知道他能对进演艺圈这件事维持多少热情,更遑论其他。”

程潇的意有所指,让赵丽颖有些心乱。

“听我一句劝,你现在是我们的老师,教授我们学业,但你和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她停住脚:“圣诞老人,一年之中也才出......

赵丽颖一愣,Great hunger?她想起了体育馆后面的告白墙。

看赵丽颖的表情,程潇一笑:“王一博没有告诉过你吧?他心里有一个Great hunger,他说他要成为一颗太阳,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赵丽颖浑身一震!

成为一颗太阳,闪闪发亮,为生活带来曙光──

“这是……他告诉你的?”

程潇点头:“赵老师,你们常说我们高中生很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就连办这场演唱的周艺轩,谁知道他能对进演艺圈这件事维持多少热情,更遑论其他。”

程潇的意有所指,让赵丽颖有些心乱。

“听我一句劝,你现在是我们的老师,教授我们学业,但你和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她停住脚:“圣诞老人,一年之中也才出现一次。老师,出口在前面。”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二)

程潇拨了拨头发:“我没有想问什么,只是好奇赵老师经营了几年的高冷人设,怎么在高二一班就撑不住了呢?还是想讨好谁?”

赵丽颖彻底不高兴了。就算她和王一博谈恋爱,那也与程潇无关,而且她的问题太尖锐,甚至有明显的恶意:“程潇,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不是演艺人员,从不需要经营什么人设,更不需要去讨好哪个人。”

“赵老师,我碰触到你哪条敏感的神经吗?”

赵丽颖凝着眉,程潇已经展现出极明显的敌意。

“赵老师,我其实是给您忠告,有些游戏不是随便谁都玩得起,有些人也不是谁都高攀得起,南山的学生私底下可能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她明亮的眼睛随意扫了赵丽颖全身,在她手腕上的表顿了一下,随即撇开:“王一博......

程潇拨了拨头发:“我没有想问什么,只是好奇赵老师经营了几年的高冷人设,怎么在高二一班就撑不住了呢?还是想讨好谁?”

赵丽颖彻底不高兴了。就算她和王一博谈恋爱,那也与程潇无关,而且她的问题太尖锐,甚至有明显的恶意:“程潇,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不是演艺人员,从不需要经营什么人设,更不需要去讨好哪个人。”

“赵老师,我碰触到你哪条敏感的神经吗?”

赵丽颖凝着眉,程潇已经展现出极明显的敌意。

“赵老师,我其实是给您忠告,有些游戏不是随便谁都玩得起,有些人也不是谁都高攀得起,南山的学生私底下可能都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她明亮的眼睛随意扫了赵丽颖全身,在她手腕上的表顿了一下,随即撇开:“王一博心里有一个Great hunger,那也不是你可以企及的所在。”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一)

程潇笑得很甜:“我是高二五班的程潇,和王一博他们极好。”

赵丽颖点头,没说话,她不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什么;可程潇似乎很想和她说话:“大家都传王一博退出辩论社,是和赵老师不合,但赵老师却还乐此不疲的参与高二一班活动──”

“程同学。”赵丽颖站住:“身为任课老师,有空参与一下任课班级的活动,这有问题吗?”

程潇没有说话,赵丽颖又道:“而且你说大家都传王一博和我不合,但我并不认为我和王一博有任何龃龉,王一博退出辩论社,纯粹是他分身乏术的原因。你究竟想问我什么?”

赵丽颖已经不高兴,程潇不是不能问她问题,而是她觉得程潇别有所图,而且语气阴阳怪气,介于询问与质问之间。


……………………

未......

程潇笑得很甜:“我是高二五班的程潇,和王一博他们极好。”

赵丽颖点头,没说话,她不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什么;可程潇似乎很想和她说话:“大家都传王一博退出辩论社,是和赵老师不合,但赵老师却还乐此不疲的参与高二一班活动──”

“程同学。”赵丽颖站住:“身为任课老师,有空参与一下任课班级的活动,这有问题吗?”

程潇没有说话,赵丽颖又道:“而且你说大家都传王一博和我不合,但我并不认为我和王一博有任何龃龉,王一博退出辩论社,纯粹是他分身乏术的原因。你究竟想问我什么?”

赵丽颖已经不高兴,程潇不是不能问她问题,而是她觉得程潇别有所图,而且语气阴阳怪气,介于询问与质问之间。


……………………

未删减版本爱发电搜阿呼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一十)

王一博其实表演欲不高,纯粹是陪哥儿们,也不打算抢周艺轩风采,所以一直在架子鼓后打鼓;不过他特出的身份、超目标颜值,还有上次自弹自唱的余温,都让台下一直传出呼喊王一博的声音。

赵丽颖并不是太喜欢这么热闹的场合,但王一博的表演,她不想错过。

台上五个帅气男孩默契互动,不时引发台下轰笑或尖叫,王一博也禁不起现场观众的要求,和周艺轩一起唱了一首歌,又solo了一段架子鼓,几乎要掀了体育馆屋顶。

赵丽颖看着台上张扬的帅气脸庞,整个晚上嘴角都带着笑。

时间快九点,赵丽颖估计王一博的表演已经差不多,她想先走,和保老师说了声,程潇适时走过来说出口有管制,她带赵丽颖出去。

程潇和赵丽颖一起走着,在喧哗......

王一博其实表演欲不高,纯粹是陪哥儿们,也不打算抢周艺轩风采,所以一直在架子鼓后打鼓;不过他特出的身份、超目标颜值,还有上次自弹自唱的余温,都让台下一直传出呼喊王一博的声音。

赵丽颖并不是太喜欢这么热闹的场合,但王一博的表演,她不想错过。

台上五个帅气男孩默契互动,不时引发台下轰笑或尖叫,王一博也禁不起现场观众的要求,和周艺轩一起唱了一首歌,又solo了一段架子鼓,几乎要掀了体育馆屋顶。

赵丽颖看着台上张扬的帅气脸庞,整个晚上嘴角都带着笑。

时间快九点,赵丽颖估计王一博的表演已经差不多,她想先走,和保老师说了声,程潇适时走过来说出口有管制,她带赵丽颖出去。

程潇和赵丽颖一起走着,在喧哗的声响中突然问:“老师最近很热衷参与高二一班的活动。”

赵丽颖转头看她。


一一
  蓝胭脂美蓝胭脂棒,想起了蓝...

  蓝胭脂美蓝胭脂棒,想起了蓝胭脂

  蓝胭脂美蓝胭脂棒,想起了蓝胭脂

阿呼

女神老师与男神校草(二百零九)

不过因为保剑峰的关系,王梓薇几个高二一班的学生,都在门口迎接保剑峰和任课老师,这是属于高二一班教师的优待。

保剑峰看到人山人海,又是荧光棒又是灯牌,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这是已经出道了吗?”

高二一班的数学老师笑:“我们好像vip。”

高二一班的学生道:“老师本来就是vip,王一博特地交代的。”

英文老师拍着保剑峰肩膀:“我们都是托保老师的福。”

保剑峰平常比较不苟言笑,不过此刻笑得得意洋洋:“好说、好说!”

赵丽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她觉得王梓薇看了她一眼。

台上五个帅气大男孩引发全场尖叫连连,他们唱了最近颇红的几首歌,周艺轩想进军演艺圈,所以主唱了好几首,还表演了一首颇高......

不过因为保剑峰的关系,王梓薇几个高二一班的学生,都在门口迎接保剑峰和任课老师,这是属于高二一班教师的优待。

保剑峰看到人山人海,又是荧光棒又是灯牌,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这是已经出道了吗?”

高二一班的数学老师笑:“我们好像vip。”

高二一班的学生道:“老师本来就是vip,王一博特地交代的。”

英文老师拍着保剑峰肩膀:“我们都是托保老师的福。”

保剑峰平常比较不苟言笑,不过此刻笑得得意洋洋:“好说、好说!”

赵丽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她觉得王梓薇看了她一眼。

台上五个帅气大男孩引发全场尖叫连连,他们唱了最近颇红的几首歌,周艺轩想进军演艺圈,所以主唱了好几首,还表演了一首颇高难度的rap,赢得了满堂彩。

“uniq”似乎已经有了粉丝团。


Y.

一线杂志,是一本记录中国本土原创人文生活方式的季刊


它以城市为出发点用镜头、文字的形式撷取生活中可爱的闪光时刻,鲜活、温度、一城一事这些平平凡凡的日常在影像中因热爱而变得可爱

一线杂志,是一本记录中国本土原创人文生活方式的季刊


它以城市为出发点用镜头、文字的形式撷取生活中可爱的闪光时刻,鲜活、温度、一城一事这些平平凡凡的日常在影像中因热爱而变得可爱

云熙公子

绿野仙踪🍃:丽颖

  

喜欢所有美女😍

  

  

绿野仙踪🍃:丽颖

  

喜欢所有美女😍

  

  

芦荟江山

她的胆小鬼

  

  

  或许决定向她表白,是胡夏做过最勇敢的事。

  

  丽夏  3000+

  

  \

  胡夏胆子小,这是好友们尽皆知的。

  

  上个节目都能被气球爆炸吓得一激灵,玩个接水球游戏只敢举着盆闭眼乱跑。朋友们都说,或许在录音棚才是这小子最胆大的时候。

  

  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没办法,人打小就文弱,如果不是获得过校园十佳歌手,上学时期卡个黑框眼镜就一透明小社恐。

  

  \

  赵丽颖要参加一期综艺。

  

  这是个实景解密型的真人秀,剧本带有恐怖元素。原本赵丽颖不想参加,可看了同期嘉宾名单后就决定去录一期。...

  

  

  或许决定向她表白,是胡夏做过最勇敢的事。

  

  丽夏  3000+

  

  \

  胡夏胆子小,这是好友们尽皆知的。

  

  上个节目都能被气球爆炸吓得一激灵,玩个接水球游戏只敢举着盆闭眼乱跑。朋友们都说,或许在录音棚才是这小子最胆大的时候。

  

  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没办法,人打小就文弱,如果不是获得过校园十佳歌手,上学时期卡个黑框眼镜就一透明小社恐。

  

  \

  赵丽颖要参加一期综艺。

  

  这是个实景解密型的真人秀,剧本带有恐怖元素。原本赵丽颖不想参加,可看了同期嘉宾名单后就决定去录一期。

  

  纯粹是因为里面有个寡言爱脸红的家伙。

  

  真不知道他那副样子在这档综艺里会是什么表现。赵丽颖想。

  

  会吓得飙高音吗?

  

  想到这里,她忍俊不禁。

  

  还记得上次录完《春天谣》,他主动上来要微信,不自然地笑着,没说两句就红了脸。

  

  赵丽颖以为自己社恐很严重,直到见了胡夏,发现原来自己还挺活泼开朗的。

  

  虽然工作上不再有交集,但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发消息。例如,听了一首好听的歌,看了一出精彩的电影,下个月有什么安排之类的。

  

  胡夏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乐意和自己分享这些。他想不通,可渐渐的,他发觉自己会雀跃地接受她分享的一切。

  

  或许……他们现在是好朋友了?

  

  他有时恨自己过于木讷,不敢主动,只好默默地将她的对话框置顶。

  

  \

  赵丽颖一出现,年纪小的嘉宾礼貌地称呼“丽颖姐”。只有胡夏有些不知所措,最后笑着对她点头示意。

  

  (年下不喊姐,心思有点野。作者语)

  

  她笑着打招呼,最后说:“原来夏夏也在啊。”

  

  胡夏一愣,“啊,对……”低下头去佯装镇定。

  

  夏夏……旁人眼里姐弟的普通称呼,却在胡夏的心里荡漾开来。

  

  到了分组环节,十个人分成五组,两人一组,胡夏正好和赵丽颖抽到了同样的签。

  

  “大家努力找线索,一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队长安排。

  

  密室的灯光很暗,走廊偶尔有几个路灯,房间里更是黑漆漆的啥也没有。

  

  “小夏,你带手电筒了吗?”赵丽颖问。

  

  “啊?这个……应该得自己找。”胡夏原本一团混乱,和她走在一起本来是开心激动的,又怕一会万一被吓到反应太大。

  

  男孩子生来就要保护女孩子,何况那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他挺了挺腰板儿,拿出一米八的气场走在她前面。

  

  “哦。”赵丽颖顺手打开了一扇门。

  

  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掉下来。

  

  “啊——啊!”胡夏猝不及防,和女鬼来了个面对面,吓得脚底好像装了个弹簧,猛地往后跳。

  

  小赵正在好奇地往前瞅,只听到胡夏大叫,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他直挺挺地扑倒在地上。

  

  “啊——”俩人一起叫。

  

  胡夏看清身下人惊慌失措的娇美面庞,叫声戛然而止。

  

  一旁的摄影师看见赶紧走上前去搀扶两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胡夏放开她的胳膊,一时觉得无地自容,脸却红了一片。

  

  “没事,后期剪了就行。”赵丽颖整整衣服,笑笑。

  

  节目组就算知道这个片段播出去会带来多少热度,但也怕被粉丝冲,果断删除了。

  

  ……

  趁着后台补妆,赵丽颖走出休息室,一出门碰到了站在门口的胡夏。

  

  “小夏?”

  

  “那个丽颖……刚才真不好意思哈,我被吓到了……”

  

  “没事儿,哈哈,你好可爱啊。”

  赵丽颖心里想着,嘴上就这么说了。她真心觉得眼前的人好可爱,尤其是那张有点婴儿肥的脸,像只仓鼠。

  

  却忘了自己也有一张被称为吉祥物的脸。

  

  “诶,你是不是该喊我姐啊?”赵丽颖笑的没心没肺。

  

  胡夏“啊,”别过脸,耳朵通红,“那样显得你太大了,就……而且你一点都不像我姐啊……”

  

  赵丽颖笑笑,不再说话。

  

  

  \

  胡夏在综艺上表达了自己想要谈恋爱,看样子,他似乎对恋爱抱有无限的期待。

  

  自己呢?赵丽颖想。

  

  这些日子,他们合作了许多次,也聊过许多次。赵丽颖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在意他。

  

  可是时间不等人的。

  

  ……

  

  那天是胡夏最难过的一天。

  

  原本约了赵丽颖第二天一起吃饭,今天结束了工作后,他一打开手机看到一条消息,来自赵丽颖的。

  

  她说,剧组有个监制对她很关切,前不久向她表白了。而她觉得自己需要有个人陪伴,打算同意。

  

  胡夏如得了个晴天霹雳,一时沉默地坐在沙发上。

  

  发了半天呆,伸手打了几个字。

  

  “那很好啊,你一定会幸福。”

  

  

  \

  ……

  

  “夏夏。”

  

  “胡夏!”

  

  赵丽颖急匆匆赶到地方,拍了拍喝醉了的人。

  

  “你怎么来了……”胡夏伸手想摸眼镜,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你不是都要答应人家的求婚吗……”

  

  赵丽颖气笑了:“什么求婚,这是你闷在房间喝醉的理由吗?”

  

  要不是胡夏助理给她打了电话,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谁劝都不听,她才不用当即从片场赶过来看他呢。

  

  胡夏又拿起一瓶酒,自嘲地笑:“别管我了,你回去吧,我就是写不出歌心里难受……”

  

  “这样啊?”赵丽颖淡哂,“那你摆一屋子的花和装饰是干嘛用的啊,激发灵感吗?”

  

  这个房间不是很大,但是放满了鲜花,且装饰了温馨浪漫的灯。

  

  白玫瑰,桔梗,向日葵……

  

  空气里弥漫着花香与酒香交杂混合的气味。

  

  赵丽颖不喜欢酒味,但这的确有些醉人。

  

  

  “那天你约我吃饭,地点也是在这儿。”

  

  

  胡夏不敢看她,好像被揭穿是件很难为情的事。

  

  过了一会,他才小声说:“这本来是我为你布置的……用来告白的……”

  

  

  赵丽颖平静的望着他:“那现在呢?”

  

  胡夏抬起头,那醉眼朦胧的样子看得赵丽颖心一软。

  

  她接着说:“我还没有答应别人,现在特意来看你,就在你原本准备向我告白的地方。你确定不说些什么?”

  

  胡夏闻言,有些懵懂:“啊……”

  

  看赵丽颖一脸无语,他闭了嘴,满屋子寻找什么。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吉他,轻轻拨弦,把此时心里话唱给她听。

  

  ……

  怎样的雨,怎样的夜

  

  怎样的我能让你更想念

  

  雨要多大,天要多黑

  

  才能让够有你的体贴

  

  ……

  被爱的人不用道歉

  ……

  

  赵丽颖静静地听完了。这首歌像是一位悲情的暗恋者对着雨夜难过的倾诉,倾诉自己无尽的等待,和低到尘土的卑微。

  

  他怎么会选择这首歌来告白呢。

  

  她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脸:“喜欢我多久了?”

  

  “一年半。”

  

  记得这么清楚?赵丽颖心里思忖着,忽然被胡夏拥进怀里。

  

  他说:“我喜欢你,给我个机会吧。”

  

  “好啊,”赵丽颖笑笑,“不过,之前我是骗你的。”

  

  胡夏放开她,一脸迷茫,风中凌乱。

  

  “啥,你说啥?”

  

  “给你开个玩笑,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勇气,哈哈。”她再次露出没心没肺的笑容。

  

  “可我还是退缩了。”胡夏垂下眼眸,像做错事的孩子。

  

  “我不在乎。”

  赵丽颖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在他额头上烙下轻吻。 

  

  “我只接受我喜欢的人,”她圆圆的眼看着他,满是笑意和温柔,“现在我接受你了。”

  

  感情上,胡夏不怎么会主动,但也知道不能让喜欢的人等太久。

  

  

  \

  在一起时间长了,赵丽颖发现他很容易害羞。

  

  比如,男朋友上了个音乐综艺,自己别出心裁地录了个视频为他打call。

  

  “希望胡老师能所向披靡,发挥出最棒的实力!”

  

  其他人听后大叫鼓掌,拍他肩膀起哄。那边的胡小夏红着脸低头笑得见牙不见眼。

  

  

  比如,某人特地等在门口为了接她下班,两人并排走了一段夜路。她自然地挽住他的手,他却话都说不利索了,步伐走的逐渐荡漾。

  

  ……

  

  或许决定向她表白,是胡夏做过最勇敢的事。

  

  赵丽颖曾经看过一句话:如果你觉得一个男生可爱,那你将彻底没救了。

  

  她前半生活得太坚韧,如今是为了寻找一段女强男弱的关系来应对自己的个性吗?

  

  不是的。

  

  因为他是胡小夏,看在眼里就一副招人喜欢的样子,不爱才有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