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赵露思

0
24.3万浏览    604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5-20 07:27
落松夏寒

白风黑息小情侣日常(15)大型道歉现场

        新婚第三日,不少人来宫中看了丰兰息和风惜云。


       老师和环娘也因为兰息成婚被召回雍京参加丰兰息和风惜云的婚礼。


       老师看着满头珠玉,端庄大方的风惜云,行了个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想到江湖白风夕就是青州风惜云,当初我居然还嫌弃您的身份配不上陛下,劝您放手,我真是有眼无珠。”...


        新婚第三日,不少人来宫中看了丰兰息和风惜云。


       老师和环娘也因为兰息成婚被召回雍京参加丰兰息和风惜云的婚礼。


       老师看着满头珠玉,端庄大方的风惜云,行了个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想到江湖白风夕就是青州风惜云,当初我居然还嫌弃您的身份配不上陛下,劝您放手,我真是有眼无珠。”


        环娘也羞红了脸,“若要说……这事也是因我而起,最该道歉的……是我。”


        风惜云微笑:“老师,环娘,没关系的,不必在意。我的身份连许多亲近之人都没有发现,更何况你们与我不甚相熟,你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想兰息好而已,还要多谢你们照顾了兰息这么多年呢!”


       丰兰息拉着风惜云的手,看着她笑了笑,风惜云也回过头报之一笑。


       老师和环娘听了更愧疚了: “青王大度,多谢青王!”

  

       “我也没想到,原来弟媳就是当初救我的人,我居然还想着杀弟媳!”丰苌亦自责地鞠躬,“臣有罪,还请青王责罚!”


       “大哥,都是一家人了,还责罚什么呀!”风惜云说。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丰兰息皱眉。

 

      风惜云看向丰兰息:“很久之前了,都是意外!都是误会!”然后扶起丰苌,“大哥,我与兰息新婚燕尔,罚人可不吉利!快起来吧!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你道声歉也足够了。”


       丰兰息点点头:“两人都没事就好,大哥不用太自责,从今往后,和谐相处便是!”


       丰苌一脸感激地看着风惜云,眼眶泛红:“多谢青王,还有兰息!”


       “青王!”凤栖梧高高兴兴地摇摆着高马尾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么多人,站定笑了笑,行了礼,“青王,大王,大殿下。没想到这么多人都在啊!”


       “凤尚书也是来道歉的?”环娘疑惑道。先前凤栖梧一心要嫁给兰息,是风惜云的情敌,不知是否也因此做了过分的事。


       凤栖梧怔了怔,“道什么歉?”仔细看了看各位满脸愧色的样子,恍然大悟,原来当下这里是个大型道歉现场。


       风惜云上前拉住凤栖梧的手:“我猜凤尚书是有什么新鲜玩意要分享给我。”


      “城西开了一家一品香饭店,好评如潮。”凤栖梧挑眉笑道。


        风惜云舔了舔唇,推着凤栖梧:“走!换衣服!赶紧去!”


        “哎哎哎!风惜云!”丰兰息看着风惜云垂涎欲滴,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叫道,但风惜云完全被美食所驱使,压根没听见。


        “凤栖梧!”丰兰息向外张望,“这新婚第三天,新娘子就又被她拐跑了。”丰兰息无奈道,又想了想,说,“罢了……自她当女王后,难得这么放松开朗,随她们吧!”



       

     

 


落松夏寒

白风黑息小情侣日常(14)做菜

        厨房中,丰兰息非常娴熟地切菜,放佐料,颠勺,锅底的火焰兴奋地跳跃着,丰兰息却很平静。


       白风夕在旁边看着,点头赞赏: “啧啧!真贤惠!”


       丰兰息笑看了她一眼,手中的动作不停:“遇到我这样的男人,你真是三生有幸!”


       白风夕双臂交...

        厨房中,丰兰息非常娴熟地切菜,放佐料,颠勺,锅底的火焰兴奋地跳跃着,丰兰息却很平静。


       白风夕在旁边看着,点头赞赏: “啧啧!真贤惠!”


       丰兰息笑看了她一眼,手中的动作不停:“遇到我这样的男人,你真是三生有幸!”


       白风夕双臂交叉:“是是是!”


      “把盐给我!”丰兰息说。


       白风夕一把拿起了灶台边的一个透明瓶子,里面装着雪白的颗粒,递给了丰兰息。


       丰兰息接过看了看,发现这盐有点大颗……


      “这是糖!”丰兰息说。


       “哦!”白风夕从丰兰息手中拿过那瓶糖放下,又拿起了糖旁边的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透明瓶子,递到丰兰息面前,“这个是盐吧?”


       丰兰息接过瓶子,点点头,往菜里倒了些许,继续颠勺:“盐糖虽然相似,但还是有区别的,糖是颗粒,盐是粉末,盐糖不分,怪不得你做菜那么难吃。”


        “所以才需要你这个大厨照顾我嘛!”白风夕昂着头,很有理地说。


       “做饭做菜是人最重要的生存技能,我看你呀!也好好学学吧!我教你!”


       白风夕摇摇手:“我不是这块料,我肯定学不会。”


       “别找借口!你那么聪明,学什么学不会?试试!”丰兰息将勺塞到了白风夕手里,把她推到锅前。


       白风夕假笑了一下,开始胡乱颠勺……


       许久之后,菜做好了,白风夕把自己做的那几道菜都推到丰兰息面前:“师父,尝尝,给我点评点评,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指正指正。”然后把丰兰息做的菜都拿到自己这边。


       丰兰息看着白风夕这动作,都要气笑了。丰兰息拿起了筷子,想起刚才白风夕往菜里胡乱撒调料的样子就心慌地皱了皱眉,犹豫了许久不敢下筷。


       “师父,尝尝啊!”白风夕催促。


       丰兰息鼓起勇气夹起了一根青菜往嘴里送,青菜入口,丰兰息愣了愣,嚼了一下,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冲击,脸一皱,“噗”的吐了出来,白风夕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


       丰兰息倒了一杯水,漱了漱口:“一步步教学还是这个结果……你明明可以用刀杀我,确偏偏要给我吃你做的菜。”


       白风夕尴尬一笑:“我说了我不是这块料……”



有害诗篇l

1

赵露思在片场第一次见到杨洋时,隔着巨大的摇臂机器。周围拉着绿幕,眼前人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再往后却是高楼寰宇,片场一半泡在真实里,一半浸润在虚幻中,总时不时让人生出一阵恍然。


她隔着一众来往的人看着杨洋,头发被高高束起,一身玄色长袍,里面露出银纹的镶边,云纹鹤影的袖口在太阳底下有些闪,目如朗星,眉若刀裁,造型师显然很懂得怎么俘获观众的心。


她想起来很小的时候背过的一首诗:“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幼时贫瘠的想象力不足以让她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如今一半的身临其境,倒是让她有了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助理推了推她,打断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赵露思回过神来的时候,杨洋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赵露思在片场第一次见到杨洋时,隔着巨大的摇臂机器。周围拉着绿幕,眼前人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再往后却是高楼寰宇,片场一半泡在真实里,一半浸润在虚幻中,总时不时让人生出一阵恍然。


她隔着一众来往的人看着杨洋,头发被高高束起,一身玄色长袍,里面露出银纹的镶边,云纹鹤影的袖口在太阳底下有些闪,目如朗星,眉若刀裁,造型师显然很懂得怎么俘获观众的心。


她想起来很小的时候背过的一首诗:“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幼时贫瘠的想象力不足以让她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如今一半的身临其境,倒是让她有了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助理推了推她,打断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赵露思回过神来的时候,杨洋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嗨,露思。”


这样的场景她想过很多次,但在此时此刻,她还是有些难以抑制的眼热。阳光晃进了她的眼睛,又被她荡荡悠悠含进了肚,鼓胀着她的心绪耳边嗡鸣,最终又“哧——”地一声泄了气。赵露思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杨洋老师,你好!”


“不用这么客气,叫名字就好。”


不合时宜。


赵露思脑子里蹦出这么几个字。如果时间再早一点,早在她还是人见人爱的甜妹的时候,又或者再晚一点,晚到足够她对一切都淡然置之的时候,都好过现在,一地鸡毛。但时间不懂她的千头万绪,只裹着人在洪流中奔走,跌跌撞撞摔了几个跟头后,她就这么“灰头土脸”出现在杨洋面前。


“啊…好,好的,杨…杨洋。”


彼时的大大咧咧在此刻显得有些拘谨,往日的古灵精怪囫囵进了女儿心思里,夹杂着那些畏怯,吊着她的心不上不下,她感觉自己又成了一个笨拙的孩子。


情之一字磨人,赵露思被这样的情绪迷了眼,以至于错过了头顶一闪而过的深沉。她有思绪万千,另一个人也有情意真切,隔着真假参半的山和水,隔着漫长惆怅的时间,他们相遇,带着同样的惴惴不安,同样的心意难平。


杨洋不动声色地描摹着赵露思的每一个表情,仔细分辨她声音里不易察觉的惶恐和拘束,这些泄露出来的情绪化成了轻飘飘的稻草,不知道何时会将他变成死去的骆驼。他看她衣袂盛雪,看她眼波流转,也看她小心翼翼,看她如履薄冰。


他下意识抬起手,想要拍拍赵露思的头,手举到一半,瞥见工作人员迷惑的神情,有些狼狈地变成了握手礼:“咳……接下来,多多关照。”


赵露思把手递过去时还有些发愣,直到碰到一个温热干燥的触感时才缓过神,她打了个激灵,脑子有些不太清醒地跟着说了句“多多关照”。


手心底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杨洋下意识摩挲着掌心,“百炼钢,绕指柔。”他第一次无比赞同这句话。


但很快,他们的这些情绪就在逐渐喧闹的人声里一点点归于沉寂,绿幕裹挟着景致,机器发出巨大的嗡鸣,转瞬换了天地。导演拿着喇叭喊着布景和群演,电流滋拉的声音炸得人耳朵发麻,他们都将披着面具,带着另一个人的灵魂演绎爱恨。


同一时刻,他们两个人都无比欢欣,又无比怆然,因为可以爱一场,因为只一场。


烈烈夏日载着的那些不敢不愿与难捱,总结起来不过四个字:

          

人言可畏。





三言成夏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毛

一些现背进行时的意识流恋爱片段·2

瓜熟了包甜~不保真


【去追一只鹿🦌】

“洋,我今天要做吃播。”

“哦,吃什么?”他眼睛从剧本上抬起来问。

“吃今年的第一个西瓜🍉。啊~~~我的梦中情瓜!”

她在视频那头尖叫,粉色吊带下露出雪肤一片,他微微眯了眼 ,说:“你的梦中情瓜,不是我嘛。”

“嗯哼,它是植物你是人,跨物种碰瓷了,您属实。”

她的脸凑过来,一双鹿眼,小小翘鼻,隔着屏幕抵到他眼前来。

“干吗?”他发问的口气,有些明知故问的心虚。

“卸妆前给你拍下。”她答。

他手按在截屏键上,不动声色地窃喜又慌张。

今天有截到十八张了吧……他暗暗在想。...

一些现背进行时的意识流恋爱片段·2

瓜熟了包甜~不保真


【去追一只鹿🦌】

“洋,我今天要做吃播。”

“哦,吃什么?”他眼睛从剧本上抬起来问。

“吃今年的第一个西瓜🍉。啊~~~我的梦中情瓜!”

她在视频那头尖叫,粉色吊带下露出雪肤一片,他微微眯了眼 ,说:“你的梦中情瓜,不是我嘛。”

“嗯哼,它是植物你是人,跨物种碰瓷了,您属实。”

她的脸凑过来,一双鹿眼,小小翘鼻,隔着屏幕抵到他眼前来。

“干吗?”他发问的口气,有些明知故问的心虚。

“卸妆前给你拍下。”她答。

他手按在截屏键上,不动声色地窃喜又慌张。

今天有截到十八张了吧……他暗暗在想。


“我今天早收工哦洋。”女朋友把脸收回,戴上星黛露的发带开始抹卸妆油。

“我今天有大夜戏。马上就走。”他皱一皱鼻子,回。

早收工了不起咩?

我们要比就比做剧组卷王。

她哎了一句洋别挂。

“还有事吗?”

她匆匆忙地洗了把脸,提溜着手机从卫生间里出来,把助理手上的半只瓜搬到自己面前。勺子挖出西瓜中间最甜的一个球举到手机屏幕前面:

“喏,今年的第一口,大西瓜!最甜的,请你吃。”



『今夜人们都抬头看月亮,唯有我,侧身亲吻我的月亮。』

露思啊,曾经在横店的城墙上,看过一弯月亮。

拍陈芊芊的时候,她在那里,从日落守到月升,听着耳机里循环往复的一首歌。

她是幸运的人,在那个角色身上,收获过热爱和回望时的永恒。


后来啊,她在横店的城墙上,拍过一场夜戏。

身周遭是嘈杂的人声,炫亮的反光板,和一个她时时能看清楚在傻傻发笑的人。

她的肩膀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胸,引来他刻意的捂心口作痛的表演。她觉得滑稽,又觉得无措,再回头时,看见一钩浅金,挂在天上。

她不是迟钝的人,却由此握住了那些感情里最隐秘的部分。


这一晚,有很好的月光。

月亮盈似一颗蛋黄,柔软的清辉洒落在她的床上。

她从他的臂弯里坐起身来,长久地凝望他的眉眼。

却终于还是为他的呼吸所裹挟,重又落入了他的怀抱里。

他胸腔的震动传入她的身体,问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句:“怎么了?不睡觉?”

她却在这样的月色和温柔中流下了眼泪。

“洋,”她回身抱住他的颈脖说,“我很怕,失去你。”

“我们私奔去月亮上好不好。”

“我们,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好不好。”

他吻住她冒失又颤抖的嘴唇。

他将她揉进身体里,更深的一寸。

在心动又心空的时分,在坠进她呢喃私语的时分,在转头握紧他手指的时分,在奔向密林与你同醉的时分。

当他一遍遍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滴。

明天永远遥远。

不如就此,沉入海底。


【一个小彩蛋】

“赵露思你真的要这么干吗?”

“赵露思你放过我。”

“赵露思没有人这么对男朋友的。”

“赵露思!”

“说!”她捏住他的下巴,笑得像个恶霸。

“撕之前能让我死个明白吗?”

“能。你有什么遗言可以交代了。”

“为什么要给我脱腿毛啊!!!”

“因为……”临刑前她恋恋不舍(划掉,是幸灾乐祸)地抚摸了一下他浓密茂盛的腿毛。啧,真扎手。

“你有毛(病)啊。”



*恭贺今晚大婚,请大家吃🍬

我真的很爱很爱亲脸脸和捏脸脸

驴叔

【黑丰息×白风夕】带球跑(下)

(上)点这里 

HE~

【黑丰息×白风夕】带球跑(下)

(上)点这里 

HE~

汐颜落日

白风夕快穿之陈芊芊(二)

这里提前声明一下,这是一篇想象的梦幻联动,可能存在逻辑问题,也可能前后矛盾,就不要太纠结于这个问题

白风夕准备好后,梓锐带她来到了比武场

林七见白风夕来了,就拉着陈楚楚来,嘲讯的对白风夕说:哟,这不是三公主吗,没有武功还来比武场,也不怕伤了自己”

没有武功又如何,只怕有些人有武功也会被我打得满地找牙!"白风夕怼道

“你……好啊,我们走着瞧,还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城主的宠爱而已,没有了城主的宠爱你什么都不是,而且我告诉你少城主之位迟早是楚楚的,你……”林七还想要说什么,但被陈楚楚打断了

“林七,不可胡言”陈楚楚对林七说

"楚楚~我这是替你打抱不平,凭...

这里提前声明一下,这是一篇想象的梦幻联动,可能存在逻辑问题,也可能前后矛盾,就不要太纠结于这个问题

白风夕准备好后,梓锐带她来到了比武场

林七见白风夕来了,就拉着陈楚楚来,嘲讯的对白风夕说:哟,这不是三公主吗,没有武功还来比武场,也不怕伤了自己”

没有武功又如何,只怕有些人有武功也会被我打得满地找牙!"白风夕怼道

“你……好啊,我们走着瞧,还有,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城主的宠爱而已,没有了城主的宠爱你什么都不是,而且我告诉你少城主之位迟早是楚楚的,你……”林七还想要说什么,但被陈楚楚打断了

“林七,不可胡言”陈楚楚对林七说

"楚楚~我这是替你打抱不平,凭什么陈芊芉就可以获得城主的宠爱,她是个废物啊!”林七拉着陈楚楚

“废物?就算她是废物也是我的妹妹,花垣城的三郡主。好了,比武要开始了,都别在这吵嘴了。”陈楚楚说完后拉着林七离开了

林七和陈楚楚离开后,白风也准备找个地方喝口茶,吃口点心,这时有人叫住了

“芊芊!"白风夕听到有人喊,转过身来

“芊芊,这次比武,我给你准备了护甲。”韩烁拿出护甲,递到了白风夕面前

白风夕这时也终于在陈芊芊的记忆中知道了这人是谁,他是玄虎城少城主,韩烁


韩烁见白风夕不动,就轻轻的碰了碰她,唤到:“芊芊?”

白风夕回过神来,看见韩烁递到自己面前的护甲,对他说:这个就不必了,我可以保护好自己。”

“可是你没有武功,如何能保护自己,等一下林七肯定会找你麻烦的”韩烁劝白风夕

“没关系,她们奈何不了我”白风夕说

“那好吧,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韩炼担忧的看向白风夕,后转身离开了

比武开始

第一场:林七vs李知之       林七胜

第二场:韩烁vs吴九昌       韩烁胜

第三场:陈楚楚vs王青青    陈楚楚胜

到了第四场,是白风夕和吏部侍郎之子郑杰的比拼,比拼开始了,白风夕正准备使出武功,可还没使出来郑杰自己“不小心”掉下了比武台,按照规则,掉下比武台看算输,于是,白风夕就不废吹灰之力赢了这场比拼

第五场:吕天vs宁井        宁井胜

  ……

就这样比了下去,白风夕每回比武,对手都会自己淘汰,不是自己掉下去就是腿抽筋了,白风夕也因此没有使用武功进入了决赛

进入决赛的还有韩烁,陈楚楚和林七

林七vs陈楚楚      陈楚楚胜

陈楚楚vs韩烁      韩烁胜

接下来就是林七vs白风夕了

“陈芊芊,你就等着被我碾压吧!”林七高傲的说

“是吗?我拭目以待。”白风夕丝毫没有因为林七的话语而感到生气,这让林七很是意外


记得给我点个关注,爱你们【比心】,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继续更新下去的动力


一定要看隐藏结局!一定要看隐藏结局!隐藏结局是白风黑丰的洞房花烛夜,保证没有开车(才怪)






汐颜落日

白风夕快穿之陈芊芊(一)

设定:白风夕长得和陈芊芊一样,陈芊芊没有武功,韩烁这时已经喜欢上陈芊芊,花垣城附属雍州,丰兰息已是雍州世子,皇朝喜欢白风夕

“轰隆隆!”天空乌云密布,天公好像被什么人惹怒了似的,一声又一声的发着脾气,让大地都被震得抖了起来,大雨一直下个不停,似乎是相淹没这片大地。

白风夕躲在床单里瑟瑟发抖,嘴里还一直说着,这个死狐狸,明知道我怕打雷,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家中。”

这时,一道雷忽然劈了下来,像是冲白风夕而来,直直的向她身上劈去。

多年习武的警惕性让白风夕很快便有所察觉,立刻便往旁边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雷劈中了白风夕,白风夕口吐鲜血,随后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等白风夕一睁眼,发现周围的一...

设定:白风夕长得和陈芊芊一样,陈芊芊没有武功,韩烁这时已经喜欢上陈芊芊,花垣城附属雍州,丰兰息已是雍州世子,皇朝喜欢白风夕

“轰隆隆!”天空乌云密布,天公好像被什么人惹怒了似的,一声又一声的发着脾气,让大地都被震得抖了起来,大雨一直下个不停,似乎是相淹没这片大地。

白风夕躲在床单里瑟瑟发抖,嘴里还一直说着,这个死狐狸,明知道我怕打雷,还把我一个人丢在家中。”

这时,一道雷忽然劈了下来,像是冲白风夕而来,直直的向她身上劈去。

多年习武的警惕性让白风夕很快便有所察觉,立刻便往旁边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雷劈中了白风夕,白风夕口吐鲜血,随后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等白风夕一睁眼,发现周围的一切都非常陌生

“这是哪儿?我为何会这!”白风夕头疼欲裂,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忽然白风夕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被雷劈中了,所以才会来到这地方,是有人救了自己?

“殿下,你醒了!”梓锐走了进来。

“你是谁?”白风夕警惕的问。

“殿下,你睡糊涂了吗,我是梓锐,你的贴身随从啊!”梓锐急切的说。

“梓锐?你说你是我的贴身随从,那你说说,我是谁。”白风夕试探性的问梓锐。

"殿下你是花垣城三公主,陈芊芊。”梓锐说道。

花垣城三公主,陈芊芊 ?白风夕在心里想着,忽然白风夕想起来了,自己听说过这个陈芊芊,花垣城附属雍州,这三公主的名声极差,传闻她张扬跋扈,不可一世,还是个废物,文不成武不就。

花垣城三公主,陈芊芊 白风夕在心里想着,忽然白风夕想起来了,自己听说过这个陈芊芊,花垣城附属雍州,这三公主的名声极差,传闻她张扬跋扈,不可一世,还是个废物,文不成武不就。

白风夕又开始头疼了,只感觉一大波记忆从脑海

深处涌出。

白风夕难受得闭上了眼睛,随后觉得天旋地转,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

“殿下!”梓锐扶住了白风夕,把她放到了床上,后去请太医了。

经过太医的诊治,白风夕悠悠转醒,看到白风夕醒来,梓锐赶紧问白风夕“殿下,你可感觉好一些儿了!”

“无碍。”白风夕说,后白风夕又对梓锐说:我头有些晕,你先退下吧。”

“遵命。梓锐退了下去,临出门之时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梓锐走后,白风夕在心里想:这陈芊芊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而我也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那就暂时用她的身份生存下去吧,过几月再回到雍京,去找黑狐狸跟他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时敲门声响起,梓锐问白风夕:“殿下,我能进的来吗?”

“你进来吧!”白风夕说。

梓锐推开门走了进来,对白风夕行了一礼,然后说:“殿下,城主让你准备准备,比武要开始了,另外城主说殿下您没有武功,让你准备好护甲,不要伤着了自己。

梓锐推开门走了进来,对白风夕行了一礼,然后说:“殿下,城主让你准备准备,比武要开始了,另外城主说殿下您没有武功,让你准备好护甲,不要伤着了自己。”

“没有武功?”白风夕皱眉。

“殿下,您真睡糊涂了吧,您小时候嫌练武功累,便去求城主,没有再练武功了。”梓锐对白风夕说

白风夕在陈芊的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于是对梓锐说:“好的,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我要准备准备。”

“是”梓锐退了下去

声明一下,这是我的原创作品,不得抄袭,搬运

作品原始稿,字丑勿怪

彩蛋是精选赵露思图片



落雪弥漫的橘
天光云影为幕,情义天下为先。护...

天光云影为幕,情义天下为先。护四方无忧。

天光云影为幕,情义天下为先。护四方无忧。

羡羡

黑夕&白丰怎么不能女A男O呢!

黑夕&白丰怎么不能女A男O呢!

傲雪红梅*

且试天下完结了,画个黑白太极版的海报纪念一下和闺蜜追剧的日子。果然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到底是黑丰白夕,还是白风黑息,携手江湖,共赴朝堂,且试天下~

且试天下完结了,画个黑白太极版的海报纪念一下和闺蜜追剧的日子。果然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到底是黑丰白夕,还是白风黑息,携手江湖,共赴朝堂,且试天下~

三言成夏

【陈小千*丰兰息】我来穿水入天去 四穿 下

——又名《穿来穿去还是你啊》

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写到哪里的脑洞拉郎

本篇配食bgm:画久-九千错


安乐公主拿了只硕大的纸鸢,同着凤栖梧进了船舱。

舱内安静,卧榻无人,陈小千也不见了。

凤栖梧手按在腰间陌刀上,低语道:“殿下,跟在我身后。”

随即她一声断喝:“谁!出来!”

舱板下传来三声规律撞击的声响。未几,又是三声。


安乐公主见到被凤栖梧从卧榻暗舱底下拉出来的丰兰息时, 很是惊喜,忙地便道:“兰息,你都好啦?我就说你必不会有事,我府上那些长史司丞,平常就只会唬人的。”

丰兰息体内余毒未清,一番打斗又动了真气,此时很该静坐调息,然则天潢贵胄驾临,他不便敷衍,执...

——又名《穿来穿去还是你啊》

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写到哪里的脑洞拉郎

本篇配食bgm:画久-九千错


安乐公主拿了只硕大的纸鸢,同着凤栖梧进了船舱。

舱内安静,卧榻无人,陈小千也不见了。

凤栖梧手按在腰间陌刀上,低语道:“殿下,跟在我身后。”

随即她一声断喝:“谁!出来!”

舱板下传来三声规律撞击的声响。未几,又是三声。


安乐公主见到被凤栖梧从卧榻暗舱底下拉出来的丰兰息时, 很是惊喜,忙地便道:“兰息,你都好啦?我就说你必不会有事,我府上那些长史司丞,平常就只会唬人的。”

丰兰息体内余毒未清,一番打斗又动了真气,此时很该静坐调息,然则天潢贵胄驾临,他不便敷衍,执臣下礼唱个喏后,站立一旁。

凤栖梧将公主手上纸鸢接过,挂在舷窗旁。

安乐得意向着丰兰息道:“兰息你看看,这纸鸢,像不像水榭的苍一?有它在,保你们回京这一路顺遂无虞。”

“臣,谢过公主。”他眉峰稍抬,语调平静。


舷窗外天光云影,是个适合放纸鸢的好天气。

陈小千被凤栖梧拽出来后,就一直靠着那张榻坐在舱板上。

被丰兰息和凤栖梧唤作是“公主殿下”恭敬应喏的女子,着上绿下红的对襟暗纹金绣襦裙,金丝连珠纹披帛,头发挽一个简单的半翻髻,斜插一支金雀钗,光艳高贵,声势夺人。和散发中衣的丰兰息站在一处,倒好似一对璧人。

小千见丰兰息将左手背在身后,伤口隐在袖中。忍不住出声说:“再不止血,你血都要流干了。”

“兰息,你又受伤了?”安乐关切问道。

“是为了放血驱毒,小伤。钟离不在,要劳烦栖梧了。”他这才抬起左手腕道。黑色的血,凝固半干的痂,血肉翻开似他手腕上张开的丑陋的嘴。

凤栖梧折身就去拿药包,她以腹声密语问道:“钟离呢,你同小千怎么掉到了舱底?”

“嘉州城外,乱葬岗,令水榭的人去寻他吧。”他最后一句语带哽咽,栖梧心下了然,但因公主在场,当下并不多言。


安乐这时好奇,居高临下望向方才说话的陌生女子,但见她雪肤披发露臂,箕踞而坐,身上那件衣裙仿佛只有一片,大半截小腿裸露在外,即使是她所见过的最妖冶的番邦女奴,都不会有如此装束行止。果真是个异人。

安乐便问:“是千姑娘吧?你的事,我听圆真和尚和兰息与我说起过一二。千姑娘此来为何啊?”

陈小千冲丰兰息那头翻了个白眼,一句“卧槽你不是吧”差点从嘴里滚出来。不是答应她不说给别人听的吗?怎么公主就能说了是吗?


丰兰息突然说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殿下白龙鱼服,孤身来此,是在胡闹。”

“我来看你,并非是胡闹。穿云穿雨左近跟着呢。”安乐回道。

“那是他们没尽到护卫之责,由着殿下任意妄为。我以后会罚。”

“丰兰息,给了我的人,就是我的人,是赏是罚,轮不到你来置喙。”

“水榭的人,都是陛下的,臣不敢擅专。殿下若欲要将穿云穿雨调至公主府随侍在侧,还请亲向陛下索要。”丰兰息语声掷地。

“行了兰息,见面就跟公主吵,小时候也就罢了,如今公主已开府,你这脾气也收一收罢,做个君臣有别的样子出来。”凤栖梧给他包扎止血完毕,插口说道。

安乐却道:“小时候多好,还有谢驸马,都能玩在一处。长大了,人多了,反而人人都没趣味了。”

三人相顾无言。

小千默默看戏。

呵,话说还真不拿她当外人。


“好了。人已看过,公主请回。此番公主代天子巡省蜀地三州,多有蹊跷。臣会整理好文疏,待公主回京,一并向陛下禀明。”丰兰息话说得冠冕堂皇,意图却是在撵人。

但安乐见他语气恭敬,姿态谦卑,病倦却犹胜潘安的容色,心下的气恼已去了三分,便好言安抚道:“兰息,你中毒,非是我想要之结果。”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下有臣下之责,公主有公主之责。非令贵人蹈险地,是臣下之责。”


“丰兰息你嘴里能说一句人话吗。”小千看戏之余,冲口而出。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句我能听懂的……”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

好尴尬……

暗舱呢?栖梧姐姐能麻烦你再把我给塞回去吗?


丰兰息一双眼似利箭,把嘴比脑子快的脸红尴尬陈小千钉在当场:“千姑娘,见过我大周的安乐公主。公主为陛下嫡女,元后唯一血脉。”

小千瞄了瞄丰兰息,那意思她明白了:这位安乐公主尊贵非常,不能得罪。


于是陈小千站起身来向安乐公主伸出右手说:“我叫陈小千。见过…公主殿下。”

陈小千这句话说得别扭,来握手打招呼的姿势也奇怪。但安乐不以为意,她未伸手回握,只笑道:“我姓李,单名一个戎字。不是芙蓉之蓉,是班超投笔从戎之戎。”

哦嚯,还以为你叫李裹儿呢。吓我一跳。陈小千心中想到。



安乐公主走后,小千见丰兰息伫立船头,遥望许久。

噫,分明是舍不得放不下,那你急着催人公主走干嘛。

漂亮姐姐是英姿勃发,安乐公主则是光艳动天下的不可逼视啊……大美人啊大美人。

陈小千靠在船舷围栏上,看帆渐渐上了桅杆,要起航出发了。

既来之则安之,陈小千正准备回船舱去睡一觉,却见凤栖梧指挥人拖了具尸体出来。

是那个“钟离”吧?

陈小千走了过去。


用完了陈小千包里仅剩的几张卸妆湿巾,这人的真实面目才显露出来。

平平淡淡的一张脸,死得透透的一个人,丰兰息却查看了半天,他甚至把死尸的嘴用力掰开了看牙齿。

旁观的小千看得心惊胆战。

末了他对凤栖梧提了一句:“是倭人。”

“他在船上待了几天,临行前我已命船工仔细检查过船上各处机关要害,没发现异常。现下这尸首要如何处理?”栖梧问。

“扔江里吧。”

他站起来,突然整个人都随着船行摇晃。

站一旁的陈小千下意识地,就去捞他胳膊。

孰知一个男人的重量又岂是她能稳得住的,反而是她被体力不支的丰兰息带倒,两人就此滚在一处。

天朗山青,他在大好的烟波山水间,看见少女氤氲着水气的眸。

那是他阂目躺倒前,眼中最后的画面。

一口气上不来,往何处求解脱。


船头瞭望台前。

丰兰息持笛而立。

小千走近了才听见他在临江诵诗,最后两句是:“穷途唯有泪,回望独潸然。”

他回望,看见小千站在身后甲板上。风鼓荡起她单薄古怪的衣衫,她努力往下按裙摆,然而无济于事。

男人的大氅忽而落在她肩头,将她自上而下地完全包裹。小千甩甩头,打了个喷嚏。

她的动作像是某种小动物,痒痒得,挠动人的心肝。

“回去船舱里待着,江上风大,莫染了风寒。”

是句关心的话,小千却回问了句别的:“你刚才,念的是王勃的诗?”

“是。是他和朋友在蜀地重别所作。”丰兰息狐疑地看向她,不明白一句诗,如何引她有此一问。

“你们这,也有王勃啊?”她其实想问。


但瞬间打上船帆甲板的滔滔江浪,阻止了她的发问。

他们的船,无意行至了三江合流的水中央。

交汇的激流,将船艄高高抛在浪上,凤栖梧此时人在舵舱,盯着掌舵的船工,丝毫不敢松懈;身在船头的陈小千和丰兰息,已经被浪卷成了滚筒洗衣机里的衣裳,被分抛至甲板的两边。

桅杆上船帆未降,江浪裹挟着船,直要往山壁上撞。

浪涛汹涌,天地变色。

丰兰息在船倾时奋力一跃,挂到了桅杆上面;

再回望时,陈小千已然不见。



大佬董的脸晃在她面前。

“小千怎么了?这脸上怎么这么多水。”

上一刻,被巨浪拍打入水的疼痛和灭顶的慌乱还在。

陈小千咬牙,晃晃脑袋,看见右手上的黑曜石指环。

“哎哟,哎哟,这脸怎么这么白。”大佬董一边把她从洗手间里拉出来一边摸着她的手安抚,“前段时间住院,你这今天又,又怎么回事?听娇娇说你感冒了十几天了还没好,我准你天假,回家好好休息。”

陈小千扶住她好老板的胳膊站定,忍住眩晕欲呕的强烈不适感,说:“董总,我没事,坐会儿就好。”

“有事跟我说,让梓锐开我车送你回家。”大佬董把她带回工位后说。

陈小千有点木地点头。

附近的同事围过来关心,她摇着头,没力气再说话。身上一阵冰凉一阵火热,头痛得像是要裂开。

她抬头向上看,看见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日光灯管。

她又,

回来了。



*传下去,陈小千不用死也可以穿越了,哦耶✌️

柯柯超甜

黑风白夕 白风黑息 永远滴神!!

[图片]谁不爱黑风白夕 白风黑息双强爱情呢 ??抛开权谋线 只谈感情线 你见过哪部剧的男主女感情这么丝滑上头吗 ?从始至终都不存在利用 误会 狗血 分离这种苦大仇深的虐心戏码, 没有第三者插足 没有棒打鸳鸯 ,就算有小鱼小虾也是正主亲自下场分分钟解决 。俩人心意相通、 势均力敌 ,可以一起闯荡江湖凶险 一起携手平治天下纷争, 形影不离无论什么险境陷阱都并肩携手一起经历 ,俩人都敞亮不别扭不会拒绝对方的好意, 不会因为...

谁不爱黑风白夕 白风黑息双强爱情呢 ??抛开权谋线 只谈感情线 你见过哪部剧的男主女感情这么丝滑上头吗 ?从始至终都不存在利用 误会 狗血 分离这种苦大仇深的虐心戏码, 没有第三者插足 没有棒打鸳鸯 ,就算有小鱼小虾也是正主亲自下场分分钟解决 。俩人心意相通、 势均力敌 ,可以一起闯荡江湖凶险 一起携手平治天下纷争, 形影不离无论什么险境陷阱都并肩携手一起经历 ,俩人都敞亮不别扭不会拒绝对方的好意, 不会因为有危险就瞒住对方独自去做, 有什么都会开诚布公说出来 ,然后一起解决 ,因为彼此足够信任 ,也是自身足够强大 !不仅不会成为对方的累赘反正会是对方危难之时最有力的底牌, 真正意义上的为对方撑腰 ,能够给到彼此足够的安全感和力量,单这一点就甩开别的剧好几条街 。观众看起来爽 ,不用去犄角旮旯扣男主女的甜 ,因为有兰息的地方必有风夕, 有风夕的地方必有兰息 。有人说太过是恋爱脑 ,但这里的恋爱脑是对爱情的尊重 ,恋爱脑不妨碍担得起家国重任 ,这里很好的一点就是家国和感情没有谁轻谁重, 是同等重要同样不能割舍的 ,就像两州联姻是为国为民更是情之所至。 战场上惜云死守青州待兰息携墨羽骑千里相援的绝对信任 ,十里花海求娶青王是承诺所现的绝世浪漫 ,风夕在自身兵力艰难时识破对方诡计感知兰息有难为不成为他的弱点冒死突围, 兰息里天下仅一步之遥时得知风夕遇险便毫不犹豫退兵转头去援助心爱之人 ,这种双箭头的双向奔赴爽死了这就是说! 我们拼息夕的绝美爱情真是yyds!!真的不必纠结十年寿元 他俩相识十载几经生死 ,又习得兰因璧月 ,只要俩人在一起 ,江湖之大 山高水长 , 又怎知俩人寻不到新的生机呢 ?他们可以大名鼎鼎的丰息风夕啊 !!平行世界里俩人一定一定可以活的很好, 很幸福 一定会造好多好多孩子!!

凉西染

得偿所愿了就很开心!!!甜!

得偿所愿了就很开心!!!甜!

风光🍃

露丝:新婚之夜我的新郎有点不对劲

露丝:新婚之夜我的新郎有点不对劲

追剧狗

【杨洋&赵露思】~《且试天下》向白风夕提亲,竟遭到大臣们的拒绝?  

【杨洋&赵露思】~《且试天下》向白风夕提亲,竟遭到大臣们的拒绝?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Teenie Weenie品牌代言——赵露思


❤❤❤❤❤❤❤❤❤❤

Teenie Weenie品牌代言——赵露思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