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充国

58浏览    5参与
未央询

十八章 朝臣内斗匈奴乱

咱们接着讲讲赵充国平定西羌凯旋,回朝之后的糟心事。

  赵老将军的性格啥样呢?举个栗子,形容一下:

  您今天偶遇一群黑社会。和他们坐下聊了聊天,喝了些酒。没人会处罚你。

  你今天和你领导的死对头坐一起喝了喝酒……可能你的领导再也不会正眼看你了。

  前者叫法治,后者叫政治。

  赵充国用法治思维,参与政治斗争,相当幼稚。

  赤子之心虽可爱,却悲剧。可以说,如果赵老将军不是有幸侍奉孝宣陛下,只怕会成为第二个李广。

  赵老将军有个朋友叫浩星赐(我一直觉得这名字像言情小说主角23333),他在迎接赵充国回长安的途中,就规劝后将军说:“朝中很多大臣都以为是辛武贤和许延寿出击、斩获...

咱们接着讲讲赵充国平定西羌凯旋,回朝之后的糟心事。

  赵老将军的性格啥样呢?举个栗子,形容一下:

  您今天偶遇一群黑社会。和他们坐下聊了聊天,喝了些酒。没人会处罚你。

  你今天和你领导的死对头坐一起喝了喝酒……可能你的领导再也不会正眼看你了。

  前者叫法治,后者叫政治。

  赵充国用法治思维,参与政治斗争,相当幼稚。

  赤子之心虽可爱,却悲剧。可以说,如果赵老将军不是有幸侍奉孝宣陛下,只怕会成为第二个李广。

  赵老将军有个朋友叫浩星赐(我一直觉得这名字像言情小说主角23333),他在迎接赵充国回长安的途中,就规劝后将军说:“朝中很多大臣都以为是辛武贤和许延寿出击、斩获才让西羌溃降。但其实有识之士很清楚,西羌已经穷途末路,就算不打最后那一下他们也会崩溃。将军这次写报告的时候,可以将功劳加给他们两个。而不要死心眼的写成是一系列进剿、屯田政策的结果。这才是聪明的做法,将军才会有圆满的结局。”

  这绝对是好话,绝对是为了赵充国好的逆耳忠言。可惜啊,死心眼的赵充国对这类良言向来听不进去,于是乎悲剧鸟~

  赵充国不仅以激烈的言辞对朋友表明自己绝不妥协世故,还把前线那点空降兵扯后腿的闹心事一股脑的向宣帝做了报告。刘询当然听赵充国的了,于是就把辛武贤将军的职号撤销,让他灰溜溜的滚回酒泉郡继续做太守了。

  仗打完的时候是秋天,宣帝奖赏了有功的汉将和羌人,然后在金城设置了属国安置俘虏。这么多投降的羌人扎堆,需要有长官管理,推荐校尉的事就被提上了议程。那个时候赵充国刚好病着,就没参与选举会议。

  由于辛武贤是给急于冒进的皇帝背了锅,大家伙就想着从辛家再选人替陛下还人情。丞相(魏相),御史大夫(邴吉),前将军(我没查着张安世死了之后韩增的前将军是谁接任,也许是冯奉世或者史高),车骑将军(韩增),四位府衙共同举荐了辛武贤的小弟辛汤。

  结果,赵充国一听到这消息,也顾不上自己还在生病,急忙跑过去上奏,说辛汤这小子嗜酒如命,让他去管蛮夷肯定出事。可当时辛汤都已经领受符节、接受任命了。

  知道老将军性子直不懂人情世故,看在他一片忠心的份上,宣帝叹了口气,改任辛汤的哥哥辛临众为校尉。

  结果,好死不死,辛临众......病危。你总不能让一个卧床不起的人去管理羌族吧,这回也不管赵充国怎么在病床上扯着大嗓门反对了,四位府衙再次举荐辛汤。这一下,赵充国算是彻底得罪了辛武贤,被嫉恨上了。

  事实证明,赵老将军确实一心为公才会那么讨嫌。

  辛汤就任之后,果然因为多次酗酒、伤害羌人导致西羌再次反叛。索性浪花不大,但是也让人够闹心的了。

  可怜赵充国老将军,就是因为他的耿直,才引来祸端。

  辛武贤以前做破羌将军的时候,在军中跟赵充国的儿子赵卬闲聊。赵卬说前车骑将军张安世当初得罪过陛下,全靠着父亲说情才能活命。本来是说了就忘的小事,可偏偏辛武贤因为赵充国如实上报军情导致自己被免职和屡次反对幼弟担任校尉的事而怀恨在心。一封举报信就告到了刘询那,说赵卬泄露宫中机密。

  宣帝因为功臣内斗那点事贼心烦,也没管那么多。就定了赵卬随意进入赵充国将军幕府,在司马府中干扰将军的屯兵计划等罪名,将他投入监狱。其实皇帝没想把他怎么样,关几天而已。再说,他也不算太冤枉,打仗的时候确实非议了一些事情。

  没成想,有其父必有其子,赵卬跟他爹一样耿直的臭脾气,认定了自己被小人陷害,居然在监狱自杀了!

  可怜赵充国都快八十岁的人了啊,居然还要承受丧子之痛。这一打击是彻底病倒了,心灰意冷的上书乞骸骨(告老还乡)。

  刘询心里清楚,自己对不起人家,赐予安车驷马、黄金六十斤允许他退休。不过后来每当朝廷有关于四夷的决策,刘询还是会请赵充国回来提供意见,这时候已经没有谁敢跟老将军唱反调了。

  辛武贤也吓懵了,他不过是想出口气,却闹到这个地步,肯定仕途无望。果然,虽然辛武贤以武功著名,但宣帝后来再也没有启用他担任要职。甚至就连他汉书留传的儿子辛庆忌都在宣帝朝不是很有名气。

  可历史总是很有趣的,就赵家和辛家这样堪比世仇的“交情”,班固居然把赵充国和辛庆忌列为一传。不知这样的巧合,会否是天注定。赵充国和辛庆忌青史留名,排在功劳簿上也是《汉书》带来的奇妙缘分。(不过也悄咪咪的替赵老将军闹心)

  甘露二年,赵充国以八十六岁的高龄去世,谥号壮侯。赵充国算是汉史甚至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老将,一生中最辉煌的战争是在他七十六岁那年打下的,却不想因此痛失爱子一蹶不振,成为他人生的落幕战。(老将军,我会永远记住你丝毫不逊于李广、廉颇的传奇[心])

  赵充国的事已经够烦心了,很快就有比这更让刘询糟心的事来到。案件主角是盖宽饶,他的死也同样让许多人感到惋惜。

  盖宽饶相比赵广汉是另一种性格,说不上是耿直到什么地步,却同样有点不讨人喜欢。严格来说,他不是耿直而是迂腐。(宣帝朝好多人毁在性格上,哎,果然是性格决定命运)

  盖宽饶是一介儒生,很有才华。为人刚直不阿,高风亮节,一心奉公。他对于制度的改革和社会风俗的端正工作都做的很好,宣帝也将他提拔成了司隶校尉。

  可他这个人呢,不仅迂腐还心胸狭窄、得理不饶人。最讨厌的是嘴上缺德,借事讥讽他人不说,动不动就能扯别的人和事上去了。宣帝本来看在他一介儒生,对他冒犯自己旨意的行为比较宽容,只是不再提拔。

  可偏偏盖宽饶心胸狭窄、自命清高,非常不满皇帝不再提拔他。他自以为是到什么地步呢?举两个栗子:

  他做谏议大夫、代行郎中护将的时候弹劾阳都侯张彭祖(宣帝发小)在经过殿门的时候不下车,还连人家爹一块骂,说张安世尸位素餐,对朝政丝毫没有裨益。(大哥,人家张安世暗地帮了刘询多少你知道吗?没有暗箱操作,宣帝怎么可能让霍光生前的好朋友身居高位,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可是经过廷尉调查张彭祖其实是下了车的,于是盖宽饶就因弹劾不实还牵扯到大臣而贬官。(我感觉他就是太迂腐,觉得除了他,皇帝就没有人才了,才会对政绩不算显著的张安世那么看不过眼)

  后来平恩侯乔迁新居,请他去喝酒。人家丞相、御史大夫、将军、中两千石官员都去给许伯庆贺乔迁之喜了,盖宽饶硬是不去。最后,许广汉也是厚道人,直接自己去请,亲自斟酒说他来晚了。盖宽饶却说:“别倒多,喝多了,我会发酒疯。”[汗]

  魏相知道他高风亮节,就帮许广汉打圆场:“次公酒醒时也常发疯,何须再饮酒?”(盖宽饶,字次公)其实吧,那场宴会大家都很尊敬他,以为自己卑下,用十分谦恭的目光注视着他。

  可结果,这小子半道离席,直接弹劾长信少府兴起时在酒宴上学沐猴跳舞,失礼不敬的罪名。

  这下可是又扫兴又得罪人,宣帝要治少府的罪,平恩侯求了好久,刘询才消气。

  虽然盖宽饶的气节令人敬佩,可是他却实在是迂腐。这个毛病有人劝过他的,比如太子家中庶子王生就曾写过一封很长的书信,苦口婆心的规劝他改正自己身上的缺点。结果这货油盐不进,死活听不进去别人的劝告。[摊手]

  在当时,宣帝重视刑名法学,对宫中的尚书宦官比较信任,盖宽饶这个酸腐儒生偏偏往枪口上撞指责陛下轻儒重法。结果,一封奏书,要了他的命。

  原文我就不贴了,很没劲。大体就是说宣帝不重视儒术,导致圣道废弛,用法律代替《尚书》《诗经》。应该多实行王道,用仁德教化百姓什么的。balabala一堆[允悲]

  可是你要知道,宣帝是一个奉行汉家制度的人(“霸王道杂之”,后文会讲)。刘询这一生吃过多少苦,神文圣武、法尧善舜于他而言全是忽悠百姓的屁话!最简单的栗子,仁义礼教要有用,为毛大汉还要和匈奴死磕百年,咋不去阵前跟人家讲道理呢?呵呵。

  再加上刘询当时为了赵充国跟辛武贤那点子破事也确实闹心,盖宽饶正好触到他的逆鳞。宣帝看到这样一份迂腐的上书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说盖宽饶肆意诽谤、不知悔改。

  奏书下给中两千石的官员讨论,好死不死的,执金吾是个进谗言的小人。也许盖宽饶以前得罪过执金吾,他就逮住了这个机会搞文字狱,把盖宽饶往死里整。

  执金吾跟宣帝说,这小子提尧舜,那就是想让陛下禅位,犯下大逆罪啊!(这谗言进的,我都想把你从汉书里揪出来,狠狠diss一顿[哼])这时候正直的谏议大夫郑昌站了出来,规劝陛下,说盖宽饶只是忠心忧国,说话词不达意,才会被文吏诋毁。

  不过宣帝和之前赵卬的案子一样,又一次犯了没耐心的错。他对郑昌的话不予理睬,把盖宽饶交给有关部门惩治。结果这孩子跟赵卬一样,是个烈性的。神爵二年九月,盖宽饶在北阙门下拔出佩刀直刭,众人都很惋惜。

  哎,盖宽饶其实很有才华的。他的佩刀曾经割断襌衣下摆,亲自下基层慰问士卒,如今却用于在宫门口自刎。一声叹息,哀婉盖次公来世莫做酸腐文人。

  内朝连出两起命案,把西羌得胜的喜悦冲了个一干二净。那有没有好事呢?有!

  神爵二年秋天,匈奴日逐王先贤掸率领匈奴部落一万余人投降汉朝。宣帝诏命管护西域的西域都护骑都尉郑吉迎接日逐王,打败车师国的将军和郑吉一起,受封为列侯。——《汉书·宣帝纪第八》

  是的,匈奴归降,多么振奋人心啊!事情还要从匈奴的内乱说起。

  宣帝的外交有点像孙权——善制衡。宣帝不仅喜欢在外戚、功臣和宦官之间搞平衡、扶植新人、收老臣兵权,还喜欢对外“怀柔”和“以夷制夷”。

  他总是很神奇的可以找好平衡点,让所有势力相互交织、时时掣肘,最后收归皇权,由他来乾纲独断、一统江山!(也就他这种有才华、腹黑又重义的皇帝能做到,稍有差池就容易玩脱了。其实,盖宽饶、赵广汉甚至是后文出场的杨恽,都是这种游戏模式下的bug)

  匈奴内乱说起来很狗血,基本概括就是奸夫淫妇祸国殃民的故事。

  持续五十多年的车师争夺拉锯战在元康四年落下帷幕,很奇怪的是汉朝、匈奴都没怎么占便宜(这段后文讲)。但不管怎么样,咱们算是和匈奴消停了。

  而匈奴的虚闾权渠单于是个亲汉派,之前因为废掉了阏氏导致前任老丈人跟西域联合反叛大汉,顺便把匈奴整的乌烟瘴气,如今终于停战,匈奴单于也产生了朝贡汉天子的想法。

  刘询当然很高兴啊,他一直以来的政策就是怀柔。匈奴、西域的事情他都希望那帮蛮夷能自己解决,反叛就武力镇压(内乱更好,又有人称臣啦2333[允悲])。这次匈奴朝贡,宣帝不仅将贡献的礼物照单全收,还同意了和亲。

  可惜,神爵二年,亲汉派的虚闾权渠单于病死。还记得他以前废黜的阏氏吗?她叫颛渠,是个相当作死的女反派(虽然某方面来说,她是帮我们把匈奴搞得国力衰弱的功臣[允悲])

  在老单于死了以后,颛渠阏氏伙同奸夫屠耆堂(匈奴的右贤王)与弟弟左大且渠都隆奇密谋(都隆奇[汗]匈奴的人名咋都这么奇怪[允悲]),让情人坐上了单于的宝座。于是乎,屠耆堂摇身一变成了握衍朐鞮单于。

  握衍朐鞮单于是个十足的昏君+暴君,反正什么事加速亡国他就干啥,于是把人民群众给逼反了。这里面,就包括了今天的重头戏——日逐王先贤掸。

  先贤掸是个爱民如子的好人,却因为得民心而成为了握衍朐鞮单于的假想敌。朝阳群众虽然都希望先贤掸能跟伊尹、霍光似的把那个上位的奸夫给废了,然后自己做单于。但是,先贤掸并不想搞得生灵涂炭,他只想要免其迫害。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名垂青史的决定——率领其部属数万骑归顺汉朝。

  日逐王归汉,是汉匈关系史上很重要的一笔。匈奴的高级贵族率领治下百姓集体投降汉朝,说明刘询的“怀柔”政策取得了重要实效。

  日逐王跟宣帝上书表示自己要带个一万来人投降,不知真假,宣帝心里也犯嘀咕。这个时候,派谁去迎接先贤掸他们就变得尤为重要。

  于是乎,又一个朝中新贵,甚至可以称为大汉英雄的人物——郑吉,闪亮登场!

未央询

十七章 充国作武扫西羌

元康到神爵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刘询渐渐成熟,却也因为天下安富、权倾朝野而渐渐自负。(人性的弱点,我就没见过几个功成名就之后不骄傲的人)

  前段日子粮食连年丰收,每石谷价值仅五钱。很多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粮食的价格过低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

  当时的宣帝还只是抑制盐价、减免口钱,而到了五凤年间,大司农中丞耿寿昌(对他不熟没关系,你一定知道他修订的那本著作——《九章算术》!)站了出来。他在重新实施前御史大夫桑弘扬创建的平准法之余,还向宣帝上表了日后沿用千年的常平仓制度。

  常平仓是中国古代政府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换句话说就是政府计划经济,干预调节粮价,达到“...

元康到神爵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刘询渐渐成熟,却也因为天下安富、权倾朝野而渐渐自负。(人性的弱点,我就没见过几个功成名就之后不骄傲的人)

  前段日子粮食连年丰收,每石谷价值仅五钱。很多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粮食的价格过低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

  当时的宣帝还只是抑制盐价、减免口钱,而到了五凤年间,大司农中丞耿寿昌(对他不熟没关系,你一定知道他修订的那本著作——《九章算术》!)站了出来。他在重新实施前御史大夫桑弘扬创建的平准法之余,还向宣帝上表了日后沿用千年的常平仓制度。

  常平仓是中国古代政府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换句话说就是政府计划经济,干预调节粮价,达到“利民”的目的。

  而且,当时漕运所消耗的人力很多,仅从关东向京师运谷400万斛,每年就需用6万人的劳力。而在三辅、弘农、河东、上党、太原等郡买粮设常平仓,再供给京师所用,一下就能减省关东多半的漕卒。 666

  经济问题忙完,刘询很快就在神爵初年迎来了他一生最大考验——西羌造反。

  事情要从义渠安国这个坑货讲起。

  当时的义渠安国是光禄大夫,受命巡视西部羌人的部落。先零的首领就跟他请求,说想要渡过湟水,在汉人弃耕的荒地上放牧。义渠安国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主,居然就敢回去向朝廷奏报。

  赵充国老将军一听真是气炸了,丝毫不给面子的当庭训斥,说他奉命出塞却超越使者权限,管了不该管的事情。事情果然不出所料,羌人强行渡过湟水,而当地的郡县却不能制止。

  很快,西羌动作频频。

  元康三年,先零羌部落与其他的羌人部落互相交换人质,共同盟誓,达成和解。过了一个月,羌人君长狼何派出使者向匈奴借兵,妄图进攻鄯善、敦煌,阻断汉朝通往西域的道路。

  这个时候,赵充国急了。早在羌人达成同盟的时候,老将军就预感到了他们会和匈奴勾结。如今这个局面叛乱一触即发,要赶紧派使者去巡视边郡,加强战备。警告西羌,瓦解他们的同盟,揭露其阴谋。

  想法很好、很正确,实施的人却掉了链子。如果派的是常惠、冯奉世这种外交天才的话,他会按照孝宣皇帝所制定的基本国策进行怀柔,也许事情会出现转机。

  可惜,丞相府和御史大夫府上报的人选是义渠安国。这孩子是魏相举荐的,年轻冲动又热血,还极度渴望建功立业。这导致丞相和御史大夫心软了,想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结果,义渠安国不仅没能达成使命,还坑了整个大汉朝廷。

  义渠安国到了西羌,先把先零羌君长都给抓了起来,砍头[衰]。然后,纵兵进攻先零羌部落,杀了一千多人,把陛下的大国道义和怀柔政策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导致西羌人不干了,就算是已经归降的其他羌人部落,包括归义侯杨玉等羌人君长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你莫名其妙打着安抚调停的旗号来大开杀戒,我们怎么办?还能咋办,反了!

  很快,羌人又开始劫掠小部落,背叛朝廷,进攻边塞和城邑,杀害汉朝边境官吏。义渠安国一看他们不服管,冲动热血又脑残的劲就上来了。留守三千骑兵驻扎就敢跟人家本地的羌族正面刚[汗]。结果在浩亹县被伏击,丢失了很多战车和重武器,输得老惨了。

  没办法,义渠安是丢盔弃甲灰溜溜的回了长安报战况。朝廷连追究他的空闲都没有就得去平定叛乱准备打仗,也是心累。

  遇到打外族这种事,赵充国就跟廉颇、李广一样,那是打了鸡血蹦着高的想去。可是宣帝虽然清楚他德高望重,作战经验丰富却也担心他年纪大了,年近八十的老人家上战场会出事,于是派邴吉去请教他:“谁可以率军出征?”赵老将军毫不客气:“没有比老臣更合适的!”

  宣帝又问:“那应该派出多少军队去平羌虏呢?”赵充国回答:“百闻不如一见。出兵多少,还是要去前线亲自观察。请陛下相信老臣,不用担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宣帝也笑了:“好吧。”(百闻不如一见这个成语出自《汉书·赵广汉传》)

  神爵元年,赵充国远征西羌,七十六岁高领挂帅拜先锋,立不世之功,创千古绩业。

  如果说在汉宣帝一统天下这个主线游戏上最艰难的副本是什么,扫西羌毫无疑问位列榜首。而游戏难度加持的原因却不是羌族难缠或将军畏敌,而是刘询自己求胜心切急于求成,让一场稳赢的胜仗拖成了赵老将军人生的落幕战。这也成为他一生最严重的错误之一,我最心疼赵充国的一段。哎,韩增啊,你为什么没跟着去西域帮老将军避祸啊!呜呜~

  赵老将军抵达金城之后,很快就在半夜里分批渡过了黄河。他很清楚羌人不懂得用兵,没能守住四望峡谷才会让汉军这么轻易就渡河。所以,赵老将军应对时非常沉着冷静,士卒斗志昂扬。反观羌人,则因为多次挑衅不果,汉营坚守不出而相互埋怨,惧怕赵充国老将军的威名。

  在这之前,报告西部都尉先零羌部落造反的人是雕库。而雕库部落中有很多人滞留在先零,所以西域都尉将雕库扣为人质。赵充国趁此机会放了雕库,让他回去告诉其他羌族首领:“大军这次只惩办有罪之人,羌人只要能与反叛者划清界限,就不会遭到镇压。汉天子说了,犯法者只要斩杀首恶,就可以将功赎罪。”

  赵老将军是打算利用政策分化,恩威并施,招降为主来瓦解敌军,等到时机成熟再组织力量将西羌叛族一举击溃。这是最正确、有效的思路和途径,可惜汉宣帝不这么想。

  刘询太心急了!他太渴望建功立业甚至超过高祖、孝武。赵充国的安抚计划耗时久、成效慢,而希图建立赫赫武功的陛下根本等不了。

  当时宣帝已经征调三辅、太常掌握的由刑徒组成的汉军(不会是昭帝元凤元年,平武氐的那波吧⊙﹏⊙b[汗]希望是我想多了)三河郡等地的步兵,金城郡等地的骑兵,还有羌人组成的骑兵和武威郡等地的驻守汉军,共计六万人。这个时候满脑子速战速决的陛下只需要一点火星,这堆炸药就彻底着了。

  很快,导火索就递了过来。酒泉郡太守辛武贤奏报:汉军驻扎备战,北防空虚,难以持久。我们应该带三十日粮草,在七月上旬分路出击,将其打散。截获他们的妻儿、牲畜再撤军,这样反复扫荡,一定可以使羌寇崩溃!

  饼画的是很好,不过全是废话。诏令传到西羌,发给群臣讨论,没等贼寇崩溃,赵充国和长史董通年先崩溃了。

  想象一下,一万汉军骑兵,按辛武贤的想法,分兵两路迂回千里。一匹马驼的三十日粮草包括两斛八斗米、八斛麦、衣服、装备和兵器。这么多东西别说扫清西羌了,人家都有足够的时间撤退到深山老林,再诱敌军深入包抄你的后路、把守险关,然后阻断汉军粮草把咱们全歼了!

  我的陛下啊,好好怀柔他们,再分化瓦解、重点打击这样的万全之策不好吗?不好!陛下现在要速战速决,要建立千古未有之霸业,你们的忠言只要逆耳就不好![黑线]

  刘询连自己早前一直强调的“怀柔”都忘了,拒纳忠言这条路一直走到黑。朝中的公卿大臣真正懂打仗的能有几个,还不都是只会内政的文官居多。他们都觉得讨好如今乾纲独断的陛下就好了,如果是稳赢的事那就速战速决。赵老将军你都快八十的人了,还在前线留着老骨头过冬干啥。

  于是,朝臣都觉得先零羌的战斗力顽强,再加上罕羌、开羌部落协助,不首先打败罕羌和开羌,最终难以解决先零的叛军。

  刘询这个时候的耐性基本上被磨没了,他直接就派来个空降兵去膈应赵充国——宣帝任命辛武贤为破羌将军。而原本随军出征的皇亲国戚许延寿被封为强弩将军。(啧啧,瞧这俩名号就知道刘询的求胜欲有多强)

  给辛武贤践行的时候,刘询赐予玺书来褒奖他的破敌策略。最过分的是,他甚至专门下了敕书去批评赵充国。

  这份敕书言辞有多激烈呢,我们来感受一下。节选一句:“将军考虑过吗,战争使得国家花费巨大,将军却要旷日持久、经年累月,去获取小的胜利。将军认为这样做合适吗!”(将军不念中国之费,欲以岁数而胜微,将军谁不乐此者!——《汉书·卷六十九·赵充国辛庆忌传第三十九》)

  可惜,赵充国是个心思单纯、只想报效国家不懂人情世故的可爱老将军。他明知道皇帝生气了,却还在坚持: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果然,辛武贤一过去,就跟许延寿一起秉承着宣帝陛下的殷切期盼,急于冒进。可我们的赵老将军是谁啊,战神!

  武帝朝的时候,汉军被匈奴围困,断粮数日。赵充国铁骨铮铮,愣是带着一百多精锐奋勇突击、杀出重围。到了长安把铠甲一脱,身上二十多处创伤都一声没吭。

  这样一个铁血汉子在士卒心里啥地位,皇帝的空降兵又算个毛。所以,虽然辛武贤他们蹦着高的想去和西羌正面刚,赵老将军和他的兵都岿然不动,做好了在西域过冬的准备。

  在赵充国的观念里,只要做得对就应该坚持,为的是国家最高利益,而不是讨好皇帝。哎,老将军啊,有些时候实话不能实说,做得对也不能盲目坚持,不仅得罪了所有人还不能使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辛武贤和许延寿把情况一上报,宣帝气坏了。这时候邴吉就来劝了,说咱们文官都不懂打仗,老将军经验丰富就听他一次吧。陛下你换了赵将军,还能派谁去扫西羌呢?宣帝不管怎么说,邴吉大恩人的面子得给。于是,六月二十八日上奏,七月六日即得到宣帝的诏书,同意按照赵充国的部署用兵。

  赵充国引兵到了先零,羌虏长时间驻守已经松懈麻痹了。汉军突袭,先零羌丢弃辎重慌忙去渡湟水,可是赵充国却命令放慢追赶速度——穷寇莫追!(赵老将军一定是孙子兵法的忠实拥趸)

  果然,先零羌抢渡湟水先溺死了数百,又投降和被杀了五百多人,汉军缴获大量物资:牛羊马十万余头,车辆四千。等到了罕羌,因为赵老将军下令不得焚烧民宅,让罕羌族很高兴,相信汉军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

  底下的将军都在争辩,说不能放虎归山。赵老将军却一句话得罪了所有人:“诸君只知道维护法统,为自己建功立业考虑,不是在为国家长远利益着想啊。”(这也太得罪人了,将士们想要建功立业,怎么就是不爱国了?)

  幸好,话说完不久,皇帝的诏书就到了,让靡忘(罕羌首领)部落立功赎罪。此一战对罕羌而言,可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到了秋天,赵老将军病了。赵充国在外头的时间一长,宣帝就又开始犯错了[汗]他是真的着急。

  刘询心想着之前的仗不都打赢了吗?咱速战速决把那一堆羌族收拾好了就回来吧。你一个古稀老人,犯得上把命赔在那片荒漠吗?(男神,你醒醒啊!之前那个怀柔万邦的明君哪去了!)

  当时投降的羌人有一万多,赵充国估计剩下那些也很快就会土崩瓦解。于是打算撤兵,留下步兵屯田。结果,请求屯田的奏书还没送到,陛下命令急进的诏书就先来了。

  最要命的是,慰问完病情宣帝不仅画风一转要求十二月的时候先攻先零,还把辛武贤任命为赵充国的助手!(助手,这。。。。男神你是有多盼着他们起内讧。[允悲])

  这时候,赵充国他儿子赵卬劝父亲。咱别跟陛下唱反调了,好好养病吧。万一您跟陛下意见相左,朝廷跟上回一样再派个绣衣使者来责备,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自身都难保,更何谈考虑国家安危?

  这是良言,老将军你养好病慢慢图谋不成吗?不成!赵充国开始了“作死”之路。他责备儿子没有一点忠心报国的意思,埋怨朝廷错用新人不说,还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指责丞相和御史大夫推荐义渠安国造成羌族造反。怪罪大司农中丞耿寿昌没有买够谷米。说义渠安国两次出使,耗费军资达到半数,两次政策失误,导致西羌叛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就是结果。(没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也是赵充国的轶事典故)

  这话已经烂到家,没救了。本来丞相和御史大夫还是帮你说话的,这一下你连他们都骂,谁还愿意帮你?魏相因为推荐了义渠安国已经够自责了,你还火上浇油。魏弱翁是什么人?揪着他不放基本就别想好了,于是,魏相公开反对屯田。(参考一下霍光和赵广汉)

  还有,虽然赵充国骂的是耿中丞,但大司农朱邑也委屈,他和耿寿昌可都是忠心耿耿的清官啊。结果这个孩子非常不坚强,神爵元年秋天就没了。宣帝给了他儿子黄金百斤,助其祭祀家庙。

  哎,所有人都闹心的要命。支持屯田的人不到一半。

  宣帝非常生气╰_╯,估计他都没怎么细看老将军的上书。不管赵充国说什么,刘询都一律回复:你说要撤军屯田。那按将军的计划,羌虏何时平定?战事何时结束?有什么好处?都给我详细汇报!

  然后一片丹心的赵老将军又拖着病体给年轻气盛的皇帝上书提供正确作战方案,整整数出了十二大好处。而得到的却是近似指责的寥寥数语:请将军考虑清楚,再奏报上来。[心疼]

  赵充国病了,可辛武贤却一心想着要建功立业、挂帅封侯呢!汉徇秦制,虽说没那么严苛的法律,但也是按首级算军功。如今陛下和老将军怄气,赵充国又一病不起,辛武贤和许延寿就想着出去大杀四方。

  未成想,他们为求杀得过瘾,却逼反了羌人。先零的主力越过大山,兵锋竟然直至张掖、酒泉。消息传来,朝野震动。这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刘询懵了,被打疼之后他才这么明白自己做错了。(“怀柔”是多么、多么重要~)本指望着稳赢的事,如今打的这么墨迹,就算是之前被老赵毒舌气坏了的众人,也不得不听人家会打仗人的话。

  赵充国每次上奏,宣帝都会把奏书拿到朝会上和公卿大臣一起讨论。最初赞成赵老将军的只有十分之三,后来上升到十分之五,而如今竟然达到了十分之八。刘询想跟赵充国认错,但是他好面子,想让朝臣给个台阶下。

  于是宣帝诏问那些最初否定赵充国意见的臣子,责问他们为何改变主意。魏相何等聪明,他很清楚真正改变主意的人不是这些臣子,而是陛下。就说:“臣愚蠢,不了解用兵之道。后将军多次谋划平定羌乱,他的话很有道理。臣敢说,按照后将军的谋划行事,羌乱一定可以平定。”

  这个台阶给的宣帝很舒服啊,刘询很满意,批准了赵充国撤兵屯田的请求,还告诉他要注意身体、多加保重。

  由于辛武贤和许延寿多次请求出击羌虏,又考虑到赵充国的屯垦部队较为分散,刘询担心羌人袭扰就决定两方面同时进行,要他们配合中郎将赵卬出击羌虏。(还是不死心啊~)

  许延寿迫使四千羌人投降,辛武贤斩首两千,赵卬斩首和迫使投降的羌人有两千多人。而赵充国的屯戍部队却招降了五千余人。

  事实摆在眼前,刘询终于认了:他不会打仗,只会治国,到底还是要把战场留给将军们。宣帝诏令罢兵,只留下赵充国那一万屯田部队。第二年五月,赵老将军又乘胜追击,将判羌全部抓获,杀了首恶杨玉和酋长非,率领屯田汉军凯旋。

  此一战,青史永存!赵老将军横扫西羌、朝廷在金城设置属国安置归降羌人等都为西域都护府的设立和未来新疆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归入华夏奠定不朽奇功。更是被西汉著名辞赋家杨雄盛赞“在汉中兴,充国作武”!

  赵老将军威震匈奴,平定西羌,年近八十依旧挂帅出征,顶风冒寒,坚守边境,实在是我辈楷模!

  可惜,赵充国性子太正太直,一辈子只想着保家卫国打匈奴、降西域,却不谙人情世故总是不听劝告得罪他人。虽然可爱,却在日后遭遇劫难痛失爱子,让西羌之行成为他波澜壮阔的人生落幕之战,可以说是不无遗憾。

也一样

三将军庙(霍去病、赵充国、邓训)

三将军庙祀何人

http://www.lzbs.com.cn/lzsc/jcyy/2013-11/06/content_3503905.htm

       据乾隆四十三(1778年)黄建中编纂的《皋兰县志》(简称《黄志》)卷十二《古迹》载:三将军庙祀奉西汉冠军侯霍去病、营平侯赵充国,东汉护羌校尉邓训。霍去病是打败匈奴,控制河西走廊,打开通往西域的传奇将军。赵充国于汉宣帝神爵元年(61年)率军渡过金城河(今黄河兰州段),在湟水流域平定羌人叛乱,经营屯田,发展农业。邓训于汉和帝永元二年(90年)任护羌校尉,乘革船...

三将军庙祀何人

http://www.lzbs.com.cn/lzsc/jcyy/2013-11/06/content_3503905.htm

       据乾隆四十三(1778年)黄建中编纂的《皋兰县志》(简称《黄志》)卷十二《古迹》载:三将军庙祀奉西汉冠军侯霍去病、营平侯赵充国,东汉护羌校尉邓训。霍去病是打败匈奴,控制河西走廊,打开通往西域的传奇将军。赵充国于汉宣帝神爵元年(61年)率军渡过金城河(今黄河兰州段),在湟水流域平定羌人叛乱,经营屯田,发展农业。邓训于汉和帝永元二年(90年)任护羌校尉,乘革船(皮筏)渡过黄河,击败叛羌,安定湟中,兴修水利,大力屯田,以恩信对待羌人,备受爱戴。三将军均为用兵西北、开拓疆域、智勇双全的军事家。兰州作为开拓西北、经营西北的军事重镇,修庙祭祀他们是理所当然的。

       据《黄志》载三将军庙原在皋兰山麓。皋兰山麓从老狼沟到龙尾山东西长20多里,三将军庙究竟在哪里?据明天顺五年(1461年)《大明一统志》,卷三十六《临洮府·古迹》载:霍去病庙在五眼泉(五泉山)侧,元末庙毁,名洪武初年重建,讹称为二郎庙。因为霍去病19岁为骠骑将军,24岁病卒,是个娃娃将军,故其塑像为英俊少年将军形象,百姓遂讹称为灌口二郎。庙的所在地,遂称为二郎岗,即今五泉山动物园一带。赵充国庙在皋兰山麓。邓训庙在兰州南五里。笼而统之,这三座庙都在皋兰山麓五泉山一带。

      据《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春,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万余骑出陇西,历五王国击匈奴。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余里,合短兵鏖战于皋兰山下。据此,则霍去病鏖战之皋兰山在匈奴中,离陇西塞已远,今兰州当时属陇西郡,尚在塞内。故王先谦《汉书补注》卷五五,认为“是皋兰山盖在张掖塞外”。也就是说,霍去病直接出陇西塞,在今张掖以西的皋兰山下奇袭匈奴,未曾绕道过今兰州地区。

      直到元代,才把霍去病与兰州皋兰山挂钩的记载。据《大元一统志》载:霍去病在皋兰山以鞭卓地,涌现五眼泉。根据这个传说在五眼泉侧建霍去病庙。

       明朝兰州黄河为鞑靼驻牧区。正统后,边备废弛,鞑靼不断南下侵扰兰州,明军迎击,互有胜负。闻鼙鼓而思良将,两汉开拓西北、经营西北的三将军就成了军民期盼的良将。明嘉靖元年(1522年),户部员外郎周汝勤、锦衣卫千户彭冲,遂将皋兰山下的霍去病、赵充国、邓训三座庙移建于迎恩(东稍门)外,整合为一座庙,合祀三将军(见《黄志》)。庙在东教场(今兰州军区)稍南。东教场始建于洪武初,占地200多亩。内建将军台、演武厅,左右为旗台、鼓台,还建营房数百间,是明代兰州卫军士的练兵场和屯兵之处。之所以将三将军庙移建于东教场大门之南,就是便于就近春秋祭祀,鼓舞士气,严阵以待,防范侵扰。 

惊鸿
和 @Calmute 一起搞的...

@Calmute 一起搞的秦汉名将阵营九宫格

在被祥瑞的边缘大鹏展翅_(:D)∠)_

@Calmute 一起搞的秦汉名将阵营九宫格

在被祥瑞的边缘大鹏展翅_(:D)∠)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