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超人幻想

30518浏览    285参与
您完全学不好英语
  二周目终于看懂了

  二周目终于看懂了

  二周目终于看懂了

rebuild

亨超x你

你早就觊觎这个腼腆的小记者,而他对自己身份暴露的事实还一无所知。和克拉克·肯特沉稳单纯的性格不同,你在报社里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你在入职的第一天请报社里每个员工享用了令人难忘的甜甜圈,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上你表达了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并在小记者埋首于文件时假装不经意地路过,并为他捎上一杯温度适宜的咖啡。他略带惊讶并笑着接过表达谢意,想着这样充满活力的加州女孩为何总是能面带微笑地善待每一个人,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从你脸上捕捉到太多情绪波动,这让他在潜意识里除了保护人类的责任里又不自知地滋生了对你的好奇。

  如往常一样你邀请他到家里做客探讨了工作上的事宜,按照惯例你应当礼貌...

你早就觊觎这个腼腆的小记者,而他对自己身份暴露的事实还一无所知。和克拉克·肯特沉稳单纯的性格不同,你在报社里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你在入职的第一天请报社里每个员工享用了令人难忘的甜甜圈,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上你表达了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并在小记者埋首于文件时假装不经意地路过,并为他捎上一杯温度适宜的咖啡。他略带惊讶并笑着接过表达谢意,想着这样充满活力的加州女孩为何总是能面带微笑地善待每一个人,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从你脸上捕捉到太多情绪波动,这让他在潜意识里除了保护人类的责任里又不自知地滋生了对你的好奇。

  如往常一样你邀请他到家里做客探讨了工作上的事宜,按照惯例你应当礼貌地开门目送他离去,这次你却在他将要伸手向门把手离去时叫住了他:“何必这么着急呢,我想明天我们俩都没有在休息日去公司的必要。”他顿时停住了脚步,有些不确定地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工作日微笑”:“也许你是对的,可我真的该回去了。”

“去哪里克拉克,你就这样放弃你的好奇心了吗?”

“不好意思你在说些什么?”他推了推眼镜。

“你知道的,”你上前靠近他一些,直到能望见他眼里的慌乱和惊异,“我们对彼此的生活充满了好奇不是吗?而你也并没有完全了解我,当下正是时候啊。”你试探性地轻抚上他的左手,想要进一步动作。

“不,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他表现得有些不太愉悦,挣扎着想要离去,对于这种热烈的眼神他过于熟悉,这背后往往暗含着危险的信号。

“我们只是同事…我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他开始言不由衷地解释, 很快又在你落寞的神情中戛然而止。

  你以为至少在这么久的相处中他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你最终可以向他表露心意,但似乎你高估了二人的进程。而克拉克惊讶于自己的不忍,看着你垂眸微抿嘴唇,他亦心痛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因为意乱情迷而有些神经过敏,眼前这个女孩不过是个普通人类,能对自己能产生多大的企图和威胁呢?

景三啾啾
看得我好沉重,我亲爱的老婆…但...

看得我好沉重,我亲爱的老婆…但是我太爱你的脸了

看得我好沉重,我亲爱的老婆…但是我太爱你的脸了

纸茶

【辉笑朗】休日少女

*神化43年10月到46年4月尔朗出走期间,某次笑美与辉子两人一起逛街的日常。

*EP03辉朗两个人吃的东西实在搞不懂是什么,当作是糕点来写了!

*按照实际时间线的话,大头贴在此时间段应该还没有发明,但二次元是可以时间操作的所以就当已经发明了。


上空悬凌的,是能够裁决两人爱意的天平。

一点一滴地积攒筹码,最终获胜的人,并非可以获得人吉尔朗的爱,而是,仅仅可以获得先一步靠近他的权利罢了。

你——要赌上什么呢?


Round.1

“神化41年8月,尔朗前辈就是在这里请我吃了糕点。”辉子点着脚尖小跑着冲向前方,来到名为“大淀”的店门前。她通常都是积极主动的......

*神化43年10月到46年4月尔朗出走期间,某次笑美与辉子两人一起逛街的日常。

*EP03辉朗两个人吃的东西实在搞不懂是什么,当作是糕点来写了!

*按照实际时间线的话,大头贴在此时间段应该还没有发明,但二次元是可以时间操作的所以就当已经发明了。

 

上空悬凌的,是能够裁决两人爱意的天平。

一点一滴地积攒筹码,最终获胜的人,并非可以获得人吉尔朗的爱,而是,仅仅可以获得先一步靠近他的权利罢了。

你——要赌上什么呢?

 

Round.1

“神化41年8月,尔朗前辈就是在这里请我吃了糕点。”辉子点着脚尖小跑着冲向前方,来到名为“大淀”的店门前。她通常都是积极主动的,但来到这里,忽然有了点近乡情更怯的意思,一双灵动的眼睛四处乱眨,双手已经举到胸前了,却犹豫着不敢敲门。

笑美施施然走在后面,她体态类狐,走起路来像模特一样摇曳生姿。辉子起初还容易受到迷惑,后来相处久了,反倒渐渐忽略了她异样的美丽,而专注起更为实际的问题来:“笑美小姐,走快点啦!”

迎着辉子的催促,笑美弯弯眉眼,露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嘴里应付了两声,脚步却丝毫不为所动。不知道这丫头究竟什么时候能看出来呢?我厌恨她,就像她不自觉防备我一样。笑美磨了磨后槽牙,手掌掩住嘴唇,好像刚想起来似的,蹙着眉说道:“唉呀,我给忘记了,这家店好像出过一个超人伙计吧?”

辉子睁大了眼睛,再看看眼前这闭门紧锁的店面,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那个家伙,据说是偷偷地拿店里的面粉回家,被老板发现之后企图使用能力为恶,被公共保安部抓捕归案了呢。”笑美回忆着资料上的内容,陈述了一遍案情结果。

她说的句句属实,可是,语气嘲讽,令人感到讨厌。辉子低落地垂下眼帘,踢了踢地面上的石子。

但很快她又振作了起来:“没关系!甜品不止这一家,如果笑美小姐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来我家,我做给你吃!尔朗前辈可是夸过我的手艺的!”乌鲁悄悄地钻出来说:星野子,说谎可不是魔女所为哦。结果被辉子强行按头憋回去了。

笑美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不变,语气平和而冷飕飕:“嗯……?他经常来你家找你?”

“嗯!尔朗前辈每回要出任务的时候都会强闯我家大门,锁了门都没有用,害得我换衣服都要时时刻刻心惊胆战的……真是的,那个人到底哪里学来的……”辉子羞红了脸,快步走到了前面去引路。

“那又怎么样,我可是从尔朗小时候起就一直在同一个房间……就算是长大后知道害羞分房了,我也可以不敲门就进去……哼!”

“笑美小姐?你在那嘀咕什么呢,我们该走了哦?”

 

Round.2

“大头贴?”

“在最近的年轻人群体很流行呢,是新的时尚风潮哦。”

两位女性挤在大头贴的机器旁,都在暗暗使劲,也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样的好处。

“要是尔朗前辈也在的话……”

“啊啦,这里是女子专属可爱相机时间,禁止提起男性哦。”笑美名正言顺地揪了揪辉子的脸蛋,使坏地用了点力气,捏得辉子两眼泪汪汪。

“这个照片这么快就能冲洗出来吗?好厉害!”

“据说也是活用了帝告旗下其中一位艺人的能力,他们的确从不做亏本生意。”笑美的指尖划过相纸,在上面留下清晰可见的痕迹。

“超人,在这个时代,究竟算是什么呢?商品,还是武器呢?”

“对于超人课来说,只是发现、保护和管理的对象吧。”笑美笑盈盈地说,“所以,对待人吉尔朗,也是一样的。”

“欸……可是前辈不是说,他是人类……?”

“是超人哦,即便他不这么觉得。”

笑美打开手掌,将手心烧伤、组织毁坏的痕迹重新拿给辉子看。看吧,这是我能为尔朗所做的付出,是我将一片真心放在熔炉上炙烤,因此才得到了站在他身边的权利,而你呢,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见到辉子颤抖的瞳孔和痛苦的眼神,笑美依旧笑眯眯的。然而,心里却不见得有自己所预想的那么畅快。

即便为他承受了伤害,我又从尔朗身上夺去了什么呢。

为了盲目的爱意,有时可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不是吗?

 

Round.3

“要去出任务了哦。”

“嗯!”

需要一起行动的任务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不想和她一起的,但是,不知为何最后总是只剩下对方这一个选择。

再不情愿,也依旧不自觉地在对方身上找寻着尔朗留下的印记,他与对方一同做过的事情,他的行事作风,他所秉持的正义的踪影……持有着那枚印记的人啊,那就是你所有的筹码了吗!我嫉妒而挫败,我羡慕而暗恨,在渴慕靠近的同时心里露出的是狰狞的不屑与挣扎的欢欣。于是截至今日,少女们也依旧在相互之间的眼神射杀之中放下筹码。

“结束之后,要去看看尔朗小时候收集的周边吗?”

“那,先去喝杯饮料吧!之前乘前辈的车瞥见过一家,排了很长的队伍呢。”

“……呵呵,好啊。”

 

(完)

2022.10.16


给我来看来打魂

没完成的jiro个人向手书【挠头】

没完成的jiro个人向手书【挠头】

主右全肯定bot

成年魔女会梦到人吉尔朗吗

⚠️星野辉子×人吉尔朗 虽然是清水但是博主有左右倾向


这是哪里?星野辉子眨了眨眼,低头看向自己,明亮的服装显然不是平时的那身,而是变身后的模样。自己刚才有变身吗……

没有危险的气息,但不是熟悉的地方,无尽的草原和灿烂的星空,倒像是幻想中约会的地方。想到这里辉子的脸噌得变红,不禁下意识地拍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她往前踏出一步,踩下去的地方飞出很多萤火虫,试探着又往前一步,又是飞出很多萤火虫。这些萤火虫看上去像是从地里钻出来的,随着辉子一步一步下去,越聚越多。辉子奔跑起来,那些萤火虫围绕在她身边,似乎想要把她包裹起来。

她直到跑累了才停下,畅快地笑......

⚠️星野辉子×人吉尔朗 虽然是清水但是博主有左右倾向


这是哪里?星野辉子眨了眨眼,低头看向自己,明亮的服装显然不是平时的那身,而是变身后的模样。自己刚才有变身吗……

没有危险的气息,但不是熟悉的地方,无尽的草原和灿烂的星空,倒像是幻想中约会的地方。想到这里辉子的脸噌得变红,不禁下意识地拍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她往前踏出一步,踩下去的地方飞出很多萤火虫,试探着又往前一步,又是飞出很多萤火虫。这些萤火虫看上去像是从地里钻出来的,随着辉子一步一步下去,越聚越多。辉子奔跑起来,那些萤火虫围绕在她身边,似乎想要把她包裹起来。

她直到跑累了才停下,畅快地笑出声,一下坐在地上喘着气,随后伸了个懒腰向后倒去。于是她看见了空中浑圆的月亮,在中国圆月象征着团圆,这是她的幻想吗,她想和谁团圆?

记忆中粉发的前辈转头冲她微笑,轻声呼唤她的名字,辉子的耳朵发烫,小声嘀咕:“直接叫名字……”

萤火虫们仿佛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聚在她身前,渐渐形成人型,嘭,星野辉子朝思夜想的人出现了。

并不是最后一面那样乱糟糟的模样,穿着整洁并且正在微笑的人吉尔朗,辉子更确定她是在做梦了,这并不是人们祈求超人的时代,他怎么可能已经取回身体呢。

既然是梦,辉子紧咬下唇,试图遏制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是不是可以更放肆一点呢,她幻想出的尔朗前辈是否会回应她的感情呢?

“前辈!”就像她以前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一样,她向前飞扑,隐隐期待眼前的尔朗能够接住她。然而辉子扑空了,尔朗侧身躲过,她向前一个踉跄,差点脸和草地亲密接触。怎么梦里的尔朗前辈也和本人一样,根本不给她机会!

“看到你还是老样子我就放心了。”

“前辈就会欺负人。”她气恼地跺了跺脚。

尔朗看她精神百倍的样子,挑眉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不要,不要走……辉子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尔朗的手,顺便念了个咒语将他绑了起来。被缎带层层围绕的人吉尔朗终于不能挣脱,只能结结实实地接受辉子的怀抱。

辉子柔软的胸部压在尔朗身上,尔朗略显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却被辉子抱得更紧。“真是的,既然是我梦里的前辈就应该再乖一点。”虽然带着泣音,说出来的话却非常强势,“我真的好想你啊……”

“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风吹过的时候总觉得那就是你。”

“我祈祷着人们快点,再快一点想起你。”

“前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辉子低低的啜泣声外没有别的声音,尔朗觉得他已经被辉子的泪水淹没,不知如何安慰人的他只好闭口不言,任由辉子抱着他,即使他已经感到些许窒息。

他不是不想回来,只是以他现在的力量只能在梦里显现出人型,试想一下一个巨大的火龙出现在城市上空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不得不说,被辉子的眼泪糊在脸上并不好受,于是他小心地烧断了缎带抽出一只手,抓捏着辉子蓬松的领子往外提。

“多大人了,哭够没有?”仿佛揪住幼猫的后颈,辉子的哭声被遏制住了,不太情愿地放开了尔朗,缎带也随之消失。

辉子颓然地坐在地上,眼睛红肿,嘴里小声说道:“前辈多大人了不还憧憬天弓骑士嘛……”幸而没有被尔朗听到,不然可能会遭到脑瓜崩。

尔朗拍拍身上粘上的泥土,坐直了身子,看着还呆愣的辉子,试探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怎么样,冷静点了吧。”

不,这样我怎么冷静,辉子头埋得更低,以掩饰红透的脸。

难道这样安慰女生不行吗,尔朗皱眉,看来从杂志上看来的方法并不靠谱。看辉子差不多缓过来了,他开始问一些关心的问题,大概是一些人类世界的变化,是否有新的超人之类,从辉子的只言片语中,他听出辉子和风郎太不曾停止过这方面的调查,为了他回来时也能得到最新的情报。

原本不太擅长情报侦察的辉子也在笑美他们不在这个世界后,逐渐学会了许多,她和风郎太收集到的情报比他想象的多上许多。那些选择留在这个世界的超人们也帮了很多忙。

“怎么了,前辈?”发现尔朗开始频繁地看向天空,辉子攥紧了他的衣角。

尔朗收起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笔记本,迅速站起来往后退一步:“早上了,该起床了,辉子。”

正当辉子想要扑向渐渐消散的人影时,摔在地上的疼痛感传来,睁眼一看她已经裹着被子从床上摔下来了。

“啊,果然是梦啊。”

梳洗完毕走到玄关门口的辉子听到微弱的猫叫声,鞋柜旁趴着一只小猫,脖子上挂着一块破布,仿佛带着围巾。是从哪里进来的,她左右看看也没发现哪里能爬进一只小猫。她小心翼翼地抱起这只猫,想要把那块布拿下来,却被猫咬了手。

辉子呆了一下,随后轻笑:“怎么和前辈似的。”

“就叫你尔朗吧。”她举起小猫和它碰了碰鼻子。

世纪末中老年

这张也重画(图2是前年原图)

这张也重画(图2是前年原图)

秦统普

我来建设(然后光速溜走)

实在不知道背景搞什么颜色好,那就一如既往的黄吧


p2是73年卡辛版本(啊?)

我来建设(然后光速溜走)

实在不知道背景搞什么颜色好,那就一如既往的黄吧


p2是73年卡辛版本(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