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赵薇

10950浏览    911参与
孙小师师

三十二回(大结局)

       这日,又是一年的春日,也是她走后的第三年。自周都督走后,她便随老师云游四海去了,她说,她不知道她是谁,所以她要找到自己,然后才能回来面对我。你看,她又把我丢下了。

      原本我还派人寻她,自己也会跟着她的脚步,听闻她向东至过大海,往西看过塞北,向南至过大理,往北看过草原,她活的自在,我心里也是畅快。后来我也不再找了,知道远方有她,我便也安下心来,春风吹过,我便觉得这风里也有她的叹息,踏上她走的路,我便觉得这路上也有她的足迹,我觉得无论她在哪里,...

       这日,又是一年的春日,也是她走后的第三年。自周都督走后,她便随老师云游四海去了,她说,她不知道她是谁,所以她要找到自己,然后才能回来面对我。你看,她又把我丢下了。

      原本我还派人寻她,自己也会跟着她的脚步,听闻她向东至过大海,往西看过塞北,向南至过大理,往北看过草原,她活的自在,我心里也是畅快。后来我也不再找了,知道远方有她,我便也安下心来,春风吹过,我便觉得这风里也有她的叹息,踏上她走的路,我便觉得这路上也有她的足迹,我觉得无论她在哪里,山川异域,我与她也是,风月同天。

       这三年,吴国发生了很多事,鲁都督换成了吕都督,而在今日又换成了陆都督。今日陆家在城里最大的酒楼包了场,又是热闹非凡,你是知道的,我不喜这样,但一想到,这么声势浩大,你一定也会知道,便听之任之了。曲终人散后,赵旌才带着他的夫人来了,香儿,你一定猜不到他的夫人是谁,他的夫人便是你当年的婢女,小雪。

     “恭喜恭喜。”赵旌老远就拱手祝贺,

     我也笑,“我才要恭喜你才是,都要当爹了。”

     赵旌也算是系出名门,最初时,小雪觉着自己奴婢出身,配不上赵旌,便常常躲着,于是他的兵痞作风就出来了,直接带着兵给抢回来了,这不,都快当爹了。

     “我若是你,直接派人把郡主给抢回来。”他大着嗓子,话音刚落就被爆了头,

     “你说什么?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像土匪一般。”

     你很难想象,像赵旌那样粗糙的汉子,此时也是满脸堆笑,一面拱手,一面讨饶,百炼钢终也成绕指柔。

     那么我的绕指柔呢?

     就在这时,有个小厮过来给我们添茶水,我总觉得这小厮熟悉得紧,却又不敢确定。

     在他添水的时候,一个女子款款走来,看着我欲语还休,赵旌看着我,也是一脸怪笑,我瞪了他一眼,他便收敛起来,

     我见那姑娘没有走的意思,只好摸摸鼻子,问道:“姑娘可是有事?”

     她绞着手里的帕子,道:“不知陆都督是否记得前几日帮小女子捡过手帕?”

      她话音未落,我感觉到手上一烫,原来那小厮茶水没端好,全倒在了我手上,他大惊,慌忙帮我擦手,那小厮的手细腻柔滑,我迅速握住“他”的手,对着“他”笑,“他”甩开我的手,道:“陆都督,你捡的人家的手帕呢?”

       我的笑意更甚,回“他”:“不知道”。

       “他”瞪了我一眼,又回头对那姑娘道:“姑娘,他捡了你的手帕没还?”

        那姑娘经“他”这一问,满脸通红,看了我一眼,还未说话,便听得那小厮又道:“很不巧,他捡的我的手帕没还。”

      那姑娘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红着脸道了声失礼了便仓皇而逃,而那小厮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走了。

       我看了眼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闹剧的赵旌夫妇,道:“我也走了。”也不管他们,便追着那小厮而去。


       可能感觉到我一直尾随“他”,却又不打扰“他”,“他”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我。

      我也看“他”,三年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你跟着我做什么?”她问,

       “我想知道我何时捡了阁下的手帕。”我回,

       “你……”她又瞪我,道:“陆都督,这又是升了官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走近她,将她拉入我的怀中,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道:“你回来了。”

       她也伸手回抱我,“是的,让你久等了。”

       “你想好了?”我再问,

       “我想好了,我不是吴国郡主,不是蜀国夫人,也不是周府顾安,从此我是孙仪。我的姓氏是你的名字,那么你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的感动如同这春光,融满了身体的角角落落,我又将她拥得更紧些,才道:“谢谢你,谢谢你回来了。”

    “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等我。”她的声音从我怀里闷闷传来。

     天上有种大雁,一个死去,另一个也不会独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从此你的姓氏是我的名字,而我的名字也是你的名字……

   (全文完)

    

        

       

      

孙小师师

三十一回

       老师说,周都督活不过三天,但当天晚上便从周府传来他病危的消息,我赶到周府时,安瑾堂里很是安静,没有其他人,只有乔莹,尚香,老师和我,听说老夫人来过,让周都督命人送了回去,他不忍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香儿不必内疚,我本就没有几年可活了,还能看见你好好的活着,我也可以闭眼了。”我刚入卧室,便听得周都督的话传来,

      “你叫我什么?”她惊道,...


       老师说,周都督活不过三天,但当天晚上便从周府传来他病危的消息,我赶到周府时,安瑾堂里很是安静,没有其他人,只有乔莹,尚香,老师和我,听说老夫人来过,让周都督命人送了回去,他不忍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香儿不必内疚,我本就没有几年可活了,还能看见你好好的活着,我也可以闭眼了。”我刚入卧室,便听得周都督的话传来,

      “你叫我什么?”她惊道,

      “香儿,这段时间苦了你了,我知道你对我只有兄妹之情,也知道你是害怕了,你怕我和你的伯符哥哥一样……”

      他话音未落,尚香已扑到他的床前,大哭,“公瑾哥哥……”

     “香儿,现在我已经分不清对你是爱慕还是怕对不起你兄长了,但我知道我的夫人是乔莹,等我走后,你就离开周家吧,天高海阔,从此没有孙尚香,没有顾安。”

       说着他看了一眼我,我知道他的眼里藏着重重的嘱托,这时我真是佩服他的,他要走了,他不想她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明明情根深重,却又要装得云淡风轻,只是希望她往后余生,只当他是兄长,这样她才能,真正的自由。

       我朝他重重点头,他笑了,对着香儿说:“还记得香儿和陆将军曾合奏过凤求凰,可以再弹一次给为兄听么?”

       乔莹命人取来当日香儿还给他的琴箫,香儿看了我一眼,擦干眼泪,道了句“好”,便坐在了古琴旁边,

        这一次,她弹得极为专注,我跟着她的节奏,那琴声中有着浓浓的不舍和感恩,全曲弹毕,没有一个错音。

        曲毕,老师点头,道:“香儿的琴是出自公瑾的教导吧,真是青出于蓝了。”

       周都督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道:“香儿的琴声,为兄听懂了。”他再次强调“为兄”,用意何等明显,果然,他随后便道:“你走吧,周家……不留你了。”

      她行至他床前,郑重地跪下,深拜三次,起身离开,在她转身时,周都督睁开眼睛,凝视着她的背影,我想她是知道他在目送着她的,所以她走得很慢,所以她,始终没有回头。

      我朝周都督和老师示意,见他们点头,便跟着她走了出去,我不知道她要去哪儿,也不敢打扰她,只好默默地跟着,她一路走,走到了建初寺,我见她在佛前跪了很久,从深夜跪到天明,直到第二日,不知赵旌从哪里得知我在这里,跑来跟我说周都督去了,在看到尚香后,他大吃一惊,道:“郡主?”

       这时,她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道:“你是陆仪,是陆逊,还是陆伯言?我呢?我又是谁?”话音刚落,她便倒在了我怀里……

       

      

      

孙小师师

其三十回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被救回来时只剩一口气,老师说,那时的尚香没有一丝人气,周都督看着那样的她大哭了一场,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再出来时,便决定一定要救活她。

         “那是以命换命啊”,老师的这句话还在我耳边回响,是了,我有什么资格嫉妒呢?在她命悬一线时,守在她身边的是周都督,是周都督衣不解带,日日夜夜的守着,整整一个月,而这一个月让原本就身体不好的周都督病情持续恶化,直到现在药石不灵,他用自己的命把...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被救回来时只剩一口气,老师说,那时的尚香没有一丝人气,周都督看着那样的她大哭了一场,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再出来时,便决定一定要救活她。

         “那是以命换命啊”,老师的这句话还在我耳边回响,是了,我有什么资格嫉妒呢?在她命悬一线时,守在她身边的是周都督,是周都督衣不解带,日日夜夜的守着,整整一个月,而这一个月让原本就身体不好的周都督病情持续恶化,直到现在药石不灵,他用自己的命把她从鬼门关抢了回来,而当她醒来后,她便将前尘往事给忘了,只当自己是顾安。

       后来的日子里,我常常去安瑾堂,世人皆以为我与周都督交往过甚,只有我清楚,我去那儿是去看谁,其实,在我心里,没有比看见活着的她更重要的了,在过去的一年里,即便我坚信她还在世,但哪里有现在这般真切。

      这日,我如往常踏入安瑾堂,远远便听见女子的谈话声,“安姐姐,你知道么?陆大人真是痴情。”

     “你又知道了?”那熟悉的声音笑道,

     “可不是,你知道么?他本不叫陆逊,是因为他喜欢的姑娘过世了,他的心也随之去了,而那姑娘姓孙,所以才改名逊的。”

     这时,我已走近她们,她们的身影已显现在我面前,我本不打算在此窥听,奈何被老师拦住了,示意我听下去。

      “哎,听说他喜欢的姑娘还嫁给过别人,而这陆大人却依然对她不离不弃。”

     这时我已经看见同她说话的,正是她身边的婢女小雪。

     “你喜欢他?”顾安问,“这几日,你总是提起他。”

      “我喜欢他又有什么用?在这江东,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我听说他已经婚配了。”

       “是……是么?”她回,然后便看见她原本正在晒的茉莉花打翻在了地上,

       不是!我想出去同她解释,却被老师拉住了,却在这时,我听见周都督的声音传来,“怎么了?”

       “都是小雪不好,小雪……”

       “过来。”周都督打断了小雪的话,朝顾安招手,等她到他跟前,他抬手靠近她的脸庞,道:“怎么眼圈红了?”那声音已是带着轻哄,

     “哦,这茉莉花都掉在了地上,实在可惜。”她回,

      他轻拥了下她,又道:“就为这个?我让人再送些来便是。”语气已是宠溺,他顿了一下又道:“安儿对陆将军好奇么?”许是见她不说话,他又自顾自地说:“其实我可以带你引荐……”

      “都督说什么呢?对了,昨日那盘棋还封着呢,我们去下?”她抬眸对他笑道,“我定要下你个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他拂了拂她额前的碎发,眼含浓浓的笑意,道:“好。”


        我心里的酸胀排山倒海而来,老师拉着我去了偏房,开门见山道:“伯言以为如何?”

      “学生以为,香儿并未失忆。”我回,但心里难免落寞,她未失忆,那她便是故意不记得我了,包括我们之前的一切。

      “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她要假装失忆?”他又问,

       “公瑾他……时日真的不多了……”他叹了口气,道:“怕是过不了三天。”

       所以,她假装失忆了,她有了陪在他身边的立场和理由,她不是吴国郡主,不是蜀国夫人,她只是周瑜身边的一位知己,陪他走完最后的岁月,那么,我的安儿呢?你去了哪里?何时回来?

      “周都督知道么?”我问,既然我能看出来,他定也是能看出来的。

      “他是知道的,看到香儿面对你时的种种反应他便清楚了,只是你一定要体谅他,他这一生一直是严谨的,不敢行差半步,独独在香儿的事情上……就让他自私一回吧。”

       

     

        

       

风过灵儿

当赵薇以明星身份出席活动


    台上播放着光影流转间二十年时代影响力VCR, 

    台下听闻自己获奖,她起身,眸球乌灵闪亮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因着身体微倾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更显修长。机车时尚套装,下罩Marine Serre半裙,一头浓密秀发自然垂落于肩旁,隐去了她极为漂亮堪称标志的灵眸,却又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透出线条感极佳的高挺鼻型,裙边贴身勾勒出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她的玉指无意识地划向身前的桌子,指尖仿佛跳动出无形的音符。远远望去,竟有三...

当赵薇以明星身份出席活动


    台上播放着光影流转间二十年时代影响力VCR, 

    台下听闻自己获奖,她起身,眸球乌灵闪亮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因着身体微倾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更显修长。机车时尚套装,下罩Marine Serre半裙,一头浓密秀发自然垂落于肩旁,隐去了她极为漂亮堪称标志的灵眸,却又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透出线条感极佳的高挺鼻型,裙边贴身勾勒出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她的玉指无意识地划向身前的桌子,指尖仿佛跳动出无形的音符。远远望去,竟有三分美艳勾人魂魄。

    她终是有别于以往不修边幅的模样,此情此景,真叫人色授魂与,心愉一侧。


孙小师师

第二十九回

      “走吧……”周都督忽然起身,对老师说,

      “唉,你最好还是别走动了。”老师忙拦住了他,

     “她快醒了。”周都督望着窗外,经过一个冬天的洗礼,外面的枝条上已是抽出了嫩芽,周都督沉默了一会儿,又道:“醒来后,她就只是顾安。”

      乔莹上前扶他,他却避开,朝我招手,我立刻扶住了他,看着乔莹空落落的手,他对乔莹有些歉疚,道:“夫人不...

      “走吧……”周都督忽然起身,对老师说,

      “唉,你最好还是别走动了。”老师忙拦住了他,

     “她快醒了。”周都督望着窗外,经过一个冬天的洗礼,外面的枝条上已是抽出了嫩芽,周都督沉默了一会儿,又道:“醒来后,她就只是顾安。”

      乔莹上前扶他,他却避开,朝我招手,我立刻扶住了他,看着乔莹空落落的手,他对乔莹有些歉疚,道:“夫人不必跟着了,我知道我时日不多,这最后的光景,就让我做自己想做的吧。”………


       我扶着他往安瑾堂走,行至半路,他忽然笑道:“陆将军,你可真沉得住气。”我想,他是看我并未问起关于尚香的事情,故此一问,其实我很清楚,他口中的顾安就是尚香。

       不是不忐忑的,一颗星七上八下,我与她已一年未见,在这一年里,思念日夜啃噬着我,但只要一想到她还活着,她是顾安还是尚香,重要么?重要的是,马上我就要见到她了,我有太多话想对她说,

       “你可能需要适应一下。”他见我不说话,又笑道,

        适应什么?我还没问出口,就见有声音从安瑾堂里传来,“安姐姐,你歇会儿吧,让小雪来,待会儿都督回来了,又要说你了。”

        随后我便听见了那个声音,那个在梦里不知回响了多少遍的声音 ,只听她说:“对,快快快,快把药汤盛好,放在几上……”声音由远及近,随后,门从里面打开,那人就这样直直地撞入我的眼帘,让我眼睛生生地疼。

          “都督,你回来了。”

        这是我再见到她时,她说的第一句话,那声音一样清亮,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再见到她,恍然隔世,只是这面容,这身段,早已刻入我的灵魂,而当她此刻正真真切切地立在我面前时,曾想说而又未来得及说的那些无数的话语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

         她也看到了我,愣在那里,眼里有一些莫名的闪烁,转瞬即逝,随后我便听见她说:“都督,这位是……”

         她……竟……忘了我!

        周都督拍了拍我扶在他胳膊上的手,这时我才理解,原来适应是指这样的适应。

       “安儿在做什么?”周都督胳膊离开我,顺势搭在了她的手上,

      她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了,我被这样的认知重重地打在了原地,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久别重逢,是了,她就是尚香,虽说此刻的她褪去了眉宇间的英气,更多的是柔和,但我可以肯定,就是她!可是,她不认识我了,她不记得我了……

      “哦,给你熬了汤药,放在几上凉着呢,我去给你端来。”说着她就跑去端药,背对着我们。

       “咦?安姐姐,你看都督身边的大人眼圈红了”,她身边的婢女忽然道,

       话音刚落,就听见“咣当”一声,药汤洒了,我一下就冲到了她面前,查看她有没有烫着,手没有,身上没有,“你烫着没有?”我紧张地看着她,一抬头就见她正愣愣地看着我,接触到我的目光她又转过脸去,

      就在这时,周都督猛烈地咳起来,她立刻跑到他面前,又回头知会那婢女再去盛碗汤药来…


       


     


       

孙小师师

其二十八

       寂寂的夜里,我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锦囊,再次打开锦囊,里面没有别的,只是我送给尚香的发簪,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的那句话还在耳边回响,“你只需知道她还活着就行,不要再找了,好好去打仗,收回荆州。”

      我看着手里的发簪,一时失神,想起那人那日的神色,不禁莞尔,真好,她还活着。我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如霜的月光,视线越过平湖,似又望见那人往水里踢着石子,然后灼灼地望着我道:“你这是不欢迎我……”我握了握手里的发簪,拿起桌上的刻刀,一笔一划...

       寂寂的夜里,我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锦囊,再次打开锦囊,里面没有别的,只是我送给尚香的发簪,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的那句话还在耳边回响,“你只需知道她还活着就行,不要再找了,好好去打仗,收回荆州。”

      我看着手里的发簪,一时失神,想起那人那日的神色,不禁莞尔,真好,她还活着。我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如霜的月光,视线越过平湖,似又望见那人往水里踢着石子,然后灼灼地望着我道:“你这是不欢迎我……”我握了握手里的发簪,拿起桌上的刻刀,一笔一划地,刻下一个“安”字……

       

       半年后

      尚香,你可知道,我再次踏上荆州的土地是怎样的心情?一年前,我守住了荆州,送给刘备,一如我与你海誓山盟,却又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了别人,现在我又收回了荆州,而你是否也能回到我身边呢?

     就在这时,赵旌进帐,一脸忧色,他向来大大咧咧,甚少有这样的欲言又止,这样的表情让我心慌,莫不是关于你的?

      “周都督他……快不行了……”

       …………

       等我们赶回金陵,都督府一片肃穆,孙将军,乃至整个江东的王侯将相都来了,我站在外围静静地听着,孙将军声泪俱下,他是真伤心了。我听见了他的悲痛:“公瑾兄,你走了,我怎么办?江东怎么办?”

       “主公不必担忧,自古江东人才济济,鲁肃,吕蒙,陆逊等皆堪大用,只是瑜去了,有些事心里挂忧……”那声音很是虚弱,

       “公瑾可是有未了之心愿?”孙将军问,

       再然后我便听不见了,留心看了一下,只见周都督在孙将军耳边低语,不知说了什么,孙将军猛地睁大双眼,一脸震惊地望着他,这时再次听见周瑜的声音传来,“主公,瑜戎马半生,只此一心愿……”

      孙将军终于点了点头,道:“好!”

      这时老师走了进来,催着众人离开,说是周都督太乏了,却在大家离开时留下了我,

       这时我才近距离地看到了周都督,他看起来很不好,生命好像随时会终结,不过半年,他的病情居然发展的这样快!

      “都督……”我也忍不住哽咽,

      “香儿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果是英才,守得住荆州,也能打得下荆州。”他笑,又道:“陆逊,香儿……就拜托你了……”

        说着他又遣人叫来了夫人,这时的周夫人已有身孕,刚刚显怀,她走到周瑜身边,瞬间就红了眼睛,只听他对她说,“夫人,瑜一生俯仰无愧天地,却是亏待了你,在这周府,没有了我,还有周晖,周俊,他们会撑起整个周家,只是你呢?有了这个孩子,或许你可以在周家立足,但这往后余生,未免太冷清了。”他这段话说得断断续续,最后一句倒是清楚,他说:“乔莹,其实你不必为我守着,若是将来遇见了良人,我已嘱咐母亲,周家会为你准备一份嫁妆……”

      周夫人哭着摇头,道:“今生遇见了你,便再也看不见别人了……夫君不必担忧,乔莹会照顾好母亲,带好孩子。”

      “你怎么这么………”他又猛烈咳起来,

       周夫人忙上前扶着他,替他顺着气,道:“夫君又何曾不是这样的人,半年前,夫君救回来的人便是夫君心里的月光了吧。”

    “你知道了?”他问,

    “想不知道真的很难,不知她是什么样的女子,让夫君这般舍命救她?”

      “顾安,她叫顾安。”………

      

        

       

      

孙小师师

其二十七

       甫入都督府,便见一群人徐徐地过来,打头一女子,一脸忧色,不顾我在场,已是扶上了周都督的胳膊,周都督轻拍了那女子的手臂两下,道:“夫人宽心。”又道:“让人烫壶酒送到安瑾堂门口吧。”那夫人闻言,忧色却更重了,她看了我一眼,终是没说什么,带着仆从忙去了。

      我跟着周都督,行走几步,他便一阵咳嗽,“都督应多多保重自己才是。”我忍不住道,

     他脚步一顿,回头望着我,想说什么,终是凄然一笑,轻...

       甫入都督府,便见一群人徐徐地过来,打头一女子,一脸忧色,不顾我在场,已是扶上了周都督的胳膊,周都督轻拍了那女子的手臂两下,道:“夫人宽心。”又道:“让人烫壶酒送到安瑾堂门口吧。”那夫人闻言,忧色却更重了,她看了我一眼,终是没说什么,带着仆从忙去了。

      我跟着周都督,行走几步,他便一阵咳嗽,“都督应多多保重自己才是。”我忍不住道,

     他脚步一顿,回头望着我,想说什么,终是凄然一笑,轻叹了口气道:“走吧。”

     我知他有话对我说,却没想到,我却在安瑾堂见到了一个我想不到的人,我急急上前,深拜:“学生见过老师。”

     我已几年未见老师了,那时他说,他教出了一个我,教出一个了不起的女学生,他便圆满了,于是便手持绿玉杖,云游四海去了。没想到却在此见到了他,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那了不起的女学生便是孙尚香,此时竟不禁哽咽,“老师,你可知道……”你可知道她不在了?

      我的话被猛烈的咳嗽声打断,“公瑾,你何至此?”老师对周都督说,

      周都督看了眼手里的帕子,急忙胡乱地塞进怀里,他努力笑道:“都坐下吧。”

     老师上前给他把脉,摇了摇头,道:“你太糟蹋自己了。”

    他却不在意,沉默了半晌,道:“我去了倒没什么,只是我有何脸面去见伯符呢?”

     老师叹了口气,才出言安慰,道:“依着我对香儿的了解,她是最不愿意看见你这样伤身的。”

     “陆将军,公瑾也知道你在找郡主,我虽不知你对郡主有几分情,但现在能做这事的也只有你了。”说着他忽然站起,走到我的身边作揖,

      我看了眼老师,心里突突地跳,怎么也按压不住,就连声音都带着颤抖,“若是郡主的事,便是伯言的事。”

    “好,那你听好了,我的人查到,郡主可能没死,而是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她应该没什么太大危险,但是若是我能找到,那么刘备便能找到,主公也能找到。”

    我就知道,她还在,她还在!

     这时,老师走近我,握着我的手,道:“伯言,你可知为何公瑾得知此消息不去汇报孙权,而是来跟你说呢?”他顿了一下,又道:“船失火绝不是意外,但亦不是香儿所为,香儿为人为师还是清楚的,她断不会恩将仇报,那日主母那样说其实是为孙权那厮开脱呢,孙权是当世之英主啊,所以他便能舍得,他怎么能让刘备这么轻易离开呢?所以他便舍弃了他的妹妹!”

      我吃惊地看着老师,老师却不以为意,扶着公瑾坐下,看着公瑾道:“你放心,我这学生我是清楚的,他对香儿恐怕不输你。”

     ………

      等我拿着他给我的锦囊出来,却在拐角处看见了刚刚门口遇见的夫人,她看见了我,有点迟疑,终究还是朝我走来,对着我一揖,“陆将军。”

     我也回了一礼,“嫂夫人。”

     “安瑾堂里藏着人么?”她忽然问我,

     我一愣,不知她何出此言,老师算么?

     “乔莹失礼了,只是乔莹自入府以来便从未入过安瑾堂,安瑾堂在都督府是块儿禁地,都督经常去,一待就是半天。”

     “都督近来身体欠恙,里面请着一位高人给他诊视。”我回,

      “那高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她有些紧张,手不自然地抓住了裙角,许是看着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她又道:“让你见笑了,只是……乔莹始终觉得都督心里,也是藏着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正在这时,有婢女过来告诉她老夫人找她,她只好离开,在她离开之际,我赶忙回道:“那位高人是男的。”

       她脚步一顿,声音悠悠地传来:“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他那样心心念念,你知道么?都督字公瑾,然那女子的名字里也刚好有个“安”字。”………

      

   

     

    

     

     

HArthit

  喜欢苏有朋的这句话:我们的青春也陪伴了你们的青春。

  确实“还珠格格”,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小时候夏天的回忆,

  大家可不要以为要找回以前的演员是很简单的事情,以前的通讯不发达,所以可能以前参加演戏的时候,登记的那些信息,随着岁月的远去,搬迁的搬迁,离开的离开…所以要找回以前那些可能不是很出名的演员,可能真的需要很多时间,和机缘的,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太实诚了,太真实了,回忆经典,喜欢王牌对王牌这个节目,因为它让我们在忙碌的生活找回了小时候的那些在一起的回忆。

  真的很喜欢王牌对王牌,比心…

  喜欢苏有朋的这句话:我们的青春也陪伴了你们的青春。

  确实“还珠格格”,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小时候夏天的回忆,

  大家可不要以为要找回以前的演员是很简单的事情,以前的通讯不发达,所以可能以前参加演戏的时候,登记的那些信息,随着岁月的远去,搬迁的搬迁,离开的离开…所以要找回以前那些可能不是很出名的演员,可能真的需要很多时间,和机缘的,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为太实诚了,太真实了,回忆经典,喜欢王牌对王牌这个节目,因为它让我们在忙碌的生活找回了小时候的那些在一起的回忆。

  真的很喜欢王牌对王牌,比心…

风过灵儿

《情人结》——耳机里的留白

电影《情人结》同人文  屈然/侯嘉


侯嘉拿着冰棍,三步并两步的跨着台阶向上奔。

二楼拐角处,屈然躲在大树庇护的荫影下哼着断断续续的旋律,树影斑驳,人影绰绰。

18岁的成人礼,当屈然满心欢喜地接过时,侯嘉清晰地感受到两人指尖相触的那一瞬,周身的一切仿佛静止,无限放大的感官凝聚于一点。都说十指连心,带电的触感像是突然的潮水,淹没了每一根清醒的神经末梢。


侯嘉收起先前不安分的思绪,定了定神。抬头望着沉浸于音乐世界的屈然。心想果然还是送耳机合她的胃口。台阶上的少女裙摆起舞,脚底打着节拍,远远地望着,仿佛是青春与美好的代名词。

屈然总说,自己要像穿堂风一样,借力而生...

电影《情人结》同人文  屈然/侯嘉


侯嘉拿着冰棍,三步并两步的跨着台阶向上奔。

二楼拐角处,屈然躲在大树庇护的荫影下哼着断断续续的旋律,树影斑驳,人影绰绰。

18岁的成人礼,当屈然满心欢喜地接过时,侯嘉清晰地感受到两人指尖相触的那一瞬,周身的一切仿佛静止,无限放大的感官凝聚于一点。都说十指连心,带电的触感像是突然的潮水,淹没了每一根清醒的神经末梢。


侯嘉收起先前不安分的思绪,定了定神。抬头望着沉浸于音乐世界的屈然。心想果然还是送耳机合她的胃口。台阶上的少女裙摆起舞,脚底打着节拍,远远地望着,仿佛是青春与美好的代名词。

屈然总说,自己要像穿堂风一样,借力而生,飞向每一处自己想去的地方。每当此时,侯嘉心里默想:你是无意穿堂风,而在我这却偏偏引山洪。


侯嘉一脸抱歉的将手中化了一半的冰棍递给屈然。少女丝毫不介意,笑着接过并拉着淌汗的少年坐到自己身边。侯嘉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示意屈然不必摘下耳机继续听音乐。


侯嘉听着耳边陆陆续续跑出来的音调,那是屈然一向喜欢将音量调很大的杰作。暗恋这种事好比耳机里的音乐声,即便对听者而言是包裹整个身躯的震耳欲聋,旁人却仅仅听得见一缕泄露的电流声。

这样也好,至少我能鼓起勇气表白。反正,你也听不见!

“其实,我喜欢你。”

“屈然,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

“总之,我会以我的方式,保护你的!”

侯嘉搓着带电的手指,指腹被揉出了一圈红印。

不知何时,屈然摘下了耳机,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孩。

“你说,你要保护我?”

“对啊,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明显底气不足的回应,带着些逃避又躲闪的目光。“走吧,看这天,要下雨了。”

“我摘下耳机前,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希望你喜欢我送你的礼物。”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追问,侯嘉有些慌乱,“18岁生日快乐,屈然。”

“我也喜欢。”

“你喜欢就好。”

“我指的是你,我也喜欢你。”

“什么?”,“你说什么,不可能啊,你不是带着耳机音量开的很大吗?”

“是啊。”屈然顿了顿,随即报以粲然一笑,


“上一首歌与下一首歌曲中间——几秒钟的留白。”

Miss璐小姐

赵薇


代表作:《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少林足球》、《花木兰》、《虎妈猫爸》、《画皮》、《港囧》、《亲爱的》


赵薇



代表作:《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少林足球》、《花木兰》、《虎妈猫爸》、《画皮》、《港囧》、《亲爱的》



music01分享

爱情大魔咒 - 赵薇

下载地址: 

爱情大魔咒 - 赵薇.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5774151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下载地址: 

爱情大魔咒 - 赵薇.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5774151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鲜有废客

许鞍华对市井生活的把控自不用说。《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这个题材本身就是她十分擅长的:小人物、烟火气、悲剧感。

故事一开始是小侄子去探望姨妈的场景。姨妈独居在上海,是一个十分“上海气”的女人,精打细算、为人很爱计较,但是她又特别善良,会不求利益地帮助女儿生病住院的妇女,也会因为不小心害死了一只猫愧疚地彻夜难眠。

姨妈看起来爽辣独立,但是内心又很渴望爱,于是遇见了江湖混混后就被三言两语彻底打动,最终这个男人带着她的积蓄一起消失了。

在一次意外中,姨妈不小心摔伤了腿。躺在医院病房的她显得十分落寞,月光从窗口照进来,照亮了她额前的白发。

她放弃了继续在上海生活的念头,跟随女儿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东北...

许鞍华对市井生活的把控自不用说。《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这个题材本身就是她十分擅长的:小人物、烟火气、悲剧感。

故事一开始是小侄子去探望姨妈的场景。姨妈独居在上海,是一个十分“上海气”的女人,精打细算、为人很爱计较,但是她又特别善良,会不求利益地帮助女儿生病住院的妇女,也会因为不小心害死了一只猫愧疚地彻夜难眠。

姨妈看起来爽辣独立,但是内心又很渴望爱,于是遇见了江湖混混后就被三言两语彻底打动,最终这个男人带着她的积蓄一起消失了。

在一次意外中,姨妈不小心摔伤了腿。躺在医院病房的她显得十分落寞,月光从窗口照进来,照亮了她额前的白发。

她放弃了继续在上海生活的念头,跟随女儿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东北老家。这个城市显得十分萧条,姨妈也变得十分萧条。她的爽利劲儿不见了,佝偻着背在家里沉默地劳作。

她终于老去了。

可以说,许鞍华对姨妈这个人物的塑造还是非常成功的,她有小市民的一面,但也热情善良。她曾经对人生兴致勃勃,但最终心灰意冷。但是人物性格的转变有些生硬,前部分和后部分的承接也不太自然。另外,许鞍华实在缺乏幽默感,喜剧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wyhk09_8

赵薇(美图)1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大和凛子

赵薇①

图片来源于网络


赵薇①

图片来源于网络


薇言微雨

哭了,真的热泪盈眶,你陪伴了我整个青春

哭了,真的热泪盈眶,你陪伴了我整个青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