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起点同人

117.7万浏览    5289参与
娃娃鱼
负能量核电厂百战不殆 今年也是...

负能量核电厂百战不殆


今年也是槐诗酱siki


总之!和rk老师紧急约稿!风鸽鸽作者生日快乐狠狠赶上(>人<;) ​​​

负能量核电厂百战不殆


今年也是槐诗酱siki


总之!和rk老师紧急约稿!风鸽鸽作者生日快乐狠狠赶上(>人<;) ​​​

墨倞

【BE10坠落】“雨中的绵羊……”

“他听着,听着这些冰冷的机械语声,带着暖意从耳边流淌而过……他勉强抬起手,将其点在了太阳穴上,在漫天的大雨中,露出了极为勉强的笑容。”

(是手书中的一张,当然不可能每张都有这种完成度()

p2过程截图

【BE10坠落】“雨中的绵羊……”

“他听着,听着这些冰冷的机械语声,带着暖意从耳边流淌而过……他勉强抬起手,将其点在了太阳穴上,在漫天的大雨中,露出了极为勉强的笑容。”

(是手书中的一张,当然不可能每张都有这种完成度()

p2过程截图

墨倞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着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这夏天便是她所赐予的。】

“金钱,权利,力量,这些都是你自己可以主动获得的,但惟独被爱来自他者,是他人主动交由你的。得多幸运啊,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而你拥有了它,哪怕只是一瞬间,但这一瞬间也足以支撑起你那支离破碎的一生了。”

《无尽债务》第一卷结尾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着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这夏天便是她所赐予的。】

“金钱,权利,力量,这些都是你自己可以主动获得的,但惟独被爱来自他者,是他人主动交由你的。得多幸运啊,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而你拥有了它,哪怕只是一瞬间,但这一瞬间也足以支撑起你那支离破碎的一生了。”

《无尽债务》第一卷结尾

珏啊玦
计先生🤤🤤🤤🤤🤤

计先生🤤🤤🤤🤤🤤

计先生🤤🤤🤤🤤🤤

咕咕
【叶真&杨间】趁着520发一下...

【叶真&杨间】趁着520发一下新约的图

——————————

是最喜欢的,小杨和叶师傅在大海市光天化日下打架的那一幕!

“一道红光从天空上砸落了下来,直奔叶真而去。

杨间瞬间冲了出来,他脸色阴冷,因为他发现叶真居然还没死。

没有多想。

一柄锈迹斑斑的诡异柴刀,瞬间袭来,直接刺穿了叶真的心脏,巨大的力量使得叶真连连后退,撞在了附近的一处艺术雕像上。”

——————————

喜欢一些打架像xx的性张力

【叶真&杨间】趁着520发一下新约的图

——————————

是最喜欢的,小杨和叶师傅在大海市光天化日下打架的那一幕!

“一道红光从天空上砸落了下来,直奔叶真而去。

杨间瞬间冲了出来,他脸色阴冷,因为他发现叶真居然还没死。

没有多想。

一柄锈迹斑斑的诡异柴刀,瞬间袭来,直接刺穿了叶真的心脏,巨大的力量使得叶真连连后退,撞在了附近的一处艺术雕像上。”

——————————

喜欢一些打架像xx的性张力

阿亚

故乡

无CP向


原著:《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私设:我不记得书中说宁修远是孤儿,那他一定是有父母的。


梗概:祂终于回到了祂的故乡,用宁修远的身份。


祂未曾想过,祂会在这种情况下重归故乡,用着一个与本体切断了联系的分身,在诸神的追捕下狼狈的切割开空间逃了进来。


这是真的吗?蔚蓝色的星球在黑色的背景中缓慢的旋转,在感受这宇宙法则之前,宁修远不停的在心中怀疑这一切都是诸神撒下的弥天大慌,又或者担心这里一个又是像jjh一样的平行世界。但是延伸出去的精神触手却传回了讯息,这是一个未被任何诡秘,任何疯狂所侵染的宇宙,干净的犹如白纸,充满了逻辑和理智。


天啊,多么神奇啊!祂...

无CP向


原著:《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私设:我不记得书中说宁修远是孤儿,那他一定是有父母的。


梗概:祂终于回到了祂的故乡,用宁修远的身份。


祂未曾想过,祂会在这种情况下重归故乡,用着一个与本体切断了联系的分身,在诸神的追捕下狼狈的切割开空间逃了进来。


这是真的吗?蔚蓝色的星球在黑色的背景中缓慢的旋转,在感受这宇宙法则之前,宁修远不停的在心中怀疑这一切都是诸神撒下的弥天大慌,又或者担心这里一个又是像jjh一样的平行世界。但是延伸出去的精神触手却传回了讯息,这是一个未被任何诡秘,任何疯狂所侵染的宇宙,干净的犹如白纸,充满了逻辑和理智。


天啊,多么神奇啊!祂是怎样回来的呢?


不重要了,祂想要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又想要像个起死回生的病人嗷啕大哭,转念一想却觉得这一切浑然无意义了,祂回来的不过是个分身而已,有什么用呢?思即此处懊恼的情绪涌上了心头,但贪婪的念头却又在暗自庆幸晋升的途径没有中断。


祂像个精神分裂的患者一般,癫狂,混乱,悲喜交加。就这样心中充斥着这样复杂的情绪,祂回了家,祂的家。


如果这里还能算作祂的家话。


屋内的饰品几乎没有变动,干净的很。干净到让祂感觉到惶恐,祂好似从未离开过祂的家一样,但是门上的电子钟却又宣示了祂已经离开了十年的真相,还没等祂想明白为什么十年过去家里的电子钟还有电,房门就在祂的注视下猝不及防的打开了。


有些年老的妇人挎着一个布袋,推开了门,然后突兀的僵硬在了原地。


“啊!”


过了半响,老妇人才缓过神来,那布袋便被她啪的一声丢到地上,来不及将门关上,老人扑到了祂的身上,环住祂微微僵硬的身体,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她的孩子啊!这是她失踪了十年的孩子啊!


他还活着……还活着呐!


她用已经有些干枯的手指颤抖着摸上祂不知作何表情的脸,她撩开了祂的头发。妇人的目光混浊而敏锐,她上下巡视着她的孩子,十年的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而孩子的衣服却看起来又如此非同寻常,担忧惶恐与欣喜各种各样的情绪参在一起,她拍了拍祂的肩膀,低头先是自己喃喃了两句“没事就好”,接着才用着那迟疑与担忧的语气向祂声轻声询问。


但祂却面对着妇人的询问却只能无语凝噎,不晓得说什么好。


祂缄默不答。作为宁修远的祂回抱住了有些苍老的妇人——那是他的母亲,在他还未成为祂之前。


祂尽力温柔的,抹除着自己附着在嗓音上的力量,干涩着颤抖着轻声的喊了老妇人一声。


“妈。”


“哎!妈妈在呢。”


老妇人也轻轻的应着。有几分混浊的眼睛里满上了一层水雾,安抚性的拍打着祂的后背。这一拍竟是让祂感觉自己更加脆弱了几分。


孩子在自己母亲面前永远是脆弱的。


祂竟然也带带了几分委屈开口。


“妈……”


疲惫与困顿在一瞬间涌上心头,祂太疲惫了,祂竟然一直没有发现祂已经疲惫至此。


“妈妈在这呢。”


得到回答的祂安然的睡了过去。


祂其实从未清醒过啊……直视了莎布的祂,作为黑山羊幼崽安眠在了母亲的怀中。




PS:


其实最开始没想这么写的,也没有构思母亲这个角色,就是打算写一个宁修远回到地球,不在顾及那种生疏感,终于能好好的休息一会了,毕竟他经常被算计是真的惨。


但是这篇文就写了个开头,然后第二次填这个坑的时候想着原著里也没说修远他是孤儿啊,那他应该有家人,他的家人说不定还在等他回来呢。


但是写着写着我就又停了,直到刚刚想起这个坑,想着给他填平,然后修远祂就又踩坑了。


所谓故乡,亲人其实都是修远给自己编织的幻境罢了,因为直视了莎布的祂精神不够稳定陷入了沉睡,又因为羊纹瞳的特性让他思念母亲渴望回到故乡。


哇,这么一想修远他是真的惨啊!


我明明想要给他幸福的,但是没控制住。



Arnorisot_疯铎
“现在是狩猎时间,请保持安静。...

“现在是狩猎时间,请保持安静。”

有日漫那味了

“现在是狩猎时间,请保持安静。”

有日漫那味了

Arnorisot_疯铎
鬼 畜 之 主 (曾经整活产物...

鬼 畜 之 主

(曾经整活产物)

(ps:我真的不是黑粉【笑)

鬼 畜 之 主

(曾经整活产物)

(ps:我真的不是黑粉【笑)

=RAND()

【尘准】而蒸汽列车向前驶去

预警:私设如山,很多妄想,很无趣,ooc。


“你可以连这扇门一起打开的吧?”

庆准站在蒸汽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之前,踮脚往里张望,竭力看清更多的骸骨:它们大部分堆积在门口,那是因为死者绝望地扒拉着门窗,试图打开冰冷坚硬的铁门,然而禁忌物不容破坏。虽然这里可以说是许多人的埋骨之地,但并没有什么异味,大概蒸汽列车也不喜欢有人烂在自己肚子里:他们并非单纯因饥渴而死,而是经由禁忌物的力量腐朽衰败,衣服连同皮肉化作灰土,只剩骨头硬而脆地支楞着,随着列车的颠簸被金币磨损,终至成为散落的小碎块,让不少金币都沾上灰白的尘土。庆尘听到他叫自己,于是走过来和他一起看。他的手松松搭在门把上,名为“权力”的...

预警:私设如山,很多妄想,很无趣,ooc。



“你可以连这扇门一起打开的吧?”

庆准站在蒸汽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之前,踮脚往里张望,竭力看清更多的骸骨:它们大部分堆积在门口,那是因为死者绝望地扒拉着门窗,试图打开冰冷坚硬的铁门,然而禁忌物不容破坏。虽然这里可以说是许多人的埋骨之地,但并没有什么异味,大概蒸汽列车也不喜欢有人烂在自己肚子里:他们并非单纯因饥渴而死,而是经由禁忌物的力量腐朽衰败,衣服连同皮肉化作灰土,只剩骨头硬而脆地支楞着,随着列车的颠簸被金币磨损,终至成为散落的小碎块,让不少金币都沾上灰白的尘土。庆尘听到他叫自己,于是走过来和他一起看。他的手松松搭在门把上,名为“权力”的尾戒环在他的小指,蒸汽列车不安地隐隐震动起来,发出接近气恼的汽笛声。

“开稳点。”庆尘把手缩回去,哭笑不得地说,他只是逗逗这禁忌物,居然还真急了,“你别说了,我才不干这缺德事儿。”

庆准百思不得其解:“你的意思是,你上车不买票不算缺德?”

“那是生活情趣。”庆尘稳重地回答。蒸汽列车又开始鸣笛,惊走了外边一群野鹿,他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盯着窗外的景色发呆。他看到鹿群里的一头老鹿,已经跟不上鹿群的脚步了,显然它很快就会死的,衰弱而死,或者被猎食者吃掉。每个种族、每个种群都是如此,人类中可能有些例外,但大体上是差不多的。他想起自己看过的动物幻想小说,比如斑羚踩着老斑羚的背越过悬崖。这类文艺作品在表世界很有市场,通常面向儿童,之所以说是幻想作品就是作者显然对动物习性进行了极大程度的加工,更接近一种寓言:长辈会为晚辈铺路,以便一族的未来在他们的尸骨上走下去。

“是李老爷子送我的金币。”庆尘突然说。

“我猜得到。他想乘车,一直就想。”

“我当时在想,如果没有那枚金币,我要怎么离开呢?我想了又想,一路上我又跑又闹,差一点——每次差一点就逃出来了,但还是被丢回去。那时候我意识到,有人希望我被抓进A02基地,希望我在那经受历练,希望我成为一个更凶悍、更危险、更受信赖的庆牧。是谁想要把我捧得高高的,手段却如此冷酷呢?我第一个排除的就是你。”

难道你还敢怀疑我?小没良心的。庆准翻个白眼。

“你明明早已计划好的,但有人插手了。一般人能改变你布的局吗?我想不行。所以那个人比你的地位更高,而且更年长、更老练、更危险,连你也被算计了。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庆氏家主,你我的生父。他把一切都计算好了,所以如果没有金币,那时候会有人来接应我吧?你那时在某处看着我吗?”

庆准点点头,却问自己更在意的那个问题:“……你会恨他吗?”

“没什么好恨的。”庆尘平静地说,“我很少恨什么人。恨说明很痛苦、很在乎不是吗?我不在乎。”

庆准长久地凝视着他,轻轻“嗯”了一声。他想,哪怕是恨也是理所应当的,老爷子事情干得不地道。庆尘对庆寻表现出充分的漠然:既不爱他,也不恨他,既不觉得他做的有错,也不觉得自己合该服从安排,这实在是最大的叛逆。不像自己,又想把小屋的门踹开,又不得不坐下来和他好好说话。这时候庆尘问: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他实在无法理解血缘竟会伴随着爱。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庆准粗暴地伸直胳膊揉他的头发,把少年柔软的黑发揉成一个鸡窝,“我爱对谁好就对谁好,怎么?不服气?敢管我?”

庆尘并不反抗,垂着头随便他摸,心底却一阵惶然:痛苦正来源于得到后再失去,正如没有相遇就没有离别,他拥有的正等同于他可失去的。庆尘看到金币时会想起湖边垂钓的老者。一枚金币,象征自由,象征不拘于自己的命运,象征李修睿没能做到的事情:跑,逃跑,不要在乎身后之事,只管一路奔跑;从一切既定的安排中、从他人的桎梏中、从自己的犹疑中逃出去,是一把钥匙、一张通行证,是最后的赠礼。影子也要他一路向前,不要回头。


列车停了下来。

“到站了,小尘。”庆准靠着椅背,坐得松松散散,不太有精神。这具身躯实际上属于一个一百五十岁的老人,因而接近衰亡;那双眼睛却亮得惊人,好像一个灵魂的最后生机都从这扇生灵之窗透出来。他说有些人只为某一瞬间而活,这场盛大的焰火要演出了。

庆尘没动。

“去吧。”庆准轻声说。

“哥……”

“去吧。”

庆尘慢慢站起来。他的胸口沉甸甸坠着很多情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应说的早已说尽了,他对庆准说“再见”,就像以为这不是永别。他开始走得很慢,后来越走越快,直到跑起来,身躯逐渐轻快,好像抛去一切负担。庆准坐在原地微笑,并不挥手告别。

蒸汽列车驶进虚无之中。

墨倞
“那些永不凋零的……”

“那些永不凋零的……”

“那些永不凋零的……”

伊樱狼

[娱乐圈/短篇/all苍]钱•交际花•时间管理大师•仓•端水大师•一

*ooc.ooc.ooc 

*娱乐圈

*all苍

*私设如山

*小学生文笔,如有错误,还请见谅。


—————————————————————————————————


钱仓一被铃声吵醒,半梦半醒间拿起放在枕头旁边充电的手机。


“苍一不好了!出大问题了!你暴露了!!!”经纪人小太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出来,瞬间让他清醒了不少。


“!!!”钱仓一“腾”的一下直接坐起身了,结果就是闪到了腰。


“嘶!”他呲牙咧嘴的扶着饱受折磨的腰,同时起身去拿地上的浴袍。


小太略带疯狂和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你要火了!你要火了!就算是黑红也是火!”他喊叫着一些不正常...

*ooc.ooc.ooc 

*娱乐圈

*all苍

*私设如山

*小学生文笔,如有错误,还请见谅。



—————————————————————————————————





钱仓一被铃声吵醒,半梦半醒间拿起放在枕头旁边充电的手机。


“苍一不好了!出大问题了!你暴露了!!!”经纪人小太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出来,瞬间让他清醒了不少。


“!!!”钱仓一“腾”的一下直接坐起身了,结果就是闪到了腰。


“嘶!”他呲牙咧嘴的扶着饱受折磨的腰,同时起身去拿地上的浴袍。


小太略带疯狂和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你要火了!你要火了!就算是黑红也是火!”他喊叫着一些不正常的话,正常经纪人不都慌的一批,准备跑路了吗?但看他的样子,怕不是准备狠狠捞一波流量。


“别说废话,事情究竟怎么回事?”钱仓一走到桌子旁边,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走到窗户旁边,用脚别开窗帘,顺着缝隙往外看。


现在正是中午12点,外面炙热的阳光打在地上,过热温度让眼前都出了略微扭曲的样子,这让钱仓一不得不感叹一句,“真够敬业的”。酒店外早已被堵的车水马龙,所有人都想得到第一资料,尤其是记者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钱仓一的房间。


“你跟那人出入酒店的事情被人意外拍到了,拍照者只是发在了微信上,并不认识你,比较可惜的是有人认出了你,并发在网上。你们出入的时候,就不能注意一点吗?很难处理的。”冷静下来的小太觉得头痛,这件事确实不好处理,更何况还要拉一波流量,不然他就白干了。


“辛苦你了。”钱仓一如是说到,接着挂断了电话。


“?”他感到疑惑,小太跟钱仓一共事了这么久,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对他说出这番话,可是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但一个小时之后他就知道了。


“我*****”小太当场泪流满面,TM的,原来不止一个人啊!!!


————————————

  

钱•时间管理大师•仓•端水大师•一,放下喝完水的玻璃杯,接着被背后的人抱住了。


“你早就知道了?”钱仓一被人抱着后并不惊慌,他早知道他醒。


“嗯”埋在钱仓一脖颈处的宣纸闷哼出声。


钱仓一微微挑眉,接着皱起眉头“你干的?”身后的人轻笑了一声,并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已经是我的了,我怎么允许我的宝物被别人夺去呢?”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在了两人交叠的身影上。







……………………









宣纸早就准备好了‘破罐子破摔’,他好不容易追到手心的心上人,怎么能放任他去跟别人亲热呢?他可没有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习惯。












——————————————

急性速摸,本来想写论坛体的,卡文了,最后变成了短篇,应该还有后续。


小说还没看完,人设方面可能还有一点问题,大家见谅。











  

白山子

《城里的魔法师》

p1罗奇q版动图

p2杜正一q版动图

《城里的魔法师》

p1罗奇q版动图

p2杜正一q版动图

=RAND()
尘:我要去买点东西你不用跟着了...

尘:我要去买点东西你不用跟着了

准:一起去吧刚好我也要买东西

尘:……好。

(超市里)

准:诶,这些全要我拿着吗

尘:我是老板你是老板

准:…………………………好的老板。

尘:我要去买点东西你不用跟着了

准:一起去吧刚好我也要买东西

尘:……好。

(超市里)

准:诶,这些全要我拿着吗

尘:我是老板你是老板

准:…………………………好的老板。

北极圈常驻人口_

调了个觉得还不错的笔刷!于是画画。

p1是镜泊湖时期的可怜小崔,几晚上没睡好觉了,太惨了太惨了(以及原来你真的会画画啊,我以为就是摸鱼的

p2雨迪,我的超级女a

调了个觉得还不错的笔刷!于是画画。

p1是镜泊湖时期的可怜小崔,几晚上没睡好觉了,太惨了太惨了(以及原来你真的会画画啊,我以为就是摸鱼的

p2雨迪,我的超级女a

下学期不开学
有些书,屯着屯着,名字都变了。...

有些书,屯着屯着,名字都变了。

脑一个长发版本。

有些书,屯着屯着,名字都变了。

脑一个长发版本。

白山子

《城里的魔法师》

双人全身线稿

《城里的魔法师》

双人全身线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