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煦

1242浏览    21参与
Passer Cabbage

忙里偷闲又折腾了一张神宗子女表🌚🌝蓝色为早夭,橙色标出是经合理推测大致插在表里的,顺序可能有点问题【。毕竟史书总是漏记皇女的出生,排行也是和皇子分开的😂

做的过程中满头问号。比如说为什么有两个贤穆长帝姬…这个皇宋十朝纲要感觉bug🈶️、、多emmmmmmm如果有更好的史料来源或者发现了什么错误,欢迎指正🙏


忙里偷闲又折腾了一张神宗子女表🌚🌝蓝色为早夭,橙色标出是经合理推测大致插在表里的,顺序可能有点问题【。毕竟史书总是漏记皇女的出生,排行也是和皇子分开的😂

做的过程中满头问号。比如说为什么有两个贤穆长帝姬…这个皇宋十朝纲要感觉bug🈶️、、多emmmmmmm如果有更好的史料来源或者发现了什么错误,欢迎指正🙏




拾掖符筱

描图警告,梗在p2,图源微博,侵删

其实还有一点荆轼成分(^^;;

为什么荆公要戴眼镜——仿獾装备(

p3是番(zheng)外(pian)

描图警告,梗在p2,图源微博,侵删

其实还有一点荆轼成分(^^;;

为什么荆公要戴眼镜——仿獾装备(

p3是番(zheng)外(pian)

prophet
@达吉雅娜上色太难了15551...

@达吉雅娜上色太难了15551 黑白给你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击垮章惇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年轻的君主能醒来


注:宋哲宗英年早逝,25岁亡

@达吉雅娜上色太难了15551 黑白给你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击垮章惇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年轻的君主能醒来


注:宋哲宗英年早逝,25岁亡

江渚渔樵
压根不敢出门,摸鱼. JPG...

压根不敢出门,摸鱼. JPG

夹带若干私货,欢迎交流(= ̄ω ̄=)

压根不敢出门,摸鱼. JPG

夹带若干私货,欢迎交流(= ̄ω ̄=)

一曲离殇楚殇璃

煦佶骨科 车 阿煦生日贺文

第一次开历史人物的车

破自行车

懂的

链接放评论

第一次开历史人物的车

破自行车

懂的

链接放评论

一曲离殇楚殇璃

煦佶骨科 阿煦生日贺文

皇兄,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我出生的时候,朝中正轰轰烈烈地进行着王安石变法,这泱泱大宋,似乎还是繁华的,虽然早是,粉饰太平。

父皇没有完成他强国的宏图大业,便驾崩了。年仅九岁的皇兄,被高太后披上了黄袍。

太皇太后手握朝廷大权,对皇兄甚是严厉。皇兄每天下朝,都是闷闷不乐的。我那时还不知道皇兄的苦闷,觉得没有什么是糖解决不了的,再不济,一只锦鸡也足够了。当我将糖果塞进皇兄口中的时候,他总是会暂且展眉,对我温柔一笑。我那时觉得,他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和煦。

可那天皇兄眼眶红红,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细问才知是宫中假传找乳母的事情被太皇太后知道了,她把皇兄宫中的宫女都惩戒了。我知道那件事,那个叫刘...

皇兄,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我出生的时候,朝中正轰轰烈烈地进行着王安石变法,这泱泱大宋,似乎还是繁华的,虽然早是,粉饰太平。

父皇没有完成他强国的宏图大业,便驾崩了。年仅九岁的皇兄,被高太后披上了黄袍。

太皇太后手握朝廷大权,对皇兄甚是严厉。皇兄每天下朝,都是闷闷不乐的。我那时还不知道皇兄的苦闷,觉得没有什么是糖解决不了的,再不济,一只锦鸡也足够了。当我将糖果塞进皇兄口中的时候,他总是会暂且展眉,对我温柔一笑。我那时觉得,他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和煦。

可那天皇兄眼眶红红,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细问才知是宫中假传找乳母的事情被太皇太后知道了,她把皇兄宫中的宫女都惩戒了。我知道那件事,那个叫刘清菁的女孩入了宫中,见她妖冶的容貌,以及皇兄对她的喜爱,我那时便感到了不安。可皇兄却更为害怕,我看到皇兄惊惧的模样,心中只觉得难受。“皇兄,没事的。”我摸了摸他苍白的脸颊。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皇兄那时勉强地笑着,却没了往日的明媚,我爬到皇兄怀里,擦去了他的眼泪。“皇兄,不要哭。帝王,是不能哭的。”可是多年后金兵破城之时,我却涕泪交加,屈辱地匍匐在金人的脚下。

皇兄听后勉强地扯起笑容,摸了摸我的头,道:“阿佶,若是这些苦闷都由我一人承担,便也无妨,我一定会让你,一世安乐。”我以为这是一句说笑,可皇兄,却用一辈子去履行。

皇兄一直对我很好。从他登基那天起,我的生活便舒适了很多。各种珍禽,但凡是我看上的,皇兄都会送给我。那些朝臣献上的奇珍异兽,皇兄也都送给了我。我被封为宁王,后又被封为端王,每月都有优越的俸禄,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写字,去画画。

纤细的字如瘦竹一般,骨感中笔锋尚显,我将这自己创出的字体名为瘦金体,我认为它是美的,皇兄也觉得它是美的。它无疑是美的。可也正是它,勾勒出了北宋那瘦小无助破碎的半壁江山。

我从3岁至12岁的那段日子,无疑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那时朝中还有太皇太后主持,皇兄常常来我府中,陪我画画。他温暖的大手抱住我的手,笔尖在宣纸上勾勒出珍禽的模样,更勾出了北宋的大好河山。我痴痴地凝视着皇兄的侧脸,那尚且青涩,轮廓依旧柔和的侧脸。“皇兄,你什么时候,会纳后啊。”心中有些情绪越酿越深,结成一团团混乱的结,我再也不能压抑住心中的那种情感,这句质问脱口而出。

皇兄一愣,手下一滞,墨色渲染开来,也在我的心中投下一片阴影。“为什么要问这个。”那时的皇兄尚且年轻,我却也不知道叛逆的他对于女人有着怎样的渴望。“皇兄若是纳后,便不能常来了吧。”他听我这般说却是笑了,“怎么会呢。”

而我后来才知道我幼时的预想并没有错,皇后是不需要防的,孟皇后贤惠端庄,为人随和,对我也很是照顾。真正应该防的,是那个祸国妖妃,刘美人。

皇兄亲政后不仅将保守党大肆打压,生者贬谪,死者夺去谥号,更是将为太皇太后所选的孟皇后贬为女道士。那时的皇兄眼中只有刘美人,便轻易听了她的蛊惑。我看到那待我如亲弟弟般的孟氏满眼凄苦,一身素衣,便出了宫城,进了道观。我也是信道的。皇兄已很长不来看我,而是心中只有刘美人。而我,或是报复,或是发泄,挥霍着金银,在京城中的青楼流连,带着一身脂粉气回去。有时也借着问道的名义去见一见那孟氏,可她永远那么淡然,甚至安慰我说,皇兄是个明君。

他确是一个明君。皇兄凭一人之力,重启王安石变法新法,改善了民生。与敌作战,三战三胜,收复曾割让给西夏的土地。皇兄的眸中不再有笑意,只有帝王的果断与冷漠,而他唯一的笑,是面对刘美人的沉迷。那种温柔,已不属于我。

可他无论如何,还是将最好的给我。我贪恋他的宠爱,即使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显赫。

皇兄一直没有孩子,而那个刘美人生的孩子,也早早地夭折了。皇兄受了极大的打击,他的虚弱渐渐显现了出来。皇兄身体本就并不硬朗,又在祸国妖妃身上耗尽了阳气,遭此打击,怎能不病。他开始吐血,一口口地,揪心地疼。我没有办法帮他,只可每日在府中求神问道。

皇兄还是去了。他还那么年轻。我见到他最后一面,他的脸色死白,目中早已失了光彩,见到我却挣扎着伸手摸了下我的脸:“阿佶,对不起。”我哭了。他失了气息,我却也失声痛哭。

我没有想到,向太后竟然会推我做皇帝。那时章惇不顾礼仪大喊:“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的皇兄,尸骨未寒,若我上了帝位,岂不是对不起他。我注定是治不好这个国家的。

刚刚有些复兴的宋在我手中衰败了。我不知道如何治理国家,便只能任人摆布,奸臣弄权。几十年后,金兵城破,我被掳到了大金。

我的有骨气的妃子不堪金人凌辱,都自杀了,而我还苟活着。我也很想自杀,可我,不敢去见皇兄。是我,葬送了他的大宋。

九年折磨,身心俱疲。我实在忍不住了。皇兄......

倘若我不是赤身羊皮的宋徽宗,你不是君临天下的赵煦,我还是工书善画的赵佶,你还是鲜衣怒马的赵佣,那该多好啊。

皇兄,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

 


秋声

汴京城内八卦

▪主角是汴京和宋哲宗和他的弟弟们,汴京养娃日常(bu)

▪很短的片段

▪不一定按时间线

▪文笔辣鸡


1

汴京到皇宫的时候,蔡确正在对小皇帝念叨什么,他看到小皇帝偷偷翻了个白眼。

等蔡确说完,小皇帝忽然严肃地问道:“他们是人吗?”蔡确愣了:“当然是人啊。”小皇帝于是说:“那他们有什么可怕的?”蔡确语塞。

等蔡确退下,赵煦开始吐槽:“看他那么认真,还以为他是在描述妖怪呢。”汴京笑了:“他也是好心,毕竟你还小。”

“我已经不小了。”赵煦鼓了鼓脸颊,显得没什么说服力,“他拿我当十三弟哄呢。”“是是是。”汴京嘴上应承着,却捏了一把小皇帝的脸颊。


2

汴京到皇宫的时候,看见赵佶正在眉飞色舞的讲些什么,仔细一听...

▪主角是汴京和宋哲宗和他的弟弟们,汴京养娃日常(bu)

▪很短的片段

▪不一定按时间线

▪文笔辣鸡


1

汴京到皇宫的时候,蔡确正在对小皇帝念叨什么,他看到小皇帝偷偷翻了个白眼。

等蔡确说完,小皇帝忽然严肃地问道:“他们是人吗?”蔡确愣了:“当然是人啊。”小皇帝于是说:“那他们有什么可怕的?”蔡确语塞。

等蔡确退下,赵煦开始吐槽:“看他那么认真,还以为他是在描述妖怪呢。”汴京笑了:“他也是好心,毕竟你还小。”

“我已经不小了。”赵煦鼓了鼓脸颊,显得没什么说服力,“他拿我当十三弟哄呢。”“是是是。”汴京嘴上应承着,却捏了一把小皇帝的脸颊。


2

汴京到皇宫的时候,看见赵佶正在眉飞色舞的讲些什么,仔细一听是汴京城内新鲜趣闻。

“汴京你来了,快坐。”赵煦并没有认真听,看见了他。

“汴京你来了!”赵佶也注意到他了,朝他扑过来。

“啧啧啧,这么娇气。快管管你弟弟。”汴京抱住赵佶。

“没关系,反正我是哥哥,我宠着。”赵煦回答。

“哦?他每天只画画不干正事你也宠着?”汴京问道。

“并没有光画画啦!我还写诗,还写字,我字写的可好看了!”赵佶挣扎着要下来,“不要你抱我。”小家伙哒哒哒跑回六哥身边坐下来,对着汴京做了个鬼脸,“我要故意把你画丑!”

汴京和赵煦都笑了。

“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进皇宫,就为了一顿饭?还是陶器盛的。”汴京假意嫌弃。

“一家人一起吃饭不好吗?”赵煦问他,“只有我们,没有那些讨厌的人。”

汴京不说话了,他坐了下来。

“开饭开饭!我饿了好久了!”赵似敲起了碗。

“好了,开吃吧。”见到汴京坐下,赵煦笑了。


3

第二天,汴京从赵煦那里拿到了赵佶画的画像,画里的自己平添了不少胡子。

“还真记仇。”汴京哭笑不得。

之后赵似找到了他,向他要赵佶的画。

“他总是跟我抢哥哥,我要把他的画撕掉。”赵似撒娇,“给我嘛,反正他也不知道。”


4

赵煦又撇了一眼杨柳。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喜欢就去折呀。”汴京笑他。

“可是……”

“这不是你家的杨柳吗?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你替我望风。”

“去吧。”

折到杨柳枝的赵煦心满意足。

看见小皇帝高兴的汴京心满意足。

“官家……”刚巧到了的程颐脸黑了。

“对不起,我错了!”


————————————


▪也许还会有后续

▪汴京和哲宗都好冷噢……


鹿桥
涂个鸦。北宋七帝之…小龙仔赛跑...

涂个鸦。北宋七帝之…小龙仔赛跑。


王安石:(着急看结果于是爬上了奖品台)

赵顼:“哇哈哈奖品是獾!”

赵匡胤:“我不会做二把手。”

赵祯:“…拼了!要进前三!”

赵炅:“…忍住,单腿蹦也要蹦到终点…”

赵恒:“哎呀,好运绊了我一跤。”

赵曙:“我最不喜欢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

赵煦:(爬向了猫的方向)

惇:“kid,终点在那边…” 

涂个鸦。北宋七帝之…小龙仔赛跑。


王安石:(着急看结果于是爬上了奖品台)

赵顼:“哇哈哈奖品是獾!”

赵匡胤:“我不会做二把手。”

赵祯:“…拼了!要进前三!”

赵炅:“…忍住,单腿蹦也要蹦到终点…”

赵恒:“哎呀,好运绊了我一跤。”

赵曙:“我最不喜欢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

赵煦:(爬向了猫的方向)

惇:“kid,终点在那边…” 

揚袂臨風
每天吸一口,活到九十九🤔 官...

每天吸一口,活到九十九🤔

官家,你怎么能这么好看(。・ω・。)ノ♡


每天吸一口,活到九十九🤔

官家,你怎么能这么好看(。・ω・。)ノ♡


鹿桥

配音版来了。。。漫画版前面贴过了。

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之宋哲宗版-赵煦x章惇   

配音版来了。。。漫画版前面贴过了。

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之宋哲宗版-赵煦x章惇   

鹿桥
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第三弹—...

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第三弹——《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宋哲宗篇》。


#涂鸦#


打一下章丞相。[doge] 

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第三弹——《打一下宰相会发生什么·宋哲宗篇》。


#涂鸦#


打一下章丞相。[doge] 

鹿桥
“…讴歌归子启,钦念禹功修。”...

“…讴歌归子启,钦念禹功修。”


#涂鸦#

做了个赵煦的人设。

很瘦小的一只仔。赵顼死时他很小,却莫名把爹爹记得很牢。

王安石在顼仔的挽词里那句诗生效了,只是大概他没想到,这个孩子也活不长。


【涂个爹爹还在时,任他折花花草草杨柳枝。 

“…讴歌归子启,钦念禹功修。”


#涂鸦#

做了个赵煦的人设。

很瘦小的一只仔。赵顼死时他很小,却莫名把爹爹记得很牢。

王安石在顼仔的挽词里那句诗生效了,只是大概他没想到,这个孩子也活不长。


【涂个爹爹还在时,任他折花花草草杨柳枝。 

紙風船
摸鱼,认真干活的煦煦和时不时开...

摸鱼,认真干活的煦煦和时不时开小差的佶佶

共同点是兄弟俩:这(咱爹的)新法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绍圣/崇宁-哲徽年号,基本等于争做爹的事业接班人的意思

摸鱼,认真干活的煦煦和时不时开小差的佶佶

共同点是兄弟俩:这(咱爹的)新法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绍圣/崇宁-哲徽年号,基本等于争做爹的事业接班人的意思

紙風船

摸鱼

赵家的小白菜开始生长了

P1 十一哥端王

P2 煦煦:爹爹不要走

摸鱼

赵家的小白菜开始生长了

P1 十一哥端王

P2 煦煦:爹爹不要走

紙風船
摸个鱼 六哥做了官家,待弟弟们...

摸个鱼

六哥做了官家,待弟弟们很好

“朕时尚幼,哲宗最友爱,时召至阁中,饮食皆陶器而已。”


赵似:哲宗同母弟弟,他和赵佶争夺皇位的过程其实蛮好玩的……

摸个鱼

六哥做了官家,待弟弟们很好

“朕时尚幼,哲宗最友爱,时召至阁中,饮食皆陶器而已。”


赵似:哲宗同母弟弟,他和赵佶争夺皇位的过程其实蛮好玩的……

愚之甚
超级沙雕…看完不要骂人我和@病...

超级沙雕…
看完不要骂人
我和@病鱼 深感佶佶可危 已经开始弼门思过了

超级沙雕…
看完不要骂人
我和@病鱼 深感佶佶可危 已经开始弼门思过了

温毓舒

元符二年宋哲宗与章丞相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是一个古文翻译练习(???

《曾布日录》节选

上问:「惇请去甚紧。」

(章惇为什么要跟我分开?还天天催我赶紧放手?)

余云:「惇久有此言。」

(官家不要理他,他哪天不说这句话。)

上云:「章惇今日岂可令去!」

(他怎么能走呢!青唐还在打仗,狗比契丹人又不愿意帮我们,他现在要分手是什么意思?)

余云:「圣旨坚留,惇亦何可去。」

(官家不让他走,他敢去哪?)

上云:「已封还文字宣诏矣。」

(不怕,我已经把分手信扔回去了。)


过了半天。

上又问惇云:「意甚坚何故。」

(我就是想不通,你说他为什么非要走?我哪儿对不起他了?)

余云:「惇自言久有去意,陛下恩礼既厚,惇何敢不留。」

(他就是想折腾,就是矫情,陛下对他这么好,...

#这是一个古文翻译练习(???

《曾布日录》节选

上问:「惇请去甚紧。」

(章惇为什么要跟我分开?还天天催我赶紧放手?)

余云:「惇久有此言。」

(官家不要理他,他哪天不说这句话。)

上云:「章惇今日岂可令去!」

(他怎么能走呢!青唐还在打仗,狗比契丹人又不愿意帮我们,他现在要分手是什么意思?)

余云:「圣旨坚留,惇亦何可去。」

(官家不让他走,他敢去哪?)

上云:「已封还文字宣诏矣。」

(不怕,我已经把分手信扔回去了。)


过了半天。

上又问惇云:「意甚坚何故。」

(我就是想不通,你说他为什么非要走?我哪儿对不起他了?)

余云:「惇自言久有去意,陛下恩礼既厚,惇何敢不留。」

(他就是想折腾,就是矫情,陛下对他这么好,他根本不敢走。)


第二天

上谕三省、密院云:「惇请去甚坚,昨日对苏珪乃至泣下,又有札子极说事,不知何以如此坚求去。」

(他到底是为什么呢?昨天逮着一个御医哭起来了,又上了一道札子说非要走,我到底哪对不起他了?)

三省云:「渠云:『惇不似他人,道去便须去。』昨日亦有简与臣等,令助以一言。」

(官家不要管他了,让他赶紧走吧。昨天还给我们发短信说让我们帮他说说。)

(章相公:喵?你们这么快就把我给卖了?)

余云:「臣亦得惇简,见在此,容进呈。」

上笑云:「此惇自书。」

【哈哈哈好想笑】

(官家:我家丞相真可爱)

众云「然。」三省所得简,大意类此。


既至都堂,见之,云:「决须去。」

(章相公:我就是要走!你们谁都不许拦我!)

仍不敢坐都堂,止于暖堂中相见。


再对,余请于上云:「札子中说事莫及臣等否。」

(章惇一定在札子里说了我的坏话!我要问问官家(`⌒´メ))

上云:「无之。祇是说在下人,却不及执政。」

(宣宣:监介.jpg)


第三天

上对三省、密院又问:「其去意何其确然也。」

众对如前。

(他是不是有猫饼?我对他这么好,他为什么非要走?)

【众对如前好萌2333贵宋宰执们都好坏】

再对,又问,仍云:「渠自言,多面斥士人罪慝,故众怨归之。」

(他成天指着别人脸骂,见人就当着面撕,谁不想打他?)

余云:「士大夫无不骂惇者,惟是得差遣迟,及不见宾客,与众执政不同尔,其它亦何能为 惇于同列,但有过于逊屈,事事随顺人,不敢与人违戾,以此稍稍有去意。兼祖宗以来,以一相当国者有几,事任不轻,亦不得不然尔。」

上默然。

【宣宣真是一个正直无私的好人。】

【一相当国是官家宠你,某只猫别给粮不要粮!

余入对三省尝云:「此地非久安之所,臣等待罪于此,岁已久,亦每不自安,非独惇有去志也。」

(官家你也关心关心我好吗??!!)

【没想到你是这种曾子宣 : )


心疼贵宋的宰执们60s……

今天心情好,放飞一下自我。

谢官家多年不祥瑞之恩!

来年一定到泰陵看望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