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又廷

15042浏览    512参与
wei928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58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wglWJm4Pfg9s3wWUdqndw 

提取码:9Nm5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58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wglWJm4Pfg9s3wWUdqndw 

提取码:9Nm5 

中楚汉秀文轩

中楚汉秀:细细品味《致青春》,每一个细节都是青春的味道

作者:中楚汉秀文轩
这里是懂你,懂影视的,中楚汉秀影视!wwwwwx0220

青春是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期,那时的你正值年少青春,生机勃勃、朝气蓬勃、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一群知心朋友,遇到最美好的那个他(她),做着最美好的事,留下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但不是每个青春都是美好的,青春当中也有各种酸甜苦辣,只是每个青春的味道不一样而已。

菲现场

BOSS 上海大秀

Henry Cavill、吴尊、张嘉倪、宁泽涛、韩庚、李易峰、刘涛、赵又廷

BOSS 上海大秀

Henry Cavill、吴尊、张嘉倪、宁泽涛、韩庚、李易峰、刘涛、赵又廷

Chicool极酷

全世界穿西装最有型的男人-小田切让VS赵又廷

小田切让和赵又廷出席威尼斯电影节《兰心大剧院》首映礼红毯,中日两大型男西装亮相,你更喜欢谁的造型呢?

全世界穿西装最有型的男人-小田切让VS赵又廷

小田切让和赵又廷出席威尼斯电影节《兰心大剧院》首映礼红毯,中日两大型男西装亮相,你更喜欢谁的造型呢?

乔言辞kuesha

猜猜都是谁吧,图一好认,图二我爱豆

猜猜都是谁吧,图一好认,图二我爱豆

SJ.MAN

 “绘影忆”第八忆—《艋舺》,这周这张画的有点仓促,现在这样的效果我已经很意外了,还以为画不出来了~哎,枯竭,这部电影激情四射,别细琢磨,圆测和宫洺肯定是有事...哎呀,我在说什么啊.....已疯,就这样了.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猎影人  @我们都爱画电影 

 “绘影忆”第八忆—《艋舺》,这周这张画的有点仓促,现在这样的效果我已经很意外了,还以为画不出来了~哎,枯竭,这部电影激情四射,别细琢磨,圆测和宫洺肯定是有事...哎呀,我在说什么啊.....已疯,就这样了.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猎影人  @我们都爱画电影 

Miss璐小姐

赵又廷

代表作:《痞子英雄》、《艋舺》、《搜索》、《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南极之恋》

赵又廷

代表作:《痞子英雄》、《艋舺》、《搜索》、《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南极之恋》

JDS-叔
壹心男团——玫瑰花园朱亚文白宇...

壹心男团——玫瑰花园
朱亚文&白宇&李现&赵又廷
换脸boy天团了解一下——都是一剧一脸的帅哥们—— 


我粉的好集中,仿佛壹心的托

壹心男团——玫瑰花园
朱亚文&白宇&李现&赵又廷
换脸boy天团了解一下——都是一剧一脸的帅哥们—— 


我粉的好集中,仿佛壹心的托

贵圈真乱
【4470】赵又廷VS黄俊捷

【4470】赵又廷VS黄俊捷

【4470】赵又廷VS黄俊捷

微量元素

这!就!是!N!

【来源微博】

这!就!是!N!

【来源微博】

nbykf19

Kisaragi

真人rps平行时空脑洞ooc,私设如山,不要代入现实。
又名:我的男同事为何这样?


前文相关:“深海寻人”,“追风者”
相关文指路


“oh my godness, 你们到底把人怎么了?!”接到电话后匆匆赶来,一脚跨进酒店套间的卧室大门,就看到眼前这宛如谋杀现场般的一幕,女孩使劲跺了跺脚,忍不住尖叫起来。

酒气熏天,一片狼藉,伴郎身上的白色T恤被人力随意扯坏,跪坐在地上靠着床沿似乎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但喉间依然发出不明意义的低声嘶吼,还有无法忽略的满脸泪痕,一看就是酒醉后情绪极度失控的表现。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眼前的都是熟人,曾以出演18r惊悚恐怖片拿下影后大奖的李榛,简直以...

真人rps平行时空脑洞ooc,私设如山,不要代入现实。
又名:我的男同事为何这样?


前文相关:“深海寻人”,“追风者”
相关文指路

 

“oh my godness, 你们到底把人怎么了?!”接到电话后匆匆赶来,一脚跨进酒店套间的卧室大门,就看到眼前这宛如谋杀现场般的一幕,女孩使劲跺了跺脚,忍不住尖叫起来。

酒气熏天,一片狼藉,伴郎身上的白色T恤被人力随意扯坏,跪坐在地上靠着床沿似乎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但喉间依然发出不明意义的低声嘶吼,还有无法忽略的满脸泪痕,一看就是酒醉后情绪极度失控的表现。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眼前的都是熟人,曾以出演18r惊悚恐怖片拿下影后大奖的李榛,简直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打开了某个时间缝隙,穿越回了自己主演的电影中。

此时她不经意地抬头望向酒店的落地窗外,日落西沉,天色渐暗。

传说妖魔总在白昼与黑夜交替时大行其道,这一时刻就是傍晚之时,也称逢魔时刻。

“到底是我见鬼了,还是韩溯他......”李榛喃喃自语道,下意识地扫视过此时房间里站着的另外两个人,试图向他们寻求帮助。

 

无论如何,三人还是决定先合力把醉汉扶上床,随后走到外面的客厅中来尝试捋清事情的前因后果。

对于李榛的疑惑,徐竞也一时语塞,自诩为全公司第一型男的他后退半步,抬手抹掉方才为了制服醉汉而搞出的满脸大汗,一边还故作潇洒地耸了耸肩,“别看我,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路过,路过好嘛,顺便找人续摊而已,毕竟大家平时都忙,天南地北的,好不容易有机会聚一下,也当是公司团建了嘛。”

公司的艺人里,他和韩溯年纪相仿,脾气相投,在今天出席婚礼的来宾里,如果要找人续摊联络感情,肯定不会是Mark这样的家庭妇男,也不会是那些前辈姐姐们,至于李榛,他是很想和文艺女神喝酒聊聊人生啦,不过在狗仔和群众一样火眼金睛的皇城根下,他是还没有主动贡献八卦花边的觉悟的。

所以,他会来找韩溯搭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么?

说完徐竞就抬抬下巴示意了一下站在他左手边的罪魁祸首,“结果,还是Mark给我开的门。Mark你说,没人的时候你都对我们的韩溯小哥哥做了些什么?”

 

型男本男语气轻佻,表情丰富,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不合时宜的香艳联想,对同事的不良揣测,虽然明知对方不过是在开个无关痛痒的小小玩笑,可已经结婚多年并且婚姻幸福美满的Mark还是予以坚决的否认,“我也不知道,婚宴结束后我来和韩溯打个招呼而已,他那时好好的,也没醉,我们聊了一会天就散了。后来我先回房间换了衣服准备回家,临走前发现手机找不到了,想着是不是落在韩溯的房间就回头去找,结果......”

结果,对方虽然给他开了门,但也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人家的大喜日子,他喝这么多的酒,心眼好的会觉得他在替新郎新娘小俩口高兴,心眼坏的还会以为他暗恋新娘多年求而不得呢!”徐竞一本正经地琢磨着,“不对,新娘是别家公司的,我们都是伴郎,他要暗恋,也应该是暗恋新郎。”

自觉逻辑清晰完整毫无瑕疵的型男本男说完后,还得意地向场上众人发射了一个wink,看得李榛一阵无语,只能带头先转移话题,“韩溯他最近,还好吧?”

她向Mark看去,可还没等对方开口,徐竞再度抢先应了上去,“好好好,不能再好了,新剧热播,人气高涨,保持着这个势头下去今年年会他都要当艺人代表发言了呢!”

话说,他们戏路还有点撞型,公司的影视资源是出了名的僧多粥少,按照这个思路,难道不应该先轮到他因为担心被高层们打入冷宫,借酒消愁痛哭一场?

 

“那,他和他女朋友......”女孩迟疑地问道。

“没听到什么分手的消息。”终于抢到发言权的Mark神色平静地回答道,“他那样的性情中人,如果感情出了问题,迟早都是瞒不住的。”他边说边拿出此前遗落在茶几上的手机,打开韩溯在社交网站上的首页,上面显示今天婚宴结束后韩溯刚刚发了一张酒店房间的自拍,配以文字,“褪去华丽的外表,享受本质的美好。幸福,就好,真好。”

口吻平和,对新人们的祝福之心更是满得快要溢出来,还依稀可见对婚姻生活的无边向往,李榛飞快扫视了一圈底下粉丝们的评论留言,也和她做出了相似的阅读理解。

李榛看了一眼发布时间,“看来至少在你第一次来房间和他聊天之前,都一切正常。”

 

Mark回忆他去而复返之间相隔的时间并不长,最多也就够韩溯一口气灌下这么多的酒,绕了一圈问题似乎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所以,你们到底聊了些什么?”

敏锐察觉到黑锅又传回到自己背上的男子露出苦笑,努力回忆,“真的没什么,一些琐碎的事,我们也蛮久没见了,就聊了聊近况,我还给他看了一个视频......”

视频!听到这两个字的徐竞先声夺人地用力一拍桌子,也不知道他的手疼不疼,只见型男本男两眼发光地注视着Mark,“什么视频,你给他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不得了的东西?对于同事的描述,来自宝岛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的cbc显然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茫然地答道,“没有啊,就是一小段手机自录,七月初韩溯不是去长沙录制综艺,人气太高粉丝站满了电视台门口的一整条大街么,我们是第二天去录制节目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就一时兴起,录了一小段视频,只是为了好玩,我后来也发在网上和韩溯互动了,他明明早就知道了呀。”

匆匆描述完,他就打开视频放给两人看,视频里,对着空荡荡的长街,Mark一本正经地仿照韩溯前一天的样子拿着喇叭喊话,逗得身旁的人发出了魔性般的笑声,结尾时还尽情嘲笑道“Mark,你的演技也太差了吧哈哈哈哈哈”。

 

场外,型男本男也毫不客气地嘴角弯起,正欲对同事的模仿秀发表评论之时却被李榛一把拦下,“最后说话的那个人是谁?”她好奇地问道。

“啊?哦,是小越,我的好朋友谭千越。我们当时是一起去给电影做宣传的。“Mark挠了挠头,身为圈中第一交际花,谭千越这个名字还真是不会有人没听过,”韩溯刚才看的时候也问了。哎,他不会是真的因为我模仿他喊话的事生气了吧,现在回想一下,好像听到小越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色确实不太好,都怪小越,这主意还是他给我出的呢,后来发到网上去的时候我还好心截掉他的声音,早知道就......“

他的口中念念有词,可一抬头看到对面两个人的表情时,就瞬间了然到了自己推测的不靠谱。

 

Mark,徐竞,李榛,他们加入公司的时间有长有短,和韩溯的交往也有限,可就在不多的相处时间中,他们都一致觉得那个私下里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大男孩,是个热情开朗平易随和的人,连和对方存在竞争关系的徐竞都不得不承认,如果他真要在公司同事里选一个人当好朋友,他第一个会想到的,一定是韩溯。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Mark一个没有恶意的小玩笑而生气失态到如此地步?

”我觉得吧,把所有可能一一否决掉,剩下的,就是真相。“和同龄小朋友一样小时候被推理动画荼毒多年的徐竞老神在在地分析道,”韩溯和谭千越,一定有事。“

所谓有事,无非也就是两种可能,有仇,或者有爱。

 

对于狗头型男侦探的绝妙推理,今天的李榛也没有给对方台阶下,女孩淡淡说道,”可我并不觉得两个连对方声音都听不出来的人之间,会有什么事。“

”就算不认识也不妨碍什么呀,说不准是情敌呢?榛子同学你的想象力也太匮乏了吧。“型男本男不满地反驳着,”根据我的分析,八成是谭千越之前做了什么对不起韩溯的事,比如横刀夺爱抢先一步截胡什么的,狗血一点,说不定是什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桥段,具体的我就不往下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懂的,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今天,我们脑回路慢半拍的韩小哥终于把名字和声音对上号了,前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然后,啪嗒,在找人报仇之前自己先倒了,啧啧啧......“

冷眼旁观着同事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李榛赶在Mark的脸色越听越难看之前及时打断了徐竞的发言,”韩溯是个专情的人。“

”嗯?“被突然打断的徐竞着实愣了一下。

”据我所知,韩溯和女朋友在一起已经快五年了,他应该不会有机会演绎你说的那些狗血桥段,更别提还是和八杆子打不着的谭千越。“

即使回溯到更久之前的在校时期,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天南地北,有交集的可能性也是无限趋近于零。

 

李榛的想法有理有据,可也阻挡不了同事的天马行空,”那又怎么了,两人都是演员,演了那么多戏,韩溯说不定某天因戏生情擦肩走火喜欢上了同组的某个女演员,然后一直没挑明,结果那人又碰上了谭千越,哐当,六度空间理论听过没,两个人不就联系上了么?“

哐当,他当是玩candy crush消消乐么,李榛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平时看上去人模狗样偏偏关键时候脑洞奇大的同事了,一来二去她也被激得掏出了手机,连续同时点开韩溯和谭千越的wiki页面,怎么着,下一步是不是要一一排查两人这些年合作的所有女演员看看有没有重合的名字啊?

 

眼看着又有一个人即将崩溃,最后还是Mark及时出手稳定大局,他不慌不忙地举起手机,”不用那么麻烦,我直接打电话问小越不就好了?“

他的口气轻松,仿佛只是在谈论明天一早的天气。

话音刚落,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Mark就二话不说接通了和好友的电话,Mark按下免提,调大音量,下一秒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虽然此刻落在众人的耳里是无比的欠扁,”喂,Mark?别催了,我的签证已经办好了,不会耽误你回加拿大过中秋的。“

此时的Mark显然没有了往日里和好友寒暄问候的好心情,被同事的异状折腾许久的他选择单刀直入,”你认识韩溯吗?“

”啊,韩溯?“电话那头的声音顿时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不,不认识啊,不我的意思是,他应该不认识我吧,他,他怎么了?“

果然有鬼,徐竞不无得意地瞥了李榛一眼,可女孩只顾着认真聆听电话里的内容,并没有理会他幼稚的挑衅。

 

Mark飞速交待了一番来龙去脉,”他喝得烂醉,又哭又闹,状况不太对,说吧,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你不老实交待,后天你就自己一个人飞温哥华吧。“

”哎不是,不是我不想说,“电话那头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韩溯他,真的哭了?“

就这一句话,在场的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听出了少许的内疚意味。

 

沉默良久后,谭千越的声音再度响起,“好吧,我长话短说,我和韩溯不认识,也没有打过照面,只不过前段时间在北京,我帮了朋友一个忙,我们配合着故意说了一些话让韩溯听到,哎总之他一定是听出我的声音了,真是糟糕。”

”另一个人是谁?“李榛不知从哪里找到便签和笔,在纸上飞快写下一句话,Mark跟随她的指示向谭千越提问道。

”不能说,打死我也不能说,不过这不是重点啦,就当是一个游戏里的NPC。”谭千越答得很坚决,大有一番士可杀不可辱的气势。

“那你们想让韩溯知道什么?”李榛继续写道。

“具体内容我也不能透露,不过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一个人一直没对他说出口的心意罢了。哎,还瞒着当事人,这事办的,也不知道在干嘛。”电话那头蓦地传来一声叹息,“不过也没什么用了,覆水难收,多此一举。好了,等韩溯醒来替我向他转达一声抱歉,有机会我亲自向他赔罪。”

说完,还来不及等李榛再写下第三句,那边就找准机会率先切断了电话。

 

电话被挂断后,在场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神中都读出了某种可以称为震惊的情绪。

狗头型男侦探徐竞先开口叫道,“我去,搞了半天,韩溯才是被人暗恋的那个?那他不是应该开心么,哭什么呀?”

李榛默默举起了两根手指,“第一,根据他的反应来看,他也应该很喜欢那个人。”

所以这是一段双向暗恋。

Mark赞同地点了头,接着李榛的话说了下去,“第二,小越最后提到覆水难收,说明韩溯和那个人应该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很可能即使得知了对方的心意,也已经错过了彼此。”

所以还是一段无果的双向暗恋。

 

迟到的心意,错过,遗憾,虽然当事人之一语焉不详,但所有的一切此刻在他们的拼凑下似乎终于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呵,说什么覆水难收,人这一辈子还长着呢,干嘛这么丧气。”徐竞收起了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眯起眼睛认真思索道,”虽然不知道看不过去出手相助的那位大佬是谁,不过能找上谭千越,说明应该还出不了这个圈。“

”恕我直言,你不会还觉得对方是韩溯因戏生情擦肩走火喜欢上了的同组的某个女演员吧?“李榛凉凉吐槽,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韩溯家境优渥身体不好,出道四年拍的戏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有感情戏的更是寥寥无几,哪来这么多女演员可以因戏生情,她点开方才的wiki页面,徐竞不服输地接过,对着作品列表一一回忆,”我们客观一点,既然说是覆水难收,说明至少已经拍完好久了吧,我看看,先排除正牌女友洛霏。沁月?自己人不可能。方纯,俞汐都是单身,想追就追了。岑梦?算了吧。钟宁意?额,他们之前好像因为粉丝骚扰洛霏关系还有点尴尬。还有谁......“

徐竞全神贯注地做着排除法,口中念念有词,俨然有些走火入魔的趋势。别又要崩溃一个,正当Mark想打断他时,型男本男突然跳了起来,吓了他们一跳,”拍完的,不是老黄历的,剧里有感情戏爱得死去活来的,你们觉得会不会是伏魔者的女主?“

 

伏魔者正是今夏让韩溯大火的剧,对他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去年夏天杀青,感情戏情深刻骨,感天动地,会入戏太深无法出戏也很自然,而且和韩溯演对手戏的那位搭档,好巧不巧的,多年来都流传着隐婚的传闻,扑朔迷离。

只是,还不等同事纠正,在看清楚怀疑对象的名字后,徐竞自己就先泄了气,”程祐一,唉,怎么偏偏是他,好吧我认输,我宁可相信是半老徐娘的蕙姐,也不可能是我程师哥啊。“

没错,伏魔者没有女主,机缘巧合,因缘错杂,让韩溯一役成名的作品,恰恰诠释的是一段世人眼中的异色之恋。

而且对于程祐一,徐竞不仅要老老实实叫人家一声师哥,按照师门辈分叫一声师叔也不为过,毕竟他上学时的辅导员还是人家的老同学。

 

专注脑洞八百年的型男本男终于踢到了一块铁板,乖觉地选择闭口。此时,听到程祐一这个熟悉的名字,Mark倒是微笑着感慨道,”说起来,韩溯当时还是和程祐一一起去录的节目,一起对粉丝喊话的呢,听说他们去年一起拍戏的时候相处得很愉快,难怪演出来的感情戏能那么打动人。“

”好演员之间棋逢对手,出来的效果肯定要比一般随便演演的好嘛,再说了,无论是韩溯,还是我程师哥,那演技可都不是说说的,他们演的好不好,观众也不瞎不是......喂,榛子同学,你为什么拿那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你不介意他们演的是同性题材?“李榛轻轻问道。

 

好吧,不过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发表了一些不合适的言论么,至今还被扣着恐同的帽子摘不下来的徐竞闻言轻蔑地挑了挑眉,”不要说是为了艺术了,就算是真的感情又怎么了,爱的人是同性还是异性有什么关系么,难道不都是爱情,我说李榛你平时看上去挺洒脱一人,怎么思想就那么狭隘呢?“

话音刚落,女孩就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辜,”既然都是爱情,那你为什么要一口否决那个人是你师哥的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徐竞反应迟钝地重复了一句,片刻后又差点跳了起来,指着李榛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和韩溯有一腿的那个人,是程师哥?不,不可能,姐姐你的想法有点大胆......”

“你慌什么,我只是提出一种可能而已?”李榛不紧不慢地说道。

“不可能!”难以置信的师弟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两个人都是专业的,专业的你懂么,入戏出戏和吃菜切瓜似的再轻松不过了。工作外,就算他们关系好一点又怎么了,韩溯的性格一直都是这样,来者不拒,男生在一起打打游戏都不行么,那我觉得Mark和谭千越还是真爱呢!”

今天无辜躺枪好几次的Mark在心里默默点头,说实话,今天这事后他还能忍住不打死自己的那位兄弟,确实也可以算是真爱了。Mark轻咳一声,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给女孩子解围,不料下一刻李榛蓦地开口道,“是没什么问题,如果Mark也会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看完谭千越所有的作品的话。”

 

事情要追溯回去年的某个冬夜,千年一遇回到公司闲逛的李榛,一时兴起准备去视听室消磨时光,推开门时却惊讶地发现里面居然有人。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她飞快道歉,随即却被荧幕上晃动的鬼影和其后女人的尖叫声吸引了注意力。

呵,在下雪的大晚上一个人躲起来看恐怖片,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同事还挺有情调的。

”这是什么电影?“她随口一问,却很久都没有等到对方回答,她回头望去,放映机浅浅的光打在韩溯的脸上,而他正专注着看着前方,荧幕上,是一个年轻男人苍白瘦削的面容。

”我不知道。“过了不知多久,她才听到对方缓缓答道。

”啊?那你在看什么?”李榛听得满心莫名,不过主演本人虽然瘦得不成人形,可五官看上去长得还挺好看的,她在心里默默品评道。

下一秒,她听到韩溯叹了口气,“我在找一个人。”

此时李榛的眼前出现了长长的一张观看列表,有电视剧也有电影,片名都很陌生,观看记录上显示的时间跨度足足有半年,最早的还是在夏天,“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到底演了多少乱七八糟的片子,怎么看都看不完。”她听到韩溯小声嘀咕道,“怎么找,也找不到。”

他颓然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也许,再也找不到他了。”

 

点开共演者的wiki页面,李榛再度看到了那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程祐一,而那个冬夜韩溯在自己面前放映的那部电影,应该就是程祐一主演的一部恐怖片。

韩溯在找谁?如果他想找的人是程祐一,可对方从来就没有和他断了联系,他又为什么会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

李榛的心头划过无数的疑问,可此时此刻,她又似乎觉得自己是明白了一些的。

 

不过无论如何,她提供的场外信息成功让一心维护师哥名誉的徐竞哑口无言,他不是真的傻子愣头青,他的前女友也是演员,大学时代两人也曾抵死纠缠地爱过一场,可凭心自问,他是不会有什么兴趣和耐心闲着没事去看完对方所有的作品的。

演员之间,哪怕是极致的欣赏,也足够让人动容了,又何必再深究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

型男本男讷讷欲言许久,无奈向同事们求助,“那,如果是真的,那我们该怎么办?”

韩溯已经知道了程师哥对他的感情,那么程师哥知道,那段感情也并不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我不觉得我们应该插手别人的私事。”对于徐竞的跃跃欲试,Mark一脸严肃地制止了对方可怕的念头,说完他带头走进了卧室,“我已经通知韩溯的助理了,只要他没事就行,今天的事,我们就当没有看到过吧。”

“是是是。”失去主心骨的徐竞连声应和道,三人一前一后走入卧室,看到床上的人已经睡熟,面容安静,只是嘴里似乎还咕哝着什么梦话。

徐竞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上前去听,结果听到韩溯口中始终念叨着的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哥哥。”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韩溯家里只有姐姐,没有哥哥,而他也不是郑韶夏翀那样的归国偶像,想来也没有这么喊前辈艺人的亲昵习惯。

在梦里,他的这声“哥哥”,是在喊谁?

 

李榛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相反,女孩只是静静地望着床上熟睡的人。她发现,韩溯安静的时候,其实和他平日里飞扬跳脱的样子截然相反,那样的他,更像是一个脆弱敏感的小男孩,总想伸手抓住什么东西,宛如在汪洋无边的大海中想抓住一根求生的浮木。

“我想去冰岛。”放映机的灯光渐渐暗下,推门而出的那个刹那,李榛猝然间听到对方的声音,“你想去冰岛,是想去看极光吗?”她不知所措地问道。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女孩却似乎看到对方摇了摇头,轻声答道,“冰岛应该有很多漂亮的海水吧。”

 

韩溯想去冰岛。

在千万年冰川融化的洋流下,他想找到他爱过的那个人。

 
 

End


注:本文依据的现实基础有:

1. 涉及的所有影视合作关系

2.  婚礼伴郎

3. 微博内容

4. 恐同言论

5. 录制综艺节目,模仿喊话

6. 辅导员

7. 冰岛

8. “哥哥”


题目来自我很喜欢的一个密室推理片“如月疑云”,这里就当作是同事们各显神通一顿瞎聊结果也在作者的金手指下聊出了真相。

你们不要笑我们小河神,其实人家都猜对了......

这里也解释了“追风者”里小姐姐为什么一直盯着同事的心上人看,她应该是真的很好奇了。

给西安白富美的刀已经发完了,没错,是不是非常的轻松愉快233333333谁让人家有几个仗义又爱多管闲事的感动中国好同事,后续里同事们会好好保护他为他出头不会再让他受伤哒~~~


Mark的故事可见“关心则乱”。

Miss璐小姐

赵又廷

代表作:《痞子英雄》、《艋舺》、《搜索》、《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南极之恋》

赵又廷

代表作:《痞子英雄》、《艋舺》、《搜索》、《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南极之恋》

哦菠萝撒菠萝

不如不上色,我安慰自己刚玩板子的人画颜色都脏
开头这段打叶子使我爱上老狄,老狄这部真帅

不如不上色,我安慰自己刚玩板子的人画颜色都脏
开头这段打叶子使我爱上老狄,老狄这部真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